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斯塔尔

2268浏览    28参与
月月鸾

  这个tag居然动了吓得我赶紧产篇粮压压惊

  螺旋因为一些原因我好久以前已经删了,所以背景完全基于最开始的一些设定,见谅

  大概是个比较长的故事,然而目前灵感枯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篇

  没太太来投食自己的腿肉还死难吃,我活得真的好悲伤。

  

  斯塔尔被沙缇娜的佣兵团捡回去的那一天,他正在离城不远的一处山谷中练习新看到的魔咒。

  那是个威力比较大的爆破魔咒,即使斯塔尔是第一次尝试,但大魔法师的魔力仍使其产生的爆炸远超于斯塔尔的预料。

  “轰——!”

  炸响声和山谷口碎石掉落的声音刺得人耳朵生疼,斯塔尔还没回过神来,从尘烟中猛地冲出一个浑身流血不止的人。...

  这个tag居然动了吓得我赶紧产篇粮压压惊

  螺旋因为一些原因我好久以前已经删了,所以背景完全基于最开始的一些设定,见谅

  大概是个比较长的故事,然而目前灵感枯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篇

  没太太来投食自己的腿肉还死难吃,我活得真的好悲伤。

  

  斯塔尔被沙缇娜的佣兵团捡回去的那一天,他正在离城不远的一处山谷中练习新看到的魔咒。

  那是个威力比较大的爆破魔咒,即使斯塔尔是第一次尝试,但大魔法师的魔力仍使其产生的爆炸远超于斯塔尔的预料。

  “轰——!”

  炸响声和山谷口碎石掉落的声音刺得人耳朵生疼,斯塔尔还没回过神来,从尘烟中猛地冲出一个浑身流血不止的人。

  那人身上的伤口像是被利剑划伤,衣角被烧焦了一大片,眼睛充血,看向斯塔尔的眼神里满是杀意。

  他挥刀的速度太快,斯塔尔即使同样快速地使用了火焰魔法,却还是没有躲过攻击。

  刀刃没入身体带来剧痛,与此同时,炽热的烈焰突兀地从来人的身体中燃烧开来,在他惊恐绝望的惨叫声中将其化为飞灰。

  斯塔尔捂住腰间的伤口跪在地上,伸出颤抖的手试图抓住自己的魔杖。

  他的视线模糊地不成样子,好不容易摸索到杖柄,却已经没有了给自己使用治愈术的力气,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倒在地上。

              

  当沙缇娜寻着任务目标的踪迹进入山谷,她只看到一个受伤昏迷的法师模样的人还有一地的焦黑。

  卡洛斯紧跟其后,看到眼前的场景,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上前几步探了探斯塔尔的鼻息,随后在四周巡视了一圈,只捡到了一枚小小的徽章。

  他回到沙缇娜身边,将徽章递给她,道:“看起来,貌似是被这位法师大人解决掉了。”

  “靠!”

  沙缇娜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那现在怎么办?那老雇主要的可是活口!”

  卡洛斯无奈地怂了怂肩,表示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当这次任务失败了,回去准备赔偿金吧。”

  “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我回去一定会被斑鸠那个小丫头嘲讽死的。”

  沙缇娜哀嚎一声,随即狠狠地瞪向倒在地上的斯塔尔:“要不拿这家伙抵债好了……”

  “……大姐头,冷静。”

  卡洛斯深知自家大姐头最受不了的两件事——没钱和被斑鸠嘲讽,这次两件都要发生,他生怕沙缇娜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别的我不说,但是大姐头你仔细看看,这衣服的材质和花纹,显然不是普通人穿得起的。以及这跟魔杖……我总觉得它蕴含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卡洛斯说着,拿起了斯塔尔的魔杖,顶端的红宝石闪着光芒,看得沙缇娜一愣,随即脸上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确实……能散发出如此浓郁的黑魔法气息,看来是个有趣的家伙……呵,卡洛斯,叫人过来把这位法师大人带回去。”

  “是。”

  卡洛斯不知道沙缇娜感觉到了什么,但看到沙缇娜看向斯塔尔的眼神,他只感觉背脊有些发凉,直到沙缇娜转身离开了视线才渐渐放松下来。

  “呼……真是可怕……大姐头这又是怎么了。”

  卡洛斯拍了拍胸脯,自言自语了一句,结果身后又突然冒出了个声音,吓得他差点没蹦起来。

  “大概是看到这么强大的魔法气息,又在打什么赚钱的算盘吧。”

  戈希乌像是无声无息出现一般,蹲在斯塔尔身边托着自己下巴,看到卡洛斯向自己看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阴沉的笑容。

  “……”

  卡洛斯并不是很相信戈希乌刚才的说法,因为他看得出,沙缇娜看向斯塔尔的眼神中,很明显有一分厌恶夹杂其中。

  他本能的感觉这和沙缇娜和戈希乌的魔族身份有关,但是显然,这两人无论是现在正在气头上的大姐头,还是从来都不能好好说话的戈希乌,他都不会得到任何答案。

  卡洛斯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把心思放在接下去如何应对雇主之上,向着戈希乌挥了挥手:“你把他带上,我们回城里。”

  “……我不要,好麻烦的。而且反正人以后都是会死的,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现在直接杀了也没什么关系的吧。”

  “有哦。”

  卡洛斯眨了眨眼睛,似是无所谓地道:“如果你不想之后的一个月天天都被大姐头赶出去做任务的话——”

  “噫!”

  卡洛斯满意地看着戈希乌难得的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拿着斯塔尔的法杖转身走出了山谷。

  整个山谷,只剩下了一个浑身无精打采怨念缠身的魔族佣兵,和一个倒地许久虽然受的伤不是很严重但是再拖下去是真的要出事的大法师。

  戈希乌蹲在原地捂住脸,似是懊恼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冒出来。过了片刻,他才长叹了口气,伸手将斯塔尔扛在肩上。

  血腥味不算很浓重,戈希乌对此稍微满意了一些。

  他想了想,还是对着斯塔尔嘟囔了一句:“你可千万别半路上死了……不然大姐头又该说我了……”

  斯塔尔没有回应,当然也不可能有回应。

  戈希乌也没指望他突然醒过来说一句我好了我可以自己走了,感受着对方隐隐散发出的魔法气息,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最后一句话飘散在风中,无声无息:

  “要是真死了……其实也挺好……”

集赞约戏一时爽,填坑码字火葬场

【螺旋圆舞曲】北国与龙(存梗)

又名《贵族变龙魔法现场》

占tag歉,考完试我认真写。
以及我不知道感情线是怎么回事。定了泽维尔和琉,但是意外地写了叔股以外的玛格达…。

作为凡瑟尔唯一的大法师,泽维尔和他的魔法使(…)黑影带领凡瑟尔人民逐渐学习如何与龙平凡相处。在精灵与魔族的帮助下,尖顶的多名人类法师历时数年编纂《龙族大全》,以记录以四大龙族为首的龙们――黑绿粉褐(。

某一天黑龙的一只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空中降落化为人形,她就是以第一只化为人的龙而家喻户晓的琉·巴伐伦卡。不客气地纠正了错误称呼,以提供龙的基本信息为交换,琉在尖顶学习魔法与融入人类社会的方法,后来她甚至越过泽维尔成为了最强的尖顶法师。

在那很...

又名《贵族变龙魔法现场》

占tag歉,考完试我认真写。
以及我不知道感情线是怎么回事。定了泽维尔和琉,但是意外地写了叔股以外的玛格达…。

作为凡瑟尔唯一的大法师,泽维尔和他的魔法使(…)黑影带领凡瑟尔人民逐渐学习如何与龙平凡相处。在精灵与魔族的帮助下,尖顶的多名人类法师历时数年编纂《龙族大全》,以记录以四大龙族为首的龙们――黑绿粉褐(。

某一天黑龙的一只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空中降落化为人形,她就是以第一只化为人的龙而家喻户晓的琉·巴伐伦卡。不客气地纠正了错误称呼,以提供龙的基本信息为交换,琉在尖顶学习魔法与融入人类社会的方法,后来她甚至越过泽维尔成为了最强的尖顶法师。

在那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久。总之在那一年的龙族大迁徙过后,凡瑟尔的人们在龙群中发现了一只迎着天际飞翔的白龙,晨光自她雪白的身躯上方升起,沿着脊背中央的金鳞将她染成了优雅的金色――噢,凡瑟尔的晨曦;法师们如此称赞。人们被她身上那沿着脊背延伸至尾端的色泽深深吸引了,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四大龙族的地位变化。

很快地,琉回到她的群落去。等她再回来时,她开始把自己关在秘密实验室里做奇怪而危险的实验。

泽维尔并不懂这是为什么(…)他只叮嘱了两件事:不要炸了凡瑟尔,保护好这里的人。

实际上泽维尔也有自己的麻烦:晨曦小姐好像盯上了他的魔药柜,而一头母龙一年份的护鳞产品不可能比全凡瑟尔的女性们十年的护肤品更多了。

这种情况在次年二月,梅菲斯家的后人到达凡瑟尔时发现了好转。

人们见到那名龙语者站在高耸的山崖上,龙翼扇动的气流将他陈旧的法师袍吹得翻飞。凡瑟尔的晨曦蹲坐在他面前,礼貌而优雅地收起尾刺与双翼,乖乖地等驯龙法师斯塔尔用他的魔杖为那些黯淡失去光泽的地方做一些合适的修缮。

(斯塔尔达成成就“龙甲护理师”(。

……

法务部长的龙设不是粉的,不是粉的,不是粉的!绝对不是!

萨坎一家都是金的,带个粉圈的那种。区别在于体型和深浅,以及谁身上的粉圈在哪里。

――――――――――――――――――――――――――――

就这样吧。一通胡扯存梗。

如果懒得写琥珀王座的部分…大概就直接从凡瑟尔人眼中代入迁徙后已经没有象征大公的龙了,那样琉也可以扔下实验立刻崩溃了(…

――――――――――――――――――――――――――――2019.6.17补充。

一些设定。

巴伐伦卡家主要的魔法是水系,精英阶级以上可以掌握冰雪系。这个家族本是可敬的先驱者,但很不幸地,他们容易被力量诱惑走上邪路,以至于成为动乱与恐怖的根源。
黑龙们的主要职责是驱赶冬天的尾巴,他们将厚重的云层撕碎,止息天空深处的落雪。另有一些并不精通冰魔法的龙依靠身躯破冰或通过水魔法天赋化冰,让春水在凡瑟尔的土地上畅快奔流。
雷林斯的巨剑是用冰系魔法凝结的消耗品。
琉在学习了人类的法术后,还可以使用燃冰或爆冰的技能。
妮科丝的魔法与其说是水魔法,不如说是除水魔法。在巴伐伦卡阴谋败露后,她在琉的帮助下化为人形,从尖顶的藏书室找到了一份尤其适合她的工作。

乔卡瑟尔家的魔法是木系,没有衍生的分支。因为对其他属性的接受度很高,和尖顶法师的维持着些许友情。可以学习另外三家的魔法,尽管成功率普遍低下。
绿龙的职责是唤醒沉睡的森林,在风与地与水的帮助下,让绿意在荒芜的大地上萌芽。
蒂拉是罕见的精神系,这让她的意志十分坚定,说不准也是她成为唯一的女首领的原因。
琳娜是与家族相性很差的火系。
冈萨洛通过和尤文打架偷学了几个风系魔法,但总是在耍帅中吹飞搭档,为此他自费向泽维尔购置了人类用的飞行安全装置。

奥利奴家的魔法是土系,在凡瑟尔的传说中,这片大陆上最先出现的山脉都是他们的祖先所化的。这是最早接触凡瑟尔人类的一支龙族,至少在历史舞台上活跃了千年,直到这一代被巴伐伦卡家打压得有些厉害。
棕龙的一生都献给了这片土地――年轻的幼崽帮助人类探寻矿脉与肥沃的土地,垂垂老矣的巨龙卧伏化作群山守望后代。他们是最忠诚的盾与最坚实的壁垒,永远不会将手中的剑指向同伴。
属性造就性格,作为首领的佐伊尤为佛系。
克里斯蒂是光系龙,她的女儿修伊则小心地隐藏着光系的第二属性。
对宝藏有莫名的执着让巴尔菲的土系魔法在勘探方面不断深化。
琪薇是这个家族中难得的强硬派,石刺和石雨是她的拿手招式。尝到酒的甜头后,人们总能在酒馆里见到她的身影。

萨坎家的魔法是风系,尽管他们的外貌让凡瑟尔颠覆了一贯以来对风的认知与印象。这些龙有着与圣女龙相同的金色,只是色泽更深;在尾端、两翼或龙角上,粉色纹理逐渐漾开,最终与金色糅合。他们是极具智慧的龙,因此与精灵保持了良好关系。
黄金龙能够吹散盘踞在这片天空上的最后一丝冬日阴霾,将春天的新种吹入松软的土壤。
上一代的当主朗万极少出现在凡瑟尔人的视野中,但稍微了解龙族的人们知道,在比苏拉森林更遥远的凡瑟尔地界上、在雾霭萦绕的群山深处、在月光湖的起伏波澜以下…他的亡妻长眠于此。
巴里斯是他那一代中最特立独行的。据说年轻时他曾脱离龙族迁徙的队伍,独自飞过了这片大陆上的每一寸土地。人们说他的风中带着希望、光明与自由,终有一日将使死荫之地的悲伤与腐朽散尽,令阳光重回天空之下。
尤文,萨坎家年轻一代的首领,无愧于祖先的浪子之名,几乎被凡瑟尔全境的女性所知。作为一名绅士龙,他乐于轻轻拂过少女们的衣裙与秀发以使那些被遮挡了的美展露于世,而这一风流却不包含下流的行为大多数情况下都能为他赢得姑娘们的好感。
巴尔贝拉是这一代中最年轻的,甚至她的身长只有兄长的一半。尽管视力比其他龙差了很多,但她的千风箭从未错过目标。

同为魔法师,泽维尔是按照书本学习前人经验、与使魔签订契约以换取力量的正统法师,斯塔尔是传承家学与天赋、通过与不同种族进行交换而得到魔法协助的家系法师…简言之,各有优劣。
按照通常情况,法师的使魔是听取了他内心深处的愿望而出现的生物(人际方面的小道消息-无意中窥探到老师的另一面:尖顶的所有学徒都搞不明白,为什么沉默寡言的泽维尔老师有个大讲特讲荤段子的使魔。或许另一位龙族导师对此有所了解?)
梅菲斯家的天赋是沟通,每一个梅菲斯都有着与一种人外生物沟通的能力。大多因此,在凡瑟尔的种种传说中,梅菲斯的祖先们有人嫁给了狼人、有人与蜘蛛女郎陷入热恋、有人变成了青蛙…到了斯塔尔·梅菲斯成年的时候,他觉醒了与龙沟通的天赋(人际方面的小道消息:有一段时间,欧灵们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绒毛成为了很多龙觊觎的宝物。)

……

我:毫无原则萨坎吹。

赋新词
凡瑟尔悲喜剧续集→_→有请88...

凡瑟尔悲喜剧续集→_→有请8864、阿伦、黑手套、月柳等人欢乐登场
解决老二问题的曙光就在眼前

凡瑟尔悲喜剧续集→_→有请8864、阿伦、黑手套、月柳等人欢乐登场
解决老二问题的曙光就在眼前

周密欧
恐怖主题最喜欢的一套了斯塔尔这...

恐怖主题最喜欢的一套了
斯塔尔这次真的很欲,希望每次主题都有这样的黑马哈哈哈哈,盲猜下次是儿童节主题🌝七彩玛丽苏!舞伴要马修兰达尔好吗!

恐怖主题最喜欢的一套了
斯塔尔这次真的很欲,希望每次主题都有这样的黑马哈哈哈哈,盲猜下次是儿童节主题🌝七彩玛丽苏!舞伴要马修兰达尔好吗!

半月飞鱼
朋友们!!在这个新的海报里!!...

朋友们!!在这个新的海报里!!!斯塔尔颈圈上的锁链,就好像被巴巴柳丝牵在手里一样!!!
高阶吸血鬼黑暗骑士巴巴柳丝x应他召唤而来的深渊恶魔斯塔尔…
是不是很美味!!!是不是!很美味!!!!
斯塔尔这腰!这腹肌胸肌!!!啊啊啊啊!!绷带!鼻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妈妈!!我想产粮!!!

(虽然粮力不足不知道能不能产出来但是我会尝试的!)
(↑虽然连上一篇的车都半路爆胎了)

朋友们!!在这个新的海报里!!!斯塔尔颈圈上的锁链,就好像被巴巴柳丝牵在手里一样!!!
高阶吸血鬼黑暗骑士巴巴柳丝x应他召唤而来的深渊恶魔斯塔尔…
是不是很美味!!!是不是!很美味!!!!
斯塔尔这腰!这腹肌胸肌!!!啊啊啊啊!!绷带!鼻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妈妈!!我想产粮!!!






(虽然粮力不足不知道能不能产出来但是我会尝试的!)
(↑虽然连上一篇的车都半路爆胎了)

星河砂海

想看星尘大陆的魔法背景,今天回头看斯塔尔的支线,贫民窟果然是藏龙卧虎。不知道原本螺旋境界线有没有梅菲斯这个家族呢。他家族也是真特么因吹丝停……
总觉得斯塔尔自带黑魔法气息,有种藏匿在贫民窟的大法师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吃斯塔尔跟泽维尔或者斯塔尔跟潘主祭的cp呢.jpg
也不知道官方文案现在都在想啥了

想看星尘大陆的魔法背景,今天回头看斯塔尔的支线,贫民窟果然是藏龙卧虎。不知道原本螺旋境界线有没有梅菲斯这个家族呢。他家族也是真特么因吹丝停……
总觉得斯塔尔自带黑魔法气息,有种藏匿在贫民窟的大法师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吃斯塔尔跟泽维尔或者斯塔尔跟潘主祭的cp呢.jpg
也不知道官方文案现在都在想啥了

赋新词
世界之巅大法师斯塔尔&time...

世界之巅大法师斯塔尔×未成年巨龙玛格达
黑化囚禁play
超短小警告√
来自“湖中夫人居然tm要我800钻”的怨念

世界之巅大法师斯塔尔×未成年巨龙玛格达
黑化囚禁play
超短小警告√
来自“湖中夫人居然tm要我800钻”的怨念

赋新词
我是如何上了斯塔尔的斯塔尔未完...

我是如何上了斯塔尔的
斯塔尔未完车
克制不住对大法师糟糕想法的产物√

我是如何上了斯塔尔的
斯塔尔未完车
克制不住对大法师糟糕想法的产物√

半月飞鱼

【斯塔尔x玛格达】魔纹3

-菜鸡互啄

-可能ooc

-可能是前车粱吧…

欢迎收看玛格达撩过头大型翻车现场,23333

——————————————————————————————

Chp.3

斯塔尔此时是僵直的。

他有的是办法让魔纹浮出体外,显现在玛格达面前,事实上他本来也打算这么做。可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充分说明了什么叫计划不如变化,当玛格达伸手脱他衣服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样脑袋一片空白,身体陷入僵直状态。

哪怕退一百万步,也应该由我自己脱衣服的——虽然有这样的意识,然而不知为何斯塔尔并没有阻止玛格达的行为,而是沉默地任由那双柔荑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将自己单薄的胸膛与满身的魔纹暴露在空气...

-菜鸡互啄

-可能ooc

-可能是前车粱吧…

欢迎收看玛格达撩过头大型翻车现场,23333

——————————————————————————————

Chp.3

斯塔尔此时是僵直的。

他有的是办法让魔纹浮出体外,显现在玛格达面前,事实上他本来也打算这么做。可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充分说明了什么叫计划不如变化,当玛格达伸手脱他衣服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样脑袋一片空白,身体陷入僵直状态。

哪怕退一百万步,也应该由我自己脱衣服的——虽然有这样的意识,然而不知为何斯塔尔并没有阻止玛格达的行为,而是沉默地任由那双柔荑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将自己单薄的胸膛与满身的魔纹暴露在空气中。

然后那只手抚上了他蔓延至眼角的魔纹。

“你不害怕吗?”斯塔尔问。

“害怕什么?”玛格达好像没有反应过来,眼神依然盯着魔纹,喃喃地反问。

“缠绕在我身上的魔纹,梅菲斯家流淌在血液里的诅咒…你不害怕吗?”

“是斯塔尔先生的话,有什么可怕的?”清亮的蓝色眸子终于重新选择了它的焦点,直直地望进斯塔尔的眼里。玛格达一字一句认真地说:“只要是斯塔尔先生,您身上的任何诅咒,都不会令我害怕。”

“因为我深知斯塔尔先生是怎样温柔的人。”

“您不会因为任何诅咒而改变。”

“您永远是我的斯塔尔先生…”

少女的眼睛羞涩地闪避了一下,又勇敢地望了回来。

“而且我认为它很美,就像…”

“就像…您一样。”

斯塔尔第一次听到有人称赞他的魔纹。天知道一直以来在他情绪波动时出现在脸上的魔纹吓退了多少试图接近他的人,自幼时起他便不得不身着长衫以掩盖自己刻印在身体上的诅咒。虽说魔法师不惧寒暑,但他从未奢望过有人竟会爱这须深掩于长袍之下的躯体。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她还说出了那样的话。那是玛格达,他的玛格达…

而那番话的主人此时手指已顺着魔纹的纹路自眼角滑到了颈侧。指腹下清晰跳动的脉搏清晰地昭示着她朝思暮想的人正鲜活地站在她的面前,不再是门口甜品盒子里便笩上留下的余温,也不是午夜梦回时消散的虚影。鲜活、温顺、毫无防备——他就这样被她真实地触摸到。

手指在喉结处稍稍打了个圈儿继续向下移去,轻缓地滑过斯塔尔鲜明的锁骨,在布满魔纹的胸膛上细细描摹。接着是腹部、肋骨,每一处魔纹下的肌肤被细细勾勒。大法师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细腻而白皙,赤红的魔纹在其上显得格外明显,并且…

并且…平添一份色气。玛格达可耻地想,然后感到自己的耳朵尖儿又热了一分。

就在玛格达走神的时候,游走到腰侧的手忽然感到斯塔尔的身体颤了一颤,同时身上的纹路如同火焰一样突然闪动了一下,仿佛要烧起来一般显示出更加鲜艳的红色,同时她的手被另一只更大的手猛地抓住——

玛格达诧异地抬起头,对上了斯塔尔羞窘的神色。

“玛格达,不要碰这里……痒。”

其实不是痒,是更加难以描述的感觉。斯塔尔并非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再这样下去,自己无法保证会对玛格达小姐做出什么。

然而不知危险将近的玛格达.单纯无知.埃伦斯坦小姐,听到这话却起了事后让她万分懊悔的,逗弄的心思。

“哦?斯塔尔先生怕痒?”玛格达蓝色的大眼睛狡黠地一转,抽回手继续沿着斯塔尔腰部的魔纹慢慢地、耐心地向下描摹,直到它攀援着胯骨消失在裤子所遮挡的视线之外——

“这样呢?斯塔尔先生?”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玛格达忽然感到一丝不妙,一抬眼正好撞进斯塔尔那双直直盯着她的,深邃的紫色眼睛中。

大事不妙。

身体在脑子之前迅速做出了反应,玛格达转身就要溜,却在下一秒撞进了一个柔和而坚固的魔法屏障。

“玛格达小姐,现在才想离开,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呜……完了。

半月飞鱼

【斯塔尔x玛格达】魔纹2

-菜鸡互啄第二弹

-可能ooc

-车前轱辘…

——————————————————————————————

Chp.2

不要问我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玛格达内心泪流满面疯狂捂脸简直想出去围着凡瑟尔撒丫子狂奔一百圈。不要问我我是怎样对斯塔尔大法师提出“那我能去您的房间与您共度一个晚上吗”的不要脸要求的,也不要问我是怎么在斯塔尔大法师极其惊异的目光和终于抑制不住一路爬到眼角的粉红色魔纹下强作淡定地约好具体的时间的。

更不要问我究竟是怎么在内心里摧残了整个凡瑟尔的花瓣之后,如约站在了斯塔尔大法师的卧室里的。

不过有一点值得安慰,玛格达在心里对自己说。那就是站在对面的大法师,明显更加...

-菜鸡互啄第二弹

-可能ooc

-车前轱辘…

——————————————————————————————

Chp.2

不要问我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玛格达内心泪流满面疯狂捂脸简直想出去围着凡瑟尔撒丫子狂奔一百圈。不要问我我是怎样对斯塔尔大法师提出“那我能去您的房间与您共度一个晚上吗”的不要脸要求的,也不要问我是怎么在斯塔尔大法师极其惊异的目光和终于抑制不住一路爬到眼角的粉红色魔纹下强作淡定地约好具体的时间的。

更不要问我究竟是怎么在内心里摧残了整个凡瑟尔的花瓣之后,如约站在了斯塔尔大法师的卧室里的。

不过有一点值得安慰,玛格达在心里对自己说。那就是站在对面的大法师,明显更加的坐立不安——

明明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斯塔尔却好像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放一样。哪怕已经过了整整十多个小时,斯塔尔依然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清楚。玛格达真的说过要来与我共度一个晚上这种话吗?她是什么意思?是我前几天做魔法实验失败了的后遗症产生了幻觉吗?她怎么会,她怎么可能…

就这样清清楚楚地站在我的面前,我的床边?

那该死的魔纹大概已经蔓延得到处都是了,斯塔尔绝望地想,顺手给自己施了个静心术。

没什么卵用就是了。

玛格达在心里第一百次给自己打气之后,凭借着在凡瑟尔的舞会上旋转至今锻炼出的心理素质,抬起那双湛蓝的眸子,定定地望着斯塔尔。

“斯塔尔先生,您说过的,什么事情都可以是吗?”

“…嗯。”

“那个,我想…我想看看您身上的魔纹…”

只是这样而已吗?斯塔尔松了口气,不知道是如释重负还是失望的情绪让脸上的粉色魔纹稍稍褪下去了一些,随后又因为羞愧于自己的肮脏思想重新翻涌了上来。

这才对,玛格达怎么可能…

“可以。”

斯塔尔的回答让玛格达心里暗暗舒了口气,很好,没问题的,就这样,一鼓作气…

伸手攀上斯塔尔的衣领,无扣的法师长袍轻易就被脱落在地,接着是与他发色相同的腰带,松垮搭在裤子上装饰用的腰带,金线绳缀连男式马甲,红色魔石缀饰的领结,打着褶领的白色衬衣……

直到最后一件里衣落地,斯塔尔赤裸的上身毫无遮挡地展现在了玛格达面前。年轻法师的身体白皙,均匀而单薄,赤红色的魔纹爬满了他的皮肤,自脸颊、脖颈而下,于锁骨缭绕,在胸口织出诡谲繁复的纹络,蔓延至心口盘亘纠缠,复又顺着腰侧蜿蜒而下,直至顺着胯骨隐没于玛格达视线之外的裤子里…

目光被魔纹的轨迹吸引着一路看下去,玛格达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得不行了,如果天再冷一点,头上已经可以冒白气了也说不定。

可是那妖异的魔纹仿佛有莫大的吸引力,让她想要伸手去触碰——

在回过神来之前,玛格达的手已经附上了斯塔尔延伸至眼角的淡红色魔纹。

半月飞鱼

【斯塔尔x玛格达】魔纹1

-取名废orz

-可能ooc

-其实我就是想开个che…(但是到现在都没开起来)  @赋新词
看两个互相喜欢的家伙菜鸡互啄2333
——————————————————————————————

Chp.1

凡瑟尔的人某个清晨,和巴尔贝拉互相打了掩饰分别溜出门的玛格达换上便装,金色的头发用毛绒绒的粉色发圈扎起,熟门熟路地溜到了街角的兔子馅饼店。

兔子馅饼店的店员看到她的第一眼就默契地分出一个人将她引到了店铺的后门,离开之前瞥了眼她的发绳留下暧昧的一笑。

玛格达觉得自己脸有点红。

“玛格达小姐,这是我新开发的椰蓉白兰地巧克力冰心布丁,希望您喜欢。”

今天的斯塔尔大法师依...

-取名废orz

-可能ooc

-其实我就是想开个che…(但是到现在都没开起来)  @赋新词
看两个互相喜欢的家伙菜鸡互啄2333
——————————————————————————————

Chp.1

凡瑟尔的人某个清晨,和巴尔贝拉互相打了掩饰分别溜出门的玛格达换上便装,金色的头发用毛绒绒的粉色发圈扎起,熟门熟路地溜到了街角的兔子馅饼店。

兔子馅饼店的店员看到她的第一眼就默契地分出一个人将她引到了店铺的后门,离开之前瞥了眼她的发绳留下暧昧的一笑。

玛格达觉得自己脸有点红。

“玛格达小姐,这是我新开发的椰蓉白兰地巧克力冰心布丁,希望您喜欢。”

今天的斯塔尔大法师依然是冷酷无情的馅饼店厨子呢,玛格达想。

——如果忽视他耳朵后面隐隐要爬上的粉红色魔纹的话。

“打赏打赏打赏他!”玛格达心里的声音疯狂叫嚣,然而表面上依然优雅地致谢,用勺子轻轻挖下一小口布丁塞进嘴里细细品尝。

柔和的椰蓉口感伴随着白兰地与巧克力的微醺融化填满整个口腔,玛格达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呻吟出声了——好想把这个布丁的制作人带回家!谁都不给的那种!嗯,只是想吃他的甜点,才没有喜欢他——内心里的小玛格达恨恨地盯着面前的斯塔尔,哼,木头大法师,略略略。

优雅地吃完最后一口布丁,满足地呷了一口红茶,玛格达舒服地吐了一口气。

“如何?玛格达”斯塔尔的声音似乎带了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紧张。

“非常美味,斯塔尔先生。感谢您的款待。”起身,提裙,小小地行了个淑女礼,一切完美如同淑女典范,“如果布丁的温度稍稍再凉一些就更完美了”,玛格达.美食评论员.埃伦斯坦说道。

暗暗舒了口气,放下心来的斯塔尔觉得自己耳后的魔纹更加要抑制不住了。

她她她当着我的面吃完了我亲手做的布丁,一点都没剩…她她她戴了我送给她的发圈…她晴空般湛蓝的眼睛如此真诚,她美丽的肌肤如此白皙,她的礼仪如此优雅完美,她的身姿一如我梦中…咳,闭嘴,斯塔尔。他在心中对自己怒斥。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建议和支持,玛格达小姐。”斯塔尔.厨子.强作淡定.梅菲斯浅浅地回了个绅士礼,“也感谢您这些日子来对我的帮助。只要我能做到,任何事情您尽管提…”

“这种事情…”玛格达刚要习惯性礼节性客套,内心里的小玛格达忽然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任何事情?

任何事情任何事情?小玛格达坏笑着用胳膊肘戳戳玛格达的心脏,让她的心脏漏了一拍。

你不好奇斯塔尔的魔纹到底蔓延到何处吗?你不想看看冷酷的大法师去掉厚重的法师袍和从不离手的法杖之后会是怎样?你不想…

不,你不想。玛格达.晨曦.正经.埃伦斯坦。

真不想?小.恶魔.玛格达。

玛格达觉得自己刚刚吃的布丁里含的白兰地,可能有点上头。

“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吗?”

天牛

斯塔尔的曾祖父与蜘蛛女爵间的爱情故事完美地戳中了我的每一个燃点,剧情策划也太神仙了吧!!
残忍冷酷的邪恶女爵,在婚宴上杀死了所有宾客。世人恐惧憎恶,议论纷纷,对她退避三舍;只有那位古怪大法师却为她优雅的复仇而倾倒,甘愿身陷她的网中,成为她的猎物。赞美她的复仇,祈盼她的君临,哦我的天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
斯塔尔的祖父已经把两件礼服送了出去,但是它们又回到了梅菲斯家族的传承里,那说明什么?说明斯塔尔的曾祖父追求成功了!蜘蛛女爵已经厌倦了贵族的地位,带着衣裳隐姓埋名嫁进梅菲斯家了!而斯塔尔就是他们的后裔!哦多么美满的爱情故事呜呜呜呜呜呜呜

斯塔尔的曾祖父与蜘蛛女爵间的爱情故事完美地戳中了我的每一个燃点,剧情策划也太神仙了吧!!
残忍冷酷的邪恶女爵,在婚宴上杀死了所有宾客。世人恐惧憎恶,议论纷纷,对她退避三舍;只有那位古怪大法师却为她优雅的复仇而倾倒,甘愿身陷她的网中,成为她的猎物。赞美她的复仇,祈盼她的君临,哦我的天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
斯塔尔的祖父已经把两件礼服送了出去,但是它们又回到了梅菲斯家族的传承里,那说明什么?说明斯塔尔的曾祖父追求成功了!蜘蛛女爵已经厌倦了贵族的地位,带着衣裳隐姓埋名嫁进梅菲斯家了!而斯塔尔就是他们的后裔!哦多么美满的爱情故事呜呜呜呜呜呜呜

猫南北

不是 新出的四个cg 斯塔尔大宝贝怎么和别人画风不一样??

不是 新出的四个cg 斯塔尔大宝贝怎么和别人画风不一样??

白凛凛

〔螺旋圆舞曲〕玛格达的“无趣”日常

•多cp  日常向

•小段子


One.

  玛格达开始打怵关于巴里斯先生在的舞会,特别是萨坎家族举办的。要说为什么?

  大概是每次她都会“接到不同寻常的任务”……

“拜托啦玛格达,帮我把叔叔叫出来好吗。”巴尔贝拉小姐说到。


  “辛苦你啦玛格达,客人们在等着叔叔……”巴尔贝拉小姐又说到。


  “我想叔叔希望你能去叫他,所以,拜托你啦!”巴尔贝拉小姐还是这样说。


  玛格达有时候觉得自己不是在参加舞会,而是在哄一个小孩子……


  嗯,还是一个一脸严肃的“老”小孩子。


Two...

•多cp  日常向

•小段子


One.

  玛格达开始打怵关于巴里斯先生在的舞会,特别是萨坎家族举办的。要说为什么?

  大概是每次她都会“接到不同寻常的任务”……

 

  “拜托啦玛格达,帮我把叔叔叫出来好吗。”巴尔贝拉小姐说到。


  “辛苦你啦玛格达,客人们在等着叔叔……”巴尔贝拉小姐又说到。


  “我想叔叔希望你能去叫他,所以,拜托你啦!”巴尔贝拉小姐还是这样说。


  玛格达有时候觉得自己不是在参加舞会,而是在哄一个小孩子……


  嗯,还是一个一脸严肃的“老”小孩子。


Two.

  自从玛格达被邀请进入警备队以后,总是找了或大或小的理由里里外外参观警备队,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这一天,玛格达“又不小心”把警备队的仓库探索一遍,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


  一日冈萨洛受阿伦的委托来问问玛格达缘由,没想到玛格达这样说:

  

  “啊,我突然想到第一次舞会时阿伦先生说带了很多点心喂小猪……现在看来,好像,没有小猪……”


  “嗯,大概是阿伦自己贪吃 吧!”


  警备队中,阿伦抱着揣在兜里的小猪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Three.

  不知道什么时候斯塔尔总是找各种理由和机会抓住莫提提,然后对这个可怜的小家伙进行一通未知的“蹂躏”……


  莫提提终于在即将被抓秃的压迫下,哭着跑来求玛格达:“呜呜呜呜呜……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连当着大法师的面喝水都会被抓去!玛格达玛格达帮帮我帮帮我!”


  无可奈何的玛格达在莫提提的软磨硬泡下来到贫民窟。当她看见斯塔尔拿着猫粮喂猫,并且一脸温柔的时候,突然叹了一口气……


  “莫提提呀……谁让你和小猫那么……”


  而后的斯塔尔几乎每天把莫提提抓在怀里,至于干什么?大概是在撸猫吧……


yanghany

混乱。凡瑟尔的表面和暗流。战争。

非要加舞伴的话好像跟斯塔尔看上去比较搭?

混乱。凡瑟尔的表面和暗流。战争。

非要加舞伴的话好像跟斯塔尔看上去比较搭?

猫南北

一个略沙雕的现代脑洞
外卖小哥斯塔尔
写作大法师读作点心厨子
情书也像外卖小广告我真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略沙雕的现代脑洞
外卖小哥斯塔尔
写作大法师读作点心厨子
情书也像外卖小广告我真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月月鸾

别拦我!!!
谁都他妈的别拦我!!!
我他妈的就是要给斯乌开山!!!
我爱他们!!!
就算我画渣我也要磕他们!!!

是情头
最后感谢我的沙雕好友
耿直组是什么甜美组名啊23333|ω・`)

别拦我!!!
谁都他妈的别拦我!!!
我他妈的就是要给斯乌开山!!!
我爱他们!!!
就算我画渣我也要磕他们!!!

是情头
最后感谢我的沙雕好友
耿直组是什么甜美组名啊23333|ω・`)

月月鸾

砸个半成品进度
我磕爆他们!!!
斯乌赛高!!!
感谢之前在评论里支持斯乌的天使们让我有动力肝他们〒W〒
和朋友YY了一下感觉斯乌的相处模式就是:
戈希乌:名字?毫无意义,反正就是刻在墓碑上的几个字罢了。【超级丧】
斯塔尔:原来如此。【超级不懂人情世故耿直得当真了】
戈希乌:…………???
【斯塔尔,全凡瑟尔唯一一个耿直到能噎住戈希乌的男人23333】
最后小声bb:是躲被子里偷偷赶的手电筒光太强了所以看着可能有点怪……反正是半成品之后肯定会细化弄得好看一点的【虽然不管怎么样都是个渣啦………〒_〒】

砸个半成品进度
我磕爆他们!!!
斯乌赛高!!!
感谢之前在评论里支持斯乌的天使们让我有动力肝他们〒W〒
和朋友YY了一下感觉斯乌的相处模式就是:
戈希乌:名字?毫无意义,反正就是刻在墓碑上的几个字罢了。【超级丧】
斯塔尔:原来如此。【超级不懂人情世故耿直得当真了】
戈希乌:…………???
【斯塔尔,全凡瑟尔唯一一个耿直到能噎住戈希乌的男人23333】
最后小声bb:是躲被子里偷偷赶的手电筒光太强了所以看着可能有点怪……反正是半成品之后肯定会细化弄得好看一点的【虽然不管怎么样都是个渣啦………〒_〒】

月月鸾

丧!气!组!

有没有人磕啊啊啊啊啊啊啊【别想了没有】

斯塔尔身上有各种诅咒可能明天就会便当跟戈希乌聊起天来绝对很有共同语言不是么!因为不懂人情世故完全不在意戈希乌耿直的死亡语言不是么!斯塔尔要找先祖留下的魔法卷轴那么魔土是不是也会有遗漏!斯塔尔喜欢毛绒绒的而我觉得戈希乌真的很毛绒绒啊你看他脖子那一圈那么蓬松!对于斯塔尔来说摸起来绝对很爽不是么!【此人已疯】

丧!气!组!

有没有人磕啊啊啊啊啊啊啊【别想了没有】

斯塔尔身上有各种诅咒可能明天就会便当跟戈希乌聊起天来绝对很有共同语言不是么!因为不懂人情世故完全不在意戈希乌耿直的死亡语言不是么!斯塔尔要找先祖留下的魔法卷轴那么魔土是不是也会有遗漏!斯塔尔喜欢毛绒绒的而我觉得戈希乌真的很毛绒绒啊你看他脖子那一圈那么蓬松!对于斯塔尔来说摸起来绝对很爽不是么!【此人已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