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光组

11460浏览    114参与
九九九九九万

最近磕诅咒上头了,,

英露真的好好吃啊

日光也是日露我可


还有伊独对伊独

独右也很!!


gb更佳


果然就是磕北极圈叭


(其实就是说下我还活着(

最近磕诅咒上头了,,

英露真的好好吃啊

日光也是日露我可


还有伊独对伊独

独右也很!!


gb更佳


果然就是磕北极圈叭


(其实就是说下我还活着(


夫差小爺

【APH/全员向】百鸟鉴(三)

1.ooc有。

2.此篇又名小菊给你讲故事。

3.与前篇老王讲的大致相同。

4.文笔渣。


整个下午伊万都呆呆地望着窗外,半倚在飘窗上。怀里兜着阿纳托利,小桌上支着电脑和茶杯。杯里的茶续了一次又一次,直至最后只落下幽幽的余韵。


直到,纷纷扰扰的雨停了。伊万只想这么形容。雨里含着的东西太多了。


直到,晚霞如霓裳漫天。电脑屏幕暗了很久,伊万移了移鼠标,起身开了一盏小灯。阿纳托利在他膝间歇着,呼噜噜地起伏。伊万大至理清思绪,叩响了键盘。


眺着夜空已是缥缈而深沉,伊万小口啜着牛奶,复盯着屏幕。网页的私信一栏多了一点红色的、闪烁着的图标。...

1.ooc有。

2.此篇又名小菊给你讲故事。

3.与前篇老王讲的大致相同。

4.文笔渣。


整个下午伊万都呆呆地望着窗外,半倚在飘窗上。怀里兜着阿纳托利,小桌上支着电脑和茶杯。杯里的茶续了一次又一次,直至最后只落下幽幽的余韵。

 

直到,纷纷扰扰的雨停了。伊万只想这么形容。雨里含着的东西太多了。

 

直到,晚霞如霓裳漫天。电脑屏幕暗了很久,伊万移了移鼠标,起身开了一盏小灯。阿纳托利在他膝间歇着,呼噜噜地起伏。伊万大至理清思绪,叩响了键盘。

 

眺着夜空已是缥缈而深沉,伊万小口啜着牛奶,复盯着屏幕。网页的私信一栏多了一点红色的、闪烁着的图标。

 

只是喝了口牛奶而已,这么快就有人找来?……

 

伊万想着,点开私信栏。

 

对方是一名叫“菊与刀”的用户。细翻他的主页,图文杂列。但他每次配文用的是日语。也许他是位日本人,又抑或不是。这网站什么国家的人都有,伊万并不感到奇怪。

 

眯着眼睛盯了“菊与刀”这个名字一会儿,伊万忽然想起来,这名画手在ACG圈很有名。

 

消息在三分钟前。

 

菊与刀:“伏特加先生,您好。在下是菊与刀。请问您是否有时间详谈?”

 

伊万:“久闻大名。能与您谈谈,不甚荣幸。”

 

菊与刀:“哪里话。您的文笔在整个圈子里都是赫赫有名啊,荣幸的是在下。”

 

短暂的沉默。两个人都不善恭维。

 

菊与刀:“这次在下联系到您是想对您说一件事。”

 

伊万的身子向后仰了仰。

 

伊万:“您请说。”

 

菊与刀:“我从小跟着哥哥长大。哥哥教会了我很多,包括绘画、书法等等,很多。但是后来,我已经成年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打算离开他独自生活。但他坚决不同意。我们从此常常争吵。吵得最严重的那一次,我摔门而去,就带着出门最基本的东西。他那时……倚着门框仿佛虚弱得说不出话来。他在我心目中高大伟岸的形象轰然倒了,但他没有来找我。我只身去了日本。……直到现在。”

 

伊万看着对话框。他总觉得“菊与刀”的话里隐瞒了些什么,又多说了些什么。“菊与刀”没有说出他的意图,有意思的是他先说了他的过往,和他哥哥。也许他自己都没察觉在提及他哥哥时称谓都变了。伊万在等。

 

果然,语气突然激昂起来。

 

“菊与刀”:“但在下认为自己没有错!!”

 

从未出现的感叹号一下出现两次。伊万微笑了一下,又叹了口气。指节轻轻叩着桌面,右手托住下巴。伊万知道,自己不认识“菊与刀”,但“菊与刀”的过往一定还有些不愿告人的私事。伊万也不愿了解了。

 

伊万:“所以您找我来是为了?”

 

“菊与刀”(沉默了一下):“是这样的。在下的一些粉丝在猜测您前一篇故事是由谁讲述的,也把此事告诉了我。”

 

伊万:“所以您打算?”

 

“菊与刀”:“不,在下只是打算告诉您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您知道,从小在竹林熏陶出的想法。”

 

 

无月的暗夜,农夫赶着回家。但在雪地的小道旁,农夫发现了一只白鹤。瑕白的翎羽已然被冰雪所封。它已经奄奄一息。农夫看着这只可以的白鸟,轻声叹息着将它救回家中。

 

奇迹一般,当晚当农夫生起了炉火时,白鹤渐渐苏醒过来,直到最后已能在屋中抖擞羽毛缓缓地踱步。农夫自然欣喜。但天色已晚,他很快入了房中睡去了。

 

次日早晨,农夫发现白鹤不见了,想着劈柴等工作,很快也就忘了这件事。某一日的清晨,农夫院子的柴扉被人叩响。农夫推开门,那却是位明眸皓齿的女子。飞雪漫天,女子只披了件葛衣。

 

农夫请女子进屋。女子说,她打算去报恩,不巧路遇大雪,凑巧来到此处。但当农夫问道她的恩人时,女子闭口不谈,只说不清楚,只记得音容、知道他住在这一带。

 

女子请示农夫让她留住几日。作为报答,她每日都会为农夫织一匹布。作为条件,农夫不能偷看她织布。农夫想着家中还有一间空屋子,便答应了。

 

次日早上,女子果然纺好了布。农夫把布带到市集上卖,几乎所有人都对这匹布之精巧富丽而啧啧稀奇。最后这匹布被皇宫中的侍从收走了,价钱自然不可估量。

 

每日都是如此。农夫醒来,桌上纺好的布叠得齐整,花纹绝无重复。而当农夫问起她的恩人时,女子还是那样,只是说着“快找到了,劳您操心。”之类的话语。看她如此执着,农夫也便闭口不谈。

 

愿意买布的人越来越多,价钱也逐渐高了,农夫用卖布得来的钱修葺了农舍,买了新的农具。他发现自己也变得不满足了。他想知道女子能纪出那样美丽的布的秘密。

 

农夫思虑了很久。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于是,一天的傍晚,农夫回到家中,他生旺了炉子,预备下了饭食。屋里安安静静的,仿佛只听得见心跳声,甚至听不见丝缕的织布机声。农夫蹑手蹑脚地躲在女子的房门旁,轻轻掀起了门帘的一角。

 

农夫怔住了。哪有什么明艳动人的女子?又或者说,那一刻,他宁愿想念那是位女子,而不是……

 

那是一只鹤。白鹤。

 

它在不断扯下身上洁白的翎羽。羽毛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床榻,在小桌。而白鹤复叼起尾端沾了殷红的羽,细细密密地扯出丝,细细密密地以喙编织。

 

农夫痴痴望着那白鹤,想起了那位女子,想起了不久前的雪地里。

 

他连松开了帘子都没有发觉。但已经迟了。白鹤幻化成那位明艳的女子,斥责着农夫的不守信诺。但两个人都知道,说什么,都晚了。不可能了。

 

农夫冲进屋子,攥住女子的手,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女子没有将手抽开。她只是笑着。凄凉地笑着,悲哀地笑着,轻启樱唇。

 

“明明还想共赏一轮明月啊……”

 

她幻化出了羽翼,说,您已经违背了诺言,让我走吧。

 

农夫摇头,却觉手背一痛。低头望去,血滴正从一条窄窄的伤口中渗出。汇聚着,滴上了光洁、雪白的布匹。回过神来,窗已被撑开,风雪呼啸着吹入。她走了。

 

农夫愣了好久。直到青丝也绾上白霜。他扬扬手,拂去眉上的雪,拾起那匹布。白得让人恍惚。失神的布上染上一点红梅。殷红色,不偏不倚。

 

农夫蹒跚着,攥着布,拾着一竿竹竿,踉跄着爬上屋旁的小坡。血痕还愈,雪地上零零落落地洒上鲜红的血,逐渐凝固。农夫撑起竹竿,挂上鹤羽织成的白布。多像一面旗啊,在风中猎猎作响。

 

农夫望着旗帜飘扬,捂着脸笑了。胡乱抓了一把雪,他却又呜咽起来。是啊,一定会再回来的吧,会回来的吧……

 

 

“菊与刀”:“请您隐去在下的姓名,万分感谢。”

 

伊万没搭话,又翻回到之前的聊天记录。

 

“菊与刀”:“之前在下告诉您关于在下的过往,只是想着您更好感受些。就当过往云烟吧,当在下没说过。删了也就罢了。”

 

伊万仿佛能看见“菊与刀”在屏幕那头悲哀的笑。伊万木然地回复着。

 

“菊与刀”:“您知道,前一篇故事,真的好像从前……”

 

伊万看着“菊与刀”撤回了这句话。

 

 

在键盘间慢慢挪动手指,整理着。伊万摸摸杯壁,茶凉了。他起身换茶,一仰头却瞧见了一轮明月。

 

抹不去的血痕,真的只是在手背吗……?

 

明明,还是想共赏一轮明月啊……


-樱鸦-
还是草稿 本来应该中秋完成的,...

还是草稿

本来应该中秋完成的,现在看来还要拖拖拖

这个有附带一篇短文,就是和画一块的中秋相关的,等完成了会附在成图说明中

大概剧情就是十五夜当日大孩子伊万上门拜访小孩子樱樱一同参加祭月。


最近又丧又累,很想很想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自己这样这样差劲的家伙啊……

还是草稿

本来应该中秋完成的,现在看来还要拖拖拖

这个有附带一篇短文,就是和画一块的中秋相关的,等完成了会附在成图说明中

大概剧情就是十五夜当日大孩子伊万上门拜访小孩子樱樱一同参加祭月。


最近又丧又累,很想很想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自己这样这样差劲的家伙啊……

mldamk wjjlk

课间的潦草涂鸦。线条逐渐敷衍。


本命心酸追妻两百年。
p1:露子还是欧洲第一个学日语的国家,当时他请求建交,菊菊骗他稍等,他就真的呆在那乖乖等了好几年……



好想让菊菊给点回应!!我们露子也不是没人追的(ಥ_ಥ)比如我

课间的潦草涂鸦。线条逐渐敷衍。


本命心酸追妻两百年。
p1:露子还是欧洲第一个学日语的国家,当时他请求建交,菊菊骗他稍等,他就真的呆在那乖乖等了好几年……




好想让菊菊给点回应!!我们露子也不是没人追的(ಥ_ಥ)比如我

锦宫魁

那么到底是什么要求呢?
为什么要解袖口呢?

那么到底是什么要求呢?
为什么要解袖口呢?

mldamk wjjlk

加了滤镜 来不及处理了我好激动啊!!!!!

和以扫太太讨论了下,菊真的很heroin chic因此 p2参考了kate moss的硬照。画渣抓不住那种瘦小清纯又放荡的感觉

吸烟有害健康。但直觉两人都抽烟Σ(|||▽||| )

 @以扫 没想到有那么多共同爱好 太太我爱你!!!

时尚圈不行太太考虑下双影帝如何!!!


加了滤镜 来不及处理了我好激动啊!!!!!

和以扫太太讨论了下,菊真的很heroin chic因此 p2参考了kate moss的硬照。画渣抓不住那种瘦小清纯又放荡的感觉

吸烟有害健康。但直觉两人都抽烟Σ(|||▽||| )

 @以扫 没想到有那么多共同爱好 太太我爱你!!!

时尚圈不行太太考虑下双影帝如何!!!


mldamk wjjlk
俄/罗/斯/某知名色///情/...

俄/罗/斯/某知名色///情///杂志被迫停运

俄/罗/斯/某知名色///情///杂志被迫停运

-樱鸦-

沉睡鲸鱼

◎日光组gl

◎开学前无逻辑随心发挥

风很轻,咸湿而混有淡淡的泥土味。海鸟在几里外的大海上低低地打旋,天色逐渐染上了橘黄与黑。列车入站,片刻停顿后继续在雨中缓缓前进着,也没有多余的杂音。

高挑的芭蕾舞者踮起脚尖,在舞台上旋转,成了洁白优雅的天鹅。古典音乐仍在发出阵阵悲鸣,宣示故事在悲剧中落幕。

舞者褪下她那纯白的舞裙,取替之的是一身妩媚的黑色长裙,很好地衬托出了她那迷人的曲线。高高盘起的雪白长发被随意放下,有谁踮起脚尖悄悄为她戴上头花。她起舞,一个优雅的转身,那人正入她怀。

咖啡屋,白瓷杯内还是热气氤氲,搭配只有一份传统英式茶点——双方都不乐意在下午茶时间进食过多,无论是出于工作还出...

◎日光组gl

◎开学前无逻辑随心发挥

风很轻,咸湿而混有淡淡的泥土味。海鸟在几里外的大海上低低地打旋,天色逐渐染上了橘黄与黑。列车入站,片刻停顿后继续在雨中缓缓前进着,也没有多余的杂音。

高挑的芭蕾舞者踮起脚尖,在舞台上旋转,成了洁白优雅的天鹅。古典音乐仍在发出阵阵悲鸣,宣示故事在悲剧中落幕。

舞者褪下她那纯白的舞裙,取替之的是一身妩媚的黑色长裙,很好地衬托出了她那迷人的曲线。高高盘起的雪白长发被随意放下,有谁踮起脚尖悄悄为她戴上头花。她起舞,一个优雅的转身,那人正入她怀。

咖啡屋,白瓷杯内还是热气氤氲,搭配只有一份传统英式茶点——双方都不乐意在下午茶时间进食过多,无论是出于工作还出于是食量考虑。两人话语不多,尽是一些很日常的对话。娇小的女孩子单论外貌而言似乎还是中学生,实际上已经成为画家好一段时间了。舞者看见对方递来的画板,寥寥几笔只绘出了自己在舞台上的大致模样,背景是一片模糊,宛如她是这世间的主角。

餐巾纸除了擦拭,另外的用途是即兴创作。两人自中学以来便关系密切,曾相约傍晚时分在学校天台上聚会,随意编造连自己都忍不住发笑的诗句与歌谣,享受繁杂学业中难得的休闲时光。手袋里藏着的钢笔被派上用场,即使晕染一片也没有多大所谓。

离别的时候,竟不是轻描淡写的分别,个头较小的女孩子腼腆地递交给桌子另一边一份稍重的包裹。要离开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以后怕是没有机会联络了,画家的笑容略显憔悴,还是抱歉地鞠了一躬。

故事似乎已经结束了,没有古典音乐,没有观众,也没有被拉上的帷布。只有两个小小小小的人儿,渐行渐远,心却还痛。

包裹里温暖的长围巾,无论四季都伴在舞者身旁,一如从前的画家。

随后某夜,悬崖边上,是离开剧组的舞者——只能称为曾经是舞者的白皙美人了,在星空下大海旁悄然起舞,隐约中再次望见了优雅的天鹅的影子。

古老的钢琴自顾自地弹奏起了,悲伤又悲伤的不知名的歌谣,它在轻轻唱道,故事又落幕了。

鲸鱼还在沉睡,不再醒来。

mldamk wjjlk
“爱只在一瞬。” 是日光组!发...

“爱只在一瞬。”


是日光组!发现涂涂涂就这样了 

画渣战战兢兢献上诚心

最重要的事忘了说了😂这句话来自以扫太太的《擦肩》,太太好像很快把它删掉了(是因为太痛了吗),好可惜……我一直念念不忘那篇

太太删文神速😂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哪天太太突然消失……请您加油啊!您的日光美极了

只吃不产的我感到惭愧


“爱只在一瞬。”


是日光组!发现涂涂涂就这样了 

画渣战战兢兢献上诚心

最重要的事忘了说了😂这句话来自以扫太太的《擦肩》,太太好像很快把它删掉了(是因为太痛了吗),好可惜……我一直念念不忘那篇

太太删文神速😂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哪天太太突然消失……请您加油啊!您的日光美极了

只吃不产的我感到惭愧




-樱鸦-

醉酒

◎日光组短文

◎初次左菊尝试失败

◎自娱自乐流,搭乘地铁时的创作

深夜,野猫从矮墙上一跃而下,好奇地观察着这冒雨而来的不速之客。夏夜的暴雨总是很密集,这位不愿带伞的客人湿了衣,湿漉漉的头发遮掩了他此刻的神情。

无论何时都裹着围巾的高大俄罗斯人,正在把对他而言必不可缺的烈酒伏特加倒入杯内——倒不是心血来潮,只是恰好听见了那一阵阵有力又不失礼仪的敲门声,也恰好猜中来着是谁,仅此而已。

布拉金斯基前去开门,略显意外地望见门外竟是浑身湿漉漉的本田。按照对方的谨慎程度,带伞这种小事应当不会遗漏,一丝不详悄悄爬上他的脚尖。在本田试图整理已经湿透的衣服时,向屋子的主人要了一条干燥的毛巾,可惜仍是难...

◎日光组短文

◎初次左菊尝试失败

◎自娱自乐流,搭乘地铁时的创作

深夜,野猫从矮墙上一跃而下,好奇地观察着这冒雨而来的不速之客。夏夜的暴雨总是很密集,这位不愿带伞的客人湿了衣,湿漉漉的头发遮掩了他此刻的神情。

无论何时都裹着围巾的高大俄罗斯人,正在把对他而言必不可缺的烈酒伏特加倒入杯内——倒不是心血来潮,只是恰好听见了那一阵阵有力又不失礼仪的敲门声,也恰好猜中来着是谁,仅此而已。

布拉金斯基前去开门,略显意外地望见门外竟是浑身湿漉漉的本田。按照对方的谨慎程度,带伞这种小事应当不会遗漏,一丝不详悄悄爬上他的脚尖。在本田试图整理已经湿透的衣服时,向屋子的主人要了一条干燥的毛巾,可惜仍是难以将衣物整理得体。

「打扰了。」

日本少年正坐桌前,黑色短发因潮湿紧贴白净脸庞,面色稍显赤红。在主人的劝说下,他最终略有别扭地将衣服换下,布拉金斯基的衣服对他而言果然还是宽大了不少。

「陪我喝一杯吧?」

布拉金斯基知道对方不擅长拒绝——也不会拒绝。

「是。」

本田自然是答应了,小巧玻璃酒杯内的液体还在,酒瓶内却是所剩无几了。他的手有些发颤,放置酒瓶的声音不再那么轻盈,但他还是下意识望外边望去,似乎在思索有无归去的可能。窗外的雨还很大,叶子也被雨滴频繁地击打变得无精打采。

「你是疯了吗?」

布拉金斯基的神色略显难看,他深知对方酒量绝不允许如此任性的行为。所幸橱柜上边摆的都是最小容量的酒瓶,不至于倒头睡去,只是对方踉踉跄跄的脚步与愈发难看的脸色,暗示他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他下意识前去扶稳那少年的身躯,未料被对方恶狠狠地拽住围巾,顿时他到脖子有些发酸。

布拉金斯基突然意识到,少年不是供人取乐的小猫咪,而是会给予对方凶狠反击的豹子。比如此刻,少年正一步步逼他向背后的墙上靠去。

可惜这位高大的俄罗斯人也并非善类,在他被逼无奈一直退到墙角之时,干净利落给予对方一拳。尽管力度有所控制,也足以令对方稍作退步。醉酒的客人要如何处理?布拉金斯基有些头疼了,稍微配合一下对方的行动吧,找准时机再把对方放倒也不迟。

「啧。」

本田的眼神燃着怒火,可惜布拉金斯基尚未寻出他愤怒的理由。本田拽住围巾的手愈发用力,毫不在意刚刚被击中的部位还在微微发痛。论力量自然比不上布拉金斯基,但是灵活程度可就说不准了。借对方之力干净利落把比自己魁梧不少的对手按倒在地。

「本田君,你醉得太厉害了。」

「是吗?」

布拉金斯基试图安抚现在压在他身上的本田,他隐约感受到对方拽扯自己衣物的力度有所下降。好,趁现在设法起身,把对方绑回房间去休息吧。

可是本田丝毫没有要从布拉金斯基身上挪开的意思,他的脑袋突然垂下去,不偏不倚,正好磕在对方的唇上。他的眼神里有什么一闪而过,牙齿轻轻咬住下唇部,血液的腥甜在舌尖散发。

「我不允许你的不辞而别……」他调整脑袋的位置,轻轻一吻从唇部到耳边,「因为心会思恋。」




——

忽略我早些时候的涂鸦(现在已经删了),只是单纯的试本子时的无脑涂鸦而已。

这个才是我真正打算发出来的东西,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文笔不好的理由——我是理科生(借口真多)

軟隱棘杜父魚

剛剛在空間裡看見了各種熱cp的帶娃

來看看冷cp的好了


黑鷲組:單親爸爸帶兒孫

水油組:優雅與暴躁兼備

教皇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了哪個邦國的下任皇帝

師徒組:可能全家是兒子可能全家都是爹

百合組:單親爸爸復婚

日光組:長期空巢留守兒童

法蘭克:萬千寵愛

凹凸組:看起來小的那個是單親爸爸

建築組:孩子茁壯成長就是不能進廚房

剛剛在空間裡看見了各種熱cp的帶娃

來看看冷cp的好了





黑鷲組:單親爸爸帶兒孫

水油組:優雅與暴躁兼備

教皇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了哪個邦國的下任皇帝

師徒組:可能全家是兒子可能全家都是爹

百合組:單親爸爸復婚

日光組:長期空巢留守兒童

法蘭克:萬千寵愛

凹凸組:看起來小的那個是單親爸爸

建築組:孩子茁壯成長就是不能進廚房

-樱鸦-
七夕画的日光组 本来是打算今日...

七夕画的日光组

本来是打算今日apo带去送给同好的,但是介于日光组真的冷以及自身是社恐人士的原因,最终还是自己留着了(苦笑)

后边送签绘都是胡乱送了,完全不在意到底是不是列表,毕竟大家都很友好(比心)

七夕画的日光组

本来是打算今日apo带去送给同好的,但是介于日光组真的冷以及自身是社恐人士的原因,最终还是自己留着了(苦笑)

后边送签绘都是胡乱送了,完全不在意到底是不是列表,毕竟大家都很友好(比心)

-樱鸦-

金鱼与青柠水

注明:由word直接将自己粗糙的小短文复制过来,可能含有bug,致歉

❀日光组 樱×安娅

❀自娱自乐流,内含奇怪比喻句

小风扇在咕噜噜转动,冰啤酒和弹珠汽水的空罐子被凌乱地抛在桌旁。风铃发出稀碎的叮当声,最后一小片西瓜也不情愿地离开了果盘。手机荧幕上弹出了来自恋人的小小的信息框。黄昏时刻的约会吗?樱有些摇摆不定,今晚和罂酱的联机计划恐怕是要被耽搁了吧……

「呐。」轻轻打开了四分之一的房门,新买的一打冰啤酒果然又空了一罐。自称「没有什么游戏能彻底击败我」的罂酱,罕见地卡了关。要怎么开口比较恰当呢?樱很是苦恼。在怒火点上的罂,总算受不了在门口吞吞吐吐的樱姊,直接粗暴地将...

注明:由word直接将自己粗糙的小短文复制过来,可能含有bug,致歉

❀日光组 樱×安娅

❀自娱自乐流,内含奇怪比喻句

小风扇在咕噜噜转动,冰啤酒和弹珠汽水的空罐子被凌乱地抛在桌旁。风铃发出稀碎的叮当声,最后一小片西瓜也不情愿地离开了果盘。手机荧幕上弹出了来自恋人的小小的信息框。黄昏时刻的约会吗?樱有些摇摆不定,今晚和罂酱的联机计划恐怕是要被耽搁了吧……

「呐。」轻轻打开了四分之一的房门,新买的一打冰啤酒果然又空了一罐。自称「没有什么游戏能彻底击败我」的罂酱,罕见地卡了关。要怎么开口比较恰当呢?樱很是苦恼。在怒火点上的罂,总算受不了在门口吞吞吐吐的樱姊,直接粗暴地将手机夺了过去,极其随意地回复了对方。樱无奈地凑过去看,答复是一个简单明了的「ok」,顺便附上了一个emoji的爱心。虽然知道罂酱是出于好心,但这个回复也过于轻率了吧?但已经没有改过的机会了,只能赶快拿回手机,趁罂彻底恼怒前迅速关上房门。

从小护在身边的骑士罂酱,终于也要面临将公主殿下交予他人的大难题了,心情多多少少都有些不痛快。以酒消愁什么的,虽是冰啤很难大醉,但此刻的罂已经把酒当作解恨消愁的工具了。

但只要她感到幸福的话,或许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天色缓慢地换上了黑的一面,路边的紫阳花被染上一层暗金色。樱在等待,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她转身抬头正好对上对方的眼眸,笑容不由自主显现于外。

「替我向骑士大人问好。」对于罂所谓的考察,安娅最终都会拜托樱这般回复,宛如在酝酿一场更大的闹剧。这两人都是小孩子吗?虽是苦恼但樱不自觉间也乐在其中,能够融洽相处无论怎样都是好事吧。

两人的距离随天色的沉淀,在一点点靠近。安娅总是在与他人谈话时,缓缓缩短与对方的距离。即使知道这是安娅的习惯,樱仍会在她终于与自己靠在一块时,条件反射般停顿一下。是害羞了吗?安娅也喜欢趁此低头对上对方的眼眸,看着樱的脸哗啦啦变得通红,略带调侃地表示自己似乎欣赏到了刚刚绽放的樱花苞。

古老而繁华的街道,她俩随流动的人群向道路的另一边走去。樱已经习惯了安娅漫无目的的约会方式,相比她认识的其他情侣间提前约定好整个流程的方式,安娅总能给她带来莫大的惊喜。

安娅与樱的第一次约会还是前几年的庙会,当时的樱身着绘着水母的千草色浴衣,木屐在石板上发出踏踏响声,虽然用妖怪面具遮住容貌,但将头发勉强挽起的樱花头饰以及紧张时不自然扯住衣角的动作,还是轻易地表明了「我是本田樱哦」,被安娅从人群中拎出。当时的安娅则是穿着唯有水钻作为装饰的黑色长纱裙,高挑又拥有绝好身材的她即使在人海中也尤其突出。两人站在一起,莫名会给人一种「座敷童子与黑天鹅女士」的即视感。

「呼呼,樱一直以来都是笨蛋啊。」安娅悄悄发表了这样的感慨,樱的话语还是有了停顿。安娅没解释什么,只是暗示她往身上找找看。樱扯了扯衣袖,又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裙摆,仍旧未发现有什么异常。还没有找到吗,果然是笨蛋啊……安娅揉了揉樱的脑袋,樱这时才从樱花发饰中取出一个异样的发饰品来。是什么时候被挂在头发上的呢?她把发饰按在了胸口的位置。

当初的告白,安娅把巨大的礼物盒放在身后,询问樱是否乐意赠送她任意礼物。樱迷迷糊糊地肯定了,于是被对方一把抗起丢入了礼盒中。所以这又是什么闹剧啊……樱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结果看见的是神情格外认真的安娅。安娅把脑袋凑到她耳边,用极为严肃口吻询问道:「你愿意成为我的所有物吗?」这么说来,在某种方面樱的的确确是彻头彻尾的笨蛋了。

半山腰处,人流自然稀疏,山脚的繁华和顶头的璀璨很好地结合在一块。晚风穿过树梢又穿过人们的发尾,迟归的鸟此时也应顺利抵达了温暖的窝。

听闻今晚会有流星雨,相比山顶的人流量和山脚的视野,这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观测点了。安娅似乎在与谁进行线上交谈,笑意悄悄泄露出去,樱尽量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抬头瞧天上的星星,结果又被安娅的话语拉了回去。

「几转周折,骑士大人终于停止她的考验了啊。」

原来是罂吗?她凑过去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安娅却笑着说这是秘密。「小孩子」间的事情还是不要管太多了,但她还是露出了舒心的笑意。

「是流星啊。」

「嗯,是给你的赠礼。」一如当初从箱内看见的那双紫罗兰双眸,此时安娅的眸子里有流星划过,以及难以熄灭的执着之火,「我会守护你的愿望,我的公主殿下。」

关于安娅与罂的交谈,樱已经领悟得差不多了,暖流在脑海里盘旋,爆发出来的能量足以再举办三四百场夏日祭。

那些照亮夜晚的灯,如被放置于狂风暴雨时的海面上快速飘动着,这个时候许下的愿望,是否会随星星一起,被携带到神明大人的身边呢?

其实也不必如此虔诚,守候自己的神明大人,奇迹般地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