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明石国行

19.2万浏览    3224参与
XYY国常住人口

我的主君大概是不可攻略角色(中)

(刀剑乱舞乙女向,女审)

(这本来就是个简单的日常向,不知道为什么还能写出个中。)


鹤丸国永回来了,手里拿着酒壶酒杯酒碗,身后跟着一个抱着酒坛子的太郎太刀。

到底是鹤丸拖着别人干活还是这个别人自己跟来的,这个没人追究。

他们回来的时候,沙发上多了一个人。


她正在剥一支红色棒棒糖的包装,明显有点不耐烦。于是又从桌上点心盒里里随手捞出一支黄色的,两支一起扔给身边的长发胁差少年。“剥了。那只黄色的给你。”

鲶尾藤四郎小心地将红色包装袋剔下后把糖递过去,又把自己那个三下五除二给剥了塞进嘴里。

“哦,对啦,主人,”鲶尾含着糖,腮帮子鼓鼓,“今天是不是有外面的人要过来呀?就是一队穿着制服的人,他们是上个...

(刀剑乱舞乙女向,女审)

(这本来就是个简单的日常向,不知道为什么还能写出个中。)


鹤丸国永回来了,手里拿着酒壶酒杯酒碗,身后跟着一个抱着酒坛子的太郎太刀。

到底是鹤丸拖着别人干活还是这个别人自己跟来的,这个没人追究。

他们回来的时候,沙发上多了一个人。


她正在剥一支红色棒棒糖的包装,明显有点不耐烦。于是又从桌上点心盒里里随手捞出一支黄色的,两支一起扔给身边的长发胁差少年。“剥了。那只黄色的给你。”

鲶尾藤四郎小心地将红色包装袋剔下后把糖递过去,又把自己那个三下五除二给剥了塞进嘴里。

“哦,对啦,主人,”鲶尾含着糖,腮帮子鼓鼓,“今天是不是有外面的人要过来呀?就是一队穿着制服的人,他们是上个月的今天来的。”

“你说审查组?”她无视鹤丸微妙的表情,把糖泡进了酒杯中,“他们不来了。”

“诶——”鲶尾说着意味不明的语气词。

“怎么,你很想他们?”她把棒棒糖从酒杯里捞出来,含在嘴里,“他们一来,我们可就不能这么悠闲了。”

“也不是啦,就是——他们为什么不来了呀?是不是今天放假休息呀?”鲶尾歪了一下头,露出元气又有点困惑的可爱笑容。

她也笑了,略微凑上前去,注视着少年。“因为他们话太多了,所以有人让他们再也说不了话了。”

鲶尾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总之乖乖闭上嘴肯定是没错的。

“他这么不想见我啊?”她话锋一转。

“他——是谁呀?”鲶尾睁大眼睛,一脸乖巧。

“就是那个让你来提醒我今天审查的人呀。”她看着鲶尾,把鲶尾看得心虚了起来。

“……”鲶尾决定认错,“对不起主人!可是为什么不能是我提醒您呀……”

“要不是你一期哥提醒你,你还记得今天审查组要来吗?”她似笑非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吧。鲶尾觉得自己简直里外不是人,他现在根本不想知道主人是怎么猜出一期哥的。

鹤丸憋笑憋得表情快扭曲了。


当然是可以啦,可是为什么一期哥不自己去说?鲶尾如是问到。

因为你常遇到主人呀。一期哥温柔地微笑。不是常去休息室吗?

一期哥也可以去呀,大家都可以去呀。

一期一振依旧笑着,不一样啊鲶尾。像我这种。他停顿了一下。不太会哄人开心的性格。总要让主君难得的休息时光快乐一点吧。

所以我很会逗人开心?鲶尾有点疑惑。可是她和退啊平野啊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啊,难道其他人都很会哄人开心?

鲶尾试图给兄长理性分析,“我觉得主人可能是对外表看起来比较像小孩子的刀剑比较亲切吧。就是,人类的同情心之类的?所以不是一期哥不会哄人开心啦。”鹤丸殿不一样,他是强行粘上去的,主人是懒得把他撕下来才放在那的,“我觉得主人还是很喜欢一期哥的!”

一期笑着摇了摇头,眼睛里有些看不清的东西闪过,“鲶尾,我们是刀剑。比起被喜爱,我更希望被主人倚重。”

好吧,倚重。鲶尾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出来。


她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房间里所有人都看向她。

她察觉到这一点,摇摇头,“一群容易想太多的人。没事,倒酒。”酒壶空了。于是一直没怎么动的太郎太刀起身,抱着酒坛走了过来。

鹤丸刚要拎起来的酒壶又放下了,转而端起酒杯。他抿了一口,心想,一期还真是辛苦啊。


“好,本丸一日游结束。”其实连一个小时都不到,但是明石国行觉得自己已经好人做到家了。“你能走回自己的房间吧。主人的话……再不济明天也能见到。”

但是新人似乎不想放过他:“非常感谢。但是明石先生,我猜想主人是不是在休息室……”

“哈?”明石声音都高了一个度。

新人恭恭敬敬地低着头。

“……”

“行吧行吧,我还真是服了你了……”明石国行叹了口气,“在这等我啊。”


“光忠,在准备晚饭吗?”

“还早呢。您饿了吗?”烛台切看着靠在厨房门口没个正形的明石国行,好脾气地笑笑,“要我做些小糕点吗?”

“行,麻烦你了,等下我叫个新人过来拿。”

“新人?”烛台切抬头看了他一眼,“好的。”

“我先声明一下啊,是给主人吃的。”所以把你那个“怎么可以欺负新人”的谴责目光收一收好吗。

“拿小糕点下酒?”烛台切愣了一下。刚才那两个人不是来厨房声势浩大地翻了一堆东西走吗?

明石也愣了一下。所以刚才鹤丸国永偷偷摸摸的是去拿酒了吗?而且还搞得人尽皆知,主人要他何用?

“对,就小糕点。”反正是新人端过去的,我哪知道他干嘛拿小糕点下酒。

烛台切点点头:“行。不过第一次,还是在天守阁正式面见主君比较妥当吧?”

“反正主人不生气就行了。”明石摆摆手,“这次的新人积极得很,我也拦不住,是吧。”他勾起嘴角。


大约半个小时后,烛台切见到了疑似因过分积极而被前辈恶劣对待的新人。

“这是绿豆糕。你知道路怎么走吗?”

“不胜感激。是,我已经把路线都记下来了。”

烛台切看着他,觉得这个新人很有礼貌啊,完全是明石先生自己心情不太好吧。

“我跟你一起去吧。”烛台切说着,端起灶台上另一盘糕点。


他们在路上遇见了几个打招呼的人。

和一个哇哇叫的太鼓钟贞宗。

“哇啊啊小光你要对我的龙须糖做什么啊!”

“小贞你不是刚吃过小豆汤吗?”

“可是……!”

“我等一下再给你做一份?”

“……好吧。”


她听见敲门声,用眼神示意正在打嘴仗的鹤丸和鲶尾安静。

“主人,是我,烛台切光忠。我做了一些糕点。”

“辛苦了,请进。”

门没有被推开。

“主人,东西有点多,我拜托了一下刚来的巴形帮忙……”

声音沉默了一下。烛台切的心一紧。

“嗯,进来吧。”


巴形把糕点放在茶几上,而后低头隔着茶几,端端正正地跪坐在主位前。

“巴形薙刀,没有铭文,没有传说。从今以后供您差遣。”

“嗯。”一个有点冷淡的女声。在这个明显温度较高,弥漫着酒气的房间里显得有点突兀。

“抬头。”


于是他抬起头。长沙发上,白发青年和长发少年各占据一边,看着他,似乎面上带笑,中间簇拥着一个穿狩衣的女子。另一张小沙发上则坐着一个自顾自喝酒的长发男人。

“坐。”她说道,指着另一张小沙发。


(未完待续)


东方

一个多小时打出六个真剑
心好疼
一个个加着御守打呜呜呜

一个多小时打出六个真剑
心好疼
一个个加着御守打呜呜呜

SOR不见了

818我那个咸得连资源都不领的审神者朋友和她让我无从下手的本丸(14)

纯虚构编造,818体,全员沙雕日常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吃过晚饭,我想到了和明石的约定,于是我戴好了口罩,一手端着布丁...

纯虚构编造,818体,全员沙雕日常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吃过晚饭,我想到了和明石的约定,于是我戴好了口罩,一手端着布丁,一手提着水桶和抹布敲开了明石房间的门


明石:……

明石:你是在玩什么角色扮演吗?


--------------------------------------------------------------------


明石摘了我的口罩:捂得这么严,你不热吗?


我这才看清他的衣着

他头发湿漉漉的,上身只穿了件衬衫,一颗扣子都没有扣。水珠停留在他的胸肌上,慢慢向腹肌滑落,打湿了他胯间松松垮垮的裤子,整个人看上去性感至极。我懵了,我一瞬间脑补了太多的东西,我看过的不太健康的书的画面此时源源不断的在我的脑子里滚动播放,而放映这些东西的小人还在欢呼着“gkd”“gkd”,于是那些片段如鹅毛大雪般飞舞,最后实在没有地方堆积在我的体内横冲直撞喷薄而出。


明石:…………??你怎么流鼻血了?



--------------------------------------------------------------------

鼻血很快处理完了,再回来找明石的时候发现他衣服已经系好了,表情复杂的在那里叹气

明石:太难了

我:我也太难了

明石深沉的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算了,进来吧

明石:主人有东西给你

我一激灵,想起了昨晚和朋友的闺蜜夜话

???她送我的不会是成人用的东西吧???



--------------------------------------------------------------------

我连忙制止他:不要了,兄弟,你也别拆,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明石一脸莫名其妙:箱子挺大呢,真不要了?

我:不要不要不要!!

明石:可惜了……是主人听你说无聊后托我转交给你的呢

明石:她还说我们两个可以一起呢

我瞬间结巴:一、一一、一一一、一起?!?

明石:?这么激动?

明石:啊——也是,主人也说过你好像平时只是自己呢

明石:主人还建议我叫长船男们来,说人多有意思,你也能开心

我一瞬间面红耳赤:不行不行兄弟,不可以!!我不开心!!!!!

我:不是不是虽然我平时经常说我可以但是我还没有过经验!!!!我不行!!!!


然而他已经开始拆了,虽然是一脸莫名其妙开始拆的,但他拆的速度非常快,眼看着就要把箱子打开了,我一个健步冲上去抱住了他的腰


我声嘶力竭:哥!!别叫其他人!!我退一万步!!就我们两个!!求你了就我们两个行吗!!!哥!!!!


他茫然疑惑的说了句“行”,不顾我的阻拦,从箱子里掏出了那些东西




——一台wii和几个手柄




--------------------------------------------------------------------

我人傻了

合着我朋友给我拿来的不是成人用品而是电子游戏

太贴心了,贴心的我都要哭了

而我此时此刻确实哭了,明石在一旁安慰着我:不就打个游戏吗,这么激动,哥哥陪你玩儿还不行吗



--------------------------------------------------------------------

但是我朋友的房间比较小,所以主机和电视就都姑且先放明石房间里

看着明石对照说明书连着wii,我啧啧称奇


我:太np了兄弟

明石:嗯——?

我:你竟然能看懂说明书!

明石:………………

明石:……在你心中刀剑男士究竟是啥样啊?

我:昂……

我:我记得刀剑应该都挺有年代了吧……比我爷爷年纪都大

我:我爷爷用键盘都是用手指头一下一下杵着用的

我:所以刀男也……

明石:……



--------------------------------------------------------------------

明石:……对你来说我就像是爷爷?

我:不不不,怎么可能

明石:就是说呀

我:你腿脚比我爷爷利索

明石:……

我:真的,你信我,我没骗你!

明石:…………………………我知道



--------------------------------------------------------------------


wii很快装好了,然而明石把wii的手柄背到了身后:念对我的名字才给你~

我:哎……

明石:很为难?

明石:那……我教你念我的名字怎么样?

我的嘴动了动,说不出话。他却盯着我,真像是教小孩儿识字的长辈一样,抑扬顿挫的拆解起自己的名字:a——ka——shi

我迫不得已跟着念:……akashi

明石满意的点点头:ku——ni——yu——ki

我:……kuniyuki……

明石笑了,声音压低:再重复一次?

我:kuni……


我忽然意识到,这念的不就是他的名字了吗?于是我卡了壳,一团火从心脏往脑袋顶儿跑,烧得我声带干燥耳朵发烧,脖子以上的水分都从纤细的汗毛跑到了空气中,变成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我的喉咙,又扯断了我的神经。我有点发懵,甚至难以再坐在他的旁边,连意识都随着水气蒸发在房间里。


明石却笑意更深,歪着头凝视着我:来?再和我念一次呀,kuni——yuki——


他不可能知道我拿到人员手册的第一件事就是翻找他是什么刀派什么刀种叫什么名字,我练习了多少遍,又在心里默念了多少次。他说不定以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不然怎么会这么耐心的等我说出那几个字?

——但更有可能的是他只是单纯在捉弄我,他笑得眉眼弯弯事不关己,像在等着看一场看过结局的戏。


我是演员,我是棋子,我是聚光灯下的旦角,我是他养在水族馆里以目光饲育的鲸鱼。



我无法抗拒。




--------------------------------------------------------------------

【上一节:13                                                                             】

XYY国常住人口

我的主君大概是不可攻略角色(上)

(刀剑乱舞,女审神者)

(某个本丸某天的日常)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她扫视了一下座无虚席的会议桌。 一片沉默。

“没有?好,那就散了吧。”她站起身,向会议室门口走去。所有付丧神几乎在同一时刻齐刷刷起身,目送她的身影离开。 气氛依旧在沉默中停滞了几秒。“都愣着干什么?散了散了。”鹤丸国永笑起来,伸了个懒腰,“怎么,三日月,还舍不得走啊?”“哈哈哈。”被点名的三日月宗近正舒舒服服地靠在长沙发的一侧,手里端着一杯不再冒热气的茶,眉眼弯弯,“这新制的春茶,味道甚好。”“那还真是……”小狐丸善意地哼笑了一声,还说什么味道甚好……他瞥了一眼三日月手上依旧是满的茶杯,摇摇头,“那你慢慢品吧,从会议...

(刀剑乱舞,女审神者)

(某个本丸某天的日常)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她扫视了一下座无虚席的会议桌。 一片沉默。

“没有?好,那就散了吧。”她站起身,向会议室门口走去。所有付丧神几乎在同一时刻齐刷刷起身,目送她的身影离开。 气氛依旧在沉默中停滞了几秒。“都愣着干什么?散了散了。”鹤丸国永笑起来,伸了个懒腰,“怎么,三日月,还舍不得走啊?”“哈哈哈。”被点名的三日月宗近正舒舒服服地靠在长沙发的一侧,手里端着一杯不再冒热气的茶,眉眼弯弯,“这新制的春茶,味道甚好。”“那还真是……”小狐丸善意地哼笑了一声,还说什么味道甚好……他瞥了一眼三日月手上依旧是满的茶杯,摇摇头,“那你慢慢品吧,从会议开始到现在一直捧在手呢。我可要先回去了。”“哈哈哈……慢走慢走。”“那我们也先走了。”“啊,我也……”“先行告辞了。”

“感觉怎么样呢,退?”在回房间的路上,一期一振温和地低声问道。他注意到第一次参加会议的五虎退一直低头沉默着。“诶!我、我吗?”五虎退有点紧张,“怎、怎么说呢,感觉如释重负?开会的时候大家很严肃,让人很紧张……” 一期一振笑笑:“这是正常的,会议的时候就该严肃认真。” “我……我不太喜欢……”退却有些迟疑,声音越来越小,“可能是因为气氛有点沉重,所以连主人也让人感觉很奇怪,平时主人明明是个温柔的人……嘤,对不起,可能是我的错吧……” 一期一振无言以对,伸手揉了揉弟弟柔软的卷发。 一旁的鲶尾藤四郎突然插嘴:“就是这样子啦,主人对短刀都很亲切呀。”他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若有所思,“一期尼,你说我和骨喰能不能和退他们归到一类啊?” 一期一振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有点无奈地板起脸:“说什么傻话呢?” “哦……”鲶尾有点失望,鼓起腮帮子。“其实主人之前说过的,我们不用那么严肃的,开会的时候也是……” “鲶尾。”

一期一振真的有点生气了,“主殿的宽厚不是你放肆的理由。” 鲶尾赶紧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哈……”明石国行打了个哈欠,“还有十分钟啊。早知道不来这么早了。”他看了看锻刀炉上的数字,“我再去睡一会儿好了。”

跟来看热闹的萤丸拽了拽他的衣角:“才十分钟而已,还是等一等吧。”然后就可以立刻把新来的伙伴领去主人那里啦。 “啊。真是麻烦。”明石说着,从衣兜里抽出一张加速符。

“等一下啊明石!”萤丸惊讶地睁大眼睛,“才十分钟啦为什么要浪费这个啊?”

明石耐下心跟被监护人解释:“像那种用来手入的加速符在主人那里,我这里这些全部是近侍可以随便用的哦。”

“哦,这样。”被召唤至现世不久的萤丸点点头,但还是有点不安,“但是被主人知道你这么不节约也不太好吧……?”

“噢。”明石懒洋洋地笑了笑,“她说随便用就是字面意思,绝不追究我的做法。”

“哦……”于是萤丸看着明石把一张加速符扔给刀匠,不再说什么。

“真是太巧了。我这样突然出现有没有吓一跳呢?”

鹤丸推门而入,看见茶几旁的人,笑意更盛。

那是会议结束后就一直待在这里的审神者,手边还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坐。”她正在换茶叶,连头都没抬,“三日月说什么呢,那个茶叶一股发霉受潮的味道。”

“哈哈,三日月想骗你喝下去呢。”

“他有那么无聊吗?”

没准真的这么无聊呢,鹤丸暗暗想到。毕竟大家血雨腥风惯了,做其他什么事都是无聊。

但他没有接话,他只是说:“主殿,喝酒吗?”他狡黠地弯了弯眉毛,“我悄悄去拿,不会让人看见的。”

喝酒?这倒可以。她看看窗外,日头高照。果然不能被人看见。“去吧。手脚麻利点。”

“领命。”鹤丸一脸肃穆,宛如身负重任。

“那边是厨房,那片是餐厅,那个是粟田口的房间……这个是会议室。啊。我们今天刚开完会,你没有赶上。”

明石正领着新人参观本丸,他在前面自顾自地说着,也不换后面的人有没有注意听。

“啊。加州。”他停下脚步,和迎面走来的人打招呼。

“诶,是新人吗?”加州清光笑眯眯的。

“巴形。没有铭文,也没有传说。”巴形薙刀微微颔首。

“没有故事的话可以从现在开始创造哦。所以参观完了吗?”

“差不多了,我们接下来要去见主君。”

“这个不着急,可以等一下。主人现在不在天守阁呢。”

“行啊。”明石国行有什么好急的,无非会因为不能回去躺着而感到一丝不快。这新人更没什么好急的了,连加州清光都不知道主人在哪,我能怎么办。他想着,回头看了新人一眼。

巴形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刚那个是加州清光,这里的初始刀。你有事可以找他。”

巴形突然停下脚步。“这里是什么地方?”

“嗯?”明石抬了一下眼皮,“休息室。就是临时大家休息的地方,据说里面有椅子什么的。据说啦,因为我没进去过。”

“为什么?”这新人求知欲竟然还有点强。

明石毫不客气地打了个哈欠,“因为主人经常在里面。”他笑笑,“我怕麻烦。大家应该也不会随便进去玩啦。”

巴形点点头,没说话。

然后他们看见鹤丸国永有点贼头鼠脑地从休息室里开门猫了出去。

“……”明石国行有点上火,“别管他。”

(未完待续)

Nemo摸鱼ing
仲田明石最戳中我的一段 (有一...

仲田明石最戳中我的一段

(有一瞬间觉得看到了明老板真剑的立绘……)

仲田明石最戳中我的一段

(有一瞬间觉得看到了明老板真剑的立绘……)

Nemo摸鱼ing
腰——————! 盯—————...

腰——————!

盯——————

腰——————!

盯——————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什么都有的万圣节点图logX8,点文要再等等

有一对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搞……卡了我一星期,放弃了_(´ཀ`」 ∠)_

CP预警:源氏兄弟,HSBX明石,神剑组,俱利歌(?),土方组,静X巴,一药

……TAG都塞不下就这样吧

什么都有的万圣节点图logX8,点文要再等等

有一对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搞……卡了我一星期,放弃了_(´ཀ`」 ∠)_

CP预警:源氏兄弟,HSBX明石,神剑组,俱利歌(?),土方组,静X巴,一药

……TAG都塞不下就这样吧

England英兰岛

突然来了个脑洞


如果你让他们帮你拿一个橘子会发生什么


山姥切国广

正常的拿过来了


鹤丸国永

给你了一把皮,实际上橘子剥好了藏在背后


三日月宗近

自己偷吃了一半,顺便告诉你看起来这个橘子有些小呢。


烛台切光忠

把橘子剥成了一朵花的形状,帅气的摆了盘端过来


压切长谷部

把橘子剥得干干净净,甚至里面那层皮也去掉了。


明石国行

人没来橘子也没来

突然来了个脑洞


如果你让他们帮你拿一个橘子会发生什么



山姥切国广

正常的拿过来了


鹤丸国永

给你了一把皮,实际上橘子剥好了藏在背后


三日月宗近

自己偷吃了一半,顺便告诉你看起来这个橘子有些小呢。


烛台切光忠

把橘子剥成了一朵花的形状,帅气的摆了盘端过来


压切长谷部

把橘子剥得干干净净,甚至里面那层皮也去掉了。


明石国行

人没来橘子也没来

泷泠

就任两周年了,刚好在别的婶婶那里看到这个30天挑战,就从两周年那一天开始一天一个问题吧

Day8:

最喜欢的刀派,没有特别偏爱的刀派,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来派吧。

爱染是本丸前期的主要战力,萤总是常年在第一梯队的常用大太,明老板的话,大概是看脸嘻嘻。

就任两周年了,刚好在别的婶婶那里看到这个30天挑战,就从两周年那一天开始一天一个问题吧

Day8:

最喜欢的刀派,没有特别偏爱的刀派,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来派吧。

爱染是本丸前期的主要战力,萤总是常年在第一梯队的常用大太,明老板的话,大概是看脸嘻嘻。

眩しい瞬間

糖果

明石国行 x 女审神者


1.

明石国行躺在地上抓起最后一颗糖时恰好审神者进门,他捏着糖慢悠悠朝她打招呼,“辛苦了辛苦了——”

“啊,那是最后一颗吗?”

只是话音刚落明石就把它塞进嘴里了,他下意识摸了摸糖盒,确实空了。

“抱歉,不然……”眼前是放大的脸,他几乎没来的反应过来,嘴里的硬糖就被突如其来的舌头卷走,再下一刻只剩余味和她来过的触感。

“谢啦!”偷到糖的审神者如孩子一般朝他笑得灿烂。


2.

一罐糖果突然貼到臉頰上,冰冰涼地嚇了她一跳,轉過頭去發現是她懶洋洋近侍幹的好事。

“是賠禮,上次真是對不起呀。”待她接過糖果罐,明石國行自然地坐在她身旁。

隨意應了聲,她也沒跟他客氣,直接拆了包裝,開過蓋子...

明石国行 x 女审神者


1.

明石国行躺在地上抓起最后一颗糖时恰好审神者进门,他捏着糖慢悠悠朝她打招呼,“辛苦了辛苦了——”

“啊,那是最后一颗吗?”

只是话音刚落明石就把它塞进嘴里了,他下意识摸了摸糖盒,确实空了。

“抱歉,不然……”眼前是放大的脸,他几乎没来的反应过来,嘴里的硬糖就被突如其来的舌头卷走,再下一刻只剩余味和她来过的触感。

“谢啦!”偷到糖的审神者如孩子一般朝他笑得灿烂。


2.

一罐糖果突然貼到臉頰上,冰冰涼地嚇了她一跳,轉過頭去發現是她懶洋洋近侍幹的好事。

“是賠禮,上次真是對不起呀。”待她接過糖果罐,明石國行自然地坐在她身旁。

隨意應了聲,她也沒跟他客氣,直接拆了包裝,開過蓋子罐口朝掌心敲一敲,滾落一粒淡黃色糖果,“Lucky!是檸檬味的!”她迫不及待就塞入口裡,一臉的幸福。

“有這麼好吃嗎?”手支在腿上撐著下巴,明石看她的表情有些不解。

“嗯,很喜歡這個口味,唔?!”沒說完的話語吞沒在唇齒交融裡,她的後腦勺被明石扶著,她的舌頭被對方纏著,像是要品嚐一番,當她要發怒動牙的時候明石撤退了,也順走了那顆她很喜歡的硬糖。

“明!石!國!行!”

不知為什麼機動特別快的近侍太刀早就站起身拉远了距离,故意展示糖果在自己的舌头上,“多谢款待——”


END

只出現在段子裡的明石嬸_(:з」∠)_


Nemo摸鱼ing

色气的\饭撒的\表情包(x)的明老板

色气的\饭撒的\表情包(x)的明老板

SOR不见了

818我那个咸得连资源都不领的审神者朋友和她让我无从下手的本丸(11)

纯虚构编造,818体,全员沙雕日常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从小医生的房间出来后早饭时间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我和明石只能随便...

纯虚构编造,818体,全员沙雕日常向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从小医生的房间出来后早饭时间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我和明石只能随便吃些剩下的东西应付一下。我挺愧疚,想送他点什么赔礼道歉,但他却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摆摆手让我不用放在心上,还摸了摸我的头问我还疼不疼


他手指碰触的地方开始发烫,烫到让我有点担心会不会灼伤他,但我却没有后退也没有跳开,我莫名其妙的希望此刻能变得漫长


……等等,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是不是









其实是个热水袋精?


--------------------------------------------------------------------

我被搞得有点不自在,想找点话题,犹豫了一下再次向他申请:让我补偿你吧,拜托了

他想了想,笑了:……什么都行?

我:都行都行!你要多少钱?

他:……?



--------------------------------------------------------------------

他:什么钱啊哈哈哈哈

他:做点吃的送我吧?

我:行

他:要亲手做哦

我:没问题

他:晚上送到我房间哦~

我:好de……


??

?房间??

他的???


此刻我终于明白了,他根本不是对饭感兴趣

他只是想借着我给他送饭的理由







顺便让我给他打扫房间而已!!






--------------------------------------------------------------------

明石说要去手合室和人切磋就先走了,虽然我挺想去看看的,但是我也不知道和他的关系有没有到可以去观战的程度,就只能放弃了

于是我发消息给朋友,问还有没有好玩的地方

她:好玩儿的地方……

她:我怎么觉得对你来说什么都挺好玩儿

她:来我本丸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

我:?



--------------------------------------------------------------------

她:你要不要去看看我种的盆栽啊

我:我的天?你还有这爱好呢?

我:真是心细如发啊兄弟,我记得你高中的时候啥都养不了,养啥啥死,头一天养的茉莉第二天就枯成茉莉茶了连晒干都不用。后来养动物吧,那养的狗啊更是,八百年不带它出来遛弯,狗都快在狗窝里待自闭了,我去你家带它去趟电梯都兴奋得要飞似的

她:那狗我后来给外婆养了

我:你也只能养养仙人掌

我:说起来,你这本丸养的盆栽是啥啊

她:仙人掌

我:?



--------------------------------------------------------------------


我东拐西拐的摸到了她养的盆栽的位置

进门我就惊了

满满一屋子的球形仙人掌,摆的特别整齐,非常壮观

……就是给人感觉好像进了生态园最后的房间一样……因为没有经费买植物所以都拿廉价的仙人掌凑数了……




--------------------------------------------------------------------


“哦呀,你不是……”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房间里有人,那个人一头紫色的长发,身材健壮,肌肉发达

看起来就像是我早些年去健身房里花钱顾的私教一样,我感觉他下一秒就是举起蛋白粉,呵斥我放下手中的汉堡



--------------------------------------------------------------------

我打了声招呼:哟兄弟你也来看仙人掌啊?

他:huhuhuhu……没错,主人的仙人掌都是我来照料……


……这个笑声,说实话我有点飘飘然,甚至后面的话我都没听清

因为他的声音真的太磁性了,光是听他的声音我都能脑内写一万字儿的小车车

如果耳朵也可以怀孕的话,我大概已经在为新生儿选购奶粉了



--------------------------------------------------------------------

还有,虽然我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但大概率我和他不是第一次见面——我俩可能在我水土不服起夜那晚或者是吃饭或者是其他什么时候见过,但我真的一点点印象都没有。这不能怪我,我朋友这本丸的刀男都太好看了,一个个都五官精致浓眉大眼的,随便摘一段儿总裁小说对男性的形容都能往这些人身上套,什么倒三角什么颀长什么英挺的鼻梁句句属实,但是我还记得有一个形容脸的词也挺酷的,也是刀什么的刚好可以用来形容这位

我飞速瞄了他几眼,猛然醒悟


——刀削面一样的脸庞!




--------------------------------------------------------------------

大概是我听到他声音后的表情太沉醉,瞄他的几眼的目光太赤诚,他“huhuhuhu”的笑起来,问我:

“这是……要我脱吗?”

我:……啊?



--------------------------------------------------------------------

我整个人懵了

不是,这正常来说应该不会两个人刚一见面就坦诚相待吧?

还是说其实,这是个什么特殊的打招呼方式?

此刻看着他结实饱满的肌肉,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入乡随俗的话



……?我不会也得脱吧??





--------------------------------------------------------------------

不不不,等一下,这应该不能吧?

但……人家这么热情……肯定有什么内情吧?就像泼水节泼别人水是在祝福对方一样,他这个说要脱衣服一定也是在祝福我身体健康和他一样拥有美丽的肌肉之类的


淦,那我岂不是必须要脱了?!



--------------------------------------------------------------------

【上一节:10                                                           下一节:12

又咕又不上进的未然
轻装第四弹 是来派和土方组的大...

轻装第四弹

是来派和土方组的大胜利!

这个阵容54不会进巳沟诶(๑ `▽´๑)۶ 

轻装第四弹

是来派和土方组的大胜利!

这个阵容54不会进巳沟诶(๑ `▽´๑)۶ 

SOR不见了

撒糖日常16~18

------------------------------------------------------------------------------

【日常】

撒糖日常1~10   撒糖日常11~15   撒糖日常16~18

【正片和外传】

《无法解开的心结》(上)

《无法解开的心结》(下)总被举报,所以这个链接是微博的

女主想要明石国行的原因,和明石国行的初遇:《那个哥哥》

---------------------------------------------------------------------...

------------------------------------------------------------------------------

【日常】

撒糖日常1~10   撒糖日常11~15   撒糖日常16~18

【正片和外传】

《无法解开的心结》(上)

《无法解开的心结》(下)总被举报,所以这个链接是微博的

女主想要明石国行的原因,和明石国行的初遇:《那个哥哥》

----------------------------------------------------------------------------


明石国行和小时候的女主玩捉迷藏








-----------------------------------------------------------------------





--------------------------------------------------------------------------

哥哥,天气好冻,我好冷

--------------------------------------------------------------------------


长大以后,虽然女主已经忘记了明石国行

但他给她留下的阴影依然根植于心



太惨了,刻入dna的阴影

SOR不见了

前传:《无法解开的心结》(下)

《无法解开的心结》(上)

女主想要明石国行的原因,和明石国行的初遇:《那个哥哥》

--------------------------------------------------------------------------

《光忠求求你了我真的想要明石国行》的主线的剧情

这次是以lv13的视角来讲述lv99的烛台切光忠和女主的过去的故事
lv99战死复活后明显变得冷漠了
女主向lv13请教后决定色诱lv99
但是两个人的矛盾却越来越深了
他们都在为对方考虑,但是都把力气用错了地方


【接下来7p请配合Dancing in the Moonlight食用】


《无法解开的心结》(上)

女主想要明石国行的原因,和明石国行的初遇:《那个哥哥》

--------------------------------------------------------------------------

《光忠求求你了我真的想要明石国行》的主线的剧情

这次是以lv13的视角来讲述lv99的烛台切光忠和女主的过去的故事
lv99战死复活后明显变得冷漠了
女主向lv13请教后决定色诱lv99
但是两个人的矛盾却越来越深了
他们都在为对方考虑,但是都把力气用错了地方










【接下来7p请配合Dancing in the Moonlight食用】





























墓零--其实是建国(咦)

P1:“爷爷你吃了多少!老年人要控制糖分啊!谁给他这么多糖的!”
P2:“不给糖以后爸爸就在你畑当番的时候坐田垄上一直看着你。”(威胁)
P3:“我知道给不给糖你都会捣乱的,所以就先不给你了。”

万圣节快乐!

P1:“爷爷你吃了多少!老年人要控制糖分啊!谁给他这么多糖的!”
P2:“不给糖以后爸爸就在你畑当番的时候坐田垄上一直看着你。”(威胁)
P3:“我知道给不给糖你都会捣乱的,所以就先不给你了。”

万圣节快乐!

Nemo摸鱼ing

补一下助演小哥哥们提供的合照ᐕ)⁾⁾


(已上传📂)

补一下助演小哥哥们提供的合照ᐕ)⁾⁾


(已上传📂)

暝濑

我奶对了!!!来派齐了!!

爱染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去夏日祭啊啊啊啊啊!牵小手手!

明老板腰显粗啊www本丸伙食太好了www

萤总……萤总你也要牵小手手么ww(忍笑)

话说我家药可宠爱染了……当然我也宠www举高高~~

我奶对了!!!来派齐了!!

爱染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去夏日祭啊啊啊啊啊!牵小手手!

明老板腰显粗啊www本丸伙食太好了www

萤总……萤总你也要牵小手手么ww(忍笑)

话说我家药可宠爱染了……当然我也宠www举高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