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常碎念

1870浏览    181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9 13:04
呢绒月亮🌙

关于“不要脸”这个词

日常小段子


朋友们说陈立农应该算是个不要脸的男人

仗着自己单身

到处撩人 还是男女通吃的那种

知道有天陈立农遇见了一个叫蔡徐坤的精神小伙


其实陈立农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不要脸

但蔡徐坤算

于是在第一次遇见陈立农时

就连哄带骗地把人给办了

还别说 自那以后陈立农要脸了

不撩人了

说腰疼


希望喜欢鸭

日常小段子


朋友们说陈立农应该算是个不要脸的男人

仗着自己单身

到处撩人 还是男女通吃的那种

知道有天陈立农遇见了一个叫蔡徐坤的精神小伙


其实陈立农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不要脸

但蔡徐坤算

于是在第一次遇见陈立农时

就连哄带骗地把人给办了

还别说 自那以后陈立农要脸了

不撩人了

说腰疼


希望喜欢鸭


以前爱吃橙子也爱笑

一句喜欢的话


🌈 Dream what you want to dream; go where you want to go; be what you want to be, because you have only one life and one chance to do all the things you want to do.


做你想做的梦吧,去你想去的地方吧,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吧,因为你只有一次生命,一个机会去做所有那些你想做的事。


(图片来自网络,不妥删)

一句喜欢的话


🌈 Dream what you want to dream; go where you want to go; be what you want to be, because you have only one life and one chance to do all the things you want to do.


做你想做的梦吧,去你想去的地方吧,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吧,因为你只有一次生命,一个机会去做所有那些你想做的事。








(图片来自网络,不妥删)

月光摇摇欲坠

今天是暴躁小波。

兴致勃勃地冲省级西施。局局尽力局。局局遇憨憨。

41星一直掉掉到30星又打到40又掉37星

我哭了 草泥马 傻逼队友(草

今天是暴躁小波。

兴致勃勃地冲省级西施。局局尽力局。局局遇憨憨。

41星一直掉掉到30星又打到40又掉37星

我哭了 草泥马 傻逼队友(草

维我柠檬茶

为了在顺应潮流的时候显得自己高大上

而去刻意追随小众

是悲哀的合群

为了在顺应潮流的时候显得自己高大上

而去刻意追随小众

是悲哀的合群

imaijia

生活碎片/2019.11.23

早起,上學。


「記得把中考詞彙本帶著喔。」來自媽媽的細語。


「知道啦⋯」揉揉惺忪睡眼。


立冬了,外面只有矇矇亮。甚至說⋯連路燈都開著。窗上的霧氣讓早晨顯得格外冷。


靠北,本來就很冷。


「再睡一會兒啦⋯就一小會兒,一分鐘!」再掙扎一下,嗯。


「快起來啦。遲到了。」聲音是從廚房裡傳過來。


不管,我沒聽到,我再睡一會兒。


1、2、3。


好啦,更不想起來了。


「今早有晨⋯檢⋯」媽媽話沒有問完,就站定在門口看到我還蜷在被子裡,一副我要一輩子住在裡面的滿足樣子。


「陳!藹!佳!」



#怨恨

#太陽你晚起來一個...

早起,上學。


「記得把中考詞彙本帶著喔。」來自媽媽的細語。


「知道啦⋯」揉揉惺忪睡眼。


立冬了,外面只有矇矇亮。甚至說⋯連路燈都開著。窗上的霧氣讓早晨顯得格外冷。


靠北,本來就很冷。


「再睡一會兒啦⋯就一小會兒,一分鐘!」再掙扎一下,嗯。


「快起來啦。遲到了。」聲音是從廚房裡傳過來。


不管,我沒聽到,我再睡一會兒。


1、2、3。


好啦,更不想起來了。


「今早有晨⋯檢⋯」媽媽話沒有問完,就站定在門口看到我還蜷在被子裡,一副我要一輩子住在裡面的滿足樣子。




「陳!藹!佳!」





#怨恨

#太陽你晚起來一個小時會死喔


   




爱情小红豆包

广州!江南西路!


店门面小。


但味道好。价格便宜。性价比超高!

广州!江南西路!


店门面小。


但味道好。价格便宜。性价比超高!

Kehui.

看完微博上传的玛俐图

我又好了我又能产粮了

我永远喜欢玛俐

我永远都要产女主x玛俐粮

我不做母猪谁做母猪

你妈的,女主x玛俐天下第一

谁不爱吃(精神错乱)

看完微博上传的玛俐图

我又好了我又能产粮了

我永远喜欢玛俐

我永远都要产女主x玛俐粮

我不做母猪谁做母猪

你妈的,女主x玛俐天下第一

谁不爱吃(精神错乱)

Cik_

2019.12.2 14:40

前些日子和我的学生聊起来,说自己已经没有写作的能力了,我感觉自己只剩下干涸龟裂的河床,感情是干涸的,思想也是干涸的。其实这样很可怕也很让人难过,我已经很久都写不出像样的东西了。

说不好是因为艰难的生活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2019年状态并不好,我以为到了下半年状态会有所转变,但是现在觉得却直接走向了衰败,随着冬天的来临反而极速凋零,总觉得那些提供我燃烧生命的东西都逐渐远离了我,在平常日子下是一堆空壳,一碰就碎。有朋友说不能把抑郁情绪、悲观情绪放大,我倒是没觉得这算是抑郁情绪,在一个悲观主义者的世界里这应该算是常态,而且碰巧这一年又足够得不顺心,情绪也就多了一些。

所以想想,是时候应该把写随...

前些日子和我的学生聊起来,说自己已经没有写作的能力了,我感觉自己只剩下干涸龟裂的河床,感情是干涸的,思想也是干涸的。其实这样很可怕也很让人难过,我已经很久都写不出像样的东西了。

说不好是因为艰难的生活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2019年状态并不好,我以为到了下半年状态会有所转变,但是现在觉得却直接走向了衰败,随着冬天的来临反而极速凋零,总觉得那些提供我燃烧生命的东西都逐渐远离了我,在平常日子下是一堆空壳,一碰就碎。有朋友说不能把抑郁情绪、悲观情绪放大,我倒是没觉得这算是抑郁情绪,在一个悲观主义者的世界里这应该算是常态,而且碰巧这一年又足够得不顺心,情绪也就多了一些。

所以想想,是时候应该把写随笔这件事恢复起来,絮絮叨叨也好,真的有想法也好,万事万物总要有一个出口,内化只能让我自己越发得艰难而已。人活着总是要带一些面具,我还是应该让真实的自我找一些能够存在的地方。

这个坐在桌前写这些有的没的的人是不有趣的,我自己都知道,但是这个不有趣的人还想再活一会儿。这么说显得我真的是个抑郁症患者一样,但是无论如何,写东西可以成为一个出口,无论我的独角戏有没有观众,这件事都能让我开心一点就好。



以前爱吃橙子也爱笑
想到一个好玩的事儿说说,今年春...

想到一个好玩的事儿说说,今年春天的时候在斯特拉斯堡,在老城碰到的一条本地憨金毛🐕和本地傲娇白天鹅🦢的趣事儿。

天鹅真的喜欢人给它拍照,它们会若无其事地昂着高傲的头看似漫不经心地游过,但其实你如果一直拍它们会折返再次保持一定距离从你面前反复优雅地游过。

可我没想到一只本地憨金毛会那么爱争风吃醋抢风头,眼睛余光眼看着它挣开了套绳狂奔着就冲我跑来擦着我的腿跳进了河里。当场狗主人和无辜的我完全懵圈!主人是个座轮椅的法国老人,我当时都被这触不及防的一幕给惊到,又担心主人又担心狗还担心天鹅被伤...

但天鹅反应超快的,在水面迅速后撤,发出了鸣叫,我是真的有看到天鹅两道黑眉竖立,小眼瞪圆了扑起了翅...

想到一个好玩的事儿说说,今年春天的时候在斯特拉斯堡,在老城碰到的一条本地憨金毛🐕和本地傲娇白天鹅🦢的趣事儿。

天鹅真的喜欢人给它拍照,它们会若无其事地昂着高傲的头看似漫不经心地游过,但其实你如果一直拍它们会折返再次保持一定距离从你面前反复优雅地游过。

可我没想到一只本地憨金毛会那么爱争风吃醋抢风头,眼睛余光眼看着它挣开了套绳狂奔着就冲我跑来擦着我的腿跳进了河里。当场狗主人和无辜的我完全懵圈!主人是个座轮椅的法国老人,我当时都被这触不及防的一幕给惊到,又担心主人又担心狗还担心天鹅被伤...

但天鹅反应超快的,在水面迅速后撤,发出了鸣叫,我是真的有看到天鹅两道黑眉竖立,小眼瞪圆了扑起了翅膀,让周围的水面漾出了层层涟漪。


那个憨披狗狗就凶了几秒在水里狗刨游了几米就没敢再往河中间的天鹅那边去,叫了两声就回头游想上岸。河堤大概有三米多还围着铁栏杆,憨狗一刨就又滑到水里上不来,多亏了岸边经过的一对情侣,帅哥很高大长腿拉着栏杆探下去鞋湿了把狗拉了上来,主人法语在那儿道着谢。

瞬间发生的时候我都看傻了,从一开始的担心,到后来看到狗被解救,看到天鹅和狗狗的表情,真的好生动!

想着那个憨狗不知道是妒忌心太重还是表现欲太强,主人都不管了就冲进了河里,然后又上不了岸的懵圈憨B样儿,超搞笑的!

自己全程拿着手机也没顾上拍下来,那天后来因为这个事儿笑了很久。


维我柠檬茶

说爱

想写一百首情诗给她

又怕她看得腻


想写一百首情诗给她

又怕她看得腻


阿舟
被这风吹散的人说他爱得不深 被...

被这风吹散的人说他爱得不深


被这雨淋湿的人说他不会冷


无边夜色到底还要蒙住多少人


它写进眼里


他不敢承认


可是啊


总有那风吹不散的认真


总有大雨也抹不去的泪痕


有一天太阳会升起在某个清晨


一道彩虹


两个人


——毛不易《借》

被这风吹散的人说他爱得不深


被这雨淋湿的人说他不会冷


无边夜色到底还要蒙住多少人


它写进眼里


他不敢承认


可是啊


总有那风吹不散的认真


总有大雨也抹不去的泪痕


有一天太阳会升起在某个清晨


一道彩虹


两个人


——毛不易《借》

IfRIt

倒垃圾日常1

我疑惑了

不是只有买谷才能证明你喜欢这个角色吧

当然 肯定不能白嫖  你写文画画出cos甚至语c

都可以是你厨力的见证啊  

什么时候 买谷摆阵成为了你厨这个角色的必需品了呢  买谷就一定证明了你爱着这个角色吗  

我不明白

你如果说穷那你逼着自己摆阵什么的那不是傻逼行为是什么啊  你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去表达自己喜欢角色的心  厨一个角色有那么多方法 为什么大部分人只看到了 花钱 买谷 摆阵

我就不懂了你又不是养牛郎 你他妈不需要倾家荡产 你为什么喜欢这个角色 肯定不是单纯因为他长得好看人设苏吧  她(他)的人...

我疑惑了

不是只有买谷才能证明你喜欢这个角色吧

当然 肯定不能白嫖  你写文画画出cos甚至语c

都可以是你厨力的见证啊  

什么时候 买谷摆阵成为了你厨这个角色的必需品了呢  买谷就一定证明了你爱着这个角色吗  

我不明白

你如果说穷那你逼着自己摆阵什么的那不是傻逼行为是什么啊  你完全可以用别的方法去表达自己喜欢角色的心  厨一个角色有那么多方法 为什么大部分人只看到了 花钱 买谷 摆阵

我就不懂了你又不是养牛郎 你他妈不需要倾家荡产 你为什么喜欢这个角色 肯定不是单纯因为他长得好看人设苏吧  她(他)的人格或者说某些地方吸引了你让你喜欢  再说了牛郎都会哄你管你叫公主宝贝甜心小猫咪呢 还能给你真实的回应  你厨的角色不会 现实一点  你的爱情不应该是只用钱堆出来

诶真的  你去指名牛郎店头牌的指名费估计和你倾家荡产的谷子差不多吧  真的你还不如去喝酒倾诉呢你来这买谷但不了解街头文化全靠drb那你 不是精彩人吗  求求了你说你才中学没问题啊  我也只是个初二学生好吗  我可能也算低龄厨但是我会为了drb去用心去接受新的文化会为了写文不ooc去死磕着学日语听广播剧  您不会您哪里来的脸说你厨他

当然了配不配这件事只有自己心里才清楚 请某些人自重  

我不是说为白嫖开脱也不是说你必须在街头文化里徜徉造诣颇多才配入drb

你愿意为了drb去接受一个你之前可能根本不了解的圈子 也可以证明你爱这个企划  

木村老师他们在用心做企划  所以请不要用脚追

爱情小红豆包

上个星期一直织帽子,手都出汗。这2⃣️天突然降温!手却冷硬!

我太难了!

上个星期一直织帽子,手都出汗。这2⃣️天突然降温!手却冷硬!

我太难了!

丑橘啊柠檬

夏天的照片还存着一堆没发


秋天到也已经走了


七月关家里做题间隙的零嘴


八月去汾河公园散步的夜灯


九月推免面试顺路会见老铁


十月青年路银杏叶夹杂秋雨


都是好怀念的记忆啊



夏天的照片还存着一堆没发


秋天到也已经走了


七月关家里做题间隙的零嘴


八月去汾河公园散步的夜灯


九月推免面试顺路会见老铁


十月青年路银杏叶夹杂秋雨


都是好怀念的记忆啊





泥菩萨

不适合干坏事(预告)

你不知道我的心痛,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心痛到一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就是在与人之间交流的之后这种心痛就伴随着你俩的交谈结束!(我觉得没错但是我的心脏却在提醒我,不!你错了!)然后你的心就开始痛!理由也也不知道,就痛痛,我想问为什么我的心这么脆弱,我明明是个自私自利的一个人。









你不知道我的心痛,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心痛到一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就是在与人之间交流的之后这种心痛就伴随着你俩的交谈结束!(我觉得没错但是我的心脏却在提醒我,不!你错了!)然后你的心就开始痛!理由也也不知道,就痛痛,我想问为什么我的心这么脆弱,我明明是个自私自利的一个人。


格光

我愿用我残缺的翅膀来守护你的梦

“少爷,您现在是没地方去的……”


电话那头传来怯弱而战栗的声音。


张桓宇凛冽地撂下一句话:“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你们枉费心了。”


他干净利落地收起手机,望了一眼美院天马行空的外墙,便拾起背包,踏向了残阳落日的方向——K大。


无论是乡镇还是都市里的读书娃都晓得,老师们也常常念叨:K大三千亩,移步皆是景;胜景已如许,人华再难描!


而张桓宇心无波澜地看着这万千人心中的圣殿,眼里却有几丝轻蔑。


那个男人不会想到,他人就在K大。他其实并不讨厌K大,他只是恨那个男人自私自负,恨他傲慢地抹杀了自己的美术梦。


那个男人似乎手眼通天,却遗憾没能考进K大;而他以738...








“少爷,您现在是没地方去的……”


电话那头传来怯弱而战栗的声音。


张桓宇凛冽地撂下一句话:“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你们枉费心了。”


他干净利落地收起手机,望了一眼美院天马行空的外墙,便拾起背包,踏向了残阳落日的方向——K大。


无论是乡镇还是都市里的读书娃都晓得,老师们也常常念叨:K大三千亩,移步皆是景;胜景已如许,人华再难描!


而张桓宇心无波澜地看着这万千人心中的圣殿,眼里却有几丝轻蔑。


那个男人不会想到,他人就在K大。他其实并不讨厌K大,他只是恨那个男人自私自负,恨他傲慢地抹杀了自己的美术梦。


那个男人似乎手眼通天,却遗憾没能考进K大;而他以738的高分轻松碾压全省近40万考生,带着一张录取通知书就踏在了那个男人惜若珍宝的地砖上。


黑色的阴翼笼罩着张桓宇,仿佛罪恶天使展开的翅膀。他嘴角勾起一抹笑,他来,是来毁灭的。




前几日拍电影封了场,K大这些天来很是冷清,附近傍校吃校的商店也大受打击,人们都眼巴巴盼着迎新季。


张桓宇踏月逛街,难得享受这份清宁,心里很是受用。终于摆脱了娱记的追捕,他浑身上下都舒坦多了。


他走在店铺林立的小巷子里,商家却连眼皮都不愿抬一下,似乎看他一眼都太麻烦。张桓宇心里思量,早听说K大人清高,只是没想到连这附近的店都这么傲。


他随便挑了家较简朴的面店,进店呼了二两面,便坐下来盘算接下来几天的着落。


小店人稀,服务员很快呈上来了面。


“请吃吧。”


三个字冷冷淡淡,对方也如清汤挂面一般,清淡得很,完全没有一点店家的模样,倒像是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只在她倾身放碗的时候,一股深浓的烈香拂过张桓宇鼻翼,不禁令他有点心荡神驰的恍惚。


他抬眼去看那服务员,见她颇为年轻,乌发白肤,面容姣好,尤其那双黑山白水的眸,见之忘俗。


张桓宇眼睛沾着她,便几乎挪不开了。


他略微凑近了,问她:“姐姐身上好香,却不似市面上一般香水,可是男朋友在国外送的?”


女孩惊了一惊,似乎很不习惯张桓宇言语间的轻佻。


“哪里来的男朋友,我都单身二十一年了。”


张桓宇眉梢微微露出喜色,女孩的心不觉突兀一顿,可不被他套上钩了!


“我不谈恋爱!”


“啧啧——都怪我多嘴,害姐姐想入非非了。谈恋爱也得找个年纪相差不大的才是。”


张桓宇不疾不徐地说着,还抬手压了口茶,神态安闲地细品,似乎身边人多虑了。


那女孩脸上害了一层潮红,她年纪比张桓宇大不了多少,可女孩子斤斤计较,哪怕大一天,那也是大了。她只是愤愤地拿着一叠餐具,心有不甘退回厨房。她又时不时隔着小窗捎一两眼外边,似乎在观察张桓宇走了没有。


天公不作美,店外淅淅沥沥飘起了雨丝,并渐渐成了势,有风雨欲来山满楼之态。


张桓宇笑着吃面,面都快凉了,他似乎也没有起身的意思。


“乔秋,你家桌椅都要给雨水泡烂了,还不快点搬进店里去!”


隔壁大叔踏着人字拖,吆呼那女孩出来搬东西。


女孩侧身走过张桓宇身边的时候,他幽幽搭了句:“原来姐姐叫乔秋,这名字真是好听。”


乔秋眼神凶恶地刮了他一眼,急忙出去搬桌椅。


张桓宇也跟着出来帮忙,隔壁大叔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真是一表人才,仿佛从K大里走出来似的。”


桌椅都收拾妥帖,大叔乐呵呵称赞了张桓宇几句。


“阿蒙叔,你看走眼了,这小子连K大的门都进不去!”


乔秋在一旁挖苦他,似乎忘记了张桓宇还没付账。


张桓宇并不反驳,只是低头理了理包,顺便漏了点东西。


阿蒙叔把掉地上的小红纸捡起来一瞧,乐颠颠地,对张桓宇更加热情了。


“今年才来K大呀,难怪这么面生,以后多来阿叔的水果店里逛逛,给你八折!”


张桓宇笑着应答阿蒙叔,眼睛却睨着乔秋。


乔秋心里乱糟糟的,手头扯着一块抹布,眼睛歪向别处,假装看不见那张录取通知书。


帮衬着打理了卫生,阿蒙叔就回去了。小店里只剩下张桓宇和乔秋两个人,张桓宇却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本店要打烊了。”


乔秋半靠在店门口,颇有撵客的冲动。


张桓宇望了望外边雷电交加的天,捧出一个比1000瓦电灯泡还明亮的笑容道:“你看,这不是我不想走,而是我实在走不了。”


“门口有伞。”


“我还没结账呢……”


“免单。”


赶人到这份上,似乎也就张桓宇厚比城墙的脸皮才能赖在这了。


“姐姐你也知道,K大现在还没开学,我身上又没什么钱,姐姐就可怜可怜我,让我睡店门口也行的。”


乔秋见他衣着不俗,断定这小子在欺弄自己,眼泪都快要被气出来了。她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我就没有遇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K大人!”


“这不就遇见了,以前没遇到,说明姐姐见的人太少。”


乔秋脸上一阵红,一阵青,更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她抬起泫然欲泣的眼眸道:“哼!你以为自己是K大人,就很了不起是么?我在K大三年了,也没有敢这样放肆!”


张桓宇笑着的嘴不禁咧得更开了,“听说少林寺的扫地僧深不可测,没想到还是比不过姐姐深藏不露。”


乔秋微微愠怒:“我看着不像读书人?”


“那倒不是,只是姐姐如花美眷,想不到还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年纪轻轻便已是事业学业两手抓。”


乔秋不敢再言语了,只和对方僵持着。


张桓宇坐在这儿已经好一会了,观察到这店内外似乎就乔秋一人打点。


“姐姐一人打理一家店,能力可真是不容小觑。”


乔秋一个人自然是盘活不了一家店。只是这几天乔秋爸住院,乔秋妈要照顾病人。小店是自家经营,请不起其他人,乔秋不得不守着店面。幸而这几天人流少,店面清净,谁料偏偏遇到张桓宇这个混世魔王。


“你见我一个人,就想打家劫舍不成?”


“打家劫舍不敢,只是有些心疼。”


张桓宇油嘴滑舌惯了,一句话常常阴阳两重天,而那句“心疼”着实触到了乔秋心坎。


“谁要你心疼,你快点离开,就是对我最大的尊重,本店真要打烊了!”


“行。”


张桓宇笑着,像是在哄孩子一般。他刚刚迈过门槛,乔秋就立刻锁上店门,小跑上了二楼。


张桓宇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他摇着头发笑,这人,难道还怕他吃了她不成?


他站在屋檐下,街上还飞着牛毛细雨,陆面都积了些水。要走,也不是走不了,只是……去哪还不都一样?


张桓宇倚靠着乔秋家店面,细数着雨丝雨絮。


乔秋家店兼具商用和家居功能,一楼为店,二楼为家。她从二楼卧室探出头向下张望,见张桓宇还在门口不肯走,心里便气不过。再见风雨萧瑟,那小子似乎真没钱住宿,她不禁有些心软了。


她一直守到更深夜半,见张桓宇还是没走,便披着睡衣,蓬头散发下楼开了门。


“外面冷,你还是进来吧。”


张桓宇的睡意一下被驱散,他有些诧异地望着乔秋,转而又浮现一丝欣喜。


“姐姐真是菩萨心肠,人美心善。”


“再啰嗦我就关门了。”


张桓宇踏进店门,几近僵硬的身子忽然感受到温暖,似枯木逢春。


乔秋捧了一碗热姜汤下来,又抱了些被子盖在一楼的沙发上,叮嘱他可暂时在店里休息,只是不许他上二楼。


张桓宇爽快答应了,囫囵喝了姜汤,便躺下睡去了。


乔秋憋嘴嘟囔,真是一点不客气。心里盘算着,暂且留他一晚,明天就撵他走。他毕竟是K大的学生,不至于真如泼皮无赖。


到了第二日,乔秋下楼看见张桓宇已经把被套都整理得干净整洁,心里很是欢喜。她摆了一桌丰盛的早餐,请张桓宇吃了。


饭间,张桓宇忽然问她:“姐姐一个人开店,缺不缺人手?”


“怎么不缺,现在我爸妈又住院了,更缺人手。”


这话正中张桓宇下怀。


“不如收了我吧,我很便宜,管饭就行。”


乔秋当时正喝一碗莲子粥,听到这话差点儿没喷出来。


“你开玩笑,也没个度。外面大好的工作机会那么多,你干嘛跑来干我这苦差事?”


“工作哪里有不苦的,我可早就看透HR的话术了。再说走常人都走的路,还有什么意思?”


乔秋只是觉得他脑子疯掉了,也许昨夜着了凉,正发烧说胡话。她探手去摸张桓宇的额头,标准体温,一度不少,一度也不多。


“你是傻了吗?就不怕被记者写上新闻?前些年还有个养猪,可不就上了新闻……”


张桓宇笑呵呵道:“那不挺好的,全国都有名了,省得花钱买广告呢。”


乔秋摆正脸色,严肃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创业,开餐饮公司吧?那也该去大企业练身手,我们家是小本买卖,供不起大佛。”


“哪里哪里,我就想讨口饭吃。”


乔秋认真端详他的脸,叹口气。


“凭你的本事,还找不着正经工作?”


“姐姐不也在这么?”


一语中矢,乔秋只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脸上红扑扑的,便讷讷道:“真看不懂你这人,你先留着吧,日后找着工作了,随时都可以离开……”




张桓宇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留了下来,乔秋本以为他只是孩子气,玩个两三天,尝到苦头,自然就晓得回头了。谁知,这家伙还真有扎根于此的态度。


他学习速度极快,“店小二”察言观色的本领,他花一天就摸通了,不但通透,甚至还张口就能忽悠,几乎要赶上一流推销员了。


乔秋本来挺清闲,张桓宇却见个人就把他捉到店里来,到店还不算,不点几碗牛肉面、羊臊子,客人都觉得对不住似的。加上张桓宇生得一副好皮囊,女孩子见了都挪不开腿,哪里还能逃得出这家伙精心调制好的一套甜言蜜语。


若不是全程目睹张桓宇人前人后两套面具,乔秋自知恐怕连自己也难逃张桓宇魔掌。因此,她一直对他若即若离、忽冷忽热,刻意在彼此间划下一道沟壑。


顶头上司对自己的戒备似乎一点没动摇张桓宇的信念,短短几天,乔秋店里业绩一路飙升,营业额与日攀升。


乔秋爸爸从医院里回来后,看着店里生意这么火爆,在二楼也休息不住,常常下楼掌勺。至于张桓宇,他思索,那小子着看倒似芝兰玉树,开口也不俗,当个上门女婿似乎也不亏。只是他作为长辈,才见面没几日,不好张口提这事,于是暗暗留心他和乔秋关系。


乔秋妈妈喜欢极了张桓宇,那小子的五官皮肉仿佛合着女人心意长得似的,眼、鼻、嘴没一处不勾魂。


乔秋妈妈回来后就时不时撺掇乔秋。乔秋只拿些套话敷衍她,说张桓宇是K大的,来店里帮忙赚几天生活费罢了,让她别多想。


乔秋妈妈怎么能不多想,她都快要浮想联翩了。K大学生来当服务员,还是家无名小店,怎么不挑别家,偏偏挑中了她们家,若非别有意图,她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张桓宇在小店里忙进忙出,乔秋的心越发烦躁了。


眼见就要开学了,她倚着墙壁横在张桓宇跟前。


“你还不打算找点别的事做,一旦开了学,你哪里还有精力做这些?”


张桓宇听着,手里仍然不慌不乱地擦着盘子。


“姐姐只是想赶我走,何必用学业做借口?再说,姐姐不也是边工边学。我如果做得不好,那就少赚点钱,少吃点饭。”


“要少吃点饭,还不如换个挣钱的工作,多挣点钱。”


张桓宇只是粗浅一笑,叫人看不出他心底的盘算。


乔秋见他还是一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模样,便叹口气,说道:“饭还是可以多吃点,再怎么着,我也不会亏了你。”


她停在门口痴痴地看他擦了好一会盘子,忽然叫他放下手头工作,外出采购食材。


她把经费交给他时,又轻轻添了句:“给自己买点零食也行。”


她说话间,语带三分娇羞,连眼眸都和羞半敛着。乔秋也说不清为什么,她和他说话时,一整颗心都跳蹦扑颤,仿佛钻了一窝兔子。


送出张桓宇,乔秋一回头就瞥见妈妈不怀好意的笑容,赶紧半掩面小跑上楼。她刚到二楼,身后就卷起一道疾风。张桓宇抢她几步,急急挤了上来。


“姐姐快点把我藏起来。”


张桓宇脸色煞白,仿佛撞见了鬼似的。


乔秋还没有反应过来,楼下就闹了起来。她心跳顿时绷紧,张桓宇立即捂住她的嘴,倾身抱住她钻进衣柜里。


黑暗里,她第一次触到对方温热的呼吸。那股热流扑在她脸上,她自己脸上也冒起一串串热泡。她的心更颤了,兔子都在闹腾。


张桓宇唇贴在她耳边,嘘声示意她不要出声。乔秋莫名其妙乖乖听令,她缓缓闭上眼,将卷缩颤抖的身子依附了他。


楼下吵吵嚷嚷叫了好一阵,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乔秋听不真切,仿佛衣柜之外就是另一个世界。她和他躲在这个小世界里,她忽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希求这一刻永恒。


脚步声近了,似乎有人要上楼。


张桓宇眼贴着缝隙,紧张注视着外面。一张张熟悉的脸孔轮番在缝隙间闪过,张桓宇屏气敛声。


“你们快下去,快下去,你们再乱来,我可要报警了!”


上来了三四个人,皆是披黑色西装,蹬黑色皮鞋的高大男人。他们打开了二楼所有房间的门,却似乎没有发现自己要搜寻的猎物。


“你们快点下去……”


乔妈还在不遗余力地哄赶这群人,她一张小圆脸气得通红。


那四个人来回踱步,似有不甘。一个领头的忽然站在张桓宇和乔秋藏身的衣柜处停住了。一缕冰冷的精光划过衣柜表面,几乎要把这衣柜切开。


此刻,张桓宇也顿住了心跳。他下意识地抱紧了乔秋。


“罢了,这已经是最后一次。”


那个人没有再说别的话,便领着身边人都走了。


四周顿时清净了,那阵静仿佛来自宇宙另一端。


衣柜豁然洞开,乔妈横腰架在他俩身前,笑得眉毛眼睛都挤在一堆。


“嘻嘻,我就说你俩躲在这里面,幸好幸好,那些人还没翻衣柜。”


二人见光立即分开,各自理了理衣服。


“小宇,我刚刚也听见了。小宇你该不会是……”


“阿姨,您想多了,我就是一个来这兼职的。”


乔妈偏着脸对乔秋挤了挤眼,示意她多主动点。乔秋却嗤之以鼻,她傲慢地沉默着。方才的一切,像一层纱笼在她心上,她不愿去掀开。


该去掀纱的人若无其事地下了楼,一切仿佛真是一场梦。


乔妈要拖着乔秋下楼,她赌气不肯下去,甩开乔妈就回卧室,自己把自己闷了一整夜。




第二天日上三竿,她才懒起梳妆,咕噜着肚子下楼时,眼前的景象把她惊呆了!


小店里人挤人,个个摩肩接踵。乔秋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可惜这一大群人并不是来店里吃食的顾客,而是一伙拿着话筒、扛着相机的记者、摄影师。


乔秋几乎懵了,不知道她们家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值得大众如此瞩目。


记者如潮汹涌,抓着一点机会,争相诘问乔秋。乔秋是小家庭长大的女孩,没见过这般大阵势。她见到人群如狼扑向自己时,除了惶恐,没有一点主意。忽然有一只手伸出扯着她,她惊恐地缩回来,却被那人抓了三道血痕。


“够了!你们要问什么新闻,都冲我来,别伤害无辜的人!”


张桓宇把记者都推开,挡在乔秋面前,仿佛一座山似的。


“张少爷,你家资产上亿,怎么还来这家小店打工?”


“张少爷,这女的是您的新欢么?您是为了追她,才屈尊来到这?”


“传闻您和令尊关系恶劣,这是真的吗?”


……


记者牙尖嘴厉,一张口即慑人三分血。乔秋听着,身子微微颤抖着。原来……在人们眼里,她就是一只妄想吃天鹅的癞蛤蟆!


张桓宇和乔爸乔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伙人撵出去。店门一关上,乔秋整个人忽得瘫下来,抱膝崩溃大哭。


“谁想要高攀你,我撵你走,你一直不走!”


那些眼泪积攒了好久,委屈簌簌落下来。


张桓宇冷了初来时的热忱,灯光落他背上,竟也是冷的。


“这些天,打扰了。”


打扰?乔秋心都僵了,原来……他只有打扰。


“你……滚!”


这一次,他乖乖听话走了。


乔妈上前拉住他,他只是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淡淡笑了句:“有缘再见。”


张桓宇走侧门离开,回归那片本属于他的喧嚣和热闹;乔秋独自蹲在楼梯口,泣不成声。

待续……







爱情小红豆包

哈哈哈!前天钩的橘子包。我弃太小了!钩了个大的。容量棒棒的

哈哈哈!前天钩的橘子包。我弃太小了!钩了个大的。容量棒棒的

阿舟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 就像你无...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


就像你无法左右我一样


我也无法左右你


人真的很奇妙啊


......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思想


就像你无法左右我一样


我也无法左右你


人真的很奇妙啊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