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人渣作

993浏览    426参与
怡怡玛奇朵

《何溺》

我叫林念仪。


念仪,应该不难听出来,这是个纪念人的名字。我的母亲程婉琴。我的名字自然不是纪念我母亲的。


————


哥哥昨儿夜里又来了书信,告诉我,他在澳洲留学一切都好,只是思念家里思念的紧,盼着能早些结束,回家与我们团聚。还让我帮他问候父亲母亲安好。


父亲母亲,自然是安好的。


我放下哥哥的信,心中五味杂陈。父亲说,我与哥哥是龙凤胎,是他的骄傲。我与哥哥的感情,也是极好的。


月光柔柔的洒在窗台上。我探头看了看月亮,我不知道哥哥是否也看着了月亮。小时候,父母亲时常夜里吵架,哥哥便带我来院儿里看月亮。哥哥告诉我:“仪儿别怕,什么都不用听,什么都不用想。” ...

我叫林念仪。


念仪,应该不难听出来,这是个纪念人的名字。我的母亲程婉琴。我的名字自然不是纪念我母亲的。


————


哥哥昨儿夜里又来了书信,告诉我,他在澳洲留学一切都好,只是思念家里思念的紧,盼着能早些结束,回家与我们团聚。还让我帮他问候父亲母亲安好。


父亲母亲,自然是安好的。


我放下哥哥的信,心中五味杂陈。父亲说,我与哥哥是龙凤胎,是他的骄傲。我与哥哥的感情,也是极好的。


月光柔柔的洒在窗台上。我探头看了看月亮,我不知道哥哥是否也看着了月亮。小时候,父母亲时常夜里吵架,哥哥便带我来院儿里看月亮。哥哥告诉我:“仪儿别怕,什么都不用听,什么都不用想。” 


我那时候才六七岁的年纪,什么都不懂,自然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想。如今细细想起来,父母亲吵架的内容,似是关于我的。可我那么乖,怎就会使得他俩吵架呢...


我想的入神,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叫唤的厉害。我才发现夜已深了,我,也该睡了。


————


父亲在看今晨送来的早报,饭桌上,他旁边的座位,常年是空着的。我站在楼梯上,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有那么点异样,下了楼,径直朝父亲旁边的空座位坐了下去。父亲将报纸放下,瞥了我一眼,说:“坐到旁边的位置去,这儿不是你坐的。” 母亲恰好从院儿里进屋,也瞥了我一眼,似是轻轻的哼了一声,又似是没有。


我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旁边的座位总是空着的。哪怕是家中来了客人,饭桌上没有多余的位置,父亲也坚决不肯别人坐在他边儿上。


那天之后,父亲待我,也不似从前那般宠溺了。母亲本就对我淡淡的,此后,就更不必说了。


————


哥哥不久就回国了。


我只记得那天,气氛热烈。看得出父亲十分高兴,明显是对这个儿子特别骄傲。母亲握着哥哥的手,眼中含泪,嘴里一直念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一直认为我与哥哥,对于父亲母亲来说,是不一样的存在。哥哥打小就聪明,情商高,知道怎么样讨人欢心。而我小时候,安安静静,不哭不闹。


父亲时常看着我,叹口气,摇摇头,说:“你这孩子,像极了...” 母亲瞪了父亲一样。我一直期待父亲未说完的话,我到底像极了什么?可惜没说完的话都在母亲那一个我看不懂的眼神里,被永久的咽下去了。


————


父亲房里有一个像首饰盒一样的木匣。我一直很好奇里面是些什么,可惜木匣外面上了把锁。


周日那天,我约上三五好友去郊外游玩,为了庆祝我即将生日。不想让父母替我担心,想着早些回来。


我推开家门,静静地,好像没有人在家里。我不愿打扰这氛围,轻手轻脚的上楼,却在楼梯转角,看到房中的父亲抱着他那个宝贝木匣,嘴里念念有词。声儿太小,我也不敢太凑上去。只听见什么,她越来越像你啊一类的话。我不知道,我也不敢问。


我看着父亲拔下钥匙,藏进了枕头套子里。


————


生日那天真热闹啊。家里来了好多人替我们庆祝。母亲也一直挂着柔和的笑,是我不曾见过的温柔。若是母亲能一直这么对着我笑,那该多好。


母亲是江南女子,年轻时长得极美,如今老了,仍有一番韵味,头发仍旧乌黑亮丽。岁月对她,似乎格外宽宥。


我乘着长辈都还在敬酒吃菜时,偷偷溜进了父亲房间。在枕头套子里摸出来了钥匙。


当钥匙扭开锁时,我的脸涨的通红。我狠了狠心,打开了木匣。里面是一个女人的照片,与母亲长得十分相似,虽不及母亲生的美丽,但眉宇十分柔和。匣子里还有一枚金戒指与一封信。戒指内侧刻着一个字,仪。我想,那信我也不必看了。


门被打开了。父亲母亲一起站在门口看着我。我盖上匣子,递给父亲,一时之间,我的喉咙有些梗住了。父亲眼中的波澜,我看不懂,我更不敢看母亲。


那天夜里,父母亲又开始吵架了。我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秋千里,没有察觉哥哥站在了我的身后。他说了和儿时说过的,一样的话。


什么都不用听,什么都不用想。


————


第二天一早,我被哥哥叫下了楼。大厅里,母亲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我瞧着她,一夜间竟老了许多。


父亲让我与哥哥坐到他们对面去。才缓缓开口说到:“仪儿,你不是一直很好奇那个木匣的事情吗,那我今天就给你讲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一个青年人来到江南,遇上了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叫婉仪,妹妹叫婉琴。那个青年在跟她们相处的过程中,爱上了姐姐,但是那时,姐姐已有了未婚夫。青年做的最错误的就是,让两姐妹都怀上了他的孩子。两姐妹还在差不多的时候为青年生下了孩子,只不过姐姐在生产完之后,就立刻去世了。妹妹也因为生产而昏迷。青年为了给姐姐的孩子一个名分,就谎称妹妹生了一对龙凤胎。并给女孩儿取名叫..”


“念仪?”我不等父亲说出口,便抢先闻到。父亲看着我,艰难的点点头。我看向母亲,她眼神里,充满了鄙夷,如同我是一个乞丐。确实,我是一个乞丐。在这个家里,乞求着关爱,可到头来,我却连母亲的孩子都不是。难怪啊难怪,从小到大,母亲连正眼求不舍得瞧我。


父亲低下了头,缓缓开口,“婉琴,是我对不住你,我....”,“让我替那个女人养了十几年女儿,你确实对不住我!”,“什么那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她是你姐姐!”


母亲美丽的脸上再无了优雅,嫉妒撕破了她的表面伪装。“姐姐?若不是她死了,你能这么惦记着她?我替你养了这么多年儿子,你何曾正眼看过我?”,她顿了顿,又说:“连饭桌上的位置都特意为她留出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那个女人那时都有许配的人家了,还来勾引别人的丈夫!呸!下贱东西,都是她的报应!”


————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浑浑噩噩地回到房间,在浴缸里躺了许久,我打开水龙头,耳边不仅有水声,还有从楼下传来的争吵声。我慢慢的,把整个身体,连同头部,一起泡入水中。耳边再无喧嚣。


————


母亲,我来陪你了。








对不起我先认罪,文笔太差了哈哈哈哈但我会努力的!观众老爷们有什么建议可以评论告诉我呀!祝大家国庆快乐!大家有没有看阅兵呀!

阿卡CAROLLEE

【雷克斯x新人】笑伪装一切(2)

微风拂过冷芸的脸颊而她的眉间却从未放松过,一直在回想穿越换来的细节的她,被突然的一下“啪”打断了思路。


“喂!新来的我跟你说别太嚣张,我会盯着你的,你最好别对大东有什么非分之想!”冷芸随着桌上的手往声音的源头上看,原来是煞姐。这是来宣告主权吗?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的回答道:“嗯”。


冷芸很清楚自己在意的不是汪大东,而是那个看似乖巧懂事实则心狠手辣的雷克斯。可能是在原本的世界里并没有见唐禹哲的机会的原因吧,冷芸都没发现自己发呆的时候,视线一直在盯着雷克斯。


煞姐看到这一个场面第一反应当然就是“新来的喜欢雷克斯”然后满意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雷克斯却感到有一丝别扭,直到下课他实在忍不...

微风拂过冷芸的脸颊而她的眉间却从未放松过,一直在回想穿越换来的细节的她,被突然的一下“啪”打断了思路。


“喂!新来的我跟你说别太嚣张,我会盯着你的,你最好别对大东有什么非分之想!”冷芸随着桌上的手往声音的源头上看,原来是煞姐。这是来宣告主权吗?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的回答道:“嗯”。


冷芸很清楚自己在意的不是汪大东,而是那个看似乖巧懂事实则心狠手辣的雷克斯。可能是在原本的世界里并没有见唐禹哲的机会的原因吧,冷芸都没发现自己发呆的时候,视线一直在盯着雷克斯。


煞姐看到这一个场面第一反应当然就是“新来的喜欢雷克斯”然后满意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雷克斯却感到有一丝别扭,直到下课他实在忍不住了:“同学下课了,大家都走了,你还要继续盯吗?”


冷芸被雷克斯的声音一下拉回现实,“哦,抱歉”。冷芸丝毫没有要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一直盯着雷克斯,草草说了句敷衍的话就拿着袋子走了。雷克斯一个人在课室里,推了下黑框眼镜:“有意思,不过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的。”


在课室外的黑衣人走了进来,隔着面具都能感受到气场的压迫感:“我答应给你的时间快到了,赶紧的!”抛下这句话黑衣人就离开了,而雷克斯刚刚那一点点兴致瞬间就化为乌有。

mo先生
摸了一张队长的小人儿,大爱里苏...

摸了一张队长的小人儿,大爱里苏特!暗杀组的荣耀

摸了一张队长的小人儿,大爱里苏特!暗杀组的荣耀

mo先生
龙舌兰姑娘天下第一!

龙舌兰姑娘天下第一!

龙舌兰姑娘天下第一!

mo先生
迟到的生日贺图!老东西你最棒了...

迟到的生日贺图!老东西你最棒了!生日快乐\(^▽^)/!

迟到的生日贺图!老东西你最棒了!生日快乐\(^▽^)/!

mo先生
深夜摸鱼,头一次用手机画指绘,...

深夜摸鱼,头一次用手机画指绘,画的太草,画技不熟练,软件不会用。。。毛病太多请见谅吧。。。

深夜摸鱼,头一次用手机画指绘,画的太草,画技不熟练,软件不会用。。。毛病太多请见谅吧。。。

mo先生
忍姐姐太好了,只要你喜欢忍姐我...

忍姐姐太好了,只要你喜欢忍姐我们就是情敌。。。。

忍姐姐太好了,只要你喜欢忍姐我们就是情敌。。。。

mo先生
摸了一张茸总,还是不行啊啊!苦...

摸了一张茸总,还是不行啊啊!
苦练吧。。。

摸了一张茸总,还是不行啊啊!
苦练吧。。。

mo先生
轻微JO化伯爵,给伯爵加上荒木...

轻微JO化伯爵,给伯爵加上荒木线,渣作。。。

轻微JO化伯爵,给伯爵加上荒木线,渣作。。。

小鱼要吃粥

情愿 2

ooc/破镜重圆/狗血预警/追妻火葬场/



本篇耶啵视角


随时打算弃坑逃走的我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



6.



    习惯性的先挂电话,只是为了让自己不留牵挂,或者更酷一些。



  王一博终归不愿意再多听肖战讲话了,是因为烦躁吗?是害怕吧。



  没有人能比他自己更清楚他动摇的心绪,无非是不敢面对心中砰砰直跳的节奏罢了。



7....












ooc/破镜重圆/狗血预警/追妻火葬场/




本篇耶啵视角


随时打算弃坑逃走的我


圈地自萌     不上升真人






6.






    习惯性的先挂电话,只是为了让自己不留牵挂,或者更酷一些。




  王一博终归不愿意再多听肖战讲话了,是因为烦躁吗?是害怕吧。




  没有人能比他自己更清楚他动摇的心绪,无非是不敢面对心中砰砰直跳的节奏罢了。










7.


   




  从小的利益纷争,在爷爷去世后自己被接到了父亲家。


   


    五岁孩童单纯稚嫩的笑颜,在第一次来到哒别墅,但却父亲家的家宴上因为一根滚烫的烟头碾到了手上,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希望的破灭并非在这一瞬。


  


  小男孩本来很期待自己的父亲的模样,他不需要威武高大,但他一定是和蔼可亲的。可初见的印象,让人从心底里便不明觉厉的落下了阴影。


    


   更甚之,后来这个男人的赌瘾成性,还发酒疯大人,这片在孩子心中的阴影便愈发强烈。直到成为了他童年的噩梦。


 


  还有这个大别墅中,日夜不分的女人的搬弄是非和利益的斗争,都让他不厌其烦。




  每每孩子在夜深噩梦中呼喊爷爷时,他都会再一次跌入绝望和无助。




  其实,那个砰砰的心跳是他唯一的救赎。




   可是,只有不抱期望就不会失望吧。


   是啊,既然选择了利诱,那还要什么廉耻,不过是全当扯线木偶罢了。














8.




  


  夜晚风情冷却又似柔情,轻抚过轻靠在阳台栏杆旁高挑的男人。


  


  芊芊玉手摆弄着摇曳在风中的罂粟花,招摇的红色花瓣与内敛紧包的花蕊,闲的荒唐却又别有一番风味。血红的颜色衬的少年的手指白皙又性感。


   




  王一博从不沾染毒瘾,但却对罂粟花有着迷恋的热爱。可遇但不可求,也莫过于此。望而止步是有些人从来不甘心的,但却是有些人对自己的苛求。




  






     但肖战的出现在逐渐瓦解王一博对自己的原则。


  


  肖战在来到他眼前的那一刻,他便觉得这个人好干净,太干净了仿佛王一博入了他的眼都玷污了他的明眸。




   仅是一眼,他想他愿意为了他跪倒在地板上,只是对他俯首称臣,做他一人的信徒。




  清凉干净的眸子,分明清纯的可以拧出水来,却被微微上挑的眼尾平添了几分魅惑。眼角的几分红,让王一博的心都不觉为之牵引。


  


  


  那人看见自己望着他入了迷,便侧身归来打招呼,嘴角的弧度和甜腻的声音,让王一博不自觉的身上发热。




  他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几秒钟末梢神经牵动了心弦,冲动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


  


  


  


  他想让眼前这个人陪自己下地狱。




  这是王一博见到肖战第一眼的想法。










9.




   


   王一博利用自己家族的人脉关系,调查了肖战。肖战只是一个肖家的养子,却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和保护,肖家人都待他不薄。




  


  蜜糖罐里长大的孩子,难怪与这明争暗斗的商宴如此格格不入。




  


  王家像肖家提出了联姻,嫡子配养子,没有人不愿意这桩如此利己的婚姻。肖战便顺利的嫁给了王一博。




  王一博欣喜一阵,他爱肖战,可是他l现在的他配不上肖战,他需要拉肖战到他身边陪他,无论他处身于天堂抑或是炼狱。








  10.


  




    “肖战,我好爱你啊。怎么办。”


    




     所以,对不起。我得推你进悬崖,让你体验过粉身碎骨的感受,才能义无反顾的跟随我。





















赤葉棂

(一)

晨。

小城阴阴,余热未消。

偶尔吻面而过的几缕清风也是无济于事。

街上的人潮漫无目的地移动着。


“砰——”

奶茶掉在地上,裂开了。乳花飞溅。还滚出来了一堆各种各样的配料。

“啧……真他妈扫兴。”

少年揉了揉脑袋,抬脚把那滩灾难踹得远远的。

“走喽——”

他迈开了步子,愈走愈快,而后干脆跑了起来,白衬衫都鼓成了一张帆。

不留神似乎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了啊——”

他像个做了坏事被抓住了的孩子般喊了一嗓子。

也不知道那个人听见了没有。

不管了。


急促的铃声从耳畔爆炸似的响起。

该死!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教室。

走眸四周,遂拣了个没主的空位坐下了。一时...

晨。

小城阴阴,余热未消。

偶尔吻面而过的几缕清风也是无济于事。

街上的人潮漫无目的地移动着。


“砰——”

奶茶掉在地上,裂开了。乳花飞溅。还滚出来了一堆各种各样的配料。

“啧……真他妈扫兴。”

少年揉了揉脑袋,抬脚把那滩灾难踹得远远的。

“走喽——”

他迈开了步子,愈走愈快,而后干脆跑了起来,白衬衫都鼓成了一张帆。

不留神似乎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起了啊——”

他像个做了坏事被抓住了的孩子般喊了一嗓子。

也不知道那个人听见了没有。

不管了。


急促的铃声从耳畔爆炸似的响起。

该死!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教室。

走眸四周,遂拣了个没主的空位坐下了。一时坐定,他歪首看向坐在他身边的人。不想正巧对上了目光。

那人挑了挑眉,又看向别处。

长得还怪清秀的,他想着,勾起了唇角。

“我叫凌昭言。你呢。”咧嘴笑着揽住那人双肩。

“谷含瑾。”

“得嘞。那老谷,我们以后就是哥们了。”

“嗯。”

“既然是哥们了,以后可要两肋插刀啊。”

“嗯。”

“以后我凌昭言罩着你。看谁敢找你茬子。”

“好。”

远处的几个狐朋狗友突然对凌昭言挥挥手。

“放学别急着走。”他们用口型说道。

凌昭言对他们比了个“成”的手势,继续回身拽着谷含瑾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去了。


……


散学了。

那几个人立刻冲上来围住了凌昭言,挤眉弄眼的。

“我说老凌,你们俩之前认识吗?”

“谁?”

“你的这位同桌啊。”

“不认识。”

“那你是怎么勾搭上他的?”

“这还不简单,用我的人格魅力呗,怎么了?”

那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复而笑得更欢了。

“不得了,不得了……”

?????

“他可是咱们学校最不好惹的人了。本学校一级保护动物。不不不,应该是特级保护动物。这什么校长啊,老师啊,可都喜欢他。一个个恨不得都把他供起来,就等着他出状元呢。老凌啊老凌,你可真是厉害,你是怎么跟这张万年冰山脸搭上话的哟。”

凌昭言白了他们几个一眼,一脸的无奈。

“走了。”

他甩开两条长腿,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墙角有个阴影一闪而过。

“有趣。”

夕晖下,他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小鱼要吃粥

情愿 1

ooc/破镜重圆/狗血预警/追妻火葬场/

本章是战战视角



1.



“一博,你听得到吗?我是肖战。”


“喂,嗯。”



“一博,我的嗓子情况越来越不好了,可能...可能很快就说不出话了。”


“嗯。”



“那个.....咳....咳....  一博,我....咳咳...”


“嗓子难受就少讲话,我有公事了,就先挂了。”



“好,那你忙吧,注意...咳咳......”


嘟— —



  将手机好好的放进口袋里,拍了两下口袋才揣安稳了。肖战突然有几分自嘲。 ...










ooc/破镜重圆/狗血预警/追妻火葬场/

本章是战战视角




1.




“一博,你听得到吗?我是肖战。”


“喂,嗯。”




“一博,我的嗓子情况越来越不好了,可能...可能很快就说不出话了。”


“嗯。”




“那个.....咳....咳....  一博,我....咳咳...”


“嗓子难受就少讲话,我有公事了,就先挂了。”




“好,那你忙吧,注意...咳咳......”


嘟— —




  将手机好好的放进口袋里,拍了两下口袋才揣安稳了。肖战突然有几分自嘲。 


   


   好笑吧,到头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是谁这么可笑,热脸贴冷屁股这种事情,干过这么多次了,还没觉得没劲儿吗?可是心中莫名其妙的满足感,让肖战自己都感到恶心。










 2.


  


   黑漆漆的房间。


   只有一个瘦的皮包骨的男人靠坐在墙角,他长相精致秀气却毫无气色。单手虚弱的撑着冰凉的地面,一只手死死地捂住胸口,咳嗽的频繁性和严重性都在日益恶化。


   


   用嗓子发声越来越难了。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失声。肖战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


  


   肖战是一位演唱家,失去声音的代价,是无论哪一名从事演唱事业的人无法接受的。所以,肖战很少说话,只是在每天可以跟王一博通话的几分钟内总是叮咛嘱咐。


   


   就算对方总是爱答不理的态度,他都会欣喜一阵,好像只要所有关于他的事物出现就能让肖战心安。




 






3.




  “咚,咚咚咚...”伴随着剧烈的敲门声的,是下一秒一个男人的破门而入。


   一丝光亮射进黑漆漆的房间,却丝毫不显得神圣,是如此的突兀和刺眼。


 




    墙角的人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姿势,仍然捂着胸口闷咳着。反而一双人畜无害的瑞风眼,轻挑起的眼尾旁染上了几分绯红。让人心疼,又让人怜惜。


  




   “哟,还咳着呢。看来还能发声啊,坚持了这么久不讲话,就为了和你那个大少爷男友多说几句话,没这个必要吧。”


  


  眼前人刻薄刺骨的话语,啜之以鼻的态度,却引不起肖战的丝毫反应。




  


   “还挺倔犟,你知道你家大少爷天天跟你通个几分钟的电话,别的时间在外面怎么浪呢?怕是左拥右抱,各种姑娘围着献媚讨好,他怕是都来不及一个个上呢...”


   


  


  肖战紧紧的簇着眉头,手也早已包成了拳头,手指甲嵌入了手心内有了几分血迹。


  


  “滚!”咬牙切齿的一句话,似乎搭上了全身的气力。


 


  “我他妈...”那个男人似乎正打算破口大骂,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慌忙跑出房间关上了门,房间里又变成了一片昏暗。


  


  阿谀奉承的小人罢了,算个什么东西。


  


  


4.


    房门关上时,房间里再次没了光。肖战借着房顶上一个小窗户透进来的皎皎月光,眯缝着眼睛看着这个房间。很空但却很小,留给他的只有一个毯子。黑暗潮湿的不像是一个房间,像一个地下囚禁室。




    “吱吱吱”老鼠一家在这里安营扎寨了,自然还有蟑螂和各种小虫子。肖战是不怕这些东西的,但它们咬起人来,可不管那人怕不怕。


 


   每次这些动老鼠来咬他,他就用毯子包裹自己的身体,搞得毯子上到处都是破洞,睡觉时只能缩在墙角取暖。


   


  




  关在在房间里的日子很难度过,肖战总会去想王一博。


  


  肖战总是庆幸,被抓到这里当作筹码的,不是王一博而是他。王一博从小怕虫子怕黑,要是被抓到这里那可得多难过。


  


  


    还好是自己被带到了这里。


    还好是自己。






5.


  “喂,王总啊,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您去办吗,我定当尽职尽责地做好,有什么事您说就好啊。”




  “没什么事,那个...肖战在你那里,多照顾点他。”电话那头充满磁性却又略显疲惫的男声传来。




  “啊,那个贱...哦哦哦好好好,我保准办妥,您放心,一切都好的,您还有...”




   嘟嘟— —


   电话挂断片刻


 


   “呵,一个花瓶罢了,真当自己什么老板,还真亏那个贱人这么护着他。”



porridge_
说个事 大家肯定都要开学了嘛我...

说个事

大家肯定都要开学了嘛我也(我在说什么

本p肯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所以ipad手机啊等等设备要给爸妈

意思就是可能写不了文(不过我肯定会抽时间码一点,码好了发,话说你们也开学了,收不收手机呢……

这个暑假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有指导我写文的,还帮我画同人的,快乐!我也在慢慢从中进步着。

所以,寒假见吧!!(顺便一提我8·31过生日啦啦啦

说个事

大家肯定都要开学了嘛我也(我在说什么

本p肯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所以ipad手机啊等等设备要给爸妈

意思就是可能写不了文(不过我肯定会抽时间码一点,码好了发,话说你们也开学了,收不收手机呢……

这个暑假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有指导我写文的,还帮我画同人的,快乐!我也在慢慢从中进步着。

所以,寒假见吧!!(顺便一提我8·31过生日啦啦啦

小鱼要吃粥

我想

ooc   

王一博视角 博哥奶盖  

激情短打/我的cp可你不可拆/圈地自萌/辣鸡文笔



  我好想你啊



   哥哥,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叫你肖战,我巴不得天天宝贝宝贝的喊,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宣誓我的占有权,不只是宣告你是我的这么简单。



  可是哥哥却总是说,狗崽崽要乖不能让别人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很不开心,但也明白这件事情确实应该先隐藏。不过呀,没事的,为了我的哥哥我什么都可以接受。我可是酷盖。...











ooc   

王一博视角 博哥奶盖  

激情短打/我的cp可你不可拆/圈地自萌/辣鸡文笔




   


  我好想你啊




   哥哥,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叫你肖战,我巴不得天天宝贝宝贝的喊,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宣誓我的占有权,不只是宣告你是我的这么简单。


 


  可是哥哥却总是说,狗崽崽要乖不能让别人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很不开心,但也明白这件事情确实应该先隐藏。不过呀,没事的,为了我的哥哥我什么都可以接受。我可是酷盖。




  哥哥,你总是在有意无意地疏远我,每当镜头一出现,哥哥对我的态度就变成了和对别人一样的了,可是我跟旁人又怎么能一样。我有些委屈,一个劲儿的跟你告白。我想,有一天也能在镜头前郑重其事的说出这句话:“肖战,我爱你。”




  哥哥,看了这期的天天向上吗?嘿嘿里面有我的小心思哦……我想哥哥一定发现了,我说蓝忘机台词的时候没有对着女嘉宾说。因为,我想用王一博的身份告诉大家,我想把你带回去藏起来。




  哥哥,我们好久好久没见了呢。整整两天加十三个小时了,我好想去无锡看你哦。可是我又害怕我看了你和女演员的戏,又会不开心。不过哥哥,我一直在告诉自己哦,只要我们都努力赚钱,未来的日子你和我一起走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哥哥,我发给你的蛋糕图片看到了吗?我觉得上面的人儿真好看,魏无羡特别可爱。emmmm,蓝忘机就一般般吧。我想在我们结婚的那天,我一定要做一个关于我们的蛋糕放在舞台上。




  哥哥,狗崽崽好想你,好想好想。






 






  




  


  

不川不穿(开学中)

【金幻】没有标题的脑洞,新人摸鱼

ooc有

私设有

不喜勿喷


背景:第三季1v1擂台赛

 

开始ε=ε=ε=ε=ε=ε=┌(; ̄◇ ̄)┘

 

 

高台之上,紫堂幻俯视着与斯巴达战斗的金。

 

“紫堂!不要再使用那种力量。”

 

呵,不要?

 

“金,它给我带来了我想要的东西,这种足以让我强大力量。你是不会懂的。”

 

紫堂幻握紧手上的煤(不是),“明明你也拥有那种力量,又凭什么来指控我!”

 

踩在矢量箭头上的金每次试图接近紫堂幻,可下面的斯巴达可不会让他接近。这样持续的战斗可不是金想看到的。

 

ooc有

私设有

不喜勿喷


背景:第三季1v1擂台赛

 

开始ε=ε=ε=ε=ε=ε=┌(; ̄◇ ̄)┘

 

 

高台之上,紫堂幻俯视着与斯巴达战斗的金。

 

“紫堂!不要再使用那种力量。”

 

呵,不要?

 

“金,它给我带来了我想要的东西,这种足以让我强大力量。你是不会懂的。”

 

紫堂幻握紧手上的煤(不是),“明明你也拥有那种力量,又凭什么来指控我!”

 

踩在矢量箭头上的金每次试图接近紫堂幻,可下面的斯巴达可不会让他接近。这样持续的战斗可不是金想看到的。

 

可是怎么办?金在心中问着自己。

 

一道声音从耳边穿出:

 

【当然是以毒克毒对付前面的小渣渣,把身体交给我!】黑金回答道。

 

休想!我是不会使用这种力量去伤害紫堂的。

 

【这么说你有办法?】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紫堂控制住,然后

 

【然后就一顿嘴炮传播爱与希望吗?其实连你自己都没有把握吧。】

 

【那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金听黑金这么说。

 

高台上的紫堂幻不知金的变化。在斯巴达进攻金的同时,紫堂幻想起了以前的事。

 

被家族厌弃

 

失去兄长

 

参加大赛

 

到遇见金

 

无论怎样,他都是最弱的吧,总是拖别人的后腿,在这个强者的世界,弱者得不到一点怜惜,但是现在得到力量的他。

 

再也不会认人宰割!

 

面前一闪出现的黑色,紫堂惊觉回过神,他没有想到金居然能在斯巴达的阻拦下一瞬间来到自己面前,而且眼前这个人,紫堂震惊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黑金。

 

紫堂立马跳开高台,此时的黑金释放出矢量箭头冲向紫堂幻。紫堂幻伸手使出元力抵挡,但显然不能完全抵挡。

 

下意识操控斯巴达的紫堂感觉到了一股阻力,

 

“怎么回事!”

 

召唤失败的紫堂在金的身后看到了不远处被矢量箭头狠狠的钉在地上的斯巴达,斯巴达看向紫堂的方向并发出怒吼。

 

两人从高处落下,只见金召唤出更多黑色矢量箭头,就在紫堂幻准备使用元力抵挡矢量箭头时,那些矢量箭头飞向被钉在地上的斯巴达。

 

其中四个箭头对准了斯巴达被迫张开的四肢!

 

难不成...紫堂幻想起上次被鬼狐的重创,

 

“金!不要!”

 

看到停顿了的矢量箭头,紫堂幻暗叹一声,金,你还是太天真了。

 

犹豫就会败北,这句话是银爵告诉他的。

 

趁现在紫堂幻整个身体弹向黑金,手中的元力攻击对准黑金。

 

只要击中他,我就能...

 

箭头刺入大斯巴达的四肢,一阵剧痛从紫堂幻

的四肢传来,双腿无力的紫堂幻摔倒在地。黑金带来的创伤使紫堂幻趴在地上痛得爬起不来。

 

黑金放出矢量箭头的同时召唤出矢量坚盾挡住了紫堂幻的攻击,被冲击得后腿几米的黑金直接刺了下去,身后传来斯巴达的嘶吼。

 

紫堂幻勉强抬起头,然而只能看到黑金走来的鞋。

 

“金,呵呵,你好强啊……”紫堂无力道,黑金在紫堂幻面前蹲下,

 

“失望吗,这样的对手。”

 

“如果你赢得大赛,帮我”

 

“说够了吗?”低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如果仔细听这句话中的语气可以听出一股怒气,可紫堂幻却不怎么认为。

 

在我心里从没改变我对你的衡量,紫堂。

 

所以我要被杀掉了吗,好不甘心啊……

 

紫堂幻索性垂下头等死。

 

痛感迟迟没来,紫堂幻感觉身上一紧挣脱不开。

 

黑金居然用矢量箭头把他绑了起来?这是紫堂幻睁开眼后看到的场景,黑金一把抱起紫堂幻扛在肩上。

 

紫堂幻:???

 

“金,你要干什么?”

 

“紫堂,”金开口道:“不要把我当作那些人。”

 

你跟银爵走后我是真的很想你啊……

 

紫堂幻愣了一下,“你还想要我怎样!难道还要把我带回你们的队伍中去吗?开什么玩笑!”在金的身上开始剧烈挣扎。

 

开什么玩笑,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头了。

 

也许是受到了那股力量的影响,金掌控黑金力量的同时,内心也感到无比烦躁。

 

真是,闹够没有!

 

突然被金放下,紫堂幻整个人背靠坐在树下,

 

“紫堂,我从来没有改变你在我心中的位置,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改变。”

 

“呵呵,你把我当什么,你又知道我把你当什么?你知道吗?金,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再利用你啊,我这么弱小,站在你们强者身边混过比赛。”

 

金眼里紫堂那惨淡的笑容,仿佛再预示着什么。

 

“我相信你可以赢得比赛的,”

 

“杀了我吧。”

 

垂下头的紫堂幻接受放弃,等待死亡的降临。

 

紫堂幻,你一直都是这样轻视自己,然后不顾我们同意就放弃,你想让我们考虑你的感受,你可曾考虑过我的感受?

 

“你就这样放弃自己?”

 

紫堂幻抬头听金这么说道。

 

【哦哦~本体情绪不稳定呢~我想我可以再加点料】

 

“你别想通过死放弃一切!我...”

 

紫堂幻看金猛的扑过来,反射性闭上眼睛。

 

“看着我!”金几乎是吼出来。

 

“金...”

 

“我才不会,就让你这么轻易得逞!别想就这么轻易离开我!”

 

紫堂幻完全呆住。

 

“紫堂幻,”紫堂幻看着金突然笑起来,那种笑让他发至内心得颤抖,感受着脸上冰冷的抚摸,紫堂幻感觉自己背上一身冷汗

 

“知道一直以来我把你当什么吗?我觉得现在的你还不需要知道。”

 

“【我会用行动让你知道。】”

 

 

 

 

 

 

 

 

 

写后无脑吐槽篇

 

一、

紫堂幻:滴,好人朋友卡(调皮)

 

二、

金:知道我把你当什么吗?

幻:(摇头)

金:我会用行动告诉你的,来一发吧!

幻:!(◎_◎;)

 

三、

(金幻打斗现场)

作者:你们不要再打啦!

(接着打架)

 

四、

幻:犹豫会败北

金:果断会白给

幻:凸^-^凸

狐以梦

可能还会继续画叭……

是博士宰和机器人芥

灵感和画中歌词都是镜音双子的

ココローキセキ【心-奇迹】

可能还会继续画叭……

是博士宰和机器人芥

灵感和画中歌词都是镜音双子的

ココローキセキ【心-奇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