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临

20887浏览    180参与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關於初中文化祭的音樂表演臨:新...

關於初中文化祭的音樂表演
臨:新羅我就待會再打你
我越來越不會畫臨也哥了怎麼辦

關於初中文化祭的音樂表演
臨:新羅我就待會再打你
我越來越不會畫臨也哥了怎麼辦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這是關於一隻貓闖入一個人類家然...

這是關於一隻貓闖入一個人類家然後一起同居的戀愛故事

這是關於一隻貓闖入一個人類家然後一起同居的戀愛故事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前方和背後注意!
半高速嬰兒車飆過,然後翻車#
\新臨結婚感謝/

前方和背後注意!
半高速嬰兒車飆過,然後翻車#
\新臨結婚感謝/

藤鲸天象研究所🎏

新临MEMO

如题,给自己的MEMO


#新临豆知识

成田:意外地成为了新罗的口癖「那就这样吧」

*此处为奈仓捅伤新罗后,临也对新罗说「能否把这个伤当成是我做的呢?作为代价……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让那个叫奈仓的家伙后悔的。」新罗回答「那就这样吧」

豆知识2:生物部里养的植物都是食虫植物,其中第九卷小说封底为小说中提及了的捕蝇草,另外动画画出来的经(我个人)考据为猪笼草和茅膏菜属的食虫植物

  主要的活动是植物栽培,但是由于主要培养品种是食虫植物的缘故.所以完全不会给人以华丽的印象,人们要不就对捕捉虫子的植物感到稀奇,要不就是感到恶心,几乎没有人会积极加入他们的活动。


#接下来是阅...

如题,给自己的MEMO


#新临豆知识

成田:意外地成为了新罗的口癖「那就这样吧」

*此处为奈仓捅伤新罗后,临也对新罗说「能否把这个伤当成是我做的呢?作为代价……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让那个叫奈仓的家伙后悔的。」新罗回答「那就这样吧」

豆知识2:生物部里养的植物都是食虫植物,其中第九卷小说封底为小说中提及了的捕蝇草,另外动画画出来的经(我个人)考据为猪笼草和茅膏菜属的食虫植物

  主要的活动是植物栽培,但是由于主要培养品种是食虫植物的缘故.所以完全不会给人以华丽的印象,人们要不就对捕捉虫子的植物感到稀奇,要不就是感到恶心,几乎没有人会积极加入他们的活动。


#接下来是阅读原作小说时间

很长+个人妄想罢了,适合心胸宽广的人阅读


——他过的是普通的学校生活吗?
  “也没什么普通不普通的,其实我很少见他在来良大的授课中露面啦。不过那时候跷课的人很多,要说普通的话也可以说是普通吧……偶尔还会见到他在校内跟一个身穿白衣的奇怪眼镜男说话呢。我本来还以为是医学部的学生。可后来才知道他是校外的人……啊~对了对了,折原那家伙曾说过‘他是密医,要是你不幸中枪而又不想惊动警察的话就找他处理吧’这种无聊的玩笑呢。”

由此可见即使到了大学,两人也依然保持联系,不同的学校也不能阻挡他们见面!并且可以推测他们会合作处理一些事件。而且临也还顺便帮新罗推销生意(笑


  ——…………。
  “噢,抱歉。我们说的是折原吧。嗯,不过就像我说的那样,因为他是个不怎么正常的人,所以我向来都跟他保持着一定距离。刚才我也说过了,除了围着他团团转的女人之外,他普通的朋友,恐怕就只有那穿白衣的家伙了。也对啦,明明是校外的人却被他带到学校里来,那不管怎么说也应该是朋友吧。”

我要N+1遍声明朋友这个普通概念对新临两人来说是多么稀有而不普通的概念!


  ——你怎么了?
  “不……这么一想的话,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对他一无所知呢。”


  ——那么,是不是还有其他比较了解他的人呢?
  “不,老实说,我觉得大学里根本就没有人了解那家伙的过去什么的。至于那些整天围着他转的女人,也都只是一些喜欢瞎起哄的家伙。如果说有谁对他个人的事情比较了解的话,恐怕就只有刚才我说的那个穿白衣的家伙了吧。”

奈仓巨巨,第一大手,无需多言


  “也许我是遭天谴了吧。”……(略)……新罗露出了柔和的表情,继续说道:“我说的遭天谴,指的是我对临也的态度啦。”

  “临也?”
  “在那家伙被刺伤住院的时候,我曾经接到他的电话,当时我不是很随便就敷衍过去了吗?就因为我在朋友被刺伤的时候完全没有关心人家,所以才会遭到天谴的吧。”
  “怎么可能……临也那家伙明明就是自作自受吧!而且那家伙本来就是集所有人的怨恨于一身的存在啊!”


  听了塞尔堤这个微妙的比喻,新罗边笑边仰望着天花板。
  “嗯,我想也是啦。临也他恐怕也不会认为自己能躺在席子上来个安乐死吧。”
  “就是啊。”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毫无疑问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啊……

  

新罗真的无比了解临也,临也也毫无疑问是岸谷新罗人生中极为特殊的存在。

而且新罗也好好在反省啦!可爱


  “唔唔,虽然我并不怎么熟悉这对双胞胎,但是既然新罗这么说的话,就一定是那样的吧。而且,适合留在临也掌心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吧。”
  “这就难说了,我们可能早就被掌握在他的手心了哦?

这里配合漫画欣赏这个漫画新罗的眼神:


不得不说即使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但是丝毫不慌,新罗真的很了解临也。我觉得只要不触碰到新罗底线(塞尔提),新罗会一直宽容临也的作为的(不过……后来ry)


  “不过,我也早习惯被卷进那家伙的阴谋诡计之中了,从初中的时候开始。”

  “新罗那家伙还好吧?毕竟接受了尼布罗最新设备的治疗,应该比住进来良综合医院要康复得快啦……不过,如果自家疗养的做法不当的话,也有可能正好相反呢。”
  “…你从哪里打听到这些事——”
  “就是说我有我自己独立的情报网啦。虽然你可以随便想像一下在尼布罗中有我的间谍什么的,不过就算你那样做也是没有意义的哦?就算你真的找到了间谍,也不会打算对他做些什么吧。”

  跟平时一模一样。
  看起来就跟平时委托塞尔堤办事时的临也毫无区别。
  但是正因为这样,塞尔堤才为此感到焦躁不已。
  尽管他是这样的人,新罗也还是称呼他为“朋友”。
  可是,新罗现在明明是受了重伤,而且这个男人也对这件事了如指掌,却依然“跟平时一模一样”


  “因为我爸爸是尼布罗的研究员啦。在吃晚饭的时候,他总是会对我灌输这方面的知识。”
  “竟然在吃饭的时候说这种话,怪不得你的母亲会对他死心而离家出走了。”
  “我看是你的记忆力更厉害吧。还记得我的自我介绍。”

  即使被人拿家人的事来讽刺,新罗也毫不生气地哈哈笑着。

这里!!!被动画组删掉的两句话!!新罗在做自我介绍时并未向临也打招呼,但是临也依旧记得很清楚当时新罗的自我介绍,我懂的,只是单纯的临也记忆力好,没有别的意思嗯嗯嗯


  ——这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啊?

  临也装出冷静的表情,在内心拼命地思考了一会儿——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推论。

  ——既不算活着,也不算死去……
  ——啊啊,是漫画里的角色……吗?
  ——原来如此。也就是关于彻底爱上了动画片里的女孩子之类的讨论吗?
  ——但如果是那个的话。用没有上半身的丧尸来作比喻也太怪了吧。

其实这段是真的好笑,也被动画组删了,临也一时间误会新罗是喜欢上了纸片人ww


  “不,这个和那个是两码事。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你毕竟也是新罗为数不多的朋友。”
  “朋友吗……新罗那家伙,真的是把我和小静看成是他的朋友吗?”


  临也一边发出呵呵的笑声一边说道。塞尔堤马上提出了反问:
  “你在说什么?”

  “他说到底是对人类没有兴趣。他在这个广阔的世界里,在真正意义上‘看到’的就只有你一个啊。就算我和小静把新罗当成朋友看待,那家伙也不会多看我们一眼,到最后还是会把你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吧。他之所以跟我和小静维持着友好的关系,大概是起因于你以前说过的话吧?也就是说‘要珍惜朋友’之类的。”

都让开!!临也来做新罗的阅读理解了!!临也他真的也很了解新罗,他知道新罗这个人烂在哪里,但是他也并不会直接戳破,就像新罗对他的烂根了如指掌一样,给出彼此的距离。


  部长——岸谷新罗之所以这么要求,理由并不是因为正义感之类的东西。
  这个临也还是明白的。
  恐怕,是为了获得他那“单恋对象”的认同而把自己摆在正义使者的位置上而已吧。

  对于这样的新罗,临也心中老大不爽,所以也就坚决不肯屈服了——
  新罗对于临也的反抗既不感到愤怒,也没觉得悲伤,而是一直坚持不懈地好言相劝。

这里的描写好可爱所以MEMO一下,不爽的临也我觉得是难得一见的情感流露噢!

  看到新罗腹部被刺成这样还能熟练地下达指示的样子,临也也只好乖乖的去把胶布拿过来。

这里的描写好可爱所以MEMO一下,乖乖的临也我也觉得是难得一见的可爱场景!


  看到青白着脸还继续说个不停的新罗,临也的心中涌起的情绪却是——
  嫉妒。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站在观察人类的立场上的存在,总是觉得自己站在比周围的人更高的位置上。
  但是,跟自己不一样,岸谷新罗才是真正意义上与众不同的存在。
  不是因为正义感,也不是因为本能,而是因为单纯地想要“得到某人的认同”而毫不犹豫地去挨刀子,这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吗?虽然说爱情会让人盲目,但是新罗的这种做法,根本就是不合常理。

  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的标准都完全偏离了人类的准则。
  这个时候的临也过于焦躁,没能正确整理自己的感情,后来他回顾这一段的时候,分析出的结果是新罗其实是“从另一个空间看人类”。
  虽然跟临也不一样,新罗对人类并没有所谓的喜欢这种感情。

  但是即使如此,临也还是觉得羡慕。
  眼前的这个同班同学,跟周围的人,以及自己所处的空间都不一样。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想说临也还是时常会反思这段回忆的吧,真好(


 

  ——这么想来……
  ——那说不定是唯一一件对我的人格有明确影响的事件呢。

  回想起当时自己心中所涌起的嫉妒和挫败感,岸谷新罗这个人对于自己而言,与其说是朋友,倒不如说是对手更恰当。
  跟平和岛静雄这种憎恶的对象不同,他应该是自己所憧憬的目标吧。

  但是,想起现在的新罗那张脸,他不禁笑着否定了这个想法。
  “怎么可能。”
  ——现在想来,怀着确信超然于世间的新罗,的确有让自己羡慕的地方。
  然后,现在的他却企图连这样一个朋友也要背叛。而且这个朋友,并不是以临也的基准来衡量的朋友。而是世上大多数人所使用的一般意义上的“朋友”。

  ——要是知道我曾经带着头颅去接近塞尔堤的话,那家伙一定会很生气吧。
  “哈哈!”

  临也想像着唯一能够用世间的基准来衡量的“朋友”那生气的样子,不禁小声笑了出来。

  没什么可怕的。
  反正至今为止也是这样活过来的。他笑着想道——


  笑——

  他右手紧握着拳头,然后狠狠地往旁边的电线杆上揍了一拳。
  虽然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但是由于这里是偏僻小巷,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临也的举动。


  当时,临也的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为什么他会打出这一拳。
  他究竟想到了什么——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

动画组你好狠心,这么精彩的情节你也舍得删,我哭的好大声

以上就是第九卷的个人MEMO了!还有个人比较喜欢的十三卷的新罗对临也的阅读理解,有缘再扒吧(

藤鲸天象研究所🎏

#新臨の日

分享一点本篇的新临可爱截图

先把这句话放这里:看一个人对你如何,就看他在别人面前提起你的样子


P1 什么都知道的岸谷新罗

P2-4 即使不见面也知道关系一定很好的两人(顺带一提,这里临也是用的医院的公共电话直接给新罗打的,这就意味着临也他妈记住了新罗的电话号码……扪心自问一下现在自己能记得几个号码!而且自己被捅了一刀还高高兴兴地第一个打给新罗到底是想要被关心一下还是想要炫耀什么啊(笑)

P5 完全不读空气就想着把临也叫过来的新罗(什么你们一个电话就可以叫过来的吗)和知道新罗过去的临也。而且这件事我很在意啊!成田出来填坑

P6 有事没事cue...

#新臨の日

分享一点本篇的新临可爱截图

先把这句话放这里:看一个人对你如何,就看他在别人面前提起你的样子


P1 什么都知道的岸谷新罗

P2-4 即使不见面也知道关系一定很好的两人(顺带一提,这里临也是用的医院的公共电话直接给新罗打的,这就意味着临也他妈记住了新罗的电话号码……扪心自问一下现在自己能记得几个号码!而且自己被捅了一刀还高高兴兴地第一个打给新罗到底是想要被关心一下还是想要炫耀什么啊(笑)

P5 完全不读空气就想着把临也叫过来的新罗(什么你们一个电话就可以叫过来的吗)和知道新罗过去的临也。而且这件事我很在意啊!成田出来填坑

P6 有事没事cue一下临也,因为新罗是最懂的

P7 真的很懂临也的新罗

P8 仿佛放学后定期过来做美甲的JK 受了伤就往新罗家跑的临也

藤鲸天象研究所🎏

[新临]神父与他的恶魔

神父新×恶魔临

#新臨の日

*关于教堂的设定基本都是瞎扯的,布局、程式等均为架空。


夕阳的光透过彩绘玻璃,描绘出漂浮在昏暗教堂中细小尘土的模样。这个清冷教堂的唯一神父——岸谷新罗,送走了今日最后一位来忏悔的教徒。他身着黑色祭袍,肩膀两边垂下白色的圣带,脸上保持着和蔼的笑,随着教堂大门「哐嘡」一声关上,他的面部表情肌也放松下来,不过嘴角仍残留着些许笑意。


还未等新罗转身,不知从哪个角落便飘来了熟悉的某个声音。

「哎呀——今天也是辛苦你了呢,新罗。」

新罗「啪」地一声合上手中的经书,也不去特意寻找声音的源头,回答他:「你以为是拜谁所赐啊……不是跟你说少去干涉人间的事...

神父新×恶魔临

#新臨の日

*关于教堂的设定基本都是瞎扯的,布局、程式等均为架空。


夕阳的光透过彩绘玻璃,描绘出漂浮在昏暗教堂中细小尘土的模样。这个清冷教堂的唯一神父——岸谷新罗,送走了今日最后一位来忏悔的教徒。他身着黑色祭袍,肩膀两边垂下白色的圣带,脸上保持着和蔼的笑,随着教堂大门「哐嘡」一声关上,他的面部表情肌也放松下来,不过嘴角仍残留着些许笑意。


还未等新罗转身,不知从哪个角落便飘来了熟悉的某个声音。

「哎呀——今天也是辛苦你了呢,新罗。」

新罗「啪」地一声合上手中的经书,也不去特意寻找声音的源头,回答他:「你以为是拜谁所赐啊……不是跟你说少去干涉人间的事嘛,还有你那个赌场——」

「诶——可是也是因此才有人来这个小破教堂嘛,不然新罗也会很无聊的吧?」

「不,我宁愿清闲一点,只要我一个人能看着塞尔提就够了。」神父说到「塞尔提」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不自觉地温柔了许多。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声音的主人一个轻跳便来到了新罗面前。那是一个与常人长相基本无异的青年,除了他头两边的角、身后的翅膀、晃动着的尾巴和常人不可能做到的悬浮于空中的能力,都宣告着他不是与新罗一样的人类,而是为人类所忌惮、无论如何也无法完美融入圣洁教堂的存在——恶魔。


「既然不想让别人跟你分享那个女神的话,不要开这种教堂不就好了嘛。」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进行这般对话,但恶魔的语气仍然透露着一丝不爽。

「嗯……但是拥有信徒是女神的愿望。」新罗不厌其烦地回答他同样的答案。

「哼嗯,所以有那些陷入麻烦的人去祈祷救赎,你的女神才会有生意嘛。」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确实很感谢折原君啦,但是祈愿和平也是女神的愿望,所以身为神父还是不得不阻止你。」新罗转过身,向着祭坛的方向走去,他的鞋子叩击地板发出的清脆响声在昏暗的教堂内回荡。

「你还真是贪心啊。一下子想实现两个愿望的话,只会把两个愿望都放跑吧。」被称为「折原君」的恶魔在空中翘起二郎腿,双手环抱,跟着神父的足迹飘着。


「哈哈哈,没关系,到那个时候我也去祈求塞尔提的宽恕就好了。」新罗摆了摆手,「不过我还是蛮有自信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就算你每天跟恶魔勾结在一起的事实被发现了也没关系?」

新罗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那个睁着大眼睛,好像满脸无辜、只是丢出了一个类似「你今天吃饭没?」平常问题的恶魔。他转过头,推开里门,侧过头回答他:「嗯。但是如果是折原君主动去招惹女神大人的话,那还要请折原君好好负责才行。」


那恶魔望着门被缓缓关上,有些不满地在空中站起身子,眯起眼睛,嘟囔道:「负责是怎么个负责法……还真是让人在意啊。」


>>


折原临也,是恶魔的名字。

他并非生来便是恶魔。他曾作为一条普通的灵四处游荡,看着不同地区、不同文化、不同环境的人们在相处过程中所展现的「人性」,人类的情感真是世界上最美丽而捉摸不透的事情。不过他的兴趣也止步于「观察」,直到来到这里。

大约是十二年前的事了,临也闲逛到完全没有被初春的暖意包绕的这个教堂。那个时候的新罗已经作为年幼的神父,传播这个教堂所祭拜的女神塞尔提的福音。要说为何这个十二岁的新罗可以成为神父,原因自然是因为这所教堂过于冷清。建造在远离都市的山坡上,山坡周围生长的还尽是些诸如猪笼草、捕蝇草之类的食虫植物,有几株还生长得异常巨大,总有些瘆人,因此鲜有人际。但是小小的新罗倒一直坚持着临也看起来是无用功的工作,乐此不疲。


临也起初并未打算在此地久留。他没想到,新罗不仅看见了身为灵的自己,还邀请他成为自己的朋友。「因为女神大人说我的朋友太少了……」他的原话如此。临也心里想着那女神应该是让你交点人类朋友而不是灵的朋友,第一天直接无视了他。但是第二天、第三天……每天早上新罗都持之以恒地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看着他真诚的眼眸,临也却不知为何感受到了眼眸深处那份不同于其他人类的虚空,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把新罗放在「友人」这个位置上了。


于是,临也暂时停留在这教堂。他每天就挂在彩绘玻璃上,或是直接坐在新罗旁边,看着一天两三个来礼拜、忏悔的人讲述他们的故事,听着比他们小十几岁甚至几十岁的新罗接受、开导自己。偶尔还是会来几个人讲的故事比较有趣,不过大部分还是大同小异。大部分的人类都非常容易预测,临也还会跟着几个他认为有趣的人回去,观察他们是否真的遵守了在神父面前许下的誓言——不过,不管是悔改、遵守约定,还是依旧死性不改,都不能激起临也的兴趣,唯一有趣的只有新罗。

教堂关门后,临也就跟着新罗回神父楼,路上聊些怎样都好的闲话,例如今天来的那几个人啦、教堂最近的经济状况啦,当然最多的是听新罗讲他的女神大人。临也曾经尝试过偷偷溜进神父楼最深处的几个房间,想探探所谓「女神大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结果不仅失败还被新罗敲了脑袋。


「新罗,你打算一直呆在这个教堂里吗?」

「嗯……是的吧!可能以后要去游学一两年加强一点医疗方面的知识,不过只要女神大人在这里,我就不会离开太远的。」新罗顿了一下,「折原君才是,不打算早点转世吗?」

「……」临也跟在新罗后面,沉默片刻,答道,「要是我早点转世的话,新罗可就没有朋友了啊。女神大人会失望的吧。」

「啊……说起来也是。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真是舍不得折原君啊~不过我还是有朋友的,不过那个朋友去了很远的地方了。」

「被你这么说的话,反而有点想认真考虑转世的事情了。」

「那还要请你慢慢考虑了。」新罗没有回头,但是稍稍捏紧了手中的书。


临也并非没有考虑过。只是在每日与新罗相处的过程中,每次都会感到头部、背部、骶部隐隐作痛,他只是放任自己心中对新罗的那份自己也说不清的感情肆意游荡。

岸谷新罗身上有着和其他人类不同的东西,所谓「对人类好像没有兴趣的样子」。临也看着他熟练地诵读着经文,向初次见面的人也会露出毫不窘迫的、和善而大方的笑容,犯了错也会露出不好意思的笑。一切都如同常人,临也察觉到这一切都另有所图,却又不得不承认都是他的真心。


临也就这样看着教堂里的人情世故,安稳地度过了几个月——他想,这样的日子至少可以持续到岸谷新罗这个人类老死或者病逝的那天吧……

直到那年夏日即将终结的某个黄昏,岸谷新罗捂着左侧腹,倒在血泊中。这个时候还露出困扰般笑容的新罗,用着虚弱的声音冷静地指示临也做初步的止血。临也触碰到他汩汩流出的温暖血液,撒在他胸前的混乱吐息,心中却异常地冷静。他看见肇事逃跑者慌乱中丢在地上的小刀,咬紧牙关,下决心般捡起掉在地上的小刀——


在触碰到小刀的这一刻,他的头部、背部、骶部迸发出灼烧般的剧痛,长出角、长出翅膀、长出尾巴。他知道,一直在他心中四处躁动不安的感情终于冲破了躯体的牢笼,他将不再被思绪缠绕,而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新罗此时已晕厥过去,错过了临也成为恶魔的瞬间。


>>


岸谷新罗在镇上的医院躺了一个月。

夜间临也偶尔会跑来看他。新罗第一次见到临也头上的尖尖角,惊讶地眨眨眼睛:「折原君……是cosplay吗?」

「才不是啊!货真价实的。」临也搓了搓自己指尖开始暗暗变长变尖的指甲,余光扫向新罗,颇有些期待他的反应。

「啊,这样啊……」新罗歪了歪头,好像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事实,或者说不明白这个转变有什么特别之处,「那折原君还会留在教堂吗?」


「呃……」为什么对方会反过来问这个问题啊?好像选择权在我似的。临也挠挠头,「恶魔和神父混在一起,不太好吧。」

「……确实!!」新罗好像才反应过来,但是很快他的语气又平静下来,「啊……不过我想女神大人应该不会介意这些的,姑且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嘛……再说别人也看不见。」

「……你啊,真的是神父吗?」临也叹了口气,既确认他没事那么也没必要在这里久留,于是他跳到窗沿上,说道,「既然你把选择权交给我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嘿嘿,折原君走太远的话,会寂寞的。」新罗轻轻笑笑。


「喔……」临也侧过头,用余光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作为告别。


刚刚是在挽留我吗……?

临也心里一闪而过这样的念头。


随后他摸到装在口袋里的那柄折叠刀。

——谁知道呢。

毕竟新罗是个擅长真话谎话一起说的骗子啊。


-完-



后记:

花了这么多笔墨写初识阶段和临也的转变,一切都是为了表达「折原临也是岸谷新罗亲手培养出来的恶魔」,嗯……虽然感觉还是没有好好传达到这一点。果然要在别的世界观下还原两人原作中的超绝无敌特别关系还是有难度的。另外新临日是搜推特的时候看见有人这么提议的我想也挺好所以就把这天当做新临日推广一下吧。

即使原作接下来他们两人没有机会见面了,想必他们也会作为彼此一生的烙印,背负着这段记忆前行吧。

折原臨乃

私心战斗组生物组tag#
花精灵临也
设定全是自己想的哇### 主要就是看了hw的那个pv,就红色的纱花那首歌的pv,就想说干脆搞得花精灵pa好了(特别随意

我画这个给自己萌到(淦太可爱了

静临/新临预定
双性恋所以
嘿嘿嘿嘿嘿嘿(淦

我还怕他给小静打死所以特意留了个小技能
在花里的小精灵力气特别大###
我想看小静的大手和临也的小手互推,而且实力不分上下那种感觉很可爱####

不过对象如果是新罗
假设临也轻轻弹了新罗额头
恐怕新罗会从客厅门口飞到沙发或更远(淦

我有点忙应该会迟点才产出来,请优质的各位产文产图要梗直接拿走但有的话请tag我,我想看呜呜呜呜呜呜呜

私心战斗组生物组tag#
花精灵临也
设定全是自己想的哇### 主要就是看了hw的那个pv,就红色的纱花那首歌的pv,就想说干脆搞得花精灵pa好了(特别随意

我画这个给自己萌到(淦太可爱了

静临/新临预定
双性恋所以
嘿嘿嘿嘿嘿嘿(淦

我还怕他给小静打死所以特意留了个小技能
在花里的小精灵力气特别大###
我想看小静的大手和临也的小手互推,而且实力不分上下那种感觉很可爱####

不过对象如果是新罗
假设临也轻轻弹了新罗额头
恐怕新罗会从客厅门口飞到沙发或更远(淦

我有点忙应该会迟点才产出来,请优质的各位产文产图要梗直接拿走但有的话请tag我,我想看呜呜呜呜呜呜呜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新臨小段子10》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轉眼間就是一年。


我看著窗外慢慢飄落的雪花,靜靜地聽著站在講台前的教授說話。我身旁沒有任何人,可能我看起來有點奇怪?大家都擠在大講堂的另一邊。


嘛,隨便。


我不怎麼在意,只是出神地看著窗外的雪花,教授的講課內容只是從我耳朵走過罷了。教授也因為我平常成績好,沒有特別點名叫我認真聽課,反則其他人都被罵。


現實就是現實,現實就是如此歧視。觀察著身邊的人的行為,感情和表現,真的比其他...

《新臨小段子10》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轉眼間就是一年。


我看著窗外慢慢飄落的雪花,靜靜地聽著站在講台前的教授說話。我身旁沒有任何人,可能我看起來有點奇怪?大家都擠在大講堂的另一邊。


嘛,隨便。


我不怎麼在意,只是出神地看著窗外的雪花,教授的講課內容只是從我耳朵走過罷了。教授也因為我平常成績好,沒有特別點名叫我認真聽課,反則其他人都被罵。


現實就是現實,現實就是如此歧視。觀察著身邊的人的行為,感情和表現,真的比其他事還來得有趣。


我讓自己重新回神,看了看黑板上的掛鐘。


-啊,下課了


隨著我腦裡浮起的想法,校鈴適時地響了起來。


「今天的課就到這裡,請大家記得自修內容。」


教授收拾好課本,和我們敬禮後便離開了。我坐回椅子上,把抽屜裡的課本抽出來,塞進斜包裡。


「欸欸,快點去啦…!」「折原同學要走了哦!」「你真的不行動嗎…!」


我聽到有幾個女生在悄悄討論著和我搭話,我把視線放到她們身上,向她們笑了笑。


一陣尖叫聲響了起來。


我把斜包的蓋子蓋上,準備背起來的時候,那幾個女生向我走了過來。我擺出溫柔的笑臉看著她們,站在前方的女生緊張地開口。


「那、那個、折原同學待會有空嗎……?」


「啊抱歉,我約了人了。」


我露出不好意思的樣子,背上斜包,便走過了她們。


我能看出那女生喜歡我,被我拒絕的時候還露出了傷心的樣子來著。


有甚麼辦法,我也有喜歡的人了。


我沒有發現我的嘴角翹了起來。我把圍巾拉得更緊,把脖子包了起來,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在雪地上走著。


心情非常愉快。


--


3點15分。來早了。


我站在來神自學的校門前,看著空無一人的庭院和緊鎖的鐵閘,我無奈地想著。靠到鐵閘旁邊的紅磚柱子,拿出手機無聊地滑著。


雪越下越大,我把大衣摟得更緊。


好冷。



三……二……。


一。


隨著我內心的倒數,校鈴準時地響起來。我心情非常愉快地收拾著課本,圍上圍巾,背上背包,離開課室。


路上聽到幾個人在小聲說話。


「校門前的那位是誰?」「不知道呢,是在等女朋友吧?」「欸!騙人!!」「也有可能啊?他那麼帥。」


嗯?臨也過來了?


走出校舎,果然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在大門口那邊。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小跑步到臨也面前。


「啊,放學了?」


「對。」


他抬起頭看向我,我看著他笑了笑。他的鼻子和耳朵都紅紅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但表情還是沒有任何改變。


都冷成這樣,還在逞強。


我放下背包,脫下大衣蓋到他身上。臨也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都冷成這樣還裝。」我斜眼看著他,露出嘲笑的笑容。


「幹嘛來這裡啊?」


他不滿地撇開頭,把下半臉埋在圍巾裡,聲音悶悶地從圍巾了傳了出來。


「……想快點見你。」


啊啊,這人真是犯規啊……


我顧不了那麼多,直接抱著面前的人,臨也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慌張地掙扎著。


「喂、笨蛋!這裡人多……」


「臨也我好喜歡你。」


我打斷他的話,緊緊地抱著他,仿佛整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臨也不再掙扎,輕輕回抱著我。


「加敬語啊笨蛋。」


也許是個笨蛋吧。



我脫下右手手套,抓過臨也的右手就套了上去,牽過他那冰冷的左手,便離開了校門口。


「新羅,我想吃肉包。」


「那我們去買吧。」


就算我是個笨蛋,



我把臨也按在家門上,深深吻著他的脣。他把手圍在我的脖子上,任由我隨便觸碰他的身體。


「……唔、」


我放開他那被我吻得有點紅腫的脣,舔著他的脖子在鎖骨處落下印記。


我也愛你。


――――

Fin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新臨小段子9》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炎夏。外面的氣溫非常酷熱,悶熱的空氣讓人喘不過氣來。樹上的蟬鳴非常大聲,一下一下地打在我的耳膜上。

我有點頭痛起來。

看著門旁的按鈴,上面寫著這家的主人姓氏。

-折原

我嘆了口氣,再次按了按門鈴。我看著緊閉的門,我緊了緊手上的書和作業。

在我咽了第三次口水,門終於打開了,一個和我差不多高的青年站在我面前,漆黑的髮色配上鮮紅的瞳孔,讓主人散發著一股神秘感。

但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誘...

《新臨小段子9》by修也

-甜虐肉HEBE不定

-純粹娛樂或抒發情緒

-沿用 @折原臨乃 《Promise(約定)》的設定,已授權,感謝夏醬////

-最後就是OOC/

------------

炎夏。外面的氣溫非常酷熱,悶熱的空氣讓人喘不過氣來。樹上的蟬鳴非常大聲,一下一下地打在我的耳膜上。

我有點頭痛起來。

看著門旁的按鈴,上面寫著這家的主人姓氏。

-折原

我嘆了口氣,再次按了按門鈴。我看著緊閉的門,我緊了緊手上的書和作業。

在我咽了第三次口水,門終於打開了,一個和我差不多高的青年站在我面前,漆黑的髮色配上鮮紅的瞳孔,讓主人散發著一股神秘感。

但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誘惑。那是那麼的誘人……

「你還真是不放棄吶……」

臨也無奈地說著,側了側身子讓對方可以進來。

「當然!剛上中學我有點跟不上進度,想說折原哥哥是大學生,一定能幫我就來了!」

我踏進臨也的家門,輕聲說著「打擾了」,便跟在臨也後方。

「不惜等半小時也要讓我教你是嗎。」

「是的!」

臨也聽到我充滿活力的回應後,重重地嘆了口氣。隨著臨也的領路,我來到了他的房間門口。

「你的妹妹們不在嗎?」

想了想從打開門那刻就沒有聽見平時的吵鬧,我現在才察覺到是缺了什麼。

「她們去了道館。」

臨也打開房門,讓我坐到書桌前,自己則拉了另一張轉椅坐在我旁邊。我靜靜地看著他的動作,甚至看出了神。

-果然真的……

「喂,別來了就在發夢。」臨也伸出手,往我額頭彈了一下。

「痛!」

「哪裡不會?」臨也托著腮,一臉悠閑,帶著一點想睡的眼神看著我。

「啊、這個……」

來了就要好好做作業,我在心裡提醒自己。

-誰叫我只是想他才隨便找個借口來他家

---

近五時,時間逐漸邁向黃昏時分。

我面前擺著滿滿讓我頭痛的數學公式和題目,臨也一邊講解著公式,一邊讓我動手算數。

「你先把這裡給做完,之後讓我檢查一下。」

說著,臨也靠到椅背上,拿過放在旁邊的小說繼續閱讀起來。

外面是炎熱的夏天,和開了空調的房間有著極端的差別。蟬聲依然迴盪著,房間因為關著窗戶,把蟬鳴隔離於戶外,房間裡只能聽到微小的鳴叫,但依然一下一下地、

打在我的心上。

身在涼快的空間裡,我卻感到異常的熱,頭也暈暈的。但有著豐富醫學知識的我,一下子就知道這並不是生病的徵兆。

「折原哥哥……」

我緊緊握著手上的筆,小聲地喘著氣,試圖讓自己呼吸平穩起來。

「怎麼了?」

我沒有回答,依然努力讓自己平靜起來。可是,怎麼可能!!??

只有兩個人在家裡,還獨處同一個空間,對方還坐在自己旁邊,而且那麼的、

沒有防備!!

「新羅……!?」

見我沒有回應,臨也放下了手上的小說,靠了過來輕喊著我的名字。在他沒有反應過來的一瞬間,我吻上了他的唇。

柔軟又甜美的。

我把他按在椅子上,緊緊扣著他的頭,把吻加深。臨也試圖把我推開,但卻因為使不上力而沒辦法成功,只能緊緊抓著我的上臂。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離開他的唇。

他低頭喘著氣,手依然緊緊抓著我,我伸手用衣袖把他口旁邊的唾液給擦去。

「你為甚麼……」

他話到一半便斷了,但從前言去聽,大概也能猜出他想說甚麼。他依然非常緊地抓著我的雙臂,頭也一直低著,沒有看向我,身體微微地顫抖。

「折原臨也。」

我用力地叫著他的名字,被點名的那下,他重重地抖了下。看來是嚇到了。

「我喜歡你。」

「……」

整個空間靜了起來,他沒有說話,顫抖也慢慢地停止了,雙手也鬆開了,但依然沒有抬起頭

隔了好久,臨也才打破了這尷尬的氛圍。

「別開玩笑了。」

聽到他如此說法,我只感到非常生氣。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嗎!?」

我用力地把他按在椅子上,強行讓他抬頭看向我的眼睛。但抬起他頭的瞬間,出現的表情並不是我想象中的厭惡。

他錯愕地看著我,臉色非常的紅,淚水正溢在眼眶裡。他揮開我的手,舉起右手擋在嘴前,把頭撇開,看向旁邊的書桌。

這個意思不就代表……

「你喜歡我……嗎……?」

只見對方的臉更紅了。

我抑壓不住高興和興奮的情緒,嘴角不受控制地一直向上翹起來,我緊緊抱著面前的人。

「我們交往吧!」

「……隨便你。」

炎熱的夏天,我也許熱昏了頭也說不定。

――――

Fin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作業—動態人物13充滿罪惡的男...

作業—動態人物13
充滿罪惡的男人,
性感帥氣的臨也先生,我的老闆、
我尊敬的人。
偷偷藏了糖啦#

作業—動態人物13
充滿罪惡的男人,
性感帥氣的臨也先生,我的老闆、
我尊敬的人。
偷偷藏了糖啦#

黑金_池面恶役厨

新临线大纲

23题C选项剧情。新罗听你坦白完【其实那天半夜我是想拿小刀偷袭他结果被他反杀】,他会认真的问你到底是怎么看待静雄的,你会承认自己十分讨厌他想要他消失balabala之类的,然后新罗会开始手撕cp,帮助你解决这次的误会后用各种方法让你们保持距离当关系一般般的普通同学。


小静之后与你不会有太多接触,也不会再对你有什么兴趣,过上了没有你打扰的安静生活。


而你这边,你在新罗家的时候见到了赛尔提,意识到这时他们还未确立关系,新罗苦恋中,且还未扭曲成日后那个样子。回家后你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关于你唯一的朋友,关于那次挡刀,关于后来发生的许多事,你对新罗到底是怀着怎样的感情呢?


然后正式进入...

23题C选项剧情。新罗听你坦白完【其实那天半夜我是想拿小刀偷袭他结果被他反杀】,他会认真的问你到底是怎么看待静雄的,你会承认自己十分讨厌他想要他消失balabala之类的,然后新罗会开始手撕cp,帮助你解决这次的误会后用各种方法让你们保持距离当关系一般般的普通同学。


小静之后与你不会有太多接触,也不会再对你有什么兴趣,过上了没有你打扰的安静生活。


而你这边,你在新罗家的时候见到了赛尔提,意识到这时他们还未确立关系,新罗苦恋中,且还未扭曲成日后那个样子。回家后你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关于你唯一的朋友,关于那次挡刀,关于后来发生的许多事,你对新罗到底是怀着怎样的感情呢?


然后正式进入新临线


这条攻略线的be形式有很多,he的路线只有一条,且极难达成。前期你并未确定自己的心意,怀着一些自欺欺人的想法解释自己的行动。你有机会提前把赛尔提的头颅偷出来还给她,这个时期的赛尔提得到头颅后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新罗会怀着绝望的心情告白,并在失败后看着赛尔提离开。


因为此时罪歌在你的手上,所以他没有挽回赛尔提的机会。


接下来如果确定了心意要攻略新罗后这条线会继续推进,你想方设法把新罗留了下来,然后开始攻略。在攻略过程中会遇到岸谷森严回国/被妹妹发现罪歌的存在等突发事件,与此同时新罗没有一刻停止寻找过罪歌,为了隐瞒这件事你必须放弃自己的原则,用罪歌把知情者都控制住。


这期间一旦掉马并被新罗发现你的心意,新罗很容易进入黑化模式,想方设法从你这里得到罪歌的力量(这段的剧情其实挺带感的,有可能达成单角色死亡/同归于尽结局)


你也可以主动把罪歌的力量交给新罗,然后你沦为败犬,新罗提刀和赛尔提虐恋情深去了。


成功隐瞒罪歌的事后可以达成he——但也实在不算是标准意义上的he,你如愿和新罗在一起,但新罗没有一刻放弃过思念赛尔提,同时除了新罗外,周围你认识的所有人都已经成为了你刀下的傀儡。


最后,新罗会对你说,你身上有让他觉得安心的、妖怪的气息。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结局吗,你的心情又究竟是怎样的,你是怀着什么样的念头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呢。你对这个人的感情和执念,到底可以用「爱」来定义吗?


——就像你当初在空寂的街道里对着电线杆挥出的那一拳一样。


没有人知道答案。






END.


本支线开放一切授权。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通宵做手術回家睡覺還被自家老婆吵醒的新羅
直接起床氣爆炸www
當臨也意識到事態非常嚴重時已經太遲了👌

放一個無字版用表情包或頭貼ww
頭毛超亂的新羅愛愛//

通宵做手術回家睡覺還被自家老婆吵醒的新羅
直接起床氣爆炸www
當臨也意識到事態非常嚴重時已經太遲了👌

放一個無字版用表情包或頭貼ww
頭毛超亂的新羅愛愛//

γ射线仰慕者

拜托了!两个人去找槌子蛇吧!

清理电脑发现的大约2年前的乱打。

时隔太久了懒得改结尾(实际上没有写完

(一)

 

没有朋友的少年折原临也被只有一个朋友的少年岸谷新罗邀请加入了只有他们两人的生物社。

 

折原临也看来这不过是名为岸谷新罗的人类,为了凑人数而做出的合理举动。事实上,新罗为了在课间向临也提出这个邀请,私下已经做了很久准备了。考虑到临也异于常人的脑回路,他甚至请教过Dullahan小姐赛尔提。

 

“如何搭讪感兴趣的人?”赛尔提举起手机,新罗冲着像是热咖啡冒着深色热气的部分点点头,想象着赛尔提脸上摆出的思考表情。“直接走过去,说,你对他感兴趣……?”赛尔提敲打回答的过程...

清理电脑发现的大约2年前的乱打。

时隔太久了懒得改结尾(实际上没有写完

(一)

 

没有朋友的少年折原临也被只有一个朋友的少年岸谷新罗邀请加入了只有他们两人的生物社。

 

折原临也看来这不过是名为岸谷新罗的人类,为了凑人数而做出的合理举动。事实上,新罗为了在课间向临也提出这个邀请,私下已经做了很久准备了。考虑到临也异于常人的脑回路,他甚至请教过Dullahan小姐赛尔提。

 

“如何搭讪感兴趣的人?”赛尔提举起手机,新罗冲着像是热咖啡冒着深色热气的部分点点头,想象着赛尔提脸上摆出的思考表情。“直接走过去,说,你对他感兴趣……?”赛尔提敲打回答的过程中黑色粒子捕捉到新罗脸上缓慢凝固的笑脸,于是补添了个问号在末尾。

 

异类和异类之间也是有着巨大差别的。倒不如说,正因为异类的独特个性,与常人裂开沟壑的方向各异,便会于异类间造成多于常人的代沟程度。新罗在心里作出如上总结后向赛尔提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非常感谢您的真诚建议!我深爱着的赛尔提啊,我对你非常感兴趣——”少年被赛尔提一个手刀击打额头,发出痛呼。

 

让新罗有搭讪临也想法的开端,是临也的自我介绍。黑色头发的少年公然宣告对人类的爱,那场景划开了少年与教室内其他所有人的鸿沟,在新罗心里留下一个印记。临也爱着“人类”这一整体,却缺乏对个体的同情心;而新罗所深爱的赛尔提并非人类,并可以为她轻易将自身抛弃,成为怪物也毫不犹豫。

 

二者情感诉求的对象奇特,但究起共性,却是常人难以企及的伤人伤己的热诚。开学第一天的夜晚,新罗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他回想着临也宣布对“人类”的爱及对观察“人类”的兴趣时的神情,作出了关于临也其人理解方式的少有猜想。

 

临也提前使自己爱着人类的一切,就此躲藏在合理性的外壳中无伤。作出假设后莫名的安心感中,新罗恍恍惚惚地睡着了,次日清晨隐约记得做过一个关于折原临也、槌子蛇和全人类的宏伟怪梦。

 

(二)

 

槌子蛇是从未有过活体样本的传说动物。其形态特征使得怀疑论者提出了各种解释,“尚未消化腹中食物的蛇”和“蓝舌石龙子”之类在其中算是主流。而兵库县悬赏2亿日元征求实体更是震惊一时的大新闻。

 

“如果我们两个初中生找到了这种传说中的动物,既能赢得巨额奖金又能上电视,还能趁机观察到很多很多人类的反应哦?”

 

最后一点明显是希望拉临也加入而特意提出来的。不能说全无道理,但还是差了那么点让临也提起兴趣的元素。

 

学期末收到的寒假作业通知中有着社团活动一项。新罗于是趁机提出了所谓大企划。“而且我也很想介绍我的另一位朋友给你认识,他叫平和岛静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类哦。”新罗眯着眼冲临也笑着,不依不饶地反复提起槌子蛇,甚至连“绝对全程不会有狗出现的所以临也你不用担心”之类在恶劣后果边缘试探的话都说了出来。

 

可以预计到整件事会非常麻烦。临也被新罗缠着不放的时候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但是所谓校园生活,总是需要去做一些麻烦事的,和一个多少能够理解自己想法的怪人一同总比和天真陌生人一道舒心。临也于是点了头,新罗原地“耶!!”地蹦高。

 

在完成计划中最困难的一步也即邀请临也之后,新罗飞快地将自己的打算告知了这位副社长。很有意思,新罗做了大量有关槌子蛇目击记录的研究之后,却认为应该从从未有过记录的地区开始寻找。

 

理由是神奇生物出现的频率相当低,已经中奖的区域就像是用光了幸运值,正在长时间蓄力,一时半会儿不会再碰到。反倒是从未出现过槌子蛇的地域可能性更大。

 

那你怎么不在家里坐着等。“哦……那么第一站?”临也语气平淡。新罗的目的尚且认为是槌子蛇,临也的目的却是只要一份参与报告交作业,他也就不打算挑剔新罗计划里面的不合理之处。

 

新罗展出了一张大大的笑脸,郑重其事地推了推眼镜:“西口公园——!”

 

少年帮派常用聚会地。临也忽然笑了,事情这才有点意思……槌子蛇并不重要,只是自己可以做些别的事情,真期待真期待。

 

(三)

 

平和岛静雄讨厌暴力。事实上,他一天不能控制自己暴怒的冲动,一天也别想平稳度日。

 

这天他正穿着妈妈给买的黑色绒外套,与他平日的穿衣风格非常不符,看见外套的瞬间就打心底莫名地觉得不爽,奈何这是来自母亲的问候,静雄认为再怎么不喜欢也有好好穿着出门一次的必要。

 

更何况妈妈给弟弟买了一件同款。

 

经过西口公园的时候,静雄被三两个人拦了下来,静雄平静地顿住脚步,打量拦住他的几个人,有一个戴着蓝色袖标,有一个围着一条蓝色毛线围巾,还有一个穿蓝色冲锋衣。

 

独色帮……吗。静雄想起近来年级上的一些传闻。当中提到过池袋西口公园,常常被独色帮作为聚集地使用,并且新兴的独色帮“blue square”称不上安稳。

 

但也有可能是单纯穿的同一种颜色的旅行团问路?

 

“有什么事吗?”静雄开口询问。在他思考的区间,对方几人似乎也通过眼神达成了一致。周遭无人:加分;目标为独自一人的初中生:加分;目标看上去很冷静:减分;目标没有携带武器:加分……综合:可以动手。

 

围着蓝色围巾的人踏前一步:“出来买东西吗?不如把钱交出来我帮你去买吧?小弟弟?”

 

(片刻之后)

 

“快来西区公园!有个穿黑色毛绒外套的!他是个怪物!…”包着蓝色头巾的人把电话拿远了一些,躲避一阵混乱刺耳的物体摩擦声,“…他把垃圾桶举起来砸啊!快过来帮忙!”

 

(四)

 

前行着,新罗哼唱歪扭如他行迹的曲调。戴着遮阳帽,背上巨大的双肩包并未装足与其体积相配的物品,鼻子上的墨镜显然同遮阳帽、双肩包一样累赘多余——这是冬天,新罗却带着一套夏日赏景的外出装备,一路上引起众多目光。

 

目光的实在性若是能够以数字指标定义,那么数值最大的桂冠当属折原临也。出发前临也就明白这一计划的缥缈效力,不过他也只是把手插在黑色绒外套兜里,一言不发,脸色纵然好看不到哪里去,但新罗对此故作毫无察觉,只要他的副社长跟着他一路前行,他也就不管不论其话多话少、存在感高低。

 

 

穿着蓝色靴子的人伙同包着蓝色头巾的人配合默契,把临也制住拐走后大约半首歌时间,新罗看见了一片狼藉中,坐在变了形的垃圾桶旁气喘吁吁的静雄。

 

“呀~真巧呢静雄。”新罗无视了周围明显恶战了一番的刺目混乱,“真巧啊,临也临也我给你介绍下这就是我出乎你意料的朋友——平和岛静雄!!”

 

转头当然空无一人。“什么嘛……说好听我指挥还不是溜了。”“新罗。你来这里是准备干什么?”

 

“寻找超高悬赏的传说级神奇生物槌子蛇喔!这是我作为生物社社长的第一次大计划!可惜我那无能的副社长临阵脱逃了……”新罗笑眯眯地回复了静雄的提问,“你们俩还真是有缘分欸今天穿的外套都一样……不说这个了。你呢?刚才你又和谁打架啦?有受伤吗?”

 

静雄摇摇头:“好像是独色帮‘bluesquare’的人,试图打劫。领头的人打电话把我的特征告诉了他的同伙,不过不是搬救兵,大概是记住了我的特征准备下次算账吧……”

 

新罗一愣:“他是不是描述说是穿着黑色绒毛外套的初中生…?”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静雄果真点了点头,神色平静地拍拍屁股站起来:“那我先去便利店买东西了…祝你尽快找到你的副社长。”

 

新罗维持微笑目送静雄离开,立马转身三两步小跑到公园健身器材处随意坐下,掏出手机拨号:“喂喂……赛尔提……你知道独色帮bluesquare会把抓到的人带到哪里做什么吗?………啊啊我没事,就是我和槌子蛇一起去找临也来着然后槌子蛇很可能被他们抓走了……”他声音有一些颤抖,毕竟还只是初中生,遇到同伴可能被暴力组织掳走的情况,这是人生头一回,“我现在很冷静!赛尔提,拜托了!两个人一起去找到槌子蛇吧!”

 

(五)

 

临也自然不会知道自己在新罗口中已然从哺乳类动物升级到传说级神物槌子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认为这一过程可称作升级。

 

倒是现在的他也无暇顾及外号称呼。围着蓝色头巾的人好像是这一片地域的小头目,他在和遭遇了静雄的手下交换信息后,表示就算临也是抓错了的人,他也并不打算干干脆脆放人了事。

 

搜过临也全身上下后他们除了一把小刀毫无收获。

 

半小时前,临也察觉了有人靠近,但并没有掏出小刀反击,只顺势以自认为最舒适的方式被带到了离西区公园并不远的一个空屋。蓝头巾小头目一通无新意的恶徒发言。

 

绑架,亦或是,挟持。临也姑且给目前状况下了定义。

 

他闲散地站在房间一头,双手被反绑。另一头坐着的蓝头巾自认为交代清楚了利弊,扬扬下巴叫手下拨号临也选中的任何一位冤大头,只要付足价钱,临也即可全首全尾离开。

 

反之,临也将被迫留下些什么,权当补偿纪念。

 

深思片刻,临也张嘴,却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这是刚开始被打的一拳。随后他动作非常缓慢而优雅地蹲下了,蓝头巾和周围手下的目光随着他的行为下沉,而目光下沉的同时,心底的疑惑和怒气反向上升。

 

一时异常寂静。

 

门外忽然响起了轰隆的摩托声。

 

漆黑如墨而锐利胜铁的力量切碎了门。戴着有猫耳的头盔的全黑的人形从摩托车上走了下来。“临也!”没有从摩托车上下来的另一个戴着全黑头盔的人大声呼喊,是岸谷新罗。

 

黑色人形赛尔提伸出手,像是从她的里面生长出的黑色雾气蔓延扭曲成型,一把镰刀凭空诞生。她挥舞,阻止了所有试图抓住临也的人。新罗跳下车,用一把小刀割开了临也手腕上的绳索,拖着他坐上了摩托:“赛尔提!”

 

黑色人影敏捷地跳跃,在驾驶位上就坐,马达轰隆作响。甩开了追出的蓝色人群。

 

(六)

 

槌子蛇当然是没有找到的。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新臨小段子8》by修也

-《陷入 R18》的番外

-如有設定,也不加以説明,請自行分辨

-最後就是OOC/

------------

「吶,臨也-」


「怎麼了啊,我尊敬的魔王大人。」


看著自己的愛人正慵懶地側躺在自己的床上,新羅有點無奈地笑著,撐到對方上方靠在對方身上,用翅膀阻隔著左右的光線和景色。


「哈哈,這叫法我不怎麼喜歡呢。」


「欸-」


臨也斜眼看著撐在上方的人,臉無表情,隨後背過對方趴在床上,表示不想理會對方。


「你的性格真是非常自我呢-」


新羅摟上對方的腰,一手捉住對方的手,把臨也抱了起來。兩個人都跪在了床上,新羅把頭靠到對方的肩膀上,蹭著對方的脖子...

《新臨小段子8》by修也

-《陷入 R18》的番外

-如有設定,也不加以説明,請自行分辨

-最後就是OOC/

------------

「吶,臨也-」


「怎麼了啊,我尊敬的魔王大人。」


看著自己的愛人正慵懶地側躺在自己的床上,新羅有點無奈地笑著,撐到對方上方靠在對方身上,用翅膀阻隔著左右的光線和景色。


「哈哈,這叫法我不怎麼喜歡呢。」


「欸-」


臨也斜眼看著撐在上方的人,臉無表情,隨後背過對方趴在床上,表示不想理會對方。


「你的性格真是非常自我呢-」


新羅摟上對方的腰,一手捉住對方的手,把臨也抱了起來。兩個人都跪在了床上,新羅把頭靠到對方的肩膀上,蹭著對方的脖子。


「要不要當我的妻子呢,臨也。」


「你這個叫法我也不怎麼喜歡。」臨也半瞇著眼看著新羅對自己為所欲為,自己倒是不怎麼在乎「不過我不討厭。」


臨也側過頭,不再看著新羅。看著臨也已經紅透的耳尖,新羅淡淡笑著,把臨也轉過身抱著,把頭再次湊到對方脖子上,張口便用力咬了下去。


「嗚!?」


未能預料到事情的發生,臨也來不及反應。對方的力氣過大,臨也只能緊緊抓住對方的肩膀,忍受著疼痛的襲來。新羅身上逐漸亮起淡淡的紫光,臨也開始感到異樣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


臨也痛苦地吶喊著。隨著臨也的叫喊聲,臨也頭的兩旁開始長出和新羅一樣的角,背部的衣服也被長出來的翅膀撐破,臀部靠上的地方也長出了尾巴。


同時,臨也的瞳孔也刻上了符文,脖子上也烙印了標誌。


新羅身上的光淡去後,臨也也無力地倒在新羅身上。


「這就是魔界的結婚儀式…嗎……?」


「嘛,以人類來說是這個說法沒錯啦」新羅滿意地抱著面前的人。


「你現在是我的人了哦-」


看著明明已經不知道幾歲還那麼天真的魔王,臨也也只是無奈讓對方抱著。


-嘛,能遇到你也不錯


――――

Fin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陷入 R18》by修也

看我終於完稿了啦哈哈哈哈

《陷入 R18》by修也

-Cp:新臨

-魔王新x人類臨

-題材自白夏

-ooc注意!!

-肉文

-渣渣注意

-小學文筆

------------

—相傳

這個世界是由天界,人間且魔界組成的,為了維持各界的平衡,各界的最高領導者決定立下互不侵犯的條例,如犯例將由被犯界處置該犯人。

此例立下後,各界亦和平共處至千年後的社會。

「相傳…嗎……」

臨也咧嘴笑著,滑著滑鼠把網頁關掉,用力把自己摔進椅子裡,靠著椅背看向在整理文件的波江。

「吶,波江小姐相信嗎?天界和魔界的傳說。」

「我覺得你還是完成你的工作再討論這事。」

波江看也沒看臨也...

看我終於完稿了啦哈哈哈哈

《陷入 R18》by修也

-Cp:新臨

-魔王新x人類臨

-題材自白夏

-ooc注意!!

-肉文

-渣渣注意

-小學文筆

------------

—相傳

這個世界是由天界,人間且魔界組成的,為了維持各界的平衡,各界的最高領導者決定立下互不侵犯的條例,如犯例將由被犯界處置該犯人。

此例立下後,各界亦和平共處至千年後的社會。

「相傳…嗎……」

臨也咧嘴笑著,滑著滑鼠把網頁關掉,用力把自己摔進椅子裡,靠著椅背看向在整理文件的波江。

「吶,波江小姐相信嗎?天界和魔界的傳說。」

「我覺得你還是完成你的工作再討論這事。」

波江看也沒看臨也一眼,繼續整理著手上的文件。

「真是無趣呢波江小姐。」臨也無奈地攤開雙手「我啊,可不相信這種東西呢-」

臨也沒有理會波江的話語,諷刺了對方一句且繼續自說自話下去。

「比起恐懼人類自己幻想出來的東西,不如還是實際點好過啦。」臨也站了起來,走向自己公寓裡的衣帽架,拿起懸掛在上面長年穿著的外套「要說如果真的存在,人類還能分辨闖進人間的魔物嗎?」

「嘛,為這種傳說作出的反應和行為的人類,還真讓我感到有興趣。」

臨也把外套穿上,拿起公寓鑰匙就準備出門。

「我今晚都不會回來,波江小姐離開前記得鎖門哦-」離開前臨也不忘交代事情「麻煩你囉-」說著,臨也便關上了大門。

「傳說是真的存在哦。」

在臨也離開後,波江開口說著,翻著手上的資料。

資料上,是一位穿著白色西裝戴著眼鏡的男人。


「沒想到這個點露西亞壽司店還有開啊!」

提著剛買的金槍魚壽司,臨也愉快地走著捷徑去一個能休息的地方。

此時此刻的臨也並沒有發現有人正在暗角看著他。

「折原臨也…嗎……」

暗巷裡發著微弱的紫光,一個穿著白西裝的人正靠著牆透過玻璃鏡片看著坐在公園裡開心吃著壽司的臨也。

-人?他可以稱作人類…嗎?

「還真敢闖入魔界範圍吶,不過看起來很不錯哦…」

正確來說,他是魔界的統領者。

瞪著閃著紅光的眼睛,那個男人一瞬間閃現到臨也面前,在臨也沒來得及反應之前,那個人已經施展出魔力,而臨也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歡樂的時間要開始了呢-」

男人抱起臨也,張開翅膀便消失了。

--

以下請走網站///

立志娶修哉為妻之修也🖤
作業—動態人物4 @折原臨乃...

作業—動態人物4
@折原臨乃 的點圖,女神臨也//
人物設定自【新臨】カミイロアワセ by @折原臨乃
我不會畫腳啦(哭

作業—動態人物4
@折原臨乃 的點圖,女神臨也//
人物設定自【新臨】カミイロアワセ by @折原臨乃
我不會畫腳啦(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