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星鬼

135.4万浏览    10573参与
阿桑摘了阿梓家的花

人间失宠

原本想写他们兄弟结局的,但是生活这么苦还是让文甜一点吧。

虽然基友说一点都不甜。

天生合适捅刀。


-


“如果说无法无暇活着,起码能说我无愧活过,如果始自躁动于沉默,不如彻底打破。”


颁奖典礼上的聚光灯闪烁,朱星杰作为获奖者坐在看台之下,经历了许多事他终于证明自己的不破不立。


身边坐着王琳凯,他同样身为获奖者,当年限定团体解散回到公司,他和朱星杰一样,成为了一名唱作者。


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们都走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朱星杰对着某一处出神。


他们经常留宿对方家里,深夜做beat,高兴了再来一段freestyle,扔到微博炸起一圈如他们般深夜行走的粉丝。也会在对方的作品...

原本想写他们兄弟结局的,但是生活这么苦还是让文甜一点吧。

虽然基友说一点都不甜。

天生合适捅刀。


-


“如果说无法无暇活着,起码能说我无愧活过,如果始自躁动于沉默,不如彻底打破。”


颁奖典礼上的聚光灯闪烁,朱星杰作为获奖者坐在看台之下,经历了许多事他终于证明自己的不破不立。


身边坐着王琳凯,他同样身为获奖者,当年限定团体解散回到公司,他和朱星杰一样,成为了一名唱作者。


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们都走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朱星杰对着某一处出神。


他们经常留宿对方家里,深夜做beat,高兴了再来一段freestyle,扔到微博炸起一圈如他们般深夜行走的粉丝。也会在对方的作品里提出自己的小小意见,或是在做累了的时候变一个魔术然后换来小孩儿的惊呼再笑成一团。


周彦辰曾吐槽过他们太过粘腻,这么下去简直像个双人组合,王琳凯会跳出去略略略说你嫉妒我们关系好,朱星杰就搭着他的肩挑眉说就是周彦辰你羡慕也别去祸害弟弟知不知道。


羡慕个屁。


周彦辰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他曾问过朱星杰有没有自己的打算,被朱星杰一个哈哈揭过便也没有再问,罢了,他的兄弟做什么都支持就好了。


朱星杰其实是有想过的。


他对王琳凯的感情。


中国有嘻哈的那段时光是他一直珍藏着的回忆,他不仅体会到了社会的险恶,还遇到了难得的伯乐。


认识不久但如同多年的老友,他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和笑不尽的点,一个眼神动作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互相叫着外号想要佯装生气却一秒破功,各自在背后默默做着对对方有帮助的事,直男之间能做的都被他们做到了极致,甚至不能做的也有隐隐地踩过线。


朱星杰每次看到小孩的眼睛,就觉得如同有一股吸引力一般,让他移不开,却又如同沼泽,陷进去也许会万劫不复。


小孩转过头来同他哥小声说着他同现在台上的领奖者曾发生过的趣事,无意识地便把自己的世界尽数向朱星杰展开,而朱星杰也十分配合地在他的世界里点上自己的印记。即使是没有亲身经历,他们也像是一起体会过那种快乐一般,若有心人细瞧会发现他们比自己更了解对方。


时光好像在他们俩身上印不下多少痕迹,闪烁的聚光灯也拍不出多少岁月的沟壑,他们俩乍一看还是像刚刚走出大厂的男孩,但转眼又穿上了时间赠予他们的名为男人的气质。朱星杰看着脱去稚气的王琳凯,莫名有些老父亲看到自家孩子成长的欣慰感,但又对他越发高涨的人气感到了一些复杂的危机感。


朱星杰预先知道了他的奖项是由王琳凯颁发,两位获奖者的交锋会使气氛一度高涨,在接过奖杯拥抱的时候王琳凯轻轻在他耳边呼了口气。


那口气连成了一句话。


“杰哥,恭喜,我爱你。”


去你的万劫不复,只要有他,万劫不复又怎样。


两条互相艾特的微博高高挂在热搜榜,交握的手与亲密的笑让键盘的腥风血雨拉开战斗的号角,朱星杰小鬼公开的话题挂着hot三日不休。


这个时代终究是不太能接受同性之间的爱恋,他们作为先驱者为后辈挡去了许多艰难险阻。父母的眼神自愤怒到无奈。粉丝的离去也无法让他们的双手分开,在伤痕累累的时候互相舔舐,万众支持的时候相视一笑,爱情与亲情融合在一起,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情感。让他们扶持着见证了这个世界的黑暗与美好。某个普通午后,朱星杰望着王琳凯问他是否后悔同自己面对这么多惊涛骇浪,回答了什么已淡在记忆里,只有坚定的眼神永久镌刻在心间。





“如果无法留不朽青春,起码碑前留不朽余温,如果无法落清白满身,起码无愧我闻。”











——

标题和前后句子出自《人间失宠》-洛天依/幻茶会

一首很好听的曲子,安利一下。

写的太丑了不要骂我(跑了)


偕眠

【星鬼】《跳跳糖》系列短篇合集 轻松小甜饼

  -小区便利店-篇



  3.



  第二天早上王琳凯是自然醒的,闭着眼在床上坐了半天才下床。迷迷糊糊的走到浴室刷完牙洗完脸之后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我家??这是哪?



  王琳凯快速回到卧室打量了一下,完全陌生的环境。他一脸懵逼的打开卧室门,正好看见从厨房走出来的朱星杰。



  “杰哥?”



  朱星杰端着刚煎好的蛋,身上系着红色碎花围裙,看见愣在那里的王琳凯调笑道:“咋了,傻了?”说完又回到厨房忙活。王琳凯也跟着走了进去,他也...

  -小区便利店-篇




  3.




  第二天早上王琳凯是自然醒的,闭着眼在床上坐了半天才下床。迷迷糊糊的走到浴室刷完牙洗完脸之后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我家??这是哪?




  王琳凯快速回到卧室打量了一下,完全陌生的环境。他一脸懵逼的打开卧室门,正好看见从厨房走出来的朱星杰。




  “杰哥?”




  朱星杰端着刚煎好的蛋,身上系着红色碎花围裙,看见愣在那里的王琳凯调笑道:“咋了,傻了?”说完又回到厨房忙活。王琳凯也跟着走了进去,他也帮不上忙,只好倚在门框上静静地看着朱星杰。




  朱星杰拿着夹子正在煎面包片,被蜂蜜和黄油包裹的面包片在平锅里发出滋滋的声音,伴随着旁边豆浆机传来的嗡嗡声,让这个早晨热闹了起来。




  随着一阵阵香气传来,简单而又不失营养的早餐就完成了。两个人配合默契一个拿碗筷一个端面包片倒豆浆。落座了之后王琳凯才把他心中的疑问说出来:“杰哥我昨晚上喝多了吗?”




  朱星杰挑挑眉:“你还记得啊。”说着把煎蛋夹在面包片里递给王琳凯。




  “记得一点儿,要不然我怎么能在你家睡。”王琳凯接过面包咬了一大口,瞬间就对朱星杰竖起了大拇指:“哇杰哥酷的啊,好吃!”朱星杰听后得意地笑笑:“那必须。”




  快要吃完早餐的时候王琳凯才发现少了两个人,他喝了一口豆浆问道:“哎,彦辰哥和锐哥呢?”朱星杰道:“昨天晚上我让周彦辰送周锐回去了。周彦辰不知道去哪了,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就没见他。”




  王琳凯点点头,觉得老麻烦朱星杰也不好,吃完早餐后就想回去。朱星杰叫住了他:“你的东西不还在子异那吗,我和你一起去,顺便去你家帮你布置布置。”




  “不用了杰哥,太麻烦你了。”王琳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刚认识第一天就在人家家里住了,还吃了早饭,这人家还要帮自己布置屋子。




  朱星杰笑了笑:“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走吧。”













【今天更新晚了真是抱歉!我白天没时间更文只有晚上能更,希望大家体谅!】

【上一篇的喜欢好少…可能是文笔太小学生了哈哈】

【没啥动力也没啥灵感,明天可能会停更一下好好思考一下还要不要继续…】

【如果你们还想看的话请给我点喜欢和评论,谢谢支持!】

甜茶

【星鬼】同行

·非现背一发完


朱星杰在北京租了一间老房子。

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永远烟气缭绕的公共厨房,事实上在城区规划下这样的老房子已经很少,但朱星杰觉得幸运,毕竟一个月只要一千块。

而他入不敷出。


艺术是很伟大的事。艺术家也是。尽管朱星杰觉得自己离艺术家还有十万八千里路要走,但想想多少艺术家成名前都是穷困潦倒的,顿时生出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壮来。


老房子隔音不太好,隔壁做事常常听得一清二楚,无形中人的距离被迫拉近,朱星杰有许多个夜晚一边听着隔壁吵架声一边写歌。忘了是谁说过,幸福的家庭一样幸福,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话他高中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

·非现背一发完


朱星杰在北京租了一间老房子。

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永远烟气缭绕的公共厨房,事实上在城区规划下这样的老房子已经很少,但朱星杰觉得幸运,毕竟一个月只要一千块。

而他入不敷出。

 

艺术是很伟大的事。艺术家也是。尽管朱星杰觉得自己离艺术家还有十万八千里路要走,但想想多少艺术家成名前都是穷困潦倒的,顿时生出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壮来。

 

老房子隔音不太好,隔壁做事常常听得一清二楚,无形中人的距离被迫拉近,朱星杰有许多个夜晚一边听着隔壁吵架声一边写歌。忘了是谁说过,幸福的家庭一样幸福,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话他高中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深以为然。

 那时他对不幸的理解太浅显。上学会迟到,逃课被抓包,偶尔出现在后门的班主任的脸,那就是一个十八岁少年抬头可见的所有“不幸”了。他远不知道,不幸还包括在外漂泊的孤独,一个人离家的苦楚,和看不到未来的无助。

 这些都和十八岁的不幸不一样。

 但二十二岁的朱星杰仍然想做个歌手,这和十八岁一样。

 

 

出租房坐北朝南,天气好的时候傍晚能够在长走廊看到夕阳。朱星杰很喜欢那个时候,可以一边看夕阳一边写他的歌。运气好的话太阳会在他出门前完全落山,有机会看一看落日的全貌,然后去夜场的酒吧驻唱。

 

他仍然没有签到一个满意的唱片公司。他知道这是为什么,朱星杰是肆意生长的,塞不到完美的包装里去,妥协和放弃之外的路好像都被人遮挡起来,确实令他束手无策。也许该放弃,但又不甘心。

 

他遇到了瓶颈,轨道和歌词相互勉强。晚风吹过来,歌词纸慌忙地被桌前的人压住。

 

隔壁的门被大力的打开又关上,发出沉重的一声响。朱星杰想了想,记起来右边房间新搬来一位邻居。据楼下阿婆说看起来是很不好惹的中学生,一头脏辫掺着孔雀绿色,朱星杰作息不定,倒很少见到这位新邻居。

 

下一秒这位新邻居就从他的窗子底下冒出来。

 

看起来也没那么不好惹,只是个难搞的小鬼头。房间有一扇窗子对着走廊,朱星杰把窗子打开看着夕阳改歌词,冷不防被这位新邻居吓了一跳,定定地看着他。

 

新邻居看着他特别诚恳:“哥,我能进去坐坐吗?钥匙关屋里了。”

 

朱星杰看了眼表,北京的深秋只穿一件薄毛衣确实有点冷,他离出门还要很久,于是打开门叫人进来。

 

王琳凯蹦跶着进屋。都是一样的构造,一间房前后窗,不同的是朱星杰的屋里摆满了乐器,唯一的桌子上铺满了歌词纸,王琳凯看起来特别兴奋。“哥,我能摸摸吗?”

 

朱星杰正头疼怎么从一团乱麻的屋子里找出个杯子来给王琳凯倒点儿水喝,赶紧道:“摸摸,随便摸,别摸我就行。”

 

王琳凯得了许可,开始满屋子转悠。朱星杰倚在门框边打量这位邻居,凶相又稚气,脏辫上下蹦跳起来晃得人眼花。他看起来并不只是新奇,反倒能很懂的说出一二三来,朱星杰忍不住道:“你多大?”

 

“17,”王琳凯看朱星杰的反应,“怎么?不像?”

 

“不是特别像。”朱星杰诚实的道。

 

眼看着王琳凯又要蹦跶起来,朱星杰赶快把人按回去。“但也没特别不像。”

 

 

王琳凯特别像小孩子,模样像,性子也像,认识几分钟已经开始大大咧咧的叫杰哥,“哇,杰哥,你超酷的。”

 

你才酷,朱星杰盯着小鬼的一头脏辫想。

 

夕阳完全落了,房东大叔匆匆赶过来送了备用钥匙,秃顶的中年大叔像个操心的爹,训斥小鬼像骂自己儿子一样恨铁不成钢,“你呀你。”大叔气得想戳小鬼的额头,看了看脏辫又放下自己的手。

 

王琳凯在走廊乖乖低头挨骂,朱星杰摇了摇头收拾自己的东西。

 

也许一切还没那么糟。

 

 

朱星杰的生活里很快塞进一个王琳凯,小孩的底交的一清二楚。十七八岁,南方某省,离家出走,勇敢追梦。

 

他也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好相处,冬天下了几场雪,熟悉以后开始带着邻居的小孩子上蹿下跳打雪仗,犯了错也会乖乖讨饶,楼下阿婆很喜欢嘴甜的小机灵鬼儿,只是总想着把王琳凯的一头脏辫剪掉。

 

阿婆喜欢用叠字来表示亲昵和宠爱,叫琳琳或者叫宝宝,其实王琳凯还有个名字叫小鬼,朱星杰第一次这样叫他的时候,小孩儿张大了嘴巴,“你怎么知道我叫小鬼?”

 

嘴巴真大,朱星杰想。

 

如果没有王琳凯,朱星杰想自己也许会回到重庆,做一个声乐老师——教舞蹈他也很在行。他可能不会再和别人分享自己成为歌手的梦想,但也许能十几年以后能指着电视上的人说这是我的学生。朱星杰戏称自己是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但王琳凯毫无预兆地闯入他的生活,太过于顺理成章以至于朱星杰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成了分不开的一部分。

他太跳脱,能使朱星杰的枝桠依然野蛮生长下去。这宽限了朱星杰许多时日,也许不用放弃。他隐隐期待。

 

 

16年的春节两人都没有回家,在小小的出租屋里度过新年,楼下阿婆送来饺子——这里面也有王琳凯的功劳——七扭八歪的就是他的杰作。小孩儿殷勤的给朱星杰夹了一个饺子,“杰哥,你快吃。”用心不能更明显。

朱星杰理所当然的从歪歪扭扭的饺子中吃出一枚硬币来。

在饺子里包上硬币是一些地区的传统,寓意着吃到硬币的人来年会交好运气。

16年的春节静悄悄的,没有鞭炮的声音,朱星杰的心里却炸开大朵烟花。

 

 

年夜饭后两个人守着朱星杰的电脑看电影,王琳凯坚持说有个演员和朱星杰长得特别像一定要他看看,结果打开了《捉妖记》指着胡巴笑个不停。闹腾得累了裹着朱星杰的被子睡过去。朱星杰盯着他安静乖巧的侧脸。

 

会交好运吗。一定会吧。

 

朱星杰下床,走到窗子边去看星星,年三十的晚上没有月亮,透过窗子照出一点星光。朱星杰从窗前的桌子上扒拉出一张纸来。

 

轨道和歌词终于不再别扭,这是一首全新的歌,他没有抛弃过去的朱星杰,但他希望这首歌里有王琳凯的影子。 

 

    乐天、积极、无所谓、和“管他呢。”

 

王琳凯很喜欢说“管他呢”。好像这样一切挡在前面的烦恼就真的无所谓。朱星杰看着歌词纸想,不如再试一试,管他呢。

 

他二十二岁,一切好像才刚开始,但他已经在这条路上跑了太久,也许该听家里的话,回去做一个音乐老师,或者做一些什么别的工作,总之停下来,回到另一个轨道上面去。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吧。朱星杰想。

 

 

开春以后王琳凯变得忙起来,他要学的更多。王琳凯过了北音的考试,成了朱星杰的准学弟。和家里逐渐和解,但仍住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早出晚归,朱星杰难得见到他。

 

他在朱星杰生活里的痕迹没有因此而被抹去,事实上两个人都已经习惯了在一间屋子的卫生间里放两个牙杯两把牙刷,生活早已不分你我。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相互支撑和守护的还有灵魂。

 

 

朱星杰依然在酒吧夜场驻唱,他把新的歌曲小样发送给了唱片公司,这是他和王琳凯两个人的作品。公司自动回复的邮件客客气气,说过一段时间会给答复,但又没了音讯,像是石沉大海。这是朱星杰在北京等待的最后一个信号,决定他是去是留。他急于给自己一个判决,又期待着判决书晚点到来。

 

他能见到王琳凯的机会越来越少,但只要有空就会溜过来跟他躲在一间屋子里写歌。王琳凯身上越来越强的生命力——朱星杰从不贫瘠,但他要承认,这个小鬼使他生机盎然。

 

 

四五月北京入了夏,高温和西瓜来势汹汹,朱星杰去了唱片公司面试到傍晚,从写字楼里走出来,热浪席卷全身,他突然无比想念没有空调只有电扇的出租屋。

公司更希望把他打造成一个偶像歌手,偶像放在前面,歌手不值一提。面试的姐姐笑着看他,“你眼睛很好看,不要浪费。”

 

朱星杰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空调房让他一阵冷颤,他拿过被放在一边的歌词纸,礼貌的道谢,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好好考虑。”

纸上的“王琳凯”三个字刺得人眼睛发痛。

 

傍晚的北京人群熙攘,穿着职业装的人从人群中钻进来,又没入人群中去。朱星杰在站台上,看着一辆又一辆塞满了人的地铁飞速而去。他突然很想找个人说说,翻开手机,却在通讯录里找不到小鬼的名字。

 

他们用最初始的方式表达亲密,却忘了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

 

胸腔和耳膜一起剧烈震动起来,朱星杰随着人流颠簸回家。楼道转角处遇见隔壁急匆匆的房东大叔带着搬家工人,朱星杰有点尴尬的叫住他,“您好……小鬼呢?”

 

“退租了,”大叔说,“说要去集训了,急匆匆的,这孩子。”

 

朱星杰走过拐角,隔壁的房间空落落的,房门半敞着,杂物七零八落,好像没人住过。

 

往前再走一点,朱星杰的房门上贴着张报名表,上面贴着张便条。“杰哥,你超酷的。”

 

朱星杰把报名表揭下来,上面写着《中国有嘻哈》。

 

管他呢,朱星杰想。

手里的判决书好像变得不值一提。

 

后来就没有再联系,小鬼在他的生命里擦肩而过,也忘记给他留下一点再找到他的线索。朱星杰辞掉了夜场驻唱的工作,他手中还有一些积蓄,开始全身心的准备比赛。很多个夜晚空荡荡的房间安安静静,都会想那人是否真正的来过,存在过。

夏天很长,长到朱星杰打包好所有的东西走出那间小小的出租屋,天依然亮着。走廊的尽头冒出油烟气,隔壁的吵闹声音依旧不停。楼下阿婆择着菜,“小星,走啦?”

“走啦嬢嬢。”朱星杰用重庆话道别。天气好的一塌糊涂,夕阳还照在窗格上。

 

明天是海选现场。

 

 

候场的时候朱星杰不意外地看见了王琳凯,依旧活蹦乱跳的一个,嘴里Freestyle不停,被旁边的大叔瞄了一眼,“多大了?成年了么?”

 

朱星杰从人群缝隙中挤过去,牵住快要跳起来的王琳凯的手,“成年了,十八岁了。”

 

朱星杰说。

 

每颗星球都会运行在自己的轨道。

 

海选区赛场的大门在身后关上,发出沉重的一声响。朱星杰忽然想起一个奇妙的比喻。

 

你我有幸,星轨同行,前途远大,向前走,不要停。

颜沫沫沫啊💕

偶像练习生第n季(ABO生子)「论坛体」16 完结章

————————

*勿上升蒸煮

*xxj文笔,不喜勿喷

*撞梗致歉删文

*沙雕文学,注意避雷

!起名废

————————


3355L 楼主

姐妹们,最后一期偶练了。

在现场的我决定给你们直播。


3356L

啊啊啊啊啊楼主的直播!


3357L

久违了!!!


3358L 楼主

虽然孩子们出道肯定是没啥太大的问题了

但是我还是想来看看他们走花路


3359L

感谢这么多期来的陪伴,孩子们辛苦了,楼主也辛苦了!


3360L

好舍不得楼里的xjm们


3361L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


3362L

以后肯定还会有人进厂出厂

可是...


————————

*勿上升蒸煮

*xxj文笔,不喜勿喷

*撞梗致歉删文

*沙雕文学,注意避雷

!起名废

————————


3355L 楼主

姐妹们,最后一期偶练了。

在现场的我决定给你们直播。


3356L

啊啊啊啊啊楼主的直播!


3357L

久违了!!!


3358L 楼主

虽然孩子们出道肯定是没啥太大的问题了

但是我还是想来看看他们走花路


3359L

感谢这么多期来的陪伴,孩子们辛苦了,楼主也辛苦了!


3360L

好舍不得楼里的xjm们


3361L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


3362L

以后肯定还会有人进厂出厂

可是都不会是我们这几个孙子了


3363L

为什么气氛突然沉重啊1551


3364L 楼主

我觉得在现场的我一会肯定哭爆


3365L

抱抱楼主


3366L

要开开心心送孩子们出道啊!


3367L

!大家看官博了吗


3368L

???跪求ls科普


3369L

3367的姐妹麦交给你!


3370L

出道位改成七个了


3371L

wocccc?


3372L

啥啥啥?!


3373L

整啥玩意儿啊


3374L

诶我就说我打开爱奇异的投票通道咋只看到七个出道名额


3375L 楼主

我也!


3376L

我还以为是我手机卡了或者爱奇异崩了


3377L

好巧!!!


3378L

可是这明摆着就是我们孙子出道啊


3379L

七个位置不多不少啊


3380L

爱兜世纪的吃相太难看了吧


3381L

爱兜世纪的吃相从我们奶泡开始就不咋样


3382L

姐妹们安啦,也不想想七个娃们的背景

爱兜世纪是有多想不开才敢压榨他们?


3383L

我打赌出道以后资源杠杠的


3384L

那团名改叫啥?


3385L

也许七个葫芦娃???


338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是陈独秀,是王思聪


338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88L

我觉得猜中队名的几率跟猜中铭铭大名的几率一样小


3389L

今天我能知道铭铭的真名了吗?


3390L

不能。


3391L 楼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92L 楼主

孩子们要出来了!激动!


3393L

我也在现场啊啊啊啊啊啊


3394L

没抢到票的孩子哭了


3395L

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


3396L

我要在线嚎叫了啊啊啊啊


3397L 楼主

造型绝美了啊啊啊啊啊


3398L

电视机前的我已经露出了母亲般欣慰的微笑


3399L

孩子们长大了啊


3400L 楼主

皓皓的刘海搞成中分了!还染成了淡金色!


3401L

啊啊啊啊跟正正当年sheep的造型好像!!!


3402L

这是什么伟大的遗传基因啊cao


3403L 楼主

wuli小宇今天带了个黑色发带!


3404L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鸭!


3405L 楼主

小毕同学也是中分啊嘿嘿


3406L

这张脸真的越看越像社长啊啊!


3407L

顺毛起来也超像侃侃的好吗??


3408L 楼主

哇啊天哥的大背头真的不是盖的啊哈哈哈哈哈


3409L

有1点点周润发的感jio是为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


3410L

请给天哥的发型师赔礼道歉好吗??


3411L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很A的啦


3412L 楼主

清晨小朋友今天可爱到犯规了吧啊啊啊啊啊啊


3413L

仿佛看到了我的超儿!


3414L

太好看了趴!!!


3415L

妈妈爱你啊啊啊啊!


3416L 楼主

铭铭这个小顺毛!!!吃鲸


3417L

啊啊啊啊为什么一种初恋的感觉啊!


3418L

再配上个这眼睛


3419L

绝了!!!这就是老年人的爱情结晶吗


3420L

我羡慕了!


3421L 楼主

扬扬啊啊啊啊啊啊啊!


3422L 楼主

我只会土拨鼠尖叫了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423L

这个造型太帅了吧?!


3424L

额头前面的碎发好撩啊啊啊啊啊啊

加个金框眼睛好像斯文败类!!!


3425L

xjm们不觉得很像当年制霸在yyggp上第一次打个的造型吗???


3426L

对吼吼吼!也是撩刘海啊!!


3427L

简单点说:我爱他


3428L 楼主

简单点说:我不同意


3429L

复杂点说:我想睡 他


3430L 楼主

复杂点说:皓皓不同意


343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要笑死我吗?


3432L

kt zdj are watching you


3433L 楼主

我靠我才发现ktzdjbkylbqh还有xg就坐在我前面的方阵啊啊啊啊啊啊啊


3434L

啊啊啊啊啊有钱就是好啊!!!


3435L

就我一个人发现qg不在吗?


3436L

可能在后台罢!


3437L

出道舞台真的好惊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438L

皓皓的wave真的绝了啊


3439L

到底跟谁学的??这么欲


3440L

皓皓未成年啊喂!


3441L

我发现清晨小朋友在家里人面前不敢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442L

是我的错觉吗?我几年才发现陆铭跳舞这么酷


3443L

他真的很性 感 啊!


3444L

太好看了!这都是些什么神仙级美貌?


3445L

大家都是成熟的粉丝了,不能矜持点吗?


3446L

不能


3447L

不能


3448L

不能


3449L 楼主

要公布队名啦!


3450L

大家好我是3445的

跟我一起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451L

真香!


3452L 楼主

出来了!!!


3453L

什么????


3454L 楼主

七人男团 about seven


3455L

我可以吐槽这个土味男团名吗哈哈哈哈哈


3456L 楼主

我觉得葫芦娃兄弟有在好听的


345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458L 楼主

扯远了扯远了


3459L

到排名了啊啊啊!


3460L

我好紧张!!!


3461L

孩子们在台上已经激动地搓手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462L 楼主

家长录的VCR姐妹们就自己看吧哈哈哈哈

不转播了


3463L

好嘞好嘞!期待排名!


3464L 楼主

第六名!!!

小毕啊啊啊啊


3465L

啊啊啊啊啊恭喜我家孙子!!!


3466L

终于出道了啊啊啊啊啊!


3467L 楼主

你们不知道现场的尖叫声有多大


3468L 楼主

关键是我看到了侃侃扑进社长的怀抱哈哈哈哈哈


3469L

突然姨母笑


3470L 楼主

第五名!!!

辰辰!!!


3471L

哇啊啊两个人排名在一起诶!太美好了吧!


3472L

啊啊啊啊啊辰辰跟小毕拥抱了啊啊啊啊


3473L

都快变成举高高了吧哈哈哈哈哈


3474L 楼主

别说了

李英超和李振洋嘴已经要咧到后脑勺了


347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476L

功臣女孩的尖叫感受到了吗?


3477L

过年了过年了


3478L 楼主

第四名!!!

铭铭啊!


3479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铭铭外婆爱你!


3480L

铭铭太不容易了呜呜呜


3481L

凭着自己撑到今天啊


3482L

太苦了!


3483L

铭铭真的好棒!文盲式追星了!


3484L 楼主

第三名是我们扬扬a!!!外婆爱你!!


3485L

哇啊啊啊啊啊真的要哭死了!今晚太幸福了!!!


3486L

我们可以假装看不到制霸给甜心擦眼泪吗?


348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制霸虎啊


3488L

扬扬上去跟大家都是碰拳啊哈哈哈哈


3489L

我打赌等会皓皓上去肯定是世纪拥抱哈哈哈哈哈哈


3490L 楼主

第二名啦啊啊啊啊!

是我的小宇啦


3491L

恭喜小宇啦!第九一定会是我们天哥的!


3492L

天哥绝不认输哈哈哈哈哈


3493L

云雨cp劈叉走!


3494L

看小宇走到第二名的位置真的好欣慰


3495L

感觉他们长大了好多!


3496L 楼主

第一名皓皓,不用我说了吧?大家可以开始尖叫了


3497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皓皓妈妈爱你啊


3498L

他为什么连哭都那么好看啊啊啊啊啊


3499L

我真的也要哭出来了呜呜


3500L

没事,正正在底下已经哭了


3501L 

突然好奇坤坤的反应


3502L 楼主

疯狂暗示/


3503L 楼主

你们坤哥跟制霸一样刚


3504L

按怀里哄的那种哈哈哈哈哈哈


3505L

md这是什么绝美爱情啊!!


3506L 楼主

word妈皓皓真的跟扬扬抱了啊啊啊!


3507L

上梁不正下梁歪??


350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509L

xswl这什么逻辑鬼才


3510L 楼主

不瞒你们说,天哥已经上去了


3511L

天哥是唯一一个没哭的哈哈哈哈哈


3512L

大概是胡巴的死亡凝视?


3513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


3514L

他们终于出道了啊


3515L

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3516L 楼主

不管npc解散多久,nine's们都在

不管about seven会走多远,我们也都不会缺席

限定约会,未来可期

我们一直都在。




“one,two,three,four,five,six,seven,eight,nine percent!”



“全民制作人,请多关照。”



END


————————

后记:

大结局啦

考虑了一周要怎么完结这个故事。

毕竟里面每个孩子都是我花费很多心血塑造出来的。一直以为自己完结一篇文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虽然是个沙雕文,最后还是会舍不得啊。

about seven这个名字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帮忙起的,今晚跟她发生了点不太愉快事,算我错在先吧,在这里跟她道歉了,希望她能看到。

我爱npc,我爱oxlxs,所以有了我笔下的他们,about seven大概就是我的世界中,他们最美好的样子。

能无忧无虑,能开开心心,能被温柔对待,能被每一个人爱着。

之所以选择今天发,熬夜也要把字码完,是因为我的100位少年在一年前的今天进厂了。

感谢喜欢偶n的每一位读者,感谢你们陪伴我走了这快半年的时间。

本来只是突发奇想的脑洞,却一把土一把土的填完了,真的很奇妙。

这一次,偶练n真的要跟你们说再见啦。





Klys

《七年后的日常(ABO)》第七章

我来啦!

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

恭喜丸子成为了王总!

链接见评论

(还有我写的,请不要上升正主!)

我来啦!

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

恭喜丸子成为了王总!

链接见评论

(还有我写的,请不要上升正主!)


半颗糖果

【星鬼】说谎

谁都不能阻止我写be


很水


朱星杰视角


推荐bgm:林宥嘉《说谎》


『在爱他的路上有去无回』


我叫朱星杰,20岁,单身。


这是我四年前见到王琳凯的自我介绍。


我,朱星杰,23岁,继续单身。


这是我一年前和王琳凯分开的时候说的混账话。


令人难过的是,时间只留下了我们快乐的那一面,从在一起的时间看王琳凯,无论哪种角度他都完美无缺。


我今天穿了衣柜里最为昂贵的一套西装,因为王琳凯约我了。


算了,先说说我以前和现在的境况吧。


以前我是个傻逼的追梦北漂青年,碰到了可以一起租地下室的王琳凯,那个时候我还叫他小鬼。我们那个时候穷的叮当响...

谁都不能阻止我写be


很水


朱星杰视角


推荐bgm:林宥嘉《说谎》


『在爱他的路上有去无回』


我叫朱星杰,20岁,单身。


这是我四年前见到王琳凯的自我介绍。


我,朱星杰,23岁,继续单身。


这是我一年前和王琳凯分开的时候说的混账话。


令人难过的是,时间只留下了我们快乐的那一面,从在一起的时间看王琳凯,无论哪种角度他都完美无缺。


我今天穿了衣柜里最为昂贵的一套西装,因为王琳凯约我了。


算了,先说说我以前和现在的境况吧。


以前我是个傻逼的追梦北漂青年,碰到了可以一起租地下室的王琳凯,那个时候我还叫他小鬼。我们那个时候穷的叮当响,经常一碗泡面两个大男人吃一天,但是也穷开心,一段时间之内能去一家喜欢的餐馆点上三个菜就能开心好几天。


现在我放弃了梦想,生活轻松多了,在一家房地产企业做副总,月入十万+,除了单身我还挺充实的。


王琳凯这次找我,是因为他家舅舅想在我们这买房子,希望能挑个好户型。其实我一句话就能解决这种小事,但是当时我就鬼使神差地给他发:“这个不太好说啊,见面谈吧。”


现在我已经坐在了餐厅里,看看表发现我早到了十分钟。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约在以前的那家餐馆,可能只是巧合吧。我自嘲的扯扯嘴角。


王琳凯风尘仆仆地推门进来的时候,我不禁感慨他还是一点都没变,门上清清楚楚写了“拉”他偏偏推进来。


王琳凯“哗啦”拉开椅子坐在我对面,把短脏辫往后捋捋,抬头环顾了一下说:“杰哥,这,换装潢了哈,挺好看的,挺好看。”


我呆愣地点点头,忍不住往门口角落看那株玫瑰。收回目光是和王琳凯晶黑的瞳子对上。


原来那个时候我们俩会悄悄摘走两片花瓣,像顽劣的小孩。


等上菜的时候,他问:“杰哥,你最近怎么样啊?有,谈对象吗。”


“有啊,有过好几个,现在单身。”我轻松的笑笑,像真的很开心一样。


我后来的第一个是男朋友,有脏辫;第二个是女朋友,眼睛圆圆大大的,上唇薄下唇丰满;第三个是男朋友,吵吵闹闹的嘴一下不停。


他拿好看的手摩挲桌子的花纹以掩饰尴尬:“那你肯定很好吧。那,这个忙能不能帮我啊?”


尽管做了很多心里建设,但听到这句话我还是有点控制不住的胸闷。


我尽量自然地岔开话题,说帮我肯定会帮你啦,先吃饭吧,餐厅的厨子都没换呢。


他好像松了口气,拘谨的样子太不像我的小朋友了。就算在分手的时候他也是什么也没拿走就“嘭”的一声摔门走了,然后就没回来,再联系的时候就是昨晚了。


“朱星杰,你现在快乐吗。”王琳凯沉默了一会,提了一个惊人的问题。


我快乐吗。


好像挺快乐的。离开他之后确实日子好起来了,也没留下什么阴影,天天和个陀螺一样转来转去没时间想别的。这样想,好像挺快乐的。


“嗯,就是事儿多,特别忙。”我用说着听着不太舒服的儿化音,以为可以和以前一样逗笑他。


他问了好几遍“真的吗”,我非常笃定的点头。


他好像信了,终于对我笑了一下。


那一下我就知道,我不快乐。


他不在身边我怎么快乐。


饭其实吃的很快,我当他的面就把房子的事情解决了,他不停的道谢,只是没给我一个拥抱。


“谢谢今天晚上肯陪我出来吃饭,我知道你也是大忙人。”我用应酬的笑容把他迎出餐厅,自己待在里面不走。


“啊,杰哥你不出来吗?”


“嗯对,和老板聊聊,好久没见了。”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


还好啊,他没戳穿我。


我回到座位上,发了几分钟呆,什么都没想。


最后我对他的座位做了个邀请牵手的动作,离开了。


再见,我的王琳凯。


挽言

[星鬼] 硬水果糖 (六)

硬水果糖        六

  [总裁小少爷星X平凡假流氓鬼]


                 ABO设定


“那杰哥你这有两个卧室吗?”


“有”


“你自己玩会,我去做饭”


“噢”


说完小鬼就一溜烟跑去“参观”朱星杰的房子了


朱星杰摇了摇头:“这小智障咋毛毛躁躁的,是十岁的小孩子吗?”


“杰哥杰哥!我要住这!”...

硬水果糖        六

  [总裁小少爷星X平凡假流氓鬼]


                 ABO设定







“那杰哥你这有两个卧室吗?”


“有”








“你自己玩会,我去做饭”


“噢”


说完小鬼就一溜烟跑去“参观”朱星杰的房子了


朱星杰摇了摇头:“这小智障咋毛毛躁躁的,是十岁的小孩子吗?”



“杰哥杰哥!我要住这!”


“啊?你等会,我做饭呢”

朱星杰手里还拿着刚切完黄瓜丝的菜刀,半个身体从厨房门探出,应附着小鬼


很快,朱星杰就做好了两碗炸酱面端了出来


“小智障别看了,出来吃饭”


“来了!”


餐桌前,小鬼舔了舔嘴唇

“哇杰哥,你这真是多才多艺啊,以后我就不愁吃喝了”

“我可只答应了一个月啊,你可别赖上我”

“切,我才不稀罕赖着你呢,一个月后我会搬走的”

朱星杰想说些什么,又耸了耸肩,没说。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小鬼吃的特别快,嘴里还一直嘟囔着“这面真好吃”“杰哥你真厉害”之类的话


“其实还好,我只是煮面比较厉害而已”

“没事,我最爱吃面了,吃不腻的”


小鬼吃完一抬头,脸上还多了点炸酱面的酱

朱星杰拿纸帮小鬼擦干净

“小智障,你多大了啊,吃饭还能吃脸上……”

“这…这是意外!”


“杰哥你吃完了吧?”

“对啊”

“那你过来!”

“干嘛”

小鬼没有回答朱星杰,拽着他就去了朱星杰的卧室


“来这干嘛?”

“我要住这!”

“这我房间…你去隔壁”

“不要,你去隔壁”

“凭什么,这是我家”

“这间好看”


朱星杰的卧室和客厅不太一样,墙上贴了很多hiphop风格的海报,桌子上放着一个小音箱和各式各样的小玩意,这些都直接狙击到了王琳凯的小心脏,他喜欢这

“他还真挺喜欢hiphop的,还以为他骗我……”

小鬼刚进来时想


另一间就和客厅一样是北欧风格的,因为朱星杰自己住,没人来这睡,里面就只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和一架钢琴

他没事会来这弹弹钢琴作作曲


“……是好看,所以我才住这”

“诶呀杰哥你就让我住这嘛!隔壁有钢琴,我会不小心弄坏的!”

“弄坏就赔啊”

“我可赔不起,到时候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就自认倒霉吧”

“好啊,那就把你扣我这当童工”

“你他妈才是童工!小爷我成年了!”

“……看不出来”

“你!你这个人真是!……”

“真是什么?”

小鬼脑子飞速运转,思考用什么词比较贴切…………


见半天那人还没憋出一个词,朱星杰主动打破僵局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让你住这,行了吧”


“嘻嘻杰哥你人真好”

成功抢到房间的王琳凯很快忘了刚刚不愉快的事情,扯着笑脸一个劲儿的夸朱星杰

“那你去洗碗”

“好嘞”


“杰哥你会打游戏吗?”

“打什么”

“《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随便选”

“你们都爱玩这些游戏啊?”

“恩?你们?”

“周彦辰也天天拉我玩”

“噢,我和彦辰哥也一起玩过,而且他没我厉害!所以你玩吗?”

“《王者荣耀》吧……”

朱星杰和周彦辰玩过后者,被笑话了,所以他发誓再也不碰那个游戏


……………………


“杰哥你好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把嘴给我闭上”

“哈哈哈哈要不是我你差点被野打死哈哈”

“闭嘴”

见朱星杰有点恼羞成怒,小鬼见好就收

鼓着嘴强憋着笑


“杰哥还打吗?”

“不打!”

“那我能看电视吗?”

朱星杰把遥控器递给他

“给,你要看什么?”

“不知道,有啥看啥呗”

然后朱星杰就被强制拉着看了两个小时的综艺……


“终于完了?这咋这么长……”

“综艺嘛,就会长点。杰哥你没看过?”

“我只看过别人介绍的音乐综艺,没这么长”

“哦,你以后多陪我看看就知道了!”

“好吧……”


半夜一点了

“杰哥你去睡觉吗?”

“随便”

“你和我一样这么爱熬夜啊”

“对,我经常熬夜写歌,你别学我啊,要早点睡觉”

“你不睡我也不想睡”

“听话,去睡觉”

“听—话,去—睡—觉”

小鬼学着朱星杰的语气,还故意拉长声音


“好了好了,走,去睡觉”


在卧室门口,小鬼说:“晚安啊杰哥”

“晚安”

进隔壁门之前还不忘揉了一把小鬼的脏辫


………………

很快,俩人就隔着两扇门睡着了


又过一会,朱星杰又醒了


什么味?


朱星杰摸索着床头柜上的手机,五点了

夏天的五点,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但只睡了四个小时的朱星杰,还是困的不行


这味咋越来越大?


朱星杰摇了摇头,努力清醒,仔细闻了闻

好像在哪闻到过?


“卧槽?不会吧…”


朱星杰穿着背心胡乱套了条牛仔裤就跑去小鬼的房间


小鬼还在睡梦中,就是脸特别红,身体可能是觉得很热不舒服,动来动去的


朱星杰叫小鬼起床

“小智障你醒醒”


王琳凯一睡着就特别难叫醒,朱星杰喊了半天他才迷迷糊糊的把眼睁开一条缝


“咋了杰哥,我想再睡会”


“你自己闻闻我这房里都啥味?”


…………

“卧槽?!”

小鬼突然坐起身来,又脑袋一晕躺了回去


“你就躺着吧…带抑制剂了没?”

“没,我又不知道昨天会不回宿舍”

“那你也不说?”

“我忘了嘛……你知道我是omega了?”

“废话,早知道了”

“哦”


“我,我先出去了”

朱星杰是alpha,对omega的信息素是很敏感的,他紧紧握着拳头,逼自己不做出出格的事


小鬼抓住朱星杰的胳膊

“杰哥我难受”


朱星杰用很大的力气直接甩开小鬼的手

“我去给你买抑制剂,你呆这别动”


然后朱星杰就随便穿了一个短袖,拿上钱包,几乎是跑着出门的


被讨厌了?

朱星杰直接甩开小鬼的手,让小鬼有点懵住了。


他刚刚是不是生气了?

跑的那么快是生气了吧……

我惹到他了吗?

还是我信息素太难闻了?

之前不是还说挺甜的吗?……


小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但心里就是很不舒服,用被子捂着头,继续胡思乱想着。当时的他早把omega的信息素对alpha有催情效果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十分钟后,朱星杰就跑回来了

还好公寓不远处就有药店


刚一开门,水果糖的甜味就扑面而来


朱星杰真的是用了自己平生最大的毅力说服着自己


掀开小鬼的被子

“你要捂死自己吗?赶紧把抑制剂喝了”


小鬼喝了以后撇了撇嘴,又躺了回去,把被子盖住

朱星杰去了隔壁的房间,等味道几乎散尽了,才又回去看小鬼


“不热吗?老捂头干嘛?”

“你是不是讨厌我啊朱星杰?”

“啊?没有啊,为什么?”

“你甩我手甩的可疼了”

小孩委屈的看着朱星杰,听声音都快哭了

朱星杰揉了揉小鬼的脏辫,以示安慰

“对不起啊我没注意,我真没讨厌你”

“真的?”

“真的”


当然只能说没注意了,那他还能怎么说?怕自己控制不住上了他?朱星杰还真没那个脸皮告诉小鬼


“你下次自己注意,这种事咋还记不住呢?”

“知道了”

“要换成别人你早连骨头都不剩了……”

“啥?我听不清楚”

“没事”

朱星杰那句话说的特别小声,就是一句抱怨,也不打算让他听见


还好这次小鬼不是真的发情期,这种程度的只要每天记得喝抑制剂就不会发生了


“你以前也经常忘?”

“什么叫经常忘,就这一次而已”

“那上次酒吧……”

“两次而已!”


唉,这小智障啥时候才长大啊

“也不知道你以前发情期咋过来的”

朱星杰没忍住还是问了一句

聊到这个话题,小鬼的脸变的比刚刚又红了点


“就自己在家呆着呗”

“自己一个人敢呆吗你?”

“敢啊!反正那个时候就挺敢的了”

“那你自己都跑回家多少次了……你家没人啊?”

“其实……就有过一次,当时我正好在老家,爸妈都去串门了,家里就我自己”

“哦,这样啊”


朱星杰心里好像有块石头放下了


看了看表,六点了


“你再睡会?”

“恩,杰哥你也再去睡会吧”

“恩好”


两个人是真挺困的,一觉睡到十点才醒


朱星杰这次起来才去洗了漱,然后做了煎鸡蛋,又拿了几块面包片,抹上番茄酱,小鬼是被朱星杰说了好久才同意先洗完脸漱了牙再去吃饭的










“对了!你今天有课吗?我反正没课”

朱星杰才想起小鬼和他是个还在上学的大学生

“上午没有,下午有”

“那就行,还以为你误课了”


大学生的好处就是课不是满的,有很多空闲时间


“那明天你有课吗?”

“没”

其实有一节,但他翘课翘的多了,觉得也不差这一节

“明天一起去买东西?”

“买什么?”

“家具







挽言

[星鬼] 硬水果糖 (五)

硬水果糖        五

  [总裁小少爷星X平凡假流氓鬼]


                 ABO设定


“小鬼?小鬼?”

……

丁泽仁推了小鬼一下

“喂,怎么了?”


“啊?”

小鬼才反应过来

“我咋了?”


“叫你半天了,你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好吧,王琳凯不得不承认,自己下午的课一点都没听进去……

舞也没有好好练,老师说的...

硬水果糖        五

  [总裁小少爷星X平凡假流氓鬼]


                 ABO设定





“小鬼?小鬼?”

……

丁泽仁推了小鬼一下

“喂,怎么了?”


“啊?”

小鬼才反应过来

“我咋了?”


“叫你半天了,你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好吧,王琳凯不得不承认,自己下午的课一点都没听进去……

舞也没有好好练,老师说的话他记住的绝对不超过十句


一直在想着晚上去朱星杰家吃饭的事……



“王琳凯,你是生病了?今天咋不闹腾了”

老师也觉得不对劲


平时一个炸炸呼呼的皮孩子,今天一句话也没说,格外安静


“呃……这个,可能我是真的病了吧……”

他突然觉得自己脑子有病……


“那你先回去休息吧”


“好,老师再见”




王琳凯毕竟不是真的病了,回去没事干,就在学校操场瞎转悠

天气和上午一样很暖和,就是空中多了几片云朵,阳光没有从云中透过来。


估摸着快到点了,就往宿舍走,去找朱星杰


“同学你好,我着急有事,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些东西放器材室里”

“……行吧”

还没走出操场,就被一个比自己高的男生拦住了。无所谓,反正放点东西也用不了什么时间




器材室的灯坏了,屋里黑压压的一片,小鬼不禁打了个寒战,想着放完就赶紧遛


“里面还有人吗?没有我锁门了啊!”


……


然后门就被外面的同学锁住了


王琳凯不争气的被几个滑板迷住了……


小鬼走到门前,才发现自己被关住了。


“卧槽,不是吧”

“有人吗?妈的,朱星杰,你他妈快来救老子啊,朱星杰!”

小鬼从小就怕黑,不过酷盖从没和别人提起过


现在他自己一个人被关在了器材室,一下就慌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第一时间会想到朱星杰,反正他现在,非常需要朱星杰来找他



“这小孩咋回事,都快6点半了,还不出来”


打电话过去是丁泽仁接的


“喂?小鬼,你去哪了?”

“那个,我是丁泽仁,你是朱星杰吧,小鬼手机落学校了”

“那他人呢”

“小鬼早走了啊,估计在宿舍吧”

“我和他约好在宿舍楼下等他,他也不出来,他有舍友吗?”

“有,徐圣恩”

“把他手机号发过来,我问问”

“好”


问过徐圣恩了,小鬼不在宿舍



朱星杰着急了     第六感告诉他小鬼有麻烦


他把车停在学校门口就跑进了学校


一路上的问,一路上的找


“你好你看见过一个扎脏辫的男生吗?”

“请问一下看到过一个比我矮一点,有脏辫的小男生吗?”

…………


“扎脏辫的?我刚看见了”

一个男生听到了朱星杰找人的声音

“真的?他在哪?”

“我半个小时前拜托他帮我去器材室放东西了,现在在哪我就不知道了”


“半个小时前?现在不在了吧,我刚把门都锁了”

站在那个男生旁边的男生说


朱星杰站在原地想了想:这小智障不会被锁住了吧……


“那你给我一下钥匙,我去找找”


“哦,好”


朱星杰狂奔到器材室,打开门

“王琳凯你在吗?王琳……”

第二句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小身影扑进了朱星杰的怀里


那个小小的身影死死抱着朱星杰

声音奶奶的“杰哥你咋才来啊,吓死我了”


看来没什么大事

朱星杰摸了摸小鬼的头,笑着说:“别怕啊,你杰哥在呢”


朱星杰感觉肩膀好像有点湿

哭…哭了?!

吓的?


“小智障你咋了?没事吧!”


“杰哥我怕黑”


“走,杰哥带你出去”










这么一折腾,天色已经完全变暗了

小鬼坐在副座,一句话也不说,侧着头看着车窗外的夜景


真够丢脸的……

一个大男人居然被锁在器材室,被别人救出来后死死抱着别人,还吓哭了

小鬼越想越不好意思,脸上的红晕一直没有散去


“到了”


虽然出了点状况,但他们还是去了朱星杰家里吃饭


朱星杰的家让小鬼感觉有点意外

他以为按平时朱星杰的作风,应该是特别有钱的人

房子与他想象的那种大别墅大宫殿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其实房子也不是不好,就是有点意料之外


是那种像酒店构造的公寓,房子很高,有十五层。每层都有十个房间


朱星杰住在十一楼,窗外的风景特别好看

大大的落地窗前铺着雪白色的毛毯,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玻璃茶几和黑色的靠背椅子

他无聊时就会坐在椅子上看风景,也算一种放松方式


看来是一个人住啊……

王琳凯这么想着,然后又简单环视了一圈


黑色的真皮沙发,灰白相间的格子餐布铺在白色的餐桌上,阳台上的几株绿植……

是简单大方的北欧风格


“杰哥你自己住?”

“不然呢?”

“哦”

“怎么?你要和我一起住?”

“啥?不不不,我可没说过”

朱星杰故意装作没看到小鬼慌张尴尬的神情,直直的盯着他


“那个杰哥!你这沙发上连个抱枕也没有,太单调了吧”

小鬼赶紧试着转移话题


“是吗?那我有时间去买几个。所以你来住吗?”


“啊?为……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看你被锁在器材室就吓成那样,不会是不仅怕黑,还有密闭恐惧症吧?”


“有,有又怎么了?那我有为什么就要来这住?”


“那会打电话问你舍友你在哪,好像是叫徐圣恩对吧,他让我替他带句话,他有事请假几天,就不在宿舍住了”


“那,那就剩我自己??”


“所以…你敢自己在吗?”


……………………




“那杰哥你这是有两个卧室吗?”

知道自己不敢住,该怂还得怂……


是阿熙吖
来人啦,找胡巴啦!

来人啦,找胡巴啦!

来人啦,找胡巴啦!

水酉

【星鬼】后来.



00.


“你爱过他吗?”


......


“没。”


......


01.


岛屿四面环海,与外界沟通靠船只航行。岛内有一条路,名为送别路,因为这条路笔直通向西海岸,能看见太阳离去。


朱星杰喜欢坐在路口,从下午五点,坐到晚上七点。看着骄阳落去,夜幕降临。

路上偶尔会有老年夫妇散步。岛上人不多,大家都彼此认识。


“星杰,又来了啊。”


朱星杰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以前有人试图问出朱星杰为什么每天都会坐在这里,看着每天都不一样的日落。


但得到的回答只有,等人。


等谁呢?


没有回应。


02.


“叔叔你坐在这儿干什么?”...



00.


“你爱过他吗?”


......


“没。”


......



01.


岛屿四面环海,与外界沟通靠船只航行。岛内有一条路,名为送别路,因为这条路笔直通向西海岸,能看见太阳离去。


朱星杰喜欢坐在路口,从下午五点,坐到晚上七点。看着骄阳落去,夜幕降临。

路上偶尔会有老年夫妇散步。岛上人不多,大家都彼此认识。


“星杰,又来了啊。”


朱星杰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以前有人试图问出朱星杰为什么每天都会坐在这里,看着每天都不一样的日落。


但得到的回答只有,等人。


等谁呢?


没有回应。



02.


“叔叔你坐在这儿干什么?”


一天,朱星杰照常坐在这儿,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长相可爱,声音稚嫩。


“...等人。”


朱星杰看了一眼小男孩,回了一句便又转头看向路的尽头。那一轮红日隐隐下沉,橙黄色光毫无遮挡的照射在朱星杰的脸上。白的发光。


“等谁呢...一定很重要吧。”


小孩的陈述语气,有些让朱星杰不适应,这孩子似乎过于老成。


“嗯,很重要。”


“那他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


“那叔叔会一直等下去的,对吧。”


朱星杰瞟了一眼小孩,小孩平静的表情像极了以前的自己。太阳全部落下了,光线变得昏黄。海风中带有微苦的味道,周围只能听见风声和自己的呼吸声。


“嗯。”



03.



朱星杰七岁,父母离异。


父母合议将他送去外婆家,无重大日子,朱星杰几乎没再见过他的双亲。


朱星杰十七岁,外婆去世。


那个老人生前对朱星杰很好,死后也留了钱。


可朱星杰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04.



“你好啊。”


朱星杰记得这是小鬼第一次跟他说的话。很普通,但朱星杰却记得,说这句很普通的话的不普通少年。


笑容肆意,举止张扬。


其实朱星杰挺喜欢笑的,只是太久没笑了,看小鬼嘴角的弧度,他就能知道自己笑的有多丑。


那个时候的朱星杰是高中数学老师,小鬼则是音乐老师。八竿子打不到的人,相遇并肩往前走。过往学生便看见两位老师,一个高冷面瘫,一个狂放嘻哈。


其实大多时候都是小鬼在讲话,朱星杰一直在“嗯”。可小鬼脸皮厚,有聊的就继续聊,没聊的也跟着朱星杰一路走。


小鬼的心思在一次次走路中暴露无遗。可朱星杰的心思又何尝没有体现呢。


朱星杰其实每次不想出办公室的,但想着会有一个人跟着他也不错,便还是走出了门。可出了门却不知道往哪走,便一圈圈绕着校园。

看着旁边的男人脏辫一晃一晃的还挺可爱,心情也跟着变好了许多。


小鬼是聪明的,只是面对朱星杰就脑子不正常了。

聊天的时候只盯着朱星杰看,有时候不留神便撞到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不聊的时候,小鬼就盯着脚尖看,或是看着前方,眼睛失去焦点,脑海里拼命找着能和朱星杰聊的话题。


有一次他们走着学校的操场,大概四五圈下来,两人之间就沉默了。朱星杰走过了一个弯道,忽然发现身边没了人影,心里不免觉得失落。停下脚步往后看去,便看见人蹲在地上看着自己,见自己发现他没跟上便又开心的屁颠屁颠追上来。


朱星杰笑了。很浅,但嘴角弯起的弧度足以让小鬼看见。


“你终于笑了。”


朱星杰愣了一下。


“这是你第一次对我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


小鬼走在朱星杰前面,盯着脚尖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回过神来的朱星杰将小鬼拉进怀抱。


小鬼是蒙的,颈窝处传来了闷声。



“谢谢你在意我。”



05.



小鬼说,他很想去某个小岛上,没有人认识他,和自己爱的人,在岛上共度余生。


朱星杰问,为什么想要这样。


小鬼回答说,就是想。


他们两个一起出去旅行,多去的是海岛。面对大海的时候,小鬼总是安静的像个年近半百的老人,眼睛满是平静。


朱星杰知道,大海对于小鬼来说一定有很深的意义。但意义是什么,朱星杰没问,小鬼也没说。


但是大海确实让人安心,身处大海边际的他们,望着远处海浪翻涌,波光粼粼。墨蓝色总觉得能一下把人吸进大海最深处。


06.


“你在意我吗。”




小鬼记得自己是这样问出口的。似乎是一个陈述句,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在心里就确定了这样一个答案吧。


朱星杰似乎对自己一直不冷不热,确定他们俩在谈恋爱以后,更进一步的身体触碰便止步于拥抱。

关心是有的,天气转凉,看见小鬼冻红了双脸,提醒小鬼下次穿多点。

小鬼生病没来上课,朱星杰打个电话让他好好休息。

每天小鬼去找朱星杰,朱星杰也一起跟着走,路上依旧是小鬼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话。


小鬼也曾告诉过自己,没事的,他是个呆子,要宽容。


不过只是没有回去看他罢了。

不过只是沉默罢了。


没事个大头鬼鬼。

有事!十分有事!


朱星杰沉默着不说话总是让小鬼觉得,自己是不是很烦。有时候看着朱星杰毫无表情的脸,小鬼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说下去。


“我是不是很烦。”


这句话小鬼经常问他的同事。


“一点点了,还好。。”


这是得到的回答。

那你是不是也是觉得我烦。


不安感随着时间慢慢累积。


小鬼不是圣人,做不到心宽如海。暴发也是有的,只是每次看到朱星杰从外面工作疲惫的回到了家冲他一笑,再大的气也没了。


只是,避免了战争,却避免不了心凉。


小鬼问出了这句话,过了有一会儿,他才看见朱星杰缓缓点头。


  

“我不信。”


  

“那你何必问呢。”


朱星杰抬头说道。两人站立这么久,朱星杰第一次开口说话,确让小鬼的心再凉了几分。


“也对,问个屁。老子不伺候了。”


  


小鬼离开了朱星杰,没回头。


朱星杰想起当年的自己,就想送自己几个大嘴巴巴。

每逢想起小鬼的时候,他都在心里默默的说,你不配。


你最终弄丢了,最后一个爱你的人。


  


07.


朱星杰在推特上一直发表着自己旅行的足迹,去的地方大多是海边。他没有屏蔽小鬼的任何消息。他知道小鬼最近的生活。


他还单着身。


  

朱星杰不敢奢求小鬼还念着自己,但心里也确是在偷偷幻想,幻想着有一天,他们两在重逢。那一天,朱星杰一定不会再放他走掉。


  


08.


  

“叔叔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因为,我怂。”


  

“怂是什么意思?”


  

“emm...就是怕老婆。”


  

“叔叔,他不是没成你老婆吗?”


“在叔叔心里,他就是叔叔唯一的新娘。”


  

“哦...”


  


没多大点人的孩子正试图思考这个问题。没嫁怎么就成老婆了。思考了一会儿,果断放弃。


“那叔叔,他和你相遇过了吗?”


  


“你不知道吗?”


朱星杰转头看向那个小孩。

那小孩眉眼分明,像极了自己小时候。


“我当然知道。”


最后的阳光下,有一个躺着笑着的大人起身,身后破旧的房屋像是要吞没他。


风在这个地方吹了很久,朱星杰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吸溜了一下鼻涕,站了起来。


  


  


“该回家了。”


  


一抱住糖罐子就不撒手了

【星鬼】故事细腻(十四)

主学霸星✖️体育特长生鬼/副周而复石

校园/强强/双向暗恋/中长/HE

AU/OOC都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请勿上升真人 



27.


收假回到学校,就是高三下学期了。


高三第一次诊断考试迫在眉睫,连王琳凯这种吊车尾的体育生都开始紧张起来。


朱星杰给王琳凯制定了学习计划,每天背一篇语文诗词,背二十个英语单词,两天做完一整套考试试卷。


王琳凯拿到那张大大的学习计划的时候差点昏过去,不过王琳凯很快就想到一个能让自己的学习充满动力的办法。


“哥,”下课时间,王琳凯拉住朱星杰的手撒娇,“如果我每天都完成了学习任务,你有什么...


主学霸星✖️体育特长生鬼/副周而复石

校园/强强/双向暗恋/中长/HE

AU/OOC都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请勿上升真人 




 


27.


收假回到学校,就是高三下学期了。


高三第一次诊断考试迫在眉睫,连王琳凯这种吊车尾的体育生都开始紧张起来。


朱星杰给王琳凯制定了学习计划,每天背一篇语文诗词,背二十个英语单词,两天做完一整套考试试卷。


王琳凯拿到那张大大的学习计划的时候差点昏过去,不过王琳凯很快就想到一个能让自己的学习充满动力的办法。


“哥,”下课时间,王琳凯拉住朱星杰的手撒娇,“如果我每天都完成了学习任务,你有什么奖励吗?”


“奖励?” 朱星杰怎么会不知道王琳凯心里打着的小算盘,“琳琳想要什么奖励呢?”


“嗯...”王琳凯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我想要...”


“你每天完成一个任务,我就亲你一口,记一个单词我也亲你一口,你自己每天都数一数欠我几个亲亲。”朱星杰凑到王琳凯耳边轻声说,带着满分的调戏语气。


王琳凯的脸颊慢慢染上绯红,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面对一诊朱星杰其实还是有点小紧张的,毕竟是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再一次失误的话就会很打击自己。


所以王琳凯每天的任务,除了完成朱星杰布置的背书做试卷,还要逗哥哥开心给哥哥解压。


在青春期陷入爱情的男孩子,满脑子都是要对他哥好一点,再好一点。


王琳凯知道朱星杰的压力大,也知道朱星杰放弃了他心爱的东西在努力学习,所以作为朱星杰的男朋友,王琳凯当然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上课的时候,王琳凯再也不去打扰他哥听课,下课再眼巴巴地和他哥说两句。


每天的早餐午餐和晚餐都要营养均衡量也不能少,就连朱星杰每天喝多少杯水王琳凯都要数着。


出身于军人家庭的王琳凯其实在很多方面都很自律,所以王琳凯定下的规矩朱星杰也只能乖乖遵从。


朱星杰看着王琳凯每天郑重的样子就觉得可爱得紧,而且朱星杰也享受这种被关爱的感觉。


只是每天晚上回房间之后,朱星杰才来找王琳凯讨吻。


“今天背了二十个单词一篇诗词,那好,今天要亲二十一次,你自己数着。”


话毕朱星杰就搂住王琳凯亲了上去,每次都把王琳凯亲得迷迷糊糊不能呼吸。


谁都忘了要去数数,反正朱星杰是亲了个够本。 


 


 


28.


一诊考试的前一周,发生了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事。


王琳凯打球的时候,不小心把左手大拇指伤到了。


一开始王琳凯都没有在意,因为打球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王琳凯还和他们一起再打了一会儿。


吃饭的时候朱星杰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王琳凯受伤的大拇指,但那个时候王琳凯也觉得不是很痛也没有其他什么反应。


朱星杰就关心了王琳凯一下,两人也没去在意了。


回到教室开始上自习了,王琳凯写着作业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有点痛。


王琳凯抬手一看,左手的大拇指已经肿起来了,还泛着血丝。


王琳凯吓了一跳,赶紧拍了拍朱星杰,朱星杰扭头一看到王琳凯的手,心都揪起来了。


朱星杰轻轻捏住王琳凯的手腕,心疼又着急,但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还是得去趟医院。


朱星杰飞快地拉着王琳凯去和班主任请了假,打了个车直奔医院。


挂了急诊,医生让王琳凯先去拍个片子看看骨头有没有伤到。


拍好之后拿到片子要一个小时左右,王琳凯就被朱星杰安排坐在椅子上,自己去跑前跑后交钱什么的。


王琳凯的手本来不是很痛,但看着朱星杰为自己忙碌的身影,王琳凯突然有些感动。


没有几个人愿意一个人去医院,那种感觉太孤单太寂寞了。


王琳凯此时终于体会到那种感觉了,如果朱星杰没有陪自己,自己一个人来医院的话,可能真的会很悲伤。


朱星杰忙完坐到王琳凯身边,发现王琳凯的眼眶有些湿湿的。


朱星杰赶紧把王琳凯搂进怀里,“宝贝,怎么啦?手很疼吗?”


王琳凯摇了摇头,只是吧朱星杰搂紧,“杰哥,谢谢你。”


朱星杰亲了亲王琳凯的额间,“傻瓜,我们俩谢什么谢。”

 


 


医生拿到片子一看,“你大拇指有轻微的骨裂。你怎么受伤的?”


“打篮球。”王琳凯没有想到有骨裂这么严重,“医生,严重吗?”


“也不算很严重,我给你的大拇指打个石膏,不要去碰它,也不要再造成二次伤害,一个月之后就可以拆了。”


医生帮王琳凯打好石膏之后,王琳凯就坐到一边,看着朱星杰像老妈子一样问着医生所有的注意事项。


其实一到医院朱星杰悄悄就通知了王琳凯的父母,但是让他们放心,自己会好好照顾王琳凯的。


拿到报告之后朱星杰也通知了王琳凯的父母,并且安慰他们其实王琳凯伤得不是特别严重。


向医生道谢之后,两人一起回家。












tbc.

五月啊

之前写的文了《天亮》

一个看起来是BE但好像又不是的短篇脑洞


清晨的海边很安静,所有的事物都被蒙在一片水汽中。阵阵海浪声卷入耳朵,洗涤心灵,空气中洋溢着咸腥的海水味。


朱星杰的酒吧开在海边。他退出娱乐圈很久了,自己经营着一间小酒吧,生意还算不错。他挺享受这种清净的。


又是一个在酒吧度过的夜晚,朱星杰喜欢一个人在自己的酒吧里待着,把玩把玩酒杯,调一杯喜欢的酒倒下肚,有时候还能自己唱唱歌。


正当他窝在沙发里熟睡时,酒吧的门被敲响了。朱星杰起身去开门,酒吧里没有开灯外面的晨曦刺得朱星杰眯了眯眼睛,待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时,却又睁大了眼睛。


“杰哥,好久不见。”少年朝着朱星杰笑,尖尖的虎牙跑出来。...

一个看起来是BE但好像又不是的短篇脑洞


清晨的海边很安静,所有的事物都被蒙在一片水汽中。阵阵海浪声卷入耳朵,洗涤心灵,空气中洋溢着咸腥的海水味。


朱星杰的酒吧开在海边。他退出娱乐圈很久了,自己经营着一间小酒吧,生意还算不错。他挺享受这种清净的。


又是一个在酒吧度过的夜晚,朱星杰喜欢一个人在自己的酒吧里待着,把玩把玩酒杯,调一杯喜欢的酒倒下肚,有时候还能自己唱唱歌。


正当他窝在沙发里熟睡时,酒吧的门被敲响了。朱星杰起身去开门,酒吧里没有开灯外面的晨曦刺得朱星杰眯了眯眼睛,待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时,却又睁大了眼睛。


“杰哥,好久不见。”少年朝着朱星杰笑,尖尖的虎牙跑出来。这笑容比阳光还刺眼。


“好久.....不见。”


“陪我走走吧,趁天还没亮。”少年的声音还是那么干净。


“好。”


朱星杰把酒吧的门锁好,陪着少年漫步在海边。“怎么找到我的。”朱星杰开了口。


“哼,凭我鬼哥的人脉想找到你还不容易呀。”小鬼鼻子朝天,有些小傲娇。


朱星杰低头浅笑。


“过得......还好吗?”


“嗯挺好的,就是有点忙。”


“那还来找我。”


“这不是还没天亮呢嘛。”小鬼笑眼盈盈。


“你怎么知道我会在酒吧。”


“猜的,碰碰运气呗。”小鬼双手抱着脑袋,海风吹乱他的头发。那一头脏辫已经被他剪去,新的发型显得小鬼更加成熟了些。


他确实成熟了,毕竟没有朱星杰陪着,没人宠着他没人让着他了,也该成熟了。


“你是不是还在乎我。”小鬼转头看着朱星杰。


“.........没有.......”朱星杰小声回答。


“骗子,到现在还骗我。”小鬼的话好像在责怪朱星杰,但语气还是轻快的,“不在乎的话,干嘛给你酒吧取名叫Magic Club,那是我们一起想的。”小鬼有些得意。


“好吧,我在乎。”朱星杰败下阵来。


“那为什么当初要走。”明明是在质问,但是小鬼的语气就像是问“吃饭没有”一样的普通。


“我们该长大了。”


“是啊,在你眼里我永远是小孩子。”小鬼停下脚步,盯着埋在沙里的一个贝壳。


“..........”朱星杰也停了下来,沉默不语。


“那杰哥你呢,过的好吗?”


“很好,如你所见,我有一间酒吧。挺悠闲的。”


“嗯,看你比我过得好我就放心啦。”小鬼点点头。


“特意过来的吗?”


“不啊,有工作然后顺便来看看。”小鬼撒谎了,他是特意求了经纪人放他的假来看朱星杰的。


“也是。”


“没什么要说的吗,我好不容易来的哎。天快亮了。”几缕太阳光已经落在了海面上,波光粼粼,雾气也渐渐散去。


“照顾好自己,别生病。”朱星杰斟酌了很久才从脑子里搜索出一句像样的话。


他其实想说[小鬼我很想你啊][你回来吧好不好][当初是我不对,对不起][我爱你]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


“好。”小鬼笑了,眼睛都看不见。他又注视了朱星杰一

会:“我走了。”他转身走,沙滩上留下一串脚印。


“王琳凯!”朱星杰喊住小鬼,他很久没喊过小鬼名字了。


“嗯?”


“再叫我一声星杰吧。”


“星杰。”


脚印越来越长,小鬼离朱星杰越来越远。


席朝

《橙柠荔枝冰》第二话 “我喜欢你"

❗❗❗脑洞产物,勿上升正主,谢谢❗❗❗主权贵,副毕侃,星鬼等(详细看tap)


故事发展会很快!


〈链接见评论〉

❗❗❗脑洞产物,勿上升正主,谢谢❗❗❗主权贵,副毕侃,星鬼等(详细看tap)


故事发展会很快!


〈链接见评论〉


席朝

《橙柠荔枝冰》第一话 初见

❗❗❗脑洞产物,勿上升正主,谢谢❗❗❗主权贵,副毕侃,星鬼等(详细看tap)

故事发展会很快!

〈链接见评论〉

❗❗❗脑洞产物,勿上升正主,谢谢❗❗❗主权贵,副毕侃,星鬼等(详细看tap)

故事发展会很快!

〈链接见评论〉

沐音

【人杰鬼雄】囚徒 三

勿上升正主


with @huacha


温吞的甜豆浆顺着食道暖和了全身。小鬼悬着的心多少被安慰了些许。


可是这种舒适感并未久留,芒刺在背的感觉重新回到身边。某一道炙热的视线一直盯在他的后颈上,可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


“你怎么了?”范丞丞鼓着腮帮子问小鬼,还没忘的在吃上一口。


“我没事...”小鬼再看着眼前的食物,登时没了胃口,“我吃饱了...”


“可是你才吃了一点点啊...”范丞丞咽下了食物想了想,“是不是因为j...”


“范丞丞你闭嘴!”黄明昊一听情况不对,匆忙把白粥吞了下去,制止了范丞丞。


范丞丞一脸委屈的看向黄明昊,满脸都写着“我只是个孩子...

勿上升正主


with @huacha


温吞的甜豆浆顺着食道暖和了全身。小鬼悬着的心多少被安慰了些许。


可是这种舒适感并未久留,芒刺在背的感觉重新回到身边。某一道炙热的视线一直盯在他的后颈上,可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


“你怎么了?”范丞丞鼓着腮帮子问小鬼,还没忘的在吃上一口。


“我没事...”小鬼再看着眼前的食物,登时没了胃口,“我吃饱了...”


“可是你才吃了一点点啊...”范丞丞咽下了食物想了想,“是不是因为j...”


“范丞丞你闭嘴!”黄明昊一听情况不对,匆忙把白粥吞了下去,制止了范丞丞。


范丞丞一脸委屈的看向黄明昊,满脸都写着“我只是个孩子我做错了什么”。


黄明昊清了清破完音的嗓子,给周围被打扰到的人扯出一个歉意的微笑,“小鬼,你最。近没有去彦辰哥那里吗?”


“是啊,我有事没事去那儿干嘛。我怕被泽仁打出来。”小鬼翻了个白眼,叉起了腰。


黄明昊还想说什么,但是想到了什么,拿起水杯喝了口茶就作罢了。


三个人又有的没的聊了起来。即使黄明昊尽力在调动小鬼的注意力,但是小鬼依然能接收到那道寒入骨髓的视线。


抖了抖身子,却觉得浑身难受,被一道刺眼的光笼罩着。


“下箭头社团活动要开始了吧,我们走吧”小鬼被盯的浑身不舒服,就拍了拍黄明昊的肩膀说。


“好啊”黄明昊拉起还在吃的范丞丞就走。


“唔,还没吃完呢”范丞丞含糊不清的说。


“别吃了,大傻鹅”黄明昊又狠狠的掐了掐范丞丞,范丞丞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尽管一直被人盯着,但小鬼却一直都玩的很开心,黄明昊也一直分散小鬼的注意力,大家有条不乱的准备着元旦活动。


忙完已经是十点了,尽管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火,店铺还开着霓虹灯,但这个城市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


小鬼独自一人,轻轻的走在路上。


可也不知道是太冷了,还是因为那股炽热的带有杀气的目光,他的身体止不住颤抖。


转进小区,身后的人跟的越来越近,小鬼咽了咽口水,果断的抬腿就跑。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一点,指针转动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小鬼锁上门窗拉上窗帘,草草的洗了把脸换上睡衣,就躺下睡了。


房间黑的可怜,脑海里还有一双眼睛,在凝视着他。


小鬼干脆蒙上被子,强迫着自己沉沉睡去。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坚持下去?”


“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仅此而已。”>


<“飞往xx的GR1720号航班失事,无人生还...”>


... ...


夜,还很长。


斗转星移,世事难料,昨天,同样的星月,同样的时间。王琳凯轻手轻脚的用钥匙打开门走入了潮湿的地下室。


“为什么,哥哥就是不肯主动一点呢~”


朱星杰依旧醒着,却丝毫没有看王琳凯一眼,而是自顾自地望着小小的窗外,即使什么也看不见。


王琳凯看见朱星杰这样,心里压着的火也蹭蹭蹭的冒了出来。


“朱星杰!”小鬼蹲到他面前,看着他的脸又说不出什么重话,“杰哥...如果你非要这样子的话...”


王琳凯没有把话说完,就把脸埋在了朱星杰的颈窝。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琳凯像呼吸般吐出了一句话,“是不是没有小鬼...哥哥就能爱我了?”


朱星杰的嘴张了一下,干涩的喉喽发出一声沙哑的声音,却立马被王琳凯捂住了嘴。


“哥哥,我知道,我知道,你想的我都懂....”


王琳凯隔着自己的手亲吻了朱星杰唇部的位置,“我不会杀了他的...”


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王琳凯在心里念着,就这样抱着朱星杰抱到天亮。


王琳凯自己醒来的时候朱星杰还没有醒,于是悄咪咪的溜了出去,打算给朱星杰买早餐。


急匆匆放下了朱星杰的早饭,王琳凯才慢吞吞的去吃自己的饭。


好巧不巧,正好遇见了小鬼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来吃饭。


王琳凯缩在角落盯着小鬼,看见他慢慢的脸色变白,不禁感到一丝好笑。


为什么啊朱星杰,你会喜欢这种,胆小懦弱的人...


瑾家凉妹子

傲娇王爷女儿身 6

状态不太好……


质量不太高……


不喜勿喷……

状态不太好……


质量不太高……


不喜勿喷……


C。ちねん

假老师和家属们第二回合

http://t.cn/EUnQ3FQ

每天两更以上~
《假老师们和家属2》

链接在评论。

http://t.cn/EUnQ3FQ

每天两更以上~
《假老师们和家属2》

链接在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