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日版

602浏览    128参与
吴邪狂帅霸酷拽

omg这个片头也太帅了叭!!两首主题曲也挺好听的弹幕科普是男主唱的?可惜才播到第三集嗨呀
弹幕有人说男主拉小提琴是为了跟bbc 那位拉上关系(…)拜托我也看bbc 版,是挺好看的但是原著他就会小提琴好吗麻烦多看看世界别动不动就蹭热度这tm 又不是饭圈
剧情没啥看法,犯人特写给的很明显,第二集的律师姐姐我太可了好帅好美好有气质

omg这个片头也太帅了叭!!两首主题曲也挺好听的弹幕科普是男主唱的?可惜才播到第三集嗨呀
弹幕有人说男主拉小提琴是为了跟bbc 那位拉上关系(…)拜托我也看bbc 版,是挺好看的但是原著他就会小提琴好吗麻烦多看看世界别动不动就蹭热度这tm 又不是饭圈
剧情没啥看法,犯人特写给的很明显,第二集的律师姐姐我太可了好帅好美好有气质

TONY晓小动漫模玩

这款日版的MAX FACTORY 初音未来第七龙神2020年手办,整体涂装配色简单大方,细节做工都不错,如果喜欢我的玩具分享测评,请订阅关注我,会有更多模型玩具和朋友们分享,我爱模玩,爱分享模玩,我是TONY晓小\n欢迎加入QQ群:117676245\n今日头条栏目:TONY晓小动漫模玩\n优酷自媒体:Tony晓小\n游戏美术设计师:郭鑫雨\n感谢合作栏目:祥兰珠宝 大力支持!

这款日版的MAX FACTORY 初音未来第七龙神2020年手办,整体涂装配色简单大方,细节做工都不错,如果喜欢我的玩具分享测评,请订阅关注我,会有更多模型玩具和朋友们分享,我爱模玩,爱分享模玩,我是TONY晓小\n欢迎加入QQ群:117676245\n今日头条栏目:TONY晓小动漫模玩\n优酷自媒体:Tony晓小\n游戏美术设计师:郭鑫雨\n感谢合作栏目:祥兰珠宝 大力支持!

又胖了鱼

按f键进入坦克,使劲儿跳爬上大象~

按f键进入坦克,使劲儿跳爬上大象~

TONY晓小动漫模玩
Hatsune MikuSeg...

Hatsune MikuSega 初音未来Angel Breeze日版景品手办
FREEing S-style VOCALOID角色系列01 初音未来 日版泳装手办

Hatsune MikuSega 初音未来Angel Breeze日版景品手办
FREEing S-style VOCALOID角色系列01 初音未来 日版泳装手办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三話】

凜月:(啊啊,果然『王』變成了『迷路的孩子』)

凜月:(金絲雀不僅僅只會唱歌,還能夠張開翅膀飛翔的⋯⋯我卻把它給忘了)

凜月:(呐,小瀨,回答吧,能把聲音傳達給『王』的就只有小瀨了⋯⋯)

凜月:(⋯什麼的,在思考的時候時間都沒了,看吧,這吵鬧的腳步聲⋯)

司:leader!

司:到處都找遍了,既然都找到了就別再逃跑了啊!那麼,現在馬上就回來吧!?

雷歐:嗚哇!司~!?突然飛過來什麼的,你是貓嗎?!

司:那應該是你吧?希望你別再任性的跑來跑去,成為我的榜樣啊

雷歐:抱歉抱歉~哈哈哈哈~光是今天就道歉幾次了?道歉太多次的話看起...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三話】

凜月:(啊啊,果然『王』變成了『迷路的孩子』)

凜月:(金絲雀不僅僅只會唱歌,還能夠張開翅膀飛翔的⋯⋯我卻把它給忘了)

凜月:(呐,小瀨,回答吧,能把聲音傳達給『王』的就只有小瀨了⋯⋯)

凜月:(⋯什麼的,在思考的時候時間都沒了,看吧,這吵鬧的腳步聲⋯)

司:leader!

司:到處都找遍了,既然都找到了就別再逃跑了啊!那麼,現在馬上就回來吧!?

雷歐:嗚哇!司~!?突然飛過來什麼的,你是貓嗎?!

司:那應該是你吧?希望你別再任性的跑來跑去,成為我的榜樣啊

雷歐:抱歉抱歉~哈哈哈哈~光是今天就道歉幾次了?道歉太多次的話看起來很卑微啊,你覺得呢?瀨名?

泉:為什麼問我啊?我既不是你的老媽也不是你的什麼人啊?

雷歐:嗯,但是,你很像媽媽啊,不管什麼時候都會問你的

嵐:小司?真是的,明明很暗卻一直往前走⋯⋯

嵐:我知道好不容易找到『國王』很開心,但太著急而受傷的話就不好了

嵐:慢慢來不要著急⋯⋯啊咧?

泉:鳴君?你們兩個怎麼都在這裡?

司:我從鳴上前輩那邊收到leader在金絲雀館的mail,跟司機說明情況後就把車繞了這裡了

泉:為什麼鳴君會⋯啊啊,是從杏那邊聽說的嗎?

嵐:真聰明~呵呵,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我怎麼也想不到身旁會有人知道『國王』的下落

嵐:讓小凜月和小司白跑一趟了,真是抱歉呀

凜月:嗯~能知道『王』很有活力的在作曲,所以沒有白跑喔

司:沒錯⋯⋯啊,那件事給大神前輩惹麻煩了對吧?絕不放開玩具ball什麼的,你是小孩子嗎?

雷歐:因為這個會發出有趣的聲音嘛⋯⋯不知不覺靈感就湧現出來了

司:可不是「不知不覺」喔,嘛,被添麻煩的大神前輩也不在這裡,我說這些也不太合適呢

雷歐:嗯,但是,我也覺得給他添麻煩了,我會去跟他道歉的

雷歐:哼哼哼~哼~♪

司:leader?因為樂譜散落一地,所以我知道你在作曲

司:但是,已經很晚了,先告一段落跟大家一起回去吧?

凜月:是啊,『王』,跟大家一起回家吧

司:啊,如果方便的話,我可以把大家送回家喔,請問誰家裡這裡最近呢?

雷歐:♪〜♪〜♪〜♪〜

嵐:『國王』也真是的⋯請不要無視小司的提議繼續作曲啊

嵐:如果想告一段落結束的話,再等一下吧

雷歐:不要,在寫出令人滿意的曲子之前我是不會停下的,我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你們可以先回去

嵐:就算被說了沒關係,到底為什麼那麼拼命呢?

嵐:『國王』之所以作曲,不正是因為會讓你開心的不得了而沒辦法的嗎?

雷歐:♪〜♪〜♪〜♪〜

凜月:啊,行不通了,『王』已經變回我們找到他時的狀態了,不管我們說什麼他都不會回應

嵐:唉,要就這樣丟下『國王』我們自己回去嗎?

嵐:那樣可不行呀,大家一起友好的回去吧,因為knights 是『國王』也要在的五人團體啊

司:沒錯,我們是夥伴,缺少任何一人的話,我會孤單難過的

司:這裡很暗又很安靜,也許很適合作曲,但你說過我的聲音很美聽著能有所進展

司:在你完成令你滿意的曲子之前,要我唱多少次都可以,所以現在和我們一起回去吧,leader

泉:呐,你聽得見吧『王』,就算集中精神作曲也不會把所有聲音都隔絕的

{泉cg圖}

泉:大家說了一起回去了喔,這並不是因為你為了我們作曲的緣故

泉:是因為你是夥伴啊,是因為擔心像那樣會作曲到把自己給磨損的你而出聲的喔

泉:連那都不懂的話,你就是笨蛋了吧

泉:確實,這世界上也許有只要你的曲子的傢伙,但至少,跟在這裡的四人是不同的

泉:單純為了曲子湧現靈感吧!即使你很奇怪的跑走,即使你在走廊和牆壁上亂塗鴉也不會生氣,也不會出聲勸告你

泉:如果那能幫助你作曲的話,我反而還會推薦你那麼做

泉:但是,我們生氣了,也勸告你了,你覺得是因為什麼?並不是因為你的曲子,看看你自己吧

泉:所以,對壞事和不遵守禮儀的事情勸告也生氣了

泉:呐、『王』?我都說到這份上了,你還要說跟剛才一樣的話嗎?

雷歐:⋯⋯啊啊啊真是的,你們在旁邊嘰哩呱啦的講話會把我想到的句子都弄跑的吧?!

雷歐:夥伴什麼的好不舒服啊!knights什麼時候變成會講這種羞恥話的團體了!

凜月:啊哈哈,你平常也說了很多羞恥話吧?看,不是也對粉絲說了「公主殿下」或是「我愛你」嗎?

雷歐:不對那是粉絲服務啊。唔~在過一下你們就要為了演唱會生出新曲了喔,你們要怎麼負擔責任?

凜月:新曲?就算不從頭創作,只要改編這首曲子不就好了嗎?

雷歐:欸?哪個哪個?⋯⋯就說了這太陰沉了我討厭啊。剛才已經跟瀨名解釋過了!

司:唔⋯啊,真懷念啊,確實感覺有點陰沉,但我覺得是首好曲子

司:多少也有點金絲雀館的image,不如就像凜月前輩所說的那樣arrange 它如何?

嵐:呵呵,真~的,很懷念。空想般的難過啊。人家也贊成大家喔

凜月:接下來,如果是多數決的話就是四比一要改編了⋯但『王』會怎麼做呢?要像君主制一樣發布命令拒絕我們嗎?

凜月:如果是團體隊長的命令的話也許是無可奈何的,但『王』是那樣的暴君嗎?

凜月:為那些因為擔心『王』而在夜裡趕來的的騎士們想想,你應該要怎麼回答呢?

雷歐:我知道啦我知道啦,我投降!不要新曲了,改編這曲子吧

雷歐:因為我擅長作曲也很擅長編曲的!絕對要完成這個能讓你們讚嘆「真不愧是天才月永雷歐」的東西!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二話】

泉:說什麼為什麼⋯是你叫我用你的現有歌構成的吧

雷歐:啊啊,好像有這麼回事,嗯⋯所以說瀨名,要在金絲雀館的演唱會上用這首曲子?

泉:我還沒決定要用這首曲子,但這是現在最有力的候補

雷歐:欸~這首曲子太陰鬱了我不喜歡!駁回!

泉:駁回⋯說要交給我負責的正是你這傢伙吧?都到了這種時候了,你可沒有權利抱怨啊?

雷歐:哇哈哈哈哈哈~是那樣沒錯,但是,陰鬱的曲子不會感覺很寂寞又很哀傷嗎?

雷歐:本來金絲雀館就要被拆除,大家都變得感傷了,氣氛可能會變得陰沉沉的喔

雷歐:而且現在的我不會創作這樣感覺的曲子,會更不順心的吧

雷歐:啊還...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二話】

泉:說什麼為什麼⋯是你叫我用你的現有歌構成的吧

雷歐:啊啊,好像有這麼回事,嗯⋯所以說瀨名,要在金絲雀館的演唱會上用這首曲子?

泉:我還沒決定要用這首曲子,但這是現在最有力的候補

雷歐:欸~這首曲子太陰鬱了我不喜歡!駁回!

泉:駁回⋯說要交給我負責的正是你這傢伙吧?都到了這種時候了,你可沒有權利抱怨啊?

雷歐:哇哈哈哈哈哈~是那樣沒錯,但是,陰鬱的曲子不會感覺很寂寞又很哀傷嗎?

雷歐:本來金絲雀館就要被拆除,大家都變得感傷了,氣氛可能會變得陰沉沉的喔

雷歐:而且現在的我不會創作這樣感覺的曲子,會更不順心的吧

雷歐:啊還有一件想知道的事情,為什麼瀨名你會在這裡?

泉:哈?你現在才問?這不是一開始就要問的嗎?

泉:嘛算了,我剛好在附近,想到了金絲雀館在附近。

泉:既然都到這附近,就來了

泉:說起來你又是為什麼會在這裡?

雷歐:嗯?我在作曲啊!

泉:哈?我不是想知道你「在幹什麼」而是想知道你「為什麼在這裡」啊!

泉:作曲什麼的在發現你的時候就知道了⋯⋯

泉:我是想知道你為什麼會來金絲雀館,又為什麼有金絲雀館的鑰匙

雷歐:為什麼來金絲雀館的話,是因為如果來這裡就能想出根金絲雀館相稱的曲子,鑰匙的話是跟杏借的喔!

泉:欸⋯⋯?!怎、怎麼回事?

泉:我還以為肯定是因為和我在曲子的意見上對立而受傷,不知跑到哪兒去了⋯⋯

泉:做夢也沒想到你竟然會為了金絲雀館的演唱會而作曲

雷歐:嗯嗯?我沒有說過「因為和你意見相左傷到我,所以我要走了!」吧?

泉:嗯、嗯。但是,在意見對立後你就不見了,會這樣胡亂推測也是沒辦法的啊⋯⋯

泉:呐,為什麼要作曲?你說了交給我負責,就不需要再為了這次的演唱會作曲了啊

泉:即使如此你還是向杏借了鑰匙來到金絲雀館做了新曲,這理由我不明白啊

雷歐:呐瀨名,無法唱歌的金絲雀怎麼樣了?

泉:欸,怎麼突然問這個?原本是從什麼話題講到提出這問題的?

雷歐:那個答案,就是我創作新曲的理由。

泉:⋯⋯⋯⋯⋯⋯

雷歐:怎麼了?瀨名?⋯⋯啊啊,是啊,因為瀨名很溫柔,所以講不出口殘酷的事情而噤聲了吧?

雷歐:那樣的話讓我來回答你吧!無法唱歌的金絲雀,挨了鞭子被要求唱歌

雷歐:那如果這樣也唱不了呢?那就扔進山裡埋起來!

雷歐:哇哈哈哈,真殘酷啊~但會被認為即使那樣做也可以,是為什麼呢?因為金絲雀唱歌是很有價值的

雷歐:沒有價值的東西,就算不是金絲雀也會被扔掉吧?

雷歐:沒有人會珍惜那種東西的

雷歐:嘛啊這世界那麼大,說不定真的有會那樣做的傢伙在,但大部分的人是不會把它們放在掌心的

雷歐:我啊,這次⋯不,不只是這次,那時候也是吧。我沒能創作出大家希望的曲子

雷歐:就只有你希望我的曲子,無論怎麼想,鬧中浮現出的旋律都充滿了叫罵聲和詛咒的話⋯⋯⋯

雷歐:我無法寫出明亮又歡樂的曲子

雷歐:從那之後我就不再寫陰暗的曲子了,我在心裡發誓,要創作出像你以前所希望的那樣明亮的曲子

雷歐:但是,我辦不到,就像無法唱歌的金絲雀一樣,失去了被追求的價值

雷歐:但是你什麼都沒說,啊,是因為我突然跑出去了所以不能說嗎?

雷歐:還是因為瀨名很溫柔,所以說不出過分的話?

雷歐:如果瀨名不鞭斥我的話,我就只好自己鞭斥自己了吧

雷歐:我一定,要在正式演出前完成你想要的曲子

雷歐:如果還是辦不到的話,就把我扔到山上吧,埋了也沒關係,不管你對我做什麼我也不會有怨言的。

雷歐:所以,再等我一下吧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一話】

泉:(哎呀,不小心想的出神,待太久管理員會生氣的)

泉:(但是,門和門鎖都是開的,還有誰在這裡⋯?在這種時間點到底會是誰?)

泉:(嗯?現在好像聽到了大廳裡面有音樂聲?,總之,趕快先進去裡面看看)

雷歐:~~♪

泉:(果然是音樂聲!不對,不是音樂比較像是歌聲。該不會⋯⋯這聲音⋯⋯)

雷歐:♪〜♪〜♪〜♪〜

雷歐:♪〜♪〜啊,這樣比較好!前半段用輕快的曲調,後面就用緩慢的調子吧!

雷歐:哇哈哈哈哈~靈感湧現出來啦湧現出來啦~

雷歐:呼呼,現場作曲進度真快啊~點子像水一樣湧現,我都止不住笑了啊~哇哈哈哈哈哈~

泉:『王』!你...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一話】

泉:(哎呀,不小心想的出神,待太久管理員會生氣的)

泉:(但是,門和門鎖都是開的,還有誰在這裡⋯?在這種時間點到底會是誰?)

泉:(嗯?現在好像聽到了大廳裡面有音樂聲?,總之,趕快先進去裡面看看)

雷歐:~~♪

泉:(果然是音樂聲!不對,不是音樂比較像是歌聲。該不會⋯⋯這聲音⋯⋯)

雷歐:♪〜♪〜♪〜♪〜

雷歐:♪〜♪〜啊,這樣比較好!前半段用輕快的曲調,後面就用緩慢的調子吧!

雷歐:哇哈哈哈哈~靈感湧現出來啦湧現出來啦~

雷歐:呼呼,現場作曲進度真快啊~點子像水一樣湧現,我都止不住笑了啊~哇哈哈哈哈哈~

泉:『王』!你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泉:樂譜像山一樣堆的到處都是,又在作曲了嗎?等等我也不需要特意去問啊

泉:真是的,我可是因為『王』都不在knights的練習裡露臉,又不來學校而擔心著啊⋯⋯

泉:結果你竟然在這邊開心的作曲

泉:嘛,關於這點,你和平時一樣我就放心了,但你是連一句話也不會聯絡的嗎?

泉:⋯不只是我,knights 的傢伙們也是,成喵也因為你都不來學校而擔心著啊!

泉:別讓我太擔心啊!我已經從睡間那裡聽說你昨天在公園了,反正又是那樣在公園熬了一夜對吧?

泉:都已經這麼晚了,回家好好休息吧!在演唱會前感冒是不被允許的吧?

雷歐:哼哼哼~♪

泉:『王』?別無視我自顧著作曲啊!好好把我的話給聽進去然後回答我啊!

雷歐:哼哼哼哼哼〜♪〜♪

泉:哈?誰叫你用「哼歌」來回答啊?給我用「是」或者「yes」來回答啊!

凜月:這邊也是一樣呢,不會察言觀色嗎?

泉:嗯,真的沒察言觀色,這樣就可以從『王』手中搶走樂譜了。睡間,來幫忙。

凜月:嗯~那樣做的話,『王』說不定會生氣的咬人喔

凜月:而且,我是那種比起比腕力更愛用頭腦解決問題的類型⋯⋯所以我要用頭腦想出一個讓他注意到我們的方法

泉:別講廢話,喂!『王』!結束作曲然後回家!

雷歐:♪〜♪〜♪〜♪〜♪〜♪〜

泉:又無視?!你其實有聽到但故意無視的吧?喂!說點什麼啊!

凜月:加油加油~♪

泉:你還說加油啊?!啊啊啊啊真是!超煩的!

凜月:啊哈哈,雖然我是真的想幫你,但現在這種時候能讓『王』回去的適合人選一定是小瀨啊

凜月:我可不是因為麻煩而只顧著看喔

泉:是怎樣啊⋯⋯算了,睡間是靠不住的,我一個人想辦法

泉:我來沒收樂譜⋯⋯啊?!這傢伙,為了不讓別人奪走樂譜,一直用雙手緊握著啊!

泉:『王』!如果你不放開的話,我可是會把譜撕的碎碎的喔!這樣一來困擾的人會是你啊!

雷歐:我絕不會屈服於威脅!我要堅強的戰鬥下去!!

泉:哈?我才不是想威脅你而威脅你!是你不應該無視我自顧著作曲的啊!

雷歐:如果作曲完成的話我就會聽你說了啊,你就不能稍微等一下嗎~?

雷歐:還是說你連那短短幾分鐘都等不了?真是太急躁了啊

泉:你說如果完成的話,但是什麼時候完成啊?你說說是幾點幾分幾秒會結束啊?

雷歐:哇哈哈哈,別說那麼幼稚的話啊。嗯~就快完成了只剩下最後加工所以大概五分鐘?不對,十分鐘?大概,三十分鐘就能完成了吧!

泉:這種曖昧的回答你說你「明白了」?果然還是要沒收樂譜!

雷歐:哇!不要!別想從我這裡奪走樂譜!

泉:等等!別撲過來啊!又暗又看不見腳下會跌⋯⋯哇啊啊??

泉:哎呀?!

雷歐:哎呦?!

泉:好、好重⋯『王』,別騎在我身上快下去啦,肚子真的很難受⋯⋯

雷歐:哇哈哈,抱歉抱歉,嘿~咻!

泉:喔呦!你起來的瞬間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了啊!一般都是會小心避開的吧?!

雷歐:對不起啊。⋯⋯嗯嗯?啊咧?是瀨名?!

泉:欸欸,你到現在才注意到是我?

雷歐:對啊,因為我集中精神在作曲,雖然有月光但還是看不到對方的臉,⋯⋯⋯⋯是嗎!原來是瀨名啊!

泉:嗯,是我喔。真是的⋯你不在knights的課上露臉也不去學校我很擔心的啊!

泉:⋯⋯⋯⋯不只是我,大家都很擔心你喔

雷歐:你擔心了嗎?因為我不在是常有的事,我還以為瀨名和其他傢伙都隨便看待這件事呢!

雷歐:不過我還是犯錯了啊,對不起~

泉:完全看不出你有反省的樣子啊。⋯⋯唉,總之能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泉:話說回來,剛才跌倒的時候樂譜灑落一地,我包裡的東西也倒出來了

雷歐:那也很抱歉啊!為了賠罪我來撿吧~多虧了月光幫了大忙呢!嘿咻嘿咻~

雷歐:⋯嗯嗯,啊咧咧?

泉:怎麼了?發出這麼淒厲的叫聲,發現不好的東西了?

雷歐:這個樂譜,不是我剛才寫的那一份!這,大概是我之前作的曲子!

雷歐:即便是健忘的我,也記得自己做過的曲子!

雷歐:我以前做的曲子不可能再寫出來了,那樣的話,就是放在瀨名的包裡了吧。但是為什麼?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話】

泉:⋯⋯⋯⋯⋯

凜月:⋯⋯⋯⋯⋯

凜月:(到處轉來轉去,已經是晚上了啊)

凜月:(結果,『王』不在公園,雖然有在附近找了幾回,但還是沒找到)

凜月:(『王』到底去哪裡了?)

凜月:(話雖如此,走到繁華街的盡頭了呢)

凜月:(因為我很少來這附近,所以對這邊的道路不怎麼熟,小瀨知道嗎?)

凜月:(嗯?從包包拿出手機了開始搜尋些什麼了,看來小瀨也不太知道,正在用手機確認現在的位子吧?)

凜月:小瀨

泉:嗚哇啊啊!?睡間,別突然從背後出聲啊!會發出奇怪聲音的!

凜月:抱歉抱歉,⋯⋯啊咧?那個建築物跟杏傳來照片裡的看起來是同一個,...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十話】

泉:⋯⋯⋯⋯⋯

凜月:⋯⋯⋯⋯⋯

凜月:(到處轉來轉去,已經是晚上了啊)

凜月:(結果,『王』不在公園,雖然有在附近找了幾回,但還是沒找到)

凜月:(『王』到底去哪裡了?)

凜月:(話雖如此,走到繁華街的盡頭了呢)

凜月:(因為我很少來這附近,所以對這邊的道路不怎麼熟,小瀨知道嗎?)

凜月:(嗯?從包包拿出手機了開始搜尋些什麼了,看來小瀨也不太知道,正在用手機確認現在的位子吧?)

凜月:小瀨

泉:嗚哇啊啊!?睡間,別突然從背後出聲啊!會發出奇怪聲音的!

凜月:抱歉抱歉,⋯⋯啊咧?那個建築物跟杏傳來照片裡的看起來是同一個,這麼一說,那是金絲雀館嗎?

泉:嗯,我記得金絲雀館確實在附近,但那也是很久以前的記憶了⋯

泉:因為有可能是我記錯,所以搜尋了一下金絲雀館的網站

泉:在地圖軟體裡輸入現在的位子,然後在把金絲雀館設為目的地搜尋一下。

泉:啊,果然。從這裡走不到五分鐘就是金絲雀館了

凜月:呼⋯⋯說起來,大家一直說要去現場勘查但都沒有去,既然這麼近的話要不要順便去看看?

泉:⋯也是呢,機會難得就去一下吧

凜月:(唔,如果是平常的小瀨會說「在這種時間去它也不會開,白費力氣」之類的話)

凜月:(儘管如此,還是說出這種平常不會說的話,應該是因為到處找人轉來轉去,太累了導致判斷力下降吧)

泉:睡間?你在發什麼呆?晚上應該是你的主場吧?還是因為我帶著你到處跑累了?

泉:說的也是啊,你本來就是因為狀況很差才會回去錄音室的,因為你什麼也沒說,我就隨便認定你沒事了

凜月:啊哈哈,我沒說過任何一句我狀況很差喔。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話,我還會說要去金絲雀館嗎?為什麼不邀請我呢?

凜月:小瀨,你用手機查好路線了對吧?好了好啦~快帶路吧

泉:嗯、嗯⋯真的,有精神到我不需要擔心了啊

泉:那麼,走這裡。我帶你去吧睡間。

凜月:欸~這裡就是金絲雀館啊。嗯?小瀨,在包裡翻些什麼?

泉:這麼暗,腳下很危險的吧。打算用手機把它給照亮

凜月:是嗎,我不用特別那樣做也沒關係,就算很暗我也看得見。真宏偉的洋樓啊⋯門也裝飾的很古老,嗯?

凜月:(啊咧?輕輕推一下門就開了,真不安全啊⋯還是說,是有人在裡面嗎?)

泉:喂~睡間?別一個人自顧自的走掉啊,在那踢到石頭跌倒了都不知道喔?

泉:(沒有回應⋯啊咧?門是開的?欸,不會吧⋯?不,有個單人能通過的小縫隙!)

泉:(所以說,睡間把門打開然後進去了?)

泉:(雖然很在意睡間怎麼把鎖解開的,但還是先追上他要緊)

凜月:⋯⋯⋯⋯⋯

泉:睡間~?⋯啊,總算找到你了!進來這種地方你是想怎樣啊?如果被管理者發現就糟糕了,趕快回去吧

凜月:欸,再一下就好。你看那邊。月亮照在彩繪玻璃上,很漂亮喔

凜月:呵呵,這就是金絲雀館啊。比照片上看到的還要美多了,能來真是太好了

泉:⋯⋯⋯⋯⋯

泉:(那個時候明明還覺得很寬廣的,現在這大廳卻這麼狹小⋯⋯)

泉:(當時還跟鋼琴差不多高的我,已經成長到可以俯視它的高度了啊)

泉:(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但現在只要閉上眼睛,還是能想起那時的情景)

泉:(啊⋯真懷念。真的⋯好像回到過去一樣⋯)

凜月:(啊咧?有訊息。⋯欸。嗯嗯。原來如此)

凜月:(讓小瀨知道一下比較好,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鋼琴一動也不動⋯)

凜月:(在金絲雀館有特別的回憶,沈浸在裡頭了嗎?)

凜月:(那樣的話,出聲就太不解風情了呢,呵呵呵,我是個貼心的好孩子~)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九話】

嵐:小~杏~讓你久等了!

嵐:哎呀,已經重新開始工作了嗎?⋯⋯嗯,接到聯絡後還發呆太浪費時間了?

嵐:果然是小杏啊。這樣也好,我大致確認了下作業的流程,精細的縫製就交給小杏

嵐:而剪布就交給人家負責可以嗎?

嵐:那麼剩下的四件,就一起加油吧♪

嵐:那個,我可以坐你旁邊嗎?那麼就失禮了~

嵐:⋯呵呵,用尺直接測量布相當困難呢

嵐:雖然剛才也是這樣,本來我是想好好準確測量的,但還是有些微妙的誤差啊

嵐:欸?即使是小杏也有不能直接測量的時候嗎?

嵐:那要的話,有誤差也是沒辦法的事啊⋯什麼的,可不能同意呢。為了盡可能的不要有誤差,...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九話】

嵐:小~杏~讓你久等了!

嵐:哎呀,已經重新開始工作了嗎?⋯⋯嗯,接到聯絡後還發呆太浪費時間了?

嵐:果然是小杏啊。這樣也好,我大致確認了下作業的流程,精細的縫製就交給小杏

嵐:而剪布就交給人家負責可以嗎?

嵐:那麼剩下的四件,就一起加油吧♪

嵐:那個,我可以坐你旁邊嗎?那麼就失禮了~

嵐:⋯呵呵,用尺直接測量布相當困難呢

嵐:雖然剛才也是這樣,本來我是想好好準確測量的,但還是有些微妙的誤差啊

嵐:欸?即使是小杏也有不能直接測量的時候嗎?

嵐:那要的話,有誤差也是沒辦法的事啊⋯什麼的,可不能同意呢。為了盡可能的不要有誤差,不更加謹慎的測量可不行呢

嵐:雖說是這樣⋯但不管是要測量布的長度、裁切、還是裁縫

嵐:像這樣累死人的工作平時都是小杏一個人在做,真是令人欽佩啊

嵐:欸?支持偶像是製作人的工作,所以完全不會覺得累?

嵐:雖然你這樣說人家是很高興,但那些就算不是小杏也能做到的工作⋯

嵐:比如說像現在,人家在用尺量布對吧。像這樣簡單的工作人家覺得交給我們來做也可以喔

嵐:嗯?啊啊,小杏說過「不能讓偶像做雜事」

嵐:但是,這次人家來幫忙了對吧?嘛,人家拜託了好幾次,這次你終於點頭答應了

{嵐CG圖}

嵐:⋯好啦,線畫完了。接下來用裁切的方式把布剪下來吧~喀嚓喀嚓~

嵐:啊啦?怎麼了?小杏?該不會是弄錯了?

嵐:我應該著重在準備演唱會上?說起來還沒告訴小杏呢,其實發生了如此這般的事情

嵐:啊哈哈,嚇了一跳啊,嗯?為什麼人家沒被嚇到?

嵐:說的也是啊,雖然人家也有嚇到,但『國王』他啊,不管是不知道跑到哪裡還是和小泉吵架都是常有的事喔

嵐:雖然現在消失了,但正式演出時還是會出現的吧。所以,我們不要著急,朝著正式演出的方向去準備就行了

嵐:還有,也是因為小司和小凜月有去找『國王』了呢

嵐:對了對了,馬上就找到昨晚在公園看見『國王』的情報了喔

嵐:應該再過不久,就能依著這情報找到『國王』了吧

嵐:好啦,裁切完成!就照著這狀態繼續下去吧~

嵐:嗯?呀,小杏⋯不可以扯制服喔

嵐:⋯欸?你說「心裡有數」⋯⋯?欸欸?是這樣嗎?

{場景轉換}


凜月:啊哈哈~傍晚的天空好紅,就像血一樣啊♪

泉:是是是。說起來,你的身體沒問題嗎?你本來的活動時間是從晚上開始的吧,在錄音室休息到晚上不是比較好嗎?

凜月:果然今天的小瀨很溫柔⋯嗯,即使要行動也沒問題的喔

凜月:⋯⋯小瀨現在是要回家嗎?

泉:嗯,想回去思考一下演唱會的曲子

凜月:喔⋯呐,小瀨。如果就這樣找不到『王』的話,要怎麼辦?

泉:什麼要怎麼辦,至今為止都沒變過吧

泉:『王』回來那時後也是,要不要參加knights的活動都是看那傢伙的心情決定的

泉:『王』不在的時候就四個人行動,還不是一樣的結果

泉:不管那傢伙在不在,對我們都沒有多大的影響,一直以來『王』不在我們也能夠辦得到,所以這次也可以想辦法

泉:⋯⋯⋯就算沒找到,也沒關係的

凜月:(確實,正如小瀨所說)

凜月:(但是,現在的knights可是連『王』也在的五人的knights,這點小瀨也是知道的)

凜月:(明明『王』回來的時候比任何人都還要高興)

凜月:(不管有沒有~什麼的,都說岀了這種討人厭的話,很不坦率的在強詞奪理啊)

凜月:(明明說了就算找不到也沒關係,但還是小心翼翼的注意著馬路,果然是在強詞奪理)

泉:⋯⋯?睡間,你想說什麼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臉看

凜月:沒,什麼都~沒有

凜月:(啊⋯不知道小瀨有沒有意識到,他在繞遠路)

凜月:(平時是往右轉現在卻往左轉⋯⋯啊,是這樣啊,打算去公園呢)

凜月:(接下來太陽下山後就是晚上了,回家也沒什麼事可做,我也跟過去吧)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八話】

泉:(⋯真是的,不管是新鮮感還是什麼的,『王』不在就沒辦法啊)

泉:(雖然很後悔⋯但就像鳴君說的那樣啊)

泉:(不只是最近的,也該考慮把一些過去的曲子加進來嗎)

泉:(確實是在這桌子的抽屜裡,正好放了那傢伙做的曲子⋯)

泉:(哇,因為都沒動過所以沾滿了灰塵啊)

泉:(哇,好懷念啊,這樣的曲子也有呢)

泉:(「因為看了結局很令人絕望的漫畫所以心情很差,所以我準備了一個明亮幸福的結局!」突然這樣說了)

泉:(然後就在正式表演前一天換了曲子)

泉:(雖然給無端捲進的我們惹了大麻煩,但最後就如那傢伙新準備的曲子一樣,帶著明亮幸福的心...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八話】

泉:(⋯真是的,不管是新鮮感還是什麼的,『王』不在就沒辦法啊)

泉:(雖然很後悔⋯但就像鳴君說的那樣啊)

泉:(不只是最近的,也該考慮把一些過去的曲子加進來嗎)

泉:(確實是在這桌子的抽屜裡,正好放了那傢伙做的曲子⋯)

泉:(哇,因為都沒動過所以沾滿了灰塵啊)

泉:(哇,好懷念啊,這樣的曲子也有呢)

泉:(「因為看了結局很令人絕望的漫畫所以心情很差,所以我準備了一個明亮幸福的結局!」突然這樣說了)

泉:(然後就在正式表演前一天換了曲子)

泉:(雖然給無端捲進的我們惹了大麻煩,但最後就如那傢伙新準備的曲子一樣,帶著明亮幸福的心情結束了表演)

泉:(啊哈哈,是個在正式表演時擅自改編曲子的傢伙呢)

泉:(還給搞不清楚狀況又混亂的我們下達了「開心的唱歌跳舞吧!這樣就好了!」如此模糊的命令啊)

泉:(就那樣放肆的唱歌跳舞意外的不賴呢)

泉:(⋯⋯⋯⋯)

泉:(等等,不能再想下去了,得考慮演唱會的曲子組合)

泉:(唔⋯如果這些是過去的曲子的話,說不定也有些沒發表過的曲子啊)

泉:♪~♪〜♪~嗯?我不記得唱過這首曲子啊,該不會,真被我找到『王』未發表過的曲子了?

凜月:嗯~唔唔~喔。不,這個表演過一次喔

泉:嗚哇!等、睡間!你什麼進來錄音室的?!

凜月:嗯~差不多剛才吧。我好歹也是有邊說「呦~呼♪」邊走進來的

凜月:因為看起來很專心,所以小瀨沒注意到吧

凜月:比起這個,小瀨在找『王』的樂曲啊,怎麼了嗎?

泉:金絲雀館的表演不是變成要用Knights的現有曲了嗎?

泉:但是,鳴君說了現有曲的話就沒有新鮮感了

泉:我認為拿些過去的曲子來用,也許碰巧有沒發表過的曲子,所以在找

泉:說起來睡間怎麼會回到錄音室?從鳴君那裡得知,你和司君一起去找『王』了不是嗎?

凜月:嗯,但是我交給小司負責了

凜月:雖然很努力的在改正日夜顛倒,但果然這種時間點就起來活動還是很辛苦啊⋯⋯

凜月:連回家的力氣都沒有了,我想說到錄音室休息一下所以就來了

泉:呼⋯那樣的話我不在你比較能安靜休息對吧。我會盡量不吵到你的所以讓我繼續工作吧

凜月:啊哈哈,小瀨習慣性照顧人呢,我的話會睡在後面,你不用擔心會吵到我的

凜月:我也沒到要睡床上的程度,我坐在椅子上發個呆就足夠了

泉:阿是嗎?那我就不客氣的繼續工作⋯⋯啊

泉:呐,睡間,這首曲子,你說了演唱過一次對吧?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凜月:應該不是小司剛進來的時候吧。是我和小瀨小鳴和小司四個人唱的歌

泉:啊⋯我也漸漸想起來了,這是『王』即將休學前寫的曲子

凜月:嗯,我只唱過一次,我已經不記得演唱會時的結果了

凜月:嘛,那時的我不怎麼積極的參加活動啊

凜月:小瀨和小鳴也都只在自己開心的時候才來參加活動,也許是因為時間不合而不唱的吧

泉:⋯⋯⋯⋯

凜月:啊咧?小瀨,為什麼把這樂譜放到包包裡?

泉:因為這曲子的氛圍跟金絲雀館的形象很合,但這首使用起來如何我還不知道,所以先放在候補第一的位子

凜月:呼~畢竟曲子的構成是由小瀨負責的,就算使用那首曲子我也不會有異議的喔

凜月:嗯~陪小瀨聊天喉嚨好乾啊,小瀨,去幫我泡冷茶

泉:蛤?為什麼是我啊?⋯⋯真是拿你沒辦法啊。看在你似乎很努力在尋找『王』的份上,今天就特別對你溫柔點吧

泉:還有,我包包放這裡別給我隨便亂看喔

凜月:好好~呵呵,不一一說明溫柔的理由就不會溫柔,小瀨還真是麻煩呢

凜月:啊,說到『王』就讓我想到,我們獲得了昨天在公園看到『王』的情報喔

泉;欸,真的嗎?不是謠言吧?

凜月:嗯,因為是從看見『王』的目擊者本人⋯柯基那裡得來的情報,應該是不會錯的

泉:『王』在這麼近的地方啊。嘛,不是在哪裡橫屍街頭就不錯了啊?

凜月:小瀨⋯⋯

泉:呼,會半夜在公園裡作曲什麼的,好像就是那傢伙了啊,不會給除了我們以外的其他人帶來麻煩嗎?

凜月:啊,是啊,給柯基帶來了麻煩

泉:果然⋯⋯給,冷茶。希望這種事別再發生第二次,先嚐嚐味道在喝吧,睡間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七話】

泉:(和成喵分開後本想直接回家的心情都沒了,所以回到了錄音室)

泉:(嘛,目前還沒有決定演唱會要開哪一首,又不能老是在上課,差不多該決定下來了啊)

泉:(那傢伙,說了「瀨名比較有品味」,毫不在乎的給了我壓力啊,真是麻煩)

泉:(哈⋯就算在心裡不斷發牢騷,也改變不了不得不用現有歌曲的事實)

泉:(不轉換心情、集中精神來想想演唱會的表演曲子可不行啊)

泉:(⋯啊、這首曲子也許跟金絲雀館的形象很相近,那首感覺也不錯)

泉:(多虧了『王』像笨蛋一樣的作曲,用現有的歌也能組合成很好的表演啊)

泉:(⋯可是,怎麼回事。這種回到一開始的感覺...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七話】

泉:(和成喵分開後本想直接回家的心情都沒了,所以回到了錄音室)

泉:(嘛,目前還沒有決定演唱會要開哪一首,又不能老是在上課,差不多該決定下來了啊)

泉:(那傢伙,說了「瀨名比較有品味」,毫不在乎的給了我壓力啊,真是麻煩)

泉:(哈⋯就算在心裡不斷發牢騷,也改變不了不得不用現有歌曲的事實)

泉:(不轉換心情、集中精神來想想演唱會的表演曲子可不行啊)

泉:(⋯啊、這首曲子也許跟金絲雀館的形象很相近,那首感覺也不錯)

泉:(多虧了『王』像笨蛋一樣的作曲,用現有的歌也能組合成很好的表演啊)

泉:(⋯可是,怎麼回事。這種回到一開始的感覺)

泉:(是因為那傢伙沒有出現,就彷彿回到過去一樣所以才不安吧)

泉:(雖然『王』會休學是因為天祥院,還有一些各式各樣的原因,但最根本的還是我的錯啊)

泉:(然後,這次又是因為我說的話⋯)

泉:(那傢伙曾經支離破碎過,好不容易恢復了,但並不是全部)

泉:(和會因為小事情而壞掉的那傢伙有糾紛會發生什麼事情,明明我是知道的)

泉:(嗯⋯⋯?欸,門打開了?該、該不會是雷歐君?!)

嵐:嘿⋯咻

嵐:呵呵,果然兩手拿滿東西的情況下開門很累呢⋯哎呀?

嵐:果然是小泉啊。因為錄音室的鑰匙被借走了,我就想你會在這裡喔

泉:⋯⋯⋯⋯⋯

嵐:小泉?一聲不響的盯著人家的臉,怎麼了嗎?

泉:沒什麼,什麼事都沒有。說起來,你剛說了「果然在這裡」,剛才是在找我嗎?

嵐:嗯,想給小泉看一下演唱會的表演服

泉:表演服?⋯⋯說起來,鳴君有說過要幫忙杏做衣服來著,是嗎,已經完成了啊?

嵐:只有一件喔。反映了我們的意見所以變成了很棒的表演服呢,你看你看~

泉:⋯呼,一方面有著Knights的風格,一方面有著金絲雀館的形象。嗯,這不差嘛

嵐:小泉這樣說的話那就是合格了呢。得趕快告訴小杏才行呀

泉:說起來,單憑我的判斷可以嗎?不是應該問問其他提出意見給杏的成員嗎?

嵐:別擔心,在傳訊息給小杏的同時,我也傳了表演服的照片給小司他們了

嵐:⋯啊啦,已經回信了呢。嗯嗯,小司和小凜月都說表演服很OK喔

泉:嗯?他們同時回信嗎?

嵐:啊,小司和小凜月是一起行動的

嵐:小泉那時候是第一個走出錄音室的所以不知道,小司說要去找『國王』喔

嵐:然後,小凜月也去幫忙⋯

嵐:順便說一下,雖然是從小司那裡收到回信的,但小凜月的意見似乎也一起傳過來了

泉:欸,懶人般的睡間竟然在幫忙真稀奇啊

泉:最近他都老老實實的參加knights在白天的活動,說那是披著睡間的皮的冒牌貨我也不會意外呢

嵐:啊真是,別講這種失禮的話啊

嵐:小泉也很認真的努力著,也向大家傳達了這一點,也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對吧?

嵐:尋找『國王』這事就交給小司和小凜月,我們來集中精神做好彼此該做的事吧

嵐:接下來,人家差不多要回去小杏那邊了

泉:啊,等一下鳴君!雖然還沒完成,但我想了一下表演方案,你可以來看一下嗎

嵐:沒問題喔。⋯嗯,是那種即使沒有『國王』也成立的表演啊

泉:嗯,『王』連正式表演會不會來都不知道,至今為止只有四人也進行的很順利,沒問題的

嵐:說的也是。因為不管那首歌都是在沒有『國王』的情況下唱過的,所以就算真的沒有『國王』也是有辦法的呢

嵐:不過,這部分是給『國王』負責的對吧?

泉:⋯⋯姑且還是有考慮下那傢伙會來正式表演,就算真的沒來,那時候再交給我負責就好了

泉:那麼,既然沒有意見我就這樣繼續弄了喔

嵐:嗯~大致上是沒問題,但缺乏新鮮感呢。畢竟是現有的曲子所以也沒辦法

嵐:嘛,還有點時間,在稍微調整下會更好吧?

嵐:雖然歌曲組成和演出都是小泉負責,但我們也會幫忙的,若是遇到瓶頸,就來找我商量吧

泉:⋯⋯⋯⋯⋯⋯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六話】


{昨天晚上}

晃牙:里昂,到公園了喔~

晃牙:哎呀,手忙腳亂的~我找到遛狗場了,不用催我也會把狗鍊解開的。

晃牙:唔、啊哈哈哈~看起來好開心啊~果然有狗鍊就會感覺被束縛啊

晃牙:不過啊,這是人類社會的規則,忍耐一下吧

晃牙:哈哈~舔臉頰很癢的啦~里昂~

晃牙:你是說為了本大爺要忍耐嗎?最近,因為UNDEAD的活動太忙,連散步都無法了啊

晃牙:久違的帶你來散步開心嗎?

晃牙:好~雖然已經到這個時間了,但今天還是讓里昂玩到滿意為止吧~

晃牙:來,這個。為了里昂新買的球喔,嘴巴張開,把這咬著吧

晃牙:啊哈哈,嚇到了吧?發出...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六話】


{昨天晚上}

晃牙:里昂,到公園了喔~

晃牙:哎呀,手忙腳亂的~我找到遛狗場了,不用催我也會把狗鍊解開的。

晃牙:唔、啊哈哈哈~看起來好開心啊~果然有狗鍊就會感覺被束縛啊

晃牙:不過啊,這是人類社會的規則,忍耐一下吧

晃牙:哈哈~舔臉頰很癢的啦~里昂~

晃牙:你是說為了本大爺要忍耐嗎?最近,因為UNDEAD的活動太忙,連散步都無法了啊

晃牙:久違的帶你來散步開心嗎?

晃牙:好~雖然已經到這個時間了,但今天還是讓里昂玩到滿意為止吧~

晃牙:來,這個。為了里昂新買的球喔,嘴巴張開,把這咬著吧

晃牙:啊哈哈,嚇到了吧?發出了「噗嘰—」的聲音喔,真有趣~

晃牙:那麼,我把這丟出去,你去把它撿回來吧

晃牙:嗚喔!稍微投太遠了嗎?里昂那傢伙,追著球跑就這樣跑掉了

晃牙:喂~別跑太遠啊!

晃牙:⋯⋯⋯⋯

晃牙:(完全沒有回來,聽到了「喀嚓」的聲音,是跑到雜木叢那邊去了嗎)

晃牙:里昂~?喂~里昂~?如果聽到本大爺的聲音就回來啊~?

{雷歐CG圖}

雷歐:♪〜♪〜♪〜

雷歐:呼呼~被治癒了啊~果然動物治療效果絕佳啊!

雷歐:哎呀哎呀,在稍微老實點吧~多虧了你,才能寫出好曲子來啊

晃牙:啊,里昂,你在這兒啊!

雷歐:嗯?誰叫我?(註一)

晃牙:欸,這不是作曲混蛋嗎。說起來,本大爺叫的是里昂啊

晃牙:該不會是里昂猛撲過去的吧?但是啊~里昂訓練的很好,應該是不會攻擊任何人的啊?

雷歐:嗯,如果我是在這兒作曲的話,那他就只是突然衝進草叢而已

晃牙:作曲?幹嘛要在這麼暗的地方作曲啊。選更明亮的地方,像是家裡之類的比較好吧

雷歐:在在家裡的話無法湧現靈感啊?雖然靜得下來,但刺激不足

雷歐:啊但是,小琉可是不一樣的!不管什麼時候都很可愛,都能刺激大腦!但是這樣一來,就變成為小琉可而做的曲子了喔

雷歐:嘛,我的事不管怎樣都好啦!比起我應該是你吧。這麼晚了在這裡幹什麼呢?話說回來,你是誰啊?

晃牙:本大爺是大神晃牙!會來這裡是因為陪里昂散步,用了下新買的球⋯對了,球有飛過來這裡嗎?

雷歐:球?這個嗎?

晃牙:啊,就是那個。謝謝。和里昂一起玩而丟過來了

雷歐:了解!接住~⋯嗯嗯?

雷歐:哇哈哈!這什麼啊!一按就讓人分神的聲音啊!

晃牙:就是那樣的玩具。好了,別一直玩了交給我吧

雷歐:欸~?再讓我玩一下嘛!再等一下,就有有趣的曲子浮現出來了啊!

晃牙:那種事本大爺不知道啊。我可是要讓里昂玩到滿意為止,少廢話了快還我啊

雷歐:~♪

晃牙:喂!不要無視我!啊啊可惡,使用暴力的話會有抱怨聲的啊。喂,拿過來啊!

雷歐:哇、別耍手段搶球啊!你這個掠奪者!我一定不會把它交給你的!嘎嗚嗚嗚!

晃牙:說什麼掠奪者⋯這顆球是本大爺的東西,你這傢伙才是掠奪者吧?!

雷歐:哇哈哈,別戳我的痛處啊!放心吧,我會好好還給你的,再一分鐘⋯不對,再等五分鐘!

雷歐:為了表達感謝這首曲子就送你吧!想拿它做什麼隨妳的便!啊不過,我並沒有放棄它的著作權這點還請你見諒喔

晃牙:曲子什麼的我才不要啊。本大爺想要的是球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

雷歐:哼哼哼~♪靈感湧現出來啦~湧現出來啦~

晃牙:嗚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再「靈感湧現出來湧現出來」了啊!


{回到現在}

晃牙:嘛,就是這麼一回事

司;那個⋯ leader給你添麻煩了!真的非常抱歉!

晃牙:嗯?為什麼是你這傢伙在道歉?

晃牙:確實沒拿回球這事很累,但作曲結束後我也陪里昂去散步了

晃牙:里昂也很懷念月永學長,雖然玩球的計畫打亂了,但能讓里昂開心真是太好了

凜月:呼⋯『王』還是一樣隨心所欲的過日子,真是鬆了口氣啊

司:沒錯,雖然總給別人添麻煩是個問題,但這也是leader一直以來的行為,曲子看上去也很歡樂,我也安心下來了呢

司:嘛,依舊沒找到leader,不管怎樣,能知道他平安無事就是萬幸了啊

晃牙:雖然還不是很明白,你們在找人這件事,就代表那傢伙要參加knights的活動對吧?

凜月:嗯,不過他一直都這樣,即使是作曲,也有作曲的精神在吧

凜月:(雖然我不關注事態的發展,但有在行動真是太好了。多虧如此我也掌握了『王』的情況。)

凜月:(呐,以前的我。現在的我好像也成長了一點呢)


註一:雷歐和里昂的日文發音只差一個鼻音而已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五話】

司:那麼凜月前輩,讓我們幹勁十足去找leader吧!

凜月:嗯,這倒是可以。不要漫無目的的亂找,以有線索的地方為中心開始找比較好吧

司:哼哼,你以為我沒有考慮任何事就來garden Terrace了嗎?

司:最近,我拿到了leader在garden terrace出沒的目擊情報

司:如果情報沒錯的話,應該是在這裡的!

凜月:嗯⋯雖然你說了最近,但那是昨天?還是前天?

司:欸?說的也是啊。根據情報提供者的話來看,大約是在一週前在這裡看到leader的

凜月:哈?說什麼大約一週前,那是『王』消失之前的事情吧

凜月:那時候在花園露...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五話】

司:那麼凜月前輩,讓我們幹勁十足去找leader吧!

凜月:嗯,這倒是可以。不要漫無目的的亂找,以有線索的地方為中心開始找比較好吧

司:哼哼,你以為我沒有考慮任何事就來garden Terrace了嗎?

司:最近,我拿到了leader在garden terrace出沒的目擊情報

司:如果情報沒錯的話,應該是在這裡的!

凜月:嗯⋯雖然你說了最近,但那是昨天?還是前天?

司:欸?說的也是啊。根據情報提供者的話來看,大約是在一週前在這裡看到leader的

凜月:哈?說什麼大約一週前,那是『王』消失之前的事情吧

凜月:那時候在花園露台上看到『王』是件正常的事,憑那個找也沒什麼意義

凜月:我們要找的是『王』消失之後的足跡,即使搜尋著消失前的足跡,也不可能找到『王』

司:啊⋯是,正如凜月前輩所說。

司:我一直拼命搜尋關於leader的情報,並沒有在意那是不是新的

司:不好意思,凜月前輩,是我的mistake

司:但是,這樣的話要從哪兒開始找起呢?凜月前輩對leader可能會去的場所有頭緒嗎?

凜月:嗯~非常遺憾。我們只能在『王』出現的地方找到什麼算什麼了

司:在找的同時可能會擦身而過,啊啊啊真是的,那個人到底去哪裡了呢

凜月:⋯⋯⋯⋯

司:呃?!凜、凜月前輩?為什麼要鑽到椅子底下?

凜月:不,如果是『王』的話在這樣的地方也不奇怪啊

司:Leader是貓還是什麼的嗎?⋯但是,凜月前輩的話好像也有道理啊

司:那個人【Halloween Party】的時候躲進sink下面,他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的可能性很高啊

司:話說回來⋯⋯凜月前輩為什麼要陪我一起找leader呢?

司:我以為你課程結束就會直接回家了⋯

司:我說要去找leader,你就說要來了呢

司:不,凜月前輩說要去找leader並不奇怪

司:因為一直都是我一個人做的,所以有點疑惑罷了

凜月:我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喔,只是⋯覺得『王』成了『迷路的孩子』吧

凜月:雖然我是個遊手好閒的人,既然是去找人,我也去一下比較好吧

司:關於leader的事情,是把smartphone 掉哪兒了吧?

司:不論誰都聯絡不上,是迷路了沒有錯呢

凜月:嘛,雖然『王』就算迷路了也會很開心的說著靈感湧現出來了然後開始作曲吧

司:啊,那個景象浮現在眼前啊,唔,凜月前輩,leader有躲在椅子底下嗎

凜月:沒有,我粗略的環顧了一下四周,但是沒有找到,也許我們該換個不同的地方

司:那麼,我們去離這兒最近的garden space找找吧?

司:就由我們來找變成迷路的孩子的leader吧!

司:leader~?你在哪裡~?

凜月:嗯~這裡也沒有啊,那邊呢?

司:也一樣。我再去更裡面一點找⋯喔呀?

凜月:怎麼了?小司?找到『王』了?

司:不是,我聽到了「窸窸窣窣」的撥草的聲音,在我們前面肯定有人

凜月:說是誰也不一定是人啊~?說不定是動物呢

司:欸?動物嗎?從飼育小屋逃出來的話,該怎麼辦啊?

凜月:不,聽說最近有很多貓啊狗啊在學校附近徘徊,說不定是牠們啊

晃牙:嗯⋯?喂,幹嘛啊你們!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啊?

凜月:什麼啊,是柯基啊。柯基到底在做什麼呢?這前面確實只有田地了吧?

晃牙:嗯,本大爺可是在整修田地啊

凜月:啊啊⋯說起來柯基,你在種田吧。是在為兄長種番茄嗎?

晃牙:哈啊啊啊啊啊?才、才不是!本來是為了要打倒吸血鬼混蛋才去種蔬菜,是要種大蒜啊!

晃牙:但鼻子好使的本大爺也受了影響,所以趕緊收割,改種番茄了

晃牙:本大爺是一個人住,如果把蔬菜養大的話就能省下伙食費了,才不是為了吸血鬼混蛋啊?

凜月:別在我耳邊大聲說話,柯基。說起來,越是否定越承認那就是事實啊

凜月:嘛算了。說起來柯基,你有看見『王』嗎?

晃牙:『王』⋯⋯?啊啊,你們的頭兒啊。那樣的話我昨天看到了喔

司:欸,真的嗎?!請把詳情告訴我們!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四話】

{數日後}

泉:⋯⋯⋯⋯

泉:(那之後為了演唱會而上課,但『王』卻完全沒露臉)

泉:(嘛,『王』不在課上露臉也不是現在才開始了,不過如果能正式出席就好了啊)

泉:(真是的,那笨蛋的話,會在哪裡⋯?)

仁兔:嗯⋯?啊,果然是泉親。喂~泉親~

泉:啊,成喵,怎麼了?找我有事?

仁兔:沒啦,是沒有什麼事,剛好遇見罷了,沒打招呼直接走過也不太好吧

仁兔:啊不過,確實有事情想問你。泉親,你知道雷歐親在哪兒嗎?

泉:欸,『王』⋯?不,我不知道。說起來,我好些日子沒看見他了

仁兔:這樣啊,我以為泉親和雷歐親是同個團體又是好朋友所以會知...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四話】

{數日後}

泉:⋯⋯⋯⋯

泉:(那之後為了演唱會而上課,但『王』卻完全沒露臉)

泉:(嘛,『王』不在課上露臉也不是現在才開始了,不過如果能正式出席就好了啊)

泉:(真是的,那笨蛋的話,會在哪裡⋯?)

仁兔:嗯⋯?啊,果然是泉親。喂~泉親~

泉:啊,成喵,怎麼了?找我有事?

仁兔:沒啦,是沒有什麼事,剛好遇見罷了,沒打招呼直接走過也不太好吧

仁兔:啊不過,確實有事情想問你。泉親,你知道雷歐親在哪兒嗎?

泉:欸,『王』⋯?不,我不知道。說起來,我好些日子沒看見他了

仁兔:這樣啊,我以為泉親和雷歐親是同個團體又是好朋友所以會知道呢

泉:我和那傢伙才不是好朋友,說起來有和那傢伙關係不錯的人嗎?

泉:那種又麻煩又懶的跟別人打交道的人。

仁兔:泉親會說那樣的話嗎~嘛算了,把你留住了抱歉啊

泉:沒關係,說起來,為什麼成喵要找那傢伙?要做什麼事嗎?

仁兔:嗯,今天是我和雷歐親做值日生,所以在找他

仁兔:雖然值日生可以一個人做完問題不大,但雷歐親好幾天沒來學校這件事就是個大問題了吧?

仁兔:我以為他只是沒來上課,但有來學校啊

泉:嗯⋯沒來的可能很大啊⋯

仁兔:我有試著去用手機聯絡他,但打不通。雷歐親,到底在哪裡啊~

泉:我不知道,那傢伙很任性的啊。至今為止會來學校都很稀奇了,現在這種狀況應該算自然現象吧?

仁兔:啊,你說的也是啊。那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了呢

泉:成喵,值日生的工作,要我幫忙嗎?

仁兔:欸?你怎麼了泉親?吃了什麼壞東西了嗎?

泉:哈?別人對你親切,而你偏偏說出這種話嗎?稍微有點失禮啊

仁兔:沒啦,因為平時壞心眼的泉親竟然說出這種很稀奇的話嘛~但的確挺失禮的,抱歉。

仁兔:然後,雖然你說要幫忙我很開心,但只剩下等等交出日誌就好了。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啊

仁兔:對了,泉親,雖然已經站著講很久了⋯⋯但你的時間沒問題嗎?

泉:嗯,剛才knights集合練習並解散了

泉:雖然離正式演出還有點時間,但還是希望『王』能夠出席排練啊

仁兔:嗯?排練?knights要辦演唱會嗎?

泉:嗯,名為金絲雀館的洋房要被拆除了,從杏那裡被拜託了作為閉館活動的壓軸演出

仁兔:欸?!那裡要被拆了?!

泉:嗯?成喵,你以前去過嗎?

仁兔:嗯,很久以前⋯我還在聖歌隊的時候,曾在那裡唱過歌

仁兔:雖然從那之後就一次也沒去過,但因為事很漂亮的洋房所以還殘留在記憶中,因為是記憶中的洋房,被拆除了感覺很寂寞啊

仁兔:泉親,我想去看演唱會,你能賣票給我嗎?

泉:啊啊,賣票的話是杏負責的,你去拜託她吧,如果告訴理由的話,她就能幫你準備好了吧

仁兔:這樣啊。那我去找杏並拜託她吧

仁兔:我還有值日生的工作,差不多要走了,謝謝你告訴我金絲雀館的事,泉親。

泉:是是,不過是因爲對話的流動而產生的話題,因為這個被道謝什麼的倒是不錯啊

泉:(話又說回來,那傢伙,不來學校到底是去哪裡做了什麼啊?)

泉:(⋯好討厭。一瞬間,想起了那傢伙休學的事情了)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三話】

凜月:⋯啊

嵐:怎麼了?小凜月?把東西忘在錄音室了嗎?

凜月:不是,我沒有忘記東西,只是想到廚房的冰箱裡有我做的點心而已

凜月:如果可以的話來吃點吧~順便我也可以泡點茶~

司:雖然喝茶很好,但凜月前輩做的點心外觀上看起來grotesque ,請讓我考慮一下

凜月:真過分啊。既然小司這麼說的話那我不要給小司吃了

凜月:其實這是我跟杏一起作的點心,不只味道還是外觀都是最棒的說。但小司比較適合點蛋糕來著?

司:欸、那說的太早了!我喜歡吃姊姊大人做的點心!

凜月:啊哈哈,真起勁。嘛,只有小司被排擠在外也挺可憐的啊

凜月:剛才的發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三話】

凜月:⋯啊

嵐:怎麼了?小凜月?把東西忘在錄音室了嗎?

凜月:不是,我沒有忘記東西,只是想到廚房的冰箱裡有我做的點心而已

凜月:如果可以的話來吃點吧~順便我也可以泡點茶~

司:雖然喝茶很好,但凜月前輩做的點心外觀上看起來grotesque ,請讓我考慮一下

凜月:真過分啊。既然小司這麼說的話那我不要給小司吃了

凜月:其實這是我跟杏一起作的點心,不只味道還是外觀都是最棒的說。但小司比較適合點蛋糕來著?

司:欸、那說的太早了!我喜歡吃姊姊大人做的點心!

凜月:啊哈哈,真起勁。嘛,只有小司被排擠在外也挺可憐的啊

凜月:剛才的發言就讓它一筆勾消吧。要感謝我啊~

司:是!非常感謝!凜月前輩!

嵐:那麼我去冰箱把點心拿出來,小凜月就去準備茶吧

司:啊,我也來幫忙!前輩在工作而自己卻在休息可不行呢

嵐:謝謝你,小司。那小泉要做什麼呢?佔位子⋯但現在不管哪兒都是空的啊

泉:司君去幫鳴君的話,我就去幫睡間吧。嘛,只是倒茶而已,不用特別做什麼,我就坐在這兒等你吧。

凜月:沒有,我可能會因為太睏了所以弄錯了茶葉份量喔。如果小瀨在一旁看著的話就幫大忙了

嵐:那麼都準備好了的話就在沙發這邊集合吧!我們走吧~小司~

[十分鐘後]

嵐:嗯~真好吃~不愧是小凜月和小杏作的點心~

司:嚼嚼~沒錯!這個不論多少都吃得下!

泉:等等,不要邊吃邊聊,很沒禮貌的吧?

泉:以前明明就很有教養,是教育方法弄錯了?

司:呃,我不記得是瀨名前輩帶我長大的

嵐:嗯嗯,把小司和我視作姐妹一樣帶大的呢

司:不對吧,不但沒有和鳴上前輩一起被帶大,姐妹什麼的也是不對的喔?

司:嗯,吃著美味的點心和茶,真是太棒了。不過,是為了思考live的事情而轉移地點。

司:差不多要來談這個了吧?

嵐:說的也是呢,不要和諧,來進入正題吧

嵐:雖然在演唱會上唱的是已有的曲目,但最近『國王』作了很多曲子⋯

嵐:我們就用其中的哪首曲子做為什麼樣的表演來討論吧

凜月:嗯~不論是歌曲還是演出,不知道現場氣氛的話就沒辦法決定了啊

凜月:雖然有從杏那裡拿到照片,但光靠那個還不知道重點,我覺得不實際去一趟的話沒辦法瞭解啊

司:事前場勘確實很重要

司:除了現場的氣氛,知道作為我們live場地的dance hall到底有多大也是必要的

泉:關於到底多大這件事,我倒是知道

司:欸?難道瀨名前輩以前去過金絲雀館?

泉:以前去過一次,那時候就破破爛爛的,會被拆掉是理所當然的,還不如不要維持那麼久呢

司:啊啊,所以才看起來那麼失落的樣子啊

司:知道了懷念中的地方要被拆除了,才會變得多愁善感啊

泉:司君,我剛才的話你沒好好聽清楚嗎?我說了「以前去過一次」的吧?

泉:我才不會懷念只去過一次的地方啊!

{凜月cg圖}

凜月:(小瀨嘴上這樣說,但真的是這樣嗎?)

凜月:(仔細細想,小瀨變得很奇怪,是在聽了杏說要在金絲雀館演出的事情後吧)

凜月:(和『王』在曲風的的方向上對立,也反駁了對金絲雀館的意象)

凜月:(如果沒有懷念的話,是不會那樣說的吧)

凜月:(話雖如此,小瀨說的那麼隱晦,應該是不想說吧,那樣的話最好不要細問)

凜月:(如果是相反的立場,我也不想被人刨根問底的問著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啊)

嵐:不管怎麼說,小泉去過金絲雀館吧。如果小泉多少能想一下演出的事情就幫大忙了

泉:嘛,我是不介意,『王』也拜託了我演唱會的編曲,我順便想一下演出的事吧

司:⋯⋯⋯

嵐:小司?怎麼了,盯著吃完的盤子看⋯?啊,是想再來一份啊

嵐:小凜月,能再來一份嗎?

司:啊!不是!我並不是想再來一份才看盤子的!

司:只是⋯這樣的場合leader 不在有點兒寂寞罷了

嵐:啊,是這麼回事啊。呵呵,自從『國王』回來後就很少只有四人聚在一起了呢

嵐:現在我們能像以前一樣喝著茶,就好像「朋友」一樣呢

泉:⋯說什麼「朋友」,knights也變的隨便了呢。如果太鬆懈的話,可是會被算計的喔

嵐:真是,說了那樣的話,比起冷冷漠漠的,關係好點不是比較好嗎。好不容易有了『國王』,好想要完整的五人一起喝茶啊

泉:是是,那麼下次再討論演唱會也是可以的啊

TONY晓小动漫模玩
GSC初音未来Tell You...

GSC初音未来Tell Your World 1/8日版手办

GSC初音未来Tell Your World 1/8日版手办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二話】

司 :啊,鳴上前輩。呵呵,早安~

嵐:因為下課了所以不是「早安」是「嗨」吧?

嵐:嘛算了,雖然反省了昨天的事有提早到,但已經集合完了呢

司:是啊,leader到的話就是全員到齊了。

司:真是的,明明就告訴過他今天跟昨天一樣時間在studio 集合,但他又這樣遲到了啊

嵐:他遲到也不稀奇了,這不是很好嗎?已經不能再好了

嵐:依照『國王』的情況,可能會覺得只要他來就行了吧?

凜月:嗯,因為『王』很任性啊

嵐:啊啦,那句話是出自於小凜月之口嗎?說起來,小凜月今天這時間也是醒著呢

嵐:雖說最近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你之前都是過著...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二話】

司 :啊,鳴上前輩。呵呵,早安~

嵐:因為下課了所以不是「早安」是「嗨」吧?

嵐:嘛算了,雖然反省了昨天的事有提早到,但已經集合完了呢

司:是啊,leader到的話就是全員到齊了。

司:真是的,明明就告訴過他今天跟昨天一樣時間在studio 集合,但他又這樣遲到了啊

嵐:他遲到也不稀奇了,這不是很好嗎?已經不能再好了

嵐:依照『國王』的情況,可能會覺得只要他來就行了吧?

凜月:嗯,因為『王』很任性啊

嵐:啊啦,那句話是出自於小凜月之口嗎?說起來,小凜月今天這時間也是醒著呢

嵐:雖說最近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你之前都是過著晚上醒來然後白天和傍晚睡覺的生活對吧?

嵐:有點擔心你有沒有勉強自己啊

凜月:嗯、雖然我不會說什麼沒有勉強,但沒問題的⋯呼啊啊~

嵐:呵呵,好大的呵欠啊。之前小杏有為了小凜月在這裡準備床鋪,在『國王』來之前先睡一下吧。

嵐:啊,對了對了,說到小杏,這次演唱會的衣服是小杏作的喔~

司:哇!真的嗎!?如此忙碌的姊姊大人還特地為了我們⋯好開心啊~

嵐:還有,收到訊息說要做衣服的時候,上頭還寫著「如果有什麼要求的話請告訴我。」

嵐:所以,有什麼建議的話跟人家說吧?

嵐:人家再把想出的方案整理好傳給小杏。

司:嗯,像knights這樣chic的衣服如何?金絲雀館是洋樓,這樣的衣服也沒有違和感呢

凜月:我沒有別的意見喔,我相信小杏。如果是小杏的話,一定會做出不違背我們期待的衣服的對吧?

嵐:嗯⋯既然使金絲雀館,那用鳥的設計怎麼樣?比如裝上翅膀⋯啊但是這樣就變成天使了。

嵐:嗯?小杏又傳訊息來了

嵐:嗯嗯,我從客戶那邊拿到演出費用了,如果對演出有什麼要求的話也請告訴我

嵐:確定演出的話曲子就重要了呢,這事關於『國王』等他來的時候再考慮吧

嵐:總之有三人份的意見了,小泉你呢?

泉:⋯⋯⋯

嵐:小泉?心不在焉的怎麼了?有什麼煩惱的話可以根姊姊商量喔

泉:什麼姊姊,你比我還小不是姊姊的吧?

泉:抱歉我心不在焉的,但我可沒有煩惱喔

嵐:這樣啊?那就好

泉:比起這個,現在門是打開了嗎?

司:啊、是。雖是這樣,但沒有人啊。門是自己打開的嗎?

嵐:人家剛才有把門關緊,應該不會自己打開啊⋯啊啦?

凜月:怎麼了?小鳴?門外有誰在嗎?

嵐:嗯,『國王』還趴在地上呢。因為是面向後面,所以只看得到屁股。

嵐:『國王』,制服會弄髒喔。起來吧起來吧

雷歐:♪〜♪〜♪〜

嵐:啊真是,『國王』的話,就算是作曲也不是在那裡而是在錄音室吧?

雷歐:♪〜♪〜嗯?喔哇!鳴君?!你什麼時候到我身後的?!難道你也跟杏一樣都無聲無息的嗎?!

雷歐:嘛算了!剛稍微做了一下演出的曲子,你們幾個也看看!

嵐:嗯,這倒是很感謝。你先進來吧,會擋到人的喔

雷歐:哇哈哈,這倒是啊!那就打擾啦!

雷歐:好!因為要讓大家都看到所以在我身邊集合!⋯⋯很好很好!全員集合完畢!那我要發表了喔!鏘鏘鏘~

凜月:欸~很華麗的曲子啊⋯不對,比起華麗,說狂暴比較合適。

雷歐:凜月所言極是!因為有觀眾在所以實際上不能一邊破壞場地一邊舉行演唱會對吧?那麼作為補償,把曲子弄的超誇張吧!

雷歐:總之超華麗!光明!愉悅!讓我們knights來替金絲雀館劃下完美的句點吧!哇哈哈哈哈~

雷歐:啊、還是委託人不喜歡這樣的?不喜歡華麗嗎?

雷歐:因為沒聽他們的要求所以沒怎麼在意就作曲了,但如果他們有那樣的要求的話,我可以重新寫一個!

嵐:是沒有這樣啦,因為包括演出在內都是我們自己弄的,所以關於曲子方面,我們也可以自己作決定

雷歐:這樣啊?那這曲子就好啦!好~來討論編舞和表演吧!

泉:等等

泉:一個人橫衝直撞是『王』的壞習慣啊。『王』可能很滿意,但我可是一點都不覺得這曲子很好啊

雷歐:欸,哪裡不好?告訴我嘛瀨名!

泉:會來閉館儀式的是那些緬懷金絲雀館的人們,這種胡鬧的曲子更讓人聯想起它全盛期的畫面⋯

泉:用莊嚴的曲子更能讓人開心吧?

雷歐:欸~緊抓著過去的榮光難道不丟人現眼嗎?感覺很懦弱我不想寫啊⋯

泉:別說我不講理。這是工作,不能拿提不起勁來當藉口啊

雷歐:那倒也是,不過啊,這次的工作我們幾乎都決定好了吧。就算是曲子也沒有要求,可以自己決定啊

司:等等、兩位請冷靜點⋯

泉:司君閉嘴,我現在是在跟『王』說話。

泉:委託人那邊是沒有具體的要求沒錯,但我們也要好好考慮一下為了演唱會而來的觀眾吧

泉:我覺得要符合金絲雀館的意象的話,莊嚴的曲子比較好,這樣客人一定會比較開心的

雷歐:莊嚴的曲子啊⋯

泉:怎麼?該不會要說你完全沒有畫面吧?至今創作了很多這樣的曲子了不是嗎

雷歐:知道啦知道啦,那就用現有的歌去組合吧!

雷歐:瀨名比較有品味,應該沒問題吧。我可是,因為是瀨名才相信的啊

~?

雷歐:那就這樣!之後再多關照啦!拜拜~

司:欸?!leader你要去哪!

泉:『王』!我話還沒說完!

泉:⋯可惡,逃得真快!已經看不到背影了

泉:而且還說什麼之後在關照⋯真是任性的傢伙

嵐:嘛嘛,人家也稍微嚇了一跳啊,就當作是相信我們而交給我們的好意吧

嵐:嗯~我們來討論一下演唱會轉換下心情吧。去花園露台邊賞花邊喝茶,心情會變好的喔~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活動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一話】

雷歐 :嗯嗯,原來如此。

雷歐 :要準備拆除金絲雀館,所以希望我們把最最後的活動推向高潮啊

雷歐 :說起來,金絲雀館⋯嗎?

凜月 :怎麼了,『王』?難道之前有去過金絲雀館嗎?

雷歐 :沒有,我一次也沒去過。嘛,我是忘記了,其實我去過但我忘記了也是有可能的。

雷歐:我不是要說這個,說到金絲雀就會想到一首有名的童謠啊。

司 :金絲雀的童謠?第一次聽見。

雷歐:是嗎?我認為是首非常有名的童謠呢!

雷歐:嗯,因為忘記唱歌而被拋棄,被鞭打的金絲雀,太可憐了!作者太惡趣味了啊!

嵐:啊啦?那首童謠是這樣的感覺嗎?人家小時候也聽過,但大...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第一話】

雷歐 :嗯嗯,原來如此。

雷歐 :要準備拆除金絲雀館,所以希望我們把最最後的活動推向高潮啊

雷歐 :說起來,金絲雀館⋯嗎?

凜月 :怎麼了,『王』?難道之前有去過金絲雀館嗎?

雷歐 :沒有,我一次也沒去過。嘛,我是忘記了,其實我去過但我忘記了也是有可能的。

雷歐:我不是要說這個,說到金絲雀就會想到一首有名的童謠啊。

司 :金絲雀的童謠?第一次聽見。

雷歐:是嗎?我認為是首非常有名的童謠呢!

雷歐:嗯,因為忘記唱歌而被拋棄,被鞭打的金絲雀,太可憐了!作者太惡趣味了啊!

嵐:啊啦?那首童謠是這樣的感覺嗎?人家小時候也聽過,但大部分的記憶都很模糊就是了

嵐 :即便如此,對小金絲雀做出這種事,小金絲雀很可憐呢

雷歐 :作者也說,不能對忘記唱歌的金絲雀做過分的事,太可憐了

雷歐 :我說得太過頭了,我道歉!不好意思!

泉 :不,跟我們道歉很令人困惑啊...?

雷歐  :哇哈哈哈哈,是這樣啊!瀨名並不是作者啊!

雷歐:不管怎樣,我是不會對金絲雀做出這種事的!就算是籠子也關不住,那還不如把它弄壞再拿出來!

雷歐:對了!館要拆掉了對吧?

雷歐:哇哈哈~靈感湧現出來了湧現出來了!我們來一邊破壞館一邊舉行演唱會吧!

雷歐:成為至今為止沒有過的超華麗演唱會吧!

泉:邊破壞邊開演唱會⋯實際上不太可能吧,估計會因為很危險不被允許。

雷歐:瀨名真死腦筋欸~敲了感覺會響起很大的回音啊!

雷歐:你們幾個覺得如何?給我意見啊~

嵐:我贊成小泉喔。很危險的,若是把聚集起來的觀眾弄受傷,這演唱會很不值得呢。

雷歐:啊!這樣啊,因為有觀眾在啊~那這提案保留吧!

泉:不是保留而是駁回。也就是說,以參加演唱會為前提在討論⋯『王』是接受了這份工作嗎?

雷歐:嗯,聽了你們的話,你們也對這很有興致不是嗎?

雷歐:在【萬聖祭】上多了很多的新粉絲,為了將「knights」更加有名而接受吧!

雷歐:如果決定了就要作曲了,哼哼哼~

司:等、不要在studio的牆壁上畫音符啊!呐、給你五線譜,請使用這個吧。

雷歐:哇哈哈~謝謝你啊,司!我喜歡你喔!

司:leader,說過了好幾次請別將如此輕率的喜歡掛嘴邊了吧?又忘記了嗎?

雷歐:嗯!我過去的事情忘很快嘛!這也是沒辦法的啊!

司:不要因為沒辦法就放棄,請努力記住。

嵐:嘛嘛,即使是『國王』,也不要忘記重要的事情要記的好好的喔

嵐:重要的事情也要去知道,耐心的去理解就好了

雷歐:就是這樣!加油加油啊!司!

司:真是的⋯我會加油的。為了讓你記住我的名字,我要有耐心的說著「我叫朱櫻司。」


司:嘛、我的真心話不是想讓你記住「司」而是記住「朱櫻」啊

雷歐:不錯啊~「司」很像「素甘」(註1)很可愛啊~

雷歐:嗯,說到素甘,就會想吃甜的呢~凜月,請準備茶點~

凜月:是是~因為沒有素甘,所以就準備適合的茶點吧。

司:那個,「司」和「素甘」只有ㄙ是一樣的啊!

凜月:素甘醬,別胡鬧喔~啊、抱歉,是司醬啊~

司:凜月前輩!現在的情況是故意搞錯了吧!會故意刁難的只有瀨名前輩而已⋯喔呀?

司:瀨名前輩,你怎麼了?你剛才沒有加入對話對吧?感覺心不在焉啊,有點擔心。

泉:哼,雖是末子卻那麼自大啊。我是因為不想加入那無聊的對話才這樣的。

泉:嗯?什麼?杏?想聯絡委託人說Knights接受委託了,想先失陪一下?

雷歐:這樣啊~這麼長時間留住你真不好意思啊~那就拜託聯絡委託人啊~杏~

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伊!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斑:真是太巧了啊!竟然在這種地方遇到杏。嗯?真是太好了?

斑:喔喔~找到了要出演金絲雀館閉館活動的團體了?

斑:所以是那個團體要接呢?

斑:Knights?這樣啊!選了一個正合適的團體出來,真不愧是杏啊!

斑:因為在校外也有許多粉絲,委託人方也希望是由他們來舉行演唱會對吧。

斑:嗯?為什麼是閉關儀式的壓軸演出?

斑:嗯嗯,理所當然的問題呢~雖然金絲雀館現在是作為活動場地在使用,但以前可是舞廳。

斑:因此,它與音樂有著很深的緣份。正因為如此,才收到委託人提出能不能在活動最後開演唱會的委託呢

斑:因為是通過我的熟人委託的,正確來說應該是我來接。但現在因為別的事情很忙,似乎也沒有時間準備。

斑:正發愁該怎麼辦時,杏就出現了,真是幫了我大忙

斑:因為是製作人的工作所以欣然接受了,真是萬分感謝啊!

斑:活動當天我會找個時間露臉的。

斑:因為是我這邊的問題,所以如果有我能做的事情,希望你毫不客氣的告訴我!

斑:我有工作所以要先走了,杏回去的時候也要小心喔!拜拜~


(註1)「素甘」=すあま(suama)是一種日本傳統點心,感覺很像白糖糕









波妞

日版偶像夢幻祭劇情翻譯 金絲雀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序章】

嵐:大家都已經集合了嗎?


嵐:不,集合時間早就過了,這麼晚才來真抱歉!


泉:哼,如果這是工作的話,就不能用一聲『抱歉』 就解決了事啊。


泉:嘛,今天只是knights的定期聚會,而且鳴君看起來也有反省了,原諒你也不是不行。


泉:比起那個,你在來的路上有看見『王』嗎?


嵐:我沒看見…這樣啊,我以為我是最後一個但其實『國王』還沒到呢


司:沒錯,我打了leader的smartphone好幾次,但『對方目前關機,或者是待在無訊號的地方』之類的announce一直傳來所以打不通。


凜月:嗯…『王』的話會不會是在...

日版Knights劇情翻譯

金絲雀

【序章】

嵐:大家都已經集合了嗎?


嵐:不,集合時間早就過了,這麼晚才來真抱歉!


泉:哼,如果這是工作的話,就不能用一聲『抱歉』 就解決了事啊。


泉:嘛,今天只是knights的定期聚會,而且鳴君看起來也有反省了,原諒你也不是不行。


泉:比起那個,你在來的路上有看見『王』嗎?


嵐:我沒看見…這樣啊,我以為我是最後一個但其實『國王』還沒到呢


司:沒錯,我打了leader的smartphone好幾次,但『對方目前關機,或者是待在無訊號的地方』之類的announce一直傳來所以打不通。


凜月:嗯…『王』的話會不會是在哪兒掉了手機?或著是沒電了?


凜月:  …啊咧?吶,有沒有聽到朝這裡來的腳步聲?
嵐:呵呵,『國王』終於要出現了嗎?


泉:嗯?有人在敲門?如果是那傢伙的話,連門都不會敲就會直接進來了,所以我想這不是『王』喔


泉:門沒鎖直接進來吧。…阿咧,小杏?你來錄音室做什麼?


泉:今天是我們預約來定期聚會的我應該聯絡過你了吧?


泉:嗯?因為找我們有事所以來錄音室嗎?


嵐:阿啦,小杏直接委託工作給我們真令人開心,這就是對我們的活躍給了評價呢!


泉:最近我們的『王』回歸,得不停進攻啊


泉:作為偶像的評價越來越高,指名要我們的也越來越多了啊


泉:春天的時候沒能選擇工作,但現在不一樣了。委託了這樣的我們,肯定帶來恨棒的工作吧?


泉:不符合時間也不符合喜好的工作可不接喔


嵐:說什麼不接…判斷要不要接的人應該不是小泉吧?


嵐:不是根據小泉的喜好,如果『國王』說「感覺好有趣!」的話knights就要全員參加了喔


泉;是是。說著說著『王』可能會出現,我先來和你商量吧


嵐:呼呼,在某個洋館的演唱會?因為感覺很適合我們所以才來找我們商量啊


嵐:喔喔,有個很適合公主跳舞的大廳?


嵐:呵呵,很棒不是嗎?而且你說人家是公主人家好開心喔!


凜月:不對不對,她只是說了「有個很適合公主跳舞的大廳」而已,說小鳴是公主這話可是一句也沒說啊


凜月:嗯…這樣還是情報不足啊。耶、有照片?給我看看


司:原來如此,正如姊姊大人所言是個美麗的會場呢


嵐:就像是故事裡會出現的舞廳呢。如果能在這樣的地方跳舞人家會超級開心的喔


司;嗯嗯、金絲雀館是會場的名字吧。聽說以前是有名的貴族建造的館,現在作為eventspace來使用了對吧?


司:但是因為老舊,修繕跟不上,最近要被拆掉了


司:所以,作為連日舉辦閉館event的壓軸,經營者委託的live是嗎?


嵐:雖說被小杏指名很榮幸,但我們能在這樣富有歷史的地方作為壓軸表演也是非常榮幸呢


嵐:雖然還沒問過『國王』的意見,但我個人可是大贊成喔!


司:我也一樣。被姊姊大人直接委託的工作,可比什麼都要來的適合knights的工作!


凜月:都有兩人有幹勁了,沒有反對的理由了呢。我也贊成


泉:⋯我也沒有反對的理由,但總的說我們的隊長還是「王」,不能不聽他的意見。


泉:說起來,那傢伙是把要在錄音室集合這事給忘了嗎?


嵐:昨天回家前還一直說了好幾次「knights的聚會不要忘了啊!」,我想應該是沒有忘哦⋯啊啦?


嵐:呵呵,說人人到,從朝這邊來的腳步聲聽起來,這次是『國王』不會錯了!


雷歐:哇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大遲到了啊!


雷歐:不管來錄音室幾次都會迷路啊!是這附近有迷路的魔法嗎?


雷歐:哇哈哈哈哈~真有趣!靈感湧現出來了湧現出來了!來作一首給旅人惡作劇的魔法使的曲子吧!


泉:不要ㄧ來就開始作曲⋯你會迷路是因為你是路痴,或者是笨蛋。


雷歐:什麼?!說別人笨蛋的人才是笨蛋!笨~蛋笨~蛋!


雷歐:嗯?啊咧?小杏在這裡?為什麼你會在這啊?


雷歐:啊!等等!別告訴我答案!讓我來妄想!


雷歐:小杏會在這裡就表示,有工作要跟我們商量,對吧?有的吧?


嵐:呵呵,答對了!小杏,雖然很麻煩但能請妳把剛才的話告訴『國王』嗎?


雷歐:嗯!從頭開始說明!我不會中途打斷,一定會聽你說完的!把跟這些傢伙說過的話也跟我說啊!



如有翻錯歡迎告知!!

Kar/BlLa

出物
全新仅拆
盒控避雷
鸣上岚星形徽章
爱染国俊像素挂件
要的话私
如果你喜欢刀剑神域还可以送你这条挂绳
挂绳不单独出,跟其他一起不要钱
可分开出
俩都25
漫展授权店买的

出物
全新仅拆
盒控避雷
鸣上岚星形徽章
爱染国俊像素挂件
要的话私
如果你喜欢刀剑神域还可以送你这条挂绳
挂绳不单独出,跟其他一起不要钱
可分开出
俩都25
漫展授权店买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