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断星

163浏览    11参与
TOM

【黑森林四人组/摇滚AU】Craze

标点符号又双叒错乱了。

OOC,私设如山。


5.

        虎星眯起眼睛看向蓟掌,在一片昏暗里,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上去异常的亮,蓟掌无所谓的耸耸肩吹了声口哨,他告诉虎星药物可以缓解自己心中过多的压抑,虎星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他觉得这没什么,蓟掌爱干什么就让他干去吧,只要不干涉到乐队或者是自己就行了。

        “回归正题,我说的那两个人,就是鹰霜和断星,他们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棒的吉他手和乐队主唱,如果你愿意,现在他们就能过来。”蓟掌摸过一个烟灰...

标点符号又双叒错乱了。

OOC,私设如山。







5.

        虎星眯起眼睛看向蓟掌,在一片昏暗里,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上去异常的亮,蓟掌无所谓的耸耸肩吹了声口哨,他告诉虎星药物可以缓解自己心中过多的压抑,虎星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他觉得这没什么,蓟掌爱干什么就让他干去吧,只要不干涉到乐队或者是自己就行了。

        “回归正题,我说的那两个人,就是鹰霜和断星,他们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棒的吉他手和乐队主唱,如果你愿意,现在他们就能过来。”蓟掌摸过一个烟灰缸挑了一根比较长的烟蒂正要点燃,虎星拉住他的手将一根烟放在蓟掌粗糙带茧的手上,蓟掌没有拒绝,他将火柴凑近烟的末端点燃后放入嘴中用力吸了一口,虎星清楚的看到蓟掌的腮都瘪了下去。

        蓟掌抽了几口又不抽了,他将还剩下一半的烟头摁在烟灰缸上摁灭,他仰面躺在一个好像放了很多年都没洗的软垫上,虎星突然出声了:“好吧,你去叫。”蓟掌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虎星对他哪句话的回复,他立即起身抓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

         “是这样,我们建了一个乐队,而你又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主唱。”......

         虎星听到对方笑了,是低沉浑厚的男音,还带着些许磁性。

        “好,那就说定了。”......

        “现在吧?来我家,你和断星说说。”......

         “嗯。”

  那边传来“嘟嘟”的几声空响,电话被挂断了,虎星抬了抬下巴,蓟掌将烟又点燃了,他一边呼吐着呛人的烟雾一边对虎星说:“办妥了,答应的很快。”

        虎星也拽过一个垫子半靠在墙上望着布满油污的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已经快要凌晨四点。

        门被大力敲响,蓟掌拍拍裤子过去开了门,门外进来两个与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虎星盯着其中一位犀利的冰蓝色眼睛。

        鹰霜——虎星听见蓟掌是这么招呼他的,坐了下来,虎星看着这个身材结实,却明显比他小上几岁的男孩用挑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他也有一头深棕色的短发和一张足以让女人尖叫男人吹口哨的英俊脸蛋,而另一位则比他年长几岁,他的眼睛是似乎在闪亮的黄色,他的浅棕色头发很杂乱,仿佛多年没有修剪过。

        “我叫断星。”他见虎星许久未搭话开口自我介绍到,他将目光毫不掩饰的投向虎星审视着他的脸,虎星有一种被压迫的窒息感,自己好像被当成了猎物被观察,一种可怜的试验品。

         那种感觉并不好。

         虎星也瞪着断星,断星避开了他的视线埋头低笑一声,在如此近的距离中,虎星可以看见断星的肩膀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以及他的侧脸也有一道砍伤,虎星没蠢到那种主动去问断星的伤的地步,断星察觉到虎星的视线抬头平静的望着虎星,他冲他咧嘴一笑,虎星坚持认为那是不怀好意的。

  断星和鹰霜当然进了乐队,他们开始去酒吧轮回演出,着手创作自己的专辑,他们遇到了一家公司,那家公司的老板——黑星听了他们的一小段演出后决定与他们签约,这让无星之地乐队成员们欣喜若狂,当晚他们喝了很多酒,除了蓟掌之外的人都醉了,虎星更是在街上大声喊叫些含糊的词,他的琥珀色眸子闪着醉意,蓟掌承认虎星的嘴唇看起来很软很诱人,像是酒味的。

         尝起来确实是。

         断星和鹰霜一回到蓟掌的小破出租屋就呼呼大睡,虎星依旧在梦境和现实的边缘间徘徊着,梦本身就是回环,虎星费力的撑开眼皮从一旁的水盆里撩了把冷水盖在脸上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他拿上吉他把自己关在录音室里录歌。

        那是他第一次吃了LSD,当他大汗淋漓的从梦和现实交错的幻象中醒过来时,他感到自己明白了音乐和艺术,自己仿佛融合在了瑰丽的乐园中永远也逃不掉,而四周的一切又突然被卷入虚空,他的胃似乎翻了过来,虎星干呕了几声冲进洗手间吐了。

        虎星在录音室里写了一个通宵,他不断地创作出一张张或长或短的专辑,蓟掌醒后认为它们中也就一两张还不错,而断星则用刻薄而恶毒的言论评价虎星的创作。

         他们将电话打给了黑星,黑星说他选择了其中一张专辑“黑森林”,他当时就立刻发布到了互联网上,无星之地组合名声大振,他们一夜之间冲上了音乐热度榜No.1,他们全都沾沾自喜,尽管那是虎星一个人的功劳,鹰霜订购了四瓶白酒,他们又一次喝得烂醉。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觉得腰酸背疼,酒精的作用还残留在血管里,鹰霜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用指节揉搓眼皮,虎星提议大家去附近的一个篮球场打篮球,这获得了几个青春期还没结束的男孩子的一致同意,虎星抱起篮球在地上拍打着,汗水顺着蜜色的脖颈淌下来,滴在橡胶地面上,他像一只快速移动着的猎豹,性///感而又自信,虎星带球上篮以一记暴扣结束了这次球赛。

        断星不得不承认虎星打得很棒,他将虎星拉到厕所一边的隔间里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袋白色的粉末以及一个看上去是牛皮纸卷成的东西递给虎星,他低声窃笑着嘀咕着说:“这回你可赚到了,我几天前才弄到。”虎星摇摇头下意识的想拒绝并且离开,被断星一把攥住手腕,断星急切又快速的盯着他的眼睛说:“想想吧,它能让你像子弹一样快,像老虎一样有力,正如你的名字一样。”

       虎星迟疑的站在原地,他的舌头似乎僵在了口腔里。“那你为什么不给蓟掌和鹰霜呢?”虎星质问断星,他甩开断星的手。“不要再试图让我迷上这玩意,我知道这是什么。”虎星警告的瞪了断星的黄眼睛一眼,断星并没有退怯,他勾起嘴角笑了,虎星不安的拿起地上的篮球走出了隔间,汗将他的头发黏成了一缕缕的,虎星不舒服地抬起手拨弄了两下半干的头发。

         虎星在这之后没有提起那次不愉快的经历,断星也很识相的闭紧嘴巴,虎星尝试观察有谁中了断星的诡计,除了鹰霜的脸变得更苍白了些之外他并没有看出来任何异样,也许断星放弃了,虎星思索着要不要将断星赶走,但断星的确是一名优异的贝斯手,他犹豫了。

        虎星抬手拉灭客厅的灯将他们赶进录音室里录制下一张专辑,本来都很疲累了的少年们顿时精神起来,鹰霜用他那低沉浑厚又有磁性的嗓音低低哼唱了几句歌词,虎星看到他冰蓝色的眸子在黑暗中得意的闪烁了一下,虎星觉得那首歌还不错,他象征性的哼了一声表示询问蓟掌和断星的意见,他们耸耸肩,一般来说,那表示他们对这首歌很满意。

   只需要配乐就行了,蓟掌将他的鼓拖到窄小的录音室里,断星从角落里拿出他的贝斯,他们配合默契的演绎着这首由鹰霜编写的歌曲,他们又开始苦苦思索专辑的名字。

         “嘿。”蓟掌突然坐起身,“就叫‘影族’怎么样?”

          他们认为影族还不够酷,他们要想出一个足够叛逆的名字。“无星之地怎么样?”鹰霜提议。“我们乐队的同名专辑?”他们一通电话打给了黑星,黑星毫不留情的嘲笑说这首曲子配不上这个名字,很显然,蓟掌的鼓声有些狂乱,无法完美的融入进鹰霜的嗓音中。

        蓟掌低着头一言不发,鹰霜上前安慰蓟掌说这没什么,肯定是这段时间疏于练习或者是太过疲劳了,蓟掌经常整晚整晚的处于兴奋之中。

         只有蓟掌自己明白是因为他服用阿普唑仑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似乎只要有一小会儿没有服用这种白色的药片他就会喘不过气来,心中的压抑和焦虑成倍增长都快要冲破他的身子。

        虎星明显看出了蓟掌不在状态的原因,他在那一晚扔掉了蓟掌的所有药片并告诫蓟掌如果他再这么沉迷于药物中,那么他可能很快就再也不能去打他的鼓了,至少不能在“无星之地”里担任这个重要的位置。

        蓟掌只是点头。


TOM

【黑森林四人组/摇滚AU】Craze

OOC

标点符号又错乱了。

无cp

私设如山。

0.

        十四岁的虎星正是恣意又张扬的年纪,他不懂如何去掩锋芒,摒嘈杂,他从不屑收敛。

        说实话,他也确实是学校不可多得的天才人物,数理化算是顶尖,文科也不太差,但是他没有成为老师们口中的乖宝宝,打架,旷课,聚众赌博闹事,抽烟喝酒,他什么都干过,可他又狡猾的不去碰那些对自身极其有害(得了,抽烟喝酒赌博?他管那个叫消遣)的事情,例如嗑////药吸////毒,也许还有和随便什...

OOC

标点符号又错乱了。

无cp

私设如山。

0.

        十四岁的虎星正是恣意又张扬的年纪,他不懂如何去掩锋芒,摒嘈杂,他从不屑收敛。

        说实话,他也确实是学校不可多得的天才人物,数理化算是顶尖,文科也不太差,但是他没有成为老师们口中的乖宝宝,打架,旷课,聚众赌博闹事,抽烟喝酒,他什么都干过,可他又狡猾的不去碰那些对自身极其有害(得了,抽烟喝酒赌博?他管那个叫消遣)的事情,例如嗑////药吸////毒,也许还有和随便什么人开////房,他小心翼翼如覆薄冰的踏着一条名叫法律的边缘线。

        虎星总是背着一把吉他,那把吉他已经很老很旧了,弦上坑坑洼洼,音似乎也不准,棕色的木头被汗水浸的发亮,虎星端详这把吉他的眼神是所有人都不曾见过的,赤诚的爱意,虔诚的眼神,满腔狂热热忱似乎一心扑在音乐上,他弹钢琴,玩吉他,敲架子鼓.....他的汗珠把简简单单的黑色体恤染成更深一点的颜色,虎星琥珀色的眼睛这时像是被雾裹住了,他从不会看观众,在黯弱的白色光线里,少年的脸被描上一层白边看起来有些朦胧,高挺鼻梁的投下的阴影将另一侧的小块脸颊罩在暗色里。

        他不顾底下少女的尖叫和频频拋上舞台的玫瑰花,虎星的眼神专注,很专注。

        对于虎星来说,置身音乐的世界里,就不会被什么搅扰心神。

        但是如果要虎星来说什么是最幸运的,那不会是选择投身于音乐中,而是遇见蓟掌,鹰霜和断星那几个好朋友。

1.

         虎星十五岁。

         当他吹熄了蜡烛的那一刻没有人对他大叫一声生日快乐,也没有人把蛋糕上的奶油抹在他脸上,好吧,虎星自己承认,就算有人想要这么做也办不成这件事,因为虎星自己做成的蛋糕实在太简陋了,毛茸茸的蛋糕胚没抹奶油,插上十五根蜡烛和一小块巧克力将那些蜡烛依次点燃后再一口气吹灭,最后一个人把蛋糕吃完,这是虎星的生日。

        生日没什么意义,但虎星坚持这么每年一直过下去,他想以这个日子来纪念他早逝的母亲。

        自己出生的那一天。

        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了啊。

        虎星默不作声的将蛋糕切开并叉起一小块送入嘴里,说实话味道还不赖,有点过于寡淡了,没什么甜味,虎星将剩下的蛋糕扒拉进垃圾篓呆坐在镜子前,虎星庆幸自己没有继承父亲那绿松石般的绿眼睛,他喜欢自己拥有自己母亲的那双眼睛,琥珀色的,虎星硬朗的面部线条半隐在黑暗之中,那把用了很多年的吉他还悬挂在墙上,他取下吉他走到街道上弹了一小段自编的曲调,凌晨一点,城市的街道还是熙攘纷杂的,霓虹灯为这座小城打上红绿色的诡谲光线也照耀着他极富棱角感的脸,虎星索性闭上眼睛,他到最后低低的哼唱了几句,少年的声音是嘶哑的,说不清是因为吸烟还是别的什么,尾音竟有些沙沙的,没有人注意他。

        他找了个长椅躺下来点燃一支烟递阖半入唇齿,虎星瘪了腮很嘬一口任由尼古丁的焦油气味进入肺部,半晌他才吐出浊雾茫然的盯着无星的澄澈天空。

         暗蓝色的天色似乎砸进了虎星琥珀色的眼里,映得虎星的眼睛闪闪发亮,许久,虎星别开脸,新刷的油漆气味让他有些难受,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十五岁对他来说意味着的不是新的阶段,而是接下来展开的,漫长而又痛苦的人生。

        他只有不断寻觅着,他还尚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寻觅什么,该怎么做。

2.

      虎星的头很疼,太阳穴一直跳,手里的烟早已被火燎尽,在微弱的晨光中,他猛然记起自己一宿未归,他微眯着眼调整焦距,虎星费力的用肘支起身,木椅翘起的木刺把他的胳膊剐出一道血痕,虎星嘶的抽气了一声没有在意,离他不远的长椅上倚着一个与他年龄相差不大的少年,虎星没有出声招呼。

         他也没有出声。

         他眯起眼睛笑了,虎星清楚这只是一点用来掩饰他对陌生人与生俱来敌意的小伎俩,虎星也冲他龇了龇牙,那人走了过来伸出一只手,虎星正犹豫着该不该握住,他似乎看出了虎星的勉强将手收了回去,他逆着光对虎星说:“有兴趣来看我的演出吗?我叫蓟掌,乐队的鼓手。”虎星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回答,他感觉到自己僵硬的点了点头。

        推开那扇布满油污有些腐坏了的门,那扇门看起来摇摇欲坠,似乎一阵强风就能将门从门框的怀抱里夺走,虎星伸出一只手轻轻的将它合上,木门立刻发出嘎吱的呻吟。

        一旦进入了酒吧,这就是和外面世界截然不同的一个环境,黄色的劣质闪光灯不断打在空空而积灰的舞台上,空气中不断散发着酒精的热度和瘾君子们的叫嚷以及玻璃杯口传来的清脆碰撞声,虎星坐在了一个高脚凳上,看起来不像好人的调酒师将一杯冒着泡沫的黑啤推了过来,虎星攥起酒杯的把手冲调酒师眨眨眼:“我没有点这个。”

         调酒师冷淡的瞥了虎星一眼,酒吧可不欢迎这种小毛孩,他一边低头擦拭着一个脏了的玻璃杯一边指了指旁边说:“是那位请你的。”虎星顺着他的手指转了转头迎上蓟掌的视线,他用修长的手指捏紧酒杯的把手熟练的呷上一口,黑啤特有的清苦味道在他的口腔里蔓延开来,他感激的向蓟掌点了点头。

        虎星大口灌下黑啤喉结耸动,他用手背抹了抹嘴屏息凝神的在酒吧的一片嘈杂中去听蓟掌极有力量感的鼓声,不可思议的事,歌曲的哪里都好像有这种鼓声,又好像哪里都没有,蓟掌是一名技艺高超的鼓手,他的鼓声已经十分巧妙的融入了狂热的音乐中,之后的虎星不得不承认蓟掌是不可多得的一笔财富,而更幸运的是他们乐队拥有蓟掌,但这都是后话了。

         等蓟掌走下台时,他那双与虎星很相似的琥珀色眼睛被汗水透得闪闪发亮,而那双眸子的更深处则是被生活与苦难磨砺过了的对音乐的坚定和热爱。

         虎星伸出了一只手,就像蓟掌当初对他做的那样:“你有兴趣加入我的乐队吗?乐队里只有我一个人,如果不算上你的话。”蓟掌笑了,虎星看到他微微点了头。

          “我是吉他手。”

           虎星听见自己这么说。

3.

       这是蓟掌同意加入乐队的第二天,他们几乎整夜未睡,轮流为乐队取名,蓟掌最先提议这支乐队叫做“雷族”,蓟掌也不知道雷族是什么意思,他觉得雷鸣时的声音能让整个世界听见,但这个提议被虎星否决了,虎星说“黑森林”听起来比较合适,蓟掌嗤笑了一声随意扯过一张稿纸,蓟掌的出租屋很小,而且四处都堆满了一摞摞的碟片和摇滚杂志,斑驳的墙面上贴着歪斜着的NBA海报。他在泛黄的纸上用出墨断断续续的黑笔写下几个字母“Place of No Stars”。

         “无星之地?”虎星用指腹抚过那几个字母:“什么意思?”蓟掌耸耸肩说这个名字并不代表什么,如果要说有,那么就是他们乐队的名字。

         虎星最终同意了这个名字,他觉得这听起来很酷,虎星满意的点点头,蓟掌舒适的将手覆在后恼躺在木地板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扇,“我们还需要两个人,我这里有很好的选择。”蓟掌意味深长的对虎星说,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板白色药片放入嘴里没有用水就吞了下去。

         “那是什么?”虎星盯着那板药想摸过来看看,蓟掌抢先一步将药放进了贴身口袋里。

          “阿普唑仑。”

翼落
【Brokenstar】 断星...

【Brokenstar】
  断星知道是他的母亲黄牙亲手结束了他疯狂的一生,用像他爪尖沾染的血液一样颜色的紫衫莓。
  断星不知道的是他从降生到死亡的一生都是对黄牙的一场酷刑,他的出生使影族巫医的生活断裂了两截,而他不得已被送上的归路则是黄牙心口被撕裂的最后一条伤疤。
  与所有黑森林的暗魂一样, 这只庞大的,伤痕累累的,残忍且永不满足的猫常常徘徊在温暖与寒冷的领地边界上,他因仇恨而燃烧的目光穿越过那些狰狞交错的枯树,穿过那条粘稠浑浊的暗流,最后总是落到另一双一模一样的橙红色瞳孔里。
他本可以什么不错过。但他从来都未曾珍惜。
 

【断星收录于WFS周边店猫武士...

【Brokenstar】
  断星知道是他的母亲黄牙亲手结束了他疯狂的一生,用像他爪尖沾染的血液一样颜色的紫衫莓。
  断星不知道的是他从降生到死亡的一生都是对黄牙的一场酷刑,他的出生使影族巫医的生活断裂了两截,而他不得已被送上的归路则是黄牙心口被撕裂的最后一条伤疤。
  与所有黑森林的暗魂一样, 这只庞大的,伤痕累累的,残忍且永不满足的猫常常徘徊在温暖与寒冷的领地边界上,他因仇恨而燃烧的目光穿越过那些狰狞交错的枯树,穿过那条粘稠浑浊的暗流,最后总是落到另一双一模一样的橙红色瞳孔里。
他本可以什么不错过。但他从来都未曾珍惜。
 

【断星收录于WFS周边店猫武士主题明信片-歧途
7.28极兽聚现场发售

shadow

【断星个人向】迷

—幼崽时期

—时间段为《黄牙的秘密》

+++

直到他第一次把爪尖插进猎物温热的身体、唇角染上腥味儿的鲜血时他才知道真正解渴的感觉。

巨大的松树耸立着,粗厚浓密的枝叶仿佛遮盖了整个夜空。阴暗的夜空中没有光亮,月亮本该待的地方只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微弱的光线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的暗色光晕来。

成片密集的松树下有弯弯曲曲的小道,腥臭的草叶繁杂茂密的点缀其中,腐烂的泥土上飘着潮湿的空气。

深灰色虎斑幼崽漫步于无星笼罩的黝黑森林中,枯萎的枝叶不断划过皮毛。

“这是哪儿?”幼崽驻足,他的声音不断回荡在无尽的黑色森林。缄默片刻后他抬起爪子将爪尖插到泥土里,黄色的眼睛警惕的巡视着四周。...

—幼崽时期

—时间段为《黄牙的秘密》

+++

直到他第一次把爪尖插进猎物温热的身体、唇角染上腥味儿的鲜血时他才知道真正解渴的感觉。

巨大的松树耸立着,粗厚浓密的枝叶仿佛遮盖了整个夜空。阴暗的夜空中没有光亮,月亮本该待的地方只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微弱的光线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的暗色光晕来。

成片密集的松树下有弯弯曲曲的小道,腥臭的草叶繁杂茂密的点缀其中,腐烂的泥土上飘着潮湿的空气。

深灰色虎斑幼崽漫步于无星笼罩的黝黑森林中,枯萎的枝叶不断划过皮毛。

“这是哪儿?”幼崽驻足,他的声音不断回荡在无尽的黑色森林。缄默片刻后他抬起爪子将爪尖插到泥土里,黄色的眼睛警惕的巡视着四周。

“断星。”松林沙沙作响,腥臭味飘来。

“谁?”幼崽猛然的立起了毛弓起了背,爪尖出鞘,锐利的目光不停地扫视着四周,“出来!”

还未等对方再次出声,眼前天旋地转,松树和腐烂的草根变得扭曲重叠犹如漩涡般席卷而至。一阵眩晕感席卷而来,眼前只能看见扭曲的红色火光和枯叶,耳边似雷声作响,五雷轰顶一般嘈杂。幼崽可以模糊地看到一只母猫的宽扁的脸,但却惊奇的看不到那母猫的五官和毛色,他走上前去,微微能感到对方想告诉他什么似的——那母猫的嘴张张合合,脸部肌肉剧烈的运动着,须子都在颤抖。幼崽警惕的凑上前去,可以听见几句似低叹的碎语。当他想捕捉其中的片段话语时却只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嘶气声。

“你说什么?”他黄色的眼睛微闪,正要再次凑近。忽然之间母猫快速溶解变成了一摊鲜血,鲜红的液体仿佛有灵性般迅速聚成了一只小型黑猫,那猫语调锐利,不停地嘶吼着。声音早已与混沌的幻想融为一体,朦朦胧胧,模模糊糊,极为不真切。

一时间仿佛雷声轰鸣,嘈杂的响声不断充斥着幼崽的耳朵。“这是哪儿?”幼崽的耳朵紧紧地贴在他的脑门儿上,但他似乎并没有恐惧。敏锐的黄眼睛里只流露出愤怒与微微的迷茫,幼崽深色的皮毛炸起,脚下腐败的草叶似乎已经被他撕烂:“你是谁?快给我出来!”

没有答应,杂碎的声音越来越响,仿佛那高耸的松林都被震得微微摇晃,血腥味儿越来越浓。由鲜血凝成的黑色小型公猫表情越来越狰狞,他呲出了牙,尾巴不停地拍打着地面。嘶吼声越来越大,腐臭味慢慢被鲜血覆盖,巨大的松树林歪折扭曲。

幼崽不再询问,他转而平静地望向这诡异的幻境,黄色眸子里不带一丝感情。

那公猫声音越来越小,渐渐直至与耳语一般大。

整个松林似乎都寂静了,那血腥味与腐烂味早已消腐烂味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明亮的满月。巨大的光体宁静而清冷,白雾在其中时消时散,松树巨大的枝丫仿佛就能勾起似的。

幼崽摆摆尾巴,这突如其来的宁静是他没有想到的。

“小断。”一丝轻柔的喵呜声传来。幼崽转过头去,明黄的眼睛瞪的老大。只见两只苍白透明的小母猫相依着离他不远,她们的皮毛闪着星光,眼睛如同泉水般一样清澈。

那两个透明小毛球身上传来的气息是幼崽从没有感受到的。他缓缓地站起来,轻轻地走上前去:“你们……”

其中的一只小母猫主动的与他鼻头碰鼻头:“我们都不该降生。”她的话语里竟有一丝卑冷:“不被祝福的降生是没有好结果的,”她说,“愿你不要迷失本心,尽管那是不可能的。”

“你们是谁?”幼崽狂妄的眼睛里第一次充满了深深的迷茫,他无力地想去捉住她们。但就在他爪尖触碰她们的一瞬间。那两个纯白的小毛球瞬间炸成了血花。

小断慢慢的睁开眼睛,他能感受到嘴巴里充斥着鲜血的气味。苍白无力的阳光照射进冰冷的巢穴,他用爪子聚了聚自己巢穴上所剩无几的羽毛。落叶季的天气十分寒冷,看来有必要为自己的巢穴再添几根羽毛了。

一个月前在他多次被小缠踢醒后就和蜥蜴条提出了分巢睡。那只骄傲的育婴室母猫听了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出乎意料的帮小断搭建了一个黑羽毛巢穴,她两眼闪光,兴奋的好像驱逐了一只恶心的家鼠。

小断简单梳理了一下皮毛上的碎屑。秃叶季的风似乎格外的冷,幼崽蓬松起深色的虎斑毛发御寒。天还没有大亮,小缠、小鹿小奔都还蜷缩在蜥蜴条的窝里小声的打着呼噜,棕色猫后白色的腹部规律的起伏着,她宽大的尾巴搭在幼崽的身上,尾尖时不时颤抖一下。

小断钻出了育婴室。冷风缠绵的刮着他的皮毛直至把育婴室的奶香味儿从他的鼻头吹至身后。

幼崽悄无声息的掠过空地,脚掌踩在潮湿的泥土和腐朽的枯叶上不留声响。

此时营地上已有几名武士在空地上来回踱步;族长杉星组织着巡逻队;一只学徒睡眼惺忪地走出了空地,但马上又被凉风吹瑟缩地吹进了巢里;老年猫的巢穴旁寂静一片,时不时有几声深沉的呼噜声传出。

但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幼崽利用他身形小的特点熟练地钻出了营地。

小断张大了嘴巴,感受着森林里潮湿泥土和树叶的气味。落叶季的森林仿佛真正复苏了一般,他能听见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啾啾叫的吵闹声,凉风夹杂着淡淡猎物的气味送到他的鼻尖上。

凉意顺着他的毛孔侵入了他的神经,幼崽把爪子深深地插入泥土里,冰冷的触感平息了他那股不知名的怒火。被困营地时小断只觉得口干舌燥,爪尖发涩。

直到他第一次把爪尖插进猎物温热的身体、唇角染上腥味儿的鲜血时他才知道真正解渴的感觉。

——鲜血。他享受掌控别人生命的感觉。

幼崽抖抖毛发,继续向领地深处走去。他的皮毛不断刮过低矮的松树丛,脚掌浅浅的踏在潮湿的土地上。

落叶季的松林里比往常都安静,幼崽抖了抖胡须向深处走去。突然,低矮的枝丫微动,他停住了脚步——那动静越来越大。

看来个头不小。

匍匐向前,小断向前望去,竟是狐心和残皮。

“……谎言不可能持续一辈子。”火红色母猫低嘶道,她靠近残皮的耳朵,“我知道他的母亲是谁。”

公猫奓起毛,他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满着警告:“你敢说出去?让小断同我经历一样的事情?”

母亲?幼崽悄悄向前趴了趴,黄眼睛不停地闪着暗光。多么陌生的词汇。他们在讨论我的母亲吗?

“我怎么就不敢?”狐心低低吸气,她姜黄色的短毛紧紧的贴着对方,“这是报仇的最好时机。”

“报仇?”残皮抽打着尾巴,耳朵不耐烦地抽动着。

“是。”母猫恨恨的吐出一口气,她的口鼻凑向深色虎斑公猫的脸颊,“我恨你,选择了她,没有选择我。我要报复她。”

她?幼崽黄色的眼睛里浮出了少许陌生,那从不给予自己温暖,甚至没有名姓的母亲。

公猫躲开她,他有力的尾巴大力的抽着地面:“你从来都不是一个选项。我警告你,不要惹是生非。”

无名的怒火从幼崽心里涌出,父亲知道他的母亲是谁却向自己隐瞒,而他那无名的母亲,从没有在乎过自己。渴望鲜血和强烈的控制欲一并发出,幼崽只觉得喉咙干涩,他的神经不受控制地指使着自己跳上前去狠狠地质问残皮,划开他的喉咙,如饮鸩止渴一般饮着他的鲜血。

野心与愤怒充斥着他的心脏。幼崽脸上再次浮现出那种熟悉的愤怒表情。总有一天,他将统治所有猫,让他们不得不臣服于自己的脚边,而他相信——离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TBC

薛邶宸。
结语,猫武士屠屏上皮评论。

结语,猫武士屠屏上皮评论。

结语,猫武士屠屏上皮评论。

狼羽

将近一年半前的草稿,昨晚考完饲料学奖励自己把这张完成了
阶下囚断尾的死//亡。其实并不符合断星面部扁平的特征,只是当时很想试试画发力撑起来的爪子和皱起来的鼻吻而已
画完去掉线稿以后的线条还很平滑,意外之喜
到底是啥关键词触犯了不能发啊。。。

将近一年半前的草稿,昨晚考完饲料学奖励自己把这张完成了
阶下囚断尾的死//亡。其实并不符合断星面部扁平的特征,只是当时很想试试画发力撑起来的爪子和皱起来的鼻吻而已
画完去掉线稿以后的线条还很平滑,意外之喜
到底是啥关键词触犯了不能发啊。。。

我名为祭。
#关于猫武士ky#受不了那群张...

#关于猫武士ky
#受不了那群张口就骂xx贱的ky了
大概是在b站前天看断星视频时的心酸。
打开弹幕想看一些有趣话语,结果不是断星贱就是说断星坏话。
我觉得无论一个角色如何,你可以不喜欢他,但请不要在那个角色相关的视频/文章/图片一边刷龌蹉语句。
我并不觉得骂你不喜欢的角色“贱”“傻x”就能改掉别人对他的观点与你同盟。
就拿鹰霜来说吧。你可以不喜欢他的残暴,不喜欢他的冷酷,但你不可以在下面刷他“傻x”“我就是讨厌他,他是贱x因为他害了冬青叶”等等具有引战性的语句,如果明知对方是一个极端角色厨,对不起,自负后果。
不要抱着“说两句而已吗,干嘛这么发火呢?这就是事实”的态度。
因为根据这句话,你几乎可以惹怒所有人...

#关于猫武士ky
#受不了那群张口就骂xx贱的ky了
大概是在b站前天看断星视频时的心酸。
打开弹幕想看一些有趣话语,结果不是断星贱就是说断星坏话。
我觉得无论一个角色如何,你可以不喜欢他,但请不要在那个角色相关的视频/文章/图片一边刷龌蹉语句。
我并不觉得骂你不喜欢的角色“贱”“傻x”就能改掉别人对他的观点与你同盟。
就拿鹰霜来说吧。你可以不喜欢他的残暴,不喜欢他的冷酷,但你不可以在下面刷他“傻x”“我就是讨厌他,他是贱x因为他害了冬青叶”等等具有引战性的语句,如果明知对方是一个极端角色厨,对不起,自负后果。
不要抱着“说两句而已吗,干嘛这么发火呢?这就是事实”的态度。
因为根据这句话,你几乎可以惹怒所有人。
哦对还有新人,请你不要再ky了。不要在下面刷什么“xx最棒”“这只猫比不上xx好”
对不起,我打爆你的狗头。
致此。

无墨即酒
猫武士某断星番外篇黑森林游记,...

猫武士某断星番外篇黑森林游记,少量藤池鹰霜出没,ooc年年有,这篇特别多,文笔渣,慎戳

猫武士某断星番外篇黑森林游记,少量藤池鹰霜出没,ooc年年有,这篇特别多,文笔渣,慎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