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新选组

29632浏览    1270参与
тройка

【大河剧新选组】【近土】竹丛中 C4

年底加油更新一波,小天使山崎又上线了,记得收集线索哟同学们(敲黑板

利刃出鞘真好看啊,什么时候能写出这样精彩的故事呢emmmmmmmmm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4.山崎烝


岁三的寝间门口跪坐着一个町人打扮的年轻男人。


只见此人生得一幅精干俊朗的商人模样,却如同正儿八经的武士一般端坐着。


α0β


年底加油更新一波,小天使山崎又上线了,记得收集线索哟同学们(敲黑板

利刃出鞘真好看啊,什么时候能写出这样精彩的故事呢emmmmmmmmm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4.山崎烝

 

岁三的寝间门口跪坐着一个町人打扮的年轻男人。

 

只见此人生得一幅精干俊朗的商人模样,却如同正儿八经的武士一般端坐着。


α0β



轻舟盛昭灼

嗯误删重发这个系列的文
乙女向der超甜。
希望喜欢呀

嗯误删重发这个系列的文
乙女向der超甜。
希望喜欢呀

Kitsch

【PeaceMaker铁】花明かり

·依旧冲田总司中心,微土冲
·PeaceMaker鐵 衍生同人
-
那正是文久二年。

三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本应是草长莺飞的时节里,早春的江户,下雪了。

一开始只是如丝的细雨,在黛色的天幕下像轻薄雾气,抚着累累花枝,在青石板的桥面上发出沙沙的声息,淅沥又怯然,柳絮一样轻佻,当它连缀成哗哗作响的雨幕时,长街的笑语渐渐淹没在雨声里,豆大的灯火才被吹熄,像是乍然触到寒意而仓促收回的手脚。

而到第二天,当人们伸出手掌,感受到那一点微凉湿意,又见昨日那含苞的羞怯花枝被白雪压弯,才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那一股寒意。

冲田呼出一口气,白雾腾然从口鼻中钻出,透过...

·依旧冲田总司中心,微土冲
·PeaceMaker鐵 衍生同人
-
那正是文久二年。

三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人惊奇的事,本应是草长莺飞的时节里,早春的江户,下雪了。

一开始只是如丝的细雨,在黛色的天幕下像轻薄雾气,抚着累累花枝,在青石板的桥面上发出沙沙的声息,淅沥又怯然,柳絮一样轻佻,当它连缀成哗哗作响的雨幕时,长街的笑语渐渐淹没在雨声里,豆大的灯火才被吹熄,像是乍然触到寒意而仓促收回的手脚。

而到第二天,当人们伸出手掌,感受到那一点微凉湿意,又见昨日那含苞的羞怯花枝被白雪压弯,才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那一股寒意。

冲田呼出一口气,白雾腾然从口鼻中钻出,透过模糊的水汽,远处的富士山若隐若现,一片皑皑,似乎翻过了它,就可以望见京都。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安政七年那场樱田门外的骚乱发生了两年不到,安政大狱的余威还尚能带起一阵寒战,在晦暗不明的权力更迭之中,他懵懂感受到一种不可言明的力量正把他们的国家推向一个尚未可知的方向,他将手从前襟中拿出来,摸到腰际的加贺清光,刀锷冰凉,让他猝不及防地打了个激灵,他在去年拿到了天然理心流的免许皆传,今年一月的时候,水户藩的浪人在坂下门外暗杀了幕府老中,和樱田门外之变时一样地选择了枪——它就这么响亮又热烈地划开时代的帷幕,摩擦着自江户时代以来久未更迭的陈腐空气,带起一阵灼热的阵痛,这样的巨响似乎正是一种标志,标志着人们需要奉献更多,以饕足这已成气候的浪潮。

他摊开手掌,在太长的时间里,他把手放在刀锷上,那温度既不能暖热冷铁,也不至让手变得冰凉,只是让雪花融在掌心的凉意不再如他刚从试卫馆出来时一般扎人。去年十一月里,土方先生生了一场重病,虽说已经差不多好全了,今年甚至还拿到了极意目录,但的确有一阵,他看着土方先生眼中的火光,有着亟需抓住一些什么的想法。京都,那是浪士们的向往之地,如他们一般的人,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一展抱负的机会。

不论是近藤先生,土方先生,还是我,都不会甘于一直待在白河藩这小小的试卫馆的,冲田想,在这样的乱世里,或早或晚,会有一个契机,我们会看见富士山之后的风景,也许这样的日子在不久之后就会到来了。

“总司,”他抬头,看见了不远处一身黑色和服的土方先生,他手上提着用油纸包好的糕点,正皱眉拨开一丛雪白的花枝,雪屑扑簌簌地往下掉,化开在他的衣袖上,晕成一块块湿迹,“你在这里发什么呆,不是你说要吃点心的吗。”

他也是那花中的一丛,冲田如是想着,心情变得明朗起来。

“啊对对,”他双手合十,笑眯眯地向他道歉,“抱歉抱歉,只是今年的花开得太好了,一不小心就看入神了。”

花开得好?土方只是看着被雪打蔫的花苞,和两三枝开得可怜的花,耸起了眉毛。

“是啊,”冲田不为所动,“正如俗语所说的,麦子盖了三层被厚的雪之后,来年一定会丰收,花也是一样的。”

那些刚刚被土方先生掸去积雪的枝条上,有刚刚抽条的细嫩新枝,一个个米粒大小的花苞正透出更加新鲜的颜色,预示着正将到来的那个杏雨梨云的美好时节。

“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土方啼笑皆非地摇了摇头,不过,他看了看天边染成火红的云彩,明天会是个好天气也说不定,“差不多该回去了。”

“是啊,该回去了。冲田一直空置的手掌抓住了土方先生垂下的衣袖,“我们走吧,土方先生。”

当斜阳将阴影交叠的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不远的将来,鲜花烂漫,春山如笑,回寒的时节终将结束在某年某月,而他已经抓住了些什么。

......

文久三年一月,永仓新八将招募浪士组的信息带到试卫馆。

同年二月四日,近藤、土方、冲田、井上、山南、永仓、藤堂、原田等加入浪士组。

Amethyst╮°

营业一下!发点本子图透😭(凑不要脸打了tag


看上去似——乎和条漫区别不大但其实改的地方还挺多的,每格基本都细化调整了((因为条漫拆页漫分镜实在是太难了orz

营业一下!发点本子图透😭(凑不要脸打了tag


看上去似——乎和条漫区别不大但其实改的地方还挺多的,每格基本都细化调整了((因为条漫拆页漫分镜实在是太难了orz

七月山猫
是CP25的新无料,圣诞主题的...

是CP25的新无料,圣诞主题的纸立牌。
终于完成了(ง˃̀ꄃ˂́)۶太久没画冲田组上色卡了好久。
摊位在新选组专区,只要购买摊上任意刊物即可赠送【因为不会印太多_(:τ」∠)_怕发不完】
纸立牌构造可以参考左上角的说明

是CP25的新无料,圣诞主题的纸立牌。
终于完成了(ง˃̀ꄃ˂́)۶太久没画冲田组上色卡了好久。
摊位在新选组专区,只要购买摊上任意刊物即可赠送【因为不会印太多_(:τ」∠)_怕发不完】
纸立牌构造可以参考左上角的说明

樱桃罐头

【中翻】六月是鲜红的蔷薇 策谋(5)

悄咪咪更新一点。古文没学好……

对新德寺的内部结构很是好奇,但因为是非公开寺院,进不去。

不知道有没有进去里面看过的小伙伴呢?

==============================

冲田总司——六月是鲜红的蔷薇 三好徹


新德寺的本堂,以佛堂为中心,左右有十畳大的房间,再加上,对着门还有条一间^宽的宽敞走廊。若将隔扇全部卸掉,就更加宽阔了。

浪士队全员都到齐后,清河八郎从左侧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清河右手拿着大刀,占据了面向全员的位置,并将那把大刀放在了左手边。

细微的议论声传开来。清河为什么要把大刀放在左手边^呢。

「诸位」

清河严肃地挺起背,环视全员。肤白...

悄咪咪更新一点。古文没学好……

对新德寺的内部结构很是好奇,但因为是非公开寺院,进不去。

不知道有没有进去里面看过的小伙伴呢?

==============================

冲田总司——六月是鲜红的蔷薇 三好徹


新德寺的本堂,以佛堂为中心,左右有十畳大的房间,再加上,对着门还有条一间^宽的宽敞走廊。若将隔扇全部卸掉,就更加宽阔了。

浪士队全员都到齐后,清河八郎从左侧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清河右手拿着大刀,占据了面向全员的位置,并将那把大刀放在了左手边。

细微的议论声传开来。清河为什么要把大刀放在左手边^呢。

「诸位」

清河严肃地挺起背,环视全员。肤白长脸的清河,眼神锐利泛着冰冷的光。

「接下来,我希望大家能好好听听我要讲的话」

他用非常具有穿透力的声音说到。

在座都回归安静。清河将他那薄唇紧紧抿了一下后,

「我们这样上京都的理由,无须重申,将军家奉了皇命,坚决实行攘夷的大义,为此召集起咱们这些满腔精忠报国之志的人,作为天下人的先驱。攘夷是朝廷的命令,就是将军家,为了实现那个志向,也定是怀抱赤诚之心地去工作,咱们这些人,虽说是应幕府的号令聚集在一起,但不是来谋求俸禄和官职的。只是为了献身于攘夷的大义才这样来到了京都。因此,必须将这个志向呈报给朝廷。我清河八郎,冒昧地,已经将加进了上述宗旨的尊王攘夷的建议书准备好了。接下来我会念一下,请安静地听」

清河这么说着,从怀里拿出了卷纸,

「谨拜表禀告,此番我等上京是……」

大声地读了起来。

我边听边观察师父他们的表情。师父皱着眉头侧耳倾听,副长则是嘴角微弯。

随着诵读声,如轻微的嗡嗡声开始在本堂里回响。清河无动于衷地读完,

「以上,对我要上呈的心得,应该没有异议吧」

他用蕴含着气势的语气说道。

「等下」

说话的是芹泽。清河眼神锋利地瞥了一眼道。

「有什么疑问吗」

「倒不是有疑问,简单地说,咱们不是幕府一方的,而是来朝廷办事了是吗」

「事到如今,芹泽君你在说什么呀。攘夷难道不是日本的国策吗。精忠报国绝不是嘴上说说,要把这个想法呈上去。」

「我知道要尽忠报国。这个志气,我不输在场的任何人。但是,咱们上京都,难道不是为了在做将军家护卫之际,取缔那些恶意滥用刀剑的蛮横浪人吗」

「那么,我问你。将军家上京的目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不用说,当然是奉了攘夷的朝命。因此,为攘夷大义而牺牲,不管是将军家还是咱们,都没有区别。懂了吗」

「唔」

「如果说,我们从将军家那里领取了俸禄的话,我们直接的主人就成了将军家,就不得不遵从命令,万幸,我们并没有受领俸禄」

「唔,这倒是,不过……」

「我现在,由衷地感谢自己是全国没有俸禄的浪士。也就是说,既为草莽之身的同时,也可以和将军家拥有同样的资格,奉朝廷之命,成为攘夷的先驱者。男人的夙愿,无外于此不是吗」

「唔」

芹泽听入了迷一般嘟哝到。

「其他,还有谁,有异议吗」

清河从容地说。

已经没有要发言的人了。

「那么,我就把这个建议书看做是浪士队全体的意见,没关系吧。那样的话,关于让谁带建议书前去,就由我全权决定。可以吧」

没有提出异议的声音。清河依次点出六个人的名字,说,

「任务非常重要。朝廷如果没有受理的话,那也是浪士队的诚意不够。那时候,请以没打算活着回来的觉悟,完成任务」


====================================

一间:日本的长度单位,约为182cm。

左手边:通常武士将刀插在左腰上,用右手拔刀。落座时连带刀鞘一起放置于右手边,以示自己无敌意。


梓蛋蛋
“晚安!婶婶早点休息!” 害呀...

“晚安!婶婶早点休息!”


害呀安定怎么那么可爱(窒息

“晚安!婶婶早点休息!”


害呀安定怎么那么可爱(窒息

тройка

【大河剧新选组】【近土】竹丛中 C3

营业过度大病一场,再也不敢熬夜了noooooooooo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岁三独自一人走进岛原的角屋时,天色已经黑透了。

α0β

营业过度大病一场,再也不敢熬夜了noooooooooo

———————————————————————————————


竹丛中

作者:漂泊的哥萨克

楔子

1.道具师平右卫门

2.阿秀


3.佐伯又三郎

岁三独自一人走进岛原的角屋时,天色已经黑透了。

α0β

青铜写手伍67
冲田君本来只是铺个底色,后来发...

冲田君
本来只是铺个底色,后来发现效果还不错
等一下上完色再看看
最卑微的coser,图都要自己画嘤嘤嘤

冲田君
本来只是铺个底色,后来发现效果还不错
等一下上完色再看看
最卑微的coser,图都要自己画嘤嘤嘤

烽火葬倾城

找一张图 占tag 致歉

挺久以前的一张图了,换手机之后数据找不到了,非常喜欢的一张图,希望能重新找到

是新选组出阵的一张图,色调很清淡,蓝天下飘着樱花的背景

然后顺序依次应该是极化虎哥,极化兼桑,极化国广,极化安定,非极化清光,记不太清了

所有人都是意气风发面带微笑的轻快感觉,只有清光是比较严肃沉默的表情

有知道的小伙伴告诉一下是哪位太太的图,或者私发一下

谢谢!

挺久以前的一张图了,换手机之后数据找不到了,非常喜欢的一张图,希望能重新找到

是新选组出阵的一张图,色调很清淡,蓝天下飘着樱花的背景

然后顺序依次应该是极化虎哥,极化兼桑,极化国广,极化安定,非极化清光,记不太清了

所有人都是意气风发面带微笑的轻快感觉,只有清光是比较严肃沉默的表情

有知道的小伙伴告诉一下是哪位太太的图,或者私发一下

谢谢!


阿齐赛AZIZA
发发,之前给列表的q版souj...

发发,之前给列表的q版souji
ヾ(✿゚▽゚)ノ

发发,之前给列表的q版souji
ヾ(✿゚▽゚)ノ

樱桃罐头

说起来,去京都巡礼那次有走过新德寺P1,和八木邸P2同在一条街上,斜对着。最近小说里讲的,就是发生在这一带的事啦。

说起来,去京都巡礼那次有走过新德寺P1,和八木邸P2同在一条街上,斜对着。最近小说里讲的,就是发生在这一带的事啦。

精神小剪 不请自来

——公元2019年——
——新选组——
——出阵——

‼️cp有涉及土方组冲田组及长蜂

长曾祢虎彻: @蚀森咕咕咕
蜂须贺虎彻: @真的梨花
加州清光: @__KURO様
大和守安定: @-藤渚-tentensen
和泉守兼定: @扇紫Sennshi
堀川国广:原po
📷:校长
后期:孩子

再次给各位staff说一声辛苦了!!!
希望大家喜欢

p7和p9动作来自斯托卡柴太太
斗胆艾特您一下😖 @电饭煲煲
真的特别感谢您的授权

——公元2019年——
——新选组——
——出阵——

‼️cp有涉及土方组冲田组及长蜂

长曾祢虎彻: @蚀森咕咕咕
蜂须贺虎彻: @真的梨花
加州清光: @__KURO様
大和守安定: @-藤渚-tentensen
和泉守兼定: @扇紫Sennshi
堀川国广:原po
📷:校长
后期:孩子

再次给各位staff说一声辛苦了!!!
希望大家喜欢

p7和p9动作来自斯托卡柴太太
斗胆艾特您一下😖 @电饭煲煲
真的特别感谢您的授权

淞鸟
这么可爱的事情怎么可以没有冲田...

这么可爱的事情怎么可以没有冲田呢?!

这么可爱的事情怎么可以没有冲田呢?!

樱桃罐头

【中翻】六月是鲜红的蔷薇 策谋(4)

爬一点出来
==============================

冲田总司——六月是鲜红的蔷薇 三好徹


芹泽明着对我,严格地说,是对试卫馆一门发起了挑战。我知道。本庄宿那件事,至今他仍耿耿于怀。粗看下来,即便是主屋,想想人数,住下来也并不宽裕。芹泽说不定是想将试卫馆八人赶出别院,得以独占八木家。当然,这是很不讲道理的。强行驱赶的话,则会诉诸武力。恐怕芹泽就是在寻求一个契机。

分配宿舍的是师父。为什么决定要和芹泽一派同住,我无从揣度他的想法。被挑衅了的话,就应战,是这样吗。考虑到芹泽荒唐放肆的性格,早晚会有避不开争斗的一天,这不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吗。我,瞬时下了决心。...

爬一点出来
==============================

冲田总司——六月是鲜红的蔷薇 三好徹



芹泽明着对我,严格地说,是对试卫馆一门发起了挑战。我知道。本庄宿那件事,至今他仍耿耿于怀。粗看下来,即便是主屋,想想人数,住下来也并不宽裕。芹泽说不定是想将试卫馆八人赶出别院,得以独占八木家。当然,这是很不讲道理的。强行驱赶的话,则会诉诸武力。恐怕芹泽就是在寻求一个契机。

分配宿舍的是师父。为什么决定要和芹泽一派同住,我无从揣度他的想法。被挑衅了的话,就应战,是这样吗。考虑到芹泽荒唐放肆的性格,早晚会有避不开争斗的一天,这不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吗。我,瞬时下了决心。

「没什么可怕的」

「什么!」

芹泽脸上泛起红潮。

「有什么话,之后我会洗耳恭听,但是现在,因为有事相商,大家都要去新德寺集合。告辞」

我背对芹泽走出去。全身是神经都集中在了背上。如果芹泽甩出手里剑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躲开。说不定,我是想试试自己。

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走出了八木邸的大门。那时,

(总司,别做蠢事)

我好像听到了姐姐的声音。

(哎,也许是件蠢事。但是,就算明知道,男人有时候也有不得不去做的愚蠢行为哦)

(就算你这么说,但芹泽鸭必然是要比你厉害的啊)

(是吗)

(你自己明明就知道)

对这场无声的交谈,我无法找出自己的回答。

停下脚步。周围弥漫着黄昏的薄雾。我打算再次扪心自问。芹泽鸭比冲田总司还要厉害吗。

那时,前方浮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它无声地向我靠近。

(幽灵吗)

一开始我这么以为,等靠近后,

(姐姐大人?)

我想到。当然,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我马上意识到,白色的影子是位女性。一位年轻的姑娘。从她规规整整穿着的服装上来看,像是附近乡士家的女孩。在我停下脚步的时候,对方像是起了戒备的样子,果然也霎时止步,接着把手上拿着的包裹重新抱回怀里后走了过来。

我们的距离缩短了。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对方。年轻的姑娘,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抬起了低着的头,向我默默行礼。我回礼的同时,看到了她。不,也许是,原本打算要回礼的,但实际上连这都忘掉了。我见到的,是不存在于世上的美丽女人。没错,确确实实,在我身旁,某位极其美丽的人走了过去,接着像是被吸入暮霭中似的消失不见了。

让我从仿若被施了束缚术一般的状态下恢复过来的,是从八木邸出来的芹泽他们旁若无人大声地走近。

我加快脚步,一边向半条街前面的新德寺急行,一边在心里问,刚刚经过的时间不是梦,是现实吧。接着,那时,虽然被持续在新德寺发生的变故吸引了注意力而没能深思,但后来我领悟到,那确确实实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人,会有决定生涯的命运的邂逅。


幕末兽物语

总司这只雪豹豹真的和下雪天好配!!!

今天刚学了渲染,做点静态3DCG玩玩

模型是之前抽空自己建的,这学期专业课学了不少东西,不过还在摸索中hhhh希望以后能做出全员的模型,一起来拍照照!!!

总司这只雪豹豹真的和下雪天好配!!!

今天刚学了渲染,做点静态3DCG玩玩

模型是之前抽空自己建的,这学期专业课学了不少东西,不过还在摸索中hhhh希望以后能做出全员的模型,一起来拍照照!!!

幕末兽物语

迷你小摆件~(上色实验品,并不是最终成品,最终成品会更精致哦)

明年开始售卖

大小是8cm,第一弹共有四个角色

迷你小摆件~(上色实验品,并不是最终成品,最终成品会更精致哦)

明年开始售卖

大小是8cm,第一弹共有四个角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