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斯卡

1301浏览    13参与
久往消

是巫青和蜂腰斯卡。下午直播了五张三张草稿两张网点,意外的动作快一点了。拎两个放过来

是巫青和蜂腰斯卡。下午直播了五张三张草稿两张网点,意外的动作快一点了。拎两个放过来

是我备菊哒
恰饭之前涂一涂摸个鱼

恰饭之前涂一涂摸个鱼

恰饭之前涂一涂摸个鱼

Oiolairë
backstreet gaze...

backstreet gazer
现代AU斯卡

可以看做是约会或者偶遇
光影画的不好,请轻拍

backstreet gazer
现代AU斯卡

可以看做是约会或者偶遇
光影画的不好,请轻拍

AHen㋡阿痕
【原創企劃】斯卡+10 自家兒...

【原創企劃】斯卡+10

自家兒子斯卡的十年後重新設定造型,

戒菸以後改吃棒棒糖了:3

【原創企劃】斯卡+10

自家兒子斯卡的十年後重新設定造型,

戒菸以後改吃棒棒糖了:3

久往消
听着love it if we...

听着love it if we made it 画第三回最后的两页草稿,觉得斯卡遇到的事情也挺触目惊心的,最后居然流下泪来。肯定会有很多人讨厌斯卡,但是不要紧,只要有人看到斯卡遭遇过的事情并记住,就足够了。斯卡也在丑陋而不成样的挣扎着活下去。不敢复仇、欺骗自我的他在遇到洛贾后也终于开始前进了。

听着love it if we made it 画第三回最后的两页草稿,觉得斯卡遇到的事情也挺触目惊心的,最后居然流下泪来。肯定会有很多人讨厌斯卡,但是不要紧,只要有人看到斯卡遭遇过的事情并记住,就足够了。斯卡也在丑陋而不成样的挣扎着活下去。不敢复仇、欺骗自我的他在遇到洛贾后也终于开始前进了。

北极守卫者

【紫川同人】江湖琐事(三)

照例我流OOC。

我本来想写好一点但是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


(三)来者无可期



  “我二哥常说一句话,‘我是个乡下人’,他追人姑娘也是乡下人那一套,不过有用。”光明王笑起来,“特别有用。”


  “如果他追的那位不是赛内亚的公主,后来的领主,那就更好了。”


  塞内亚的公主卡丹,是有“魔皇”之称的领主卡特的掌上明珠。


  素有“紫川之虎”美名的左那大侠第一次遇到卡丹,是在与塞内亚的一次冲突后。


  卡丹素有智士之称,塞内亚的羽林驸马曾赞她为“女诸葛”。一个人在一方面有天赋,就很难在与之相对的那个方面也有出众之处。就好比卡丹,聪明与美貌都让她占上了...

照例我流OOC。

我本来想写好一点但是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


(三)来者无可期



  “我二哥常说一句话,‘我是个乡下人’,他追人姑娘也是乡下人那一套,不过有用。”光明王笑起来,“特别有用。”


  “如果他追的那位不是赛内亚的公主,后来的领主,那就更好了。”




  塞内亚的公主卡丹,是有“魔皇”之称的领主卡特的掌上明珠。


  素有“紫川之虎”美名的左那大侠第一次遇到卡丹,是在与塞内亚的一次冲突后。


  卡丹素有智士之称,塞内亚的羽林驸马曾赞她为“女诸葛”。一个人在一方面有天赋,就很难在与之相对的那个方面也有出众之处。就好比卡丹,聪明与美貌都让她占上了,我们就不能指望她同时有很高的武功。(说到这个可能有人要拿流风霜来反驳,但你得清楚卡丹并没有大猩猩哥哥和病的快死的父亲。)


  于是她被俘虏了,被紫川秀。


  然而她却爱上了没事过来找紫川秀聊天的斯特林,用光明王后来的说法就是——明明是我先来的,第一次俘虏也好,人工呼吸也好……


  斯特林对卡丹是一见钟情,虽然紫川秀一口咬定他是见色起意。平心而论,卡丹确实漂亮,半点不输给倒追斯特林半年有余的李清旗主。


  一见钟情之后斯特林的行动也相当迅速,不仅每天都来紫川秀这儿和他共进晚餐,还变着法子找些卡丹可能喜欢的东西来。若不是顾忌着还有不少人受杨明华的命在监视他,斯特林很可能会跑卡丹窗户下面唱情歌。


  有言道,烈女怕缠郎。


  卡丹和斯特林在一起,紫川秀其实并不惊讶。


  就连斯特林最后告白用的方法是大白天清空周围所有人堵在卡丹门口声情并茂地说:“我很那个、那个你,你要不要考虑考虑?”这种事情,紫川秀都隐约预料到了。


  只是世上很多事情逃不出一些老话俗语,也脱不了陈旧的套路。


  就好比公主和草民历尽磨难兴许可以在一起,可是到此为止就好,切莫再往下翻。


  就好比妖女与大侠相恋,禁忌能给人刺激,可是刺激过后就是不得不面对的重重枷锁束缚。


  你有你的恩人与兄弟,我有我的父兄与族人。


  


  斯特林在一次对塞内亚的反击之后,一个人坐在树下,摸出他的烟斗狠狠地抽了几口。秦路站在不远处看着他,想了一会儿,还是没上去提战果。


  哪怕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


  “魔皇”卡特自杀于巴丹城下。


  卡兰、卡顿死于内乱。


  一夜之间,卡丹已是孤家寡人。


  不,这么说也不准确,毕竟她还有羽林驸马——云浅雪。


  斯特林很早就想过,他和卡丹很可能最后会是君嫁我娶的局面,只是热恋时期他头脑发昏,把种种顾虑都抛之脑后。


  谁知最后还是这样收场了。


  卡丹嫁了云浅雪,而他斯特林也有了名正言顺的夫人。


  斯特林抽烟的时候想起卡丹,想起他深爱的那个明媚可人的女子,那绷紧了许久的似已麻木的心忽的抽痛。


  那些如隔云端的往事忽然直直撞上他心头,斯特林想起昔日承诺,又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一切。


  本该为自己的战绩骄傲的左那护法在这一刻猛然意识到一件事——逼死她父亲,害死她千万族人,让她一无所有的人,是不配再得到卡丹的爱的。


  这回是真的断后路了。


  


  斯特林最后一次见卡丹,是在谈判桌上。


  彼时卡丹已经是塞内亚的领主,手腕狠辣压下一大片不服的声音,竟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塞内亚。


  谈判桌前斯特林用最公式化的语言和他最爱的女人交涉,那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难,起身时他甚至还对卡丹笑了一下。


  卡丹看着他的笑,微怔后也笑了。


  笑容美丽,一如七年前许诺终身。


  


  紫川护法左那的死讯传来时,卡丹正在整理文书。光明王刚接管塞内亚,许多事都要她这个昔日领主进行交接。


  听到这个消息,她静了很久,手上文书也一直就这么被她抱在怀里。卡丹听传讯那人说光明王险些把来报信的人杀了,又听见那人说杀了左那的是左那当年一说起脸上就带笑的大哥帝林。


  卡丹什么都听见了,可是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报信那人唤了她数次,卡丹回过神来。


  “怎么了?”


  话一出口,是她所未曾有的沙哑声音。


  迎着使者惊异的眼神,卡丹往脸上一摸。


  一片湿意。




  往事不可追,来者亦无可期。


  不过如此。


河古

[授权翻译]烈日西沉

简介:爱德华不是他原本的名字,是他需要背负的名字。

作者说:虽然还有另一篇文在写,但是最近有点写不下去了,所以开了一个小短篇。伊修巴尔au,灵感来源于我妈跟我说她小时候当难民的故事。因此诞生了这一篇。

(爱德好像有点ooc了,写的有点太黑暗了...)

希望你喜欢!

——————————

他将仇恨紧紧贴近自己的胸膛,将它包裹在心脏周围,在肋骨铸成的囚笼里滋养。在那里它腐烂着,但是却长出恼人的手攀上他的肋骨:腐朽着、压抑着。急迫着,直到污染了他的肺,让它们只能痛苦地抽动。然后它堵在他的咽喉;用苦涩的沉重充满他的嘴巴;一直攀爬到舌头下面——那时他决定不再尝试顺畅地呼吸。他接受这份仇恨,就像...

简介:爱德华不是他原本的名字,是他需要背负的名字。

作者说:虽然还有另一篇文在写,但是最近有点写不下去了,所以开了一个小短篇。伊修巴尔au,灵感来源于我妈跟我说她小时候当难民的故事。因此诞生了这一篇。

(爱德好像有点ooc了,写的有点太黑暗了...)

希望你喜欢!

——————————

他将仇恨紧紧贴近自己的胸膛,将它包裹在心脏周围,在肋骨铸成的囚笼里滋养。在那里它腐烂着,但是却长出恼人的手攀上他的肋骨:腐朽着、压抑着。急迫着,直到污染了他的肺,让它们只能痛苦地抽动。然后它堵在他的咽喉;用苦涩的沉重充满他的嘴巴;一直攀爬到舌头下面——那时他决定不再尝试顺畅地呼吸。他接受这份仇恨,就像迎接自己的一位老友。

这样更简单些,接受这个事实比纠结着轻松。

「我们就快到了,弟弟。」

「我知道。」

阿尔冯斯点点头,阳光闪烁在他的铠甲上,残酷得刺眼,爱德华把目光移开。窗外是一片荒芜,连绵几公里只有沙子和死物,随着列车的奔腾向后掠去,只留下一片黯淡的金色。车上也很闷热——明显没有空调——汗从爱德华的领子滴落,束缚住他的脖颈。他的左手手套太紧了,一圈汗凝结在腕口,另外一只机械臂过热了,碰都懒得碰。

如果他足够努力,他几乎可以说服自己这是条回家的路。

但它不是。这是一片不同的沙漠,有着不同的人和文化。Liore城像是突出的教堂尖顶一样划破地平线,也划破他回家的幻想。他想表现的激动一点,至少在这次,但实际上他只觉得自己很傻。

「你想到家了?」爱德知道阿尔在看着他,但他只是不想直接面对那两束象征他弟弟眼睛的红光。

「没,这地方太死气沉沉了。」

阿尔总是这样问,问一些关于家的问题,期待爱德能把他不想说的故事告诉他。但只有很少时候爱德会愿意透露,而且事后他总会后悔。

之后路上他们只是沉默,爱德放空自己,阿尔则会用一种压抑的期待观察外面的景色,像是一个十岁小孩会做的事情,而不是他这样十四岁的青年,爱德想不通他怎么做到的。

「我觉得是这个人,哥哥。」阿尔小声说,它在隔间里被无限放大,尽管只有爱德能听到。

外面刮起了沙尘,爱德咽了一口口水,斟酌着说:「对,阿尔,是这个人。」

————————

爱德一眼就认出那个人是个伊修巴尔人。他的眼睛隐藏在墨镜后面;头发却出奇的白,甚至有点太亮了,不可能是因为年老;棕色皮肤,就像爱德自己的皮肤一样。他有一种奇怪的口音,会在每一个元音上稍稍拉长,同时每遇到字母I时都会发低音。他的亚美斯特利斯语说的很勉强,这种语言在他灵巧的舌头上显得笨重。爱德理解,和他的母语比起来这的确不是什么好听的语言。

在有些时候爱德会行一种伊修巴尔礼:把手掌放在心脏的位置然后鞠躬,就像是和一个兄弟打招呼,这事情他好久没做过了。当他在湿透的中央大街上和弟弟肩并肩跑着,那位杀手追在他们后面时,他也是这样想的。

当他们发现被包围时,阿尔的半个烂盔甲悬着,爱德只能躺在地上,任凭崩裂的机械臂歪在一边,而疤脸伊修巴尔人正要审判他,这时他几乎就要跪地认罪了。他几乎要告诉他那件隐秘的事情,让他放他一马:伊修巴尔人帮过他。他还不想死,现在不想,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但他没机会。枪声没给他机会,马斯坦古和他的士兵站在巷尾。爱德甚至不知道他该不该为了大佐的出现而高兴。之后是一阵混乱,更多枪响,有人给他披上了一件夹克,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颤抖地多厉害。颤抖地让他像是在抽泣,他知道这不是因为冷。

渐渐地他恢复过意识,才注意到阿姆斯特朗少校在和袭击者苦战,很明显少校处于不利地位。爱德屏住呼吸直到他痛得憋不住了,可是战斗还在继续。他想去帮忙,但没有机械臂的他没有任何用处,这最让他难过。

伊修巴尔人猛冲向阿姆斯特朗,而这位少校根本躲闪不及,那一瞬间爱德知道可能来不及了。他受不了别人死在他面前,所以他冲出人群的保护圈,做出了他唯一力所能及的事:

「住手!」

但脱口而出的并不是这个词,他甚至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这个事情,伊修巴尔人停住,转向他,满脸震惊,爱德意识到这件事有多可怕。

他知道更多目光正在投向他。

但他不是故意用伊修巴尔语说刚才那句话的。

「你!」疤脸男人咆哮着,他被困在原地不能动,但是爱德觉得他在向自己逼近。「你刚说什么?」

他再说不出一句话。无法出声,无法移动,也无法呼吸。他只能看着他,目不转睛,可在那深红色的眼睛中他什么都不是。他能听见自己耳朵中血液的奔腾时咆哮着的声音,就像是他整个人浸没在水里,直到肺叶都被水充满。

疤脸男人摘下眼镜,露出下面红色的眼睛,爱德很久没见过这样纯粹的颜色了——他甚至都快忘了——

疤脸男又说了一遍,这次不是用亚美斯特里斯语。

「你刚说什么?」

这是条命令,同时也像是请求。

有士兵鸣枪警告,但爱德听不见,只看到子弹擦着男人的脸飞过,打到背后的墙上。男人的脸颊在流血,那颜色就像他的眼睛一样红。爱德听见霍克艾咒骂了一声。

地面扭曲了,同时发出过于响亮的轰隆声,等沙尘都散尽的时候,伊修巴尔人已经离开了。

————————

那些目光让爱德感觉很不舒服。就像是尖刺从四面八方穿透他的皮肤,这太痛了,令他无法容忍,他甚至想自己把这层外皮剥下来,但他甚至不知道这样裸露出来的躯体是否符合人类的姿态。

「你刚刚干了什么?」办公室门关上的那一刻,马斯坦古低声质问道,几乎是破口而出了,就像是他把嘴里什么苦涩的东西吐掉。依旧残缺的阿尔勉强支撑在桌子上,还有修斯、霍克艾、他熟悉的其他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就像在看什么表演,不过舞台上只有让人厌恶的东西——他自己。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爱德假装平静地说道,但他的舌头几乎都发烫了。他的机械臂再一次开裂,露出更多内部的零件,他觉得这应该是它损坏的最严重的一次。

「哥哥…」阿尔的声音好像是细小的背景音,爱德只是看了他一眼,他就不再接着说了。他知道在这之后这个举动所带来的罪恶感会再添痛苦,但那是之后的事。

「你刚刚——」马斯坦古像是快吐了,他不应该这样对待爱德,他还是个伤员。但他接着说「你刚刚说了伊修瓦尔语。」

「对,我说了。」爱德没有辩解的余地,但承认这件事仍然让他痛苦万分。爱德又站回那个舞台,被所有眼神剥开,而他无能为力。

「解释一下。」

「我读过很多书,大佐。」说到最后一个词的时候他已经掩盖不住自己心里那种恶心的感觉了。「我记住了一些词。」

「别糊弄我。」

爱德冷笑道:「很遗憾,这是实话。」

爱德没有天真到忽略自己的外表:褐色的皮肤以及近乎白色的金发,如果不是那双金色的眼睛,他会很容易被当成伊修巴尔人。尽管他无比怨恨给了他这双眼睛的霍因海姆,但这双眼睛的确让他十分庆幸,被认作伊修巴尔人够他死好几次的了。

「钢之炼金术师,我要你说真话。」

这时爱德想到自己母亲的脸,太过于清晰了,仿佛他们才刚刚分别。他看见她笑得时候嘴角翘起的弧度,她亮白色的头发垂在肩头,那双火红的眼睛闪烁在温柔的阳光里。

红色的眼睛。

「你这种人不值得听!」他离开房间,不敢看屋子里的反应。冲到白色的走廊里,再冲出门,直到他发现雨滴在他的脸上,把他的心冻僵。

他爬到下水道里,好像花了好几个小时。下水道的潮湿感让他的皮肤打颤,同时传来令人作呕的腐朽气味,但他没回头。

爱德找到了伊修巴尔人。他靠着墙,血从他的脸颊上一直流下来,白色的头发已经脏的发灰。他的肩膀规律地起伏,眼睛闭着,脸上只有一种平静的神态。

他睁开了眼。

「爱德华·艾尔利克。这是你的真名吗?」

「那斯卡是你的真名吗?」

伊修巴尔人嘴唇翕动,说道:「不是。」

「那我的也不是。」

「你来这里干什么?」

爱德华走向他,更近。如果他伸手,他可以直接碰到他。

「有一些问题我需要回答。」爱德说。

男人的呼吸变的更沉重了,同时他挺起了身体。他的动作变得戒备,攥紧拳头,但他的眼里并没有不信任。

「说吧,就当对你的兄弟。」


译者:第一篇翻译,语句不通请见谅。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小短篇,原文特别美,附上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964407

授权翻译,授权放在另一个帖子里,点我主页可以看。

以后大概会周更钢炼的翻译。AO3就是宝库!钢炼粮食的天堂!!!


AzhI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还记得当年f...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还记得当年fa里斯卡模熊猫屁股未遂结果秀了张梅一脸臂环的斯卡的传奇瞬间吗?这可能是他不肯说出来的愿望之一了!

啊……好像在说:这该如何是好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还记得当年fa里斯卡模熊猫屁股未遂结果秀了张梅一脸臂环的斯卡的传奇瞬间吗?这可能是他不肯说出来的愿望之一了!

啊……好像在说:这该如何是好啊……

AzhI
重发……!!!修改了一下……上...

重发……!!!修改了一下……上一张那不叫斯卡那是李云龙!!!【被打
……
可是……还是很像李云龙啊……【晕厥】
还有,不要因为人体所以点了喜欢,这是有照片参考的,我默写不出来的(இдஇ`)

重发……!!!修改了一下……上一张那不叫斯卡那是李云龙!!!【被打
……
可是……还是很像李云龙啊……【晕厥】
还有,不要因为人体所以点了喜欢,这是有照片参考的,我默写不出来的(இдஇ`)

Kolmogorov-Simirnov

[斯坎亚/卡卡西]木叶一夜

灵感来自p站某张图。上忍卡变装之后不慎穿越到火影卡世界线的一个晚上。


<del>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写出来和脑的就完全不一样了两个人怎么都那么会说骚话</del>

<del>带土生贺都没搞完我为什么又突然在搞水仙呃啊啊啊</del>


one knight in 克诺哈,我留下一点照片

灵感来自p站某张图。上忍卡变装之后不慎穿越到火影卡世界线的一个晚上。


<del>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写出来和脑的就完全不一样了两个人怎么都那么会说骚话</del>

<del>带土生贺都没搞完我为什么又突然在搞水仙呃啊啊啊</del>


one knight in 克诺哈,我留下一点照片

渣渣菲妮

    在第不知道多少遍重温FA时候的感想:希望斯卡叔在之后的救赎之路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钢炼啊钢炼,当年补了03又跟着追漫画,FA开始了又跟着追FA,动画漫画同时完结,牛姨最后一话工作量爆炸画了113页。想想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但是每次不经意间打开一集视频就不知不觉又看到了最后……简直是一看就停不下来。结果基本每年都会不知不觉的看一遍(MONSTER也是)。。。太魔性

    草图先放着,有时间细化下吧。。。虽然动画紧凑,但其实还是漫画细节多太多,而且...

    在第不知道多少遍重温FA时候的感想:希望斯卡叔在之后的救赎之路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钢炼啊钢炼,当年补了03又跟着追漫画,FA开始了又跟着追FA,动画漫画同时完结,牛姨最后一话工作量爆炸画了113页。想想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但是每次不经意间打开一集视频就不知不觉又看到了最后……简直是一看就停不下来。结果基本每年都会不知不觉的看一遍(MONSTER也是)。。。太魔性

    草图先放着,有时间细化下吧。。。虽然动画紧凑,但其实还是漫画细节多太多,而且牛姨的画风和恶搞趣味使故事中出现了不少隐藏的萌货……有时候甚至觉得如果斯卡身上没有那些悲伤绝望的经历,应该是个认真本分内心带点柔软的人吧??

    P.S.附赠一点漫画里斯卡叔的青葱时刻 ;)

onomatopoeia

歌手Miho Moribayashi太过可爱的声线以至于让人想不到她也是一名乐手兼词曲创作人

以她为中心的这支乐队Hi-Posi 风格以techno-pop 斯卡(牙买加流行乐)lounge见长 

日式甜死人不偿命的歌声 搭配电子节奏 合成器 佐斯卡音乐的萨克斯风 小号 yummy~上菜啦~~~  


 (注明出处 欢迎转载)

歌手Miho Moribayashi太过可爱的声线以至于让人想不到她也是一名乐手兼词曲创作人

以她为中心的这支乐队Hi-Posi 风格以techno-pop 斯卡(牙买加流行乐)lounge见长 

日式甜死人不偿命的歌声 搭配电子节奏 合成器 佐斯卡音乐的萨克斯风 小号 yummy~上菜啦~~~  



 (注明出处 欢迎转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