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斯文败类

22937浏览    253参与
槐序十五

看看他们这一个个的...
我突然又想搞多cp...
名字就叫做——大型“斯文败类”现场

看看他们这一个个的...
我突然又想搞多cp...
名字就叫做——大型“斯文败类”现场

万年睡不醒的OT小闹

我是谁

最近又黑暗又丧气,真的毫无动力可言(叹气...

以此来宣泄?也不知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hhhhh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视角的乱象


——没有感情的分割线——

一直游离在人群之外,孤独寂寞是最好的伙伴,不知是习惯了,还是不再去计较这些内心的纷乱了。不是没有试过去融入,去讨好,去寻找世人所谓的快乐。可惜啊,最后得到的是一鞭又一鞭的抽打,是一次又一次的辱骂。

呵,人呐,死和活,有什么区别呢。

付之一炬,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场大火中,消失殆尽,一阵风,吹走了所有的留恋。做自己吧,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戴上无懈可击的面具,优雅的生活在黑暗中,伏击一切所谓的美好。

宛如死水般平...

最近又黑暗又丧气,真的毫无动力可言(叹气...

以此来宣泄?也不知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hhhhh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视角的乱象


——没有感情的分割线——

一直游离在人群之外,孤独寂寞是最好的伙伴,不知是习惯了,还是不再去计较这些内心的纷乱了。不是没有试过去融入,去讨好,去寻找世人所谓的快乐。可惜啊,最后得到的是一鞭又一鞭的抽打,是一次又一次的辱骂。

呵,人呐,死和活,有什么区别呢。

付之一炬,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场大火中,消失殆尽,一阵风,吹走了所有的留恋。做自己吧,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戴上无懈可击的面具,优雅的生活在黑暗中,伏击一切所谓的美好。

宛如死水般平静的心,直到在见到那个人的一刻,再次起了涟漪。这种一颗石头掉入水中的激荡,是许久没有的感觉,让人窒息的快乐。是不用自己双手去寻求的快乐,那个人的迷茫,那个人的挣扎,那个人的堕落,让人想拉他入深渊。

来吧,亲爱的,和我一起在最黑暗处,吞噬一切。

为什么能笑的如此快乐又那么隐忍,明明我们是同类,为什么要这么委曲求全?想骂就骂,想杀掉的人就这么杀掉,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简单又那么的复杂,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呢,亲爱的,你将会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你的一切都将沾染上我的痕迹。放手去做吧,释放你的天性,我可以为你打点一切。来吧,下手吧!不要犹豫,只有杀了这些人,你才能活着,我们才能重生。

亲爱的,果然是我最优秀的作品呢!

我们,果然是同类啊。为什么要否认呢?来吧,亲爱的,不要犹豫,杀了他们,或许,连我一起杀死吧!只有杀了这里的所有人,你才能活着走出去,戴着我的期许,那一颗颗修饰的没有残缺的牙齿,就像你一样,看!和你完美的契合,这就是为你而打造的,你亦是为这个而生的。戴着它,继续走下去吧!我会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在黑暗中,猎杀所有的所有!

来吧,亲爱的,杀了你!

万年睡不醒的OT小闹

一瞬心动 1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X尹钟宇


世界如此虚伪,亲爱的,你该怎么办呢?


徐文祖抱着尹钟宇,朝着楼梯间的反方向走去。


天台不起眼的角落,松松垮垮的挂着破旧的床单,零零散散的摆放着空的纸盒。徐文祖轻松的跨过空盒子,因怀里抱着人,只能用脚踢开了本不该存在的,藏在破旧床单后的一扇门,侧身,用肩膀抵着门,深怕一个不小心撞到磕到了怀中的可人儿。


徐文祖长腿一勾,关上了背后的门,不等眼睛适应黑暗,笃定的一步一步落在本不该存在的通往四楼的台阶上,穿过了空荡荡的走廊,来到了他的领地。四楼那一件小小的房间,一张单人沙发,一盏昏暗的台灯在茶几上忽明忽暗,照在了一个破旧但仍在走动的闹钟上,除了一扇通...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X尹钟宇


世界如此虚伪,亲爱的,你该怎么办呢?


徐文祖抱着尹钟宇,朝着楼梯间的反方向走去。


天台不起眼的角落,松松垮垮的挂着破旧的床单,零零散散的摆放着空的纸盒。徐文祖轻松的跨过空盒子,因怀里抱着人,只能用脚踢开了本不该存在的,藏在破旧床单后的一扇门,侧身,用肩膀抵着门,深怕一个不小心撞到磕到了怀中的可人儿。


徐文祖长腿一勾,关上了背后的门,不等眼睛适应黑暗,笃定的一步一步落在本不该存在的通往四楼的台阶上,穿过了空荡荡的走廊,来到了他的领地。四楼那一件小小的房间,一张单人沙发,一盏昏暗的台灯在茶几上忽明忽暗,照在了一个破旧但仍在走动的闹钟上,除了一扇通往地狱的门,在没有任何出口。徐文祖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着尹钟宇坐在了略显拥挤的单人沙发上,撇了一眼时间,思忖着,怀里的该醒了,怀中的人就不耐的自己动了动,谁知,尹钟宇只是在徐文祖怀里蹭了蹭,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睡去了。徐文祖看着怀里毫无戒备的人,和醒着的时候很不一样呢。要是让那些个同住考试院的人看到,一定不会相信,现在坐在那点儿,一脸温柔注视着怀中人的是那个视杀戮为艺术的徐文祖。纤细的手指撩开零碎的刘海,顺着脸颊,划过线条感十足的颈肩,沿着锁骨,停留在那一粒小小的突起,徐文祖最爱的那一个部位,划着圈,轻轻揉捏着,感受着皮下的小小的肌肉,滑动,仿佛想躲避又像在邀请更多,被着小小器官吸引的徐文祖,以它为中心,慢慢张开他苍白的手,包裹着毫无察觉的猎物的脖颈,缓慢的收紧,冰凉的手心感受着动脉的跳动,抑制不住的激动,让徐文祖全身在发抖,手心仿佛被滚烫的血液烧灼着,却自虐般的不愿移开。红了眼,失了心,直到怀中人,抓住了自己那只施虐的手,让徐文祖恢复了理智,慢慢松开,反握住了那只同样冰冷的手。


尹钟宇缓缓睁开眼,真是难得的一觉睡到天亮,除了些零星许久没有过的有些美好的梦?尹钟宇无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脖子,试图记起那个让自己留恋的温度,那种窒息的感觉居然让自己有些上瘾。甩了甩头,可能是这几天真的太累了吧,不顺心的工作,连连的噩梦。算了,慢慢坐起来,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绝望的一天,又开始了。


小孔中的眼睛,自尹钟宇摸上脖子的那一刻,笑成了月牙。


真好,你是同类。


-未完待续-




DAYTOY拾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龙爹的这双手,斯文败类我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龙爹的这双手,斯文败类我可以!

はな

不更文的日子送宝们两张壁纸👀


应该适合各种型号的手机吧


(可能我又迷上做壁纸了??


♠️𝐀𝐠𝐠𝐫𝐞𝐬𝐬𝐢𝐯𝐞 𝐄𝐲𝐞𝐬♥️


🈲️二改🚫商用|转载注明出处 ​​​


不更文的日子送宝们两张壁纸👀


应该适合各种型号的手机吧


(可能我又迷上做壁纸了??



♠️𝐀𝐠𝐠𝐫𝐞𝐬𝐬𝐢𝐯𝐞 𝐄𝐲𝐞𝐬♥️



🈲️二改🚫商用|转载注明出处 ​​​



万年睡不醒的OT小闹

失眠夜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X尹钟宇


辗转反侧,再次失眠,也不知道是新工作压力大,还是腰伤犯了,总之怎么都不舒服。施暴的心情无处宣泄,又突然想哭,仿佛得了精神分裂一般。


尹钟宇再次翻了个身,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些前尘往事,可抑制不住的,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却怎么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那个影子有着高挑的身材,松散的头发,永远穿着黑色长袖长裤,看不清脸却能感觉到他的苍白,滴血的红唇叫着自己亲爱的,仿佛是那么亲密却又那么遥远。带着笑,伸向自己的手,仿佛是最后一缕光,却又让人害怕的放佛一旦握住了那只手,你将会万劫不复和他一起坠入深渊。


尹钟宇悄悄的起身,怕打扰到枕边人,走到厨房,...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X尹钟宇



辗转反侧,再次失眠,也不知道是新工作压力大,还是腰伤犯了,总之怎么都不舒服。施暴的心情无处宣泄,又突然想哭,仿佛得了精神分裂一般。


尹钟宇再次翻了个身,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些前尘往事,可抑制不住的,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却怎么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那个影子有着高挑的身材,松散的头发,永远穿着黑色长袖长裤,看不清脸却能感觉到他的苍白,滴血的红唇叫着自己亲爱的,仿佛是那么亲密却又那么遥远。带着笑,伸向自己的手,仿佛是最后一缕光,却又让人害怕的放佛一旦握住了那只手,你将会万劫不复和他一起坠入深渊。


尹钟宇悄悄的起身,怕打扰到枕边人,走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直接往肚子里灌,外在的刺激犹如灵药一般让自己从那个美好的噩梦中清醒过来。盯着自己拿着水瓶的手腕上那一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离身的怪异却精致的手链。尹钟宇能感觉到他对着手链近乎于痴迷的喜欢,但那种无力感让他挫败。想不起的那段往事,仿佛是一根刺,扎在尹钟宇的心里。不敢拔,也忘不了。


心理医生说他选择性遗忘了那些对自己刺激较大的人物和事件。警察试图让他回忆起考试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住过考试院。在他仅有的对考试院的记忆里,他只是个过路人。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个猫粮,有人从考试院冲出来,染了自己一身血,随后便是周围的尖叫声,警笛声,被带走问话的自己,只是路过,仅此而已。


尹钟宇刚想再次猛灌一口冰水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却被一只手拦了下来。抬头望向来人,有那么一瞬间,在黑暗中的人仿佛与脑海中那个模糊的身影重合了起来。尹钟宇连忙甩甩头,想把这无稽之谈赶走,受学生敬仰的教授怎么可能是那个失踪的变态杀人魔。


“又失眠了?”

低沉犹如大提琴般的嗓音把尹钟宇拉回了现实。

“对不起,我又把你吵醒了?”

尹钟宇扬起头,看着这个,陪着自己走过那段疯癫迷离的日子,不离不弃,给自己带来安全感的人。他是那么的优秀,温暖,尹钟宇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愿意陪在自己这个被判定为有精神疾病的人身边。但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依赖着他的。

“不会。”

拿过他手里的冰水,放回冰箱,转而拿出牛奶,到了一些在杯中,放进了微波炉。悄无声息的夜晚,只有微波炉转动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断断续续闪现的血腥画面让尹钟宇不自觉的皱起了眉。来人将尹钟宇抱入怀中,手轻抚着他的背,一下下安抚他着他的情绪。

“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

“嗯?”

尹钟宇稍稍拉开了与来人的距离,对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表示出自己的疑问。来人无奈的笑笑,亲昵的刮了一下尹钟宇的鼻子。

“你说你,明明胆子也不大,还特别喜欢悬疑小说,不仅喜欢看,还自己写。你这不失眠也挺难的!”

随着一声“叮”,来人拿出刚好温热的牛奶,放在了尹钟宇手里。

“喝了一起睡吧,明天我有早课”

尹钟宇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那句“胆子不大”,只能无奈的端着牛奶,却不忘调侃的反击

“是是,我的大忙人,徐文祖教授”


徐文祖沉溺的揉了揉尹钟宇的头,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在尹钟宇喝完牛奶抬头的瞬间,消失不见。拿过空杯子放到一边,拉着尹钟宇回到了卧室,一同躺回床上,在尹钟宇额头落下一吻,道了晚安,在尹钟宇摸索着抓住他的手后,才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闭上了眼睛。


万年睡不醒的OT小闹

一瞬心动 0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X尹钟宇


世上有这么多讨厌的人呐,我该怎么办呢?


指尖划过那本不属于他的书,“嘶—” paper cut


目不转睛的看着一点点被挤出的血,一点点展开的笑意,直到那一滴血有了生命般沿着指腹流淌直至消失

“不够,这还远远不够啊。” 

喃喃自语过后,舌尖沿着血痕舔舐到指尖,吮吸着。


“艹,我还要在这鬼地方待到什么时候!嘶—”

尹钟宇狠狠踢了一脚天台的墙,果然,还是疼的,多希望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无奈,现实总是会不经意间给你当头一棒。妈宝一般偷窥女同事的上司,假装善良大度想睡自己女友的学长兼社长,好像对自己有好感的女前辈,愿望估计是一切太太平平...

他人即地狱 徐文祖X尹钟宇


世上有这么多讨厌的人呐,我该怎么办呢?


指尖划过那本不属于他的书,“嘶—” paper cut


目不转睛的看着一点点被挤出的血,一点点展开的笑意,直到那一滴血有了生命般沿着指腹流淌直至消失

“不够,这还远远不够啊。” 

喃喃自语过后,舌尖沿着血痕舔舐到指尖,吮吸着。


“艹,我还要在这鬼地方待到什么时候!嘶—”

尹钟宇狠狠踢了一脚天台的墙,果然,还是疼的,多希望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无奈,现实总是会不经意间给你当头一棒。妈宝一般偷窥女同事的上司,假装善良大度想睡自己女友的学长兼社长,好像对自己有好感的女前辈,愿望估计是一切太太平平的秘书,什么都不会的自己。恶性循环标配。加上这糟糕的住宿环境,自己没猝死简直谢天谢地。一定要早点搬出去离开这里,如是想着。

“我去—”

脖子上一凉,转头,一瓶冰啤酒赫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哦,是你!”

顺手的接过啤酒打开,爽快的喝了一口。

“啊— 谢了哥”

向着来人,举了举手中的啤酒,以示谢意

“工作不顺?”

来人自己抿了一口,见人没有反应,便挨近了一些,

“工作不顺么?”

“嗯?啊!就这样呗。哥呢。”

“普通的一天”

被拉回思绪的尹钟宇,扫过来人撑在栏杆上的手

“哥受伤了?”

“啊!paper cut”

来人看了看自己的手如是说。

“不见血的疼”

尹钟宇低声自语

“是呢,但想见血还是可以见血的,亲爱的”

习惯了来人的莫名的亲昵,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说不上来,也就自然忽略了。草草回了句,继续喝着免费的冰啤酒。两人陷入沉默。


嗯?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头很重,人很晕,我这是怎么了?一瓶冰啤酒还不至于醉。

恍惚间仿佛看见了,隔壁弟弟?啊,太难受了,他在说什么?

“哥,你—”

本来想叫尹钟宇一起喝酒聊天的隔壁弟弟,看着他靠在徐文祖胸前,被靠着的人一脸宠溺,到被人打扰的一脸不爽的问出“有事么?”,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再逗留半分吧。留下“没事没事!”便溜的不见踪影。


徐文祖赶走了打扰的人,打横抱起靠在自己胸前不省人事的尹钟宇,朝着楼梯间的反方向走去。


-未完待续-

世界的真谛是香蕉牛奶
拍毕业证件照的阿软真的有努力假...

拍毕业证件照的阿软真的有努力假笑

但还是拍成了呆逼

人间惨剧

拍毕业证件照的阿软真的有努力假笑

但还是拍成了呆逼

人间惨剧

卌۵蛴栁ৡ

肆胜|徐文祖&你/原创主角/艺季|3

[注:文笔随意,请酌情阅读]

男子似乎感受到了艺季的目光,微微抬头,嘴角勾起了迷人的笑意,“你好,你是来准备住在这家考试院的吗?”

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抬了抬金丝边框眼镜,露出温柔的笑,“不,我是来玩的。”

这句话,跟男子所问的问题非常不对,驴头不对马嘴,对面男子也怔了怔,眼里流转着一点疑惑。

见此,艺季眼眸里迅速飞过一丝光,被眼镜框架完全地遮盖。

男子回过神来,握着小球,“啊,这样啊。”他指着楼上,转过头,“其实住在这里挺好的,我就住在这儿,那里的家具餐食一一俱全,真的不考虑一下?”

在艺季眼里看来,这是个非常委婉的邀请,虽然眼前人的气息很危险,但是……非常有意思的,不是吗?...

[注:文笔随意,请酌情阅读]

男子似乎感受到了艺季的目光,微微抬头,嘴角勾起了迷人的笑意,“你好,你是来准备住在这家考试院的吗?”

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抬了抬金丝边框眼镜,露出温柔的笑,“不,我是来玩的。”

这句话,跟男子所问的问题非常不对,驴头不对马嘴,对面男子也怔了怔,眼里流转着一点疑惑。

见此,艺季眼眸里迅速飞过一丝光,被眼镜框架完全地遮盖。

男子回过神来,握着小球,“啊,这样啊。”他指着楼上,转过头,“其实住在这里挺好的,我就住在这儿,那里的家具餐食一一俱全,真的不考虑一下?”

在艺季眼里看来,这是个非常委婉的邀请,虽然眼前人的气息很危险,但是……非常有意思的,不是吗?

难得发现了一个对手,她很期待了,希望不要像那些人一样,智商堪忧。

艺季“迟疑”了片刻,秀眉微皱,不到片刻,又舒展开来,“那么,幸会了,邻居。”

男子微笑,握着的小球又开始弹跳了起来,“我领你上去吧,房东大婶是个很好的人,她会很‘喜欢’你的。”

他意味不明,加重了“喜欢”两个字眼。

你兀自地笑容又大了许多,“那看来很和善啊,这我就放心了。”

他和你一同上了楼,他在前,你在后,“放心什么?”

“放心的是,房东不像其他房东一样那么的凶巴巴的啊。”你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

男子不言,直接把艺季带到房东面前,“房东大婶,新的租户,挺不错的。”

艺季听着“不错”二字,眸里闪现了一道冷芒,因为她是低着头的,没有人发现,包括了,离她最近的黑衣男子。

房东大婶严福顺顿时笑开了花,“那好啊,小姑娘呢?给我看看。”

站在男子背后的艺季,抬起头颅,温和的笑就像一阵三月的春风拂过人的心弦。

“房东阿姨你好,我是新来的租户。”

叶栀柒

渣攻×诱受(脑洞)

突然冒了一个脑洞

渣攻和诱受

攻和受在学生时代是恋人,攻是受的学长便以帮助学弟之名接近受,意图诱拐未成年少男。

受是个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文艺青年,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学生的标配。

攻就不一样了金丝框眼睛,三七分,黑色领带,长风衣整个一斯文败类。

攻看上受的原因很简单受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看起来人畜无害,嗯一看就是个没有经历过情事的小白。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在攻的糖衣炮弹下小受投降了,两人甜甜蜜蜜了一段时间,攻就安耐不住他哪颗兽心了。

受在聚会上喝了掺了药的酒,被攻带回来了住处。

攻看着床上衣衫不整面色绯红咬着牙不说话还拉着他不撒手的受,面色为难内心狂笑。

等到受坚持不下去双手环上他的脖子的时候,凑到受耳边说:先生请自...

突然冒了一个脑洞

渣攻和诱受

攻和受在学生时代是恋人,攻是受的学长便以帮助学弟之名接近受,意图诱拐未成年少男。

受是个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文艺青年,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学生的标配。

攻就不一样了金丝框眼睛,三七分,黑色领带,长风衣整个一斯文败类。

攻看上受的原因很简单受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看起来人畜无害,嗯一看就是个没有经历过情事的小白。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在攻的糖衣炮弹下小受投降了,两人甜甜蜜蜜了一段时间,攻就安耐不住他哪颗兽心了。

受在聚会上喝了掺了药的酒,被攻带回来了住处。

攻看着床上衣衫不整面色绯红咬着牙不说话还拉着他不撒手的受,面色为难内心狂笑。

等到受坚持不下去双手环上他的脖子的时候,凑到受耳边说:先生请自重

受那里自重的了,后面的剧情我就不细说了。

只知道第二天受醒来后一脸懵逼然后羞愤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憋了一上午对着攻说了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

于是两个人过了一段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不过好景不长攻毕业了他决定出国深造,他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带走了,却唯独留下了受和一句我走了。

五年后攻回国,他在国外这几年也没少风流,却独独忘不掉那个眉眼弯弯的笑,对这个禽兽准备吃回头草,他相信以他的魅力绝对可以再让那个少年为他神魂颠倒。

知道他找到那个少年的时候……

好像和记忆里的白衬衫牛仔裤太一样,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还是那张脸却多了一丝生人勿近,手工西装,棕色皮鞋,还是该死的诱人。

攻挂上最熟悉的笑冲那个男人走过去张开怀抱:久别重逢不给我一个拥抱吗?

受毫无波澜的用一只手抵着攻的肩说:先生请自重


小小暖女子

斯文败类——汤抖森
ฅ(⌯͒• ɪ •⌯͒)ฅmua~ン❣

斯文败类——汤抖森
ฅ(⌯͒• ɪ •⌯͒)ฅmua~ン❣

舒舒

這若不是斯文敗類,什麼才是斯文敗類⁉️

這若不是斯文敗類,什麼才是斯文敗類⁉️

爱吃喵的狗

hhhhhhhhhh,先给同学看,同学说太吵了,不适合,这个画风,大家来看看吧!看看适合不适合,我觉得可以啊!\n素质三连走起来啊,up要恰饭啊,up我的外卖钱靠你们了!

hhhhhhhhhh,先给同学看,同学说太吵了,不适合,这个画风,大家来看看吧!看看适合不适合,我觉得可以啊!\n素质三连走起来啊,up要恰饭啊,up我的外卖钱靠你们了!

茶

疯狂安利《他人即地狱​》

亲爱的,杀了我,继承我,成为我。
亲爱的,以后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的。
杀不了我的,因为,这世上,还有很多我。
想杀就杀吧,这才是你本来面目。
你真的想死吗?我帮你。
又不是真的,干嘛要装着关心他呢?
亲爱的,你今天很生气啊。
亲爱的,你真是,我最棒的作品。
亲爱的……
亲爱的,拔牙吗?要命的那种哦。

疯狂安利《他人即地狱​》

亲爱的,杀了我,继承我,成为我。
亲爱的,以后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的。
杀不了我的,因为,这世上,还有很多我。
想杀就杀吧,这才是你本来面目。
你真的想死吗?我帮你。
又不是真的,干嘛要装着关心他呢?
亲爱的,你今天很生气啊。
亲爱的,你真是,我最棒的作品。
亲爱的……
亲爱的,拔牙吗?要命的那种哦。

卌۵蛴栁ৡ

肆胜|徐文祖&你/原创主角/艺季|2

▲1里面新增加了一些内容,注意查看▲

[注:文笔随意,请酌情阅读]

“住考试院的人里面还有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吗?”穿着红格外套,提着拉杆箱的少年对着旁边条纹白衫的少年说道。

“有几个30多岁的大叔,不过都是一群疯子。”条纹衬衫的人目视前方,眉毛皱起。

你对他们口中的疯子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漫不经心地听着。

“疯子吗?”

“就是有点那个。”

“如果今天没有特别的约定——”

少年声被打断了,一句“你好”,令三人转移了视线。

那人坐在水泥石阶上,慢慢地站起来,向两个少年走去。

那是个穿着黑色长袖,黑色宽松长裤,黑色拖鞋,左手里握着荧绿色的小球的高大男人。

他带着迷人的笑对着两个...

▲1里面新增加了一些内容,注意查看▲

[注:文笔随意,请酌情阅读]

“住考试院的人里面还有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吗?”穿着红格外套,提着拉杆箱的少年对着旁边条纹白衫的少年说道。

“有几个30多岁的大叔,不过都是一群疯子。”条纹衬衫的人目视前方,眉毛皱起。

你对他们口中的疯子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漫不经心地听着。

“疯子吗?”

“就是有点那个。”

“如果今天没有特别的约定——”

少年声被打断了,一句“你好”,令三人转移了视线。

那人坐在水泥石阶上,慢慢地站起来,向两个少年走去。

那是个穿着黑色长袖,黑色宽松长裤,黑色拖鞋,左手里握着荧绿色的小球的高大男人。

他带着迷人的笑对着两个少年。

“您是新来的吧?”

“是的。我是昨天新来的江石允,请多关照。”

…………

突然,男人笑着说了一句:“性格很活泼啊。”

江石允腼腆地也同意了。

你看的兀自无聊,撇了撇嘴,非常有耐心的你又听了一会儿谈话。

“散步很好啊。今天天气不热。”

不像是出于这位先生会说出的话,你勾了勾嘴角。

………

你悠悠地,有的是足够的时间,等待。

终于,黑衣男人走了,踩着五颜六色的台阶,左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右手玩着球。

“通!”随着球的弹跳,在空气中划过标准的弧度,又重新跃起,跑回男人手里。

就像是专属品一样。艺季的眼神迸发出神采来,这个人,有趣,她感兴趣极了。

你在伊甸考试院楼下,转了个身,重新面对着眼前的建筑,有些“犹豫”。

不过几秒,你就放弃了。回头下台阶离开时,正好碰上了黑衣男人向上看的视线。

艺季所触碰到的,是一双黑色的眼眸,蕴含着墨一样的颜色,这令你不禁想要拿支毛笔蘸有水墨色的,往他的眼睛里点去。

应该会更加好看吧。你痴痴地在心里一笑。

王富贵

衣冠楚楚,道貌岸然有什么不好?

衣冠楚楚,道貌岸然有什么不好?

白世
李东旭真好康斯文败类我好爱(疯...

李东旭真好康
斯文败类我好爱
(疯辽)

李东旭真好康
斯文败类我好爱
(疯辽)

乃今 图南
斯文败类眼镜男杀我他人即地狱的...

斯文败类眼镜男杀我
他人即地狱的李东旭 好绝啊

斯文败类眼镜男杀我
他人即地狱的李东旭 好绝啊

吧啦吧啦

昨晚睡前看了他人即地狱的更新
做梦就梦到李栋旭掐我喉结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喉结
但是如果是李栋旭要掐的话
我也可以长一个出来
长一排喉结都没问题👌🏻

昨晚睡前看了他人即地狱的更新
做梦就梦到李栋旭掐我喉结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喉结
但是如果是李栋旭要掐的话
我也可以长一个出来
长一排喉结都没问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