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双壁

47浏览    1参与
酒满

【魔道祖师/追景追】《日出与日落》

蓝思追×蓝景仪。大概有虐???


追景追超级萌的啊啊啊!!!竹马竹马什么的不要太美好,但为什么粮食就这么少呢!!(大哭)


没办法,只好自给自足了。


文笔渣,俗套,不知在讲啥,ooc到爆炸。


过渡得不是特别好,以后我慢慢改吧.....


现代,私设。



————————————————————





 -我一直都记得那天我们一起看的日落,还有你那句没有机会说出口的话语。...





蓝思追×蓝景仪。大概有虐???


追景追超级萌的啊啊啊!!!竹马竹马什么的不要太美好,但为什么粮食就这么少呢!!(大哭)


没办法,只好自给自足了。


文笔渣,俗套,不知在讲啥,ooc到爆炸。


过渡得不是特别好,以后我慢慢改吧.....


现代,私设。






————————————————————















 -我一直都记得那天我们一起看的日落,还有你那句没有机会说出口的话语。


 



 


 


 


 


  景仪给我发微信说,要我出来陪他一晚上。


 


  我答应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和宿管老师请了假离开,走向校门口远远就看见景仪一个人站在那里,旁边放着一辆摩托车。摩托车是旧的,上面磨损了许多斑驳的痕迹,但旁边装着大功率的发动机,想必是那些不良青年经常的装备。


 


  景仪就那么站在那里,也许是天色黑的缘故肤色有些白,穿着他最喜欢的那件印着字母的T恤,黑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过长的头发半扎起,眯着眼睛靠着摩托车站着。看见我过来,挑了一下眉,偏了偏头,说上车。


 


  我微微有些惊讶。景仪笑了一下,说没事的。他一个翻身上了摩托,招呼我上来。


 


  踌躇了会,我也翻了上去,靠着他的后背,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和药味传来。震耳欲聋的引擎声,景仪发动了摩托。车开始发动起来。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力道之大几乎要把我的耳朵撕裂,满脑的思绪也全然被这风吹散随它同去,脸部的肌肉开始发僵,就像是要把我一直以来维持着的温和笑容这层面具撕碎,随着这风沙卷进回忆里。


 


  有些不稳,我眯起眼睛,抱住了景仪的腰。景仪的头发彻底散掉了,橡皮筋夹杂着落叶与尘埃消失在背后,也把学校远远的抛在身后。他柔软但却微微发黄的发丝随着风飞扬着,却轻柔地打在我的脸上像是安抚着我。


 


  我闭上了眼睛,抱紧了他。我感受到了他身体的温热,还有那一声一声未曾间断的心跳。


 


  是生命的声音啊。


 


  景仪根本就是不要命一般往前冲着,不戴头盔,也自然不顾及什么交通规则,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幸好此时天色已经晚了没几个行人不然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昏黄的路灯把树叶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一闪而过的车影像是人的幻觉一般。路上清清寂寂的,远处的路像是蒙上了层黑影,怎么也看不清,显出几分诡异来。


 


  奇怪的,我也不感觉害怕。我听见景仪在笑,很大声的那种,畅快淋漓。我不记得自从他进入蓝家学校开始就碍于校规有多久没有这样放肆的笑过了,也不记得他从那一天开始有多久没有这样真正的笑过。我听着这样的笑声,勾起了嘴角。


 


  这是生命的力量,是生命的疯狂。真好。


 


  不知过了多久终是停了下来。我的胃里早是一片翻江倒海,忍不住跑到旁边的灌木丛吐了出来。景仪也是一样。狼狈地处理干净,我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尽管这并没有什么好笑的。


 


  景仪带我到了一座山脚下。夜已深,一条弯弯曲曲地山路一路顺着向上蜿蜒,尽头黑漆漆的,没有任何人影,只有夜虫还在不知疲倦地唱着歌。


 


  景仪一把抓过我的手腕,直接拉着我开始上山。白色的运动鞋沾上了泥点,那件T恤衫也被旁边不懂得察言观色的树枝划得有些凌乱,散下来的头发染了汗水贴在后脑勺,弄得他有些烦躁。我笑他的狼狈不堪,却还是喘着气给他扯了根藤条扎上。一路向上着,我已经有些疲惫,景仪笑着绕到我身后,推着我的背让我走,我无奈地要他别闹,最终还是自己坚持着上了山。


 


  到了山顶几乎快要虚脱,但看着这夜晚城内的满目灯火与漫天繁星,我还是和景仪并肩躺在了柔软的草地上。不久前下过雨,草地还带着微微湿润,我也不在意这露水会打湿衣服,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良久的沉默。一直以来吵吵闹闹的景仪反常地安静,就这样看着这远处城内的星点灯光,什么话也不说,表情很淡,就好像是这人世繁华都与他无关一样。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这个躺在山顶上的人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幽灵,迷茫而凄然。


 


  半晌,景仪终于开始说话。他开始抱怨蓝家学校那出了名严厉的规矩,抱怨那个被取了外号叫“蓝气人”的老古板老师,吐槽食堂难吃到哭的饭菜,还神神道道地跟我说着几个学长的绯闻。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仿佛又回到了在学校生活的日子,仿佛他昨天就还在教室里面,上着课把蓝气人气个半死。


 


  那天的星空很亮。他的眼睛里就像是映着整片星空,闪着很久不见的光彩。


 


  他就这样说着,我也这样听着。静静地,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我和他,远处的灯火不属于我们,苦难与病痛也不属于我们。就好像只是从学校悄悄溜出来,一切都一如往常,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时间停止在此刻,只听得见他带着少年沙哑的声音在诉说着记忆里的色彩。


 


  天边渐渐染上慵懒的鱼肚白。景仪抱怨说这一晚上怎么过得这么快,然后看向了我。我不愿看懂他眼睛里的情绪,低下了头。


 


  景仪笑了。他偏过头指了指远处那一角红阳,说,太阳出来了呢。


 


  我笑而不语。只是看着那一团火焰,感受着那仿佛要把生命燃尽的热烈。可我也知道,这只是开始。


 


  只是开始,对吗?


 


  离开的时候景仪给我打了车。天已经完全亮了,他送我上车前,拉住我的手,笑着说谢谢。


 


  我摇摇头。


 


  他说,这是我这段时间最开心的一晚了。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闪烁着炽热地光,却不知到底是日出还是日落时的。


 


  他最终放开了我的手,笑着说,再见。


 


  心中莫名涌出一股酸涩几乎要把我淹没。我闭上眼,点了点头。


 


  他又笑了一下,对我挥挥手,然后掉转头离开。没有回头。


 


  记忆中,只剩下那个略显狼狈但却无比耀眼的背影。


 


  那是一种,生命燃尽时的光芒。


 


 


 


  


  我站在冰冷的墓碑前,看着那黑白照片上熟悉的面容,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笑着,仿佛苦难和病痛都与他无缘。


 


  终究还是,再见不了了呢。


 


  打开手机,是景仪最后发送的一条微信。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发的,大概是他进手术室前。


 


  上面显示着对方已撤回。


 


  他想说什么呢?


 


  我垂下眼帘,手指在屏幕上轻点,打开文本框,输入几个字。


 


 


 


  “我也是。”


 


 


 


  确认。


 


 


 


  发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