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文豪野犬

262.9万浏览    78942参与
夏炽
给亲友的头像(不可以用哦大家高...

给亲友的头像
(不可以用哦大家高抬贵手(?))

给亲友的头像
(不可以用哦大家高抬贵手(?))

修也 狼ShuuyaWolf
亂步世界第一可愛💜💜不用骨...

亂步世界第一可愛💜💜
不用骨架果然好難wwww
而且直接原子筆下筆一直畫錯又改不到wwwwww

亂步世界第一可愛💜💜
不用骨架果然好難wwww
而且直接原子筆下筆一直畫錯又改不到wwwwww

余温可纵

今天摸的黑宰,原稿因为我的电脑卡机卡的没存下来,只有截图了…

然后,没画完,就还有几笔没上色,细节没调,哭了…

然后喜欢就红心蓝手橙转评论关注一条龙?

今天摸的黑宰,原稿因为我的电脑卡机卡的没存下来,只有截图了…

然后,没画完,就还有几笔没上色,细节没调,哭了…

然后喜欢就红心蓝手橙转评论关注一条龙?

白

【文野中也】触不可及

*感觉刀片剩了一点没发完,还可以凑一篇

*感觉中也要谈恋爱还是相当容易的(但总感觉他像自己的小女儿)

*玩的是自己的老梗,虽然叫【吞食者】但与刘慈欣没关系(我好像老是制造这种奇怪的误会可能)

                       


北村杏花被森鸥外带回黑手党的那天夜里,横滨暴雨倾盆。港黑的首领笑吟吟的牵着小姑娘的手,北村杏花不耐烦的把手甩开,当着众...

*感觉刀片剩了一点没发完,还可以凑一篇

*感觉中也要谈恋爱还是相当容易的(但总感觉他像自己的小女儿)

*玩的是自己的老梗,虽然叫【吞食者】但与刘慈欣没关系(我好像老是制造这种奇怪的误会可能)

                       


北村杏花被森鸥外带回黑手党的那天夜里,横滨暴雨倾盆。港黑的首领笑吟吟的牵着小姑娘的手,北村杏花不耐烦的把手甩开,当着众人的面。大厅里连灯光都冷了几分,森鸥外却不以为意的收回了手,笑着介绍北村杏花的大名。

北村杏花不知分寸的扫视黑手党的诸位干部,但大家敢怒不敢言。年仅十二岁的北村杏花声名在外,她的异能【吞食者】能够靠接触人体夺取对方的所有物,无论是异能、知识或是生命。黑手党成员看着她戴着手套的双手,都未免心存忌惮。

北村杏花是被森鸥外挖过来的。她此前在活跃在不少地下异能势力中,与其说是效力,不如说是看心情喜好玩乐。她对自己身处哪个势力浑不在意,投奔敌人,回头攻击之前的同伴,对她来说也没有任何不同。黑手党最忌讳背叛,但森鸥外却力排众议,带回了这个毫无忠诚可言的小姑娘。

总的来说,北村杏花给黑手党成员的第一印象很不好。但这并不是大家避着她走的原因,他们所恐惧和厌恶的,是她那暴虐而又无法逆转的异能。在黑手党眼里,北村杏花不是人,而是“怪物”。

整个黑手党中只有两个人对北村杏花没有这样的畏惧之心。一个是新加入黑手党的太宰治,毕竟他的异能【人间失格】足够让他在北村面前横着走,而只需要担心物理层面的被吊打。另一个是同样身为新人的中原中也,但他的理由是对方不过是个小孩子,虽然脾气大了点但又不是不讲道理。

让整个黑手党松了口气的是,北村杏花暂时还没有惹过事。

当然,其中不包括作死的行为。如果有普通成员在背地里议论说北村杏花是怪物,必然有幸看见对方在面前缓缓脱下手套,给予自己死亡的抚摸。森鸥外对此不过一笑了之,黑手党上下更无人敢管。久而久之,北村杏花的名字成为了威慑本身。

加入黑手党的大多是无处可去之人,北村杏花也是如此。中原中也一度以为她是个孤儿,但她有一次提到自己的父母都还健在——

“只是抛弃了我而已。”

中也想到自己的身世,用戴着手套的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虽说北村杏花之前劣迹斑斑,但中原中也还是很同情她的。她虽然不把普通干部放在眼里,但黑手党本就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她很嫌弃萝莉控的森鸥外,但对尾崎红叶一类趣味正常的干部还是很尊敬的。脾气暴躁但有好好完成任务,审讯也好战斗也好,只要态度诚恳的拜托她,她基本有求必应。有段时间她特意表现得很乖巧,像淑女名媛一样讲礼貌,但很快就厌倦了角色扮演的游戏,恢复了往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模样。

在中也看来,除了爱吃甜食,小姑娘似乎没有别的什么爱好。她凭借【吞食者】获得了许多强大的战斗异能,但不同于普通的黑手党,她对战斗本身缺乏兴趣,见多了鲜血甚至会吐。她坚持认为黑手党的粗暴战斗十分不文明,最好的方式是像她的异能,杀人不见血。

但一段时间,北村杏花多了一个爱好:看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掐架。

她在观战的时候完全是个吃瓜群众,哪边快输了就给哪边加油。但中原中也的体术水平很快超过了太宰治,北村杏花于是选择观棋不语的吃瓜,吃得牙龈肿痛。

令中也头疼的是,北村杏花不知道听了谁的话,开始在各个方面刻意十足的模仿自己。当小姑娘戴上他的同款帽子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因为中也很受欢迎啊,”她如是回答,“如果能学习中也的风格,他们就不会认为我是怪物了吧?”

中原中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自己的【污浊】和她的【吞食者】本质上不一样,虽然两人都戴着手套。

太宰治笑了起来:“拥有【吞食者】这样的异能,你还以为自己算得上人类吗?你的父母当初也是因为恐惧才抛弃了你吧?”

北村杏花咬着嘴唇,太宰治等着她哭出来。中原中也准备把太宰治揪起来揍一顿,北村杏花抢在他之前出手,用同样师承尾崎红叶的体术把太宰治暴揍一通。

那天中原中也后知后觉的感到,小姑娘装乖扮巧一类稀奇古怪的行为,都是为了得到“身为人类”的认同。但就算是接近于怪物的中也,也不得不承认北村杏花所拥有的才能超过了人类所能承受的限度。

黑手党中,中原中也第一厌恶的是太宰治,第二头疼的是北村杏花。

日子一久,大家都习惯了北村杏花抱着葵花籽的背影前必定是双黑武斗的表演现场,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对此也习以为常,两人还分单双周负责打扫小姑娘丢下的瓜子皮。但是某一天,打完了太宰的中原中也习惯性提醒北村杏花回去喝点凉茶,说完了却无人回应。中也回过头,才发现小姑娘没来看现场直播。

“北村呢?”

“出去玩了吧。”太宰治整理着自己沾上了尘土的绷带。“毕竟也到年龄了嘛。”

十五岁的北村杏花忽然进入了叛逆期,又或是对不出套路的双黑打架感到了腻味,开始三天两头的往外跑。虽说身为黑手党什么没见过,但北村杏花出去什么都碰,为了方便行事,一出门先用异能夺来别人的皮囊。【吞食者】只能掠夺不能撤销,北村杏花每次回来都长得不一样。黑手党成员警惕的看向她,北村杏花便露出一幅太宰治一般的微笑:

“你是在等我脱下手套,摸摸你的脸吗?”

莫名感到对北村杏花负有责任感的中也先去找了尾崎红叶,收到了对方“杨家有女初长成”的慈祥微笑。中也又去找了森鸥外,黑手党首领忙着给爱丽丝穿小洋裙,嘴里唠叨着“哎呀杏花酱也到了青春期嘛”。

没有一个靠谱。年方二九的中原中也感到自己老了十岁。

中原中也对说教北村杏花这件事有些心虚,毕竟两人差不多同时加入黑手党,北村打架比他还凶,自己只不过大了小姑娘三岁,确实没有要求对方行事的立场。但就是三岁的差距让中也对相处多年的北村杏花抱有家长一般的关怀,对着北村杏花那副一米九壮汉的新皮囊仰起头,中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令人意外的是,北村杏花听进去了,虽然还是频繁外出,但在行事上明显收敛了许多。那一天黑手党惊讶的发现,怼天怼地怼首领的北村杏花,竟然愿意听中原中也的话。

从此之后,黑手党内有要来求北村杏花帮忙的,先去找中原中也。同样,酒品不好的中原中也如果喝醉了,部下首先联系北村杏花。接到部下电话的北村杏花少不了骂一顿人,但每次都任劳任怨的把中原中也扛回宿舍。

有一回,中也醉宿醒来,发现小姑娘睡在自己房间,不禁吓了一跳,赶紧摇醒了小姑娘。被地板磕了一晚上的北村杏花大发起床气,中也才知道没回自己喝醉,北村杏花都用异能分走他一半的醉意。

“没办法,谁让中也的酒品那么差。”她如此解释。

“……会伤肝的。”中也说得心虚,毕竟是自己造成的。

“伤肝?谁的肝好,夺过来不就得了。”

中也压了压帽子,感慨不能用正常思路猜测北村杏花的想法。

不知是谁把这话传了出去,此后但凡中原中也喝酒,部下一定解劝,就算中也喝醉了,也没人敢打电话给北村杏花。每个人见到北村杏花都战战兢兢,生怕对方一个身体不适就夺走了自己的某个内脏。


太宰治叛逃的消息传来,北村杏花发出一声冷笑。

黑手党中,北村杏花第一讨厌的是太宰治,第二烦的是中原中也。

第一讨厌太宰治,是因为他恶意嘲讽自己是“怪物”,自己的异能却拿他没招。第二烦中原中也,是因为中也总是像老妈子一样对她说教。

对于太宰治叛逃,中原中也非常高兴,但北村杏花比他更高兴,仰头喝光了他开来庆祝的89年柏图斯。很罕见的,那天是中原中也送北村杏花回的宿舍。

太宰治叛逃了,北村杏花对芥川龙之介好了很多。之前但凡斗不过太宰治,北村杏花就去找他的弟子芥川撒气,因为害怕异能被夺走,芥川令人胆寒的【罗生门】毫无用武之地,只能顶着病弱的身体任对方发挥体术。但芥川的运气很好,每次挨打都能碰到中原中也经过,于是在港黑唯一的良心的劝说下,北村杏花点到为止就收了手,然后耀武扬威的去找太宰治,每次都用不同面孔露出同一个恶意满满的微笑。

“假装对芥川毫不在意的样子,太宰,你其实很看重他吧?”

没有了太宰治,北村杏花完全对芥川丧失了兴趣。但习惯使然,芥川遇到北村总会绕道走,就算是在战斗中,察觉到北村杏花出现的罗生门也不由自主的犯怂。

跑掉了搭档的中原中也经常独自带着部下出任务,偶尔也和北村杏花一起行动。每当这时候,北村杏花做起事来似乎特别认真,连部下都能感觉到这位黑手党的威慑力心情很好。

十九岁的北村杏花早就放弃了青春期的幼稚消遣,固定下来的外表让黑手党松了口气。十九岁的北村杏花沉稳了许多,却仍然是黑手党的“怪物”。

太宰治加入武装侦探社并不太让她意外,她对自己讨厌人选排行榜永保第一的太宰治没有什么执念,但偶遇之时揍上一顿还是必要的礼貌。北村杏花的打宰行为连武装侦探社都不怎么管,除了太宰治,其他社员都觉得只要不和黑手党开战,通情达理的小姑娘基本没有危险性。

这是因为身为干部的北村杏花尽可能做到兵不血刃,比起杀光敌对势力,她倾向于夺走对方身为敌对势力的记忆。从前动不动下杀手的北村杏花,已经厌倦了杀戮。

北村杏花唯一一次遇宰不打,是在黑手党与侦探社联手对抗组合的时候。为了夺回Q,侦探社派出太宰,黑手党派出中也,至于北村——她带了瓜子来。

敌人触手怪物般的异能让两人感到很棘手,太宰治还不忘嘲笑北村:“杏花酱,居然能在战场上见到你的同类。”

然后就被旁边的中原中也近水楼台先得月,削了一脑袋。

被打习惯的太宰治不知悔改:“真难办啊,不管怎么攻击都会再生回来。由杏花酱夺走他的异能吧!”

“好恶心,我才不要!”

“喂,你让北村一个女孩子做什么呢!”

两人异口同声。在背光之处,北村杏花忍不住笑了出来。

战斗按照太宰的方案,中也释放了【污浊】。被【人间失格】接触异能的中原中也安稳的熟睡于地,被北村杏花熟练的扛回了据点。

在泉镜花叛逃的事情上,北村杏花一反常态的站在镜花这边。森鸥外露出一个笑容,想起了北村加入黑手党之前的背叛经历。

“杏花酱这两年变得心慈手软了。”

“我只是很理解小镜花而已。”北村杏花想着这个曾带过一段时间的小姑娘。“我以前也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向往光明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那杏花酱也想到光明的那一方去吗?”

“想啊,”北村杏花坦承,“但我是‘怪物’,连黑暗的世界都无法接纳的‘怪物’,又怎么可能不在光明中被焚为灰烬呢?”

尾崎红叶看着森鸥外与北村杏花由剑拔弩张转为举杯欢笑,凝视着北村难辨真假的笑容,觉得自己恐怕永远无法理解这位弟子的内心。


二十岁的北村杏花被认为是黑手党无敌的力量,她的不好杀戮几乎能与传说中的织田作之助一较高下,甚至有人将之与中原中也并列为港黑唯二的良心,那些见证过北村黑历史之人对此报以见了鬼的神情。被列为黑手党第二良心的北村杏花,仍然是“怪物”。

任何异能都有达到顶点的那天,但【吞食者】则能够永无止境的越来越强。但凡异能力都有一定的限制,但北村杏花却丝毫不受影响。她的姓名响彻整个异能世界,如果不是【人间失格】对她生效,几乎要让人以为她拥有的是某种传说于古代的魔法。

有着无敌的北村杏花,港口黑手党却并非是无敌的。在与异能势力的恶战中,黑手党损失惨重。被迫发动了【污浊】的中原中也倒在废墟之中,因为回光返照而恢复了清醒的意识。他看见有人朝自己走来,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来人是北村杏花。

北村杏花在他身边坐下,没有哭也没有惊讶。

“我找不到与野谢晶子。”

她对中也说。中也扯出一丝豁达的笑。

“从加入黑手党那天起,我每天都等着这样的命运。没事的,丫头。”

他以为北村杏花多少要掉点眼泪,但对方只是安安稳稳的坐着,对他娓娓道来。

“中也,你还记得我在加入黑手党之前的劣迹吗?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力,我都没有兴趣。我之所以背叛同伴,是因为他们将我视为‘怪物’。”

“在黑手党我动不动杀人,只要有人用‘怪物’来称呼我,必定被我斩草除根。嘛,这些人里能蹦跶到今天的也就是太宰了。他明明才是真正的怪物,却改头换面做起了好人……真让人不甘心。”

北村杏花自顾自的说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中也忽然涌出一阵不祥的预感。

“我以前总是不愿意面对现实,扮演着各种角色,还模仿过中也,以为这样就能讨人喜欢。但怪物就是怪物,再怎么像,也成为不了人。我以为只要解决了这些出言不逊的家伙,就没人敢这么看。后来我想通了,我能杀一个人、两个人,一百个、两百个人,但我封不了所有人的口——如果真的毁灭了世界,我就真的是怪物了。”

“于是我对杀戮厌倦了。像中也戒烟一样,我开始减少杀戮的数量,最后不再杀人。这样一来,我虽然还是怪物,但一个有‘良心’的怪物,是不是就比较接近人类了?”

“以前我总喜欢你和太宰打架,我其实很羡慕你们,虽然互相不对盘,却可以在战斗中合作,恶友也是朋友。我总是孤身一人,相比于敌人,部下跟畏惧我,永远站在离我十米之外。”

“以前总是你们给扫瓜子皮,真是抱歉啦!还有芥川,太宰在的时候我老找他麻烦,中也你经常教训我。但我其实是看好的,只有中也在附近才对他动手,这样就能等到中也来劝架,不会打得太重。”

北村杏花连这种微不足道鸡毛蒜皮的事情都絮叨出来,仿佛……仿佛是在交代着遗言。不顾口中血液的腥咸,中也拦住了她:

“北村……”

“话说中也,你还记得我最早的样子吗?”

中也模模糊糊回忆起那天暴雨倾盆的夜晚,甩开了森鸥外的那个小女孩。

“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吧?其实,那不是我真正的样子。十岁那年,我忽然觉醒了异能,只是羡慕同班女生有着一头美丽的秀发,伸手摸了摸,就夺走了她的容貌。中也以前总是责备我三天两头的换脸,我听你的话改了,但我早就记不得自己真正的样子了。”

中也想像以前那样摸摸她的头,却因为濒死而完全失去了力气。

别说了,北村,丫头……别说了。

北村杏花还是没有哭。

“身为怪物真是可怕呢!森首领忌惮我,连红叶姐也隐隐畏惧我,太宰更是个混蛋。只有中也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我,和中也在一起的时候,被你说教也好,扛着你回去醒酒也好,这些时候,我都感觉我像人一样的活着。”

那就活下去吧,像人一样的活下去。中也想要这么说,却已经没有了声音。

“中也知道我的异能有多厉害吧?无论是外表、记忆还是异能,没有【吞食者】不能夺取的,连死亡都能掠夺。”

北村杏花伸出沾染了血迹的手,触碰着中也的嘴唇,想吻他却又忍住了。[毕竟中也一直把我当妹妹看,知道我是因为喜欢他才这么做就太糟糕了吧。]

她最终俯身吻了他的额头。

“这是我送给中也的礼物。过去的十年中,【吞食者】掠夺了太多东西,我死之后会变成真正的怪物也说不定,中也不要太惊讶啊。”

映入中原中也蓝色眼瞳的,是北村杏花如萤火一般虚化的身影。在她最后的微笑里,失效的异能显露出她原本的面容,她有着色彩柔和的眼睛和长发,天使一般的笑容。

夺取了死亡的北村杏花化为光点消散殆尽,连一块骸骨都不曾留下。她消失的那一刻,乌云密闭的天空中骤雨忽降,闻讯赶来救援的黑手党成员,看见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毫发无损的躺在废墟之上,被大雨浸透了双眼。


在战争后起死回生的黑手党将功臣之一的北村杏花记入死亡档案,北村杏花没有留下遗骨,她的衣冠冢被安设在郊外的荒山之上。虽然是在无人的山间,但墓碑周围被打扫得很干净,中原中也摘下帽子,在墓前放下一瓶酒,又放下一束花。他背靠着墓碑,却只感到了冰冷的气息。

“那我就自顾自的说了,毕竟你最后也是只顾着自己说话。”

“你说的,我都知道啊,你杀人或不杀人的原因。是我神经太粗糙了吗?我以为,只要有我陪在你身边,你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太宰那个混蛋说得对,我真的不懂女孩子。”

“你那时候明明是要吻我的吧?为什么退缩了,为什么最后不说出口?这种事情应该由我来说,但我总想着,会有更适合你的人,在那个光明的世界里,能将你拉出黑暗之中。”

“我错了,丫头,要我说多少次都可以,说到你耳朵生茧都可以……如果能重新来过……”

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

“你不是怪物,你是比人类更美丽的神创造的生灵。”

中原中也模糊了眼睛,天空万里无云。

“我也喜欢你呀。”


                       

*给人发刀,虐死自己,写到后面心脏受不了

*一直想写一个女孩子,肆意妄为,能够夺取别人的一切,最后却夺取了所爱之人的死亡

*北村杏花的异能是要靠主动使用的,触不可及的不是双手,而是不可以说出来的恋情

自己的梗即兴写出来居然这么虐……我有罪,我忏悔

祭明

沙雕老梗4连
【所以说我最近都在干什么啊【。】

*

【一个快递引发的血案】

快递员A:您好,请问这里是武装侦探社吗
事务员B:啊是的
A:请问您是大幸冶先生吗
太宰:(咳)
B:啊其实是太宰治先生吧
A:啊对对对我看走眼了
B:宰治先生请出来签一下快递
太宰:(卒)

(武侦“靠谱”事务员怀疑人生中)

*

【跑偏的太宰治抓捕行动】

本篇57话,条野vs太宰

条:前黑手党干部太宰治
条:现在以涉嫌谋杀138件,恐吓312件,诈骗和其余等625件的罪行
条:将你逮捕
太:(非常镇定)所以说你们抓太宰治,和我津岛修治有什么关系
条:?????????

(鲁迅先生打了个喷嚏并表示你们横滨人真会玩)

*

【...

沙雕老梗4连
【所以说我最近都在干什么啊【。】

*

【一个快递引发的血案】

快递员A:您好,请问这里是武装侦探社吗
事务员B:啊是的
A:请问您是大幸冶先生吗
太宰:(咳)
B:啊其实是太宰治先生吧
A:啊对对对我看走眼了
B:宰治先生请出来签一下快递
太宰:(卒)

(武侦“靠谱”事务员怀疑人生中)

*

【跑偏的太宰治抓捕行动】

本篇57话,条野vs太宰

条:前黑手党干部太宰治
条:现在以涉嫌谋杀138件,恐吓312件,诈骗和其余等625件的罪行
条:将你逮捕
太:(非常镇定)所以说你们抓太宰治,和我津岛修治有什么关系
条:?????????

(鲁迅先生打了个喷嚏并表示你们横滨人真会玩)

*

【白衣宰是如何诞生的】

太:(指陀思)这个弟弟我是见过的。
涩:太宰君又在胡说了
太:(认真)可不是胡说,(转头)费奥多尔君,你生来有宝石不?
陀:(瞥涩泽)这石头是个稀罕物,我也是头一次见,哪能是人人都有的
太:这天仙似的弟弟也没有,可见不是个好东西。
太:(抓领结,扯)我不要了!!!
涩:心肝!!!你何苦摔这命根子!!!!!
太:(看涩泽)那给我拿件新衣服来
涩:????????

(新衣服还满意吗,太宰君?)

*

【顾客就是上帝】

服务生x顾客

太:国木田君我要抹茶冰
国:好的先生,请稍等
太:国木田君我要吃螃蟹
国:没问题先生,已经追加了
太:国木田君我要你
国:可以的…嗯?????????

(抱歉哦太宰君,本店waiter是不出售的)

炎灿

【双黑太中】题目我还没想好……


还是改了大纲……emmmm,对不起

角斗士和国王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正剧系列,暂定短篇

角斗士中也×国王太宰

在我眼里太宰是个渣(轻打)

私设如山

认真你就输了

如果长时间不更那就是我飞升了

啊~不论写什么文风都那么奇怪

「今天的竞技赛格外受欢迎唉。」一个衣着华丽的贵族少女挽着另一位年级少长一些的女子漫步进角斗场。过路的人向她们问好,又有人带她们进入主场。

「其实每次都很火爆啦!只是这次有一个……」她们刚坐下来,便有一个贵公子上前搭话。

「与谢野小姐,下午好~」她们坐在皇宫贵族的观看区,与国王隔了四五排,碰到这样的人也不奇怪。

「呵。」她礼貌地回礼,然后暗自...


还是改了大纲……emmmm,对不起

角斗士和国王的故事

不定期更新,正剧系列,暂定短篇

角斗士中也×国王太宰

在我眼里太宰是个渣(轻打)

私设如山

认真你就输了

如果长时间不更那就是我飞升了

啊~不论写什么文风都那么奇怪

「今天的竞技赛格外受欢迎唉。」一个衣着华丽的贵族少女挽着另一位年级少长一些的女子漫步进角斗场。过路的人向她们问好,又有人带她们进入主场。

「其实每次都很火爆啦!只是这次有一个……」她们刚坐下来,便有一个贵公子上前搭话。

「与谢野小姐,下午好~」她们坐在皇宫贵族的观看区,与国王隔了四五排,碰到这样的人也不奇怪。

「呵。」她礼貌地回礼,然后暗自批判那个贵公子的衣品。

「啊!开始了。」

喧嚣声此起彼伏,如海浪一丈比一丈高涨。

毒辣日光之上是比野兽还狠毒的人心。四面八方的看台上传来令人发指的叫喊声

「快!杀了他!」

「杀了他!」

金箔漆的头盔内部,散发着腐朽的气味,亮橘色的卷发从头盔的缝隙里挣扎出来,不屈地指向蓝天,却毫无防备浸染了他人的血液。

一切都是被粉饰的罪恶。

角斗士身上穿的皮革已经残破不堪,淌血的匕首指向那个被他一脚踩住喉咙的可怜同行。

仰面躺在坑洼泥地上的那名男子,面庞是不合身份的清秀。

此时本该或是惊恐或是坦然的看向决定他生死的男子的双眼,却望向高台之上上腻在温柔乡里国王。

这时国王身边服侍的绝色女子面露难色地悄悄探头望了望奄奄一息的男子,暗暗抓紧衣角,侧头在国王浓密的棕发旁耳语。

「哦~」国王伸出修长的手指挂了刮下巴,露出鬼魅病态的笑容。

「那就更不能留着他了。」

转间,年轻的国王回头,看着惶恐下跪的嫔妃。

「你也不能留。」

一个倒竖的拇指。

瞬间匕首深深划过喉管,鲜血飞溅。

中也在欢呼声中狠狠扔掉沾满血污的头盔,匕首牢牢扎在地上。

他啐了一口血沫,一双眼是海的蓝,仿佛是着大西洋最后一滴泪嵌在眼眶中,此时却闪烁着炼狱的火光。

国王远远地对他宠溺的笑笑,勾勾手指让他到自己身边来。

「死太宰!」

中也转身跨过还温热的尸体,戏谑般的回头再看了尸体一眼,玩弄似的笑笑。

「你也有被别人绿的一天啊。」

他从角斗场一侧的边门离开表演区,走入角斗场封闭的内部,身后有面无表情的侍卫把铁门关死。西周观众席下这个四壁空空的地方还有无数个关押着战俘或是奴隶的囚牢。只是他被秘密安排过一人呆在这间石牢里。

监牢没有任何可以活下去的必需品,别说是躺下来休息的了,地面上脏的令人作呕。但他已是是幸运的,却又说的上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他足够的强大可以在这种畜牲不如的规则下活下来,不幸的是他还有更残酷的事要面对。

他不着痕的四下观察了一下,抬手抚上正对面对一堵石墙,墙上有一摊血迹。血迹在满是污泞的墙不是很显眼,但细看会发现血迹既不是飞溅形成的样子,也不是受伤流血之处靠上墙面沾上的,而是像有人精心画上去的,呈现出过分的完美。

中也熟练的将手摁向沾血的石块,随即细碎的机关发动的声音从墙的内部透过来,灰尘四散,墙上打开了一扇门,中也的视线达不到漆黑甬道的尽头,他一脚踏入密道,石门缓缓闭合。

石牢回归死寂,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一样,墙上的血迹依旧在原处。

咔嚓,原本关死的门打开一条缝,日光像利刃出鞘一下射入,打在那面墙上断成两节。

一只惨白的手把在铁门上。

密道里有一盏烛灯,他取下来。密道四周是清一色的土壁,除了常年累月积攒下来的蛛网和肉眼可见密密麻麻的灰尘外,没有其他什么要多疑的。

中也在两人宽的密道里小跑,他轻车熟路的直走左转再右拐,到了一堵石墙前。他把烛台放在一边,用手使劲推石墙一边。

墙的那边穿了熟悉的声音。

「大人,陛下已恭候多时。」

中也从密道里出来。他穿着那身满是血污的战斗服,捋了捋一头微卷的橙红头发,站在帝国金碧辉煌的宫殿内部,他觉得比呆在囚牢里还难受。

「知道了芥川。我先去换件衣服。」

「是。」

名叫芥川的男子转身离去,芥川一头利落的黑发衬得他的面庞更加病态白,但迈出的步子稳健且无声,是个练家子。上次还听见太宰训他,应该是他身边比较信任和能力强的棋子。

中也随后走小道到了太宰给他安排的寝宫。换下threax①的战斗服简单沐浴后,肆无忌惮地推开国王寝宫的大门。

太宰的寝宫非常简单,简单的不像一个昏君。而且没有一个人。

往往安静不会有好事。

突然,中也掏出匕首向后一扫。

「有句话我原封不动地告诉你,我很熟悉你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呼吸。」

原本想从后面抱住他搞偷袭的人,现在一脸如缺爱少女。

「什么嘛~见我还带刀子。我的心好痛好痛~嘤~」

我给你了足够多的暗示,是你真傻还是视而不见?

曾经的我是个不会爱的胆小鬼,现在我会爱了,却爱上了不爱我的人。

「你别恶心我!」

中也一把打开太宰缓缓伸向自己的手。

他其实看到了太宰手腕上缠着的布条泛着红,心就软了,惊鸿一瞥他的一时失意就动摇了,但他早已失了在这场与太宰爱情博弈的筹码,所以中也有千万种理由对他恶语相向。

你如何亡了我国,又如何来到这个位置,我最清楚。

不是我不爱你是我爱不起你。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叫我过来什么事?」

「就是想你了,想走近点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闻言中也皱起了眉头,海蓝的眼睛泛着涟漪,咬着牙对他说:

「担心我就别让我做那种事!」

「嘭!」镂花的金色大门被狠狠摔上。

……

太宰手上缠着的绷带渗着血,手指轻轻曲了一下,低头,棕色的额前发挡住表情。

「你以为我想啊!中也!」

声音里有些许的颤抖。

这是我想的吗?你以为我愿意吗?只是生而为人、生而为王,真是抱歉了。

曾经我想当上国王,将你占为己有,但我发现这反而将你我越推越远。

皇权在十步之外千里之内。②

果然我离你十步不到却如隔千里。

①罗马角斗士的一种

②摘自冰临神下《孺子帝》

To be continued

Canol
一边补动画一边摸的魚 太宰可爱...

一边补动画一边摸的魚

太宰可爱爆了XDDD

一边补动画一边摸的魚

太宰可爱爆了XDDD

porlit

写的啥?
——人生还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写的啥?
——人生还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joyous 休
是爱丽丝酱!!眼睛似乎不太对但...

是爱丽丝酱!!
眼睛似乎不太对但也没法改了
扣的时候某人一直在日我空间哈哈哈哈

是爱丽丝酱!!
眼睛似乎不太对但也没法改了
扣的时候某人一直在日我空间哈哈哈哈

凉川是个苟或

【文豪野犬乙女向】如果生命最后一刻在你身边/中岛敦

ooc注意
是刀
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写文 希望能喜欢

中岛敦

你看着他手忙脚乱地帮你擦掉脸上的血污,又试图按住你的伤口,摊开手,掌心一片猩红。

“这是,我的血啊…”

你看着粘稠的鲜血嘀嘀嗒嗒地往下淌,染红了少年的白衬衫——那是你昨天刚洗过的,上面还有你洒的香水味道,是淡淡的越冬橘香。

死亡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只是觉得身体一点点变得冰凉沉重罢了。

“小姐,你再坚持一下,与谢野医生很快就赶到的!她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的…”

少年的刘海被血水打湿,狼狈地粘在额角。

你强压下喉头的腥甜,抬手帮他理好刘海。中岛敦的头发软软的,像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

“敦,最后一次了啊…”你有些吃力...

ooc注意
是刀
小学生文笔
第一次写文 希望能喜欢

中岛敦

你看着他手忙脚乱地帮你擦掉脸上的血污,又试图按住你的伤口,摊开手,掌心一片猩红。

“这是,我的血啊…”

你看着粘稠的鲜血嘀嘀嗒嗒地往下淌,染红了少年的白衬衫——那是你昨天刚洗过的,上面还有你洒的香水味道,是淡淡的越冬橘香。

死亡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只是觉得身体一点点变得冰凉沉重罢了。

“小姐,你再坚持一下,与谢野医生很快就赶到的!她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的…”

少年的刘海被血水打湿,狼狈地粘在额角。

你强压下喉头的腥甜,抬手帮他理好刘海。中岛敦的头发软软的,像只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

“敦,最后一次了啊…”你有些吃力的扯扯嘴角。

他颤抖地按住你的手,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到了你的脸上,绽开了一朵透明的小花又消失不见了。

你的手无力垂下。

“原来,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吗。”

花朝暮

【敦第一视角】兔子和汤豆腐〔上〕

【这篇大概是围绕泉镜花开展的剧情,可能会写两章,不是齁甜的文,是很平淡的那种甜。】



我曾经一度相信,我和芥川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组织不同就算了,甚至我还代替了芥川在太宰先生身边的位置,可以说对我是怨恨在心了。

但是我错了。

我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能毫无防备心的坐在我的床铺上,并且从我进屋以来,就在和镜花酱对视着,现在已经大约过去了十分钟,从我说完“镜花酱我回来……芥川你怎么在这里!!!!!”这句话之后,再也没人张口说一句话。

“跟我回……”
“不要。”
芥川话音未落就被镜花酱抢了回答,这不到几个字的对话让我明白了芥川的来意。
芥川始终看着镜花酱,镜花酱却时不时地看向我,手一直紧紧的攥着脖子上的...

【这篇大概是围绕泉镜花开展的剧情,可能会写两章,不是齁甜的文,是很平淡的那种甜。】




我曾经一度相信,我和芥川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组织不同就算了,甚至我还代替了芥川在太宰先生身边的位置,可以说对我是怨恨在心了。

但是我错了。

我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能毫无防备心的坐在我的床铺上,并且从我进屋以来,就在和镜花酱对视着,现在已经大约过去了十分钟,从我说完“镜花酱我回来……芥川你怎么在这里!!!!!”这句话之后,再也没人张口说一句话。

“跟我回……”
“不要。”
芥川话音未落就被镜花酱抢了回答,这不到几个字的对话让我明白了芥川的来意。
芥川始终看着镜花酱,镜花酱却时不时地看向我,手一直紧紧的攥着脖子上的手机。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手机一直是镜花酱的心病,尽管由于社长的异能力,镜花酱可以很好的控制夜叉,可是她还是一直心有余悸。
我走了过去和镜花酱并排坐着,将手放在了她另一只搭在腿上的手,我手下那双不大的手明显的放松了一些,芥川看到了这一幕,皱了皱眉。
“原来人虎对你来说很有安全感吗?”
“……至少比你有安全感。”
芥川愣了一下,我也很惊讶镜花酱会对芥川说这样的话,毕竟芥川之前是利用她的人,是令她恐惧的人。

“在下今天来也并不是为了带你走,红叶大姐有东西要带给你。”
“……是什么?”
芥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玩偶,是镜花酱手机上的兔子玩偶。自从镜花酱丢了兔子之后,我们去过所有我们去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我也买了很多类似的兔子玩偶来安慰她,当然那是无法代替的。
镜花酱接过了玩偶,将玩偶带在了手机上,抬头看芥川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不像是之前那种带有敌意的眼神。

当然,这么大一个黑手党坐在这里,虽然论实力我和镜花酱可以打的过芥川,但是真要是动起手来,

我的工资加上镜花酱的工资也修补不了我的屋。

为了不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还是把这个大灾星给弄走吧。

“那个,芥川,你看天这么晚了……”
“在下留下吃饭。”
“哈?”
“走的急,没有带钱包。”
“那就回去拿钱包再出去吃饭啊?”
“很麻烦,难道身价七十亿的人虎连一顿饭都请不起?”
“那你倒是把我卖了买饭吃啊!是我身价七十亿,又不是我七十……等等芥川你干嘛!”
“你说的,卖了你吃饭。”
“我开玩笑的!”
芥川一把把我扛在肩上,明明只是比我高两厘米,有什么可嚣张的啊!我正打算虎化胳膊,抬头看见黑兽直盯盯的看着我,

嗯,为了房子和生计。

镜花酱也跟着芥川的步伐走出门外,芥川顺手把灯一关,看来芥川节约用电不是传言。

一路上我都被扛在肩上,时不时会听见芥川咳嗽,明明不行还爱逞强,我告诉他让他把我放下,我不会跑,我的腰部感觉他也只是扭头看了看我,什么话也没说,我也只好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和镜花酱聊天。

突然脚步停了下来,我尽力扭头去看,看到了拉面店,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我的钱还能承担的起,不然真的就要卖我了。

“汤豆腐。”
“汤豆腐。”
这两个声音同时传进我的耳朵,我再扭头一看,挨着拉面店的就是汤豆腐。

还是把我卖了吧。

【未完待续】

关湮_

是个文野系列的章子//

之前在mp发过一次…来个整合吧/
三天刻的…留白废线条废
前7P是异能CG系列的,因为素材印的小而且留白废所以有点渣
后面的能看得到海的屋子和双黑就好看多了可揭橡皮就是好
双黑还加了个框子//
顺便bb一句求个师傅?

是个文野系列的章子//

之前在mp发过一次…来个整合吧/
三天刻的…留白废线条废
前7P是异能CG系列的,因为素材印的小而且留白废所以有点渣
后面的能看得到海的屋子和双黑就好看多了可揭橡皮就是好
双黑还加了个框子//
顺便bb一句求个师傅?

默默是皮卡卡男朋友
【tempi_b的图】海上大战...

【tempi_b的图】海上大战?(中太)

中也vs太宰 谁会赢呢?

请勿私自转载

我总觉得中也容易冲过去,把太宰一脚踢进海里

【tempi_b的图】海上大战?(中太)

中也vs太宰 谁会赢呢?

请勿私自转载

我总觉得中也容易冲过去,把太宰一脚踢进海里

核爆魚蘇
入了野狗坑 画了只芥芥

入了野狗坑 画了只芥芥

入了野狗坑 画了只芥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