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斑叶

447浏览    44参与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七章 2

上节链接


她与导师擦身而过,猛冲过金雀花通道。她跃入河谷上方的树林之间,思绪闪回到梦中她在繁密阴暗的森林里为生命而战的情景,有那么一下子,她的脚掌僵住了。接着她抖了抖身子。她正身处自己的领地内,这里没有敌对的猫。只有一位患病的武士,亟需她的帮助。


她沿着经过蛇岩的小径一路奔去,在一列茂密的黑莓丛边滑动脚步停下来。她能听到怪兽们在另一边的雷鬼路上轰隆作响。她转动耳朵,试图捕捉到巡逻队的声响。细枝的断裂声让她转向两脚兽领地,奋力穿过黑莓周围的长草。她由一丛枯死的蕨叶中费力地钻出来,和蓟掌打了个照面。


“斑爪!...

上节链接

 
 

她与导师擦身而过,猛冲过金雀花通道。她跃入河谷上方的树林之间,思绪闪回到梦中她在繁密阴暗的森林里为生命而战的情景,有那么一下子,她的脚掌僵住了。接着她抖了抖身子。她正身处自己的领地内,这里没有敌对的猫。只有一位患病的武士,亟需她的帮助。

 
 

她沿着经过蛇岩的小径一路奔去,在一列茂密的黑莓丛边滑动脚步停下来。她能听到怪兽们在另一边的雷鬼路上轰隆作响。她转动耳朵,试图捕捉到巡逻队的声响。细枝的断裂声让她转向两脚兽领地,奋力穿过黑莓周围的长草。她由一丛枯死的蕨叶中费力地钻出来,和蓟掌打了个照面。

 
 

“斑爪!你是在找我吗?”他喵道。

 
 

她摇摇脑袋。“不,是暴尾。他和你在一起吗?”她从他旁边看出去。

 
 

蓝毛正在一棵弯曲的橡树旁更新一处气味标记。“你在这里做什么,斑爪?你不是这支巡逻队的。”

 
 

“我得找暴尾,”斑爪喘息着说,“羽须派我来找他。”她从眼角看出去,发现蓟掌的双眸暗了下来。

 
 

“你在找暴尾?”纹尾喵声加入对话。她扭头从肩膀上望出去。“我还以为他在我后面呢,但好像是不见了。”

 
 

“他准是停下来检查雷鬼路旁的气味标记去了。”蓝毛喵道。

“实际上我已经把那个标记弄好了。”玫瑰尾从一丛草里跳出来喵声道。

 
 

“那他到哪儿去了?”纹尾咕哝道。

 
 

“我们得找到他!”斑爪喊出声来。她从武士们身边跃过,沿着他们离开的路跑去,沿途辨认新鲜的气味和断枝折叶留下的痕迹。她听到纹尾在她身后命令余下的巡逻队员散开来寻找族猫。斑爪在踪迹似乎分开的地方暂停脚步,将嘴张大品尝空气。微风送来一丝微弱的气息,带着腐败的恶臭。斑爪紧张起来。是暴尾!

 
 

她朝气味来的方向奔跃而去,放平两耳以免擦到黑莓藤条上。“暴尾!你在这里吗?”她高声喊叫。

 
 

她停步聆听,但只有冬青丛中传出一只被惊扰的黑鸟发出警戒的叽嚓声。是什么惊扰了它?斑爪想到。她朝灌木走去,那腐臭味立刻变浓了。一个蓝灰色的身形倒在冬青枝条下,像石头一般毫无动静。

 
 

——————————————————————

佛系发布,想起就更

 

晴天✧
她永远不能像其他坠入爱河的巫医...

她永远不能像其他坠入爱河的巫医哪怕在进入星族后仍能与所爱的猫一起漫步星空。
——————————————————————
形象设定出自緹伊。

她永远不能像其他坠入爱河的巫医哪怕在进入星族后仍能与所爱的猫一起漫步星空。
——————————————————————
形象设定出自緹伊。

茶狛

是蓟掌和斑叶 from Spottedleaf's Heart【应该还没出汉化 我这里就不多说惹


顺便借此机会吐槽一下七部曲【这里并不看好猫武未来走向 为了赚钱editor team真的什么garbage都写得出来

是蓟掌和斑叶 from Spottedleaf's Heart【应该还没出汉化 我这里就不多说惹




顺便借此机会吐槽一下七部曲【这里并不看好猫武未来走向 为了赚钱editor team真的什么garbage都写得出来

鹿冉DrDeer
(今天也是爆肝+色差太大而死的...

(今天也是爆肝+色差太大而死的一天)

因为昨天画了阿尼马格斯形态,所以就先来搞搞正式设定吧

——————————

Spottedleaf斑叶

美丽迷人的草药学老师,广受欢迎,也是火爪的暗恋对象。(小小年纪开窍如此之早……)

(本来想设定魔药学老师所以手里画了药剂,结果画着画着改想法了)

注册阿尼马格斯,形态是凤凰(另外半边的眼睛纹路像本体一样是棕色的)

由于不常变身,所以没什么人知道她的形态是凤凰,死后(鬼魂形态)也曾经变身悄悄帮助过火爪。

斑叶是“火焰男孩”预言的知情者之一。

在校时火爪因自己的麻瓜身份受到大家的排挤,斑叶对他总是颇加照看。

一年级时,食死徒断星得知了关于...

(今天也是爆肝+色差太大而死的一天)

因为昨天画了阿尼马格斯形态,所以就先来搞搞正式设定吧

——————————

Spottedleaf斑叶

美丽迷人的草药学老师,广受欢迎,也是火爪的暗恋对象。(小小年纪开窍如此之早……)

(本来想设定魔药学老师所以手里画了药剂,结果画着画着改想法了)

注册阿尼马格斯,形态是凤凰(另外半边的眼睛纹路像本体一样是棕色的)

由于不常变身,所以没什么人知道她的形态是凤凰,死后(鬼魂形态)也曾经变身悄悄帮助过火爪。

斑叶是“火焰男孩”预言的知情者之一。

在校时火爪因自己的麻瓜身份受到大家的排挤,斑叶对他总是颇加照看。

一年级时,食死徒断星得知了关于“火焰男孩”的预言,来学校抓小孩,斑叶为了保护学生们牺牲。

————————

补一点设定

【关于“火焰男孩”预言】

“火焰男孩”的预言只有少数人知道,火爪后来也知道了。

最初是由霍格猫茨的占卜术老师泥毛占卜所得,预言水晶球被列为“重要物品”存放在神秘事务司。

预言的内容是:火焰般的男孩将拯救魔法界,黑暗与阴影将被烈火燃尽,又迎来光明。

【关于食死徒】

食死徒=血族+黑森林+几乎全书没能洗白的所有反派。

食死徒的首领并不固定,通常被尊称为“领袖”,断星、虎星、长鞭等都曾是食死徒领袖,但只有长鞭是真正的“神秘猫”(也就是最强大BOSS)断星曾假装过一段时间的“神秘猫”。但后来被抓了还被揭穿。

(我感觉全书也就只有长鞭是最厉害的反派……虎星也有一点点傻xx)

食死徒的情况和哈利波特故事不同。

火星出生前后,由神秘猫长鞭带领的食死徒被强大的蓝星等人联合打败,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但阴霾从未离开过魔法界。蓝星受了伤魔力衰减,食死徒则接连拥立断星、虎星等猫,日益壮大。危机四伏,火星的预言则给了大家一线希望……

【关于火星是麻瓜为什么会有魔法】

火星的祖上可能有一点魔法血统。他的家人一向与常人不同,可以看到一些魔法事物,或者有轻微的魔法能力,但因为相当微弱,未能引起魔法界的注意。(但奶奶克莉斯托和父亲杰克都曾接触过过魔法界)

七月在野
火星的初恋(?)斑叶(虽然火星...

火星的初恋(?)斑叶
(虽然火星的初恋也可能是斯玛×)
在第一部第1本被爪脸杀害,然而灵魂到星族后仍然上蹿下跳(×)反复骚扰火星、火星的女儿乃至火星的外孙终于靠自己的努力在剩下的23本里刷足了存在感×

火星的初恋(?)斑叶
(虽然火星的初恋也可能是斯玛×)
在第一部第1本被爪脸杀害,然而灵魂到星族后仍然上蹿下跳(×)反复骚扰火星、火星的女儿乃至火星的外孙终于靠自己的努力在剩下的23本里刷足了存在感×

空气也有二氧化碳

【猫战士】无果的爱-斑叶

01.


「只有火可以拯救雷族。」 

天边落下的流星滑过树梢,那璀灿耀眼的光芒带来星族的讯息。同时也迁出未来我们相识的第一条线。 

初入部族,姜黄色的毛于阳光的沐浴下果如蓝星所言──橘红如火。恐惧气味飘散于四周,完全看得出这只宠物猫所显出的害怕。

努力克制倒竖的毛,冬青绿的双眼一一扫过部族的各个猫儿。 

唯有她知道,这只宠物猫将来会拯救部族。火光必定会点燃雷族前进的道路。 划伤鼠毛、扯掉铃铛,这是他成为雷族份子的第一步。他是火,那拯救部族的耀眼光芒,他是──火掌。 初次见面,是我帮他上药。

绿色的眼眸已经磨掉许多当时的懦弱。

宠...

01.


「只有火可以拯救雷族。」 

天边落下的流星滑过树梢,那璀灿耀眼的光芒带来星族的讯息。同时也迁出未来我们相识的第一条线。 

初入部族,姜黄色的毛于阳光的沐浴下果如蓝星所言──橘红如火。恐惧气味飘散于四周,完全看得出这只宠物猫所显出的害怕。

努力克制倒竖的毛,冬青绿的双眼一一扫过部族的各个猫儿。 

唯有她知道,这只宠物猫将来会拯救部族。火光必定会点燃雷族前进的道路。 划伤鼠毛、扯掉铃铛,这是他成为雷族份子的第一步。他是火,那拯救部族的耀眼光芒,他是──火掌。 初次见面,是我帮他上药。

绿色的眼眸已经磨掉许多当时的懦弱。

宠物猫的习性在他身上可说是完全消弭,他是一只部族猫,千真万确。

或许是宠物猫出生,她很肯定,火掌身上流着的,是部族猫的血。


从相识到被星族征召,她明确的知道,自己越了界限,那条巫医与族猫的鸿沟。还记得曾是斑点掌的她,导师是鸫皮,原本该从是见习生训练已成为战士,却对于草药充满着极大的兴趣,因此常常缠着身为巫医见习生的羽须。

直到前巫医──鹅羽宣布正式搬入长老窝时,她就极为热切的央求成为巫医见习生,一直到现在,这份热诚并无淡却,她仍以服务族猫为荣。

当然她知道,身为巫医,是不可以有孩子和伴侣的。

她们必须爱族猫如己出,部族的猫都是她们的孩子。

在火焰闯入她的世界前,这一切都如此的正常合理。


火掌──他有着不同于其他猫儿的勇敢、勇气。

她明显的知道火掌和自己,对彼此都有相同的感情,一个进于族猫与巫医的情愫。但是她是雷族的巫医,她无法对他回应、给他幸福。

即便如此,她很清楚,即使相识的时间短暂,但是,她爱他,不置可否。

或许时间到了、亦或是她这心思让星族们知道,她被征召了。

进入星族,她有遗憾,就是那伤心欲绝的火红。 

她选择进入他的梦中帮助他。 他们已经在不同的世界,却比在雷族更加的亲密。

她在星族,看着他的成长。

青涩却努力的见习生、勇敢又效忠的副族长、慈爱且一切以部族为重的族长。


斑叶和火掌相识、斑叶在梦中帮助火心,最后,斑叶赐予火星一条命──名为爱。

她其实很开心,火心并没有忘记她,没有忽略她的感受。 

但是雷族的巫医必须自己放手。 她无法给火心幸福,但是有只猫可以。

能够日日夜夜陪着他、给他温暖与关心、并且和他结为伴侣、养育子女。

那个火心不愿面对的她,或许火心还未发现,但是那只淡姜黄色的猫儿却早已住进他的心中。

如果没有她的提点,沙暴和火心真的可能吗? 她不知道。 

但是即便看着火星有了伴侣、有了孩子,她仍旧爱着他。

她依旧珍惜在梦中和火星见面的日子。

在爱与放之间,她选择祝福。 

很庆信,在火星及沙暴寻找天族时,她和火星在梦中相会的事和沙暴解释清楚。


能够指导叶池是我的荣幸,能为你出一份力,我就很开心了,火星。

最终帮沙暴挡了攻击,却也使得我无法回到星族。

对不起,火星。 我爱你。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七章 1

上节链接(我终于找到lof单打开一篇文章的入口了orz)

————————————————————————

斑爪早早醒来。她的梦里充满了一闪而过的灰白相间的毛发,还有蓟掌亲昵的气息和从灌木之中耸立而起的险恶阴影。她站起来,踮着脚走出巢穴。

外面的天空显现着如鸽子翼下一般轻柔的奶白色。露水挂在草叶上,斑爪走过空地时留下了清晰的湿脚印。她勉强能辨认出金色虎斑猫的身形,那是狮心,他坐在金雀花丛的一边,守卫着沉睡的族群。

“你起来得很早。”羽须走出蕨丛,评论道。他将脑袋歪向一边,用明亮的琥珀色眼睛打量着她。“出什么问题了吗,斑爪?”

斑爪低头看着脚趾,那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小滴露水。她不可能告...

上节链接(我终于找到lof单打开一篇文章的入口了orz)

————————————————————————

斑爪早早醒来。她的梦里充满了一闪而过的灰白相间的毛发,还有蓟掌亲昵的气息和从灌木之中耸立而起的险恶阴影。她站起来,踮着脚走出巢穴。

外面的天空显现着如鸽子翼下一般轻柔的奶白色。露水挂在草叶上,斑爪走过空地时留下了清晰的湿脚印。她勉强能辨认出金色虎斑猫的身形,那是狮心,他坐在金雀花丛的一边,守卫着沉睡的族群。

“你起来得很早。”羽须走出蕨丛,评论道。他将脑袋歪向一边,用明亮的琥珀色眼睛打量着她。“出什么问题了吗,斑爪?”

斑爪低头看着脚趾,那上面沾满了亮晶晶的小滴露水。她不可能告诉他蓟掌在造访黑森林的。那样什么麻烦都会找上来,更何况,蓟掌什么不对的事情都没有做过,不是吗?有那么一瞬间,斑爪突然想起鹅羽那奇怪的论断,说她爱得盲目,还有一颗犯傻的心。那只老猫会不会就是在说这个?

“斑爪,怎么了?”羽须走过来,将尾巴尖放在斑爪侧腹上。“你生病了吗?”

斑爪摇摇头。“没有,我很好。我……我做了些奇怪的梦,就是这样。”

“我听说你昨天从战斗训练里跑掉了。”羽须和蔼地评论道,“虎爪有时太没轻没重了。他应该记住和族猫格斗时要把爪子缩起来。”

“但我们不会永远都只和族猫打,不是吗?”斑爪反驳道,“总有一天我会与一位真正的对手战斗,那时我就必须得用上我的爪子和牙齿,还有我学到的一切,只为了能活下来……”

羽须看上去有些担心。“武士们会面对很多挑战,但是武士守则保护着他们,斑爪。从来没有哪只猫就应该被杀死,哪怕是在战斗正酣之时。我们战斗是为了守卫我们的边界,而非为了伤害边界那一边的猫。”

“有的猫好像很享受战斗,不管对手是谁。”斑爪轻声喵道。

“战斗只是我们生命中很小的一个组成部分,”羽须继续说道,“一位真正的武士心中的爱多于恨。她爱她的族猫们,爱这庇护了她的森林,也爱那些喂养了我们的猎物。”

武士巢穴周围的黑莓枝颤抖起来,猫群开始聚集在高岩【原文为Highledge,高岩架,指湖区雷族营地族长召集会议处的岩架,此处为BUG修正译法】下。褐斑在他们之间走来走去,挑选参与黎明巡逻队的猫。当暴尾从黑莓枝条间现身时,斑爪警觉地眨了眨眼。这位武士瘦得厉害,看着像是站都站不稳了一样。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长老巢穴外那堆浸过水的苔藓那里,卖力地喝了起来,好像一个月没见过水了一般。

斑爪朝他走去。“你感觉还好吧,暴尾?”她喵道。

暴尾转身看向她,他的双眼笼罩着睡意。“我很好。”他声音粗砺地说道。,但斑爪发觉他鼻头干燥,呼吸里有鸦食的味道。

“我不这么觉得。”她喵道,“你为什么不去找羽须看看?我觉得你可能是生病了。”

暴尾尾巴一抽。“别大惊小怪的。我什么毛病都没有。”

蓝毛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走了过来。“我父亲知道自己病没病。”她对斑爪说道,“别烦他。巡逻队就要出发了。”她对暴尾点点头,暴尾跟着她走向其他武士。

“我想要你们从蛇岩那边过去,然后跟着雷鬼路的边界走。”褐斑命令道,“我们最近赶走了一些泼皮猫,我想确保他们没有回来。他们似乎并不危险,但是我们的领地目前猎物充盈,他们可能会觉得是个下手的好机会。纹尾,你来带队。”

虎斑母猫点点头,和她身后的一列武士小跑向金雀花通道。斑爪瑟缩着看到暴尾绊了一下,但他重新抖擞精神,跟在蓝毛后面消失在金雀花丛中。他的侧腹瘦巴巴的,肋骨根根可数,斑爪都能清楚地越过他干瘦的身形,看到他旁边蓝毛的后腰。

她看着金雀花丛在巡逻队经过后停止颤抖,然后转过身走进巫医巢穴。羽须正在整理一堆艾菊叶子,空气里充满了绿色的芳香气息。鹅羽终于同意搬进长老巢穴,他那放在蕨叶间乱七八糟的巢穴也已经被清走了,现在空间看上去好像要大得多了。

“我觉得暴尾生病了。”斑爪脱口而出。

巫医放下自己正在展平的叶子,看向她。“你为什么这样说?”

“他走路不对劲,鼻子也是干的,而且他的呼吸气味很难闻。他出去巡逻前还把长老们的苔藓里的水差不多喝干净了。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正常吃东西。他太瘦了!”

羽须的双眸暗了下来。“你说得对。我也注意到了他看着已经皮包骨头了,但我以为他只是胃口不好,又不想麻烦到我。但如果他的口鼻都干了,又这么口渴……他不该再参加巡逻队了,这点毫无疑问。你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吗?”

“经过蛇岩去雷鬼路。”

“好。我会去追他们,把暴尾带回来的。谢谢你告诉我,斑爪。”

羽须刚钻进蕨叶间,空地上就一阵骚乱,一个淡灰色影子朝他撞了过来。

“嘿,白眼!”羽须喵声道,“这么急冲冲的干什么?”

母猫往后一跳坐在后臀上。“我眼睛里有根刺!”她啐了一口。“我从巢穴里出来的时候扎上的,你信不信?”

“好了,让我看一看。”羽须喵道,然后引着白眼走到他巢穴外的小空地上。母猫靠在他身上,害怕地小声呻吟着。斑爪肚里翻搅着。白眼已经瞎了一侧眼睛了,但被刺刮伤而紧闭流泪的是她的那侧好眼。

羽须轻柔地撑开她的眼睑。“那根刺已经不在里面了,感谢星族。我拿点金盏花给你冲一冲,然后就应该没事了。”

白眼松了一口气,坐下来。“我很怕把这只眼睛也失掉了。”她喃喃说道。

巫医用尾巴敲了敲她的肩膀。“我也是。”他越过白眼的脑袋对斑爪叫道:“能不能请你去找暴尾?我想先处理白眼。”

“当然!”斑爪跳了起来,卖力地从蕨丛间跑过去。

画眉毛正在武士巢穴外清理自己的胸口。“嘿,斑爪!”他叫道,“你今天得把长老巢穴清理干净,记得吗?”

“我一会就做。”斑爪喊回去,“我得先帮羽须做点事情。”

画眉毛眯起眼睛。“你又不是他的学徒。”

“这真的很重要,”斑爪厉声说道,“暴尾生病了!”


——————————————————————

斑爪:为了做正确的事,我连导师都敢怼!!!

这本里面蓝毛和暴尾的关系真的非常违和。。。蓝星外传里她都没这么公开叫过暴尾老爹啊!!!

这段里面没有蓟掌的戏份让我打蓟掌tag略微惴惴不安233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六章 3

上节链接

她在河流最浅的地方把脚掌上最后一丝黑森林气息冲洗掉,然后挤回灌木之间。她小跑到河谷底部,朝正在高岩下与几位武士谈话的蓟掌走去

她的出现让他讶异地对她眨了眨眼。“斑爪,你还好吗?你跑开的样子让我以为你可能是被弄伤了。”

画眉毛眯起眼睛。“你说什么?你告诉我你会带她去和白爪虎爪一起上一堂训练课。我当时相信你会照顾好她。”

斑爪没有理会他。“我们得谈一谈,蓟掌。”

“这话听着像是命令一样!”蓟掌开着玩笑瞥了瞥其他武士,他们都咕噜着笑出声来。

斑爪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小跑过空地往河谷上方爬。

“这是怎么了?”蓟掌叫道,在她身后跳步上来。“你对抗白爪时干得很好——在你跑掉之前。你...

上节链接

她在河流最浅的地方把脚掌上最后一丝黑森林气息冲洗掉,然后挤回灌木之间。她小跑到河谷底部,朝正在高岩下与几位武士谈话的蓟掌走去

她的出现让他讶异地对她眨了眨眼。“斑爪,你还好吗?你跑开的样子让我以为你可能是被弄伤了。”

画眉毛眯起眼睛。“你说什么?你告诉我你会带她去和白爪虎爪一起上一堂训练课。我当时相信你会照顾好她。”

斑爪没有理会他。“我们得谈一谈,蓟掌。”

“这话听着像是命令一样!”蓟掌开着玩笑瞥了瞥其他武士,他们都咕噜着笑出声来。

斑爪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小跑过空地往河谷上方爬。

“这是怎么了?”蓟掌叫道,在她身后跳步上来。“你对抗白爪时干得很好——在你跑掉之前。你昨晚显然有很多新发现。”

斑爪顿时停下脚步,旋身面对他。“我只发现自己并不享受为战斗而战斗!那可是黑森林,蓟掌!你为什么非得去那儿受训?”

蓟掌扭了扭尾巴尖。“我们不能在这里谈话。”他带着她走向一丛茂盛的黑莓,然后硬挤进灌木中间。分支众多的枝条粗得和猫尾巴一样,在灌木中间留出了一片空间。蓟掌坐了下来,将后腿缩在身下时他轻轻瑟缩了一下。

“你受伤了,对不对?”斑爪喵道,“就像你耳朵当时被抓伤了一样。你看不出来那些猫都很危险吗?”她脑中尽是枫荫的样子,枫荫蹲伏在倒树上冲武士们尖叫着,让他们打得更凶狠一点,让他们用上牙齿,让他们洒下更多鲜血。

“我不这么觉得!”蓟掌声音低沉,充满渴望,“他们在让我成为雷族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武士!”

“你要是非得让死了的猫来训练你,为什么不让星族来?”斑爪恳求道,“至少他们还依据武士守则来生活。你昨天与他们搏斗的那些猫,他们都做过邪恶的事情。所以他们才会在无星之地。”

“但那又不意味着我也会变得邪恶!我们比那些教我们的猫都更强,斑爪。我想尽我所能地从那些曾经辉煌一时的武士们那里学到所有东西,但我仍然会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起责任。你连这一点都要怀疑我吗?”

他的双眼充满希冀与祈求,斑爪感觉自己的毛发开始平顺下来了。“不,我不怀疑你。但并不意味着我赞同你在黑森林里的训练。”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蓟掌喵声道,“我就是我,而这是我的一部分。我以为你会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我只是想保证我族群的安全——保证你的安全。为了你什么事我都愿意做,斑爪。”

斑爪盯着他,她的脑子里回旋纷乱。这一点我怎能再争论?我爱你的程度和你爱我的程度不相上下。

求你了,别辜负我。


【第六章 完】

——————————————————————

哇。。。

”求你了,别辜负我“这话也太挖心了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六章 2

上节链接

取回猎获后,蓟掌连跑带跳地下河谷去找虎爪和白爪。斑爪待在挂着露水的蕨丛里,把侧腹往蕨叶上蹭,又将沾满泥的脚掌在草地上擦了又擦。虽然皮毛并没有完全清理干净,但起码她闻上去是森林一样的绿色气息,而非潮乎乎的霉味。

她在河谷顶上加入蓟掌和学徒们的时候,虎爪怒容以对。“她在这里干什么?她才当上学徒没几天呢!”

“换个训练同伴对你有好处。”蓟掌喵道。他从虎爪头顶上对斑爪友好地眨眨眼。“都赶紧了!最后一个到沙坑的得去给野草须挑虱子!”

斑爪和虎爪白爪一道往前猛冲,跑下狭窄的小道时,她能感觉到他们的侧腹紧贴着她的。虎爪冲到了前面,他宽肩长腿,跑起来速度很快。斑爪和白爪并驾齐驱,直奔那一坑金...

上节链接

取回猎获后,蓟掌连跑带跳地下河谷去找虎爪和白爪。斑爪待在挂着露水的蕨丛里,把侧腹往蕨叶上蹭,又将沾满泥的脚掌在草地上擦了又擦。虽然皮毛并没有完全清理干净,但起码她闻上去是森林一样的绿色气息,而非潮乎乎的霉味。

她在河谷顶上加入蓟掌和学徒们的时候,虎爪怒容以对。“她在这里干什么?她才当上学徒没几天呢!”

“换个训练同伴对你有好处。”蓟掌喵道。他从虎爪头顶上对斑爪友好地眨眨眼。“都赶紧了!最后一个到沙坑的得去给野草须挑虱子!”

斑爪和虎爪白爪一道往前猛冲,跑下狭窄的小道时,她能感觉到他们的侧腹紧贴着她的。虎爪冲到了前面,他宽肩长腿,跑起来速度很快。斑爪和白爪并驾齐驱,直奔那一坑金色的沙子,直到斑爪在一根黑莓藤上绊了一下,白爪则开心地喊叫着跃入坑中。

“哈!抓虱子的差事儿归你了!”白毛学徒宣布道。

斑爪喘着大气,小步跑上沙地。她累坏了,连话都说不出。蓟掌跟在她后面跳了上来。“你们都做得不错,”他喵道,“尤其是斑爪,毕竟她比你们两个都小!”

白爪将尾巴放在斑爪的肩膀上。“没错,你比我以为的要快得多!干得好!”

而虎爪只是咆哮一声。“我告诉过你她不该和我们一起训练的。”

蓟掌没理会他。“今天我想让你们进行一些一对一战斗训练,把我教过的所有技艺都用上。白爪,我确信团毛也给你展示过同样的动作。斑爪,你可以和赢了这轮的那一个打。”

“这可就太简单了。”虎爪得意洋洋地说着,大踏步走到沙坑的一角。

“别那么肯定。”白爪咆哮以对。他将后腿缩在身下,接着飞身跃向深棕色学徒。虎爪抓不住滑动的沙地,于是白爪得以将他击得侧身倒地。

“加油啊,虎爪!别让他这么快就赢了!”蓟掌催促道。

虎爪将白爪往后撞开作为回应,然后用前掌反复击打他。就在白爪划拉着想站起来时,沙子被扬起来扑向了虎爪。

“啊!我的眼睛!”他尖声叫道,随之从白爪身边走开,用一只脚掌不停擦脸。“我看不见了!”

“别挠,这样会更严重的。”蓟掌告诉他,“试试眨眼把它眨出来。”

“这是不是说我就赢了?”白爪问道。他的全身皮毛沾满了沙子,连胡须末端都有,他的尾巴蓬松开来,像只刺猬一样。

蓟掌点了点头。“好吧,斑爪,给我们看看你的本事。”

虎爪发着牢骚走到沙坑边缘坐下,滑稽地用一只脚掌遮住那只闭着的眼睛。斑爪面对着白爪,感觉毛发顺着脊背竖了起来。她之前和手足们在模拟战斗中搏斗过,但从来没对上过一个就快要成为武士的学徒!

白爪轻轻对她点了点头让她安心,而蓟掌则低嘶一声:“别对她降低难度!把她当做你可能面对的每一个对手来看待!”

沙尘溅起,白爪朝斑爪扑了过来,她感觉自己的脚掌在他的重压下往沙里沉得更下去了。她试图扭声脱开,但只被困得更紧。于是她反而身子往下一沉,肚腹贴地,这让白爪惊叫一声滚到了一旁。重量一从她的肩膀上脱开,斑爪立刻就把四肢从沙子里扯出来,旋身跃起,落到白毛学徒身上。她让他吃了一惊。斑爪看到白爪冲自己警示地眨眼,试图扒地脱身,她警惕起来。

蓟掌立刻来到了她身旁,低声鼓励。“加油啊,斑爪!你已经制住他了!瞄准他的眼睛,记得吗?”

斑爪僵住了。她脑中回想起蓟掌抓向犬跃的脸,逼得黑猫屈从蜷缩的情形【此处应是犬跃抓蓟掌的脸】我永远都不会像那样战斗!斑爪跳到一旁,前掌重重落在沙地上。

“你在做什么?”蓟掌尖声叫道,“你为什么停下了?你本来就快赢了!”

斑爪转身跑出沙坑。蕨叶抽打着她的口鼻,尖刺扎挠在她的体侧,但她一直跑着,直到冲到河岸边。这里仅有的声响是苍蝇群的嗡嗡声和她自己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她在石岸边蹲下,盯着湍流而过的河水。一张暗玳瑁色的脸回望着她,有着白色的耳尖和受惊的双眼。

她是要成为武士的,那意味着她会随时准备着为自己的族群而战。但并不是说她就得喜爱利爪撕裂皮肉的感觉,或者在自己的族猫身上证明自己的实力,更别说像虎爪和蓟掌表现的那样享受战斗的兴奋感了。我必须要和蓟掌谈谈黑森林的事情了。

——————————————————————

斑爪在爱与自我中的纠缠和选择,要正式开始了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六章 1

“哎哟!斑爪臭死了!”

“斑爪,醒醒!”一只爪子戳着她的体侧,“你上哪儿去了?你全身都是泥,闻起来像是沼泽底下的烂泥一样!”

斑爪睁开眼睛跳了起来。穿过整个黑森林逃亡的记忆顿时充满了她的脑海。她惴惴不安,生怕自己只是梦见自己回到了巢穴里,而实则仍被困在那个可怕的地方。

接着,红爪的脸出现在她上方,她这才松了口气。“你昨晚出去了吗?你得在画眉毛看到你之前把自己清理干净!”

斑爪坐起来。窝里的苔藓已经碎成了小片,她肚子上的毛发也纠缠脏污。

柳爪皱起鼻头。“你摔进狐狸屎里面去了吗?你舔梳自己时可得小心点。你可能会把自己弄得生病的!”

斑爪站起来伸展身体,感觉肌肉疼痛得像是她整晚没睡一样。...

“哎哟!斑爪臭死了!”

“斑爪,醒醒!”一只爪子戳着她的体侧,“你上哪儿去了?你全身都是泥,闻起来像是沼泽底下的烂泥一样!”

斑爪睁开眼睛跳了起来。穿过整个黑森林逃亡的记忆顿时充满了她的脑海。她惴惴不安,生怕自己只是梦见自己回到了巢穴里,而实则仍被困在那个可怕的地方。

接着,红爪的脸出现在她上方,她这才松了口气。“你昨晚出去了吗?你得在画眉毛看到你之前把自己清理干净!”

斑爪坐起来。窝里的苔藓已经碎成了小片,她肚子上的毛发也纠缠脏污。

柳爪皱起鼻头。“你摔进狐狸屎里面去了吗?你舔梳自己时可得小心点。你可能会把自己弄得生病的!”

斑爪站起来伸展身体,感觉肌肉疼痛得像是她整晚没睡一样。她是不是真的在黑森林里跑了整夜?蓟掌是不是就是在那儿得到那些战疤的?她推开同巢伙伴们,想去森林里找个安静的地方把毛发擦干净,再试着忘掉她看到的东西。

“你在这里啊!”就在斑爪往空地上挤的时候,画眉毛喊道,“快点,日星想让我们去检查四棵树旁的边界。黎明巡逻队在那里发现了一些不熟悉的气味,所以我们得去确保没有不请而来的访客。”

沙灰色武士看到斑爪走近,往后缩了一下。“伟大的星族啊!你都去干什么了?你脏透了!”

“我正要去弄干净。”斑爪喵道。

“很好!听着,我没时间等着你。我和蝰蛇牙一起去好了,日高后我再来找你训练。”画眉毛没有停下来搞清楚她到底是去哪里搞得一身脏的,这让斑爪松了一口气。他朝蝰蛇牙跳过去,然后两位武士消失在了金雀花通道里。

斑爪慢慢地跟在后面,通往山谷一侧上方的石质小路刺痛了她的脚掌,令她畏缩。她昨晚跑了多久?她深感疲惫,浑身酸痛,犹如绕着雷族领地跑了三圈。她攀上谷顶,听到一支巡逻队正在靠近。她矮身藏在几丛蕨叶下等他们过去。这些猫满载着新鲜猎物归来,而斑爪的肚子咕咕作响,提醒着她该吃东西了。巡逻队里最后一只猫是蓟掌。斑爪屏住呼吸,暗暗希望他不会注意到自己。

已经太迟了。灰白相间的武士停住脚步,四处嗅闻,然后放下了他的猎物——一只松鼠幼崽——接着走回斑爪藏身的蕨丛处。“嘿!”他小声说,“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斑爪把脑袋伸了出去。“我正要去把自己弄干净,”她喵道,“我的毛发还沾满了烂泥。”

蓟掌点点头。“下一次回来前,你就会学着先把自己弄干净了。”他环顾四周,“画眉毛在哪儿?”

“和蝰蛇牙一起巡逻去了。”斑爪的心跳得更快了,和她每一次靠近蓟掌时别无二致。但她忘不了昨晚所见的一切。他为什么要从邪恶的猫那里学习战斗?

“所以你是自己一个?”蓟掌喵道,“好极了!那也就是说你可以来跟着我训练!”这位武士的双眼亮了起来,而斑爪则感到那些回旋不休的疑问慢慢散去。我信任他,不是吗?

蓟掌走回他的松鼠旁。“我保证过我会带虎爪和白爪去做些训练。团毛正肚子痛呢,他吃了一只长蛆的老鼠。”他嘶叫一声,“简直是个蜜蜂脑袋。”

“我……呃……好,我和你一起去。”斑爪感觉自己有点恍惚。也许把注意力放在训练上能让她理清思绪。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五章 4

上节链接→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12e246323


贴吧那边更新完了以后忘了这边还没完结了orz真是抱歉

————————————————————

斑爪砰然坐了下来。“什么?但……但是……蓟掌在这里干什么?”

“成为一名更优秀的武士。”蓟掌呼噜着加入了她。血从他肩上的一道抓伤滴下,他的一只耳朵尖上也被撕开了口子。但他的胸膛挺着,眼里闪着胜利的光芒。在他身后,冲牙蜷伏在树桩下,而枫荫正告诉他他有多么扫兴丢脸。【译者注:此处原文有误,冲牙实则为母猫】

斑爪盯着她的族猫。“你把我带到黑森林来了。”她低声说道。“那些邪...

上节链接→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12e246323

 
 

贴吧那边更新完了以后忘了这边还没完结了orz真是抱歉

————————————————————

斑爪砰然坐了下来。“什么?但……但是……蓟掌在这里干什么?”

“成为一名更优秀的武士。”蓟掌呼噜着加入了她。血从他肩上的一道抓伤滴下,他的一只耳朵尖上也被撕开了口子。但他的胸膛挺着,眼里闪着胜利的光芒。在他身后,冲牙蜷伏在树桩下,而枫荫正告诉他他有多么扫兴丢脸。【译者注:此处原文有误,冲牙实则为母猫】

斑爪盯着她的族猫。“你把我带到黑森林来了。”她低声说道。“那些邪恶得进入不了星族的猫才会被送到这里来。你怎么会想在这里训练?”

蓟掌弹了弹一只耳朵,一滴血溅到了斑爪的口鼻上。“猫们觉得有的事情很邪恶,但那些事只不过是遵循了不一样的规则而已。”他喵道,“你今晚没有在这里看到任何邪恶的事情,不是吗?只有勇气、技艺和力量——比你在画眉毛的任何训练课程中所看到的都体现得更淋漓尽致。”

“没有猫会像那样战斗,除非他们决心杀戮。”斑爪反驳道。她能感觉到体内升腾而起的恐慌。“这样做违背了武士守则。而且在我看来,是的——这就是邪恶。”

她转过身沿着小路跑开,沾满泥土的树根绊倒她,让她脚底打滑。他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她只知道自己必须远离那片可怕的空地,还有那些沾满鲜血的猫。她跑得越来越快,直到她周围的树木都模糊起来,升起的阴影将她往下拖,散发腐败气息的潮湿土地将她吞没……

 
 

【第五章 完】

————————————————————

 
 

将近两年前的翻译作品,现在看来还有诸多不足

 

狼羽
“羽须,星族会是什么样子?”...

“羽须,星族会是什么样子?”

我猜想每位巫医学徒在第一次与祖先交流前,都有这样的疑问,心怀这样那样的期待。
在未来,责任将会落在他们的肩膀上。在药草与蜘蛛网之间,会有繁星指引他们的脚掌。
他们谁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踏入星空领域时的激动与希望。

“用你的鼻子触碰月亮石,自己去看吧。”

————————
没错我死亡挑战了斑叶!!!

“羽须,星族会是什么样子?”

我猜想每位巫医学徒在第一次与祖先交流前,都有这样的疑问,心怀这样那样的期待。
在未来,责任将会落在他们的肩膀上。在药草与蜘蛛网之间,会有繁星指引他们的脚掌。
他们谁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踏入星空领域时的激动与希望。

“用你的鼻子触碰月亮石,自己去看吧。”

————————
没错我死亡挑战了斑叶!!!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五章 3

上节链接→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12ac52c12

——————————————————————————————

随着枫荫的一声高叫,蓟掌朝黑猫扑了过去。犬跃重重倒地,但他嘶叫着扭动脱身,跳上了蓟掌的脊背。斑爪恐惧地看着黑猫亮出了牙齿,当他将长长的爪子插入蓟掌的皮毛时,爪锋上闪过银色微光。“小心!”她哭喊出声。这一定只是一场模拟战斗吧?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猫彼此敌对。

蓟掌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他缩紧宽阔的双肩,将犬跃抖到草地上。斑爪瑟缩地看着他卷起上唇,用力地深深咬进黑猫的脖颈里。犬跃用后掌击打着蓟掌的腹部,撕扯柔软的毛发。蓟掌畏缩了一...

上节链接→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12ac52c12

——————————————————————————————

随着枫荫的一声高叫,蓟掌朝黑猫扑了过去。犬跃重重倒地,但他嘶叫着扭动脱身,跳上了蓟掌的脊背。斑爪恐惧地看着黑猫亮出了牙齿,当他将长长的爪子插入蓟掌的皮毛时,爪锋上闪过银色微光。“小心!”她哭喊出声。这一定只是一场模拟战斗吧?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猫彼此敌对。

蓟掌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他缩紧宽阔的双肩,将犬跃抖到草地上。斑爪瑟缩地看着他卷起上唇,用力地深深咬进黑猫的脖颈里。犬跃用后掌击打着蓟掌的腹部,撕扯柔软的毛发。蓟掌畏缩了一下,犬跃朝上探出前掌,抓在雷族武士的眼睛上。蓟掌将他撞开,让这位对手不断翻滚,直到猛撞上倒下的树干。

“不,停下来!”斑爪喊叫出声,但枫荫仍在树桩上兴奋地踱步,她的尾巴毛发蓬松起来。

“就是这样! ”她尖声叫道。“不要留情!我想要这片森林里血流遍地!你在风族时没有像这样战斗真是羞耻,犬跃!”

斑爪看着已经踉踉跄跄站了起来的黑猫,他正怒视着蓟掌,沾血的侧腹一起一伏。如果犬跃以前是在风族,那是否意味着他现在在别的地方?某个也有河族猫的地方?某个地方,比如……

“我是在星族吗?”斑爪喘息道,“但是……我是怎么到这儿的?我死了吗?”

“你当然没死。”她旁边一只黑白相间的公猫吼道。他转向斑爪,而她发现这只猫一般的脸都布满了可怖的伤疤,他眼睛本该在的地方除了裸露的红色皮肤外别无一物,这令她跳了起来。

“那我为什么在这里?”斑爪喘着气。

黑白相间的猫耸了耸肩。“枫荫有时带猫来这里训练。不过她对你似乎是看走眼了。”他发出了一声可怕的粗哑声响,斑爪意识到他正笑得发抖。

“我……我没想到星族会是像这样。”斑爪承认说。但这只黑白相间的猫正看着蓟掌和犬跃彼此搏斗,好像没有听到她讲话。

在空地之中,蓟掌已经将犬跃按在了地上,正用前掌连续击打他。让斑爪惊慌的是,黑猫连还击的尝试都没有。他就只是瘫软在地,血流从他嘴巴的一侧淌出。

“够了!”枫荫命令道。“蓟掌,下一个你可以和冲牙打。”那只河族虎斑猫站起来,低了低头。犬跃将自己拖到空地边缘,离斑爪不远。「他需要紫草,金盏花和蜘蛛网,」她很快决定下来。她没有等着问蓟掌她能不能离开,而是转过身跳进蕨丛之中,张着嘴探测药草的气息。

「什么都没有。」连一片酸模叶子也没有。斑爪四处搜索,在林子里跑了一大圈,寻找任何显示河流或者一处能够照到阳光的沙质浅滩存在的迹象,这样就可能会生长着喜水植物。这片森林哪里都一样:枯萎的蕨类植物,覆盖地面的草丛和诡异生长的菌类。斑爪跑回空地,希望自己能用蕨叶做些什么,至少把出血止住。

犬跃用肩膀支撑起自己,舔舐着跨过侧腹的爪痕。空地之中,蓟掌正和冲牙在地上激烈搏斗,这一次在体格和重量上都要势均力敌得多。斑爪向自己的族猫投去焦虑的注视,确认他没流什么血,然后小跑向那只小黑猫。

“我很抱歉!”她喊出声来,“我去找过药草了,但是什么都没找到。我以为星族会有每一种植物的!”

犬跃奇怪地看向她。“星族?这是无星之地。”


阳炎(闭关,账号暂封)

在幻梦中永生,未曾长存于现世……
————————————
是我流斑叶。她是全书最好看的角色之一,但我画不出来。说起来按照艾琳的设定她是玳瑁猫来着,不过中文版的官图似乎对她有什么误解……?

依然是指绘厚涂练习。

(p1原图,p2滤镜,滤镜救我狗命。)

在幻梦中永生,未曾长存于现世……
————————————
是我流斑叶。她是全书最好看的角色之一,但我画不出来。说起来按照艾琳的设定她是玳瑁猫来着,不过中文版的官图似乎对她有什么误解……?

依然是指绘厚涂练习。

(p1原图,p2滤镜,滤镜救我狗命。)

崩L~我杀罗素
当初真的以为这是一对。。。(再...

当初真的以为这是一对。。。
(再不画画都忘了自己当初下乐乎的目的了)

当初真的以为这是一对。。。
(再不画画都忘了自己当初下乐乎的目的了)

苹果_

【填词-Warriors-一部曲】向死而生·之一

是系列曲,正传1-4+外传,写写那些年艾琳发的便当()
归档tag:#Warriors向死而生

【Warriors-一部曲】向死而生·之一

曲:我的爱情无疾而终 - 钟嘉欣
词:苹果

「斑叶」该如何出口关于死亡的预言
才够将每朵星流照彻的存在都发现
今日 在指尖馥郁中渐次辗转到飘散
栖身向天野 终与银河比肩

「银溪」“相爱有多难?”
穷尽余生长梦唤不醒隔阂一段
血脉流淌成溅落尘与火的山岩
长驻在黎明降临前的天边

「黄牙」浆果血色蔓延灼痛烟熏双眼
欢愉与笑靥被满身凌厉哀声吹散
昨日 亲手断送于无名万众的面前
任不朽回忆 陨落万古河川

「长鞭」被命运周旋
看谁定义风光席卷后地覆天翻
跋涉过扑面骨...

是系列曲,正传1-4+外传,写写那些年艾琳发的便当()
归档tag:#Warriors向死而生

【Warriors-一部曲】向死而生·之一

曲:我的爱情无疾而终 - 钟嘉欣
词:苹果

「斑叶」该如何出口关于死亡的预言
才够将每朵星流照彻的存在都发现
今日 在指尖馥郁中渐次辗转到飘散
栖身向天野 终与银河比肩

「银溪」“相爱有多难?”
穷尽余生长梦唤不醒隔阂一段
血脉流淌成溅落尘与火的山岩
长驻在黎明降临前的天边

「黄牙」浆果血色蔓延灼痛烟熏双眼
欢愉与笑靥被满身凌厉哀声吹散
昨日 亲手断送于无名万众的面前
任不朽回忆 陨落万古河川

「长鞭」被命运周旋
看谁定义风光席卷后地覆天翻
跋涉过扑面骨骸携来荆棘冠冕
负千钧灵魂尽倾天真一线

「蓝星」火光划破世界存亡边缘
以承诺同岁月讨个兑换
传说桥段 一步踏进不忘的醒转

「虎星」擦肩的狂恋的竟都太短
痛恨的刻骨的如此不堪
生于外患 死于时代赐予的循环

或许是某晚
万丈暮色悠悠地将泪痕悄归还
而写进相传故事的转身到明天
——谁经过了? 谁照亮前行诗篇?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五章2

上节链接→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ef5569e1
———————————————————————
斑爪抬起头,看到前方的蕨丛颤动起来,一只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猫迈步走到小路上。她厚密的毛发参差支棱,像是已经几个月没有整理过自己了一样,交叉的伤疤横过她宽阔的口鼻。她行走时动作僵硬,如同旧日伤口仍影响着她一般,但她的琥珀色双眼如火一般灼灼发光。

“她在这里干什么?”这只猫瞪着斑爪咆哮道。

“这是斑爪,”蓟掌喵道,“她是和我一起的。斑爪,这是枫荫。”

斑爪看着那只母猫,连话也说不出来。她全身因害怕而发抖,脚掌好似冻在了地上。「只是只猫而已...

上节链接→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ef5569e1
———————————————————————
斑爪抬起头,看到前方的蕨丛颤动起来,一只玳瑁纹与白色相间的猫迈步走到小路上。她厚密的毛发参差支棱,像是已经几个月没有整理过自己了一样,交叉的伤疤横过她宽阔的口鼻。她行走时动作僵硬,如同旧日伤口仍影响着她一般,但她的琥珀色双眼如火一般灼灼发光。

“她在这里干什么?”这只猫瞪着斑爪咆哮道。

“这是斑爪,”蓟掌喵道,“她是和我一起的。斑爪,这是枫荫。”

斑爪看着那只母猫,连话也说不出来。她全身因害怕而发抖,脚掌好似冻在了地上。「只是只猫而已!」她告诉自己。

“她话不多,是吧?”这只邋遢的猫吼道。“很好。”她转身沿路走去,每一步都重重地踩在地上。“快点,你迟到了。”

蓟掌跟在她后面小跑,他尾巴高举,双耳竖起。斑爪终于能挪动自己的脚掌了,她蹒跚着跟在他们后面。如果这是影族,那他们在这里干什么?她腹中翻搅着。难道蓟掌是个叛徒吗?

她前面的猫突然停下,斑爪差点就撞了上去。他们已经来到了一片空地的边缘。空地上覆盖着矮小的草坪,一根崩开且腐烂了一半的树干将空地一分为二。枫荫跳到树干顶端上,动作带着超乎斑爪想象的优雅。

“谁第一个打?”她喊道。她的声音在树林间回响。“快啊,你们这些狐狸心肠的懦夫!”

令斑爪惊愕的事情发生了,猫们开始从蕨丛之中缓缓爬出。大概有五六个,都有着不同的颜色,体型也各有相异。她嗅闻空气,想要通过气味辨别他们,但她能闻到的只有腐朽的木头和湿透的树叶。
枫荫朝蓟掌抽了抽尾巴。“你先来。”她命令道,“犬跃,还有你”

一只瘦骨如柴的黑猫蹑足进入空地的角落。斑爪能看到他的肋骨,她的本能让她想跑开去抓点什么给他吃。但她一直没有嗅到哪怕一处猎物嗅迹。
蓟掌跳上前去迎上那只黑猫。“有什么你想看的指定动作吗,枫荫?”他高声问道。

那只母猫呲了呲牙齿。“那些有用的动作,”她嘶叫道,“别的都不重要。”

蓟掌低下了头。“那是自然。”

斑爪惊讶地眨了眨眼。蓟掌表现得像是个谦虚的学徒一样!这是什么地方?她看到的越多,就越不觉得他们是在影族。犬跃看上去像是只风族猫,从第一印象而言,他身材瘦削,神情饥饿。树干旁坐着一只肯定是河族猫的浅棕色虎斑猫,从她光滑的毛发和丰满的腹部可以看出。这些猫都是武士,这毫无疑问,但他们能在哪儿像这样聚在一起?这肯定不会是四棵树!

希柚砸☜

初心cp我永远喜欢炭毛
炭毛去世那几页我脑子轰鸣着读完的
即使这样在三部曲中叶池在煤爪身上找到炭毛影子的那种复杂情感也让我心颤

初心cp我永远喜欢炭毛
炭毛去世那几页我脑子轰鸣着读完的
即使这样在三部曲中叶池在煤爪身上找到炭毛影子的那种复杂情感也让我心颤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五章 1

上节戳这里→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ef232560

等待太阳西沉的时间从来没有那么漫长过。斑爪不耐烦地扭来动去,看着那橙色的圆盘终于沉入树下。要是她现在就到窝里去会不会显得很奇怪?其他的学徒在玩一种复杂的追逐游戏,内容好像包括绕着树桩转两圈,然后跳过一位在巢穴外享受太阳余晖的长老。

“从我身上下来,你这愚蠢的幼崽!”云雀鸣在柳爪从她后臀上疾跃而过时猛拍着前腿,厉声喝道。

“离我们远点。”咕哝脚咆哮。

柳爪急刹在树桩旁,跳到顶上,胜利地喊道:“我赢了!”

斑爪朝长老们小跑过去。他们的宁静被她那些疯狂的同巢伙伴给打搅了,这让她...

上节戳这里→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ef232560

等待太阳西沉的时间从来没有那么漫长过。斑爪不耐烦地扭来动去,看着那橙色的圆盘终于沉入树下。要是她现在就到窝里去会不会显得很奇怪?其他的学徒在玩一种复杂的追逐游戏,内容好像包括绕着树桩转两圈,然后跳过一位在巢穴外享受太阳余晖的长老。

“从我身上下来,你这愚蠢的幼崽!”云雀鸣在柳爪从她后臀上疾跃而过时猛拍着前腿,厉声喝道。

“离我们远点。”咕哝脚咆哮。

柳爪急刹在树桩旁,跳到顶上,胜利地喊道:“我赢了!”

斑爪朝长老们小跑过去。他们的宁静被她那些疯狂的同巢伙伴给打搅了,这让她很同情。“别担心,他们很快就会回巢穴里去了。”她喵道。她舔舐着咕哝脚肩膀上的一丛蓬乱的毛发,竭力不让自己被他身上的霉味熏得皱起鼻子来。

她抬起头来,发现鹅羽正用他那带着黏液的蓝色双眼盯着她。“走近一点”。他沙哑着声音说道。斑爪慢慢朝他靠近了一些,而老猫则一直凝视着她。“我知道你是谁,”他咕哝道,“你就是那个爱到犯蠢的家伙。”

斑爪眨眨眼。“你是什么意思?”

鹅羽转过身去,蠕动想着在坚硬的地面上找个更舒服的地方。“你的心是盲目的,斑爪。”他低声说道,声音小得她几乎要听不见了。“那是个你永远学不到的教训。”

“你在说些什么?什么教训?”斑爪尖声问道,她感到体内升起一阵恐慌。

鹅羽发出有气无力的鼾声,斑爪抵抗着把他戳醒的欲望。

“别管他,小家伙。”咕哝脚粗声粗气地说道,“半数的时间里,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从几个月前开始,我们就大都不再听他说话了。”

斑爪扭了扭耳朵。鹅羽仍然是一位巫医。他知道那些普通的猫无法想象的事情。星族给他送去了一个关于她的讯息吗?

温暖的呼吸挠过她的后颈,令她跳了起来。“你看着很困,”一个熟悉的声音低低地说道,“你不觉得自己该往窝里走了吗?”

斑爪抬起头,对上了蓟掌温暖的琥珀色双眼。“我正要去。”她低声说道。

斑爪朝学徒巢穴走去,等着有哪只猫来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就进窝了。但当她从枝条间穿进阴暗宁静的巢穴里时,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她。她蜷缩进自己的窝里,将鼻子塞到尾巴下面。她的心砰砰直跳,感觉不到丝毫睡意,但她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缓慢而均匀地呼吸,放空脑海,任由它被一道道绿色与黑色填满,还有那柔软的淡灰色……

一声尖锐的咔嚓响起,好像有谁踩到了一根树枝一样。斑爪四顾周围,她意识到自己对于身在何方毫无所知,感到一瞬间的惊惧。她被巨大的树干包围,它们的顶端迷失在飘动的雾气里。时值夜晚,繁星被掩藏在枝条后,但林中却有奇怪的灰色光线,似乎是来自那些长在树上和半死不活的绵软蕨丛下的蕈菌。空气闻起来有潮湿土地和腐烂木头的气息。

急速的脚掌踏地声响起,蓟掌从灌木丛中跃出来,皮毛在雾气下变得光滑。“你做到了!”

斑爪欣慰地眨了眨眼。她探身靠近,想嗅闻他的气味,但不知怎的,他闻起来什么味道都没有——地面和菌类的腐臭味太强烈了。“我是在做梦吗?”她低声问道。

“”哦不。”蓟掌喵道。他的双眼闪着光,毛发在紧张之下支棱开来。“这是真实的。跟着我!”

他旋过身,沿着树木间一条狭窄的小道奔跃而去。斑爪跟在他背后猛跑,竭力不在湿冷的地面上打滑。有什么湿黏的东西从她的掌垫间渗出来,她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停一停把那玩意儿舔掉。但蓟掌继续奔跑着,于是她也只能收紧后臀,继续向前。树木在两边若隐若现,阴暗而有些可怖,就像他们在用无法察觉的眼睛看着斑爪一样。这是哪里?这不是雷族领地内的任何地方,她很清楚这一点。他们是不是跨越了边界进入影族了?

一截树根绊住了斑爪的脚,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帮帮我!”她喘着气喊道。

蓟掌立刻就来到她身旁,用鼻子推着她,帮她站住脚。

“我害怕,”斑爪承认道,“这里太黑了,而且很安静”

“和我在一起你很安全,我保证。”蓟掌低语道。他短暂地将口鼻放在她的头顶上,然后又移开了。“来吧,我想让你见见一些猫。”

——————————————————
怎样的直男才会在说出“如果你要证明你对我多重要,那今晚就跟我出去一个地方”这样的话以后带妹子来这里?嗯???你们俩是因为忘记带身份证了吗?

狼羽

【翻译】《斑叶的心声》第四章 5

上节戳这里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ee83d58e

“真的吗?”斑爪感觉自己的心翻腾着。我一定是在做梦!

“当然是真的。”蓟掌严肃地点头。“看看你周围吧。你信仰星族,对吗?我们被预言包围了,这些预言都在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在一起。”

斑爪凝视着他。“你……你确定?”

蓟掌用尾巴指点着。“看那两片云,靠在一起。还有那些飞过树林的乌鸦——它们有多少只呢?没错,两只!往下看,就在河边,你看到那两块深色的石头了吗?我们注定要相伴,斑爪。这是星族说的。”他瞥眼看她,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淘气的光。

斑爪用脚掌轻打了他一下。“别开玩笑!预言是很严...

上节戳这里http://langyu365.lofter.com/post/1ee93c5f_ee83d58e

“真的吗?”斑爪感觉自己的心翻腾着。我一定是在做梦!

“当然是真的。”蓟掌严肃地点头。“看看你周围吧。你信仰星族,对吗?我们被预言包围了,这些预言都在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在一起。”

斑爪凝视着他。“你……你确定?”

蓟掌用尾巴指点着。“看那两片云,靠在一起。还有那些飞过树林的乌鸦——它们有多少只呢?没错,两只!往下看,就在河边,你看到那两块深色的石头了吗?我们注定要相伴,斑爪。这是星族说的。”他瞥眼看她,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淘气的光。

斑爪用脚掌轻打了他一下。“别开玩笑!预言是很严肃的。我不觉得羽须也会这么看待这些东西。”

“啊,羽须!我们那全知全能的巫医!”蓟掌的提高了语调。“我们可不想和他闹矛盾,对吧?”

“你是什么意思?我觉得羽须做了很值得尊敬的事情,他将自己的生命奉献出来服务族群。他知道的事情很多,但他从来不表现得像是比我们都厉害一样。我想象不出能有更优秀的巫医了!”

蓟掌竖起毛发。“你听上去像是喜欢他胜过我一样!要是他那么了不得,你怎么不去巫医巢穴里晃荡上几个月?”

“别这么鼠脑袋!”斑爪强迫自己的毛发放平,将尾巴放在蓟掌的侧腹上。“我想和你在一起。”

蓟掌的琥珀色双眼中灼灼的目光投入她的眸中。“证明这一点。”他低声说。

斑爪眨了眨眼。“你说是什么意思?”

“证明我对你有多么重要。今晚和我一起。”

“去哪儿?我们要越过边界吗?”

蓟掌将尾巴弯了过来。“你会知道的。像平常一样到你的窝里去,我会来找你的。别告诉任何猫你会和我待在一起。你相信我吗?”

“当然。”斑爪喵道。

“那你就什么都不用怕。”这位武士从岩石上跳下去,消失在蕨丛中,只留下一些摇晃的蕨叶显示出他从哪里走过。

斑爪坐回后腿上。以星族的名义,蓟掌到底是打算带她去哪儿?

——————————————————

羽须:你厉害,你niu逼,你来替我当巫医!?
请期待下一节,直男蓟掌精彩表演凭本事单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