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仔

989浏览    51参与
D_从
我好孤独,英文怎么说?——I...

我好孤独,英文怎么说?
——I love you.

我好孤独,英文怎么说?
——I love you.

D_从
昨天看星星的时候就想说给他听了...

昨天看星星的时候就想说给他听了

摘自: @摘纪录

昨天看星星的时候就想说给他听了


摘自: @摘纪录

七宗罪
中秋佳节星仔邀请你一起去吃五仁...

中秋佳节
星仔邀请你一起去吃五仁月饼啊

中秋佳节
星仔邀请你一起去吃五仁月饼啊

帆

听说脾气好的人,生气起来很可怕。(拟人)

(私设:星仔生气起来,武力值毁天灭地,平时是一只可可爱爱的小兔妖,星仔的妈妈是一只兔妖,爸爸是一个人类,所以星仔是半妖。)

1.时间线(在天牛被打败后)

[请赔我家茶树,你输了] 

天牛一声不吭,跳回骑刃王内,刚准备走,发现赤焰七星已经站在车前,冒着黑气。

[你和他的决斗已经压坏了很多植物,你俩倒是给我有点歉意啊]

说完一拳上去了,骑刃王立马被打出一个洞出来。

[我今天不想和你计较,滚,杂碎。]

[星姐,不对,星哥冷静冷静。]

2.时间线(钢千翅挑战星仔)

[我说,你们两个,真的很烦诶,打不过我,还请救兵来,还弄坏他人东西,很烦诶]

[你什么意思]

[退下,铁甲...

(私设:星仔生气起来,武力值毁天灭地,平时是一只可可爱爱的小兔妖,星仔的妈妈是一只兔妖,爸爸是一个人类,所以星仔是半妖。)

1.时间线(在天牛被打败后)

[请赔我家茶树,你输了] 

天牛一声不吭,跳回骑刃王内,刚准备走,发现赤焰七星已经站在车前,冒着黑气。

[你和他的决斗已经压坏了很多植物,你俩倒是给我有点歉意啊]

说完一拳上去了,骑刃王立马被打出一个洞出来。

[我今天不想和你计较,滚,杂碎。]

[星姐,不对,星哥冷静冷静。]

2.时间线(钢千翅挑战星仔)

[我说,你们两个,真的很烦诶,打不过我,还请救兵来,还弄坏他人东西,很烦诶]

[你什么意思]

[退下,铁甲龙,既然你自己如此自信,那么要不接受我的挑战] 

[好啊,那么你输了的话,要不当一天苦力,还有上面的人,你的目地也是一样吧,我一人打你们俩怎么样]

[星仔,你不要命了⋯]乌甲威龙还没说完就被纹纹拉去一边。

[哥哥,你没感觉到,星仔,他生气了。]

[什么,纹纹,咱俩快去准备治疗用的东西吧]

过了一会儿

星仔在旁边给两人上药。

[都说了,弱成这个样子还来挑战我,不要命了,还有明天记的来做苦力]

3.时间线(在找黑灼石)

[对不起,对不起,我昨天一时生气,把你俩打了一顿,还让你们用骑刃王来垦泥,我会补偿你们的]说完后,便跑了出来。

[我一定要补偿他们,要不去找黑灼石吧,爷爷曾说过,这种东西对骑刃王很好,留下一张纸条吧]

[不好了,爷爷,星仔哥,他去了黑灼石山]

[什么,快准备一下快走]

[什么,赤焰七星,他去了黑灼石山,我俩也去]

过了一会儿

等大家赶到时,发现大量蛤蟆兽各自缩成一团,其中蛤蟆王向星仔说,

[我的小姑奶奶,我给,我给,您别再来我们这了,可以吗?]

[赤焰七星,他干了什么,让它们这么怕他。]

[也就是,有一次,星仔他一不小心迷了路,走到了它们洞内,它们一不小心弄坏了,星仔妈妈送他的礼物,后面的不用我解释了吧]

[⋯⋯]

[而且,我们这么急过来,是怕星仔,他大开杀戒]

zhou星星

迟到了很多年的老年糖,刚入坑,不知道还有小仙女看吗😭😭文笔渣,请轻喷😙灵感当然是来源于彩蛋啦~~

迟到了很多年的老年糖,刚入坑,不知道还有小仙女看吗😭😭文笔渣,请轻喷😙灵感当然是来源于彩蛋啦~~

bookbaigeiorg

《火影之妖帝》全集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3056
  • 文件大小:1.14 MB
  • 书籍类型:Epub+Txt
  • 发布日期:2008-12-02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星仔
  • 书籍等级:
  • 他是四代的好朋友
    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看他如何改变火影的世界

  • 下载地址:https://dianshiju2.ctfile.com/fs/9025598-204753640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3056
  • 文件大小:1.14 MB
  • 书籍类型:Epub+Txt
  • 发布日期:2008-12-02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星仔
  • 书籍等级:
  • 他是四代的好朋友
    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看他如何改变火影的世界

  • 下载地址:https://dianshiju2.ctfile.com/fs/9025598-204753640
  • 一只✨
    先忽略扎心的话和Q弹的脸。_(...

    先忽略扎心的话和Q弹的脸。
    _(:з」∠)_求问图片出处

    先忽略扎心的话和Q弹的脸。
    _(:з」∠)_求问图片出处

    dshuanger

    周星驰的水仙 3.0

    突 如 其 来 的 3.0

    这 是 由 经 典 台 独 家 播 出 的

    第 一 届 周 星 星 花 式  桌 球 赛

    分 为 两 两 对 抗PK 赛

    第一组:阿 星 X 恭 仔


    第 二 组:星 仔 X 周 小 龙...

    突 如 其 来 的 3.0

    这 是 由 经 典 台 独 家 播 出 的

    第 一 届 周 星 星 花 式  桌 球 赛

    分 为 两 两 对 抗PK 赛

    第一组:阿 星 X 恭 仔



    第 二 组:星 仔 X 周 小 龙


    问 题:

    最 终 谁 会 胜 出???

    这 是 一 个 不 会 有 第 二 届 比 赛 的 桌 球 赛

    谢 谢。

    一只✨
    我还是放出来了...食神星 X...

    我还是放出来了...
    食神星 X 猪肉佬

    立图为证: 灵魂画手第一步

    我还是放出来了...
    食神星 X 猪肉佬

    立图为证: 灵魂画手第一步

    一只✨

    克星


    12.

    流水账日记体

    星期三 

    天晴

    晨早起床,腰还觉酸软,又赖多咗个把钟,下次记牢要节制,毕竟体力不比往前。

    同制片人约好差些迟到,這样不好。未够时间用早饭,肚好饿,经中餐已补回,三杯鸡十分好味,问得关键是冷水下锅,鸡肉不要过油。

    午觉时又因腿抽筋被痛醒,徐在公司画图不得空帮我揉,都是要自己学会方好,抑或叫佢拎图返屋企做。

    下午的采访又是那些问题,胜在形式自问自答,令人不觉无趣。因而我做的喜剧也要加些变化,旧的元素也需多再包装。

    饭后散步时又和他倾谈许多,我自觉已离不开此人,一个人寂寞太久就会轻易同人交心,我不知这是否可算一件好事。

    望今夜同样好眠。

    备...


    12.

    流水账日记体

    星期三 

    天晴

    晨早起床,腰还觉酸软,又赖多咗个把钟,下次记牢要节制,毕竟体力不比往前。

    同制片人约好差些迟到,這样不好。未够时间用早饭,肚好饿,经中餐已补回,三杯鸡十分好味,问得关键是冷水下锅,鸡肉不要过油。

    午觉时又因腿抽筋被痛醒,徐在公司画图不得空帮我揉,都是要自己学会方好,抑或叫佢拎图返屋企做。

    下午的采访又是那些问题,胜在形式自问自答,令人不觉无趣。因而我做的喜剧也要加些变化,旧的元素也需多再包装。

    饭后散步时又和他倾谈许多,我自觉已离不开此人,一个人寂寞太久就会轻易同人交心,我不知这是否可算一件好事。

    望今夜同样好眠。

    备注:

    明天记得要助理约谈苹果节目组策划人。”

    周先生顿了顿笔,觉得还差一句。

    徐克从床上半坐起身,把裹着被子咬笔头的人揽入怀,亲了亲额头。

    “很夜了,睡吧。”

    一个晚安吻。

    末了在文后又添一句,

    “今晚要给他也回一个。”

    合本,盖笔,熄灯。

    躺进被窝的周先生很快就被圈了起来,他借月光用眼睛描摹着枕边人半脸的轮廓,等待许久的唇最后只轻轻落在鬓角,像只跃过墙头滑入黑夜的猫。

    “我睡了”

    祝好梦

    吸星大法

    相逢一炮泯恩仇

    地址已更新

    lo主疯了,带着我圈飞升了,

    一百多块的车,统统不要钱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48454

    http://wx3.sinaimg.cn/mw690/eaacfac5ly1flrcf8m6kbj20c838w78v.jpg

    地址已更新

    lo主疯了,带着我圈飞升了,

    一百多块的车,统统不要钱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48454

    http://wx3.sinaimg.cn/mw690/eaacfac5ly1flrcf8m6kbj20c838w78v.jpg

    一只✨
    比心 @圆脸超人 @dshua...

    比心  @圆脸超人  @dshuanger

    不管了…假装就是熊耳朵

    比心  @圆脸超人  @dshuanger

    不管了…假装就是熊耳朵

    一只✨

    好吧…我果然记错了

    为什么我印象里这个帽子是有熊耳朵的啊

    QAQ

    好吧…我果然记错了

    为什么我印象里这个帽子是有熊耳朵的啊

    QAQ

    一只✨

    克星

    NO.11日常小段子

    初春/某访谈间/第N个问题

    徐克:“在片场的时候,我和周…导?周…总?唔…周…”

    一旁碎碎念的星星:

    “周生…周生…周生”

    徐克:“喔,周生”

    第好多次的提醒称呼问题的周先生表示很想翻桌子,严重怀疑自己当初怎么会找来这么个疑似有记忆缺陷的老头子来执导。

    可能是…性价比高吧

    星星默默的掐指算了算徐 · 导演 · 打光师 · 舞蹈老师 · 工作狂 · 克的工作时间、薪酬、伙食费觉得也不算太亏…

    但还是有点不开心,说不清是因为被叫错的烦躁还是因为对方没把自己话放在心上的郁闷。

    于是整个专访...

    NO.11日常小段子

    初春/某访谈间/第N个问题

    徐克:“在片场的时候,我和周…导?周…总?唔…周…”

    一旁碎碎念的星星:

    “周生…周生…周生”

    徐克:“喔,周生”

    第好多次的提醒称呼问题的周先生表示很想翻桌子,严重怀疑自己当初怎么会找来这么个疑似有记忆缺陷的老头子来执导。

    可能是…性价比高吧

    星星默默的掐指算了算徐 · 导演 · 打光师 · 舞蹈老师 · 工作狂 · 克的工作时间、薪酬、伙食费觉得也不算太亏…

    但还是有点不开心,说不清是因为被叫错的烦躁还是因为对方没把自己话放在心上的郁闷。

    于是整个专访在星星思绪万千仰头望天中结束了。

    可是回来的路上周生突然想起记性负值的徐导要是心血来潮把场记也兼了怎么办…

    考虑良久他决定还是要抢救一下自己的电影,反复斟酌了一下语句:

    “今天的访谈好有趣喔”

    “是吗,你好似都没说几句话”

    “…我觉得主持人提的第三个问题很好玩你还记不记得怎么说的啊”

    “他问你为什么总是戴帽子你说因为天太冷”

    【星星:(╯‵□′)╯︵┻━┻】

    “唔…我觉得主持人的鞋子蛮舒服的你还记得是什么吗”

    “灰色的NB990系列应该”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记得你看了它快十次”

    (当然要特地搜一搜以后才好买给你啊→徐)

    “那你为什么记不住要叫我周先生,周先生啊”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想啊!”

    徐怪停下步子,偏头凑到星星耳边,把他帽子侧沿的碎发全数拢到耳后,低声道:

    “因为比起先生…我更想叫夫人呀”

    撩完退开一步的徐导眯着眼看那露出的耳朵一点点晕上粉色,暗戳戳的在待买清单上又加了一条:
     

      “有兔耳朵的帽子×1”

    一只✨

    食神前传(二)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写些什么鬼??

    (我可能是条假的咸鱼了)

    …………迷茫的分割线………

    阿星愣住了。

    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古怪的男人擅作主张的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用手指在他锁骨内窝画了个圈,指尖挑起了阿星适才扔抹布时溅起的一点泡沫。

    阿星本想在他凑上来的那刻就躲开,却好似被凝住的空气阻制了步伐,只有颈处的空气在流转,是对方平缓而微凉的气息,接着指尖轻触锁骨,像半融的冰在肌肤上游走。

    奇怪的是他反倒觉得寒意都消散了。

    “你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阿星有些不知所措的恼怒。

    男人却一如既往的沉稳,举着手指坐了过去,一边用桌上的餐巾纸擦手一边解释道:

    “刚才有只缺门牙的小鬼趴...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写些什么鬼??

    (我可能是条假的咸鱼了)

    …………迷茫的分割线………

    阿星愣住了。

    另一个原因是这个古怪的男人擅作主张的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用手指在他锁骨内窝画了个圈,指尖挑起了阿星适才扔抹布时溅起的一点泡沫。

    阿星本想在他凑上来的那刻就躲开,却好似被凝住的空气阻制了步伐,只有颈处的空气在流转,是对方平缓而微凉的气息,接着指尖轻触锁骨,像半融的冰在肌肤上游走。

    奇怪的是他反倒觉得寒意都消散了。

    “你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阿星有些不知所措的恼怒。

    男人却一如既往的沉稳,举着手指坐了过去,一边用桌上的餐巾纸擦手一边解释道:

    “刚才有只缺门牙的小鬼趴在你背上”

    “他为什么要趴我背上,不对,怎么可能会有鬼!”

    尽管如此,阿星还是条件反射的回了头,又迅速的把头扭了回来,一边为自己回头看鬼的行为后怕,旋即又唾弃自己居然相信一个神经病的说辞。

    内心活动的激烈碰撞让他一脸复杂的望向那个男人。

    “它趴你背上比较方便戳泡泡玩啊”

    “戳…泡泡?”

    阿星莫名被男人自带的强大说服力带进了话题。

    “小鬼最喜欢玩戳泡泡的游戏了,刚才那只就在戳你脖颈上的。现在厨房里肯定有很多只围着洗碗池在玩。”

    “没…没可能吧”

    男人并没有因为阿星的怀疑而不满,仍旧耐心的解释:

    “所以洗洁精带出的那些泡沫才会一个个的消失啊,而且洗过碗的水看起来脏浊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因为那帮小鬼围成圈圈探头在戳,你们又只能看到一团黑雾。不过成熟点的鬼都不屑于玩这个,他们比较喜……”

    “不许动!!”

    阿星正一脸呆滞的听着男人若有其事的论调,却被突然闯进餐馆的一伙壮汉打断,他们正朝自己的方向冲过来。

    “可以沟通,我叫Leon”

    男人迅速戴上墨镜,站起身来,张开双臂任由几个穿着精神病院护工服的大汉扯着胳膊把他拖走,期间还称职的发出几声敷衍的“哎呀”叫喊。

    阿星正在消化着眼前的现实,那个男人却又跑了回来,把遗落在地上的花和皮箱都抱上,站在阿星面前一本正经的告别:

    “很高兴认识你,阿星”

    接着刚才被拖走的场景再一次上演,只是这次他温柔地摸着手里的花,懒得发出惨叫。

    阿星望着男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却被闻声而来老板拍在屁股上的一掌吓得松开了手中的点单本。

    正当他半跪着俯身去捡滑到桌底的本子时,店老板的手已贴上了他的背,顺着脊梁朝下游走安慰,居高临下的声音悠悠响起:

    “星仔啊,别怕,我就是来提醒一下16号桌叫你过去点单”

    “知道了老板”

    阿星扭动着想摆脱后背那穿透薄薄衣料的、炙热而虚伪的关怀,强忍着黏腻的抚摸,抓到本子就立马站起身,跟老板点点头就跑开。

    待外头没那么忙时阿星又被赶回了后厨,沉着脸望向仍保持原样的洗碗盆和……边缘上一个个消失的泡泡跟污浊一片的水。

    “…丟!”

    阿星甩甩头想把脑中的小鬼具象都抛散,认命的从污水
    中掏出抹布速战速决。

    夜已深,店里的喧闹声逐渐沉入地面,客人三三两两带着酒气结伴离去。阿星走到角落脱下身上那件沾满了油烟水渍的工作服,恰听到店里的李厨悄声教授自家侄子:

    “知道为什么阿叔的红烧鱼比其他人做的香吗,其实就只要一步,就是在起锅时放多…”

    阿星身影的出现让两人对话戛然而止,李厨平日里烟抽得就凶,收了工更肆无忌惮,此刻杂物间里烟雾缭绕,双方的面容神情在这昏暗的灯光下藏得极深,徒留一双满怀戒备的眼仍在不甘的审视。

    “收工啦还没走啊?”

    “是啊,老板说要发工资,叫我等会,李师傅,给脸赏支烟呗”

    阿星换上了无赖谄媚的痞笑,一副不求上进的模样似乎使李厨安了心,他让一旁的侄子掏出廉价些的烟扔向阿星。

    “阿星,要好好做啊,不然到时烟都买不起噶”

    抛来的烟划破弥漫着的烟雾,短暂的打破了空气里虚无的隔阂,阿星其实有些感谢这一片昏黄朦胧,让他不至于看清对方脸上的若影若现的鄙夷。

    “多谢师傅指点啦”

    阿星把烟挂在耳朵上吊儿郎当的告别李厨走至前台。

    老板笑眯眯的看向他,眼神从鼻间的墨痣一路下扫在下体绕了个圈,最后停在了腰腹。

    “星仔最近瘦了很多,做不过来就同我讲一声啊”

    “我年轻嘛,做多点不要紧的”

    阿星在近似舔舐的目光下有些局促的扯了扯领口

    老板把工资递给阿星,又加上三张一百。

    “本来想给多点的,不过你有些地方做的还未够好啊,不如搬到店里睡,可以再帮你加点工资”

    “不用啦,我住的地方也不远,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喔?住哪里啊?我下次过去看望一下”

    阿星终于缓缓的把自己的手从老板的厚实汗重的掌心中抽离,把钱揣入口袋,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挥挥手:

    “我先回家啦,明天再告诉你吧”

    绕过门口堆放的杂物,回到自己租房的阿星只觉得这一日的风尘疲倦都在开门的那刻铺天盖地的涌来。

    他没有开灯,摸索回房,只想让自己就这样瘫在床上被黑暗一口一口的咀嚼吞食消化。他其实厌倦这灯红酒绿、绚丽得有些恶毒的世界。

    闭了眼,黑与白的残影交织出一个男人的脸。

    他说他叫Leo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