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网球王子

10.7万浏览    3005参与
焦糖布丁

【论坛体】君大大恋情实锤?|君笃

还是法医室那篇的世界线,今天抽到君笃了超开心来填个坑~
ooc

1l 君大大是我的(楼主)
君大大又上热搜了,恋情实锤了QAQ

2l
楼主可以改昵称了hhh

3l
同情楼主1秒

4l
不想同情楼主只想抱着楼主一起哭😭,我的君大大啊啊啊

5l
你们淡定点啊,之前一直催君大大谈恋爱结果恋情实锤了又伤心成这样

6l君大大是我的(楼主)
女友粉表示从来没有催过君大大谈恋情😭

7l
本女友粉催过,但催的是君大大来和我谈恋爱2333

8l
楼上好可爱hhh

9l
啊啊啊,我在现场。君大大抱着他女朋友一脸无奈的样子好宠呀~

10l
想看君大大女朋友什么样子,能把君大大收服

11l...

还是法医室那篇的世界线,今天抽到君笃了超开心来填个坑~
ooc


1l 君大大是我的(楼主)
君大大又上热搜了,恋情实锤了QAQ

2l
楼主可以改昵称了hhh

3l
同情楼主1秒

4l
不想同情楼主只想抱着楼主一起哭😭,我的君大大啊啊啊

5l
你们淡定点啊,之前一直催君大大谈恋爱结果恋情实锤了又伤心成这样

6l君大大是我的(楼主)
女友粉表示从来没有催过君大大谈恋情😭

7l
本女友粉催过,但催的是君大大来和我谈恋爱2333

8l
楼上好可爱hhh

9l
啊啊啊,我在现场。君大大抱着他女朋友一脸无奈的样子好宠呀~

10l
想看君大大女朋友什么样子,能把君大大收服

11l
同好奇,君大大在娱乐圈这么久什么美女没见过连个绯闻都没有

12l
求君大大女友照片

13l
求爆照+1

14l
你们别这样,万一人家是圈外的打扰到人家就不好了

15l
楼上说的对

16l
emmm,你们好像白激动了

17l
怎么了怎么了

18l
君大大抱的还是他搭档,好像是喝醉了😂

19l
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君大大每次被拍到公主抱的都是抱的他搭档,君大大的怀抱是被搭档承包了吗?

20l
经纪人好像还没澄清,18l也是在现场吗?为什么你们都能偶遇到君大大QAQ

21l
别羡慕了,我是这几天天天加班下班晚了才偶遇的君大大。感觉要直接瘫在地上了,没想到看到了君大大,整个人都精神了

22l
确定是搭档吗?不是被君大大抱在怀里吗?

23l
好像是看到熟人了,搭档从君大大怀里下来走了两步,都走成z型了hhh又被君大大抱回去了。

24l
搭档是喝了多少😂

25l
熟人是月光前辈和毛利小可爱诶!!!

26l
楼上老粉啊,还记得月光桑和寿三郎

27l
这一对我以前也吃的啊啊啊,今天吃了两顿糖感觉泡在糖罐子里了~

28l
难怪越知前辈今天走那么早,原来是去约会了😳

29l
咦?楼上和月光桑是同事?

30l
对呀,前几天有个很复杂的案子天天加班,今天好不容易搞定我还以为越知前辈是回去补觉了。

31l
所以说君大大恋情又是假的啊,君大大是要走黄金单身汉走到底了😂

32l
我坚信君大大和搭档恋情实锤!

33l
坚信+1

34l
只有我可怜经纪人吗?这么久还没出来解释君大大肯定没回消息,经纪人要急死了hhh

35l
经纪人:今天也是等君大大回消息的一天

焦糖布丁

两次十连就所有活动卡都全了,我这是可以去买彩票了啊。君笃一起出来果然是笃京美人来了就忍不住跟来了吧君大大ヾ(≧∪≦*)ノ〃

两次十连就所有活动卡都全了,我这是可以去买彩票了啊。君笃一起出来果然是笃京美人来了就忍不住跟来了吧君大大ヾ(≧∪≦*)ノ〃

藤花红叶

枪炮与玫瑰

 第一章(重编) 

     香港国际机场

      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站在出境口踮脚向熙熙攘攘的人群张望着,满脸茫然。

       机场是个繁忙的地方,路过旅客大多只回头看她一眼,有几个年轻人想上去搭话,但是很快便发现女孩不会说粤语或者英文。他们说话,女孩只茫然听着,再问她,她只能用颤音极重的口音说出一两个发音难懂的单词。应该是法国或者是俄罗斯人吧,年轻人猜测着,又急匆匆地离开了。...

 第一章(重编) 

     香港国际机场

      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站在出境口踮脚向熙熙攘攘的人群张望着,满脸茫然。

       机场是个繁忙的地方,路过旅客大多只回头看她一眼,有几个年轻人想上去搭话,但是很快便发现女孩不会说粤语或者英文。他们说话,女孩只茫然听着,再问她,她只能用颤音极重的口音说出一两个发音难懂的单词。应该是法国或者是俄罗斯人吧,年轻人猜测着,又急匆匆地离开了。

      女孩在原地站了足足十几分钟,却一直没有等到人,渐渐表情委屈了起来,蓝汪汪的眼睛氤氲了。就在她要哭出声前。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留着墨绿色短发的男人走到她身边蹲下,开口用一口流利的法语问她:

    《Petite soeur ,est-elle séparée de la famille?》(小妹妹,是和家人走散了吗)

     《Je ne trouve pas mes parents quand je sors de la salle de bain.》(我从卫生间出来就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小女孩抽抽噎噎地说道。

       男人牵着她的手把她领到服务台处,和工作人员说清楚情况、播送寻人广播后,又陪着她玩了会游戏。等到一对神色焦急的法国夫妇赶来时,小女孩脸上的哭意早就没有了,被男人逗得咯咯直笑。

       夫妇慌不迭地和男人道谢,丈夫一再表示要请他吃顿便饭,男人只一挥手,表示自己还有约,背起背包就离开了。

      他悠悠闲闲地走出入境口,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

    “越前龙雅先生,您比预计时间迟了半小时,是航班延误了吗?”

    “刚刚乐于助人了一下”被称为越前龙雅的男人笑呵呵地说道。他就像个普通的来旅游的大学生一样,穿着黑色的运动服背着一个双肩的旅行包,乱糟糟的墨绿色头发显示他刚刚结束一场十数小时的长途飞行。

    “那您要尽快了,少爷不喜欢等人。”

      越前龙雅这次来香港是应德川家的大少爷德川和也的邀请。前不久,德川家的一支私人武装因为事故覆灭了,为了补上防卫的空缺,而招揽最近在美洲一带声名鹊起的雇佣兵。

     走出机场才发现今天外面是个明朗的晴天。
     天蔚蓝的惊人,没有云絮。阳光温暖地洒下来,路边的亚热带树种生得高大挺拔,深疏绿阔的叶子叶面坚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港岛的天气总是温暖的。那份光亮与温暖叫龙雅想起了亚马逊的丛林。

      车子从香港国际机场出发穿过中环尖沙咀,沿着山道盘旋而上约摸两个小时左右才到达德川家别墅气派的大门前。
      司机轻轻按了一下喇叭,漆黑盘花的两扇铁门悄无声息地滑开,亮黑色的捷豹开了约摸两分钟才到了大宅前。
      庭院是半中半西的风格,英国式的草坪喷水池有,主宅的台阶旁又搭了架子种了葡萄和紫藤花。几名园丁在修剪草坪,打草机的声音发出微带睡意的嗷嗷声浪。

      亚马逊里可没有这样的干燥和舒适。龙雅低低笑了。

      车子在喷水池前停下,越前龙雅下车后佣人告诉他德川少爷在后院射击场练枪,一个黑皮肤白色卷发的男人懒洋洋地踱过来,说道:“我带他过去吧”佣人称他种岛先生。
德川和也的亲信,种岛修二。

     一转到后院,龙雅就看见一个男人端着步枪站在那里。

 
      德川和也穿着蓝白的运动衫,皮肤是瓷一样的冷白,柔软的黑发在微风中拂过额角眼梢。即使是端着步枪瞄准靶盘,他的背影看上去依旧显得单薄而优雅。
      机械的报靶声音,平均9.45,最高9.64,最低9.22。不错的成绩了,即使是警校或者是一般的军营训练,能有这样的射击成绩都是足够亮眼了。但在场的几人显然都不满意。

      站在场边的红发男人个子极是雄伟,身上的肌肉坚硬的像石头一样,他摇摇头:“德川,你今天的状态不行”
      “咳咳,”旁边个子偏矮的黄发男人把鼻梁上架的圆形眼镜朝上推了推,提醒道:“有人过来了”
     “新的保护人人选到了”
      种岛说完就自顾自地坐到一边撑着遮阳伞的白色桌椅前,随手拿了瓶水拧开就喝。
      在场其他三人都把目光转到越前龙雅身上,龙雅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德川没有说什么,只把手里的步枪递给龙雅,龙雅端起来眯着眼瞄准,“砰砰砰”连开三枪。却没有报靶的声音。

    “他全打在德川的枪痕上了”种岛好整以暇地笑道,一双长腿重叠着跷在桌上“真是个爱炫耀的家伙。”语气倒很是愉悦。
       德川摘下护目镜与手套,动作极其优雅,仿佛不是站在靶场里而是在更衣准备赴宴。
      淡绿色的镜片摘下后,龙雅才看清他的样貌。
      龙雅来之前听过他的许多传闻。有绯色的也有黑色的,却没想到,这位港岛黑暗家族的家主竟然这样的年轻…这样的漂亮。
德川的五官很精致,眉目如画,几缕黑发扫过眉心,最出色的雕刻师用最细腻的白玉也雕琢不出这样美丽的样貌。当他漂亮的眼珠定定地看着你的时候,就像一个书卷气浓厚的文静少女,而不带任何黑道的血腥气息。

     他上下打量了龙雅几眼,开口问道:“哪找的?”
   “亚玖斗推荐的,听说以前在黑十字训练营待过”
   “是亚马逊雇佣兵营出来的啊,”黄色卷发的男人生着圆圆的眼睛、长而卷翘的眼睫,看上去单纯无害。他偏头问一边面相冷硬沧桑的红发男人,语气温和:“鬼君,见过吗?”
     鬼只看了龙雅一眼就摇头道:“没有”
   “哦,是新人啊。你出师多久了?”
   “离开训练营吗?那样严格来说,不到半年”
   “接过什么活?”
   “南美,中东,东南亚都去过,”龙雅把枪栓拉好抛给一旁的佣人:“都是杀人的,保护人是第一次”
   “以你这样子,去过那些地方还能全须全尾站在这里,是有些本事。”鬼沉着脸,看不出喜怒。

      龙雅把鬼这话就当夸奖了,绅士一样道谢道:“谢谢”
德川没有理他们几个的耍宝,继续问道:“知道规矩吗?”
       非常诚实的摇头。
     “我只有两个要求”德川的眼睛锐利而明亮:
     “第一,爱钱但别贪财;
       第二,惜命但别怕死”

       你爱钱没事。德川家能在这个繁华复杂的小岛上盘踞百年,历经清末、日占到大英帝国殖民的黄昏余晖一直屹立不倒。除了历任家主的中立策略外也和他们对家族成员的极度重视有关。出钱买断命的雇佣兵是德川家最青睐的选择。

 

“那可不行”龙雅一摊手,明白道:“钱对我来说没多少吸引力。而且,我也不打算为一桩生意搭上自己的命。不过,放心,”他说得近乎嚣张:“能从我手下拿人性命的我还没见过”
“很好”德川微笑道,他面相清冷笑起来却极是温柔:“你很诚实,也很自信”

“希望你能配上你的自信”轻飘飘的一句甚至带着些许威胁的意思。

“当然”

——————————————————

      振袖的大岛绸和服,黑色底裙摆上是展翅白鹤的图案,配上金褐色的松云。

      这是最好的和服面料。织工要先将手工纺出来的丝线进行泥染、然后手工平织成绸布。要经过三十二道以上的工序才能制成。每位纺织工一天只能织成三十厘米的布料, 织完一匹长一米的布卷需要两个月。

       用它制成的和服质地轻盈柔软,颜色纯粹而有光泽,是时至今日现代化学染料都无法模仿的颜色。

       女人坐在镜子前,用黄杨木梳自己把头发倒梳起来,盘成发髻。

       而后,她依序穿上袜带、衬衣,绑上伊达带,套上大振袖和服,系上西阵织锦带。在她一件件往身上套、一层层往腰上缠之际,她的脸渐渐变回风韵十足的模样。

 

      她还是美丽的,即使被困在这里那么久,她也依旧是美丽的。

    “怎么样?”她微微偏头打量了一下翡翠簪耳的位置,问镜子里新出现的男人。

   “嗯,发髻没梳好,有点松”男人打量了半天说道。

   “是吗?”女人拿起靶镜照了照,叹气道:“果然,自己梳就是不如专门的师傅”

  “会梳这种头发的人怕是全香港也找不出几个吧?”男人笑道“不如干脆不要用簪子,用扇子或者玉兰花如何?在上世纪的上海,斜髻插花可是很流行的。”

  “也是呢”女人笑道,风情十足。

陌上紫薇-鸽薇

【手冢bg】玫瑰与瓜(9)

第九章往昔 上

  作为立海大附中的一员,幸村精市一入学便从身边人的八卦里听闻了不少有关Fanny和松岛爱的事。这两人一个是美艳乖张的美女转学生,一个是拿过大满贯冠军的退役职网选手,算是立海大附中的风云人物,更何况两人还都是网球高手。 
  
  幸村精市便因此对这两人怀有过好奇,但他并非善于交际的人,而他跟松岛爱和Fanny又相隔着三个年级一个校区,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幸村精市甚至都没见过她们。 
  
  直到初一时的海原祭,幸村精市才因为那一曲“天鹅之死”,在舞台上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美女,然而当时Fanny跳完舞后便离场了,幸村精市没能搭上什么话。之后不...

第九章往昔 上

  作为立海大附中的一员,幸村精市一入学便从身边人的八卦里听闻了不少有关Fanny和松岛爱的事。这两人一个是美艳乖张的美女转学生,一个是拿过大满贯冠军的退役职网选手,算是立海大附中的风云人物,更何况两人还都是网球高手。 
  
  幸村精市便因此对这两人怀有过好奇,但他并非善于交际的人,而他跟松岛爱和Fanny又相隔着三个年级一个校区,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幸村精市甚至都没见过她们。 
  
  直到初一时的海原祭,幸村精市才因为那一曲“天鹅之死”,在舞台上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美女,然而当时Fanny跳完舞后便离场了,幸村精市没能搭上什么话。之后不到一个月,Fanny和松岛爱入职网,幸村精市便渐渐将这件事淡忘。 
  
  他们正式结识,是在幸村精市查出格里巴利综合征并转入金井综合病原后。
  
  那天下午,幸村精市刚刚完成想象模拟训练,打开真田送来的笔记准备复习,忽然听见一阵敲门声。打开门,他看见穿着咖啡色大衣的金发女孩捧着一束雏菊站在医院的走道里,对他微微一笑。虽然走廊的灯光偏冷,但是打在女孩身上,却奇异地晕出几分温暖。
  
  面前的女孩十分漂亮,甚至称得上绝色。 
  
  她自我介绍是他的学姐Fanny,冒昧前来拜访,随后寒暄客套几句,也只是交换了名字。 
  
  此后,他们便时常在医院相遇,闲聊之下也渐渐熟悉起来。幸村精市也因此认识了松岛爱,那个日本职业网坛中的传奇女子,一个虽然饱受命运折磨却仍旧坚强温暖的女子。 
  
  幸村精市至今仍记得至今第一次主动拜访松岛爱时透过窗户看见的画面。
  
  彼时正是午后,斜射的阳光将病房照得透亮,松岛爱坐沐浴着阳光坐在病床上听Fanny读一篇小说。苍白憔悴的小脸被阳光照得近乎透明,稀疏泛黄的长发在Fanny那头金发的映衬下显得愈发干枯。但她却听得很专注,唇角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她偶尔还会开口纠正Fanny错误的读音或者借由读音开个小小的玩笑,然后和Fanny一起发出低低的笑声。 
  
  正当幸村精市看着时,松岛爱却忽然转头看向了床边,看到幸村精市时,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微微一笑。
  
  幸村精市在那双浅栗色的眼睛里看到了阳光。 
  
  后来他才知道前一天松岛爱刚从一场高烧中被抢救回来。
  
  再后来,松岛爱的病情稍稍好转,幸村精市有时便会看见她由Fanny扶着在医院里散步,或是披着毯子坐在外面晒着太阳轻轻地哼歌……
  
  有一次,幸村精市甚至看见松岛爱偷偷拿起球拍,在医院偏僻的角落里对着墙发球,然后差点被反弹的球砸到。她并不气馁,不断尝试,终于回击了从墙上弹起的球,脸上露出了像是初学网球的孩童第一次成功回击后那般满足和得意的笑。
  
  又试了几次,实在体力不支,松岛爱才哼着歌收起作案工具,转头发现正好路过的幸村精市,先是惊讶,然后又笑着对他比出“嘘”的手势,拜托他保守秘密…… 
  
  幸村精市去血液科拜访松岛爱的时候,也曾见过其他患者。他们或是苦大仇深生无可恋,或是暴躁无常敏感脆弱,没有一人如松岛爱那般从容坦然。 
  
  幸村精市曾经问过松岛爱是否惧怕死亡。 
  
  松岛爱一笑,道:“当然害怕,没有人不害怕死亡。我也害怕痛苦,第一次化疗的时候我几乎要崩溃了。我也哭过的,半夜里嚎哭那种,是真的哦,”
  
  松岛爱笑笑,顿了顿,压低语气继续道:“我在这里住院四个月,看到过很多的生离死别,最小的一个孩子只有六岁……相较于那些甚至没有机会治病的人我已经很幸运了,我至少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我感激那些痛苦,他们在带给我折磨的同时,也在折磨我体内的癌细胞,下面就是比谁的意志坚强了。”她展颜一笑,“论这个,我是不会输的。而且,我身边,还有关心我的家人和朋友,为了他们,我也要好好活着,我还想和我家丫头一起打球呢!所以,哪怕只要百分之一的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幸村君,你也不会放弃的吧……” 
  
  很久之后,幸村精市后躺在手术台上在麻药的作用下失去意识前,脑海里最后闪过的是这个女子明媚的笑颜。
  
  Fanny在上学之余,常常来探望松岛爱,也会顺便给幸村精市带上一束花。 
  
  幸村精市觉得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期盼着以后能一起打球。
  
  然而天终不遂人愿,那一年的澳网公开赛落下帷幕后,松岛爱病情突然恶化。一个深夜里,她在急性白血病并发症的折磨中,静默着,离世。
  
  幸村精市因为身体的缘故,未能参加松岛爱的葬礼。虽然那只是一场形式上的葬礼——松岛爱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据说她亲笔签署的那一份被Fanny撕毁,最终由她的家人又签署了一份。 
  
  松岛爱遗体被接走的那天傍晚,幸村精市散步回来,路过松岛爱曾经的病房。他透过窗户看见Fanny缩在松岛爱睡过的病床上,迷离着无神的醉眼,拿着酒瓶直接对着瓶口猛灌,地上已散着几个空瓶。就在他犹豫着是否要进去安慰、如何安慰时,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走进去,夺过酒瓶,将Fanny拽进怀里,紧紧地搂住……
  
  最终幸村精市在Fanny撕心裂肺的哭声中沉默着离开。此后,Fanny再也没有出现在这家医院。只是在手术前,他意外地又收到一束雏菊,夹着一张写有“祝手术顺利,早日康复”的贺卡。法文,字形优美舒展,署名Fanny·Russell。
  
  彼时那个少年背对着他,所以幸村精市没有看到他的脸。直到Fanny来到U-17的这场合宿,他才知道当初那个少年便是德川和也。
  
  这次再遇Fanny,幸村精市心有欢喜,也有遗憾,毕竟……松岛爱已经不在了。
  
  他听闻了Fanny成为特别教练后,其实一直都期待着一战,他想看看当初被松岛爱寄予了期望的女孩究竟实力如何。 
  
  然而第一场比赛后,他便明显感觉到Fanny的精神状态不佳,他其实是有点失望的——他曾看过Fanny和松岛爱的双打转播,那时Fanny的眼中有火焰在灼灼燃烧。
  
  而这场脱衣网球比赛,其实若不是幸村精市有那么一点想来的愿望,任那群人怎么坑他,他都不会入套。
  
  他想试试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能逼出Fanny真正实力。 
  
  被反灭五感的那一刻,幸村精市确实惊讶,也第一次体会到了以前被灭了五感的对手的感觉。但他仍然觉得,Fanny并未完全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或者说,有什么东西束缚着她。 
  
  或许是……松岛爱逝世。幸村精市想起球场上Fanny说的那些话,恰好这一圈也跑完了,他便停下脚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但愿学姐你能尽快走出来吧…… 
  
  幸村精市穿上衣服,理理思绪,开始思索如何收拾那群将他卖掉的家伙。
  
  ·
  

  而Fanny,则在幸村精市跑完步后不久,背着鼓鼓囊囊的包从职工酒吧溜了出来……


——————————

病友组吃么? 


焦糖布丁

我天,高中生专场了吗!!!
我的石头蠢蠢欲动了ヾ(≧∪≦*)ノ〃
突然发现笃京美人和君大大的浴衣好像都是格子还一黑一白腰带好像也是一样的,你俩怎么每次出卡都像是情侣装🤔

我天,高中生专场了吗!!!
我的石头蠢蠢欲动了ヾ(≧∪≦*)ノ〃
突然发现笃京美人和君大大的浴衣好像都是格子还一黑一白腰带好像也是一样的,你俩怎么每次出卡都像是情侣装🤔

青瓜君爱小景(Weibo同名)
害,我寻思该鸡叫的时候就不该克...

害,我寻思该鸡叫的时候就不该克制了……

我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超可以! ​​​

害,我寻思该鸡叫的时候就不该克制了……

我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超可以! ​​​

青瓜君爱小景(Weibo同名)

整了几张 旧·图· 重新调了个色~[兔子]

果然我的小景扛得起如此高级的质感~😍

整了几张 旧·图· 重新调了个色~[兔子]

果然我的小景扛得起如此高级的质感~😍

青瓜君爱小景(Weibo同名)
做了张壁纸,这还是头一次自己做...

做了张壁纸,这还是头一次自己做壁纸!😂

做了张壁纸,这还是头一次自己做壁纸!😂

鱼尾艾
【日记体/龙雅】你是我心间的风...

【日记体/龙雅】你是我心间的风(39)

2016年12月21日  天气 大雨
    原定今天也要去训练基地看他的,无奈天气不好,我也没有带伞,他第一时间打电话来让我赶紧去避雨,如果司机没有来接的话,他说可以翘了室内练习翻墙出来找我。
    我一时间没分辨好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在跟我开玩笑,连忙让他安心训练不用管我,再三保证不会乱跑才挂了电话。
    还是太大雨了——司机把我接回奶奶家的时候我衣服已经半湿,奶奶就催着我去洗澡,又说她找到了一张很有意思的照片,一会跟我分享。我抱着好奇出来的时候,奶奶坐...

【日记体/龙雅】你是我心间的风(39)

2016年12月21日  天气 大雨
    原定今天也要去训练基地看他的,无奈天气不好,我也没有带伞,他第一时间打电话来让我赶紧去避雨,如果司机没有来接的话,他说可以翘了室内练习翻墙出来找我。
    我一时间没分辨好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在跟我开玩笑,连忙让他安心训练不用管我,再三保证不会乱跑才挂了电话。
    还是太大雨了——司机把我接回奶奶家的时候我衣服已经半湿,奶奶就催着我去洗澡,又说她找到了一张很有意思的照片,一会跟我分享。我抱着好奇出来的时候,奶奶坐在客厅等我,那张照片就端正地摆在桌面上,旁边是摊开的一大本相册。
    “原本我以为你们的缘分是洛杉矶初遇时才联系起来的,没想到啊,奶奶真的是没想到。”奶奶指着照片笑得很开心,示意我来看。
    我走过去看,切切实实地愣住了。
    这是我国中的时候拍的照片不假,我还穿着冰帝的制服,背后的红枫林也是那个时候的住址,但是——旁边的那位是怎么回事啊???
    我……这么早就和他有交集了吗?
   
    我打电话跟龙雅说了这件事,他也表示很意外,但听得出来笑的很开心。他说的确之前为了生活打过很多份工,跑腿活做的多了,水果店的老板就让他送没人想去的郊区的单子,没想到也能撞进我的照片来。
    ……是,你不但撞进来了还非常不嫌抢镜地比了个剪刀手。
    只是我不记得了。
    那在洛杉矶的时候,就不是初遇……是重逢。
    即使素味平生,心也终会走到一起。
    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了。

暴躁选手安大澜

【NPOT雅德/日式玄幻AU】月がわたし(01)

CP:鬼十次郎 X 入江奏多

        越前龙雅 X 德川和也

        鬼十次郎 & 德川和也 师徒设定

 

【【【微德川和也中心向】】】

【【【无脑虐德川,虐身虐心都有,ooc慎入!!!】】】

 

 

上面的字一定要看啊!!!(跪)

 

本文仅借用日本神话大背景设定,故事内容纯属瞎扯!

 

送给 ...

CP:鬼十次郎 X 入江奏多

        越前龙雅 X 德川和也

        鬼十次郎 & 德川和也 师徒设定

 

【【【微德川和也中心向】】】

【【【无脑虐德川,虐身虐心都有,ooc慎入!!!】】】

 

 

上面的字一定要看啊!!!(跪)

 

本文仅借用日本神话大背景设定,故事内容纯属瞎扯!

 

送给 @撒糖小能手 的爽文……

——————————————

01.

 

 

 

       苇中原的战乱仿佛昨日才平息,旧势力已在尸山废墟之上苟延残喘了百年。

 

 

 

  东苑偶尔传来的孩童笑闹声取代了震天的喊杀与痛苦哀嚎,闪着寒光的冷刃划开草人的腹部将它一分为二,窸窸窣窣中长刀归鞘,黑发男子撤回脚步站好,用衣袖擦去滑至下巴的汗水。

 

 

 

  “和也少爷。”将军府的庭院不知从何时起不允许大声喧哗,西苑更是安静得如同荒无人烟的死地。背脊伛偻的老管家缓步上前,低沉沙哑的声音仿若自黄泉而来:“将军有请。”

 

 

 

  男发男子双手捧刀将它交给老管家,转身离去。

 

 

 

  人族群雄争霸持续百年,最终,在战争中逐步发展壮大的八大家族划分苇中原为八洲,各自占领一洲,以血为誓约定千年间互不相扰。如今誓约期限将满,早已有人按捺不住野心。

 

 

 

  “啊……琼琼杵尊已经很久没来筑紫洲啦。”

 

 

 

  “有两百年了哦。”

 

 

 

  “德川家四代无人位列无我神道了,要完蛋啦。”

 

 

 

  耳边,风之灵尖细的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的雀跃,德川和也猛地滞住脚步,挥手驱赶那讨厌的虚无缥缈的精灵。

 

 

 

  “哈哈哈哈哈哈哈生气啦,你看看他生气啦。”

 

 

 

  “就是就是好生气哦。”

 

 

 

  “这么优秀的天之骄子却无法遁入无我神道,可太有趣了。”

 

 

 

  “住口,你们这些家伙!”他愤怒地喊道,声音兀自回荡在死寂的庭院中,惊动了落在院墙上的乌鸦。

 

 

 

  四代无人入主高天原,不得上神庇佑,两百年间,苇中原真正的统治者琼琼杵尊若再不光顾筑紫洲,德川家族势必会在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中被其他贵族取代。

 

 

 

  “在这里大吵大嚷像什么样子。”服饰艳丽的女子迈着碎步上前,盘在发髻间精致的金银簪饰无声地彰显出她在府中的崇高地位。

 

 

 

  德川和也略有不甘地垂下头,毕恭毕敬地行礼:“母亲。”只是,这位年轻貌美的女人并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母亲,他的生母早在他年幼之时便因顽疾离世。

 

 

 

  “真是不像话。”女人低声斥责道,她微微眯起狐一般细长的眼睛,眼尾的朱红胭脂颇为鬼魅,“你父亲在等你,还不快去。”

 

 

 

  如同迷宫的回廊前些日子重新上了漆,扎眼的红仿佛仍在流淌,无需多时,朱漆会慢慢干涸,凝出微微发黑的颜色。院落里,不知名的大叶绿植舒展的叶片蜷缩成一团枯黄,似是有路过的虫碰到了它,叶片突然断裂坠地化成一地焦褐灰烬。

 

 

 

  德川和也许久未出西苑,通向中庭虚室的路都要不记得了,更不用说自己的父亲德川将军。父子二人上一次见面是在四年前的武道大会上,德川站在擂台上远远地望了一眼父亲模糊不清的面容。那时他刚刚成年不久,实力已然居于筑紫洲武者的最上位,然而,他没能在大会中突破修行极致遁入无我神道,即便最终仍成功赢下了武道大会,还是被父亲德川将军命人抽了一顿鞭子。

 

 

 

  从小到大,德川和也不知被那根覆满倒刺的鞭子教训过多少次,疼着疼着,慢慢地也就麻木了,被划出口子碎肉的皮肤总会愈合,不同于肤色的浅白伤痕遍布,等待下一次再被铁刺划破。

 

 

 

  “和也少爷。”

 

 

 

  虚室门前,像傀儡娃娃一样了无生气的仆人缓缓拉开木门,一道又一道,六道门的尽头是阳光无法企及的灰暗空间。德川和也缓慢地长舒一口气,理好衣服,从容地走进房间。房门一道接着一道关上了,微弱的和煦光芒被彻底阻隔,他敛起衣袍端正地跪坐在空无一物的白色屏风前方。烛火摇曳,投在屏风上的德川将军的身形影影绰绰。

 

 

 

  德川和也恭敬地俯身跪拜,开口轻唤:“父亲。”

 

 

 

  “嗯。”半晌,德川将军才不情不愿地从鼻子里挤出个字儿赏给他。

 

 

 

  “父亲,是我无用,四年仍旧未能遁入无我神道。”德川和也垂下头。

 

 

 

  死一般的寂静蔓延,他再次俯下身,不敢出声。作为德川家唯一的希望,他确实让族人失望太久了。

 

 

 

  屏风另一边传来布料摩擦地面的响动,德川将军起身走出,睥睨着地上蜷跪的德川和也,嗤笑道:“这幅奴的模样,倒是对德川家还有点儿用。”

 

 

 

  沉重的脚步从身侧绵延至门口,“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六重木门开启,德川将军终将走远。德川和也直起身,屏风对面早已无人,他的父亲已然对他失望彻底,一个不能挽救家族的继承人,尚且留有一命苟活已然是最大恩赐。他撑着地换了个坐姿,膝盖前些天练武时受了伤,衣料下盖着的是大片淤血,经不住这么跪。

 

 

 

  只是,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待德川和也明白,虚室的门又一次开启。他抱着一丝是父亲回来了的侥幸想法,转身的瞬间希望落空了,来人哪是德川将军,而是一列排开的九名老妇人。

 

 

 

  为首的老妇人画着白面,她上前一步,染成黑色的细长指甲点向仍坐在地上不明所以的德川和也,命令道:“脱。”

 

 

 

  德川和也只觉莫名:“什么?”

 

 

 

  “从今往后,你再不是德川家的少爷。”老妇人说,“德川将军已经把你献给鬼将军为奴,和也。”        

 

                  【未完待续】

春山泼黛人

最后那一下也太骚气了叭哈哈哈

最后那一下也太骚气了叭哈哈哈

焦糖布丁

高中生日常

ooc,随手写的小段子


海滩搭讪之醋坛子打翻了就再多翻两坛

“月光桑你竟然把我扔在那里和女孩子打的火热!”

“我没有”

“对呀对呀,越知明明是很贴心的把小毛利你给抱到沙滩椅上才和女孩子玩的很开心嘛~”

“种岛你不是也搭讪成功了吗”

“可我还是吃了亚玖斗的饭团没能和女孩子玩呀”

“修二你很想和女孩子玩?”

“奏多你什么来的?没有没有,我又不是君大大那么招女孩子喜欢有奏多喜欢我就够了。”

“对哦,远野前辈你都不吃醋的吗?”

“哈?吃什么醋?”

“那么多女孩子围着君大大诶”

“啧,凭什么君岛都能搭讪成功我竟然失败了”

“这是重点吗?远野前辈”

“你很想和女孩子搭讪成功?”

“当然不能输给你啊!”

“笃京我们回去聊”

“聊什么...

ooc,随手写的小段子


海滩搭讪之醋坛子打翻了就再多翻两坛

“月光桑你竟然把我扔在那里和女孩子打的火热!”

“我没有”

“对呀对呀,越知明明是很贴心的把小毛利你给抱到沙滩椅上才和女孩子玩的很开心嘛~”

“种岛你不是也搭讪成功了吗”

“可我还是吃了亚玖斗的饭团没能和女孩子玩呀”

“修二你很想和女孩子玩?”

“奏多你什么来的?没有没有,我又不是君大大那么招女孩子喜欢有奏多喜欢我就够了。”

“对哦,远野前辈你都不吃醋的吗?”

“哈?吃什么醋?”

“那么多女孩子围着君大大诶”

“啧,凭什么君岛都能搭讪成功我竟然失败了”

“这是重点吗?远野前辈”

“你很想和女孩子搭讪成功?”

“当然不能输给你啊!”

“笃京我们回去聊”

“聊什么?怎么搭讪成功吗?喂喂你走那么急干嘛”

“虽然远野前辈没有搭讪成功,但是能让搭讪力最强的君大大主动也很厉害呀。所以月光桑,要教我怎么搭讪吗?”

“可以教你怎么向我搭讪”

(高中生组好像搭讪成功的都是攻君诶,除了平德这对,凰叔你要加油了啊)


舞会

为了缓解平时非人训练带来的疲惫教练们偶尔也会搞一些人性化的活动,比如说舞会。

太天真了,高中生们看着兴致高昂的国中生发出不屑的笑声。U17里一群大老爷们连个雌性生物都没有,举办舞会有什么意思不就是两个大男人抱着跳嘛!

哦,那还是有点意思的,比如去年平等院和鬼的搭档。(据知情人爆料平等院原先想邀请的搭档是德川,被某德川室友将邀请信给了鬼。所以说凰叔下次邀请信麻烦带上邀请人的姓名)

但是除了一军的那帮人还有谁敢看平等院和鬼的热闹,憋笑也很辛苦的好吗。

对于某些情侣来说倒是没有找舞伴的烦恼,但是谁跳女步是个很大的问题。

也不知道君大大是怎么说服远野前辈跳女步的,远野前辈之后那段时间处刑更恐怖了。所以说身高真的不是没法跳女步的理由,月光桑这次轮到你跳女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