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6914浏览    17889参与
阿欣呀.
就算散发了香气 又怎么样呢不爱...

就算散发了香气 又怎么样呢
不爱花的蜂儿蝶儿依旧不会被吸引
因为爱是自由的呀

就算散发了香气 又怎么样呢
不爱花的蜂儿蝶儿依旧不会被吸引
因为爱是自由的呀

minda的世界
五月,下了许多的雨,树叶越发的...

五月,下了许多的雨,树叶越发的绿,花越来越多,孩子越来越好,跑的越来越快了

五月,下了许多的雨,树叶越发的绿,花越来越多,孩子越来越好,跑的越来越快了

minda的世界
补四月,四月时间过的很快季节的...

补四月,四月时间过的很快季节的变化却差不多,不知不觉就五月了

补四月,四月时间过的很快季节的变化却差不多,不知不觉就五月了

loveschummi

这个春天关于大理的回忆【2】

这个春天关于大理的回忆【2】

loveschummi

这个春天关于大理的记忆【1】

这个春天关于大理的记忆【1】

不学禅

再逢

小窗疏影落花愁,
独自婵娟上北楼。
明日春风复遇我,
只是霜雪已染头。

小窗疏影落花愁,
独自婵娟上北楼。
明日春风复遇我,
只是霜雪已染头。

有文化的人业务好

写侯,写着写着出现这样一个人,太喜欢她,想让她拥有姓名。火车上粗粗写点字。
无原型。好桃无关。



“你叫什么?”杀青后黄子韬问。
“春。”编剧熄灭了烟,“我叫阿春。”
“祝你幸福,真心的。”
阿春笑了,但看起来像哭一样,“谢谢,你也是。”

侯是阿春写的第一个剧本。
她原本只是个喜欢写字的人,中学时期读过几本书,便以为自己肚子里有几瓶墨水,后来参加些写作比赛,拿了奖,跟家里人说要学文,将来当作家。结果大学四年荒废青春没当成作家,毕业找工作,她拿着实习和写稿子赚来的钱,自己坐火车北上。
是个夏天,汗黏腻腻的像刚蒸过桑拿。阿春穿着浅蓝色的牛仔短裤和白衬衫,在一群黑黝黝红彤彤的人里白得像一朵鸡蛋花。她听着火车车轮...


写侯,写着写着出现这样一个人,太喜欢她,想让她拥有姓名。火车上粗粗写点字。
无原型。好桃无关。




“你叫什么?”杀青后黄子韬问。
“春。”编剧熄灭了烟,“我叫阿春。”
“祝你幸福,真心的。”
阿春笑了,但看起来像哭一样,“谢谢,你也是。”

侯是阿春写的第一个剧本。
她原本只是个喜欢写字的人,中学时期读过几本书,便以为自己肚子里有几瓶墨水,后来参加些写作比赛,拿了奖,跟家里人说要学文,将来当作家。结果大学四年荒废青春没当成作家,毕业找工作,她拿着实习和写稿子赚来的钱,自己坐火车北上。
是个夏天,汗黏腻腻的像刚蒸过桑拿。阿春穿着浅蓝色的牛仔短裤和白衬衫,在一群黑黝黝红彤彤的人里白得像一朵鸡蛋花。她听着火车车轮与铁链铁轨石块摩擦滚动,觉得这是新生活驶来的声音。
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跟写字搭不上什么关系。广告营销行业,她做客户支持,倒霉,遇到刻薄上司。她性子不服软。创意给的文字她不满意,跟着客户一起要求返工;组长开会提的建议不好,直言不讳。上司骂她,说她一身文人的臭毛病,矫情,又没有做文人的才华。这些也不是不能忍,她最受不了的是:他们冲着做艺术品的目标而去,甲方最后选了一堆垃圾。她那时开始抽烟酗酒,在酒吧认识后来的男友,一个业余撰稿人。
大学同学毕业后做了编剧,上学时文化课不如她,现在混的风声水起,跟组来北京拍戏,约饭时突然问她要不要做编剧。
“挺累的,但是挣的多,比你现在强。”后面补充一句,“我给你拉资源。”
她心动,想起自己业余也做编剧的男友。回家问他要建议,开门时屋里黑漆漆,窗帘间只有一道光隙,餐桌前模糊人影。阿春喊了一声。
男友吸da麻。
阿春早知道。高中时家里有钱的男同学也吸,明明都是放暑假寒假前手抄三遍安全公约与八荣八耻的人——但她理解男友,成年人不用写安全公约,也正常。
这是男友第一次在她面前吸da麻。大概是瘾犯了,他说:“我今晚要赶稿。”
阿春到底没能跟他商量,第二天递了辞呈。她想了很多种说法,如果老板挽留她要怎么回应,什么借口最天衣无缝。
最后只得到对方冷漠的“哦,好。”
回到工位上,她听见两个组的组长聊天,说现在的年轻人,好玻璃心。
阿春对北京的幻想就像玻璃一样碎掉了。

她做了跟组编剧,在组里睡的最晚,起的最早。早上起来改这一天要拍的戏,要结合导演和演员的意思,要识时务看眼色,知道出了分歧时往哪边偏;晚上回酒店改第二天的剧本,要跟刚改过的对上——她想,也好,不用费劲心思想故事,他们要什么样的,我就改成什么样,像贴补丁一样,成本都没有,就是那些她肚子里晃荡不成器的墨水罢了。
阿春跟组走了很多地方,最远去过美国,最破去过山里,很少回北京。在山里那次,手机信号不好,半夜收到男友白天发的消息,听见铃声忽然惊醒,以为剧组又要起来拍戏。
男友问:“你是在做喜欢的事吗。”
阿春想了想,一直想到初中,校车上她和同学争辩,说自己将来绝不做编剧,说讨厌那些迎合大众口味写出来的剧本,她现在正做着讨厌的事,甚至忘记她一开始从广告公司辞职的主要原因。
但她赚了很多钱。
她反问:“怎么了?”
等到天光大亮,村里的鸡开始鸣叫,场助过来敲门。阿春没能等到男友的回信。
从山里出来,她呼吸到城市第一口灰霾的空气,接到警察局的电话。他们通知她男友在酒吧聚众吸毒,被抓了。
阿春说:“哦,好。”
她回家,也不是家,只是跟男友一起租的房子。地上散着手稿,上面的字比起医院的中医还要潦草,每隔几行就有一个大叉。阿春试图辨认上面的字,无果,男友的字只有男友能看懂。
她把纸一张一张仔细收起,放进茶几下的小抽屉里。
她点上一根烟,薄荷味。突然想知道毒品和香烟在味道上的区别。
“可能是自由的味道。”
屋子里还留着男士古龙水和烟酒气息,阿春倚在沙发上歪着头,好像没有难过,也没有可惜。她掏出手机,给男友的支付宝账户里打了一万块钱——他现在肯定收不到,但钱还是要结清——备注:房租和稿费。分手。最后两个字打了删,删了打,完全多此一举。
阿春一个人住在公寓里,不跟组了,开始写小说,没灵感的时候就酗酒抽烟,她不敢碰大麻,怕还没写出什么作品就进监狱;吸了毒写出来的文字也疯,不适合正常人看。
——什么是正常人?
阿春不是正常人。她从此只穿白衬衫,家里拉上厚窗帘,夏日出门打黑伞,皮肤白的像鬼。她去买烟,小骨架在白衬衫里晃,老板瞥了她一眼,问:“成年了吗?”
阿春翻出身份证,上面的她白的像朵鸡蛋花,脸颊也像鸡蛋,“二十五了。”
老板慢吞吞地从抽屉里掏一条女士烟,“哦,你太瘦小了。”
阿春笑了笑,像一颗石头从中间裂了道缝。

阿春的故事讲不完了。
这是她的故事,跟《侯斯顿之恋》没什么关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问为什么发生在民国的故事要叫这个名字。她说我不知道,想写就写了。这年她二十九岁,马上三十,从鸡蛋花变成石头又变成罂粟,指尖夹着的细烟一直是薄荷,她说提神醒脑。她很少能睡着,一层黑眼圈像烟熏妆。还是白,白得像纸,但多多少少泛着黄,像烟酒渍沉进血液里。
记者没见过这样的编剧,与她对话莫名毕恭毕敬,“黄女士,你想过这个剧本会出名吗?”
她说:“没想过,想写就写了。”
想写就写了。想写就写了。大部分问题她都能这么回答。
最后有人问:“为什么不是演技派新人,而是黄子韬?”
她知道对方想要什么答案,却还是笑:“因为他姓黄。”
她说:“还因为他干净。像一朵花。”
春天一直在等待这样的一朵花。春才有价值。

易枝鸟
涂一些乱七八糟的物件

涂一些乱七八糟的物件

涂一些乱七八糟的物件

RUSA

【  清晨起闲院,疏雨似深秋  】

哇……我真的好想坐在这种小院子里看着水从檐上滴落。

把手伸出去接住雨滴,把手伸进积水的石缸里感受浸凉,然后浑身一颤,说不出的舒爽。

摘下眼镜,闭上眼,听着雨打树叶的嘀嗒声,在檐下感受雨滴随着微风拂面而来。

就算不在这种环境里发呆看书,玩手机我也能玩的超级开心啊!

但是在这种地方玩手机不是太辜负美景了吗!

最后,图出自微博:【中国书画诗词院】

【  清晨起闲院,疏雨似深秋  】

哇……我真的好想坐在这种小院子里看着水从檐上滴落。

把手伸出去接住雨滴,把手伸进积水的石缸里感受浸凉,然后浑身一颤,说不出的舒爽。

摘下眼镜,闭上眼,听着雨打树叶的嘀嗒声,在檐下感受雨滴随着微风拂面而来。

就算不在这种环境里发呆看书,玩手机我也能玩的超级开心啊!

但是在这种地方玩手机不是太辜负美景了吗!

最后,图出自微博:【中国书画诗词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