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易烊千玺

534.5万浏览    13万参与
白夭夭

易烊千玺易烊千玺需要的抓紧

还剩这些,红色已售

易烊千玺易烊千玺需要的抓紧

还剩这些,红色已售

sakura

浪漫的事和瞬间都是偶发的。
图cr.侵删。

浪漫的事和瞬间都是偶发的。
图cr.侵删。

sakura

喜欢的博主修图
图cr.侵删。

喜欢的博主修图
图cr.侵删。

sakura

☹️两点多睡的,定的十点半的闹钟,结果八点醒了,生物钟太讨厌了。
图cr.侵删。

☹️两点多睡的,定的十点半的闹钟,结果八点醒了,生物钟太讨厌了。
图cr.侵删。

大侦探晓

念与北的生活 part29

洗完澡的两个人,发现房间里挑不出一片干净的地儿,床反正是不能呆了。


陈念都能想象得出明天退房后,保洁员的表情……还好房间不是用她和刘北山的名字开的。


刘北山抱着陈念,躺在重新铺好的贵妃榻上。


“困不困?”


陈念摇头,可能真物极必反,今天弄得这么狠,她居然很出息地没有晕过去。


刘北山似乎看穿她的脑洞,无声地笑了笑,“我之前说过的……练习练习就好了,你看你现在多精神。”


陈念没有力气揍她,只能瞪他。隔了半晌,“小北……这事你怎么想啊?”


刘北山捉着她的手,“这件事的起因...


洗完澡的两个人,发现房间里挑不出一片干净的地儿,床反正是不能呆了。

 

陈念都能想象得出明天退房后,保洁员的表情……还好房间不是用她和刘北山的名字开的。

 

刘北山抱着陈念,躺在重新铺好的贵妃榻上。

 

“困不困?”

 

陈念摇头,可能真物极必反,今天弄得这么狠,她居然很出息地没有晕过去。

 

刘北山似乎看穿她的脑洞,无声地笑了笑,“我之前说过的……练习练习就好了,你看你现在多精神。”

 

陈念没有力气揍她,只能瞪他。隔了半晌,“小北……这事你怎么想啊?”

 

刘北山捉着她的手,“这件事的起因,我还没有捋清楚。毕竟……我之前得罪的人也不少。”

 

“不过,不管是求色、求财,还是过节,可能……我只能当没发生。”

 

“对方……对方位高权重。”刘北山摩挲着陈念的头发,“如果一个人,可能会讨回来。但是……”

 

陈念忽然明白了。

 

“你怎么过来的?”

 

“感觉不对,我就想走,对方拉拉扯扯的。我就装醉被带进了房间……然后趁机遛了。”

 

刘北山皱了下眉,“不过……对方飞车追了很久……可惜,追的是我的手机……我人上了另外一辆车……”

 

“那你手机?”

 

刘北山刮她鼻子,“放心,我身上手机多了去。那部只是工作联系用的。”

 

陈念微微叹气。

 

什么明星流量富贵花,在绝对权利面前,都是渣渣。

 

不想聊这个无解的话题,陈念挑了个新开头,“你怎么开的房呀?”

 

“车上联系的工作室。”

 

“如果我今天没来肿么办?”陈念瞄了下他的手,挑着眉毛问,“准备靠五姑娘,还是靠小卡片上面的姑娘啊?”

 

刘北山被逗笑,“牙尖嘴利,你现在看我不敢动你是吧……”

 

说归说,依旧是抱着她的姿势没有动。

 

今天动静太大,帮陈念清洗的时候,浮上来的除了白色……还有几丝血色。是真的伤到她了。

 

“你确定不去医院?”刘北山有点担心。

 

“已经敷药了哇……”陈念小着声,“这种事去医院,你是要上社会新闻还是娱乐头条?”

 

刘北山默默闭嘴。

 

“待会退房怎么办?”陈念开始担忧。

 

“我们先走,让工作室的人来。”

 

“emmm……”陈念看了下四周,脸红彤彤,“是不是……不太好。”

 

“你是老板娘,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刘北山顺着陈念目光看了眼,“咳,这……这说明我们感情深。”

 

 

七号狂想症
版头案例更新一则 要求是草莓和...

版头案例更新一则

要求是草莓和绵羊

版头案例更新一则

要求是草莓和绵羊

Jackson Yee

我昨天晚上嗨过头了忘记发了

💗🌟🎉

我昨天晚上嗨过头了忘记发了

💗🌟🎉

失氧化硅
很久之前朋友约的稿子。因为翻相...

很久之前朋友约的稿子。因为翻相册看到所以发下看看。

很久之前朋友约的稿子。因为翻相册看到所以发下看看。

团子小妖精

愿你所有快乐

无需假装

愿你此生尽兴

此诚善良


愿你所有快乐

无需假装

愿你此生尽兴

此诚善良


没有翅膀却想飞上天空

回忆《八》爱不知所起

王俊凯你说千玺这么大的房子既然就一铺床,也真是醉了。

行了,你都唠叨一天了,给你地方住就不错了,你就不要在挑了,

赶快洗澡去吧,早点睡吧,

……

真舒服啊,

俩人躺在床上,

哎!王俊凯你说他们都在家干什么啊,

还能干什么,肯定不知道在哪里疯来这,

也是,尤其是二文,每年都这样的,一回到家,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人,

王俊凯抱着王源说,源儿,你身上好香啊,一股谈谈清香,就像薄荷味,

王源被王俊凯突然包住,整个人都僵硬着,

啊~你…你说什么

王俊凯突然翻过身压在王源身上,说,源儿,我喜欢你,你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许是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开始的,总之我就是知道我喜欢你,

王俊凯你先下来...

王俊凯你说千玺这么大的房子既然就一铺床,也真是醉了。

行了,你都唠叨一天了,给你地方住就不错了,你就不要在挑了,

赶快洗澡去吧,早点睡吧,

……

真舒服啊,

俩人躺在床上,

哎!王俊凯你说他们都在家干什么啊,

还能干什么,肯定不知道在哪里疯来这,

也是,尤其是二文,每年都这样的,一回到家,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人,

王俊凯抱着王源说,源儿,你身上好香啊,一股谈谈清香,就像薄荷味,

王源被王俊凯突然包住,整个人都僵硬着,

啊~你…你说什么

王俊凯突然翻过身压在王源身上,说,源儿,我喜欢你,你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许是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开始的,总之我就是知道我喜欢你,

王俊凯你先下来再说,我被你压死了

王俊凯起身,王源做起来,王俊凯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你一样的感觉,我喜欢和你相处,喜欢跟着你,不管你去哪里我都愿意跟着,

真的吗源儿,这样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们这样真的可以在一起吗,我们都是男的,要是哪天被人知道了该怎么办

怕什么,只要我们一起面对,就没什么不可能的,

王俊凯你给我时间,让我想想吧,我现在脑子有点乱,

好,我给你时间,但我希望你不要让我等的太久

源儿,我不是给你压力,我希望你能认真的想,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你喜欢我吗


糖小盐

今天天气好好鸭^O^
因为你们笑的像太阳🌞

今天天气好好鸭^O^
因为你们笑的像太阳🌞

Xtttttt

【千我】冰糖雪梨

冰糖雪梨!不甜不要钱!

连吃两碗!保证巨甜!

深夜抢票抢不到的无脑小学生文笔作品!

也是一些追千玺这么久的心里话叭!


  5,4,3,2,1。冲!

  你眼疾手快地点下“点击开抢”键,准备大展身手之时,下一秒就出现了令人骂娘的画面。

  “系统繁忙,网络堵车,请稍后再试~”

  “哼哼,早料到如此,”你马上转战平板电脑,再次点下那个振奋人心的“开抢”。幸运的是,下一秒便出现了座位图。

  “选座!冲!”你立马点下内场的还余留的座位,“马上就到付款页面了,看来我今年要一战成名了!”

  “手慢啦~您的座位已被抢

冰糖雪梨!不甜不要钱!

连吃两碗!保证巨甜!

深夜抢票抢不到的无脑小学生文笔作品!

也是一些追千玺这么久的心里话叭!



  5,4,3,2,1。冲!

  你眼疾手快地点下“点击开抢”键,准备大展身手之时,下一秒就出现了令人骂娘的画面。

  “系统繁忙,网络堵车,请稍后再试~”

  “哼哼,早料到如此,”你马上转战平板电脑,再次点下那个振奋人心的“开抢”。幸运的是,下一秒便出现了座位图。

  “选座!冲!”你立马点下内场的还余留的座位,“马上就到付款页面了,看来我今年要一战成名了!”

  “手慢啦~您的座位已被抢光~”看着页面上出现的这一行字,你恼火地骂了声娘,又转战手机页面时,却已经显示出“缺货提醒”。

  今年,又没有,成功呢。

  想抢到易烊千玺演唱票怎么就这么难啊————!!!

  你恼火地退出抢票页面,发了一条充满怨气的微博。

  “@易烊千玺今天也在我床上:#易烊千玺演唱会#今年也败北了,抢到票的姐妹是什么神仙手速啊!!我也好想抢得到票啊!!!”

  然后你拨了个电话给易烊千玺,“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果然没接呢,可能在忙吧。

  你闷闷不乐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回了家,美美地敷了面膜,点开韩剧,配上薯片。准备沉浸在男女主的绝美爱情中放飞自我,这可不就是人间之至乐吗?

  你和易烊千玺交往有一年多了,为了不让狗仔发现,你们一直都是分开居住,从没考虑过同居的事,偶尔他行程不是很满,他便会抽空来你家,跟你一起待着。

  有时你看着韩剧,他便在旁边倒头就睡,开多大的音量都吵不醒他;

  有时他会搂着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般都是你唠唠叨叨地吐槽你生活中的烦心事,抑或是分享你生活中的美好回忆,他的话很少,偶尔附和两三句,一边摩挲着你毛绒绒的睡衣;

  有时他会和你一起看韩剧,一边吐槽男主的颜值,看你哭哭啼啼的样子忍俊不禁,一边又把你搂在怀里,告诉你看剧不要真情实感,当然了,大部分时候他的安慰只会让你哭得更厉害。

  虽然他不会说情话,不会造浪漫,不能时时刻刻都陪着你,但是当他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又能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里面装着沉甸甸的爱意。

  这可不就很美好吗?

  突然,手机页面一亮,是他发的信息。

  “我收工了,想和你一起吃东西。”

  “你来家里吧,我今天炖了冰糖雪梨汤!”

  “好。”

  仔细一想,距离上次两个人这样惬意地一起吃东西过去多久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他最近为了自己的首场个人演唱会忙得不可开交,微信上与你也是交流甚少,消息都是几天一回,电话也少了许多,有时真让你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跟他在一起了。

  没过一会,他便推门进来了,“又看剧呢?”

  听见他的声音,你回过头,“你来啦。”你走过去和他相拥,用力地抱了抱他,抬头对上他疲惫的双眼,“今天也排练了一天吗?”

  “对,”他揉了揉你的头发,轻吻你的额头,“倒是你,今天抢到票了吗?”

  你的脸立马垮了下来,“大哥您能别提这事吗,我两台设备一起上都没成。愁死我了…”

  “我说过给你票,你怎么要自己大费周章地去抢啊。”易烊千玺笑着坐下,开始喝起你给他舀好的冰糖雪梨汤。

  汤很烫,天气很冷,他小心翼翼地吹着气,热气弥漫开来,他的侧脸在热气氤氲中模模糊糊的。

  “我想试试嘛,每年都没抢到过,我想自己去看你的舞台。”你在他身旁坐下,“作为你的女朋友,我怎么能抢不到我男朋友的演唱会门票呢!”

  “你可不就是抢不到吗。”易烊千玺挪揄道。

  “你对自己的人气没有概念的吗!八十多万人一起抢一千多张票多难你不知道吗!”你生气地嘟起嘴,“我不想你为我特地留这一张票,把它放到平台上让粉丝一起抢不好吗?我想堂堂正正地去看你的演唱会……”

  说到这里,你又想到那无数个不眠的夜晚,你因为易烊千玺的名气和身份,焦虑得辗转反侧,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你是深爱着他的,你也清楚地明白,他也是深爱着你的。可是他的光芒实在太过耀眼太过美好了,吸引了千千万万无数的人为他呐喊,为他应援,为他成为更好的自己。你有时会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得到这个男孩的爱。跟他一些粉丝相比,你甚至觉得自己比不上人家,虽然你也曾在微博上疯狂刷屏说非易烊千玺不嫁的言论,但是当你真的成为他的爱人时,你又万分地焦虑,担忧———

  我真的值得他爱吗?

  我真的可以承担起这份爱吗?

  我们的爱又会持续多久呢?

  易烊千玺已经喝完了一碗热乎乎的冰糖雪梨汤,抬头与你对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坐直了身子,郑重其事地拉过你的手,一遍又一遍得摩挲着你的掌纹。

  “我知道,你怕配不上我,你没有安全感,你怕我们的感情会对我的事业产生影响。”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深思熟虑后,我认为,爱是没有附加条件的。我爱你,这是毋庸置疑的,不会因为我是明星,我是易烊千玺,就发生改变。”

  “我也知道这段感情会对我的粉丝造成多大的影响,这是我的问题,我会处理好,你不需要因为我的工作性质而患得患失。”

  “我也不敢给你任何承诺,我也不知道我们的感情会持续多久,但是我现在说爱你,就是真的爱你,我会努力爱你,努力当一个合格男友,努力当好你的恋人。”

  “所以,我希望当我们还是恋人的时候,你可以不带顾虑地,全身心地,投入这段感情,不要把我当成是明星,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其实我就是你的一个普通男朋友。”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跟你说,我爱你。”

  你的鼻子酸酸的,说实话,这个问题在你心头萦绕很久了,你不敢跟他提起,你也没想过正式交往后就你和他一只手数的过来的见面次数,他居然把你的心思察觉得明明白白。

  “今天炖的冰糖雪梨有点太甜了,你是放了多少糖啊。”他一边吐槽着一边又往碗里舀了一碗,“不过还挺好喝的,可以加入我们的常吃菜单。”

  “你这么煽情我还有点不习惯,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哎哟喂。”你别过脸,因为你感到你的脸迅速烧了起来,如果有镜子,此时你的脸一定红的不像话。

  “我说我爱你了,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啊。”他朝你挑了挑眉,“你耳朵可红了。”

  “哼,那是因为我是两倍爱你!”当他说了那些话后,你的心里释怀了许多,他表面上不说,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你跟他的恋爱,终究有一方是要付出更多的。他无法给你应有的陪伴,就只能尽他所能,把你严严实实地保护着,一遍又一遍地让你确认他的心意。

  在他心中,你是独一无二的,你是无可替代的。

  “那你还来不来看我的个人演唱会啊?”

  “去,当然去,我那么爱你,我会不去吗?”你趁机把他的碗移到你面前,把他没喝完的冰糖雪梨汤都喝干净了,“还真挺甜的。”

  易烊千玺看着你笑了,抽下一张面巾纸小心地给你擦嘴。

  “再甜哪有你甜啊。”

  

  


想泡晗哥
邀请大家见证一个新人的成长之路

邀请大家见证一个新人的成长之路

邀请大家见证一个新人的成长之路

无所著

[千我:女导演×男影帝]夏日终曲

2

一口烟把易烊千玺呛着了,靠在树上猛咳嗽了几声。梁显暮走过去轻轻拍拍他的背,幸灾乐祸地问他:



“你原来演戏不是有抽烟镜头吗?”



易烊千玺直起背来看着梁显暮:“我就抽过那么一次。”



“昨天说得拍电焊,前天让我刮墙,今天来了先给我烟抽。”易烊千玺有点无可奈何又有点想笑,“我来这培养副业来了。”



“你现在是个落魄摄影师啊。”



“你们家摄影师会电焊?”



梁显暮指指摄影助理:“老师,他说得这些你会吗?”



摄影助理点点头,“线路都是自己接,买太贵了。”



“你有所不知易老师,幕后都是些劳动...




2

一口烟把易烊千玺呛着了,靠在树上猛咳嗽了几声。梁显暮走过去轻轻拍拍他的背,幸灾乐祸地问他:




“你原来演戏不是有抽烟镜头吗?”




易烊千玺直起背来看着梁显暮:“我就抽过那么一次。”




“昨天说得拍电焊,前天让我刮墙,今天来了先给我烟抽。”易烊千玺有点无可奈何又有点想笑,“我来这培养副业来了。”




“你现在是个落魄摄影师啊。”




“你们家摄影师会电焊?”




梁显暮指指摄影助理:“老师,他说得这些你会吗?”




摄影助理点点头,“线路都是自己接,买太贵了。”




“你有所不知易老师,幕后都是些劳动人民。”




“……”




易烊千玺没话说里,拿起一根新的红南京,两指夹起来放到嘴边又犹豫了。




梁显暮拿起打火机给他点着,“你慢慢抽。”




等易烊千玺从嘴里拿起烟嘴,缓缓吐出一口白灰的雾气,这一连串动作做得极慢,梁显暮看着火星一明一灭,愣了愣神。




要梁显暮形容一下易烊千玺,她想到的第一个词是安静。梁显暮有时候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在片场蹦来蹦去,而他的眼神是定的。无论片场多乱,人多调度起来多杂,他都能坐在那一动不动的等着,感觉什么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梁显暮想了想,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本科二年级的时候,戏剧学院的空教室里有挥之不去的烟味和器材的橡胶味。




这个教室非常小,小到梁显暮的目光只能落到易烊千玺身上。她躺在一张巨大的军绿色软垫里,看着易烊千玺站在教室唯一的光源中给设备调音。




光打在他身上像是彻底凝固了,看得时间长了,梁显暮不禁犯了困。




她刚闭上眼睛,就感觉旁边陷了下来,鼻尖蹭上了另一个人的鼻尖。一股劲儿把她拉到了一个怀抱里。




“你这么困啊。”




“没有。”梁显暮拿脸蹭了蹭易烊千玺的脸颊,她在易烊千玺面前跟猫一个样子,见了面先扑过去抱住脖子蹭蹭。但是易烊千玺总是没有什么大幅度动作,经常一动不动的看着梁显暮在自己怀里爬来爬去。




易烊千玺的声音连带温热的气息传到了梁显暮耳边:“下节课是什么时候。”




“今天没课啦,不然我怎么过来的。”电影学院离戏剧学院有点远,一小时地铁起底,梁显暮每次跑来找他都觉得太不容易了,21世纪了怎么还有这种事,梁显暮继续幽幽叹气:“我昨天两点才回到学校,7点又起来了。”




易烊千玺看见梁显暮眼底的睡意,把胳膊放在了梁显暮脖子下面:“想睡就睡吧。”




“可以了,这条不错。”梁显暮在监视器盯完最后一个镜头,对一百米之外的摄影师和演员说。




易烊千玺走到监视器旁边坐下,本来只是带两天客串,哪知道进组以后梁显暮灵感大爆发,给他加了几十场,戏份快直逼男主角了。




不过这是个女人戏,有男主角已经是制片一再要求的结果了,存在感也就不高。




梁显暮的制片知道了这事,放下吃晚饭的筷子感叹:“这么自由的剧组居然到现在一点乱子都没出,你太有能力了。”




梁显暮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只是突然发现了这个角色的作用,至于怎么发现的,大概是因为有熟悉的人来和角色重合的时候,她就能看到一些未经展示的存在。




“你制片人昨天来说你了。”




“怎么会,知道你能来演干嘛还说我。”




“你觉得角色是什么?”




梁显暮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搞懵了,她反应过来,慢慢回答道:“真实。”

无双

【北念】向死而活

陈念又做噩梦了,梦里面有一口很深的井,井里是乌黑的水,她不受控制的往那里走去,眼睁睁看着里面的水慢慢变成血红色,她很害怕,想尖叫却发现自己失了声。

“陈念!陈念!醒一醒!”陈念猛然惊醒的那一刻,目光所及是屋子里昏暗的灯光和刘北山紧皱的眉头。

她起身紧紧抱住眼前的人,闭上眼睛一声接一声地叫他的名字:“刘北山,刘北山,刘北山。”

刘北山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叫醒陈念了,想过好多办法,都治不好她的梦魇,他跟陈念提过好几次,晚上睡觉开着床头灯,陈念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你在呢,我不怕。”

次日清早,陈念被闹钟叫醒的时候,刘北山在厨房煮粥,陈念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突然想起第一次去他家,他那时候还只会煮...

陈念又做噩梦了,梦里面有一口很深的井,井里是乌黑的水,她不受控制的往那里走去,眼睁睁看着里面的水慢慢变成血红色,她很害怕,想尖叫却发现自己失了声。

“陈念!陈念!醒一醒!”陈念猛然惊醒的那一刻,目光所及是屋子里昏暗的灯光和刘北山紧皱的眉头。

她起身紧紧抱住眼前的人,闭上眼睛一声接一声地叫他的名字:“刘北山,刘北山,刘北山。”

刘北山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叫醒陈念了,想过好多办法,都治不好她的梦魇,他跟陈念提过好几次,晚上睡觉开着床头灯,陈念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你在呢,我不怕。”

次日清早,陈念被闹钟叫醒的时候,刘北山在厨房煮粥,陈念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突然想起第一次去他家,他那时候还只会煮泡面。

陈念现在在一所教育机构当英语老师,刘北山刚开始跟着林哥一起经营那间不大不小的手机专卖店,不料林哥家变生不测,林哥的老婆突然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一查,是乳腺癌中期,他急需一大笔钱来帮老婆治病,就琢磨着把店盘出去。

刘北山回家跟陈念说了这件事,俩人一合计,拿这一年攒的钱盘下了林哥的店,由此,刘北山摇身一变,成了店长。

第二年年初,他们在南岸区烟雨路附近租了一套房,跟陈念原来的家只隔了一条街。刘北山换了新的摩托车,俩人准备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每个月都会存一点进去,为以后能更好的生活努力准备着。

第三年的时候,陈念由于课讲的好,她平时虽然话不多,但很有耐心且善用方法,学生家长积极反应说孩子英语成绩提高了不少,逢人便介绍夸赞,他们机构的生源越来越多,老板一高兴,给涨了一千块钱工资。

刘北山也把手机店经营的有模有样,年中的时候,他在渝中区沿街一带遇到了一个街头小混混,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嘴角淤青,胳膊被划了很深的一刀,刘北山把他送去医院,并且为他支付了医药费。

那小孩梗着脖子说,“留个联系方式,我早晚还你,不习惯欠别人的。”

“临江门大唐广场22号,愿意的话,去那里打工还吧,我赶着去接我女朋友。”后来调休的陈念到店里找刘北山,看到多了一个小孩,她私下问刘北山那孩子是谁?刘北山说,路上捡回来打工还债的。

是夜,浴室里水流涓涓,镜子上覆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堪堪映出两个交叠着的身影。陈念备完课以后,刘北山帮她放好了洗澡水,结果洗着洗着,俩人就洗到一块儿去了。

“宝贝儿,出声。”陈念被他顶的难受,脚趾蜷缩,攥紧了指节,缩着身子想躲开他,刘北山哪儿能这么容易放人,他故意磨着她,慢慢地亲她。

耳鬓厮磨间,陈念呼吸不稳,偏偏刘北山还不给她个痛快,陈念急了,回头冲他喊:“刘北山!你个混蛋!你...”

话没说完,刘北山握紧她的手,搂住她的腰把人转回了怀里,“叫我什么?嗯?”

陈念知道他想听什么,这人平时看起来不苟言笑,冰山似的不好接近,可到了床上,就是一混不吝,什么混话都往外蹦,陈念在这档子事上脸皮薄,刘北山就宝贝儿长小乖短的哄着她,故意吊着她,非得逼着她说出自己想听的话不可。

陈念在他身下软着嗓子一声声地喊小北哥哥,刘北山被激的头皮发麻,腰下动作也越发的快。

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

陈念和刘北山在商场买了一棵小型圣诞树,又买回来一些装饰品挂在树上,两个人弄好以后,在树前戴着商场送的圣诞帽拍了张合照,陈念在万年不更新的朋友圈发布了这张照片,配文:“年年有今日,平安夜愿岁岁平安。”

陈念低头看了眼手机里的照片,又抬头看向厨房里正在洗碗的男人,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小北,我们结婚吧。”

刘北山收拾好厨房后,拉着陈念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你抢了我的话,陈念。”说完以后勾住陈念的下巴亲了亲她。

“玫瑰花,戒指,求婚惊喜,我都还没准备。”

“不要那些,有你这个人就好了。”

刘北山没说话,偏头往窗外看了一眼,“陈念,下雪了。”陈念跟着他往窗边走,走近了隐约能听到楼下有孩子在唱歌“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重庆的冬天看到雪的几率很小,刘北山搂着陈念站在窗前,窗外开始飘起小雪花,打着转儿的悄悄落向地面。刘北山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陈念,别的女孩有的,你也要有,我喜欢一个人,就要给她最好的结局,从前是,现在依旧是这样。”

那些不堪的过去,曾经那些黯淡无光的日子,都别再回想了,我们是恋人,以后会是夫妻,我们还会有孩子,我们要努力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陈念,我们都没有放弃曾经生活在阴沟里的自己和彼此,我们早就已经肩并着肩,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了。

别怕,无论如何,我们同生共死,我们至死不渝。

择栖

【冷静和热情之间】肆


“她只是普通性感冒,挂完水睡一觉就会好的,你先去回去睡,我在这看着吧。”何明看着坐在病床边低着头的千玺,原本分明的轮廓在昏暗的病房里不那么清晰,来医院起就静静的坐在那,半天也没一点动静,看的何明有些瘆得慌。

又过了半晌之后才响起某人的声音:“你去吧,我在这。”何明深知铁定说不动他,还是不决定浪费口舌,识趣的走出病房,关好门。


千玺看着床上安静睡着的人,有些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忍不住去轻轻握住她的手,丝毫不敢用力握紧,尽管病房内开着暖气,或许是因为打点滴的缘故,她的手还是有些凉,他就一直药水一滴一滴的通过细细的导管流入她的手中,等到最后...


“她只是普通性感冒,挂完水睡一觉就会好的,你先去回去睡,我在这看着吧。”何明看着坐在病床边低着头的千玺,原本分明的轮廓在昏暗的病房里不那么清晰,来医院起就静静的坐在那,半天也没一点动静,看的何明有些瘆得慌。

又过了半晌之后才响起某人的声音:“你去吧,我在这。”何明深知铁定说不动他,还是不决定浪费口舌,识趣的走出病房,关好门。

 

 

 

千玺看着床上安静睡着的人,有些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忍不住去轻轻握住她的手,丝毫不敢用力握紧,尽管病房内开着暖气,或许是因为打点滴的缘故,她的手还是有些凉,他就一直药水一滴一滴的通过细细的导管流入她的手中,等到最后一点点打完,他也没有叫来护士,自己小心的给她拔了针。

 


黑夜本来很漫长,但是今晚千玺觉得时间走得飞快,翌日清晨,乔思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千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宋嘉谕,三个大字在屏幕跳动着,他害怕吵醒床上的人,顺手挂掉放回桌上,不一会又开始震动,他有些不耐烦地接起来,一个男声响起:“我亲爱的乔,你到了吗,你是这个***航班吧,我在出口等你,你肯定一眼就能看到我,我今天戴了一个黄色的帽子……”

 

 

 

千玺看了一眼床上依旧沉睡的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迅速挂掉电话,又盯着眼里的手机看了一会,最终关了机放到桌子上。

 

 

 

 

乔思醒来已经是大中午了,病房都洒进了阳光,她感觉自己很久没有睡过这么沉的一个觉了。

 

“我在哪?”在意识完全清醒之后,乔思意识到自己昨天并没有回去,面对眼前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

 

 

 

“医院。”千玺抬起头看她,声音听起来有些哑。

“你送我来的?”

“嗯。”

乔思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觉得莫名的眼熟,而且这边的陈设和她想象的一样,就是医院,她记得昨天去咖啡馆,觉得头越来越疼,然后就没什么印象了。

 

“你是昨天在咖啡馆坐我边上那位,也是昨天跟我车那位?”乔思故作思索了良久,突然开口。

“嗯。”他也不打算否认。

“你不好奇我怎么知道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说完乔思听见他无奈的笑了一声。

昨天她记得那个男人也带了一条这个项链,而且她昨天被人抱起来的时候袖子好像碰倒了自己点的咖啡,溅到两个人身上,他身上确实也有淡淡残留的咖啡的味道,后半句确实是猜的,她只是觉得跟她车的人和有人和她差不多时间进入咖啡馆很巧合,只不过没想到这男人全盘都认了。

 

“头还疼吗?”沉默了片刻之后千玺伸出手去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脸色看起来还是病态的苍白,好在烧是退了。

乔思被他突如其来的一个动作整的有些懵,自己也没有第一时间躲开,有些尴尬的开口:“好多了。”

 

可能是她的窘迫被发现了,千玺站起来:“饿不饿,你想吃什么?”

“不是很饿,不想吃。”

“菠菜蛋花粥,山药排骨,虾仁小馄饨……”他好像没听到她说不想吃。

“随便吧。”

“那好,等我一下,躺好。”他帮她把被子拉上去一点遮住肩膀。

 

 

 

“哎,等一下。”

“怎么了?”

乔思想了一会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你多大了?”

“等过完年26。”千玺被她这个无厘头的问题弄得有些好笑。

“周岁?”

“虚岁。”

“哦。”

 

看人千玺走出去,乔思才慢慢爬起来,拿过手机,插上数据线,很意外的事手机并没有没电,那么就是被人关了机,而这个病房里只有他们两,排除掉别人进入病房的可能性,那么结果很大概率就是某人,不过她线下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思考这个,也没时间去看自己被宋嘉谕打爆的通讯录,直接打开百度搜索,很快百度百科就跳出易烊千玺的个人信息,24周岁,那么虚岁就是25,马上过完年就是26,看完几张图片之后心中的怀疑终于有了肯定的求证。

 

 

 

“喂,宋嘉谕,什么事?”

“乔,你终于接我电话了,你害的一个花季美少男在机场等了你好久,差点被粉丝活剥了,不是说好的今天早上到温哥华吗,明天直接去看我演奏会。”电话一拨通就是对面那人自恋又夸张的嗓音,乔思忍不住把手机拿离耳朵一点。

“哦哦,我生病了,估计会耽搁几天,sorry啊,美少男。”

“你没事吧,严不严重啊,要不要我去看你,不行,我演奏会结束马上过去看你,不行,我好像不想开演奏会了,缺一场观众应该能原谅帅气的我……”

乔思不想听他继续絮絮叨叨,“放心,还活着,能撑到你演奏会结束再过来。”

“不和你说了,挂了,病人要多休息。”

“无情。”

 

 

 

乔思没和宋嘉谕提被人送来医院这个事,否则以他冲动的性格,马上就能飞过来。这事怎么看都不像碰巧的,为什么他会跟上她呢,难道自己的过去和一个公众人物有关吗,稍微浏览了一下各大网站的资料,并没有发现他的过去有什么特殊的新闻事件的,是在这个圈子隐藏的太深,还是真的是表里如一,她现在也无从下定论。

 

好在她可以感觉得到对方并没有恶意,今天早上醒来乔思一眼就发现了他眼睛充血通红,分明是昨夜一夜未睡的迹象,既然他清醒着也没伤害她,那便对她至少不是怀有敌意,剩下的事来日方长,她总能从蛛丝马迹里理出一个原委的。


一碗蜜桃茶

没抢到票的 别被骗了

真的 大麦网就是最大的黄牛 下午刚认识一姐姐 她把所有详细的套路全告诉我了 千万别找黄牛!!!千万不要找黄牛!!

没抢到票的 别被骗了

真的 大麦网就是最大的黄牛 下午刚认识一姐姐 她把所有详细的套路全告诉我了 千万别找黄牛!!!千万不要找黄牛!!

一碗蜜桃茶

爸爸妈妈背着我把少你下了 看了一遍

他们告诉我“易烊千玺,真的是一个演技很好的男孩,他身上有蓄势待发的力量”

爸爸妈妈背着我把少你下了 看了一遍

他们告诉我“易烊千玺,真的是一个演技很好的男孩,他身上有蓄势待发的力量”


啵啵猪

猪猪为啵啵的每日情书 #309

我明白所有事都要知足



只有喜欢你们无法自制










我明白所有事都要知足




只有喜欢你们无法自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