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时空线索

356浏览    7参与
伤风

【JC水仙】Hobbes/Carroll

把我在名朋的戲搬過來…跪求各位JC同好大力擴我
*时空线索
*Carroll Oerstadt

        “让我们谈谈你吧,Carroll,Carroll Oerstadt.”

        手中的钢笔在档案签名处划下一道尖锐的细线,右手捏起文档背侧,怀中的文档合拢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表示提议的结束。微微扬眉用平静无奇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犯人,和往日询问普通犯人一样,仿佛…眼前的人是一个和自己长的完全不一样微不足道的犯人。

  ...

把我在名朋的戲搬過來…跪求各位JC同好大力擴我
*时空线索
*Carroll Oerstadt

        “让我们谈谈你吧,Carroll,Carroll Oerstadt.”

        手中的钢笔在档案签名处划下一道尖锐的细线,右手捏起文档背侧,怀中的文档合拢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表示提议的结束。微微扬眉用平静无奇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犯人,和往日询问普通犯人一样,仿佛…眼前的人是一个和自己长的完全不一样微不足道的犯人。

        这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在几个月前看到那个叫John Reese的特工时就明白这个世界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单调冷漠……整个世界充满了戏剧性,自己甚至都开始怀疑世界并不是一个球面,而是一个波荡起伏的曲面,歪曲程度足以让无数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或者模子?)同时出现在一个时空,一个地点——这是不公平的,自己好像被上帝,或者随便什么人物捏在掌心玩弄一般。活人墓不再是属于自己的钢铁堡垒,而是一个斗兽场,操纵者把一个又一个猎手投入这场斗争游戏之中,而自己是什么,猎人还是猎物?至少在这场游戏还没有彻底摊牌前,自己还是有足够的优势去操纵这一切的——。

        “——of bitch…。”伸手捏了捏鼻梁放松思绪,忽视了预料之中对方惊异的谩骂,摇了摇头再次摊开档案册检查细节,“制造爆炸案造成了543人死亡,这个罪名足以把你送上绞刑架了,看起来我的客户并不希望你这个极端危险的反社会暴力分子就这么草草的迎接死亡,打算用另一种痛苦的惩罚来戏弄你——或者戏弄我。”从档案中抽离的目光带上了审讯时冷酷锋利的色彩,墨绿色瞳孔中白炽灯的反光在紧簇的眉峰下消失,嘴角吐出的语气却仍平稳隐忍地缓慢套出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Carroll?”

        “为什么?你这婊子养的典狱长?”对方的回答明显还处于遇见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陌生人的震惊之中,“因为我杀了一个条子?因为我杀了上百个海军的生命?因为暴政者的一时快活?”

        看起来他对此什么都不知道,挑了下眉略显失望,晃了晃长期僵直的脖子失去了审讯的兴趣,面对这种肮脏极端又一味追求暴力的人又有什么可以交谈的呢——除了自己对那一张脸还有一丝兴趣之外,再无其他。

        “我来告诉你,是天命——”犯人却似乎抓住了令他兴奋的话题,眼睛里染上了狂热轻蔑的光芒。

        “你是说…你的意思是,上帝?”目光重新投向这个狂热的暴力分子身上,甚至戏谑地故意说话时磕绊一下假装自己对这个话题充满兴致,用手比划了一直飞鸟指向窗口,“上帝在帮助你?”

        “上帝给我指令,让我去实行它,我还没有完成,他是不会让我白白送死,”对方用狂妄自信的目光迎上了自己的双眼——上帝啊,他可真是个虔诚的信仰者,“撒旦像人类,上帝才会永恒。革命还没有终结,自由之树需要暴政者和牺牲者的鲜血浇筑。我不会输,我会逃离这里,去完成我的使命。”

        “什么使命,爱国者?去烧死更多人?”带着打断对方的歉意挥了挥手,“不,Carroll,我不反对你那些喜欢搞摧毁破坏的小癖好,我只是想说,‘活人墓’里没有上帝,在这里…我是你们唯一的主宰。”

        他开始挣扎了,他动摇了——,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对方愤怒扭曲的脸,耳边充斥着犯人的吼叫和狱警的口哨,转身握住门把手准备离开时,还是好心地补充了一句,“你会适应的,Carroll,这是天命,不是吗?上天注定你适合待在这种地方……去学会摧毁,或者被毁灭…,这是你的牺牲和奉献,何乐而不为呢?”

        “监狱生活愉快,我们还会见面的。”

        关上门的那一刻,属于他的苦难之门正在被轻轻叩响。

伤风

[JC水仙塔/典狱长中心]

还没有想好名字,大概是要把JC演过的角色都要写一遍。

水仙塔,美滋滋。

【一】

      当Hobbes见到被押进活人墓的John Reese时,他只觉得见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不过是一个概率极小的巧合,对此他也没有表示太多的惊讶和在意(尽管他还是用了超出他人一倍的时间去审讯这个特殊的囚犯,包括把他关进高度戒备的房间,持续24小时的高强度监控和折磨)。但是当时隔不到几个月后Carroll Oerstadt也被趔趔趄趄地从直升机上押到审讯室时,他意识到事态开始失控了。...


还没有想好名字,大概是要把JC演过的角色都要写一遍。

水仙塔,美滋滋。

【一】

      当Hobbes见到被押进活人墓的John Reese时,他只觉得见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不过是一个概率极小的巧合,对此他也没有表示太多的惊讶和在意(尽管他还是用了超出他人一倍的时间去审讯这个特殊的囚犯,包括把他关进高度戒备的房间,持续24小时的高强度监控和折磨)。但是当时隔不到几个月后Carroll Oerstadt也被趔趔趄趄地从直升机上押到审讯室时,他意识到事态开始失控了。

      上帝啊——Hobbes不常用这个词汇,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只有在自己极端惊异的时候才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这个在童年时被教授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震惊之情。看起来在场的狱警都在为这个男人的特殊性感到惊讶,又一个John Reese,或者说是又一个Willard Hobbes,正活生生的被绑在审讯室的长椅上,同样面带惊异的望着眼前风度翩翩的典狱长。Drake脸颊上的两块肉颤抖地动了动,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只受惊的沙皮狗。

      Fuck,典狱长在心里骂了一句,而脸上仍露出了波澜不惊的表情,他低头看了看这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男人的记录档案,“爆炸犯,极端反社会分子,暴力倾向……”全是一些陈词滥调,和平时被送往这里的囚犯的描述别无二致。他开始怀疑这是自己的客户开的一个低俗的玩笑,但很明显,愚人节距离现在还很远,而他们也不是善于开玩笑的人。

      “What’s the hell…?!”他的囚犯耐不住了,“你他妈是什么东西,魔形女?

      Hobbes对他描述的名词不甚了解,他不是一个喜欢看电视的人,但是他实在难以忍受一个顶着自己面貌的男人做出如此粗俗而又夸张的动作——Carroll抬起了眉毛,瞪大双眼盯着他,甚至还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看上去像一只受惊的猎豹——,于是他啪地一声合上了档案本,面带愠怒地步步逼近,“Mr.Oerstadt,尽管我不清楚你是用什么办法达成的这种效果,但在我还没有彻底恼怒之前劝你停止这低劣的玩笑……”随后他抬起手了捏Carroll的脸。

      “你他妈什么毛病?”Carroll几乎是一个猛的甩头,才把自己的脸从Hobbes的手中解脱了出来,甚至出于愤怒又猛地撞击了一下他的手臂作为报复。

      不是人皮面具,这就是一张普通的脸,一张普普通通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Hobbes感觉有一个大大的fuck就要从自己的嘴边挤出了,但他忍住了这种冲动,他把微微前倾的上身又收了回来,和Carroll进行了一场持续时间不长的大眼瞪小眼比赛——随后一把抓住了眼前人的领口,逼迫他以一种极为难受的姿势前屈身体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告诉我,Carroll,你怎么办到的?”Hobbes居高临下地直视着眼前的男人,因为愤怒而抿起双唇一字一字的从嘴里蹦出词汇,“你整容了吗,你整容了吗?谁安排你这么做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的犯人大喊大叫道,Hobbes的姿势弄得他很不舒服,他不明白为什么这里有一个喜欢乔装打扮成别人样子的变态典狱长在对自己大发雷霆,“真他妈——该死!我他妈还要问你——打扮成我的模样——真他妈——有趣——不是吗?”但他的谩骂还没结束领口就突然被这个变态典狱长撒了手,以至于下半句话差点让他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咯噔一声他的椅子又回归了原位,没有护垫的庇护让他感觉自己的屁股几乎要被摔成了四块,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个神经质一般的典狱长又恢复了之前平静文雅的模样。

      这个男人什么都不知道,他没有整容,他原本就是这个样子。Carroll的叫喊让Hobbes心里一沉,这个头脑简单的男人说的话也许是真的。思绪开始变得混乱不堪,他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先是那个叫做John Reese的神秘西装男,又是这个叫Carroll Oerstadt的极端暴力狂,看起来有人给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而且极为成功。Hobbes搞不清这个玩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将会在什么时候结束,但他会搞明白的,他也必须搞明白,这种戏弄的感觉让他自己感到很不舒服,仿佛自己正在被牵着鼻子走……失去了主宰地位的优势让他变的如芒刺在背,而他预感到这场闹剧的终结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代价——会是一个糟糕、极致的结局,这不是他想要的。

      “我认为我们的Mr. Oerstadt需要好好的休息了,把他带走,”Hobbes背对着Carroll缓缓挪步,走到门口时打了一个响指招呼狱警一拥而上,犯人的谩骂声最终被狱警的吆喝和脚步声所遮盖,冷漠地看着犯人被押送回囚房后他一把抓住了准备离开的Drake,轻声宣布着他的下一个命令,

      “下午三点,把John Reese带到审讯室。”


yuki雪君北极兔

【JCME角色拉郎】【Carrilliam】Money Power Glory 番外. 新年快乐

这次是小弟组!o(*≧▽≦)ツ 

=================================

连着两年的平安夜都不得安生,这一年的圣诞,各家都很默契地不再提出什么游轮晚宴了,由Hobbes家带头,在平安夜举办了一场慈善筹款晚会,安安分分地在曼哈顿的豪华酒店待着,总算平安无事地倒数了一次。

而这最后一场的应酬过后,即使位高权重如各位财阀,也都暂时放下了工作回归家庭,跟家人朋友共聚天伦。

但对于William HinksLinus来说,这个新年假期却是任务繁重。他花了大半年时间做物理治疗,总算能够自己走路了,接下来的时间他一边每天进行适当的体育锻炼,一边复习这三年作出了修...

这次是小弟组!o(*≧▽≦)ツ 

=================================

连着两年的平安夜都不得安生,这一年的圣诞,各家都很默契地不再提出什么游轮晚宴了,由Hobbes家带头,在平安夜举办了一场慈善筹款晚会,安安分分地在曼哈顿的豪华酒店待着,总算平安无事地倒数了一次。

而这最后一场的应酬过后,即使位高权重如各位财阀,也都暂时放下了工作回归家庭,跟家人朋友共聚天伦。

但对于William HinksLinus来说,这个新年假期却是任务繁重。他花了大半年时间做物理治疗,总算能够自己走路了,接下来的时间他一边每天进行适当的体育锻炼,一边复习这三年作出了修改的法律条文,想要早日回到法庭上。

Carroll也一直像个全职护工地跟着他,William做治疗做运动他当助手,William看书他也坐在一边看书。

但是Carroll看的书很奇怪,William好几次看见他捧着一本《淡水鱼养殖须知》,或者《肉牛圈养技术》,甚至是《城郊禽鸟养殖》看得十分认真,还时不时做一下笔记,害他以为他改行不杀人了打算做屠夫。

但Carroll说他只是学习一下。

他再也不看圣经了。

在这样的日常中过了一个多月,William觉得自己快要闷出蘑菇了——他醒来后,朋友跟同事都有来看望他,但他们似乎感觉到了Carroll身上那生人勿近的气场,加上William也毫不忌讳地跟他们说他们是恋人,是以大家都很客气,于是所有的聚会都没有叫William一起。

这天,William依旧在家里复习各种法律文件,直到到肚子咕咕叫了,William才想起管家佣人们都请假了,他得自己解决晚饭。

反正Benjamin不在,他就随便吃一点东西算了——嗯,没错,Benjamin跟Hobbes还在玩“你躲我捉”的游戏,今年,William瞄到了Benjamin订了到新西兰的机票,但他敢保证Benjamin肯定一下飞机就赶紧逃到哪个周边小岛躲起来,看Hobbes能不能找到他了。

William刚站起来,Carroll的信息就发过来了,时机恰好得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在他家里装了监视器——他觉得他绝对做得出来。

“吃饭(Dinner)。”

一个词的短信,十分有Carroll的特色。William勾起嘴角,回复了一个笑脸。

他倒是很想知道Carroll 会给他准备什么样的新年惊喜。

门铃在六点钟准时响起,William从二楼自己的房间下去,刚到楼梯口,已经看见客人自己走了进来。

William愣了一下,随即弯着嘴角,站在最高处的阶梯,往来访者笑道,“这算新年惊喜吗,Mr.Hobbes?”

“不是,新衣服。Willard一次过换掉了家里所有的衣服。”

穿着一身讲究的深蓝色西服,Carroll好像连走路都不自在了,他一步步走上楼,到William跟前的一步台阶处停下,抬头,“我穿这样,奇怪吗?”

William伸手捏了一下Carroll的脸,“还好你年轻,要不我还以为是你大哥或者二哥来了。”

Carroll瞪大眼睛,“纠正一下,我跟John是一样年纪的。”

“……我称赞你长得嫩,你就不能接受一下吗?”William两手搭在他肩上,这样居高临下的角度跟Carroll说话还真是稀罕。

“可以。谢谢。”Carroll还是那样一问一答的说话方式,但他的语气不再是那样硬梆梆冷冰冰的了,他的眼神甚至闪躲了一下William戏弄的目光,长长的眼睫毛连续扑闪了好几下,William以为他害羞了,他却猛地抬眼,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说道,“你今晚很好看。”

“嗯?”William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自己好看,可怎么Carroll突然冒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Carroll说完这句,也没了下文,就那么继续一脸认真地仰着脸看着William,仿佛汇报完军情的士兵等待司令下达指示。

William反应了过来,“你是因为我称赞了你,所以你也称赞我?”

“是的。”Carroll的睫毛又扑闪了几下,“适当的赞美,能够增进恋人间的感情。”

William忍俊不禁,他捉住Carroll的肩膀,往前一跃,环着他的脖子,考拉似地挂在他身上,“腿累,你抱我下去。”

“……好。”虽然Carroll已经习惯了William总是突发奇想的黏腻,但每次抱着William的时候他都还是忍不住搂紧他,深呼吸一口气。

William好好的在他怀里,他会动会说话。

我没有失去他。

 

 

新年夜的纽约灯华耀目,满街都是出来庆祝的人群,广场上热闹的跨年活动,商场里各种新年促销,餐厅饭馆也早被预订满了,偶然有错过了预约时间而被取消的顾客在跟经理理论争吵。

William职业习惯地在脑子里模拟自己要是给其中一方辩护的话会援用什么法律条文,正模拟得入神,忽然那声音就变了,“我没有迟到,不能接受你的解释。”

“先生,是本店员工的疏忽,其实你预订的时候已经满座了……”

“12月1日上午九点十五分,系统登记号为048,这种餐饮行业的电子服务系统是按照预约顺序排号的,目测你的餐厅的桌子有120张,仍未计算包厢,48距离120仍有一大段距离,当时登记的人员,工号58934,女性,工牌上名字是Peggy,请你与她确认。”Carroll机械人似的说出这段话来,完全无视经理话语中的“抱歉”跟“恕难从命”的语气,强硬地拒绝了经理“退费”的提议。

“先生,但我们真的没有座位可以安排给你了……”

“亲爱的,你订的桌子在哪里啊?”William走上前去,捉过Carroll手上拿着的预约券瞄了一眼,“哎,临窗的海景桌,真浪漫,那里到十二点的时候还能看见烟花表演呢!哦,我看看啊,那里坐的是谁?哦,是Mr.Elison.”

“Elison?”Carroll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Willard让他掌握的那些人的名单,但却没有这么一号人物。“我不认识他。”

“他还没有让你大哥留心的地位,不过,对于这个餐厅来说,生物科技集团的CEO,的确足够让‘系统’出错 了。”William朝餐厅经理笑笑,然后不顾阻挠,径直往那张桌子走了过去,“Hi,Clark,好久不见!”

“William Linus?”Clark Elison认出了William,笑着站起来跟他握手,“身体好多了吧?听说你的事务所已经重新营业了?不多休息一会?”

“事务所不只有我一个律师嘛,不多赚点钱,连吃饭都要被人插队。”William一边笑,一边把Carroll的预约券放到桌子上。

Elison的脸色变了一下,仍保持着笑容,“我很抱歉,William,我不知道这是你的预约……”

“就算不是我的,也不能插队,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William看着他,脸上的笑透出敌对的冷意,“就像某些药品,专利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William,我们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了!”Elison这才慌了手脚,他有好几款产品的专利仍在灰色地带,本想争取到了正式专利再大肆宣传,但如果跟Linus家杠上了,那就根本不用争取了,绝对会败诉的,“我们马上就走……”

“No~~ Clark,我可不喜欢别人让给我的东西。”William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我开个玩笑而已,没人会跟钱作对的,这家餐厅的老板也不会,对不对?”

“是,是的。”

“Enjoy yourdinner.”William收回手就往外走,一直处于警戒模式的Carroll见William回来了,才敛起杀气跟他走了。

餐厅老板为解决了一场顾客纠纷而暗里松一口气,Mr.Elison则叫了一瓶烈酒来平复刚才被吓出来的寒意。

回到车上,Carroll垂着头跟William道歉,“对不起,我没把事情办好。”

“我又不是WillardHobbes,干嘛这副口吻?”William揉了揉Carroll长长了一些的头发,“也许以后我们可以自己开个餐厅,那就绝对不会被人插队了。”

听到这句,Carroll本来低垂着的脑袋猛地抬起,他捉住William手,语气里有不可掩饰的兴奋,“现在也可以!”

“可以什么?”William诧异,“现在去买下一家餐厅?也不是不行……”

“不是,我们自己开!”Carroll用力吻了William的手一下,就踩尽了油门,飞快往城郊驶去。

 

冬天的天色暗得很快,车头灯照亮了眼前的道路,四周却依旧是一片漆黑,William看着四周,虽然他不觉得Carroll会带他到野外先奸后杀顺便埋了,但越发荒无人烟的感觉也并不舒服。

William好几次问Carroll他们要去哪里,Carroll只是专心开车,摇摇头说待会你就知道了。

车子在大半个钟头以后才停下了,踩着一片泥路走了几步,William只看见一片开阔的河岸,远处隐约的黑影应该是农舍。

“这里是?”William诧异地转头问Carroll。

“过来。”Carroll还是没回答,他拉着William的手就往那些农舍走过去,没有打手电筒,看来十分熟悉这里的地形。

走到了一个间农舍前,Carroll开了门,打着了电灯。

这真的就是一间农舍,区别大概是,里头并没有养猪养鸡,而是一片木工场,屋子里摆满了尺寸各异种类不一的木材,宽大的木工工作台上散放着钉子锤子锯子量尺等工具,还有一阵不太明显的油漆味道,角落里放着一张木床,从那床垫都不铺的不羁风格看来,这里一定是Carroll的秘密基地了。

“亲爱的,这里太棒了,你是花了多久时间才琢磨出来的?”William勾着Carroll的脖子,给他一个赞扬的笑容,“我想你的确能自己建一个餐厅,可是等你建好了,我可能会饿死,我们还是去吃点什么吧?”

“这里就可以吃东西。”Carroll拉着William走到工作台前,哗啦啦地把工具都扫到一边,拉了把椅子给他坐——这把椅子坐着十分舒服,跟William的身高正好相符,还有柔软的椅垫,“你想吃鸡鸭鱼,还是猪羊牛?”

William奇怪地看着他,拉着他的手让他别忙——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幅印度花纹式样的金红色桌布准备铺桌子,“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后面的河,我建了一个圈养鱼类的东西,然后在河的对面,那三间屋子,养了猪,牛,还有羊,傍边的小屋子,养了鸡鸭。”Carroll拉看窗帘,河面反映着细碎的灯光,鳞片一样发亮,“但是数目不多,猪牛羊都只有一头,鸡鸭多些,鱼要多少都有,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William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这片农场是你的?你看的那些书,就是为了搞这个?”

“嗯。”Carroll搔搔头发,揉揉脖子,像作业没做好就被老师抽查的小学生一样做着小动作,“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现在是试验阶段……”

“Carroll.”William皱眉,“你打算以后不管Hobbes家的事情了,靠经营农场维持生计?”

无论Carroll做什么决定,William都会支持他,但是摆脱Hobbes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虽然Willard Hobbes现在好说话多了,但是也不见得他会放着一个绝对忠诚的职业杀手不用,让他去当农夫的。

然而William担心似乎白费了,Carroll摇头道,“不是,这里是试验。我还是会帮Willard的。”

“试验什么?你搞生化武器?”William诧异道,“那动物还能吃吗?”

“不是,不是生化武器,也不是什么药品实验,就是养东西的实验。”Carroll往桌子上铺好桌布,坐在桌子边沿,伸出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覆在了William脸上,“你记得我说过的那只小猫吗?”

“嗯。”William点头,他把手搭在Carroll的膝盖上,“那不是你的错。”

“从那时候起,我就只会杀人,夺走生命,他说革命需要鲜血,需要牺牲,所以要不断地杀死一些东西,直到杀人。”Carroll指尖微颤,缓缓抚摸过William的眼睛,鼻子,嘴唇,“我从来没有养过东西,植物动物都没有,我想试试看,我能不能养好一个活物,我这双手是不是只能杀……”

William握住他的手,“当然不是,你不是救了我吗?”

“……可是我也差点害死了你。”Carroll把William的手拉到胸口前,紧紧地握着,“我想试试,我能不能养好一个东西……我知道不能因此抵偿我杀死的性命,但是,我想试试……”

新年的气温仍是接近零度,哪怕在室内,没有暖气没有壁炉,同样呵气成雾,但William觉得从心口到指尖都热辣辣的,仿佛有人灌了他一整瓶伏特加,弄得他整个发烫发晕,“可是,你刚刚才说,要把它们杀了喂我?”

这本来就是句抢白的调笑,但Carroll一点也没领会到,很直接地点头道,“你说要杀就杀,没什么。”

“……你这里有什么面包,三文治之类的方便的食物吗?”

“有是有,但不好吃。”

“没关系,能吃就行。”William站了起来,伏在Carroll耳边呵气,“在那之前,先来点前菜?”

“嗯?……嗯!”

Carroll不明所以地转头,William已经扑在他身上吻了下来。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William看见Willard Hobbes那冷峻的扑克脸都会忍不住弯起嘴角发笑;

而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Willard都会盯着Carroll脖子上的痕迹皱眉。

眼睛大是基因遗传,聪明伶俐是家庭教育好,但咬人难道也是Linus家的传统吗?

每每想到最后,Willard就会揉着脖子,打电话约Benjamin吃饭去了。



GerryFee

超时空效应

片名:Deja Vu
译名:超时空效应/似曾相识/时凶感应/时空线索
导演:托尼·斯科特(Tony Scott)
主演: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
   保拉·帕顿(Paula Patton)
类型:动作/冒险/爱情/科幻/惊悚
片长:128分钟
上映日期:2007年3月20日(中国)
发行:华夏电影发行 中影发行公司

剧情简介:新版“蝴蝶效应”
  每个人其实都有过那种难以解释和捉摸的“似曾相识”的感受:你碰到了某个陌生人,在脑海中的记忆中却好像早就跟他相识,或者你发现认识某个你从未去过的地方。但如果这种感受是过去传来的警告抑或是通向未来的线...



片名:Deja Vu
译名:超时空效应/似曾相识/时凶感应/时空线索
导演:托尼·斯科特(Tony Scott)
主演:丹泽尔·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
   保拉·帕顿(Paula Patton)
类型:动作/冒险/爱情/科幻/惊悚
片长:128分钟
上映日期:2007年3月20日(中国)
发行:华夏电影发行 中影发行公司

剧情简介:新版“蝴蝶效应”
  每个人其实都有过那种难以解释和捉摸的“似曾相识”的感受:你碰到了某个陌生人,在脑海中的记忆中却好像早就跟他相识,或者你发现认识某个你从未去过的地方。但如果这种感受是过去传来的警告抑或是通向未来的线索呢?在惊险巨片《时空线索》中,就是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引导奥斯卡影帝丹泽尔·华盛顿饰演的特工道格展开了一宗案件的调查
  新奥尔良州,一艘轮船静静地停泊在港口。突然,疯狂的爆炸声轰然而起,浓烟滚滚,火光映红了大桥,ATF(专管酒类、烟草和枪械)特工道格·卡林(丹泽尔 ·华盛顿饰)迅速被派往调查爆炸现场。虽然经验老道,然而,到达现场的卡林却对现场的景象和人物有着奇怪的莫名熟悉感。
  跟踪调查的卡林逐渐发掘了更不可思议的东西——不论是现场、照片、房间,在渡船爆炸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仿佛与他的过去和未来不可分割,而这些又似乎将引导他走向另一场惊骇的犯罪事件!受邀加入新组成调查小组的卡林,开始接触政府的秘密时光实验室,在这里,他们能监视过去4天内任何地方发生的事件。
  卡林意外发现自己与一个名叫克莱尔(宝拉·巴顿饰)的女人有着谜一般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个他似曾相识的女子的过去更与摧毁他们未来的大灾难息息相关,而很可能,只有探究过去才能阻止灾难的发生。不容半刻迟疑,卡林必须相信引导自己的时空线索,改变一切!
  影片情节构思精妙,惊险曲折,令人回味无穷。丹泽尔·华盛顿在片中尽显奥斯卡影帝风范。

陈燕飞 | 美食摄影作品集

旺财的五一电影节总结

    每次黄金周,旺财的电影节就开幕,为了跟上时代的节奏,一口气看掉了22部影片,却没有一片影评,不是我懒,是好电影太少,不如把其中列个名单一句话带过,两三部好的拿来多费些笔墨说说罢了!
   《波拉特》哈沙特青年必修美国文化,泛指美国之社会现象,俺看不懂也不喜欢,但是目前爆火票房爆高!
   《反斗敢死队》慢步40分钟之伴侣,看时无需用脑,结论:生活需要乐趣!
   《迷之屋》慢步40分钟之伴侣,看到第二碟才知道原来是280分钟的迷你电视剧,晕!
   《罪有应得》慢步40分...

    每次黄金周,旺财的电影节就开幕,为了跟上时代的节奏,一口气看掉了22部影片,却没有一片影评,不是我懒,是好电影太少,不如把其中列个名单一句话带过,两三部好的拿来多费些笔墨说说罢了!
   《波拉特》哈沙特青年必修美国文化,泛指美国之社会现象,俺看不懂也不喜欢,但是目前爆火票房爆高!
   《反斗敢死队》慢步40分钟之伴侣,看时无需用脑,结论:生活需要乐趣!
   《迷之屋》慢步40分钟之伴侣,看到第二碟才知道原来是280分钟的迷你电视剧,晕!
   《罪有应得》慢步40分钟之伴侣,剧情突变有些新意!结论,千万不要人家和你说啥你就能信啥,要善良!
   《肥女向前冲》慢步40分钟之伴侣,不要因为胖而自卑,原来在非洲可是美女的标准哦!
   《快乐的大脚》慢步40分钟之伴侣,坚持自我,不入大流!
   《的士速递4》慢步40分钟之伴侣,司机和警察都当爸爸了,电影越来越恶搞,越来越乏味了!
   《无间道风云》开始喜欢李奥纳多了,给中国人争会面子了,但是终究不如港产的那部来的玄妙!
   《好莱坞庄园》超人之死终还是一个迷!
   《黑色大丽花》受到一个启发,直的烟嘴配粗的大卫杜夫也该满有腔调的!
   《门徒》有震撼力有深度的港片,风云突变的天空特技配合的很好!
   《伤城》跑步时看,刘伟强玩人性,徐静蕾看着很别扭,太太不是演就好了!
   《窃听风暴》关于政治的影片,我有些难懂!
   《血钻石》李奥纳多的演技好起来了,娱乐片里还算不错,只是不够惊险!警告大家美丽的钻石含着鲜血!
   《通天塔》自然界就是这样,隐隐的互相关联着,影片又是影射政治,俺又不懂!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等爱的老女人,最容易受骗了!年纪大了心脏一定要好,不要经不起打击!
   《迷失东京旺财的五一电影节总结》女主角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就是《黑色大丽花》的那个,最近看她比较多!异国文化碰撞下的忧郁气氛,让人感到压抑,我不喜欢此类的影片,总觉 得不过瘾,可是这种欲说还休,欲哭无泪的感觉的电影越来越多!不如看《教父》来的过瘾!很多大师的作品也并不是晦涩的!
   《五路追杀令》看得我五路雾水,烂片,烂片!
   《时空线索》冲着丹泽尔华盛顿而来,看帅哥!影片具备商业片的几大元素,跑步时看看也还可以!
   《五星级谋杀》又是和政治有关,不喜欢!缺乏深度!
   《赤桥下的暖流》第一次看今村昌平的片子,75岁的老人写出了人生真意,女人的身上的性器就是宝物,人,性,水就是生命,水流之处万物复苏,这是一部有禅意的影片,让我完全放弃了对日本电影的排斥!后悔这么晚才看,还好收藏了他的套装!值!泡壶好茶慢慢品!
    《蝴蝶》珍贵的资料镜头,蝴蝶破茧而出4分钟!轻松的情节,可爱的对白!这是一部关于爱的影片,父亲对于儿子的爱,女儿期待母亲的爱,随着蝴蝶的出生,老 人和孩子都找到了他们的爱,找到了那只名为伊丽莎白的蝴蝶,虽然这只蝴蝶只有三天的生命,他们却终于找到了!老人用了3年寻找,还带着孩子进入阿尔卑斯山 寻找,蝴蝶却在老人家里破茧而生,这似乎是在告诉我们,当我们四处寻找爱的时候,爱却在我们身边,不要忽视身边的人,再忙再累,也被忘记关心身边的人,而 这关怀也许只是三个字: “我爱你!”
    蝴蝶的主题歌非常的好听,是老人和孩子的对白,孩子的思维和逻辑,是与成年人不同的,所以能带给我们很多笑声,和很多启示!我把他收入在我的blog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