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网球王子 risingbeat

282.4万浏览    378参与
jtlmonkey

音游2周年的衣服都搞定了,不二睁眼太美了,腿哥笑也是太宠溺❤️

音游2周年的衣服都搞定了,不二睁眼太美了,腿哥笑也是太宠溺❤️

雅

【柳生仁】存在的意义 (十五)

OOC

文笔烂


(十五)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来到立海跟黑影练习赛的日子


“欢迎欢迎,立海的诸位”齐藤很开心的迎接

“齐藤教练,我们之间的约定,最好您可以遵守”幸村认真的说


“当然,不过也得看你们的本事”说完,齐藤便转身走了


“却....瞧不起人”


“各位,今天这战很重要,一定要赢!”


“哦!!”


来到练习的场地时,发现仁王的柳生一直看着仁王喊


“雅治!”


仁王也不过是看了柳生一眼而已


“雅治?”柳生担心的看着仁王走远


比赛开始,从双打开始,立海就站着优势,而黑影却一直处于劣势,齐藤也还是笑着,到了单打,还是一样由柳生对战...

OOC

文笔烂


(十五)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来到立海跟黑影练习赛的日子


“欢迎欢迎,立海的诸位”齐藤很开心的迎接

“齐藤教练,我们之间的约定,最好您可以遵守”幸村认真的说


“当然,不过也得看你们的本事”说完,齐藤便转身走了


“却....瞧不起人”


“各位,今天这战很重要,一定要赢!”


“哦!!”


来到练习的场地时,发现仁王的柳生一直看着仁王喊


“雅治!”


仁王也不过是看了柳生一眼而已


“雅治?”柳生担心的看着仁王走远


比赛开始,从双打开始,立海就站着优势,而黑影却一直处于劣势,齐藤也还是笑着,到了单打,还是一样由柳生对战仁王


“雅治,你怎么了?”柳生在开始前问了


“哼”突然齐藤笑了一下


“齐藤教练,请问有什么好笑的吗?”


“不.....只是觉得好笑罢了”


比赛开始后,立海的大家也察觉出仁王的不对劲


“仁王前辈!你怎么了!”


“哼哼哈哈”齐藤突然大笑起来,立海的众人也生气的朝他看去


“该死,混帐!你又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把洗脑的功能加强了”


“你......”


“柳生......”立海只好把目光转回场上的柳生和仁王身上,柳生也不是没听到,只是为了仁王,不管怎样都要打赢


“仁王!你快醒醒!”


“仁王!立海是无死角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输给那个机器”


“仁王前辈!反抗他!”


“仁王.....”


“雅治!还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吗?没错.....虽然单打的网球场上的人是孤独在打球,但是身后却还有着与你意志相同的伙伴们啊!雅治!”


柳生说完,仁王准备回球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导致漏接了这球


“伙.....伴....”看仁王停下,柳生也停下来开始说着


“是的,我们是伙伴,赢了比赛会开心,输了会难过会悲伤,却会互相安慰帮助彼此提升能力,时而会吵架,时而会嬉闹,但是有困难时会一起面对,总是为了彼此着想,就像你为了保护我们而来黑影一样,只是雅治....你要知道我们也是跟你一样强,我们也可以自己保护自己,我们不想你牺牲自己只为了保护我们。”


“没错,仁王你这样是在小看我们吗?你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太松懈了!”


“真田君”


“是啊~仁王你以为我这个天才般的丸井需要你保护吗?”


“对啊!我是将来要打倒三巨头,成为部长的人,你怎么可以把我跟那些弱小的人相同并论呢!”


“哇!没想到我们的小海带也会用成语啦”丸井边说边把手搭在切原的脖子上


“丸井前辈,你也太小看我了!不要搓揉我的头发啦!”


“雅治,这就是伙伴,我们相信你一定会回来我们这边的,而且我们不是约好要一起打最后一年的全国大赛吗?”


“友情.....伙伴.......约定..唔啊......”仁王边扶着头边惨叫


“教练!不能在撑了,在这样下去他的精神会崩溃的!!”


“你说什么!”


“教练!!”


“立即取消!”


“雅治!!!”柳生赶紧丢下球拍冲去对面,所有人听到声音也赶紧回头查看


“朋友?我们是....伙伴?!哈啊!!!”仁王抱着头呐喊完就昏倒了,昏倒前只看到柳生朝自己奔跑的身影


“赶快叫救护车!”


“雅治!你醒醒!雅治!!”


待续


雅

【柳生仁】存在的意义 (十四)

OOC

文笔烂


(十四)


自仁王从立海回来后就一直想事情,虽说被洗脑,但狡猾的本性却完全保留着


黑影中学~~~~~


“照他们说的话.......本来我是立海大的诈欺师又称狐狸,笑起来有如仙女的是腹黑幸村精市,长得不像中学生的是真田弦一郎,总是制作毒药的是柳莲二,天真无邪的海带头是切原赤也,一直吃不停的猪是丸井文太,巴西来的茶叶蛋是桑原杰克,而.....绅士柳生比吕士是.....我男友....”说到这,仁王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我在想什么啊!!!!”仁王赶快把头甩了甩,拿出了柳生的手表想着


其实在他们告别后,仁王要出校园时,柳生又跑来找他


当时~~~~~...

OOC

文笔烂


(十四)


自仁王从立海回来后就一直想事情,虽说被洗脑,但狡猾的本性却完全保留着


黑影中学~~~~~


“照他们说的话.......本来我是立海大的诈欺师又称狐狸,笑起来有如仙女的是腹黑幸村精市,长得不像中学生的是真田弦一郎,总是制作毒药的是柳莲二,天真无邪的海带头是切原赤也,一直吃不停的猪是丸井文太,巴西来的茶叶蛋是桑原杰克,而.....绅士柳生比吕士是.....我男友....”说到这,仁王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我在想什么啊!!!!”仁王赶快把头甩了甩,拿出了柳生的手表想着


其实在他们告别后,仁王要出校园时,柳生又跑来找他


当时~~~~~


“雅治!”仁王回头一看就看到气喘吁吁的柳生跑来


“还有事吗?”


“我是想来跟你说.....”柳生深吸一口气后说


“如同我刚刚所说,大家都在等你恢复记忆的一天,而我们也会想办法救你的,但是.....”柳生牵起仁王的手一拉,仁王顺势扑向柳生,还未开口,唇 . 上感觉到柔软的东西


“唔…”突如其来的吻吓到了仁王,但却不觉得讨厌


“我会一直等你....等到你想起来的那天”仁王愣了一下之后脸整个红了起来后跑走了


现在想来,仁王的脸又再次红了起来


“可恶!什么绅士嘛!根本就是个伪绅士嘛!!!”


立海大~~~~~


“现在也把真相告诉了仁王,应该他也会调查,我们也在加油一点吧,差一点点了,还有五天的时间!”


“哦!”


“不过昨天还觉得仁王前辈再也不认我们了,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他想找回记忆”


“呵呵呵,可能.....这就是爱的力量吧”幸村看着笑的很开心在练挥拍的柳生


“精市,你说什么?”真田一脸懵懂的问


“不......没事”


黑影中学~~~~~


这天齐藤教练接到了通电话


“好!赌就赌!”说完,边将电话用力挂掉


“教练......怎么了?”选生们一致性看向齐藤


“呵.....还能怎么了,还不是那立海大!”


“立海大怎么了吗?”


“他们说要在打一次练习赛!”


“那又怎样,反正我们也不会输”


“但是刚刚教练不是还有提到赌吗?”


“他们说,如果我们输了,就要把他还给他们”齐藤用下巴指了指仁王


作者插一下话:这里仁王虽然还保留以前的个性,但是仁王只有在黑影的面前会装成傀儡,因为他不能暴露自己现在还怀有自己性格的事,因为动物的直觉?


“这样我们可不能随便应付了”


“嗯,所以你们要好好把握剩下的练习时间”


“是!”


晚上~~~~~


“嗯~还是夜晚的风最舒服了”仁王边说边走着


可能是快要再见到柳生,仁王晚上整个睡不着,便想出来走走,透透气,突然听到谈话声,便在好奇心的趋势下走了过去


“教练,你确定要在加吗?”


“嗯....因为如果不加,我觉得他很快就会清醒了”


“可是教练,再加下去我怕他的精神撑不住”


“没关系”


仁王看到齐藤跟队里的一个人的谈话过程,大致上了解了事情


「看来这就是柳生他们说的机器」仁王想着


想的认真的仁王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突然出现个人


砰,仁王倒了下去,迷迷糊糊中只能听到他们的谈话


“怎么了?”


“没事,只是帮忙抓只不听话的小狐狸罢了”


“嗯,这样也省得我们去抓他...”


再然后,仁王就昏过去了


待续


作者有话:就是之前说再过两三篇就恢复记忆,很抱歉我食言了,因为突然间又多出了些灵感,再次致歉


·橙曦·

[RB台服剧情]


我真的要吐槽某人的双标。


连双标这种事都不想输给自己的竹马,真的是笑死我hhh

(替海带掬一把泪。)

[RB台服剧情]


我真的要吐槽某人的双标。


连双标这种事都不想输给自己的竹马,真的是笑死我hhh

(替海带掬一把泪。)

雅

【柳生仁】存在的意义 (十三)

OOC


文笔烂


提醒(因为之前写青学输所以青学的资格就让给了黑影),喜欢青学的各位不能接受请勿看


(十三)


立海大~~~~~


自从上次来立海大打了练习赛,仁王就很在意上次和他对打的人


“好像是叫柳生?”仁王边走边想


作者插话:不过仁王能出来大家一定对仁王能从黑影出来一定很好奇齁!(不....大家只想继续看没人好奇吧....)好拉,回到故事


事情要回到早上


黑影中学~~~~~


“教练,我可以出去逛逛吗?”


“嗯?喔喔随便,啊!可恶看我的上勾拳!...还有这招!啊达!”齐藤边打游戏边说


“嗯”仁王听完就转身走了


“嗯?他...

OOC


文笔烂


提醒(因为之前写青学输所以青学的资格就让给了黑影),喜欢青学的各位不能接受请勿看


(十三)


立海大~~~~~


自从上次来立海大打了练习赛,仁王就很在意上次和他对打的人


“好像是叫柳生?”仁王边走边想


作者插话:不过仁王能出来大家一定对仁王能从黑影出来一定很好奇齁!(不....大家只想继续看没人好奇吧....)好拉,回到故事


事情要回到早上


黑影中学~~~~~


“教练,我可以出去逛逛吗?”


“嗯?喔喔随便,啊!可恶看我的上勾拳!...还有这招!啊达!”齐藤边打游戏边说


“嗯”仁王听完就转身走了


“嗯?他刚刚问我什么??⊙_⊙,算了╮(╯▽╰)╭应该不是重要的事~”


作者插话:你这样可以吗?-_-||

齐藤:是作者你写的欸( ̄. ̄)

作者:没差拉


咳咳.....回到现在


仁王漫不经心的在立海大四处走着,因为是假日所以学校应该是没什么人,但是仁王却觉得他们今天有练习


“明明不知道他们在不在,但.....为什么.....有直觉说他们一定会在的感觉.....”仁王想着想着,突然间一阵怒吼突然吓到了他


“叩啦!赤也!你又在偷懒!太松懈了!给我挥拍一千次!!”


“欸!!”


“还怀疑!!!!”


“是.....是!!!!”


仁王随着声音的来源找到上次和他们打练习赛的立海大网球部,看着他们的互动,明明看似骂人,却觉得既熟悉又日常


“啧.....我到底在干嘛啊.....”仁王摸着头想,正要转身走人却突然被叫住


“雅治!”仁王听到声音后便回头一看,发现柳生朝他跑了过来,不只柳生在他之后其他人也跑了过来


“雅治,你怎么来立海.....难道!是想起来了吗?”


仁王看着明明昨天还被他虐的要死的柳生,今日看到他竟然不是愤怒而是.....喜悦?


“?”柳生看仁王一直不说话的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为什么....我昨天明明一直攻击你,甚至害你再也不能打网球......为什么你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很高兴?”仁王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你说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是我们的伙伴啊!”柳生笑着说


“伙伴.....”


“而且......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柳生边说边将自己一直以来都戴在身上的红色头绳拿了出来


仁王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头绳像个手环似的缠在柳生的左手上才开始相信


“你给我的头绳我一直戴在身上,而你的则是手表”仁王随着柳生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右手


《难怪...感觉这个手表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原来》


“仁王前辈!你恢复记忆了吗?”切原高兴的说


“仁王,你想起些什么了吗?”


“....不....”


“是吗......没关系!你一定会想起来的!而且只要在全国大赛的第一场比赛前前辈都可以回来,这点老师有说!”


“嗯!你看,雅治....大家都很担心你哦,即使昨天你对我们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大家也相信那不是你真正的想法,你只是被洗脑了而已”


“即使你们对我这么好......我也想不起什么.....”


“没关系,因为我们一定会去救你的,所以你也不要放弃!”


“......嗯.....”回完仁王就转身走了


“要等我们哦!仁王前辈!”切原对着仁王的背影大喊


此时的仁王眼泪慢慢的从脸颊滑落下来


“欸?我怎么.....”仁王用手去摸才发现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好温暖啊......”仁王任由眼泪不停的留下而想


黑影中学~~~~~


回来以后仁王一直看着手表想着柳生的话


《你是我们的伙伴啊!》


“伙伴....吗?感觉还不赖,但是.....”本来笑着的仁王突然转成严肃的态度


“他们说我被洗脑是什么意思......看来.....有必要好好调查”


距离全国大赛第一场比赛还有5天


由于立海在地区预赛拿到了第二名所以第一场比赛会排在大赛开始后的一个星期后


待续


雅

【柳生仁】存在的意义 (十二)

文笔懒


OOC


(十二)


黑影中学~~~~~


“就算是立海大,遇到这种事还是会受挫嘛”齐藤坐在椅子上笑


“他们的表情可好笑了,教练”


“你们几个,要去做好准备,也不知道下次立海还会不会再来”


“是!”众人大喊


立海大~~~~~


这时本该在严格训练的正选,不在练习而在讨论某件事


“今天该怎么练习呢?”


“虽说不能因为不告知而无故跷掉练习,但这次比较特别就让柳生静一静吧”


“嗯”


“记住!都不要谈起任何一个关键字!”


“嗯!”


“各位?你们怎么都聚在这?练习不是开始了吗?”迟来的柳生看到那六个人在一起讨论,而...

文笔懒


OOC


(十二)


黑影中学~~~~~


“就算是立海大,遇到这种事还是会受挫嘛”齐藤坐在椅子上笑


“他们的表情可好笑了,教练”


“你们几个,要去做好准备,也不知道下次立海还会不会再来”


“是!”众人大喊


立海大~~~~~


这时本该在严格训练的正选,不在练习而在讨论某件事


“今天该怎么练习呢?”


“虽说不能因为不告知而无故跷掉练习,但这次比较特别就让柳生静一静吧”


“嗯”


“记住!都不要谈起任何一个关键字!”


“嗯!”


“各位?你们怎么都聚在这?练习不是开始了吗?”迟来的柳生看到那六个人在一起讨论,而不是在练习的问


“呀~柳生前辈~今天是个大晴天呢”切原说完就被丸井巴头


“笨蛋切原!”


“啊!...”切原发现后,大家一致性的看向柳生


“噗哧,你们在干嘛....哈哈哈”


“柳生.....你没事了吗?”


“嗯,昨天和父母谈了一下,而且也没时间任我沮丧了,还要赶快把雅治救出来呢!”


“嗯!”


“那就开始练习吧!丸井桑原还有柳生你们不要勉强,做到不会影响伤口的练习就好”


“嗯”


“所以你们刚刚是在为了我而搞笑?”


“不是拉!因为部长他们说不要提到关键字,可是越想不要提到,就越会提到嘛”


“哈哈,不过谁会用今天是个大晴天来说啊”


“不要在取笑我了啦”


“这就是赤也可爱的地方啊”


“柳前辈.....我最喜欢你了!”切原朝柳扑过去,柳也接住了然后摸了摸赤也的头


“嗯嗯,赤也,我也最喜欢你喽”


“好久没这么笑过了呢”


“就是”


“你遇到困难,还有我们可以靠哦,所以不要总是一个人把事情往身上靠”


“嗯”


就在大家结束这伤心的气氛时...校门口来了个人影


待续


菜刀菌

分手以后(TF/冢不二)

*‌破镜重圆。
01

手冢回来了。

微信消息亮起的时候,不二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手机,旋即定在那里,任由屏幕又倏忽暗下。

这几个字仿佛突然打开了他记忆的闸门,被刻意埋藏的回忆不受控制地钻入脑海,无穷无尽的思绪纠杂翻飞,每一帧画面犹如一条蛇般紧缚着他的身体与呼吸,如影随形。

“学长。”越前龙马抱着一叠消毒巾经过不二身边。他看着不二侧身坐着,头顶的灯光在不二身上打下的阴影将他的腰身勾勒得更加清瘦。不二听到他的声音,微卷而低垂的睫毛颤了一下,抬眼看向自己时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无助的暗光,转纵即逝。

越前龙马从未在不二身上见过任何类似的情绪,他沉默着将消毒巾放到不二身后的桌子上。

“你的笔掉了。”...

*‌破镜重圆。
01

手冢回来了。

微信消息亮起的时候,不二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手机,旋即定在那里,任由屏幕又倏忽暗下。

这几个字仿佛突然打开了他记忆的闸门,被刻意埋藏的回忆不受控制地钻入脑海,无穷无尽的思绪纠杂翻飞,每一帧画面犹如一条蛇般紧缚着他的身体与呼吸,如影随形。

“学长。”越前龙马抱着一叠消毒巾经过不二身边。他看着不二侧身坐着,头顶的灯光在不二身上打下的阴影将他的腰身勾勒得更加清瘦。不二听到他的声音,微卷而低垂的睫毛颤了一下,抬眼看向自己时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无助的暗光,转纵即逝。

越前龙马从未在不二身上见过任何类似的情绪,他沉默着将消毒巾放到不二身后的桌子上。

“你的笔掉了。”他轻声道,落下的声音还未褪尽,由远及近警示声划破了寂静的黑夜,脚步声随之在医院绿色通道里纷至沓来。

护士尖锐的声音从外面传到诊室,不二白色的身影像一道风过去,随家属一起将平车推进抢救室。急救车上的随车医生快速地汇报病情,三两个家属慌张急忙地跟上,三言两语地补充。

“越前去把血氧饱和检测仪拿过来。”他将挂在身上的听诊器戴上,拉开患者的衣服,检查生命体征,身旁的护士开始测心电图与血压。

越前跑开前,不知怎么突然回头看向身后。不二靠在抢救车旁站着,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脸,从容冷静的跟家属交待采血检查的事宜。又是那个任何人无法看透的不二周助。

他坚定而挺拔地站在那,不曾畏惧,亦未恐慌,仿佛无所不能。没有人知道在刚刚那一瞬间发生的事,他目光中流露出的脆弱仿若错觉。

诊室里被忽略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又暗下。

——不二,这次同学聚会,你来吗?

02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养在窗台的绿植不知何时长出了黄色的叶子,刚刚发现它的大石秀一郎皱起眉,腾出手来用肩膀夹着手机通话,修剪着黄叶。

电话那边停了停,“……大石,你在听吗?”

剪刀发出轻响,黄色的残叶落在窗台,看上去终于让他舒服了些,大石舒展开眉头,轻声道,“我在,英二。”

“没有打扰你休息就好……”菊丸英二似乎松了一口气,大石想说英二你不用在意这些,这种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语气一点也不像你。但仔细想来,英二似乎已经很久不再像从前那样对他无所顾忌地畅所欲言。大概是时间过得太快,距离他们毕业已经过了十几年,每个人都变了,即便是他自己。

“这次聚会,不二他会来吗?”菊丸问了这句准备了很久的话,但得到的只是沉默。一股无法言说的酸楚涌上来,菊丸几乎没有一丝掩饰,脱口而出,“我好想他。”

大石秀一郎望着那慢慢因失去生命而越发枯萎的黄叶,久久没有言语。

他是所有人中第一个知道手冢回国的人。

不同于希望的短暂停留,这次是真的回国工作,定居。

大石收到手冢的讯息时愣了很久,半晌,才意识到自己的眼角淌出了些泪水,他把电话回拨过去,声音带着不可察觉的颤抖,“还走吗,手冢。”

从他们高中毕业分离以后,手冢在德国一呆就是十年多,这期间他回国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们已经三年未见了。

“不走了。”

手冢沉稳低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岁月在彼此身上都留下了不易察觉的痕迹,大石在他看不到的这边点了点头,轻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一时有太多话想和手冢说,却又一时想不起先说什么,他说我们大家一直都很想你,但是越洋电话打过去听说你忙经常在实验室,后来也就不打扰了,又说英二去年刚带完毕业班今年可以松口气了,河村的寿司店又新开了分店,乾在统计局依旧天天和数据打交道,越前硕士毕业刚入职在医院实习,天天在群里说医院的一楼自动售货机里,没有汽水。

手冢在那边静静听着,直到大石说完最后一句,他轻轻嗯了一声。谁也没有主动去提,被漏掉的那个人。仿佛就像不存在一样。

但其实,没有人比那个人更耀眼了,从国中到现在,一直如此。大石想说,你离开以后,不二就像变了一个人,他开始越来越像你了……又或许他本来就如此,你们两人其实很像。他现在过得很忙,很累,也许是因为你,又或是因为他自己。

最终,大石什么也没说,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手冢……下个月的1号是咱们同学每年聚会的日子,你有空就过来吧。大家真的很想你。”

手冢顿了顿,说了一声好。

03

九月的夜,秋风带上了些凉爽的味道。手冢挂了电话,走向阳台,二楼的阳台轻而易举地能听到楼下的声音。

“手冢,去图书馆吗?”

国中毕业的暑假,15岁的手冢探出头,不二年轻精致的脸出现在楼下,举着冰棒朝他挥手。他穿着白色棉T恤和浅蓝色的短裤,背着米色的书包,站在阳光里笑起来温柔又温暖的样子永远定格在了手冢的记忆里。

手冢很快就下了楼,接过不二的冰棒,轻声问,“你不是说要去看电影?”

不二吃着冰棒,有些不易察觉的遗憾,“我刚刚看了一下,没有座位了。下次再去吧。”

手冢朝前走着,开口道,“昨晚已经定好了,走吧。”

不二没拿着冰棒的手抓住了手冢,“手冢,你好棒啊……”那双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星辰大海流动,光芒闪烁,手冢反扣住他的手,一起走向影院。

那场备受不二期待的电影结局并不是太美好,男女主人公最终彼此分开。不二不愿意离开座位,咬着冰棒的棍忽然问手冢,你高中志愿填的哪里呢。

手冢说,是青春高中部。

不二的眼睛在昏暗的影院里是那样亮,因为手冢和他填的一模一样。他像个小孩一样笑着凑过来说手冢心里果然偷偷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一刻也不想离开。

“我们会一直如此吗?”不二问。

手冢轻轻凑过去,吻了吻那张带着水果冰棒味道的柔软双唇。

“一直如此。”

04

大石秀一郎将聚会的地点选在了河村寿司总店。当天,河村早早挂了暂时停止营业牌子,特意为这场聚会清场。

手冢比大家定的时间早到了一刻钟,推门进去,去发现大家都已经落座。大石秀一郎看到手冢,最先开口,“好久不见,手冢。”

“好久不见。”手冢的眼睛也微微热了起来,他目光巡过在场每一个人。

大石,菊丸,乾,河村,桃城,海堂,越前……岁月让每一个人都变得越发沉稳,几年未见,大家都各自有了变化与发展。

简单的叙旧过后,手冢身上的陌生气息越发明显起来,场面一时有些拘谨。河村去后厨将早已准备好的餐点拿出来,各色寿司在长桌上码列得整整齐齐。

“开动啦!”众人统一道。

寿司熟悉的味道让大家都放松下来,一瞬间仿佛又回到国中的时候。菊丸英二忽然捂住嘴,猛烈咳嗽起来,“这是什么——!超辣!”

河村站起来,看到剩余的半截寿司,顿时想起来,“啊,那是给不二准备的……”

一时没有人说话。

河村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让大家尴尬的话,他缓缓坐下来,神情几分落寞,“我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

大石开始怀念起前几年有不二的那场聚会,那天不二心情很好,他喝了一点清酒,毫无顾忌的露出笑容,他们在一起谈天说地了很久,夜里一起住在河村的店里,睡得东倒西歪。但大石更怀念的,是更早之前,那时不二和手冢永远挨着坐在一起,年轻的一群少年们,笑声仿佛能冲破屋顶。

然而如今,曾经最亲密无间的两人,如今却成了最陌生的关系。

“不二学长,今天值夜班。”越前单手打开了一听汽水,气泡声咕咚咕咚的,他喝了一口,淡淡道,“他很忙。”

菊丸英二把剩下的寿司塞进嘴里,“是呢,忘了小不点现在正和不二在一起工作。”

手冢听到那个名字,端着酒杯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18岁的他们就是坐在这里,探讨未来的梦想。

18岁的不二说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梦想,他看向手冢,笑说他的梦想已经都实现了。

18岁的不二在想手冢以后会是成为教师还是医生,总之不是在拯救人类的思想,就是在救治人类的身体。

18岁的不二最终还是知道了自己的梦想最终没有视线,手冢对未来的规划里并没有自己。

18岁的不二被手冢教会了什么是分离。

手冢登机的前一晚,不二站在离他一米的地方,彻彻底底的告别。

即使他纤细的身体此刻看起来摇摇欲坠,仍然没有掉下一滴泪。

“手冢。”

“谢谢你为我编织的这场梦。”

“梦醒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05

不二这一夜过得并不踏实。

大抵是天气转凉,突然的变温让前来急诊的人数骤增。

夜里三点整。最后一个输液的病人离开了输液室。不二得以舒了口气,却仍没有一丝困乏。

整个诊室只剩他一人,不二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被墨色笼罩的景色,才意识到外面下起了淅沥小雨。透过窗,能看到医院门口的保卫室依旧亮着灯,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撑着伞出现在门口。不二意识到有了新病人,拿着听诊器起身在诊室门口侯着。

过了一会儿,却是同样值夜的护士敲门进来,递给他一块巧克力甜饼,“不二君,看到你晚上没吃饭。”

“谢谢。”不二指了指肚子,笑道,“正在叫呢。”

甜甜的巧克力一瞬间就融化在嘴里,在这寂寞冷清的夜里,不二突然有点不舍得把它吃完,他把甜饼用包装袋裹着,放进了柜子。再抬眼看向外面,窗外已经没有人了。

不二过了几日回复了那两条微信,并从大石那里说了这次聚会,只不过谁也没有再提到手冢。

挂断之前,大石苦涩的声音缓缓传来,“不二,我和英二他们一直希望,你和他能像原来那样……”

“不,大石。回不去了。”不二的声音和缓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电话另一端的大石看不到不二眼眶里忽然聚集的泪水,他低下头,眼泪直接从眼眶掉落在地上,抬起头,干净的脸颊上没有一丝泪痕。

不二最终还是没有学会手冢那种不拖泥带水、不会伤害自己的告别,因为从手冢离开的那个夜晚开始,他虽然说了那样帅气的话,但代价就是他的确再也没有过完整的梦境。

从那以后无数个失眠的夜晚缠绕在他身上,不二甚至恐惧睡觉,恐惧卧室里的那张床。每个值夜班的夜晚,就是他最安心的时候。

这可能是对自己决绝的惩罚吧。不二想。

我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

就连在梦里,也见不到了。

·橙曦·

RB台服剧情。


最近台服才解锁了集训番外,但也是毫无意外被弦外之音闪瞎的日常。

(到图5为止是一个章节,剩下三张另外)


-我说不二你怎么看到鱼只想到腿了呢?没想起你们河村也是和鱼有着深刻的渊源吗???


-所以你们一个两个的想摸黑还是衬着月光“办事”?办什么事方便说一下?



P.S 我還活著,只是最近迷茫的每日思考人生。

RB台服剧情。



最近台服才解锁了集训番外,但也是毫无意外被弦外之音闪瞎的日常。

(到图5为止是一个章节,剩下三张另外)



-我说不二你怎么看到鱼只想到腿了呢?没想起你们河村也是和鱼有着深刻的渊源吗???


-所以你们一个两个的想摸黑还是衬着月光“办事”?办什么事方便说一下?




P.S 我還活著,只是最近迷茫的每日思考人生。

菜刀菌

【冢不二】消失的不二05

不二蹲在手冢头顶,看着大家训练,日常忧愁道,“怎么才能变回去呢。”

手冢冷静下来,回忆了那天发生之事,“当时你在表演消失的发球。”

不二被表演两字呛到,假装咳嗽了一下,“想拿魔术球捉弄一下越前的~”不二道,“手冢你的意思是……”

不二和手冢异口同声,“重现一次消失的发球。”

“但是那个球我只打过一次,恐怕大家还没有看清,我就消失了……手冢你会吗?”

手冢却道,“差不多吧。”

“不愧是手冢~”不二在手冢头顶跳了几下,“那开始你的表演吧!手冢!”

地点仍是青学网球场,依旧激动人心。

所有正选围在场周,紧盯着场内在热身的手冢及越前,依旧是1V1的场面。

“啊啊啊啊部长要模仿不二学长...

不二蹲在手冢头顶,看着大家训练,日常忧愁道,“怎么才能变回去呢。”

手冢冷静下来,回忆了那天发生之事,“当时你在表演消失的发球。”

不二被表演两字呛到,假装咳嗽了一下,“想拿魔术球捉弄一下越前的~”不二道,“手冢你的意思是……”

不二和手冢异口同声,“重现一次消失的发球。”

“但是那个球我只打过一次,恐怕大家还没有看清,我就消失了……手冢你会吗?”

手冢却道,“差不多吧。”

“不愧是手冢~”不二在手冢头顶跳了几下,“那开始你的表演吧!手冢!”

地点仍是青学网球场,依旧激动人心。

所有正选围在场周,紧盯着场内在热身的手冢及越前,依旧是1V1的场面。

“啊啊啊啊部长要模仿不二学长打球了!!活久见!!”

“而且只见过不二学长打了一次的球,就记住了……”

大石感慨,“手冢的学习能力还是这么强。”

“对哦,那可是不二呢……不过从以前开始,他们两个的关系就一直很亲密。”菊丸道。

越前龙马看着对面的手冢难得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这是融合了不二学长技术的超强手冢国光!

“开始了。”手冢道。

被手冢握在掌心的不二球闭上了眼睛,“我准备好了,手冢。”

这个球,是会消失的……

越前龙马看着网球仿佛在被自己的球拍击打时穿透过去,更加惊讶,部长他真的做到了,真的好强……

消失的不二球又重现,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不二很沮丧。

“不太行呢。”

越前龙马想了想开口道,“不二学长,不如把三重攻击都试一下?”说完又看向手冢,调侃道,“部长那么厉害的……不二学长的三重攻击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不二悄悄蹦回手冢身边,暗暗戳了戳他,“是真的吗?”

手冢摇了摇头,“模仿得到样式,但模仿不到你的精髓。”

不二听了有些开心,但又不得不佩服手冢的观察与学习能力,“可以起艺名为不二国光了~以后我上不了场的时候,手冢帮我撑撑场面……”

此时徐徐风起,拨乱了茶色的发丝。

手冢伸出手,道,“起风了。”

“… …”

不二抗议,“这是我的台词,手冢。”

“上次给越前看白鲸时,还是和芥川的那场比赛。如今,他可以亲自感受一下了~”

手冢把一直平地拔葱的不二球捏住,“感受什么?感受一下不用捡球的快乐?”

“咳咳……被你发现了啊,手冢。”不二道,“难为我如此良苦用心~”

手冢微微够了勾唇,“你开心就好。打你自己想打的网球,这样很好。”

不二诡异地沉默一会儿,绝对不承认自己被手冢简单的一句话而打动了,然后他就被手冢不留情面地拍了出去???

黄色的小球跃过球网,凌厉落地,随即又迅速被弹起,又走了一遍来时的路,在风里穿梭,返回到手冢的手里。

越前龙马第一次亲自经历不二三重攻击的白鲸,一时惊讶的没有说出话。

只听手冢掌心里的不二球气喘吁吁,“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我自己的白鲸之路……”

真是不用捡球的现世报,球表示:我好累我太难了。

越前龙马:“噗。”

结果不二还是没有变回来。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结束吧。”手冢道,“你今天的运动量也够了,不二。”

不二幽幽道,“手冢你也在笑我吗……”

“我没有笑。”

“你笑了。”

“我没有。”

古月水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抽到我的大本命不二子的SSR了!!!而且还是SSR⭐!!!开心到原地爆炸!!!
初回免费十连出了两个SSR⭐而且是双美人!!!冲着这个我就不出这个游戏坑了!!!
虽然没能抽上腿子卡凑齐我的大本命冢不二,但是依旧超级开心!!!
分享一波!!!希望抽卡的大家也欧气满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抽到我的大本命不二子的SSR了!!!而且还是SSR⭐!!!开心到原地爆炸!!!
初回免费十连出了两个SSR⭐而且是双美人!!!冲着这个我就不出这个游戏坑了!!!
虽然没能抽上腿子卡凑齐我的大本命冢不二,但是依旧超级开心!!!
分享一波!!!希望抽卡的大家也欧气满满!!!

雅

【柳生仁】存在的意义 (十一)

OOC


文笔烂


(十一)


“柳生.....”


“我没事的”说完柳生便站起来走了


“幸村君,抱歉....我先走了”


“太过分!你为什么阻止我啊!柳前辈”切原在黑影走后大骂


“白痴,如果你现在打勒那群混蛋,就不能参加比赛了!”丸井说道


“而且,赤也,你生气我们也是,但是你有想过这里面谁最难过谁最生气,最伤心吗?”柳缓缓的说


“.....柳生前辈....”切原低下头说


“没错,所以赤也你要冷静点,不然将来你要怎么当部长?”


“我知道了,柳前辈”


“但是啊~他们真的是做的太过分了!”丸井提起后大家的怒气又出现了


“没错!柳,...

OOC


文笔烂


(十一)


“柳生.....”


“我没事的”说完柳生便站起来走了


“幸村君,抱歉....我先走了”


“太过分!你为什么阻止我啊!柳前辈”切原在黑影走后大骂


“白痴,如果你现在打勒那群混蛋,就不能参加比赛了!”丸井说道


“而且,赤也,你生气我们也是,但是你有想过这里面谁最难过谁最生气,最伤心吗?”柳缓缓的说


“.....柳生前辈....”切原低下头说


“没错,所以赤也你要冷静点,不然将来你要怎么当部长?”


“我知道了,柳前辈”


“但是啊~他们真的是做的太过分了!”丸井提起后大家的怒气又出现了


“没错!柳,你怎么看!”真田说完大家也跟着朝柳看去


“嗯....虽然大家都受伤,却收集到了不错的情报”


“说来听听吧”


“就是......”


“原来如此,不愧是柳”


“不过现在我比较担心柳生是否能振作起来”幸村担心的说


“啊...不过这也得看他自己了”真田拍幸村的肩膀说


柳生家~~~~~


“天啊~比..比吕士你怎么伤成这样,快点...快点拿医药箱来还有医生”柳生的妈妈看着柳生满身伤的进家门


“不用了....母亲....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啊.....”柳生的母亲看着柳生缓缓的走进房间


“老婆.....”


“老公......我好担心那个孩子,自从一个月前的某天....他就经常心事重重的了....”


“放心....亲爱的....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孩子”柳生的爸爸抱住柳生的妈妈道


“嗯”


柳生躺在床上想着,摘下了从不拿下的眼镜回想,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不是当初我跟雅治不要见面就好,或是当初不要有黑影在就好,还是我当初不要加入网球部就好,还是其实我一开始就读立海大就是个错误?”


叩叩


“请进”柳生从躺改为坐者


“比吕士...”柳生父母同时进来柳生的房间


“爸....妈.....”


“自你开始上国中后我们就没进过你的房间了呢”


“嗯.....”


“比吕士....你可以老实跟我们说吗?你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什么事?”


“......”柳生抬头看了父母


“我们知道,比吕士你已经长大了,所以我们尽量不去干涉你的生活,我们都交给你自己做决定,只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帮你,这也是身为父母的责任”


“...我知道了....但是....在那之前你们可以听我说一件事吗”


“嗯...”


“我喜欢男人.....”在柳生说出这件震撼的事时,柳生的父母虽然震惊了一会却耐心的听完


“比吕士....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柳生的妈妈有点想哭,但还是想知道


“一个月前....不....应该说是一年前我加入网球社时”


“那你知道你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将来要面对什么样的问题吗?许多人的指指点点,还会被别人说坏话,这些你都承受的了吗”


“我知道,但是我会和他一起面对....”


“我们知道了....下次带他回来看看吧!对了不然就明天吧!”


“这是个好主意,老婆,就这么办吧”柳生夫妇虽然刚刚很难接受,但是看着柳生坚定的眼神,便放心了


“既然是比吕士选中的人那我便要亲自下厨呢!”


“没办法....”本来开心的柳生夫妇却因柳生这句话而担心的看向柳生


“为什么?难道他搞外遇欺骗你?”


“不...”之后柳生便把所有事情告诉他们


“真是太可恶了!但是没想到雅治会为了你做到这种地步,我们也开始期待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比吕士,你要加油!我们也会帮你加油的!”


“嗯...”柳生看向手腕上的发圈


“如果他回复记忆了那要带回来啊”柳生夫妇看向发呆的柳生笑了一会便说


“嗯!”


待续





jtlmonkey

感谢官方,顺利出货!🙏不二宝宝的新卡好好看,画师走心了!

感谢官方,顺利出货!🙏不二宝宝的新卡好好看,画师走心了!

仁王蟹蟹籽

『🎾🐰rabi相关翻译』


2019.07.26 德川カズヤ生日语音祝福翻译


cr:テニラビ RisingBeat手游

『🎾🐰rabi相关翻译』



2019.07.26 德川カズヤ生日语音祝福翻译



cr:テニラビ RisingBeat手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