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斗争

384浏览    29参与
无用良品
你那么憎恨那些人,跟他们斗了那...

你那么憎恨那些人,跟他们斗了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作为代价。

——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你那么憎恨那些人,跟他们斗了那么久,最终却变得和他们一样,人世间没有任何理想值得以这样的沉沦作为代价。

——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追梦媛儿

你那么努力为什么不能提拔

有许多人他们精于专业技术,并且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许多年。他们努力奋斗,志向远大,但是即使是专业精英也不能被提拔,这是为什么呢?

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are competent for their professional skills, and have devoted so many years worth of hard work on their current positions.They are strinous and hard working,ambitious and competetive, but why couldn't they still...

有许多人他们精于专业技术,并且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许多年。他们努力奋斗,志向远大,但是即使是专业精英也不能被提拔,这是为什么呢?

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are competent for their professional skills, and have devoted so many years worth of hard work on their current positions.They are strinous and hard working,ambitious and competetive, but why couldn't they still be elevated even they are the most proficient talents in this field?

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总是与同事搞窝里斗。是的,他们是追求事业上的卓越,想在职场上出人头地。所以他们认为除了自己在技术上的努力之外,还应该打败别人。所以他们费尽各种心计来攻击对手,企图让对方垮台。但是恰恰是这些行为阻挡了他们的攀升之路,为什么?

One of the reasons is that they are inclined to commit internal struggle with their collegues.yes, they are chasing after standingout in their career, wanting to be superior to others in the occupational status.So they think except their own endeavoring in studying and sharping their abilities in their skills, they have to beat others.So they try theri best to implement plots to bring their rivals down.But just these deeds block their own way of climbing up.Why?

(1)他们没有大局眼光。他们思想狭隘,仅仅局限于自己的成功,无视公司的损失。你要知道,多少能量和效率都在内斗中浪费掉。

(1)They don't have the large-scale horizon.They are narrow-minded, only focusing on their personal success , regardless of the loss of their struggles bring to the company.You know, so much of energy and effection has been wasted during the internal friction.

(2)他们没有高的道德素质。他们采用卑鄙的手段攻击别人,恰恰向热门展示了思想上的污点。他们英明的领导会对他们的行为感到震惊,从而防着他们,如果有一天把他们提到跟自己接近的位置上来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对我?如果被整的人是他们的同学或老乡,那效果足够骇人听闻,尤其是对他们的领导。

(2)They don't have high ethical qualities.When they attack their rivals with mean manners, just showing to people their dark blemishes in their mind.Their wise leader will feel shocked by their deeds, defending them that one day they will try the same way to attack their benefectors if their position has been elevated to near to each other.If the targeted victims are their old classmates or fellow-townsman, the effect will be aghasted, especially to their leader.

(3)他们不懂得斗争的智慧。最精明睿智的斗争方法就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当别人在显示他们负面的时候,你变的越来越善良忍让,闪现着人性的光辉,那么他们的负面形象只能衬托出你的高大。

(3)They don't know the wisdom of fighting.The most shrewd method of fighting is to stand on the highest point of the morality and behave yourself with your perfect aspects.When others are showing their dark manners, you are more and more kind and courteous and shining with humane glory, your great image will be foiled by contrary with their black images.

(4)他们没有长远眼光。在办公室里你最好不要跟任何人建立对立关系,即便是某些人才可以成为你的对手,你也不要与他成为敌人。因为一旦斗争的结果是他最终成功,你将会在他的管理之下,有一天他会决定你的命运。如果到那时候你再努力跟他建立友好关系,恐怕确实要费很大的麻烦。

(4)They don't have far sight.You know. you'd better not establish antarganistic relations with anyone.Even somebody could be your rival, with the competitive talents, you shouldn't make enemies with him. Because if the end of your struggle turns out to be his triump,you will be under his management.So the wise staffes in the office are going to smile to everyone, especially those talented.One day they will manuvier your destity.And if you surrender to them and want to make friends with him at that time, I'm afraid it will at least need lots of troubles.

最后,有一个职场寓言。曼陀罗花是一种美丽的花,但是它有一个坏毛病,就是不管在哪里生长,都会分泌毒液杀死周围的其他花草,所以无论哪个花园它都不受欢迎,即便有时允许生长,也决不允许它做大。倒是那些平凡的小花小草在每个地方都不可或缺。所以如果你在单位里压制其他员工,并有明显的攻击行为,那么你很难得到机会进入管理阶层,因为一旦你拥有权力,你将会压制更多的人。

At last, there is a occupational fable.Mandragora is a beautiful flower, but it has a bad character.Whenever it is planted, it will secrete toxins to kill other plants around it.So in every garden,it is not welcomed by the gardener.Even sometimes it is allowed to grow there, but couldn't get any chance of becoming prosperous.But those ordinary small plants are indispensable in every place.So if you always oppress other talents in your company, showing apparently antagnistic behaviors towards your imagined rivals, you will not get the opportunities to be a management staff, for once you get the power, you will oppress more staffes.


无用良品

一旦斗争的势头已成,就很难制止住,大家会自动化地朝那个方向发展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 士人风骨零落成泥碾作尘 


节选2


一旦斗争的势头已成,就很难制止住,大家会自动化地朝那个方向发展。 

我们这一代人不太能理解当年那些在今天看来属于学术大师、思想巨星的人,为什么在1949年后变得没有风骨,会写出那么幼稚的政治奉承话,甚至互相揭发和批判。我们觉得很不可思议,于是对他们的表现和行为发出道德谴责,说中国文人就是没腰骨。

……这本书用语精简,没有太多大背景、大环境、大脉络的分析,对事件的来龙去脉也着墨不多,很考验读者对那个时代的熟悉程度。 


本书开篇第一号人物是俞平伯,他本来是出了...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 士人风骨零落成泥碾作尘 


节选2


一旦斗争的势头已成,就很难制止住,大家会自动化地朝那个方向发展。 

我们这一代人不太能理解当年那些在今天看来属于学术大师、思想巨星的人,为什么在1949年后变得没有风骨,会写出那么幼稚的政治奉承话,甚至互相揭发和批判。我们觉得很不可思议,于是对他们的表现和行为发出道德谴责,说中国文人就是没腰骨。

……这本书用语精简,没有太多大背景、大环境、大脉络的分析,对事件的来龙去脉也着墨不多,很考验读者对那个时代的熟悉程度。 


本书开篇第一号人物是俞平伯,他本来是出了名的自由散漫者。他起初很困惑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会被批判得那么猛,后来慢慢学会自我检讨,说是“由于自己没有认识到马列主义理论的重要性,没有根据马列主义的文艺理论去研究文艺作品,因此在文学研究上落后于政治上的进步,资产阶级学术观点在思想上还占统治地位,解放几年来还继续用索隐的精神、考证的面貌来研究学问”。很多人觉得他有进步,他便再接再厉想要整理研究杜甫和李白的诗,而他所在的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甚至打算用集体讨论、分工合作的流行方式来帮助他提高思想水平。他本人也承认思想改造的艰苦程度,说这里好像通了,那里又碰壁,放弃自己的观点确实不容易。

文学所d总支反复强调说:“在学术批判中对自己没有什么损失,丢掉的只是虚假的名誉,而得到的是马列主义。”向来寡言的俞平伯在大批判后也变得爱唠叨,说得条理格外分明,竭力靠近政治主题,说话时的态度诚恳而又老实。 


当时跟俞平伯同样老实的学者还有很多,比如一代史学宗师陈垣后来也学会了反省,开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20世纪50年代初,陈垣报名参加西南土地改革运动,所见所闻改变了他的一些学术思路。他在四川巴县乡间应邀参加了斗争地主大会,后来在当地干部的陪同下到处走访,发现地主在村中所立的碑碣与斗争大会上所听到的残酷剥削农民的事实不符,过去他可能会觉得大会上说的那些东西是一种政治虚构,此时却想到自己所研究的金石碑文为什么很少记载劳动人民被压迫的情况,便对以往“闭门治学”所依据的考证材料产生了怀疑。

不久后,北京师范大学d-委欣喜地向市-委汇报说,陈垣已对几十年来考据研究中缺乏阶级观点进行了初步批判。 


新中国成立初期,钟-共 在高校知识分子问题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思考是如何重新安放他们。当时很多人像陈垣一样在民国时期已是著名大学者,而且承担着学校的行政工作,做到教务长、校长级别的大有人在。新中国成立后整个高等教育体制变了,改由d-来领导,现在设有d-委.组织部,权力该如何重新分配和平衡呢?其间会不会出现一些问题和摩擦呢?我们在这本书中看到一些很有趣的现象,比如校长到底是干吗的,校d-委到底应该管什么。 


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在北大当校长时,想在北大学报发表文章却遭退稿,学校委派新的系主任而他事先并不知情,所有事情都由d-委管着。

d-委本来应该只管政治思想,却连教学事务、学术研究都管,这不是外行领导内行吗?然而,当时认为中国学术界残存封建余孽和资产阶级余毒,那些余孽应该好好被改造甚至被斗倒,起码不要把他们看得太神圣。

1958年,马寅初去看望参与修建十三陵水库的北大师生时,有些学生看见校长来了很高兴,说要“向马老学习,做马老好学生”。校d-委看见觉得很不妙,向市里汇报说学生对旧专家、老教授很迷信,这些老学者思想上还在毒化新一代年轻人。当时年轻人把老学者捧得太大牌是不行的,要培养出不用太瞧得起他们的气派来。 

在校d-委外行的瞎指挥下,有的校长像马寅初那样干脆什么事都不管,主动撒手站一边去,有的则像陈垣那样表现出一副很乖很顺从的样子。

1962年形势有所缓和时,北大副校长周培源几次恼怒地提及当年大批判令人伤心的往事,说当时居然用一些哲学概念来批判量子力学,这个运动有些地方做得太急躁、简单甚至粗暴。与那些因为政治不过关而什么实事都不用干的校领导不同,周培源当时是中国头号物理学家、流体力学第一人,由于他在国际上太大牌了,便作为中国科技界的形象代言人承担了很多任务,到处跑到处飞,一年有好几个月在国外出访。周培源是一个学者,一天到晚被迫忙着应付国家的政治托付,没工夫好好做学问,觉得自己跟不上国际前沿,为此非常忧心,主动辞去一些校外兼职和社会活动。 

当时学者所处的环境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出卖行为似乎不能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批斗大会上鼓动被批判对象的朋友、同事、学生站出来揭发隐私,这在今天看来很不像话,怎么能把私下聊天的东西公开拿出来作为“罪证”呢?然而,这在当时是被鼓励的,被认为是正当的。很奇怪的是,揭发完别人隐私的人居然舒服了,觉得大家用掌声鼓励我,赞赏我做了正确的事情,又对我温暖了。有位北大化学系教授揭发完同事傅鹰,在会上感慨道:“历史上没有一个朝代像共产党这样关怀知识分子。”这种感慨当时恐怕发自真心吧。 

傅鹰是谁呢?1950年从美国赶回来参与祖国建设的知名化学专家,1957年被m“钦定”为“中右标兵”。所谓“中右”,就是中间亲右,还没被划入右派。当时划右派的标准以傅鹰的言论为标线,超过他的程度就是右派分子。被树为“中右标兵”其实保护了傅鹰,当时很多人没有他右却被划成右派,上头似乎不想大搞他。

为什么他后来也被斗得很惨呢?原来是化学系d-总支认定他是没戴帽子的右派,一次又一次地不顾上头的意见,硬要把他树为负面典型。

北大d-委的证据之一是有学生说我们“奋斗一生,学到傅鹰先生的十分之一就很好了”,由此认为傅鹰迷惑了学生,让学生中了毒,认为他是不可超越的学术权威。后来学校调整专业发展方向时,未详加考虑就断然取消傅鹰领导的胶体化学教研室,后经上级过问才恢复。这种情况在当时十分常见。 

当时北大让一批学有所成的老教授和一些青年师生分别编写讲义,比比看谁写得好,意在比垮和搞臭旧式教授。比如,参与编写《红色化学热力学》的学生说:“苦战一夜,写出大纲。”傅鹰大为惊异,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一夜搞出来不容易。”学生们第二天嚷嚷说大纲胜利写出来了,批判傅鹰高傲轻视的态度,说这是两条道路斗争的体现。事实上,大纲是某助教一个月前就写出来的,当晚只是做了一些修改和补充。

值得一提的是,并没有一门学问叫红色化学热力学,“红色”指的是正治色彩,即按照红色观点来编写化学热力学讲义。 

当年有些学者慨叹学生不学无术,不知道怎么教才好。北大中文系教授王瑶说:“学生社会活动多,学得不好;脱离正治的,学得好,因此就规定打‘表现分’。考试前同学先要复习提纲,然后又要指明重点,有了重点,又要求先生讲出简明扼要的答案。我们不敢出偏题,出个题目是重点而又重点,又都是理论化。”因此学生的考试成绩总是很好,可他们学了半天文学史,居然不知道律诗是八句! 

王瑶痛心地说:“过去先生可以毫无顾忌地对学生谈自己的体会,现在要我与学生个别接触,就存在戒备,说不定那一次接触,他说你给他散布了资产阶级影响,要来批判你。两个人的谈话又无从查对,反正学生总是对的,你只有检讨权,没有解释权,而且是越解释越糟糕。原来是三篇文章批判你,一解释就会有三十篇。有的学生会上批判你,会后又来向你解释,说是因为有了压力才批判的。” 


蔡旭人称“学堂小麦王”,看到报纸上登载小麦亩产3530斤,觉得很不可信。“在搞丰产田制定指标和措施时,催促报小麦丰产田指标,蔡旭起初只提每亩750斤,后来参观了外面大跃进火热场面,回来后只是提高到1000斤。再让报第二年指标,蔡旭只肯提每亩1600斤,再不肯往上提了。后来中国农业科学院公开向他挑战亩产8000斤,他吓了一跳,无奈之下被迫应战,只好跟着说搞8100斤,仅仅比别人多100斤,这让校方大为不快,在d-总支的再三逼迫下又涨到8500斤。紧接着青年教师出马高喊要搞万斤,目标直指名教授。蔡旭万般棘手,也只能极为勉强、配合式地表态说也要搞万斤。”这类荒谬的故事我们听过很多。 


这本书提出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当年很多正治运动中,上头有时想收一收,但就是收不住。中样说不要搞得太过分,校d-委书记偏要大搞,有时校d-委书记说别把那个人斗得太惨了,但系总支负责人硬是要把那个人搞垮。这说明一旦斗争的势头已成,就很难制止住,大家会自动化地朝那个方向发展。当年很多知识分子就是在这种自动化的斗争环境中被改造成功的。 

皮皮善的金刚腿

忆南惠【序】

    呵呵,忽然感觉这文很**。总之就是乱编啦
   『梦国有南后,怜国有惠后,常国有易后。
没错,这是个女人之间的斗争,南后温柔贤惠,甜美可人,深得人心。惠后冰雪聪明,擅琴棋书画。易后精通诸国兵法,懂得刺绣烹茶,工艺与园艺。(你们比较喜欢那个嘞)』
好吧好吧,就这样,园找我了。嘻嘻,拜拜。

    呵呵,忽然感觉这文很**。总之就是乱编啦
   『梦国有南后,怜国有惠后,常国有易后。
没错,这是个女人之间的斗争,南后温柔贤惠,甜美可人,深得人心。惠后冰雪聪明,擅琴棋书画。易后精通诸国兵法,懂得刺绣烹茶,工艺与园艺。(你们比较喜欢那个嘞)』
好吧好吧,就这样,园找我了。嘻嘻,拜拜。

安蕴·

黄金时代

      注:本文参加了某项比赛,作者就是本人。


      有诗云:在广袤的晴空下,穿过寒夜的明星,再怎么明亮,也都看不到了/但等他们再走到夜的帷幕下,笼于漆黑时,才显出从未改变的灿烂/你觉得这个世界很痛苦?我反觉得这样才美丽/这就像——假如你是一颗星,你对黑暗的期待。

      清晨起床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站到阳台的窗前,向外眺望。这时,十多年来几千次我站在阳台窗前的记忆就会一齐涌入我的脑...

      注:本文参加了某项比赛,作者就是本人。


      有诗云:在广袤的晴空下,穿过寒夜的明星,再怎么明亮,也都看不到了/但等他们再走到夜的帷幕下,笼于漆黑时,才显出从未改变的灿烂/你觉得这个世界很痛苦?我反觉得这样才美丽/这就像——假如你是一颗星,你对黑暗的期待。

      清晨起床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站到阳台的窗前,向外眺望。这时,十多年来几千次我站在阳台窗前的记忆就会一齐涌入我的脑海。

      我想起我数年前的陈旧梦想,它早已被抛弃。梦想与理想不同,理想是可以实现的,而梦想是梦。站在阳台的窗前眺望雾冬中朦胧的城市,人自然会感到悲伤,进而自然地想到自己的梦想。数年前的我就是这样在感伤中有了自己的梦想。那个梦想模糊而简单:世界和平。所有人都性情温和而坚忍,他们所处的世界同他们一样温和而坚忍,人人温饱,世上再无冲突。

      那时的我认为,这真是一个极好的梦想,毕竟梦想不论现实与否。那以后,我在时过境迁中成长。

      某天,我又一次站在阳台的窗前,又一次眺望雾冬中朦胧的城市,又一次回味自己那极好的梦想。这时我才发现,那其实是个木乃伊,皮肤如同新肌,里面塞的却不是人肉;也像某些人的良心,不中用。因为假如人生活在那样的世界里——为什么人要生活在那样的世界里?人人温和而坚忍,其实根本毫无生机。

      于是,在那样一个清晨,我一边眺望雾冬中朦胧的城市,一边丧失掉了自己的梦想。然后“梦想”这个位置空了出来,直到现在。

      在思考与逆境中生存的人是人;如果没有逆境,没有思考,那人就不是人,而是地上盘踞着的泥土,生长在泥土上的泥土。生长在泥土上的泥土,经受着思考与逆境的,是黄金。对于这些泥土而言,这一时期就是他的“黄金时代”。黄金时代过去了之后,他又变成泥土,在泥土上生长着的泥土,曾成为过黄金的、在泥土上生长着的泥土。

      所以说,逆境当然不愧为人生的宝藏!倒不如反过来,说人生是逆境的宝藏更合适。

      斗争与生命是一致的,生命就是斗争,斗争就是生命。什么是斗争?如果某一活物,它的行动可以由多种算法预测,那么就说此物的“活”不具有斗争性。像这样的活物,它完全可以由一个机器先生代替,因此它的“活”是不具生命意义的。反之亦是。如此,一位塑料骰子是有生命的,而一只日出而朝、日落而夕的市侩没有。

      这天清晨,我站在阳台的窗前,眺望雾冬中朦胧的城市。回忆过我的梦想历程后,我将右手贴上披着一层水雾的窗户。霎时,那几千次站在阳台窗前的记忆从我的脑海中一齐倾泻而出,洒了一地。那一刻五感融为一体——冷,刺骨的冷!但我拒绝将贴在窗上的手放开。我想,手贴在窗户上,冷,但不放开,这就是一种斗争、是一种生命,而生命是美的,所以把手贴在窗户上而不放开,我也是美的。我希望自己变得更美,于是我接着将左手也贴上窗户,冷;然后我再将左半边的脸贴上窗户,冷。

      与雾冬的冷斗争了须臾,我发觉时间一长我的手和脸可能会冻在窗户上,不好再取下来,便立即将它们拔了回来。房里的温度让那些部位感到炙热。抚摩着自己的左半边脸颊,我又觉得我的斗争是年轻人的斗争,怀疑年老的自己是否还能斗争——也许还未年老,我就会停止斗争了。停止斗争的时候,就是停止生命的时候,之后我就成了生长在泥土上的泥土。我又觉得那倒未必,因为确实有一些斗争着的老人,也有一些没有斗争着的年轻人。这就像死物不一定没有生命,比如一位骰子;同样,活物也不一定有生命,比如一只日出而朝、日落而夕的市侩。

      我的斗争不应该只是将手和脸贴在窗上,与雾冬的冷的斗争,那是精神有病。可除了精神有病,我还能作些什么斗争呢?问这个问题的人(我)大概是个傻瓜。如果你没有身处逆境,难道斗争就要停止?是你将自己的手和脸贴在了窗户上,而不是窗户飞到了你的脸上。况且世上不只有你的斗争,还有别人的斗争,还有别人的逆境。来到黄金时代的方法,不只是等待着它的降临,还可以去创造它。

      所以说,逆境的确就像人生的宝藏!人应该像寻找宝藏一样寻找逆境,而不是等待。

      在另一个雾冬中的某天清晨,我站在阳台上的窗前,眺望。窗上冰冷的一触会带回我今天的记忆,以及那些文字:在广袤的晴空下,穿过寒夜的明星,再怎么明亮,也都看不到了/但等他们再走到夜的帷幕下,笼于漆黑时,才显出从未改变的灿烂/你觉得这个世界很痛苦?我反觉得这样才美丽/这就像——假如你是一颗星,你对黑暗的期待。

      你可能觉得我所说的很荒诞,也可能觉得我的思想很荒芜,甚至可能觉得我这个人滑稽得可笑。但当我听到笑声时,我知道,我的黄金时代要来了,我将要在逆境中陷入斗争,这些斗争有非自我的斗争,当然还有自我的斗争。

      逆境总是宝贵的,斗争、以及生命总是美的。当这一切都过去后,黄金时代,总是难忘的。


Unicorn's Whisper.
每天都有无数次对生活起了杀心,...

每天都有无数次对生活起了杀心,可手无寸铁,总会陷入对峙的僵局。人人都可以成为他人的军师,可进退输赢,又无人与共。说到底啊,人生只是一个人的挣扎,一个人的战斗。
by 大将军郭

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人跟意志力的斗争。
Never stop.

每天都有无数次对生活起了杀心,可手无寸铁,总会陷入对峙的僵局。人人都可以成为他人的军师,可进退输赢,又无人与共。说到底啊,人生只是一个人的挣扎,一个人的战斗。
by 大将军郭


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人跟意志力的斗争。
Never stop.

廖♛林霖

青馆沉【一】序章

  说明:

本文为长篇,巨坑x3(重要的事情三遍)。不定期更文。

原设是同人文衍生,写着玩的东西,后来觉得当作原创来写更有趣些。定义是古风,我会想哪写哪。所以第二章会在第十章写完之后再写。就是纯粹自己写的开心。如果可以也希望你们写完。

人设会谁着文章增加而一一放出,人设本身就是带有一定的剧透,请见谅。当然可以选择不看=w=

六国风光她早已耳闻目睹都有领略,但唯独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下雪时的场景。也不是说没见过,从前她只见过晨起的积雪和正午化雪的场景,今天是第一次。一片一片的就似柳絮一般,随风吹散,落在粗麻布的衣服上就化了。她伸出冻的发紫已经冻伤的右手掌心接住一片雪花,趁...

  说明:

本文为长篇,巨坑x3(重要的事情三遍)。不定期更文。

原设是同人文衍生,写着玩的东西,后来觉得当作原创来写更有趣些。定义是古风,我会想哪写哪。所以第二章会在第十章写完之后再写。就是纯粹自己写的开心。如果可以也希望你们写完。

人设会谁着文章增加而一一放出,人设本身就是带有一定的剧透,请见谅。当然可以选择不看=w=

六国风光她早已耳闻目睹都有领略,但唯独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下雪时的场景。也不是说没见过,从前她只见过晨起的积雪和正午化雪的场景,今天是第一次。一片一片的就似柳絮一般,随风吹散,落在粗麻布的衣服上就化了。她伸出冻的发紫已经冻伤的右手掌心接住一片雪花,趁还未融化之际认真观察了一番。这是她见过最美的东西。那一年,她七岁。正是小姑娘最青涩可爱的年纪,可是她却经历了很多磨难。

"南瑾,我是你的父亲。"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他说的第一句话。

"母亲说过,我的父亲早就死了。"她稚嫩的童声却如此伤人,苏旬有些语塞,不知该怎么应对面前这个酷似男孩一般的女孩儿。如今解释不是不解释也不是。当年他和南瑾的母亲南禾汐情投意合,却无奈有情人不能成眷属,天意弄人?苏旬自己也说不清个真假来,他对禾汐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只是可怜和被迫罢了,如今她的母亲都已作了古......

他好再说些什么呢。当初和南禾汐在一起本就是看重她家的门第出身而已,她的姐姐南木嬛是皇后,禾汐虽说是庶出的女儿却也颇得父亲南司的疼爱和姐姐的庇护,怎么也算是个世家大小姐。如今却和女儿躲在这偏僻的山林中。南瑾是他的私生女又怎么能生活在大道寺家里呢?当初得知禾汐有了身孕的时候老爷子震怒,愣是偏房怎么劝也劝不回来。这些年来他也一直关注着禾汐母女二人,怕给他添出什么事端来。最怕不过郁子咽不下这口气跑去他家府邸带着女儿闹上一闹,幸在这大道寺郁子懂事又明事理。这几年也是没事就来此处跑,算是给她个安慰吧。他每每都会选在南瑾不在家里时来访,也难怪她用那么生冷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咳了几声,招呼着南瑾过来。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可怕,随即他抱起女儿往自己膝上一带,好生瞧了瞧几眼。不得不说,这丫头要像他多几分,小小年纪就英气不凡,若是男儿身定能成就一番大事必成大器。可惜,身为女儿,还是像禾汐一般平平静静,至柔至美的好。她那双眼睛极其像她的母亲也有些他长子的影子。"南瑾,从今起你就不在姓南了。" 
"为什么?"南瑾有些奇怪"母亲说,我就该姓南啊" 
赤井立旬叹了口气:"这样是不成规矩的,你母亲说的不为准。" 
"哦。"南瑾乖巧的点了点头。 
"和父亲回家好吗?"苏旬的嫡妻安氏早就知道了南禾汐的存在,她也算是大度贤惠的好内助,这几年也是帮着他料理家事,对此事也毫无怨言。这下让苏旬更加觉得自己对妻子多有愧疚了。 
对于南瑾而言,那时候她对于家的感觉还很模糊。她和母亲常常四处流浪,直到去年才安置于这座山上,她也随之上了附近的学堂院,但却是整天厮混度日,不过成绩功课都不曾落下。母亲虽说她是女孩儿该有女孩的样子却也希望她可以活的不那么累,不走自己走过的路才好,希望她懂些知识,好不受些欺负。南瑾虽调皮顽劣却也听母亲的话,牢牢记下了。所以功课也不是很差。曾经郁子教过南瑾些音律和舞技,无奈她反倒对刀枪感兴趣。苏旬也听禾汐说些牢骚,多都是和女儿有关。 
“好。”她应付似得回声。 
"等过会到家后一定要懂事,见到比自己年长的一定要叫人。"苏旬牵着南瑾的手"若是见到穿素色黑留绣裙的女人记得叫声母亲。" 
"叫那个人母亲,可禾汐也是母亲啊。"南瑾不解,一个人不是只有一个母亲的吗? 
"她疼你,理是该叫声母亲。" 
"可是我都没见过的人怎么知道她疼我?" 
小孩子的问题总是这样多,苏旬皱皱眉"难道教你师傅先生没和你说过这些知识吗?" 
"师傅常说,家务是自己的事情。"南瑾认真的说道"他说得自己解决,就像阿木的父亲娶了一个比她母亲漂亮的女人,可师傅又有什么办法不让阿木的父亲娶那个女人呢?" 
"倒也有理。"她是个颇为聪明的孩子,他露出难得的笑容,有几分欣赏的意味。山下的轿子早已停滞多时,小厮们等着主子回来的空隙到处溜达了几圈,苏旬也没有责怪他们。他撑出手抱起南瑾,故作宠溺似得拍了拍她的头。 
"我们要回家了。"  

taodax
小白猫勇斗(我的)白宝宝

小白猫勇斗(我的)白宝宝

小白猫勇斗(我的)白宝宝

FAN
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要与胆小和怕麻...

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要与胆小和怕麻烦做斗争了

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要与胆小和怕麻烦做斗争了

Shall We Talk ...

84 | 巧合。 

你知道吗,有超过33个土著部落相信,灵魂就寄居在下段消化道里,但奇特的是,这些部落完成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是巧合吗?

这些毫不相干的人为什么会得出同一理论? 

为什么这些完全没有交集的部落会对某一事物具有相同的认识?

是否说明人类对所有事物的认识其实都会趋于共同的想法,达到世界大同的理想状态? 

为什么灵魂会寄居在下段消化道里?

是怎样的观察让这些素不认识的部落有着相同的理论? 

为什么不是一般的想法--灵魂在大脑的某处,而是不约而同认定在一个身体的某处?这样的概率简直是不可能事件,因为这个概率不是在固有的...

84 | 巧合。 

你知道吗,有超过33个土著部落相信,灵魂就寄居在下段消化道里,但奇特的是,这些部落完成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是巧合吗?

这些毫不相干的人为什么会得出同一理论? 

为什么这些完全没有交集的部落会对某一事物具有相同的认识?

是否说明人类对所有事物的认识其实都会趋于共同的想法,达到世界大同的理想状态? 

为什么灵魂会寄居在下段消化道里?

是怎样的观察让这些素不认识的部落有着相同的理论? 

为什么不是一般的想法--灵魂在大脑的某处,而是不约而同认定在一个身体的某处?这样的概率简直是不可能事件,因为这个概率不是在固有的结果中选择,而是在多变量无结果的状态下不约而同选择到相同的观点。 

其实我们是如此的相像,那为何彼此之间存在无止境的斗争!


Mars Opinion

那些血淋淋的

世事多变,眼看着掉到嘴边的馅饼,忽然长出白花花的小翅膀,扑哧扑哧飞跑了。心里晃一晃,摇一摇,小石子丢湖里,水波漾开一圈,几秒钟也就静了下来。仔细想想,并不是修为高,仅仅是被不确定性折腾惯了,惯了也就抗折腾了。

晚上听朋友讲自己公司的事情,说的都是上不来台面,杂志上也没法写的部分。血淋淋的那些事情,睡不着,争和让,一种说法,两种说法,捅刀子,被自己人捅⋯⋯自己的事情,最终还是要自己一个人面对和处理。再难的坎,最终也能在饭桌上笑着说。



世事多变,眼看着掉到嘴边的馅饼,忽然长出白花花的小翅膀,扑哧扑哧飞跑了。心里晃一晃,摇一摇,小石子丢湖里,水波漾开一圈,几秒钟也就静了下来。仔细想想,并不是修为高,仅仅是被不确定性折腾惯了,惯了也就抗折腾了。

晚上听朋友讲自己公司的事情,说的都是上不来台面,杂志上也没法写的部分。血淋淋的那些事情,睡不着,争和让,一种说法,两种说法,捅刀子,被自己人捅⋯⋯自己的事情,最终还是要自己一个人面对和处理。再难的坎,最终也能在饭桌上笑着说。

菠萝印象

菠萝印象

百度名片


菠萝印象(BLYX), 广州德弗士商贸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大自主服饰品牌,主打游戏、动漫等网络个性化服饰,以更具创意的手法诠释了网络个性文化的时代气息,每一款产品都独特设计,


dota英雄插画欣赏(10张)张扬个性。品牌自创立之初即以其个性化服务理念,广受广大青少年乃至青年朋友们的喜爱,经过常年运作与发展,不只在品质与创新方面建立了良好口碑,更赢得顾客的高度信赖。目前品牌零售顾客遍及全国29个省、300多个县市,并成为各城市个性化服饰零售商的稳定供应商,产品同时远销海外,发展前景可观。


编辑本段

广州德弗士商贸有限公司简介


广州德弗士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8...

百度名片


菠萝印象(BLYX), 广州德弗士商贸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大自主服饰品牌,主打游戏、动漫等网络个性化服饰,以更具创意的手法诠释了网络个性文化的时代气息,每一款产品都独特设计,


dota英雄插画欣赏(10张)张扬个性。品牌自创立之初即以其个性化服务理念,广受广大青少年乃至青年朋友们的喜爱,经过常年运作与发展,不只在品质与创新方面建立了良好口碑,更赢得顾客的高度信赖。目前品牌零售顾客遍及全国29个省、300多个县市,并成为各城市个性化服饰零售商的稳定供应商,产品同时远销海外,发展前景可观。

  

编辑本段

广州德弗士商贸有限公司简介


广州德弗士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

德者,以德为本,诚信天下;弗士,谐音“服饰”,明确经营范围;英文商标Defouth,为Deflagrate Youth 简写,取义:燃烧激情的青春。

目前国内服饰市场品牌众多、各有特色、已经初具规模相对成熟。我公司致力于网络销售市场开发,在众多网络经销商中,以自主设计、开发及销售T恤类服饰,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形成自身特有风格。公司秉承“以德为本,诚信天下”的经营理念,致力于打造成“网络个性服饰第一平民品牌”。

本部设于广东省广州市。现在主要从事高品质个性服饰、游戏动漫服饰的开发与销售。公司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潮流网络文化为底蕴,打造独具匠心的个性化产品。公司发展战略规划为:初期以个性化T恤系列为主,逐步扩大经营范围、销售范围、依托互联网络满足国内外个性化服饰需求。

公司用人唯才,借鉴国内IT巨头百度及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为员工量身定制个人发展计划,提供不断在工作中成长的工作环境;正如品牌名称本身,为激情燃烧的青年朋友打造一个具有前瞻性、稳定性和创造性的事业平台。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风光无限,只因你我一同走过!

德弗士(Deflagrate Youth)——让我们一起来燃烧青春的激情!

旗下品牌:

菠萝印象(游戏、动漫、个性化T恤系列)

德弗士Defouth(各类个性化服饰)

编辑本段

品牌历史


2009年菠萝印象设计工作室成立,创立“菠萝印象”

2010年5月“菠萝印象”开始广泛传播于网络

2010年8月工作室改制成立广州德弗士商贸有限公司,并注册“菠萝印象”商标,开始品牌运作

如今,“菠萝印象”已正式进驻淘宝商城等B2C电子商务平台

未来,我们将更专注于游戏动漫服饰、网络个性服饰的设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