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施柏宇

37738浏览    1745参与
苹果

【宇霖】种草莓

“啊啊啊……施柏宇,你死定了……”

一大清早就从浴室传来杨孟霖愤怒的吼声


施柏宇也成功被杨孟霖​的这一声吼从睡梦中拉回现实,伸手揉了揉眼睛,一脸迷茫,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杨孟霖带着满脸的怒火站在床脚直盯着自己


“孟霖,你怎么了哦”​施柏宇抬起头一脸无辜


“你还问我怎么了,看你干的好事”​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上,胸口上留下的吻痕,明明说好不能在身上留下痕迹,结果施柏宇那家伙倒好,给他种了一身的草莓,这下遮都遮不住了,这要怎么出门啊


“嘿嘿,我忍不住嘛,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施柏宇坐在床沿伸手搂住杨孟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腰部蹭了蹭,深吸了一口气,整个鼻腔都是杨孟霖独有的味...


“啊啊啊……施柏宇,你死定了……”

一大清早就从浴室传来杨孟霖愤怒的吼声


施柏宇也成功被杨孟霖​的这一声吼从睡梦中拉回现实,伸手揉了揉眼睛,一脸迷茫,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杨孟霖带着满脸的怒火站在床脚直盯着自己


“孟霖,你怎么了哦”​施柏宇抬起头一脸无辜


“你还问我怎么了,看你干的好事”​说着指了指自己脖子上,胸口上留下的吻痕,明明说好不能在身上留下痕迹,结果施柏宇那家伙倒好,给他种了一身的草莓,这下遮都遮不住了,这要怎么出门啊


“嘿嘿,我忍不住嘛,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施柏宇坐在床沿伸手搂住杨孟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腰部蹭了蹭,深吸了一口气,整个鼻腔都是杨孟霖独有的味道,嘿嘿,孟霖好香哦


“你少来,别碰我,”杨孟霖还在气头上,一把推开施柏宇


“对不起嘛,孟霖,我下次一定注意”施柏宇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杨孟霖,企图蒙混过关


杨孟霖看着自己小狮子这幅模样,竟然心软了起来,但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呐喊


“杨孟霖,不要再被施柏宇小奶狗的样子迷惑了,每次做错事都来这套,明明就是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施柏宇看着杨孟霖楞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会摇头一会皱眉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关键他现在就只穿了一件浴袍,露出的皮肤上都映着自己留下的痕迹,施柏宇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施柏宇趁杨孟霖发愣的瞬间起身向前,把杨孟霖抱了个满怀,低声再杨孟霖耳边说


“孟霖,我错了嘛,别生气了好不好”


杨孟霖的思绪瞬间被打断,但还是冷着脸一副生气的样子,这次才不要轻易原谅他


施柏宇见他还是绷着脸,又继续说


“要不你也在我身上种点草莓,这样就扯平了”


杨孟霖听到这句话脑子一热竟然觉得很有道理,也要让施柏宇尝尝他的苦恼,但却没看到他的小狮子说话时眼睛里闪过的一抹精光


“这可是你说的哦”说完一把把施柏宇推到了床上,然后坐在他的腰上


“来吧”施柏宇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实则心里憋笑到要爆炸,他巴不得杨孟霖给他种草莓呢,能让杨孟霖主动一次可不容易


杨孟霖也没有犹豫,直接埋头咬上了施柏宇的喉结,故意用牙齿磨了两下


“嘶……”施柏宇没想到杨孟霖直接咬了上来,倒吸了一口气


杨孟霖也没管施柏宇的反映,专心自己种草莓的大事,狠狠地在施柏宇喉结上吸了一口


然后抬起头只顾着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嘿嘿,那么明显的印记,我看你等下怎么出门,却没意识到自己还在施柏宇身上,更没注意到施柏宇已经通红的眼睛和额上暴起的青筋


“咳咳……杨孟霖,你再不起来,恐怕这一个星期你都别想出门了”施柏宇哑着声音说


“嗯?什么鬼……”正当杨孟霖想着施柏宇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下身传来的温度惊的杨孟霖慌乱的从施柏宇身上跳了下来,这才明白施柏宇是什么意思,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那个,咱们扯平了,等会儿……还要去彦泽家聚餐呢,你赶紧收拾”磕磕巴巴的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冲进了卫生间


施柏宇靠在床头看着杨孟霖落跑的方向无奈的笑了笑,这家伙总是撩人不自知,点了火却不灭火,只能拿起换洗衣服去客厅的浴室自己降温了


唉,自己养的小祖宗,只能宠着呗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下)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下)

Marianne

当文武cp开始《慢慢走》
我爱的歌和我爱的cp
第一次尝试剪辑
我实在太喜欢杨孟霖的眼睛了

当文武cp开始《慢慢走》
我爱的歌和我爱的cp
第一次尝试剪辑
我实在太喜欢杨孟霖的眼睛了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

(上)

宇霖日常对话-第五话

(上)

她不是主角

冷(短)

他早早入睡,未到九点已经熟睡。

冷空气正如天气预报所告知,晚上已经降温了五六度。施柏宇看了看Iwatch已经十点半了,不知道杨孟霖回家没有。

平常多问两句都像炸毛的猫,整天强调不要把他当成小心呵护的对象。

施柏宇疑惑地想,爱他才会特别呵护吧。但没有继续与杨孟霖争辩下去,回了句【好吧】就将这个话题结束了。

回到家凌晨十二点,施柏宇发现家里非常安静,欢欢喜喜今天送去宠物医院做检查,厅里电视也没开,全屋只有房间走廊灯亮着。施柏宇放下书包,换上拖鞋走到卧室门口,借由走廊灯看见杨孟霖在睡觉。

确认杨孟霖在家,施柏宇舒了口气。转身,进了浴室。

杨孟霖转身伸手摸另一半的床冰凉睁开眼,他听见浴室有...

他早早入睡,未到九点已经熟睡。

冷空气正如天气预报所告知,晚上已经降温了五六度。施柏宇看了看Iwatch已经十点半了,不知道杨孟霖回家没有。

平常多问两句都像炸毛的猫,整天强调不要把他当成小心呵护的对象。

施柏宇疑惑地想,爱他才会特别呵护吧。但没有继续与杨孟霖争辩下去,回了句【好吧】就将这个话题结束了。

回到家凌晨十二点,施柏宇发现家里非常安静,欢欢喜喜今天送去宠物医院做检查,厅里电视也没开,全屋只有房间走廊灯亮着。施柏宇放下书包,换上拖鞋走到卧室门口,借由走廊灯看见杨孟霖在睡觉。

确认杨孟霖在家,施柏宇舒了口气。转身,进了浴室。

杨孟霖转身伸手摸另一半的床冰凉睁开眼,他听见浴室有洗澡的声音,转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天气转凉,睡一觉口干。

杨孟霖没有开床头灯,直接走出卧室走到饭厅在饮水机倒水喝。拿着马克杯没有想太多,他直径打开客厅一侧的玻璃推拉门,走到阳台观赏着夜色。

 施柏宇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走到卧室旁边的衣物间穿上睡衣。换季的睡衣杨孟霖不声不响地会准备好,基本上都不用他管。他正准备走到客厅看篮球赛,就看见一个人影站在阳台。

“我靠!”施柏宇吓了一跳,还以为家里有小偷。他洗澡的时候杨孟霖应该是醒了。

今晚冷空气来袭那么大风还在阳台吹风不冷吗?施柏宇心想杨孟霖这个白痴。

在衣帽间随意拿了红色Adidas运动外套,推开玻璃门,将外套搭在他肩上。

“不冷吗?”施柏宇问。

“还好。”杨孟霖拎着喝完水的马克杯。

施柏宇白了一眼杨孟霖,“走啦。”说完拉着他的手回到客厅。

“今天怎么那么晚回来?”杨孟霖问。

“工作聚餐。” 施柏宇将杨孟霖的马克杯放回饭厅。

“哦哦。”杨孟霖点点头直径回卧室。

施柏宇被杨孟霖吓了一跳,也没心思看篮球赛了。他检查了一遍门窗锁好关上,也回了卧室。

杨孟霖躺在床上查看信息,红色Adidas外套挂在门旁的衣帽架。

施柏宇也躺在床上。

“明天降温,记得别感冒。”施柏宇嘱咐。

“哦,好。”杨孟霖看着手机点点头。

施柏宇查看手机回复几个重要信息,打着哈欠将手机调静音放在床头柜充电。

杨孟霖也觉得困了,他将手机递给施柏宇。“帮我充电。”

“好。”

两部手机并排充着电,“手表要充吗?”

“要。”杨孟霖将枕头旁的Iwatch也递给施柏宇。

两支手表也并排充着电。

杨孟霖将被子踢了踢找到自己舒服的姿势,他侧身紧挨着施柏宇,闻着熟悉的味道,闭上了眼睛。

其实,

刚刚在阳台上还挺冷的。

 

End.

 

 

木子

桉树叶与薄荷叶(宇霖RPS)(酒吧老板x小说家)(十)

施柏宇清了清嗓子认真地说:“那我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施柏宇,比杨孟霖小几岁,目前在经营一家小酒吧。不是很大,之前也都是自一个人在打理。在认识孟霖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现在搬到和孟霖一起住还可以互相照顾一下。”

杨孟霖父亲喝了口茶:“你用不着帮那臭小子说话,哪里是互相照顾,估计就是你照顾他。那说说,你了解杨孟霖什么?”

“他是在出版社上班,有些节日会加班加点,自己本身写小说这方面很不错所以现在得到机会去做的更好。偏爱甜食,有点挑食,但是做的好吃的也是乐意吃的。胃不是很好,不过现在好很多了……”施柏宇说了很多。

杨孟霖父亲沉默地喝着茶,听完,看了眼时间:“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施柏宇清了清嗓子认真地说:“那我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施柏宇,比杨孟霖小几岁,目前在经营一家小酒吧。不是很大,之前也都是自一个人在打理。在认识孟霖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现在搬到和孟霖一起住还可以互相照顾一下。”

杨孟霖父亲喝了口茶:“你用不着帮那臭小子说话,哪里是互相照顾,估计就是你照顾他。那说说,你了解杨孟霖什么?”

“他是在出版社上班,有些节日会加班加点,自己本身写小说这方面很不错所以现在得到机会去做的更好。偏爱甜食,有点挑食,但是做的好吃的也是乐意吃的。胃不是很好,不过现在好很多了……”施柏宇说了很多。

杨孟霖父亲沉默地喝着茶,听完,看了眼时间:“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施柏宇一懵,自觉自己也没说错什么啊,怎么就被‘送客’了。

回到家里施柏宇思来想去很久都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隔天就收到了杨孟霖父亲的信息:我下周三晚上过来一趟。

那大概没什么问题了,施柏宇回复:好的,住的地方就是杨孟霖之前租的房子(地址)。

不知道杨孟霖的父亲和他喜欢吃的是不是一样的,但是两人的话就按照平时给杨孟霖准备的差不多应该就行了。

到了酒吧,有不少熟客问施柏宇关于杨孟霖的事情:“诶,施老板,你男朋友好几天没来了啊。”

“他出差了。”提到杨孟霖,施柏宇有点无力。

看了一眼时间,施柏宇把外面的牌子翻成打烊,然后开始收拾。

“施老板怎么回事?最近隔三岔五地提前关门,生意不做了?”有客人调侃道。

施柏宇一边收拾一边说:“这不趁他不在,上赶着要讨好岳父啊。”

“哟,岳父?”另外一个客人凑上前,“这意思是见了家长了?”

“那是不是也要准备结婚了?”

施柏宇想了想,如果就这样顺利发展到孟霖回来,结婚的确可以考虑提上日程。

酒吧不大,一些客人听到了他们的聊天,喝完酒没多待就都走了。

施柏宇买好菜之后顺路去他平时买茶叶的那家店买了一罐绿茶。

回到家里就开始做饭,饭做的差不多的时候杨孟霖父亲来了。

“伯父你来了。请进。”门口已经放上了一双新的拖鞋。

杨孟霖父亲进门看了一圈,然后指了指主卧:“不介意我去看看吧?”

“不介意,伯父您随意,我先去做饭了。”

杨孟霖父亲看了一圈,心里也有点数,房间干干净净,一些东西看得出来不是杨孟霖的,但是放在一起也一点都不违和。

看着在厨房里熟练做饭的施柏宇,他说:“我上次来杨孟霖这里还是挺早之前的,来过一次他的狗窝就不想来第二次了。现在倒是收拾的挺干净的。”

施柏宇没好意思说,其实他第一次来杨孟霖这里,也不是一点点的乱。

吃饭的时候,杨孟霖父亲问了句:“这个菜杨孟霖不吃的啊?”

“他是有一点点挑食,伯父可以尝一下,这样炒的话他还是挺喜欢的。”

杨孟霖父亲吃了一口,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吃完一顿饭,施柏宇收拾好就泡了一壶茶,拿到客厅。

“这茶不错。”杨孟霖父亲品了一口。

“我带了一罐绿茶给伯父,等下您走的时候我给您。”

杨孟霖父亲没接话,沉默了一会才有开口:“我一个男人把杨孟霖拉扯大,有些地方总归是不如有一个妈在的。我总想着杨孟霖也该到年纪娶妻生子了,有个家庭了人也能成熟点也能有个人照顾她,也催过他几次。哪知道他过年就回来和我说他找了个男朋友。”

说着杨孟霖父亲又喝了一口茶。

“伯父您放心,我一定能照顾好他的。”施柏宇说。

“见了你没几次,但是看下来,你是真的把孟霖放在心上的,这样也挺好,当父母的也就希望他以后能过的幸福一点,”杨孟霖父亲看着施柏宇,“你家里对孟霖有什么意见吗?”

“我从我父母那边挺早就经济独立了,我父母自己本身收入和身体也完全没问题。我也是过年和家里说的,他们也是希望我过的好,如果以后和孟霖能有以后,再进一步也是可以的。”然后施柏宇有点小心翼翼地问,“所以伯父的意思是...”

“等那小子回来再说这件事吧,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谢谢伯父,我一定会对孟霖好的。”施柏宇笑的嘴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杨孟霖父亲看着施柏宇的傻笑也不由得笑了一下。 这样也挺好,只要他以后能一直幸福,谁和他在一起都一样。

 

(最近忙着考试什么的,绝对不是游戏打多了忘记更新,真的。 抱歉 不过这个的确很快完结了..)

门牌君

合照、发帖、点赞、评论、夸耀,昨天一系列操作简直行云流水,我家阿伟现在还没起来wwww



另外昨天ig只有宇霖发了贴,派派还秒回;其他人都是发限动,而且还都@ 杨孟霖(因都转了尼尼的贴😂),看得我嘴角疯狂上扬,于是CPF愉快滴搞起了P图😂

合照、发帖、点赞、评论、夸耀,昨天一系列操作简直行云流水,我家阿伟现在还没起来wwww




另外昨天ig只有宇霖发了贴,派派还秒回;其他人都是发限动,而且还都@ 杨孟霖(因都转了尼尼的贴😂),看得我嘴角疯狂上扬,于是CPF愉快滴搞起了P图😂

她不是主角

嘴(短)

标题越来越精简……

………………………………

“张嘴。”

平时不会顺从施柏宇的命令的他,只怪自己因为临时有工作放了施柏宇鸽子。让他的男朋友独自开车去台中住了一晚有露天浴缸的民宿后又独自开车回来。

所以……

他现在穿着睡衣跪坐在床边,呈现乖巧的坐姿,不安地抿了抿双唇,在施柏宇隐晦的注视下张嘴。

施柏宇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挤上鲜奶油,他今晚并不打算按照以往的节奏去进行,既然他的爱人给了“通行证”,就好好利用一下。

双指探入嘴里,在他还没给下一个指令前,杨孟霖是不能动的,但大脑皮层分泌大量唾液,融化了部分奶油,顺着下巴滴了下来,染深了胸前的棉质睡衣。

施柏宇欣赏着杨孟霖乖巧萎靡的表情...

标题越来越精简……

………………………………

“张嘴。”

平时不会顺从施柏宇的命令的他,只怪自己因为临时有工作放了施柏宇鸽子。让他的男朋友独自开车去台中住了一晚有露天浴缸的民宿后又独自开车回来。

所以……

他现在穿着睡衣跪坐在床边,呈现乖巧的坐姿,不安地抿了抿双唇,在施柏宇隐晦的注视下张嘴。

施柏宇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挤上鲜奶油,他今晚并不打算按照以往的节奏去进行,既然他的爱人给了“通行证”,就好好利用一下。

双指探入嘴里,在他还没给下一个指令前,杨孟霖是不能动的,但大脑皮层分泌大量唾液,融化了部分奶油,顺着下巴滴了下来,染深了胸前的棉质睡衣。

施柏宇欣赏着杨孟霖乖巧萎靡的表情,说出下一个指令——

“舔吧。”

杨孟霖听话地伸出舌尖,仰头望着施柏宇,将他手指上的奶油仔细舔化,还特地来回舔着他的手指关节和茧。

“奶油都在孟霖嘴里化完了吗?”施柏宇刻意用询问的语气问,“要检查一下哦。”

双指沿着口腔的侧壁来回摩挲,唾液止不住分泌,湿润的双指轻轻夹住舌头肆意挑逗,杨孟霖受不了嘴里奇怪的触感身体本能侧头避开。

“哦?孟霖承诺了什么?”

“……服从。”

“对,所以现在接着……脱掉?”


End.

…………………………

没想到今天过节了

哇啦啦啦啦


御子

墮落,正文六

我想不到標題要給什麼,先這樣吧……


-----


  “茹珠姑姑。”施柏宇走向聖明殿前負責看門的奴婢,笑笑的喊。“聖殿下,您這是折箑奴婢了,哪是什麼姑姑,殿下直接喚奴婢本名就好。”


        施柏宇微微一笑,眼神依舊燦亮,看上去就像個單純的孩子。“這怎麼行呢,小的時候呀,就姑姑對我最有耐心,還常常陪我玩呢!”聞言,茹珠沒再推託什麼,笑著問“殿下來這兒是要見聖王陛下嗎?”


        施柏宇輕輕點頭“麻煩姑姑幫我通報...

我想不到標題要給什麼,先這樣吧……


-----


  “茹珠姑姑。”施柏宇走向聖明殿前負責看門的奴婢,笑笑的喊。“聖殿下,您這是折箑奴婢了,哪是什麼姑姑,殿下直接喚奴婢本名就好。”


        施柏宇微微一笑,眼神依舊燦亮,看上去就像個單純的孩子。“這怎麼行呢,小的時候呀,就姑姑對我最有耐心,還常常陪我玩呢!”聞言,茹珠沒再推託什麼,笑著問“殿下來這兒是要見聖王陛下嗎?”


        施柏宇輕輕點頭“麻煩姑姑幫我通報一下罷。”茹珠微微行了一禮,開門進殿稟告。


        “殿下,陛下正在修法中呢,還請殿下晚些時候再來罷。”聞言,施柏宇露出委屈的模樣,看上去有多無辜便有多無辜“父王是在怪罪兒子嗎?我知道我不該讓欣黎習武,這就帶她來請罪了,父王不肯見我嗎……”


        看不得施柏宇難過的樣子,茹珠安慰道“陛下是真的正在修法,等他解除閉關後,自然會見您的。”


        施柏宇知道乾等著也不是辦法,最後只好領著欣黎到聖后那兒。


        待負責通報的侍女稟告後,他和欣黎一塊兒進入了年華殿。“母后……”久未見到母親,施柏宇甚是愧疚,難過之下行了個全禮,以示對聖后的尊敬與思念。


        聖后被他這一禮嚇得不輕,趕緊將人扶了起來。這本來就不是女性權利的時代,重男輕女的觀念非常嚴重,就算是聖后,就算是親生母親,對待聖子的時候亦得禮讓三分,哪有聖子給聖后行全禮的道理。


        在這權利便是一切的宮中,施柏宇的孝心有多麼可貴,這讓聖后欣慰的抱了抱施柏宇。


        “柏宇啊,以後別再行全禮了,別這樣見外。”聖后和藹的拍拍他的肩。施柏宇見母親還是向以前一樣對他好,眼眶不禁有些濕潤起來。


        “都出去。”她打發了所有婢女們後,牽著施柏宇的手到一旁的椅子上坐著,而欣黎也退了出去,出門時還好心的將門窗帶上。


        “小宇,你還好嗎?”聽到許久沒聽見的綽號,委屈想念難過什麼的一口氣全發洩了出來,哭得令人心疼。


        聖后自然是知道原因,他和楊孟霖的所有事聖后都是知道的,她並沒有反對,反而默許他們兩個私底下見面。她對楊孟霖那孩子印象還不錯,楊氏的事連她都難過了,更何況是施柏宇。


        哭過一陣子之後,施柏宇明顯冷靜的多,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母后,您外表美麗,氣質高雅……”這一連串的誇獎聽在外人耳中只是個嘴甜的小孩在討好人,但施柏宇可是聖后親生的啊,才聽前面幾句就知道施柏宇的意圖。


        “小宇啊,不是母后不想爭寵,而是後宮佳麗三千,母后鬥不過,而且那種提心吊膽的生活我也過得累了,你也是懂的,不是嗎?”神子中的競爭就已經很黑暗了,更何況是女人之間的鬥爭,那時的生活有多累多辛苦可想而知。“唉……也不過就是紅顏未老恩先斷罷了。”


        施柏宇握住她的手,說“兒子可以幫忙母后爭寵。”


        聖后微微一頓,欣慰的看著他,但還是搖了搖頭“你有這孝心母后很欣慰,但是後宮的黑暗並不是你能想像的。”聞言,施柏宇不但沒有退縮,反而繼續權說著。


        反正他自己也有想除掉的人,順便幫幫自己母親,不過分吧?


        聖后也凹不過他,知道施柏宇性子比外表所表現出來的還要強硬,她最後還是答應了。


       


        “嗯啊……幹妳輕點。”楊孟霖痛得罵出聲來,被生理反應逼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你傷口這樣,我要怎麼輕?楊孟霖你男子漢大丈夫忍著點!”楊孟霖從小就很怕痛,長大了也不例外,在清理傷口時一度要哭出來。


        還好他最後忍住了,要不然有多糗。


        “孟霖,你現在打算怎麼辦?”好不容易清理完傷口上完藥包紮好,顧常芸好奇的問。“什麼怎麼辦?”楊孟霖一時沒搞清楚她在講什麼,臉上寫著大大的問號。


        “以後啊!你總不能在這兒過一輩子吧,這樣也不安全。”哦,也對,他都忘了,為了救他顧氏很有可能會被處刑,雖然不至於到抄家滅族,但貶入宮之類的苦役絕對逃不了,而顧常芸也會是通緝犯。


        好吧,楊孟霖還真沒想過以後該怎麼辦。


        “唉,船到橋頭自然直,別擔心。”他丟出一句完全不負責任的話,氣得顧常芸直翻白眼。


        什麼叫船到橋頭自然直!你他媽不知道現在自己處境有多危險是不是!


        雖然心裡咒罵著楊孟霖,表面上也只是皺著眉頭,一語不發。但楊孟霖後面那句真的把她給惹毛了“大不了一死,能夠逃離所有苦難與不幸,也不錯。”


        “幹!楊孟霖你怎麼可以這樣?你不知道世上有多少人愛著你嗎?你怎麼能說出這種對生命不負責任的話!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有個萬一,最難過最傷心的就是那些愛你的人!”


        楊孟霖抿著嘴,她說的這些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要這麼悲觀,不想用死亡來逃離一切,但命運就是如此,他還能怎麼辦?


        楊孟霖眼神中的平靜和那麼一絲絲的釋然讓顧常芸再也說不出責備的話,楊孟霖現在的處境她也知道,只能說老天爺在捉弄他們,讓處於敵對關心的他們相遇,又讓他們相愛,法律卻硬生生的讓他們兩個不能和任何人說他們的戀情,最後又落得這樣的處境……


-----


楊孟霖的部分改了幾次,怎麼改怎麼不順……算了,你們先這樣看看看吧,不懂的再提出來,我再解釋


知道這樣有點失敗,但我真的沒辦法改多少了,所以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然後,祝各位晚安💕💕💕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下

还有两话就补完了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下

还有两话就补完了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上

没想到放十张图放不完

放两次

宇霖-日常对话(第四话)上

没想到放十张图放不完

放两次

她不是主角

電影觀後感(短)

重溫LaLaLand,楊孟霖有些感觸。

他不管現在是凌晨三點,撥通了施柏宇的電話。

等待音響了五聲後被接通,

電話那端背景非常安靜,聽見施柏宇沈重的呼吸聲。

兩人安靜了幾秒鐘,

施柏宇勉強睜開眼睛確認電話屏幕,以為楊孟霖掛了電話。

「孟霖?」

「嗯⋯⋯」

「怎麼?睡不著嗎?」施柏宇溫柔地問。

「我剛剛看完Lalaland,有個問題想問你。」楊孟霖語氣有些認真。

楊孟霖不會無緣無故在凌晨三點打電話給他,施柏宇打開床頭燈從床上坐起來,想清醒些聽問題。

「什麼問題?」

「我們以後有各自的家庭,如果在路上碰到會和我打招呼嗎?」

「???」施柏宇需要一點時間消化,這是什麼沒頭沒...

重溫LaLaLand,楊孟霖有些感觸。

他不管現在是凌晨三點,撥通了施柏宇的電話。

等待音響了五聲後被接通,

電話那端背景非常安靜,聽見施柏宇沈重的呼吸聲。

兩人安靜了幾秒鐘,

施柏宇勉強睜開眼睛確認電話屏幕,以為楊孟霖掛了電話。

「孟霖?」

「嗯⋯⋯」

「怎麼?睡不著嗎?」施柏宇溫柔地問。

「我剛剛看完Lalaland,有個問題想問你。」楊孟霖語氣有些認真。

楊孟霖不會無緣無故在凌晨三點打電話給他,施柏宇打開床頭燈從床上坐起來,想清醒些聽問題。

「什麼問題?」

「我們以後有各自的家庭,如果在路上碰到會和我打招呼嗎?」

「???」施柏宇需要一點時間消化,這是什麼沒頭沒尾的問題?

「會嗎?」楊孟霖追問。

「不會。」施柏宇回答。

聽到施柏宇這個答案有些失望,「我知道了,沒事了,晚安。」

「欸欸欸,等等!孟霖!」施柏宇覺得楊孟霖誤會了他的答案。「我還沒講完啦⋯」

「什麼?」

「我不會和其他人有成立家庭的,所以不會‘哪天’才和你碰面。」施柏宇擔心楊孟霖亂想一口氣把答案說完。

「哦。」得到楊孟霖的簡短應答。「很好。」

輪到施柏宇對楊孟霖這個答案有些不滿意了,「生氣了?」

「沒有。」楊孟霖如實回答。

施柏宇再追問真假估計楊孟霖會更加生氣,「我現在過來找你?」

「都幾點了?!你不怕吵醒你爸媽喔?」楊孟霖拒絕這個提議。

「⋯你不想見我嗎?」施柏宇使出低沈嗓音的招數。

「⋯⋯⋯」

「二十分鐘後開門給我。」施柏宇得到楊孟霖默認的回答。

「嗯。」


二十五分鐘後,施柏宇和楊孟霖一起躺在床上。

「⋯⋯⋯」

「⋯⋯⋯」

兩人躺在床上都沒有說話,歡歡和喜喜躺在床尾已經睡著。

「我剛剛又算了一下,我們又有差不多兩個月沒見面了。」施柏宇開口說道。

「嗯。」楊孟霖點頭。

施柏宇不打算追問剛剛電話裡的問題,他看著楊孟霖漂亮的眼睛,兩個月沒見,什麼問題都沒有此時此刻重要。

楊孟霖看著施柏宇,剛剛還存留在心裡的那點感觸已經消失了,他忽然明白原來自己是太想施柏宇了。

「明天有空嗎?」楊孟霖問。

「有空。」

「我們好久沒有看電影了。」

「明天一起去看吧。」

楊孟霖點點頭,「睡吧,不早了。」

「孟霖,晚安。」

「施柏宇,晚安。」


End·

⋯⋯⋯⋯⋯

昨天去機場接人,看見一對年輕小情侶,男生接女生,女生一看見男生就立馬衝上去抱著男生,男生則是將她抱在懷裡(抱著大腿的那種。)

那種想念很甜。

宇霖應該不會有這個姿勢⋯⋯

但是又很想把那種感覺寫出來

不知道有沒有好好的表達


她不是主角

宇霖日常对话第三话(补档)

如果不行就算了

速看

宇霖日常对话第三话(补档)

如果不行就算了

速看

冰山我的爱

霸总真的好难当

    宇霖RPS 会有OOC 慎入

------------------------------------------------------------

【第八章】

    施柏宇从酒会偷跑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偷偷去了好友吴珝阳开的酒吧里去玩了,他一到酒吧就豪气万丈的坐在吧台上,对着酒保说:“来一杯特饮。”吴珝阳见他这样,豪不留情的拆穿他:"行了,装什么呀,不就是冰柠檬茶,还特饮!”施柏宇一下就炸了:“冰柠檬茶怎么了,冰柠檬茶就没尊严了吗,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吴珝阳无视他的怒气:...

    宇霖RPS 会有OOC 慎入

------------------------------------------------------------

【第八章】

    施柏宇从酒会偷跑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偷偷去了好友吴珝阳开的酒吧里去玩了,他一到酒吧就豪气万丈的坐在吧台上,对着酒保说:“来一杯特饮。”吴珝阳见他这样,豪不留情的拆穿他:"行了,装什么呀,不就是冰柠檬茶,还特饮!”施柏宇一下就炸了:“冰柠檬茶怎么了,冰柠檬茶就没尊严了吗,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吴珝阳无视他的怒气:“没错,我就是歧视你这个来酒吧却不喝酒的家伙,要喝冰柠檬茶你就该去吾饮良品好吗!”施柏宇理直气壮地回怼:“霸总绝不去奶茶店!!”吴珝阳彻底无语了:“行,那施总您慢慢享用,我就退下了。”

     吴珝阳也没等他的回答就离开了。施柏宇想自己真是太难了,不就是想当个霸总吗,怎么这么多阻碍,于是他便一杯接一杯的喝冰柠茶,俨然一副要把自己灌醉的样子,于是不出意料的,他尿急了,他捂着肚子跑到卫生间解决完,神清气爽的出来,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上,施柏宇在上班的路上接到了自家妹妹的电话,说是重要文件忘在家里了,要他帮忙带过来,于是他就掉头回去取文件,在回去的路上,他看见前面有人在打架,他本来不想管的,毕竟霸总从不多管闲事。但是他刚准备走时,瞥到了被围在里面的人是杨孟霖,施柏宇想到自家妹妹和他姐姐是好朋友,而且在他印象里,杨总裁是一个成功的霸总,这次救了他,说不定可以向他取取经,问一下他怎么能成为一个成功的霸总!!于是施柏宇就立即跑过去加入战局,此时杨孟霖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施柏宇解决掉他周围的人,笑着对他伸出手:“怎么样,还能站起来吗?”杨孟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拉住他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施柏宇看着对方冷酷的样子,内心狂刷弹幕,霸总好帅,霸总威武,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成霸总啊。有了施柏宇的帮助,两人一会儿就把混混解决了。杨孟霖转过头和施柏宇道谢:“今天谢谢你了。”施柏宇表示在杨家姐弟面前人设不能崩,于是便笑道:“不客气,对了,你的伤需要去医院吗,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施柏宇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这样就可以在车上问他怎么做一个合格的霸总了。但是杨孟霖霸总人设不倒,冷淡的对他说:“不用了,一点小伤而已。”说完便离开了。

    施柏宇有点忧伤,看来还是要自己琢磨了。这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施柏柔的,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居然忘了这个小祖宗,他刚接起电话接听到施柏柔大喊:“施柏宇你是不是死在半路了,还不回来 ,我会都要开始了!!!”施柏宇立即说:“别生气,我马上就到了。”施柏柔在电话那边喊:“给我快点。”说完就挂了。施柏宇无语望天,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加快速度往家赶,没错,他连文件还没拿到。

   等他赶到公司,去了会议室,发现只有施柏柔在老板椅上坐着,见他来了,立刻怒目而视,吓得施柏宇转身就跑。“站住,我都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跑什么。”施柏柔怒道。“我没有跑啊,我就想上个厕所。”施柏宇反驳道。施柏柔走到他身边猛地抬起手,施柏宇反射性抱头,然而预想的暴揍并没有来,反而是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施柏宇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施柏柔微笑着看着自己。

“你有话就说,别这样看着我,太瘆人了。”施柏宇小声说道。施柏柔笑道:“没关系,我不生气,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会议,”“真的?”施柏宇怀疑额问道。“嗯,我还有事想让你帮忙呢,只要你帮我办好这件事,我保证以后都不跟你动手,也不逼你做暖男了。”施柏柔说道。居然这么好,施柏宇问道:“什么事啊?”施柏柔回道:“就是给一本小说写书评,3000字就OK了,我相信这对哥哥你来说不是难事吧”

    的确是不难,施柏宇的文字功底还是不错的。于是他对施柏柔说:“好,没问题,我给你写,你把小说发给我。”施柏柔在得到他的回答后就离开了。施柏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到施柏柔的承诺,开心到飞起,终于可以做一个霸总了。他沉浸在马上要当霸总的喜悦中,完全没想过其实施柏柔坑他的几率高达99.9%。

木子

桉树叶与薄荷叶(宇霖RPS)(酒吧老板x小说家)(九)

两个月的日子过的很快,过完年就只剩下屈指可数的日子了。

期间施柏宇和杨孟霖分开了两天和家里人一起过年。

新年第三天,杨孟霖就带着脸上清晰的巴掌印回来了。

原因是,他和家里出柜了,杨孟霖自小就是只有父亲的单亲家庭,杨孟霖的父亲也的确有一点担心杨孟霖会不会因为缺乏母爱而有些,不太一样。

但是他绝没有想到这种不太一样是出柜。

在施柏宇的家庭看来,只要经济独立,人生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施柏宇将来不要后悔,他们也不会过多干涉什么。

但是很显然杨孟霖的家里不那么觉得。

“反正我还有几个礼拜就走了,到时候我和他谁都见不到谁,不是刚刚好吗?”杨孟霖说。

“好啦。”施柏宇一边为杨孟...

两个月的日子过的很快,过完年就只剩下屈指可数的日子了。

期间施柏宇和杨孟霖分开了两天和家里人一起过年。

新年第三天,杨孟霖就带着脸上清晰的巴掌印回来了。

原因是,他和家里出柜了,杨孟霖自小就是只有父亲的单亲家庭,杨孟霖的父亲也的确有一点担心杨孟霖会不会因为缺乏母爱而有些,不太一样。

但是他绝没有想到这种不太一样是出柜。

在施柏宇的家庭看来,只要经济独立,人生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唯一的要求就是施柏宇将来不要后悔,他们也不会过多干涉什么。

但是很显然杨孟霖的家里不那么觉得。

“反正我还有几个礼拜就走了,到时候我和他谁都见不到谁,不是刚刚好吗?”杨孟霖说。

“好啦。”施柏宇一边为杨孟霖用冰毛巾敷脸一边还安慰他,“伯父只是一是气不过,等你一年回来了...”

他没有说下去,一年,时间可并不算短啊。

杨孟霖也知道,没有把话接下去,两个人就一个坐在那边,另一个为他敷脸,都在想着要怎么开口。

几乎同时,施柏宇说:“其实...”

杨孟霖:“那你...”

“你先说。”又是异口同声。接着一阵沉默。

还是施柏宇先开了口:“其实你不用担心伯父的,我可以帮忙照顾的。”

“那你呢?你会等我吗?”说着杨孟霖不自觉的拉上了施柏宇的衣角。

这是一个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小动作。施柏宇对这种小动作很是受用,直接吻了过去。

不像是刚接吻时两人偶尔还会磕牙齿,现在几乎是轻车熟路。

亲完,施柏宇把额头抵在杨孟霖的额头上:“会,等多久都行。”

...

后来杨孟霖真的到了临出发前都没有和他父亲再联系,倒是施柏宇趁杨孟霖在睡觉的时候偷偷记下了他家里的地址和电话。

在接到杨孟霖发来的平安到达的短信后,施柏宇发了一条给杨孟霖的父亲:伯父您好,我是杨孟霖的男朋友,因为我的关系您和孟霖有些不愉快,但是我还是替他和您报个平安,他已经安全下了飞机了。改天我登门拜访您。

杨孟霖父亲回复是:好的,谢谢。(以及地址)这周五晚上五点。

施柏宇:好的,没问题。

......

杨孟霖时不时和施柏宇通视频,因为时差的原因,两个人能聊天的时间并不太长,施柏宇也不打算告诉杨孟霖他要去他家见他父亲的事情。

......

“您好。”比约定时间到达早了几分钟,礼貌的敲门后,杨孟霖的父亲穿着围裙开了门。

“进来吧。”杨孟霖的父亲示意门口的拖鞋,“杨孟霖的拖鞋,你穿吧。”

“诶好。”

进门施柏宇就闻到一阵阵饭菜香,桌上已经有两个菜了,厨房里还在烧着什么。

杨孟霖的父亲也没招呼施柏宇,直接进了厨房。

施柏宇在厨房门口探头:“伯父,需要我帮忙吗?”

“你来吧,把汤加点盐调味一下。”

施柏宇就直接进了厨房洗了一下手,看着锅里炖着的奶白色的鱼汤,尝了一下味道,加了一点盐,又加了一些黑胡椒。

杨孟霖父亲看着他的动作,记在心里,没说什么。

汤上桌前施柏宇摆好碗筷,很有规矩地等长辈入座了再入座。

一顿饭两个人都没说话。主要是杨孟霖父亲没开口,施柏宇也不好开口找话题。

吃完饭,杨孟霖父亲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喝茶吗?比较喜欢哪种?”杨孟霖父亲可能偏爱喝茶,家里茶罐子不少。

“都可以,更喜欢乌龙茶。”

听到施柏宇那么说,杨孟霖父亲大概是有几分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泡好乌龙茶拿到茶几上。

这氛围大概就是要开始谈事情了,施柏宇端坐在沙发上想。

“别坐那么直,我看着也不习惯,稍微随意一点。”说着杨孟霖父亲喝了一口茶。

“伯父您有什么可以直说。”

杨孟霖父亲目光看着茶杯里熟褐色的茶水:“没想到你会喜欢喝茶,现在小年轻不都喜欢喝酒吗?”

施柏宇愣了愣,还是觉得实话实说比较好:“不瞒您说,我自己在经营一家小酒吧。”

杨孟霖父亲一愣:“还真不知道,上次那臭小子和我说了一句我就和他吵了起来,具体的我还真不了解。”

她不是主角

太陽蛋與大香腸(短)

無車

⋯⋯⋯⋯⋯⋯⋯⋯


「現在太大雨了。」施柏宇勸說。

楊孟霖看著窗外的傾盆大雨也打起了退堂鼓。

「好吧,那就多待一會兒吧。」楊孟霖重新脫下牛仔外套往沙發上隨意放。

「再選一部電影?」施柏宇開始在電視網絡尋找最新電影,「要不你來選?」他將遙控器遞給楊孟霖,愛看電影的楊孟霖比他會選。

「讓你看看我選電影的品味。」楊孟霖接過遙控器開始看有什麼電影。

「你餓嗎?要不要煮宵夜給你吃?」施柏宇走向廚房檢測冰箱還有什麼食材。

楊孟霖確實餓了,剛剛因為趕著錄節目所以隨便吃了兩口麵包。

「你還會煮東西?」絲毫不信任施柏宇的廚藝。

「簡單煮個泡麵我還是會的。」施柏宇從廚房走出來說。「剛好...


無車

⋯⋯⋯⋯⋯⋯⋯⋯


「現在太大雨了。」施柏宇勸說。

楊孟霖看著窗外的傾盆大雨也打起了退堂鼓。

「好吧,那就多待一會兒吧。」楊孟霖重新脫下牛仔外套往沙發上隨意放。

「再選一部電影?」施柏宇開始在電視網絡尋找最新電影,「要不你來選?」他將遙控器遞給楊孟霖,愛看電影的楊孟霖比他會選。

「讓你看看我選電影的品味。」楊孟霖接過遙控器開始看有什麼電影。

「你餓嗎?要不要煮宵夜給你吃?」施柏宇走向廚房檢測冰箱還有什麼食材。

楊孟霖確實餓了,剛剛因為趕著錄節目所以隨便吃了兩口麵包。

「你還會煮東西?」絲毫不信任施柏宇的廚藝。

「簡單煮個泡麵我還是會的。」施柏宇從廚房走出來說。「剛好家裡還有幾個泡麵。」

「那我有要求,要吃太陽蛋。」楊孟霖說道。

「好吧,我盡力而為。」施柏宇無奈點頭答應。「如果不是太陽蛋也要給我吃下去。」

「OK啦。」楊孟霖爽快點頭答應。

施柏宇走回廚房在頂櫃裡拿了一袋泡麵,將小鍋加上水放在爐上。在等水沸騰的同時,在旁邊的爐上放上平底鍋,倒了些許的橄欖油,從冰箱裡取出兩顆雞蛋,油熱後將一顆雞蛋準確地敲打在鍋中間。

楊孟霖已經選好了一部電影,等施柏宇煮好泡麵一起看。他百無聊賴地走到窗邊看著窗外的雨,然後走到廚房門口,「柏宇,叔叔阿姨今晚不回來嗎?」

「是啊,他們去花蓮找朋友玩了。」施柏宇回答道。

楊孟霖點點頭又重新走到廳裡拿起茶几上的手機,編寫今晚不回家的短信發給老爸。

水開了,施柏宇將泡麵放進去,然後關小了火。另外一個爐上第二顆雞蛋也變成炒蛋了。

五分鐘後,泡麵炒蛋放在楊孟霖面前。

「哈哈哈哈哈哈⋯⋯」楊孟霖邊笑還不忘取出手機拍照。

「笑屁啊!」施柏宇有些惱羞。

楊孟霖想著小屁孩難得下廚還是不要打擊他的自信心。他收斂笑容,假正經地清了清嗓子。「雞蛋起碼沒有糊掉,賣相很不錯。讓我嚐嚐。」楊孟霖用筷子夾了一些炒蛋放進嘴裡,「嗯!很有雞蛋味。」

見楊孟霖調侃自己也沒繼續生氣,他笑了一下,「我剛剛講不是太陽蛋也要給我吃下去,如果炒蛋不能滿足你,待會兒要不要嚐嚐大香腸?」

楊孟霖連忙吃一口泡麵來掩飾自己的窘迫,然後給施柏宇一個中指。

「待會兒會用到的,你放心,我盡量滿足你的要求。」施柏宇以平淡的口吻開黃腔。

「皮癢是不是?」楊孟霖受不了施柏宇的厚臉皮。

「孟霖,你知道嗎?填飽肚子不止一種方式哦。」施柏宇盯著楊孟霖的雙唇說。

「你夠了。」楊孟霖翻白眼不想搭理施柏宇。

「好啦,你先吃。我先去洗澡。」施柏宇不敢撩得太厲害。

楊孟霖沒理施柏宇自己邊吃邊看電影。


過了十五分鐘,施柏宇從浴室出來。裸上身下半身穿著鬆垮的睡褲走了出來,頭髮還是濕漉漉沒有吹乾。他直接坐在楊孟霖旁邊,陪他一起看電影。

楊孟霖原本還很投入看著電影的開頭,但施柏宇散發著沐浴露的香氣一直讓他走神,還有為什麼要裸上身出來呢?

「這部電影講什麼?」施柏宇問。

「講基努里維斯是名殺手,然後有人殺了去世妻子送給他的狗,講他復仇。」楊孟霖將吃完的碗準備拿去廚房。

「我來。」施柏宇將碗拿進廚房,楊孟霖的視線就盯著施柏宇厚實的背部。

他好像⋯的確還沒吃飽。

「柏宇。」楊孟霖在廳裡喊。

「幹嘛?」

「我吃完炒蛋⋯想吃其他的。」

「哦⋯⋯那你還想吃⋯⋯」在廚房的施柏宇突然明白楊孟霖說的意思。

他走出廚房看著耳朵通紅的楊孟霖,更加篤定他的猜測。



「吃大香腸嗎?」


End.

木子

桉树叶与薄荷叶(宇霖RPS)(酒吧老板x小说家)(八)

转眼到了圣诞节,施柏宇提前一周买了个烤箱开始研究做饼干蛋糕之类的东西。

看到铺满厨房灶台上的面粉黄油牛奶大包砂糖,杨孟霖问:“施柏宇,你要做饼干吗?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些了。”

“你喜欢。”施柏宇在看做法,头也没抬地说了一句。

“诶?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甜食的?”杨孟霖愣住。

“你买的零食,甜食为主,最喜欢吃的菜也偏甜口,喝酒一般是果酒,也是偏甜。最主要的还是...”施柏宇抬起头笑了一下,“第一次来你家,在地上看到的好几个没扔掉的甜食盒子以及吃完没扔被当成储物盒的饼干盒。”

杨孟霖尴尬地红了脸,解释:“那是之前,那现在你住过来了我也没怎么吃外卖了,也不太吃蛋糕什么的,虽然办公室也会备一些...

转眼到了圣诞节,施柏宇提前一周买了个烤箱开始研究做饼干蛋糕之类的东西。

看到铺满厨房灶台上的面粉黄油牛奶大包砂糖,杨孟霖问:“施柏宇,你要做饼干吗?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些了。”

“你喜欢。”施柏宇在看做法,头也没抬地说了一句。

“诶?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甜食的?”杨孟霖愣住。

“你买的零食,甜食为主,最喜欢吃的菜也偏甜口,喝酒一般是果酒,也是偏甜。最主要的还是...”施柏宇抬起头笑了一下,“第一次来你家,在地上看到的好几个没扔掉的甜食盒子以及吃完没扔被当成储物盒的饼干盒。”

杨孟霖尴尬地红了脸,解释:“那是之前,那现在你住过来了我也没怎么吃外卖了,也不太吃蛋糕什么的,虽然办公室也会备一些....”

“知道啦,你要不要帮忙化一下黄油什么的。”施柏宇笑了笑把一块已经拆在碗里的黄油和小刀递给他。

因为是周末,两个人从上午开始到下午,做了一盘的饼干分包成一小袋一小袋地带到酒吧。

“施柏宇,你做的饼干真的很好吃诶。”杨孟霖说着又拆开了一袋,“就是一小包太小了,不够吃。”

“吃完这包别吃了。”施柏宇看着袋子里空掉的小袋子,“我打算送给客人的。”

“行,那你什么时候再做啊。”

“圣诞节吧,提前给你做一大盒给你带过去。”

“好。”杨孟霖笑着把吃完的小袋子塞到袋子里。

......

“施老板手艺真不错诶。”

“要不你节日前后做点卖吧,省得我还考虑送女朋友什么。”

“老板能再送一袋子吗?”

......

 “杨孟霖,那边袋子里还有饼干吗?”施柏宇转头问杨孟霖。

“啊?”杨孟霖在神游,一下被施柏宇喊道没反应过来。

施柏宇也没再问,从他身后又拎起了一个袋子,因为只拎到一个拉环有些不稳又伸手去拎另外一边。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杨孟霖是整个人被他圈在怀里的。

杨孟霖回过神,帮施柏宇托了一把袋子。

一把抓走袋子上已经被吃干净的几个小袋子,施柏宇撇了杨孟霖一眼。

收到眼神的杨孟霖则是乖乖的把袋子叠起来收好。

最后以施柏宇答应圣诞节会多做一些再发试吃以及会多做一些来卖收场。

在场的人唯独只有杨孟霖看起来没那么开心。

“怎么了?”看着在擦吧台的杨孟霖看起来有气无力的,施柏宇问。

“就是..”杨孟霖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开口,“你要做那么多饼干,那我的还能还能在圣诞节吃到吗?”

“当然能了。”施柏宇很认真地说,“我保证。”

......

但是真的等到那天的是,杨孟霖那边的出版社从平安夜开始为了赶特刊,平安夜前一天开始杨孟霖就没回家。

施柏宇拿了个袋子装好杨孟霖的换洗衣物,然后又做了一份三明治和一份便当,准备给杨孟霖送过去。

去之前施柏宇还是打了个电话,其实也没指望杨孟霖会接,但是想着总是要说一声。

杨孟霖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接电话的时候眼睛都没睁开。

“喂?”一听就是没睡醒的声音。

“孟霖,我在你公司楼下给你带了一点吃的,你有时间下来拿吗?没有的话我放...”

“有!我有!”杨孟霖几乎是跳起来回答的,惊醒了身边几个通宵加班也正趴着睡觉的同事。

说了声抱歉,杨孟霖就跑着去电梯再跑着去大门口。

因为趴着睡觉,头发有些乱,脸上还有浅浅的被衣服压出来的印子,而因为跑动,工作牌也飞到衣服后面去了。

施柏宇见到杨孟霖的第一件事就是帮他理了一下头发和顺手把工作牌给拉回来。

杨孟霖有些尴尬的理了一下衣服:“我可能要等到圣诞节那天晚上才能有空。”

“嗯没事,我那天在酒吧等你。”施柏宇说这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有一份三明治你可以明天早上吃,便当记得今天吃掉。还有水果,苹果是切好的记得今天吃完,还有一瓶鲜榨的芭乐汁,你喜欢的。”

冬天的风总是带着一种能钻进厚厚的外套的刺骨的寒冷,但是施柏宇那句‘你喜欢的’,直接让杨孟霖觉得吹在心口上的风都是暖的。

“还有一些换洗的衣服,你换下来的和便当盒明天上午我来拿。”说着施柏宇上前抱了一下杨孟霖,附在他耳边说,“加班别太累了,平安夜快乐。”

说完也没看杨孟霖表情就直奔自己的酒吧。

杨孟霖晕晕乎乎地带着施柏宇送来的东西上楼,刚把热完的便当打开就有人凑了过来。

“哇塞好香,这是哪家店的外卖?”

“哇杨孟霖你有人性吗?这都饿着呢你买饭?”

“这盒子看起来不像是外边买的饭吧?”

“女朋友,铁定是女朋友。怪不得刚刚那么激动。”

“一定是了。看看这还在平安夜给你准备个苹果,还是切好的,太贴心了,太贤惠了,太...”还没说完他手里的水果就被杨孟霖拿了回去。

“太什么太,不是女朋友。”杨孟霖把东西收拾好,这个时候眼尖的同事看到的衣服。

“这都同居了,杨孟霖?”

杨孟霖真把饭往嘴里塞,有点含糊不清地说:“干嘛?”

同事朝衣服的方向努了努嘴。

“真不是女朋友,室友而已。”说完杨孟霖别过去接着吃饭。

只是室友,吗?

今天施柏宇那个拥抱算是加班的鼓励吧。真是的,他就没想过我一个喜欢男生的男生,就会喜欢他吗?还老做出这种我会误会的事情。

另一边,施柏宇对于自己会抱杨孟霖这件事也有点,不太好解释。

不单单对杨孟霖不太好解释,对自己也不太好解释,说是鬼使神差有点夸张了,但是回想一下自己和杨孟霖的一些日常,倒也是有迹可循。

自己每天晚上都会抱着他睡觉,虽然一开始只是为了让他安分一点好好睡觉,但是抱着抱着也就顺手了,甚至到了没有他会觉得少了点什么的感觉。

平时都会帮他准备好早饭和午饭的便当,晚饭也会做好在酒吧等他来吃,说是刚好但是其实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照顾一个人过。

休息日会和他一起赖床,一起做饭一起打扫家里,自己带着他一起去酒吧打扫。

但是其实这些在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做也没什么问题的事情,现在偏偏都要有杨孟霖才可以。

会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拉严实窗帘和他一起看电影,会认真地读他写的小说然后委婉地点评,会按照他的口味做饭,会...

施柏宇很清楚的感受到他们之间已经越过了朋友的界限,但是杨孟霖也是那么想的吗?虽然他喜欢男生但是也没确切表达过喜欢自己,说到底,自己在别人心里说不定也只是一个优秀室友。

第二天施柏宇没打通杨孟霖的电话,大概是门卫昨天看到他们两个了就直接把施柏宇放了上去。

到了楼层,施柏宇进去还需要刷卡,就只好敲了敲玻璃门,来开门的是一个女同事。

施柏宇正准备拜托女同事把东西给杨孟霖的时候,杨孟霖刚好醒了。

“你来啦。”杨孟霖自己都没意识到语气里的开心和期待。

“嗯,衣服给我吧,这是答应过你的饼干和便当,饼干有一大盒,记得和同事们一起吃。”施柏宇揉了揉杨孟霖的头发,“晚上我在酒吧等你。”

杨孟霖红着耳朵捧着东西回到座位上,刚刚那一会已经有不少同事醒了看到了施柏宇。

“看来真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

杨孟霖红着脸解释:“真不是,不是那种关系。”

在杨孟霖把饼干分给同事,对施柏宇的饼干简直赞不绝口。

“现在是没关系,上点心就收了,那么贤惠的可不好找。”

“这都说福不双至,你这也算双喜临门了啊,爱情事业双丰收啊。”一个和杨孟霖关系不错的同事凑到他边上说,“怎么样,小男朋友知道那事吗?”

“还没和他说,也不知道怎么说。”杨孟霖情绪突然就有点低落,然后就反应了过来,“都说了不是那种关系,说什么啊?”

“哎哟,你这脸红的,还跟我说没点什么我绝对不信。”

杨孟霖一直不知道怎么和施柏宇开口的事情就这样一直拖着,拖着拖着就到了跨年。

关于那天后来的印象就是自己喝多了,晕晕乎乎地被施柏宇背了回去,晕晕乎乎地被施柏宇表了白,晕晕乎乎地两个人在一起了。

第二天一早,自己照旧是在施柏宇怀里醒来的,冬天的天总是亮的比较晚,窗帘下的玻璃被蒙上了一层白雾。

稍稍抬头就可以看到施柏宇微微颤动的睫毛,挺拔的鼻子,微红的嘴唇,然后杨孟霖很小声地问了一句:“诶,施柏宇,我们这算在一起了吗?”说完他也没想着等到施柏宇回答就想着继续钻进被窝。

“嗯,算。”施柏宇应了一声,“现在还早还可以睡会,乖啊。”说着,施柏宇迷迷糊糊间还给杨孟霖拉了一下被子。

......

再之后,杨孟霖找了个自己认为还算合适的时间和施柏宇说了事情。两人正窝在沙发里看完一部电影。

因为杨孟霖的小说写的不错,所以公司决定让他出去环球旅行一趟,把小说里一些部分再完善一下,大概是一年左右。回来小说出版后再由他自己决定要不要继续留在出版社工作。

杨孟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施柏宇的脸色一点点沉下来。

两个人都安静了许久,半晌,施柏宇开口:“要走多久?”

“大概一年左右。”

“还会,回来的吧?”

杨孟霖点头:“一完成就回来,平时还可以打电话视频寄明信片什么的。”

施柏宇叹了口气:“行吧,知道了,一路顺风。”

杨孟霖知道施柏宇的性格,也猜到了施柏宇的反应大概是比较平静的。

可是真的到施柏宇反应平静的时候他自己却不高兴了。

杨孟霖抱住他“你能不能有点反应啊。我要走一年诶。”

“我能怎么办呢。”施柏宇也抱住他,“我再不舍得你也不能阻止你去有更好的发展啊。一年而已,我在这等你就是。”

杨孟霖还没说其他的,没忍住就红了眼眶:“不急,还有两个多月才走,现在还都没安排好。”

 

(对不起x n。我这也算是拖更一年了orz 还能有人看我就很可以了,今天晚上写的这些,大概1-2章就完结了,虽然有一些复制黏贴但也写了不少。

没走的各位在此给你们鞠一个180゚的躬。)

frankie

越界之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第二话,文武的同框全靠P....结尾有惊喜~

越界之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第二话,文武的同框全靠P....结尾有惊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