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时间

18240浏览    10814参与
folles
爱让时间流逝,时间让爱消逝

爱让时间流逝,时间让爱消逝

爱让时间流逝,时间让爱消逝

星梦

光阴如梭,时光匆匆,那无端浪费的青春

       一寸光阴一寸金,浪费时间就等于浪费钱,浪费青春,浪费生命!So,浪费时间是可耻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然而还是有人在浪费时间,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就像是明知不敌,却非要壮着胆子上一样。正如某大哲学家所说:它总是悄悄的来,然后悄悄的离去,徒留下一地的白骨。

       曾经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对时间的概念仍停留在一个月三十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上面,只知道时间能记时,却不知其深意。...



       一寸光阴一寸金,浪费时间就等于浪费钱,浪费青春,浪费生命!So,浪费时间是可耻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然而还是有人在浪费时间,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就像是明知不敌,却非要壮着胆子上一样。正如某大哲学家所说:它总是悄悄的来,然后悄悄的离去,徒留下一地的白骨。

       曾经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对时间的概念仍停留在一个月三十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上面,只知道时间能记时,却不知其深意。

       简单的思维模式势必产生简单的行为模式,通俗来讲,就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自然不可能做出出人意料的举动,如果做出来了,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人十有八九是个疯子,另一种是,这人终于明白了。而我,自然是属于后者。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却不是全部,也就是说,人还是有努力的空间的,这个机会任何人都不会放过,我自然也不会做那个例外之人。

       然而梦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所以我只能一边做着应该做的事情,让自己像个正常人一样,另一边垂头丧气,一个人默默地想着办法。

       尽管我看起来和正常人一般无二,但分神却让我愈加止步不前,虽然理智让我继续坚持,只要能坚持下去就不会失败,就是胜利,然而潜意识中已经对此不抱任何希望了。

       意料之中的绝望来得并不强烈,但却让我有一种深陷泥潭的感觉,无论你怎么扑腾,却只能越陷越深。

       经此打击,我愈发消沉,虽然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但心里却感觉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我心里很清楚,这是身体在下意识地排斥周围的环境,很奇妙的一种感觉。我意识到我必须换一个环境了,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我重新找到方向,并沿着来时的路继续走下去。

       想法很好,值得赞扬,但事实却是,彻底的堕落。我只是在理智的欺压下麻木而又僵硬地完成着自己的工作,写出来的文字和雕版印刷出来的字没什么区别,僵硬,冰冷,像死人一样。都说文字是承载思想的船舶,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庆幸的是,时间观念依旧存在。直到某一天,我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我想将自己融进去,去感受其中的变化,然后试着去理解,最后创新!这个过程中,我乐在其中。我想我找到了一条路,一条从来没有人踏足的路。它是属于我的。

       在那之前,时间过得非常快,眨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然而可怕的是,我可以深切的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就像水一样,从指尖滑落,然后消失不见,任凭你如何去寻找。更可怕的是,我忽然发现我什么都没做。

       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个月过去,我发现我什么都没做,和一个月前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区别。幸运的是,我终于找到了前行的方向,那是我的心之所向。

       我将会铭记这一切,不论好坏,因为我已经走出来了。我将会以此来告诫自己,向着既定的目的地前行。


鹿莫目离

【封吞】时间②

军训的时候码子真刺激

这次废话不多,本文只有封吞注意避雷

下面...请――

(其他不管怎么像都是亲情,更完后解释)


                                 三


伍迪带着鬼骁迅速离开了小道,来到了那片黑色的地域,见四周没人伍迪也没有停留,直接对鬼骁说...

军训的时候码子真刺激

这次废话不多,本文只有封吞注意避雷

下面...请――

(其他不管怎么像都是亲情,更完后解释)


                                 三


伍迪带着鬼骁迅速离开了小道,来到了那片黑色的地域,见四周没人伍迪也没有停留,直接对鬼骁说“抓住我。”话音未落鬼骁便抓住他的肩膀,接着眼睛便是一片漆黑,脑子里传来眩晕的感受,下一秒眼前又突然一亮。“那么我就先走了,不和你叙旧了阿撒兹勒,嘿嘿嘿...”语罢伍迪便瞬移离开。留下鬼骁和阿撒兹勒面对面。


“你一定有很多的疑问与怨恨,说实话,是我害了你。”阿撒兹勒看向鬼骁,缓缓说道“不过...时间可不等人,直说吧,我可以帮你回到那个时间,但是你所拯救的每一个人,都会忘记你。你的亲人、同事、朋友,他们的记忆里都不会有你。秩序的王牌另有其人,惊悚乐园的战力第一不会是你,你的父母将会有另外的孩子,没人认识你,记得你。至于封不觉....”他顿了顿“他可不是那边世界的人...你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他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改变,那么,你所影响的每一个人,都将逝去,永远的消散于时空中,毕竟...天堂的杀人手段可不一般。封不觉也许有那么一丝魂魄在地狱里游荡,也许....消失了。可以肯定的是,两种情况,他都‘存在’”他低下头,注视着鬼骁的双眸“选吧,第一种还是第二种。”


“第一种。”鬼骁抬起头,直视阿撒兹勒,黑色的眼瞳中是不会动摇的决心,正如同在审讯室里那非人折磨般后,那从未改变的答案。“你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存在,你还要坚持吗?”“是”仍是一样的答案,同记忆中那个赤发男子的答案一模一样,阿撒兹勒失神了片刻“你还是从来没有变啊。”他不自觉的念叨,“那么,准备好了就打开它吧。”阿撒兹勒递给鬼骁一个黑色的盒子:纯黑的盒子上镶嵌这一颗黑曜石,盖子上有一些细小的暗纹,组成了一个羊头的形状,它的主体部分也是同盖子材质一样的物质,上面同样有细小的暗纹,但是这些暗纹却形成几条小蛇。“再见了...鬼骁。”这是他们这次见面,他第一次叫鬼骁的名字“对了,好好享受你最后与朋友的时光吧”半响,阿撒兹勒突然加了一句,不必多言,鬼骁已然明白他的意思“再见,阿撒兹勒。我..还会来找你的。”鬼骁语音刚落下阿撒兹勒便消失了,留下他盯着手上的黑色盒子站在原地。


鬼骁摸了摸胸前的木头挂饰,像是怀念着谁,最终他放下手,下定决心似的低声道“那么..就开始吧”


【“你的名字就叫吞天鬼骁。”】

【“死亡,你不觉得有比赢得候选者游戏的胜利更重要的事情吗?”】

【“我从未后悔帮助他”】

【“我也算是...他名义上的亲人”】

【“天堂的家伙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真的有阻止我的能力吗”】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阿撒兹勒从不会沉溺于曾经的记忆,从诞生到死亡,从来不会。


                                     四


‘哈?刚刚说不要惊动任何人,现在又要为那位‘吞天鬼骁’进行辩护...不得不说,系统还真行啊’封不觉一边小心翼翼的探路,一边思考着,探路的时候也不忘测试下墙壁的承受力,结果这墙壁和审讯室内的一样,甚至过之而不及。


觉哥这一路走过来到什么都没有遇到,他的谨慎到显得有些多余。‘竟然什么都没有遇到吗...那么主线任务就是必死的吧’他在心底想着,思考间他也来到小道的尽头。那里没有任何遮挡物,再跨一步就是光明,外面好像是一个面积极为广阔的区域,因为视角问题封不觉看不见其他的东西,不过系统也没让他等太久,他刚刚站定便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隐隐约约有点蛋疼了‘所以...竟然是那家伙吗..那个恶趣味的恶魔’


“嘿嘿嘿...那么由请被告方的律师――封不觉”


觉哥也没有犹豫,直径走向法庭中央,准备聆听检察官陈述的罪行,不过这与记忆中类似的情景却着实让他感觉有些不妙‘这倒和我s2搅局的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不过那次是有预谋,这次是被迫的而已’


而‘吞天鬼骁’在见到到封不觉的时候,也明显一怔,脸部仍有些抽搐,见准备检察官准备陈述罪行便插嘴道“法官先生,我不是认罪了吗,不必传唤我的辩护律师了,而且”他看向封不觉“我成年了。”


‘靠...’封不觉心道不妙,‘怎么和那小子一样的,而且还是成年版的,那这可不好忽悠啊...’正当他还在想对策的时候,却闻伍迪开口,“反对无效,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已经把代理权全权交给了辩护律师,并且以被告人的角度而言,你可没有成年...嘿嘿嘿”听到伍迪的言语,‘鬼骁’也没有在出声,反而低下头似乎在懊恼些什么。


“那么,检察官请开始陈述。”伍迪也不再废话,别有深意的看了封不觉一眼,对检察官道。“好的,法官大人。那么,‘吞天鬼骁’,你于的2xxx年你在s市杀害4名天使和1名天使长,并扰乱天堂秩序,对普通人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间接性的向普通人透露天堂及地狱的信息......”


                   ...........


“以上,便是对吞天鬼骁的所有指控。”


在一段无比冗长的绘声绘色的添油加醋的陈述过后,检察官先生,终于结束了他的发言。

“请辩护律师发言。”‘嘶――这从哪辩护起啊,什么跟什么,神魔大战还是神人大战,编故事也要有个限度吧,什么剧情都没有就直接把任务甩我脸上...’念叨此处觉哥算是想开了,这个剧本八成就要失败,于是自暴自弃般的道“法官大人,我要传唤证人。”没想到伍迪还真的点点头道“那么由请第一位证人...阿撒兹勒。”


一位身着黑色袍子的高大男子立刻出现在法庭上,他的上半身还是正常的人类,下半身却是一条蛇尾,有几条小蛇缠绕在他手臂和脖子上,总而言之,一看就是个厉害又麻烦的角色。封不觉在观察证人的时候也不忘观察剧本所说的‘吞天鬼骁’,从刚刚起他就没有抬起他的头,封不觉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当听到阿撒兹勒是证人的时候,他却猛得抬头又马上低下去,似乎认识阿撒兹勒。‘突破点原来在这里吗...真是险恶呢。话说阿撒兹勒不是撒旦的左右手吗,竟然认识这个‘鬼骁’啊...’


没错,这个剧本看起来就是,系统带着你通关,但是必死的flag却比一般的噩梦的剧本多的多。比如在审讯室里,若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受到影响,直接用全力去攻击墙壁,无疑会被‘吞天鬼骁’察觉,主线任务失败;而若他在审讯室门开了之后立刻跟着他们出去,那他也会被发现;而此刻,如果他没有一直观察‘鬼骁’,那么他也会错过‘鬼骁’认识阿撒兹勒这个重要信息点。所以说,不愧是觉哥啊...连细节点都比别人多关注一坨坨。


“那么你们认识吗?”至此,觉哥只能颇为蛋疼的扯起来。


“认识”阿撒兹勒的声音是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带着点蛇老腔。


“请简单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封不觉道。


阿撒兹勒也不废话,点点头开口道“在2xxx年,我观摩了那场对决,我见‘吞天鬼骁’没有造成过大的影响便回去了”


“反对,被告方律师询问与本庭无关内容。”检察官尽职尽责的分析案情


“反对有效,请问辩方律师有什么要说的吗”伍迪看向封不觉,镜片泛着意义不明的白光。


“法官大人,我只是想证实‘吞天鬼骁’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毕竟连阿撒兹勒都没有阻止,看来这并不能引起地狱方的重视”说着他还做了个引号的手势“而且,既然是天堂方委托地狱方进行判刑,我看,他们也站不住道理吧。”


“喔...此话怎讲”伍迪这时又把问题抛给了封不觉。


“哼..要是天堂站的住道理,还会把审判权交给地狱吗?他们可恨不得直接解决‘吞天鬼骁’啊,毕竟他们最会玩那一套先斩后奏,阴人于无形。他们一定会说‘吞天鬼骁’无理由杀害神职人员,然后把他解决。那个时候,候选者游戏也结束了,地狱方也无权干涉此事,更何况‘鬼骁’既然能干掉天使们,他的力量自然对于天堂来说是个威胁,有足够的力量又与天堂为敌,那个时候不干掉,什么时候干掉”他顿了顿,又看了一眼‘鬼骁’“而他们却把审判权交给了地狱方...法官大人,我不用在说了吧。”


“你确实没有错,那么传唤下一位证人”伍迪接过话头。而阿撒兹勒也要退场,却见觉哥突然开口“那么是不是该结束了呢...这场试探。”


马修的褪色艺术馆
「人生天地之间 若白驹之过隙...

「人生天地之间 若白驹之过隙 忽然而已」

文/庄子

图片来源/ Unsplash

这是马修与你分享的「日签Vol.107」



「人生天地之间 若白驹之过隙 忽然而已」

文/庄子

图片来源/ Unsplash

这是马修与你分享的「日签Vol.107」



胡椒

时间(预

高高的钟楼建在小镇的中间,站在这钟楼的顶端,可以看到小镇里的路,从钟楼出发,向四周延伸,发散,甚至可以看到小镇里的人们,在路上,街边交谈着,哦,当然,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哦,这边的科技并不发达,呃,其实也不需要,像所有异世界一样,这里有神奇的生物,还有神奇的魔法,哦,当然,魔法这个此太过于直白,人们也大多不太喜欢,于是神使们把它更名为“幸福感”


“幸福感”越高,力量也就越强,幸福也就越多,人们就越尊敬他,当然,如果没有“幸福感”的话,那就算是倒了大霉了,人们不喜欢“不幸福”的人,哦,当然,我就没有,所以我现在是钟楼的看守,嗯,看守


钟楼...

高高的钟楼建在小镇的中间,站在这钟楼的顶端,可以看到小镇里的路,从钟楼出发,向四周延伸,发散,甚至可以看到小镇里的人们,在路上,街边交谈着,哦,当然,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哦,这边的科技并不发达,呃,其实也不需要,像所有异世界一样,这里有神奇的生物,还有神奇的魔法,哦,当然,魔法这个此太过于直白,人们也大多不太喜欢,于是神使们把它更名为“幸福感”





“幸福感”越高,力量也就越强,幸福也就越多,人们就越尊敬他,当然,如果没有“幸福感”的话,那就算是倒了大霉了,人们不喜欢“不幸福”的人,哦,当然,我就没有,所以我现在是钟楼的看守,嗯,看守





钟楼说是钟楼,但其实建在一座学校里,我,其实也算是个学生啦,但是由于没有幸福的原因,我一般不去上课





但这并不阻止我认识班里的一些同学,比如自从我醒来就一直跟着我的帕斯特,幸福感不强与我同病相怜的三千,还有神使北。。。算了





当我在十四年前被人在校园里捡到的时候,我的记忆就已经被清除了,可能大家都知道些什么,嗯哼,谁知道呢,我只是一介小小的钟楼看守罢了




只有时间,我还记得




还在不停的流逝罢了

鹿莫目离

我是日常和剧本写手,哭了。写日常一下子1k+,剧本一下飙2k了。正剧真的不会写,封吞的时间,写严肃写了半天都没800。在完篇之后会把之前的脑洞发出来(丢人)。反正封吞时间包甜,小虐怡情嘛。(我管有不有人看得到,反正我he)


话说边听三渣游戏实况边写文到是挺爽的,比边听歌边码文爽多了。果然是党老师吗,说垃圾话都比别人厉害一坨坨呢。

我是日常和剧本写手,哭了。写日常一下子1k+,剧本一下飙2k了。正剧真的不会写,封吞的时间,写严肃写了半天都没800。在完篇之后会把之前的脑洞发出来(丢人)。反正封吞时间包甜,小虐怡情嘛。(我管有不有人看得到,反正我he)


话说边听三渣游戏实况边写文到是挺爽的,比边听歌边码文爽多了。果然是党老师吗,说垃圾话都比别人厉害一坨坨呢。


鹿莫目离

明明爱的是鬼骁,但是觉哥的部分却一写停不下啊...我太难了。话说边听三渣的游戏实况,会对写文有帮助吗?提升我的贱力?

明明爱的是鬼骁,但是觉哥的部分却一写停不下啊...我太难了。话说边听三渣的游戏实况,会对写文有帮助吗?提升我的贱力?


鹿莫目离

【封吞】时间①

是昨天丢人梗的的正文,我知道我垃圾,活该没人理(哭了)

只有鬼骁的设定是私设

本文【封吞】!!!注意避雷!!!!

(只有封吞,其他看起来像的直接是亲情(干嘛我?又自己剧透??哭了))

全文2k+

请食用――

“你叫什么”

“吞天鬼骁”

“性别”

“男”

“年龄”

“20”

“你还坚持你的说法吗”

“是”

“明天见”

                     ...

是昨天丢人梗的的正文,我知道我垃圾,活该没人理(哭了)

只有鬼骁的设定是私设

本文【封吞】!!!注意避雷!!!!

(只有封吞,其他看起来像的直接是亲情(干嘛我?又自己剧透??哭了))

全文2k+

请食用――

“你叫什么”

“吞天鬼骁”

“性别”

“男”

“年龄”

“20”

“你还坚持你的说法吗”

“是”

“明天见”

                                        一

“但他林,那里面关着的是谁啊?竟然用最高级别的审讯室了。”红发的女人好奇的向刚出来的黑发男人询问道。“贝利亚尔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知道那里面有什么...”男人长舒一口气,回答道。“浩瑞士在找你,你知道他的恶趣味”一个马头人形生物突然出现在但他林的身后向他搭话。“那么回见了贝利亚尔。”“回见”贝利亚尔目送他离开后,若有所思的注视着已经关闭的大门,片刻后她像明白了什么,快速离开“但他林果然是对。”她这样念叨着。

昏暗的天空,没有一丝光亮,毫无生气的地面,没有任何生灵的气息,寂静笼罩这片黑色的地域,看不清颜色的王座上空无一物。一道光亮打破这里的气氛,黑发的男子微微倾斜自己的身体,算是完成了鞠躬的礼仪,他眼镜的镜片泛着白光,似乎预兆着什么“嘿嘿嘿...陛下,东西我带来了”此时,刚刚无人的王座上突然出现一个长着牛角的人型生物来,他留下一句意义不明的话“但他林会带你见他。”便不见踪影,此刻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也出现在他的身旁“嘿嘿嘿...又见面了,但他林”“伍迪,你明知道我一点都不想和你们沾上关系...算了这边走吧,反正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但他林语罢,便带着伍迪走向不知何时出现在王座后的小道。

悠长的走廊里昏暗无比,唯一的照明物是走廊上破败的吊灯,勉强的发散出几丝光亮,而在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走廊上,也只有寥寥几盏,但是这并不影响两个人的行动速度。但他林快速的移动着身体,而伍迪也那紧跟着他,难得没有扯什么垃圾话。片刻后,他们便到达走廊尽头,那是一扇破败的黑色门:门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颜色,上面布满了不知名的液体,门也摇摇欲坠,似乎可以轻易推开。却见但他林后退一步,对伍迪道“最后提醒你,开了门我就不管啦。”语罢,没等他回答,但他林便摸出一把小刀,随手划向自己的手臂,鲜血喷涌而出,可他毫不在意用手沾上自己的血液,在门上画出奇怪的图案。看到那图案,伍迪微微一怔,却没有多言。不过多时,图案便完成,但他林到如他所言,立刻掉头离开,留下伍迪一人站在门口。

伍迪没有急着进门,而是在门口等待,良久,一只白皙的手臂从门口伸出,接着是身体,红色的头发同刚进去一般干净又张扬,身上的衣物没有因周围的环境变得肮脏与破败,而是完好无损。他们两个谁也没有出言打破这沉静,寂静围绕在他们四周,最终还是伍迪打破了这份奇怪的沉寂“好久不见,吞天鬼骁”

 

                                          二

     【疯不觉,等级52】

    

     【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已确认,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这次的声音像一个经历繁多的年轻男子,他的声音有几分阳光、坚定却有一种掩盖不住的疲倦味道。封不觉不由得想起鬼骁,那个一米六的声音到是和他有几分神似,不过更加有活力与骄傲。

       话音未落,封不觉已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周围也变成了一片漆黑状态。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一本书】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cg随着旁白开始播放

     “你谁都救不了,他们会一个个死在你面前。”

同欢迎语一样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你连那个人都一同害死,口口声声说最喜欢他,回头来不过是一场空白。”

“你就是个怪物,不配拥有他们友好的对待。”

“既然可以做到操控一切,那么全部忘记吧,那样就不会有人死亡了”

“照着那个人改写的未来怎么不好?!为何要贪恋更多?知道真相的结果是什么?”

同样的声音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袭向中间的地域,那里坐着一个人,红色的长发遮盖着一切好奇的目光,从封不觉的视角自然是看不到的。

“那么...就忘记吧...全部忘记吧...”红发的男子独自念叨着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小瓶透明的药水,一口饮尽。

cg没播完,封不觉就开始思考‘通关奖励是一本书?...这可不像是什么通关奖励啊,难道是伍迪那家伙搞得鬼?而且这个cg有够诡异的啊,那红头发的小哥八成是个狠角色吧,还有有神经病的那种,不好办啊...’

没过多久,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便进入了这个

空间。

“你叫什么”

“吞天鬼骁”

“年龄”

“1520”

“性别”

“男”

“你还坚持你的说法吗”

“不”

黑袍男子长舒一口气

“看起来你过不久就可以出去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马上出去,似乎害怕着什么。

接着,封不觉就拥有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主线任务也在同一时间来临。

    【在不惊动任何生物的情况下,离开审讯室】

封不觉主动去看了眼自己的行囊,惊讶的发现不管是行囊还是技能栏都没有锁住,但是生存值一直在下降,而且过去记忆里面那些附有罪恶感的记忆不断回放,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时自己仍存在的几分自责,好在那还在他自己的适应范围内,封不觉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再回看生存值,2分钟之内也就掉了1%,还在可控范围内。念到此处,他也不急解决掉血的原因,仔细的回想刚刚cg播放的内容。

那实在是太过突然,他甚至要质疑自己的感官,一开始听到声音的感觉突然成真,那种无奈淡然的声音,那红发男子的背影,那句回答的名字,无一不和记忆那个张扬的身影重合。料想要么这是平行宇宙,要么是以前曾发生的事,命运犯不着在自己的宇宙给自己创造一个如此奇怪的世界。这个剧本很可能也是那群神魔干涉命运的结果,但是让自己受到损失又算犯规而被处理掉....怎么看也只能是伍迪的手笔。

见思考也没有结论后,他开始观察这个空间的四周,封不觉试着用手去击打墙壁,发现以52级得玩家实力还不足以对它造成伤害,于是便召唤出封魔扑克向墙壁划去,但是什么也没发生,墙壁上什么也没留下,反倒是坐在区域中心的男子动了动。封不觉见此立马停手,到反应出看似环境无影响的险恶‘撕――看起来只是勾起惩罚者罪恶的记忆,然后用惩罚者自己的自责,杀死自己而认罪。实则是虚化惩罚者的记忆而达到目的吗...真是险恶啊’封不觉在心里念叨,没错刚刚觉哥就是意识到,他忽略了主线任务的一点“不惊动任何生物”。他的试探行为差点惊动了“吞天鬼骁”,而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在这四周布满了精神力,还是仅凭细小的动作就判定他的存在,而此刻,封不觉也不敢在有下一步行动,他可不知道到哪种程度就会判为惊动生物,然现在既然主线任务没有失败,那么他还是静观其变的好,反正他现在还没算是消极游戏 。

而此时,审讯室的门又打开了。名为‘吞天鬼骁’的男子缓缓走出门去,封不觉隐隐的听到对话的声音,却听不清他们谈话的内容。而他也不敢在上前一步去倾听,在噩梦级别的剧本中,这无疑可能照成必死结局。谈话的声音好像停止了,过了好一会,封不觉才慢慢挪出门去,看见门前空无一物,他才喘口气,也不做停留,不急不慌的离开了审讯室,而系统提示也在同一时间出现。

        【主线任务已更新】

    

         【观看审判,并为‘吞天鬼骁进行辩护’】

深红

190820 浅谈时间因果与时间广度

190820
“时间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值得我们花上大量时间去思索。”
“这话怎么说?”
“你想想,我们站着的每一寸土地都死过无数的人,只要是人到过的地方都有人死去。”
“是的,有人估算,总共有一千一百亿人曾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你再想想,你年迈的祖母也有年轻的时候,也有穿着花裙子昂着胸脯在马路上走着的那些日子。”
“可以想见,我见过她的照片。”
“再比如说,在古代你的某位祖先必然在年轻时参加过一场战争,不论是哪场……如果你的那位祖宗没有从那场战争中活下来,活到娶妻生子,那么你就完全不可能存在。”
“简单的因果论。”
“值得一提的是,因果关系只适用于‘过去’和‘未来’两个情景。比如我说:我现在在这里说一...

190820
“时间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值得我们花上大量时间去思索。”
“这话怎么说?”
“你想想,我们站着的每一寸土地都死过无数的人,只要是人到过的地方都有人死去。”
“是的,有人估算,总共有一千一百亿人曾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你再想想,你年迈的祖母也有年轻的时候,也有穿着花裙子昂着胸脯在马路上走着的那些日子。”
“可以想见,我见过她的照片。”
“再比如说,在古代你的某位祖先必然在年轻时参加过一场战争,不论是哪场……如果你的那位祖宗没有从那场战争中活下来,活到娶妻生子,那么你就完全不可能存在。”
“简单的因果论。”
“值得一提的是,因果关系只适用于‘过去’和‘未来’两个情景。比如我说:我现在在这里说一句话,可能会影响到两百年后某个杰出的人才的诞生与否……你也无法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性。众所周知,蝴蝶效应。”
“那么因果论就不适用于‘现在’了吗?”
“不完全是。因果是将一对相关联的事件联系起来的纽带,比如从过去的一段时间到过去的另一段时间,我们可以称之为因果;同样未来到未来亦是。但是,一旦这段时间跨越了‘现在’,这段时间尝试着从‘过去’跨越到‘未来’,一切就变得不可言说了。”
“‘现在’在因果中是什么地位?”
“现在是一个起始符号,是录音机上的开始按钮——你可以从这里开始,却不能在这里停下——这意味着,历史对现在的影响是微小的——在某个时间发生了某件事,然后历史的录音机在滚动着,走到了‘现在’,祂发现无法关掉录音机。”
“你必须按下另外的停止按钮……才能停下。”
“对的,是这样的。但是现在和未来的因果就不一样了——‘现在’是起始键——所有的未来都从现在出发,所有的果都是现在的因。”
“这和原始因果论有何区别?当现在变成历史之后,我们还能说那个‘因’必然产生‘果’吗?”
“这就是和传统因果论不同的地方:当现在变成过去的时候,这条联系因果的纽带就断掉了——因为又有新的‘现在’产生了,换句话说——新的因果就替代了旧的因果。——但不是传统的不变化的、固定的因果——我更愿意将其称为‘现因’和‘未果’——由‘现在’产生的不断变化的因和由这个因产生的不断变动的、未能确定的‘果’。”
“说的不错。”
“好了,让我们抛开因果,再从时间的广度上谈时间。”
“嗯。”
“时间是迷人的、复杂的,时间将所有的‘过去’综合起来,就像用一块布把所有东西投影出来——当然投影出只是一部分,只是作用在‘现在’的小小一部分,更多的是在投影面之外,时间整体庞大地让人难以想象。”
“……‘未来’又是什么?”
“而未来,是完完全全地从这一张布上延伸出去——无穷的可能性——在现在改变的时候,未来也在不断变化。”
“所以,‘现在’就像是沙漏中小小的瓶颈,被夹在臃肿的象征‘过去’的下部和象征‘未来’的上部之间。”
“对,‘现在’被紧紧地夹在‘过去’和‘未来’之间,这二者是无限的、巨大的,他们压迫着‘现在’,试图用它们的所以力气消灭‘现在’;‘过去’不仅仅投影在‘现在’,它还试图穿过‘现在’去影响未来。”
“我们可不能让历史完全占领未来啊。”
“是的,至少‘现在’依旧握在我们的手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从‘过去’手里夺过对‘现在’的控制——我们必须要对那些历史性的死板印象、那些就像亡灵似的死缠不放的成见进行抵抗——人必须在抵抗中才能成为真正的人。”
“那真正的人是什么人?”
“真正的人是充实的人,他抵御住过去虚无的压迫,他拒绝未来虚无的诱惑。他只用现在填充自己,他是他自己——他不因他人而活、他不为成见而苦、更不为名义而死——他是最强大的人,是尼采所说的‘超人’。”
“那这样的人,在时间中处在一个什么地位?”
“他就是沙漏里的一颗沙子,一颗紧紧粘在瓶颈中央不愿下去也不愿上来的沙子,一颗永远在和‘现在’搏斗的沙子。”

H&M
亲爱的王佩奇生日快乐,虽然异地...

亲爱的王佩奇生日快乐,虽然异地你却时时都在我心里,谢谢你已经陪我走过了八年时间,未来的路很长,还要你在我身边直到每一个明天❤️

亲爱的王佩奇生日快乐,虽然异地你却时时都在我心里,谢谢你已经陪我走过了八年时间,未来的路很长,还要你在我身边直到每一个明天❤️

水天空兮
今生已不再寻觅,逝去的容颜 叹...

今生已不再寻觅,逝去的容颜 叹息

未来可期

那,晚安吧

今生已不再寻觅,逝去的容颜 叹息

未来可期

那,晚安吧

未忈;
hdw2000
f1b
小区里疯长的地雷花,让人想起了...

小区里疯长的地雷花,让人想起了童年。。。

小区里疯长的地雷花,让人想起了童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