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网王

8957浏览    190参与
🍰狐狸少年

之前发的短文中的一个彩蛋,但好像没人发现hhhhhhh

之前发的短文中的一个彩蛋,但好像没人发现hhhhhhh

抹茶慕斯

SSR「天体观测」大石秀一郎抽卡截图

SSR「天体观测」大石秀一郎抽卡截图

抹茶慕斯
SSR「よろしくな、相棒」杰克...

SSR「よろしくな、相棒」杰克桑原 觉醒

SSR「よろしくな、相棒」杰克桑原 觉醒

抹茶慕斯
刚刚领的石头!!!!去年周年庆...

刚刚领的石头!!!!去年周年庆的时候我也是50个或者100个!!!太棒了!!!

刚刚领的石头!!!!去年周年庆的时候我也是50个或者100个!!!太棒了!!!

抹茶慕斯

SSR「よろしくな、相棒」杰克桑原

初始十连歪出桑原小哥,但是能和这个号上的丸井来个双打了。

连卡面名字都说着对方。

SSR「よろしくな、相棒」杰克桑原

初始十连歪出桑原小哥,但是能和这个号上的丸井来个双打了。

连卡面名字都说着对方。

抹茶慕斯
SR「2nd annivers...

SR「2nd anniversary」白石藏之介

第一回十连没有SSR,不过某种意义上我的心愿已了。

SR「2nd anniversary」白石藏之介

第一回十连没有SSR,不过某种意义上我的心愿已了。

抹茶慕斯
SSR「銀色の思い」甲斐裕次郎...

SSR「銀色の思い」甲斐裕次郎 觉醒

SSR「銀色の思い」甲斐裕次郎 觉醒

抹茶慕斯
SSR「秋天的茶会」乾贞治觉醒...

SSR「秋天的茶会」乾贞治觉醒卡面

SSR「秋天的茶会」乾贞治觉醒卡面

抹茶慕斯

SSR「銀色の思い」甲斐裕次郎 抽卡截屏。

去年一周年想得到的卡,今年周年庆前get。

SSR「銀色の思い」甲斐裕次郎 抽卡截屏。

去年一周年想得到的卡,今年周年庆前get。

抹茶慕斯
SSR「ダンスバトル」平古场凛...

SSR「ダンスバトル」平古场凛 觉醒

SSR「ダンスバトル」平古场凛 觉醒

抹茶慕斯

SSR「ダンスバトル」平古场凛

昨天单抽在千岁池子里抽出凛的常驻SSR。是我想要很久的。官方懂我。

SSR「ダンスバトル」平古场凛

昨天单抽在千岁池子里抽出凛的常驻SSR。是我想要很久的。官方懂我。

抹茶慕斯

SSR「秋の茶会」乾贞治

说一下以后不传抽卡视频了。

之前在别的群看到很疯狂很不要脸的言论——“什么卡面嘛,有抽卡的那个new我还怎么拿出去用。”

  的确,日服台服这么多玩家,我一个人传不传撼动不了这么多人。微弱的光就算挣扎着也无法让黑暗散去。

  那些在群里拿着别人的抽卡成果图的人拜托你长点脸。你这样跟拿着别人的画,别人的字,别人的文说这都是自己的作品有啥区别? 

  你这么厉害要不要拿着别人的房子和别人的老公老婆别人的孩子来炫耀这都是自己家的???那你要不要再膨胀一下抢别人的东西别人的对象别人的家占为己有呀???

  发完这条...

SSR「秋の茶会」乾贞治

说一下以后不传抽卡视频了。

之前在别的群看到很疯狂很不要脸的言论——“什么卡面嘛,有抽卡的那个new我还怎么拿出去用。”

  的确,日服台服这么多玩家,我一个人传不传撼动不了这么多人。微弱的光就算挣扎着也无法让黑暗散去。

  那些在群里拿着别人的抽卡成果图的人拜托你长点脸。你这样跟拿着别人的画,别人的字,别人的文说这都是自己的作品有啥区别? 

  你这么厉害要不要拿着别人的房子和别人的老公老婆别人的孩子来炫耀这都是自己家的???那你要不要再膨胀一下抢别人的东西别人的对象别人的家占为己有呀???

  发完这条我就把以前所有的卡面没有new的都删掉。

  首页因为网王rb关注我的小伙伴如果反感可以取关了。

神经蛙

网王同人之三叶子秋

关于本文的cp设定


最近看了几本网王同人,各位太太的文笔太好了,我要写的cp摇摇欲坠,要拆完了,为了防止后文cp偏离太过,赶紧写个文提醒自己。


首先说说三大皇夫吧。其实这三对里我只吃冢不二,其他两对不是很心水。emm,怎么说呢。在网球王子里冰帝只要比赛画面,日常感觉好少。忍足和迹部的互动没有太多的暧昧感。更不要说最后出场的立海大,幸村和真田了。


先来说说忍迹吧。大爷从出生起就是所谓的人上人,家里虽家财万贯,但兄弟姐妹之间的争权夺利是没有的,直接就是继承人。他所受的教育,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是骄傲的,霸道的(并不是说他不讲理啊)。所以很难想象他甘愿雌伏于人下。当然,为了爱情也不是...

关于本文的cp设定


最近看了几本网王同人,各位太太的文笔太好了,我要写的cp摇摇欲坠,要拆完了,为了防止后文cp偏离太过,赶紧写个文提醒自己。


首先说说三大皇夫吧。其实这三对里我只吃冢不二,其他两对不是很心水。emm,怎么说呢。在网球王子里冰帝只要比赛画面,日常感觉好少。忍足和迹部的互动没有太多的暧昧感。更不要说最后出场的立海大,幸村和真田了。


先来说说忍迹吧。大爷从出生起就是所谓的人上人,家里虽家财万贯,但兄弟姐妹之间的争权夺利是没有的,直接就是继承人。他所受的教育,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是骄傲的,霸道的(并不是说他不讲理啊)。所以很难想象他甘愿雌伏于人下。当然,为了爱情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新网王中有一个场景让我坚定地认为忍迹之间只是友情!有一次枕头大战中侑士看堂弟谦也点画面让我入了兄弟坑。

当时脑海中就浮现出,侑士因为发现了自己对堂弟的不可告人的心思,为不让谦也知道自己的“龌龊”也怕自己忍不住把他拉入深渊,毅然决然地转到了冰帝。然后在新网王中,看到谦也和白石的比赛,发现了谦也对白石的小心思,既愤怒又心疼。啊啊啊!

emm,不说了,再说血槽要空了。


再说说真幸吧。其实我最不看好的就是这对了(不喜勿喷)。我村哥怎么可能是下面那个?!幸村那么霸气十足的一个人,我想象不出啊T^T

幸村是一个,emm不好定义的人。他可以为了立海大三连霸明知道海带恶魔化的危害而放任不管,但是也可以又为了胜利即便手术成功率低,但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手术,并且坚持那么痛苦的复健。像全国大赛最后一幕说他胜利心太过对网球的热爱没那么纯粹,我是不认同的。他对网球的热爱是纯粹的!因为热爱,所以想做到极致。球技也好,身体条件也好,成绩也好都得是极致的好。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幸村他无疑是霸道的也有资格霸道。无论是他赛场上从无败绩的成绩,还是他各个科目优异的成绩,亦或是他无可挑剔的外貌,都给了他霸道的资格。还有他的球技是剥夺五感,被称为‘神之子’。所以如果他真的爱上一个人,不管是同性还得异性他都只会是掌控的那一方而不是被掌控。对上同样是掌控力强的真田,他们感觉是朋友的可能性更高。

真田和海带的互动总有种暴躁老公对上调皮小娇妻的即视感。哈哈哈,所以我是真切党。


至于冢不二,本文也是要拆掉的。我写这本小说的初衷就是虐手冢。我记得我看的一本好像是  《十年》吧,不记得是哪位大大写的,虐不二虐得我好几年没看网王同人了(╥╯﹏╰╥)ง我当时就决定虐虐手冢。但是,我心太软,舍不得了。但是没找到一本我认为甜掉牙并且是网王背景设定的小说之前,我是不会妥协的。这本小说不二的cp一定不会是手冢,所以有在意的,可以弃坑了。


所以本文的cp可能会有

真切  忍足兄弟  双越(别和我说什么伦理道德(⋟﹏⋞)说了我也爬不起来)  柳乾  海棠·武(或者是桃城·熏?)  大石·英二  柳生·狐狸  [cp太多可能不会详写,可能会以番外的形式展现]

种岛修二和入江奏多(个人觉得修二没有跟随远征组出去不仅仅是因为晕机,毕竟他们一个个都是热爱网球的少年怎么会仅仅因为这个而放弃和其他国家的高手交手的机会。入江和鬼是本性醇和的原因,他们都认为培养下一代更重要而留在日本。这样一对比修修的理由就有点牵强了。所以我又脑洞大开了!他是因为入江而留下的!!!没有逻辑,纯粹就是自己的臆想(☆_☆)


至于不二,幸村,白石,手冢,迹部他们的话还没决定。本来是想让他们和三叶子秋组cp,但是这样一来就不得不虐其他人了。可是我现在又不想虐Õ_Õ,所以还不确定这个该怎么办。emm,当时的设定就全毁了。


色色发抖

67

空想者


“他们换位置了!”

第四场了,仁王终于走到了前面,但是发球的依旧是平等院。

看见了仁王两人换位置的手冢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重心也往下调了一点。


“仁王要开始了!”毛利寿三郎一脸兴奋的抱着坐在自己前面的越智月光脖子不断的来回晃动,结果收到了越智月光的一计眼刀,然后乖乖的不动了。


对于仁王的出手博格不是很在意,也是因为这种不在意比分变成了3:1。

比分依旧在变化,博格觉得有一种怪异感,直到比分到了3:2。博格突然明白过来了。

不是平等院拿出了实力,刚刚的脱衣服不过是一种干扰,实际是那个初中小子在悄悄改变格局。

“手冢,那个初中生……有...

空想者



“他们换位置了!”

第四场了,仁王终于走到了前面,但是发球的依旧是平等院。

看见了仁王两人换位置的手冢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重心也往下调了一点。

 

“仁王要开始了!”毛利寿三郎一脸兴奋的抱着坐在自己前面的越智月光脖子不断的来回晃动,结果收到了越智月光的一计眼刀,然后乖乖的不动了。

 

对于仁王的出手博格不是很在意,也是因为这种不在意比分变成了3:1。

比分依旧在变化,博格觉得有一种怪异感,直到比分到了3:2。博格突然明白过来了。

不是平等院拿出了实力,刚刚的脱衣服不过是一种干扰,实际是那个初中小子在悄悄改变格局。

“手冢,那个初中生……有点奇怪”博格想了想最终说出了“奇怪”这个形容词。

“他在初中的正式比赛中没有输过。”

“他?”博格对于这个真的是没什么记忆了,毕竟之前……

 

“那个初中生值得注意。”同是德国队的出名选手Q·P也很快注意到了仁王。

“啊?没必要吧!”

Q·P没有回答。

 

“回想起之前和仁王的比赛,在结合现在的比赛,仁王真是深藏不露啊!”作为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和仁王在正式单打比赛交过手初中选手的不二发出了感叹。

“嗯哼。”迹部大爷不想说什么。

 

“puri~接下来难过了。”仁王敲了敲肩膀。

“有什么难过的,接下来才好玩吧!”相比于仁王,平等院还是比较兴奋的。

 

因为是热身赛,仁王觉得没必要弄什么“仁王幻影”,毕竟暴露太多可不好啊。想了想上一把不二的招式……还是来个外旋发球。

下定注意仁王也是很快的出手了。

外旋发球对于参加这种比赛的人来说,可谓是不起眼,再相比于博格的回球,更是不出众。

“15-0”

“puri~你连别人的一个绝招都没逼出来。”

“这不是保留实力吗!”

 

博格的回球仁王还没有那个能力一看就破解决,比分很快到来45-0。

原本准备继续得分的博格,却迎来了仁王的回击,作为一名职业选手,博格当然不会对对手有任何的轻视,手冢直接来了一个零式,“4:2”。

“你为什么不接球?”

“……你在前半场啊!”对于仁王的抱怨,平等院有些无语,自己在一个大后场,结果想让他接一个零式?你在想吃……【和谐】

“puri~同调?”然后仁王没有等平等院的回答直接开启了同调,共享至少不会让他们输的很惨。

 

“高中生和初中生的同调?”博格有点惊讶“看来日本对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啊。”

手冢看了看依旧没有发表言论,或许这样很不好但是……这是热身赛!手冢这样说服着自己。

 

同调的两人配合的更加完美,博格对于他们的表现也越来越看好,但是这是世界赛!

“4:3”

“5:3”

“5:4”

“5:5”

这样的成绩当然不是博格和手冢的放水,看见有一些“脱力”的仁王,博格的心有点放了下来。

“你很厉害!”博格对着仁王说道:“但是还差得远。”

心理战!可惜没有用。

“6:5”

“15-0”

“30-0”

“要结束了。”这回是手冢说的。

说实话手冢对于仁王的表现很迷茫?为什么不用幻影?还是自己确实变强了?

“puri~”

葵吹雪,仁王在心里默默的叫出了这个名字。

“30-15”

 

“真是可怕,就看我刚刚用了几次就会了!”不二在看见仁王用的技能后睁开了一下眼睛,随即眯眼笑道。

“看来你的技能也不是很厉害啊!”这是迹部大爷。

“彼此彼此。”迹部被这句话堵住了。

 

“30-30”

“30-45”

“puri~是要结束了。”

“6:6,平局!”(私设热身赛不进行抢七,不然结果看起不合理。”

 

观众席上的众人突然没声了。

平局?

日本队和德国队打成了平局,还是德国职业选手博格在场的情况下。

“哇哦!厉害。”对于日本队的表现,日本队的选手们当然会为他们欢呼。

随着这句话的喊出,其他人开始了稀稀拉拉的掌声,然后慢慢的热烈起来。

 

“你果然很强!”博格和手冢与仁王和平等院握着手。

“puri~还是我们的队长变强了。”

“仁王君,你又厉害了。”

“puri~”

 

 

零魂寫手

【網球王子同人】[大和塚] Happy Halloween

*這是寫了好幾年的賀文

*請叫我冷CP愛好者

*天啊,現在還有人知道網王嗎﹖有人知道大和是誰嗎XD

*請告訴我,我不是一個人

------------------------------------------------------------------------------------------------

10月31日,諸聖節前夜,是西方的傳統節日。歐洲傳統認為萬聖節是鬼怪世界最接近人間的時間,一般都與靈異聯繫起來。萬聖節的主要活動是「不給糖就搗蛋」(Trick or Treat)。小孩子會裝扮成不同的恐怖角色,逐門逐戶按響鄰居的門鈴,大叫「Trick or Treat」...

*這是寫了好幾年的賀文

*請叫我冷CP愛好者

*天啊,現在還有人知道網王嗎﹖有人知道大和是誰嗎XD

*請告訴我,我不是一個人

------------------------------------------------------------------------------------------------

10月31日,諸聖節前夜,是西方的傳統節日。歐洲傳統認為萬聖節是鬼怪世界最接近人間的時間,一般都與靈異聯繫起來。萬聖節的主要活動是「不給糖就搗蛋」(Trick or Treat)。小孩子會裝扮成不同的恐怖角色,逐門逐戶按響鄰居的門鈴,大叫「Trick or Treat」,主人家(可能同樣穿著恐怖服飾)便會拿出一些糖果、巧克力或是小禮物。小孩子一晚取得的糖果往往以袋計算,整袋整袋的搬回家。(資料撮自維基百科)

這個西方節日按理與日本等亞洲國家無關,然而面對這個充滿童趣的主題,少許的娛樂是大家默許的。青春學園男子網球部就是其中的好例子。

更正﹗

應該是青學男子網球部部長大和祐大對萬聖節這娛樂挺熱衷的。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部員表示,大和祐大每年萬聖節都於網球部來一場Trick or Treat。有糖給糖,沒糖......請好自為之。大家對現任部長的做法並沒有什麼明顯的不滿,而顧問龍崎老師亦無覺得不妥,這事就持續至今。節日的小趣味並無傷大雅,對知情人士來說更是一大娛樂。有所經歷的前輩們就更為期待新部員的反應,黑歷史才是青春啊﹗

現任部長大和祐大自下課後就一直保持著異常燦爛的笑容,讓身邊的人都感受到一陣恐懼,摩西分紅海的現代版就此上演。化身摩西的當事人對於眼前所發生的事並不訝異,於是一路上也就以這樣無意識分紅海的狀態來到網球部。

率先看到大和部長的是去年已受過教訓的二年級部員,幾人先是有禮的向部長請安,然後就等待部長的是日名言。

「幾位下午好,Trick or Treat﹖」

來了來了﹗10月31號的好戲來了﹗網球場內已開始訓練的部員們都放緩手腳,放慢動作,為的都是看戲。

「我,我有糖﹗」生怕發生誤會,立刻從自己的書包拿出一小袋糖果,奉上萬聖節祭品。

只見部長點點頭,一臉滿意的打量著那小包糖果,另外幾位部員也紛紛送上糖果來保持部長的微笑。既然收了糖果,大和祐大就暫且停止玩鬧,到更衣室換運動服履行部長的責任。

聽過副部長報告後大和才知道所有一年級生有測驗會晚些參與訓練,遺憾的表情大大浮於臉上。

「這樣啊......杉山,Trick or Treat﹖」被點名的杉山同學一臉驚恐,想不到自己也有接受寵幸的一天。

「怎麼了﹖難道你沒有糖果嗎﹖」杉山發誓他看到部長笑容帶著奸狡﹗讓我們為這位杉山同志默哀三秒。三、二、一,默哀完畢。

大伙聽到有人忘了貢品,意味著好戲要上映了。

無論在更衣室的,還是已經在網球場上的部員們都萬分期待杉山部員為大家帶來的娛樂。例行訓練﹖一會兒再練啦﹗節目錯過了就遺憾了。

不知是誰機智地找來毛筆墨水,連同副部長借來了攝錄機將歷史性一刻全程拍下來。如此看來,不只是大和祐大,男子網球部全體都很期待萬聖節的娛樂。

「大,大和你不能這樣!我是正選部員啊!我,我要在後輩面前保持威嚴!」杉山邊說邊後退,一副隨時準備逃跑的姿勢,在場的少年們又豈會輕易的讓樂趣溜走。

「對哦!前輩都該有威嚴,要向後輩們做好榜樣!」話語剛落,悄悄走到杉山同學身後的幾位部員一同捉住他,打碎了杉山要逃走的美夢。

「喂!大,大和祐大!!!」被捉住的杉山只能別這頭作最後掙扎。當然,他的下場還是慘遭自家新長毒手,在臉上被寫上「傻瓜」二字。部長說搭配杉山同學的一副死相就像一個十足的傻瓜了。

盡責的副部長當然好好把過程以及部長方才的名言拍下來,以備流傳後世。

在場的同輩後輩都會記下這淒美的一幕,以及緊記絕不能得罪自家部長。

杉山同志當然不會是唯一受害者,他只是是日節目的前菜,還有一個兩個被部長點名卻忘記進貢糖果的幸運兒。不過主菜還未出現,在場的部員們只好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心情,投入網球部日常練習。

大家所期待的主菜就是一年級新部員初次面對部長的欺壓......說錯了,是接受部長的寵幸。無人提點新生們有關男網部萬聖節的娛樂,為的也就是要看新生們好戲。

眾人在期待的心情中練習,不久主角們就出現了。事前知道新生們因測驗而延遲部活至今,大和部長也沒為難他們,只讓他們趕緊更衣練習。

只有新生們對部長報以感恩的目光,其他知情人士都感歎自家部長又在騙取新生的崇拜,可惜殘酷的現實又會在太短時間內被揭開。

「部長﹗」從休息室出來的新生們一字排開,站到部長面前,等待部長的訓練指令。

「諸君,測驗還好嗎﹖」在新生眼中大和祐大就是崇高的存在,值得尊散的前輩。如果他們知道這不過是惡夢前的最後安慰,想必會逃跑。

除了手塚。

對﹗除了個子小小卻性格老成,實力強到不行的手塚國光。

從旁人角度所見,那是大和祐大準備實行惡作劇的奸狡笑容,而實際上他不過在想年齡跟個性不符的手塚,想著想著就不自禁露出(自稱)寵溺的微笑。

「在開始訓練之前,有點事兒要先處理。」新生看到部長雖依然露出微笑,現場氣氛卻令人緊張起來。事實上不只新生們緊張,在場的前輩們也靜悄悄地暫停練習,為的就是不要錯過接下來的好戲,盡責的副部長甚至已經準備好攝影機,把一切拍下來。

「大家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

新生們面面相覷,思考部長發問的用意,只是不二臉帶笑意回答,「萬聖節。」

「全中!」大和祐大給予不二掌聲以示鼓勵,然後大家都知道,主菜來了。

「今天是萬聖節,那麼大家想必知道萬聖節的傳統吧?」說著,大和走到最左邊的新生,菊丸英二跟前,「菊丸君,Trick or Treat﹖」

「咦?!部,部長,我,我沒有糖果!」被點名的菊丸顯得手足無措,誠實地承認自己沒有任何準備。這個時候只要細心聆聽,不難聽到球場內微弱的歡呼聲。

「居然沒有糖果﹖﹗」好戲之人適時露出低落神情,令後輩深感內疚是計劃的其中一步。

「部長對不起,我,我不知道要準備糖果...」別說他,連收集數據的乾也不知道這件事。

這要是青學的傳統,他不可能找不到相關資訊。

傻孩子,這項「傳統」在大和祐大之前根本沒有這種「青春」,更何況沒有人會輕易揭示自己的黑歷史,又怎會讓你得到消息。

「真的沒有糖果嗎﹖」大和弱弱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患上「沒有糖果會死症」一樣。事實上,他並沒有新生們所想的那樣熱愛的糖果,去年部活結束後他就把所得的糖果分給部員們,也不管男生們愛不愛吃甜食。

「對不起......」新生們看到菊丸低頭認錯,而自己跟菊丸一樣沒有糖果,大家不約而同踏前一步。

「部長對不起﹗」

「對不起,我也沒有糖果。」

「大和部長很抱歉,我沒有準備糖果。」

這個畫面讓在場的前輩們回想去年的場景,同樣是如此有團隊精神,真叫人欣慰。

神情低落的影帝部長見狀,更賣力演出不讓在場人士失望,「你,你們居然沒有一人準備糖果﹖」

據乾的資料所說,那是他見到大和部長心情更難過的一次。亦因如此,新生們甚至有人自願提出懲罰,為博回部長的好心情。

此時此刻,前輩們都自動自覺在球場上走動,以找到好位置觀望難得的一幕。至於方才已被拍下黑歷史的杉山部員,早被同伴放置到後面的位置,不讓新生先看到他的慘況。

「你們真的要接受懲罰嗎﹖其實沒有糖果也沒關係。」看起來情緒低落的部長再三向新生們確認意向,也是為了讓副部長清楚把聲畫全拍下來,出於自願才是黑歷史的重點。

「不不不﹗我們都願意接受懲罰﹗」

「部長,是我們的錯﹗」

「我們以後會更加重視萬聖節的﹗」

大和祐大朝天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認真地看著新生們,以部長的威嚴說出新生們的懲罰。

「沒有糖果大家只好選擇就是Treat了。大家站好,讓我來畫鬼臉。」

在場的前輩們默默倒數三秒:三、二、一。

「啥﹖﹗」

「咦咦﹖﹗」

嗯﹗很好﹗

副部長得到他想要的畫面了。

大和祐大沒等新生們反應過來便走到最左邊,菊丸英二跟前,重新詢問「Trick or Treat﹖」

不管問多少遍還是不會變出糖果的菊丸英二只好老實回答Treat。

說時遲那時快,兩名正選隊員不知甚麼時候來到部長身後,並奉上毛筆跟墨水,待部長處理。

「嗯...要怎樣惡作劇好呢﹖」話雖如此說著,大和祐大的手根本沒有遲疑,就在菊丸英二臉上畫上幾筆,看起來像貓咪的鬍鬚。

「菊丸君你從現在開始直至今天訓練結束都要學貓叫。」

「...喵﹖﹗」事後看回錄影片段會發現副部長手抖了幾下,恐怕是努力忍笑了。

不只是菊丸,河村、乾、不二、大石都分別被賦予不同的角色:桃太郎、科學怪人、裂口女、無面人,至於誰扮演哪個角色,請自行想像。反正大家都被畫成大花臉就是。

新生們的表情只能說欲哭無淚,這樣的反應才能滿足到一眾前輩們,杉山同學看到更拍掌叫好,新生們一看。哦~ 原來是同病相憐的學長。

就算是同病相憐,一年級生的反應才是值得記錄下來的青春。至於杉山同志﹖把毀他形象的照片交給他的女朋友就好了。

「大,大和部長...」看到方才同伴的情況,手塚也有點手足無措。

「怎麼了手塚君﹖」一向尊敬前輩的手塚頭一次覺得自家部長有點可怕,有後退的意思。

「部長對不起,我沒有準備糖果。」勇於承認自己的錯誤才是好孩子,未來支柱想通了。就算要被畫成大花臉他也認了,誰叫自己一時大意沒有事先查清網球部的傳統,自己失誤就要有承擔錯誤的勇氣。

大和看到可愛的學弟低頭反省自己的過失,內心掙扎著要不要抱著他,可他又不想被冠上變態之名,只能強忍這個念頭。

「手塚君真是誠實的好孩子。」不能抱,摸頭也不錯。衝著這個念頭,大和就對手塚來個摸頭殺,摸摸學弟柔軟的髮絲,心情舒暢多了。

所以大和部長絕對是無視了方才眾新生的坦白﹗世上又不只手塚君一個人誠實,大和部長快醒醒﹗

不得不說部長的摸頭殺對未來支柱還是有安慰之用,就算自己接下來的下場,心裡已經沒那麼害怕緊張。

「大和部長,我沒有糖果,請對我惡作劇。」後來大和祐大回想,這句話要是給未來的手塚君重溫,大概會罰自己跑一百圈吧﹗所謂引狼入室,就是這種意思吧。

「真苦惱﹗該對手塚君使怎麼樣的惡作劇好呢﹖」這個時候男網部的好部員們,不管是前輩後輩都紛紛提出保貴的意見,其中包括要手塚穿女裝運動服、叫他學女生化妝、唱情人節之吻、對部長表白等等等等。

青學明明不是男校,他們怎麼都感覺飢渴成這樣﹖不過,他喜歡﹗

當事人聽到前輩們的你言我語,全是可怕的提議,嚇得未來支柱想立即退部﹗

開玩笑﹗未來的網球巨星,青學之星又怎會輕易網球﹗

可他承認自己真的有點怕,穿女裝什麼的,他可承受不了。

眼神能夠說明一切,大和祐大就能從手塚的眼神看得出對方正向自己發出求救信號。

大和祐大表示本來就沒有打算要應大家之意對可愛的學弟行使羞恥PLAY。

「諸君看起來都很閒對吧﹖」大伙們彷如感受到部長下一句會讓大家繞圈跑三百圈一樣,立馬散開,繼續日常訓練。

「大和部長......」手塚的聲線與方才相比弱多了,想必是怕了眾人的「好」提議。

「手塚君雖是誠實的好孩子,不過沒糖果就是要被惡作劇。」話語剛落,大和部長就採取行動,低頭吻住學弟的唇。雖不過是蜻蜓點水式的一吻,卻足以令對方反應不來。

「大,大和部長......」聲音少得可憐,但足以讓大和祐大聽過清楚明白,「我喜歡你......」

「手塚君,是真的嗎﹖」大和祐大表示從沒奢望過對方會喜歡自己,畢竟世人大多都是貫異性戀,青春期的少年更大多不清楚自己的性向。

就算喜歡,也不一定是他所想的那種喜歡。

「...嗯﹗」雖然低著頭,大和還是能從發紅的耳朵看出學弟的羞澀。中和只覺得眼前的人兒格外可愛,這份衝動足以讓他低頭對學弟作進一步行動。

然後,就大團圓結局了。

不過,大﹗家﹗想﹗多﹗了﹗

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大家還是回去洗洗睡吧。

事實上當大和祐大看到小支柱,整個人都快融化,都快不會說話了。

他想了想,把今天收集到的糖果都掏出來,「那就懲罰手塚君收下我所有的糖果吧﹗」

「欸﹖﹗」

「部長偏心﹗」

「大和祐大你這個戀童癖﹗」

美色當前(刪線),大和祐大才不管其他人的反應。他把糖果全都放在手塚手上,然後摸摸他的頭髮,叮囑他要吃光光不可浪費。

「...嗯。」對甜食沒多大興趣的未來支柱低頭苦惱想著可以怎麼辦之際,自家部長又作聲了。

「手塚君現在到你反過來問我了。」小支柱抬起頭,看到部長一貫令人安心的笑容,忍不住對部長發生求救的叫喚。

「部長.......」對大和祐大來說,這聲部長聽起來,跟撒嬌根本沒差,你讓他怎麼忍心不幫助小學弟呢﹖

「手塚君,萬聖節該問甚麼﹖」

「 Trick or Treat?」手塚輕聲的說,大和簡直想把他擁入懷中好好疼愛疼愛。

「我已經沒有糖果了,所以只能選擇Treat。」他的手放在手塚雙手的底下,偷摸嫩嫩的小手,「所以你要對我使壞嗎﹖」

男網部其他部員都認為部長給予的提示太過明顯,根本就不想對手塚使壞,說好的萬聖節精神呢﹖說好的黑歷史就是青春呢﹖

「那......」

事後,副部長拿著已備份的錄影帶找上大和祐大,他內心掙扎了好久沒把錄影帶弄破,他認為這錄影帶簡直破壞青學傳統,然而罪魁禍首大和祐大卻視它為寶物。

副部長內心大叫:不過是被後輩罰跑的影片,有甚麼值得高興﹖﹗

「部長,請你繞網球場跑50圈。」

「......好。」

END.


色色发抖

66

空想者


表演赛上,德国队在热烈的欢呼声中上了场,再看看后面上场的日本队……不被抱太大希望。

“咦?那个人长得好像手冢。”

“puri~没人说吗?”仁王一脸无辜的看向不二周助。

“我可不知道呢,仁王君,话说昨天你不是去的抽签大会吗?”不二也是一脸微笑的看向仁王。

“正常点。”平等院瞥了一眼,转身走开。

结果两人都没理他,继续话题“我昨天可没有看见手冢君啊,平等院前辈有看见吗?”

“没看见。”对于手冢昨天的表现让平等院被调侃,他现在可还记得。

平等院语音刚落,仁王就有转眼看向了不二。

“正常点,别用那种眼神。”柳生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把仁王的脸转向了自己这边。

“真是...

空想者




表演赛上,德国队在热烈的欢呼声中上了场,再看看后面上场的日本队……不被抱太大希望。

“咦?那个人长得好像手冢。”

“puri~没人说吗?”仁王一脸无辜的看向不二周助。

“我可不知道呢,仁王君,话说昨天你不是去的抽签大会吗?”不二也是一脸微笑的看向仁王。

“正常点。”平等院瞥了一眼,转身走开。

结果两人都没理他,继续话题“我昨天可没有看见手冢君啊,平等院前辈有看见吗?”

“没看见。”对于手冢昨天的表现让平等院被调侃,他现在可还记得。

平等院语音刚落,仁王就有转眼看向了不二。

“正常点,别用那种眼神。”柳生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把仁王的脸转向了自己这边。

“真是不华丽的人。”迹部大爷因为手慢,一脸傲娇的转头不看他们。当然想要博取仁王的注意还是不行的。

“谁第一个上?”有人问着,转移了话题。

“杜克”平等院凤凰坐好后,翘起二郎腿。

杜克心领神会,叫上了不二周助一起。

第一场杜克、不二对上了塞弗里德、俾斯麦。

不二转变了打法,不再是一味的防守,终于采取了攻击模式。

两人最终拿下了比赛。

第二场仁王站了出来,表示自己要上场。

平等院看见了也起身准备和仁王来一个双打。

“你不想和博格一起比赛嘛?”仁王在剩下的高中生中不断审视。

“你不想和我一起?”

“不想。”仁王摸着小辫子抱怨道:“种岛那家伙好烦,为什么要坐轮船啊!”

“你对前辈的尊重呢?”平等院一个勒脖,把仁王带上了场。

 

德国队那边,博格看见了平等院登场叫住了准备上场的Q·P。

“我来,手冢也一起。”

“我觉得这场我上比较好,博格。”

“你下一场。”

 

“手冢那个叛徒。”这是木手说的。

“你没这个资格说吧!”对于和木手同队还被背叛的丸井吐槽道。

远野也在一旁想各种刑法 。


“puri~真是缘分啊!”仁王手搭在平等院的肩上,平等院双手抱胸,一脸傲视。

“又见面了,仁王君。”手冢打着招呼。

 

前一天,抽签大会时。

“你和那个人很熟?”博格问着手冢。

“很厉害的一个人。”手冢如实回答道。

“根据我们的情报,他好像不是很突出。”博格回想了一下情报。

“……”手冢没有说话,这也是仁王很厉害的一点,你看不出他很厉害,但是你却赢不了他。

 

“哼,本大爷应该上的。”迹部大爷摸着泪痣,有些火热的看着手冢同时还不忘看向仁王。

“真想知道,他和手冢谁厉害。”不二周助也同样注视着两人。

如果不是看着仁王的上场,大家可能根本注意不到仁王,根本就忘记他曾经在全国大赛上和不二周助那场比赛的表现。

“真想和他打一场。”这是龙马,每次去找仁王都没找到过,要么就是各种被放鸽子。

“小金也想和超前比赛。”

 

“你加油啊。”仁王站定后场对着前面的平等院说道。

“你还真是悠闲。”平等院了解仁王要干什么,也就不说什么其他的了。

“说实话,我有点想和那个Q·P比赛呢。”仁王在后面嘀嘀咕咕道。

 

“1:0”

“2:0”

看着才打了几个来回就开始出汗的平等院,仁王丝毫没有要出手的准备。

“那个初中生在干什么?”

“不打就下去!”

“可能是害怕到不敢动了吧!哈哈哈”

场馆中此起彼伏的叫嚣声,让立海大的众人为仁王捏了一把汗。

“真是不华丽的家伙,就该本大爷上场。”一旁的不二也睁开了眼睛,有些皱眉的看向仁王。

“你们担心什么?”毛利寿三郎有点迷惑,可能是习惯了仁王的这种表现吧。

 

“3:0”

“你还差的远呢!”仁王走向平等院。

“要开始了吗?”

“差不多了。”仁王的差不多可能就是打成平手,但是这就够了,毕竟这是热身赛。

平等院脱下了外套活动着胳膊,一副比赛现在才开始的表现。

 

 

 

去大概看了一遍,仁王真的没出过场!!!!出场的是迹部大爷!!

可能……

仁王对迹部大爷也太好了吧!前有一军对抗赛为他受伤,后有帮迹部大爷幻影。

啧啧啧( ・᷄ὢ・᷅ )

 


色色发抖
hiahiahiahia( ・...

hiahiahiahia( ・᷄ὢ・᷅ )

hiahiahiahia( ・᷄ὢ・᷅ )

色色发抖

65

空想者


“小仁王!~雅~治~陪我一起做轮船嘛!”

“学长,你已经长大了。”仁王抖了抖肩膀出于对学长的尊敬没有说出脏话。

“不嘛不嘛,他们都去坐飞机,看我这么可怜小仁王就陪陪我嘛!”

“请你正常点。”仁王语音一落,一个拳头也落在了种岛修二的头上。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混蛋。”平等院凤凰甩了甩手就勾着仁王的脖子就走了。


一行人到达澳大利亚后,仁王并没有加入三船入道安排的“海外集训营”而是凭借从三船入道那里得来的大赛信息去四处寻找对于自己有用的信息。

而那个所谓的“海外集训营”仁王是真的不想再吐槽了,鉴于柳生上一世没有经历过,仁王很“贴心”的没有拐走他,毕竟那么...

空想者



“小仁王!~雅~治~陪我一起做轮船嘛!”

“学长,你已经长大了。”仁王抖了抖肩膀出于对学长的尊敬没有说出脏话。

“不嘛不嘛,他们都去坐飞机,看我这么可怜小仁王就陪陪我嘛!”

“请你正常点。”仁王语音一落,一个拳头也落在了种岛修二的头上。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混蛋。”平等院凤凰甩了甩手就勾着仁王的脖子就走了。

 

一行人到达澳大利亚后,仁王并没有加入三船入道安排的“海外集训营”而是凭借从三船入道那里得来的大赛信息去四处寻找对于自己有用的信息。

而那个所谓的“海外集训营”仁王是真的不想再吐槽了,鉴于柳生上一世没有经历过,仁王很“贴心”的没有拐走他,毕竟那么美好的训练,很适合“绅士”。

在抽签大会之前仁王可以说是一边在搜集信息,一边在避开柳生和平等院他们,如果说平等院还是很享受这种训练,那么柳生这个“绅士”就是很不适应这种训练的。

 

“仁王明天你和我去抽签大会。”平等院在抽签大会前一天晚上还是找到了仁王。

“puri~这种事不应该是迹部君吗?他可是我们初中队的队长啊。”说起来仁王很好奇上一世为什么会是大石去抽的签,他不是队长也不是这些人中实力突出的人。

“我觉得我应该找一个手气不好的人。”平等院还是很耿直的说出了理由。

……

仁王转身手动再见,一副QQ表情中第一个表情。

“哎!别走啊!除了你没有人要陪我去了。”

“那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你的所作所为了。”

“那说好了,明天我叫你,别乱跑。”说完平等院就跑了,显然不想给仁王拒绝的机会。

显然他没想到仁王可以选择提前跑,但是出于“可怜”仁王还是觉得陪着平等院一起去了。

 

“你今天居然收拾了!”仁王惊奇平等院居然愿意穿西装,扎头发这件事。

“去抽签大会都要穿西装。”说着他把手里的西装递给仁王,推着仁王去换衣服。

 

“人好多啊!”仁王跟着平等院的步伐,视线倒是四处扫描。

“发现一个有趣的人。”仁王拍了拍平等院的肩膀,指向了左侧走来的人。

“手冢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手冢对着仁王点了点头,算是和以前的“队友”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看来你是真的挺不受欢迎的。”仁王调侃着平等院“那么有礼貌的一个孩子都不对你打招呼。”

“孩子?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孩子。”平等院的重点果然没有对过。

就凭我已经活过一世了,比你还大!这句话仁王显然没有说出来。

 

“下面有请日本队上场!”上面的主持叫道了日本,平等院一巴掌就拍在了仁王的背上“快去!”

结果仁王顺势就趴了下去,“我受了重伤,不行了。”

“别找借口快去!”平等院果断的给仁王提了起来,结果就看见手上是一个自己样子的仁王。

仁王也接着平等院没反应过来就快步上台了,进过一系列操作果然抽到了7号,对战国家——德国队。

 

仁王知道消息后淡然下台。

“你的手气果然很不好。”平等院让着仁王进去。

“不,是‘平等院凤凰’抽的!这手气也没谁了。”仁王淡然坐下,还没有解除变身。

 

最终他们回去,因为平等院凤凰的淫威健在,仁王没有体会到上一世大石一样的感受。(作者:话说你还给他来了个千年杀( ・᷄ὢ・᷅ ))

看看大家又气无处发的样子,仁王很不耻的背过身笑了起来,看那肩膀一抽一抽的样子,还以为他怎么了呢。

 

 

一会儿附一张“千年杀”(/ω\)

🍰狐狸少年

月光:亲口表达感谢

    我是冰帝的一名普通学生,普通的上课,普通的参加社团,也普通的喜欢着越知月光同学,就是他大概不知道知道这件事。他那么受欢迎,打网球的男孩子崇拜他,女孩子们也都因为他的帅气喜欢他,而像我这样的人一定不行的吧…即便如此,我也依旧喜欢他,从国一到现在一直都是。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值得骄傲的。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因为一次偶然,我和他在网络上成为了好友,不过我没有告诉他我是谁,能像这样悄悄成为友人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大概。


    高三的假期里。


    从...

    我是冰帝的一名普通学生,普通的上课,普通的参加社团,也普通的喜欢着越知月光同学,就是他大概不知道知道这件事。他那么受欢迎,打网球的男孩子崇拜他,女孩子们也都因为他的帅气喜欢他,而像我这样的人一定不行的吧…即便如此,我也依旧喜欢他,从国一到现在一直都是。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值得骄傲的。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因为一次偶然,我和他在网络上成为了好友,不过我没有告诉他我是谁,能像这样悄悄成为友人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大概。


    高三的假期里。


    从社团回到家中,我刚一脱下鞋子手机就立刻响了起来。我连忙跑到卧室里,关上门,我打开了手机,是来自他的消息。


    “这次俱乐部进了一个高一选手,成为了我的双打搭档。”


     我立刻就回复他了:“哎~能和你做搭档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不过虽然我这么说,可我其实并不懂网球,这几年全靠看他的比赛才多少明白些东西。


    “是很厉害。”对方也是立刻就回复了,打完这排字他就陷入了沉思。某种意义上来讲,毛利在他看来的确很厉害。随时随地都能和人聊开,也会随时都带着笑容,也正因为如此他和每一个人都能成为朋友。包括此刻毛利都在和他兴致勃勃的表达自己对来到这里的兴奋。


    当我在犹豫下一句说什么才能看起来专业一点的时候,他又发消息给我了。“他随时都带着微笑。”在网络上的时候,他似乎会比平时说的话要多一些,不过只是一些。更多的时候都是我在说,他在听。既是友人,并且他也不会知道我是谁,所以我也放心的与他讲日常发生的各种事情了。就是这样的相处方式,我很高兴他居然都没有觉得我很吵。


    我看了新发的消息,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指这种事情“微笑这种事情啊,其实等真的有那么一天发自内心的高兴就会微笑了呀。”


    不过我又想了想,他并不想笑,而且估计他也没觉得哪个场景能让他笑出来。不过有一个例外,当他告白的时候,一定会是温柔的笑着的吧。


    想到这,我叹了一口气,好吧,其实我并不甘心。高三以后,我们就要毕业了呢。不过毕业之后又会一起进去大学部就是了,这就是在冰帝读书的好处。可真的要再等到那时吗?可我就是这么胆小,一直以来,我都只在远处仰望着他,不仅仅是身高。


    再后来,我又像往常一样说了许多话,他又是在听着,时不时会打些字。不过也又像往常一样没有将心意表达出来,准确的说,连要不要告诉他我是谁都还在犹豫。


    终于再到开学的时候,是我的闺蜜先忍沉不住气了。“呐,你真的打算不去向他表白吗?”她十分不耐烦的用手拄着下巴说到。我告诉过她我喜欢越知月光这件事,不过更准确的说,其实是她发现这件事我被迫招了。


    “我…”我又露出了那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啧!”


     她放下了另一只手里拿着的三明治,看起来更不耐烦了。紧接着她突然就摁住我的肩膀开始摇晃我,“他难道就不是人了么?又不是神明,就算是神你也给我试试看啊!”我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她就转身打算走了。


    临走之前,她还留了一句话:“下周三跟我走,去机场,不许拒绝。”


    又是这样突然自作主张的就决定了一件事,那天越知他会和其他网球选手代表日本去国外参赛,我是知道的,我明白她是要我去干什么。不过虽说她总是这样风风火火的,但我却并不讨厌。


    接下来的日子我都处在紧张的状态,拒绝是肯定不可能成功的了,我只能想想怎么做。啊!!!真是的,一到和他有关的事情就会变成这样。我决定打开手机和越知说说去,反正他也不知道我是谁。


    终于到了星期三了,机场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什么知名艺人呢?


   不对,还真有!我看向那边正在向女孩子们招手的君岛育斗,周围和他穿着相同运动服的人,是…是越知月光啊!我开始莫名的紧张起来,连忙将视线从他身上调回,想去和闺蜜说说话,却又才想起她刚刚才去的厕所,偏偏这个时候…


    可他似乎是发现我了,他向我走来了!!毕竟在现实中我们也算是熟悉,大概…是想打个招呼?我这么想到。


    “越知同学好久不见,比赛请加油。”我抢先开口道。


    “嗯。”


     他嗯了…接下来到底说些什么好??偏偏这个时候因为他的少言少语我卡住了。


    我看到他身后跟上来了个同样很高的红毛,应该是他那个姓毛利的搭档。只见他对我说道:“不对吧,我记得你好像和我一样叫他月光桑的?”


    什么???在那一刻,我大脑当机了。学弟你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月光桑这个称呼是我在网络上对越知月光的称呼,到底发生了什么??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很高兴。”他这么对我说道,难道…真的是知道了我是谁?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等我的胡思乱想结束,他继续说到“发自内心的高兴的时候就会微笑了吧。”紧接着,我真的看到了他的笑容,并且是对我。


    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好看的要死了!我努力装作平静,可心脏还是抑制不住的怦怦乱跳,所谓的心跳漏了一拍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用手摸我都知道,现在我的脸一定是通红的吧,在这么多人面前感觉稍微有些丢人,不过我决定就是现在,就在这里,把想说的话全部说出去!


   我捏紧了拳头,用力的深呼吸了一次,紧盯着他,道:







(有一些话要说)


这次以第一视角来写的,关于为什么会暴露呢?少女其实是因为太飘了,和月光桑话说的多了起来之后就很容易猜出来了,恋爱中的少女果然智商不高。再加上某毛利姓的热心小伙伴的帮助之下。不过月光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谁的,就这样,嗯


感觉好像有一些…ooc了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