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运里的错

1775浏览    191参与
任你双飞

只能对爱你和你爱的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哦

只能对爱你和你爱的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哦

光翳

“你不能选择你在世上是否受伤害,但你能选择让谁伤害你,我喜欢我的选择”

“你不能选择你在世上是否受伤害,但你能选择让谁伤害你,我喜欢我的选择”

Purpose
“我把致命的东西放在嘴边,却不...

“我把致命的东西放在嘴边,却不给它杀死我的能力。”-《星运里的错》

“我把致命的东西放在嘴边,却不给它杀死我的能力。”-《星运里的错》

七零八落

想把这个惊喜分享给所有人。

最近月考放英语听力,很惊喜有一题是《星运里的错》的台词,关于奥古斯塔斯想被记住的那一段,在时髦骨骸那里。当时看到题不由自主想到了两个人,因为刚刚读完《无比美妙的痛苦》。而当听到“格斯”的时候,兴奋地边笑边红了眼眶。

那一刻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生命是由无数的机缘巧合构成的”这一事实。如同海蓁邂逅格斯,我邂逅《无比》。这些巧合会带来惊喜,也会带来感动。

非常高兴能和这本书邂逅,能和这样一个含泪微笑的爱情故事邂逅。

想把这个惊喜分享给所有人。

最近月考放英语听力,很惊喜有一题是《星运里的错》的台词,关于奥古斯塔斯想被记住的那一段,在时髦骨骸那里。当时看到题不由自主想到了两个人,因为刚刚读完《无比美妙的痛苦》。而当听到“格斯”的时候,兴奋地边笑边红了眼眶。

那一刻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生命是由无数的机缘巧合构成的”这一事实。如同海蓁邂逅格斯,我邂逅《无比》。这些巧合会带来惊喜,也会带来感动。

非常高兴能和这本书邂逅,能和这样一个含泪微笑的爱情故事邂逅。

任你双飞

The Fault in Our Stars

无比美妙的痛苦

The Fault in Our Stars

无比美妙的痛苦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这章欢迎大家带入对火锅蜜汁痴迷的居老师。

——————————————————————

决定了留下这个孩子,沈巍就开启了认认真真的准奶爸模式,那真是把赵云澜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天周末,沈巍赵云澜窝在家里看电视,赵云澜满打满算已经三个月了,肚子微微显怀,捧着肚子一边摸着,一边吐槽着电视剧里的沙雕剧情。

沈巍应着他,往他嘴里喂榴莲,人家都说怀孕的人,不是喜欢吃酸的,就是喜欢吃辣的,作为昆仑君的赵云澜和他们都不一样,他嗜臭。

臭豆腐,毛豆腐,臭鳜鱼,榴莲什么臭他吃什么,那味道和曾经赵云澜的冰箱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导致他们那房子里的神奇气味简直就是绕梁三尺挥之不去啊。

沈巍...

这章欢迎大家带入对火锅蜜汁痴迷的居老师。

——————————————————————

决定了留下这个孩子,沈巍就开启了认认真真的准奶爸模式,那真是把赵云澜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天周末,沈巍赵云澜窝在家里看电视,赵云澜满打满算已经三个月了,肚子微微显怀,捧着肚子一边摸着,一边吐槽着电视剧里的沙雕剧情。

沈巍应着他,往他嘴里喂榴莲,人家都说怀孕的人,不是喜欢吃酸的,就是喜欢吃辣的,作为昆仑君的赵云澜和他们都不一样,他嗜臭。

臭豆腐,毛豆腐,臭鳜鱼,榴莲什么臭他吃什么,那味道和曾经赵云澜的冰箱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导致他们那房子里的神奇气味简直就是绕梁三尺挥之不去啊。

沈巍曾经是极其排斥这样的味道的,现在已经能很淡然的接受这种味道了。

"云澜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沈巍给他喂完了榴莲,刷了碗,又喷了空气清新剂才有了一丝得以喘息的空间。

赵云澜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火锅吧。叫上特调处那群人一起吧。"

说完了很久,沈巍都没有出声,赵云澜很奇怪,转过头看着他。

就看到沈巍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媳妇,怎么了。"赵云澜彻底懵了,沈巍这是怎么了。

就看见沈巍抓了抓自己的后脖颈,不好意思的问"云澜,火锅是什么东西?"

赵云澜这才意识到,沈巍呆在人间也没有几年,加上两个人在一起没吃过火锅,最多吃过烧烤,所以沈巍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赵云澜想了一会儿,才回答他"就是用锅煮东西吃。你叫上祝红等会儿一起去市场吧,她知道。"

一叫吃饭,特调处全员瞬间到齐,最后兵分三路,祝红沈巍去买菜,小郭老楚去买肉,其他人留在家里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凭什么不让他出去,他都怀孕三个月了早都过了危险期了。

但是抗议无效,没人搭理他,他就一个人窝在角落里,谁也不理。

去菜场的路上,祝红几次开了口,却又不好意思说,最后深吸一口气,还是鼓起勇气开了口。

"沈教授,上次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听赵云澜的话,帮他瞒着你。"

沈巍笑了一下,还是他的风格,温润如玉"没事,不打紧,根本不怪你,就是云澜他自己的事,你不用替他背锅。‘’

祝红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一群人很快在赵云澜家集了合,该洗菜的洗菜,改切肉的切肉。

赵云澜看着拿着块榴莲,倚着厨房门框,看着他们干活,不时还吱声指挥几句。

林静看着他手里的榴莲,抬手捂住了鼻子‘我说我总觉得你家一股臭味呢,我了个天,你得吃了多少榴莲才能出这味啊。’

然后看着沈巍"沈教授,他这样荼毒你,你也不管管。"

沈巍笑得温和"书上说吃榴莲对孩子好,再说了云澜开心我就开心。"

一群人哀嚎一声,认命的干了这碗狗粮,该干嘛干嘛。

终于吃上饭,赵云澜拿着筷子虎视眈眈的看着锅里的牛肉的时候,就看到一双筷子嗖的一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带走了那块牛肉。

赵云澜抬头一看身旁的沈巍冲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就冲着那个笑容,赵云澜瞬间就原谅了他。还往他碗里多夹了几块。

"没事,媳妇,你吃,有的是呢。"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所有人的世界观崩塌了,他们甚至开始怀疑,怀孕的人到底谁,本该吃的最多的赵云澜,没吃多少,一个劲给沈巍夹菜,吃饭一向斯文的沈巍,筷子隔几秒钟就出现在火锅里,不是带走了一块肉,就是一块藕片。

吃倒是没什么,但是沈教授你能不能不要吃那么快啊,我们也想吃啊。

以上是特调处全体人员的心声。

赵云澜很开心,他终于和沈巍发展了一个共同爱好。

可是总有例外。

"媳妇,今天吃什么。"

"火锅怎么样?"

"啊?还吃火锅啊。"
——————————————————————
卑微祈求大家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沈巍慌了,甚至忘了自己是斩魂使,可以直接穿过去,狼狈的一路小跑到了特调处。

却发现特调处内空无一人,转身又往外跑。

前两天的龙城一直是小雨绵绵,空气里都是潮湿的气息,沈巍觉得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把自己的呼吸都扼住了,他的皮鞋上还粘着新鲜的泥土,一向最顾忌仪容仪表的沈教授此时什么都顾不得了。

赵云澜,我最深爱的人,拯救我从地狱来到天堂的天使,我有生之年用我的全部爱着的人,我丢了你无数次,这次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斩魂使暴虐的气息在赵云澜三个字的安抚下逐渐冷静了下来,龙城医院,赵云澜在龙城医院,感知到赵云澜气息的沈巍,几乎是一刻都等不了,直奔龙城医院。

龙城医院内,祝红蹲在地上,哭的上气不...

沈巍慌了,甚至忘了自己是斩魂使,可以直接穿过去,狼狈的一路小跑到了特调处。

却发现特调处内空无一人,转身又往外跑。

前两天的龙城一直是小雨绵绵,空气里都是潮湿的气息,沈巍觉得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把自己的呼吸都扼住了,他的皮鞋上还粘着新鲜的泥土,一向最顾忌仪容仪表的沈教授此时什么都顾不得了。

赵云澜,我最深爱的人,拯救我从地狱来到天堂的天使,我有生之年用我的全部爱着的人,我丢了你无数次,这次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斩魂使暴虐的气息在赵云澜三个字的安抚下逐渐冷静了下来,龙城医院,赵云澜在龙城医院,感知到赵云澜气息的沈巍,几乎是一刻都等不了,直奔龙城医院。

龙城医院内,祝红蹲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里后悔的要死,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沈巍,为什么要听赵云澜的话,为什么要替他瞒着。

特调处的人都没有出声,其实这事真的不怪祝红,他们也想吐槽,赵云澜脑子里是装浆糊了吗?怀孕这么大的事就算不告诉沈巍,跟他们知会一声不行吗?

“医生怎么样?”大庆看到医生出来,赶紧凑了上去,周围人一看医生出来,也急忙靠了过去,祝红也抬起头,眼里的血丝红的要命。

医生先是不客气的把所有人骂了一顿,所有人都没出声小心翼翼的低着头,医生见这情况,叹了一口气才说“幸亏送来及时,没有流产,但是有先兆性流产的迹象,还是不能大意。你们可以进病房看看他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大庆不断地拍着自己胸脯,安抚自己被吓到的小心脏,林静双手合十,嘴里一直嘟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沈巍在医生骂人的时候就到了,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没敢上前,一群人围着医生没发现他在。

等医生说可以进去看赵云澜的时候第一个冲了进去,所有人都有些懵,沈巍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赵云澜慢慢转型,一睁眼看到的就是眼眶通红,满头大汗的沈巍紧紧地攥住他的手,赵云澜瞬间就想起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手摸上自己的小腹“孩子呢?孩子还在不在。”

沈巍只是咬着下唇不说话,大庆见状赶紧冲上去“在呢,在呢,人家孩子皮实着呢,没有事,大夫说以后注意些就行。”

“你们出去,我跟沈巍说会话。”一听孩子没事,不过几分钟赵云澜就恢复了人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

人出去,门一关,赵云澜就绷不住了,他拉着沈巍的手,眼底猩红一片,沈巍说了来医院的第一句话。

“赵云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沈巍能不能留下他。”赵云澜不答反问。

沈巍没有说话,赵云澜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下去,“沈巍。能不能留下他,我知道我的体质不适合怀孕,但不是不能,沈巍我求你了,我们留下他好不好,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一直想有一个笑起来和你一样好看的女儿,我们留下他,好不好,沈巍我求你了,我们不能没有她。”

赵云澜的语气越来越卑微,一字一句都在告诉沈巍,赵云澜在乞求他,他想留下这个由两个人的骨血孕育的生命,他何尝不想留下他,他们一起看着他长大,看着她笑,看着她找到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他们一起刁难那个人,然后在她嗔怪的眉眼里,笑哈哈的把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交给另一个人。

可是他不能那么自私,赵云澜的身体不一定能承受住分娩时另一股神力带来的冲击,他已经失去过他很多次了,已经弄丢过他很多次了,他不能在没有他了,他已经习惯有赵云澜的生活,而习惯真的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

但是看着赵云澜的眼神,他真的没办法拒绝他,于是他下了人生中最重要最对也最没有让他后悔的决定,

沈巍回握住赵云澜的手“好。云澜,我们留下他。”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第二天一早,赵云澜照例赖着床等沈巍叫他起来,这是很久以前他就和沈巍一起养成的默契,沈巍每天早上,做好早饭,负责叫他起床,赵云澜送他上班,下班后,赵云澜在学校门口等他,两个人一起回家,准备晚饭。

“云澜,起床了。”沈巍轻轻晃着他,“再晚点就赶不上了。”

“我就再睡五分钟。”

赵云澜卷着被子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沈巍无奈的看着床上那一团,一边在心里掐着时间,五分钟后叫他起床。

时间还不到一分半,赵云澜自己爬了起来,直接奔向洗手间,还不忘带上门。

沈巍直接就慌了,敲着卫生间的门,“云澜?云澜?怎么了?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

“我没事。”压下胃里泛出的恶心感,赵云澜也有些害怕,他好歹也是...

第二天一早,赵云澜照例赖着床等沈巍叫他起来,这是很久以前他就和沈巍一起养成的默契,沈巍每天早上,做好早饭,负责叫他起床,赵云澜送他上班,下班后,赵云澜在学校门口等他,两个人一起回家,准备晚饭。

“云澜,起床了。”沈巍轻轻晃着他,“再晚点就赶不上了。”

“我就再睡五分钟。”

赵云澜卷着被子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沈巍无奈的看着床上那一团,一边在心里掐着时间,五分钟后叫他起床。

时间还不到一分半,赵云澜自己爬了起来,直接奔向洗手间,还不忘带上门。

沈巍直接就慌了,敲着卫生间的门,“云澜?云澜?怎么了?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

“我没事。”压下胃里泛出的恶心感,赵云澜也有些害怕,他好歹也是第一次怀孕,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到底是好是坏,心里暗自琢磨,自己是不是应该再背着所有人去趟医院问问大夫。

即使已经有了决定,赵云澜还是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解释“我没事,就是人有三急而已,媳妇,你不用等我,先吃吧”

沈巍还是有点担心“云澜?真的没事吗?”

“没事,没事,放心吧,巍巍,你先吃。”

等到赵云澜真的活蹦乱跳的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沈巍才稍微松了口气。

明明就是怀个孕,为什么非有搞成谍战剧,赵云澜也想不明白,但是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就是心里很恐慌。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预感好像是对的。

到了特调处,赵云澜还没等坐下,就被祝红拉到了一个角落

“干嘛?”赵云澜有些发懵“一大早上的祝红你绑架啊。”

“什么啊。”祝红着实被赵云澜的脑回路折服了,怀孕的人脑回路都那么奇怪吗?祝红决定不和赵云澜一般见识“我敢绑架你?我要是把你绑架了,沈教授还不弄死我,再说了,我打的过你吗?还绑架你,昆仑君同志,您就是怀了孕,战斗力也要比我高吧。”

赵云澜得意的大笑,祝红站在一旁,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在心里诽腹,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

“脑子进水了,一定是脑子进水了”几乎就是瞬间,祝红就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说吧,找我什么事。”赵云澜拍了拍祝红的肩膀“看在你那么识相的份上,大爷我今天满足你一个愿望。”

祝红想起昨晚那个令人惊悚的电话,下定了决心,今天一定要劝赵云澜和沈巍说实话,要不然自己小命不保是迟早的事,昆仑君和斩魂使相比还是斩魂使更恐怖一点。

“老赵,昨晚沈教授给我打电话了。”祝红终于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赵云澜的眼神几乎是瞬间就变得危险了起来,“你告诉他我怀孕的事了。”

“没有,没有。”祝红摆了摆手,“我还是一口咬定你胃疼,不过显然他不信,要我说你还是说实话吧,你这么瞒着也不是回事,你不能总瞒着吧。”

接下来祝红说了什么,赵云澜什么也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沈巍他那么聪明他一定猜到了,他要是不让自己留下这个孩子怎么办,他的体质是不适合孕育生命,但是那并不代表他不能,他在自己身体里才呆了不到一个月,真的不能留下他吗?

想到这,赵云澜瞬间觉得天旋地转,似乎有什么液体从腿间流出,站在他身旁的祝红使劲摇晃着他“老赵你怎么了,老赵你别吓唬我,老赵,老楚,老楚快送赵云澜去医院,快。”

鲜红的血在白色的地板上逐渐凝固,显得特别的触目惊心,赵云澜几乎是硬撑着抓住了祝红的胳膊,“别告诉沈巍。”

祝红这次没有听他的话,直接拨通了沈巍的电话,泪水一滴一滴的砸在地板上“沈教授,我是祝红,对不起,对不起”

沈巍当时在上课,本来是打算挂电话的,余光瞅到是祝红的电话,也有些慌,他的课表特调处人手一份,祝红是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在上课的,不会贸然给自己打电话,而这个时候他给自己打电话只有一种可能,赵云澜出事了。

想到这个,沈巍的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了,他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拿起电话冲出了教室,留下一群学生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果不其然,一接起电话,就听见电话那头祝红的哭腔,沈巍深吸一口气,强逼着自己开口问“祝红,出什么事了。”

没人知道,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沈巍下了多大的决心,曾经的赵云澜是沈巍怎么也说不出口的爱,好在上天眷顾,他还能有拥有他的机会,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只有他赵云澜有那个资格能值得沈巍抛下一切,值得沈巍那一句“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点,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祝红说的断断续续,没有章法,可沈巍却是懂了的,五脏六腑就跟让人撕碎了一样,疼的他喘不过气。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云澜。”看着赵云澜在那里愣神,沈巍轻声叫了他一句,“不舒服吗?”

“啊,没有没有,就是有点困了”赵云澜迅速回神,脑子极快的编了个理由。

沈巍看出来有点不对劲,但是没说出口,只是说了句“那快睡,明天还得上班,我去给你热杯牛奶,喝了定定神,然后老老实实睡觉。”

赵云澜看着沈巍熟练的打开冰箱拿出牛奶,送进微波炉,有一瞬间突然觉得,沈巍以后一定是一个好爸爸,手也不自觉的放上小腹摩挲着。

“宝宝,你说爹地应不应该告诉爸爸啊”

“云澜,你自言自语什么呢?”沈巍刚出厨房,一时间没听清赵云澜说什么,嘴上问着,还不忘把牛奶递给赵云澜。

赵云澜扯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啊,我说,大庆这个肥猫崽子,又把沙发划得一道一道的,等我...



“云澜。”看着赵云澜在那里愣神,沈巍轻声叫了他一句,“不舒服吗?”

“啊,没有没有,就是有点困了”赵云澜迅速回神,脑子极快的编了个理由。

沈巍看出来有点不对劲,但是没说出口,只是说了句“那快睡,明天还得上班,我去给你热杯牛奶,喝了定定神,然后老老实实睡觉。”

赵云澜看着沈巍熟练的打开冰箱拿出牛奶,送进微波炉,有一瞬间突然觉得,沈巍以后一定是一个好爸爸,手也不自觉的放上小腹摩挲着。

“宝宝,你说爹地应不应该告诉爸爸啊”

“云澜,你自言自语什么呢?”沈巍刚出厨房,一时间没听清赵云澜说什么,嘴上问着,还不忘把牛奶递给赵云澜。

赵云澜扯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啊,我说,大庆这个肥猫崽子,又把沙发划得一道一道的,等我收拾他。”

躺在阳台舔着毛,享受着夕阳暖暖照在身上的大庆,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还不忘吐槽“肯定是赵云澜背后骂自己。”

沈巍知道他肯定说的不是这个,没拆穿他,“你收拾大庆做什么,它又不是故意的”

赵云澜一口气把那杯牛奶喝进了肚,奶渍留在嘴上,看起来倒是像一只乖顺的猫。

没等沈巍反应过来,赵云澜就迅速贴上了他的唇,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牛奶味的吻。

“晚安吻。”赵云澜冲沈巍抛了个媚眼,大步悠悠的走进了卧室。

留着沈巍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有些懵,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好容易回过神来,轻着脚步走进卧室,沈巍站在那没动,定定的看了一会儿赵云澜。

赵云澜已经睡熟了,呼吸均匀,身材倒是有些纤瘦,看的沈巍有些心疼,暗骂自己没有照顾好他,神色颇为凝重,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

沈巍面对着落地窗,看着外面的景色,玻璃里倒映出他的身影,俊郎挺拔,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喂,祝红,我是沈巍”

祝红一点也不奇怪沈巍会打电话给自己,却还是装作意想不到的样子“沈教授,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吗?”

沈巍无视她的四两拨千斤,单刀直入“麻烦祝小姐,和沈某说句实话,云澜他到底是怎么了。”

连称呼都变了,祝红知道沈巍是真的急了,但是没办法她答应了赵云澜不能说,斟酌一下,才开口“老赵没事就是胃疼,老毛病了,沈教授您比我清楚,大夫的意思最好是食补,他不让我告诉你,是怕你担心。”

这话说的极漂亮,但是也极其的假,沈巍心里也知道祝红是不会说实话的,事到如今赵云澜和祝红都一口咬定只是胃疼,他也不能继续追问下去,只好放弃,礼貌的回一句。

“这么晚了,打扰你了,祝红,晚安”

“晚安。”

称呼又变回了祝红,但祝红却觉得这一声叫的比叫她祝小姐还可怕,挂了电话,祝红坐在自家地毯上,冷汗津津,这沈教授啊不愧是斩魂使,段位不知道比鬼见愁高了多少,自己以后没事还是不要招惹他。

她也知道就自己那几句话,根本不足以打消沈巍的疑心,自己明天还是老老实实劝劝赵云澜说实话得了,真不知道,赵云澜的脑回路和正常人到底不一样在哪了?怀孕那么大的事,不告诉孩子他爸,到底是怎么想的,之后左右都是显怀,左右都得告诉沈巍,无非是时间早晚的区别,早一点晚一点真的有什么不同吗?

祝红用自己发达的蛇脑想了很久也还是没想明白,最后她放弃了,收拾收拾,洗洗睡了。

她睡着了,有人却睡不着,沈巍依旧站在落地窗前,眼神晦暗不明。

他也想不明白,赵云澜到底是有什么事非得瞒着自己,你要说赵云澜是胃疼,沈巍他打死也不信,赵云澜已经恢复了山圣的记忆和神力,是不会生病的,赵云澜和祝红找理由也不会找个好的,这么假的理由,他动动脑子就知道是假的,突然他脑子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却很快自己就否定了,不可能,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赵云澜肯定会告诉自己,不可能什么也不说,沈巍又站了一会儿,找了各种理由安慰自己,最后说服了自己,他也决定洗洗睡了,反正最后赵云澜肯定会告诉自己的,他等赵云澜告诉自己。

小心翼翼的回了房间,又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钻进去,床向下塌陷,赵云澜习惯的向那个方向靠过去,钻进那人的怀里。

沈巍抿嘴笑了一下,找了个赵云澜舒服的姿势,把他纳入自己怀中,看着他乖巧的姿势,小声说了一句。

“也就睡着的时候能消停点。”

又低头问了问他的额头,这才睡着。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沈巍”赵云澜又叫了他一声。

沈巍没理他,自己径直往前走,但是其实已经有些心软了,但还是强逼着自己不回头看他。

赵云澜心里暗叫不好,这下要哄好沈巍可就难了,正想法子怎么哄沈巍的时候,一种恶心的感觉泛了上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跑到卫生间去,动静大的惊动了特调处所有人。

沈巍一下子就慌了,赶紧跑过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云澜,云澜,你怎么了,胃不舒服吗?”

祝红是知道情况的,但是看赵云澜的反应那么大,也有些手足无措“老赵,老赵,你没事吧。”

沈巍上手就要打开门,赵云澜突然想起来,沈巍不知道自己怀孕这事,不能让他进来,瞬间提高了语调“别进来!”

沈巍一下子有些懵,赵云澜为什么不让自己进来。

赵云澜也发...

“沈巍”赵云澜又叫了他一声。

沈巍没理他,自己径直往前走,但是其实已经有些心软了,但还是强逼着自己不回头看他。

赵云澜心里暗叫不好,这下要哄好沈巍可就难了,正想法子怎么哄沈巍的时候,一种恶心的感觉泛了上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跑到卫生间去,动静大的惊动了特调处所有人。

沈巍一下子就慌了,赶紧跑过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云澜,云澜,你怎么了,胃不舒服吗?”

祝红是知道情况的,但是看赵云澜的反应那么大,也有些手足无措“老赵,老赵,你没事吧。”

沈巍上手就要打开门,赵云澜突然想起来,沈巍不知道自己怀孕这事,不能让他进来,瞬间提高了语调“别进来!”

沈巍一下子有些懵,赵云澜为什么不让自己进来。

赵云澜也发现了自己反应过激,随口扯了个慌“这里太脏了,小巍你就别进来了。”

沈巍不疑有他,老老实实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等赵云澜出来。

赵云澜冲了把脸,看着镜子里因为呕吐眼角泛红的自己,一瞬间有些失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但是他好像没有别的选择,既然没有其它路可走,他也没法后悔,重重的做了个深呼吸,换上往常一样嬉皮笑脸的笑容,走了出去。

“宝贝儿,你还生不生我气了。”赵云澜一只手搭上沈巍的肩,脑袋靠近沈巍的左耳说。

沈巍脸皮薄,一向经不起赵云澜的调戏,瞬间红色从脖子爬上了耳朵,强逼着自己硬着语气说“错哪了?”

赵云澜一看有门儿,知道沈巍八成是消气了,好声好气的像之前那样哄,“我错了,不该胃疼不告诉你,不该不注意自己的身体。”说完故作可怜巴巴的看着沈巍,特调处一众人都觉得此时的赵云澜没脸没皮,但是奈何鬼见愁声名在外,谁也不敢说出声,互相交换了眼神,在心里小声嘀咕。

这招赵云澜用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沈巍心里跟明镜似的,但是吧又不得不承认,他很吃这一套,本来还想板着脸在教训赵云澜几句,让他长长记性,但看他那可怜兮兮的样,教训的话到了嘴边,却愣是说不出口,但是样子还是要做出来,说了句“下不为例”在没说旁的。

“饿了吧,回家吃饭。”沈巍把赵云澜的外套递给他,看着他穿上,两个人愉快的把刚才那件事翻篇,手牵手回家了。

众人一看赵云澜走了,纷纷寻了由头遁了。唯独祝红一脸严肃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两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范围内。

和赵云澜一样,她也在质疑这样帮着赵云澜一起瞒着沈巍的行为对不对,他也犹豫过,但是最后他选择无条件相信赵云澜,她知道他有他的道理,她决定信他,可他如果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这么做。



赵云澜沈巍回了家,沈巍一如既往的赶赵云澜洗澡换衣服,自己钻进厨房,准备晚饭,平常他还会注意着赵云澜的口味,他口味重还偏油腻,看了赵云澜今天的情况,沈巍决定不由着他的性子来,只做些清粥小菜,给他暖暖胃。

赵云澜洗了澡出来,头发还滴着水,沈巍皱了皱眉头,“怎么不吹干,感冒了怎么办?”说完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去拿了吹风机给他吹干。

赵云澜今天理亏,无论沈巍做什么他都乖乖听话,哪怕没有肉,他也老老实实的把饭吃了,没说一句欠揍的话。

吃了饭,沈巍去洗澡,赵云澜一个人惆怅的窝在沙发里,他一早就知道,作为山圣昆仑君他的体质是不适合孕育一个新生命的,他清楚,沈巍比他还清楚,他之所以不告诉沈巍,就是因为他太了解沈巍了,沈巍把他当成自己的命。是绝对不会容许他出一点事的,这个孩子沈巍多半不会同意他留下,可是,可是,这是他赵云澜和沈巍的孩子,第一个孩子,他舍不得,他也不知道怎么和沈巍说。

“算了”能拖一天是一天,赵云澜心里想。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沈巍冲他笑了一下,有四下看了看,才开口问“云澜呢?”

祝红冲赵云澜办公室努了努嘴“睡着了,今儿去了医院,胃不太舒服,吃了药回来就睡了。”

去了医院。听了这话沈巍皱了皱眉想开口问问怎么回事儿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道了声谢,径直走进了赵云澜的办公室。

赵云澜窝在沙发里睡得正香,沙发太小,他整个人缩成一团活脱脱一个翻版大庆。

沈巍坐下,把他的头扶到自己腿上,想让他睡得舒服些,却不想惊醒了他,赵云澜揉了揉眼睛,看清来人说了句“媳妇儿,你来啦。”

他刚睡醒,声音懒懒的,勾的沈巍心里痒痒的,想低头轻吻他一下,没想到刚碰到赵云澜的双唇,就被他反客为主,两人呼吸相闻,空气里都是蜜糖的甜腻味儿。

“宝贝儿怎么今天那么主动,”...

沈巍冲他笑了一下,有四下看了看,才开口问“云澜呢?”

祝红冲赵云澜办公室努了努嘴“睡着了,今儿去了医院,胃不太舒服,吃了药回来就睡了。”

去了医院。听了这话沈巍皱了皱眉想开口问问怎么回事儿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道了声谢,径直走进了赵云澜的办公室。

赵云澜窝在沙发里睡得正香,沙发太小,他整个人缩成一团活脱脱一个翻版大庆。

沈巍坐下,把他的头扶到自己腿上,想让他睡得舒服些,却不想惊醒了他,赵云澜揉了揉眼睛,看清来人说了句“媳妇儿,你来啦。”

他刚睡醒,声音懒懒的,勾的沈巍心里痒痒的,想低头轻吻他一下,没想到刚碰到赵云澜的双唇,就被他反客为主,两人呼吸相闻,空气里都是蜜糖的甜腻味儿。

“宝贝儿怎么今天那么主动,”一吻结束,沈巍还保持着低头的动作,赵云澜抵着他的头,不正经的调戏他。

沈巍的段位到底不及赵云澜听了这话,当下就红了脸,没回话。

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要干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赵云澜。

“今天去医院了?”

“谁告诉你的?”赵云澜心里警铃大作。

“祝红说的,他说你今天胃疼去了医院。”

听了这话,赵云澜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暗骂祝红是个叛徒。手却不自觉的覆上自己的小腹,想了好久才找出了解释的理由。

“啊,没事儿,就是今天胃有点儿疼。医生说没什么大事,还是老毛病。”

沈巍没说话,径直走了出去。赵云澜知道他这是生气了,赶紧追了出去。

一边跟着他一边说着软话。“我这不是怕你担心才没告诉你嘛,没事儿的,沈巍你看看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今天有点少,大家将就看,今天有点事情,明天尽量多更。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大夫,您确定没看错?”赵云澜心里五味杂陈,却依然不死心的问道。

“没看错,赵先生您已确定开始妊娠一个半月了,这个孩子您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终止妊娠,不过我建议这毕竟是一条生命,我们谁都不能。”

“我知道”赵云澜打断了医生的话,“我得回去和我爱人商量一下,麻烦你了,大夫。”

“应该的,如果您决定留下这个孩子,请您下周来进行产检。”

“好”

赵云澜握着诊断单出了诊室的门,感觉脑袋有点儿糊涂,自己到底是怎么被送来妇产科的。

“老赵,怎么回事?”祝红看着从诊室出来,脸色就不太好的赵云澜有点儿担心。

赵云澜本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祝红这么一下,一下子想起来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自己吐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还一个劲儿的说自己...

“大夫,您确定没看错?”赵云澜心里五味杂陈,却依然不死心的问道。

“没看错,赵先生您已确定开始妊娠一个半月了,这个孩子您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终止妊娠,不过我建议这毕竟是一条生命,我们谁都不能。”

“我知道”赵云澜打断了医生的话,“我得回去和我爱人商量一下,麻烦你了,大夫。”

“应该的,如果您决定留下这个孩子,请您下周来进行产检。”

“好”

赵云澜握着诊断单出了诊室的门,感觉脑袋有点儿糊涂,自己到底是怎么被送来妇产科的。

“老赵,怎么回事?”祝红看着从诊室出来,脸色就不太好的赵云澜有点儿担心。

赵云澜本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祝红这么一下,一下子想起来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自己吐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还一个劲儿的说自己没事儿,最后被祝红架来医院。

赵云澜没出生,这让祝红一下子慌了,赶紧抢过他手里诊断单仔仔细细的看。

“鬼见愁,这是好事儿啊,哭丧个脸干嘛?走走走,晚上回去让大家也高兴高兴。”

说完拉起赵云澜就要往外走。赵云澜站在原地没动,还是那副茫然的表情,祝红害了怕。

“老赵,你怎么了?不舒服啊?还是我刚才拍疼你了?赵云澜你说话别吓唬我。”

赵云澜终于消化掉了这个事实,看这一脸着急的祝红,安慰了一句“我没事,刚才在想点事,怎么会特调处吧。”

出了医院大门赵云澜对着祝红来了一句“先别告诉沈巍”

祝红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赵云来有些莫名的烦躁,“哪那么多多为什么,让你别说你就别说,还有别人也不许说。”

朱红很奇怪,心里安慰自己,他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孕妇最大。孕妇最大。

一回特调处,所有人都围了上来,问祝红赵云澜到底怎么了,祝红刚想说话,就被赵云澜瞪了一眼。

“我没事儿,老毛病了都这么闲,要不要给你们找点事儿做?”

一群人哀嚎一声,很快就散了。赵云澜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啦,这脸色,他在会客用的小沙发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张诊断单,看了一会儿,然后拿打火机给点着了,想了半天,又给祝红叫了进来。

“大夫说的那个什么叶酸,你去给我买点儿吧。”

朱红看了他一会儿,“这孩子你是要留下呗。”

赵云澜睨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了?”

祝红一下子懵了“那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还不让我告诉沈教授”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你?”

祝红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都说孕妇上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光辉吗?这位身上怎么一点也看不出,然后认命的跑了趟腿去给她买东西。

等回去一看,好家伙,人家睡着了,就是嗜睡这点还像个孕妇,朱红小声嘀咕了一句,顺手把药放到她的柜子里,把吃法的条子夹到他本子里,才出了办公室一出来正好撞见沈巍。

“沈教授您来了啊”祝红摆摆手同他打招呼。


Cecily`Elvis
“I hope you rea...

“I hope you realize that you trying to keep your distance from me in no way lessens my affection for you.All you efforts to keep me from you are gonna fail. ”

“I hope you realize that you trying to keep your distance from me in no way lessens my affection for you.All you efforts to keep me from you are gonna fail. ”

尔玉Krystal

星运里的错

赵云澜生子预警,不喜勿入,人设属于p大,occ属于我。今天先放预告出来。

——————————————————————————————


山圣归位,浩劫得以避免,六界之人无不松了一口气,只盼着这安稳日子能够过得长些再长一些。

赵云澜也相当开心,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些破事可算是结束了,为了这些糟心事儿,他头都快秃了。”没了烦恼,赵云澜如愿以偿地过上了老婆孩子,不对是只有老婆的热炕头生活。每天种种菜,逗逗大庆,在调戏调戏沈巍,偶尔办办案和“姐夫”们搞搞联谊,小日子过得不能再舒心了。

可现在,他坐在医院的妇产科和医生大眼瞪着小眼

赵云澜生子预警,不喜勿入,人设属于p大,occ属于我。今天先放预告出来。

——————————————————————————————


山圣归位,浩劫得以避免,六界之人无不松了一口气,只盼着这安稳日子能够过得长些再长一些。

赵云澜也相当开心,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些破事可算是结束了,为了这些糟心事儿,他头都快秃了。”没了烦恼,赵云澜如愿以偿地过上了老婆孩子,不对是只有老婆的热炕头生活。每天种种菜,逗逗大庆,在调戏调戏沈巍,偶尔办办案和“姐夫”们搞搞联谊,小日子过得不能再舒心了。

可现在,他坐在医院的妇产科和医生大眼瞪着小眼


脉望

BGM:野兽派-易烊千玺

希望所有的爱和花朵都不再被辜负

BGM:野兽派-易烊千玺

希望所有的爱和花朵都不再被辜负

sumners🍕

“你在有限的日子里给了我永恒。”

( P.S:看完电影立刻买了书。女主角是那种耐看的类型,越看越好看。)

“你在有限的日子里给了我永恒。”

( P.S:看完电影立刻买了书。女主角是那种耐看的类型,越看越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