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春秋奇侠传

41浏览    148参与
凡君

第175章 暗影

《春秋奇侠传》

殷万青打败了童峰后便缓缓朝莫雯走去,而另一边王离与杨无惧则也正要分出胜负。

  就看杨无惧此时将板门大刀举过肩头,王离不知道杨无惧打算做什么,以为杨是打算再使出像之前一样快猛的刀招,便将刀盾并举,不敢大意。

  就看杨无惧一声大吼,说道:“开口闭口喊救世?真当自己是救世主了?有本事先救救你自己吧!”

  杨无惧说完后,一脚重重向前踏出,踩的地上沙土溅起,跟着就看杨无惧以极快的速度朝王离奔来,而后是一个斜身,板门大刀随之快速劈下,王离举盾一挡,就听锵的一声爆响,好似凭空打了个响雷般,王离向后急飞而出。

  王离知道杨无惧力猛过人,并没有举盾与杨硬拚,而是在刀要劈下之际,...

《春秋奇侠传》

殷万青打败了童峰后便缓缓朝莫雯走去,而另一边王离与杨无惧则也正要分出胜负。

  就看杨无惧此时将板门大刀举过肩头,王离不知道杨无惧打算做什么,以为杨是打算再使出像之前一样快猛的刀招,便将刀盾并举,不敢大意。

  就看杨无惧一声大吼,说道:“开口闭口喊救世?真当自己是救世主了?有本事先救救你自己吧!”

  杨无惧说完后,一脚重重向前踏出,踩的地上沙土溅起,跟着就看杨无惧以极快的速度朝王离奔来,而后是一个斜身,板门大刀随之快速劈下,王离举盾一挡,就听锵的一声爆响,好似凭空打了个响雷般,王离向后急飞而出。

  王离知道杨无惧力猛过人,并没有举盾与杨硬拚,而是在刀要劈下之际,就已经先行向后退去,故杨无惧这一刀砍下,只是将王离给推了出去。

  杨无惧见王离不敢接招,便骂道:“退?没种的家伙,我看你干脆就一路退到山下得了,果然你们墨家人都是一群没用的家伙。”

  说话的同时,杨无惧又是和刚才一样重脚踏出,人如炮弹般朝王离冲去。

  王离听杨无惧污辱墨家,便道:“你如何辱我都可以,但污辱墨家,不行!”

  杨无惧道:“有本事你接我三刀,我便将话收回。”

  王离道:“那有何难!”

  话音刚落,杨无惧的刀就到了,就听锵的一声响,王离身子凭空向后连转数圈,卸掉了杨无惧的刀劲,就看杨无惧也跟着一个旋身,第二刀以更快、更猛的力道劈来,又是锵的一声爆响,王离的大刀被杨无惧的刀给打断了,可杨无惧的攻势还未完,就看杨无惧再一旋身,板门大刀如一座山压下,杨无惧还喊道:“能败在我这『斩天三式』下,你也算不冤了。”

  这一刀才是『斩天三式』中的杀招,这一刀加迭了前两刀的余劲,此刀一出,比之『无惧一刀』还要厉害,但就在这时,杨无惧就感到腋下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这一下,让他聚集的劲力为之一塞,就这么一顿的时间,杨无惧又感到下盘一软,这时要再想聚劲稳住身形已然无法,前文说过,这『斩天三式』最后一刀使出,连杨无惧也无法收回,那刀还是劈出去了,可只是在把地面打出一大裂缝,没打到王离。

  杨无惧还没等明白发生什么事时,就听脑中传来嗡的一声响,两太阳穴被王离给重重打下,打的杨无惧是头晕脑眩,可王离的攻势还未完,杨无惧就感背后要穴被刺入,全身内力好像突然消失了,跟着右膀传来一阵剧痛,杨无惧忍不住嚎叫一声,于要倒地之时以另一手支撑着,但终究是蹲了下去。

  却说王离是如何破了杨无句的『斩天三式』?

  原来王离与前几次交手便以『匠心独具』捕捉到杨无惧的弱点,故之前才能将杨无惧给踢的下盘一软,打断杨无惧的攻击。

  于接杨无惧出前两刀时,王离就探得杨无惧的劲力是一次比一次强,而且全集中在右臂,在第三刀杀招要出之际,王离先一步以袖中短剑截住杨无惧的攻势,没想到『斩天三式』的第三刀如此厉害,王离这一下没能截住杨无惧这一刀,只是让这招稍微停顿了一下,王离又以龟甲盾连击杨无惧的下盘,杨无惧身形不稳,刀招一偏,王离才勘勘避过那一刀。

  可王离也不是毫发无伤,『斩天三式』的前两刀已将王离震的气血翻腾,第三刀过去,王离感到头皮先是一凉,而后是一热,已然受伤,但王离知道要破杨无惧的护身罡气只在一瞬间,便不敢停下,绕到杨无惧的身后就朝其罩门刺去,这一下便将杨无惧的护身罡气给破了,如此才伤的了杨无惧。

  杨回过身来,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离道:“没有人是无敌的,你的护身罡气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没有弱点,当你使出最强一击的时候,也就是你最弱的时候,你自恃无人能挡住你的攻击才让我有机可趁。”



凡君

第167章 证道

《春秋奇侠传》

却说童峰原本还对儒门六子心存畏惧,但听莫雯一席话后便下定决心,要在此与雁霄等人同生共死,可正当他打算出手的时候,又有变化发生,就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喊道:“各位师弟,如此重要的一战怎么少了我呢?”

  童峰与莫雯寻声望去,就看一少人马快速地穿过大阵来到了台前,莫雯说道:“敌人又来帮手了,我们先拦住他。”

  两人便守在台边,打算那人一现身就向他打去,很快地,一道黑影从下方窜出,童峰与莫雯立刻出手攻向那人,就听两声闷响,打是打中了,就看那黑影身形一顿,好似要被打下去,陡然间于半空中又纵身而起,跃过了童、莫二人到了阵中。

  童峰和莫雯不知道怎么会如此,发出咦的一声。

  待...

《春秋奇侠传》

却说童峰原本还对儒门六子心存畏惧,但听莫雯一席话后便下定决心,要在此与雁霄等人同生共死,可正当他打算出手的时候,又有变化发生,就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喊道:“各位师弟,如此重要的一战怎么少了我呢?”

  童峰与莫雯寻声望去,就看一少人马快速地穿过大阵来到了台前,莫雯说道:“敌人又来帮手了,我们先拦住他。”

  两人便守在台边,打算那人一现身就向他打去,很快地,一道黑影从下方窜出,童峰与莫雯立刻出手攻向那人,就听两声闷响,打是打中了,就看那黑影身形一顿,好似要被打下去,陡然间于半空中又纵身而起,跃过了童、莫二人到了阵中。

  童峰和莫雯不知道怎么会如此,发出咦的一声。

  待那人落地后童峰才看清楚那人的模样,那人没有子忠、子义高大,也不像子棋、子清那般温雅,也没有子然那种从容,看打扮像是一名肉贩。

  童峰与莫雯不认得他,但儒林六子一见那人出现都是眉头一皱,子然语气不悦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子棋道:“这里没有你的位子,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却听那人大笑道:“子棋,你怎么这么说话,世人都称我们为『儒林七贤』,你们六人做此大事,我怎么能不来呢?”

  王离听到此心下一惊,暗想:“原来是他来了,单单是这六人我们就难以对付了,再加上此人那还了得。”

  就听子义说道:“子泰,当时你极力反对我们与墨家开战,今天怎么又出现了?”

  原来这人正是儒林七贤中的子泰(于第6章凤鸣客栈中提到过)。

  就看子泰还不是一个人来,跟在他后面的还有禽姚与高印等人,这不但让六子怀疑子泰出现理由,也让雁霄等人摸不着头绪。

  就听子清问道:“你是来帮我们的吗?那后面怎么跟了那么些人?”

  子泰道:“子清老弟,你不知道啊,这群人守在阵外,一看我出现就不分缘由的朝我攻来,我打不过阿,只好往阵内躲,哪知道这些人死缠不休,居然一路跟了进来。”

  子泰这一说,六子都知道他在胡扯,因为子泰的武功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退一万步说,即便打不过禽姚,进到阵中禽姚也得被士卒给拦住,不可能这么顺利就追到这来。

  就听子忧道:“我看不见得,以你的武功要收拾他们是绰绰有余。”

  子泰听完后只是微笑不答。

  子然说道:“子泰,你到底想做什么?若是想帮忙,在一旁看着就好了,我们已经控制住了局面,若是想捣乱,即便是你……”

  后话没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子泰说道:“子然老弟还是这么的冷淡,一切以大局为重是吗?我知道,我知道。”

  他们说话的同时,莫雯也问禽姚道:“禽大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跟着他入阵?先生不是让高印他们回去营城吗?怎么他们又出现在此?”

  童峰也是一脸疑惑,问道:“这人到底是敌是友?”

  就听禽姚小声道:“看样子是来帮助我们的,待会你们紧跟着我便是。”

  此时子然将目光看向了雁霄等人,就看他直接走入大三才剑阵中,问道:“这就是名闻天下的墨家首领吗?”

  雁霄也不清楚子泰的意图,便回道:“名闻天下不敢说,可子泰兄的大名我是有听过的。”

  子泰奇道:“是吗?我这市井小人的名字,先生居然也有听过,我可没像你们干这么些大事啊。”

  雁霄道:“事无分大小,但凡帮助弱者,惩奸除恶之人,自然会受到人们的景仰。”

  子泰道:“先生说笑了,我就是一个寻常肉贩,遇到看不惯的事情,总是忍不住出手管管,就像我师弟们说的,尽干些小仁小义的事情上不了大台面,跟你们也无法比。”

  此时子然喝道:“子泰,快点出阵,这没你甚么事。”



凡君

第159章 我愿效力

《春秋奇侠传》

却说雁霄与营国之主周京和武将陈冲商议好对策后,天色已亮,雁霄上城墙一看,见随军撤退后还未回来,周京便让雁霄等人先至准备好的处所歇息。

  进了房后童峰就忍不住问道:“先生怎么不和之前一样,与百姓交谈呢?”

  这事不用雁霄回答,莫雯便可说明,莫雯说道:“这城里面几乎都是军校,百姓不多,可能如陈将军所说,其他两城陷落后便带着兵卒守在此处了。”

  童峰这才明白,但一看胡安与雁霄等人的神情都有些奇怪,便问轻轻唤道:“先生?”

  雁霄就说道:“陈将军说随军是虎狼之师,可怎么给我的感觉却不是如此,交手时的感觉也有些奇怪。”

  胡安也点了点头。

  王离左右想了想,回道...

《春秋奇侠传》

却说雁霄与营国之主周京和武将陈冲商议好对策后,天色已亮,雁霄上城墙一看,见随军撤退后还未回来,周京便让雁霄等人先至准备好的处所歇息。

  进了房后童峰就忍不住问道:“先生怎么不和之前一样,与百姓交谈呢?”

  这事不用雁霄回答,莫雯便可说明,莫雯说道:“这城里面几乎都是军校,百姓不多,可能如陈将军所说,其他两城陷落后便带着兵卒守在此处了。”

  童峰这才明白,但一看胡安与雁霄等人的神情都有些奇怪,便问轻轻唤道:“先生?”

  雁霄就说道:“陈将军说随军是虎狼之师,可怎么给我的感觉却不是如此,交手时的感觉也有些奇怪。”

  胡安也点了点头。

  王离左右想了想,回道:“听声音像是打在了盾牌上,可那感觉又不像是盾牌。”

  童峰就奇怪了,说道:“像盾牌却又不似盾牌,那会是什么?”

  就看胡安比手画脚一番后,雁霄点了点头,说道:“好似在盾牌上还有什么东西……难道是泥吗?“

  这下童峰就更奇怪了,盾牌上绑着泥?这是为何?

  此时栾素也说话,说道:“难道随军早料到我们会来,才将武器都换成盾牌想藉此拦住我们?”

  禽姚说道:“让他算到了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挡不住我们。”

  雁霄张口想说什么,但又闭上了嘴似乎不确定。

  ------------

  隔日近午时分,周京直接来到了雁霄的住所。

  周京一见雁霄就道:“随军经过昨晚那一战,知道此处有先生等人,想是怕到了,一整个上午都没有动静。”

  陈冲也道:“少了随军捣乱,修寨的速度也快上不少,估计明日就可以好了。”

  雁霄想了想后说道:“将军的速度真是快。”

  陈冲道:“嘿,我把全部的人力都派去了,能不快吗?”

  雁霄听到此又问:“全部的人力?将军不怕随军进攻吗?”

  陈冲道:“开始我还担心,不敢派太多人,可等了一上午,见他们都没有动静,想是被先生吓破了胆,便抓紧良机,赶紧动作,待明日先生到那寨后我们这心也就安下来了。”

  跟着就看周京一摆手,有人端着几个盒子上前,周京道:“我帮各位准备了些点心,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各位一路奔波想必也都饿了,有什么事我们边吃边说,天大的事也得吃饱肚子。”

  陈冲也道:“对对对,看我只顾着谈正事,都忘了这事了。”

  说完后,周京让人各分一份给雁霄等人,雁霄客气了几句,但看周京与陈冲如此热情只好谢过,和众人吃了起来。

  用完餐后,周京与陈冲便向雁霄请教治国和练兵之法,雁霄自是愿意与二人分享自己的理念。

  这一谈话,时间就过得快,有人前来禀告说寨已经修好了。

  周京道:“好好好,有先生在城外与我相互呼应,我这才算是无虑了。”

  陈冲问道:“既然那边都准备好了,就看先生何时要动身了。”

  雁霄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身。”

  周京还有些舍不得,说道:“这么快?我还好多事情想和先生请教呢!“

  陈冲则是说道:“确实得在随军杀回来前部署好。”

  陈冲就问报讯的人道:“人手、粮食等资源是否也都备妥了。”

  那人道:“禀将军,一切都已备妥。”

  陈冲就问雁霄:“先生?”

  雁霄似乎在想些什么,一时没回话,直到陈冲又叫了第二次,说道:“先生?该上路了。”

  雁霄才点点头,随着周京、陈冲走出房,屋外早已备好马匹,供雁霄等人骑乘,陈冲还陪雁霄走出一段路,而后看着雁霄等人的背影,叹出一口气,说道:“几位可别怪我,要怪,便怪你们生于这个时代吧,这个时代,不容许像你们这样的人存在,今日一别后我们不会再见面,英雄,再见。”

  跟着叹了口气,转身而回。



凡君

第172章 十方圆舞曲

《春秋奇侠传》

却说王离与杨无惧刚开始交手时,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为何现在可以断杨无惧的招式?

  原来王离挨那两次『无惧一刀』可不是白挨的,无惧一刀乃杨无惧将功力压缩后一次爆发所出,威力惊人,且速度快到让人连板门大刀这样巨大的物体都看不到,王离既然能挡住两刀,表示他对于杨无惧的功力已经掌握住了。

  于刚才的近身打斗,王离一下子攻向杨无惧的上盘,一下子脚踢其下盘,便是用『匠心独具』在试探杨无惧的运气与弱点。

  可杨无惧毕竟不是寻常武林人士,不但有一身强横的罡气,且身上的罩门也会随着杨的内息运转而变动。

  但还是让王离探得杨无惧不是毫无破绽,当杨运功于上身,尤其是使出类...

《春秋奇侠传》

却说王离与杨无惧刚开始交手时,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为何现在可以断杨无惧的招式?

  原来王离挨那两次『无惧一刀』可不是白挨的,无惧一刀乃杨无惧将功力压缩后一次爆发所出,威力惊人,且速度快到让人连板门大刀这样巨大的物体都看不到,王离既然能挡住两刀,表示他对于杨无惧的功力已经掌握住了。

  于刚才的近身打斗,王离一下子攻向杨无惧的上盘,一下子脚踢其下盘,便是用『匠心独具』在试探杨无惧的运气与弱点。

  可杨无惧毕竟不是寻常武林人士,不但有一身强横的罡气,且身上的罩门也会随着杨的内息运转而变动。

  但还是让王离探得杨无惧不是毫无破绽,当杨运功于上身,尤其是使出类似无惧一刀这样的杀招时,他的弱点就出现了,故王离那一脚才能将杨无惧给踢的下盘一软,而后杨无惧一连串的招式,王离都先一步将其给打断,但没想到杨无惧会将护体罡气一次爆发出来,这一下,还是将王离给逼退了。

  杨无惧道:“墨家功夫?哼,尽是些取巧的手段,跟你们所做的事情一个样,既想要收获天下民心又不敢大大方方去取,窝窝囊囊的还自以为在救世,我呸,你们不想取天下就滚远点,少来碍旁人做大事。”

  王离心想:“谁的大事?他口中的那人是谁?是儒门七贤吗?”

  杨无惧看王离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明白,便说道:“可怜的家伙,连得罪了谁都不知道,也好,也好,就这样一无所知的上路去吧。”

  说完将板门大刀举过肩头……

  ----------

  再说禽姚面对四个乌鸦人与南宫烈,乌鸦人配合着南宫烈的进攻,不断的变换方位以将禽姚给围在中心。

  南宫烈手上的刀虽然也是一把宝刀,但不是明焰刀,故南宫烈便只能以『明焰刀法』进攻,无法使刀凭空生出烈焰,威力自是大打折扣,但他还有南宫家的另一绝学『阴暝指』。

  『阴暝指』指力带毒,只要中了一指,登时就会因毒发而渐渐无力,可这也要南宫烈能欺近禽姚才有机会使出。

  禽姚虽是第一次面对乌鸦人与南宫烈,但早已从童峰等人的口中知道他们的厉害,一把大斧舞起来,根本没人敢招架,『鬼斧神工』在禽姚的手中发挥的最是厉害,南宫烈以一招『列火焚日』从空中挥出密集刀网,想将禽姚给困在里面,却被禽姚以简单、霸道的一斧给硬生生地给劈了开,刀斧互击,发出当的一声清响,南宫烈被震退了去。



凡君

第171章 战无惧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雁霄等人为了避免明日与儒门的人再战而造成死伤,便打算从山寨后的峭壁中逃去,可没想到上了峭壁,居然遇到了埋伏,伏击的人还不是一般人,而是儒门六子与杨无惧、乌鸦刺客等高手。

  儒门六子一出手就以三才剑阵将雁霄与胡安给围住,可六人并不像之前一样先与雁霄与胡安二人斗快斗力,而是使出后来那种更凶险的打法,兵器虽不交手,但不断地变招试探雁霄与胡安二人会如何化解,与此同时王离、禽姚、栾素、莫雯与童峰等人也都被乌鸦人的冲击给分开,面对不同的对手。

  却说殷万青欲先拿下莫雯,在将莫雯逼到峭壁的时候,使出了一招『毒蛇出洞』,就看殷万青是一面左右摇摆,一面快速的朝莫雯逼近。

  ...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雁霄等人为了避免明日与儒门的人再战而造成死伤,便打算从山寨后的峭壁中逃去,可没想到上了峭壁,居然遇到了埋伏,伏击的人还不是一般人,而是儒门六子与杨无惧、乌鸦刺客等高手。

  儒门六子一出手就以三才剑阵将雁霄与胡安给围住,可六人并不像之前一样先与雁霄与胡安二人斗快斗力,而是使出后来那种更凶险的打法,兵器虽不交手,但不断地变招试探雁霄与胡安二人会如何化解,与此同时王离、禽姚、栾素、莫雯与童峰等人也都被乌鸦人的冲击给分开,面对不同的对手。

  却说殷万青欲先拿下莫雯,在将莫雯逼到峭壁的时候,使出了一招『毒蛇出洞』,就看殷万青是一面左右摇摆,一面快速的朝莫雯逼近。

  莫雯大战小战的经验不少,想取他们性命的刺客也让她打退过许多,但像殷万青这样诡异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该如何应付,眼见退无可退,便以攻代守,使出『鬼斧神工』的招式,一剑化成数点朝殷万青刺去。

  同样的招式,童峰使来是势道凶猛,气势惊人,但莫雯使来则是完全不同,就看她身前的雨点瞬间化成了雾,那是因为莫雯出手极快之故,加上针剑的特性,使人根本看不清莫雯是如何出手的,眼看殷万青肯定会撞到莫雯的剑网上时,殷万青整个人突然又快速的缩了回去,盘在地上,如此莫雯这一道以快组成的剑网就没打着殷万青,正在莫雯招式使老的时候,殷万青又和刚才一样,整个人朝莫雯扑去,真就与蛇攻击猎物时没两样。

  眼看殷万青就要咬到莫雯时,突然于殷的上方传来一阵怒吼,叫道:“休想伤害她!”

  就看一道人影如落雷般劈下,这人自然是童峰,殷万青此时身子是拉长的,对方来势极快,要想闪避已然不及,只好以寒冰甲抵挡,就听锵的一声清响,殷万青被童峰给打到了地上。

  童峰没有对殷万青继续出手,而是先将莫雯拉到安全之处,就这么一缓的功夫殷万青就爬到了别处,挺起了身,跟着就看他上身缓慢的朝后旋转,但下盘却没动,直至上身完全转到了背面,中间还不断发出咖咖咖咖声响,而又倏地一下又转了回来。

  殷万青说道:“臭小子,真没想到短短几日时间,你不但武功大进,就连内劲也强了不少,可惜啊可惜,有所突破的不只是你,我也如此,而且比你更快、更强,你们的招式对我起不了作用,我却还没有使出全力呢!胜负已分了,这次不会再有人来救你了,我这人最喜欢的就是折断幼苗,不让它有任何成长的空间,嘿嘿嘿嘿嘿。”

  说完是一阵贼笑,好似童峰与莫雯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般。



凡君

第168章 正气诀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子泰本想带着雁霄等一行人逃出大阵,但由于子然反应极快,不但立刻下令变阵,也让其余的儒门五子把守住逃出大阵的关卡,唯一没人防守的便是雁霄进阵的那条道。

  雁霄等人正要朝寨内退去时,子然已领着其他五人赶到,就看子泰横剑挡在雁霄等人前头,丝毫不退让。

  子然看子泰一副要动手的样子,便责问道:“你平常任意妄为就算了,今日这事关系重大,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子泰道:“我自然知道。”

  子然命令道:“那你还不快让开。”

  子泰道:“正因为我清楚我在做什么,才知道你们这样做的后果,我不会让开,我是在救你们,是在救天下的儒生。”

  子然脸一沉,说道:“不...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子泰本想带着雁霄等一行人逃出大阵,但由于子然反应极快,不但立刻下令变阵,也让其余的儒门五子把守住逃出大阵的关卡,唯一没人防守的便是雁霄进阵的那条道。

  雁霄等人正要朝寨内退去时,子然已领着其他五人赶到,就看子泰横剑挡在雁霄等人前头,丝毫不退让。

  子然看子泰一副要动手的样子,便责问道:“你平常任意妄为就算了,今日这事关系重大,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子泰道:“我自然知道。”

  子然命令道:“那你还不快让开。”

  子泰道:“正因为我清楚我在做什么,才知道你们这样做的后果,我不会让开,我是在救你们,是在救天下的儒生。”

  子然脸一沉,说道:“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们可是奉命办事的。”

  子泰道:“但你这样做是错的。”

  子然道:“我没时间跟你扯这些,赶快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子然剑指子泰。

  子泰也摆出剑招,说道:“子然,听我一言,到此收手吧。”

  子然不理会子泰,叫道:“子忠、子义。”

  子忠、子义便上前对子泰说道:“师兄,对不住了。”

  子然说道:“子泰,就算你武功再厉害也不可能是我们几人的对手,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一个机会,不要逼的我们兄弟相残。”

  子泰道:“子然,平时我都让着你,对你的决定也都没有过意见,但今日之事,你必须听我的。”

  子然觉得子泰不可理喻,喝道:“多说无益,动手。”

  子忠说了声:“师兄得罪了,我要对你使出『力挽狂澜』。”

  子义则道:“那我就使『清风明月』来配合。”

  子然听这两人出手前居然还先将招式说出来提醒子泰,便怒道:“说这些做什么?还不动手。”

  看的出来子忠与子义甚是不情愿,但既然子然说话了也只能照做。

  子忠抬手就掀起一道剑海,由下往上朝子泰攻去,子义的招式则是完全相反,是高抬手斜下挥出,子忠、子义这一互相搭配,两剑就好像猛兽的利齿般朝子泰咬去。

  就看二子的剑要到子泰身前一尺时,子泰出手了,半空中发出锵的一声响,子泰以极快的速度横剑而过,没有什么复杂的招式,只是简单的一挥,就将子忠与子义给震退了。

  就听子忠说道:“师兄,你居然为了保护他们,对我们用上了『正气』?”

  再看子泰此时已经和刚才有明显的不同,周身都笼罩着一层洁白的亮光,且那光不只是在子泰的身上而已,连子泰手上那把剑也是如此。

  见此一幕,雁霄忍不住说道:“听闻浩然正气刚强无比,今日一见确实厉害。”

  童峰不解,便问道:“先生在说什么?”

  王离回道:“这是儒门的功法,叫做『正气诀』。”

  童峰喃喃道:“『正气诀』?就是那人身上发出的那淡淡白光吗?那有什么用呢?”

  王离道:“被正气垄罩的物体都会变得较平常刚强数倍,所以他刚才那一下才能将那两人的剑给打回去,此刻就算他手上拿着是寻常枯木,也比寻常的兵刃还要锋利。”



凡君

第155章 我想当英雄

《春秋奇侠传》

上文说到当姚剑轩与赵月华真正见识到所谓的战场是怎么一回事时,发现自己尽管经历过几次生死关头与江湖斗争,但双手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全身血液也好似凝固了,因为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比他们从前所见的任何事情更甚。

  此时就看雁霄率领的小队开始往前,从慢变快到成了冲锋,两侧的大将看雁霄有行动后也跟着喊道:“弟兄们,跟上,可别输给了墨家人了。”

  “吼!”

  队伍中爆出一阵吶喊,有雁霄在的地方军校的士气总是这么高涨。

  可在城上观看的姚、赵都忍不住紧握手心,他们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么一点点人马要如何杀进敌人中并把人质给救出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雁霄等人就如同撞向湍...

《春秋奇侠传》

上文说到当姚剑轩与赵月华真正见识到所谓的战场是怎么一回事时,发现自己尽管经历过几次生死关头与江湖斗争,但双手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全身血液也好似凝固了,因为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比他们从前所见的任何事情更甚。

  此时就看雁霄率领的小队开始往前,从慢变快到成了冲锋,两侧的大将看雁霄有行动后也跟着喊道:“弟兄们,跟上,可别输给了墨家人了。”

  “吼!”

  队伍中爆出一阵吶喊,有雁霄在的地方军校的士气总是这么高涨。

  可在城上观看的姚、赵都忍不住紧握手心,他们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么一点点人马要如何杀进敌人中并把人质给救出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雁霄等人就如同撞向湍急大河的小石一样,只是这小石的质量坚硬异常,能将阻挡在它面前一切给撞开。

  就见雁霄率领的队伍冲入敌军后并没有散开,反而是敌人被他们给冲了散,好像棉絮一样,被雁霄等人一碰就散。

  姚、赵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你看到没?这是怎么一回事?敌人怎么一碰到他们就都退去了?”

  童峰回道:“先生他们很厉害的,我想这世上没有什么人能够挡住他们。”

  赵心则在想:“这种事爹爹能做到吗?我能做到吗?”

  姚继续问童峰:“你这些日子都跟着他们这样做吗?”

  童峰道:“我第一次上场先生就把我摆在那位置,前面是王大哥,旁边则是莫雯,最后是栾素,栾大姊。”

  童峰指着王离身后的地方,姚喃喃道:“我说奇怪,你怎么感觉和以前不太一样,要是我经历过这种事情,肯定也会改变。”

  赵则又看了莫雯一眼,心想:“她居然也能做到这种事情……”

  姚说道:“我们从上往下看还算看到的人,但如果是身在其中,举目所见除了敌人,还是敌人,这要怎么辨别方向啊?”

  童峰回道:“当我第一次随着先生冲锋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别说前进了,就是想找原路退回也不知道该怎么退。”

  姚、赵听童峰的话,再看雁霄等人的行动,那可不像是分不清方向的样子,便问道:“他们是如何在乱军之中辨别方向呢?”

  童峰说道:“靠的是『匠心独具』。”

  这名字姚、赵都是第一次听到,便说道:“『匠心独具』?那是什么?”

  童峰道:“『匠心独具』这门功夫我也还没学会,先生说这需要经验的累积。”

  姚问道:“既然是一门功夫,那它能做什么?是增强内力像赵天裂那般,还是能让身体变得坚硬无比,像石刚一样?”

  童峰摇了摇头,说道:“这些都办不到。”

  姚有些失望,说道:“那这门功夫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童峰回道:“它可以探究一物的虚实,找到其弱点……”

  童峰还没说完,姚就想起了什么,说道:“我好像在那里听你说过:『天下万物都有弱点,即使是最坚硬的东西,如果能发现那弱点以全力击破,那么再坚硬的东西都档不住。』”

  童峰道:“是啊,当时我爷爷说的正是『匠心独具』的一个口诀,『匠心独具』除了能探究弱点外,与对方交手时,还可以藉此得知对方是如何运气,先一步出手截住对方的招式。”



凡君

第154章 另一个目标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雁霄等人面色严肃的说到救援难民一事,姚剑轩便道:“会不会对方乱讲的呢?既然知道这城有你们几位高手坐镇,怎么还要引你们出去?那不是找死吗?其中肯定有诈,你们可别被骗了。”

  姚对战事是完全不懂,故所说之话甚是肤浅,雁霄等人就没有理会他,姚又说了几次,童峰不希望姚出糗,便小声说道:“师兄,先生他们不可能不去的,敌人送来了难民的一些『东西』……”

  姚就问道:“什么东西?”

  童峰沉痛道:“身上的一些东西……”

  这下可把姚给惊了,颤声道:“这……下手这么狠,还算是人吗?那他们拿住了几人?”

  童峰道:“到底有多少人我们也不知道,但最少也有数十人。”...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雁霄等人面色严肃的说到救援难民一事,姚剑轩便道:“会不会对方乱讲的呢?既然知道这城有你们几位高手坐镇,怎么还要引你们出去?那不是找死吗?其中肯定有诈,你们可别被骗了。”

  姚对战事是完全不懂,故所说之话甚是肤浅,雁霄等人就没有理会他,姚又说了几次,童峰不希望姚出糗,便小声说道:“师兄,先生他们不可能不去的,敌人送来了难民的一些『东西』……”

  姚就问道:“什么东西?”

  童峰沉痛道:“身上的一些东西……”

  这下可把姚给惊了,颤声道:“这……下手这么狠,还算是人吗?那他们拿住了几人?”

  童峰道:“到底有多少人我们也不知道,但最少也有数十人。”

  姚道:“这么多人!那可怎么办?赶快出去救他们啊,这还需要考虑?有他们在应该不成问题吧?”

  姚说的也没把握,因为这气氛很明显就是有问题,若只是出城杀敌救人这么简单,雁霄等人就不会是这种神情了。

  童峰道:“这便是敌人要的,他们也知道我们在此,在外头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就是我们,待我们前去后,或许杀不死我们,但只要将我们困住,恐怕不到半日时间这座城就会被攻下。”

  姚道:“那到底是要救还是不救?”

  童峰道:“难民自然是要救的,但城也不能没人防守,可是外面那阵势,若非先生出马,光凭我们只怕无法打入敌军将人质救回。”

  姚听到此,说道:“那没什么,交给我吧,我和她去。”

  姚所指的她自是赵月华了,可当姚撇眼看赵时,赵也是一脸沉重,可不像姚这样轻松。

  姚心想:“不过就是冲进去把敌人打散,再将受困的人救出来这么点事,至于愁成这样吗?”

  当童、姚两人说话时,雁霄与其他人也在商量对策,就听雁霄道:“这事情看似简单,但有一个问题。”

  莫雯问道:“先生认为这里面有诈?”

  雁霄道:“敌人知道我们看到了那些东西,一定会出去救他们并想尽办法将我们围困住。”

  就看所有人都微微点头。

  姚听到此,便想:“这话我刚说过了,你们怎么不理我了,从他口中说出来,你们就点头,什么意思?”

  雁霄续道:“但人质在哪?是否还活着呢?会不会早已遭到毒手了?这些问题我们还没弄清楚。”

  姚心想:“啊!还有这一层,这我倒是没想到,还是他想的深。”

  就听童峰道:“但这些事情敌人肯定不会告诉我们的,如果难民还活着那可怎么办?即使知道是计,我们可以不去吗?”

  莫雯道:“我们自然是要去,但怎么去?如何去?如何回?这些细节都得考虑清楚了,两边都是命,两头都要顾,哪一方都不能失了。”

  雁霄点头说道:“莫雯说得不错,人质我们自是要救,但这座城的防守也得做好,我看此城的西面与南面是较为薄弱的,若敌人要攻城,应该会由这两处发起。”

  姚就说道:“那我们就跟他拚了。”

  雁霄看了一眼姚,说道:“轩儿,如此将会造成许多性命的伤亡,这也是我们要避免的。”

  姚就不明白了,说道:“要打仗又不要伤亡,这……怎么可能呢?”

  雁霄就没有说话了,赵在一旁说道:“我想这就是他们为难的地方,你啊,什么都不懂就别多说话了,免得显得你无知。”

  姚不服,说道:“我怎么就无知了,我也能帮忙啊,妳也会武功,妳也必须帮忙。”



凡君

第153章 故事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此城主对于雁霄等人甚是仰慕,可说是倾心已久,故一早便领着城里的名士与雁霄请教,城主还认为不应该只有自己听到雁霄的高见,便让人搭了台子,让百姓们也可以闻道。

  雁霄适才将这纷乱的天下比喻成一场大火,他与他的子弟们所做的事情如同是在提水救火,希望有一日能将这纷扰天下的战火给扑熄,让太平重现。

  这番话说得大公无私,百姓们也都点头赞同,台上却有一名士反对,就听那人说道:“先生这种舍己为人的情操很是高尚,但可不是人人都能像您这样,大多数人终日是急急忙忙,只想着如何养活自己、养活妻小而付出,就连做个小买卖也得计较利益得失,若人人都像先生您这样,付出不求回报,那只怕大家都...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此城主对于雁霄等人甚是仰慕,可说是倾心已久,故一早便领着城里的名士与雁霄请教,城主还认为不应该只有自己听到雁霄的高见,便让人搭了台子,让百姓们也可以闻道。

  雁霄适才将这纷乱的天下比喻成一场大火,他与他的子弟们所做的事情如同是在提水救火,希望有一日能将这纷扰天下的战火给扑熄,让太平重现。

  这番话说得大公无私,百姓们也都点头赞同,台上却有一名士反对,就听那人说道:“先生这种舍己为人的情操很是高尚,但可不是人人都能像您这样,大多数人终日是急急忙忙,只想着如何养活自己、养活妻小而付出,就连做个小买卖也得计较利益得失,若人人都像先生您这样,付出不求回报,那只怕大家都活不成了。

  另外我好像听说先生不久前才救了梧城的百姓,但却被梧城城主与大臣赶出,先生几人还是摸黑逃出城的,也就是说,被救之人不感激您,百姓们也不帮助您,那要人们如何认同您这种理念进而去追随您呢?”

  这人一说完,旁边一人就附和道:“先生可别怪我们说话尖锐,正所谓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钱的生意没人要,更何况你们这生意是杀头又赔钱,傻了才去做?”

  两人说完后,台下百姓也是点头称赞,说道:“他们说的也没错啊,赔本的买卖谁要去做?”

  雁霄听完也是微微一笑,而后说道:“我想问两位,两位家中可有仆人?”

  那两位都道:“自然有。”

  雁霄便接着道:“如果其中一个仆人是看到你才做事,没见到你就不做,另一人是不论你有没有看他,他都是勤奋的做事,那您会喜欢哪一个呢?”

  那两人都道:“自然是个我看不到时也在做事的那人了,这不就叫作表里如一吗!”

  雁霄便道:“那就是了,不论别人会不会感激我们,我们都做一样的事情,不正符合先生所说的表里如一吗。而且我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是有意义的,不然今日城主就不会架这台子,你们也就不会坐在与我对谈了,台下也就不会聚集这么多的百姓了,您说是吧?”

  雁霄用那人的尾话反问回去,那人若说不对,就等于否定了城主,否定了自己,只好说道:“我说不过你,但对您的作为我是认同的,只是我不认为天下人会接受先生的道理。”

  心里似乎还是不服气。

  当初被墨家人护送的难民听到此有些疑惑,不知该认同还是不认同,要说雁霄等人做的不对,自己的命可是他们救的,说自己救命恩人不对,那不行。但若说他们做的对,自己可不会像他们一样奋不顾身的去为旁人,便没有说话。

  雁霄又道:“先生说的其实我也明白,我再与大家分享一个故事,有一次,我在路旁看到一人在染丝,就看那人将洁白的丝放到青色的染缸里,再拿起来时那丝就变成了青色的,若是放到不同颜色的染缸,那丝的颜色也会不同,丝会变成什么颜色全由染缸内的颜色而改变。

  这天下就是一个大染缸,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很大程度受到环境的影响,但我相信,我们每个人的本质都和这丝一样是洁白的,只是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也很脆弱的,一不小心就会受到那叫作名与利的染缸所影响,那我们为何不团结在一起,互相警惕,互相帮助,互相爱护,让我们过的更好,让我们更为坚强,团结才会强大,让那些心术不正的人不敢打我们的坏主意。我们几人……”

  说着雁霄挥手指向胡安等人,而后继续说道:“希望自己能变成那洁白的染缸,让这被名与利染色的天下一点一点地恢复起来,我们知道我们的力量很渺小,但我相信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无谓的,我相信我们所救的每一座城,每一条性命都是宝贵的,都是实现和平的希望。”

  听到此,城主首先拍手赞道:“好,好,好,先生说的好,或许前面的我没听明白,但只有我们都团结才能强大,这句话我是再认同不过了。只有我们都团结了,才会强盛,只有我们强盛了,才能保护自己,进一步去保护其他人,其他人受过我们帮助,自会感念我们,当我们有危难时便不会袖手旁观,天下间知恩图报的故事也不少见,所以先生所说的并不只是空谈啊。”



凡君

第152章 闻道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姚剑轩与赵月华好奇墨家武功如何厉害,便想让童峰表演一番,开开眼界,可童峰却一副为难的样子,这姚剑轩就不高兴了,摆出了师兄的架子来,说道:“师弟,你这就太小气了,想当初跟着师父学艺的时候,你有什么不懂,或我抓到了那些窍门都和你说,现在你本事高了,却自珍自重起来,把我们当外人了。”

  姚这话说的甚重,童峰赶忙为自己辩护道:“你们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姚道:“那你怎么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童峰道:“因为墨家这武功需得有人对练,一个人打,根本看不出来其威力。”

  姚突然想到一事,说道:“师父好像说过,墨家的武功是从实战中演变而来的,就...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姚剑轩与赵月华好奇墨家武功如何厉害,便想让童峰表演一番,开开眼界,可童峰却一副为难的样子,这姚剑轩就不高兴了,摆出了师兄的架子来,说道:“师弟,你这就太小气了,想当初跟着师父学艺的时候,你有什么不懂,或我抓到了那些窍门都和你说,现在你本事高了,却自珍自重起来,把我们当外人了。”

  姚这话说的甚重,童峰赶忙为自己辩护道:“你们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姚道:“那你怎么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童峰道:“因为墨家这武功需得有人对练,一个人打,根本看不出来其威力。”

  姚突然想到一事,说道:“师父好像说过,墨家的武功是从实战中演变而来的,就是这道理吗?“

  童峰点了点头。

  听到此,赵就轻推姚一下,说道:“那你去给他喂招不就得了。”

  姚原本不愿意,心想:“我给他喂招?你知道什么?以前都是他给我喂招的。”

  但此时对于墨家武功的好奇心盖过了他心里那小小的憋扭,便说道:“好啊,师弟,那我们就来试试。”

  童峰道:“我这墨家武功还没学全,只学了三招。”

  姚说道:“三招就能打败那些乌鸦人,那肯定非常厉害,快快快,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是站着不动呢?还是如何?当初他们是怎么教你的?”

  童峰想了想后说道:“他们让我尽力出招。”

  童峰话才刚说完,姚就道:“好,那我来啰。”

  不等童峰准备,姚就朝童峰拍出一掌,因为只有架子,没有内力,所以姚这一掌去势甚快,童峰很自然的使出了『班门弄斧』,身形一侧避过此掌,脚步一进就抵到了姚的后脚,同时也是一掌交错拍向姚的要害,姚赶紧抽身要避,这一下就被童峰顺势给绊倒了。

  姚倒在地上,是睁大眼睛半响说不出话来,还不明白:“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赵在一旁看得仔细,咦了一声,心想:“童峰刚使的招式并不奇妙,怎么一眨眼就将姚给弄倒了。”

  姚没搞清楚,就看向了赵,赵则是对他摇了摇头,意思是说他太逊了。

  姚连自己怎么倒下的都没看明白,自然是不服气,站了起来又道:“刚才那不算,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再来。”

  童峰劝道:“师兄……”

  没等童峰说完,姚就说道:“再来一次,这次肯定不会再倒了。”

  说完要朝童峰打去,这下使上了『无用拳法』,姚的无用拳法可比童峰厉害多了,童峰只能一退再退,见童峰不还手,姚便道说道:“师弟,你再不出手,就是小看我了。”

  童峰道:“我没……”

  此时,姚呼一拳就打来,童峰一个侧头闪过,姚又道:“快点出手。”



凡君

第150章 盘蛇手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殷万青想再对姚剑轩与赵月华下手之时,出现一个快若流星之人即时挡住了殷万青,这人叫做叶流星,其武功为追月步,是人若其名,动起来真如流星赶月,快的异乎寻常。

  『追月步』是一门奇特的武功,是从外修内,脚踏方位一圈,内息就增加一分,但这内息的增加并不是想姚、赵两人所想象的那般,可以无止尽的提升,还是要靠扎实的修练来休息内力。

  若是在修练内力时,身法就不会如此快了,需配合练气之法走方位,练挪腾,且速度较现在慢上许多,于打斗时,这武功一使出来,如果是十成功力的话,最多可发挥一倍以上的功力,所以光凭着动就能够发挥出较平常更强的力量。

  可尽管叶流星腿力万钧,但仍破不...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殷万青想再对姚剑轩与赵月华下手之时,出现一个快若流星之人即时挡住了殷万青,这人叫做叶流星,其武功为追月步,是人若其名,动起来真如流星赶月,快的异乎寻常。

  『追月步』是一门奇特的武功,是从外修内,脚踏方位一圈,内息就增加一分,但这内息的增加并不是想姚、赵两人所想象的那般,可以无止尽的提升,还是要靠扎实的修练来休息内力。

  若是在修练内力时,身法就不会如此快了,需配合练气之法走方位,练挪腾,且速度较现在慢上许多,于打斗时,这武功一使出来,如果是十成功力的话,最多可发挥一倍以上的功力,所以光凭着动就能够发挥出较平常更强的力量。

  可尽管叶流星腿力万钧,但仍破不了殷万青那独特的寒冰盔甲,叶流星也知道殷万青的目标是赵月华与姚剑轩,便喊话要两人趁自己拖住殷万青时赶快逃跑。

  姚、赵两人互看一眼后是转身便逃。

  殷万青自是不许,喝道:“哪里走!”

  跟着就以怪异的身法贴地追上,心想:“我这样子你总不能再把我给踢退了吧。”

  见殷万青突然变成如此怪异的模样,叶流星先是一楞,说想:“这是什么奇怪的招式?”

  但叶流星的腿招依旧如雨点般落下,但殷万青此刻以寒冰甲护住了上半部使自己不受伤,身体就像蛇一样爬行、扭动朝姚、赵两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叶流星说道:“果然是狡诈的很。”

  殷万青道:“嘿嘿,就说你是白费力气了,你踢我这么多下我也没如何,但你只要让我抓到一次你就完蛋了,想报仇?哈哈哈哈哈,只怕到头来把自己的小命也给搭上啊,这就叫做不自量力了。”

  叶流星哼了一声,说道:“好啊,想当初赵天裂也不敢小瞧我,没想到今天被你给看扁了。”

  殷万青一听到赵天裂,就想起于九黎山上被其一招打败的事情,便道:“赵天裂又如何?只怕现在他也不是我的对手。”

  叶流星道:“是吗?可是我听说他不过一招就把你给打倒了。”

  殷万青就烦这事,叶流星还偏提这事,殷万青恼道:“你本事不大,废话倒是一堆,有能耐你就别一直跑,堂堂正正地与我比拚一番。”

  叶流星突然笑道:“哈哈哈哈哈,堂堂正正这话居然会从你口中说出,你无冤无故偷袭我的手下,是堂堂正正的行为吗?你想以赵月华去要胁赵天裂是堂堂正正的行为吗?我呸,九黎早发布了江湖追杀令,任何人要是见着你皆可杀之,且可得重金。”



凡君

第149章 流星追月

《春秋奇侠传》

却说姚剑轩与赵月华和殷万青交上了手,可殷万青已经是今非昔比了,若说之前,单单是以赵月华作为对手,殷万青就感到不容易应付了,可现在,殷万青练成了寒冰劲的七重功力,这寒冰劲与他身上那独特的液体一结合,让这原本在寒冰劲下的弱点变成了极为坚硬的护身盔甲,使姚、赵两人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无法伤到殷万青。

  这虽不是殷万青第一次以寒冰劲与人对敌,但对这结果还是很满意,得意到心想:“这门功夫根本就是为我而创的,只有我能将此神功发挥到如此地步,赵天裂也无法做到,不,不只是赵天裂,只怕是当初创这门功夫的人也不是我的对手。”

  殷万青忍不住放声狂笑道:“哈哈哈哈哈,从此就是我殷万青独霸江湖的...

《春秋奇侠传》

却说姚剑轩与赵月华和殷万青交上了手,可殷万青已经是今非昔比了,若说之前,单单是以赵月华作为对手,殷万青就感到不容易应付了,可现在,殷万青练成了寒冰劲的七重功力,这寒冰劲与他身上那独特的液体一结合,让这原本在寒冰劲下的弱点变成了极为坚硬的护身盔甲,使姚、赵两人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无法伤到殷万青。

  这虽不是殷万青第一次以寒冰劲与人对敌,但对这结果还是很满意,得意到心想:“这门功夫根本就是为我而创的,只有我能将此神功发挥到如此地步,赵天裂也无法做到,不,不只是赵天裂,只怕是当初创这门功夫的人也不是我的对手。”

  殷万青忍不住放声狂笑道:“哈哈哈哈哈,从此就是我殷万青独霸江湖的时候了。”

  在知道寒冰劲能有如此威力后,殷万青就想试试将这股力量配上本身的武功会如何,便使出缠蛇手一前一后的朝姚、赵二人攻去,两人立时感到一股寒气袭来,被冷的顿了一下,也就缓了这么一瞬间,二人就被殷万青给缠上了,跟着殷万青就甩开手,让两人彼此互撞发出碰的一声响。

  在寒冰劲的帮助下,殷万青的蛇手比之前更快、更强,且被缠住后还会受到寒气影响,甚难摆脱,姚、赵这一互撞,登时倒了下来。

  姚知道此刻乃生死存亡之际,想运起『太虚御引术』将殷万青一身功力吸光,就算可能会受走火入魔之苦,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可一提劲,体内的炎阳劲自然反应而出,就听姚被殷万青蛇手缠住的地方发出滋滋声响,还冒出白色蒸气。

  殷万青见状喔了一声,说道:“刚才一高兴,都忘了你小子还会炎阳劲这事了。可惜阿,可惜,这门功夫在你身上也是浪费。”

  姚的炎阳劲只有四重功,自是无法对抗殷万青的寒冰劲,殷万青看着姚、赵两人挣扎,无计可施的模样,心里是说不出的痛快,好像在眼前的人不是姚剑轩与赵月华,而是赵天裂和南宫烈一般。

  一想到此,殷万青又将两人狠狠高举后砸到地上,之后又将二人猛力一甩,朝一根石笋撞去,又是磅的一声巨响,姚、赵被撞的气血翻腾。

  殷万青则不断狂笑,说道:“我也不是真想伤害你们,只不过让你们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罢了,好了,玩也玩够了,乖乖和我回去吧。”

  说完殷万青就朝赵走去,赵是怒目而瞪,说道:“谁要跟你回去,你这恶心的臭蛇,死蛇,别过来,给我滚远点。”

  殷万青从赵的语气中听出她心中的恐惧,更是高兴。

  姚也喊道:“喂!死家伙,有本事你冲我来,别动她。”

  殷万青回头道:“别急,别急,你们一个跑不掉,尤其是你,不是说想做我的左右手吗,哈哈哈哈哈。”

  说话时殷万青已经到了赵的跟前,要伸手抓赵的时候,赵是从大骂变成了哭叫:“走开,别过来,给我走开啊!”

  正此时,一道黑影以迅捷无比的速度朝殷万青飞来,殷万青才想开口问是谁的时候,就听啪啪啪啪啪,半空中爆出五声响,跟着就见殷万青被震退了去。

  一人威风凛凛的站在了赵的面前,赵情急之下顺口就喊道:“爹爹,你终于来救我了,快把这臭蛇给打死。”



凡君

第148章 破灭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姚剑轩与赵月华好不容易让殷万白放下了戒心,使他们得以爬上绳索,可就在他们爬到一半时,就看殷万白缓步走到绳索处,赵始终觉得殷万白也不是什么好人,认为他会和殷万青一样忘恩负义,将绳索扯断害自己摔下,便朝殷万白大喝道:“喂!你要干什么?难道你跟你那条臭蛇一样,想忘恩负义吗?″

  姚也朝下喊道:“我放了你,你却想害我吗?″

  殷万白此时两手也拉住了绳索,缓缓说道:“我觉得你说得不错,我也想上去看看。″

  而后就看殷万白也爬上了上来,没有做出其他恶意的举动,姚、赵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往洞口爬去。

  没一会,赵就先出了洞口,发现这洞口是在小山丘之下,前边就有一个粗...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姚剑轩与赵月华好不容易让殷万白放下了戒心,使他们得以爬上绳索,可就在他们爬到一半时,就看殷万白缓步走到绳索处,赵始终觉得殷万白也不是什么好人,认为他会和殷万青一样忘恩负义,将绳索扯断害自己摔下,便朝殷万白大喝道:“喂!你要干什么?难道你跟你那条臭蛇一样,想忘恩负义吗?″

  姚也朝下喊道:“我放了你,你却想害我吗?″

  殷万白此时两手也拉住了绳索,缓缓说道:“我觉得你说得不错,我也想上去看看。″

  而后就看殷万白也爬上了上来,没有做出其他恶意的举动,姚、赵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往洞口爬去。

  没一会,赵就先出了洞口,发现这洞口是在小山丘之下,前边就有一个粗大的石笋挡住,举目看去,还有好多石笋都已被打断,东一块,西一块的散落于地,赵寻思:“这恐怕是爹爹上次找不着我们,一怒之下所做的。″

  没过一会姚也爬上来了,得以逃出生天,姚也是开心,是长吁一口气后说道:“我们总算是重见天日了。″

  赵起身就要走,姚问道:“妳要去哪?″

  赵回道:“当然先离开这鬼地方,怎么?难道你真住习惯了,不想离开啊?″

  姚是想要等殷万白上来后再离开,但他知道赵讨厌殷万白便没说出来,就把话题扯开拖延时间,说道:“你说,这地方怎么会变成这样,当初来的时候这一根根石笋可是都是高耸着的,现在怎么会像是被人给砍断了一样,是谁这有这本事啊?″

  赵果然就停住脚步,回道:“除了我爹爹之外,还有谁有这本事。″

  姚喔了一声,续道:“你说你爹这么厉害,能把这么多石笋给打坏,怎么就没把地给打破,这样我们也就不用这么费劲去对付那臭蛇了。″

  赵白了姚一眼,说道:“谁能想的到有人会活在那种阴暗,不见天日又满是毒物的地方。″

  姚又道:“听殷万白说这里以前可都是桃花啊,若真是如此,这一根根石笋被桃花包围的景象也是不错的。″

  赵唷了一声,说道:“你看过桃花生的怎样吗?″

  姚道:“当然,我怎么可能没看过......″

  姚这是骗人的,他根本不知道桃花长的怎样,故语气就有些心虚。

  赵凝视姚一会,姚问道:“妳......你这样盯着我看干什么?″

  赵道:“我说,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你不急着逃跑,在这边跟我扯这些不相干的东西到底想干什么?″

  姚知道赵已经起疑了,便斜眼朝洞内看去,就看殷万白只差一点就爬上来了,便朝下探身,伸长了手喊道:“快,我拉你上来。″

  殷万白将手一伸就握住了姚,当此时,洞内传出一声怪叫,有人吼道:“殷万白,你想去哪?″

  这声音殷万白就算化成灰都认得,这是殷万青的声音。




凡君

第147章 万蛇

《春秋奇侠传》

姚剑轩与赵月华眼看逃出地底有望,但面前却又出现一个殷万白,而唯一可以爬上地面的绳索就在殷万白的上方,姚、赵与殷万白这一交谈,知道这人不太正常,但不管如何,殷万白既然是殷万青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朋友,只要能说服他就有机会逃出去,可不论赵如何解释,殷万白就是不相信二子不是殷万青所派来的人。

  赵便说道:“干脆把那条臭蛇拖到他面前不就得了?″

  姚道:“那洞口太小,根本无法把殷万青给拉进来,再说,现在他眼睛看不到,而那臭蛇现在摸起来只是一根冰柱而已,他怎么会相信?″

  眼看殷万白怎么讲都讲不听,赵不耐道:“那我们俩合力把他打倒得了。″

  而后赵又道:“算了,不用你了...

《春秋奇侠传》

姚剑轩与赵月华眼看逃出地底有望,但面前却又出现一个殷万白,而唯一可以爬上地面的绳索就在殷万白的上方,姚、赵与殷万白这一交谈,知道这人不太正常,但不管如何,殷万白既然是殷万青的敌人,那就是自己的朋友,只要能说服他就有机会逃出去,可不论赵如何解释,殷万白就是不相信二子不是殷万青所派来的人。

  赵便说道:“干脆把那条臭蛇拖到他面前不就得了?″

  姚道:“那洞口太小,根本无法把殷万青给拉进来,再说,现在他眼睛看不到,而那臭蛇现在摸起来只是一根冰柱而已,他怎么会相信?″

  眼看殷万白怎么讲都讲不听,赵不耐道:“那我们俩合力把他打倒得了。″

  而后赵又道:“算了,不用你了,我自己一个人就能摆平他了。″

  姚想了想后摇头说道:“我觉得他也是满可怜的,你想被关在这里这么久,要是我只怕变得比他更疯,不相信我们也是正常。″

  赵道:“难道我们要在这边一直跟他耗下去?″

  姚道:“当然不是。″

  赵道:“那你到底要怎样?″

  姚道:“他最想要的就是复仇,可那条臭蛇已经被我们制伏了,我想他第二个愿望应该也和我们一样是逃出去吧。″

  听到此,赵不禁一楞,说道:“你想帮他逃出去?″

  姚点了点头。

  赵道:“你是怎样?又想充英雄了是不是?同情心又泛滥了是不是?他不但是个疯子,还是这臭蛇的师兄,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却想放他出去?难道你以为他会感激你吗?小心他反咬你一口。″



凡君

第146章 殷万白

《春秋奇侠传》

却说姚剑轩与赵月华骗倒殷万青后,在四眼雪蛤不寻常的举动下发现了石壁后的一个洞窟,这洞窟上有一孔可通至地面,可就在此时,一全身毛发密布的怪物冲出将雪蛤给吃了。

  那四眼雪蛤不但是赵提升功力的关键,它的冰晶更好几次救了姚的性命,故见雪蛤被吃,赵怒气斗升,哪管眼前是人是怪,冲上去就要动手。

  姚喊出:“且慢,我们还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古怪......″

  话才说到这,赵已经朝那人打出一掌,就看那怪人突然像没有骨头一样,身形一落,趴到了地上,赵没想到那人会有此一招,这掌登时就打空了。

  姚、赵都是一惊,这诡异的身法不就是殷万青吗?不禁脱口而出,叫道:“殷万青!″

  ...

《春秋奇侠传》

却说姚剑轩与赵月华骗倒殷万青后,在四眼雪蛤不寻常的举动下发现了石壁后的一个洞窟,这洞窟上有一孔可通至地面,可就在此时,一全身毛发密布的怪物冲出将雪蛤给吃了。

  那四眼雪蛤不但是赵提升功力的关键,它的冰晶更好几次救了姚的性命,故见雪蛤被吃,赵怒气斗升,哪管眼前是人是怪,冲上去就要动手。

  姚喊出:“且慢,我们还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古怪......″

  话才说到这,赵已经朝那人打出一掌,就看那怪人突然像没有骨头一样,身形一落,趴到了地上,赵没想到那人会有此一招,这掌登时就打空了。

  姚、赵都是一惊,这诡异的身法不就是殷万青吗?不禁脱口而出,叫道:“殷万青!″

  一听这名字,那怪人大怒道:“休在我面前提到那猪狗不如的家伙。″

  随即弹身而起,两手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攻击,就如同两条蛇般同时咬向赵的腿部与腰部,赵眼看就要躲不了的时候,感觉身子突然被人往后一拉,堪堪避开了那怪人的攻击。

  跟着又听到一阵铁链拉扯声,那怪人喝道:“来啊,来啊,你们不是要来杀我的吗,怎么退了呢?胆小的鼠辈。″

  那出手将赵拉回来的自然是姚剑轩,赵还不服气想要动手,姚却对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赵虽然不解但还是照着做。

  就看那怪人骂道:“说话啊,你们不是殷万青那家伙派来的吗?嘿嘿,怎么看到我反而怕了呢?你们是他的徒弟还是他找来的杀手?如果是杀手就上来给我个痛快,如果是徒弟,嘿嘿嘿,那你就好好看清楚我这样子,因为你们以后的下场就是这样。″

  就看那人边说边侧着耳在听,似乎在等姚、赵两人说话,动作甚是奇怪。

  姚比了比自己的脖子,又比了比那怪人脖子,赵这才发现那怪人的颈部有铁圈,铁圈后连着铁链,难怪刚才那怪人行动的时候有铁链声发出。

  跟着姚又比了怪人的眼睛,摇了摇手,好似在说那人眼睛似乎看不到,赵以唇语问道:“搞不好是假装的,这里的人都卑鄙的很,小心上当。″

  就看姚悄悄地拾起一石块,朝那怪人丢去,这一丢是一点力气也没出,与其说是丢,更像是轻轻的将那石头抛去而已,那石头落到了那怪人的头上后那怪人才突然缩身后退,跟着又窜了出来,朝身前无人处连攻四手,口里还骂道:“这么没用,孬种,跟那家伙一样没种,只敢下暗手。″

  姚、赵此刻算明白了,这人是殷万青的仇人,不知道为什么殷万青将他锁在了这里,但看他的身法跟武功招式明显和殷万青是同路的,心里也是奇怪。



凡君

第145章 冰杵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姚剑轩假意说要传功给殷万青,再由赵月华骗殷万青服下更多的雪蛤冰晶,藉此让殷体内的寒冰劲失控,以拿回四眼雪蛤,两人也早拟好一套说词,待殷万青醒后与他说这是炎阳劲入体与寒冰劲相互抗衡所导致。

  可没想到殷万青六重功的寒冰劲比姚预期的还要厉害,再加上雪蛤冰晶的威力,姚若不使出全力抗衡只怕要受内伤。

  一看到殷万青出现寒冰劲失控的样子,赵月华赶紧来到两人身边,见姚抵住殷万青的手臂都要被冻起来了,赶紧挥掌劈下,想将两人分开,可没想到姚这手才刚要脱离殷万青的身子,殷身上那股粘劲却想将姚再吸回去,姚情急之下便一掌朝殷万青打了过去,这一下可是姚全身的功力,殷当场发出啊的一声惨...

《春秋奇侠传》

前文说到姚剑轩假意说要传功给殷万青,再由赵月华骗殷万青服下更多的雪蛤冰晶,藉此让殷体内的寒冰劲失控,以拿回四眼雪蛤,两人也早拟好一套说词,待殷万青醒后与他说这是炎阳劲入体与寒冰劲相互抗衡所导致。

  可没想到殷万青六重功的寒冰劲比姚预期的还要厉害,再加上雪蛤冰晶的威力,姚若不使出全力抗衡只怕要受内伤。

  一看到殷万青出现寒冰劲失控的样子,赵月华赶紧来到两人身边,见姚抵住殷万青的手臂都要被冻起来了,赶紧挥掌劈下,想将两人分开,可没想到姚这手才刚要脱离殷万青的身子,殷身上那股粘劲却想将姚再吸回去,姚情急之下便一掌朝殷万青打了过去,这一下可是姚全身的功力,殷当场发出啊的一声惨叫,被打飞了出去,可殷万青并没有立刻晕去,而是怒道:“臭小子,想害我,我活不了,你们也都好不了。″跟着殷万青是恶狠狠地朝姚、赵两人攻来。

  两人先前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至此,但当此一刻也不容他们多想,姚是赶忙运功挥掌抵挡,每一掌都蕴含浑厚的浑元功,赵则是以阴风身法护在姚的身边,当殷万青从奇怪的角度打来的时候,赵就立刻连劈数掌将其逼退。

  殷万青此刻也甚是难受,又想急着想致两人于死地,便开始乱冲乱窜,就看殷万青像一条巨蟒一样,绕着石洞急转,冲势甚猛,将原本堆在石壁旁的石块都撞飞了去,许多藏身在石块下的毒物也被殷给辗扁。

  殷万青绕的速度甚快,一窜到两人的死角就突然弹起,手像蛇的毒牙一样朝二子咬来,姚赶忙使无用拳法打去,这无用拳法虽名为无用,但其实甚是厉害,殷万青若不停下攻势肯定会中招,但殷万青厉害的地方不光是他的蛇手,还有他那一身怪异的身体,就看他于半空中,身子突然变成柔软的布条一样,身子一卷,眼看又要避开姚的掌势时,赫然感觉到一股锐利的寒气打来,那自是赵月华的寒风掌了,就听几声清脆的声音,殷万青被打偏了方向,但他没有受伤,因为他有寒冰盔甲。



凡君

第143章 寒冰盔甲

《春秋奇侠传》

上回说到姚剑轩异想天开,想以雪蛤冰晶帮助赵月华修练寒冰劲,试了几次后才终于成功,赵再次睁眼时,体内寒冰劲的功力已突破至第五重。

  姚自是开心,说道:“真没想到这方法居然能够成功,妳现在觉得如何?”

  赵说道:“这雪蛤冰晶一入体,是冰冷异常,我体内的寒冰劲就必须不断地与之抗衡,这感觉就像当初对抗炎阳劲时一样。”

  听赵这么说,姚突然想到:“若是这方法管用,那会不会能藉由此法练到寒冰劲的顶层功力呢?”

  赵想了想后说道:“很有可能,至少能将寒冰劲的功力练到与这雪蛤冰晶不相上下。”

  姚、赵二人不知道他们所发现的方法,正是当初随风子与梁月瑛修练寒冰劲之法。

 ...

《春秋奇侠传》

上回说到姚剑轩异想天开,想以雪蛤冰晶帮助赵月华修练寒冰劲,试了几次后才终于成功,赵再次睁眼时,体内寒冰劲的功力已突破至第五重。

  姚自是开心,说道:“真没想到这方法居然能够成功,妳现在觉得如何?”

  赵说道:“这雪蛤冰晶一入体,是冰冷异常,我体内的寒冰劲就必须不断地与之抗衡,这感觉就像当初对抗炎阳劲时一样。”

  听赵这么说,姚突然想到:“若是这方法管用,那会不会能藉由此法练到寒冰劲的顶层功力呢?”

  赵想了想后说道:“很有可能,至少能将寒冰劲的功力练到与这雪蛤冰晶不相上下。”

  姚、赵二人不知道他们所发现的方法,正是当初随风子与梁月瑛修练寒冰劲之法。

  姚不免心里一忧,说道:“这臭蛇用此法练功从此武功大进,以后恐怕真的会连你爹都不是他的对手。”

  赵说道:“那我们自己偷练,不与他说不就行了。”

  姚回道:“他要是有这么好骗就好了。”

  赵哼了一声,说道:“他又不知道我寒冰劲的功力已经变强,我出其不意打倒他不就得了。”

  姚反问道:“妳有把握一招之内就制服他吗?”

  赵没有回话,因为她也没有这把握。

  姚又说道:“即使妳一出手就将那臭蛇打倒,甚至是打死,那我们也离死不远了。”

  赵不解,问道:“这又是为什么?难不成他死后还能变成鬼来害我们吗?”

  姚没回答,只是把衣袖卷起,露出手臂,就看摇手上经络处浮现淡绿之色,赵惊道:“这是什么?”

  姚回道:“妳忘了我们身上还有他的蛇毒吗?”

  赵道:“不对啊,那日,你施展炎阳竟倒地后,他不就把你的毒给解了吗?他也把我的给解了啊,不信你看。”

  说完就和姚一样露出上臂,就看到自己的手上经络处也有淡绿之色。



凡君

第142章 突破

《春秋奇侠传》

却说姚剑轩为了取信于殷万青,拚着炎阳劲失控的危险运起功来,让殷万青亲眼看到炎阳劲的威力,更加深了殷万青想练成这『冰火无极功』的欲望。

  但殷万青看到姚这痛苦的模样也是不安,便问道:“刚才那小东西是什么?为什么吃下那玩意后就恢复正常了?″

  姚道:“那东西叫做『四眼雪蛤』,这四眼雪蛤可神奇了,爱吃毒物,且吃了之后会被上分泌一种叫做『雪蛤冰晶』的东西,那冰晶据说是天下间至寒之物,适才我周身上下遭到炎阳劲反噬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但服下了这冰晶,就好像在燃烧的火盆中投下一块冰块,这火自然就被压制住了。″这话姚说的是一点都没有假。

  殷万青听后点了点头,可还有疑问,便道:“如...

《春秋奇侠传》

却说姚剑轩为了取信于殷万青,拚着炎阳劲失控的危险运起功来,让殷万青亲眼看到炎阳劲的威力,更加深了殷万青想练成这『冰火无极功』的欲望。

  但殷万青看到姚这痛苦的模样也是不安,便问道:“刚才那小东西是什么?为什么吃下那玩意后就恢复正常了?″

  姚道:“那东西叫做『四眼雪蛤』,这四眼雪蛤可神奇了,爱吃毒物,且吃了之后会被上分泌一种叫做『雪蛤冰晶』的东西,那冰晶据说是天下间至寒之物,适才我周身上下遭到炎阳劲反噬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但服下了这冰晶,就好像在燃烧的火盆中投下一块冰块,这火自然就被压制住了。″这话姚说的是一点都没有假。

  殷万青听后点了点头,可还有疑问,便道:“如此奇物怎会在你们身上?″

  姚不立刻回答,又是先大笑了几声,争取时间思考,而后才说道:“这四眼雪蛤的主人原本是公孙仇,那是准备给她练功用的。″

  殷万青的眼神就瞄到了赵月华的身上,问道:“她又没有你这炙热的内力,要这玩意干嘛?″

  此时姚已想好了一套说辞,道:“诶,刚刚我不是说了,公孙仇原本要是教她练这冰火无极功的,我只是在跟在旁边,听他解说这炎阳劲的修练之法时自己乱练的,那老儿既想让她日后练这炎阳劲,这四眼雪蛤哪能不先准备起来的。你也知道这老头城府可深了,于我面前从来不提这寒冰劲如何修练,才害的我变成现在这样。″

  殷万青笑道:“这门功夫可说是九黎的镇寨之宝,他无缘无故干嘛传给你,自然是要留一手的。″

  姚哼了一声道:“这九黎上就没一个好东西,殷爷,你加把劲把这神功练成了,换你去统治那算了,唉唷……″

  姚这一声痛叫自是赵月华在背后捏他。

  姚这一番说词是既合情又合理,殷万青算是信了一半,心想:“这神功一旦练成,这本秘笈我自是要毁掉,可不能让第二个人练成此功,这两小子也不例外。″



凡君

第141章 搏命演出

《春秋奇侠传》

殷万青听姚剑轩与赵月华谈到练这『冰火无极功』若是靠自己摸索,循序渐进至少也得花上十年工夫才有小成,太过急进恐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可殷万青哪能等上十年之久,但没关系,姚、赵两人会这功法,便想:“让这二子告诉我此功的窍门,不就可省下不少时间,待功力超过这两人的时候再自己研究如何更进一步不就好了。”

  除了练功之事,他还想到:“这次进攻九黎未成,但我终究是拿住了赵月华,比起杨无惧等人空手而回好多了,而且我还多附送一个道家高人的徒弟,也算功劳一件吧,到时候不但练成了奇功,还有大批的赏赐,岂不美哉,岂不美哉,哈哈哈哈哈。”

  想到这,殷万青不自觉得又贼笑了起来。

  姚、赵二人...

《春秋奇侠传》

殷万青听姚剑轩与赵月华谈到练这『冰火无极功』若是靠自己摸索,循序渐进至少也得花上十年工夫才有小成,太过急进恐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可殷万青哪能等上十年之久,但没关系,姚、赵两人会这功法,便想:“让这二子告诉我此功的窍门,不就可省下不少时间,待功力超过这两人的时候再自己研究如何更进一步不就好了。”

  除了练功之事,他还想到:“这次进攻九黎未成,但我终究是拿住了赵月华,比起杨无惧等人空手而回好多了,而且我还多附送一个道家高人的徒弟,也算功劳一件吧,到时候不但练成了奇功,还有大批的赏赐,岂不美哉,岂不美哉,哈哈哈哈哈。”

  想到这,殷万青不自觉得又贼笑了起来。

  姚、赵二人以为殷万青又在想什么恶心的阴谋要来整他们,不由得都心里一凉。

  跟着就看殷万青快速地翻阅秘笈,看到这『冰火无极功』共分九重,且分『寒冰』与『炎阳』两种功力,可奇怪的是,秘笈中只记载了寒冰与炎阳的练法,却没说何种要先练,何种该后练,且还记载了一个叫做『赤焰丹』的东西,说这『赤焰丹』有易筋换骨的效果,便奇怪问道:“你们两个都练成了这炎阳劲和寒冰劲吗?”

  赵不想回答,姚则道:“我不敢骗殷爷,我只练了炎阳劲,她则是只会寒冰劲。”

  殷又问道:“这秘笈上说这两种内力都分九重功,你们练到什么程度了?”

  这点姚就不知道了,便用手去撞赵月华让她来回答,赵白了姚一眼,冷冷回道:“四重。”

  姚则道:“殷爷,她不是练功的身子,练了好些年才练到四重功,但我和你可不同,我们都是天生的武人,我这炎阳劲已经练到了六重功了。”

  赵听姚这样胡说,忍不住以疑惑的眼神看着姚,不知道他这么说有什么意图。

  殷万青听完后说道:“你当初就是用炎阳劲击退那姓夏的?”

  姚道:“当然,那家伙哪挡得住此神功,而且当时我才使出了三成功力而已。”

  殷万青突然想到一事,问道:“你这炎阳劲竟然这么厉害,当初怎么不是我对手?”

  姚还真没想到殷万青会问这事,他总不能说他体内这炎阳劲是从赵月华身上吸来的,自己根本没练过,而且还因为这炎阳劲的关系导致现在不敢使上半点内力,深怕一个催动,那好不容易压下的炎阳烈火又会不受控制。



凡君

第140章 巴结

《春秋奇侠传》

却说殷万青带着姚剑轩与赵月华回到了老窝『盘蛇谷』,这盘蛇谷还真是地如其名,正适合像殷万青这样的毒蛇居住地方,是既阴暗又闷湿,而在殷万青刚躲到洞里不久,赵天裂跟梁月瑛就到了。

  可惜赵、梁二人寻了半天也没发现盘蛇谷,赵天裂发泄一通后便率人朝另外一个祸首南宫家去了。

  可赵天裂的余威仍在,殷万青深怕被发现,赵天裂会打穿地面冲下来,故是直到晚上才敢有动作。

  适才赵天裂等人在上面时,殷万青制住了姚、赵二人的要害,待得松手后才发现二子都因为他用力过猛而晕了过去。

  等到姚、赵醒来时就看殷万青正在喝着黑黑的地底水,吃着梅花庄的食物。

  姚、赵都恼殷万青,原是打算不管...

《春秋奇侠传》

却说殷万青带着姚剑轩与赵月华回到了老窝『盘蛇谷』,这盘蛇谷还真是地如其名,正适合像殷万青这样的毒蛇居住地方,是既阴暗又闷湿,而在殷万青刚躲到洞里不久,赵天裂跟梁月瑛就到了。

  可惜赵、梁二人寻了半天也没发现盘蛇谷,赵天裂发泄一通后便率人朝另外一个祸首南宫家去了。

  可赵天裂的余威仍在,殷万青深怕被发现,赵天裂会打穿地面冲下来,故是直到晚上才敢有动作。

  适才赵天裂等人在上面时,殷万青制住了姚、赵二人的要害,待得松手后才发现二子都因为他用力过猛而晕了过去。

  等到姚、赵醒来时就看殷万青正在喝着黑黑的地底水,吃着梅花庄的食物。

  姚、赵都恼殷万青,原是打算不管殷万青问什么都给他来个不理不睬,但看到殷万青有食物,腹中饥饿感就上来,止不住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叫声,殷万青自然是听到了,但并不理会。

  姚实在是饿的忍不住了,才说道:“喂!食物,拿来。”

  殷万青斜看了姚一眼,说道:“不急,不急,等你饿的奄奄一息的时候,我自会给你一顿美食享用。”

  殷青说到美食时还贼笑了一下。

  姚、赵互看一眼后,同时朝四周看去,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一个还算平坦的石台上,石块等杂物都被堆到了旁边的石壁,就看那山壁与石块下有无数条状黑影蠕动,赵见了害怕,小声问道:“喂!你看到那些黑影了没有?你说那些是什么东西?”

  姚知道赵觉得是蛇,他也这么觉得,但他不想说,怕说了殷万青就拿这『美食』逼他们享用。

  反而是对殷万青说道:“你这人还真是可怜,住在这种地方,而且还只有你一个人,真是孤单的跟些臭虫没两样。”

  殷万青没有被激怒,反而回道:“我就是觉得一个人住太孤单了,才把你们两位带来,看会不会热闹一些。”

  赵道:“恶心,你人恶心,讲话恶心,住的地方也恶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