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斯坦

10364浏览    150参与
梦蓝

生日快乐

*呜哇,赶不上那我就补吧,全是大佬我好难在

*ooc

*私设多

*双子生日快乐


冬季的早晨是雾茫茫的。


等哈迪斯抬起无力的手揉揉惺忪的睡眼,四处张望时,他发现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床头柜上的闹钟响着,被子中快要散去的热度,贴着窗户的冰花……


哥哥不在。


他知道哥哥又忙着走了,或许在天刚亮,或许就在刚才。


哈迪斯轻轻叹口气,嘀咕了什么,起身走到客厅。


客厅的茶几上贴着一张蓝色的便利贴——那一定是斯坦写的,他总是这样。


说起来,还记得那天之后斯坦说了很多话,包括他喜欢的颜色。他说他喜欢蓝色,因为那是弟弟的颜色。


“早餐已经准备好,外面天冷记得多...

*呜哇,赶不上那我就补吧,全是大佬我好难在

*ooc

*私设多

*双子生日快乐




冬季的早晨是雾茫茫的。


等哈迪斯抬起无力的手揉揉惺忪的睡眼,四处张望时,他发现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床头柜上的闹钟响着,被子中快要散去的热度,贴着窗户的冰花……


哥哥不在。


他知道哥哥又忙着走了,或许在天刚亮,或许就在刚才。


哈迪斯轻轻叹口气,嘀咕了什么,起身走到客厅。


客厅的茶几上贴着一张蓝色的便利贴——那一定是斯坦写的,他总是这样。


说起来,还记得那天之后斯坦说了很多话,包括他喜欢的颜色。他说他喜欢蓝色,因为那是弟弟的颜色。


“早餐已经准备好,外面天冷记得多点。如果可以的话,去外面逛逛吧。”


这是便签上的内容。


看完便签,哈迪斯又轻轻笑了笑,略带嘲笑的说道:“我都这么大人了,他还像个妈一样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照着。”


然后又猛的想起前几天晚上斯坦的行为。他最近总是在半夜出着冷汗的同时惊醒过来,大叫着:哈迪斯!随后开始东张西望,直到看到一脸迷惑的弟弟在自己身旁看见自己才心安。


“我又梦见小时候了,你说你恨我,我不配做你哥哥……幸好,那只是个梦。”斯坦心有余悸的说,声音略带虚弱。


“嗯……只是个梦。我在,现在我就在你身旁。”哈迪斯安慰道。


每个夜晚,哥哥都会这样惊醒,这样说。


过了一会,哈迪斯才缓过来。看了一眼那边桌上的食物,无语。


今天是12月4日,家里空无一人。


于是在哈迪斯准备出门时,他看见那边鞋柜上放着一个精美的礼物盒,旁边摆了一张白色的、熠熠闪光的信封。


“以后每年你的生日,我都送你一个水晶球。”


脑内突然闪过那一个承诺。


看似天真烂漫的小孩子互相的承诺,斯坦却坚持了十几年。每一个水晶球,都是一个承诺的实现。


这次,也是水晶球吧。


于是拆开了礼物盒,里面不出所料的也是一个水晶球。水晶球闪着暖黄色灯光,温暖着球里面的水。水里面漂浮着一颗巨大的金黄色星星,但引人注目的不是那颗星星,是星星上那一个孤独的小人。在水晶球的低端,铺着一层雪一样的泡沫。底座是棕色的树木色……就像外面被雪覆盖的树木一样。


……


……


等哈迪斯看完这个水晶球,他不打算再在家里浪费时间。他出门了。


毫无目的的出门,大概只是为了听从哥哥的意见吧。


凛冽的寒风“哧哧”地刮着,行人们的耳朵与鼻子被冻得通红。被风吹起的枯黄的落叶在空中打着旋,张扬却又有些失意。街道上汽车来来回回的声音,路边过往人群嘈杂的声音与风的声音纠缠在一起。在这个冰冷无聊的世界上留下一点色彩。于是门口的快餐店被挤得水泄不通。


哈迪斯视而不见似的直直向前走,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来——只是单纯听从哥哥的意见……想去找他。









当黑色布满了一半的天空时,白昼就下班了。


那么,哥哥也会下班吗?


哈迪斯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耗费了一整天的时光。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当他打开大门时,斯坦正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蛋糕发呆。


于是啊,那封放在鞋柜上的信封不见了。



种了棵萱草

双子生贺·他们的一天

#就这样吧,我尽力了

#写得差,还奇奇怪怪的

#祝他们生日快乐

6:00

斯坦:起床

哈迪斯:睡觉中

6:20

斯坦:洗漱完毕准备晨练

哈迪斯:睡觉中

7:00

斯坦:跑到早餐店吃早餐

哈迪斯:被闹钟吵醒

7:30

斯坦:去警局报道

哈迪斯:赖床中

7:40

斯坦:开始完成书面工作

哈迪斯:赖床中

8:00

斯坦:和队员一起巡逻

哈迪斯:被星影拖起来

8:30

斯坦:巡逻中

哈迪斯:吃完早饭被星影拖着在基地里搞事

9:00

斯坦:巡逻中,逮捕了两个抢劫犯三个小偷一个人贩子

哈迪斯:因为搞事而和星影一起被月舞揍

9:30

斯坦:巡逻结束,去...

#就这样吧,我尽力了

#写得差,还奇奇怪怪的

#祝他们生日快乐

6:00

斯坦:起床

哈迪斯:睡觉中

6:20

斯坦:洗漱完毕准备晨练

哈迪斯:睡觉中

7:00

斯坦:跑到早餐店吃早餐

哈迪斯:被闹钟吵醒

7:30

斯坦:去警局报道

哈迪斯:赖床中

7:40

斯坦:开始完成书面工作

哈迪斯:赖床中

8:00

斯坦:和队员一起巡逻

哈迪斯:被星影拖起来

8:30

斯坦:巡逻中

哈迪斯:吃完早饭被星影拖着在基地里搞事

9:00

斯坦:巡逻中,逮捕了两个抢劫犯三个小偷一个人贩子

哈迪斯:因为搞事而和星影一起被月舞揍

9:30

斯坦:巡逻结束,去了趟礼品店

哈迪斯:护理次元盾

9:40

斯坦:在训练场训练

哈迪斯:开始检查基地的网络和系统是否安全

10:00

斯坦:被后辈打断训练,请教问题

哈迪斯:继续检查基地的网络和系统是否安全

10:20

斯坦:指导后辈、一起训练

哈迪斯:检查出去搞破坏的机械怪的伤亡情况

10:30

斯坦:继续训练

哈迪斯:训斥失败的机械怪

10:40

斯坦:继续训练

哈迪斯:接到上头的任务

10:50

斯坦:继续训练

哈迪斯:准备完毕,出发做任务

11:00

斯坦:接到任务,准备出发

哈迪斯:执行任务中

11:30

斯坦:做任务中,为了掩护同伴受了点伤

哈迪斯:做任务中,遇上了坐收渔利的第三方

11:40

斯坦:做任务中,伤口被紧急处理了

哈迪斯:做任务中,被第三方围攻

12:00

斯坦:任务完成,伤口被同伴仔细包扎

哈迪斯:任务完成,伤口被自己胡乱处理了一下

12:30

斯坦:回到警局,被同僚拉去吃饭

哈迪斯:回到基地,被基地其他人嘲讽

12:35

斯坦:到达餐厅,被同僚央求今天不要再吃胡萝卜了

哈迪斯:反嘲讽回去

12:40

斯坦:依旧选择了胡萝卜

哈迪斯:吵起来了

12:50

斯坦:吃饭中

哈迪斯:吵架被长官打断

12:55

斯坦:吃完饭开始散步消食

哈迪斯:被星影叫去处理伤口

13:00

斯坦:开始写任务报告

哈迪斯:开始写任务报告

13:20

斯坦:交报告,被夸奖说做得很好

哈迪斯:交报告,什么也没说

13:30

斯坦:拿着相框发了会儿呆

哈迪斯:本该整理任务的资料,但走神了

13:40

斯坦:被超人和同事拉出办公室

哈迪斯:被星影换回神,继续处理资料

13:50

斯坦:被拉到一个派对上庆祝生日

哈迪斯:继续整理资料

14:00

斯坦:收到一堆礼物和祝福

哈迪斯:整理完资料开始上网

14:10

斯坦:陪着超人玩游戏

哈迪斯:看到关于斯坦的正面新闻

14:20

斯坦:轻易识破了超人的小花招赢了游戏

哈迪斯:不开心,留下差评

14:30

斯坦:被起哄要求唱歌

哈迪斯:发现斯坦的黑楼,披着马甲上去掐架

14:40

斯坦:跟着起哄要求别人唱歌

哈迪斯:掐完架神清气爽,继续上网

14:50

斯坦:被拉去游乐园玩

哈迪斯:接到紧急任务,被要求扮成斯坦的样子去救人

15:00

斯坦:在安慰被云霄飞车吓尿的后辈

哈迪斯:潜入监狱

15:20

斯坦:在射击游戏上大杀四方

哈迪斯:成功救人

15:30

斯坦:被射击店老板拉黑

哈迪斯:不知为何出动警报,跑路中

15:40

斯坦:被要求请客冰激凌

哈迪斯:跑路成功,撤回基地

15:45

斯坦:想要买胡萝卜味的冰激凌,然而并没有买到

哈迪斯:回到房间瘫在椅子上

15:50

斯坦:继续被超人和同事拉着到处玩

哈迪斯:拿着一张斯坦的照片看着发呆

15:55

斯坦:和大家一起玩

哈迪斯:阴着脸用笔在照片上乱画

16:00

斯坦:玩到一半被路人小姑娘红着脸请求拍照

哈迪斯:把照片扔进抽屉,发呆

16:30

斯坦:顺道抓住了一个劫持人质的罪犯

哈迪斯:持续发呆

16:35

斯坦:被称赞,被人质塞了一袋糖当谢礼

哈迪斯:被月舞星影叫去开会

16:40

斯坦:糖被超人瓜分了

哈迪斯:在会议上昏昏欲睡

16:50

斯坦:和大家一起离开游乐场

哈迪斯:被点到名字,瞬间惊醒

17:00

斯坦:在警局发现了一个大蛋糕,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

哈迪斯:被要求总结最近的情况

17:05

斯坦:得到了大家的生日祝福,吹蜡烛

哈迪斯:总结中

17:10

斯坦:和大家一起吃蛋糕,被糊了一脸奶油

哈迪斯:被允许坐下,松了口气后发现冷汗打湿了后背

17:15

斯坦:所有人开始了蛋糕大战

哈迪斯:继续开会中,不敢走神了

17:25

斯坦: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警局

哈迪斯:会议结束,星影提出去喝一杯

17:35

斯坦:和粘在窗户上的奶油较劲中

哈迪斯:得知星影请客,喝到一半收到了生日祝福

17:40

斯坦: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准备去洗澡

哈迪斯:愣了一下,别扭的道谢

17:50

斯坦:洗澡中

哈迪斯:被调侃害羞了,恼羞成怒要拼酒

17:55

斯坦:洗完澡开始洗衣服

哈迪斯:拼酒中

18:00

斯坦:收到了同事的胡萝卜沙拉晚餐

哈迪斯:拼输了

18:10

斯坦:被告知今天生日不用执勤,但之后要补上

哈迪斯:被带回自己的房间

18:15

斯坦:下班回家

哈迪斯:躺尸中

18:20

斯坦:回到家中,拿出上午从礼品店买的礼物

哈迪斯:缓过神来,喝了桌子上的醒酒茶

18:25

斯坦:看着里面的夜光水晶球愣神

哈迪斯:翻了个身继续躺尸

18:30

斯坦:叹了口气,把这个水晶球放进装满水晶球的柜子

哈迪斯:继续躺尸

18:35

斯坦:开始查看寻人启事有没有回复,最新被发现的失踪人员里有没有自己熟悉的脸

哈迪斯:感到片刻的失落,起身洗了把脸继续躺

19:00

斯坦:仍旧没有消息,深深叹了口气

哈迪斯:收到了新的命令,要求参与能源核计划

19:05

斯坦:开始在房间里锻炼

哈迪斯:开始阅读计划书

19:30

斯坦:继续训练中

哈迪斯:看完计划书,暗搓搓骂上头是变态

20:00

斯坦:训练完毕,打开了电视

哈迪斯:黑进别的星球的网络乱搞

20:30

斯坦:看新闻中

哈迪斯:搞完事觉得爽多了

21:00

斯坦:又打开柜子看了一眼里面的水晶球

哈迪斯:在纸上画出斯坦的脸,再叉掉

21:05

斯坦:晚间洗漱

哈迪斯:把纸揉成团丢掉

21:15

斯坦:洗漱完毕

哈迪斯:开始洗漱

21:25

斯坦:在卧室看书

哈迪斯:洗漱完毕

21:30

斯坦:看书中

哈迪斯:检查最近的任务情况

21:55

斯坦:关上书,准备熄灯睡觉

哈迪斯:检查完毕,准备睡觉

22:00

斯坦:动作顿了一下,看着窗外的星星

哈迪斯:动作顿了一下,看着漆黑的夜空

22:05

斯坦:“生日快乐,弟弟。”斯坦轻轻叹了口气,开始睡觉

哈迪斯:“…斯坦…算了。”哈迪斯啧了一声,开始睡觉

22:10

斯坦:睡觉中

哈迪斯:睡觉中


Heart桃雨

双子生日快乐鸭
原画作者: @俱灰恶魔人 (这个大大超好的\^O^/)(授权见图二)
大大画的超好的,突然感觉画的有罪
不会上色+1

双子生日快乐鸭
原画作者: @俱灰恶魔人 (这个大大超好的\^O^/)(授权见图二)
大大画的超好的,突然感觉画的有罪
不会上色+1

吃掉一根胡萝卜

祝你们生日快乐!

素材使用:官方:S3 S11 S12
LOFTER  CHICKAL老师:《夏日终曲》1-3章(授权在最后一张)

祝你们生日快乐!

素材使用:官方:S3 S11 S12
LOFTER  CHICKAL老师:《夏日终曲》1-3章(授权在最后一张)

Heart桃雨

标题君已被吃掉

不管你犯了什么错,变成什么样

你永远都是我的弟弟

                                      ――斯坦

你是星际刑警,我是星际罪犯

我们终究回不到过去

     ...

不管你犯了什么错,变成什么样

你永远都是我的弟弟

                                      ――斯坦

你是星际刑警,我是星际罪犯

我们终究回不到过去

                                      ――哈迪斯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可能是个人内心的感受)


Heart桃雨

星际双子生日

距离开宝双子生日还有三天(12月4日)

距离开宝双子生日还有三天(12月4日)

蚩尤九黎

星河(伽小向)17

本文在晋江,LOFTER均有发表。

第十七章 “饥肠辘辘”

    39384年9月28日,索里星向星星球发起进攻,奈何星星球蓝光防御系统太过强大,飞船无法攻破。于是,潜伏在星星球的卧底纷纷出动,试图关闭蓝光防御系统。

    国防部再一次成为双方交锋之地,星际联盟派来的帮手,星际刑警斯坦在几天前到达,协助守护国防部。

    蓝光闪现,手起刀落,伽罗解决一个敌人,准备去和小心会和。        ...

本文在晋江,LOFTER均有发表。

第十七章 “饥肠辘辘”

    39384年9月28日,索里星向星星球发起进攻,奈何星星球蓝光防御系统太过强大,飞船无法攻破。于是,潜伏在星星球的卧底纷纷出动,试图关闭蓝光防御系统。

    国防部再一次成为双方交锋之地,星际联盟派来的帮手,星际刑警斯坦在几天前到达,协助守护国防部。

    蓝光闪现,手起刀落,伽罗解决一个敌人,准备去和小心会和。                 

    在一个拐角处,他遇到了一个人。

    “斯坦,你怎么在这?”

    斯坦愣了一下,摸摸鼻子,“哦,我听到这里有动静,就来看看。”

    伽罗点点头,斯坦笑道,“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斯坦,你走错了,那边是南门,你应该往东走。”伽罗背对着他。

    斯坦停下脚步,尴尬的笑,“哈哈,我刚来不怎么熟悉,谢谢了。”说罢快步走开,恰好错过了伽罗意味深长的眼神。

    哈迪斯走出好远,才回头看了眼,松口气平复一下心情。

    他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中被禁锢的人,同样俊秀的容貌,紧闭着双眼,汗水打湿了额角的发丝,贴在苍白的脸上。

    哥哥......

    喜欢我送你的大礼么?

    ......

    刀疤星,一家不起眼的餐厅内,阿卡斯随手点了几个菜,坐在椅子上与凯撒互瞪。

    “军队的套餐啊,真怀念。”凯撒无聊的拄着下巴,看到阿卡斯点的菜,眼睛亮了亮。

    阿卡斯冷笑,伸出一根手指敲敲桌面,“这里的高级套餐才适合你吧,凯撒军长”故意把军长二字咬的很重。

    “一般啊,刀疤星人太急躁了,每顿饭只能吃到糊掉的肉......我记得你爱吃半焦的鸡腿对吧。”

    阿卡斯握着筷子的手青筋暴起,这混蛋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半夜你还用两个西瓜跟伽罗换来着......”

    筷子断成两节,阿卡斯拍案而起,“靠,你个偷窥狂!”

    准备上菜的服务员被吓了一跳,随即脸红。周围人都看过来,服务员脸烧的更厉害,阿卡斯奇怪的看了眼服务员,“没说你!”

    食客们小声笑,服务员恼羞成怒,重重放下盘子走了。

    阿卡斯不明所以,“态度真差。” 转头就见凯撒笑着看他,“阿卡斯副将还是那么直率。”

    见凯撒笑的样子,阿卡斯也明白了,坐下压低声音,“我明白了,你是故意的。”

    “故意让我出丑,别人都看不见你。”

    “......”

    凯撒无语,这家伙真的明白了么,瞥了眼依旧往这边瞟的服务员,服务员顿时感觉脖颈一凉,赶紧干活去了。

    这顿饭吃的一点都不香,被仇人注视着让阿卡斯浑身难受,好在很快就吃完了,二人朝目的地进发。

    凯撒带他来到一个地方,看起来是个私人住所,刚想敲门,就听凯撒幽幽的说。

    “直接开,门没锁。”

    阿卡斯狐疑的看着他,“你确定要私闯民宅?”

    “进去吧,我和他可是熟人。”凯撒把熟人二字咬的很重,眼底泛着一丝冷意。

    ......

    伽罗与小心回合后,跟他说了对斯坦的怀疑,小心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的斯坦确实有点不对劲。

    虽然相处没多久,但大家都知道斯坦是个十分正直且柔和的人,今天的斯坦给人的感觉很邪气。

    “感觉不像是同一个人呢。”伽罗摸摸下巴,低声道。

    “我有办法确定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小心想到一个办法,他轻轻拉过伽罗的衣领,让他低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伽罗眼前全是小心露在领子外面的一截脖颈,还有微微泛红的耳朵。

    伽罗喉结上下蠕动一番,忍住冲动,小心说完了,说了声,“你先去休息一会儿,我去办。”

    等到小心走远了,伽罗回过神,刚刚小心说什么了?

    对于自家情人总是无意识的挑逗,伽罗只能把想法憋在心里,之前杨枫还调侃他,“伽罗,小心还有半年才成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啊!”

    当时他还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不会对未成年的小心下手,不然不光是不能原谅自己,小心的监护人和哥哥姐姐们也会撕了他吧。

    “不行,要忍住啊!”

    ......

    小心来到宅博士工作的地方,把一根头发交给博士,宅博士好奇,“小心,这是?”

    “斯坦的头发。”

    “你拿斯坦的头发做什么?”

    “我和伽罗觉得他有点不对劲。”

    一旁的杨枫凑过来,“所以你想查他的DNA?”

    小心点头,“星际联盟应该有斯坦的信息,但是机密。”

    宅博士拍拍胸脯,“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杨枫过来给宅博士打下手,小心在一旁看,没一会儿,星际联盟成员的信息出现在屏幕上,打开斯坦的信息,三人带着八卦的心瞄了一眼。

    其中家庭成员一栏写着,父母早亡,有一双胞胎弟弟。

    双胞胎这一字眼立刻吸引了注意,三人心中有了猜测,就在他们想继续看下去时,屏幕啪一声灭了,同时屋子也黑了。

    “停电了?”

    过了不到一分钟,备用电源启动,随及是急促的警报声。

    看守蓝光防御系统的警卫被打倒,入侵者在靠近开关时触发感应器,后逃走。

    伽罗赶来的时候,小心已经在那里了,皱眉看守卫,两个守卫一脸茫然,一问三不知,只记得站岗时被打晕。

    那么,到底是谁干的呢?

    小心心中有了怀疑,他把斯坦有个双胞胎弟弟的事情告诉伽罗,“双胞胎性格不同倒是不奇怪。”伽罗道,

    “可是他弟弟为什么要假冒斯坦呢?”

    这就像一个谜,就在大伙想找斯坦问清楚时,斯坦不见了。

    小心心中有个预感,这一切好像被操控了一样。

    TBC

我爱骨科!!!

封面小说/帅哥新颖

迟来的生贺。顺便这滤镜也太搞笑了

迟来的生贺。顺便这滤镜也太搞笑了

MK疯毒犯

今天Stan生日

我却没有一张完成的图

然后漫画也没画完

对不起啊小Stan

(」༎ຶ Д ༎ຶ)」(」༎ຶ Д ༎ຶ)」

(」༎ຶ Д ༎ຶ)」(」༎ຶ Д ༎ຶ)」

今天Stan生日

我却没有一张完成的图

然后漫画也没画完

对不起啊小Stan

(」༎ຶ Д ༎ຶ)」(」༎ຶ Д ༎ຶ)」

(」༎ຶ Д ༎ຶ)」(」༎ຶ Д ༎ຶ)」


血眼凯撒-贝利

好像忘了这个……
在练习画他们……

好像忘了这个……
在练习画他们……

梦蓝

爬墙第一作(๑•ั็ω•็ั๑)

亲哥哥和亲哥哥是两回事。


哈迪斯感觉他喜欢亲吻斯坦,不论是脸颊,眼角还是耳垂,当然他也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事,除了偶尔的锁骨以外。


但会遭到哥哥的极度抗拒。


每晚身旁的人睡着时会不经意的转过身与哈迪斯面对面。​哈迪斯看着斯坦的睡颜有些忍不住,看着与自己相同的人睡觉,果然还是有些奇怪。


哈迪斯轻轻玩弄着​斯坦的头发,手指在某个弯曲的地方绕来绕去。眼睛却看着对方有些颤抖的睫毛。哈迪斯吻上对方的眼角,也只是蜻蜓点水,却感觉到唇上有些水的痕迹。


又或许是在早上,看着对方为自己的早餐而忙碌的身影,又会忍不住亲上对方的脸颊。哪怕对方现在处于清醒状态。而后者虽然表面淡定但内心却有些...

亲哥哥和亲哥哥是两回事。


哈迪斯感觉他喜欢亲吻斯坦,不论是脸颊,眼角还是耳垂,当然他也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事,除了偶尔的锁骨以外。


但会遭到哥哥的极度抗拒。


每晚身旁的人睡着时会不经意的转过身与哈迪斯面对面。​哈迪斯看着斯坦的睡颜有些忍不住,看着与自己相同的人睡觉,果然还是有些奇怪。


哈迪斯轻轻玩弄着​斯坦的头发,手指在某个弯曲的地方绕来绕去。眼睛却看着对方有些颤抖的睫毛。哈迪斯吻上对方的眼角,也只是蜻蜓点水,却感觉到唇上有些水的痕迹。


又或许是在早上,看着对方为自己的早餐而忙碌的身影,又会忍不住亲上对方的脸颊。哪怕对方现在处于清醒状态。而后者虽然表面淡定但内心却有些慌张。


或许是两人坐在一起研究今晚该吃什么,哈迪斯看着旁边的斯坦认真的模样,会轻轻舔舐斯坦的耳垂。斯坦的反应也很有趣——全身打了个颤继而脸也给出了反应。


很有趣。


哈迪斯还记得他至今第一次也是目前第一次亲吻斯坦锁骨时的情形:哈迪斯吻住斯坦的脖子,然后在上面特别明显的留下了红印——是那种只能穿高领衣才能遮住的红印。然后他又一个一个的排着顺序吻,享受着斯坦身上的香味。当他想继续向下时他被制止住了,斯坦尽力的说话,话语的意思都是不要他再继续,明天还要工作。。。


怎么办?


顺从并不代表软弱.jpg


第二天大家看见斯坦穿的领子就像哈迪斯风衣那样高。或许他穿的就是那件风衣吧,只不过扣上了扣子,扣完的那种。


大家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就只能默默的猜测是不是他有女朋友了。


这种钢铁直男拥有了女友。


╭(°A°`)╮


那应该是不可能的。


吃掉一根胡萝卜
@白洛永远喜欢帅哥 的柠檬茶...

@白洛永远喜欢帅哥 的柠檬茶点梗。
想过很多,最终沙雕。

@白洛永远喜欢帅哥 的柠檬茶点梗。
想过很多,最终沙雕。

MK疯毒犯

Stan好帅///////////

Stan moon更帅/////ω/////

Stan好帅///////////

Stan moon更帅/////ω/////


夜雨北°



  这种味道简直难受极了。

  怪兽们缩在一旁,窃窃私语。

  它们口中的焦点是那个双手被铁链禁锢的alpha,后者浑身微微颤抖,因为脱力而不得不紧靠着墙壁——没有人会想过他会是这幅模样,他眼神不再是那个拥有绝对实力的星际刑警的凌厉,而是哀怜的、令人想要揉碎的脆弱。

  但是怪兽并不敢多看就匆匆转移了视线,因为那个人始终站在男人的身边,而他的外貌几乎像极了那个alpha。

  整个空间被前者释放出来的高浓度信息素所填满,并且侵蚀着alpha天生富有攻击性的信息素。隐隐的,似乎有更胜一筹的趋势。于是他轻笑着,靠近alpha在他耳边轻轻说着什么。他的眼神明亮,一只手搭在alpha的肩上,仿佛再寻常不过的兄...



  这种味道简直难受极了。

  怪兽们缩在一旁,窃窃私语。

  它们口中的焦点是那个双手被铁链禁锢的alpha,后者浑身微微颤抖,因为脱力而不得不紧靠着墙壁——没有人会想过他会是这幅模样,他眼神不再是那个拥有绝对实力的星际刑警的凌厉,而是哀怜的、令人想要揉碎的脆弱。

  但是怪兽并不敢多看就匆匆转移了视线,因为那个人始终站在男人的身边,而他的外貌几乎像极了那个alpha。

  整个空间被前者释放出来的高浓度信息素所填满,并且侵蚀着alpha天生富有攻击性的信息素。隐隐的,似乎有更胜一筹的趋势。于是他轻笑着,靠近alpha在他耳边轻轻说着什么。他的眼神明亮,一只手搭在alpha的肩上,仿佛再寻常不过的兄弟俩。

  但是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alpha的腺体被他狠狠捏住,被领口和碎发掩盖住的腺体布满了勉强愈合的咬痕和干涸的血迹,此时的alpha浑身上下都被他的信息素给所浸透,他几乎是毫不掩饰地向所有人宣示着自己的绝对支配权。

  alpha在他的举动下愈加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在他体内、几乎快让他崩溃的omega的信息素。

  前者还在拼命忍耐,但是他却毫不在意地靠近alpha。他的手从肩上滑落到alpha的脖颈,然后慢慢收拢,感受着对方的徒然一僵。他忽然对alpha的反应并不满意,于是抬起手腕强迫alpha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嘴边带着笑意,眼神却是刻骨的寒冰,难以在他的语气中判断他所藏匿的情绪:

  “我亲爱的哥哥,这个见面礼,你喜欢吗?”


——

哈迪斯:在斯坦xx期的边缘疯狂试探

——

大概突然想写表面弱得一比的温柔斯坦a x a到爆的o哈迪斯


夜雨北°

#论他们第一次独处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私设哈迪斯记忆上线

#ooc预警 群里的脑洞(所以明明是沙雕为什么我要写得这么正经)

  

  气氛说实在的有些尴尬。

  斯坦其实已经踩上了房间门槛,但是看到横躺在沙发上的弟弟动作一僵,又默默地收了回来;而这一小动作很不幸地被后者看到,哈迪斯饶有兴趣地看着斯坦眼皮微微一跳,对方有一瞬间被抓包的心虚,很快便故作镇定。他自暴自弃般走进房间,表情壮烈得如同壮士割腕。

  逼良为娼。不知怎么的哈迪斯脑海闪过这样一个不着边际的词,而且结合目前语境来看自己显然就是逼良的恶人——哈迪斯心里吐槽道:明明是他把我安排在自己房间,难得独处还用得着把气氛搞得这么僵?

  虽然分开这么多年,...

#论他们第一次独处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私设哈迪斯记忆上线

#ooc预警 群里的脑洞(所以明明是沙雕为什么我要写得这么正经)

  

  气氛说实在的有些尴尬。

  斯坦其实已经踩上了房间门槛,但是看到横躺在沙发上的弟弟动作一僵,又默默地收了回来;而这一小动作很不幸地被后者看到,哈迪斯饶有兴趣地看着斯坦眼皮微微一跳,对方有一瞬间被抓包的心虚,很快便故作镇定。他自暴自弃般走进房间,表情壮烈得如同壮士割腕。

  逼良为娼。不知怎么的哈迪斯脑海闪过这样一个不着边际的词,而且结合目前语境来看自己显然就是逼良的恶人——哈迪斯心里吐槽道:明明是他把我安排在自己房间,难得独处还用得着把气氛搞得这么僵?

  虽然分开这么多年,却也不妨碍哈迪斯对斯坦性格的了解。那个表面上沉着冷静的星际刑警真正平静下来面对自己时总会无所适从,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哈迪斯更早就预料到了这不尴不尬的情景。他能看出哥哥从一开始就有话想说,但因为紧张并没开这个口。斯坦总是很谨慎,他应该是觉得直接提出来会显得太突兀,于是转而小心翼翼维持着岌岌可危的氛围。

  哈迪斯心里轻笑了一下,其实他也不介意自己活跃一下气氛;可令恶人没想到的是,在他付出行动的前一秒,一直扭扭捏捏的良人虽然绷着脸,竟直接跨过另一边的椅子,相当自然地坐在了自己大腿边的沙发空隙——这显然是意料之外,哈迪斯眼睛一亮,他挑挑眉,目光落在哥哥的侧颜。

  斯坦其实很想捂脸,但是气氛告诉他只要他敢自己的亲弟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跳起来带节奏,到时候自己可能会更想捂脸。

  他早就注意到了哈迪斯的视线,于是故作镇定,从入门前他就打好了草稿:第一次和平共处按照惯例都会聊聊一些小话题而不至于太尬,并且先从小方面入手,循序渐进,聊到自己真正关注点也会自然很多,而对方也更可能开这个口。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从一进门斯坦的视线就无法忽略地锁定在哈迪斯坦然露出来的锁骨,于是千言万语都堵在了喉咙里,憋的难受。

  自己总不能第一句话就指着哈迪斯领口委婉地说弟弟你这样穿不合适?气氛走向已经不太对了吧?!

  斯坦满脑子重新构造草稿,而哈迪斯看着哥哥格外生动的表情变化显然猜测到了他的丰富联想;于是他支起半身,直勾勾盯着斯坦带着某种恶趣味开了口:

  “哥哥,你穿这衣服真是香艳。”

  卧槽。

  斯坦的纷飞思绪直接断送在这句话下。

  哈迪斯满意地看着斯坦一瞬间的僵直,对方欲言又止始终没法接出下一句话。于是在一片诡异的沉默中,斯坦很诚恳地摸出电脑处理未完成的公务,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哈迪斯自己控场能力确实甘拜下风。

  看着满屏幕的字体斯坦脑海更多的是奔腾着一片片的神兽羊驼。他再一次把草稿咽回肚子里,开始认真怀疑自家弟弟是不是被伽罗一手刀下去搭错了某个神经,而自己聊不起来的真正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不够没下限而显得和哈迪斯格格不入。

  到底谁香艳自己没点逼数吗??

         斯坦捂着脸,他觉得自己就不该有这个念头。

  温热的气息缓缓靠近耳边,斯坦转过头,微微张开的嘴被迎面而来的某个东西堵上,他下意识小小地咬了一口。然而等视线重新聚焦后他再一次木在原地。

  这次的思维连萌芽都没有直接飞了,心里的腹稿再一次胎死腹中,斯坦觉得这辈子都可能聊不起来了。

  眼见计划得逞哈迪斯也不准备继续和已经满脸通红的哥哥闹下去,他几口解决了叼在嘴上的糕点,然后安安分分地躺好,眼里是掩盖不住的小得意:

  “没什么好说的,生日快乐,哥哥。”


Heart桃雨

有没有斯坦是攻的文呢ಥ_ಥ

为什么大家都是哈迪斯是攻

有没有同类(╥ω╥`) 

有没有斯坦是攻的文呢ಥ_ಥ

为什么大家都是哈迪斯是攻

有没有同类(╥ω╥`) 

吃掉一根胡萝卜
@梦蓝 同意后的魔改点梗。(...

@梦蓝 同意后的魔改点梗。(我好菜哦)

就,发一些最近的画叭。

医院无聊,单手画画(1/2)

@梦蓝 同意后的魔改点梗。(我好菜哦)

就,发一些最近的画叭。

医院无聊,单手画画(1/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