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方舟天火

151浏览    7参与
悠叶治
游客C一般通过游客X和偶然路过...

游客C
一般通过游客X
和偶然路过游客S

「天火机酒信息只要18万龙门币,
天火公派地点指定36万龙门币,近卫局成员8.8折优惠,
天火泳装合作只要一架钢琴,
谢谢惠顾。」——和罗德岛无关的打码本科

游客C
一般通过游客X
和偶然路过游客S

「天火机酒信息只要18万龙门币,
天火公派地点指定36万龙门币,近卫局成员8.8折优惠,
天火泳装合作只要一架钢琴,
谢谢惠顾。」——和罗德岛无关的打码本科

悠叶治
在出发去汐斯塔前的龙门近卫局...

在出发去汐斯塔前的龙门近卫局

别人家博士总是兢兢业业地过关斩将,闲时和调香师小姐花前月下水乳交融。
我们岛的博士整天给诗怀雅姐姐门缝投放各式天火小卡片,还是以我的名义。
————节选自 杰西卡的0分作文《我们博士》

在出发去汐斯塔前的龙门近卫局

别人家博士总是兢兢业业地过关斩将,闲时和调香师小姐花前月下水乳交融。
我们岛的博士整天给诗怀雅姐姐门缝投放各式天火小卡片,还是以我的名义。
————节选自 杰西卡的0分作文《我们博士》

悠叶治

墙可以挡的住嗓门,挡不住爱。
                          ——面不改色诗怀雅

我想吃诗火鲸驹和撸杰哥有冲突吗?
                  ...

墙可以挡的住嗓门,挡不住爱。
                          ——面不改色诗怀雅

我想吃诗火鲸驹和撸杰哥有冲突吗?
                          ——撸猫成性屑博士

悠叶治

游戏作 无题(上 ooc免责申明

窗外的雨有一阵没一阵地飘着。

明明这个时候的维多利亚,即使到了晚上九点也不会天黑——却会在下午三点突然变了天。

维多利亚的天气是出了名的糟糕。若真要找出比这更糟糕的东西,大概只有‘那个’了——

“世界闻名的维多利亚美食!”

最初听到人用调侃的语气拿这件事当笑料的时候,年轻的天火挑了挑眉头,任着指尖腾起的火星飘了过去。最后尚不纯熟的源石技艺烧掉了涉事人员全身可以烧掉的东西,虽然她最初打算是完美地烫一下略施小戒的。

她们维多利亚的料理哪有那么难吃,这是赤裸裸的污蔑,诋毁!

而她天火,作为一个优雅的维多利亚菲林族是该兼具强烈的民族与国家荣誉感的,哪怕那是她暂且放下了的身份。

在那段少年...

窗外的雨有一阵没一阵地飘着。

明明这个时候的维多利亚,即使到了晚上九点也不会天黑——却会在下午三点突然变了天。

维多利亚的天气是出了名的糟糕。若真要找出比这更糟糕的东西,大概只有‘那个’了——

“世界闻名的维多利亚美食!”

最初听到人用调侃的语气拿这件事当笑料的时候,年轻的天火挑了挑眉头,任着指尖腾起的火星飘了过去。最后尚不纯熟的源石技艺烧掉了涉事人员全身可以烧掉的东西,虽然她最初打算是完美地烫一下略施小戒的。

她们维多利亚的料理哪有那么难吃,这是赤裸裸的污蔑,诋毁!

而她天火,作为一个优雅的维多利亚菲林族是该兼具强烈的民族与国家荣誉感的,哪怕那是她暂且放下了的身份。

在那段少年意气的时光里,她烧出了几场架,赔了些钱。于是几次之后,她便变得很难去在意这种事情——反正无论她怎么做,最后总是能看到不同却相似的面孔,那是由着相似的心情和表情构成的。那是天火无法直接改变的东西,也是他们对天火恶言相向的理由。况且,即使对方都打不过她,但要医药费时的凶狠劲能让她天火自愧不如。

后来,在一次闲聊中,她鬼使神差地对同样来自维多利亚的诗怀雅提起了这段往事。

当时诗怀雅用一个非常优雅的姿势,从椅子上摔了下去。丝毫不像几分钟前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专门受过训练的无论遇到多好笑的事情都不会笑话当事人的龙门警司。

“好笑吗?”

“好……啊,不是。”虽然这么说,但她的行为和表情已经把她出卖的一干二净。

“诗Sir,你明明就在笑。”

“别叫我诗Sir……”诗怀雅刚要条件反射,就看到对面天火的那张白嫩的脸蛋人工下调了零点几个色度。她很自觉地整了整衣服,坐回椅子,同时把包含龙门粗口的下半句消灭在了嘴里。好似之前的一切都未发生。

“天火,你有在外面进餐过吗?”

“当然也是有的啊。”她还在维多利亚的那段时间里,虽说都是以自家主厨的每日菜单为主。但偶尔逛街的时候,也是会去下长辈们让自己有空可以坐坐的餐厅的。每一家的用餐环境都是匠心独具,各有各的风采。而作为一家餐厅,无论是食材的处理,烹饪都堪称的上一流。搭配的红酒也是在刚刚好的时候就被举止得体的服务生端上了餐桌。再搭配上同这样美味相称的美景……

诗怀雅盯着天火的脸,好似能看到她脑子里的那些流动着回忆。然后,只见她动了动嘴唇,伸出一根手指轻点了下天火的脑门。

“你脑子里在想的那些不算啊。”

“餐厅不都这个样子嘛。”

“改天你要有空,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我请。”

面对诗怀雅这比她还要跨几个度的跳脱思路,天火的脸部肌肉有点抽搐。

说起来平时,这位龙门长官喊博士和那两个同事去吃饭的邀约,全然不似今日这番流利。这样的反差使得天火不自觉拿食指点了两下桌面,一重一轻。

“好。”

她说。


窗外的雨渐渐变大。连头顶这片看上去没有边际的暗色云朵都被模糊开了。空气中飘散着的是许久不曾体验的湿度,令天火有些不适。

无序却别有韵律的雨声总是轻易就让思绪继续飘远。

以前遇到这种天气的时候,她总是一头栽进自家的图书室。那些年的大半时间,她就是在干燥机微乎其微的运作声中,看完了关于地质和源石地质的相关书籍。在看书的时候,她的体温总是能很好地保持在安全范围内,静如止水的心境让她不至于毁了自家的祖传之一。可惜在此之外的事情上,她没能成功过。尤其是这一年多的战斗,让她在衣服上花费的金额直线飙升。以至于她差点都忘记,自己处理一单任务的收入其实不低。其中,罗德岛的那位博士也有提过支点她点衣服补助。却在知道她一件衣服的价格之后,同她谈起了儿时的梦想。

“我其实不想当博士,这辈子都不想的……”

“I have a dream. 那就是被富婆包养。Ja!お金持ちなお姉様のものになりたい! ”

“所以,富婆,你要不要考虑下包养我?”

这么说的的博士,在她帮忙垃圾分类前,就被凯尔希小姐一针扎去医疗室了。于是在罗德岛的大家担心博士比起失忆,首先该治疗下动不动失智问题的时候,诗怀雅来了。

而这位龙门高级警司来到罗德岛没多久,她的费用被成功降下去了。当然了,如果这位阿Sir在自己答应她长期供应之前,能不要每次扔给她大衣的时候都用敌我皆知的音量大喊“世间最伟大的协会之一的狐尾的精英王牌ACE王者之杖首席术士美少女要裸奔警告啦!千万不要看啊!“来逼她快速穿好衣服就更好了。

这样算起账来,诗怀雅……其实挺混蛋的。

汽车的引擎声打破了属于雨声的寂静。

天火透过落地窗往外看,只见一朵黑伞从门前那辆和她家格格不入的跑车门边绽开。

那持伞的人本是往门铃走去,纯白的手套都到了半空中,却不知怎么地在这时先扬起了伞。

和平时不太一样风格的赤红色风衣内搭黑色的连帽衫和米色小短裤,称着那头扎成高高的单马尾的金色大波浪,张扬地像是一只小凤凰。

目光短暂交汇后,伞下的金发女性那双好看的翡翠眸子在雨帘中好像泛起了水光,一闪一闪的。唇部的弧度向上微翘,诗怀雅每次见她都是这样笑。这个和平时倒是一样。

“嘿!天火!”

“欸,叉烧。”

“…………”

“………………”

开门之后,诗怀雅过于灿烂的反常笑脸让天火把那句准备了几秒的好久不见咽进了嘴里。反正她回来前才见过。只是自己前脚刚回维多利亚,这人后脚就从自家飞机打电话过来说要履行承诺请吃饭,还是带接送的那种。其索要地址的行为堪称死皮赖脸破罐破摔的经典范例。

一阵沉默之后,诗怀雅率先开了口。

“你刚刚说那两个字了吧。”

“你属库兰塔的吗,这都看到了?”

“天、火,你……”

“欸,要讲龙门粗口了吗,对我?”

“你真以为我不敢说啊。”

“哦~是吗?”

说完天火就看到诗怀雅微微眯起了眼睛,开始散发出她再熟悉不过的危险气息。以至于她的身体在一瞬间做出了应激反应。只是马上大脑就迅速克制了这一冲动。

在她眼前的诗怀雅,是那个初次见面的时候捂着她耳朵和对面陈sir对喷的诗怀雅,是那个总是第一时间把衣服丢过来的诗怀雅,是那个自己体力不支也要死撑在她面前等到救援的诗怀雅……

天火相信诗怀雅不会对她怎么样,这是诗怀雅自己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

轻微震颤的身体和这份有恃无恐的小表情让心理专家诗怀雅伸出的两根手指就这么泄气地顿在了半空中。她红着耳朵往四周乱瞟了几下,最终还是快速在天火的脑门上轻轻一弹。随后立马缩回去。不痛不痒。

“都是谁教你的这些啊……算了算了。我们去吃饭吧。”

丝毫没有平时自己和陈sir龙门风声的时候粗口连珠的冲击导致她渐渐在罗德岛吃瓜群众面前变得没有威严的自觉。哪怕是天火这样的社交困难户都敢确定,即使是罗德岛的小朋友们提到诗怀雅小姐,都不会害怕。甚至还会高兴诗怀雅姐姐又来“贿赂”她们小孩子不可以学脏话了。

从这点上说,诗怀雅真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

所以,自己才不会拒绝她送自己的衣服,不会拒绝她跑来分给自己的龙门点心……不会拒绝她拉自己逛街?不会拒绝她带自己去蹲八卦?不会拒绝……

她像现在这样伸过来的手……吧?

诗怀雅见天火忽然沉默地盯着自己,这眼神又开始不安分了。她先是看看自己的这身衣服,她得承认,这骚的像只骚鸡。但是配上这张脸,不至于带不出去吧,她可是诗怀雅诶。她天火总不会因为这个就放了自己鸽子啊……不……不能吧?

她看完自己再往天火脸上瞅,指望能看出朵花儿来。心底发毛,嘴上却故作轻松。

“吃个饭不用那么激动吧?”

“……阿诗啊。”

“嗷。”

“你怎么不挑个好日子带我去吃饭?”

“你怎么不挑个好日子回维多利亚??”

“你可以不跟来啊。”

蹲下身子穿鞋的天火清楚地听到自己身前的那人深吸了一口气。

“天火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的啊?”

“不懂。”

“不跟来,怎么履行约定啊。你不会忘了说好要一起散个步然后随便在路边吃个饭来证明下乡土品味的吧。”

“就这个?”

“就这个。”

“你等着。”

“等咩啊。”

“等……”天火站了起来,继续说道。“我穿好鞋。”

抬头挺胸的168,她目测比穿了高跟靴子的诗怀雅还要再高1厘米。

“我的大小姐,你幼不幼稚?”

展现了龙门经典白眼的诗怀雅如是说道。

“当心崴到脚。”


天火看着眼前的动了几口的牛肉布丁,早已和龙门各色小吃达成亲切共识的胃部发出了声声抗议。

为了随机,此次实验的街区完全是天火在车上临时盲选出来的,不存在故意伪造实验数据的可能。

“好吧。或许,这和我经历的有些出入。”

就餐环境比起龙门的露天烧烤摊子要好上不少,可论起这是这食材的处理和调味……外壳的这外层酥皮倒是尚且能吃,只是内部炖煮的牛肉粒……一言难尽。

天火顿时有些心疼当年砸出去的医药费了。就这餐看来,可见对方说的也不尽然全是恶意的。

诗怀雅将最后一粒腥味处理地不够到位的牛肉粒若无其事地舀进嘴里,咀嚼,咽下。然后看向再度拿起刀叉挑战面前食物的天火。她书柜上的最下面一排的档案夹中不乏王者之杖的资料,这群天之骄子们多数有着自己的骄傲。也是如此,过高的天赋使她们容易被所接触到的层面所限制。而天火,就像嘉维尔在体检记录上写的那样——这位大小姐没见过多少世面。

“但这其实没什么。”

诗怀雅冲她笑了笑。

那一肚子的理由,那天火不会去计较的满是算计的利害关系,她暂时还不会告诉她。这位大小姐可以继续她那学院派的纯粹,也可以选择去了解这类的东西。

“你往后有什么不理解的,都可以和我讲。”

决定权在天火自己。

“我陪你去看。”

说完,诗怀雅从随身小包里抽出两张二十面值的纸币起身朝厨房方向走去。

“你要吃不下就留给我。我现在去给你做饭。”

一听到诗怀雅要做饭,天火马上放下刀叉。优雅地擦了下嘴,在座位上坚持了那么两分钟,再找了个服务生说明情况,就让带着一起跟过去了。

刚巧,她就看见诗怀雅和厨师亲切握手并让对方走出厨房的一幕。

“花40就收买成功了?”

“我是想给来着,结果人家不要。”

“诗怀雅你就长那么好看呢?”

“你又在哪学的没好屁?好看的明明是你。”

“呀~你怎么骂人呢。”

结果诗怀雅这边还没反击呢,厨师先生就已经走过来慈祥地看着她,同时遮住了将风衣换做围裙的诗怀雅的身影。

她从对方的眼神中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那曾是诗怀雅在龙门的大小流动摊点上抠门省钱时惯用的招式的产物。再结合刚刚诗怀雅的那句话。天火确信,她又又又又不知道第几次被诗怀雅给卖了。

“You have a nice girlfriend.”

果然……

"诗、怀、雅、你又放了什么没好屁!"

“呀~你怎么骂人呢。”

好在天火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才没有演变成厨房爆炸惨案。但绕是如此,整体的温度还是有所升。

但这小幅度的升温也是在诗怀雅答应之后一个月份的甜点供应才得到了好转。


天火斜倚着门槛,朝里头忙碌着的那个身影看去。

说实话,看诗怀雅做菜,其实也是很有视觉享受的一件事。也不知道这位大古的大小姐在集团商贸与龙门警务兼修的同时是哪来的工夫学的做菜。对此,诗怀雅自己的解释是研究集团餐饮管理的时候顺便找了师傅学的。

天火也有试过顺便学一下,但是这位天才少女的“顺便”换来了诗怀雅住所的全面翻修和一周的高级总统套房账单。之所以只有一周是后来诗怀雅以要她负责为由搬进了她在龙门的旧宅。鉴于诗怀雅做的饭的水平的确是有资格当她老家厨子的。天火也就没有继续让她回酒店,顺便自己也住了进去。

为了那天诗怀雅自己说的要做饭抵房租。

但事实是这个骗子那之后一直加班,说好的做饭变成了打钱让她随便叫大厨上门外卖。她吃了一周的外卖后就跑回了罗德岛。结果还没在自己床上躺热呢,据说是刚好过来办理手续的诗怀雅就开始喊门了。

那嗓门比和陈sir互怼还卖力,丢人。

而当她拿不和别人说的龙门第一美食当赔礼的时候,天火就又给她骗了回去。那之后,姓施怀雅的就在每天深夜下班时间推着辆电单车带她去吃宵夜。可带她去吃路边摊就算了吧,这人居然还时不时臭不要脸装情侣去骗吃骗喝省那一点宵夜钱。是不是整个龙门就没有你诗Sir不认识的烤摊呢?到后来,哪怕天火自己一个人去吃,都要在一群人的“大嫂”当中淡然地品味陈sir的金玉良言——

这叉烧明明不缺钱还坏的很。

“叉烧啊。”

刚说出口天火就意识到自己喊错了,她看着诗怀雅停下来的菜刀,心虚地扯起了慌。

“我是说那个龙门叉烧,现在能做吗?”

诗怀雅从中嗅出了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但她没有说破,而是顺着往下讲。

“……不能。这个做起来有点复杂。”

“哦。”

“你要真想吃,改天我给你做。”

兴许是飘散在空中油烟味对自己来说有些刺激。在诗怀雅说这话的时候,天火的鼻子没由来的一阵反常。

以前诗怀雅说拿做菜抵房租时也好像是这个样子,可结果还不是没有。

她没有说出口,却拿手指玩起了自己的头发。

一圈,又一圈。

“诗怀雅。”

“就快好了呢。”

诗怀雅在厨房那头应答着。

气灶上火焰扑向锅底的声音,油在高温下跃动的声音,铁铲敲击锅面的声音,油烟机轰轰的声音,在她说完之后好似都忙碌了起来。却又出奇地透着股安静与和谐。

像极了她在那个干燥机响动的图书室里的那种微妙的节奏,不急,不慢。

“嗯。”

天火倚在门上轻声应着。

她的身体再度做出了无数次躺在书山堆里头时会自然而然的那个习惯。

轻轻地闭上了眼。

悠叶治
龙门消防署警告,在公共场合严禁...

龙门消防署警告,在公共场合严禁纵火,什么火都不行(

若有看到某二位大小姐纵火请联系773785629

龙门消防署警告,在公共场合严禁纵火,什么火都不行(

若有看到某二位大小姐纵火请联系77378562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