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斯塔尔梅菲斯

366浏览    10参与
赋新词
凡瑟尔男性把【哔——】卡住的故...

凡瑟尔男性把【哔——】卡住的故事
无限沙雕
梅菲斯先祖友情贡献附有意志法术的神奇瓶子

凡瑟尔男性把【哔——】卡住的故事
无限沙雕
梅菲斯先祖友情贡献附有意志法术的神奇瓶子

星河砂海

想看星尘大陆的魔法背景,今天回头看斯塔尔的支线,贫民窟果然是藏龙卧虎。不知道原本螺旋境界线有没有梅菲斯这个家族呢。他家族也是真特么因吹丝停……
总觉得斯塔尔自带黑魔法气息,有种藏匿在贫民窟的大法师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吃斯塔尔跟泽维尔或者斯塔尔跟潘主祭的cp呢.jpg
也不知道官方文案现在都在想啥了

想看星尘大陆的魔法背景,今天回头看斯塔尔的支线,贫民窟果然是藏龙卧虎。不知道原本螺旋境界线有没有梅菲斯这个家族呢。他家族也是真特么因吹丝停……
总觉得斯塔尔自带黑魔法气息,有种藏匿在贫民窟的大法师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吃斯塔尔跟泽维尔或者斯塔尔跟潘主祭的cp呢.jpg
也不知道官方文案现在都在想啥了

赋新词
世界之巅大法师斯塔尔&time...

世界之巅大法师斯塔尔×未成年巨龙玛格达
黑化囚禁play
超短小警告√
来自“湖中夫人居然tm要我800钻”的怨念

世界之巅大法师斯塔尔×未成年巨龙玛格达
黑化囚禁play
超短小警告√
来自“湖中夫人居然tm要我800钻”的怨念

赋新词
我是如何上了斯塔尔的斯塔尔未完...

我是如何上了斯塔尔的
斯塔尔未完车
克制不住对大法师糟糕想法的产物√

我是如何上了斯塔尔的
斯塔尔未完车
克制不住对大法师糟糕想法的产物√

同弦儿

斯塔尔•梅菲斯x玛格达

两年多没写文章了...笔生,请轻喷😂

个人特别喜欢斯塔尔和潘主祭,如果有时间都会写的!祝各位同道小可爱吃粮快乐!💕


今天是仆人休息日,正巧赶上伊莉莎夫人外出探望故友,就留了玛格达一个人在家。





上午没有舞会安排,于是玛格达起得不是很早。这时候的她站在梳妆台前,[晨昏线]温和渐变的绸缎上洒落着缓缓滚落的白晶,把她雪白的皮肤映衬地更加晶莹迷人。梳好了一头紫发,刚刚换上鞋子,就听见外面的门铃轻轻地响了两下。





“好的,请您稍等!”她抓起琥珀之泪随意喷了几下,就匆匆忙忙跑去开了门。





只见斯塔尔先生略带笑意地站在门外,手里拿着店里的新品:是一盒荔枝糖霜甜饼。...

两年多没写文章了...笔生,请轻喷😂

个人特别喜欢斯塔尔和潘主祭,如果有时间都会写的!祝各位同道小可爱吃粮快乐!💕


今天是仆人休息日,正巧赶上伊莉莎夫人外出探望故友,就留了玛格达一个人在家。





上午没有舞会安排,于是玛格达起得不是很早。这时候的她站在梳妆台前,[晨昏线]温和渐变的绸缎上洒落着缓缓滚落的白晶,把她雪白的皮肤映衬地更加晶莹迷人。梳好了一头紫发,刚刚换上鞋子,就听见外面的门铃轻轻地响了两下。





“好的,请您稍等!”她抓起琥珀之泪随意喷了几下,就匆匆忙忙跑去开了门。





只见斯塔尔先生略带笑意地站在门外,手里拿着店里的新品:是一盒荔枝糖霜甜饼。





“斯塔尔先生您怎么来了啊......我还没有打扮完就来见您......真是失礼了......” 少女为自己的莽撞感到有些局促和羞愧。





斯塔尔的目光不经意落在了她没有被项链的光泽遮挡了的锁骨上,耳根子竟然有些发热。他急忙看向别处,脸颊上隐隐约约浮现出浅紫色的纹路。





“没关系的,你不要在意。”





............





“这是我新做的荔枝甜饼,表面的糖霜魔法是最新研究出来的,会像星星一样闪烁的......就像,像你的眼睛一样。”





说到最后时,每一个字都在加深他脸上的暗纹,他心跳得厉害,恨不得说完了转身就走,但是又期待能多留恋几秒她脸上纯真喜悦的表情。





“原来上周莫缇缇问我喜欢什么味道的馅饼,是受斯塔尔先生所托啊......”想到他这么在意自己,她调皮地挑了挑眉。





“谢谢您,斯塔尔先生!等晚上母亲回来的时候,我们会享用您的馈赠的。您一定还没用过早餐吧,请问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您一起吗?” 淑女轻轻地笑了,礼貌地敞开了大门。





这时候拒绝就显得有伤风雅了,于是斯塔尔犹豫了一下,来到了会客厅入座。





“请稍坐片刻,我这就去给您准备。”





方才被突如其来的喜悦麻痹了知觉的大法师现在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我在这里,怎么能让你亲自准备?正好我还有好多种魔法没有向你展示......”


未完待续





同弦儿
这一身怎么样鸭!我感觉很配😆...

这一身怎么样鸭!我感觉很配😆
各位小可爱提提意见!
想想占了个tag😂

这一身怎么样鸭!我感觉很配😆
各位小可爱提提意见!
想想占了个tag😂

啵啵鹅

喜提斯塔尔大法师,呜呜呜我终于把他带回家了

喜提斯塔尔大法师,呜呜呜我终于把他带回家了

啵啵鹅

第一章.新邻居【斯塔尔×玛格达】

现代架空,私设玛格达是大学生,斯塔尔是宅男(?)吸血鬼。急急忙忙把第一章搞出来,是因为今天想用这个题材再写一篇万圣节贺文w预计是大长篇,等白天能用电脑了我再改成合集。

玛格达有一个小秘密。

她的邻居是一只吸血鬼。

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已经全面破除封建迷信的现代居然白日见了吸血鬼——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秘密居然被她,一个没有什么神奇能力也没有背负什么神奇血统的大学生撞破了。

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华丽浪漫的相遇,不过是独自在外租房居住的玛格达有一天突然发现搬来了新邻居,楼道里堆着杂乱的储物箱,对面的门大敞着却没有一丝动静。她尝试着喊了两声,并没有人回应。也许是主人出去采购了,玛格达不禁暗...

现代架空,私设玛格达是大学生,斯塔尔是宅男(?)吸血鬼。急急忙忙把第一章搞出来,是因为今天想用这个题材再写一篇万圣节贺文w预计是大长篇,等白天能用电脑了我再改成合集。


玛格达有一个小秘密。

她的邻居是一只吸血鬼。

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已经全面破除封建迷信的现代居然白日见了吸血鬼——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秘密居然被她,一个没有什么神奇能力也没有背负什么神奇血统的大学生撞破了。

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华丽浪漫的相遇,不过是独自在外租房居住的玛格达有一天突然发现搬来了新邻居,楼道里堆着杂乱的储物箱,对面的门大敞着却没有一丝动静。她尝试着喊了两声,并没有人回应。也许是主人出去采购了,玛格达不禁暗暗吐槽,真是个心思大条的新邻居,都不怕招贼的吗?

但是邻居之间就是要互帮互助的,玛格达随即乐观地想,掏出手机打开了微博,打算站在这里一边刷微博一边等新邻居回来。

“叮咚”一声提示音,玛格达看见自己特别关注的本地号推送了一条消息:《市医院大量血浆离奇消失》。文章一如既往地使用了营销号的手法,把事件硬生生掰成了都市奇谈——玛格达摇了摇头,不在意地把这条新闻划了过去,接下来网络上五花八门的消息很快让她忘记了这条新闻。

逛完一圈微博,玛格达揉了揉脖子,突然发现已经过去了近半个小时,而她的新邻居还没有回来。天生雷达般的敏感神经告诉她哪里不对,玛格达又试探性地朝屋里喊了两声,依然无人应答。

按理说这时候应该不要多管闲事,尤其她是孤身一人的女孩子。但玛格达平日在学校里“八卦女王”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何况屋内突然发出了类似木材摩擦的声音——有人在里面,或者说,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请问您在里面是吗?我想进去看看可以吗?”

屋内恢复了寂静,仿佛刚刚的声音只是玛格达的错觉。

“我要进去了哦?您在的对吗?”

木料摩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似乎比之前更......急促?玛格达莫名冒出了这个念头,然后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杂七杂八的东西,朝发出声音的卧室走去。屋子的窗帘全部拉上了,看起来有些阴森,玛格达的心悄悄提了起来。转过拐角走进卧室的一瞬间,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直扑她的面门而来,玛格达甚至来不及看清是什么,绷紧的神经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她闭上眼——“啊——!!!!”

预料中的撞击迟迟没有出现,玛格达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正对上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骨节分明纹理清晰,指节处是浅浅的红色。当然,如果不是这只手现在握着一个乱扑腾的蝙蝠的话,玛格达是非常乐意欣赏一下的。然而现在,她选择立刻睁开眼,往后蹦了两步,随之看清了整个房间的布置。然后,她生平第一次为自己的好奇心深深后悔了。

屋内的陈设异常简单,一个常见的电脑桌,一个书架,一个看起来用作衣橱的壁柜——后来玛格达知道里面其实藏了一个迷你冰柜,储存主人的“食物”。但现在,她的目光被房间正中间的物品牢牢吸引——那里并没有放床,而是摆了一副巨大的棺材。虽然处于巨大的恐惧之中,但玛格达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棺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具,最大的一个泰迪熊被垫在棺材最底下,甚至连棺材外都裹了一层毛绒绒的紫色外套。简直就像……就像棺材铺倒闭了,店主顺势在旧址开了玩具店一样。

她并没有笑很久,因为一个清冷平静的声音传来:“很有趣吗?”

玛格达猛然意识到自己仍处于危险中,她有些警惕地望向刚刚抓住蝙蝠的人,却意外地看见了一个清秀苍白的少年。他穿着睡衣,头发有些蓬乱,也许是刚刚睡醒?玛格达胡思乱想着,对上少年暗红色眼瞳的瞬间她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却又没有勇气去证实。刚刚还在扑腾的蝙蝠此刻安静地停在少年的肩头,像一只乖巧的宠物,和主人一起打量眼前的不速之客。

玛格达也在打量着少年,他的脸庞俊秀却没有血色,整个人显出病态的苍白,更显得指节上的浅红突出。眼下浓重的黑眼圈让玛格达怀疑他几天没睡了。他的眼神有些孤傲却没有什么恶意,反而意外的干净澄澈。再想想刚刚千钧一发的援手,玛格达心里仍然保持着警惕,眼神已经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玛格达深吸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鼓劲——人家刚刚帮了自己,总该道个谢的。

“谢谢你刚刚帮我拦住那只蝙蝠,”玛格达真诚地说,“不然我肯定被它吓死了。”

然而少年再度出乎了她的意料,他和玛格达对视了一眼,很快转移了目光,然后居然……脸红了?玛格达面上保持着友善而诚恳的微笑,心里疯狂大喊:天啊他脖子和脸上冒出的那些粉红色纹路是怎么回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是脸红了吧是脸红了吧!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容易脸红的人啊!等等我不是应该害怕的吗?!

粉红色的花纹只存在了短短一瞬,随着少年情绪恢复稳定而消失了。玛格达的心底小小遗憾了一下,马上又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应付眼前这个疑似非人类。

但是事实证明这个少年是不喜欢按常理出牌的,他既没有质问玛格达为什么擅自闯入这里,也没有变成什么可怕的怪物嘴脸。他只是随手拖过了一旁的旋转椅让玛格达坐下,然后如同每一个正常的邻居那样:“我刚刚搬来,还没来得及去打声招呼。您要喝点什么吗?茶?果汁?”

哦天啊,如果忽略房间里的棺材,他还真是一个好邻居呢。玛格达暗自感叹了一番,也许是少年的温和态度给了她勇气,本着八卦女王不作不会死的精神,一个问题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虽然知道可能有些冒昧,但是……您是吸血鬼对吗?”

其实问完的瞬间她就后悔了,自己还没有真正和对方熟悉起来,如果对方真的是自己想的那种生物,这个问题根本就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她不自觉地望向大门,计算着自己有多少跑出去的路线。

“是的,我是吸血鬼。”平静的声音传来,一心思考怎么逃跑的玛格达随口应道:“啊,那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三秒钟后她猛地扭过头,震惊地盯着少年。而少年——现在应该叫年龄未知的吸血鬼先生——迎着她的目光平静地复述:“是的,我是吸血鬼,我的名字是斯塔尔.梅菲斯,以后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多指教。”

“我…我叫玛格达,请多多指教。”玛格达纠结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号,随后忍无可忍地发问:“您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就这么告诉我呢?万一我想叫人来抓您怎么办?”

“不会的。”斯塔尔看起来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云淡风轻地回答。

看起来孤僻又清冷,实际上意外地单纯呢,吸血鬼先生。玛格达又开始了心中的吐槽,突然她想起了某个新闻——“呃,那个,斯塔尔先生,今天早晨市医院的血库失窃了,这件事和您?”

“是我干的,我的食物储备快吃完了,需要补充。”吸血鬼再次大方地承认了下来,倒让玛格达无话可说。

然而斯塔尔似乎把她的沉默视为了恐惧,马上补充:“吸血鬼发展到今天,我们的族群已经立下规矩不能主动伤害人类,我只是偶尔会去医院拿点血浆,不会伤害你们,你不用害怕,放心好了。”

……该说您是单纯好呢,还是太实诚好呢?这和我想的吸血鬼差距有点大啊喂!

“总之,希望以后也能好好相处呢。”玛格达憋了半天,终于蹦出来这么一句话。斯塔尔认真地点头,表示自己会做一点小甜点,等屋子收拾好了一定做给玛格达尝尝。玛格达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喜欢毛绒绒容易脸红意外单纯还点亮了烹饪技能的吸血鬼先生了,她只能站起身来,伸出手:“那么我不打扰您收拾东西了,下次再见吧。”

斯塔尔回握住了她的手,手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让玛格达的心头划过一丝奇异的感觉——看起来,以后的日子都不会无聊了呢。

未完待续

啵啵鹅
好的我懂了,所以斯塔尔大法师,...

好的我懂了,所以斯塔尔大法师,你什么时候娶我回家,我们一起闹个天翻地覆?

好的我懂了,所以斯塔尔大法师,你什么时候娶我回家,我们一起闹个天翻地覆?

啵啵鹅

斯塔尔到底是什么绝世大可爱(๑• . •๑)脸红的样子和别人不一样,笑起来也不一样!别人笑起来如沐春风他笑起来像反派!然而看图六七这就是个埋头苦修不谙世事的纯洁的天真少年啊!这是什么神一样的反差萌啊!邀请我跳舞,舞步居然是你就是全部(。>ㅿ<。)闷骚的撩来的悄无声息啊!而且看后期剧情他还会用魔法给你做好吃的,不会长胖那种!实名心动啊!我求求大家都去看看斯塔尔大法师呜呜呜(┯_┯)同好太少我要饿死了

斯塔尔到底是什么绝世大可爱(๑• . •๑)脸红的样子和别人不一样,笑起来也不一样!别人笑起来如沐春风他笑起来像反派!然而看图六七这就是个埋头苦修不谙世事的纯洁的天真少年啊!这是什么神一样的反差萌啊!邀请我跳舞,舞步居然是你就是全部(。>ㅿ<。)闷骚的撩来的悄无声息啊!而且看后期剧情他还会用魔法给你做好吃的,不会长胖那种!实名心动啊!我求求大家都去看看斯塔尔大法师呜呜呜(┯_┯)同好太少我要饿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