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无限

68.7万浏览    6474参与
Tyran

【无风】仙儿-03

仙儿-03

#电影背景,改写结局的if线,前文见合集


第二年往后,无限就不总精确地踩着小年夜的点来了。

也就是说这事儿——见面,喝酒,一言不发地看沙丘被风推动像潮汐似的变形——一定要说的话都是无限发起的。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候风息总觉得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慈悲:无限看起来不像人,像个早两百年戏台子上会有的那种,白袍白袖儿凌波而过的仙儿。他眉眼端正,开口闭口就是人啊妖啊、一派襟怀宽阔心系苍生的大格局,最初接触的时候他就给风息讲平衡,讲大同讲共生,风息不喜欢,但头一回见也没事太不客气,就问他喝不喝酒。

神仙是喝酒的。

世上就算真有神仙,风息也没见过,只是很早的时候他还没很讨厌人...

仙儿-03

#电影背景,改写结局的if线,前文见合集




第二年往后,无限就不总精确地踩着小年夜的点来了。

也就是说这事儿——见面,喝酒,一言不发地看沙丘被风推动像潮汐似的变形——一定要说的话都是无限发起的。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候风息总觉得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慈悲:无限看起来不像人,像个早两百年戏台子上会有的那种,白袍白袖儿凌波而过的仙儿。他眉眼端正,开口闭口就是人啊妖啊、一派襟怀宽阔心系苍生的大格局,最初接触的时候他就给风息讲平衡,讲大同讲共生,风息不喜欢,但头一回见也没事太不客气,就问他喝不喝酒。

神仙是喝酒的。

世上就算真有神仙,风息也没见过,只是很早的时候他还没很讨厌人,还会去人的地方,冬酝酿到极深的时候,人就从祠堂寺庙里头把泥塑木雕的偶像抬出来,吹吹打打,又供猪头又供酒。人开山砍树都没甚么规矩,拜神却条框极多,三牲齐备、纸钱也要请人念过经文咒语,看架势是要把全副身心交托给神明的。

只是风息晓得没有神,他吊儿郎当地坐在瓦顶上看空地上点起来篝火,人聚起来搭台子唱戏、敲鼓角力,听到喝彩声混在风里飘过来,就去偷空了的神座前面供着的新酒喝。

那种酒多半是当年新酿的,还带着潮湿的泥土气。

当日无限就拒绝了这一杯酒,说不喝别人的,不问自取是为偷。

风息把那儿当故乡,也就从不觉得拿注定浪费了的酒算是偷。

从那时候起他就看无限不顺眼,因为无限的能力使他看起来不像个人,骨子里头却是人那一套泾渭分明的占有理论,叫大猫觉得像是踩了根刺,不很疼,但总也不痛快。

到不晓得哪一年上,隔着个领域的壳子喝酒的时候,风息想起来当日年关头一次遇见的尴尬,终于开口讽刺他,问这酒哪儿买的。

无限终于抬起眼皮子看他。

“没有了,”他说,“没地方买。”

风息花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他的意思。

环绕着龙游的风声飒飒的荒漠终于凝聚成伸出手就能触及的实感,朔风夹杂着隆冬砭骨的肃杀掀起来遮蔽层云的沙海。

过去几十年里风息为了攒一个局夺回龙游的缘故四处流浪,放眼望去是成行牢笼似的水泥桥、玻璃幕墙、恶疾似的蔓延扩张的柏油路,他就觉得哪儿都能喝酒,但哪里都找不到故乡了。

现在他困在领域里面,困守在如今已然望不到尽头的沙漠中央,才被那轻轻的一句话敲打得回不过神来。

无限说什么都那样,失态也统共见过从前罗小黑的事儿那一回,眼下就算是末日式的荒凉,也就是淡淡的,声音不大。

风息却从中听出来黄钟大吕轰鸣似的沉痛来。

他听得懂那没头没尾的话的意思:外边的世界终于残破崩溃,他只剩下故乡了。

在这现世报式的荒诞氛围里头风息所处的位置终于全然的颠倒过来,他来不及做出一个悲伤的或者震撼的表示。

因为他发现了另一件事情——神仙是会死的。

他想起来两百年前山间农村的蹩脚悲剧似的仪式,人们卸去神像的手足,再为了争夺拼装神像而攀上高台互相竞赛争斗,胜者向那重新被组装的塑像下拜,好像是杀人者向猎获物行礼。

那时候神坛上的雕像就是这样浸没在蒙昧的黑暗之中,叫人在冬日里赤着上身也能汗如雨下的篝火也无法照亮。

无限的眼睛里曾鲜活的属于“人”的光亮不见了。











TBC.











其实我还在想到这份上按照两位的性格是会开启相杀路线还是救世路线。

总之先嘤嘤嘤求个评qvq

Joey灰青

一点感触。

“无限师父无限好”这句话我不知道还要说几遍。


一开始承诺的“上岸后放你走”,是因为抓错人了。后来惭愧反悔,却是因为“不想他误入歧途”;当然,还有那句只承认过一次的“想带他走走”。

无限真的很会带小孩。除了不会做饭以外。


无限活了四百多年,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而当他察觉小黑对人类可能怀有敌意、以及他体内有异常强大的能量,只是一遍又一遍试探性地问:

“你想报复人类吗?”

“你分得清好坏吗?”

每次都得到一个充满稚气的回答:

“我只是想回到森林里。”

“我不知道。”

然后他会笑着、淡淡说一句:

“好。”


他给了小黑全部的信任。

他不是将自己的世界观灌输给小黑...

“无限师父无限好”这句话我不知道还要说几遍。


一开始承诺的“上岸后放你走”,是因为抓错人了。后来惭愧反悔,却是因为“不想他误入歧途”;当然,还有那句只承认过一次的“想带他走走”。

无限真的很会带小孩。除了不会做饭以外。


无限活了四百多年,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而当他察觉小黑对人类可能怀有敌意、以及他体内有异常强大的能量,只是一遍又一遍试探性地问:

“你想报复人类吗?”

“你分得清好坏吗?”

每次都得到一个充满稚气的回答:

“我只是想回到森林里。”

“我不知道。”

然后他会笑着、淡淡说一句:

“好。”


他给了小黑全部的信任。

他不是将自己的世界观灌输给小黑,而是让小黑自己去认识世界、思考答案。

就连最后,小黑轻轻问一句:

“风息是坏人吗?”

他依然说:

“不必问我,你可以有自己的答案。”


师父真的很在乎小徒弟。


在小黑的生死面前,在执行任务和守护徒弟之间,他毅然说出了那句:

“他现在只有我了。”


在风息带走小黑的那一刹那,他脱口而出:

“小黑!我会去找你的!”


而当他终于从虚淮手里夺回了小黑,一个空翻稳稳降落在大楼天台,焦急地望向怀中呼吸微弱的小猫咪,他说的不是“你快醒醒”,不是“风息你个混蛋”……他低声说的是:

“我是无限。”

“我是无限啊小黑。”


他说到做到。

“这一次,我没有骗你,

“我来找你了,

“你睁开眼看看我啊。”


电影中有几次小黑从高处坠落,都是无限立即俯冲下去,紧紧抱住他,转身便将自己垫在下方,千钧一发之时也想为徒弟阻挡一切伤害——即时是用自己的身躯,也要替他承担。

这是他承诺的,要做小黑最坚强的后盾。

他说,“别忘了,还有我呢。”


他们一行人来到会馆,虽然有很多小妖惊呼“是无限”、“无限回来了”,无限也只是慢慢跟在最后面罢了。

他之前说,“我不住在那儿。”

现在小黑问为什么,他的回答是,“我还是很不受欢迎的。”


或许这不仅是无敌带来的寂寞。


而他此时却一心想着,“小黑住在这里,日后一定会很开心吧。”于是一个人望着前方渐行渐远的背影,听着小猫咪清脆的笑声,他欣慰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直到他停下脚步。

是的,他知道——如果跟着自己,小黑只能一路“流浪”。即使不舍,他也不愿牺牲小黑的快乐。


只差一点,他又要回到那持续了百年的孤独之中了。


幸好,他们留住了彼此。

我终于还是觉得,“不再流浪”这句话把他们师徒之间的联系阐述得太恰当了。

小黑知道,有师父的地方就是家。

师父孤独的心,也不用再流浪。


昆寒
把这格放大画了一下(?) 美人...

把这格放大画了一下(?)

美人落泪💧💧

如果有人画了或者构成侵权请联系我

把这格放大画了一下(?)

美人落泪💧💧

如果有人画了或者构成侵权请联系我

狐无狸

[无风]风归 之十三

风息的情况并不好,起码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好,因为他现在被自己的仇敌抱着?

他推开了无限,还不客气的“嘁”了一声,看了看小黑,就转身往外面看看,发现雨停了,就从树洞里跳了出去,一跃便跳另一棵树上。

他看了看地上,已经被水淹没,水退了还需要两三天。

他站在树顶上,看着面前的树木,以及有时飘过的精灵。

之后他又一次尝试去挣脱脖子上的铁环,甚至还尝试用猫科动物特别厉害的技能,柔韧度,然后用脚去踹。

“风…风息…你没事吧…”

小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身后,小手不安的搓着,小声问他。

风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凑近问“小黑 你能不能把我脖子上的铁环解下来。”他确信小黑不知道他脖子上铁环的作用。

“这个…可以…但是…你为什么要这...

风息的情况并不好,起码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好,因为他现在被自己的仇敌抱着?

他推开了无限,还不客气的“嘁”了一声,看了看小黑,就转身往外面看看,发现雨停了,就从树洞里跳了出去,一跃便跳另一棵树上。

他看了看地上,已经被水淹没,水退了还需要两三天。

他站在树顶上,看着面前的树木,以及有时飘过的精灵。

之后他又一次尝试去挣脱脖子上的铁环,甚至还尝试用猫科动物特别厉害的技能,柔韧度,然后用脚去踹。

“风…风息…你没事吧…”

小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身后,小手不安的搓着,小声问他。

风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凑近问“小黑 你能不能把我脖子上的铁环解下来。”他确信小黑不知道他脖子上铁环的作用。

“这个…可以…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小黑的耳朵晃了晃,他感觉自己有点担心。

“小黑,不要问原因,能帮我么?”风息蹲下来看着他,露出了和当初一样温柔的微笑。

“我…嗯!”小黑点点头,他伸出手,操纵起金属,他感觉到这次操纵的金属和平时不一样。

困难许多。

“唔…”他用力了许多。

风息感觉到脖子上的铁环,松动了许多,赶紧用手使劲抓着铁环往外扯。

“小黑,就快了,加油!”

“嗯!”小黑继续使劲的操纵着。

风息感觉到了自己的灵力重新回来,他动了动手指,藤蔓迅速出现,将脖子上的铁环彻底摘下。

“小黑,谢谢。”他将自己的手伸过去摸了摸小黑的头。

让小黑帮自己只是单纯的想尝试一下,但他不知道小黑在这两年变了这么多,变强了许多,不是当初哪个弱小的小猫了。

“你先去找无限好不好,我待会来。”他看着小黑,顺势揉了揉他的头。

“嗯……”小黑点点头,转身跳走了。

他知道无限快来了,他看了一眼小黑,转身往海边跃去。

他操纵起了藤蔓,迅速搭了一座木筏,冲到海上,自己纵身一跃跳到木筏上面,操纵起木筏,在海面上急行。

他听见了自己身后的砰砰声,知道是无限赶来,转身操控起岛上的藤蔓,升起一堵座由树木铸成的墙。

同时也加快了木筏的速度。

“风…息!”木墙被打破,碎片散落在海上,无限低吼着,脚上踩着自己手腕上的铁片,飞速向风息这边飞来。

“啧……”风息操纵被无限打落在海上的木块,升起树木,抓住无限的腿脚。

但被无限一下子打断。

风息他无路可退了,一下子跳进海里。

刚跳下去时,正在往下沉,但却突然被铁环套住脖子,非常粗鲁的往上扯。

“咳!咳咳…!”风息被水呛住了,刚在咳嗽就被无限,狠狠的捏住了下巴,异常粗鲁的动作和他平时的气质行为完全不合。

“你!为什么骗小黑!为什么!又要逃!”

风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然后,他就被无限丢进了他的空间。


[车已经快写好了,就是想知道怎么发才不被屏]


僕を見えない
求问美女到底是把钱手机玉佩放哪...

求问美女到底是把钱手机玉佩放哪里的qwq?对这种衣服不怎么了解

求问美女到底是把钱手机玉佩放哪里的qwq?对这种衣服不怎么了解

🐳亘古沙荒
【罗小黑战记】摸鱼一张无限和小...

【罗小黑战记】摸鱼一张无限和小黑的手机壁纸!
(*˘︶˘*).。.:*♡

【罗小黑战记】摸鱼一张无限和小黑的手机壁纸!
(*˘︶˘*).。.:*♡

三太子的棒棒糖

离岛的妖精们

主要写离岛四人组的一些事情,时间线为小黑拜师后,CP的话,无风,naza和虚淮,洛竹是官配,介意慎点哈。

2

哪吒离开后,虚淮回到了离岛,刚一落地,天虎就跳上来把他扑倒在地,哭得像个五百斤的孩子,“抱。”

虚淮好不容易把脑袋抽出来,没被无限揍死,却差点被天虎给闷死,“想闷死我吗?”虚淮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哦。”天虎笨拙地放开了虚淮,“风息……”天虎委屈地绞着手指,嘴巴嘟得都能挂油瓶了。

“他回家了。”

“可是……”

“以后有我呢。”虚淮不善表达,虽然说着安慰的话,但依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虚淮在离岛的日子很简单,晨起聚灵,下午练体术,晚上看月亮,周而复始。经过多日的修复,被...

主要写离岛四人组的一些事情,时间线为小黑拜师后,CP的话,无风,naza和虚淮,洛竹是官配,介意慎点哈。

2

哪吒离开后,虚淮回到了离岛,刚一落地,天虎就跳上来把他扑倒在地,哭得像个五百斤的孩子,“抱。”

虚淮好不容易把脑袋抽出来,没被无限揍死,却差点被天虎给闷死,“想闷死我吗?”虚淮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哦。”天虎笨拙地放开了虚淮,“风息……”天虎委屈地绞着手指,嘴巴嘟得都能挂油瓶了。

“他回家了。”

“可是……”

“以后有我呢。”虚淮不善表达,虽然说着安慰的话,但依然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虚淮在离岛的日子很简单,晨起聚灵,下午练体术,晚上看月亮,周而复始。经过多日的修复,被无限破坏的传送门又能运转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他把另一出口开在了风息公园。

“洛竹,快点。”紫罗兰朝店内喊道。

“来了。”洛竹抱着一筐郁金香,放到了紫罗兰的电动车后面。“一会我想去公园,快入冬了,我想给公园里的小猫们准备些窝。”

“好,那一会儿就先把店关了吧,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

“知道啦!”

“有这些猫陪你,你应该不会闷吧”洛竹一边摆弄树洞中的小窝,一边说到,“听说小黑接了新的任务,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无限也真是的,给小黑派任务就送去一封信,小黑又不识字,让他回来一样又怎么样嘛,听专家预测,今年的冬天会比较长,而且温度也比较低,不知道这些窝能不能让它们好好过冬。”

“洛竹。”

“哈,虚淮。”洛竹听声音就一阵欣喜,爬出树洞果然是虚淮,“果真是你,会馆让你也出来了?”洛竹一把揽过虚淮,虚淮个子矮些,洛竹胳膊搭在虚淮肩上正好合适。“嗯?你的角呢?”

“掩人耳目”

“你能出来真是太好了。”

“暂时的。”

“嗯?什么意思?”

虚淮没有说话,只是朝西北边瞥了一眼,洛竹转身一看,只见一道红光咻的一下消失不见了。

“会馆派人监视你啊。”

“嗯。”

“你现在哪里啊?”

“离岛。”

“你回去了,天虎还好吗?”

“很好。”

“那就好,他长这么大,还没单独待过,我本来想把他接来龙游,可他就是不肯,送去阿赫他们那他也不去,这下好了,你陪着他我也就放心了。”自从风息走后,洛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走,我带你去看看我工作的花店。”

“嗯。”

“花店的老板是个小花妖,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一会儿介绍给你们认识啊,你一定也会很喜欢她的。”

“嗯。”

“我说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吗?你这样怎么看得好天虎,他本来就不会说话。”

“说什么?”

“说……唉,算了算了……”

无限捧着一大盒猫粮,看着慢慢走远的两人,刚入园的时候就觉得一股异样的灵气,原来是虚淮。

无限刚走进树丛,藏在树上的小猫们都纷纷探出脑袋,缠着他的双脚喵喵叫的,甚至有的跳上他的肩上,亲昵地蹭了蹭无限的脸颊。

“嗯,小橘呢?”无限数了数,发现少了一只橘猫,放下猫粮,往树丛深处走去,找了许久,终于在一个很深的树洞中找到了它,原来是生了三只小猫,和小橘一样,都是橘猫,正窝在一起睡得香甜。

“喵……”听到动静,小橘警惕地抬起头,看到是无限,收起了竖起的尾巴。

悠闲地晃了晃,无限定睛一看,小橘身后的草堆里露出些许深紫色的绒毛,想伸手拨开杂草,“喵呜!”小橘突然蹭起来,拱起身子,恶狠狠地盯着无限,惊得无限立刻收回了手,从怀里掏出一些鱼干和猫粮,放在树洞出口,笑了笑便离开了。

无限抬头看了看从钢筋水泥中长出的巨树,阳光不似夏日那般刺眼,却也能透过层层的树叶,照到无限脸上,城市里的风夹杂着汽车尾气,但公园里的风从来都是如森林那般清透,深秋的风有些凉意,但无限却觉得今年的秋风异常温暖。

无限嘴角微微上扬,“终于舍得醒来了吗?”

一梦千山

少年游(师徒)

•年龄操作注意

•有私设,ooc属于我

•叫我阿离就好!

•文笔辣鸡,用爱发电


忽如远行客(三)

澄澈明黄的酒液,倒映出孩童,少年和男人一生的幸福,痛楚,欢聚和忧伤。


——

有人说,人之一生,唯有两件大事,才配称为喜事。

一为红,婚姻生子。二为白,驾鹤仙逝。

小黑最早是在小白爷爷的葬礼上听到这种说法的。当时三尺白布挂灵堂,举目看去无一不是涕泪交加。年迈的司仪用干枯苍老的手擦拭着女孩默然无声的眼泪,嘴边漾出一声微不可听的叹息。

“小白,别哭啦……你爷爷啊,可是终于碰到人生最应该庆祝的大喜事啦,活了一辈子才等来的极乐,你要为他高兴啊。”

为什么要高兴呢?

明明小白最喜欢,最亲近的爷爷,那个幽默风趣爱喝酒的...

•年龄操作注意

•有私设,ooc属于我

•叫我阿离就好!

•文笔辣鸡,用爱发电


忽如远行客(三)

澄澈明黄的酒液,倒映出孩童,少年和男人一生的幸福,痛楚,欢聚和忧伤。


——

有人说,人之一生,唯有两件大事,才配称为喜事。

一为红,婚姻生子。二为白,驾鹤仙逝。

小黑最早是在小白爷爷的葬礼上听到这种说法的。当时三尺白布挂灵堂,举目看去无一不是涕泪交加。年迈的司仪用干枯苍老的手擦拭着女孩默然无声的眼泪,嘴边漾出一声微不可听的叹息。

“小白,别哭啦……你爷爷啊,可是终于碰到人生最应该庆祝的大喜事啦,活了一辈子才等来的极乐,你要为他高兴啊。”

为什么要高兴呢?

明明小白最喜欢,最亲近的爷爷,那个幽默风趣爱喝酒的老头子,去世了啊。

尚且年幼的小猫崽并不懂人类对向死而生的理解,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死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人类死去,尚能有机会留一全尸作最后的告别。可妖精若是死了,身体内的灵质则就溢散在天地之间化作灵蝶,连个留下遗言的机会都吝啬至极。

白发的少年一身黑衣站在角落,转过头不忍去看着小白的子孙哭泣着送自己的亲人进入火葬场。

他不由地想起风息。

那个眷恋故土的妖精永远留在了龙游,六十年来,小黑总是爱去龙游会馆交接任务,就是为了能去看看风息。

也不知是哪一天,他与鸠老若水一起吃茶点时,问了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老妖精那个在心中藏之以久的问题。

“为什么人类认为死亡要被称为一件喜事呢?”

白胡子的老妖精拿着茶杯的手一顿,他低头望着碧绿的茶水半响,眼中倒映出一片枯竭的深海。

“大概是因为,纷纷扰扰,杂事乱心,人生八苦难以调解,唯有死去方能抛开一切,获得安宁吧……”

唯死去,也只有死,方能彻底放下一切求之不得。

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诸如一切,皆化飞烟。随着生者阖上双眼,再也不用撕心肺裂。

早已成年的猫妖霎时明白了鸠老的话语,可之后的数十年,他无论面对多少生死,始终也做不到释怀一切。

所以,他也无法替小白得到安宁而高兴。

罗小黑真的成长了吗?白发的少年端坐在为白喜事举办的宴席,茫然地看着席间的人们哭笑着举起酒杯。

他没出息地再次流下了眼泪。

他被迫离开了故乡,与风息分道扬镳,和阿根为爷爷守丧了三年,后来告别了小白的父母,如今……又送走了小白。

那师父呢?

无限呢?

即使不会因岁月衰老的强大的他,会不会因为某个不可抗拒的原因,离他而去呢?

他碧绿的瞳孔剧烈收缩成一条细线,恍惚间便拿起一杯酒不顾众人的惊叫淋在自己头上。逃避自己不去猜想。

明黄澄澈的酒液盛在玻璃高脚杯里,酒液自杯口滴落的一刹那,像极了伊卡洛斯坠海时的眼泪。

他逃离了包厢,将喧嚣甩在了身后。

白发的少年躲在晦涩深邃的阴影里,在无人打扰的静谧中,一口接着一口,一杯接着一杯,速度越来越快,从细细的品尝到大口的吞咽,辛辣又咸涩的味道霸道地充斥着口腔,激得小黑干呕不已。

这是他第一次喝了这么多酒。

没有一个叫风息的妖精无奈地伸手说“这个不行”。

没有一个慈祥的老爷爷吝啬又小心地只给他倒一杯。

没有一个粉头发的小姑娘义正言辞地说“小黑是猫不能喝酒”。

余音还在耳边回响,可所爱的人都化作这天地间的一抔黄土。

黄土之下,人死了,总该有个墓碑,不管穷酸,走个形式记个生平,但随时间的流逝终究会被遗忘。唯有活着的人,才是一生都不会风化的墓碑。

他将死去的人的名字一笔一划刻在心上,用疼痛来告诫自己不去忘却。然后在梦里获得短暂的情深意浓,醒来却是万事皆空。

他六十年来一直逃避的现实终于在小白去世后露出了狰狞的模样。让少年成为了一个留在原地守着回忆的人。

小黑一瞬间突然明白了阿根在爷爷葬礼上说的一句话。

“我宁愿不要这强大的力量,也不想成为被记忆腐朽的怪物。”

那又如何呢?

发完疯的少年溜了出去,躲在阳台上缩成一团,疲惫地闭上了眼。

就算是成为怪物,他也不想放开那些短暂而温馨的回忆啊。

他放任自己堕入了黑暗。

梦里,没有离别,不惧生死,思念的人永远是十岁少女的模样。


阿离有话说

我感觉自己快没救了,进展太缓慢了,我想写阴谋向副本啊啊啊啊_(:з」∠)_


-透明聽歌角色-
我拖了很久的入坑画……

我拖了很久的入坑画……

我拖了很久的入坑画……

能鸽善鹉大菠萝
??为什么我的跟别人的不一样

??为什么我的跟别人的不一样

??为什么我的跟别人的不一样

爸爸之王

真猫版小黑
要是能发动图就好了,真的超粘人超可爱。

真猫版小黑
要是能发动图就好了,真的超粘人超可爱。

花茬司

最强探长
——————————
格子是侦探的标配(̿▀̿ ̿Ĺ̯̿̿▀̿ ̿)

最强探长
——————————
格子是侦探的标配(̿▀̿ ̿Ĺ̯̿̿▀̿ ̿)

临江仙

与梦西洲相识的第七十三年,无限注视着松柏抖落霜雪依旧苍绿挺立的身姿,恍然大悟。


这么多年,每一次的回归,其实都是等待那个在风雪夜离开的故人罢了。


七十三年,七十三年,他的故人,何时才能回来?

与梦西洲相识的第七十三年,无限注视着松柏抖落霜雪依旧苍绿挺立的身姿,恍然大悟。


这么多年,每一次的回归,其实都是等待那个在风雪夜离开的故人罢了。


七十三年,七十三年,他的故人,何时才能回来?


一颗胡萝卜

就……很无限

路痴 长发 耳朵流血

就……很无限

路痴 长发 耳朵流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