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春牧

15.4万浏览    804参与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九

*拋飛吻*


他很想親卻親不到的時候,就會開始用飛吻傳情。


一開始他拋我接,狀況甚是甜蜜,

不過有一次他連續扔了三個飛吻,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閃避,

他扔左我閃右,他扔右我閃左,他扔上我蹲下。

那次開始好像就變成了躲子彈的遊戲。

偶爾被飛吻砸到我還會後退兩步,用手在頭頂表示-5滴血。


有一回他連續砸了十多個飛吻,我沒閃好,

當場血量歸零,倒地,手還在胸口化十字表示死亡。

然後他就衝過來做人工呼吸了。


現在想想,好像好幾年沒玩這種傻傻的遊戲了,還有點懷念呢。


*拿相機*...


 

*拋飛吻*

 

他很想親卻親不到的時候,就會開始用飛吻傳情。

 

一開始他拋我接,狀況甚是甜蜜,

不過有一次他連續扔了三個飛吻,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閃避,

他扔左我閃右,他扔右我閃左,他扔上我蹲下。

那次開始好像就變成了躲子彈的遊戲。

偶爾被飛吻砸到我還會後退兩步,用手在頭頂表示-5滴血。

 

有一回他連續砸了十多個飛吻,我沒閃好,

當場血量歸零,倒地,手還在胸口化十字表示死亡。

然後他就衝過來做人工呼吸了。

 

現在想想,好像好幾年沒玩這種傻傻的遊戲了,還有點懷念呢。

 

*拿相機*

 

大部分是為了拍我做的料理,還有我。

雖然常常糊掉,但是有這份心力也是好的,

畢竟他連用手機自拍也是慘不忍睹。

 

但因為他手指纖細修常、骨節分明,

所以拿起相機專心調整鏡頭的樣子特別好看,

我常笑說他老是把我拍醜了,

他卻總是用「我的MAKI怎麼拍都不會醜」來搪塞我。

 

好吧,我接受這個說詞。

 

*說八卦*

 

不知道為什麼,他老是可以打聽到一些小道消息,

每次只要看到他回到家還來不及放下包包,就對著我挑眉,

就知道他又聽到什麼八卦了。

 

那些人應該是被他老實可靠的外表欺騙了吧!

 

*鬧脾氣*

 

不管幾歲,該幼兒化的時候就是會幼兒化。

 

有時候我也有錯,

我不知道部長當時是怎麼訓練成功的,

我只知道等我回頭接手的時候

毫無懸念,他就是一個春田。

 

也不是真的生氣或怎麼,他就是存心想跟你鬧,

那時候那張臉真的是越看越欠打,

所以,也不能怪我真的出手了幾次,好險我扔東西的技術一直沒變差。

 

印象最深刻的時候是他要去上海前幾天,

他第一次幼兒化,行李不好好整理,

亂塞亂折,不該帶的帶了一堆,該帶的還全部扔在桌上,

那個,咳,最後的結局先別提了,

只能說地點真的很重要,最後兩個人的膝蓋都瘀青了,

他連到了上海,還傳訊息跟我抱怨膝蓋會疼。

 

能怎麼辦,我也疼啊!

 

*睡不著*

 

其實他是個很好睡的人,

睡不著的時候通常都是有心事,

但這個人心也大,

再難解決的事件他頂多就翻滾個兩三天,之後想開了就一切正常。

 

但有幾次事件除外,其中一件是媽過世的事情,

另外一件是我出了一場車禍。

 

據說我被送到醫院的時候渾身是血,昏迷了好幾天才醒,

而春田不想停止工作,只是下了班回家洗了個澡就往醫院鑽,

高大的身軀縮在小小的簡便床上,

聽說,那些晚上他就盯著我看,直到真的累了才有辦法睡著。

就連出院之後,他這種不安全感還是保留了好久,

只要我不在他身邊,他就睡不好。

 

連出差都不例外。

 

能怎麼辦呢,我很感謝老天爺讓我有醒來的機會,

但同時又忍不住埋怨上蒼讓春田得經歷這些。

 

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醒過來見到他的那一眼,

那個掛著黑眼圈滿下巴鬍渣的大叔,抱著我大哭的那一幕。

 

-待續-


doradorala

【牧春牧】柴犬的烦人手册

通常从清晨开始。

在一起后,牧才发现,春田能和自己醒得一样早,不过懒得起床。在自己转向他这边时,跟着侧身看过来。

刻意放轻的呼吸,软软抚上牧的脸。有几次牧实在装不下去地睁开眼,只见春田还直直地盯着没动。

“嗯?”

“……嗯?”

“在看什么?”

“……不知道。”

“那……转过去啊。”

“等一下……再一会,再看一会。”

可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哪怕闭着眼睛,也很难不心浮气躁啊。

于是醒过来便背对他,没两天,身后悉悉索索,春田像大型犬一样磨磨蹭蹭拱到他的枕头上,贴着他的后背搂上来。

“阿牧你生气啦?”

什么跟什么?

“最近都,嗯,看不到。”

才第二天。

“啊,抱歉,吵到你了?”

拜托,别再用这种委屈巴巴的语调……

原本被他吹到后颈的呼吸...

通常从清晨开始。

在一起后,牧才发现,春田能和自己醒得一样早,不过懒得起床。在自己转向他这边时,跟着侧身看过来。

刻意放轻的呼吸,软软抚上牧的脸。有几次牧实在装不下去地睁开眼,只见春田还直直地盯着没动。

“嗯?”

“……嗯?”

“在看什么?”

“……不知道。”

“那……转过去啊。”

“等一下……再一会,再看一会。”

可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哪怕闭着眼睛,也很难不心浮气躁啊。

于是醒过来便背对他,没两天,身后悉悉索索,春田像大型犬一样磨磨蹭蹭拱到他的枕头上,贴着他的后背搂上来。

“阿牧你生气啦?”

什么跟什么?

“最近都,嗯,看不到。”

才第二天。

“啊,抱歉,吵到你了?”

拜托,别再用这种委屈巴巴的语调……

原本被他吹到后颈的呼吸激得缩起脖子,听到这里,牧的肩膀放松下来:

“没有。就想换个姿势。”

那边呆呆地反应了一会,又呆呆地挨近,继而呆呆地埋脸进他的颈窝,配上一句呆呆的话:“哦。”

沉浸在爱人怀里的牧抽空思考地眨了眨眼:背后这位,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仿佛回答他的疑惑,春田没来由兀自轻笑,用鼻尖蹭了蹭他的发梢,嘟囔了声“早安”又安心地回笼觉。


有时候真搞不懂春田在想什么。

一起坐在Wonderful喝酒听歌,换曲子的间隙,春田忽然用手指点了点他的手背,接着凑上来煞有介事地刮了刮,然后抬头煞有介事望一圈,煞有介事地恍然大悟:“原来是灯光啊。”

没过多久,又拿自己的手过来挨着比对。

“阿牧,你的手好薄。”

“咦,阿牧你虎口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痣……啊看错了。”

“这个袖扣是上次我们买的那对?”

“诶,裤子上怎么沾到蓝色……”

牧看住他下一秒预备摸上自己大腿的手。

嗯?

春田的动作随话锋一转,乖乖回到自己的膝盖上:“哦,灯光啊。”

真是,一眼就被看穿。


或许索性仗着“被看穿了”这点,乐此不疲地重复一些事。比如明明拍了左肩偏要绕到他的右边出现,走回家的路上装模作样一会才完全握住他的手,闹点情绪时故意撅起嘴,见他在沙发上坐下,没一会也闷声不吭挤过来。

“过去点啊。”旁边一片空的。

“我要伸腿。”还真抬腿搁上了。

安静没几分钟,固定台词“阿牧你在吃什么呀挺好吃的样子”伴随啊呜一口,把他刚拿到手里/咬了两口的零食全吞下,被嫌弃了又改吸吧吸吧闻到他的脖子,发现新大陆一般:“什么味道?好闻!”

“不就是你上次买的沐浴露嘛。”

“诶~~为什么我用了不是这个味道?”

气味这种事,属于化学范畴,还是心理范畴?还没等牧想出个所以然,春田歪到他大腿上。

“干~嘛?”

“困了。”

“回房间睡啊。”

“不~要。”

又来。

“我要去洗手间怎么办?”

春田一个打挺坐起来:“去吧。”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

“咦阿牧你笑什么……诶诶不说要去厕所吗……干嘛笑这么大声……我没说笑话呀……喂,阿牧,阿~牧……”


牧凌太在25岁那年遇到了春田创一。

说着老掉牙的冷笑话,时不时把自己卷入吃力不讨好的境地,单纯吃到他做的饭就满脸用力地开心,明明被别人吐槽能力平平却依旧情绪高涨地做了份巨细靡遗的新人手册。

算缺点的话,十个都不止吧。

可是呢。

牧低头看住不知何时趴自己腿上睡着的春田。

想和他在一起。决定了,一直到现在。

像在寒冷的季节里吃到茶碗蒸,开头有些烫,最终暖得很定心。

他可以捧着这份暖,哭出来,笑下去。

还有。

“起——来!”

“喂!!阿牧你干嘛!”

“腿酸了,旁边去。”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八

*逛超市*


這是我們生活的一環,重要的一部份。


總是他推著車,我選著該買的東西,

偶爾經過餅乾零食區,

他就會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拿個一兩包,還會故意埋在蔬菜的下面,

然後在結帳的時候看著我吃驚的神情,一臉得意。


呵呵,真是傻孩子。


*遠距離戀愛*


一開始其實我很沒信心,畢竟他的魅力比他自己想像的大多了。

但那只是一開始,面對一個什麼事情都會報備的人,你很難心生懷疑。即便不在面前,我還是幾乎可以模擬出他的生活軌跡。


每天的LINE訊息永遠讀不完,

一半以上是在喊著「MAKI~」...

*逛超市*

 

這是我們生活的一環,重要的一部份。

 

總是他推著車,我選著該買的東西,

偶爾經過餅乾零食區,

他就會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拿個一兩包,還會故意埋在蔬菜的下面,

然後在結帳的時候看著我吃驚的神情,一臉得意。

 

呵呵,真是傻孩子。

 

*遠距離戀愛*

 

一開始其實我很沒信心,畢竟他的魅力比他自己想像的大多了。

但那只是一開始,面對一個什麼事情都會報備的人,你很難心生懷疑。即便不在面前,我還是幾乎可以模擬出他的生活軌跡。

 

每天的LINE訊息永遠讀不完,

一半以上是在喊著「MAKI~」,

睡醒以及睡前固定通話,做什麼吃了什麼跟誰見面都會跟我說,

就算我忙著沒回,他也會繼續傳訊息過來,每一件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有時候,我覺得他可能只差上廁所沒有報告而已。

 

讓我不覺得兩個人距離如此遙遠,沒有分離感,

就好像他依舊生活在我的生活周遭。

 

這樣讓我很安心。

 

*戴眼鏡*

 

前幾年我們一起去配了老花眼鏡,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上了年紀,眼睛多少還是會有問題。

 

他戴著眼鏡的樣子,意外的,很好看,

鏡片模糊了他眼周的摺子,卻帶不走他眼中閃耀的光,

第一次看著他戴著眼鏡冲著我笑,

天啊,看了他十幾年了,我卻還是心動不已。

 

我想這種三不五時就來一下的悸動,

應該會持續一輩子吧。

 

*海外旅行*

 

在一起這麼多年,出國的次數也不少,

但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到台灣旅行,

刻在我腦海裡頭的不是風景,不是小吃,

而是一間冰店老闆的一句話。

 

聽到的當下,跟我們同行的台灣友人笑到差點岔氣,

直到三碗剉冰都送上來,他還沒笑完。

 

春田拼了命想知道老闆對他的冰說了什麼,

友人捶了捶胸,好不容易順了氣開口:老闆說,會點巧克力米的都是小孩子。

然後就換成我大笑了。

 

這老闆真會看人啊!

 

*推理*

 

昨天整理房間的時候,翻出了一堆推理小說,

讓我想到好幾年前我們曾經對某部連續殺人的推理日劇極度著迷。

在第一季結尾的時候,女主角意外身亡,引發了男主角一連串的反擊,

那時候,春田按下了STOP鍵,轉頭,眼神很認真。

 

「如果牧遇到這種事情,我也會變成那樣子喔。」

 

喂,那只是日劇好嗎?一般人不會遇到這種案件啦!

 

「但是,要是我遇到這種事情的話,牧一定要趕快離開喔!然後趕快把我忘掉,重新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你可以不要這麼入戲嗎?!我在內心碎碎唸著。

 

「牧永遠是乾乾淨淨的,我不希望你被任何事物弄髒,所以報仇這種事情我來就好,你遠遠的離開就好。」

 

「那個…但是我不認為你有辦法推理出來兇手是誰欸。」

 

「欸,好、好像是欸,哈哈哈哈。」

 

雖然話題就這樣終止了,但你真出了事,我怎麼可能摸著鼻頭乖乖離開,誰理你啊!!

 

-待續-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遣都所有作品里《叔爱》我看的次数最多,虽然不见得是最棒的,但是最有爱的。然而对牧的初印象倒一般——头大没脖,脸宽褶多,春田则是满面油光,浮夸低能🙄  虽然随着情节渐入佳境,大家也都顺眼起来啦,但是看完七集我也没被谁圈粉,直到偶然碰到……💘

遣都所有作品里《叔爱》我看的次数最多,虽然不见得是最棒的,但是最有爱的。然而对牧的初印象倒一般——头大没脖,脸宽褶多,春田则是满面油光,浮夸低能🙄  虽然随着情节渐入佳境,大家也都顺眼起来啦,但是看完七集我也没被谁圈粉,直到偶然碰到……💘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大叔的爱》成功的秘诀除了演员的出色演绎外,大概就是它兼备了喜剧的爆笑与纯爱的真挚。巧妙让非腐人群也能从直男春田的角度轻松带入,被一点点“掰弯”。有人觉得《叔爱》美化了LGBT真实的生存环境,但要知道它不是严肃的同性题材,寄希望其改变歧视未免强人所难了。

《大叔的爱》成功的秘诀除了演员的出色演绎外,大概就是它兼备了喜剧的爆笑与纯爱的真挚。巧妙让非腐人群也能从直男春田的角度轻松带入,被一点点“掰弯”。有人觉得《叔爱》美化了LGBT真实的生存环境,但要知道它不是严肃的同性题材,寄希望其改变歧视未免强人所难了。

Summer Snape

素材:av63658471
BGM:ゆう十 - 勾指起誓

邀您共赏年度情话——平成最后满月夜

圭林给我锁死!!!

素材:av63658471
BGM:ゆう十 - 勾指起誓

邀您共赏年度情话——平成最后满月夜

圭林给我锁死!!!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凌太勇敢爱,林粉永远在;创一放...

凌太勇敢爱,林粉永远在;
创一放开追,圭粉永相随。

凌太勇敢爱,林粉永远在;
创一放开追,圭粉永相随。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飞吻后🎊🎊
田圭“看我刚才动作帅吗😘 ”
遣都“好啦,你最帅~😙”

🎊🎊飞吻后🎊🎊
田圭“看我刚才动作帅吗😘 ”
遣都“好啦,你最帅~😙”

starmoon

富士見橋聖地巡禮
第七話最後還原❤️

富士見橋聖地巡禮
第七話最後還原❤️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大叔的爱~爱或死》公映倒计时‼️
8.23不在日本我也要贡献票房哦~~🤗💕

《大叔的爱~爱或死》公映倒计时‼️
8.23不在日本我也要贡献票房哦~~🤗💕

下ろす桜

红攻篮受啊啊啊啊啊!!!!


我的春牧啊啊啊!!!!!


(为CP失去理智的春牧女孩)

红攻篮受啊啊啊啊啊!!!!



我的春牧啊啊啊!!!!!



(为CP失去理智的春牧女孩)

doradorala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写了辆车.jp...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写了辆车.jpg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写了辆车.jpg

下ろす桜

「即使是满天的繁星,也不及你深邃的眼眸给我带来的震撼」



「只要有你相伴,夜空中再怎么美丽的烟花与你相比也不过如此」



「即使是满天的繁星,也不及你深邃的眼眸给我带来的震撼」






「只要有你相伴,夜空中再怎么美丽的烟花与你相比也不过如此」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六

*微笑*


我喜歡他瞇著眼睛,歪著頭看著我,

認認真真、露出淺淺笑容的模樣,

那會讓我覺得全世界的善意都集中在那份微笑裡。


*凝視*


基本上可以分成很多種,

但大致上來分就是,咳,跟床有關還有跟床無關這兩大塊。


跟床有關的很簡單,

簡而言之,就是比看到炸雞還要熱情的眼神,

通常這時候都會搭配他低啞的笑聲。


犯規!


跟床無關的就比較多樣化,

但不管在哪裡,

他眼睛裡只會有我的倒影,我的眼睛裡也只會有他的倒影,

然後他的眼睛裡的我的倒影裡有他,我的眼睛裡的他的倒...

 

*微笑*

 

我喜歡他瞇著眼睛,歪著頭看著我,

認認真真、露出淺淺笑容的模樣,

那會讓我覺得全世界的善意都集中在那份微笑裡。

 

*凝視*

 

基本上可以分成很多種,

但大致上來分就是,咳,跟床有關還有跟床無關這兩大塊。

 

跟床有關的很簡單,

簡而言之,就是比看到炸雞還要熱情的眼神,

通常這時候都會搭配他低啞的笑聲。

 

犯規!

 

跟床無關的就比較多樣化,

但不管在哪裡,

他眼睛裡只會有我的倒影,我的眼睛裡也只會有他的倒影,

然後他的眼睛裡的我的倒影裡有他,我的眼睛裡的他的倒影裡有我。

 

呵,很甜蜜的無限回圈。

 

*擁抱*

 

從一開始的不習慣,到後來的欲罷不能,

我真的覺得只要養成了習慣,沒意外的話,

這傢伙就會日復一日的遵守下去。

 

像是出門前的擁抱(即便我們都得出門還同公司);

像是回家後的擁抱(誰先回家,聽到開門聲就會在玄關等);

像是睡覺前的擁抱(我們明明就同一張床);

像是睡醒時的擁抱(同上);

像是窩在沙發上看影片的擁抱(打電動例外);

像是他看了感人的電影之後討抱抱(到底哪裡好哭);

像是我在做菜的時候他從背後抱上來(這點很危險,他現在改了);

像是一起洗完澡,抱著互相聞對方的味道(不是同一瓶沐浴乳嗎?)…

 

太多太多了,寫不完,大致這樣就好。

 

*護食*

 

我們很喜歡招待客人,尤其是千珠。

 

她對我的評價讓那個只會說「好吃」、「好好吃」、「超好吃」的傢伙甘拜下風,

不知道是不是找到知音的關係,每次千珠來,我總是對那餐特別用心,

時間久了,那傢伙似乎也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

 

「隨便弄一下就好了啦!」他抱怨了好多次。

「但是牧隨便煮煮都很美味啊!」千珠理所當然的坐在餐桌邊,跟春田大眼瞪小眼。

 

直到有一回,千珠心滿意足的摸著肚皮回家,

而春田扁著嘴湊近我身邊,一臉委屈。

 

「不要對千珠這麼好啦,叫她回去吃鐵平歌的料理就好了!」

「她是你青梅竹馬欸,這樣好嗎?」

「她只是青梅竹馬,你是我的啊,幹嘛為了別人這麼累!!」

 

好吧,千珠,我只好對不起妳了。

 

*想要*

 

呵呵,該怎麼說呢,他想要的時候會丟直球。

 

先是手腳不規矩摸來蹭去,再來就是嘟著嘴湊上來亂親一通,

接著是拖著我去洗澡,然後在煙霧瀰漫的浴室裡,

紅潤的嘴唇湊近我耳朵,用我無法抵抗的聲音說出那一句。

 

「我想要你了。」

 

-待續-


PS:七夕愉快!

doradorala

【牧春牧】redamancy

标题含义:你爱着那个人时,那个人也爱着你


天热的时候,他们买了个西瓜,把短袖卷到肩上,坐在阳台上啃。

凉风一搭一搭,客厅里的灯光照上来,手臂上的汗毛都看得真切。

春田把左手臂挨到牧的右手臂边,皮肤贴着皮肤,一开始痒,接着两人间的温差,春田盯上来津津有味研究一圈,差点贴鼻子上来一句“阿牧你怎么黑了”,牧故意用力,撑起手臂肌肉。

顺理成章地比粗细软硬。他捏他,他捏他。水果的甜香味沾上来。会不会很难洗掉——牧的脑海里刚闪过这个疑惑,方才一直把嘴塞得鼓鼓囊囊的春田不服气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臂:“掰个腕?”

牧的指尖还染了层浅浅的西瓜汁,轻轻刮过他同样染了汁液的嘴唇:“吃完再说。”

吃完便多出另一波事。忙着拍蚊...

标题含义:你爱着那个人时,那个人也爱着你



天热的时候,他们买了个西瓜,把短袖卷到肩上,坐在阳台上啃。

凉风一搭一搭,客厅里的灯光照上来,手臂上的汗毛都看得真切。

春田把左手臂挨到牧的右手臂边,皮肤贴着皮肤,一开始痒,接着两人间的温差,春田盯上来津津有味研究一圈,差点贴鼻子上来一句“阿牧你怎么黑了”,牧故意用力,撑起手臂肌肉。

顺理成章地比粗细软硬。他捏他,他捏他。水果的甜香味沾上来。会不会很难洗掉——牧的脑海里刚闪过这个疑惑,方才一直把嘴塞得鼓鼓囊囊的春田不服气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臂:“掰个腕?”

牧的指尖还染了层浅浅的西瓜汁,轻轻刮过他同样染了汁液的嘴唇:“吃完再说。”

吃完便多出另一波事。忙着拍蚊子点蚊香,找空调遥控器,拧冰啤酒拉环时指节勒出短暂的粉红,自来水哗啦哗啦冲刷过粘腻的皮肤,忍不住抬手就这么擦嘴,大咧咧滴下的水珠晕开在棉T恤胸口上,一点扩成一摊,单薄的织物有片刻约等于透明。

“拿毛巾擦干啊。”

“知道~”春田对着空调出风口摇头晃脑,“这样更快呀~”

冷风扫来时特意张开口,坚持几秒便一个喷嚏擦擦鼻子蹦回沙发,本来横躺下去了,见牧过来,立马坐起,拍拍身边的位置:

“阿牧你过来呀。”

零食和啤酒。电视轮了一圈没什么特别吸睛的,拿过手机翻存的综艺。播着播着春田肩膀一沉——牧懒洋洋地依偎上来。

尝了两口的点心觉着不错,“你也试试啊”递到跟前,他捏住他的手腕,伸长脖子含住,如此反复几回终于咬到手指,春田呜哇一声“痛”,反过来往牧的衣服上揩了把。

喂。

嘿嘿~戳鼻子!

牧拍开他的手,继续腻着没挪开的意思。综艺间隙正好插播到咖啡广告,春田喂果干过来,他乖乖咬住嚼了两口:“家里的咖啡是不是快喝完了?”

“可能吧。”

“这个牌子怎么样?”

“你喝过?”

“没。试试看?”

“好呀好呀。”

网上一搜好几家店在售,牧翻个身滑到春田大腿上,举着手机仰天货比三家了一会,下完单翻过身,继续等广告结束。

一撮头发压得翘起来。春田见着手痒,抚平,还翘,再抚平,依旧翘。

索性摊开手掌按住,几根头毛依旧如杂草坚韧地透过指缝冒出来。

咦,你的后脑勺有点圆。

不对,是非常圆。

“前辈你在做什么?”

“阿牧你头原来挺大啊。”

诶?

带了丈量意味的手指摸到鬓角,恶作剧地弹了弹耳垂。头两下牧还缩脖子,后来忍不住抓春田的手:“会痒啊。”

知道,但好玩啊。

正好牧抬眼看上来,春田也低头凝视住他。

视线越缩越短越缩越短——

啊,卡住。

牧托起他的下巴:“忘了买一样东西。”

“诶?”

他一手撑着坐起一手扶住春田的肩,指腹擦过他的下唇:

“糖。”

甜味在下一秒就胶着的吻里。

其实,不买也没关系——春田缠住牧的舌头——想把蜜柑汁兑进咖啡很久了。

呐,我们试试?


doradorala

【牧春牧】他们-121

【开小差】


开会最无聊。

一小波人在台上讲着不明觉厉的话,一大波人在台下听着昏昏欲睡,加上会议室温度适宜,春田差点真睡着。

万幸位子靠后。他默默搓搓脸颊回神,环视一圈,嗯,其他观众也困到七七八八,还有直接趴桌上的,也就身边的牧坚持住了,你看,还记笔记……诶?

笔没动。

托腮的姿势没动。

眼睛睁着没动。

睡……着了?

春田悄悄戳了戳他的手肘。

没反应。

加大力度——再戳了戳。

还是没动。

春田瞪住这位煞有介事先生。

绝对睡着了!

你小子学生时代靠这个模样骗过多少老师还不老实交代!一看就操作熟练绝对惯犯!

慢。

他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对准,摁下快门。

哦耶,留念完毕。

再多来几张!这种事情,择日不如撞日嘿嘿嘿~

被偷拍一圈的牧...

【开小差】


开会最无聊。

一小波人在台上讲着不明觉厉的话,一大波人在台下听着昏昏欲睡,加上会议室温度适宜,春田差点真睡着。

万幸位子靠后。他默默搓搓脸颊回神,环视一圈,嗯,其他观众也困到七七八八,还有直接趴桌上的,也就身边的牧坚持住了,你看,还记笔记……诶?

笔没动。

托腮的姿势没动。

眼睛睁着没动。

睡……着了?

春田悄悄戳了戳他的手肘。

没反应。

加大力度——再戳了戳。

还是没动。

春田瞪住这位煞有介事先生。

绝对睡着了!

你小子学生时代靠这个模样骗过多少老师还不老实交代!一看就操作熟练绝对惯犯!

慢。

他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对准,摁下快门。

哦耶,留念完毕。

再多来几张!这种事情,择日不如撞日嘿嘿嘿~

被偷拍一圈的牧没反应,春田的新鲜劲过了,恢复百无聊赖趴回桌上。

他侧过脸打量他。

没醒啊?

还~没~醒~啊?

真没醒啊。

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牧的手肘,春田含住涌上来的哈欠,揉揉眼睛,眨了眨,盯着牧眨了眨,乏味的疲倦像藤蔓植物攀上来。

会议临近结束时,牧一个激灵醒过来。

睡着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捂住要打哈欠的冲动,暗暗伸了个懒腰,掩饰心虚地四下张望,啊。

这不,旁边一个现成的。

抱手机趴桌上半张着嘴,笃定前面的人看不到才这样——咦,打呼了没?

鼻子一皱一皱的,喂,怎么把家里的习惯带出来啦。

想戳鼻子,又忍住。

啊,又皱鼻子了。做什么梦呢。

环视一圈,牧故作镇定地大力合上文件夹。

你~醒~不~醒~啊?

掀起的风撩上春田的刘海,他似乎唔了声,砸吧砸吧嘴,小狗(?)一样埋起脸,过了会,又枕回手臂上。

鼻尖和两颊粉扑扑的。

喂,可以起来啦。

等等。

牧悄悄掏出手机对准他的脸,迅速按下连拍。

心情愉快(ง ˙ω˙)ว 


【 Stages Of Living 】

春牧【你的一百種樣子】之五

*喝酒*


先說結論,酒品很差。

所以我們大部分是在家喝酒的,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看他喝完之後直接撲我身上。


*聲音*


我很喜歡他的聲音,無論哪種。


平時呆萌的奶音也好,

生病的咳嗽聲也好,

被念的時候不甘願的回嘴也好,

碎碎念時含糊不清的聲音也好,

工作時的認真嗓音也好,

開心時高昂的叫喊也好,

在我耳邊低沉的喘息聲也好。

它們組合成的我所愛的春田創一。


缺一不可,是的,缺一不可。


*沒睡醒*


上班日的話,就是四個字:...

 

*喝酒*

 

先說結論,酒品很差。

所以我們大部分是在家喝酒的,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看他喝完之後直接撲我身上。

 

 

*聲音*

 

我很喜歡他的聲音,無論哪種。

 

平時呆萌的奶音也好,

生病的咳嗽聲也好,

被念的時候不甘願的回嘴也好,

碎碎念時含糊不清的聲音也好,

工作時的認真嗓音也好,

開心時高昂的叫喊也好,

在我耳邊低沉的喘息聲也好。

它們組合成的我所愛的春田創一。

 

缺一不可,是的,缺一不可。

 

*沒睡醒*

 

上班日的話,就是四個字:慌慌張張。

休假日,就是兩一個字:發呆。

但同時還可以加上一個動作,那就是找我。

 

老實說這種判斷也不是百分之百準確的,

我們像是磁鐵的正負極,當然,這指的是在家的時候,

就算閉著眼睛也能找到對方。

 

千珠常笑著說這是我們的超能力,

那時候我們只是轉頭看了看對方,

就在吧台下牽起了手。

 

是的,這是我們的超能力。

 

*傷心*

 

我讓他生不如死(具他所述)過一次,

所以,之後我再也不會做讓他傷心的事情。

 

但年紀大了,家人朋友的生離死別總是難免,

每參加一回喪禮,他總是會低落很久,

他是一個把感情放的很重很深的人,

我很難判斷這是好還是壞,畢竟我也不願意看到他低落的神情。

 

媽離開的那一週,他整個人幾乎崩潰,

無論如何在外人面都前得打起精神來,

但人群散去之後,就能看到他緩慢的摸著房內的擺飾,

那根柱子上有媽幫我刻的身高痕跡,

他說了又說,手撫上去,眼淚就滴了下來。

 

「凌太,不可以比我早死,千萬不可以。」

 

好一陣子,他連說夢話都是這一句,

第一次無意間聽到之後,躺在他身邊被點名的我,就很難睡著了,

神奇的是,在我回了「好」之後,

他才能安心地摟著我,深深沉入夢鄉。

 

不管誰先離開,被留下的另一個都很難回到普通生活吧,

春田創一,如果我做不到,也要請你好好的過下去。

 

在心裡,我這麼一次又一次的回應著。

 

*生病*

 

他生病的時候,特別不黏人。

原本笑笑的臉就算失去了力氣,

也總是說著「你要是被傳染就麻煩了」或者「我躺一躺就好」這種話。

聽著就叫人心疼。

 

所以我老是把他這時候說的話當耳邊風。

 

但人年紀大了,病痛總是一個接著一個來,

有一回他高燒好幾天,進了醫院說找不到原因,得做什麼細菌培養,

那幾天他一直在睡,但眉頭總是湊成川字。

好不容易醒來了,卻是要把銀行的密碼寫給我,

我怒極,抓起那張有著歪斜字跡的紙,就往他頭上扔。

 

「春田創一,你傻了嗎?!你信不信你再做一次這種事情,我就直接掐死你!」

 

他抬頭看著我許久許久,才點了點頭。

我猜他真的相信我會動手,畢竟我又哭又怒的臉真的是難看極了。

 

-待續-


starmoon

春田香港🐼之卷~
🌸今晚就吃這個杯麵了!!
🐶......
🌸ああああ?! まき什麼時候來了?我好想你嗚!
🐶在你耍白痴的時候,說多少次不要吃杯麵!
🌸別生氣啦~熊貓🐼曲奇一起吃好嗎?
🐶....春田さん...かわいい...
🌸我先吃了噢❤️好吃
🐶等一下不要把垃圾亂丟!收拾好!!

(其實這奇華🐼曲奇不太好吃w杯麵是不錯,還有一款杯麵找不到....)

春田香港🐼之卷~
🌸今晚就吃這個杯麵了!!
🐶......
🌸ああああ?! まき什麼時候來了?我好想你嗚!
🐶在你耍白痴的時候,說多少次不要吃杯麵!
🌸別生氣啦~熊貓🐼曲奇一起吃好嗎?
🐶....春田さん...かわいい...
🌸我先吃了噢❤️好吃
🐶等一下不要把垃圾亂丟!收拾好!!

(其實這奇華🐼曲奇不太好吃w杯麵是不錯,還有一款杯麵找不到....)

Summer Snape

我慢慢地听糖落下的声音🍬🍭

(评论可收藏爱情💗)

我慢慢地听糖落下的声音🍬🍭

(评论可收藏爱情💗)

doradorala

【牧春牧】他们-120(短篇集)

【啊】


当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压力过大会怎么样?

“这个月收到的广告册都在这了?”

一叠磊得齐齐整整的纸张被系好。

“杂志呢?”

又一叠磊得明明白白的纸张被系好。

“前辈你有什么不要的写真集吗?”

“没有!”春田斩钉截铁表明立场,“我说,阿牧……”

啪——啤酒罐仰天而尽,拍到桌面上,牧大力呼出一口气:

“想唱歌。”

“诶?”

“新买的音响放哪了?”

“不是说有问题要退货吗?”春田从玄关拿回早被牧包得宛若骨折病人的盒子,“这里。”

“拆了,我现在要用。”

“额……你还好吧?”

闻言,牧托腮枕住清理出来的纸制品,抬起清澈的眼看住他,幽幽叹了声:“果然不可以啊。”

没有!他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春田二话不说把音响塞给他:“请用!”...

【啊】


当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压力过大会怎么样?

“这个月收到的广告册都在这了?”

一叠磊得齐齐整整的纸张被系好。

“杂志呢?”

又一叠磊得明明白白的纸张被系好。

“前辈你有什么不要的写真集吗?”

“没有!”春田斩钉截铁表明立场,“我说,阿牧……”

啪——啤酒罐仰天而尽,拍到桌面上,牧大力呼出一口气:

“想唱歌。”

“诶?”

“新买的音响放哪了?”

“不是说有问题要退货吗?”春田从玄关拿回早被牧包得宛若骨折病人的盒子,“这里。”

“拆了,我现在要用。”

“额……你还好吧?”

闻言,牧托腮枕住清理出来的纸制品,抬起清澈的眼看住他,幽幽叹了声:“果然不可以啊。”

没有!他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春田二话不说把音响塞给他:“请用!”

接口没反应,麦克风不出声,折腾一圈终于能点歌,音乐响起,牧抄起话筒就唱——

春田预备坐下的屁股停在半空。

原唱没关。

“那个,阿牧?”

渐入佳境。

“那个原声……”

沉浸于歌曲氛围里了。

“Ma,ki?”

副歌部分的高音——

“啊!!!!”

伴奏掐准时机果断熄火。

留春田领教无修音的原声。

怎么形容呢,推开海景房的窗被浪花泼了一脸?被鱼尾巴甩了一脸?被【哔——】【哔——】了一脸?

牧一屁股坐到刚把屁股落到沙发的春田身边,舒服而疲惫地,打了个嗝。

他踟蹰了下,拉了拉牧的衣角。

呐,和我说说话呀。

还在生气吗。

好了啊。

牧没说话,歪过头,靠到他肩上。

“前辈。”

“嗯?”

不知是否刚嘶吼过,牧的嗓音沙哑:

“我想咬你一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