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月天涯

2055浏览    175参与
若枫曦宇

第二十六章:《未接来电2》

  给沐沐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被苍穹带离家族府邸之后,近一个月未见的父亲。

  沐沐不敢怠慢,连忙按下了通话键回拨了过去。在“嘟——嘟——”的两下忙音之后,电话另一端很快就被接通了,

  “喂,小沐!是你吗?!”

  电话那头的信号似乎不太好,其中还伴着呼呼的风声以及两三个中年男子窸窸窣窣的议论声。那是来自家族之中几位部门管事的声音,那是她从小就听习惯的熟悉的声音;自从来到静海之后,再也没有感受到的,这些原本属于她平常生活一部分的,令人怀念的过往……

  “嗯,爸爸,是我!之前因为我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接到电话,害你担心了。”

  “没事的孩子,你没事就好。”

  “那个……你们现在…都...

  给沐沐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被苍穹带离家族府邸之后,近一个月未见的父亲。

  沐沐不敢怠慢,连忙按下了通话键回拨了过去。在“嘟——嘟——”的两下忙音之后,电话另一端很快就被接通了,

  “喂,小沐!是你吗?!”

  电话那头的信号似乎不太好,其中还伴着呼呼的风声以及两三个中年男子窸窸窣窣的议论声。那是来自家族之中几位部门管事的声音,那是她从小就听习惯的熟悉的声音;自从来到静海之后,再也没有感受到的,这些原本属于她平常生活一部分的,令人怀念的过往……

  “嗯,爸爸,是我!之前因为我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接到电话,害你担心了。”

  “没事的孩子,你没事就好。”

  “那个……你们现在…都还好吗?”

  “哦,我们现在在菁华市,你三叔老家这边落脚,暂时安顿了下来,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我们今天一早,就看到你们那边新闻,出事的好像是当初你苍穹叔叔告诉我们的,要把你送去那边就读的那所中学啊!”

  许久不见,沐沐的父亲还是一如既往地直截了当,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就切入了主题。

  然而,电话另一头的沐沐却是在此刻陷入了沉默。因为她不知该如何向父亲开口提这事,尤其是她被莫名其妙卷入了一场生死攸关的复仇杀戮计划,实则更加恐怖的惊天阴谋之中。

  “小沐,我和妈妈都很担心你。要不你和苍穹叔叔说一声,让他带着你一起到我们这边来吧。”

  见沐沐不回话,张父也不再犹豫,开门见山道,

  “学校方面,我会派人去做解释的,如果他们已经将魔爪伸向了静海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来我们这边吧,虽然条件不算太好,但总胜过成天胆战心惊的过活啊!”

  “爸爸……”

  听闻父亲一席话语,沐沐的眼眶湿润了。是啊,就算遇到了那么多麻烦,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她的身后还有无时无刻关心着她的双亲,还有一整个庞大的家族;就算经历劫难,族人分崩离析,但只要自己的父母健在,那个守护着她的家族就不会散。

  “我没事的,你们放心。现在还是想……还是想留在这,和苍穹叔叔一起完成使命,然后重返杭州,夺回木府,等你和妈妈回来后,再一起复习家族!”

  种种念想,如同平静的湖面泛起点点涟漪,在沐沐的心头涤荡开去。此刻,她再次坚定了信念,对着电话另一头的父亲说出一番话。

  “可是,就你们俩…真的没问题吗?”

  “嗯,没问题的,放心吧爸爸,更何况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只有两个人在战斗了!”

  沐沐回应着父亲的同时,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幅幅绚丽多彩的画面。不管是她的好搭档“福尔摩天”——萧明宇,还是多年游历在外的木府上将军——韩耀天,都有在她的面前,展现过他们超凡脱俗的能力。他们总是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给予她各种各样的帮助。而她自己,也没办法就此舍弃他们,抛下这一切远走高飞。

  “哦?是嘛?哈哈哈,看样子,你已经遇到了当年你苍穹叔叔经常跟我们提及的,那位神乎其神的‘天命之子’了啊。诶?汪兄…哎,怎么了?哦,好好…让我来看看吧。嗯……那个,小沐啊,你照顾好自己,爸爸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哈。”

  “哦,好吧。爸爸再见!”

  “哎,再见闺女!”

  ——“嘟,嘟,嘟……”

  挂掉电话后,沐沐如同被迷雾环绕的内心逐渐变得清明起来。这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战斗,她也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哪怕犯罪手法再怎么天衣无缝,罪犯也必定会在犯案现场留下蛛丝马迹……”

  而她能做的,便是在“敌后战场”,运用她的智慧,透过层层迷雾,揭开那掩藏于黑暗之中的真香!

  此刻,沐沐闭上了眼睛,开始静静地思考。几个漂浮在脑海中的画面,也开始逐渐变得清晰,

  “首先要确定的,还是刘强东真正的死亡地点,是不是就在三楼女更衣室外。现在能够确定这点的线索是……尸检报告!对,没错,因为刘强东失血过多,再加上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因为拖拽、摩擦等造成的血痕,所以可以确定他是当场死亡!

  “那么接下来…就得想想他到底是怎么死亡的了。尸检报告上的内容,和现场结合起来……对了!是血痕!气窗下方喷溅的血痕,加上刘强东后脑位置的挫伤,综合考虑,就不难推断出:他是站在椅子上,然后被人用凶器刺穿颈部主动脉后倒地,失血过多而死这个结论!

  “知道了是怎么死的,那就该想想凶手的作案手法了。按照尸检报告上的描述来看,刘强东的伤是脖颈主动脉,是在他前面的伤口!这么说,凶手其实是从正面发动了攻击!天呐……

  “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还是顺着这个思路推理下去吧……根据刘强东当时的位置,应该还可以推断出:凶手不可能从室外对他发动正面攻击,所以……攻击是来自更衣室内,凶手是通过气窗对他下的手!”

  当沐沐逐步推断出这一切,理顺了思路后,随即又有疑问爬上了她的心头,

  “凶手究竟是用什么方式做到这一切的呢?暂且不说刺穿主动脉的1厘米锐器是什么,单是刘强东凌晨四点的死亡时间,就令人匪夷所思。

  “那家伙,难道是一直都躲在更衣室里,等到刘强东到来吗?照理说,应该不可能冒着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危险这么做才对……排除所有不可能,那么,真相只有一个!没错,凶手一定是通过某种手段,达到即使不在场,也同样可以杀人的目的。

  “说起来,所有线索当中令我最在意的一个,就是气窗内外都存在的划痕了。那些划痕看起来产生的时间并不久,窗户把手扭转处的那一道更是明显得可怕。没准是凶手用铁丝之类的韧性极强的线状物体设置了一个机关,等刘强东开窗的那一刻,借他自己的手发动机关,一击致命!接下来,凶手只要到达现场,收回制作机关的所有物品,湮灭罪证就可以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家伙可以一次又一次神不知鬼不觉地置同学于死地呢?从李昊到刘强东,难道…它真的对班级里所有人的一切都了若指掌吗?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的,究竟是蓄谋已久的复仇计划,还是其他更为恐怖的阴谋呢?”

  想到这,沐沐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沐沐手中的手机突然发出振动,

  张怀锦:“哈哈哈,各位,吃过晚饭了吗?”

  当沐沐打开手机,进入有消息发出的群聊,一眼就看见群主“张怀锦”接连发出的几张刘强东惨死时的照片时,不禁脸色大变,

  张怀锦:“不知道今天这份大礼,你们可否喜欢呢?”

  同学A:“别开玩笑了!你恶不恶心啊?!”

  B:“我真是受够了!拜托你能不发这种东西么?我看着就想吐啊!”

  ……

  果然,群里的一些人因为忍受不了“张怀锦”的恶趣味,忍受不了那极度血腥而又残忍的画面,开始发出抗议。

  然而,“张怀锦”却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一般,仍然自说自话,

  张怀锦:“哎呀呀~真可惜,你们又猜错了呢~

  “不过今晚,我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不知你们想先听哪个呢?”

  ……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诡异的沉默,此刻,群里没有任何人对“张怀锦”的问题做出回应。

  张怀锦:“害!其实吧,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先从坏消息说起呢~

  “首先,在这里,我要遗憾地告诉各位亲爱的狼人杀玩家们,因为一些不可避免的小问题,让我不得不取消今晚的投票了呢,真的很可惜呢~”

  发出这一段消息后,它好像还真就觉得很遗憾一样,又接着发了一个“对不起”的表情包,以表敬意。

  “什么嘛,居然说这是坏消息,真是的!”

  此刻,看到消息的沐沐不禁松了口气,然而,还未待她紧张的神色稍缓,

  “等等,那‘好消息’又是指什么?!”

  张怀锦:“那么接下来,就该说说好消息了。嘿嘿嘿~”

  看到“张怀锦”发出这句话,沐沐的心不由得剧烈地跳动起来。

  张怀锦:“好消息就是——今天,我发现了叛徒的踪迹哦~在座的各位,你们其中的某一位玩家,居然将我们的秘密泄露了出去呢~”

  刹那间,沐沐的手猛地颤了一下,差点把手机给颤得掉下去。

  “怎么会?!怎么可能?!它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发觉……”

  扑面而来的紧张感使得沐沐的手心渗出了一层冷汗。

  张怀锦:“我记得我有规定过这样一条规则吧?关于‘告密者,死’的规则。”

  ——“噗通!”

  沐沐一屁股跌坐在床上,浑身上下开始不住地发抖。一瞬间,恐惧犹如附骨之蛆,化为汗水,紧紧贴上了她的脊背。她开始怀疑自己此刻身处的房间,究竟是否安全;甚至觉得下一秒,“张怀锦”的怨灵就会突然出现在面前,拿起“死神之镰”终结她的生命……

  张怀锦:“啊哈哈哈哈哈!欢呼吧!雀跃吧!!对于异端的审判,就要到来啦!!!

  “好啦,让我们瞧一瞧看一看喽,那个得到了告密者诳言的,妄图颠覆游戏规则的异端人士,究竟是谁呢?”

  ——“嗡嗡,嗡嗡……”

  随着“张怀锦”在群里接连发出好几张图片,沐沐的手机也跟着不停地发出振动。而那些,都是不知何时,不知从什么角度拍到的——韩耀天的照片!

  ——“怎,怎么会?!”

  张怀锦:“为了保证游戏继续公平公正地进行,我绝不允许这种影响游戏正常运作的‘异教徒’存在!

  “亲爱的狼人杀玩家们啊,欢呼吧!尽情地欢呼吧!他将为他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他将为我们神圣的‘死神之镰’献上祭奠的鲜血!啊哈哈哈哈哈哈……”

  “张怀锦”发出的一番话,将沐沐从原本的恐惧之中拉了出来。

  “糟了!韩将军……耀天哥有危险!”

  沐沐急忙退出QQ,克制着双手尽可能使其不再继续颤抖,然后打开通讯录,迅速翻找出了里面备注了“韩”这个字的号码,按了下去,

  ——“嘟……嘟……嘟……”

  电话那头才响了三声忙音,就让沐沐觉得无比漫长。她不禁捏紧了裙摆的一角,心中暗自祈祷着,

  “拜托了!韩将军…快接电话啊!韩将军,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嘟……嘟……嘟……哒!”

  “喂?大小姐,怎么了?”

  电话接通,听到韩耀天一如既往的轻佻声音,沐沐那颗吊着的心仍旧悬于半空,放之不下。

  “韩…韩将军,你现在在哪里啊?!”

  “哦?我啊,我正在你们学校的后门这边调查呢。话说你们学校原来还有这样一扇后门呐,够隐蔽的哇!我刚好也想和你了解一下:你们学校这后门一般都会开吗?如果开的话,又是什么时候开呢?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学校后门这边的小巷子一到晚上,可真够阴森的……”

  耀天显然没有明白:沐沐为何会在这种时候突然给他打电话。以至于他现在仍旧用着轻松的语调,一边向沐沐提问,一边打着哈哈。

  “耀天哥,危险!你快回警局!快啊!!”

  电话这头,思绪混乱的沐沐见耀天并不会意,顿时心急如焚,不禁对着电话大喊。

  “诶?怎么了这是?那么急着要我回局子里?难不成你在那?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大小姐?”

  电话另一头的耀天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般,接连向沐沐提出疑问。

  “那个…张,张怀锦!她…她在跟踪你!!韩将军,你快……”

  ——“砰!”

  沐沐话未说完,从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又传来了耀天的一声闷哼,以及手机坠落在地发出的似乎是屏幕碎裂的清脆响声。

  “啊!韩,韩将军?!耀天哥?!”

  一瞬间,沐沐心乱如麻,她焦急地呼喊着对方的两个称呼,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此时此刻,手机另一边,只有寂静,无穷无尽的寂静……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不!!”

  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一切,犹如梦魇般笼罩在沐沐的心头,泪水顷刻间夺眶而出,一滴接着一滴落在房间的地板上。

  片刻,传入沐沐耳中的,是一个让她彻骨生寒的,沙哑刺耳的,分辨不清男女的恐怖声音——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S小区,某栋公寓楼九楼的某个房间内,身着一袭黑衣的少年,目睹了群内发生的一切。

  “这是……那个姓韩的家伙?!糟了,沐沐!沐沐有危险!!”

  一瞬间,明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积攒在脑中的所有纷乱思绪如同写字台上的课本和作业一般,被他一把推开到了一边。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救人,救沐沐!

  “爸,我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

  明宇倏地冲出房间,一边对着正在厨房做饭的父亲打了声招呼,一边拿起手机点开了通讯录。

  “这么着急是要干什么去啊?诶,吃过晚饭再去吧!”

  “你先吃吧,我这边挺急的。”

  明宇并不理会父亲的关心,一句冷冰冰的回应落下,就准备按下那个备注为“沐沐”的号码,然后夺门而出。

  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刚走到门口,想要伸手去开门的刹那,随着一阵钥匙插入锁孔扭转的声音落下,门竟然从外面被打开了!

  “这么晚了,又想跑去哪晃悠啊你?!”

  此刻,出现在明宇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最不愿见到的母上大人,

  “小兔崽子,我听你爸说你这三天两头的往外跑,是不是在外边给我惹事了啊?!”

  “我…我没有……”

  看着母亲怒气冲冲的模样,明宇收起手机,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畏畏缩缩地回了一句。

  “没有?!好,好啊!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这又是怎么回事?!”

  一边说着,萧母一边走进室内,拿出她的手机,点开了短信。

  因为心猿意马的缘故,明宇看得并不真切,只是了解了短信的一个概况——那是班主任石老师发来的,有关近期学校停课的一条消息。

  “无故扰乱课堂秩序,啊!还什么无视校纪校规,啊!你们班主任倒也给面子,只说是某些人,呵!某些人,我看就是你和你那帮乱七八糟的朋友吧!”

  “我……”

  明宇想要解释,然而,急迫的心情以及混乱的思绪,使得他根本无从开口。更何况面对母亲强势的压迫,他本就没有“还嘴”的勇气。

  “你什么你?说啊!怎么?承认了是吧?呵呵,好,好啊!小兔崽子,你今天晚上哪都别想去!给我滚你房间好好反省去!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出来吃饭!听见没?!”

  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通往楼道外的客厅大门被萧母一把关上。

  “哎,怎么了这是?儿子就是想出去走走,用得着这么大火气吗你?”

  在厨房做饭的萧父听到声响,连忙关了煤气,跑出来圆场。

  “你也是!出了那么大事,还跟个没事人一样,有你这样当阿爹的啊?!”

  萧母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明宇,走到萧父面前,把手机递给了他。

  “这是?”

  “自己看!”

  又是一声怒吼发出,此刻的萧母犹如一头发疯的恶兽般,狰狞的双目狠狠盯视着位于侧旁的明宇,

  “萧明宇,我们平时对你不薄吧?出了那么大事,居然还遮遮掩掩不告诉我们?!你把我们当什么?啊?!我们生你养你,到头来就是给你当佣人来得啊?!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啦?!”

  “我…我没有……”

  面对母亲冲天的怒气以及那深深的误解,此刻的明宇,仿佛如鲠在喉般,憋得愣是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口。

  “事到如今,你还给我抵赖是吧?好,好啊!把你手机拿过来!电脑也把网络给他断掉,以后不准他再玩!”

  后面那句话,显然是对把手机递还给她的萧父说的,

  “你爸还跟我说什么你不想去上补习班?说什么学校的作业已经够多了,你不想那么大压力?呵呵,那现在呢?好好的一个学校,现在都被你们搞停课了!作业没了吧?你轻松了吧?啊?!”

  “我……”

  “好了你别给我解释了!明天开始,就跟我去补习班报道,我不想听你任何理由!真还就治不了你了!”

  萧母一边收起自己的手机,一边就骂骂咧咧地走到明宇身边,想要夺他藏在身后的手机。

  “如果这就是你们做家长的想要剥夺我的人身自由,不惜用出的下贱手段的话,我无话可说!”

  突然,一道灼目的火焰腾空跃起,伴随着至高的愤怒,吓得萧母尖叫一声,朝后退出好几步,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小天,你!”

  眼疾手快的萧父上前一步,一把扶住萧母,愤怒却又充斥着惊恐的眼神直直地看着眼前这个双手燃烧着火焰的“怪物”。

  “事到如今你们还不明白么?!我不是普通人,我有我自己的命运,我有我自己的路要走!但,那绝不是你们为我一步一个脚印安排好的,我根本就不想走的道路!

  “说什么一切都是为我好,亏你们还真就说得出口!你们把我生下来的时候,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吗?!谁都是人,谁都是来这世上走第一遭,从来就没有谁欠谁的,更何况我也从来就没有把你们当作过佣人!”

  一番火药味十足的话语瞬间从明宇的口中喷薄而出。此刻,他很清楚这番话从他的口中说出,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真的,已经压抑太久了……

  “我不奢求你们原谅我,但我希望,在没有看清真相之前,你们永远不要给我瞎定结论!还有,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允许你们诋毁、侮辱他们!”

  ——“吱呀~”

  客厅的大门应声打开,然后又再一次被重重关上。父母二人呆呆地立于原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此刻,空荡的客厅上空回荡着明宇极具震慑力的话语。一切,仿佛都趋于平静;厨房里的饭菜,仍在不断地向上冒着热气……


若枫曦宇

第二十六章:《未接来电》

  与明宇告别之后,沐沐回到家,收拾起复杂的心情;吃过午饭,小憩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很快就临近了下午三点……

  当沐沐绕过七弯八拐的小巷,然后穿过一条林荫小道,到达学校后门时,发现明宇早已站在那,双手叉腰等着自己。

  “来啦。”

  “嗯,来了。”

  即便沐沐来得晚了些,明宇的脸上也并未表现出一分一毫的不耐烦。

  “他们三点十分左右会轮换一次值班的人,换班间隔的时间大概只有五分钟,所以一会上去,你要抓紧时间。”

  “哦哦,诶?那你不和我一起上去吗?”

  “你自己去吧,我得在这帮你看着,以防万一。”

  “这样啊……那好吧。”

  沐沐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正要跨步从后门进入学校。

  “诶!那个……”

  ...

  与明宇告别之后,沐沐回到家,收拾起复杂的心情;吃过午饭,小憩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很快就临近了下午三点……

  当沐沐绕过七弯八拐的小巷,然后穿过一条林荫小道,到达学校后门时,发现明宇早已站在那,双手叉腰等着自己。

  “来啦。”

  “嗯,来了。”

  即便沐沐来得晚了些,明宇的脸上也并未表现出一分一毫的不耐烦。

  “他们三点十分左右会轮换一次值班的人,换班间隔的时间大概只有五分钟,所以一会上去,你要抓紧时间。”

  “哦哦,诶?那你不和我一起上去吗?”

  “你自己去吧,我得在这帮你看着,以防万一。”

  “这样啊……那好吧。”

  沐沐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正要跨步从后门进入学校。

  “诶!那个……”

  就在这时,明宇突然朝前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沐沐的手,

  “要是查不到东西也没关系,最重要的还是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万事小心。”

  “嗯,知道了,放心吧。”

  见沐沐转过身朝自己点了点头,明宇这才松开抓住她的手,回之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去吧,等你好消息。”

  …………

  依依不舍的告别之后,沐沐孤身一人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学校,矫健的身影穿梭于三座教学楼的楼道内。

  以往教师、学生们来来往往的教学楼内,此刻竟空无一人,这使得沐沐不禁感到些许违和。

  之前看耀天给她的刘强东尸检报告上写的死亡地点,是在中间那栋教学楼的三楼女更衣室外。此刻,沐沐正顺着楼梯,放轻脚步,一边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周围声响,一边缓缓向上走去。

  “现在是三点零八分,马上就要换班了吧……”

  沐沐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电子表,心中默念着。当她走到二楼和三楼的交界处时,突然听见从身后的楼道上传来隐约的对话声。

  “小陈啊,可以休息了。”

  “啊,王大副队!您亲自跑那么老远来视察,真是辛苦了。”

  “哪里哪里,这不世道不太平嘛!话说回来,这XX中学也太邪门了,才短短几天,就出了那么多事。”

  “可不是嘛,真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人……诶?小顾他们人还没来吗?”

  “害!那帮小崽子,没吃午饭就匆匆忙忙赶过来,被我赶去吃饭了。你也是,都三点多了,赶紧去吃饭吧。”

  “可是,这里不是还要……”

  “哎呀没事!早上你们韩队带人都调查得差不多了。去去去,赶紧的,年轻人老这么不吃饭可不行啊!”

  “啊,行……”

  ……

  两名警察闲聊了一阵,然后一齐朝着沐沐所在的方向走来。

  沐沐见情况不妙,连忙躲进楼梯转角之间的阴影处。听着脚步声渐远,这才松了口气,缓缓探出头来。

  “看来得快点了。”

  于是,沐沐抓紧时间,跨过拦于三楼楼道上的警戒线,来到了三楼女更衣室的外面。只见案发现场似乎仍然保持着命案发生后的原貌,只有地上多出了一圈用来圈定尸体的白线。

  和尸检报告上描述的大体一致,在白线圈出的“人形”靠近脖颈的位置,蜿蜒着一滩已经凝固成红褐色的血迹。

  “呕~唔~不行…得快点。”

  沐沐忍住一阵恶心之感,跨过白线,来到更衣室的气窗下方。在她面前的,是一把小巧的木制折叠板凳,板凳上面沾染了少许好似鞋印的痕迹。

  “看来,刘强东当时有站到过这个凳子上。”

  此刻,沐沐回想起刚刚听到的两个警察的对话

  ——“哎呀没事!早上你们韩队带人都调查得差不多了……”

  “既然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那这把凳子应该很快就会被当成证物撤走吧。”

  想到这,沐沐小心翼翼地踩着刘强东留在上面的脚印子,站上了小板凳。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位于气窗下面的墙壁一角,呈喷射状的,沿着墙壁溅荡开去的红褐色的血痕。

  “我去,难道说刘强东受到攻击时,正好是站在这凳子上么?!不管了,先记下来再说吧。”

  沐沐一边思考着,一边拿出口袋中的手机,飞快地将这幅图景拍下,

  “既然如此,那么……”

  沐沐踮起脚,努力朝着上方打开的气窗内望去,踮起脚的她,视线正好可以透过气窗,将更衣室内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正当沐沐朝左边侧过头,视线不经意间瞟过气窗边时,

  “啊!”

  突然,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异样般,惊讶地轻叫了一声,

  “这,这是……”

  此刻,沐沐注意到,在气窗左下角的边框处,有一处非常细小的像是被什么物体划过的痕迹。若非看得真切,还真难以发现。与此同时,沐沐还注意到,即便是在这么高的地方,窗户的边框连带玻璃,都被擦得异常干净,感觉就像是新的一样。

  沐沐拿起手机,拍下了在她看来十分不对劲的这几处地方后,对于外面的情况也算是有了个大致的掌握。

  “似乎还有时间,再到里面看看吧。”

  沐沐看了一眼手表,然后迅速跳下板凳,拐了个弯,打开一旁更衣室的门,溜了进去……

  三楼女更衣室,之前上体育课时,沐沐也曾因为需要更换运动服,在上课前来过一两次。对她来说,这个地方也算不上陌生,只是这一次,来到此处的心情与先前上体育课前来到这里时的大相径庭。

  “按照之前钱坤告诉我的…刘强东的针孔摄像机应该是架在气窗上,在我们换衣服的时候……”

  想到这,沐沐摇了摇头,促使自己不再让思绪发散开去,

  “还是抓紧时间调查吧,小天还在等着我呢。”

  于是,沐沐再次走到此刻位于室内右侧墙壁的气窗下,脱下鞋子,踩在了靠墙的平时用来暂坐或是暂放衣裤的长椅上。这样一来,她的半个脑袋就刚好可以够着气窗的边缘。

  经过一番仔细观察后,沐沐同样注意到了一丝异样。只见气窗位于室内的边框右下角的地方,和位于外面的边框左下角一样,都有一处细微的划痕。

  看到这,沐沐不由得凑近了些,然后伸出手,打算把气窗开得更大些,好仔细看看里面和外面这两道诡异划痕的交界处。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举动,竟又让敏锐的沐沐察觉到了异样的情况。

  “这…怎么回事?!”

  此刻,沐沐感觉握着的气窗开关把手,似乎被人动过手脚一样,已经变得非常松弛,只要轻轻一拨,很容易就能开合。

  但令她更为在意的,还是在开关的把手上,在接近扭转处的一个地方,居然又出现了和气窗里外边框角落处极为相似的划痕。而且,这个痕迹,相比其他那两处,要更粗更深!

  “为什么连这也会有……算了,还是先拍下来再说吧。”

  于是,沐沐飞快地将其用手机拍摄下来,然后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手机主界面的时间,

  “呀!都已经超了一分多钟了,糟了!”

  看到时间的沐沐连忙跳下长椅,然后穿好鞋子,屏息凝神,惶恐不安地扫视着四周,似乎连五感都瞬间变得敏锐起来。刚好也就是在那一刻,她听到从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很轻,但似乎就是朝着这边过来的。

  沐沐没有多作犹豫,她迅速从更衣室内跑出门,越过警戒线,一个闪身躲到了楼道通往楼梯一侧的拐角处。整个过程中,她都在努力放轻脚步,尽可能使自己的动作不发出一丝声响。

  沐沐的预感很快得到了应验,过了大概一分钟,从楼道的另一端走来了两个穿着警备队制服的男子。

  “啊!不,不要啊王队,我,我,我真的不能见血的,我不行不能吃这么饱还呕~唔~呕……”

  “啧!你小子怎么还怨起我来了?你也不想想人小陈帮你看了多久?!哎哟给我挺起身!瞧你那小样,再坚持坚持哈,等人来收拾完东西就好了!唉!”

  见俩人站到了更衣室气窗的警戒线外只顾谈话,不再有所动作,沐沐便趁机蹑手蹑脚地顺着身后一侧的楼梯走了下去……

  …………

  “怎么样沐沐?查到了什么吗?”

  沐沐行色匆匆地溜出学校后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仍在原地焦急等待的明宇。

  “嗯……算是吧,不过时间太仓促了,我也不确定有没有看漏什么。”

  沐沐不是特别自信地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相册”,然后递给了明宇。

  看着沐沐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又看了看她手机里拍的那几张照片后,明宇伸出手,将手机递还给了她。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再说吧。”

  “嗯……”

  …………

  “到这里应该就安全了吧。”

  明宇和沐沐两人一路七弯八拐,走到街心公园的河堤边,这才放缓脚步,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明宇站定,随即转过身,向着身后的沐沐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

  不知为何,此刻,沐沐的脑海中闪过一些画面;从李昊、王佳凯,到陈晓月、杨欣莹,接着又是为钱坤背负“MOMO”罪名死去的刘强东……一个个同班同学的死去,一幕幕悲惨画面的浮现,扰乱了沐沐原本明镜止水般的内心,

  “韩警官听了我说的那些事,也是将信将疑的样子。而且,他还建议我先不要急着报警,说我和他反馈的那些情况并不足以成为有效的证词。”

  “唉,算他还有点自知之明。”

  “也不知道钱坤现在怎么样了,自从昨晚事发之后,就一直都联系不上他了……”

  正当沐沐沉浸在悲伤与忧虑之中时,突然,一阵温暖的触感从她的头顶传来。当她反应过来,向前看去时,只见明宇正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

  “小天……”

  “有些事,如果想不通的话,不如暂且放下,试着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入手。”

  “另一个…角度?”

  “对,”

  随着那一个字清晰响亮地从明宇口中吐出,置于沐沐头上的手也同时从她侧面逐渐放下,如同一阵清风,拂过她乌黑亮丽的秀发,

  “有些线索,不一定非得要现场调查才能发现。很多时候,我们都会习惯性地依靠现存的事物,依靠我们的第一印象去作为分析评判的标准。事实上,这也恰好是很多人都存在的通病。

  “所以,可以先将案发现场看到的这些放在一边,换个角度,去思考凶手的犯罪心理,或者说是别的一些我们肉眼无法看见的东西,比如杀人动机、手法之类的。”

  明宇呼吸平缓,一字一句地说着,似乎是在耐心教导初出茅庐的学徒一般。

  “可是…凶手的犯罪心理、杀人动机,不都是因为张怀锦……”

  “都说了不能先入为主啊,这可是作为侦探的大忌呐!”

  明宇见沐沐依旧不开窍,无情地打断道,

  “凶手是借怀锦的名义犯罪这点毋庸置疑,但从现有的证据来看,它也只是借了怀锦的名义来犯罪而已。”

  “啊!你,你的意思难道是……”

  “怨灵复仇、鬼魂索命什么的,很有可能只是它为达目的故意营造出来的一个幌子罢了!然而,真正隐藏于背后的阴谋,恐怕远不止如此。”

  “原来是这样……”

  听闻明宇一席话语,沐沐恍然大悟。

  “所以,要抛开先入为主的那些观念,去从另外的角度重新入手分析。不过,比起这些,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在那家伙没露出马脚之前,时刻保持警惕,不要轻举妄动。”

  说罢,明宇皱了皱眉,似乎有什么还想继续说下去。然而就在这时,置于他口袋中的手机突然不合时宜地发出一阵急促的振动,

  “我去,谁啊?!”

  明宇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一个只有三个数字的号码时,顿时大惊失色,

  “喂,嗯……哦……怎么了?哦……嗯……哦……嗯……知道了。”

  当明宇挂掉电话的那一刻,站在他面前的沐沐发现,他握着手机的右手,居然在不住地颤抖,

  “那个……你等会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的,怎么了小天?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家里人打来的电话,没什么事。”

  此刻,面对沐沐的疑问,明宇的眼神中竟透出一丝闪躲的意味,他转过身,朝着去往S小区的方向迈开脚步,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待明宇走到河堤远处,又回过头,向沐沐喊了一句。

  看着明宇渐行渐远的背影,沐沐呆呆地站于原地,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片刻,明亮的眼眸之中,竟生出一点温润的晶莹,

  “家里人的电话啊……”

  自从她来到静海,已经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见到过自己的父母,甚至连他们的电话也没有接到过一个。那一刻,得知是明宇家里人打来的电话,又亲耳听闻他用如此敷衍的方式在电话这头进行回应,沐沐真有一种想要上前给他一耳光的冲动。

  但她还是努力克制住自己冲动的情绪,因为那毕竟是明宇,毕竟是在这二十多天以来,唯一一个能在她危难之际舍弃一切帮助她的同龄人;同时她也明白: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命运,所处的大环境不同,处理事情的方法方式也就各不相同。而这,还是她的那位已经销声匿迹了将近九天的叔叔——苍穹告诉她的。

  那一刻,她努力收拾起心中的愤懑与嫉妒,长吁一口气,然后迈开了沉重的脚步,

  “呼……回家吧。”

  …………

  四点多的太阳,依旧是那么的辉煌灿烂,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河水上,微风拂过河面,荡起粼粼淡金色的微波。同时,那微风之中夹杂着的青草的味道,如同带来了春的气息般,让沐沐紧绷的心弦得以渐渐放松下来。

  而就在此时,信步走在河边的沐沐突然看到,远处河堤的尽头,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在被太阳光辉镀上了一层灿金光晕的河堤边,王振林高大的身躯屹立在那,与眼前的这片柔和风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沐沐不由得放慢脚步,不想那么快就破坏了眼前这幅美妙的风景;但很快,王振林还是注意到了她。他侧过头看向沐沐,并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张梓沐同学,怎么了?又来公园散心吗?”

  “啊,是…是啊,出来走走,待在家里挺闷的。”

  “哦……”

  王振林听闻沐沐所言,缓缓点了点头,

  “对了,你家不是在公园另一头S小区对面的N小区吗?记得班级的通讯录上有写。那么大老远的,怎么有心思跑到这边来散心呢?”

  他的疑问正好戳到沐沐的痛处,虽然沐沐无意隐瞒,但和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班长谈论她和明宇刚刚经历的那段“潜行冒险”,显然不合适。

  “诶?我们班还有通讯录的吗?”

  虽然沐沐真的是第一次听说她们班还有这玩意,但却是误打误撞成功转移了话题,避免了尴尬。

  “是啊,因为我们学校课业繁重,所以各班班主任除了自己手头上的那份,还会在教室讲台的抽屉里也放一份,以备不时之需。一旦有同学请假,老师就会让住得比较近的同学帮忙带作业过去。”

  “哦~原来如此。”

  不知为何,王振林并未对沐沐方才的转移话题感到疑虑,不过,他看上去似乎心事重重。

  “那个…话说,连着两次在这里偶遇班长,真是太巧了。”

  经过片刻的沉默后,沐沐没话找话地说出一句。

  王振林因为沐沐提到此事,突然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然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我家是军人家庭,父母都是多年的战友,对我的要求自然也就比较严格。加上父亲前两年去世,现在就只剩我和母亲两个人,有些时候,总觉得待在家里会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所以,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会到这里散散步,吹吹风,也算是一种放松吧。”

  王振林的语调十分平淡,仿佛是在述说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的故事一般。不过,在下一秒,沐沐终于听出了他深藏心底的那一丝悲痛,

  “班上发生那么多事,是我的失职。”

  尽管他们互相了解的日子不算久,但是沐沐觉得,眼前的这位班长,绝对是一个富有责任心的好人。

  “班长……”

  沐沐试图说些什么,以慰藉王振林悲痛的内心,但他却只是笑着摆了摆手,阻止了沐沐继续说下去。

  “不必安慰我,我没事。倒是你,之前刚经历过那样的事情,险象环生,还是早些回家去吧。最近整个静海似乎都不太平,你以后出门注意安全。”

  “哦…好吧。”

  面对王振林如此所言,沐沐最终还是咽下了卡在喉咙里的那番话,转过身,迈开脚步准备走回家。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猛地又转回身,向王振林问道:

  “对了班长,我们上体育课用的更衣室,平时都是锁着门的吗?”

  “嗯,是啊,无论是二楼的男更衣室还是你们三楼的女更衣室,都只有在要用的时候,各班的体育老师才会去开门。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显然,王振林对于沐沐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困惑。

  “啊,没…没怎么……我,我就是有些好奇而已……那我先走了,班长再见!”

  “嗯,再见,路上小心。”

  就这样,沐沐同王振林挥手告别,离开了河堤。

  走到河堤尽头的拐角处时,沐沐又不舍地转过头,只见王振林还是站于原地,定定地凝望着河面的粼粼微波……

  …………

  暮色西沉,沐沐穿过S小区的星月池,慢悠悠地走回到家中。

  “我回来了!”

  打开门的那一刻,沐沐习惯性地喊出一句。然而,空荡荡的房间内,并没有人回应——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不是那帮可恶的家伙,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家族秘宝;如果不是因为苍穹当年的妥协,以及他现在突然的不辞而别,自己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想着最近发生的种种,沐沐不禁埋怨起自己的父母,

  “要不是你们不会厉害的元气技能,又怎么可能会沦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呢?什么家族秘宝,搞得我好好的一个家,说没就没了!可恶,可恶啊……”

  沐沐一边抱怨着,一边拿出手机,反复按了几次电源键,却发现屏幕仍是黑的,

  “真是的,没电了么……”

  她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因为心情不好,手机忘了充电这回事。

  于是,沐沐走到自己房间的书桌前,将手机插上了充电器,看着屏幕上的电池亮起,这才按下电源键重新开机。

  然而,随着手机屏幕亮起,诡异的一幕随之浮现在沐沐眼前。

  电话和短信,蜂拥而至的未接来电和短信提示顷刻间占据了沐沐的手机,而所有来电与发件人的号码却只有一个!那是一个让沐沐日思夜想、难以释怀的人儿,此刻,他正以这样的方式,迫切地想要同沐沐取得联系,迫切地想要告诉他最亲爱的孩子:他,还活着……

  …………


抠jio大汉

【食物语X明月天涯】我又来啦~〈还不快来带走你的食魂哥哥??〉

【食物语X明月天涯】我又来啦~〈还不快来带走你的食魂哥哥??〉

鱼和熊掌

音乐是寻找灵感路途上的毒药和解药

音乐是寻找灵感路途上的毒药和解药

KISARA

推荐向|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是我私藏七八年的歌单,每首十分好听!!!!!是可以单曲循环一天的那种,虽然没有《离人愁》、《红昭愿》那么大热,但是资深古风圈的肯定懂!!!来,一起吃下我的安利吧~泱泱古国,悠悠华夏。想起小编第一次入古风圈,是从课本上学到的古诗词,那个时候十分感叹,原来古人说的话可以这么优美,而后接触了古风的歌曲,脑海里总会勾勒出小石板路上,雨滴淅沥,伊人在等待郎君,每一首歌都让我想到一个个江湖儿女的画面,最后接触汉服、服装简直不要太好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啦!那么,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是我私藏七八年的歌单,每首十分好听!!!!!是可以单曲循环一天的那种,虽然没有《离人愁》、《红昭愿》那么大热,但是资深古风圈的肯定懂!!!来,一起吃下我的安利吧~泱泱古国,悠悠华夏。想起小编第一次入古风圈,是从课本上学到的古诗词,那个时候十分感叹,原来古人说的话可以这么优美,而后接触了古风的歌曲,脑海里总会勾勒出小石板路上,雨滴淅沥,伊人在等待郎君,每一首歌都让我想到一个个江湖儿女的画面,最后接触汉服、服装简直不要太好看。


今天呢,小编我要安利让我入坑的古风歌曲啦!那么,那些好听的古风曲,你听过几首呢?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这首歌故事背景是源自于网络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简称《剑网3》)。整首歌的叙事感十分强烈,这是陆菱纱一贯用歌曲讲故事的作词风格,听众很容易就能在故事中这些看似自言自语的歌词里找到自己的心声。歌手双笙重新演绎这首歌,她的歌声里多了几分深情,也多了在不可挽回的感情面前更加理智自问的冷静,像是一个在感情里跌跌撞撞后终于成长的少女,借叙述故事的口吻来倾诉自己对过往逐渐释然的心境。


《红昭愿》

《红昭愿》是来自音阙诗听音乐社的一首歌曲,由偏生梓归作词,殇小谨作曲,由音阙诗听歌手王梓钰演唱的一首歌曲。 正式发行于2017年1月11日。

2018年11月3日,获得国风极乐夜音乐盛典国风音乐人最佳单曲。


《明月天涯》


五音JW专辑《聆音》所收录歌曲,待何人何年有心与我拭血论茶,梦里依旧 明月天涯。这首明月天涯,是整张《聆音》专辑中歌手个人最偏爱的曲风之一。


《牵丝戏》


《牵丝戏》是由Vagary填词,银临、Aki阿杰演唱的古风单曲,于2015年推出。歌曲通过描绘傀儡翁与牵扯一生的傀儡之间的相伴、别离,来诉说一段牵恋。


《锦鲤抄》


《锦鲤抄》由云の泣、 银临演唱的一首古风原创歌曲。

属于“《异闻录》系列”第一篇,亦是2013年十大古风歌曲之一。

收录于专辑《腐草为萤》。


《典狱司》


《典狱司》是一首歌曲,由江淮沿岸填词,由和汇慧编曲,由音频怪物演唱,作为电视剧《老九门》片尾曲。《典狱司》曲韵悠长颇具古风。


《离人愁》



《离人愁》是由李袁杰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于2018年6月16日以单曲的形式发布。

2018年11月29日,该曲在2018亚洲音乐盛典上获得年度十佳热门单曲奖。



灵隐瘦10斤

- 待何人何年有心与我拭剑论茶
- 梦里依旧明月天涯

- 待何人何年有心与我拭剑论茶
- 梦里依旧明月天涯

与世沈浮

剪辑/沈九
BGM/五音jw-明月天涯
素材/陈情令

唯此间江湖年少 偏爱纵横天下
恩仇趁年华轻剑快马
红尘未破也无甚牵挂 只恋生杀
醉里论道 醒时折花

剪辑/沈九
BGM/五音jw-明月天涯
素材/陈情令

唯此间江湖年少 偏爱纵横天下
恩仇趁年华轻剑快马
红尘未破也无甚牵挂 只恋生杀
醉里论道 醒时折花

叶安
练字打卡。滴—— “唯此间江湖...

练字打卡。滴——

“唯此间江湖,年少偏爱纵横天涯。”

练字打卡。滴——

“唯此间江湖,年少偏爱纵横天涯。”

拂晓Dawn
军训继续划水摸鱼ingP.S....

军训继续划水摸鱼ing
P.S.我这是写字还是画画emmmm

军训继续划水摸鱼ing
P.S.我这是写字还是画画emmmm

江水洛

包青天再起风云 | 张振朗 展昭混剪 | 明月天涯

 唯此间江湖年少,

偏爱纵横天下,

恩仇趁年华轻剑快马。

包青天再起风云 | 张振朗 展昭混剪 | 明月天涯

 唯此间江湖年少,

偏爱纵横天下,

恩仇趁年华轻剑快马。

桃言

“愿你能永远不改稚气,不煞锐气,不失勇气,也不染戾气,即使在最黑的夜,也有最亮的眼、最热的血”

我是真的很喜欢这句话了。


“愿你能永远不改稚气,不煞锐气,不失勇气,也不染戾气,即使在最黑的夜,也有最亮的眼、最热的血”

我是真的很喜欢这句话了。


煞宵
【醉里论道,醒时折花】 吹爆明...

【醉里论道,醒时折花】

吹爆明月天涯!!!(魂总翻唱的好好听嘿嘿嘿)


太太太难了

我怕是个技术废

【醉里论道,醒时折花】

吹爆明月天涯!!!(魂总翻唱的好好听嘿嘿嘿)


太太太难了

我怕是个技术废

棾旻

陈情令‖明月天涯——唯此间江湖年少,偏爱纵横天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634530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63453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