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浊余
  • Page 014 - 021
             036 - 045


  • 我存在这小星球
    随宇宙
    毁灭飘游 

  • Page 014 - 021
             036 - 045


  • 我存在这小星球
    随宇宙
    毁灭飘游 

一只歪歪
关于我的手帐字体大家有没有什么...

关于我的手帐字体大家有没有什么想问的呢~
有的话我会记下来 过几天出一个小教程

关于我的手帐字体大家有没有什么想问的呢~
有的话我会记下来 过几天出一个小教程

十一磅十五便士.

「Coach Cater」
被别人看不起一点也不可怕
最怕的是明明我们都前途无量
却选择
随波逐流
不努力
最终
一世徒劳
没有成就

「Coach Cater」
被别人看不起一点也不可怕
最怕的是明明我们都前途无量
却选择
随波逐流
不努力
最终
一世徒劳
没有成就

有光夫人
“如果因为害羞不打招呼不说话会...

“如果因为害羞不打招呼不说话会让人觉得你没有感情也很不礼貌喔!”
“好的妈妈。”

“如果因为害羞不打招呼不说话会让人觉得你没有感情也很不礼貌喔!”
“好的妈妈。”

正能量语录
“不要忘掉别人生气时说的话,因...

“不要忘掉别人生气时说的话,因为往往那才是真相;不要记恨说这话的人,因为这是他用另一种方式让你看清楚自己 。” ​ ​​​

“不要忘掉别人生气时说的话,因为往往那才是真相;不要记恨说这话的人,因为这是他用另一种方式让你看清楚自己 。” ​ ​​​

୧糖芋苗୨

2018.05.05-05.13

连补了九天的手帐还没到最新的日期~

晚上继续补👌🏻👌🏻👌🏻

2018.05.05-05.13

连补了九天的手帐还没到最新的日期~

晚上继续补👌🏻👌🏻👌🏻

鲜花怒放

家里花越开越多,不快点记录的话画不过来😂
今年特别用心的照顾这盆栀子,长得半人高了,花巨多!

说来勾线一直用鲶鱼41棕,防水超赞颜色也好,就是在midori这个本子上干燥得特别慢,完全不能用橡皮,一擦一大片,干脆不打稿了直接画线,飞得厉害就是🤣

家里花越开越多,不快点记录的话画不过来😂
今年特别用心的照顾这盆栀子,长得半人高了,花巨多!

说来勾线一直用鲶鱼41棕,防水超赞颜色也好,就是在midori这个本子上干燥得特别慢,完全不能用橡皮,一擦一大片,干脆不打稿了直接画线,飞得厉害就是🤣

青木先生。

5.23 记录

之前一个周末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我在他们眼里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不会做家务,也不懂得体谅。
他们骂我是一个白眼狼。

嗯。
好像是。

十九岁了,可他们依旧觉得我的想法是不成熟的,也不会倾听我的意见。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跟他们沟通。
尴尬了两个周的关系,到今早彻底僵化。

母亲打电话给我,说我不会体谅父亲,他工作很忙,而我却什么都不会帮他做。
好像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不懂得体谅别人只会玩游戏的学渣吧。
嗯。
好像是。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跟这样的大人沟通。
我的父母总觉得我离开他们就会活不下去,总觉得我不会照顾好自己,总觉得我不会安排好时间。
嗯。
好像是。

我觉得我的父母并不懂得,来自于亲近的人捅的刀子是最狠的。
十多年了,从来没有...

之前一个周末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我在他们眼里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不会做家务,也不懂得体谅。
他们骂我是一个白眼狼。

嗯。
好像是。

十九岁了,可他们依旧觉得我的想法是不成熟的,也不会倾听我的意见。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跟他们沟通。
尴尬了两个周的关系,到今早彻底僵化。

母亲打电话给我,说我不会体谅父亲,他工作很忙,而我却什么都不会帮他做。
好像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不懂得体谅别人只会玩游戏的学渣吧。
嗯。
好像是。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跟这样的大人沟通。
我的父母总觉得我离开他们就会活不下去,总觉得我不会照顾好自己,总觉得我不会安排好时间。
嗯。
好像是。

我觉得我的父母并不懂得,来自于亲近的人捅的刀子是最狠的。
十多年了,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只有当自己受伤以后才会明白,但依旧自私。
只会想到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伤害了他们,却从未想过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有没有伤害过我。

我很厌恶成年。
我更厌恶出生在世界上。

我不想成为我父母那样的人。

这样真的很累。

我的父母总想着要磨平我所有的棱角,告诉我和这个世界作对是不对的,和长辈作对是不对的。
这个世界的法则好像永远都是由长辈来制定,不允许反驳,不允许更改。
真的是这样吗?

越思索,越觉得活着才是一种痛苦。
药吃完了。
我也不再想去医院复查。

我承认我已经好很多了,可我忽然之间又放弃了。
放弃了,嗯。
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或者说这样压抑而痛苦地活下去,才是我最好的状态。

如果我好起来了,因为亲人、朋友、同学等等的关系再一次陷入抑郁的病症里。
我想我再也不会想去求助了。
我只会觉得一切的努力都白费,连告别两个字都懒得说就直接告别。

我不想有这样反反复复的状态出现,一会儿好一会儿糟。

索性就不治了,干脆就这样吧。
我懒得要什么最后的稻草,也不想再要什么求助了。
别救我了,我不想要真的。



如果是无边的黑暗,愿我永远看不见光明。
如果是彻骨的寒冷,愿我永远感不到温暖。




放弃吧,青木。
没有什么比黑暗更好。

洛烟绫

好好的思路,被外界强行打断,就好像欲待泄洪,却突然被筑起了一道冲入天际的坝,硬生生堵在那里。
心口疼。
我便心知——又一次想写点东西,失败了。
有一段日子不想写小说了。
两年多前你问我——什么时候才能不写小说?我记得我回答……我很害怕。
是了,我很害怕。毕生最害怕的,是自己忘记了怎样写故事。
是忘了,或者倦了,只想写些冷冰冰的年表,把那些热血或惊艳的故事压在冰冷的泛着血腥气的一字一句史书刀笔下,也好。
心下却不能这么洒脱,倒是有些慌的。
于是想去见见你。
私心里以为,去见见你,也许就能重新拿起笔了。
于是我拼命努力,赚到了一个去见你的机会。
我在门口等着。
等着。
一直等到身边母亲同学都已急了——高铁……要误了时辰了。...

好好的思路,被外界强行打断,就好像欲待泄洪,却突然被筑起了一道冲入天际的坝,硬生生堵在那里。
心口疼。
我便心知——又一次想写点东西,失败了。
有一段日子不想写小说了。
两年多前你问我——什么时候才能不写小说?我记得我回答……我很害怕。
是了,我很害怕。毕生最害怕的,是自己忘记了怎样写故事。
是忘了,或者倦了,只想写些冷冰冰的年表,把那些热血或惊艳的故事压在冰冷的泛着血腥气的一字一句史书刀笔下,也好。
心下却不能这么洒脱,倒是有些慌的。
于是想去见见你。
私心里以为,去见见你,也许就能重新拿起笔了。
于是我拼命努力,赚到了一个去见你的机会。
我在门口等着。
等着。
一直等到身边母亲同学都已急了——高铁……要误了时辰了。
那就……走吧。
最起码,我在我力所能及的,离你最近的距离里。
“优秀的人还在远方优秀,不知所措的人,依然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十一磅十五便士.

法学小哥哥好像更喜欢坐在他斜后面的男孩子
那个男孩子收拾书包准备回去的时候
站着的小哥哥笑着问他“走了啊?”
还开心地一起讨论了那个男孩子拥(yǒng)有的USB小风扇
“诶你这个不用插电的嘛?”
“诶那有声音吗?”
“诶那我要淘宝上搜搜看!”
???
可把我气坏了

法学小哥哥好像更喜欢坐在他斜后面的男孩子
那个男孩子收拾书包准备回去的时候
站着的小哥哥笑着问他“走了啊?”
还开心地一起讨论了那个男孩子拥(yǒng)有的USB小风扇
“诶你这个不用插电的嘛?”
“诶那有声音吗?”
“诶那我要淘宝上搜搜看!”
???
可把我气坏了

lei的插画
小满 殷红的小小果实在阳光下格...

小满
殷红的小小果实
在阳光下
格外的耀眼
更新的速度跟不上时间了...之后的故事会慢慢补上~

小满
殷红的小小果实
在阳光下
格外的耀眼
更新的速度跟不上时间了...之后的故事会慢慢补上~

十一磅十五便士.

和小哥哥一起回来哒!

这次我忍着少说了很多话(˘•ω•˘)
可把我憋坏了
赶紧记下来小哥哥和我说了啥
不然又忘了!
小哥哥说
很羡慕学医的可以实践
他觉得他们学的太理论化了
我说 可是我们要杀很多生啊
小哥哥瞬间就不羡慕了哈哈哈哈
他说他最怕老鼠和毛毛虫了
我说可是实验室的老鼠白白的小小的很可爱
他咦咦咦然后往旁边跳了好几步哈哈哈哈

小哥哥说
不去食堂买面包吃了(一定是想和我走回寝室
明天上午只有一节课 上完去北秀吃
他说他这学期在二食堂吃早饭不超过五次
我说我从来不在二食堂吃饭 因为吃出过很多头发和塑料 所以我一般在南校就吃外卖和全家
他说 可是你去外卖的店门口转一圈 你也不想吃了啊

小哥哥说
怕复习不完了 脑子里记太多东西了
杂七杂八的事情很多大三还...

这次我忍着少说了很多话(˘•ω•˘)
可把我憋坏了
赶紧记下来小哥哥和我说了啥
不然又忘了!
小哥哥说
很羡慕学医的可以实践
他觉得他们学的太理论化了
我说 可是我们要杀很多生啊
小哥哥瞬间就不羡慕了哈哈哈哈
他说他最怕老鼠和毛毛虫了
我说可是实验室的老鼠白白的小小的很可爱
他咦咦咦然后往旁边跳了好几步哈哈哈哈

小哥哥说
不去食堂买面包吃了(一定是想和我走回寝室
明天上午只有一节课 上完去北秀吃
他说他这学期在二食堂吃早饭不超过五次
我说我从来不在二食堂吃饭 因为吃出过很多头发和塑料 所以我一般在南校就吃外卖和全家
他说 可是你去外卖的店门口转一圈 你也不想吃了啊

小哥哥说
怕复习不完了 脑子里记太多东西了
杂七杂八的事情很多大三还要上很多课

图书馆坐一天磨得屁股疼

小哥哥说
法学太谨慎了
弄得他也很谨慎
他说室友让他帮忙花呗套个现都觉得是犯法的
他说律师行业是二八分的(没太懂 大概就是大部分的资源掌握在少数律师的手里 一部分律师很难接到案子的意思

……好吧写到这里我已经差不多忘了他还说了啥
是谁给我的勇气记性超差还来学医的
(ಥ_ಥ)

ANNIKE
什么斩不斩的,不管啦。 钢笔和...

什么斩不斩的,不管啦。

钢笔和水彩结合,以为会晕的的不像样。
结果居然刚刚好。钢笔水稍稍的晕开点,和水彩很融合。

阔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什么斩不斩的,不管啦。

钢笔和水彩结合,以为会晕的的不像样。
结果居然刚刚好。钢笔水稍稍的晕开点,和水彩很融合。

阔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