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本文学

17417浏览    2192参与
fraysa

金物屋夜見坂少年の怪しい副業 校对版 57

希和为还没有吃晚饭的夜见坂和薰准备了简单的餐食,退下去不久就又抬着大大的料理台进来,并不大的接待桌上到处摆满了涂着果酱的三明治,灌满红茶的茶壶,还有各种各样的放料理的器具,料理完手里的活,正准备走出去的希和被夜见坂叫住了,“啊,请你也呆在这里,其实今晚想要和希和你谈谈。”

“我吗?”惴惴不安的停下了脚步的希和,向薰投去了求助的目光。但是薰却没有作声,状况外的希和无法违抗同意夜见坂行为的薰,不情愿的走回来在空椅子上坐下,低下了头将视线固定在了自己交叠的双手上。

“对于去世的瞳子小姐的母亲。。。”对于夜见坂直接的话语,希和剧烈颤抖着身体抬起了头,对明显表现出动摇的希和,夜见坂却不介意的继续道,...

希和为还没有吃晚饭的夜见坂和薰准备了简单的餐食,退下去不久就又抬着大大的料理台进来,并不大的接待桌上到处摆满了涂着果酱的三明治,灌满红茶的茶壶,还有各种各样的放料理的器具,料理完手里的活,正准备走出去的希和被夜见坂叫住了,“啊,请你也呆在这里,其实今晚想要和希和你谈谈。”

“我吗?”惴惴不安的停下了脚步的希和,向薰投去了求助的目光。但是薰却没有作声,状况外的希和无法违抗同意夜见坂行为的薰,不情愿的走回来在空椅子上坐下,低下了头将视线固定在了自己交叠的双手上。

“对于去世的瞳子小姐的母亲。。。”对于夜见坂直接的话语,希和剧烈颤抖着身体抬起了头,对明显表现出动摇的希和,夜见坂却不介意的继续道,“她和薰的父亲也就是深山树的关系,还有那晚的强盗事件,我想请你说说你所知道的一切可以吗?”

“那个,要说起来也。。。”希和吞吞吐吐道。

“没事,就说吧,那件事情我都已经说出来了,接下来就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就行,我也想趁此尽可能的了解一下我父亲的过去。”在薰的鼓励下,希和像是失去了庇护所一样垂下了眼帘,终于开始说道,“事到如今,才说这件事。。。”希和还是老样子,带着不安的样子说道,“夫人在旧姓川田时,就仰慕着薰的父亲,在我看来深山先生也是如此。但是因为身份相差悬殊所以这份感情注定没有结果,深山先生就以和夫人还有青井先生的联系为契机,离开了小姐并辞去了川田商店的掌柜一职,离开了川田家。当时根据在川田家因为业务而出入的人的说法,深山在王都找到了新工作,并已有妻女。我从瞳子夫人小时候起就开始服侍她,虽然察觉到这份感情的我觉得很是可怜,但青井先生很重视瞳子夫人,所以我也接受了这样的结果。夫人并没有做错,而是选择了正确并且好的婚姻。她一开始也很是消沉,但终于也习惯了和青井先生的生活,渐渐对青井先生也敞开了心扉,跨过了流言蜚语的坎变成了和睦的夫妻。仅仅是没有小孩这一点有小小的遗憾,但最终在结婚第八年迎来了瞳子小姐,这下确实是幸福无误的家庭了。然后没想到发生了那样的事。。。我不明白为何青井家会遭受那样可怕的事情。”希和一时语塞,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也不安的绞在一起,“众所周知,十二年前在王都的大灾害让大家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那时候倒闭的公司也数不胜数,幸运的是青井家的公司幸免于难,但还是失去了在王都的分公司,青井贸易也背负了一点那时的厄运,青井先生那时为了资金的筹措即使在家都过着不安的生活。偏偏在那个时候,有人告诉了夫人深山先生的消息,这可真是奇妙的邂逅,听说是妻子已经去世还有个快上学的孩子,并且现在正在失业找工作中,那时候夫人十分担心忙于工作的青山先生,希望能找到能助丈夫一臂之力的人才,而夫人是最了解深山先生的能力的。过去被切断的缘分,就这样再次联结了。青山先生立即就喜欢上了深山先生,当然也是因为是夫人介绍的原因,我再次重申,青井先生真的很重视夫人。灾害后第二年,青井的公司在深山的努力工作下总算是安定了下来,但是好事多磨,青井先生的耳边就开始有了恶意的流言。那是深山先生进公司的第三年夏天,休息日的下午茶时间,青井先生在家里招待了几个好友,他状似随意的问夫人,“你和深山似乎关系特别好呢,有人在乱说你们是恋人关系,学生时代,他单独辅导过你的学习是真的么?”夫人像是被火烧着似的立即作出了否定。然后才意识到了自己不自然的回答。“是么,不记得了啊。”一直盯着这样自言自语的青井先生的夫人,脸色铁青。王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深山,有时候会辅导还是学生的夫人学习这件事,是川田家都知道的,也就是说夫人一瞬间脱口而出的话是显而易见的谎话,虽然只有一点,但我觉得当时青井先生的表情很让人不安。现在想起来,那时候两人之间已经有了阴影,但是到那件事发生前一年,两人之间并没有再发生什么波澜了,要说夫人和深山之间的关系,在我看来只是主从之间的关系罢了。”一直到希和结束这段话,她始终低着头,一次都没有抬起过。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沾了一身的油菜花
回来——
啊,猫的恋爱

沾了一身的油菜花
回来——
啊,猫的恋爱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蟋蟀

  蟋蟀

记住吧
那一夜
那暴风雨
在那暴风雨鸣叫不止
微弱却猛力地鸣叫着
我听着那
蟋蟀齐声
像钢丝一样鸣响着

  蟋蟀

記憶せよ
あの夜のことを
あの暴風雨を
あの暴風雨にも鳴きやめず
ほそぼそと力強くも鳴いてゐた
蟋蟀は聲をあはせて
はりがねのやうに鳴いてゐた
自分はそれを聞いてゐた

  蟋蟀

记住吧
那一夜
那暴风雨
在那暴风雨鸣叫不止
微弱却猛力地鸣叫着
我听着那
蟋蟀齐声
像钢丝一样鸣响着

  蟋蟀

記憶せよ
あの夜のことを
あの暴風雨を
あの暴風雨にも鳴きやめず
ほそぼそと力強くも鳴いてゐた
蟋蟀は聲をあはせて
はりがねのやうに鳴いてゐた
自分はそれを聞いてゐた

fraysa

金物屋夜見坂少年の怪しい副業 校对版 56

“所谓驱邪屋,尽是一些让人讨厌的观点呢。”

“不想承认也没有关系,总之问题不在那里,但是我想要转告一点,这种方法是一个陷阱,无论动机如何,拘泥于欺骗是没有未来的,这样谁都不会幸福,你渴望不幸随你便,但是没有把瞳子卷入那种不幸的权力。”

对于夜见坂的话,薰一点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只是静静的摇着头打断,“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现在的做法,她什么都不用知道,没有必要特意去了解真相。”

“你是怕瞳子责备你所做的事情么。”

“信的话,确实如果我不做那多余的事情的话,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那我一定会拿回那封信,我做的事情确实是欺骗,但我认为这个是最好的办法。”

夜见坂带着厌倦的表情叹了口气,“...

“所谓驱邪屋,尽是一些让人讨厌的观点呢。”

“不想承认也没有关系,总之问题不在那里,但是我想要转告一点,这种方法是一个陷阱,无论动机如何,拘泥于欺骗是没有未来的,这样谁都不会幸福,你渴望不幸随你便,但是没有把瞳子卷入那种不幸的权力。”

对于夜见坂的话,薰一点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只是静静的摇着头打断,“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现在的做法,她什么都不用知道,没有必要特意去了解真相。”

“你是怕瞳子责备你所做的事情么。”

“信的话,确实如果我不做那多余的事情的话,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那我一定会拿回那封信,我做的事情确实是欺骗,但我认为这个是最好的办法。”

夜见坂带着厌倦的表情叹了口气,“这可不行啊,首先不消除你所带有的微妙的罪恶感可不行。”

薰微微歪了歪头,扁扁嘴笑了笑。“真是不讲理的对话啊。”

“不试试的话说这话还太早哦。”

“这事六年前就结束了,现在无论做什么都为时已晚,没什么用了。”

“这样怎么样,决定要做什么时,在这之前什么都没做过果然是最好的机会,所以现在就行动去确认一下吧。”

“去哪里做什么?”

“希和啊,和你联合将伤害名誉的家里的杀人事件对瞳子小姐隐瞒的忠实助手,向她去确认,瞳子也好你也好,也许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事情。”

连绵不断的雨不断的变大,在电闪雷鸣的阴暗天色下,希和跳了出来在玄关迎接急急忙忙回家的薰。“怎么样了?那个爱卖弄小聪明的五金店的小子到底对小姐做了什么?”这样说着的希和却立即用手捂住了嘴巴,因为在薰的后面,就是五金店的那个小子。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通往卧室的走廊却灯火通明,不止是天花板上的豪华吊灯,暖炉上的烛台,装饰柜上的台灯都带来了光亮。像是要驱赶掉不安的亮光下的房间中央,猫脚桌和铺着天鹅绒的椅子摆在那里,瞳子静静地睡在靠墙的长椅上,“那之后,她有什么变化么?”薰隔着睡的规规矩矩的瞳子的肩膀,看着希和问道。

“是的,现在终于在正常的睡觉了,刚刚才安静下来,真的不要再吓我啦,为什么这样的事。。。”

“那个五金店的人有线索,所以这几天这居室就借他几天。”

“当然,请不要客气,我马上拿点东西过来。”在薰和希和说话的空档,夜见坂走近了长椅,现在陷入深度睡眠的委托人,只有微弱的气息还透露着生命的迹象,就像一座雕像似的横躺在那里。看着她的夜见坂嘴唇小小的动了动,真的是非常微小的动作,他手指扶着额头,约定的话语像清风一样,吹拂着在夜里迷醉的瞳子。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恶风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恶风

我在街角
遭遇恶风
好像在哪里见过的风
对了
曾经在田圃
抢跑孩子的风筝
风那家伙


  惡い風

街角で私は
惡い風に遭つた
どこかで見たやうな風だ
そうだ
いつか田圃で
子どもの紙鳶をうばつて逃げた
あの風の奴めだ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恶风

我在街角
遭遇恶风
好像在哪里见过的风
对了
曾经在田圃
抢跑孩子的风筝
风那家伙


  惡い風

街角で私は
惡い風に遭つた
どこかで見たやうな風だ
そうだ
いつか田圃で
子どもの紙鳶をうばつて逃げた
あの風の奴めだ

吒男的小海螺

樱花签(下)

(没想到这么冗长的清水文有人让我更,丢啊,有一个人看俺都得完结的)


接上话(记得回顾哦~💗💗)


在樱庭凉太十三岁时,他有个十岁的妹妹。


他们兄妹关系很好,两只如胶似漆,成双成对的进进出出,还四处游玩。这个庭院自然也是他们消遣时光的最佳地点。药铺夫妇因为妹妹年龄递增后俨然出落有致,秀美温婉的模样也愈来愈鲜明。药铺夫妇就寻思着以后的婚嫁之事了,于是就在这宽敞的庭院里栽种了一颗泡桐树。过着锦衣美食生活的妹妹虽然生于幸福的旧式封建家庭,却动辄容易陷入孤独,所以她还十分喜欢饲养骄矜的云雀,饲养它极其精心细致,调制饵食都要慎之又慎。


云雀性喜冲天飞翔。要欣赏云雀美妙的声...

(没想到这么冗长的清水文有人让我更,丢啊,有一个人看俺都得完结的)



接上话(记得回顾哦~💗💗)



在樱庭凉太十三岁时,他有个十岁的妹妹。


他们兄妹关系很好,两只如胶似漆,成双成对的进进出出,还四处游玩。这个庭院自然也是他们消遣时光的最佳地点。药铺夫妇因为妹妹年龄递增后俨然出落有致,秀美温婉的模样也愈来愈鲜明。药铺夫妇就寻思着以后的婚嫁之事了,于是就在这宽敞的庭院里栽种了一颗泡桐树。过着锦衣美食生活的妹妹虽然生于幸福的旧式封建家庭,却动辄容易陷入孤独,所以她还十分喜欢饲养骄矜的云雀,饲养它极其精心细致,调制饵食都要慎之又慎。


云雀性喜冲天飞翔。要欣赏云雀美妙的声音,就必须将它从鸟笼中放出来,让它直飞天空,直至看不见它的身影。这就是云雀的穿云之技,看似穿云是因为云彩掠过云雀飞动,并不是真的横穿云层。且优秀的云雀在天空周转的时间越长,回来时也能精准辨别自己的鸟笼。那天哥哥爬到桐木树枝头放飞云雀,他叫上妹妹也爬上树来凝神聆听云雀啼叫的声音。和往常不同他们相约爬到了最高的树干上,虽然妹妹有些胆怯,可凉太说会保护她便安心随之。

谁知过了三十分钟云雀还没归来,妹妹开始着急,在下树的途中失足从枝干直落了下去,樱庭凉太虽然也尽力把自己甩出去试图拉住妹妹的手,可是直抓住了一只手;在他挣扎着把双手够过去的时候尖端枝干已开始断裂了。最后妹妹当场后脑勺落地身亡,而樱庭凉太拦腰落在了最下端枝干上随后才落地。


听说当时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仆人们赶到时只看到了睡在血泊里的妹妹和在一旁大惊失色的凉太。


药铺夫妇想掩盖这段伤心的往事便令人砍了这茁壮生长的泡桐树,可是樱庭凉太执着的不让父母连根拔起,父亲看他如此执拗也就从了,还用部分砍下来的桐木换了药铺的牌匾,请了当地优秀造琴师给樱庭凉太制作了上等精美的三味线。


为什么送樱庭凉太三味线。是因为妹妹生前喜欢听三味线的妙音,而过几年还准备去当地一个检校那开始学习。药铺夫妇迫不得已又狠不下心,面对外伤严重儿子的请求,当时只想着先讨好安抚。


 那之后樱庭凉太除了把父亲布置的钻医的任务完成后,其余时间都着了魔怔一般的练琴。 私以为樱庭凉太根本没有走出失去妹妹的阴影,不只是为了留个念想,指不定是随时提醒自己的罪恶吧。与妹妹相关的东西樱庭凉太都用力的呵护着也用力的烙在自己的回忆里。


药铺夫妇发现了樱庭因为妹妹的死如此纠结痛苦,便没收了他的三味线,好让他专心从医延续家族这份匠人精神。没想到过了那么久他既然偷回琴躲着练习。不论各种乐器要穷极其妙都绝非易事,何况当时没有乐谱还没有拜师。一般说“古琴三个月,三味线三年。”可见凉太刻苦努力的同时也具有耳听心记的天赋。此外对妹妹的爱和愧疚也是万般深重。


正因如此我当初见到的樱庭凉太是失了魂、磨了骨、残了肉的躯体了。难怪从那以后一直泡在药罐子里,这程度的伤口他好像从来没想要愈合,反而在夜晚一直撕拉着反复舔擦着。


 在我20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让我余生都不同的一个女子。在那年阴历二月,药铺里的土佐堀河边杂粮店浓香屋的老板儿子野口太郎张罗了一个赏梅宴。另外还有一些帮闲、艺妓前来捧场,不言而喻,我是陪同樱庭凉太前往的。 这少爷典型一副浪荡纨绔,飞扬跋扈的模样。周围的同辈之人皆不放在眼里。药铺夫妇也不喜欢这个人,可是经不住他送的礼品贵重丰厚,也就不舍拒绝他的邀请了。  


那一天,野口太郎不停地给樱庭凉太劝酒,可是就于老师的身体来说,使他十分为难。这种难得的机会我便眼尖的挡了几杯酒,貌似还招来了野口太郎的几分不快。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老师看不上这排场不愿意尽兴呢。接着,野口太郎和老师说到:“这几棵古梅只是玩玩罢了,真正值得赏的还在后面呢。”老师只是敷衍的点点头。我当时以他的性格断定他肯定又在铺张虚势。可后面桃沢纱的登场让我目怔口呆。


 她抱着三味线从屏风后面踱步出来并朝观众鞠躬浅笑。当时一见她的粉颈,就不由自主地令人震颤。她一双亮泽光润的芊手谦恭的文雅地放膝盖上,略微低垂着那一张俏脸,实在是娟秀妙艳。由于睫眉深黛,她那双灵动的眼睛,显得更加娇艳了。我望着望着,她扫弦时的头随着琴韵左右微微地摇了摇,我感觉我的脸都泛起了几抹红晕。


当初弹的什么曲子我不记得了,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的技艺和她的美颜一样令人倾心。弹了半晌后,桃沢纱收琴正准备退场,不料野口太郎借着酒气露出了那副无耻样来。上前抓住了人家姑娘的手腕扯上台来非要她继续献艺。


桃沢纱勉强笑着说:“野口君,我们说好的只弹三首。” 可是野口太郎丝没有丝毫要罢了的意思继续吆喝着:“弹弹弹”。看着桃沢纱被为难我心有余力不足,在我局促不安之时,樱庭凉太竟然走到野口太郎身边顺势拨开了他搭在桃沢纱肩上的手和气的劝说道:“如果野口君想听的话,让我来弹一首如何?”药铺夫妇在众人面前碍于颜面不好劝阻,待在一旁紧蹙眉头只言不发的看着。樱庭凉太展现出了不俗的技艺,可谓是惊艳四座。赏梅宴在樱庭凉太悠长洁净的曲子中散场了。桃沢纱托侍女给我塞了张纸条,上面写了她琴屋的地址并附言欢迎来访。


第二天上课时我把信笺递交给了樱庭凉太,他看似无意的揣入口袋中,随即轻瞄我一眼。就像收了纸条就会破碎掉那份矜持高傲似的。在药铺的日常都是碎片、零星点点,除了跟着樱庭里凉太学知识外,他的生活也慢慢吞噬侵入到我的周围和我交织搭连着。


我有时觉得樱庭各方面造诣都如此之高,要是身子再健朗一点岂不是白璧无瑕了。对了,当初我以为老师只精于汉方药,不屑于攻于西方的治疗之道。我看了部分关于解剖的书后心怀侥幸的去请教了他,没想到他对此侃侃而谈,绝对也是略懂三分的。我便打趣的问他有没有实际操作过,他满脸正经的看向我说:“我晕血。”


在每年的冬末,是根类、果实和种子类中药材收获的季节。 因为樱庭凉太不能受寒冻骨,我都是跟随他父亲去挖掘采集。借着和师傅上山的机会我总是搪塞他说我要顺路回海釜道看看母亲近来是否安好;其实我是藏藏掖掖的帮樱庭凉太送信给桃沢纱。虽有一丝不耐烦,但每次转念一想到能见到桃沢纱的笑颜,我就乐意为之了。


 然而他们之间来回传信的次数越来越来多,好奇心作祟的我逾越的拆开了一封,内容大致是樱庭凉太请求桃沢纱给他代做一把三味线。我也只能在内心啧啧感叹事已至此他既然还有如此危险的想法。


 次年又逢初秋,那日正是一切劫难的开端。管饭佣人在后厨发现了一只被剥皮的猫,更令人胆寒发怵的是,除了能辨认出猫头以外,周围都是根根残骨和块块腐肉。这事在内宅传的火热,徒弟店员们茶前饭后都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最打巧的是,凉太那只名叫樱庭雅树的三色猫从那时不见了踪迹。毋庸赘述,几乎每个人都背地里指责咒骂他。说他冷血、没人性、姿态颇高、难伺候。


 樱庭凉太对于这些评论置之不理,其实这些风言风语也不一定能伤害到他。不过堆砌起来的声望和信誉对于一个百年店铺可谓是举足轻重。


此后这件事没人回应也就不了了之了。


冬春交际之时,大阪的气温调皮任性。稍不注意就得患上风寒。更不用说,樱庭凉太足不出户多日就是为了躲避寒气。冬夜降临得不知不觉,那天结束了课程后,困意包裹着寒冷的我便早早就寝了。


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唤我的名字:“源稔汌,源稔汌,稔汌!醒一醒。”我虽然意识清醒了,可是身体仿佛被这疾风摄了魂一点儿都不愿苏醒过来。那人还变本加厉的楷了楷我的额头。无奈中撑开双眼,闪入我眼里的是那张熟悉且俊秀的脸。樱庭凉太靠过来在我耳边絮絮低语到:“稔汌快起来帮我个忙,我要去桃沢纱琴屋取三味线。”我猛然惊起不解的叫道:“快拂晓了,还有今早没轮到我去采药!这行不通啊?!”他像是早有预谋的低头笑笑:“我亲自去,你只用去我床上躺着,早上佣人来送汤药时不被她发现我不在即可。”我没劲也不敢和他争辩,只好浑浑噩噩的答应了。


我躺在凉太老师的被褥里,被厚厚层层的棉絮覆盖着快透不过气来。合着眼睛细细斟酌了一番:我今天才旷出去给桃沢纱买了丝弦送去这么快就做好了吗?转念又开始担心他来,在这朔风凛冽的冬夜,凭借他抖颤的腿得走多久啊?万一两小时回不来我被发现该怎么向师傅交代啊?顿时思绪万千辗转反侧。


过了很久,他终于叩门进来了,我扭头望过去他僵滞的站在那手里还握着一把三味线。我掀开被子急忙跑过去托住他,他整个人力不可支的瘫软在我身上。我连忙扶他过去躺着,安顿好以后我急匆匆的离开。可回去时被正要出去采药的菅田拓淳撞个正着,他一直盯着我从楼梯上下来,我上前一步打算解释,结果也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前因后果。他拍拍我的背窃笑了一下转身离去。我心想完了,指不定他又听风就是雨了。


 果真没过几日,同辈的徒弟们都用异样的眼神打量我。我不能忍受这些空穴来风的谣言摧毁我,生气的拉着菅田拓淳告白了所有,其实我也有些自私,为了不被当做异类,我牺牲了凉太老师的秘密。其实我当时知道菅田拓淳和师傅关系很近,他就如同一个间谍在我们徒弟里面兜兜转转的打探收集着这药铺里发生的一切琐事。


很快春天来临,新一年的伊始。但去年糟糕的动荡的事不会就此卷没在宜人的春风里。不出我所料,这个药铺从这个春天慢慢分崩离析了。


二月初七那日,药铺门紧闭着,这是药铺夫妇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我们私下都调侃说药铺里就算有人死去店铺也会照常每日营业。


徒弟和下人们都被隔绝到药店后仓库,唯独我被管家叫到了正房。我走了进去,正面坐着的是桃沢纱,左右两侧分别坐着药铺夫妇和樱庭凉太。他们都面色凝重、默不作声。我小心翼翼的问:“师傅,找我有事吗?”其实我内心多少有数为什么找我。师傅说:“去年冬末某一晚,凉太是不是去了桃沢纱小姐的琴屋?”我朝凉太抛去了求救的眼神,他看着我释然的点了点头。


我就和师傅什么都如实相告了。药铺夫人开始低头啜泣起来,师傅质问凉太:“你们的孩子打算怎么办?”樱庭凉太磨磨指甲事不关己的回到:“生下来呗。”桃沢纱委屈地说道:“不娶我的话樱庭凉太以后在这个市也娶不到姿态高雅的人了。”说完就冷傲的离开了。其实这番话讨论得一点儿也不真实,我们都知道樱庭凉太因为外伤导致痿症,必定气虚肾亏,骨枯髓减。所以孩子是不是他的这点很值得怀疑。


作为他的父母理应对他的身体情况了如指掌,但却默然承认的原因是什么?


樱庭凉太即使抛弃她离婚也可以再娶一个娴熟端庄的女性,而桃沢纱即使离婚后再婚也要再等半年,对于桃沢纱一个艺妓的社会地位,会和她再婚的人少之又少,犹如被挫捻的白纸遭人嫌弃。她有什么胆子摆出清高傲慢的小女姿态?


所以原因只有一个,为了保护樱庭凉太的声誉。不接受桃沢纱的话,她铁定会出去说出樱庭凉太的顽疾。药铺夫妇否定孩子不是樱庭凉太的想法没有怕传出他体弱的想法来的强烈。而对于怀孕的桃沢纱,没有有证据盲目的指点一个女孩子不洁也是极其过分的。这件事只能私了,桃沢纱摆明了就是来讹钱的。


 药铺夫妇心想既然木已成舟,也别无他法。打算趁现在还没有什么人说长道短,必须得赶紧先封桃沢纱的口。于是第二天早上他们便就带着三分之一的积蓄亲自上门找她谈条件了。我是那天晚上的当事人自然也被叫去了,药铺夫妇从头至尾说的面不改色,仿佛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自家的一样。被一个小女子窥探到了这家的缺口,对于这种虚荣的女子,金钱是远远可以弥补的。


樱庭凉太坐在桃沢纱一旁喝着丝瓜汁,时不时的还贴过去把玩着她的头发。桃沢纱不自在的抖抖肩还斜瞅着他。但凉太完全不在意的继续进行他轻挑的行为。接着还伸手过去摩挲着她细腻的脸颊,桃沢纱此时已经按耐不住心里的怒火了,可樱庭凉太越来越放纵,指尖顺着她的脖颈溜滑到她那清冽明朗的锁骨处还继续往下徘徊。夫人站起来拍桌声色俱厉的吼道:“凉太!你给我正经一点!”樱庭凉太开始狂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久久不能平复,随后漠然回道:“我们不是已经合过房的关系了吗?就这点尺度想必纱不会怪罪于我吧。”夫人抱着手后槽牙都快咬得清碎了。


桃沢纱整理了一下衣襟重新叠坐了一番说到:“我是不会养育一个无父之子的,如果你们不愿意娶我也可以,给了钱以后孩子也要带走。”她真的是得寸进尺,可面对如此庇护自家弱点的药铺夫妇,一个孩子也算不上累赘,生完再一手料理好了。


就这样,药铺夫妇安排了几个女佣陪同桃沢纱去温泉暂住等生。接着当年的秋末桃沢纱诞下了一个男孩子,果真这你我心知肚明的事渐渐被剥晓,这男婴看起来和凉太不是很像。这样,桃沢纱所生的婴儿被我亲手送弃到了药铺后山的寺庙里,应该会有僧人照顾好他。


桃沢纱以精修技艺为由离开琴屋一年,道上都流传说她是归隐了。时隔一年重新归来的桃沢纱姿容微妙的变得更加高雅优美了。而且她脱离了琴屋,自立门户,挂牌招徒。


这一切都归功于药铺夫妇的资金,当初说是只给了三分之一的积蓄,可再算上请奴仆和养胎的钱也就源源流出了不少。胭脂粉黛和搬拆之事用这些钱足够奢华排场了。


 从那次事之后,樱庭凉太紧绷着的那根弦被狠狠地挑断了。他开始变得更加依赖我了,病情也越来越恶化,情绪时而高涨时而低落。这让我伺候他变得更加犯难。他伸手一指或是呻吟一声我都要通晓他的指令,就像严格的考察我对他的了解程度一样。


 菅田拓淳被师傅扫地出门了,他这人就是个隐患,放越久越容易盖不住。主要因为他和其他药店伙计说樱庭凉太杀猫剥皮,被同行的对手们相传得俞来俞烈,人们都觉得从医之人杀害生灵有背医疗之道。自此这条道上的客源因此消减了一半,严重影响到了药铺的生意。而其他徒弟接二连三的找借口离开重寻归处,最后就只剩下我坚挺着。


 明治八年,师傅患疾过世,夫人因悲痛欲绝没撑几个月也相继而去。药铺里除了我以外,只剩管家和几个仆人扛着。樱庭凉太某种程度上重获了自由,但却失去了拔弦的力量。每日躺着吟上几首就会迅速睡去。他能教给我的也所剩寥寥。药铺夫妇剩余的财产皆均匀合理的分配给一下人们。樱庭凉太自然坐拥很大一部分,可是对于他来说不用来建墓碑还能用在哪里呢?


最后这数日,我寸步不离的陪在他身边。他有时候会簌簌的流下热泪,有时候又喃喃的自说自语。看起来恍然若失,灵肉分离。


 明治七年(1874 年)规定开业医生必须通过考试西医学,于是传统中医急剧衰落。明治八年(1875年)医制中第十九条规定:“以前开业之医师无需学术之试验,唯较量其履历和成绩,姑且分为两等,给予暂时许可证……医制发布凡十年间,请求开业者必须左列试验,领受许可证。甲乙丙丁戊依次为物理化学大意、解剖学大意、生理学大意、病理学大意、药剂学大意。其年在三十岁以下者,每三年必须接受以上试验,方可领取许可证。”


 这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因为在规定发布几年之前,汉方药就逐渐被从西引入的现代医学打击得奄奄一息了,很多汉方药铺被彻底断了香火。


 我在药铺走向灭亡的这几年里拼命补习再加平日对西药知识的储存,接受试验应该没有大碍。樱庭凉太在明治十年(1877年)安详的离开人世,我也可以走了。


 故事追忆到这里只是樱庭凉太故事的完结,而我隐匿的故事会一直延续着。


说到这里我还忘了件事,虽然夜色暮暗,我得再去寺庙一趟。于是我转身又来到了鸟居,环绕一圈神社发现房梁上门房上又新贴了很多千社札。顿时狂风掀来,风潇雨晦。灯光忽明忽闪,纸张翻卷于风中,


“这一刻终于来了啊。”我悄悄的呢喃着。


从我后方传来清脆嘹亮的女声:“源-稔-汌!”

她总是这样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她轻快的朝我踏步过来向我莞尔一笑又提扯着我的衣袖往外面那颗樱花树走去。我们俩久立在樱花树前随之相视片刻,她突然把手伸进去悬挂着的樱花签里翻找拨弄着什么,然后用力扯下了一块怼到我眼前说道:“这背后的署名是你名字啊,稔汌。把它放这里不觉得羞耻吗?还是带回去做纪念吧。”说完便塞我手里并扣扳住我的手指紧紧的依合上。


顺便一说,我来着的原因之一是为了悼念樱庭凉太,实际上还有一个原因是来悄悄看望我的儿子源雅树。站在我身旁这个女子是我的妻子名叫桃沢纱。我还是大邱道中段“小道西药铺”的店主。就是那个距山脚大概就两町左右那个牌匾用檀木做的药铺。我把樱花签攢在手里和桃沢纱一同下山了。其实你我都临渊而立,愿望还是欲望也不过只是一步之遥。



(完结,两个受是没有未来的哈哈哈哈哈)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赠朋友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赠朋友

朋友啊
怜悯那脚的肿块
那金色的肿块
一阵一阵疼痛
流淌爱的脓汁


  友におくる

友よ
その足の腫物をいたはれ
その金きんの腫物を
うづきうづくいたみ
ながれる愛の膿汁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赠朋友

朋友啊
怜悯那脚的肿块
那金色的肿块
一阵一阵疼痛
流淌爱的脓汁


  友におくる

友よ
その足の腫物をいたはれ
その金きんの腫物を
うづきうづくいたみ
ながれる愛の膿汁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路上所见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路上所

大道中胡闹起来的风
向它扯嗓子喊的孩子的声音
风把那声音抢走啦
可孩子已经忘记那风锐利的爪子什么的
朝对面行走着

  路上所見

大道なかをあばれてくる風
それに向つて張上げる子どもの聲
風はその聲をうばひさつたよ
けれど子どもはもうその風の鋭い爪もなにもわすれて
むかふの方を歩行(ある)いてゐる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路上所

大道中胡闹起来的风
向它扯嗓子喊的孩子的声音
风把那声音抢走啦
可孩子已经忘记那风锐利的爪子什么的
朝对面行走着

  路上所見

大道なかをあばれてくる風
それに向つて張上げる子どもの聲
風はその聲をうばひさつたよ
けれど子どもはもうその風の鋭い爪もなにもわすれて
むかふの方を歩行(ある)いてゐる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初冬之诗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初冬之诗

都会渐渐变得美丽
而人类的眼睛变得凶狠
初冬
你的手即将发烫
变得宛如火焰一般


  初冬の詩

そろそろ都會がうつくしくなる
そして人間の目が險しくなる
初冬
いまにお前の手は熱く
まるで火のやうになるのだ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初冬之诗

都会渐渐变得美丽
而人类的眼睛变得凶狠
初冬
你的手即将发烫
变得宛如火焰一般


  初冬の詩

そろそろ都會がうつくしくなる
そして人間の目が險しくなる
初冬
いまにお前の手は熱く
まるで火のやうになるのだ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路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路

路不在我面前
那是我的足迹
这是世界的路
这是人类的路
虽说蜻蜓也通过


  道

道は自分の前にはない
それは自分のあしあとだ
これが世界の道だ
これが人間の道だ
この道を蜻蛉(とんぼ)もとほると言へ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路

路不在我面前
那是我的足迹
这是世界的路
这是人类的路
虽说蜻蜓也通过


  道

道は自分の前にはない
それは自分のあしあとだ
これが世界の道だ
これが人間の道だ
この道を蜻蛉(とんぼ)もとほると言へ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雪降虫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雪降虫

迅速地
孩子们发现了
飞着的雪降虫
而我又
思考着一件事


  雪ふり蟲

いちはやく
こどもはみつけた
とんでゐる雪ふり蟲を
而も私はまだ
一つのことを考へてゐる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雪降虫

迅速地
孩子们发现了
飞着的雪降虫
而我又
思考着一件事


  雪ふり蟲

いちはやく
こどもはみつけた
とんでゐる雪ふり蟲を
而も私はまだ
一つのことを考へてゐる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草的叶子之诗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草的叶子之诗

沐浴晚秋金黄色的光芒
草的叶子像野兽背后的毛一样胡乱地丛生着
就连一片草的叶子
都有人类所没有的美
那草的叶子上
有人赤脚跑过
对赤脚跑过那上面的人
微风窃窃私语什么呢
这种事都得惊叹
啊 人类的烦恼巨大
一有人赤脚跑过那上面
草的叶子就吵闹

  草の葉つぱの詩

晩秋の黄金色のひかりを浴びて
野獸の脊の毛のやうに荒荒しく簇生してゐる草の葉つぱ
一まいの草の葉つぱですら
人間などのもたない美しさをもつ
その草の葉つぱの上を
素足ではしつて行つたものがある
素足でその上をはしつて行つたものに
そよ風は何をささやいたか...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草的叶子之诗

沐浴晚秋金黄色的光芒
草的叶子像野兽背后的毛一样胡乱地丛生着
就连一片草的叶子
都有人类所没有的美
那草的叶子上
有人赤脚跑过
对赤脚跑过那上面的人
微风窃窃私语什么呢
这种事都得惊叹
啊 人类的烦恼巨大
一有人赤脚跑过那上面
草的叶子就吵闹

  草の葉つぱの詩

晩秋の黄金色のひかりを浴びて
野獸の脊の毛のやうに荒荒しく簇生してゐる草の葉つぱ
一まいの草の葉つぱですら
人間などのもたない美しさをもつ
その草の葉つぱの上を
素足ではしつて行つたものがある
素足でその上をはしつて行つたものに
そよ風は何をささやいたか
こんなことにもおどろくほど
ああ人間の惱みは大きい
素足でその上をはしつて行つたものがあると
草の葉つぱが騷いでゐる

fraysa

金物屋夜見坂少年の怪しい副業 校对版 55

“并非如此,语言虽然没有实体,但是对人来说却具有相当大的威力,幸好这次很顺利,事情已经很清楚的从你口中说出来了,青井家不幸遭受强盗的事实真相,是因为你的父亲和主人家的感情纠葛吧,真是可怕的经历。”

“怎么可能,那些真的是我自己说的?”

“是的,但是除了问到的问题以外,你没有说什么能敲诈到你的话,所以请放心。因为瞳子小姐的委托,我无论如何想要知道那件事,所以对你下了暗示,失礼了。”

“真是吃惊,看来我是中了你的邪术了,看你是个小孩真是小瞧你了,你确实有本事。”对着生起气来用讽刺口吻说着的薰,夜见坂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对于不明所以就下暗示这点我道歉,但是无论我用什么方法你都会拒绝吧。”...

“并非如此,语言虽然没有实体,但是对人来说却具有相当大的威力,幸好这次很顺利,事情已经很清楚的从你口中说出来了,青井家不幸遭受强盗的事实真相,是因为你的父亲和主人家的感情纠葛吧,真是可怕的经历。”

“怎么可能,那些真的是我自己说的?”

“是的,但是除了问到的问题以外,你没有说什么能敲诈到你的话,所以请放心。因为瞳子小姐的委托,我无论如何想要知道那件事,所以对你下了暗示,失礼了。”

“真是吃惊,看来我是中了你的邪术了,看你是个小孩真是小瞧你了,你确实有本事。”对着生起气来用讽刺口吻说着的薰,夜见坂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对于不明所以就下暗示这点我道歉,但是无论我用什么方法你都会拒绝吧。”

“那当然。”

“总之现在知道了你对瞳子小姐隐瞒的事情,之前瞳子说父母是被强盗所杀,事实却并非如此,你在家里引发了杀人事件,然后把它伪装成强盗事件告诉了瞳子。不过为何到现在为止都要隐瞒她事实真相,你看起来不像是想要和她维持亲密关系呢。”

“是啊,当然不是为了那个。”

“那你肯定是为了自己而隐瞒她,把瞳子锁在无知当中,精神上也好,物理上也好。”

“不是的。”

“哪里不对呢?”

“也许你不相信,她对那件事的记忆是自然消失的,那个时候的医生是这么说的。也就是所谓的失忆,因为超过了精神所能承受的极限所以自发做出的防范反应,但是偶然消除的记忆也会在不经意中恢复,那时候当事人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要经常防备于发生这样的情况,注意不要接触它,为了防止不测才多少限制了她的自由,我认可那样的说法,所以迫于事实,这是没办法的。”

“即使这样,这个状况对你来说也是万幸的不是么,你因为这一系列的事情背负了强烈的罪恶感,怎么说都是因为你写的告发信,使得不仅仅是你的父亲,还有恩人夫妇都卷入了这悲惨的事件中,你肯定也在你犯下的罪的重压下奔溃了,但是你却无法正视你的罪过,所以你才对最大的受害者瞳子说谎,然后对她施加异常的保护控制她,就当没发生过那些事情。另一边,坚持正义的你,像是赎罪一样的帮助瞳子,并且做好了要背负她全部人生的觉悟,所以才娶她为妻,实际上这个做法对你来说却再好不过,只要将她保护于无知中,或者说囚禁,你就能隐藏你的罪过并能完成赎罪,然而坚持正义的你在作为瞳子婚约者保护她的同时却做出让她讨厌你的举动,这是一种自我惩罚么,为了让你良心上过得去,不过那个方法却并不好哦,因为不当的罪恶感并不会去阴险的指责别人,苛刻别人,自我惩罚比起绝望悲伤更能腐蚀一个人,这是对于长时间害人的人的诅咒,自己的话是不会察觉到的,你现在已经是两脚都陷入泥潭了哦。”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秋的喜悦之诗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秋的喜悦之诗

青竹一被绑到堆房天井的梁上
大磨盘由强健的手独自开始转动
咕隆咕隆地
那声音宛如海洋
金色谷物被粗暴地扔入那磨盘
那里传出亲密的小伙子与小姑娘的悄悄话
咕隆咕隆地
那声音宛如海洋
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多么悦耳啊
到到处处一响起这种声音
月亮就会变得浑圆
而不会再忍饥挨饿
啊 收获的喜悦
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
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秋のよろこびの詩

青竹が納屋(なや)の天井の梁にしばりつけられると
大きな摺臼は力強い手によつてひとりでに廻りはじめる
ごろごろと
その音はまるで海のやうだ
金(きん)の穀物は亂暴にもその摺臼に投げ...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秋的喜悦之诗

青竹一被绑到堆房天井的梁上
大磨盘由强健的手独自开始转动
咕隆咕隆地
那声音宛如海洋
金色谷物被粗暴地扔入那磨盘
那里传出亲密的小伙子与小姑娘的悄悄话
咕隆咕隆地
那声音宛如海洋
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多么悦耳啊
到到处处一响起这种声音
月亮就会变得浑圆
而不会再忍饥挨饿
啊 收获的喜悦
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
咕隆咕隆咕隆咕隆

  秋のよろこびの詩

青竹が納屋(なや)の天井の梁にしばりつけられると
大きな摺臼は力強い手によつてひとりでに廻りはじめる
ごろごろと
その音はまるで海のやうだ
金(きん)の穀物は亂暴にもその摺臼に投げこまれて
そこでなかのいい若衆(わかいしゆ)と娘つ子のひそひそばなしを聞かせられてゐる
ごろごろと
その音はまるで海のやうだ
ごろごろごろごろ
何といふいい音だらう
あちらでもこちらでもこんな音がするやうになると
お月樣はまんまるくなるんだ
そしてもうひもじがるものもなくなつた
ああ收穫のよろこびを
ごろごろごろごろ
世界のはてからはてまでつたへて
ごろごろごろごろ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雪之诗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雪之诗

从阴沉的天空远方
雪的群落
纷纷地落下了
这是冬天的装饰吗
是给这个世界的礼物吗
落在纯银的街道村庄
和这些冻僵的人身上吗
雪使人类有意志
雪堆积力量
于是使人类与神明同在
祝福吧
孩子们快活得像狮子一样
纷纷地落下来的雪
雪残忍的灵魂
狼吞虎咽这美丽
疯吧
雪也起舞吧
雪一样的孩子们

  雪の詩

ちらちらと落ちてきた
雪の群集
どんよりとした空の彼方から
これが冬の飾りであるのか
此の世界への贈り物であるのか
純銀の街と村村と
此の凍えてゐる人人の上にふるか
雪は人間を意志的にする
雪は力を堆積する
そして人間を神神と一しよにする
祝福せよ...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雪之诗

从阴沉的天空远方
雪的群落
纷纷地落下了
这是冬天的装饰吗
是给这个世界的礼物吗
落在纯银的街道村庄
和这些冻僵的人身上吗
雪使人类有意志
雪堆积力量
于是使人类与神明同在
祝福吧
孩子们快活得像狮子一样
纷纷地落下来的雪
雪残忍的灵魂
狼吞虎咽这美丽
疯吧
雪也起舞吧
雪一样的孩子们

  雪の詩

ちらちらと落ちてきた
雪の群集
どんよりとした空の彼方から
これが冬の飾りであるのか
此の世界への贈り物であるのか
純銀の街と村村と
此の凍えてゐる人人の上にふるか
雪は人間を意志的にする
雪は力を堆積する
そして人間を神神と一しよにする
祝福せよ
子ども等はうれしさに獅子のやうだ
ちらちらと落ちてくる雪
雪の殘忍な靈魂(たましひ)
このうつくしさを頬張り貪り
くるへ
雪もをどれ
雪のやうな子ども等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人类的神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人类的神

手撑住大锄头
深深眺望着广阔的粮田上方
年长的农夫的脸啊
那张脸的神圣啊
农夫是世界的灵魂
农夫是人类的神
因从黎明开始剧烈的劳动
崖壁一样的胸膛黏汗流淌
因那胸膛充满人类的爱
谷物低垂沉重的穗头
看啊 一天即将结束
红彤彤的晚霞天空
竟忘记刮掉大锄头的泥土
农夫不厌眺望着广阔的粮田
那远方红彤彤地
太阳正安稳地落山

  人間の神

手に大鍬をつつぱつて
ひろびろとした穀物畠の上をしみじみ眺めてゐる
としよつた農夫の顏よ
その顏の神神しさよ
農夫は世界のたましひである
農夫は人間の神である
黎明(よあけ)からのはげしい勞働によつて
崖壁のやうな...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人类的神

手撑住大锄头
深深眺望着广阔的粮田上方
年长的农夫的脸啊
那张脸的神圣啊
农夫是世界的灵魂
农夫是人类的神
因从黎明开始剧烈的劳动
崖壁一样的胸膛黏汗流淌
因那胸膛充满人类的爱
谷物低垂沉重的穗头
看啊 一天即将结束
红彤彤的晚霞天空
竟忘记刮掉大锄头的泥土
农夫不厌眺望着广阔的粮田
那远方红彤彤地
太阳正安稳地落山

  人間の神

手に大鍬をつつぱつて
ひろびろとした穀物畠の上をしみじみ眺めてゐる
としよつた農夫の顏よ
その顏の神神しさよ
農夫は世界のたましひである
農夫は人間の神である
黎明(よあけ)からのはげしい勞働によつて
崖壁のやうな胸をながれる脂汗
その胸にたたへた人間の愛によつて
穀物は重い穗首をひくく垂れた
みよ一日はまさに終らんとしてゐる
赤赤しい夕燒け空
大鍬の泥土(どろ)をかきおとすのもわすれて
農夫はひろびろとした穀物畠を飽かずながめてゐる
その彼方(かなた)にあかあかと
太陽は今やすらかにはいつて行くところだ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爱的力量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爱的力量

让谷物垂下沉重穗头的爱的力量强大
红彤彤的秋日
广阔的粮田
广阔得
年长的农夫看得入迷
掸着烟管的灰渣
淘气的麻雀和乌鸦交谈着什么呢
结满果实的谷物低下金色的穗头
默然听着
让谷物垂下沉重穗头的爱的力量强大
在农夫那黄铜一样的脑袋上
一只蜻蜓闪烁着
多么宁静啊

  愛の力

穀物に重い穗首をたれさせる愛のちからは大きい
赤赤しい秋の日
ひろびろとした穀物畠
ひろびろと
としよつた農夫はそれに見惚れ
煙管の吸ひ殼をはたきながら
いたづらな雀や鴉に何をかたっているのか
ゆたかに實のつた穀物は金(きん)の穗首をひくくたれて
だまつてそれを聞いてゐる...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爱的力量

让谷物垂下沉重穗头的爱的力量强大
红彤彤的秋日
广阔的粮田
广阔得
年长的农夫看得入迷
掸着烟管的灰渣
淘气的麻雀和乌鸦交谈着什么呢
结满果实的谷物低下金色的穗头
默然听着
让谷物垂下沉重穗头的爱的力量强大
在农夫那黄铜一样的脑袋上
一只蜻蜓闪烁着
多么宁静啊

  愛の力

穀物に重い穗首をたれさせる愛のちからは大きい
赤赤しい秋の日
ひろびろとした穀物畠
ひろびろと
としよつた農夫はそれに見惚れ
煙管の吸ひ殼をはたきながら
いたづらな雀や鴉に何をかたっているのか
ゆたかに實のつた穀物は金(きん)の穗首をひくくたれて
だまつてそれを聞いてゐる
穀物に重い穗首をたれさせる愛のちからは大きい
黄銅(あかがね)のやうなその農夫のあたまの上に
蜻蛉が一ぴき光つてゐる
何といふ靜かさであらう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蝗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蝗

痛苦美丽
人类这生的痛苦
这并非只有人类
这是自然深远的意志吗

深蓝色纯净的天空
秋日略显寂寥
看田垄间寒碜的那些人啊
女人们和孩子们
躲避他们的手胡乱逃窜的蝗虫
沉寂贫穷的村庄
长长的鸡鸣
田面广阔风平浪静
蝗虫一蹦一蹦飞跳
争相想要抓住它们
追逐它们奔跑的那些人
频繁地一蹦一蹦
缭乱着微弱的午后光线
然后被巧妙地捉住的蝗虫啊

  蝗

くるしみはうつくしい
人間の此の生きのくるしみ
これは人間ばかりでない
これが自然の深い大きな意志であるのか

深藍色にすつきりとした空
秋の日のうすらさみしさ
あちらこちらの畦畦にみすぼらしい彼等をみよ
女達と...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蝗

痛苦美丽
人类这生的痛苦
这并非只有人类
这是自然深远的意志吗

深蓝色纯净的天空
秋日略显寂寥
看田垄间寒碜的那些人啊
女人们和孩子们
躲避他们的手胡乱逃窜的蝗虫
沉寂贫穷的村庄
长长的鸡鸣
田面广阔风平浪静
蝗虫一蹦一蹦飞跳
争相想要抓住它们
追逐它们奔跑的那些人
频繁地一蹦一蹦
缭乱着微弱的午后光线
然后被巧妙地捉住的蝗虫啊

  蝗

くるしみはうつくしい
人間の此の生きのくるしみ
これは人間ばかりでない
これが自然の深い大きな意志であるのか

深藍色にすつきりとした空
秋の日のうすらさみしさ
あちらこちらの畦畦にみすぼらしい彼等をみよ
女達と子ども等と
その手をのがれて逃げまどふ蝗蟲(いなご)を
ひつそりと貧しい村村
ながながしい鷄の聲
田の面はひろびろと凪ぎ
蝗蟲がぴよんぴよん飛んでゐる
それをつかまへようとしてあらそひ
それを追つ驅けまはしてゐる彼等
しきりにぴよんぴよんと
弱弱しい晝過ぎの光線を亂してとんでゐる
そしてまんまと捕へられる蝗蟲よ

光也

[翻译][山村暮鸟]我寂寞地思索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我寂寞地思索

取悦人们是好事
取悦自己更是好事
取悦人们
或许可能
取悦自己虽重要却不容易
一切万物的情理
全都正确地占据其位置的秋之一日
轻便灵巧的这双手啊
消瘦的根根手指啊
我独自思索这些
我的阴影何等寂寞啊

  自分はさみしく考へてゐる

ひとびとを喜ばすのは善いことである
自分をよろこばすのは更に善いことである
ひとびとをよろこばすことは
或は出來るかも知れぬ
自分をよろこばすことは大切であるが容易でない
物といふあらゆる物の正しさ
みなその位置を正しく占めてゐる秋の一日
すつきりと冴えた此の手よ
痩せほそつた指指よ
こんなことを自分はひとり考へ...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预售贴

  我寂寞地思索

取悦人们是好事
取悦自己更是好事
取悦人们
或许可能
取悦自己虽重要却不容易
一切万物的情理
全都正确地占据其位置的秋之一日
轻便灵巧的这双手啊
消瘦的根根手指啊
我独自思索这些
我的阴影何等寂寞啊

  自分はさみしく考へてゐる

ひとびとを喜ばすのは善いことである
自分をよろこばすのは更に善いことである
ひとびとをよろこばすことは
或は出來るかも知れぬ
自分をよろこばすことは大切であるが容易でない
物といふあらゆる物の正しさ
みなその位置を正しく占めてゐる秋の一日
すつきりと冴えた此の手よ
痩せほそつた指指よ
こんなことを自分はひとり考へてゐる
なんといふさみしい自分の陰影(かげ)であらう

fraysa

金物屋夜見坂少年の怪しい副業 校对版 54

是濒死的父亲微弱的声音把薰拉回了现实,薰从噩梦般的紧张中解脱,正常的感觉回到了身体里,然后仿佛被钉在地上的脚迈出了一步,而青井在思考之前就飞奔过来,控制着发狂的主人的基本上是本能似的行动,但是青井没有跑向他人,用不像人类拥有的腕力推开薰,然后用太刀的柄猛击他的侧面,薰一点反击也没有的倒下了。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全都是胡来的人!”哪里还传来微弱的哭声,好像附近还有没有受伤的人在,青井好像也注意到了这点,立即气势汹汹的环视着房内,青井在房门口发现了呆立不动的女儿,瞳子直直的看着前方哭泣,大大的眼睛映照出漆黑的黑暗,她被这信任的世界残酷的背叛了,不容混淆的现实正吞噬着她。青井甩了下太刀,将刀刃...

是濒死的父亲微弱的声音把薰拉回了现实,薰从噩梦般的紧张中解脱,正常的感觉回到了身体里,然后仿佛被钉在地上的脚迈出了一步,而青井在思考之前就飞奔过来,控制着发狂的主人的基本上是本能似的行动,但是青井没有跑向他人,用不像人类拥有的腕力推开薰,然后用太刀的柄猛击他的侧面,薰一点反击也没有的倒下了。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全都是胡来的人!”哪里还传来微弱的哭声,好像附近还有没有受伤的人在,青井好像也注意到了这点,立即气势汹汹的环视着房内,青井在房门口发现了呆立不动的女儿,瞳子直直的看着前方哭泣,大大的眼睛映照出漆黑的黑暗,她被这信任的世界残酷的背叛了,不容混淆的现实正吞噬着她。青井甩了下太刀,将刀刃上的血迹擦去,慢慢走过去,然后用冷酷的眼神看着女儿还有她身边瘫倒的希和。渐渐举起的太刀刀身,带着冰冷的光。不知何时,希和颤抖的双手举起了不知从哪里拿出的手枪对着青井,但是冷静前进的青井并没有要躲开的意思。薰很焦急,颤抖的那样厉害根本不可能射中目标,看来只有自己能阻止青井了。

薰抱着必死的心情想要站起来,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一点也动不了,一只脚好像骨折了,于是只能拖着另一条腿匍匐前进。青井开始说话,完全是保持着正气的冰冷声音对女儿下了罪状,“你是不义之子。”

来不及了!眼看着刀刃就要挥下来,在太刀挥舞下来之前薰闭上了眼睛,之后枪声响了。是自动手枪连续发射十枪的声音,他抬起头,正好看到最后一发子弹射中青井头部。挥舞着的太刀掉在了床上,周围犹如在下血雨。硝烟的味道以及沉浸的绝望和虚脱,让谁也发不了声,仅仅是瘫倒在现场。真是漫长的一段时间。

眼前闪耀着烛光。本来一片漆黑不知何时起变成了淡淡的灰色,然后身边的景物和刚才一下子不同了起来。就像是剧场调换的背景幕布,然后在这不可思议的变化下,薰一瞬间失去了意识。青井家到处是血的书房的踪迹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堆满着烦杂商品的架子,一点也不宽敞的地方。

杂货店?薰站在五金店的点中央,呆呆着看着四周。自己到刚才为止都在干什么,仅仅是有点模糊的记忆在,不一会他看到了少年的脸时,才终于回到了现实。“这到底是什么魔术!”摇摇头将脑子里的阴霾挥去,薰用强硬的口气质问着眼前的少年。

被质问的夜见坂,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回答道,“看起来好像是清醒的时候难以说出来的事情,所以就让你小睡了一下。”

“小睡?你是让我吃了什么药吧。”正说着,就觉得身体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沉重,四肢也没有什么力气。

“不是药,只是使用了语言,想要听一下事情经过,不过好像你抵抗的相当厉害,于是就直接拜托了内心的你了,让控制精神的人稍微睡了一下,然后说出了一直隐藏的事情。”

“真是愚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