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底线私家tag

212浏览    12参与
人生依然无底线

甜食——慕思蛋糕

佣社only

 

小甜品。

 
 

————————

 
 

“前辈,尝尝看?”一奈布端上了一盘小巧的蛋糕,然后把叉子递上去。

 
 

粉红色的小蛋糕像什么宝物一样,克利切举着叉子,却下不去手。乳白的奶油点缀,像是在说:别吃我;又好像在诱惑克利切:来吃我。

 

最后,克利切受不了那香味的蛊惑了,拿叉子小心翼翼地照着那粉红的小东西切下去。叉子凹了下去,切下一块放进嘴里。

 

好甜。不同于那种让人发腻的甜,克利切喜欢这种香醇的甜,很细腻?奶油在舌尖慢慢融化,引起了味蕾微妙的触感。入口即...

佣社only

 

小甜品。

 
 

————————

 
 

“前辈,尝尝看?”一奈布端上了一盘小巧的蛋糕,然后把叉子递上去。

 
 

粉红色的小蛋糕像什么宝物一样,克利切举着叉子,却下不去手。乳白的奶油点缀,像是在说:别吃我;又好像在诱惑克利切:来吃我。

 

最后,克利切受不了那香味的蛊惑了,拿叉子小心翼翼地照着那粉红的小东西切下去。叉子凹了下去,切下一块放进嘴里。

 

好甜。不同于那种让人发腻的甜,克利切喜欢这种香醇的甜,很细腻?奶油在舌尖慢慢融化,引起了味蕾微妙的触感。入口即化的巧克力碎屑让克利切想到了小时候孤儿院的修女会在过节时往蛋糕上撒满廉价的糖果渣,微不足道,却充满回忆,只不过没有奈布的蛋糕那样丝滑细腻。

 

没想到这个坚毅的军人会在这方面如此细腻。奈布为他所做的一点一滴都在融化他的心。

 

“其实是我听黛儿小姐说您喜欢吃甜点,特意去学的。”这个男孩舒展着笑容,像黎明的阳光一般温暖。

 

 

克利切的脸红透了,就连耳尖都在泛着热:“谁…谁说克利切喜欢吃甜品了!”

随后,这个别扭的男人轻轻呢喃:“谢谢。”

毕竟谁会拒绝像慕思蛋糕一样的爱慕啊。

 

人生依然无底线

[欺诈组]这里插播一条新闻

标题与正文没啥关联。

现代AU

瑟维X克利切

————————

克利切趴在床上戴着耳机玩着电脑。昏暗的房间里除了鼠标和键盘不停地被点击,只有廉价的黑白电视发出嘶哑的声音。

灰暗的窗帘拍在窗台上,让克利切有些分心。本应是阳光明媚的早晨,阳光却像是惧怕这间房子而不敢造访这里一般,只有一缕阳光堪堪透过窗帘。克利切在心里调侃着这儿的遮光度实在是太合格了。

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住进来了。这间奇怪的房子。

克利切身上真的没钱了,电脑是艾玛送给他的,他不能买。威廉奈布家又有男人了,他不方便住。他因为住所问题甚至和流浪汉抢过好几次桥洞和地铁站的席位。

直到他看到了一条小公寓的转卖广告。天,那价钱...

标题与正文没啥关联。

现代AU

瑟维X克利切

————————

克利切趴在床上戴着耳机玩着电脑。昏暗的房间里除了鼠标和键盘不停地被点击,只有廉价的黑白电视发出嘶哑的声音。

灰暗的窗帘拍在窗台上,让克利切有些分心。本应是阳光明媚的早晨,阳光却像是惧怕这间房子而不敢造访这里一般,只有一缕阳光堪堪透过窗帘。克利切在心里调侃着这儿的遮光度实在是太合格了。

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住进来了。这间奇怪的房子。

克利切身上真的没钱了,电脑是艾玛送给他的,他不能买。威廉奈布家又有男人了,他不方便住。他因为住所问题甚至和流浪汉抢过好几次桥洞和地铁站的席位。

直到他看到了一条小公寓的转卖广告。天,那价钱比其他公寓简直便宜太多了好吗?便宜到克利切要喊一声耶稣基督了。

克利切一边祈祷着这么体恤穷人的住所不要被人抢先,一边拨打广告上的电话号码。

后来电话那头说只要克利切开个价就卖了。克利切愣了一下,纵使是克利切这样资深的市井无赖也没有见过这么好说话的卖家,他有点疑惑。但不住白不住,不接下这房子他就要暴死在街头了。

当克利切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钱来到那个欧利蒂斯公寓门前,克利切才感觉到了什么叫死气沉沉。除了僵直坐在公寓门口脸上泛着病态的苍白的老头,就是一个带着杀气死死盯着克利切的小女孩。

克利切打了个冷战,走上了公寓二楼。上帝,那里的楼梯简直就是一堆生锈的废铁,走一步就会因为不堪负重发出刺耳的声响,吓得克利切都要怀疑自己的心脏问题了。

正当克利切如释千钧重负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却发现那把该死的钥匙根本无法插进那顽固的生锈锁孔里。靠,如果不是身上没有铁丝之类的,克利切早撬锁进去了。

克利切试了几下,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间房子这么便宜了。该不会是这个公寓的主人开不开自家的门锁才转卖的吧,克利切自暴自弃地想。

“咔哒——”

自家的门没开,隔壁的门倒是开了。一个带着礼帽蓄着胡子的中年男人从门口探出头来,看着克利切窘迫的模样。

“新来的?”男人用沙哑低沉的嗓音问道。

克利切有些愣神。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看起来这么斯文的人会住在这种地方,明明看这样子也不像是有多穷的人。克利切自顾自想着,听到对方把刚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才点了点头。

“打不开锁?”男人又问。

克利切别扭地点点头,他实在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进不去自己的家门。

男人从门口走出来。这让克利切看清了他的容貌——标致的五官,修剪得体的胡子,柔和但又带点小严肃的神情。就是他身上披着风衣,克利切看不准他的身材。“我可以帮你。”男人向克利切伸出手,示意克利切把钥匙给他。

克利切想了想,还是把钥匙递给了他,毕竟自己总不可能在房门口睡上一晚。

男人的手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连克利切都没能打开的锁在他的手上轻轻一转就应声而开。男人为克利切推开门,昏暗但看起来还算舒适的房间让克利切松了口气。

克利切接过男人还过来的钥匙,抬起头尴尬地说了声谢谢。 “那个,我叫克利切,克利切·皮尔森。如果方便的话,你叫……”

“瑟维·勒·罗伊,是一名魔术师。”没等克利切说完,瑟维就迅速接过克利切的话。“希望你能早日适应这里。”

克利切没能理解瑟维的阴阳怪气,也没来得及消化瑟 维的言外之意。此时克利切的心里只有一个问题困惑着他,看瑟维还挺熟悉这里的,当下就不加犹豫问了出来:“那个,罗伊先生,这间房子的原主人为什么会……”

而瑟维好像知道克利切将问什么一样,立马接过话:“这间房的原主人是个生意人,而这里风水不大好。你知道,风水这东西对做生意的有多重要。”瑟维的语气多了一点敷衍,显然不喜欢聊这些话题。

而克利切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兴奋地看向瑟维:“你,你是魔术师?”

回应克利切的是带着肯定的鼻音。

克利切更兴奋起来。

“那你们这行赚钱快吗?变魔术危险吗?你在哪里工作?克利切可以叫你瑟维吗?你有社交恐惧症吗?克利切就有一个社恐的朋友,不介意有第二个……”

克利切本身不是一个见到个活人就能聊的来的人,只是他在瑟维身上找到一种归属感,那是十几年来都不曾有过的。还好瑟维还算善解人意,没有打断克利切的滔滔不绝,也没有再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克利切,你要是不介意,放好行李之后可以上我家里坐坐,想聊可以在我家聊。”瑟维笑着发出邀请。

“额……改天吧,克利切累了,很累很累很累。地铁站太硬了,睡得一点都不舒服,所以克利切现在想补个觉。”

瑟维笑得更真诚了点。“那好,祝你睡个好觉,我的新邻居。”

克利切放下不重的包和艾玛送的电脑,便激动地在自己的新家转悠起来。东摸摸西碰碰,好奇又兴奋的样子像是个三岁小孩玩新玩具一样。满意后又欣喜若狂地扑在柔软的单人床上猛吸——终于,稍微有了点家的味道。

本来和瑟维聊了几句又加上新家的舒适心情好了点,可在克利切发现家里的电视是黑白的时,克利切差点把电视砸了。

黑白电视!这都什么年代了?没有液晶电视吗?黑白电视看着怪渗人的啊!

克利切吐槽起来,靠着床坐下。

突然,克利切愣住了。因为,诡异的黑白电视里,插播了这样一条新闻——

大魔术师约翰·安德森死于魔术失误,尸体下落不明。




人生依然无底线

克利切的真心话



今天很困,很困,很困。


——————————


1.其实克利切第三人称口癖和结巴的毛病是可以改掉的。


2.克利切第一次看到莱利的兔牙时,并没有觉得很搞笑。


3.克利切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呼喊动作和挑衅动作。


4.艾玛花园里的花不是克利切摘来送给的艾玛本人的。


5.扮成稻草人绝对是克利切的一时兴起。


6.瑟维的钱包不是克利切偷的,只是那家伙自己搞错了而已。


7.克利切认为,瑟维会提出和自己睡同一张床这种要求只是他的恶趣味,克利切本人并没有多大兴趣。


8.被瑟维缠着看他无聊的魔术时,克利切只觉得很烦。


9.克利切觉得瑟维好讨厌。


10.克...



今天很困,很困,很困。


——————————


1.其实克利切第三人称口癖和结巴的毛病是可以改掉的。


2.克利切第一次看到莱利的兔牙时,并没有觉得很搞笑。


3.克利切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呼喊动作和挑衅动作。


4.艾玛花园里的花不是克利切摘来送给的艾玛本人的。


5.扮成稻草人绝对是克利切的一时兴起。


6.瑟维的钱包不是克利切偷的,只是那家伙自己搞错了而已。


7.克利切认为,瑟维会提出和自己睡同一张床这种要求只是他的恶趣味,克利切本人并没有多大兴趣。


8.被瑟维缠着看他无聊的魔术时,克利切只觉得很烦。


9.克利切觉得瑟维好讨厌。


10.克利切本人表示,以上的全是扯蛋。


————————————


今天依旧很困,很困,很困。

(只有欺诈组和克利切才能让我充满动力。)


人生依然无底线

ALL社的瞬间

一.律社——莫名其妙的注视

弗雷迪·莱利先生是个高贵的大律师,总是高高在上地接受别人的注视。而现在,他刻意引起的,是谁的注意?

“虚伪的上等人……喂,你看什么看?”

“恶心的下等人……喂,你的牙上有菜叶!”

只是不经意,才不是刻意观察。

二.园社——为他而开的玫瑰

艾玛·伍兹小姐是个讨人喜欢的、纯真的女孩。这点在艾玛为花浇水时露出的笑容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真好,这株玫瑰长得很好呢。”

“皮尔森先生一定会喜欢吧。”

想到克利切收到玫瑰那一刻羞涩的表情,艾玛又一次露出了笑容。

三.欺诈组——花里胡哨的魔术

瑟维·勒·罗...

一.律社——莫名其妙的注视

弗雷迪·莱利先生是个高贵的大律师,总是高高在上地接受别人的注视。而现在,他刻意引起的,是谁的注意?

“虚伪的上等人……喂,你看什么看?”

“恶心的下等人……喂,你的牙上有菜叶!”

只是不经意,才不是刻意观察。

二.园社——为他而开的玫瑰

艾玛·伍兹小姐是个讨人喜欢的、纯真的女孩。这点在艾玛为花浇水时露出的笑容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真好,这株玫瑰长得很好呢。”

“皮尔森先生一定会喜欢吧。”

想到克利切收到玫瑰那一刻羞涩的表情,艾玛又一次露出了笑容。

三.欺诈组——花里胡哨的魔术

瑟维·勒·罗伊先生有着灵活的双手,变出的魔术堪称奇迹。几乎无人看得出魔术中的破绽,这才是演出的成功之处。

“切,骗孩子的小把戏。还奇迹……”
“因为啊,遇见克利切是我变的最成功的魔术啊。”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帽子里飞出的白鸽为这场精彩的演出谢幕。

四.佣社——过于偏激的保护

奈布·萨贝达先生也许是一个好的军人。每次比赛他都充当保护者,尤其是他为了保护克利切被监管者放血而死的时候。

”奈布,你不用这样的。克利切能应付……”
“不,Sir。您专心破译就好了。”

想保护他,不想让他受伤。

五.裘社——胜负已分的战争

裘克先生是庄园里公认的不能惹的疯子,当然,偶尔也有几个例外。比如,那个一开局就拉仇恨的,不怕死的小偷。

“呵,逃啊,反正你是逃不出去的。”
“那又怎样?至少其他人能逃出去。”

这个小偷蠢是蠢了点,但这场战争的确是他赢了。

六.杰社——高贵明亮的宝石

杰克绅士的标志暗示着他的富贵。他有钱,很有钱。不然他怎么会花令人惊掉下巴的大价钱去打造一颗蓝宝石呢?

“皮尔森先生,这颗宝石,很配你。”
“也许吧。不过克利切喜欢用它换来的钞票。”

当然,只要你喜欢。

七.前社——黏黏糊糊的依恋

威廉·艾利斯可能不该被叫做“先生”,毕竟他在他的前辈眼里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大男孩。

“前辈,再陪我一会儿嘛。”
“就…就一会儿!”

想多看他几眼,哪怕是另一种名为亲情的感情。

八. ALL社——察觉不到的疼爱

当事人克利切·皮尔森先生并没有发现庄园里的人对他的那隐晦的感情。尽管他们的欲望表现得如此明显。
真是…迟钝。
还是说,他们对克利切的疼爱从来没有刻意表露过,只是默默守在他身边?
真是…矛盾。

————————
我靠,码完字之后发现自己作业没做完。


人生无底线

天啊撸
我是什么品种的手残?
p1草稿。
P2上色毁。

打游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克利切小可爱。主动溜屠夫还溜了四台机,我靠,他是天使啊!!!

天啊撸
我是什么品种的手残?
p1草稿。
P2上色毁。

打游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克利切小可爱。主动溜屠夫还溜了四台机,我靠,他是天使啊!!!








人生无底线

我是一个地球人

真的,我是一个有小号的地球人 @人生依然无底线  @人生还是无底线  @人生一直无底线


哇,我好无耻啊。


偷偷串了一堆的小号,专门给自己刷热度。


哇我好无耻啊


本人的生产日期是二零零六年(2006),00后我自豪。貌似还是一头白羊。


我刚刚降落到这个地球上的时候,还是有点不适应的,甚至还哇哇大哭了起来。


不知道那些一零后怎么样,他们来地球的时候会不会也是和我一样不适应?


但没事了,我现在不仅适应了地球,还弄来了好多的小号 @人生一直无底线   @人生还是无底线  @人生依然无底线


天,我越想越...

真的,我是一个有小号的地球人 @人生依然无底线  @人生还是无底线  @人生一直无底线


哇,我好无耻啊。


偷偷串了一堆的小号,专门给自己刷热度。


哇我好无耻啊


本人的生产日期是二零零六年(2006),00后我自豪。貌似还是一头白羊。


我刚刚降落到这个地球上的时候,还是有点不适应的,甚至还哇哇大哭了起来。


不知道那些一零后怎么样,他们来地球的时候会不会也是和我一样不适应?


但没事了,我现在不仅适应了地球,还弄来了好多的小号 @人生一直无底线   @人生还是无底线  @人生依然无底线


天,我越想越觉得自己无耻了。


本人有各种爱好,就不一一列举了。有兴趣的话加我好友,或者关注。


Q名:我好帅

微信:筱茕(基友起的)


希望关注我的或者加我好友的都能快快适应地球!


祝好运。



人生依然无底线
  1. 贝坦菲尔小姐是天使
  2. 草稿

我永远爱贝坦菲尔小姐

我永远爱贝坦菲尔小姐

人生依然无底线

来一点真人真事

今天我和小李上街,经过一个乞讨的老人。老乞丐拉住小李的裤腿问·:“能给我一点钱吗?”小李同情之余,掏了掏口袋,发现没有钱,尴尬万分。谁知老人一点都不尴尬,因为他平静地掏出一张二维码,举到小李面前:“那你有微信吗?”

今天我和小李上街,经过一个乞讨的老人。老乞丐拉住小李的裤腿问·:“能给我一点钱吗?”小李同情之余,掏了掏口袋,发现没有钱,尴尬万分。谁知老人一点都不尴尬,因为他平静地掏出一张二维码,举到小李面前:“那你有微信吗?”

人生无底线

[野牛/穆凯]沙雕感慨

发个野牛沙雕文。

我就一句话:不要因为我文笔渣就想打洗我。

OK?

————————

随着一种叫腐女的生物在欧利蒂丝庄园里大肆泛滥,越来越多第五同胞被强行掰弯,许多直男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大猪蹄子我不需要你抱!”
“克利切只喜欢艾玛小姐!”
“正义需要我,美女呼唤我!”

……后来……

“艾大力来了!杰克快抱紧我!”
“瑟维,克利切要看魔术!”

王境泽万岁!

凯文突然相信进庄园前钢铁直男,进庄园后弯成蚊香的传说了。

自己口口声声说的“我永远是直的”也变成了自己打脸的存在。

特别是在和穆罗牵小手的时候,
自己那颗直男心无情地破碎了,
啊,碎了一地呢。

没事,万一穆罗肯让...

发个野牛沙雕文。

我就一句话:不要因为我文笔渣就想打洗我。

OK?

————————

随着一种叫腐女的生物在欧利蒂丝庄园里大肆泛滥,越来越多第五同胞被强行掰弯,许多直男都逃不过真香定律。

“大猪蹄子我不需要你抱!”
“克利切只喜欢艾玛小姐!”
“正义需要我,美女呼唤我!”

……后来……

“艾大力来了!杰克快抱紧我!”
“瑟维,克利切要看魔术!”

王境泽万岁!

凯文突然相信进庄园前钢铁直男,进庄园后弯成蚊香的传说了。

自己口口声声说的“我永远是直的”也变成了自己打脸的存在。

特别是在和穆罗牵小手的时候,
自己那颗直男心无情地破碎了,
啊,碎了一地呢。

没事,万一穆罗肯让他当攻呢?

这种想法在被穆罗压着在湖景村大船的甲板上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完全破灭了……

(而且穆罗的持久力让凯文在床上瞬间崩溃。)

“来,凯文,我们来比比 谁—先—射?”
“哈,你绝对比老子先射!”
哈,你绝对逃不过打脸的命运。

——然后是一波被和谐的画面——

湖景村那一发之后,他们的队友举报他们恶意挂机。凯文看着自己被扣得岌岌可危的人品值,想骂粗又没脸骂——自己是被那个家伙c晕过去的。然后接下来自己怎么样一点都不知情。

啊……腰痛。

变态也不假。比如上次承认自己用从伊莱那借来的役鸟偷窥凯文洗澡……

作为一个直男,像个小女生一样被偷窥洗澡。凯文的反应是直接一个鞭子甩在穆罗脸上,结果晚上这条鞭子沦落为情♂趣 玩具……

天……你一个野猪男为什么懂得这么多!?

有个基友说我文笔太渣了想要打洗我,吓得我虎躯一震……

人生无底线

[欺诈组]婚后生活

一时兴起的脑洞……

我在写什么沙雕

现在最可怕的故事是——开学了

所以且行且珍惜555……

——————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与瑟维·勒·罗伊先生于9102年结为夫夫。即日起,克利切这个姓皮的男人改姓为罗…伊。

关于孩子:

瑟维:克利切,以后我们的孩子和谁姓呢?是不是该姓

罗尔森 啊?

克利切:请你滚去睡地窖。还有罗尔森是什么鬼啊!?

瑟维:QAQ……

克利切:…emmm ……克利切还是jio得应该姓罗伊……

瑟维(鸡冻):那我们现在就造一个小罗伊吧!

第二天克利切是扶着腰出来的。

关于日记:

艾米丽认为,克利切天天在绿瑟维...

一时兴起的脑洞……

我在写什么沙雕

现在最可怕的故事是——开学了

所以且行且珍惜555……

——————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与瑟维·勒·罗伊先生于9102年结为夫夫。即日起,克利切这个姓皮的男人改姓为罗…伊。

关于孩子:

瑟维:克利切,以后我们的孩子和谁姓呢?是不是该姓

罗尔森 啊?

克利切:请你滚去睡地窖。还有罗尔森是什么鬼啊!?

瑟维:QAQ……

克利切:…emmm ……克利切还是jio得应该姓罗伊……

瑟维(鸡冻):那我们现在就造一个小罗伊吧!

第二天克利切是扶着腰出来的。

关于日记:

艾米丽认为,克利切天天在绿瑟维和自己。

“克利切会是更好的情人!”“克利切邀请伍兹小姐去花园!”

“克利切才是最好的,而不是那个稻草人,也不会是那个医生……”

完了,克利切刚说完这句台词就迎面飞过来一个针头。

克利切在演完自己戏份的时候,一旁的瑟维冲上去搂住克利切:“抱紧我,感受我的体温吧克利切!”

克利切:敲里吗滚啊!!!

众人对日记的评价:

中二台词,水分日记;敷衍至极,坑逼网易。

“其实克利切刚开始是拒绝演这出戏的,但是后来克利切玩了一下…哇…剧组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的内种……”

但这日记貌似没有什么用。

克利切:至少证实了克利切对伍兹小姐的爱啊!

第二天克利切又扶着腰出来了。

关于进展:

克利切去幼儿园接人,遇到了杰佣和园医两对情侣。

杰克:诶?这不猴子吗?

艾玛:皮尔森先生没和罗伊先生出来吗?

奈布:对了,你们进度咋样?

克利切:你们呢?

杰克:我和小奶布已经滚过ch……

奈布:(暴躁老哥在线谋杀亲夫的表情):继续说啊……

艾米丽:我和艾玛也是呢…

然后克利切留下一句“呵呵”就走了。

奈布:呵呵?

艾玛:啥意思?

克利切内心语:呵呵,克利切去幼儿园接小罗伊了!进度辣么慢干什么吃了?小情侣真不让人省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造一个了……

一个沙雕产物,让我怀疑人生……

我不想开学……(大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