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是真的

1283浏览    103参与
被神选中的南瓜饼

萌晕了

啊啊啊啊   我圈大大好可爱


怎么会这么可爱

啊啊啊啊   我圈大大好可爱


怎么会这么可爱


唐磬(沉迷于夜夜无法自拔)

【轰出胜/Я 18】男友买一送一

轰出胜🚃,对着购物车的沙雕文。全文+番外1w5

 
 ⚠⚠⚠⚠且看且珍惜,ping蔽了大概不会补吧


康康发文时间!


买的男友轰 x 某宝快递员双🌸久 x 送的男友咔


((๑•̀ㅂ•́)و✧别看是送的放心咔酱有单独⭕的部分,很划算的。)


双⭕,内含女装,自w,强迫性做💝,怀孕pa,半步入莲式,shuang龙


(上)这年头男友都是买一送一吗!?


(中)轰焦冻:“你老婆真棒”


(下)爆豪胜己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


(番外)绿谷茁子:“为什么我爹...

轰出胜🚃,对着购物车的沙雕文。全文+番外1w5

 
 ⚠⚠⚠⚠且看且珍惜,ping蔽了大概不会补吧


康康发文时间!

 

买的男友轰 x 某宝快递员双🌸久 x 送的男友咔

 
 

((๑•̀ㅂ•́)و✧别看是送的放心咔酱有单独⭕的部分,很划算的。)

 
 

双⭕,内含女装,自w,强迫性做💝,怀孕pa,半步入莲式,shuang龙

 
 

(上)这年头男友都是买一送一吗!?


(中)轰焦冻:“你老婆真棒”


(下)爆豪胜己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


(番外)绿谷茁子:“为什么我爹地和爸爸们的结婚纪念日在光棍节???”


我真的写不出来什么了呜呜ヘ(;´Д`ヘ)

推一下旧文!点我看轰君咔酱在线欺♂负久久           【轰出胜】孩子

盐西宅虫

保护,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一整天,一个rs都没有。
自己八天八夜不曾管过,但涉及到你我就会保护到最好。
因为知道他在,所以他才会安心狂睡;因为知道他会回来,所以才会留灯。

真的,我一整天注意着rs,然后心情真的很感动,很复杂,也很为他们的勇敢高兴。

保护,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一整天,一个rs都没有。
自己八天八夜不曾管过,但涉及到你我就会保护到最好。
因为知道他在,所以他才会安心狂睡;因为知道他会回来,所以才会留灯。

真的,我一整天注意着rs,然后心情真的很感动,很复杂,也很为他们的勇敢高兴。

盐西宅虫

我真的不是故意针对舅舅的。
但是,水杯都能让dd用,而话筒还要拿在手上确认一下对不咯?

我真的不是故意针对舅舅的。
但是,水杯都能让dd用,而话筒还要拿在手上确认一下对不咯?

喂你吃一吨糖
“知道dd为什么说第一次见面是...

“知道dd为什么说第一次见面是在ttxs吗。

他想告诉所有人,我们早就认识了,不是从你们这里开始的,也不会在你们这里结束。    

他们是来日方长。 ​”

“知道dd为什么说第一次见面是在ttxs吗。

他想告诉所有人,我们早就认识了,不是从你们这里开始的,也不会在你们这里结束。    

他们是来日方长。 ​”

盐西宅虫

为啥瘪嘴呀,嫌时间不够嘛?

为啥瘪嘴呀,嫌时间不够嘛?

喂你吃一吨糖

我觉得除了爱情没什么能让rapper帮vocal唱高音

我觉得除了爱情没什么能让rapper帮vocal唱高音

盐西宅虫

你康康人家这短护的,这恩爱秀的!

你康康人家这短护的,这恩爱秀的!

メモリー

我开搞了,是给亲友产的粮

在学校里画的所以……跟原皮区别很大(其实就是我菜

我开搞了,是给亲友产的粮

在学校里画的所以……跟原皮区别很大(其实就是我菜

咸水南木

(67)sky line

逆年龄差。


——


金泰亨是第一次见到那么蓝的天空。


如果自己没逃。

如果自己没上车,误打误撞的往远方走。


会发生什么呢。


一年多在这国家的不同城市留下的足迹,打工过的老板们给予的礼物,手机和相机里的照片……


如果自己还待在那里的话。

肯定在那三流大学里念着书。


……就不会遇见哥哥,和哥哥在一起了。


——


“小金!”


金泰亨老远就听到郑号锡在喊他。


“这里——哥,我在这里————”

“走,哥带你去吃点好东西。”


于是他俩带着几百块吃了一个下午。


郑号锡的咖啡店一开业就以出品性价比高和装修风格独一无二而出名,一年前金泰亨来到店...

逆年龄差。


——


金泰亨是第一次见到那么蓝的天空。


如果自己没逃。

如果自己没上车,误打误撞的往远方走。


会发生什么呢。


一年多在这国家的不同城市留下的足迹,打工过的老板们给予的礼物,手机和相机里的照片……


如果自己还待在那里的话。

肯定在那三流大学里念着书。


……就不会遇见哥哥,和哥哥在一起了。


——


“小金!”


金泰亨老远就听到郑号锡在喊他。


“这里——哥,我在这里————”

“走,哥带你去吃点好东西。”


于是他俩带着几百块吃了一个下午。


郑号锡的咖啡店一开业就以出品性价比高和装修风格独一无二而出名,一年前金泰亨来到店里找工作后人气又往上涨了许多。


“不找小国吗?”

“哥哥跟我说今晚他会去江边,所以——”


金泰亨转身,跟郑号锡互告别之后就跑去江边。




“久等了——。”

“欸什么。我才刚到就来了,好及时。”


田柾国笑着揉了揉年下恋人的头,


“怎么样?”


“跟号锡哥花了几百吃了一个下午。”

“玧其哥叫我过去听了下新demo,完事后请我吃了顿。”


“小亨。”


田柾国凑前迅速亲了口金泰亨嘴角。


“当当——蜜雪的烤奶。刚买的。”


“姐姐——。都说过烤奶没姐姐好喝啦。”


长发遮住了田柾国通红的耳尖,


“滚。”


Moco

【士海】极致侵蚀

*我来了我带着士海3p雷文来了(大首领士+失忆后的士x海东)四舍五入不还是士海,为了方便认人所以直接写大首领了

*祖传开头:ooc警告,这次还有点虐身⚠️,如有不适姐妹快跑!

*这次带有很多爽就完事的因素...请酌情观看。

*又名沉x溺(3)〈脑洞开的时候没想过会接上前面的剧情,感兴趣的可以look一下前面两章〉

这是五雷轰顶的本章:https://m.weibo.cn/7305881488/4429186552761366

第一章http://mochen330.lofter.com/post/1f2f1158_1c6a2d46c

第二章http://mochen330.lofter...

*我来了我带着士海3p雷文来了(大首领士+失忆后的士x海东)四舍五入不还是士海,为了方便认人所以直接写大首领了

*祖传开头:ooc警告,这次还有点虐身⚠️,如有不适姐妹快跑!

*这次带有很多爽就完事的因素...请酌情观看。

*又名沉x溺(3)〈脑洞开的时候没想过会接上前面的剧情,感兴趣的可以look一下前面两章〉

这是五雷轰顶的本章:https://m.weibo.cn/7305881488/4429186552761366

第一章http://mochen330.lofter.com/post/1f2f1158_1c6a2d46c

第二章http://mochen330.lofter.com/post/1f2f1158_1c6c57869

你的钰钰请签收
快看的首页是jai太太的胜出同...

快看的首页是jai太太的胜出同人画!所以说!官方承认!胜出是真的!
@Lu!-Jai 日常催更某吃夜宵看蜡笔小新的鸽子
(她主要更新在wb 建议去关注她wb喔!)

快看的首页是jai太太的胜出同人画!所以说!官方承认!胜出是真的!
@Lu!-Jai 日常催更某吃夜宵看蜡笔小新的鸽子
(她主要更新在wb 建议去关注她wb喔!)

缘更选手在线爬墙

杂文集啦杂文集

算是瞎打打就一脑洞,反正杂文集都不可能有后续的【笑】


ooc注意

梗【APTX4869】【双向暗恋】


阿石沙雕公司出品新型药物,童叟无欺,变小之后亲一口心上人,一口一长,两口双倍幸福,撩人必备!(∗❛ั∀❛ั∗)✧*。


APTX4689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亲,美好养成系万年小学生柯南带回家!!


只要99,你就能带回家!!|˛˙꒳​˙)♡


订购号码:12xxxxx8


————来自一则花里胡哨的广告,上面还画着性感的兔女郎,手里拿着一盒透明装的白色胶囊。动作妩媚宛如男生思春期所宝贝的杂志。


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冷静而又理智的把纸揉成一团,一道弧线完美入筐...

算是瞎打打就一脑洞,反正杂文集都不可能有后续的【笑】


ooc注意

梗【APTX4869】【双向暗恋】







阿石沙雕公司出品新型药物,童叟无欺,变小之后亲一口心上人,一口一长,两口双倍幸福,撩人必备!(∗❛ั∀❛ั∗)✧*。


APTX4689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亲,美好养成系万年小学生柯南带回家!!


只要99,你就能带回家!!|˛˙꒳​˙)♡


订购号码:12xxxxx8


————来自一则花里胡哨的广告,上面还画着性感的兔女郎,手里拿着一盒透明装的白色胶囊。动作妩媚宛如男生思春期所宝贝的杂志。


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冷静而又理智的把纸揉成一团,一道弧线完美入筐。他可是属于一看就是性冷淡型的冰山帅哥,怎么可能会看这种东西,并且还把那个号码记住了,打算对暗恋对象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嗯,对,他有暗恋对象。


一个长得极其娇弱(?)但很顽强(?)的小男生。


他是弯的。


要说那大明湖畔的当年,卡米尔自己可能都没想到,就因为一个湿了长发(?)笑起来露出虎牙的可爱“女生”,而弯成了一盘蚊香。


当时的那个男生可能还再变声期,声音很软,轻声细语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温柔的中性音。


卡米尔把手插兜里,在一番斟酌与思想道德感的深刻讨论,然后决定——就这么办了吧。要是这时候能发表情包大概是,狗头式冷漠(?)。


他回家的路上要穿过一个巷子,而这时他看见了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兜着箱子快速过路,非常可疑。卡米尔警惕一下,是雷家人?


这样想着,他跟了过去。巷角昏暗,男人靠墙叼着烟,很高,戴着金丝边框吊儿郎当的样子,哦,还绑了麻花辫,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卡米尔隐藏在墙角,将脸埋在围巾里,亲眼目睹了一场交易。男人把箱子打开,嬉皮笑脸地说了什么,而另外一个黑衣人似乎很满意。男人一把将箱子合上,摊手。黑衣人皱着眉,似乎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他太过于专注观察那两个的言行神色,没有注意后面。


当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身后的少女戴着白色口罩和贝雷帽,眉眼弯了一下,紫色长发忽闪在眼前,当头一棒。


……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警惕地坐起身四处张望,没想到已经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下意识地想要下床查看情况,竟然错估现在的高度,噗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啧,痛死了。”


卡米尔一愣,这么稚嫩的声音,他猛然转过头,瞳孔骤然缩减。自己穿着柔软而舒适的棉质睡衣,四五岁的脸颊很瘦弱,估摸着都撑不起这件衣服的架子。


“怎么可能……”他喃喃自语道。


房门突然被打开,是大哥。


“卡米尔,醒了?”雷狮一脸淡定地问道。


“嗯。大哥,我这是种招了?”


“很明显啊,卡米尔你是变小连带着这里也变成孩子了吗?”雷狮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无奈地笑了笑,“我可不会带这么小的孩子,果然还是把那个没马骑士叫过来好了。”


卡米尔皱眉:“什么?这不妥,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大哥你不需要担心。”


雷狮已经拔打了电话,卡米尔一愣,仔细思索,大脑忽然停止思考。


有问题,非常有问题。


现在他所尊敬的大哥,虽然没有扬起笑容,甚至可以说语气恶劣,面对电话那头的人用得是命令式口吻!


但是眼角绝对含了笑意,抬头是微侧32度角,代表他现在非常愉悦!


胳膊上抬45度,整个人非常放松,脚横跨两步,左脚的脚后跟有轻微蹭地的现象!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大哥的情绪产生了平常几率不到四分之一的波动!


而且这冒着诡异粉色气场是怎么回事,难道大哥也中什么招了!


“卡米尔?卡米尔?愣什么呢。”


卡米尔估计这个时候还呆泄在对雷狮微动作的分析当中,随后思维得到了一个完美且荒谬的结论:


他要有大嫂了。而且是个会带孩子的大嫂。


“啧,古板骑士没空,他说会有个小屁孩来照顾你。”雷狮颇为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本就杂乱的鸡窝头变得更像了。


啊,暴躁了。卡米尔如此想到。


所以,果然是大嫂吗。


“叮——咚——”人来了。很快。


卡米尔走到客厅里坐着,小小的一只正一脸严肃地翻着手中的《罪与罚》。他看着看着,叹气:“大哥我真的……”不需要人陪。


卡米尔定睛一看,突然变了一个样子,非常肯定:“大哥我真的很需要人陪。”如果这是一本漫画,那可能就是一小只团子从小正经突然眼冒小星星,四周有小花花,周身洋溢着我很乖,快来抱抱我的气息。


“哎,需要什么?小弟弟,你的大哥已经走了哦!”埃米换了拖鞋,有些拘谨地走了进来,确认没有其他人以后,笑容洋溢,很温和。


卡米尔此时发现自己这副样子非常方便,也不觉得累赘了。


“我肚子饿了。”小卡米尔揉了揉肚子,眼睛冒着水汽,语气软糯糯的,萝卜一样的小腿儿在沙发边缘晃了晃,“可以吃芒果千层吗?”


埃米突然捂脸,耳尖泛红,靠,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可爱的吗?!我爱了!!


埃米咳了一嗓子,故作大哥哥的样子:“那个……要叫我哥哥哦!”当了这么久的弟弟,谁都想做一次哥哥吧!?他此时诡异的兴奋感也不知道哪来的。


小卡米尔歪头一笑,双手撑着沙发:“那…作为交换,哥哥能不能抱抱我呢?”


埃米此时心里刷过一系列弹幕:他是天使吧?他绝对是啊!什么神仙小孩儿啊!别人家的小孩没想到也有一天能亲手摸一摸(?)!


他自己是个幼儿园老师,天知道那些小孩子有多皮!!简直是恶魔降世,不是那个和这个打架就是这个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还有一个个都不喜欢午睡!!哄都要哄上个半天!


“阔…咳,可以吗?”埃米激动地手心有点起汗。


“抱抱——”卡米尔张开手。小团子发动求抱抱的暴击伤害。


埃米感觉快被萌化成一摊水了,啊!好像把他揉进身体里啊啊啊!(少年,你这想法很危险呢)。


他轻手轻脚地抱起来,柔嫩的皮肤和滚烫的呼吸贴着自己的脖子侵入后耳。毫无知觉的兔子抱着一只虎视眈眈的狼崽,将自己最脆弱的脖颈毫无保留的展现给猎食者。


那么就别怪天性的贪婪了。


卡米尔眯起眼睛,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能接近,干脆早点变成小孩子不好吗?他把脸紧贴在对方白细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舔了舔。


埃米被脖子间的湿润感惊得一抖:“怎…怎么了?”


小卡米尔抬起头来,一脸无辜单纯:“对不起嘛,我有点饿了。”


埃米呆愣一会儿,仔细地观察起对方的眉眼,有些相似,迟疑道:“你不会是卡米尔……”


卡米尔心里不由来地一紧。


“你不会是卡米尔的私生子吧?”


……


……


相对无言,卡米尔清楚地听到他的形象咔嚓一声地碎了一地,而自己的整个人恐怕已经石化了。


埃米笑了笑:“啊…抱歉?开个玩笑,毕竟我也挺在意他的。”


卡米尔又活了过来。


“因为是很要好的朋友嘛,有私生子这种事对他在公司的形象会有损害吧?”埃米担忧地看着坐在腿上的乖巧吃蛋糕的孩子。


卡米尔受到一万点伤害,被传说中无人能敌的“朋友卡”给攻击了。(少年你得到了那位金发朋友王的真传)


“初三上半学期我们还在一个班里,不知道是他太天才了还是我太弱了,他跳级了!跳级了!你瞧瞧这是人干事儿吗?!”


“上高中的时候,他就是我的学长,真的凭神马啊!面瘫矮子一个,竟然是我的学长啊!!”


呵呵。卡米尔如是想到。


埃米依然疯狂吐槽着,面对着缩小版的卡米尔(所以你是已经把他当成了他的私生子吗?!)他丝毫不畏惧:“我太难了!他走了以后班里都没人听我瞎逼逼了,还不听我唱歌了!”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qq不回,手机短信也不发一个!就这么到了别的地方!现在有啥事一个电话就把我叫过来,合着把我当家庭保姆?人保姆还有钱呢,我连个鬼都没有!”


“还让我替他照顾他儿子!靠,没个十斤芒果绝对不原谅他!”


卡米尔默默吃着蛋糕,乖乖待在埃米的腿上,低下了头,一脸阴郁。


“啊,光顾着吐槽了,抱歉啊你还小听不懂。还没问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呢?”


“帕乐尼。”真是…怕了你了。


“唔,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乐尼,现在这个点应该午睡了哦,我们一起去睡觉觉好不好?”埃米柔声哄着腿上可爱的小朋友,笑意满满。在幼儿园里虽然照顾小孩很麻烦,但是当小孩子安静睡着了之后就是天使。


埃米都会有一种爱意和成就感由然而生,他在保护着这些天使。他的笑容被所有孩子们喜欢着,而他呀,也最喜欢孩子们快乐而天真的灿烂。


“嗯。”卡米尔乖巧点头,转过头轻轻抱住埃米的脖子,脸轻蹭着对方,像一只粘人的猫,小巧而可爱。


埃米再次被可爱死。


开了房门以后,埃米呆愣住,妈的什么玩意儿?!这个房间里非常沉闷,冷色调的屋子灰蒙蒙的一片,窗帘也不拉开,不过房间里倒是也没什么异味,估计是有好好拿空气清新剂喷了两遍吧。


以前视频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他的房间很干净,没什么男生的脏乱气。衣柜都是他那糟糕到不行的品味,红配绿……啧,偏偏穿着还好看,智商高,家里有矿,高中的时候天天看到垃圾桶里的情书,真的是——


太不公平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吐槽完,他也是无力吐槽那面挂满雷狮照片的墙了,怪不得以前就是死也不让看那里,合着卡米尔原来是痴汉啊?


雷狮难道连意见都没有吗??(他大哥已经习惯了,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被惊到。)


埃米抱着孩子躺在床上,突然跳起来,糟糕忘了!睡他床要换衣服的!要不然会被他一脸嫌弃到要死的给扔出去……


完了完了……美色误人,额,不对,带孩子误人!


埃米刚打算起床,卡米尔一脸疑惑的拉住对方衣袖:“怎么了?”


“啊,那个…你爸他特别讨厌别人不换衣服睡他床,我去换个衣服?乐尼先躺会儿,我换好以后给你讲故事。”埃米回答,然后顺便轻轻地吻了一下小孩的额头,很有身为母性光辉的一笑。


卡米尔愣愣的,有点飘飘然。虽然表情依旧有点严肃,但眼底的爱意和独占欲快要满溢而出,他是不是经常这样哄别的小孩?


那么熟练?


“不用了,快睡吧。”小孩不肯放开埃米的袖口,他以为小孩闹别扭会离开他,呵呵,估计卡米尔那家伙没少虐待!毕竟辣么冷漠无情一人!!


“不睡就算了。”卡米尔打了个喷嚏,突然赌气,撒开衣袖把自己裹进被子里,一团又小又萌,脸朝着埃米,表情还是鼓起的包子脸,似乎有点生气。


埃米双双缀缀再度被萌死。


别问,问了他是就铁打的孩子控。


“好好好,不换了不换了,我陪你睡行了吧?”埃米轻轻躺进被窝里,搂住小孩子,拍着他的背,口吻又是哄又是宠溺。不过多久,孩子的呼吸开始平稳。看着安睡的孩子,不禁想起一些往事。


“我记得卡米尔跟我说过,他小时候很瘦,如果现在见到应该也像你这样吧?”


“小小的…脚上胳膊上都是伤…哈切……卡米尔啊他人真的其实…很好…呼…呼……”


还没说完,埃米也打起了轻鼾,挨着枕头的脸颊有了些红印子。此时搂在怀中的孩子睁开了眼睛,不似刚刚那样生动活泼,冷静而痴迷。


卡米尔将手抚上他的脖颈,轻轻抬头,呢喃着:“想爱你久一点,只能离你远一点。太多的爱容易变成偏执,失去理智。”


“我从初一那一年,那个雨天开始…哪怕只是一个梦,也让我甘之如饴……”


“同学?”埃米叫住那个拿着伞的男生。


男生转过头,坚挺的鼻梁和蓝眸惊艳了这个阴沉的雨季,但这个人是冷情冷性的,除了他的大哥,他谁也不会在乎。


埃米后来认识了他,便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机会,像自己这样的,还是个男生。长得不好看,成绩也马马虎虎,比不过对方追求者中随手抓的一个人。


“能一起走吗?就到那个车站就好!拜托!我不想再淋雨了!”埃米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整个学生时代都会为了这个人而苦恼。但现在他双手合十,一脸诚恳,只是为了借个伞。他一头湿发搭在肩上,得亏安迷修不在,不然又得被扣分。


男生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埃米感觉到了一点尴尬,似乎后面有很多人在指指点点。


“哎,你看你看,又一个女的过去搭讪。”


“哈哈,如果卡米尔答应她我这周数学不及格!”后面的女生捂着嘴笑道。


“噗,又一个倒霉的要被泼冷水!”


“你猜卡米尔会说什么?”


“肯定又是什么我大哥在等我,我们不顺路之类的直男发言!”


卡米尔淡淡地瞟了埃米一眼:“一起吧。”


埃米刚想说:不用了我跑跑就好——现在看来有戏!


他感激道:“谢谢谢谢!您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丝毫没有关注对方皱起的眉头。


这个雨季很漫长,它将路变得模糊不清,几盏车灯带来的光亮也不足以破开水雾。远方似乎还还有很长的时间,才能踏足。


伞的里面是两个少年并肩而行,不大熟悉的两个人。一个一时判断错误的和对方撑了伞一起走,一个冒冒失失的向对方借了伞到车站,他们都在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闯入了对方的雨季。温柔而生动,蓝色逐渐变成了主色调。


晴空万里,幸而有你。


“啊…那个我叫埃米?你呢?”


“……卡米尔。”


“我好像是初一B班的,我听说好像初三的时候可以换班,啊——好想去A班啊!那可是最好的班呢!”


卡米尔看着对方自来熟的表现,半天说了一句:“我A班的。”


“是吗?!真好啊!那我也要努力啊!争取初三换班!”埃米信誓旦旦地握拳。


“其实都一样的,只要努力了,不管在哪个班都一样。”


“可是我有想要在一起的人在A班啊?”埃米笑着说道,毕竟姐姐也被分到A班了,他却在B班,只能说他还不够努力呢。


只这么一句,埃米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视线,他抬头一看,对方正以一种非常无语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是?干嘛这样看我!这个理由难道不正常吗?!”


啊,多么美好的一个误会,人生三大错觉之一是他难道暗恋我。啧啧,恋情往往都是在误会之中悄然炸裂,让人惊愕的。


有缘有份那干嘛不在一起?来自多年后凯丽的调侃,那时的埃米喝醉了酒,絮絮叨叨地说漏了嘴,把这些小事儿都给倒了出来。


但事实上,俩个人都是宇宙无敌大笨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啊!车站到了啊!那个卡米尔,我就先……唔…”埃米错愕地看见眼前这张放大了的脸。他们正唇贴着唇,只是互相这么来不及闭眼的看着,对方的蓝眸里只有自己。


埃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唇上有点湿润,我靠这个人!舔了自己啊!!他呆泄了许久,从脖子到脸都红透了,像个快要因为营养过剩而烂掉的番茄。


啊,埃米终于知道,他睡着对方的枕头为什么安心了。是一种淡淡的香,他身上的味道。明明自己是一个很认床的人啊,只是因为有着相似的味道就如此放心。


那个男生把呆泄的少年使劲按在怀里,轻吻着埃米的耳廓,低沉的嗓音藏着压抑:“整个初三我都发了疯的想要这个。”


“对不起,我失礼了。”


埃米回过神,压抑住心底的兴奋,啊,那是这一辈子都想说的话,从心底油然而生的向日葵,灿烂而美好。


“我喜欢你。”


伞掉落在地,天空突然放晴,天上的浮云快速流动着,光逐渐耀眼突破障碍,放眼望去路上已干净得焕然一新,碎片逐渐被拼凑在一起,那是那个时间段最想做的事。


梦醒了。


埃米缓缓睁开眼,玻璃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夕阳的光很耀眼,厚重的布被拉开。一人靠着光,脸型轮廓模糊,但他的确笑着。他拿着一个马克杯递给了自己。


“睡久了,先喝点水。”


埃米愣着,沙哑地问道:“小孩呢?”


卡米尔扭头,不知道是视觉错误还是夕阳真的太美好,以至于染上了对方耳尖:“被抱走了。”


“啊…那个孩子还挺像你的,别不是你儿子吧!”埃米噗呲一声笑出来调侃着。


卡米尔喝了口水,一脸淡定:“怎么可能。”


“哦——是吗?”埃米下了床,套上外套,临出门前做了个鬼脸,吐了个舌头,“天色也不早了走啦。”


走出屋子,把门关上。


埃米靠着门,原本嬉笑着的脸变得爆红,捂着脸,我操……不是吧!那小孩难道是…我我我我还让他叫我哥哥…还还亲了他!!天,虽然的确喜欢他,但是梦里做的也太过分了吧!他怎么会亲我呢!?


卡米尔靠着桌子,低下头扶额,耳尖泛红,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柜。里面不仅是自己的衣服,还有各种偷拍打印下来的埃米的照片。笑着的,哭着的,运动着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是个痴汉啊!


是一个高冷的痴汉。


他不会发现我睡着的时候偷亲了他吧?


END


小剧场


某个戴金丝眼镜的坏人瘫在桌上,苦喊着:“三濑我好难啊!!”紫发少女一脸忍无可忍地把资料拍在对方头上:“是三岚!你难什么,赶紧把药方子给改了!效果不够!”


“我靠别啊!我要秃了啊!!鬼知道为什么他们就亲了一下啊啊啊!”









莫得了,我果然是个缘更啊【烟】在此感谢三岚同学友情出场。


明人不说暗话,老师们还有粮吗…我好饿。


Picup皮卡

所以說,「羈絆」真的是個很神奇的東西。

它可以讓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並肩去看最美的風景,

它可以讓兩顆處於異國的心發出同樣的聲音,

它可以讓「我和你」變成「我們」。

我心中的遙和凜是宿敵,是摯友,是彼此的命中注定。

但是這些用來形容凜遙又遠遠不夠,我想,他們大抵就是能夠並肩稱王、看見別人看不見即只有他們兩人才能看見的風景的靈魂伴侶一樣的存在。

是你,也只能是你,

陪我站上巔峰去領略至高點的風景。

所以說,「羈絆」真的是個很神奇的東西。

它可以讓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並肩去看最美的風景,

它可以讓兩顆處於異國的心發出同樣的聲音,

它可以讓「我和你」變成「我們」。

我心中的遙和凜是宿敵,是摯友,是彼此的命中注定。

但是這些用來形容凜遙又遠遠不夠,我想,他們大抵就是能夠並肩稱王、看見別人看不見即只有他們兩人才能看見的風景的靈魂伴侶一樣的存在。

是你,也只能是你,

陪我站上巔峰去領略至高點的風景。

拉莱耶裁判场
泷壹成: 顶着伤病来学裁的精神...

泷壹成:

顶着伤病来学裁的精神真是可歌可泣,联系一下章鱼烧准备个什么劳模奖颁发一下吧。  


我是不觉得有人有这个体力连着杀害二人,我更倾向于无纯前辈的说法,同时和两边都有约定。

泷壹成:

顶着伤病来学裁的精神真是可歌可泣,联系一下章鱼烧准备个什么劳模奖颁发一下吧。  

     

我是不觉得有人有这个体力连着杀害二人,我更倾向于无纯前辈的说法,同时和两边都有约定。

盐西宅虫

我来这里浪了,围脖要堵柜门,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在这里庆祝过年!!

我来这里浪了,围脖要堵柜门,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在这里庆祝过年!!

九歌里🐦
善:“炭治郎你这个混蛋让祢豆子...

善:“炭治郎你这个混蛋让祢豆子妹妹穿的什么衣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炭:“诶!?祢豆子你怎么穿……等等!不是我啊!!”

豆:“?”

脸红的不行还要绅士的给妹妹披上外套的善逸今天也在流鼻血而死的边缘。
成年祢豆子身材很好很御姐,但是有点想画那种有点清纯的豆

善:“炭治郎你这个混蛋让祢豆子妹妹穿的什么衣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炭:“诶!?祢豆子你怎么穿……等等!不是我啊!!”

豆:“?”

脸红的不行还要绅士的给妹妹披上外套的善逸今天也在流鼻血而死的边缘。
成年祢豆子身材很好很御姐,但是有点想画那种有点清纯的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