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日之后

13.8万浏览    1531参与
狙击手麦克

8这把空投SA80步枪威力强大,血战黑色怪兽!

8这把空投SA80步枪威力强大,血战黑色怪兽!

狙击手麦克

明日之后借住小姐姐家,惨遭算计,这些条件不忍直视

明日之后借住小姐姐家,惨遭算计,这些条件不忍直视

阿苹
终于去了白树高地,但是我被冻死...

终于去了白树高地,但是我被冻死了,两个感染者还在边上嘲讽我,气气

终于去了白树高地,但是我被冻死了,两个感染者还在边上嘲讽我,气气

公子卿

大哥3



她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半梦半醒间她开始走马观花​地回忆和大哥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想起最开始她遇见大哥的那一天。

那时候她初生,什么也不懂就完全按照瑞秋给的生存手册生活。她一个人住开发区,入夜后只敢躲在家里,躺在一张捡来的小破床上蜷缩着身体伴着外面感染者隐隐约约的吼叫声入睡。

开发区的木头和石头远远不够她的开销,更别说没有任何食物她只能硬着头皮去秋日森林。第一次去是黄昏,没呆多久就天黑了。​她不知道怎么看地图,就在森林里瞎绕。走着走着突然身后窜出来一个感染者把她扑倒在地。怀里的浆果撒了一地,她尖叫着挣扎,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大哥就出现了。其实是挺俗套​的英雄救美的剧情,但大哥那时候真的一点...



她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

半梦半醒间她开始走马观花​地回忆和大哥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想起最开始她遇见大哥的那一天。

那时候她初生,什么也不懂就完全按照瑞秋给的生存手册生活。她一个人住开发区,入夜后只敢躲在家里,躺在一张捡来的小破床上蜷缩着身体伴着外面感染者隐隐约约的吼叫声入睡。

开发区的木头和石头远远不够她的开销,更别说没有任何食物她只能硬着头皮去秋日森林。第一次去是黄昏,没呆多久就天黑了。​她不知道怎么看地图,就在森林里瞎绕。走着走着突然身后窜出来一个感染者把她扑倒在地。怀里的浆果撒了一地,她尖叫着挣扎,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大哥就出现了。其实是挺俗套​的英雄救美的剧情,但大哥那时候真的一点也没有“英雄”的感觉。

大哥随手开了两枪那丧尸就死了。“乐于助人”​之后的大哥头也没回地走了,留下她满身血污地呆坐在尸体旁。

她想道谢,可人已经不见了。她看着尸体一阵反胃,慌慌张张地收拾好东西火速离开。

她一步三回头地在森林里瞎逛,没走多久就在一个山坡下遇到​一个迷路的小女孩。

“你也迷路了吗?”​她蹲下来给小女孩擦眼泪。

小女孩​抽抽噎噎地说想她帮忙送她到飞机那里,她拍着胸脯答应下来,牵着比她小不了多少的小女孩往前走。

两个路痴能走哪去呢?

她也只是带着小女孩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黑夜里漫无目的地东奔西跑,偶尔小女孩不配合地跑回原地耍赖她还得回去找她。更别说走不了多久就有丧尸围过来攻击他们。

她崩溃了,蹲在路边小声地哭。

“咦?怎么又是你?”​大哥做第二次托运的时候看到路边瑟瑟发抖的小团子就停下来问她。看她哭的这么可怜就答应帮她一起送小女孩回家。

大哥没走到两分钟就到了​飞机。她嗷嗷地夸大哥好厉害,说什么也要抱他大腿。大哥没办法,拉也拉不开她,看她眼泪汪汪地抱着他的手臂求情只能把她带回营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大哥营地里面的第一个女孩子。大哥本来是奔着打架创的营地,营地里面都是一群糙汉子,一直没招过女生,如今突然来了一个肉团子所有人都很新奇。

她躲在大哥身后怯怯地打量围在大哥身边的人。大哥说:“这个家伙以后就跟着我们了。她太小个,轮流保护好她吧。”没想到大家都热情高涨,每个人都跃跃欲试。

不过是一群半大不小的毛头小子,突然被赋予了“骑士”的身份就各个都责任感爆棚。

带她回来后才发现她真的是个生存白痴。大哥耐着性子一点点教她怎么用生存辅助仪,怎么确定目标,怎么追踪任务,怎么完成悬赏。​

平时带着一起出去做任务,大哥负责打打杀杀,她负责拍照采集。大哥想,女孩子还是不要学暴力的东西了,就让她做营地最后一片净土好了。

直到她长大了些瞒着大哥跟着营地其他人出去打完架伤痕累累地被背回来。

那次大哥发了好大火,训斥起他的兄弟来一点也不留情面。

“可她表现很好的,她天赋好,以后甚至能帮上我们的忙。”兄弟想辩解一下被大哥吼回去:“我们是有多没用需要最小的这个来帮忙?还是让个女孩来帮着打架你也说的出口!你舍得我可不舍得!”

她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怕大哥凶她。​但等大哥回来还是乖乖地坐到大哥旁边小声地认错。

从小到大大哥最怕她哭,她一抽鼻子大哥就举手投降,​百试百灵。唯独这次大哥没吃她这套,板着脸一言不发。

“我真的错了....”​

最终大哥败下阵来,长叹一口气:“我只是想保证你的安全不想你受伤。你要是真想学着打架以后就和我说,我手把手教你。”​

这之后​大哥开始教导她的战斗。她的天赋的确很好,到现在已经成为营地很强的战斗力了。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把所有营地的人当哥哥。​对大哥尤其的依赖,可原来大哥不只是想把她当妹妹吗?她迷迷糊糊地想,那她呢,她是什么想法呢。


尼勒岛

与众不同的拉扎
(发出丧心病狂的笑声

与众不同的拉扎
(发出丧心病狂的笑声

水深瞳

【明日之后】复仇

“阿列克谢,没想到吧,我们还能再见面。”


格柳克扎像捏小猫一样捏着女孩纤细的脖子,他布满了斑驳尸斑的脸做不出太丰富的表情,然而那双闪烁着蓝色凶光的眼睛里却布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恶意。


少女竭力捶打着抓住自己的那只手,然而她那点力气在感染者面前犹如蚍蜉撼树,她喘不过气来,挣扎着喊:“阿列克谢,别管我!这个感染者有神智,他是冲你来的,别管我,快打死他!”


阿列克谢把手枪藏到袖子里,摊开双手以示自己无害:“格柳克扎,当年的事情是你和我之间的恩怨,与这丫头无关,你先放开她。”


格柳克扎的太阳穴上横陈着一个狰狞的血洞,听了这句话,...


“阿列克谢,没想到吧,我们还能再见面。”

 

格柳克扎像捏小猫一样捏着女孩纤细的脖子,他布满了斑驳尸斑的脸做不出太丰富的表情,然而那双闪烁着蓝色凶光的眼睛里却布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恶意。

 

少女竭力捶打着抓住自己的那只手,然而她那点力气在感染者面前犹如蚍蜉撼树,她喘不过气来,挣扎着喊:“阿列克谢,别管我!这个感染者有神智,他是冲你来的,别管我,快打死他!”

 

阿列克谢把手枪藏到袖子里,摊开双手以示自己无害:“格柳克扎,当年的事情是你和我之间的恩怨,与这丫头无关,你先放开她。”

 

格柳克扎的太阳穴上横陈着一个狰狞的血洞,听了这句话,他……或者说它显然更愤怒了,它狠狠地摇晃着女孩,用嘶哑的声音吼道:“无辜!黛兰斯不无辜吗!你们只因为听不懂她的家乡话……只是几句听不懂的话……你们就杀了她!是你下令杀了她!”

 

他像野兽般冲阿列克谢咆哮了一声。

 

阿列克谢无法说他当时给下士打眼色只是想让他控制住那姑娘,他无法为已经发生的悲剧辩解,从沃尔曼斯克回来后,他曾经无数次质问自己,那姑娘……黛兰斯的死,真的只是因为下士领会错了他的意思吗?如果下士当时没有开枪,他在无法确认黛兰斯是否被感染的情况下,会不会亲手开出那一枪?

 

他发现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无法回答格柳克扎,也无法回答自己。

 

如果没有拉扎罗夫,他可能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如果没有……拉扎罗夫。

 

阿列克谢在心里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缓缓握住了袖中的手枪,他说:“如你所说,你该想我讨还这笔账,放了那丫头,来杀我。”

 

格柳克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队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的手枪藏在哪边袖子里,是左手还是右手?别装了,我知道你两只手都能开枪。”他凶残的目光落在了女孩脸上,仿佛透过那张年轻的面容看到了一个早已故去的倩影,“队长,放下枪,如果你还想让这丫头活着的话。”

 

阿列克谢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意识到,他已经老了。

 

他的动作开始变得迟钝,同样的距离,他已经无法做到像过去那样,猎豹般扑到对方救下女孩。

 

他只能妥协。

 

手枪被他扔到了地上。

 

格柳克扎走近,他一手拎着女孩,猛地一拳将阿列克谢击倒在地。

 

阿列克谢闷哼一声。

 

愤恨的感染者似乎还不过瘾,又飞起一脚将男人踹翻了出去。

 

阿列克谢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胸口剧痛,张嘴吐出了一口血沫。

 

格柳克扎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我不想杀你,让你这么活着比死了更让人开心……这丫头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知何时,被阿列克谢扔到地上的那把手枪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阿列克谢的瞳孔陡然收缩。

 

“住手——!”

 

感染者骤然扣下了扳机。

 

巨大的绝望笼罩了阿列克谢,异族姑娘死前喃喃的乡音,格柳克扎脑袋上血肉模糊的枪孔,捡到这少女之后的点点滴滴,以及拉扎罗夫奔入夜色中时那决绝的背影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中闪过,几乎要将他推入深渊。

 

就在这一刻,一只粗壮的利爪穿透了格柳克扎的胸膛,感染者脸上癫狂的神情瞬间凝固,手枪和女孩一起跌落在地。

 

格柳克扎倒下了。

 

他艰难地转动目光看向阿列克谢,不知为何,忽然露出了一个坦然的微笑。

 

就如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自己崇拜许久的队长时一样。

 

阿列克谢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女孩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她一手捂着脖子,咳嗽着向来人致谢:“谢……咳咳咳,谢谢您的帮助,您——啊!”

 

少女的话音陡然被一声惊呼打断了。

 

这个在千钧一发间击杀了格柳克扎救下女孩的人,居然也是一个感染者!

 

他的身型十分高大健壮,骨骼肌肉诡异地虬结着,却始终背对着两人,不肯转过脸来。

 

阿列克谢看着那背影,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他向来稳定的声音几乎有些发抖:“你……你转过头来!”

 

感染者沉默了更长的时间,半晌,终于转过了身。

 

他是拉扎罗夫。

 

阿列克谢的下唇抽搐似的颤抖起来:“你……你认得我,对不对?你也有神智,对不对?”

 

半晌,跟格柳克扎同样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没错,我也有神智。”

 

他僵硬地耸了耸肩,表情匮乏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类似自嘲的神色:“可我跟他不一样,我拥有神智,因为我是病毒母体的寄生,我是感染者,但我却不是活死人。”

 

通常情况下,感染者的变异过程是感染-发作-死亡-变异,这是一个清晰的由生到死的过程,然而拉扎罗夫不是,那丧心病狂的实验将他直接跟病毒母体绑定在了一起,他变异了,却跳过了死亡这个过程。

 

拉扎罗夫:“这就是你一直耿耿于怀的那个人?”

 

半晌,阿列克谢才点了点头:“他叫格柳克扎。”

 

阿列克谢:“他曾经很崇拜我,可是后来,他憎恨我。”

 

拉扎罗夫:“不,你错了,阿列克谢。”

 

他走上前,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枪,掰开枪管,递给了阿列克谢。

 

——手枪里没有子弹。

 

拉扎罗夫:“心怀憎恨死去的人不会恢复神智,能够令人在变成感染者之后恢复神智的,只有强烈而绝望的爱。”

 

“阿列克谢,他并不恨你,他只是爱那个姑娘。”

 

“同样的,你也不恨你。”

 

“你没有对不起我,无论我变成了什么样子,你始终是我最亲密的战友。”

 

“我在等你,带我回家。”


END


注:给不知道格柳克扎或者忘了这个人物的小伙伴提醒:出自官网阿列克谢人物档案,特瑞莎的初代主人,就是辣个喜欢的妹纸被阿列克谢手下误杀绝望自杀的小伙纸。

醉世丶逍遥

如果哪天我退游明日了,记得提醒我当初的快乐   


                               .            2019.12...

如果哪天我退游明日了,记得提醒我当初的快乐   


                               .            2019.12.4


奈兔子❤
9庄了,看我发现什么大宝贝

9庄了,看我发现什么大宝贝

9庄了,看我发现什么大宝贝

公子卿

大哥2



​可能是今晚的月亮太暖,也可能是晚风太热,她看着大哥的脸心里突然蹦出来一些新的东西。大哥蹙着眉有点为难又有点难过地对她低声说:“你为什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

她没说话,脑袋一片空白,却控制不住和大哥对视。她知道大哥长的好看,棱骨分明,但她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他。大哥的眼睛很亮,眼眸深邃,又不像平常那样凌冽叫人看了心里发虚,却是染上了情欲的露骨柔情。

她看的太专注,只觉得​那双眼睛离她越来越近,专注到甚至无视了这个人逐渐靠过来喷洒在她脸上的炙热的气息。

“老大不好了!敌对在远星把我们的人揍了!!”​

营友急促的喊叫声把暧昧安静的氛围打破,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她回过神发现和大哥离得太近了于是下意识...



​可能是今晚的月亮太暖,也可能是晚风太热,她看着大哥的脸心里突然蹦出来一些新的东西。大哥蹙着眉有点为难又有点难过地对她低声说:“你为什么就不明白我的心意呢...”

她没说话,脑袋一片空白,却控制不住和大哥对视。她知道大哥长的好看,棱骨分明,但她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他。大哥的眼睛很亮,眼眸深邃,又不像平常那样凌冽叫人看了心里发虚,却是染上了情欲的露骨柔情。

她看的太专注,只觉得​那双眼睛离她越来越近,专注到甚至无视了这个人逐渐靠过来喷洒在她脸上的炙热的气息。

“老大不好了!敌对在远星把我们的人揍了!!”​

营友急促的喊叫声把暧昧安静的氛围打破,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她回过神发现和大哥离得太近了于是下意识又往沙发里缩了一些。大哥愣了愣,慢慢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想做什么。

干。

他立起身尴尬地咳嗽了两下:“早点睡吧我先去那边看看。”


这下完了。大哥在心里哀嚎,他怎么能那么冲动呢!

后悔和余留的心动在大哥到达远星城之后统统化为愤恨和遗憾。

大哥一边恨恨地揍人一边想,如果没这王八蛋在这节骨眼上找事儿,或许他当时就顺势成功吻她了,或许他们就能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或许他们的感情还能再进一步......

而不是像这样把他弄入不尴不尬的境地!

这天晚上之后大哥就自闭了。从远星回来后也不敢回家,干脆躲到了他的左膀右臂——“军师”那里。

军师陪大哥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哪见过大哥这副受挫样子,就问大哥是不是和嫂子闹矛盾了。大哥拿了军师家的酒边喝边说,军师听了原委深吸一口气:“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你是纯情还是白痴......”

大哥抓住酒瓶的瓶颈,冲军师冷笑。

军师按下大哥的手:“别摔,摔了一会你军妹回来要叭叭了...”

“那你说点有用的啊!”

“嗯...作为你的智囊,”军师摸摸下巴,“我有个主意。”

“有屁快放,别学着吊人口味。”

“一把雨战。”

“靠!你玩这套!?”

“那一把典藏。”

“坐地起价啊?”大哥又抓了瓶子过来撸袖子。

“你还想不想把嫂子追到手?”

“啧...你给老子等着...”

“那一把...”

“典藏就典藏,没完没了了你!”大哥皱着眉觉得肝疼。

“噢,大哥一皱眉,让多少少女的心肠破碎~”军师得逞地贱笑,冲大哥耳语了几句。

说到一半大哥就站起身:“不行不行,这我做不到。”

“啧,谁让你当真了!”

“我觉得不太好...”

“听我的听我的,女人都吃这一套。”

大哥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等军妹回来了大哥才告辞回家。他先回了别院看她,她已经回床上睡着了。大哥半跪在床边替她掖了掖被子,在自己又有冲动想吻她的之前起身离开。

唉,希望自己不会给她带去困扰吧。大哥默默地想。他守护了她那么久的纯真和快乐,现在却被自己一时没有控制住的感情破坏。如今这局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关系肯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得单纯。他不想逼她做选择,也不想失去她。

这就是他一直不敢求爱的原因。


等大哥走了,躺在床上的她才慢慢睁开眼睛。眨了眨复又闭上,把脸埋进被子里感受它一点点变烫。


菜籽籽籽_
平时还有混比赛得金条的,今天就...

平时还有混比赛得金条的,今天就我一个人😂我还抓了这么多鱼🤣

平时还有混比赛得金条的,今天就我一个人😂我还抓了这么多鱼🤣

奈兔子❤
记住这个人姐妹们,他欺负我一个...

记住这个人姐妹们,他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为啥?他开始威胁我的甚至把我给他职位改成市长称号,更恶心他说他是2个营地市长,还骂我们女性玩家,他说我去夏尔镇或者远星城都会被刷甲我们哈嗯湾兔纸帮营地很少有人为了找些人1庄都可以进去,小哥哥小姐姐们你们一定要帮帮我我只有一把AK我怕他以后去营地抄家比较这个营地是羁绊我最多的地方

记住这个人姐妹们,他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为啥?他开始威胁我的甚至把我给他职位改成市长称号,更恶心他说他是2个营地市长,还骂我们女性玩家,他说我去夏尔镇或者远星城都会被刷甲我们哈嗯湾兔纸帮营地很少有人为了找些人1庄都可以进去,小哥哥小姐姐们你们一定要帮帮我我只有一把AK我怕他以后去营地抄家比较这个营地是羁绊我最多的地方

公子卿

大哥



大哥是个高战营地的市长,她是大哥开游就在秋日捡到的小跟班,也是营地公认的团宠。大哥把她从小罩到大,要星星不给月亮,宠的无法无天。

大哥喜欢她这件事其实人尽皆知,只有她神经大条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就她还以为她俩兄弟关系铁得简直不要再铁。她为他两肋插刀,他为她刀山火海,到头来她都以为是兄弟间的仗义。小弟们都怂恿大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生米煮成熟饭被大哥义正言辞地拒绝。

“那大哥你为啥不表白?”

“因为我怕被发好人卡并且多个干妹妹出来!”

大哥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就她来看,或许大哥于她的确就是个兄长之类的角色。


“我想变性。”这是她第三次和大哥提这件事,被大哥再一次无情拒绝...



大哥是个高战营地的市长,她是大哥开游就在秋日捡到的小跟班,也是营地公认的团宠。大哥把她从小罩到大,要星星不给月亮,宠的无法无天。

大哥喜欢她这件事其实人尽皆知,只有她神经大条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就她还以为她俩兄弟关系铁得简直不要再铁。她为他两肋插刀,他为她刀山火海,到头来她都以为是兄弟间的仗义。小弟们都怂恿大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生米煮成熟饭被大哥义正言辞地拒绝。

“那大哥你为啥不表白?”

“因为我怕被发好人卡并且多个干妹妹出来!”

大哥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就她来看,或许大哥于她的确就是个兄长之类的角色。


“我想变性。”这是她第三次和大哥提这件事,被大哥再一次无情拒绝。

“你一女生玩什么男号?妹子不香吗?”

“可是我不喜欢这些小裙子,我喜欢男生的身高和倒三角。”

“我已经有了。”

“我想要自己的!”

“我就是你的!”

“我呸,”她连吐三口,“想在你宽阔的胸膛上打滚的都排了好几条街了!”

“...那最后到底是谁成功打滚了?”

她想起上次大哥把醉酒后的她扛回来,她在大哥怀里一顿拳打脚踢的糗事红着脸别开头:“我哪知道...”


远星练枪,本来大哥和她美滋滋甜蜜对打,突然杀出个程咬金嚷嚷着要来屠城。她那暴脾气,马上就在场景喊:“很狂啊,来中桥,先教你做人。”对方马上单刀赴会,本来都扛着枪准备直接给她几炮了,看到这漂亮女孩身后的高大男人面色阴沉如水。他被大哥阴恻恻地盯得发怵,但还是非常有胆量地开了火。

结果显而易见啊,等她打不动了大哥二话不说戴上墨镜就冷笑着上场掌握了战场主动权。

“其实他就是个弟弟。”事后她哼着小调说,看上去心情不错。

“那可不嘛,你怎么这么棒呢?”大哥借机揉了一把她的粉色短毛。嗯,赚到。

“以后谁打你你就让我给你打回去!”她还是非常不爽每次抄家大哥都会抢先一步去替她复仇——即便大哥发照片汇报已经拆平,但是她总觉得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就没有一点快感。

“嗯嗯,你现在要护着我了,我很菜的,你要对我负责。”适时装怂,有利于好感加倍。

“客气啥,”她踮起脚用力拍拍大哥肩膀,“我们兄弟两个不说那么多有的没的!”

大哥忍气吞声地黑着脸点头应了。


大哥什么都好,有时候也铁血手腕,很多事从来都说一不二,讲信用又重义气所以营地的人都愿意跟着他。但唯独对她毫无章法的撒娇闹脾气耍小性子他没辙,每次惹她生气大哥都怂得像个鹌鹑一样在旁边气都不敢出还要好声好气地哄。小弟们私下嘲笑大哥“妻管严”被知道了还会被大哥凶巴巴地拉去教训,所以大家说大哥口嫌体直被她吃得死死的。但她不觉得,她单纯地认为大哥做错了事就应该受惩罚。大家都满头黑线地在心里吐槽:“除了你,谁敢这么对大哥大呼小叫无理取闹啊......”


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同居。有大哥的资源和等级做保证她的升级轻轻松松。待在一起太久了她在家就没什么形象可言,不仅一点也不知道避讳大哥是个男人,而且该“放飞自我”的时候总是不顾大哥的拼死阻拦而为所欲为。后来大哥顶不住了回了别院分开住她还闹了好几回情绪,觉得是大哥嫌弃她懒。

这周末她又摸过来,晚上赖在别院的沙发上不走。大哥没办法,怕她乱来就坐过来让她靠着等着待会睡的时候再想办法把她弄回去。现在就先小小地贪恋一下这难得的温存。

“阿阳出彩虹马了,而且今天出了仨。”大哥看着生存辅助仪随口对倚在他身边的她说,“转金条送了一个给他小弟。”

她一个激灵坐起来:“哦哦哦!这也太欧了吧!?你兄弟缺姐妹吗!兄弟我也行啊!唉!我是你兄弟,他也是你兄弟,所以我和他就是兄弟了对吧?!”

兄弟,兄弟,又是兄弟...他看着面前脸红红的,只穿着宽松长体桖的小姑娘突然觉得血往脑袋上面冲。

“不,他不缺,”大哥忍无可忍地抓住她乱动的手腕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她,“但是他缺个嫂子。”​


Jellyfish大刀片
帅哥出海(不是)

帅哥出海(不是)

帅哥出海(不是)

尼勒岛

【明日之后圣诞24h】

你!没!有!看!错!

又是我

(我爱联文

时间:2019.12.25全天

Tag:明日之后圣诞24h


评论留名(高亮!


(我jio得我们明日之后写手都凑不齐24个

你!没!有!看!错!

又是我

(我爱联文

时间:2019.12.25全天

Tag:明日之后圣诞24h




评论留名(高亮!





(我jio得我们明日之后写手都凑不齐24个


杂食橙

【明日晚间快报】第一期

大家好我是一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匿名主持人兼摄影师兼后期工作者(pia飞

从今天起我将在晚六点至十二点间为大家不定期播报我们班关于明日的脑洞和各位NPC们的快乐(不是)日常,以及明日头条摘要

今天是深夜赶稿脑残之处还请多多包容(再次pia飞

01

‌我也不知道帝国撤兵了没我也不想上线看

‌我只想画亚瑟的手书

好吧,我懒。

02

近日,一不愿透漏姓名的明日坑友W毅然决然的提出关于年龄的问题后被众人pia飞了

【以下是录音】

坑友A: 我们应该管拉扎罗夫叫什么啊

坑友B: 我咋知道,去问(保密)呗

坑友W:叫我干哈(村民语

坑友C: 这两个(——)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

大家好我是一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匿名主持人兼摄影师兼后期工作者(pia飞

从今天起我将在晚六点至十二点间为大家不定期播报我们班关于明日的脑洞和各位NPC们的快乐(不是)日常,以及明日头条摘要

今天是深夜赶稿脑残之处还请多多包容(再次pia飞



01

‌我也不知道帝国撤兵了没我也不想上线看

‌我只想画亚瑟的手书

好吧,我懒。


02


近日,一不愿透漏姓名的明日坑友W毅然决然的提出关于年龄的问题后被众人pia飞了

【以下是录音】

坑友A: 我们应该管拉扎罗夫叫什么啊

坑友B: 我咋知道,去问(保密)呗

坑友W:叫我干哈(村民语

坑友C: 这两个(——)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 啥东西

坑友B: 我们想知道各位NPC多大

我: 明日档案馆里有啊

坑友W:对啊

坑友A: 我们没看

我&坑友C:(————)(口吐芬芳

我: 阿列克谢53,拉扎39,亚瑟24

坑友W:诶拉扎罗夫和我爸一样大

坑友W:所以我应该管拉扎罗夫叫爸爸

坑友W:诶嘿我爸是拉扎罗夫

我: ……敢问你妈是谁?(危险的眼神

坑友W:我妈啊……鬼新娘

坑友A:阿列克谢是你什么人?

坑友W:我爷爷

我: (口吐芬芳(小嘴抹蜜

我: 你(——)(——),知不知道看年龄不能看建模,毛子化装很厉害的

我: 我还真想问问你爷爷他是几岁犯的错误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

我: 姐妹伙,揍他

(凌乱的打斗声

【录音终止】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没事不要随意讨论年龄问题,更不要怀疑俄罗斯人的化装技术

(手动狗头

感谢部分素材提供者: @尼勒岛




03


我们是不是可以试一下把罗非鱼和烤肉炖在一起?

为什么唐纳德和亚瑟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要用一模一样的服装头发人物建模?

为什么官方从未透漏过关于配音演员(CG)的身份?

为什么档案里就亚瑟没有喜欢吃的东西?

亚瑟有家人么?他到底哪国人?

……

好吧。最后几个问题纯属个人私心。


04


各位NPC们对喜欢的人会怎么表示呢~

亚瑟: “……(突然抱住)我……我喜欢你”(脸红+超小声

阿列克谢:“喂,我喜欢你”

“看…看什么看!看别人脸红很好玩是吗!”(爆栗子

拉扎罗夫:“我这辈子的罗非鱼你包了。”(笑

布兰肯:“那个…就是…我我我,我喜欢你,要一起吃好吃的吗?”(脸巨红+不知所措

巴格克星:“在我这儿,没人伤的了你。”(宠溺笑+薅毛

唐纳德:“谁敢动你我就叫404的人去远星城天天蹲他拆他家”(rua毛结果被pia飞

九纹龙:“喝酒吗?我请客”(略带不好意思的笑

长发:“有我罩着你,这里还没人敢造次!”(骄傲

瑞秋:“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来找瑞秋哦~”(塞糖

英格丽:“我喜欢你。”(眯眼笑





本期明日晚间快报暂时结束,请喜欢的幸存者们积极参与订阅哦~ @一只小小狗【在线求粮吃】

我是匿名主持人,下期见~

做人至紧要嗨心
每天对室友做不可描述的事

每天对室友做不可描述的事

每天对室友做不可描述的事

尼勒岛

把太太们画的拉扎剪在一起算不算侵权???

把太太们画的拉扎剪在一起算不算侵权???


炭炭是我的太陽

退遊2個月後,想回去,可是回去又如何,朋友們早已離開了,課了多少錢,也不會回來,我始終,什麼都沒得到。
想起之前,攝影帥比賽拿到第二名,新時代出來時,大家一起搶木頭,升級了營地一起歡笑,一起開語音聊天,那是多美好的時光。
現在想想,我為什麼要那麼衝動,課錢進去,最強又如何呢?

退遊2個月後,想回去,可是回去又如何,朋友們早已離開了,課了多少錢,也不會回來,我始終,什麼都沒得到。
想起之前,攝影帥比賽拿到第二名,新時代出來時,大家一起搶木頭,升級了營地一起歡笑,一起開語音聊天,那是多美好的時光。
現在想想,我為什麼要那麼衝動,課錢進去,最強又如何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