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艺

153.5万浏览    23.4万参与
星期八的微笑
有一天,我们终将驾驶着时光机,...

有一天,我们终将驾驶着时光机,回到从前,过去,童年和一切已知的记忆。

有一天,我们终将驾驶着时光机,回到从前,过去,童年和一切已知的记忆。

星期八的微笑
有时候,你真的会遇到让人心里不...

有时候,你真的会遇到让人心里不爽的事,后来,转念一下,哪有绝对的公平,即使是相对的公平,也会有效果差异化的理解和认知。这是事实,所以,我不止一次的听到看似有理有据的指责和埋怨,却不懂得真正的理解和思考这种现象的产生。我不想说什么,虽然我沉浸其中且感到了快乐。

有时候,你真的会遇到让人心里不爽的事,后来,转念一下,哪有绝对的公平,即使是相对的公平,也会有效果差异化的理解和认知。这是事实,所以,我不止一次的听到看似有理有据的指责和埋怨,却不懂得真正的理解和思考这种现象的产生。我不想说什么,虽然我沉浸其中且感到了快乐。

星期八的微笑

我们在最青春的时光里相遇,在沙发角落肆意挥霍我们的年轻,那时的甜蜜怎会料到后来的心碎……

我们在最青春的时光里相遇,在沙发角落肆意挥霍我们的年轻,那时的甜蜜怎会料到后来的心碎……

维桢
林之踪 预告 出镜:木勺 摄影...

林之踪   预告

出镜:木勺

摄影/后期:维桢

林之踪   预告

出镜:木勺

摄影/后期:维桢

网瘾少年秦惊情

闻琳琅:我喜欢你,所以不能和你在一起

01

风雪交加的夜晚,兮颜裹着破旧的衣裳倒在了官道中央。雪太大了,像鹅毛一样洋洋洒洒,几乎要把她瘦弱褴褛的躯体直接掩埋。

街上没有灯光,阴云密布的天气也不会有平民百姓上街来,集市上的人已经早早收摊回家去了。只有她,她一动不动地蜷缩在街道上,不知生死。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很快来到她的身前,车夫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庆幸自己的眼神不错,能看到道路前方被薄薄一层积雪掩盖的东西是个人。

“公子,前面有个人。”车夫敲了敲马车的门禀报。

“何人?”稚嫩却语气温润的少年开口问。

“……像是个乞丐,他挡了咱们回府的路。”车夫多看了两眼低声回应。

“给他几两银钱就是。”少年说...

01

风雪交加的夜晚,兮颜裹着破旧的衣裳倒在了官道中央。雪太大了,像鹅毛一样洋洋洒洒,几乎要把她瘦弱褴褛的躯体直接掩埋。

街上没有灯光,阴云密布的天气也不会有平民百姓上街来,集市上的人已经早早收摊回家去了。只有她,她一动不动地蜷缩在街道上,不知生死。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很快来到她的身前,车夫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庆幸自己的眼神不错,能看到道路前方被薄薄一层积雪掩盖的东西是个人。

“公子,前面有个人。”车夫敲了敲马车的门禀报。

“何人?”稚嫩却语气温润的少年开口问。

“……像是个乞丐,他挡了咱们回府的路。”车夫多看了两眼低声回应。

“给他几两银钱就是。”少年说道。

苏皓从始至终没有打开过车门,他坐在马车里的兽皮毯子上读书,最终除了银两,他还送给那个素未谋面的乞丐一张兽皮。

他不知道这些东西救活了一条命。



02

兮颜被车夫抱起来的时候是有意识的,但她太虚弱了,浑身冰凉。她听见车夫呢喃着“苏家大少爷”,便默默记在了心里,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报恩。

盖在身上的兽皮带来的温暖比她所有的衣物加起来裹紧还要暖和,她紧闭着眼睛蜷缩在背风的街角,嘴角竟然能露出一抹笑来。

公子如麟,麒麟就算只是伸出脚趾,也是宅心仁厚的救助。

 

十六岁的时候,兮颜和刚举行了弱冠之礼的苏皓在街角相遇。她上前一把握住对方的衣袖笑道,“苏家的大少爷,苏皓公子,是吗?”

苏皓微笑回礼,并未在意少女失礼的举动,反而温声问道,“正是,姑娘有何事?”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明眸皓齿的小姑娘确定完身份之后会直接下跪,“公子,我名兮颜,五年前公子救过我一命,如今兮颜愿意为公子为奴为婢以报恩情。”

 

苏皓有些诧异于兮颜的说法,但他仍然温和一笑,“我不愿让你为奴为婢,若是为了报恩,便与我做个朋友吧。”


03

兮颜觉得,这世上恐怕再没有比公子还要善良的人了。不仅没有让她做奴婢来报恩,也没有因为她容貌清秀而有什么非分之想。

水中倒映着少女的面容,她嘟了嘟嘴,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吧?

 

苏皓多了个小跟班,以他苏家长子的名号,身边多了任何一个人也会在镇上引起风波。一开始兮颜会因为自己没有读过书,不识字而自卑,因为她不懂诗歌,不懂经商,与苏皓几乎聊不上几句。

但不过几天,她就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状态。于是她悄悄做工攒钱,买了几本书,到镇上的私塾窗外去偷听夫子讲课。

当苏皓再次作诗的时候,她也总算能够附和一两句,换来对方微微一笑,她便觉得自己脸红了。

他们是朋友,兮颜这样告诉自己,虽然她隐约有了其他的想法,也或许,从一开始那样的想法就萌生了。她甚至感觉得到,苏皓对待她的态度与对待其他人不同,不仅因为她是女子,还因为……还因为什么呢……?

兮颜不敢想。

04

两人的关系很亲密,但也一定会止呼于礼,毕竟男女有别,苏家虽是经商世家,长子却也是在乎名誉的。而兮颜作为一个女子,更要注重自己的名节。

曾有人暗里说过兮颜的不是,苏皓发觉了,便直接上前制止,也并未因此而疏远兮颜,众人发觉苏皓确实遵守礼节,便也不好意思再多言。

 

苏皓二十一岁那年,苏家要给他定下一门亲事,女方家中同是商人,若是成了,两家便能共同发展,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得知这个消息的当天,兮颜再次找到苏皓,“公子,兮颜愿意为奴为婢伺候公子终身。”

苏皓垂眸看着跪在身前的女子,对方却不敢抬头看他。这一次两人面上都不见了平日里的笑容,似乎没有了那些友谊,而多了其他的什么。

“其实我早该让你走的,兮颜。”她听见苏皓叹气,也听见他语气中的惋惜与不舍,“我不该与你做朋友。”

“公子……你,要让我走?”她睁大双眼,仰着脸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苏皓却将她扶起,修长的手指触碰她的面颊,眼中似乎有浓情蜜意,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对,你要离开这里。”


05

兮颜不会忘记苏皓说那四个字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他说,“我喜欢你。”

但随之而来的,是他的决绝,“我愿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我做不到。”

“所以,干脆就放手了吗……?”兮颜靠在马车里,手里握着信封,和一个包裹。包裹里有金银,有首饰,有她送出去的丝帕,还有他留给她的最后一首诗。

 

其实兮颜还是读不懂诗,她不过是偷学了几个字而已,诗歌对她来说还是太难了。她将那首诗折好,贴身保存,宁可相信这是一首情诗,而不想探究其中的诀别。

 

苏家的长子仍旧是人们口中颂扬的公子。

公子如麟,即便麒麟只是伸出脚趾,也是宅心仁厚的圣物。



软妹
浮利公众号:硬邦邦呀

浮利公众号:硬邦邦呀

浮利公众号:硬邦邦呀

软妹
浮利公众号:硬邦邦呀

浮利公众号:硬邦邦呀


浮利公众号:硬邦邦呀

    

冰儿萧萧

粉嫩嫩的秋牡丹画起来~银莲花属的植物真心都是美人坯子

粉嫩嫩的秋牡丹画起来~银莲花属的植物真心都是美人坯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