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春卷

2897浏览    194参与
绀野澈风
摸摸春卷 背景有用笔刷

摸摸春卷  
背景有用笔刷

摸摸春卷  
背景有用笔刷

—可食用葡萄干
送给朋友的paro设定。 不可...

送给朋友的paro设定。

不可以用哦

送给朋友的paro设定。

不可以用哦

枫冥离

【冬日宴×空桑美少女】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呵🙃对于期中考试我不想说什么,确实是我这次退步了(大概退了60多名)对于沙雕班主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您高兴就好

本篇《少主观察报告》是以蟹酿橙视角写的,我自己写了都觉得很蒙(大概是阿冥没有谈过恋爱?)

如果不喜欢的话还多多包涵,你们看看就好

少主拿走我的眼镜后,起初我并不能适应。毕竟我是墨门学派机关研究的产物,我的工作就是依靠自身对要研究的事物进行数据分析。

不过现在我有些明白了——少主真的是太好懂了,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她所有的情绪变化都明显地表现在脸上,不需要戴眼镜直接就可以看得到。

比如她在雪中和冰糖葫芦、青团、春卷一起玩耍时,快乐会自然地...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呵🙃对于期中考试我不想说什么,确实是我这次退步了(大概退了60多名)对于沙雕班主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您高兴就好

本篇《少主观察报告》是以蟹酿橙视角写的,我自己写了都觉得很蒙(大概是阿冥没有谈过恋爱?)

如果不喜欢的话还多多包涵,你们看看就好

少主拿走我的眼镜后,起初我并不能适应。毕竟我是墨门学派机关研究的产物,我的工作就是依靠自身对要研究的事物进行数据分析。

不过现在我有些明白了——少主真的是太好懂了,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她所有的情绪变化都明显地表现在脸上,不需要戴眼镜直接就可以看得到。

比如她在雪中和冰糖葫芦、青团、春卷一起玩耍时,快乐会自然地浮现在她脸上。

比如郭管家想对她进行特训,甚至在想如果因为大雪瀑布结了冰能不能将她挂到冰瀑布上,她就露出能把烤乳猪给吓哭的笑容。

比如她见到我时,会惊喜地叫我“阿橙”,展现出的那种笑容,会让我的胸口、机体无意识地一颤。

就连我唯一不能理解的,名叫“喜欢”的那种情感,她也能很顺利地流露出来。

少主单单的一个“笑”,就能展现出那么多不同的情感,这是我戴着眼镜时不能得到的结果。

可我还不能理解,“喜欢”是什么?

因为机体的原因,我不适合在雪天出行,我只能在室内,对少主的活动进行观察。

少主还说,有些东西肉眼是看不到的。

她指了指我的胸口,说要用那里去感受。

“‘喜欢’是指少主见到心仪之人的惊喜比我多的情感吗?”

“不是。我见到的惊喜一样多。”

“那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比我在的时候更快乐吗?”

“快乐是你们带给我的,和‘喜欢’本身没多大关系。”

“那我还不能理解,”我忽然发现在这一点我对少主的观察不是很透彻:“少主可以给我具体地讲讲吗?”

少主仔细地想了想,过了一会儿竟抱住我。

“拥抱能说明些什么吗?”

“大概是,有‘满足’的感觉?”

“少主拥抱我时得不到‘满足’吗?”

“我抱阿橙是安慰和鼓励呀~”

“和喜欢的人抱在一起,就算是外面这么大的雪也不会觉得寒冷了。”

“阿橙要是能出去感受一下就好了,可惜你的机体会被大雪冻坏的。”

“少主要是看见我冻坏会怎样?”

“那我会很担心很心疼。”

我沉默了。

少主轻轻地松开了我,拍拍我的机甲(肩):“阿橙已经很有进步了,接着用心感受下去就好了哦~”

“不过‘喜欢’这种情感,本身就很复杂。阿橙如果实在不能理解的话也不要勉强自己。”

可是。

少主待在我身边时,我有那种“满足”的感觉。

那种可以把我的胸口填满的感觉。

所以这就是“喜欢”的情感吗?

我一个机关产物,也会对人类产生这样的情感吗?

希望可以继续观察少主,得到更多的结论。


煮雪煎茶,凝冬小记。


月亮魚刺身
再发一遍(你他妈 单子不可用

再发一遍(你他妈

单子不可用

再发一遍(你他妈

单子不可用

肉肉链
【食物语】邓阁主的正确用法 擅...

【食物语】邓阁主的正确用法

擅自脑补灯影带娃w川菜们的肉肉冬天一定很暖和吧!捂手手!嘿咿——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食物语】邓阁主的正确用法

擅自脑补灯影带娃w川菜们的肉肉冬天一定很暖和吧!捂手手!嘿咿——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狱岚木笔

打天狗提醒

七花春卷预备

血量4000理论能扛完全程

保险起见膳具堆到4500比较稳定

主力输出主要看飞龙汤

如果没有那么上单体

糖醋沅白,春卷,风生水起,飞龙汤

糖醋沅白春卷必带,破防,免疫

剩下带俩单体

有飞龙带飞龙,(上面说的风生水起是加成)

火锅儿,该你上了

欧洲血统检验驴就位

目测现在天狗的二技能还没激活

🌚🌚🌚🌚🌚🌚

诸君还记得上期打兔子吗

一回合四个盾

一个盾抵消10%伤害

趁今天boss血量还高请尽量多尝试打出最高输出

不靠谱预测:

滚爷请就位,接下来是您的showtime!

七花春卷预备

血量4000理论能扛完全程

保险起见膳具堆到4500比较稳定

主力输出主要看飞龙汤

如果没有那么上单体

糖醋沅白,春卷,风生水起,飞龙汤

糖醋沅白春卷必带,破防,免疫

剩下带俩单体

有飞龙带飞龙,(上面说的风生水起是加成)

火锅儿,该你上了

欧洲血统检验驴就位

目测现在天狗的二技能还没激活

🌚🌚🌚🌚🌚🌚

诸君还记得上期打兔子吗

一回合四个盾

一个盾抵消10%伤害

趁今天boss血量还高请尽量多尝试打出最高输出

不靠谱预测:

滚爷请就位,接下来是您的showtime!


雨連可
一个月了。我终于画画了[虽然很...

一个月了。我终于画画了[虽然很敷衍]【背景是官图X

一个月了。我终于画画了[虽然很敷衍]【背景是官图X

枫冥离

【冬日宴×空桑美少女】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我是起名废,这次的合集标题是拜托我班上会写文的妹子起的

出场人物:少主,忽略剧情的全员向,包括云华引春三小只,月上琢心三人组,碧海澄空F4。

少主的设定是十七岁,有感情线(主佛跳墙)十七岁之前发生的事和少主私设详见《美食化魂,一味倾心(食物语)》合集

本章专门是写少主十七岁发生的事,主日常甜文~希望你们喜欢!红心蓝手和评论up!

“哇——下雪啦!”青团惊喜地叫道。

“莲花仙人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可我们真的渴望下雪的时候,他还是会满足我们的呀。”春卷也很开心。

“那当然!冰莲大哥可不愧为跟我一样的‘冰糖’兄...

参加冬日活动❄️感谢活动主办方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我是起名废,这次的合集标题是拜托我班上会写文的妹子起的

出场人物:少主,忽略剧情的全员向,包括云华引春三小只,月上琢心三人组,碧海澄空F4。

少主的设定是十七岁,有感情线(主佛跳墙)十七岁之前发生的事和少主私设详见《美食化魂,一味倾心(食物语)》合集

本章专门是写少主十七岁发生的事,主日常甜文~希望你们喜欢!红心蓝手和评论up!

“哇——下雪啦!”青团惊喜地叫道。

“莲花仙人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可我们真的渴望下雪的时候,他还是会满足我们的呀。”春卷也很开心。

“那当然!冰莲大哥可不愧为跟我一样的‘冰糖’兄弟。”冰糖葫芦带上他那一串如冰糖葫芦上的山楂果的灯笼欢快地跑了出去:“噢!来追我——来追我!”

坐在屋顶上的冰糖湘莲和位于室内的龙井虾仁同时皱眉道:“啧,聒噪。”

外面的雪花一片一片,像鹅毛般落下。我忍不住探头探脑,想看看外面的雪景。

还没看到什么呢,头顶被人用收拢的折扇猛地一敲:

“呜!好痛!”我捂着头顶,委屈巴巴地看向我对面手拿折扇,腰青玉之环,发尖微微泛着桃花色的龙井虾仁。

“东张西望些什么?我好不容易从玉茗山过来教你茶艺,你却这般态度?”

“我。。。我这是。。。”我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说个所以然出来!”龙井虾仁不理我了,蹲下身打开折扇扇着红泥小炉里的炉火。

柴草烧出的香气扑鼻,茶壶飘出白色的水雾来。龙井虾仁精心侍弄,眼里完全没有捂着头顶的我。

“我是想看看。。。蜡梅树枝上的雪,能不能收了做茶水。。。。”我嘟哝着扯了一句。

“哼。”龙井虾仁看都不看我一眼。

好的是我自讨没趣。

龙井虾仁起身拿了红木案上的青瓷茶盏,从红泥小炉上拿起配套的青瓷茶壶斟开茶水。碧绿的茶汤盛在小巧的盏中,淡淡的茶气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玉茗山上的芽尖和空桑的泉水。尝尝看。”

我捧起茶盏,抿了一口。

“玉茗山上的。。。玉龙芽?”我放下茶盏问他。

龙井虾仁的脸上微有赞许之意,他打开折扇,遮面问道:“怎知?”

“入口淳厚,气势磅礴,宛若游龙。”

“不错,进步很大。”龙井虾仁收了扇:“这次留给你的课业,是好好研习。下次我喝你煎的茶,也要有你说的这三种口感。”

我惊异地瞪大了眼:“上回不是说教我挑茶具的吗?怎么又要煎茶?!”

“咚——”

“哎呀!疼——”

他又拿扇子敲我脑袋,凑近道:

“我是你的茶艺老师,只负责教你茶艺,你给我好好学。”

“那你还抱怨我送你的茶具不好看?!”

“。。。”他放下扇子,沉默了几秒:

“那下次你来玉茗山,我给你见识见识我珍藏的茶具是什么样的。”

煮雪煎茶,凝冬小记

一只梨子

一品锅"好惨"一男的,羊肉泡馍和小团子们都太可爱啦,哈哈哈哈哈!!!

一品锅"好惨"一男的,羊肉泡馍和小团子们都太可爱啦,哈哈哈哈哈!!!

我就是那个二打六
滿花的春卷的圖不一樣的!超級可...

滿花的春卷的圖不一樣的!超級可愛啊!
明明餃子和余鄉哥哥也沒轉的!

滿花的春卷的圖不一樣的!超級可愛啊!
明明餃子和余鄉哥哥也沒轉的!

我爱p大
单抽出不了奇迹,单抽只会出春卷...

单抽出不了奇迹,单抽只会出春卷.

单抽出不了奇迹,单抽只会出春卷.

谁家少主不恰饭

空桑夸夸群
大家都爱少主♪⸜(๑ ॑꒳ ॑๑)⸝♪✰

空桑夸夸群
大家都爱少主♪⸜(๑ ॑꒳ ॑๑)⸝♪✰

虞琬

【食物语乙女向】空桑少主的日常(8)

*大概是ooc了

*偏感情向,慎入

*我又再一次肝起了少主与管家的感情戏(秃了)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今天是锅包肉离开空桑的第十天,他怎么还不回来啊?我趴在桌子上,出神地看着窗外那在风中颤动的白桦树枝。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大概是ooc了

*偏感情向,慎入

*我又再一次肝起了少主与管家的感情戏(秃了)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今天是锅包肉离开空桑的第十天,他怎么还不回来啊?我趴在桌子上,出神地看着窗外那在风中颤动的白桦树枝。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诗礼银杏一句又一句地念着伤春悲秋的诗篇,我心中突然就有了些伤感。我从桌上直起身子,抬头看着太师椅上捧着一本诗书的诗礼银杏,略带不满地抗议道:“诗老师,现在是冬天啊,您可不可以念几句应景的诗啊?”

     诗礼银杏从书中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很有老夫子那种威严的感觉——当然我并不会怕就是了。“应景?学诗便是学诗,何必得应景?”

     “那您也不该说这些很伤感的诗啊!要不咱今天就别学了……”

     诗礼银杏很严肃地看着我,缓缓把诗书放下,说道:“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少主说好随为师学习诗作,怎可如此半途而废?”

     我赶紧大声辩解,直呼冤枉:“没有没有!诗老师您瞧我是这种人吗?我还没随着您通读四书五经学遍六艺经传,怎么可能半途而废?必不会啊!”

     诗礼银杏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如此便好,”他淡淡地说着,“……也罢,你今日也没有学习诗文的意思了,便回去歇着吧。”

     听到这句话,我如蒙大赦地卷了案上的书籍,正欲出门却被他叫住了。“少主,”他说,“锅包肉今天回来。”

     我十分惊讶:“是吗?哎呀,他都没说啊!过几天不就是……”说到这个,我就想起了那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完了,这下真完了,我还没给锅包肉买礼物啊!

     这几天忙着还从九重天借的钱,忙得我走路都打颤。如果不是锅包肉不在,我还真没发现空桑已经欠了一屁股的债,天天都在破产的边缘来回试探。被账单压得快喘不过气的我,朝电话那头的老爹发出疑问的声音:“真的不是因为你和老妈天天旅游,所以空桑没钱了吗?”

     然后老爹就掐了我的电话,顺便把我拉进了黑名单。

     走在回房的路上,我还在想着送什么礼物显得我很有诚意。之前锅包肉过生日我一直都是送烧刀子酒,哪知这个魔鬼他收了礼物后张口就说了一句:“这酒里面该不会下了毒吧?”

     我当时就很吃惊,对着他大喊:“怎么可能?最多也只是给你下泻药!”

     然后我就被扔进了瀑布洗去尘世烦恼。

     所以为了讨好魔鬼管家,今年是万万不可以再送烧刀子酒。可是送什么好呢?除了喜欢喝酒,锅包肉看上去倒是无欲无求……所以很难办啊!

     正当我一边想一边走过广场时,鹄羹急匆匆地朝我这边跑来:“少主!您快去庄园门口吧,出事了!”

     我停下脚步愣了愣。“怎么这么慌张?出了什么事……”

     “锅包肉在回程途中,被食魇攻击了……”

     我耳边顿时就轰的一声开始嗡嗡作响,像是有一群蚊子在边上飞来飞去似的。没等鹄羹把话讲完,我立刻就向着庄园门口冲去。

     庄园门口,一个金色的身影被一群食魂围着检查。锅包肉扶着墙站着,似乎连“站”这么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都让他感到吃力。我放缓脚步,慢慢走近他。等看到锅包肉此时的样子时,我心一下子如坠海底,凉了一片。

     明明那么爱整洁的锅包肉,此刻身上满是伤痕与血污,头发也凌乱着,完全不是他平日里的样子。

     锅包肉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回过头来看我。“……少主?”

     我喉咙有些发干,张嘴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我定定地看了他一会,说:“你……受伤了?”

     “啊,”他若无其事地换了个姿势,倚着墙说,“比起受伤,还是这副不整洁的样子更让人难受啊。”

     “我告非!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个?!”我终于忍不住了,朝他大声喊道,“你的洁癖可不可以用在合适的时候?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郭保友?!”

      锅包肉没有说话,而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然后他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抱歉,少主,让您担心了。”

      我别过头去,压根就不想看他这样子。什么狗屁整洁,能比他人更重要吗?

      饺子上来打圆场,和事佬一样地说:“好了好了,你们年轻人的事,以后再说。好在这次锅包肉是安全回来了,要我说少主你也不要太——锅包肉!你怎么倒了?快来人把他扶到床上去!”

 

      锅包肉的房间里挤着大大小小的食魂,都紧张地看着饺子在给锅包肉仔细检查伤口。我缩在房间的角落里,不是很想站到锅包肉跟前去。

      “啊呀,脉象沉而细软,气血两虚,看来是有些失血过多了,”饺子说着,然后在他的药箱里面翻来翻去地找东西,“无碍,吃几剂药,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真的没问题吗?”我伸长了脖子看着床上闭着眼的锅包肉,“他流了好多血来着……”

      “我说少主,你这是信不过我的医术啊,”饺子从药箱中抬起头看我,“唔,现在的年轻人啊……”

      我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赶紧缩回了角落。啊,没事就好。

      “诶,那个是什么呀。”春卷抱着花,倒是很眼尖地发现了东西。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张染了些血迹的白色信笺。

      “啊,那个啊,”青团摸着脑袋说,“刚才饺子爷爷给锅包肉哥哥检查伤口时,这个东西从锅包肉哥哥胸前的的衣服里面掉了出来。看起来那个东西对锅包肉哥哥很重要呢!我怕锅包肉哥哥醒来以后找不到,就捡起来放到窗台上了。”

      虽然不知道那封信是写给谁的,亦或是谁写给锅包肉的,但我还是大力称赞道:“青团,做得好!晚上给你加一个鸡腿!”

      鹄羹走到窗台边上把信笺拿起,疑惑道:“这是谁的信啊?”

      佛跳墙皱着眉想了一会,提议道:“不妨念出来听听。”

      鹄羹点点头,然后把信展开,念到:

“锅包肉:

        你给我的信我已经收到了。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所说的冰城道台府,也想听一听你那些记忆中的故事。如你所说,我的窗外确实有落雪,只不过白桦树上并没有夜莺在歌唱。不知你那边是什么景色,发生了什么事?等你回来了,一定要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不可以瞒着我啊。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会带着我送的烧刀子酒去东北,是东北的烧刀子不正宗,还是不好喝?我说魔鬼管家,你之前不还怀疑我在里面下毒吗?现在怎么又主动喝起来了?嗨,你这个口是心非的人。

        唔,你喝醉了以后还挺可爱的,起码能跟我讲讲实话。等你酒醒了,可不要忘了你说过什么啊,不然我就直接把你送去守菜园子,还开除你的管家职位——你别不信,我说到做到!你一反悔我马上就把龙井虾仁扶正!

        最近又从东坡肉那里得了几坛好酒,是他宝贝得不得了的罗浮春。你人在东北,现在的庄园里没有我可以送酒的人——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正好可以把它们送给你,虽然不是你最喜欢的烧刀子酒……”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众食魂不约而同地、沉默地看向我。鹄羹念完信以后,也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我。

     我呆呆地立在原地,脑海里不断想着刚才鹄羹所念出来的话。只那么一瞬,我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

     那是我写给锅包肉的回信。

 

     大概晚间的时候,锅包肉醒了过来。

     当时我正坐在他床边抱着一本书背诗。我抬头一瞥就看见锅包肉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把书合上,带着歉意地看向他:“对不起,是我背书声音太大了,吵到你了?”

     锅包肉摇了摇头,声音沙哑低沉,像是很久没喝水一样。“少主,”他说,“很抱歉让您担心了,我……”

     我摆摆手,说:“好了,你别说了,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你休息一下,这几天就别干了。”

      “少主?!”锅包肉的声音中有一点点惊慌,他似乎还要挣扎着坐起来。但估计是扯到了伤口,他倒吸一口冷气,又一下子倒了回去。我被他这样子吓了一跳。“你这是干什么,一个伤员怎么没有一个伤员的样子?”

     “少主!您……我……”

     我疑惑地看着他,然后恍然大悟。锅包肉怕不是以为我真的开除了他的管家之位?

     “你不在这些时候,我也试着管理了一下空桑。虽然不及你,但我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我告诉他,“你可以休息了,管家大人。”

     锅包肉怔愣了片刻,然后要开口说些什么,但饺子已经端着汤药进来了。

     “啊呀,年轻人,”饺子笑眯眯地凑过来,“终于醒了啊,不然少主就要守你一晚上了。”

     我被那熟悉的草药味熏得快晕过去,连忙往边上挪了点位子。“我说饺子,你就没有不苦的药吗?我闻着这味道都想吐……”

     饺子把药碗递给锅包肉,回答道:“又不是给你喝的,是给你家管家喝的——你瞧,他这不全喝了?”

     锅包肉神色平静地举着碗,然后仰头将药一饮而尽,就像在喝酒似的。我啧着嘴,崇拜地看着他说:“这么面不改色的嘛?锅包肉,我敬你是条汉子!”

      “啊呀,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退役外交官啊。”

     饺子把药碗收了,然后轻飘飘地走出房门。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我和锅包肉。

     锅包肉揉了揉眉心,眼中闪着一种复杂的情绪。“伊蓁蓁,”他低声问我,语气中带着一点不安与难过,“你……也觉得我像外交官吗……”

     面对他这听起来莫名其妙的问话,我的大脑当机了一会,过了几秒钟之后才缓慢重启。我蓦然心惊,难道锅包肉其实不喜欢别人将他看作一个外交官吗?可他不是……我忽然记起,锅包肉是那个特殊年代的外交官。

     这也难怪了。

     我抿了抿嘴,没有办法回答这个有一点沉重的问题,于是便转移话题:“你怎么不用敬称了?”

     “……看来我的礼仪还没能做到完全的滴水不漏啊。抱歉,少主,以后我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身份。”

     我沉默地看着锅包肉。半晌,我长出一口气,轻声说:“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少主。”

     锅包肉吃惊地看着我:“少主,请不要说这样的话。”

     “我知道我几斤几两。我年少不懂事,还贪玩,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大家,保护空桑。如果不是你,恐怕空桑早就会毁在我手上了……”

     “少主,”他立刻打断我的话,“守护您和空桑,本身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谁家管家能做到你这种朝朝暮暮只为工作的程度?别骗我了,”我面带微笑地看着他,“我总是在给你制造麻烦。你也总说’您真的很擅长给人添麻烦,能让我先把工作做完吗’这样的话,我一定让你很失望。”

     “少主,我不是……”

     “我现在想想,你说的很对。虽然你对我很苛刻,但我其实很感谢你,”我身体微微前倾去直视锅包肉金色的双眼,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锅包肉,我并没有怕你。”

      锅包肉注视着我,竟是愣住了许久。

      我站起身来,然后张开双手,俯身将他拥入怀中。

      “谢谢你啊,锅包肉,”我在他耳边轻声说,“所以,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锅包肉在床上休养了几天。

      饺子到我书房里来,用老人埋怨年轻人的语气和我打锅包肉的小报告:“啊呀呀,锅包肉这个年轻人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才在床上躺一天,就偷偷摸摸下地,还到书房里去批改公文!哪个病人有他这个样子的?我刚刚去查房,他又不在!听春卷说,他又去靶场了……”

      我伏在窗台边,出神地看着不远处的靶场。冬日暖阳下那个金色的身影,依旧是那么灿烂夺目。他挽着那把红色的白羽弓,然后搭箭,松手——正中红心。

      “您要理解一个工作狂没有办法释放精力那种抓耳挠腮的不适感啊,”我回头冲饺子笑,“您多担待担待——锅包肉劳您费心了。”

      饺子唉声叹气地走了。我继续伏在窗台上看着锅包肉以一种优美的姿态射箭,忽然就觉得若是锅包肉可以参加几百年前的木兰秋狝,英姿飒爽绝对不会逊色于善骑射的满洲八旗子弟。

      “少主?”

      我回过神来:“诶,青团,你有什么事吗?”

      青团扒着窗台,小声地问我:“少主,锅包肉哥哥受伤了。那……他明天的生日会还过吗?”

      我这才想起,明天是除夕,也是锅包肉的生日。

      “过,怎么不过,”我斩钉截铁地说,“我就是被九重天的人追着讨债都要给他过生日。”

       好听话谁都会说,可是我到底要送锅包肉什么称心如意的礼物呢?我脑子里面乱乱的,没有一点思绪。青团踮脚太久,脚麻了,直接滑倒在地上。倒下以前他乱挥的手打落了我装信的木匣子。

       我赶紧把青团扶起来,然后去抢救我那可怜的木匣。木匣子落在地上裂开了,信笺露了出来。

       我叹口气,将信笺捡起。就那么随意的一瞥,我就看见了信开头的一排字:“您有去过冰城道台府吗?我曾在那里度过许许多多的岁月……”

       冰城道台府?我猛地想起了锅包肉问我“你也觉得我像外交官”时那复杂的神色与难过的语气。

       霎时间,我脑海中电光火石般地划过了一个念头。

       我想我知道我要送锅包肉什么礼物了。


——————————————————————————————————

完结倒计时:1

下一章完结!但是可能不会很快出来,因为有一点长

完结篇很长的不知道有没有人耐心看(惆怅)

是少主告白好还是管家告白好呢?(深思)




枫冥离

【食物语×女主向】

今天正好是堂老师 @七堂🍬🍭 生日!祝老师生日快乐!老师画画可棒了www超喜欢老师的画风。(听说老师喜欢一品,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老师能看看我写的关于一品的文【文笔渣。如有什么不妥致歉_(:τ」∠)_】)

顺便说一下我文里的少主也到了十岁。最近几篇文写的都是少主十岁的生辰宴,全员向,你们想看的都有。

正好我昨天把第六章刷完了,忍着没哭😭灵感来源于游戏中“众星捧月”的图。

希望你们喜欢~渴求红心蓝手加评论🙈

“美人,该起床了。”

每晚我伴随着香气入睡,早晨又在香气中醒来。我睁开眼,对上一双温柔得快溢出来的异瞳。

一只是茶色的,另一只是红色的。我甩了甩脑袋,那双眸里映着的小小的我也甩了甩脑袋。

他笑了:“五...

今天正好是堂老师 @七堂🍬🍭 生日!祝老师生日快乐!老师画画可棒了www超喜欢老师的画风。(听说老师喜欢一品,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老师能看看我写的关于一品的文【文笔渣。如有什么不妥致歉_(:τ」∠)_】)

顺便说一下我文里的少主也到了十岁。最近几篇文写的都是少主十岁的生辰宴,全员向,你们想看的都有。

正好我昨天把第六章刷完了,忍着没哭😭灵感来源于游戏中“众星捧月”的图。

希望你们喜欢~渴求红心蓝手加评论🙈

“美人,该起床了。”

每晚我伴随着香气入睡,早晨又在香气中醒来。我睁开眼,对上一双温柔得快溢出来的异瞳。

一只是茶色的,另一只是红色的。我甩了甩脑袋,那双眸里映着的小小的我也甩了甩脑袋。

他笑了:“五年过去了,美人怎还像初见我时抱着我不肯撒手?”

我打了个哈欠:“啊?我们已经认识五年了吗?”又带着些许起床气,问他:“你说这话是不想陪我睡了吗?”

佛跳墙伸手拂了拂我的头发:“怎会?”他用他的鼻尖蹭蹭我的脸:“美人若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就不会恼了吧?”

他温柔地看着自己怀中的小女孩,五年前初见时的一团孩气已经脱去一部分,揉着一双漂亮的茶色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他嘴角不禁上扬了好几个弧度:“今日,可是我家美人的生辰啊。”

(一)

我靠在门边的衣柜前换衣服,听到佛跳墙在门外对一些人说:“少主在里面换衣服,可不能偷看哦。”他们问“少主什么时候出来”时,我换完衣服推开房门。

门外是青团、冰糖葫芦和汤圆。青团一看到我眼睛就亮了,左耳下悬挂的青穗欢快地晃了起来。

“这是青团做的青团!”

“这是小葫芦做的冰糖葫芦!”“少主,这是我做的酒酿丸子。”

冰糖葫芦和汤圆不甘示弱。

仨人一起大声喊道:“少主生辰快乐——!!!”

“谢谢~”我一一收下,不忘捏一把汤圆柔软的脸。“呜呜,少主今天过生辰也不可以捏我的脸。”

“你们怎么不去上早学?迟到了可是会被诗老师留堂加作业的。”

青团说:“在等春儿呢。春儿怎么还不来?”

“哎呀,大家。。。我来晚啦。”

不远处,春卷手捧着一大束粉嫩的花还有一个花环朝我们跑来。喘匀了气,说:“我出门遇见松鼠鳜鱼哥哥,他说今日是少主生辰,让我把这一大捧月季花给少主送去。我挑了一部分做了花环,还有的给少主插花瓶里。”他把粉嫩精致的花环戴在我头上:“少主生辰快乐!要像花一样幸福呀~”

“少主今天不用上早学吗?”冰糖葫芦问我。

“今天我生辰,诗老师说准我半日假。”

“啊?不公平不公平!为什么食魂没有生辰!”冰糖葫芦不满地大叫。

“凡人只要过生辰,就可以不用上早学吗?”太小了还没到上学年纪的汤圆似懂非懂,可小脸又垮下来:“为什么食魂没有生辰?”

我捏捏他的脸颊轻轻向上扯:“食魂虽然没有生辰,可是化灵后却能给人们带来幸福。”

“我的生辰有你们陪伴,早就幸福得花满空桑了~”

(二)

虽然诗老师准我半日假,但我还是和青团春卷来到孔府。他们上早学去了,而我遇到了孔府大师兄——八仙过海闹罗汉。

他也看到我了,笑着唤道:“师妹——”

他的小师妹头顶着粉色的花环蹦蹦跳跳地跑到他面前,她笑着回他一句“师兄”。他知今日是她生辰:“生辰快乐。我记得老师准你半日假,这会儿怎么过来了?”

“诗老师用木质小鸟给我传信通知我过来的。老师在房间里吗?”

“在的。师妹进去吧。”

(三)

长长银发垂至脚边,手捧卷轴的诗老师坐在太师椅上。“诗老师~”我走到他面前,拱手向他行礼。

“生辰快乐,为师给你备了份礼物。”他放下手中的卷轴,指了指我面前一个方方正正的包裹:“试试合不合身,换上给为师看看。”

换装后的少女一袭紫衣,齐胸的渐变紫色飘带和衣袖末端缀着金黄的银杏叶片,深紫色的裙摆拖到地上。她转了个圈,裙摆飞扬,白色衬裙底部都印着金色银杏叶片的印花。

他点头微笑,满意道:“不错,不错。不枉为师近日突击女红。。。”意识到自己失言,再多言语也掩饰不了他脸红的事实。他赶紧调整姿态,询问我:“这份礼物,你。。。可还喜欢?”

“喜欢!谢谢诗老师!”我狂点头道谢。

“先别急着道谢。为师还想问,你可愿做我的助教?”

“哎?!”



美食化魂,一味倾心。


卡卡的厨房
有一天早上突然想吃春卷。 冰箱...

有一天早上突然想吃春卷。

冰箱找出一把韭菜,又翻出朋友送的红薯粉丝,炒蛋调馅,迅速的包上一盘。

没用油炸,只用略宽一点点的油两边煎脆。

馅调的淡一些,韭菜香粉丝Q,吃完喝一杯酸梅汤,每一餐都是无比重要的存在。 


有一天早上突然想吃春卷。

冰箱找出一把韭菜,又翻出朋友送的红薯粉丝,炒蛋调馅,迅速的包上一盘。

没用油炸,只用略宽一点点的油两边煎脆。

馅调的淡一些,韭菜香粉丝Q,吃完喝一杯酸梅汤,每一餐都是无比重要的存在。 


小余弦.c

春卷和眼睛特写(?)

春卷和眼睛特写(?)

小余弦.c
那天看了34的小妈文突发奇想!

那天看了34的小妈文突发奇想!

那天看了34的小妈文突发奇想!

瑾月紫
可爱的春卷~这个时装好看(。・...

可爱的春卷~这个时装好看(。・ω・。)ノ♡

可爱的春卷~这个时装好看(。・ω・。)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