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方应看

24.6万浏览    2169参与
天下之大

[方应看x你]和侯爷腻腻歪歪的日常(6)

http://t.cn/EP7zCQz

手机党见评论

http://t.cn/EP7zCQz

手机党见评论

天下之大

[全员对话体]五个男人的吃醋日常(2)

http://t.cn/EP77BsK
手机党评论

http://t.cn/EP77BsK
手机党评论

Valla
我惜命是因为我要救她若我死了谁...

我惜命
是因为我要救她
若我死了
谁来为她拼命

我惜命
是因为我要救她
若我死了
谁来为她拼命

式微
深夜激情短打。听说写什么出什么...

深夜激情短打。听说写什么出什么,白嫖这么久做点贡献,请让我抽到方美丽。

深夜激情短打。听说写什么出什么,白嫖这么久做点贡献,请让我抽到方美丽。

是陈甜甜啊
又摸一张方侯爷(对就是这么爱他...

又摸一张方侯爷(对就是这么爱他w
硫酸纸和彩墨这么配啊
窝太鱼唇辽为什么今天才明白_(:ᗤ」ㄥ)_
放假了就是各种瞎试瞎搞_(:ᗤ」ㄥ)_

又摸一张方侯爷(对就是这么爱他w
硫酸纸和彩墨这么配啊
窝太鱼唇辽为什么今天才明白_(:ᗤ」ㄥ)_
放假了就是各种瞎试瞎搞_(:ᗤ」ㄥ)_

盛世无忧

盛世无忧 二十三

这一路有九百公里,那就是一千八百里。每天就算能走一百八十里,也得十天。无忧昏昏沉沉地想。

这才第二天。

官道筑得再好,马车避震再强,颠簸也是难免的。

无忧,华丽丽地,晕车了。

头痛,肩痛,肚里一阵一阵翻酸水想吐。

之前已经停了两回,跑下车去吐,按理这会儿应该腹中空空,可还是想吐。

无情说停车休息,她不肯,说耽误行程;说行得慢些,她也不肯,说走越慢受罪时间越长。

无情也拿她这种越难受越别扭的性子没法,端碗水喂她喝了,不消一刻又吐了。

“月牙儿……要不,你打晕了我,就好了。”无忧看着无情眉头越锁越紧,想到那天他教燕无归的法子。

无情叹了口气:“终究对身子不好。”掂了几枚金针,在几...

这一路有九百公里,那就是一千八百里。每天就算能走一百八十里,也得十天。无忧昏昏沉沉地想。

这才第二天。

官道筑得再好,马车避震再强,颠簸也是难免的。

无忧,华丽丽地,晕车了。

头痛,肩痛,肚里一阵一阵翻酸水想吐。

之前已经停了两回,跑下车去吐,按理这会儿应该腹中空空,可还是想吐。

无情说停车休息,她不肯,说耽误行程;说行得慢些,她也不肯,说走越慢受罪时间越长。

无情也拿她这种越难受越别扭的性子没法,端碗水喂她喝了,不消一刻又吐了。

“月牙儿……要不,你打晕了我,就好了。”无忧看着无情眉头越锁越紧,想到那天他教燕无归的法子。

无情叹了口气:“终究对身子不好。”掂了几枚金针,在几处穴位下针。无忧只觉挨针的几处穴位酸胀难受,脑袋愈发沉了,不一会儿,沉沉睡去。

醒来已在客栈,可依然头痛难受,什么也吃不下,只喝了水,晚上又昏沉入睡。

第三日一早,无情眼见着那边房里飘出来个晃晃悠悠,小脸硬是瘦了一圈的女鬼状无忧,沉着脸说:“今日你坐轿。”

无忧还想说不能占用轿子,看了看他脸色,乖乖咽了,乖乖上了轿子。

不知是轿子的频率不同,还是晕车晕过了劲儿,无忧没晕轿,照常能吃能喝,没两个时辰就有满血复活的意思。

轿子里的空间比车里小了许多,无情连同轮椅在里面时,必然没法安稳地坐个无忧。

无忧第一次清醒状态坐在轿中,却觉得手边一切都很亲切。近期,那些图纸她没少看,反反复复的,可以说,除了无情,无忧必是最了解这轿子的人。

这时坐着,忍不住东摸西摸,恨不能发动机关看看效果。

她没想到,真的有人给她送来了这个机会。




萧楚笙知道,杭州一干官员恨他入骨。他很高兴。

他恨他们。

自小家破人亡,都是因为这群人。现在,他也有能力让人家破人亡。

萧楚笙也知道,他们请了天下闻名的神捕无情,所以他决定,中途截杀。

他已灭了四户二十五口人,不计奴仆。他已剿灭了七波来抓捕他的人,其中不乏知名的人物。

萧楚笙不信,就凭一个无情能把他怎样。如果能中途杀了无情,他将名满天下。


萧楚笙已经看见有一行人走来。前方一辆马车,后面跟着一顶轿子。

任谁都看得出来,马车和轿子之间相互关照之意。

轿子里定是无情,马车里呢?他有家眷随行?若是四大名捕中另几个,必是骑马。坐车的,女眷无疑。

先对哪个下手呢?

答案很明显。

他向车上扑去。

萧楚笙有个嗜好,灭门时,必把家中妇孺先杀戮殆尽,看着男主人或是不停哀哀求生,或是怒不可抑,留到最后才虐杀。只有这样的痛苦才能稍稍平复他心中难以言说的愤怒。

驾车的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看上去像是吓傻了,只木愣愣地看着他,连身边的刀也未拿起。

萧楚笙从三丈开外直扑马车,速度飞快,一瞬间把距离缩短到八尺,挟着雷霆之势,就要挥出手中的刀。他有信心,只用一刀,一刀破车,一刀杀人。

数道银芒连着尖啸声突然从车中爆射而来,他发现自己上下至少八处大穴都笼罩在银芒中,心头大惊。车中是谁?幸得他平时遭遇的突袭、伏击数不胜数,竟在刻不容发间向旁移动了一尺,避过要害处,任几枚银针打在身上,翻身向不远处的轿子扑去。

如果车中是无情,那么轿子里呢?

轿子却更不容他近身,此时已有数般暗器发出,追魂钉、柳叶刀,或快或慢,一样带着清越啸声,清清楚楚向他扑来。终是避无可避,被一柄飞刀深深扎入前胸,踉跄倒下。


萧楚笙让自己的身子以最应有的样子倒下。

他还没死。也许很快就会死了,但是他不在意,现在,他希望有人来查看,那么,还能带一个人走。

轿子那边有脚步声。一步,两步,三步……他从地上一跃而起……看到的是个少年笑嘻嘻的脸,剑光闪烁,他再一次倒在地上。

“我们家姑娘见不得血,虎头儿只好叫我来了。”这是萧楚笙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配角的名字真难想,只好这样了。

——————————————————————

忙着肝七个号游戏,字数和更新速度什么的……反正大家也都在肝吧……

阿Y
表白文案 表白侯爷 天啊 这句...

表白文案

表白侯爷

天啊 这句话 真的是男生都应该学学

说的真的很入我心❤️

表白文案

表白侯爷

天啊 这句话 真的是男生都应该学学

说的真的很入我心❤️

云鬓轻绾复相思

关于中秋赏月活动的碎碎念~~~(又名不算攻略的攻略)

应该有大佬早早就把这次活动整明白了吧……然鹅我今天才稍微明白如下一丢丢……  

1.首先一定一定要带可以加成的卡牌,emmm如果是加成总和概率达到100%的话,每次探索都会拿到两件奇物,否则就是一件或者两件随机ORZ,有卡的一定听官方爸爸的话乖乖带卡~

2.对应人物的奇物掉落地点:

   emmmm目前我试出来的是酱紫的:

   师兄:汴京,雪落原

   方好看:仙居原,漠北

   小乌龟:杭州,雁门关
 ...


关于中秋赏月活动的碎碎念~~~(又名不算攻略的攻略)

应该有大佬早早就把这次活动整明白了吧……然鹅我今天才稍微明白如下一丢丢……  

1.首先一定一定要带可以加成的卡牌,emmm如果是加成总和概率达到100%的话,每次探索都会拿到两件奇物,否则就是一件或者两件随机ORZ,有卡的一定听官方爸爸的话乖乖带卡~

2.对应人物的奇物掉落地点:

   emmmm目前我试出来的是酱紫的:

   师兄:汴京,雪落原

   方好看:仙居原,漠北

   小乌龟:杭州,雁门关
 

   顾卷卷:三清山,蜀道

如果带了卡到对应人物的两个地图来回刷的话,一天凑齐一条不是梦!!!只要四天,就能获得和月牙儿🌙的约会!!!

3.因为我不玩忆梦所以不需要卖东西,但据说活动期间的奇物和游历获得的奇物都放在一起,所以不要点一键售出,会哭的_(:3」∠)_

(好嘛,可以不用哭了,评论里的小伙伴说是卖不掉的~就喜欢这份贴心~)

最后祝各位师妹中秋快乐,早日刷出本命剧情啦啦啦啦笔芯~~~

















pum了不起
中秋书信get√侯爷你真甜,考...

中秋书信get√
侯爷你真甜,考虑来我梦里嘛【托腮】

中秋书信get√
侯爷你真甜,考虑来我梦里嘛【托腮】

今天吃饭团了吗
官方黑……哈哈哈哈哈哈……

官方黑……哈哈哈哈哈哈……

官方黑……哈哈哈哈哈哈……

非陵

【遇见逆水寒】【全员x你】春眠总觉晓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跟娘子做游戏。

有一种现象,叫晨○;有一种科普,叫实践。

开车也想尽量不ooc。没写顾兄。

没羞没臊老夫老妻日常假设。


叶问舟 Ver.


“师妹也醒了?”

叶问舟侧身含笑望了许久,就为等枕边人睁眼第一刻送上这句话。

可他心里知道,这个人,此生怎么看都看不够的。

“别这样蹭过来……乖,先去洗漱,我一会再去。”天地良心,小懒猫怎么醒了就对他动手动脚!

“一起去?师兄现在恐怕……没办法。”

此话一出,胸膛上便挨了数下轻戳,像是抱怨,更像是撒娇。叶问舟失笑,便又吃了一肘击。

“好吧,如今还以师兄妹相称确实生分……”他手忙脚乱地防着身边人亲昵的攻势,左...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跟娘子做游戏。

有一种现象,叫晨○;有一种科普,叫实践。

开车也想尽量不ooc。没写顾兄。

没羞没臊老夫老妻日常假设。



叶问舟 Ver.


“师妹也醒了?”

叶问舟侧身含笑望了许久,就为等枕边人睁眼第一刻送上这句话。

可他心里知道,这个人,此生怎么看都看不够的。

“别这样蹭过来……乖,先去洗漱,我一会再去。”天地良心,小懒猫怎么醒了就对他动手动脚!

“一起去?师兄现在恐怕……没办法。”

此话一出,胸膛上便挨了数下轻戳,像是抱怨,更像是撒娇。叶问舟失笑,便又吃了一肘击。

“好吧,如今还以师兄妹相称确实生分……”他手忙脚乱地防着身边人亲昵的攻势,左支右绌之间气息愈发浊重。

携手多年,他怎会不知这小丫头此刻在打什么鬼主意?

于是他终是松了力道,任凭温香软玉猝不及防撞进怀里。


“既然师妹执意若此,师……为夫,便却之不恭了。”


无情 Ver.


无情是被脸上一阵绵绵痒痒的触感弄醒的。他闭着眼,捉住从他右颊肆虐到他眉峰的小手,无可奈何道:“天色尚早,怎么不多睡一会?”

耳边一声娇笑,感觉到另一只软若无骨的手又悄悄探近他腰腹,睡意终于全散了。

“你再如此胡闹,我就不得不请你履行做夫人的义务了。”

正欲往下游走的手刷地撤回去了,连带着一床被衾都扯了几扯。

“才知道害怕?叫我月牙儿……也是无用的。”他睁开双目,右手一撑便翻到了上头。感受到身下激荡,他一向冷清的面容倏地多了几分烟火气,“晚了。”


“今日休沐,我一天空闲,都是你的。”


方应看 Ver.


这一夜方应看睡得极安稳。或者说,自从成亲以来,他夜夜都好眠,除非他家夫人归宁三清山。

幼时梦魇,随着这场婚事圆满,终是消弭于无形。

他醒时下颌恰抵着怀中人鸦墨发旋,匀称的鼻息呼在他胸前,麻酥酥的。

方应看暗笑,并指捉住那对小巧鼻翼,低声道:“多大的人了,睡相还这么不老实,腿都搭到我身上来了。”

大约是气闷,小八爪鱼开始迷迷糊糊地动弹,两人交缠得本就紧密,这傻姑娘一摸到他下面某处,就猛地打了个激灵,不敢动了。

“怎么,还要装睡?”他趁机按住不放,唇齿顺势摩挲起美人后颈,“世间男子皆是如此,不才夫君我,正是其中雄伟大丈夫。”


“娘子,愿不愿亲身验一验?”


燕无归 Ver.


燕无归娶妻之后,也并不觉得同房这事儿,除了繁衍后人之外,还有别的什么意义。

好吧,若说没有食髓知味鱼水之欢,也是假的。

但决不能想念这滋味。起码,不能是现在想。

自从知道那具纤弱的身子里已是两个人,生于荒野长于混沌的燕无归,身体力行地证明着何为正道君子。

可像是知晓他最近克己得越发狠了,这天清晨他正跳下床想去浇冷水,被人一拽,又倒回了榻上。

“你小心。”他紧抿着唇,要害被居高临下俯视,却不敢再做反抗。

他眼见着那蝶翼般颤动的睫毛下有薄红一层层漫上双颊,自己耳根也热得要命,但到底还是没拦下这殷殷心意,不由自主逸出了几声喘息。


“有劳你,帮帮我了。”


———————————————————

作者碎碎念:

抱歉车轮摸太久导致了漏气,所以全是急刹车。

大概后续就是,叶师兄你情我愿,月牙儿顺其自然,小侯爷连哄带骗。

不是区别对待小燕,闷葫芦当然要闷声干大事(不是)

←实际上是因为我觉得被养蛊之法养出来的小燕自制力会高到爆表,起床play根本发生不了……所以不得不给他一个无法克制的理由。

这个程度应该不会被查水表吧……不用外链星人好忐忑。

X光断层扫描

方应看 X 你

OOC属于我

(四)

谁都知道,神通候府的夫人跑了,已经跑了一个月了,这神通候也找了一个月了,可是偏偏谁都没有见过那个穿着绿色罗裙的神通候夫人,说是不好奇是不可能的,神通候宠妻人尽皆知,这神通候夫人没理由就这么走了,渐渐的便传出了这夫人怕不是跟别人私奔的消息,但是转眼,传这消息的人也失踪了,在这事上面,谁都不敢乱说

“这女人到底去了哪里” 方应看在侯府里又拍碎了一个茶杯,当初给她个丫鬟就是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可还是让她跑了,现在那个丫鬟也被打发走了,她想的倒是周到,留下的信上还叫嘱咐着不要把气撒在丫鬟身上,若是不听她的话,便是一辈子都不会出现他面前了。展开那张读了又读的信纸...

OOC属于我

(四)

谁都知道,神通候府的夫人跑了,已经跑了一个月了,这神通候也找了一个月了,可是偏偏谁都没有见过那个穿着绿色罗裙的神通候夫人,说是不好奇是不可能的,神通候宠妻人尽皆知,这神通候夫人没理由就这么走了,渐渐的便传出了这夫人怕不是跟别人私奔的消息,但是转眼,传这消息的人也失踪了,在这事上面,谁都不敢乱说

“这女人到底去了哪里” 方应看在侯府里又拍碎了一个茶杯,当初给她个丫鬟就是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可还是让她跑了,现在那个丫鬟也被打发走了,她想的倒是周到,留下的信上还叫嘱咐着不要把气撒在丫鬟身上,若是不听她的话,便是一辈子都不会出现他面前了。展开那张读了又读的信纸,上面写的是真的满满当当,什么都写到了,什么都想到了,“这个傻女人,我方应看说了要护你一生无忧又不是空话,哪里还轮得到你来替我操心” ,字那么丑,等找到了亲自监督她练字,看不把方应看三个大字刻进她的心里,教她再也不敢离开自己身边。 “你等着,这世上,还没有我方应看做不到的事情,我方应看想找你,便一定找得到你。


(中秋了,小侯爷的七夕卡我还是抽不到)

推定义务

【方应看】假正经

# 关于生病撒娇方应看,第十一天,方应看x你


方应看生病了。


说起来倒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感冒发烧。虽然不是大病,可也足够折腾人的。


前一天晚上方应看只是头疼,你叫他早些睡,然后这人熬了个通宵。第二天就发烧了,刚开始你还没发现,后来觉得他脸色不对,伸手一摸,烫得不行,保守估计有个三十八九度。


你气得不行,立刻勒令他换衣服去床上躺着休息,又叫婢女去喊彭尖找大夫来。


当彭尖领着大夫来时,听到房间里面哐哐啷啷地响,又听见你中气十足地质问:“你到底脱不脱!”


方应看压着火气:“不脱,我还有事,这点小病不需要担心。”


“有什么事比生病还重要的?!”...

# 关于生病撒娇方应看,第十一天,方应看x你



方应看生病了。


说起来倒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感冒发烧。虽然不是大病,可也足够折腾人的。


前一天晚上方应看只是头疼,你叫他早些睡,然后这人熬了个通宵。第二天就发烧了,刚开始你还没发现,后来觉得他脸色不对,伸手一摸,烫得不行,保守估计有个三十八九度。


你气得不行,立刻勒令他换衣服去床上躺着休息,又叫婢女去喊彭尖找大夫来。


当彭尖领着大夫来时,听到房间里面哐哐啷啷地响,又听见你中气十足地质问:“你到底脱不脱!”


方应看压着火气:“不脱,我还有事,这点小病不需要担心。”


“有什么事比生病还重要的?!”


“怎么没有了?”


“方应看!”


“……我要走了。”他声音听不出一丝虚弱,甚至还有些怒气,可又不想冲你发火。


只见你和他拉拉扯扯从屋里出来,大夫看着彭尖,彭尖看着你,你看着方应看,一时无话。男人叹了口气:“你好好在府里,我晚点回来。”


你稍微软下语气:“那我和你去。”


“我要进宫。”


你不再说话,站在原地看他叫人备轿离开。彭尖喊你别生气,侯爷也不是得的什么大病,回来好好休息就行。稀松平常的语气,说得好像是身为姑娘家的你是不理解这些坚强的男人了,对他们来说小病小痛不足为惧似的。


你撇撇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赌气似的坐在正堂里,侍女给你换了一壶又一壶的茶,上了一盘又一盘茶点,你拿出要吃穷神通侯府的气势,吃到后来侍女不敢给你上茶点了,生怕你吃出了问题,给你做酸梅汤,说是消消火,消消食。


正宗宫廷酸梅汤,上面还飘着一点桂花,你慢吞吞喝着,方应看则比预料的要回来得早,你没喝几口酸梅汤就回来了,一脸疲惫。


你不理他,只是自顾自喝着酸梅汤。方应看喝了发汗的药汁,扭着眉头准备要喝酸梅汤,你制止了他,喊人给他白开水。


方应看好笑地看着你:“我喝你一口酸梅汤怎么了?”


“你不能喝,酸梅汤会妨碍药效。”


“一口不碍事。”


“碍事。”


“你要气到什么时候?”


你又不说话了,生病多难受啊,可他一点儿不放在心上,你放在心上了,他又好像嫌你烦。其实你挺明白这种感受的,毕竟方应看一个人惯了,他再怎么宠你,但你们才刚刚开始一起生活,最不适应的是他。


你原来也是这样的,一个人生活的人,总有些自己的习惯,突然多了一个人来改变你的习惯,关心也好,妨碍也罢,都会不舒服。就算你渴望关怀,但这并不是能够立刻接受的。


总是需要磨合的。


特别是方应看,人人都对他百依百顺,特别是府里的下人,而彭尖这些大老爷们绝不是会照顾人的,他们自己都不把事情放在心上。刚开始他只是觉得你有意思,现在接纳了你,这却不代表你们不存在需要磨合的地方。


所以你决定在这种地方,一定不能让步,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要他对自己好些才行。


到晚上时,方应看烧得更严重了,感冒的症状也出现了,你忙前忙后,就是不和他说一句话。他看你不理他,也知道哄是没用的,还不如好好躺在床上来得有用。


方应看安分了一天,第二天又和你重新上演“你脱不脱”的戏码,随后上演的是,“方应看,你到底上不上床!”。


在彭尖看来,你特别像个强抢民女的恶霸。


你却觉得自己简直是与虎谋皮,方老虎把自己的皮裹得紧紧的,就是不给你,谋不到啊!你骂他:“呸!方扒皮!”


“不扒!咳咳咳咳。”


“扒了吧,都咳嗽了。”


谁都不敢参与进你们的战争,到了第三天,方应看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了,你继续忙前忙后,一下嫌这个药苦,一下嫌这个药味大,方应看却安定下来了。


“你又要我喝药,又嫌药苦,味道大。”方应看故作虚弱道:“还给不给我喝了?”


你皱皱鼻头:“我尝了,药太苦了,你怎么能喝得下去?”


“我能喝。”


于是你把药抬给他:“捏着鼻子喝下去哦,这样就不苦了。”


他一口气把药给干了,跟彭尖喝酒似的,喝完砸砸嘴。


“是有点苦。”


你赶快拿了一小块糖塞他嘴里:“不苦不苦。”


方应看含着糖,脑子里突然想到很小的时候,他看到别家的孩子被母亲哄着喝药睡觉,那时候那个女人的神情和你如出一辙,怕苦了怕难闻了怕喝不下了。


天下都说苦口良药利于病,只有她,怕你苦怕你累,生怕你受一点点不愉快,你不需要坚强,不需要受苦。


苦难都不该是你的,她坚信一定会有好的,也一定是给你的。


那时候方应看觉得这个母亲傻,这种想法出于他羡慕又嫉妒,因为他没有。


男人放下碗,小心翼翼环住你,不敢抱紧,好像这样病气就不会过给你似的。他叹息道:“还是苦。”


你一听可气了:“对吧!我就说太苦了,怎么能给你喝呢?”


“明明就有甜甜的,还能治病的药的。”


你抱住他,哄小孩一样拍男人的背:“我一定会给你找到的。”


“但是你还是要好好休息,这样我们才能一起过中秋。”


“好。”



___笔耕不辍°

原来侯爷和我一样是过敏性体质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侯爷和我一样是过敏性体质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是我卷日天咎由自取

一次两张天赐嘻嘻嘻嘻嘻嘻!!中秋方好看目标达成!!!孔雀和龟龟都来了!

一次两张天赐嘻嘻嘻嘻嘻嘻!!中秋方好看目标达成!!!孔雀和龟龟都来了!

风月未相投

方好看中秋拼图解锁-月的剧情!

方好看中秋拼图解锁-月的剧情!

Silvia-yt
本河豚🐡就是比较难哄 有什么...

本河豚🐡就是比较难哄

有什么问题吗老公🧐

本河豚🐡就是比较难哄

有什么问题吗老公🧐

应如是
新的方甜甜卡新的快乐

新的方甜甜卡
新的快乐

新的方甜甜卡
新的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