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斩魂使

8319浏览    380参与
meronore

[巍澜衍生/强强] 长安乱妖 四十七( 鬼王 X 裴文德)

月明星稀间,此时裴府内天井中央,几只身穿着人衣的幽畜已将裴文德与公子景两人团团围住,形成一个约莫半圆的包围圈。幽畜的吼声此起彼伏,大有似要将两人狠狠啮咬的架势。


不成文句的字词在此起彼伏的吼声中回荡不已。“杀……了他……嗄……嗄嗄……杀,杀了……他。“


危险一触即发!


离裴文德最近的一名下属,慌忙地将刀抽出,“大人!怎么办!“


“你且进府内叫来人手,我与公子景在这抵挡他们,快!”裴文德并不去看那名下属担忧的神色,而是与公子景相背而立,警惕地四下对望。


这么多幽畜,竟在这一刻来袭裴府,莫非……那鬼王也在附近...

月明星稀间,此时裴府内天井中央,几只身穿着人衣的幽畜已将裴文德与公子景两人团团围住,形成一个约莫半圆的包围圈。幽畜的吼声此起彼伏,大有似要将两人狠狠啮咬的架势。

 

不成文句的字词在此起彼伏的吼声中回荡不已。“杀……了他……嗄……嗄嗄……杀,杀了……他。“

 

危险一触即发!

 

离裴文德最近的一名下属,慌忙地将刀抽出,“大人!怎么办!“

 

“你且进府内叫来人手,我与公子景在这抵挡他们,快!”裴文德并不去看那名下属担忧的神色,而是与公子景相背而立,警惕地四下对望。

 

这么多幽畜,竟在这一刻来袭裴府,莫非……那鬼王也在附近?

 

裴文德飞快地在脑海中寻索从最初到此刻的所有记忆,筛选着鬼王现身的无数可能,他相信自己的一点判断,先前碰到的幽畜和如今碰到的幽畜,并不是同一拨人。他的大脑高速运转着,属于裴文德自己的思维,最终,想至于一处——那是刚出现的名字,公子景。

 

他有些拿不准自己的预判,回头看向早已在他身后设出攻击姿势的公子景,正欲出口问些什么。突然之间,从包围圈内飞射出去的下属,不巧被跟在后头的幽畜生生用手贯穿了身体。

他连最后的喊声都停留在未瞑目的那一刻。

 

“来,来人——裴……裴相国,府内有……险——”

 

 

接着,那名下属便死在了幽畜的脚下,连尸首都被幽畜咬得残缺不全。

 

 

裴文德不是没想过碰到幽畜的情况,早在马嵬坡密林一战就见识过幽畜的厉害,现下却未料到幽畜竟猖狂如此,夜袭裴府。好在裴府乃是缉妖司驻地所在,驻防一样同皇城内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霎时间,裴府内灯火四起,裴文德远远望见裴府内里里屋中正亮了一盏明灯,灯火光亮间,裴休正踱步出屋,与此同时,府内窜出来一波身穿飞鱼服的缉妖司人众,好整以暇地亮出兵刃。

 

裴休轻轻点头,那些缉妖司人众便迅速地挡在了裴府入内走廊的入口处,形成了一处人墙。

裴府亮起的灯火给幽畜们带去了畏光怕火的痛楚,当下间,那几只幽畜皆遮目退避,而后适应过光亮后,复又先前那般的吼叫声。

 

而且比之前更甚。

“啊……杀!——杀……!啊!杀……“

 

 

终于,不需多时,危险袭来。

离裴文德最近一左一右的幽畜,借着吼声,扑向了裴文德,裴文德见状立时抽出灭魄长刀格挡住幽畜的攻击,一左一右,当下喂出两招普攻,堪堪逼退了幽畜的攻击,又俯身一个纵跃,闪至于幽畜群之中。。

 

 

他握刀快砍,横劈,立时将一左一右的幽畜当场劈飞,接着凌空而起,连贯三招,荡出刀剑之气,劈砍在幽畜的牙下,生生格住攻势,僵持不下。这时,裴文德身后窜出来三只幽畜,意欲对裴文德发起攻势,说时迟,那时快,公子景按住竹笛,指尖翻飞,眉目紧蹙地催动音律。

 

 

果不其然,笛声袅袅如大军压境,好似看不见的绳索,生生魇住了幽畜的意识,短暂地给了裴文德喘息之机。笛声悠扬,后又转入悲怆之音,听起来似有醍醐灌顶之感。而这一短暂片刻,裴文德刚好回身将刀插入幽畜的腰腹间,立时,血溅三尺。

 

 

“嗄——嗄……肉……血——嗄……”幽畜声音嘶哑,冲向公子景。

 

 

公子景见状,转手将竹笛拿在手中,一个转身凌空飞跃,跃至假山石处,盘坐在其上。接着,催动真气,贯注在笛上,吹起笛来。笛声袅袅,幻化成无数条绳索,将幽畜们抓在长空中,

而后,在裴文德还未回神时,公子景已先一步动手,凌空三跃,将真气贯穿幽畜的身体。

 

初时,白芒出现在幽畜伤口上,随后,伤口越拉越大,像碎裂的龟纹般恐怖至极。终于,幽畜们血肉飞溅,当场暴毙。

 

 

至此,裴府危机解除。

 

 

公子景从凌空中跃下,扶起裴文德,“裴大人,没事吧。“话音一落,裴府内的缉妖司司众携着刀刃将裴府团团围住,围成一个密不通风的包围圈,惊得公子景试探一问。

 

“这是……?”

 

“幽畜夜袭裴府,事关重大,请公子景再不要对人言语今日之事。”裴文德抽出灭魄长刀,收回刀鞘。“刚才,多谢公子了。”

 

“无妨。”

 

裴文德回看公子景,想至他一介白衣,出手竟是诡谲多端的招数,仅是精通音律,善用音律伤人退敌之法,便足以看出,公子景绝非常人可比。

 

“公子好身手,只是招数略为狠辣…”

 

“以毒攻毒罢了“ 公子景回以一个微笑,让裴文德放下防备。“这些死了的幽畜,都是由人化来。”

 

 

“你怎么知晓?”

 

 

裴文德问,公子景答道。“看尸首便知了。“

 

 

话音甫一落定,裴文德唤来一名下属,拿来一个火把,接着,借着火把的光,将躺在他眼前的幽畜尸首细细详看了一番——通体发着乌黑妖纹,面目中隐约可见其人形的模样,看上去半妖半人,身上穿着竟是缉妖司的飞鱼服,明灭可见,是化了半妖的人类。

 

 

“呵,果然。“

 

裴文德冷笑。“这些……是缉妖司的叛徒。“

公子景听进话后,缄默不语,忽而,他看见裴休在缉妖司人众的簇拥下缓缓走来,朝他抛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眼神。裴休心领神会,只道。

 

“看来,长生殿一役,有人坐不住了。“

 

 

裴文德与公子景彼此对望,各怀心事。


meronore

[巍澜衍生/强强] 长安乱妖 四十六( 鬼王 X 裴文德)

着白衣的青年单手携笛在前,负手在背而立,面向裴文德轻轻笑道。“裴大人,实是在下唐突,竟让大人错认了。”


食而后微微颔首,眉眼间透露着温润如玉的样子,在裴文德的眼中瞧来,竟是和食魂鬼王南辕北辙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眼前亭亭玉立的公子五官竟是和当初初见鬼王时的样子重合了起来,都是一样的温润如玉,端方有礼。


裴文德身后的下属正欲要发作,却被裴文德单手拦了下来。“应是裴某唐突,对公子不敬,实是叨扰了。“


他慢慢转手收回刀刃,“我见过食魂鬼王化为常人的样子,大抵如你这般。”裴文德看向公子景,有些低声地回话。“与常人并无二致,只是他化人...

着白衣的青年单手携笛在前,负手在背而立,面向裴文德轻轻笑道。“裴大人,实是在下唐突,竟让大人错认了。”

 

食而后微微颔首,眉眼间透露着温润如玉的样子,在裴文德的眼中瞧来,竟是和食魂鬼王南辕北辙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眼前亭亭玉立的公子五官竟是和当初初见鬼王时的样子重合了起来,都是一样的温润如玉,端方有礼。

 

裴文德身后的下属正欲要发作,却被裴文德单手拦了下来。“应是裴某唐突,对公子不敬,实是叨扰了。“

 

 

他慢慢转手收回刀刃,“我见过食魂鬼王化为常人的样子,大抵如你这般。”裴文德看向公子景,有些低声地回话。“与常人并无二致,只是他化人时多了些诡谲之气罢。”

公子景侧头微笑,回看住裴文德略有些警惕之色的模样,宽慰道。“天下长得相似的人,茫茫何其多,又怎会缺我一个?“

 

“想来,阁下想多了才是。“

 

“想多了么?”裴文德暗自思忖,却以防万一,右手聚成二指伸向公子景脸庞五寸处,开气察色。不想,此一招,正中公子景下怀,早料定裴文德会出手鉴别他人身份真假,他暗自一笑,几无让裴文德有所察觉,背后藏住的手悄悄运起鬼气,暗中作梗,化成可乱真假的寻常真气,

用以躲过裴文德察气观色的法门。

 

 

果真,裴文德稍稍蹙眉,解开察气的法诀,竟是对眼前这人一时半会寻不到来由,暗自思忖道。“此人……不似鬼王那般,暗藏鬼气,周身上下,竟有着浑厚的内力与真气,原来当真,不是他么。”

 

“裴大人,仍不信我吗?“公子景带着殷切的眼神看向裴文德。

 

裴文德缄默不语,而后又再立起身来,携刀向裴府府内门庭走去,“食魂鬼王变化多端,他化成花无谢时,也是同你这般,真假难辨。“

 

“故而……对你,裴某仍放心不下。”裴文德回头逼视着站在天井中央的公子景,“夜长梦多,谁知你又会是何方神圣呢。”

 

 

公子景闻听裴文德方才两三言语,不急不恼,长久,只是抛出一句。“在下对你,从无出手的理由,只是,阁下也要学裴相国,知些待人之道才行。”

 

 

他笑得灿烂天真,那样的笑容闪进裴文德的双眸里,逼得裴文德几无话语可言。

 

 

“你知道我父亲?“

 

 

“自是知道一些,“公子景伸出双手对天聚拳颔首,朗朗道,”裴相国出身名门,对朝廷忠心耿耿,佳名远扬,天下何人不知?“他凤眸一瞥,将天真烂漫的样子展现十足。“在下,是慕裴相国之名而来。“

 

裴文德淡漠颔首,自是听取了公子景方才所言,未有在说些什么,便回头进裴府门内。

公子景见状,又轻轻一笑,跟在了裴文德身后,同他进了裴府。府门前蜿蜒转角处,几个神秘的身影渐渐逼近——

 

公子景跟在裴文德身后时,眼神一暗,侧目看向府门处,阴沉的脸色哪里还有半分天真的样子,全然换了面目,不言不语。

 

——哼…来了几只妖邪么?正好,可以大开杀戒,亮亮牙齿。

 

裴文德正欲将公子景带进府门时,突然间,从黑暗处,窜出几只神秘的黑影朝公子景攻去,公子景见势不好,飞身一跃,荡开宽大的袖子,翻云覆雨间,几波真气竟朝着那几只神秘黑影荡去,法气一吹过,竟然是几只幽畜!

 

幽畜现形,忽而低声咆哮,忽而高声怒吼,杂乱无章的叫喊声冲天而起。

 

 

“不好,是幽畜。“裴文德抓住公子景的手,立起飞星揽月的轻功, 迈进了裴府天井处。“随我来!”

 

两人一同携风迈入裴府内,跳进了几只幽畜围攻上来的包围圈间,千钧一发之际,公子景与裴文德相背而立,环顾四周,竟然是几只穿着人衣的凶狠幽畜。“你……你没事吧。”

 

“幽畜最为凶狠,喜伤人食血,可要小心。”

 

裴文德亮起灭魄长刀,低声细语。“不许离开我半步知道吗?”

这回轮到公子景轻声笑道,“裴大人古道热肠,在下自然听从。”他自信一笑,然后收起笑容,转手在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笛子携在嘴边,做出攻击的姿态。


meronore

[巍澜衍生/强强] 长安乱妖 四十五(鬼王X 裴文德)

灵佑大师见裴文德低头不语,便默许他同自己坐在了屋内正中摆放的佛像之前,将一本黄封经书递给了他。


“这是本寺秘传的降妖法咒。”灵佑大师望着接过经书的裴文德,一字一句慢慢详道。“本用于降妖驱魔。但每日诵读,也可安心定性。”


裴文德拿过经书后,并不翻看,只是忽而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灵佑大师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未急着回答裴文德,随即一口问道,”裴施主体内的妖血,可曾发作过?“不想,只是轻轻一问,却触怒了裴文德的逆鳞,”这——“


“和你没有关系。“


“...

灵佑大师见裴文德低头不语,便默许他同自己坐在了屋内正中摆放的佛像之前,将一本黄封经书递给了他。

 

“这是本寺秘传的降妖法咒。”灵佑大师望着接过经书的裴文德,一字一句慢慢详道。“本用于降妖驱魔。但每日诵读,也可安心定性。”

 

裴文德拿过经书后,并不翻看,只是忽而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灵佑大师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未急着回答裴文德,随即一口问道,”裴施主体内的妖血,可曾发作过?“不想,只是轻轻一问,却触怒了裴文德的逆鳞,”这——“

 

 

“和你没有关系。“

 

 

“为了降妖,喝下幽冥血,一旦化成半妖后,该当如何?”灵佑大师双手捻着佛珠,默默念出问话。裴文德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答道。”自然是视为妖邪,清理门户。”

 

 

灵佑大师又紧接着抛出问话。“谁定下的规矩?”

 

“祖师爷。”

 

“那为何如此?“

 

裴文德紧紧蹙眉,面色严肃道。“化了妖当是妖邪,即是半妖,同样,也为妖邪!”

 

灵佑大师面上泛起一丝忧惧之色,手中佛珠越捻越快,“裴施主!“

“你可知——“他顿声问道。”最终吞噬心智的,不是幽冥血——而是人与生俱来的贪、嗔、痴痴。是七情六欲——“

 

他顿了一顿,重声又道。“是心魔啊。“

 

灵佑大师的话言犹在耳,裴文德拿起手中的经书,复又将经书放回案几上。“裴某无意佛门,若是灵佑大师肯助在下一臂之力,在下自是欢迎。”

 

“但——若劝在下放下屠刀,避人眼目,从此不问妖邪之事,恕裴某不能随大师之意行事。“

一语落定,裴文德站起身,欲要往屋外走去,却被灵佑大师的一句话阻下去路。

 

“裴施主,你的执着将会带来更大的痛楚。”

 

裴文德未理会大师的话,抬起了坚毅的眼神,动身往屋外而去。“唉,这又是何苦。”

灵佑大师端坐在佛像前,复又捻起佛珠,诵经念号。

 

 

 

 

等到裴文德带了下属回到裴府的时候,已是丑时时分,忽而裴府内传出一声婉转的笛声,引了裴文德的视线向裴府府门望去。

 

 

从裴府内传出的笛声渐渐舒缓,而至悠扬处,又渐而起势,清脆和缓。仿佛是有人在等谁一般令人顿觉心旷神怡之感。

 

 

一名下属奇道。“这笛声是哪来的。”

 

裴文德渐生警惕之色,登进了门去,只见满天月华照亮了裴府天井的石砖上,屋檐下似有一人影站在那里。笛声悠悠扬扬,和着裴府天井内散发的花香气息,似有所感,引来一片片飞舞的银蝶铺在裴文德的肩膀之上。

 

他提了提叉在腰间的灭魄长刀,隐隐发势,起了一分内力激荡开来,使得落在肩上的银蝶惶然飞去。

 

笛声戛然而止,一声轻笑笑将开来。而裴文德抬眼望那站在屋檐之下的那人,怒意渐生。

那人竟是同食魂鬼王一样仿若双生的脸庞。

 

“是你!“

 

而那人懵懂笑道,正待要回话之时,突然说迟时那时快,裴文德携了长刀指向那人鼻尖处。

 

刀尖泛着寒芒,正好同那人格在眼尖的玉笛相错而行,他却不急不恼,好声好气地只是笑着,仿若人间仙子。

 

“裴大人似乎错认我了,你再好好看看我。“

 

 

裴文德一听他方才所言,狐疑地打量着他——身穿着素尘长衫,头发高高挽起成了一摞高马尾,偏分刘海落在眼前,一蓝一红异色双眸,除了唯有一张脸庞实在同食魂鬼王一样长相一般,其他却分明是大相径庭的模样。

 

裴文德默而不语,那人却并不气,轻轻只是用笛往前一拨,便将指在他鼻尖的刀尖微微错开,一错,再撩,而后终于将那灭魄长刀撩下。

 

 

“原是我的错,未能自报家门。”

 

他笑得灿烂如阳,周身竟是温和如雪的气场,令人如沐春风。

 

“公子,单名一景,公子景。“


meronore

[巍澜衍生/强强] 长安乱妖 四十四(鬼王X 裴文德)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会重新更新这篇《长安乱妖》


鞠躬)


—————————————————————————————

夜色茫茫间,长安城中,有一人披星戴月地往一处城内普通的庙宇而去。

此人不是别人,却正是缉妖司司主裴文德。


裴文德甫一进庙宇时,便见庙宇中有不少受伤的百姓聚群而居,人群中那些人向裴文德投去充满忧惧的眼光,仿佛来人是个人人惧怕的恶神一般,退避三舍。裴文德早已经对这待遇习以为常,那些人群中,唯有灵佑大师不同。


站在了庙宇门口,携着一个小沙弥向裴文德迎向庙内。

灵佑大师开口便向裴文德微躬一身,


“欢迎来到密印寺。“...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会重新更新这篇《长安乱妖》


鞠躬)


—————————————————————————————

夜色茫茫间,长安城中,有一人披星戴月地往一处城内普通的庙宇而去。

此人不是别人,却正是缉妖司司主裴文德。

 

裴文德甫一进庙宇时,便见庙宇中有不少受伤的百姓聚群而居,人群中那些人向裴文德投去充满忧惧的眼光,仿佛来人是个人人惧怕的恶神一般,退避三舍。裴文德早已经对这待遇习以为常,那些人群中,唯有灵佑大师不同。

 

站在了庙宇门口,携着一个小沙弥向裴文德迎向庙内。

灵佑大师开口便向裴文德微躬一身,

 

“欢迎来到密印寺。“

 

夜色下,小沙弥手中的长明灯闪烁着一丝微弱的灯光。

 

“在这等我。“裴文德侧头对跟上的下属嘱咐一句,下属心领神会,自然退出庙宇,守在了门口。

 

灵佑大师侧身示意裴文德跟在身后,自己则在前面领路。

 

“出生入死,百姓也不买你的好,不怪施主委屈。”

 

 

裴文德随灵佑大师走入了庙宇正屋内的转角处,转过身时,便回了几句灵佑大师的寒暄之言。“缉妖司本来就是隐形于天光之下的,没什么委屈的。“

 

话刚一落定,灵佑大师回头看向裴文德。“不委屈?”

 

“施主,你的眉毛可都要拧在了一起喽。“

 

 

“我以为……出家人完全没有幽默感的。“裴文德回了一句漫不经心的话。“那你对出家人的印象可真够刻板啊。”

 

 

裴文德跟在灵佑大师身后,四处看着庙宇周围,又问了些话。

 

“密印寺乃是长安一带最好的寺庙,按理说应该香火旺盛,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灵佑大师在前领路,并不回头,只是将答案慢慢详道。“这些年,鬼怪横行,寺里的香火早就断了。”

 

“你刚才看到的小沙弥们,都是父母被妖所杀的孤儿。”

 

 

答案随话落定后,掌了领路灯的小沙弥将灵佑大师与裴文德二人领进了密印寺内最深的一处庙屋前。

 

 

灵佑大师抬手推开了屋门,侧了半个身子,将裴文德迎进屋内。

 

“裴施主,请。”

 

 

裴文德踏进屋子里,环顾屋内四周,站定。灵佑大师转身将门关好,忽然间,就听灵佑大师快步走进屋内,“憋死我了,憋死我了。”

 

裴文德看向灵佑大师转身摘下假胡须的样子,惊声一问。

 

“你……!”

 

灵佑大师玩味一笑,又转过身去,走进玄关内处。

 

“你什么你啊。”

 

裴文德正要跟近,侧头回看,灵佑大师又从玄关内左边内室钻出来,只听得见他说。

 

“贫僧四处化缘维持整个寺院不容易,这年头,装老还是有好处的。“

 

裴文德朝灵佑大师转身回看墙上经书的样子,怒道。“亏我敬你为大师——”话还未道尽,便被灵佑大师的话阻在了半道中。

 

“你倒是很幽默啊,你见过哪个老头子有力气出来降妖伏魔啊?”

 

 

裴文德嗤之以鼻,坐在了屋内茶几桌沿边上。“你这是犯了欺君之罪。“

 

“哼……“灵佑大师回头看裴文德一番严肃的样子,高声一句。”欺君之罪?“随即,灵佑大师面向裴文德相对而坐。

 

“要不是贫僧,皇上现在是先帝了。“

 

“恕老衲直言——”灵佑大师忽而认真了起来,瞧向裴文德一字一句地说出。“以裴施主与缉

妖司众人的力量,想降服鬼王,只怕比登天还难。“

 

“你叫我来此地,究竟为何?“裴文德打坐在地,双眸直直地看着灵佑大师满怀忧惧的面庞。

 

灵佑大师思忖再三,“贫僧有一不情之请,想把皇上转移此处。“

 

一句却换来裴文德的拒绝。“做梦。“

 

 

灵佑大师早知裴文德会拒绝于他,起身再言。“你们此行去鬼王洞府中,宫中势必成软肋,此地人烟稀至,刚好可以掩护贫僧,贫僧还是能比一般人更能保护皇上。“

 

 

“况且,食魂鬼王变幻莫测,狡黠残忍,非一般人能所制服,贫僧倒是可为阁下免去后顾之忧。“

 

“后顾之忧?哼。”裴文德怒而起身,冷漠道。“我曾与鬼王有过几次短兵相接,即便如此,也未曾落至下风,实念你护驾有功,暂不告发你。”

 

“但你不要有这样的念头……比之于鬼王,”裴文德起身走向屋外,“谁知你有何企图——”

谁知却被灵佑大师按捻法诀,逼回了屋内中央。

 

“老衲一心向佛,能有什么企图!”

 

“你们现在溃不成军,进不能攻,退不能守。皇上危在旦夕,现在还是分三六九等的时候吗!裴施主。“

 

话音刚落,灵佑大师便起了几声残喘,重重地咳嗽了几下,引起了裴文德当下的关切。

 

“别冲动,大师。”

 

 

“冲动?”灵佑大师笑将开来,扯开胸前的布袍,露出漆黑一片的淤血伤口,喃喃道。“长安城一役,鬼王的妖气击中了我,后背又为他的人所伤,耗费我大半灵力。“

 

“何况皇上性命垂危,”灵佑大师回身漫步。“须得老衲诵经念咒,方可保住性命。”

 

他走向放满经书的书柜前,拿下来一本黄封经书,“你说,贫僧还能有什么企图…… ”

 

此时,裴文德听过灵佑大师几番言语后,低头缄默不语。



purple

【混剪】【朱一龙水仙】膳磨师居奇幻之旅2(朱厚照×花无谢,斩魂使×鬼面,井然×夜尊,欧莱雅居×膳魔师居)

【混剪】【朱一龙水仙】膳磨师居奇幻之旅2(朱厚照×花无谢,斩魂使×鬼面,井然×夜尊,欧莱雅居×膳魔师居)

顾桉笙933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为了天下苍生,
即便永世负重逆行,
吾往矣。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为了天下苍生,
即便永世负重逆行,
吾往矣。

云玩

三生约1

        昆仑君沉默着注视聂之默,作为大齐帝国的开国帝王,他来封禅昆仑。

        昆仑君还记得聂昙徽,那是一个出生高贵又隐秘的和尚,与他有婚约的叶家小姑娘在新陆做生意,追着他一直从最南边的那部卢到最北边的冰奇利亚,直到死去时成了叶大姑祖奶奶,也没有再能同他会面。

         昆仑君也还记得聂清许,一代天才剑修,后来却失去了行...

        昆仑君沉默着注视聂之默,作为大齐帝国的开国帝王,他来封禅昆仑。

        昆仑君还记得聂昙徽,那是一个出生高贵又隐秘的和尚,与他有婚约的叶家小姑娘在新陆做生意,追着他一直从最南边的那部卢到最北边的冰奇利亚,直到死去时成了叶大姑祖奶奶,也没有再能同他会面。

         昆仑君也还记得聂清许,一代天才剑修,后来却失去了行走能力,他那个出身姬姓宗氏的幻术师妻子姬宗宜,因着别人的算计失去了孩子,发疯大闹虞山之时,昆仑君作为山宗也听见了她的诅咒。

         聂之默已在背诵封敕,一身皇后嘉礼仪服的聂缓走了上来,奉上礼香默默祝祷,她本姓墨,宗万氏,定州聂与清贺万两大家联姻,她嫁给聂之默便冠夫姓,作为宗妇她受夫家加名缓,聂之默还为她加字宜曼雅。

        昆仑君望着他两个默想,这就是他们约定的第三世了,看起来好像还行。


        斩魂使手持斩魂刀,守着天狱穹牢。聂家本代出了御龙者,这本是件喜事,可聂晟旸守御的龙偏偏成了龙妖。他作为斩魂使只好把龙妖关进天狱穹牢最深处。

        人世里有言霜冷长河,可是天河从不结冻,现在两岸竟然上了白霜,也是奇异。

        聂晟旸拉着他的两个孩子聂雪池和聂霆沄走到牢门前,只说:“我来探视我的妻。”

        斩魂使做了允许的手势,牢头便示意放行。


        “约的是前生,今生,来生,那轮回也隔不了他们世世总会相见的缘分。”

         昆仑君拿着一把金骨扇摇了两下,“至于是哪个时空,如何相见,之后怎样,那都不重要了。“

        斩魂使的面具摆在石桌上,他额头光洁,右角却被聂雪池贴了个小花。听昆仑君讲完,他取下那花,托在手心给昆仑看。


R0泠

我qaaaaaaaaaaaaaaaaaq

恭喜数学提我狗命

我qaaaaaaaaaaaaaaaaaq

恭喜数学提我狗命

云玩

时间之手1

        他醒过来时,听见有人说话。

        “光明之神,黑暗之神,创造之神,毁灭之神,夜神,爱神,战神,火神,水神,风神,大地之母,海洋之父,歌吟者,太阳神,月神,星辰师,酒神,牧神,空间之手,时间!”

         “怎么是个华夏面孔?”...


        他醒过来时,听见有人说话。

        “光明之神,黑暗之神,创造之神,毁灭之神,夜神,爱神,战神,火神,水神,风神,大地之母,海洋之父,歌吟者,太阳神,月神,星辰师,酒神,牧神,空间之手,时间!”

         “怎么是个华夏面孔?”

        “拜托!我们是为西幻游戏世界设定神系,怎么搞的?”

        “你还想不想玩?”

        “老子这么辛苦地创建NPC不就是为了好玩?”

         “那你BB啥嘞?你又不是欧洲人后裔!”

        “那就他了?做我们《幻世》超级游戏里的时间之神?”

        “我看挺好!长这么帅以后一定吸引玩家!”

        “听说隔壁《开天》已经把盘古,女娲,伏羲,三清啥的都建好了,哦,还有个山神...”

        “山圣!万山之圣!我曾祖母说过的!叫...昆仑!”

        “他们进度真慢,听说上周才建阎罗,地府,还有那个什么鬼王。”

        “就是这么慢,那又怎么了?华夏神仙众多,家神都要供,他们快得起来才怪吧?”

        “我怎么听说鬼王是两个?”

        “大鬼王小鬼王?”

        “神它么大小鬼王!我还火鬼王呢!”

         一阵笑声,分外活泼。他闭住眼,就像还没有醒一样。

        “我听说是黑袍使呀!”

        “不是这名也太掉了吧?”

        “是斩魂使!斩魂使!”

        “黑袍哥哥慢走~我觉得海星!”

        “你书粉?”

        “你是剧粉?”

         “都已经星际时代你们还看《镇魂》?”

        “你不也看了?不然咋知道嘞?”

        “咳,还不是陪我妈?”

        “陪女朋友。”

        “陪外婆。”

        “陪OMEGA小侄子。”

        “在向导阿叔那里被安利的。”

        面面相觑。

        “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大笑。

        他听着这五六个人声音里面全是快活,不知道怎么对《镇魂》有了兴趣。

        “哎,你们说这时间之神的法相我们怎么搞?”

        “原视频你们没看?他本来就是时间雕刻师啊!”

        “那就那个巨大的钟!”

        “那玩意儿太大了!”

        “大才是本源法相啊!到时候时间神庙供个钟!”

        “不考虑沙漏?还有日晷呢?”

        “下午再说!我表上整点了!吃饭最大!”

        呼啦啦的,人走光了。

        他又足足保持了3分钟的睡态,然后睁眼,这是一个...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地方。

        密宗的,超级实验室。

吕破森Level02
一个失败的摸鱼 嘛,前两天刚看...

一个失败的摸鱼

嘛,前两天刚看完镇魂的小说,但是没看镇魂的剧版,画的时候是参考剧版的样貌画的。这个画面是自己想象的,虽然画得并不如人意。

一个失败的摸鱼

嘛,前两天刚看完镇魂的小说,但是没看镇魂的剧版,画的时候是参考剧版的样貌画的。这个画面是自己想象的,虽然画得并不如人意。

一锅炖大庆

一眼回最初,心上三千顾,在夜深无人,才独自低喃,求仁得仁,寂寥又有何关?

一眼回最初,心上三千顾,在夜深无人,才独自低喃,求仁得仁,寂寥又有何关?

琳子禄stalin
好久没更图了~~今天来张有点燃...

好久没更图了~~今天来张有点燃的!斩魂使大人来了!!!

好久没更图了~~今天来张有点燃的!斩魂使大人来了!!!

寄春君

《方觉夏深》沈巍×井然 [1]

沈巍(斩魂使)×井然(公子景)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壹】

  四月一场蓄谋已久的雨,打破了龙城天空持续了两日的阴沉,也为窗外的新芽绿叶平添了一份生机。

  “下课。”沈巍整理好教案,出了教室往办公室走去。雨声淅淅沥沥萦绕在耳边,沈巍瞥了一眼窗外,有些出神。走廊上行走着三三两两的学生,彼此小声交谈着。

  “最近学校旧楼翻修,请了国外的设计师呢,你听说了吗?”

  “啊是啊,听说是意大利留学的华裔,以前也是龙城人!”

  “好像是后天到……啊呀!”说话那女生光顾着聊天,一时没有看路,恰好撞上了同样心不在焉的...

沈巍(斩魂使)×井然(公子景)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壹】

  四月一场蓄谋已久的雨,打破了龙城天空持续了两日的阴沉,也为窗外的新芽绿叶平添了一份生机。

  “下课。”沈巍整理好教案,出了教室往办公室走去。雨声淅淅沥沥萦绕在耳边,沈巍瞥了一眼窗外,有些出神。走廊上行走着三三两两的学生,彼此小声交谈着。

  “最近学校旧楼翻修,请了国外的设计师呢,你听说了吗?”

  “啊是啊,听说是意大利留学的华裔,以前也是龙城人!”

  “好像是后天到……啊呀!”说话那女生光顾着聊天,一时没有看路,恰好撞上了同样心不在焉的沈巍。

  “对不起。”俩人几乎同时出声。

  “你没事吧?”沈巍回过神,眼神略带歉意。

  “没事没事,不好意思啊沈老师…”那女生挠了挠头,抬头看了沈巍一眼,脸有些红,拉着同伴快步走了。

  沈巍回到办公室,忽然想起那两个女生的对话,意大利…设计师……想必是他。

  井然与他刚认识的时候,也是下雨天。

  那时恰好是高二文理分班,换了教室,也重新排了座位,井然就是在这时成了沈巍的同桌。

  井然不爱说话,成绩一般,但是绘画却极有天赋,课间时常能看见他在速写本子上画画,班级的板报也多由他负责。

  那日天空一直阴着,凉风习习,坐在窗户旁边的沈巍在第五次被吹走卷子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关上了窗户。没过多久,豆大的雨点就纷纷砸了下来。

  最后一节课是自习,沈巍看书时的余光不经意间瞥到了井然。他桌上依旧放着那个速写本,手还停留在拿笔的姿势,人却望着窗外出神。

  沈巍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嗯……雨下挺大的。随后便自顾自看书了。

  放学铃声划破了教室里的安静,走读生忙着找人一起搭伞回家,住宿生拿着作业三五成群去了自习室。声音渐渐喧闹起来。

  沈巍仍在看书,这章还没看完,他倒是不着急回去,家里只他一人,晚饭还要自己做。只是他这同桌……似乎也没有要走的迹象。

  一时间,教室里又安静下来。只剩淅淅沥沥的雨声、翻书声与铅笔在本子上摩擦的沙沙声。

  沈巍合上书,不太好意思打破这气氛,只悄悄看了一会井然画画。

  似乎是察觉到目光,井然也停下了笔。

  “你不回家吗?”沈巍轻咳一声,有点尴尬。

  “……雨还没停,我没带伞。”井然看了眼窗外的大雨,避开了沈巍的目光。

  “一起走吧,我带了。”闻言,井然倒是有些惊讶,迟疑了一会,轻轻“嗯”了一声。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座机铃声,打断了沈巍的思绪。

  “喂,沈老师啊…”

  “嗯,校长您说。”

  “学校请的设计师后天到学校,我正打算办个接风宴,沈老师作为我们龙城大学的门面,可不能缺席呀哈哈哈…”

  “校长您说笑了,周日没课,我一定会到的。”

  挂了电话,沈巍看了看日历,拿笔给周日打了个圈。

  校长一行人到酒店的时候,沈巍已经笔直的站在门口了。今日沈巍身着深蓝色西装三件套,手提公文包,利落齐整。

  沈巍笑着打招呼,却在看见校长身后那人时愣住了。

  那人穿着修身的灰色西装,头发稍长,只在脑后随意扎起来,耳侧散着些许碎发,配上清冷的眸子,整个人散发着优雅而慵懒的气质。

  视线相碰的时候,沈巍大脑空白了一瞬,只听见自己慌乱的心跳。

  “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刚从意大利回来的国际设计师井然。这是我们龙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沈巍。”校长知晓这俩人都是沉静的性子,便自己主动笑呵呵的打破了这迷之沉默。

  “幸会,沈教授。”

  “幸会,井老师。”

  二人各怀心事的短暂握了手。

 

  一行人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擦了黑。大家都喝了些酒,只有沈巍和井然还清醒着。沈巍从不碰酒,井然也没怎么喝。待到把大家都分别送上车,沈巍转头,发现井然还没走。

   看着眼前的人,沈巍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沈教授,顺路吗,”井然低头摆弄了一阵手机,突然抬头看沈巍笑了一下,指了一个方向:“我往那边走。”

  恰好自己家也在那个方向,沈巍笑笑:“顺路,不过我还以为你会坐车回去。”

  “好久没回龙城了,正好看看。”

  俩人并肩走在路上,时不时谈笑几句,路过一所高中,正赶上晚自习后放学的时间,街边三三两两出现了些颜色统一的校服。

  “我还挺怀念高中的时候的。”井然看着那些活泼的身影,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闻言,沈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低头扶了扶眼镜,打趣道:“你又没高考,站着说话不腰疼。”

  高三下学期,井然直接去了意大利留学,并没有赶上高考。

  “……也是蛮遗憾的。”气氛突然沉默下来。

  沈巍正想着说些什么,一个飞奔的身影直冲过来,不但撞上了井然,手里的奶茶还撒了他一身。

  “啊!对不起对不起……”那是个穿校服的男孩子,看着满是污渍的西服手足无措。

  “……”有洁癖的井然一时间有些无语。

  “我家快到了,要不先去我家处理一下吧。”沈巍转身皱着眉教育了孩子几句,便拉着井然先走了。

  二人将满是污渍的外套送去了楼下的干洗店,转眼到了沈巍家。

  “衣柜在那边,你若不嫌弃,便去挑一套凑合一下吧。”沈巍想了想,趁着功夫转身去厨房泡了茶。

  井然还是第一次来沈巍家,打开衣柜,衣服干净整齐的挂在上面,大多是正八经的衬衫西装一类,T恤都很少见。靠近一些,还能嗅到属于沈巍的那缕冷香。不知为何,这味道莫名让人觉得安心。

  助理的电话这时打了过来,流利的意大利语中带着些焦急:[老板,为什么不让我去接你呢?现在要我把衣服送过去吗?]

  [不必。]井然忽然笑了一下,[今天我不回去了。]

  电话那边的助理似乎是犹豫了一下:[好的,那明天一早我到龙城大学接你。]

  沈巍端茶过来时,井然已经换好衣服坐在客厅了。沈巍微微怔了一怔,这人穿着自己的白衬衫与黑西裤,干净利落,比自己穿着还好看些。

  沈巍的耳尖莫名泛起红来。

  “……喝些醒酒茶吧,要不第二天起来头会痛。”沈巍把茶推过去,低头扶了下眼镜。

  “嗯……”井然抿了口茶,缓缓开口到:“我的车出了些故障,助理今天怕是赶不过来了,不知…”

  “可以,你若不嫌弃的话,可以睡在客房,被子都是新的。”

沈巍的耳朵又红了两分。

混世大魔王沈面面

#出朱一龙周边和沈巍同款定制眼镜框#
ballball各位小仙女康康省吃俭用出谷子赚饭钱的我叭!

各位小仙女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小仙女们如果不买的话也请留下您的小心心,或者帮我转发!

谢谢小仙女们!祝小仙女们天天快乐!一年更比一年美!

#出朱一龙周边和沈巍同款定制眼镜框#
ballball各位小仙女康康省吃俭用出谷子赚饭钱的我叭!

各位小仙女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小仙女们如果不买的话也请留下您的小心心,或者帮我转发!

谢谢小仙女们!祝小仙女们天天快乐!一年更比一年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