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影

30804浏览    1006参与
ː̗̀(o›ᴗ‹o)ː̖́

【日影】一次

>>我来了,搞了心心念念的日影

>>是r

>>雷者右转,同是日影女孩的快快找我玩❤❤❤


https://shimo.im/docs/gtbXYxq7DbkriBg7/ 

丢完就跑。因为我是很多篇一起写的so以后还有很多(恶意wink)

>>我来了,搞了心心念念的日影

>>是r

>>雷者右转,同是日影女孩的快快找我玩❤❤❤



https://shimo.im/docs/gtbXYxq7DbkriBg7/ 

丢完就跑。因为我是很多篇一起写的so以后还有很多(恶意wink)

埙酱


上半年个人观影阅读推荐  

* 电影:《深红累之渊》

  关键词:恶女相斗,霓虹小花同台竞演技

(tao酱和芳妹好好看,演得超棒,看得很

痛快!

* 书籍:《血疫》

  感受:每当看到书里埃博拉到处肆虐横

行会感觉恐惧后背发麻,一边为感染上埃

博拉的患者感到不幸一边也会为健康的自

己感到高兴。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更重要

的事情了吧,所以请勤加锻炼增强体质继

续地维持健康吧!


上半年个人观影阅读推荐  

* 电影:《深红累之渊》

  关键词:恶女相斗,霓虹小花同台竞演技

(tao酱和芳妹好好看,演得超棒,看得很

痛快!

* 书籍:《血疫》

  感受:每当看到书里埃博拉到处肆虐横

行会感觉恐惧后背发麻,一边为感染上埃

博拉的患者感到不幸一边也会为健康的自

己感到高兴。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更重要

的事情了吧,所以请勤加锻炼增强体质继

续地维持健康吧!

突发式英语学习

【翻译|日影|ハイキュー!!】Cute

原作者:melonpanmelonbun (orphan_account)

原文链接

一篇完。虽然原作者也写了KageHina-Freeform的标签,但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于是就没往上写。orphan_account的意思大概是作者弃号了……?本篇无授权翻译。

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过总之练个手,本篇翻译全篇充(瞎)满(j)意(b)译(翻),翻译者废物本废因此必然包含了各种中文语法错误以及一定的误翻,请一定去看作者的原文

以及对应的英语词汇学习篇→这里


Summary:

影山收到了一封情书。寄信人表明了TA觉得影山很可爱。日向不以为然,但在一系列观察活动以及亲身经历后改变了他的想...

原作者:melonpanmelonbun (orphan_account)

原文链接

一篇完。虽然原作者也写了KageHina-Freeform的标签,但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于是就没往上写。orphan_account的意思大概是作者弃号了……?本篇无授权翻译。

不知道有没有人翻过总之练个手,本篇翻译全篇充(瞎)满(j)意(b)译(翻),翻译者废物本废因此必然包含了各种中文语法错误以及一定的误翻,请一定去看作者的原文

以及对应的英语词汇学习篇→这里



Summary:

影山收到了一封情书。寄信人表明了TA觉得影山很可爱。日向不以为然,但在一系列观察活动以及亲身经历后改变了他的想法。日向在一连串的分析后确信,信中写的果然是正确的。影山超可爱。




在对影山进行长时间观察后,日向得出了结论,这个“球场的王者”意外的可爱。


--------

日向从不认为影山是属于“可爱”那类的人。并不是说他长相不好看或者别的,只是单纯感觉他似乎与可爱毫不搭边。硬要说的话,比起“可爱”,“帅气且叛逆”这类词更适合用来形容他。

但是女粉丝并不这么认为。


--------

那时训练刚刚结束,男孩子们在储物柜前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影山发现自己鞋柜里放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老实说,一开始他对这毫无头绪,相较于古怪,他感受的是相当程度的困惑。直到日向偷偷从身后看到了这个信封并指出来时,影山才恍然意识到这是一封情书。

“哇啊啊!影山君,这是情书吧!?”

一封情书,他居然收到了一封情书。天啊。

影山有些难以置信,他脑中一片空白,只是眼神放空地呆站在原地。等他回过神来,那封信早就不在他手上了。情书已然到了日向手里,日向拆开了信封,好像那封情书是写给他的一样。让影山觉得更糟糕的是,日向已经大声的将那封信的内容念了出来。

“致影山大人,”日向念了起来,“我曾经有幸观看了你的比赛,自那时起我就成为了你的粉丝。你知道你在球场内外是有多么让人惊艳吗?你或许毫无自知,但是你真的超帅气!即使你已经十分优秀了,你还是在坚持努力的训练并且不断的在进步——我十分喜欢你这一点。你也许并不认识我,但是这并不重要。我只是想向你表达我的钦慕之情,以上。”这之后日向停顿了好一会,“PS:我不是在向你告白或者其他什么的,只是想告诉你你很可爱。影山大人,你知道你自己真的有那——么可爱吗?”

影山听着日向念完了信,即使周围没有镜子,乌野的天才二传也十分确定自己的脸红得厉害。他能感受到自己脸上的温度比起平常更高。

帅气?

可爱?

他自己?


--------

帅气?

可爱?

那个影山?

是恶作剧吗?

日向读完信差点笑出声来。他打算拿着这封信好好嘲笑一下影山。日向刚打算付诸行动时,却发现眼前的影山陷入了完全的混乱。

“……我……我才不可爱。”影山直直地盯着地板,拒绝看其他任何地方。日向听到影山这么说。

一瞬间,日向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击中了。

好吧,也许得承认这封信说的对。


--------

自那之后,日向经常会盯着影山来观察他的动作和姿势是不是真有那么可爱。但自某件事后,日向可以确信,他的二传,真他妈的可爱到爆

日向至今也忘不了那个时候影山似乎是在抱怨着动物是多么不喜欢他。

神明在上,日向可以发誓这唤起了他内心的恋慕。


--------

因为两人的家刚好在同一个方向,所以日向和影山一起回家一事已经成了某种约定俗成。在命定的那天,他们照旧一同回家时遇上了某个意外——一只幼小的流浪狗。

这是只大约一个月大的,有着浅黄褐色毛和白色肚皮的小柴犬。由于身上的脏污,小柴犬身上的毛看起来更该说是浅棕色与灰色。尽管如此,它看起来还是十分可爱,让人不自觉想要抱抱它。

老实说,当影山突然停下来盯着那只狗看的时候,日向就在猜想他的二传实际上会害怕狗,甚至是这种幼小的狗。如果其他人看到了影山以凶恶的眼神盯着小狗看的话,他们也许会做出同样的猜想。然而日向的猜想很快就被推翻——黑发的少年拽了拽日向的衣角,轻声低喃:“日向。”


--------

影山做了个深呼吸,皱着眉头转而盯着地面看了起来,接上了先前的话头:“你……喜欢狗吗?”

日向呆呆地望着他。

“什——什么?”

他松开了日向的衣角,指着那只小狗:“我想带它回家。”

“好,好的当然没问题,但……但是……呃,为什么要问我是不是喜欢狗啊!?”日向有些好奇。

影山简单地进行了说明:“我需要你帮我抱着它。”

日向不服道:“你说什么——!你明明比我高!为什么我要帮你抱着狗啊?!”

乌野的小不点以为自己会听到影山毒舌的回复,但是并没有,影山只是让他抱着小狗的手臂靠在自己这边,而后微微撇嘴,诚实地解释:“嗯,唔……动物不喜欢我。如果我靠近的话,它更有可能直接逃跑。”

“……一直都是这样。”他轻声嘟囔,坚决不与日向对视。

“大概因为我看起来太可怕了,大家都这么说。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

什么样的16岁少年会说出这样的话……?

什么样的16岁少年会为这些事困扰?!

这人到底还能可爱到什么地步?

在对影山进行长时间观察后,日向得出了结论,这个“球场的王者”意外的可爱。

真的,太可爱了。


--------

“嗯,好,好吧。对了影山……我刚刚,大概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萌点。”



Notes:Thanks for reading. Hope you enjoyed. (*`^`*)b

伊唔啊啦嘿啾

#摸鱼

日影加及影(强行

本意是想让小飞雄左拥右抱(ntm

(及川脖子上的choker是我临时起意(nhsa


#摸鱼

日影加及影(强行

本意是想让小飞雄左拥右抱(ntm

(及川脖子上的choker是我临时起意(nhsa


荷锄归

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

在高中毕业以前,我都觉得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

现在想想,这种想法应该是来自于初中一段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自嗨型暗恋。及其的失败,及其的顾影自怜,又及其的委屈。

不被认可,差距太大,不曾了解就陷入了自己的想象当中。少女时代的暗恋青涩且可耻。当然双方势均力敌的暗恋是美好的,但这种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暗恋谁说是美好的,我真的劝他体验个7年,就会知道有多么卑微了。

暗恋是无理由的,但总能为不完美的他找到开脱的理由,应该也算是少女心思的特质。

但暗恋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一开始你还希望从他那里得到回应,但越到后来,自己就越不在乎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了,以至于故事的结尾都不再关心。即使爱上另一个人,连表达感情的...

在高中毕业以前,我都觉得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

现在想想,这种想法应该是来自于初中一段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自嗨型暗恋。及其的失败,及其的顾影自怜,又及其的委屈。

不被认可,差距太大,不曾了解就陷入了自己的想象当中。少女时代的暗恋青涩且可耻。当然双方势均力敌的暗恋是美好的,但这种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暗恋谁说是美好的,我真的劝他体验个7年,就会知道有多么卑微了。

暗恋是无理由的,但总能为不完美的他找到开脱的理由,应该也算是少女心思的特质。

但暗恋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一开始你还希望从他那里得到回应,但越到后来,自己就越不在乎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了,以至于故事的结尾都不再关心。即使爱上另一个人,连表达感情的方式都会变得沉默,心里再怎么暗流涌动,无法表达的爱也会令伴侣无法忍受。

这大概是少女时代得不到认可的留下的后遗症吧。

上大学的时候,和一个高中同学在一起“纠缠”了很久,他用了7年的时间来喜欢我,很讽刺的是,我的那段暗恋,刚好也持续了7年。

我一直都是个反应很迟钝的人,他对我的好,我在心里竟然都自动转换成朋友的标准。我觉得他也是一个不太会表达爱的人,但他也很坏,即使已经工作了,他也从来不会表白,只是让我习惯他的好罢了。

但我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我真的值得他的喜欢吗?这真的是我想要的人吗?虽然人生还长,但我希望尽量认真对待。

独自开始的暗恋教会我,不能期待对方会有所回应,不然热切过后就满是失望。我的自卑开始作祟,开始一遍遍地试探他,反复确认他的感情,确认我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试探就像一个残忍的减法游戏,不断掏空对另一半的信任感。我觉得自己这样很悲哀,因为一次的失败就否定了即将到来的幸福。

然而,他应该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很沉稳、顾虑有点多、有时很成熟,是个可以依靠的人。我们有时候无话不谈,有时候又觉得无话可说。很像朋友,但每次聊到兴奋点时,又有些欲言又止。

其实几年前我们在一起过,但碰到了不合适的时候,就好像毕业分手季。当时我和他都有很多的选择摆在眼前,许多要做的事。我想,朋友聊得来的原因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性格相似,我们偏偏都是那种很在乎工作和人生目标的人,不愿意放弃一点点机会,换句话说,都很自私就是了。现在想想,如果当初谁能够软下来多分配一点精力认真面对感情的话,也就不会是今天的局面了。

当然,我们现在也是朋友,只不过不会轻易打扰他了。

他最后一次抱住我的时候告诉我:我总觉得你适合更好的人。

我说:你知道的,我在乎的不是这些。

他说: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到此,我才恍然大悟。

我们这算哪门子友谊,这分明是两个自卑的人在爱情里被迫达成的共识。

电影《二重生活》里说:人无法摆脱痛苦,能让痛苦稍微减轻一些的,一定是秘密。

无法表达出爱的人,也一定感知不到他人的爱。我生活在自己建造的二重空间里,用自卑把自己团团围住罢了。

其实现在,第一次暗恋的人对我的影响已经很小很小了。我不再幻想和他再一次遇见时的场景,不再期待听到他的消息,也能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曾经对他的迷恋。后来,当我再听到他的近况,都变成了同学口中添油加醋的回忆,我再也不能凭记忆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他了。

但我好像还是那个我。

千岚

好久以前看的片子了,当时用了一周慢悠悠看下来,现在方解其意。平平淡淡的片子,两件葬礼多少有悲伤的意味却不渲染情绪,鸡毛蒜皮的争执也不如现实生活来的激烈。镜头只是一味前行,温吞吞地推着你去寻找微不足道的吉光片羽。 比如公路两旁盛开的樱花飘落下的花瓣,比如海岸线上灰白色的波浪,比如新鲜的银鱼、刚煮好的荞麦面、酿成的青梅酒,比如夏日花火,比如雨幕中盛开的紫阳花。

海报上的照片,就像多年前山下智久说的话:“夏天,就是浴衣、花火大会,和长泽雅美。”

奶遥出演坚韧的长姐,夏帆是透明单纯的小妹(铃来之前)。广濑铃的模样有种钝感的纯粹,黑漆漆的双瞳,像是从清水里盛起来的沉香木,闷闷地撞击着人心。

好久以前看的片子了,当时用了一周慢悠悠看下来,现在方解其意。平平淡淡的片子,两件葬礼多少有悲伤的意味却不渲染情绪,鸡毛蒜皮的争执也不如现实生活来的激烈。镜头只是一味前行,温吞吞地推着你去寻找微不足道的吉光片羽。 比如公路两旁盛开的樱花飘落下的花瓣,比如海岸线上灰白色的波浪,比如新鲜的银鱼、刚煮好的荞麦面、酿成的青梅酒,比如夏日花火,比如雨幕中盛开的紫阳花。

海报上的照片,就像多年前山下智久说的话:“夏天,就是浴衣、花火大会,和长泽雅美。”

奶遥出演坚韧的长姐,夏帆是透明单纯的小妹(铃来之前)。广濑铃的模样有种钝感的纯粹,黑漆漆的双瞳,像是从清水里盛起来的沉香木,闷闷地撞击着人心。

淡水

好美的电影,每一幕都可以做壁纸。

很日常,好治愈,2个小时,我可能会再看一遍。

好美的电影,每一幕都可以做壁纸。

很日常,好治愈,2个小时,我可能会再看一遍。

苏一得

世界上分两种人,坚持到底和半途而废的,你是哪一种? 
世界上分两种人,活的轻松快活和与之相反的,你是哪一种? 
世界上分两种人,摇摆的和不摇摆的,你是哪一种? 
世界上分两种人,为梦想努力打拼和向现实卑微低头,你是哪一种?


青春是什么,青春就是尽情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去努力实现自己小小的梦想。

世界上分两种人,坚持到底和半途而废的,你是哪一种? 
世界上分两种人,活的轻松快活和与之相反的,你是哪一种? 
世界上分两种人,摇摆的和不摇摆的,你是哪一种? 
世界上分两种人,为梦想努力打拼和向现实卑微低头,你是哪一种?


青春是什么,青春就是尽情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去努力实现自己小小的梦想。

苏一得

我们好像亲密无间过,却从没介入过各自的生活。

我们好像亲密无间过,却从没介入过各自的生活。

凉宫明宵

@|书单+电影|July 25

📖+🎞《情书》[日]岩井俊二

——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就是幸福。

●“你好吗。我很好。”

●“渡边小姐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相信你的一见钟情。”
……

和煦阳光,洁白窗帘下若隐若现的少年的脸;女孩澄澈的双眸,稚气的辫子……

一张张写着“藤井树”的借书卡,以及借书卡后女孩的画像……

离开后座位上的花瓶……碎了一地……

不为人知的初恋……都在《追忆似水年华》

遇上了不合时宜的人,于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往后余生,只能追忆似水年华。从来没有谁是替代品,只因为在对的时间里遇到了对的人,只是,缘分太薄,来不及去挽留;也许那份暗恋...

@|书单+电影|July 25

📖+🎞《情书》[日]岩井俊二

——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就是幸福。

●“你好吗。我很好。”

●“渡边小姐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相信你的一见钟情。”
……

和煦阳光,洁白窗帘下若隐若现的少年的脸;女孩澄澈的双眸,稚气的辫子……

一张张写着“藤井树”的借书卡,以及借书卡后女孩的画像……

离开后座位上的花瓶……碎了一地……

不为人知的初恋……都在《追忆似水年华》

遇上了不合时宜的人,于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往后余生,只能追忆似水年华。从来没有谁是替代品,只因为在对的时间里遇到了对的人,只是,缘分太薄,来不及去挽留;也许那份暗恋少年一直埋在心里,青春岁月里哪些纯粹的美好,在漫长的日子里变成淡淡的回忆,想起来,会心一笑,就够了。

藤井树♥藤井树

阿树♥渡边博子

凉宫明宵

@|电影|July 19

🎞《言叶之庭》[日]新海诚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我喜欢雨,因为它带来天空的味道。变得温柔和强大,就算哪天突然孤身一人,也能平静地活下去,不至于崩溃。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即使天无雨 我亦留此地

——在梦中,我以为人生很漫长,会远得连尽头也看不见,没想到我匆匆翻看,人生,却再也无法逆转。在当下,我以为时间很重,会重得连时针都走不动。 没想到我轻轻一吹,时间,却再也没回来过。

——小时候,天空分明触手可及 于是喜欢上雨,因它带来天空的气味...

@|电影|July 19

🎞《言叶之庭》[日]新海诚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我喜欢雨,因为它带来天空的味道。变得温柔和强大,就算哪天突然孤身一人,也能平静地活下去,不至于崩溃。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即使天无雨 我亦留此地

——在梦中,我以为人生很漫长,会远得连尽头也看不见,没想到我匆匆翻看,人生,却再也无法逆转。在当下,我以为时间很重,会重得连时针都走不动。 没想到我轻轻一吹,时间,却再也没回来过。

——小时候,天空分明触手可及 于是喜欢上雨,因它带来天空的气味 经常在下雨的早晨,不再换乘地铁,转身走出车站。

——难道一辈子都这样,最重要的话永远不说出口,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永远一个人走下去。

——水无之际,言叶小庭。三言俩语,仿如初现。淡泊陈事,汝心吾见。片言绯语,爱意相溅。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回望当初,那时我一定也一直在训练自己迈步,如果有一天,能够走得更稳更远了,就去见她吧。

秋月孝雄♥雪野百香里

凉宫明宵

@|电影|July 19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日]牛岛新一郎

——我在离世之前想要告诉你的,真想把你的指甲垢煎药喝下,变得像你一样厉害,不过这种话还是不行的吧,你和我的关系怎么能用这种随处可见的话语来表现呢,所以我想到了,你可能会不太愿意,我果然还是...想要吃掉你的胰脏。

——樱花在春天绽放的理由:樱花凋零后,三个月后就会开始长新的花芽,等到来年天气变暖,然后才一口气盛开,樱花在等待绽放的时机。

——我的心在这里是因为有大家在,我的身体在这里是因为能和大家接触,所以,人活着才有意义,通过自己的选择,才能像我们一样在这里活着。

——活着,就是和某个人心灵相通,这种行为就是活着吧...

@|电影|July 19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日]牛岛新一郎

——我在离世之前想要告诉你的,真想把你的指甲垢煎药喝下,变得像你一样厉害,不过这种话还是不行的吧,你和我的关系怎么能用这种随处可见的话语来表现呢,所以我想到了,你可能会不太愿意,我果然还是...想要吃掉你的胰脏。

——樱花在春天绽放的理由:樱花凋零后,三个月后就会开始长新的花芽,等到来年天气变暖,然后才一口气盛开,樱花在等待绽放的时机。

——我的心在这里是因为有大家在,我的身体在这里是因为能和大家接触,所以,人活着才有意义,通过自己的选择,才能像我们一样在这里活着。

——活着,就是和某个人心灵相通,这种行为就是活着吧,认可某人,喜欢上某人,变得讨厌某人,和某个人在一起会很开心,和某个人牵手,这就是活着。如果一个人待着,那就没有办法认识到自己的存在,与其他人的关系就是活着,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高兴极了,高兴感受到了你对我的需要,高兴你收到了我的话语,你经常说我们完全不是一类人,那是当然的,我们一直注视着对方,不如说我,我才是为了与你相遇生活至今,只是为了与你相遇,我不断选择,生活至今。

——那一天,你真正挂念起我的那一天,你对我说希望我活下去的那一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一个人,我原本只是觉得自己和其他几十万的高中生一样,不过是自己的人生稍微短暂了一点而已,但是即便我是那么寻常,你却将我看得十分重要,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恋人的你,没有选择别人,而恰恰选择了我,17年,我说不定一直在等待你需要我的时刻,就像樱花等待春天到来。

——房间暗些更暗些,遮住双眼就不会察觉,心如针扎,却已忘记痛苦,窗帘遮住了强烈阳光,我用双手,打开这扇帘子,依旧颤抖不止,没有什么不知情的幸福,不要再逃避,直接面对,自己的丑陋或是懦弱,将它们一饮而尽,成为新的自己。越过黑夜,走过黑暗,迎接未来, 伤痛之海,烦恼之森,在所不辞,毒药也一起饮下吧。越过黑夜,走过黑暗,迎接未来, 面向朝阳,正视前方,现在,轻眨双眼。

★どんなに叫んいでも、もう届かない

   无论怎么呐喊,都无法传达

★後少しな会いたがいいかな、一緒に生ってほうしい

   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了,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僕の春の思い出、彼女の一生の思い出

   我的春天的回忆,是她一生的回忆

★君とである、ただそれだけのために、選択して生きた

   仅仅是为了和你相遇,做了许多选择生活到现在

山内樱良♥志贺春树

千岚
「人生は人ひとを欺かないと、人...

「人生は人ひとを欺かないと、人生は一度も人ひとを欺かなかったと。」

并非天意弄人,天意从未弄人。

「人生は人ひとを欺かないと、人生は一度も人ひとを欺かなかったと。」

并非天意弄人,天意从未弄人。

凉宫明宵

@|电影|July 18

🎞《小偷家族》[日]是枝裕和

——“纵然是短暂的温暖,却是一生的羁绊,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爱。”

做短工的柴田与妻子信代、“儿子”祥太、信代的“妹妹”亚纪以及“老母亲”初枝

在别人眼里他们活得像一地鸡毛,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过得有多快乐。因为他们穷的是人,不是心。

★“把孩子生下来就是父母了吗?”

     一个家庭的维系靠的不仅仅是血缘,毕竟血缘只能证明生理上的关系,而比血缘更能维系一个家庭的,是羁绊,这是一个家庭长久圆满的最重要的东西。

★善良的人性,在深渊也能高歌

   ...

@|电影|July 18

🎞《小偷家族》[日]是枝裕和

——“纵然是短暂的温暖,却是一生的羁绊,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爱。”

做短工的柴田与妻子信代、“儿子”祥太、信代的“妹妹”亚纪以及“老母亲”初枝

在别人眼里他们活得像一地鸡毛,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过得有多快乐。因为他们穷的是人,不是心。

★“把孩子生下来就是父母了吗?”

     一个家庭的维系靠的不仅仅是血缘,毕竟血缘只能证明生理上的关系,而比血缘更能维系一个家庭的,是羁绊,这是一个家庭长久圆满的最重要的东西。

★善良的人性,在深渊也能高歌

       人性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只有善恶之明。而善良的人们,即使身处深渊,也能放声高歌,给自己以无愧,给他人以希冀。

★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也很美

老太太初枝行将离世前,坐在沙滩上望着“一家子”年轻人手拉手站在海边的背影时,口型里“说”出的“谢谢你们”

祥太坐着公交与柴田渐行渐远时,口型终于“叫”出的那声“爸爸”。

“我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教他们了。”

“我没有弃尸,何况奶奶本就是我捡回来的,遗弃她的另有其人。”

愿所有人都被温柔以待。

ː̗̀(o›ᴗ‹o)ː̖́

【日影日】恋爱是不定项

日向填满了影山的。

不过,拜托,这可不是什么黄色笑话。

影山一本正经打红白机的时候,日向瞄准了他袖口的空隙,猫儿一样他的一只手“唰唰”地钻了进去。日常运转而已。

影山瞥了一眼趴在床上的那家伙,没去管他,回过神来,屏幕上开始翻转game over的字样。这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他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三个月前的今天,也就是日向一股脑跟着影山到他家里去又一股脑把自己心中对影山的感情抛出来的那天,每个月的第一个周六,日向都会来他家打打游戏、看看书(课外书)、练练排球什么的,美其名曰,交往纪念日。影山还记得那家伙兴致勃勃地在他书桌上摆的日历上画了个蹩脚的红花。

“我向影山表白了!...

日向填满了影山的。

不过,拜托,这可不是什么黄色笑话。

影山一本正经打红白机的时候,日向瞄准了他袖口的空隙,猫儿一样他的一只手“唰唰”地钻了进去。日常运转而已。

影山瞥了一眼趴在床上的那家伙,没去管他,回过神来,屏幕上开始翻转game over的字样。这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他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三个月前的今天,也就是日向一股脑跟着影山到他家里去又一股脑把自己心中对影山的感情抛出来的那天,每个月的第一个周六,日向都会来他家打打游戏、看看书(课外书)、练练排球什么的,美其名曰,交往纪念日。影山还记得那家伙兴致勃勃地在他书桌上摆的日历上画了个蹩脚的红花。

“我向影山表白了!”

他回过头来冲他笑,这个笑容比起那张白纸上的红圈圈,更令影山记忆犹新。

老天,他可真可爱。

“今天是交往三个月的纪念日。”

日向踹他一脚,硬生生把他从回忆中拽出来,“别告诉我你忘记了。”

不对,他可真烦人。

影山夸张地伏倒在床的另一边,抓起枕头:“你看见你面前的这枕头了吗?”

“是的?”

“要是你有这点眼力见儿,就别这么傻里傻气地问我,”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枕头往日向脸上扣,“笨蛋,你还以为前三次和你打游戏的是机器人吗?”日向突然笑了起来,影山隔着枕头都能感受到颤抖。

“对吼。”日向拽开枕头,又扔了回去,脸上一副别扭的奇怪表情,“我和影山已经交往三个月了。总感觉好不真实呐。”

日向又靠近一步,他温润的吐息打在影山的脸颊上。影山于是发现他的日向有着和发色一样的睫毛,带着俏皮可爱的弧度,随着眨眼的动作上下摆动。他有点晕乎乎的,像是被蜜糖包裹般喘不过气来,无论是日向白皙的皮肤,还是日向蜜饯般好看的眼睛,都令他无所适从。

他不由得往后退,肩胛骨处传来触及墙壁的些许痛感,但身前的小个子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日向逼近他,几乎跨坐在对方身上,手指溜进影山的指缝间,两人的温度交合在一起。

“呐,影山……我可以亲你吗?”

影山跳下床去,脸颊红扑扑的。

“没可能!你个呆子!色鬼!”

日向也跳下床去,拽住影山的衣服下摆。

“为什么啊!世界上哪有不亲热的情侣啊!”

“总之就是不行!色鬼日向!”

“不试试怎么知道啊!童真影山!”

“什、”被戳穿架子的影山一瞬间呆住了,“不对,你不也一样!”

“我可比性冷淡影山好多了。”日向挂着一副趾高气扬的欠揍得意颜,在床上挺直腰板,“在来你家之前,我可是通宵学习了如何和女朋友相处。”

“别乱来啊笨蛋。”影山翻了个响亮的白眼,“还有,谁是你女朋友。”

日向急急忙忙躲开手刀:“两个男的交往就要有一个当女的,网上是这么说的!不怪我啊!”

“哈?怎么看都是矮一点的你当弱势一方更对劲吧?”

一牵扯到输赢,好胜的两个笨蛋就厮打起来,直到影山的妈妈闻声赶来后一打开房门就看见自家孩子仗着身高优势压住同学,还揪住头发不放。一顿数落后,黑着脸的影山不得不送日向走出家门。

“暴力国王完全不懂如何对待恋人嘛!”

日向站在玄关,咧嘴笑得像个天使。而影山则一边捂住脸上被抓出来的痕迹,一边握住日向的脑袋,后悔刚才没有揍他一顿。

“干……干什么啊!”小动物惊慌失措。

“那问你件事,”他顿了顿,轻松撇开话题,“话说,……是什么意思?”

“什么?”

“就是,‘当女生’?为什么?你难道有异装癖……”

“别那样看我啊!我不可能喜欢穿女装的啊!!”

日向好不容易从影山的魔爪下挣脱出来,他整理卫衣的帽檐,一脸不情不愿:“……因为回答太令人害羞,所以你自己上网查查去,别问我。”










一小时后,影山总算明白日向为什么要害羞了。

他随便找了个网站登录,许多窗口便弹跳出来,恋人之间循序渐进做的事情以表格的形式罗列:A是表白,B是交往,C和D之后则分别跟着牵手和亲吻,E是触摸,不过仅限于上半身,紧接着的F是,光标随着他附在鼠标上的手抖动了不止一下,呃,上、床……?接下来还附有图片的G和H,冲击性更大,瞟完标题以后他就光速盖上了电脑,红晕冲上双颊。既然接收的信息量远超童真影山所能承受的,接下来的一整天里他都不要妄想用正眼看日向了。

可是再怎么躲也躲不过放学后的部活,拦网训练的时候他还是碰到了日向的皮肤,那一小块光洁的肌肤上还布满了亮晶晶的汗水。

G和H,他想,咽了咽口唾沫。

……无意间碰到恋人的身体能算第四步吗?

“嗯?”小个子扭过头来看他,“怎么了,影山?”

“……你护膝松了。”

影山一边说着拙劣借口,一边滑过对方的大腿。老实说,他一直很想摸一摸日向的大腿,当然不是起了歪念头什么的,他只是单纯地好奇,日向怎么能有堪比女生的浅色肤色。说不定这家伙上辈子是女人,影山没头没脑地想,要不然怎么脸和身高都像个女高中生一样。

影山的手沿着他脱线的脑回路和日向腿部的曲线向上攀援。日向的腿结实、健康,还带有一点稚气未脱的柔软。他不确定日向有没有察觉他的本意,但是,当他的手心满意足地离开日向的大腿的时候,他发现日向在盯着他看。

“呃……弄疼你了?”他万分小心地试探。

“不是。”

“以防万一还是换一个吧,护膝太大了。”他尽力而为找了个说辞。

“不要。”

他看到日向皱起的眉梢了。要是说谁发起脾气来最恐怖,见识过日向无数次充满逼迫意味的眼神的影山可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日向在生气,说不定还看透了他有些不纯的动机。

“……抱歉,呃,我以后不会再……”

“管他呢!”日向一个暴跳,磕到影山的下巴,“你想摸就摸啊!”

尽管下巴痛得发麻,影山还是杵在原地,他眼里的日向嘟着嘴,太阳一样闪闪发光。像是经历了一场无声的宇宙大爆炸,他一时连反驳的话都想不出来。

——于是他选择用行动表露他的情愫。








“不会忍耐的国王大人终于对自家恋人痛下毒手了。”

“有时间在这秀,不如赶紧收拾完场地回家亲热去啊……”

留下来整理球场的另外两个一年级生看他们旁若无人秀恩爱,一脸嫌弃。

“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人吻技真差劲,看上去像是被狗咬了一样的疼。”

“赞成小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