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赖派

25492浏览    429参与
鸽鱼鸽鱼

【无赖派】白痴

题目不是骂人的,是来自我唯一看过的坂口安吾先生的书(捂脸),第一次写无赖派,而且还是安吾第一视角,就很难,不过勉强试试。

说来也很奇怪,基本我每次到lupin的时候,太宰君和织田作君都坐在那聊天,而且每次我到的时间点都很巧妙,一般都是太宰君又发出什么惊人之词然后织田作君顺着他的话接下——
“织田作君,这个时候你应该吐槽了。”我推了推眼镜,第不知道多少次这样说道,虽然明白我说了也没用,毕竟我们三人就是这样相处下来的,太宰君奇思妙想,织田作君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负责吐槽……等等,眼镜役莫非都是负责吐槽相关的?这也太过分了,明明我不是一个爱吐槽的人,但在面对太宰君和织田作君的时候,我内心吐槽的欲望就...

题目不是骂人的,是来自我唯一看过的坂口安吾先生的书(捂脸),第一次写无赖派,而且还是安吾第一视角,就很难,不过勉强试试。



说来也很奇怪,基本我每次到lupin的时候,太宰君和织田作君都坐在那聊天,而且每次我到的时间点都很巧妙,一般都是太宰君又发出什么惊人之词然后织田作君顺着他的话接下——
“织田作君,这个时候你应该吐槽了。”我推了推眼镜,第不知道多少次这样说道,虽然明白我说了也没用,毕竟我们三人就是这样相处下来的,太宰君奇思妙想,织田作君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负责吐槽……等等,眼镜役莫非都是负责吐槽相关的?这也太过分了,明明我不是一个爱吐槽的人,但在面对太宰君和织田作君的时候,我内心吐槽的欲望就会源源不断的涌出来,无他,这两人交流方式太过奇妙,我大概摘录几句——这是我的爱好,我喜欢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记录下来,这样以便于以后翻看。
就比如说,某年某月某日……嗯,这应该是上个月的十三号,我们又在lupin相遇了,太宰君照例在寻求自杀的方式,他一直看上了酒吧里的横梁,三番四次对老板发出请求,但老板打着哈哈拒绝了,放个正常人都会拒绝吧,反正我是这样想的,但织田作君就不一样,他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太宰,然后又打量着房顶的横梁,好一会才开口,说,太宰,那个太高了,你可能吊不到,如果要搬椅子过去的话,也会很麻烦,所以还是想想另一种简单的方式吧。
我????
说的对哦。太宰君眨了眨眼,双手托腮看着织田作君,那织田作有什么建议吗——如果是织田作的话,一定能想出很棒的提议的!
我????
果然能看懂太宰治的只有织田作之助吗。
唔……织田作君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抬眸看向我,安吾,你觉得呢?
我要了一杯啤酒,慢悠悠地踱到吧台边,坐在织田作君身旁,说实话,其实我也没想到什么好的方法,但问题都抛出来了,我也不能不接吧,所以我皱眉思考了两秒,随即说,那吃饱撑死如何?天知道我真的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宰笑弯了眉眼,杯子都被他推到了一边,在吧台上摇摇欲坠,看得我心里慌慌的,他笑了大概有三十秒才停住笑,看着我的眼睛里还有一点生理泪水,喂,安吾啊,看来你最近思维也变得感性起来了。
感性?我挑眉,这个词和我根本不搭边,我永远不会是一个感性的人,无论站在什么角度。
是的。织田作点了点头,但撑死这个选项果然还是不太明确,他沉思片刻,话说回来,太宰是不是不太能吃辣?
嗯?太宰偏过头,还好啦。
那吃辣咖喱辣死怎么样。织田作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建议道,反正也很美味。他强调。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宰又开始大笑,太有趣了,太有趣了,织田作,你每次都能给我带来新的想法,还有安吾——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呐,说起辣咖喱的话,不如今天就去吃蟹肉火锅吧,怎么样?
等等——我举手,这是大晚上,都快半夜了,半夜吃什么火锅啊。
而且也没有。
唔……织田作眨了眨眼,我家?
没问题!太宰以拳击掌,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等等……这么草率的吗?我问,织田作君家里有没有食材这种事都没有确认就直接去——不,按我的常规行为我现在应该礼貌性拒绝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现在灯光太好的缘故,看着太宰君难得明亮的表情和织田作君脸上的淡定,我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没必要啦。老板突然端着个锅从里面走进来,这是我们这边给常客赠送的礼物哦,从中华街的蟹肉火锅店提早订过来的呢。
诶……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我刚想说些什么,太宰就突然拿着一个筒状物小跑到我面前,织田作君那边也刚好接过老板的锅放在桌子上,我呆了半晌,看着从自己头顶上落下来的礼花,有些震惊。
刚太宰君的话还在我耳畔回响着,连带着织田作君的声音一起。
安吾?太宰伸手在我面前晃了两下,被我们感动到了?
太宰,安吾只是在发呆。织田作说,他被震惊了。
果然还是织田作君看的更清楚一些。
我只是没想到……我摘下眼镜,擦了擦沾在上面的礼花碎屑,竟然还会有人帮我庆祝生日,对我来说,那个日子只不过是所有平常日子中的一个,有时间开瓶酒庆祝都算是奢侈,大多数时间我都是看着窗外的月亮度过的。
但在认识他们,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之后,一切都好像变了个样。
提前订的生日蛋糕,糊在我脸上的奶油——那是来自织田作,太宰糊了第一块,早就掉了下来,织田作糊了第二块,我自己糊了第三块,进了我自己嘴里,飘着香气的蟹肉火锅,三双相同的筷子,窗外皎洁的月色,酒杯里映着的明月,波光粼粼——
那是我过得最好的一个生日。
从那之后,每年的这个时候,我只拥有冰霜月色。



其实我一点都不奇怪太宰君会恨我。
因为在晚上就着月亮饮酒的时候,我也恨我自己。
但这就是我坂口安吾的人生,就像他们一样,我选择了一条自己该走的路,会有后悔,但我还是会坚持走下去,为了自己的梦想。

老板……我犹豫了会,还是开口了:
给我来份蟹肉火锅。

不要一份清酒吗?安吾。
我身后传来这样的话,熟悉又陌生。

像横滨海边吹过的海风,透骨心寒,但又像我怀里揣着的那张照片,通体生温。

下午好,太宰君。
以及……织田作君。


*谁还没当过白痴呢。

尽管吩咐电饭锅v

太宰的一天

7:59

太宰才起来,看看钟…


太宰:再睡会吧,反正国木田麻麻会准时到帮我做工作。


8:30


太宰起床,早饭没人做肯定没吃。


9:00


到侦探社


国木田麻麻:太宰!!


太宰:经常生气会长皱纹的哟(๑>؂<๑)


10:00


来委托了


国木田依旧那么无聊


那么简单的问题就交给他吧


鹤见川今天很平静了


10:30


大失败呀,居然被国木田麻麻找到了,还被拉着 吃中饭,大失败!


1:00


还是帮忙了。照国木田的脑子怕和蛞蝓有得一拼。


3:00


回到侦探社,敦君又因为一些小事慌慌张张。...

7:59

太宰才起来,看看钟…


太宰:再睡会吧,反正国木田麻麻会准时到帮我做工作。


8:30


太宰起床,早饭没人做肯定没吃。


9:00


到侦探社


国木田麻麻:太宰!!


太宰:经常生气会长皱纹的哟(๑>؂<๑)


10:00


来委托了


国木田依旧那么无聊


那么简单的问题就交给他吧


鹤见川今天很平静了


10:30


大失败呀,居然被国木田麻麻找到了,还被拉着 吃中饭,大失败!


1:00


还是帮忙了。照国木田的脑子怕和蛞蝓有得一拼。


3:00


回到侦探社,敦君又因为一些小事慌慌张张。


6:00


终于下班了,去看看织田作吧。



织田作,我好累。


侦探社的人都很好。


做好人也很好。


但活着真的好累


没有你我真的好累


我知道的哟


安吾在看我,他也一直很后悔,我不恨他。


他也是我的朋友呀。


孤中的雪

放弃抄文,sy画画~
一时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我爱滤镜!

放弃抄文,sy画画~
一时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我爱滤镜!

泽 诺 塔 西 娅

活到时间结束

  坂口安吾到太宰家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十五分钟了。他懒于质问太宰和织田作为什么看电影不等他,真真是一对狗逼鸳鸯;虽说坂口安吾是明白的,织田作是绝不会不等他的,而这十五分钟都等不及的八成是太宰一人。尽管如此,坂口安吾也决定撇一半责任给织田作,为报这狗男男整日生产自己特供的柠檬。

  织田作手里端着一盘咖喱,对安吾说:没事,太宰挑了一部七个小时的撒旦探戈。十五分钟并不差什么。坂口安吾也没想存心与小两口生气,笑着坐下:你倒也宠他,现在十点多了;这电影,我们怕不是得一夜看到天明。

  太宰吵吵嚷嚷,刚打开一罐蟹肉罐头,道,安吾,你怎么一来就说这样扫兴的话。我们大学时...

  坂口安吾到太宰家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十五分钟了。他懒于质问太宰和织田作为什么看电影不等他,真真是一对狗逼鸳鸯;虽说坂口安吾是明白的,织田作是绝不会不等他的,而这十五分钟都等不及的八成是太宰一人。尽管如此,坂口安吾也决定撇一半责任给织田作,为报这狗男男整日生产自己特供的柠檬。

  织田作手里端着一盘咖喱,对安吾说:没事,太宰挑了一部七个小时的撒旦探戈。十五分钟并不差什么。坂口安吾也没想存心与小两口生气,笑着坐下:你倒也宠他,现在十点多了;这电影,我们怕不是得一夜看到天明。

  太宰吵吵嚷嚷,刚打开一罐蟹肉罐头,道,安吾,你怎么一来就说这样扫兴的话。我们大学时熬夜到天亮的时候,难道算少?坂口安吾笑,看了织田作一眼;织田作也只是笑了笑:还不是你总拖欠作业。太宰趴在地毯上吐吐舌头,用两根手指捻起一块蟹肉,放进嘴里咀嚼。

  坂口安吾至今都记得这场七小时的电影,太宰看了一半就靠着织田作睡着了,睡梦里喃喃中也小矮子;织田作吃了三盘混合咖喱,对着屏幕打瞌睡,时不时被坂口安吾推醒再看上几幕。而坂口安吾一个人看完了整七小时的电影,随后和另外二人一起睡到了下午。坂口安吾回忆那个懒散的梦境里有虐猫的女孩和几双湿漉漉的眼睛。

  后来,织田作车祸去世;太宰治跳楼自杀。坂口安吾在某天夜晚下班后,走到客厅随手打开电视的电影频道;他突然发现自己竟不敢看电影,不敢熬夜,更不敢熬夜看完一部七个小时的无聊电影了。周围没有吵嚷,没有罐头被撬开的声音,没有咖喱饭的盘子与勺子的碰撞声;坂口安吾终于起来关了电视。撒旦不会跳探戈。坂口安吾也只说自己不会悲伤,不会怀念,他是可以一个人活到时间结束的。

Riro
是安吾得生日贺图w

是安吾得生日贺图w

是安吾得生日贺图w

猫箱

话说当年开始看文野的时候,发过一个宏愿,要看完里面出场的文豪异能作品,然而人物越来越多感觉要完成是有生之年了……于是来晒书啦!文野相关书单来啦!

注意:下面包含大量吐槽,连自己没有的书都一起晒,想哪说哪毫无逻辑。

p1  开篇果然要上无赖派三人组~人间失格就不多说了,感觉现在太宰先生火到不行,但是另外俩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明明我60%站织太然而并没有看过织田作的书,于是用右边那本代替了,里面还有太宰的《织田君之死》,感觉太宰的作品不适合用语言评价,有机会自己读一读感受一下比较好。然后果然吹爆安吾,其实我安吾的作品看的比太宰的要多,从当年看《ungo》开始就入安吾的坑了,《不连续杀...

话说当年开始看文野的时候,发过一个宏愿,要看完里面出场的文豪异能作品,然而人物越来越多感觉要完成是有生之年了……于是来晒书啦!文野相关书单来啦!

注意:下面包含大量吐槽,连自己没有的书都一起晒,想哪说哪毫无逻辑。

p1  开篇果然要上无赖派三人组~人间失格就不多说了,感觉现在太宰先生火到不行,但是另外俩为什么就是火不起来。明明我60%站织太然而并没有看过织田作的书,于是用右边那本代替了,里面还有太宰的《织田君之死》,感觉太宰的作品不适合用语言评价,有机会自己读一读感受一下比较好。然后果然吹爆安吾,其实我安吾的作品看的比太宰的要多,从当年看《ungo》开始就入安吾的坑了,《不连续杀人》《盛开的樱花树下》《安吾捕物帐》都很好看,然后之前一直没找到《堕落论》的中文版,看到了就直接买了,这个版本里面还有《太宰治情死考》,果然这几个互相间的关系属于你死了我给你写个评论文的那种么。

p2  并没有凑齐侦探社,因为很多以前在图书馆借着看的……然后私心掺了很多同作者的书,真心推荐来着。下边按人整理一下哦。

      福泽谕吉:日本万元大钞上的男人,《劝学篇》真的很好,提倡实学,实用主义比较强,得结合时代背景看。天不造人上之人,不造人下之人,感觉超好。

      国木田独步:目前还没看过他任何作品……对不起,国木田先生QAQ

      中岛敦:其实《山月记》不长,网上直接找到就看了,关于人因为欲望变成野兽的故事,有兴趣可以直接百度。

      江户川乱步:从当年看柯南开始,乱步的书已经看过很多了,于是一本都没买过。印象比较深的《人间椅子》《芋虫》《石榴》之类的其实还蛮猎奇的,看看前两年《乱步奇谭》那个调调就知道了。推理起来很带感。

      与谢野晶子:请君勿死是诗歌来着,百度一下就有了,然后这个是写给她弟弟的,感受了一下她弟弟貌似是旅顺那边的侵华日军……emmmm……毕竟这首诗基调是反战的和我们立场还是差不多的吧……

      宫泽贤治:看看p2里有几本贤治的书就知道我粉他,感谢《不畏风雨》让我撑过了高考。这个版本的贤治诗集里还有《用眼睛说》,最喜欢的就是这篇,感觉这个人好淡然啊,在床上吐了一夜血快死了,还能表示”你们觉得我惨,但我在这只看到天好蓝“这种的。生活态度很值得学习。当年就觉得文野的原作者对贤治应该也很爱的,因为身体不好病死的人就给他最强的身体什么的。

      谷崎润一郎:没看。

      泉镜花:话说有多少人还不知道三次元镜花是个喜欢兔子的洁癖症男人啊。没买《夜叉池》,用《文豪怪谈》代替一下。偷偷说有以镜花(男)为主角的耽美漫画哦。

      夏目漱石:从在文野中见到福泽谕吉和乱步的时候,就在想夏目漱石什么时候登场,没想到居然到了那么后面。怎么说其实《我是猫》还没怎么看,但是《梦十夜》相当赞,以前也有很多同人用里面的梗的,是个借梗圣地。


p3  港黑专场。没有地狱变的我用蔡骏的书名加芥川的名字凑数了。

      森鸥外:没看过。但是据说林太郎三次元超牛的,所以才是首领么。

      尾崎红叶:和上面的镜花一样是男的。三次元也是镜花的老师,并且手下学生一群牛人。像是《棉被》的田山花袋(我是不是把这人漏了)也是他学生。然而作品没看过……

      芥川龙之介:三次元太宰先生的偶像。《罗生门》小说挺短的,直接上网就能搜到,感觉好多都是短篇啊。三次元芥川文学地位相当高。

      中原中也:这个版本的《山羊之歌》感觉翻译的不是很好,但是想了解中也于是买了。话说当年看到太宰那么个人还能和人关系恶劣经常互相嘲讽,突然感觉人生有了希望。

      广津柳浪:老爷子,你的书还没看过。

      梶井基次郎:《柠檬》就看过简介,以后有机会看吧。

      梦野久作:再吹一波久作的《脑髓地狱》,日本推理四大奇书哦。图书馆借完在回家的火车上看的,让我看到睡着又睡醒了接着看的书。就记得疯子解放治疗场了。

      兰波:私心把他和中也放在一起,毕竟中也被称为日本的兰波。


p4  就给你们秀一下我女王大人的《无人生还》,里面的童谣被各种推理小说借鉴。


p5  终于到组合了。会不会中国学生看这部分的书更多一点。

      菲茨杰拉德:不说什么了,小李子电影走起。ps:《young and beautiful》好听!

      蒙哥马利:一直想看《绿山墙的安妮》,从来没去实践过。

      斯坦贝克:没看过。

      洛夫克拉夫特:爱手艺先生当年作为一个三流恐怖小说家,应该也没想过总有一天克总能火成这样。这个系列是真爱粉搞出来的,目前应该已经快出4了。

      玛格丽特:偷我妈妈的书拿出来晒(^-^)V。

      霍桑:《红字》还没看。标一下以后搞。

      奥尔柯特:继续标。

      麦尔维尔:《白鲸》都是小学的时候看的了,到现在就记得莫比迪克。

      马克吐温:吐温大爷的书也是小学看的了,连书都直接送给其他小朋友了,但是给男生推荐《汤姆索亚历险记》哦,学会点勇气什么的吧,别成天欺负小姑娘。

      爱伦坡:侦探小说鼻祖。推一下《莫格街谋杀案》。


p6  到死屋这边了,俄罗斯文学没看几个,好多人都不认识就不列他们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俄罗斯人名字为什么那么长……感受一下: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emmmm……《罪与罚》偷妈妈的书晒√。

      普希金:那个著名的决斗被一枪打中肚子的男人。那个语文书上都有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作者。我是真没想到文野会把他画成那样。

      果戈里:《死魂灵》貌似曾经在我们历史课本上见过。

      小栗虫太郎:不知道放哪就放这了。《黑死馆杀人案》也是四大奇书之一。里面的调调挺有感觉的,就是每次引浮士德的土之精之类的那段。话说都有两个了,《匣中失乐》和《献给虚无的供物》什么时候出来……

      横沟正史:没出场就死了的人,大家都认识金田一就不说啥了,很想采访一下老先生每次被不成器的孙子拉出来发誓什么感想。


p7   外传。一看画面就知道是谁的粉丝。

      绫辻行人的书在图书馆借过《another》,而且有动画版,看起来还是比较好理解的。然后是狂吹我京极夏彦!太喜欢京极堂这个感觉了。《书楼吊堂》里面也能看到不停出现的红叶的各种学生,包括镜花都出场了。


p8  文豪怪谈最后的各种杂谈里面的。上面是太宰治的墓,然后按他的遗愿把他埋到了森鸥外的对面。于是下面是森鸥外的墓,俩人面对面埋了。


p9  最后是私心放的了!很多写文野同人的人都在加原创人物,但是咱这边就想如果哪天非要有个自己的人物出现,就要加伊坂啊!为啥伊坂幸太郎就是在这边火不起来啊QAQ所以哪怕是让井坂好太郎出场,也想来一下啊,异能是那种”即使是最糟糕的情况也总是有办法的“这种感觉不是很好么。


以上。碎碎念完毕。当年就希望过,要是文野能让大家对文豪和他们的作品感兴趣就好了,能让大家更爱书就好了。

今天不为野犬干杯了,偶尔,也让我们为给世界带来那么多故事的文豪们干杯吧。

为文豪干杯。

线线-秋天种白菜
你们局子里还有空位吗,我愿意陪...

你们局子里还有空位吗,我愿意陪警官做笔录实践自杀顿顿吃咖喱。
头铁就是莽画成啥样也得画,狂化ex选手无所畏惧

你们局子里还有空位吗,我愿意陪警官做笔录实践自杀顿顿吃咖喱。
头铁就是莽画成啥样也得画,狂化ex选手无所畏惧

Aromanci
我!我爬回来更新了! 无赖派好...

我!我爬回来更新了!

无赖派好!
【鸽了这么久竟然还有小红点,我我dbq。
下周更新小条漫☆】

我!我爬回来更新了!

无赖派好!
【鸽了这么久竟然还有小红点,我我dbq。
下周更新小条漫☆】

烟化

来发个三次无赖派问卷,私心二次织太tag应该没关系吧?
要是不妥我就删了。
我我刚刚忘记发答案了,属实憨憨(不)

p2问卷p3答案p4安利

来发个三次无赖派问卷,私心二次织太tag应该没关系吧?
要是不妥我就删了。
我我刚刚忘记发答案了,属实憨憨(不)

p2问卷p3答案p4安利

若安瑾华_

[文野/无赖派]晚秋沉寂时

个人理解有。

  坂口安吾一言未发,从包里掏出张照片。

  照片很有年代感了,简直老旧地不若同时代雨后春笋般迸生在世上的精巧物什。底片纸上绘的是三个人,并排坐在圆圆的高脚椅上,倚着吧台作出照片主人此刻的沉默姿势。至于面貌,早已经不清晰。好奇心骤然蹿上面庞包裹心尖和眼睛,嗖地从他手里夺了照片看个仔细。一分钟两分钟悠悠过去抬头问他这是你么这照了的是谁还活着么,他没说什么。奈何桥下鹤见川中冰凉刺骨的怨憾之水升腾为苍白色蒸汽又卷入夜风打在面上,似是要作势撕碎手心年代的载体,连同它的持有者一起绞烂骨肉,拖下地狱去。于是猛打个寒战,手抖了抖,照片落地。

  轻的像片树叶...

个人理解有。

  坂口安吾一言未发,从包里掏出张照片。

  照片很有年代感了,简直老旧地不若同时代雨后春笋般迸生在世上的精巧物什。底片纸上绘的是三个人,并排坐在圆圆的高脚椅上,倚着吧台作出照片主人此刻的沉默姿势。至于面貌,早已经不清晰。好奇心骤然蹿上面庞包裹心尖和眼睛,嗖地从他手里夺了照片看个仔细。一分钟两分钟悠悠过去抬头问他这是你么这照了的是谁还活着么,他没说什么。奈何桥下鹤见川中冰凉刺骨的怨憾之水升腾为苍白色蒸汽又卷入夜风打在面上,似是要作势撕碎手心年代的载体,连同它的持有者一起绞烂骨肉,拖下地狱去。于是猛打个寒战,手抖了抖,照片落地。

  轻的像片树叶儿。纵是他坂口安吾,也不得不开口讲了这句违背亡人意愿的真心话。三重间谍一事早就告一段落,沾满血水泥渍污臭不堪的工作也已经离他而去,一并掳走的自然少不了旧日的那瓶友谊。他讲到这儿忽的不愿开口了,任凭怎么加以讯问,皆冷静处以只字不回。急切想听后事如何又不甘等到下回分解,手忙脚乱几个电话替他推开了一大堆多到能砸死人的“紧急要请”,陪着他去了当年那个小地方,千方百计下才换来后半段故事。

  事出有没有因,现在已经世人皆知了。他坂口安吾欺瞒了昔日友人。他们三人地位不同却都是流氓无赖,处境不同却都是夜晚群物。他们三人在四年前同一盏昏黄灯光下的同一张木质吧台旁坐着把酒言欢拍照片,安吾你来了,安吾你又加班了,安吾你工作过度了。这样一番日常问候过后三人入座干杯,就是你那只椅子!——他已喝空了一只酒杯,微扬起发热的面庞拿手指了过来,你那只椅子!太宰君就喜欢坐那儿。太宰君喜欢喝啤酒,太宰君坐凳子时盘着腿坐,太宰君总是一如既往——酒杯重被填充送了上来,特调的金黄色费兹酒液拖曳蛋黄柔软黏腻挂边缠绵在球形冰块四周,轻轻一晃便有水晶风铃般清冽可爱的动静响起来。立场改变不了了,他说。年轻人心浮气躁,立志往往不经大脑认真思考只是相由心生,到头来难免幻梦一场。后来他又说,最后一次来这儿是他迄今为止二十六年苦短人生中最为伟大的殉道。他晃晃杯子,又是一小阵冰器相拥的乐音。他说他盯着已经撕烂的伪装和胸口生生挖去的空洞最后一次来见另外两人,往日无话不谈那一刻通通化为泡影,太宰君用早已黑透的眸子直盯着他例行对他的问候,安吾君,安吾君,你以为你还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吗?他浑身才觉出冷汗的冰凉来,推推眼镜精神恍惚有一句没一句地道着离别。万丈深渊在他走出酒馆的一刻隆重地显出影子来,他作为鲜活的生命体,第一次尝到了人类泪水的诡异吓人滋味。

  你若愿意就再来一杯。他听见织田君说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他推开第四次喝空的酒杯倒在吧台上嚎啕哭泣。以往有那两人在他身边护他,现今他可除了晚秋的一片落叶之外什么都没有了。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报复,他看着织田君按照他精心书写的剧本演完了整出戏,回到后台和孩子们团圆过幸福日子。现在这本剧本要反过来折磨他了。他恨透了它发黄的纸页,恨透了自己执笔的双手。他烧毁书页,咬碎文字,一切皆为漠然无功。只在时间的终末,留给他一身被秋风染成的枯叶色西装,以及一张宛如相片般轻盈的树叶儿。

  他说完这话彻底伏在吧台上不再动弹,唯有稀稀疏疏的抽泣声从低埋的头颅间飘出来。他恐惧那位小同谋的任何消息,恐惧墓园,恐惧深夜的漫谈。无处倾吐他阴沉诡计与险恶人性,生来除去救赎唯有一死方得太平。织田君离他们而去先行享受这份太平,留给他们悬崖底下的魔幻迷宫,教他们今生今世一口气全吊在不存在的光明与信仰中央,灵魂掉在火堆,生生的浇铸成那模样。他倦了。纵我们便是同类人了罢!世上俗人纷坛好容易寻得个归身之处,你却亲手给他毁去了罢!他仍在颤抖着后怕着逃避无心之过。他闭上眼,从时空交接的裂隙坠下去,跌进冰凉油腻的河水里,由皮肉至骨髓瞬间碎成齑粉飞溅四方。

  别让这世间再伤他了,他已随织田君的灵魂踏上赎罪的不归路了。太宰君不是活在过去的人,织田君失去了存在于世的身份。唯独他坂口安吾一人夹在过去和将来的中央,像条离了水的漂亮金鱼,甩动空有外表的尾鳍死命挣扎着。我没用我左右不了命运我这辈子从始至终也就绊在这儿了啊,末夜中星辰眼眸下蜷伏的身影并不多少地惹人怜惜,他背负着罪过呢。

  什么都好吧,反正明天他还得活生生地从栖身之所走出来,活生生地站上电梯,再活生生地坐进为工作卖命的软皮座椅。他亲手制作的利器已经半截断开,扎进手掌心的皮肉生锈发霉腐烂变质,稍稍移动一下就钻心的疼。他没处去哭喊后悔了呀,世上纷杂事实难以区分真假。现在的月色就像那日我告别时一样——他摇晃着站起来挣着命往外走,脸颊染上红晕,眼镜偏在一边斜斜地挂在面庞。文职人员骨子里的高傲与他面相的软弱不可思议地融为一体,他倚在门边,眼角一红啪嗒滴下颗泪珠来,嗫嚅着又说了——照片看过没有?四年来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买醉,你可记得像他们那样好好照顾我啊。那照片该还给我了吧。那天我走的时候一切都已不再,太宰君抹去了表情,织田君打断了话语,密林中黄金宫殿般不可多得的关系彻头彻尾作出了改变,而坂口安吾一言未发,从包里掏出张照片。

fin.

后记:迟到的生日贺文。坂口先生生快。

猫箱

【文野/if线后】幽灵

小学生文笔慎入

私心织太tag但是貌似并没有怎么写到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总之是想赶万圣节结果没赶上的东西
如果ooc一切属于我

应该算是之前那篇同背景的安吾这一边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坂口安吾十分困惑。

这个男人是横滨白昼的监管者——异能特务科的一员,在这个奇异的城市中属于不普通的那一边。安吾拥有着仅有少数人才有的才能,他的异能力【堕落论】能够读取残留在物品上的记忆,对于获取情报来说,简直是再适合不过了。

现在,这...

小学生文笔慎入

私心织太tag但是貌似并没有怎么写到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总之是想赶万圣节结果没赶上的东西
如果ooc一切属于我

应该算是之前那篇同背景的安吾这一边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坂口安吾十分困惑。

这个男人是横滨白昼的监管者——异能特务科的一员,在这个奇异的城市中属于不普通的那一边。安吾拥有着仅有少数人才有的才能,他的异能力【堕落论】能够读取残留在物品上的记忆,对于获取情报来说,简直是再适合不过了。

现在,这位安吾却疑惑万分。发生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的手中有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来源不明,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他桌上。黑白的照片略微泛黄,宛如已诞生在这个世界上许久似的。背景好像在哪一家酒吧,画面上有三个人。最左边的这个人果然就是安吾,那副平淡的表情,没有任何修饰的眼镜以及嘴角的痣都与现在无差别。中间的人直视镜头,手中握着一杯酒,下巴上还有未修理的胡须。右边的少年脸上缠着绷带,眼睛微闭,嘴角有些许上扬,仿佛心情不错的样子。

照片上的人是谁,安吾当然都清楚。让他疑惑的不是照片上的人,而是这张照片本身。

这是不可能的。无论是这张照片的内容,还是它代表的含义,就连它存在本身都是不可能的。

因为,坂口安吾从来不记得,自己在过去与黑手党的前首领——太宰治有过什么交集。

由于工作的关系,安吾与照片中间的名为织田作之助的男人有过几面之缘。织田作之助其人的过去,安吾也了解,但既然立场没有冲突,也还是能够聊上几句的。这是一个相当耿直的人,甚至不会吐槽,这一点有时莫名让人感觉很治愈。

但是,太宰治,这个连血管中都流着黑色血液的人,安吾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虽然过去曾经有接到需要进入港口黑手党卧底的任务,但由于种种原因,任务最后并未实行就惨遭失败,而安吾在写报告书时却更多的感到庆幸,大概真的卧底了的话,不会有什么愉快的回忆吧。

这样的他,以及对黑手党恶行反感的织田作之助,怎么可能与已故的黑手党首领一起拍照。

或许是谁的恶作剧吧。

这样想着,安吾发动【堕落论】,试图读取照片上的记忆。

------------------------------------------------------------------------------

这并不是照片的记忆,甚至在故事发生时,这张照片还不存在。

这是属于某个幽灵的故事。

酒吧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吧台,如往常一样,那里坐着三个人。

墨发的青年端坐着饮酒,他眼下的青黑让这个人显出几分疲态。百无聊赖趴在吧台上的绷带少年看着他,浅啜一口酒说道:“安吾,你要是再加班一定会过劳死的哦。”

“某位干部大人要是能够认识到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或许我的工作还能减少一点。”坂口安吾无奈的揉了揉额角。

那是不可能的。少年用全身向安吾传递这个意念。“不如改天一起吃超人精力锅·改吧,一口就能让你忘记疲惫,不管怎么加班都不会累的,这样安吾也就摆脱过劳的烦恼了吧!怎么样织田作?”

闻言织田作之助放下酒杯:“如果不会累的话,工作前吃应该不错。”

“请你吐槽啦织田作先生,再这样下去太宰君又要让情况失控了。”安吾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今天来这里,感觉工作压力都要被任性的干部大人弄得多一倍了。

“说起来你们知道吗?今天好像是西洋那边的节日哦!”太宰治没由来的开启了新话题。

精通情报的安吾当然知道。“是万圣节吧。没想到太宰君对这些节日有兴趣呢。”

“万圣节?是个什么样的节日?”虽然知道名字,但红发青年对这些节日还是不太了解。

太宰治突然有了兴致般开始解释:“就是西方的盂兰盆节啦。在这一天,死者的灵魂会回到家人朋友身边,而家人则会做南瓜灯为他指路哦。”

“原来如此。”

“于是太宰君,为什么突然想起说这个了?”

“来这里的路上看到有的店铺里摆了南瓜灯啦。所以很想问织田作和安吾,你们相信幽灵的存在吗?”太宰看起来很轻松,但又略有些认真的问道。

“我是不相信幽灵的,如果存在的话世界就要被塞满了吧。”安吾首先回答。

织田作则是“如果真的有的话,倒是想看一看”这样说着。

“那太宰君觉得呢?”

“如果有幽灵的话会很不得了的吧,到时候好不容易死掉了,结果还要留在这个世界上什么的不是太糟糕了吗?”太宰治夸张的摊手。

果然。这个回答完全在安吾意料之内。“结果太宰君自己都不相信,所以又为什么要说幽灵什么的呢?”

少年斜倚在吧台上:“之前听说某个连环杀人犯一样的家伙说过这样的观点。所谓的幽灵,是经由故事存在的。只要有各自的故事继续存在下去,后世之人便可见到逝去的年代,以及消逝的时间的幽灵。寄存着幽灵的故事,不是和安吾做的人生录很像吗?”

“嗯,很像呢。”织田作认真的回答,而安吾则一脸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的样子,说着“我可不是为了制造幽灵才开始做人生录的”。

“于是,”太宰继续说着,眼神逐渐放空,“我是不希望变成幽灵的吧,在这个世间徘徊却毫无办法,那和现在的我根本没有什么分别吧。”

“但是,如果有一点可能,哪怕只有那么一点,在某一天我觉得自己有些微的满足,比如像这样和朋友一起喝酒,心里有些许期待时间停止的时候。如果我变成幽灵,希望能变成这样的故事中的幽灵啊。”少年这样说完,忽然将身体转向另外一侧。这样吐露真情对于他来说真是稀有的体验。

织田作细细品味了一下他话中的意思,回答道:“所以太宰准备即使变成幽灵,也要找我们干杯吗?或许这样也不错,至少能够让我们在最后好好道别了。”

“什么啊,这么正经的回答还真像织田作啊。”

“织田作先生在那之前首先要让太宰君别随便寻死吧!”

两旁的友人同时做出回应。

“那织田作呢?希望变成什么时候的幽灵呢?”太宰在不小心说出真心话后索性拉朋友们一起了。

“我的话,大概那个时候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吧,或许都已经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成为了球员、事务员什么的,然后我终于可以放下一些事情,开始在靠海的房子里写我的小说了。”红发男子述说着他的愿望,“如果太宰和安吾乐意的话,写出的小说想让你们先看看。虽然估计是无法拿出手的拙作,却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能让朋友看到就再好不过了……如果是在这种故事中,作为幽灵就没什么遗憾了吧。”

太宰和安吾的思绪都被织田作之助的话带到了未来。难得的,太宰露出了并非伪装也不带狂气的真心笑容,“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读一读织田作的小说呢。”

“那安吾呢?希望变成什么样的幽灵呢?”一段沉默后,话题又转到安吾身上。

“我……”

他是怎样回答的呢?这是故事中未能记述的部分。

最后,他们如每一次聚集在酒吧中的夜晚一样,举起了酒杯。

“今天为什么而干杯呢?”

“为了存在于‘现在’这个瞬间的幽灵们吧。”太宰笑着说。

“那就”

“为幽灵干杯。”

------------------------------------------------------------------------------

坂口安吾十分困惑。
他没能从照片上读到任何记忆。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这是一件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物品,又会有什么记忆呢。

他抛下了对这件事的在意。工作还很多,比如还有需要他帮助的后辈。“辻村,趴在桌子上太不像样了。杀人侦探又怎么了吗?”

“听我说啊坂口先生,”金发女性有气无力的抱怨道,“绫辻老师总是开我玩笑就算了,现在还拿那边妖术师的话来讽刺我哦!说什么‘如果留下奇怪的故事,辻村就只会变成奇怪的幽灵了’这样。”

“那是什么啊?”安吾不解道。

“说是所谓幽灵就是存在于故事中,经由故事体现出来的存在。原话非常复杂,我也是一知半解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你们平时都在谈论些什么啊……”安吾不由皱紧眉头。

辻村也感到无奈,但是突然想到:“但是绫辻老师也说了哦,如果这样就是所谓幽灵的话,那坂口先生就是让幽灵显现出来的人了呢。过去的事情无人能知,但是安吾先生的【堕落论】却能够唤醒这些故事,从而使存在于过去的幽灵、过去的风景复苏。”

明明是没听过的话题,安吾却产生了即视感。幽灵什么的,居然会成为令人怅然而怀念的一个词汇。果然是最近加班过头了吧。那位首领大人任性的自杀给他增加了很多工作。真是不管怎样都给人添乱的存在。

还是别胡思乱想了吧。“辻村,有时间想这些还不如快点去绫辻那里继续工作。妖术师,你们还没抓住他吧。”

金发女性在青年的注视下换乱的收拾装备跑远了。一瞬间,青年的身边好像有谁出现,待青年回头时,那张困扰他多时的照片仿佛不曾存在过般消失了。

 

结果,这是属于谁的故事呢?这个故事中有没有幽灵存在呢?

酒吧里的故事,又寄宿着哪个幽灵呢?

谁知道呢。

故事讲完了。

------------------------------------------------------------------------------

里面关于幽灵的解释来自京极夏彦的《冥谈》。外传没看完也不知道最后那点有没有写跑,话说外传京极没被抓吧,要是被抓了我就得改最后了T-T。

写的时候感觉想在下面写各种感想,真写完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总之等想起来再写吧。

然后,超有晒书的冲动的。我吹爆《堕落论》,有时间一定要晒一下各种文野相关书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