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年快乐

3908.3万浏览    15221参与
ǫɪǫɪ_其实的其

#重启征程惊雷响# 
三唱三叹儿时曲
一曲别离又相遇
台上戏 台下的人可记起
台上花开又一季
台下风雨几时起
花解语 笑春风 数传奇 

#重启征程惊雷响# 
三唱三叹儿时曲
一曲别离又相遇
台上戏 台下的人可记起
台上花开又一季
台下风雨几时起
花解语 笑春风 数传奇 

䄙柒超乖

#麒麟一笑,阎王绕道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有些人的童年,葬进了一个青衣,两句戏词的三世无缘四世情长...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原来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让人心疼到


只希望他能发自内心的笑一次...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有些人说爱了那便是真的爱了.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有那么一种爱


即便是竭尽全力的去握紧


沙却依然流淌从指缝间倾泻而出,越是握紧失去的就越多.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这些鲜活的人物一路走来...








#麒麟一笑,阎王绕道


#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有些人的童年,葬进了一个青衣,两句戏词的三世无缘四世情长...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原来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让人心疼到


只希望他能发自内心的笑一次...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有些人说爱了那便是真的爱了.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有那么一种爱


即便是竭尽全力的去握紧


沙却依然流淌从指缝间倾泻而出,越是握紧失去的就越多.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这些鲜活的人物一路走来


却被一句“十年”拍在那里,鲜血流漓.


原来命运 不会放过任何人...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他在雪山中回眸


他在深巷里眺望


只为等一个


一个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的人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知道。


他们涉白山黑水,探密洞幽穴


生死攸关,一路前行,甚至是挣脱生死,却终是  败在了命运二字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不会知道


他为他在雪山


守了十年又十年


直至白发


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所以你更不会知道!


他忘记自己,忘记世界


却终究没有将他在自己生命中抹去

晨望清风

梦中浮生难望,梦醒守望向前(贺文)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第十四年我们还在。这里是四总新年快乐。

正文:

你好啊,你是谁啊?”

 

看着面前笔自己小太多的小男孩,张起灵怀疑自己正在做梦,因为就在刚才他还躺在吴邪家的躺椅上睡觉。

 

面前眼熟的面容,他是沉默着。

 

他不讨厌小孩,但也谈不上喜欢。在自己过往的记忆中与其他孩子相处的记忆只有一小段,飘影而过不真不切,似有似无又终散去。

 

他不知道如何与小孩相处,只好像现在这样沉默着又似思考。

 

等待着大人的回复却又换来新一秒的沉默,只能自己打破这个僵沉的局面了。

 

“我叫吴邪,是吴...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第十四年我们还在。这里是四总新年快乐。

正文:

你好啊,你是谁啊?”

 

看着面前笔自己小太多的小男孩,张起灵怀疑自己正在做梦,因为就在刚才他还躺在吴邪家的躺椅上睡觉。

 

面前眼熟的面容,他是沉默着。

 

他不讨厌小孩,但也谈不上喜欢。在自己过往的记忆中与其他孩子相处的记忆只有一小段,飘影而过不真不切,似有似无又终散去。

 

他不知道如何与小孩相处,只好像现在这样沉默着又似思考。

 

等待着大人的回复却又换来新一秒的沉默,只能自己打破这个僵沉的局面了。

 

“我叫吴邪,是吴家人。你呢?”稚嫩的幼音软软的让张起灵一瞬恍惚,竟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又或是陈旧岁月里一段被惊扰而忆起的回忆。

 

孩子的自报家门也没有换来面前大人的一句回话,那人沉默着,眸子里又是坠着万般星辰的宁静。孩子放弃了继续追问,在他看来,再如何追问面前的大人也是入现在般的沉默。

 

--

 

九门人就算是各奔东西,处境困易,都得带上自己最信任的兵,最亲的嫡系。不管路程遥远,门派中的前嫌。这是规矩,也是佛爷的期望。

 

九门会议的位置是老长沙老弄堂,自打佛爷那代起九门会议就在这举行,这传统也不大会变。在这天聚集在前厅外边的都是各门各派的高手下地都有一套自己门派的绝学,后院坐的便是嫡系。

 

说是交流互鉴,背地里却是一家比一家闹的凶。面上的安宁祥和的谈话问候,暗里的笑里藏刀。妇人个个心怀鬼胎都想掏出别家的消息,好为自己的家族打算发展。

 

屋外却是孩子们的一片欢声笑语,不谙世事的孩童哪懂得这些腥风血雨,却也不乏有聪明的孩子看穿这场表面打着各大家族交流实则都是勾心斗角的假面,却也乐于将自己遮于笑脸之下陪着别的孩子玩着谎言游戏。

 

现实可不就是场戏吗?

 

__

 

看着面前死气的大人,男孩已经没有了等下去的耐心,牵起大人的手就走。张起灵没有反抗,就这样顺着小吴邪拉着自己朝不知名的地方走。

 

小手拉着大手,热流在皮肤间传递。孩子的手稚嫩而温暖,大人的手上都是老旧的茧和细小淡化得看不出的伤痕,老茧磨着孩的小手有些痒痒的舒服和难以理解的安全感就是太大了些。

 

拉着大人的手走了几步便转而去拉那异常细长的手指,才满意似的笑了,拉着细长的手指一晃一晃的哼着陌生的小调子。

 

手掌见温暖的感觉和细细的汗渍再加上肉肉的质感,这一切真实的好像此时此刻他张起灵正在像这样被一个小孩拉着走在陌生的庭院里,一切幼稚这么的陌生又熟悉。

 

这,也许不是梦吧。

 

“虽然不知道你是哪家的人,但你应该是悄悄跟着掌门来长见识的吧,害怕被家主发现所以跑到后院来,要不然你现在应该站在前厅。”

 

这突如其来的一串话说的张起灵头晕,却又不懂怎么解释的回答“嗯”。

 

“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告密的。不过离九门会议的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小哥哥来陪我玩会吧!”换来的只有一阵,却被男孩当做了默认。

 

“对了,还没有问呢,你叫什么名字?” “张起灵”

 

孩子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身后的大人露出崇拜的眼神,眼里放着光,灿烂的耀眼“你姓张!你是张家人!你认不认识张大佛爷,不对,看你这么年轻肯定没见过佛爷,那你是张大佛爷的亲戚吗?你们张家是怎么样的……”

 

刹那间无数个问题向张起灵抛来,他确实沉默着,他眼底里染上了点孩子眼里兴奋的光让他看起来稍微多了一些活泼的气息。

 

“……”

 

“哎,我都忘了你不爱说话,算了算了你还是听着我说吧”就算是失望,孩子眼里的光也未减半分。转身拉起张起灵的手继续向前进。

 

“我和你说,今天开会是我三叔代表的去的,我三叔可厉害啦!他一定进去杀得各大家族片甲不留,到时候要多威风有多威风,哈哈哈”

 

“……”

 

“虽然原本是爷爷去的,但是爷爷生了重病起不来了,我爹说爷爷的时间要到了,奶奶也说那糟老头子要不行了,但是我不希望爷爷走。”突如其来的悲伤上男孩原本兴奋的语调漫漫降低,声音也染上啜泣的沙哑,步子渐渐放慢低着头,极力隐忍着莫大的悲伤。

 

又抽抽鼻子,将悲伤咽下了肚子“我们不聊这么伤心的话题了,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叫小花,她长得超可爱的,我答应她等我长大后就去娶她。我们算是定下婚约了吧,我要快点长大才能去娶她啊!还有呢,我和你说……”

 

“……吴邪”对于一直跟在身后一直不做声的大人,第一次叫的他名字感到惊奇的再次停下脚步,好奇的仰起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张起灵。

 

“你以后想做什么。”平白无奇问的根本不像反问句。

 

“我啊,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学好多文化知识挣大钱!我爸说的,他说只有考上了好大学才能挣大钱,我们全家都说盼着我出息呢!”男孩的眼底很亮充满着对未来的期许与盼望。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张起灵低头直视男孩的眼睛。他感觉眼前有些恍惚变得雾茫茫的,有在耳边听见有人在叫他,收悉的不能再收悉。吴邪的声音

 

“嗯……”男孩闭上眼,抬起手摸着下巴,头微微仰起,衣服老城的大人样看着像在认真思考这什么哲学难题。

 

“不知道啊,这个好难啊,我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但是我觉得,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变成一个坏人吧,我觉得自己以后会是三叔那样厉害的人,有可能成为一个科学家吧看我这么聪明,还有可能成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都有可能啊。”

 

张起灵的眼前更迷糊了,好像有曾水雾笼在他眼前,耳边吵杂的声音更大了,好像是胖子,又有解雨臣的声音。

 

“但是我觉得我不会干出违背自己意愿,背叛朋友的事,我绝对是最靠谱最讲义气的那个!”

 

视线越来越模糊,他眯了眯自己的眼睛,却被男孩当成不信任。

 

“你不相信?那比如,你我也算是朋友了吧,所以我是不回去你掌门那里告发你的,这就是兄弟间的义气!”

 

小吴邪的声音他已经听的不是很真切了,眼前也隐隐发黑,更模糊了。他的头也晕了起来。

 

“如果我突然就消失了呢?就好像我没有来过,你不认识我一样,然后把我遗忘。”

 

“不会的,”又若思考的补充到“起码现在不会的,你消失了我会发现的。你理我这么近,我们现在又这么要好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这就是兄弟……”

 

他晕的难受,眼前已经是一片黑,索性闭上了眼睛,在一声比一声高的嘈杂声里,那句话却听的尤为清晰。

 

他睁开了眼,就像他睁开眼就来到了那里见到了小吴邪,现在他睁开眼又回到了家,看到了他收悉的吴邪。还是那双眼睛,闪着光,闪着对未来的期许与盼望:印着自己最重要的家人最重要的同伴。

 

“我就说他没事嘛,哎,小哥开饭了啊,就等你一个了!”

 

“胖子别整天就知道吃!人家小哥还没说话呢!”

 

“嗨,你这小丫头片子的……”

 

“刚才喊你半天都不醒,做的什么梦啊,睡这么沉”

 

“哎,吴邪你管那么多干嘛,肯定是好梦啊,你看小哥他也没事,我和花儿爷就先吃了啊,算花儿爷账上!”

 

“嘶,怎么又我账上了?对了吴邪,还钱!”

 

“小哥快来吧,就差你个了!”

 

“嗯”

 

枭阳/智障儿童欢乐多.

新年快乐

我想看什么?

我想看小哥和吴邪一起泡脚,胖子在旁边一个人一个盆孤独的泡着脚嘟囔着说别以为你们拿挤不下这种理由搪塞我我就看不出你们在无形的排挤我!泡好脚之后云彩刚好出来,她帮胖子倒了洗脚水被正好来串门的潘子看见嘲笑胖子不会自己倒洗脚水。吴邪去倒水的时候谁知道地上那么滑,连续的降雨地上长了青苔,啪嗒一下盆摔在地上,洗脚水全进贡给了菜地里的小白菜,旁边的鸡吓得咯咯叫满鸡圈的跑,小哥过去把吴邪拉起来,胖子把潘子嘲笑自己的气顺便转移到了吴邪身上,说他走路都不会。吴邪和胖子在院子里斗嘴,小哥在一旁静静的看,潘子在笑,云彩在笑着说他俩感情真好。

我还想看。

我想看今天他们轮到吴邪做饭,这个家伙硬是突发奇想想给小哥...

我想看什么?

我想看小哥和吴邪一起泡脚,胖子在旁边一个人一个盆孤独的泡着脚嘟囔着说别以为你们拿挤不下这种理由搪塞我我就看不出你们在无形的排挤我!泡好脚之后云彩刚好出来,她帮胖子倒了洗脚水被正好来串门的潘子看见嘲笑胖子不会自己倒洗脚水。吴邪去倒水的时候谁知道地上那么滑,连续的降雨地上长了青苔,啪嗒一下盆摔在地上,洗脚水全进贡给了菜地里的小白菜,旁边的鸡吓得咯咯叫满鸡圈的跑,小哥过去把吴邪拉起来,胖子把潘子嘲笑自己的气顺便转移到了吴邪身上,说他走路都不会。吴邪和胖子在院子里斗嘴,小哥在一旁静静的看,潘子在笑,云彩在笑着说他俩感情真好。

我还想看。

我想看今天他们轮到吴邪做饭,这个家伙硬是突发奇想想给小哥和胖子露一手,做个麻辣鸡,云彩特别担心的站在旁边看他动作,潘子和三叔在外面收拾那只天选之鸡。用的辣椒是隔壁那家刚采下来的新鲜辣椒,结果刚一下锅就辣的呛得不行,云彩眼泪汪汪的往外跑,胖子骂骂咧咧的说吴邪这是要谋杀,一边咳一边跑。吴邪还以为小哥不怕这些,结果往身旁一看,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了,正拿自己的黑金古刀割鸡脖子放血!好呗,敢情小哥也怕辣。正在里屋等着吃饭的瞎子捏着鼻子冒着生命危险来厨房看怎么回事,结果看见吴邪满脸是泪的对着锅,吓得他以为锅骂了吴邪一顿嫌弃他厨艺不好。吴邪问他小花呢,瞎子回去一看,只看见小花的花衬衫一角从窗户边飘过。这家伙受不了翻窗跑了!

云彩还想趁不那么呛了赶紧去厨房补救补救,免得伤了吴老板的心。结果胖子拉住她让她往院子门口看,原来阿宁正皱着眉头问旁边人到底怎么回事,这群人是不是准备拿雨村有名的红辣椒去代替黑驴蹄子制粽子,胖子嘿了一声说你别乱说我们早就金盆洗手不干了。阿宁翻了个白眼不理她,自己撸起袖子就进了厨房,后面还跟了个好奇围观的霍秀秀。就是谁都没想过胖子口中杀人不眨眼切人头跟切南瓜一样的暴力娘们竟然厨艺那么好,云彩担心的吴老板伤心完全没有出现,他反而一边猛灌水一边吃。小哥也吃的鼻尖有点汗,这家伙来了雨村生活可算有了人气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就是不能指望他做饭洗衣服什么的,那个手劲是真的可怕,隔壁大娘的洗衣板硬生生让他摁坏在河边!!!还压死了一条无辜的鱼!!!(那鱼最后被他拿回去,云彩下厨给他们炖了鱼汤喝,不得不说这小溪里的鱼就是鲜美好吃。)

我挺贪心的,因为我总是想得到根本不可能的东西。

新年快乐。


我忘了。。。

  家人们,新年快乐!!!
我没见过长白山的雪,但我知道有一人踏过茫茫白雪,一步一步向前方走去,因为他知道,在城市万千灯光中,有一盏灯是为他而亮。
  我随身处遥远的北方,但我知道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中有一家店铺,灯永远是亮着的,里面的躺椅上会坐着一人,待心中的那人归来。
  第十四年,我依然在。
  静候灵归。

  家人们,新年快乐!!!
我没见过长白山的雪,但我知道有一人踏过茫茫白雪,一步一步向前方走去,因为他知道,在城市万千灯光中,有一盏灯是为他而亮。
  我随身处遥远的北方,但我知道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中有一家店铺,灯永远是亮着的,里面的躺椅上会坐着一人,待心中的那人归来。
  第十四年,我依然在。
  静候灵归。

黑羽梦樱

新年快乐!

【亲爱的稻米】您有两条来自张海客的未读消息

我,张海客,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官方复读机。 这里有一条张家族长的亲切(?)问候,并混杂着吴邪等人的热情欢呼(??)祝您新年快乐!(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贺岁词不管了饭碗要紧)

我系张海客,(是的我又来了,这次我是一个被迫拥有了感情的官方复读机器)。给你传达一下张家的内部消息——族长回家纪念日(被迫营业),吴邪今儿宴请各位,每人20.15(咱族长夫人没钱,将就着吃)的豪华团餐,废话就不多说了,晚上8:17吴山居见吧。

   PS:来就送神秘小铃铛,​不包退不包换就是包您满意 (字面意思)如有疑问请致电02200059

【亲爱的稻米】您有两条来自张海客的未读消息

我,张海客,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官方复读机。 这里有一条张家族长的亲切(?)问候,并混杂着吴邪等人的热情欢呼(??)祝您新年快乐!(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贺岁词不管了饭碗要紧)

我系张海客,(是的我又来了,这次我是一个被迫拥有了感情的官方复读机器)。给你传达一下张家的内部消息——族长回家纪念日(被迫营业),吴邪今儿宴请各位,每人20.15(咱族长夫人没钱,将就着吃)的豪华团餐,废话就不多说了,晚上8:17吴山居见吧。

   PS:来就送神秘小铃铛,​不包退不包换就是包您满意 (字面意思)如有疑问请致电02200059

风师娘娘年芳二八!

生贺

单纯贺电不写文。

7.31 HAPPEE BIRTHDAE HARRY!!

哈利小朋友生日快乐!!!

霍格沃茨校友们新年快乐!!

最后!!

新的一年,学院杯也一定是斯莱特林是!!!【溜】

单纯贺电不写文。

7.31 HAPPEE BIRTHDAE HARRY!!

哈利小朋友生日快乐!!!

霍格沃茨校友们新年快乐!!

最后!!

新的一年,学院杯也一定是斯莱特林是!!!【溜】


KYo2029

ballball你们别吵了,听一听雪花球叭?好不好?

ballball你们别吵了,听一听雪花球叭?好不好?

舍吾迷离

我的宝贝们啊,都长那么大了吖,突然,舍不得了呢……

我的宝贝们啊,都长那么大了吖,突然,舍不得了呢……

把酒临风

迟到很久很久的新年祝福?
猪年大吉!
新的一年,吃好睡好

滴滴

两只猪在对视哦
新年快乐?
    注:p2是画了一半的

迟到很久很久的新年祝福?
猪年大吉!
新的一年,吃好睡好

滴滴

两只猪在对视哦
新年快乐?
    注:p2是画了一半的

今天的潼关想剧本了吗?

新年快乐

刘启心里对刘培强的怨恨从四岁时开始积累,到二十岁时的突然爆发,他发现他恨了他那么多年,那么多个难免的日夜,当头顶的星星开始闪烁时,一切的诅咒,谩骂,恶毒,全部付诸东流。被时间命运激流冲洗,将覆盖在其外的污秽肮脏外衣带着血肉筋骨剥去,露出的依旧是名为“爱意”的钻石,染着殷红的血色,却依旧闪耀如同星子,被长久的隐藏在内心深处。

四岁的时候,父亲带着他和姥爷一起去海边看最后一个日落,尚且年幼的他还不明白那挂在天边烧了整整三天的血红色,意味着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当莹蓝色的火焰腾起,当永不停息的雪落下去,姥爷拉着他的手走进拥挤的地下城,他抬起头看着黑压压倾倒下来的穹顶,双腿被厚重的悲戚感激的...

刘启心里对刘培强的怨恨从四岁时开始积累,到二十岁时的突然爆发,他发现他恨了他那么多年,那么多个难免的日夜,当头顶的星星开始闪烁时,一切的诅咒,谩骂,恶毒,全部付诸东流。被时间命运激流冲洗,将覆盖在其外的污秽肮脏外衣带着血肉筋骨剥去,露出的依旧是名为“爱意”的钻石,染着殷红的血色,却依旧闪耀如同星子,被长久的隐藏在内心深处。

四岁的时候,父亲带着他和姥爷一起去海边看最后一个日落,尚且年幼的他还不明白那挂在天边烧了整整三天的血红色,意味着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当莹蓝色的火焰腾起,当永不停息的雪落下去,姥爷拉着他的手走进拥挤的地下城,他抬起头看着黑压压倾倒下来的穹顶,双腿被厚重的悲戚感激的几乎走不动。

他问姥爷,爸爸真的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吗?

姥爷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对他说,孩子,笑一笑。

五岁的时候,他仍在父亲来电话时兴冲冲的接通,和他讲很多很多的事情,今天学校的某某和某某拉了小手手,隔壁的盲人老爷爷胡了几把牌,姥爷今天带了个特别好看的妹妹回来,爸爸,你知道小女孩子为什么那么喜欢哭吗,简直像个水龙头一样!

一哥今天叼着烤串过去,他不大吃的惯只有蚯蚓的合成食物,他告诉这个总是无所不能的父亲,他想吃妈妈注意的糖醋排骨,糕粑稀饭,梅菜扣肉和糯米饭,他有些慌张的面对电话里突如其来的沉默,宛如黑洞般无穷无尽的窒息感袭来,他结结巴巴的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解释说,如果有爸爸的烧白菜,也是可以的。话还未完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抱着电话说。

爸爸,地下城里没有星星可以看,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啊……

八岁的时候,是他对刘培强感情开始变质的时候。

联合政府对孩子们教育规定的第一阶段结束,要求在毕业礼上和自己的家长一同出席。别人家的孩子被父母围绕着嬉笑打闹,他的身边站着的却是已经渐显疲态的姥爷。他很乖,很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看着一片热闹,那些要家长出席的活动他都没有参与,即使他认为没有姥爷自己也能够获胜。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爸爸是个连他毕业礼都来不了的骗子,明明说好陪他长大,却早早的把他一人丢在四岁的稚嫩光景里。

用一哥一句话说,有爹生没娘养。

回家时正好赶上联合政府的工作人员来收寄给领航员们的东西,他从书包里拿出了纸笔,潦草的画了个圆圈丢过去。后来刘培强打电话来问,那是什么意思,他毫不犹豫的大吼:刘培强你是个王八蛋!

声音撞击在空间站舱壁上产生的回音,沉闷的从他心尖上碾过去。

刘培强,你是个王八蛋。

十一岁时,他和别人打架斗殴被抓进派出所,错过了刘培强休眠前的最后一通电话,他面无表情地听着警察的训诫,因为领航员家属的赦免权而安然无恙,他看着磕碎了半边屏幕的终端上,显示着国际空间站IP的未接来电,额角带着打架弄出的血污,脏兮兮的,呆坐了一晚上,像被世界抛弃的小孩。

彼时年幼的韩朵朵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轻轻去拉他衣袖,说,哥,你笑一笑。

那一晚,是他成年前,最后一次为父亲哭的撕心裂肺。

十二岁时,便把学校课程全部读完,他辍了学去机修厂自学机械。他天真的想着,总有一天,要把那该死的空间站拆了,他的星星就再也不会飞走了。后来才知道姥爷骗了他,学机械根本就上不了太空,他只能把刘培强回来时的车辆弄散架。

那也挺好的,他无端想着。

然后是漫长的学习和钻研的过程,他在之后的五年间,再没听过那个总是沉默着,却能让他心安的呼吸声。姥爷每个月都会通过开设给领航员和其家属沟通的专线给刘培强留言,说的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刘启今天在外头喝醉了,吐得稀里哗啦的。刘启上个月升为中级机械师了,你儿子哪儿都有天分,就是脾气太倔。刘启最近和那个一哥走的挺近……

刘启,刘启,刘启……

他靠在门边无数次听到姥爷的留言,似乎把他发生的所有事情告诉那个人,就能装作陪着他长大一样。

骗谁呢,休眠期的领航员怎么可能苏醒来听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他身上肩负着的是全人类的命运,是地球安全的保障啊,一个儿子相当于全人类来说,和汪洋中的一滴水无异,蒸发了,便蒸发了吧,谁会去在意这些呢?

十七岁,刘启偶然陪着韩朵朵看那些前太阳时代俗套的言情剧,有句话却在已平息许久的内心卷起了滔天的风暴。

你知道吗?丢失的纽扣,总有找回来的一天,但等我找到它时,我已经有了另外一件衬衫了。

等到那个男人回来时,自己也早该不记得他的样子了吧?

他望向贴在墙壁上的照片,男人的脸,在他11岁那年打不通他电话时,用打火机灼去了一个坑,再也修复不回来了。

刘培强,王八蛋,大骗子。

十七岁的少年人愣愣的看着下三滥的言情剧,心脏骤停。猛烈的寒风涌进来,支楞着细小尖锐的冰刺,稍微拉扯一下都痛的牙关打颤。

十八岁,他拿到了高级机械师的资格证,有人说他可以去参加领航员计划,空间站内的资源和环境都比这乌烟瘴气的地下城好得多。在地下城人的眼里,那无疑是伊甸园般的存在。刘启打着哈哈敷衍过去,说,妹妹还在等着他回去做饭吃,怎么也走不开呀。

刘培强,你已经不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位了。

十九岁时,刘培强几乎已经从刘启的人生中消失。每天工厂到家两点一线,偶尔手头信用点挣得多了,就带朵朵出去玩。吃串,看电影,泡酒吧,他的人生似乎缺少了个刘培强也不会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当他和那群狐朋狗友喝得烂醉的时候,别人呢喃着前任的名字,自己眼睛充血骂一个叫刘培强的混蛋。

都是人啊,有血有肉的,怎么会忘呢?

他把那道巨大的疤痕掩饰在自己地痞流氓的外表下,任由其下的伤口腐烂,积郁出的脓水流淌在四肢百骸,不时传来阵阵钝痛感,似乎,习惯了,也就没什么可在意的了。

刘培强,你爱回不回。

等到二十一岁时,他的星星,消失了。

该,让你飞,这下好了吧,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他心里骂着,然后眼泪就落下来。

那么多年未见,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却只能在命运齿轮的碾压下仓促打断他,让他闭嘴。

你听我说,刘培强,你听我说……

拯救世界不差你一个,但是我爸只有一个,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巨大隔阂让你很难过,也很无力,但是解决不了问题不是你敢在我面前死掉的理由,真他妈别用苦肉计,只要你安全回来,老子原谅你就是了,输给你那么多次,再输一次也没什么的……

家里新来的小妹妹特别可爱,虽然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可你还没真正见过她,我学会了做饭,保证和妈妈做的一模一样,只要你肯回来,我再也不嘲笑你的烧白菜多么的难吃了!维修厂有男生给妹妹告白,被我拦下来了,我能保护这个家,你回来我一样能保护你!只要你回来,我说到做到!
刘培强,即使现在我有了很多新衣服,但丢掉的纽扣永远是心里的一块疤,那件衬衫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你就不能给老子省省心,四平八稳的回来吗?!

刘培强,你闭嘴,闭嘴,闭嘴啊!!!

星星飞走了,连带裹挟着他的愿望,轰的一声炸成了盛大的烟花消散在黑暗中,那片约定的天空繁星闪烁。

刘培强,你闭嘴……

二十二岁时,刘启一个人慢慢走在地下城不再拥挤的广场,有人向他打着招呼,便微微点头示意。他沿着姥爷小时候带他走过的路,一步一步,走一下,跟着心里默念一个数。

一,二。

一……二……

数到三的时候,他张嘴轻轻跟着附和,面前是全地下城通信范围最广的终端,他拨通了刘培强的紧急联络号码,抬头正巧见到巨大银幕上春节十二响的动画背景。

应着新年的爆竹的背景音,他对着电话里的盲音说:

爸,新年快乐。














——————————————————
这次的比较意识流,理科生词语匮乏了otz
依旧求评论,阅后留爪啊QAQ

哦对了,刚刚朋友讲的,大家可以在评论里面留言接一段下去让他俩he(写不出糖的刀手很绝望)就随便啦我不介意什么的(估计没人会理,自闭.JPG)
(ㅎ‸ㅎ)

Pluto.
是吾凰在上的赤圆!!!orz...

是吾凰在上的赤圆!!!orz 是新年画的来传一下 求关注!!啾咪

是吾凰在上的赤圆!!!orz 是新年画的来传一下 求关注!!啾咪

一支纯粹雪糕
温暖的年初,广州更喜欢窝在名宿...

温暖的年初,广州
更喜欢窝在名宿的二人行

温暖的年初,广州
更喜欢窝在名宿的二人行

豆浆
是电风扇小胖子啊! 是之前新年...

是电风扇小胖子啊!


是之前新年的挂件!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家一样,过年的时候,家里老是有人抢厕所🌚🤦‍♀️😂

是电风扇小胖子啊!


是之前新年的挂件!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家一样,过年的时候,家里老是有人抢厕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