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是糖不是刀

72浏览    6参与
晚来风祐

会昌元年,也就是元稹去世后十年,白居易偶然读到了卢贞诗集中与元稹的唱和诗,伤感不已,作诗说:
“早闻元九咏君诗,恨与卢君相识迟。
今日逢君开旧卷,卷中多道赠微之。
想看掩泪情难说,别有伤心事岂知!
问道咸阳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会昌元年,也就是元稹去世后十年,白居易偶然读到了卢贞诗集中与元稹的唱和诗,伤感不已,作诗说:
“早闻元九咏君诗,恨与卢君相识迟。
今日逢君开旧卷,卷中多道赠微之。
想看掩泪情难说,别有伤心事岂知!
问道咸阳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安黎

非典型童话向(小美人鱼)

很短的


小美人鱼生活在大海深处,如童话所说一般,她善良单纯,她有着蓝色的像海藻一样的头发,碧绿的眸子仿佛幽静的泉水


还有那条鱼尾,庞大美丽,由蓝色渐变为绿色,她生来就是大海的宠儿,海中所有的珍宝,只消她开口,就都会摆到她面前


她无忧无虑的生活在深海的宫殿内,直到成年那一天,她救下了一个人类,她知道这个人类是一位王子,她将他放上岸,便转身回到大海中


小美人鱼突然开始疯狂的向往外面的世界,她想与飞鸟相遇,看日升月落,也想去热闹的街市,她觉得海底的景色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但是……小美人鱼没有办法离开海洋,这片对她慷慨无比的大海囚禁了她,她可以从这得到她所需要的,但...

很短的


小美人鱼生活在大海深处,如童话所说一般,她善良单纯,她有着蓝色的像海藻一样的头发,碧绿的眸子仿佛幽静的泉水


还有那条鱼尾,庞大美丽,由蓝色渐变为绿色,她生来就是大海的宠儿,海中所有的珍宝,只消她开口,就都会摆到她面前


她无忧无虑的生活在深海的宫殿内,直到成年那一天,她救下了一个人类,她知道这个人类是一位王子,她将他放上岸,便转身回到大海中


小美人鱼突然开始疯狂的向往外面的世界,她想与飞鸟相遇,看日升月落,也想去热闹的街市,她觉得海底的景色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


但是……小美人鱼没有办法离开海洋,这片对她慷慨无比的大海囚禁了她,她可以从这得到她所需要的,但是无法得到她想要的


小美人鱼哀伤极了,她坐在宫殿内,低声歌唱


大海里的鱼儿听到了小美人鱼的歌声,它们交谈着议论着,这些声音,顺着海水,传到了居住在珊瑚丛里的女巫的耳中


女巫收拾好她的行囊,自某个抽屉里掏出一条链子,挂在脖子上,她哼着一首歌谣,曲调极其欢快


女巫来到了宫殿,她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小美人鱼所在的地方,她在房门前轻叩了两下,然后就自顾自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美人鱼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女巫就这样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睡颜


小美人鱼迷迷糊糊地念叨着什么,女巫将耳朵凑近,原本的愉快瞬间消失了,她直起身子,在床边单膝跪地,在小美人鱼的手上落下一吻,她抬起头,眼中的爱意再也无法隐藏,但那上面蒙上了一层悲伤


她流下一滴泪水,落在小美人鱼的手腕上,在上面留下像星星一样的痕迹


她走出了房间,在行囊中翻翻找找,拿出几个瓶子,红色的粉末,和一把刀子


她在外面待了一会儿,顺便去取了一些原材料,估摸着宫殿里的小公主快醒了,才慢悠悠地走回去


她在路上吃了一朵奇特的“花”,她回到宫殿门口时,并没有像刚开始一样直接进入,而是对着大门说:“小公主啊,我听到了你的烦恼,也知道你的心愿,你如果真的要去实现愿望,那就打开门吧。”


她的声音嘶哑难听,与精致的容貌一点儿也不相符


小美人鱼在殿内犹豫,但最终,她打开了大门,游了出去


女巫看着眼前的小美人鱼,发出怪笑,然后告诉她:“我的小公主啊,你想要去地面上,我可以帮助你把鱼尾变成双腿…”小美人鱼惊喜的看她


“但是……”女巫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小美人鱼,看得她不太自在,“你要付出代价,我需要你甜美的声音”


小美人鱼一时间愣住了,女巫垂下眼睛,“世间一切交换都是拥有代价的……”


………………


小美人鱼还是答应了女巫,女巫给了她一瓶药水,让她喝下去,等到她醒过来,便发现自己的鱼尾变成了双腿,但是声音却变得嘶哑难听


但是小美人鱼才不在乎呢,她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她所盼望所想要见到的风景。她与飞鸟相遇,她看到了日出,也见到了月落,她走在热闹的街市上。她看到繁华与喧嚣,她在这里迷了路,再也回不到深海,也不想回去


过去了许多年,小美人鱼的声音如往日一样甜美,这是她离开大海不久发现的。她过上了人类一样的生活,她没有遇到王子,她没有忍受走在刀尖上的痛苦,她像个普通人一样,过了平平淡淡的一生,嫁人生子,衰老死去


在小美人鱼死去的那一天,大海不断地咆哮,小美人鱼已经远离这一切了,她微笑着迎接死亡,看着走马灯,小美人鱼恬静的表情变了,她的呼吸变得急促


她努力地抬起手腕,看着上面星星一样的印记,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


她看到了年幼的自己,还有女巫,她送给女巫一条链子,上面挂着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红色的珊瑚


女巫给了她一颗星星一样的东西,告诉她,那是她为挚爱流下的泪水,她仰着脸看着女巫,在她面颊上落下一吻


她说:“等我成年了,我就去娶你,让你做我的王后”


方时晴栀-

*Moonlight Prelude* 【HP:汤赫/伏赫】

Variations two


Transparente, la fleur qu'il a sentie, enfant,

Au filigrane bleu de l'âme se greffant....

那朵透明的花

他在孩子时闻见过

就在灵魂潜入时蓝色的水痕里


在赫敏·格兰杰做的一个又一个浮沉飘荡的梦中,亲爱的牙医父母会为她细心检查牙齿,浩如烟海的书籍会静静地等着她像待如饥似渴吸水的海绵一样满怀欢欣翻阅……

在旁人看来,除了书籍和父母,似乎什么也不能太引起这位“万事通小姐”的关注力。


于是凡人不知道的,会有那么一个例外。

你是谁?

赫敏迷茫地看着那...

Variations two


Transparente, la fleur qu'il a sentie, enfant,

Au filigrane bleu de l'âme se greffant....

那朵透明的花

他在孩子时闻见过

就在灵魂潜入时蓝色的水痕里


在赫敏·格兰杰做的一个又一个浮沉飘荡的梦中,亲爱的牙医父母会为她细心检查牙齿,浩如烟海的书籍会静静地等着她像待如饥似渴吸水的海绵一样满怀欢欣翻阅……

在旁人看来,除了书籍和父母,似乎什么也不能太引起这位“万事通小姐”的关注力。


于是凡人不知道的,会有那么一个例外。

你是谁?

赫敏迷茫地看着那个男孩进入大片跃动着的迷雾,呼出的热气在十二月的寒冷月夜很快消散开来,莫名阴冷的气息浮荡在空气中。他轻微颔首,脚步没有停歇地向她走来。她泛着樱红的唇一张一开,迟迟疑疑。像是想要对之倾吐出环绕心中许久的疑惑。


他没有应答。

那个迷雾中缓缓走来的男孩——他黑色的卷发梳得一丝不苟,整齐地垂落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冬日的晚风吹得他的脸颊映照出病恹恹的苍白神色。可幽暗深邃的眼神无一不在散发着胜者一贯自信之余的强压感。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不说话,犹如掌握着时间静止的神袛。低旋飞过的鸟儿因他沉静思索的容颜停驻,高傲盛开的娇花为他低垂下卑微的头颅。云层被耀眼的光芒深深贯穿而过,万物都在金光镶嵌的大地上复苏而生。可泥泞的黑暗却始终亘古不变。


什么都在改变,什么都没有改变。

他唯一所做的只有深深地凝视着她,看她像突然枯萎的老去的花,似乎转瞬就会消逝在漫漫长夜中。他挂着假意迷人的微笑又带着不可抗拒的姿态向她伸出白皙细长的手。

黑暗的气息扑面而来,紧紧地环绕住她。

“Tomber en enfer avec moi.(与我一起坠入地狱吧)”他微不可叹的声音在耳边萦绕,贴近的低喃听得她双颊绯红,话语却让她猛地清醒过来。

是我在做梦。

你的梦...吗?


飘渺的声音在一片氤氲迷雾中久转徘徊,犹如轻柔的音符越过伫立着的塔楼,带去远方弥撒的神音;漫过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四散开来,似揉皱的稚童的脸蛋仍笑靥如花。


在漫漫的冬日里,在清冷的月光簇拥下,在近拂晓时,在暮霭沉沉中,我愿意做一场,永远不愿醒来的柔情蜜意般的酣梦。


欢明境

《初语》 小甜文

接上篇《初恋》
OOC!依旧
真·电影明星亚修x撑杆跳选手英二
无差。

3
到了放假时候,英二还是出门逛街了,他是被教练赶出来的。
从那天摔下垫子之后,英二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明明没有受伤。还有做练习时,总是不经意走神。
英二把手揣进夹克口袋里,随着人流慢悠悠走着,天阴阴的,温度刚好舒服。
忽然一阵音浪袭来,差点被音乐声吓的摔倒,抬头看去,好像是某电子产品正在做活动,不知什么时候现场已经禁严,除了几步一个的保安外,还能看见警笛闪烁的灯光。
英二打量了下四周,发现好像进到了年轻女孩的海洋里,隐约才会有几个像自己一样的男人。
“真是头疼了啊。”英二想往外走,却发现已经被人群推到了相当...

接上篇《初恋》
OOC!依旧
真·电影明星亚修x撑杆跳选手英二
无差。

3
到了放假时候,英二还是出门逛街了,他是被教练赶出来的。
从那天摔下垫子之后,英二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明明没有受伤。还有做练习时,总是不经意走神。
英二把手揣进夹克口袋里,随着人流慢悠悠走着,天阴阴的,温度刚好舒服。
忽然一阵音浪袭来,差点被音乐声吓的摔倒,抬头看去,好像是某电子产品正在做活动,不知什么时候现场已经禁严,除了几步一个的保安外,还能看见警笛闪烁的灯光。
英二打量了下四周,发现好像进到了年轻女孩的海洋里,隐约才会有几个像自己一样的男人。
“真是头疼了啊。”英二想往外走,却发现已经被人群推到了相当靠近舞台的方向。
“亚修!”
“亚修!”
“亚修!”
举着应援牌的女孩一声声的呼唤着自己的偶像。
就见一道身影从舞台下走了上来,在阴沉的天气里,就像一道金色的光芒,将阴霾消逝溶解。
亚修登上舞台,向着众人一招手,台下的女孩们又是发出一阵尖叫。
之后发生了什么英二一概不知,只是那个金发少年的身影,深深的印在了他眼里。
亚修望向台下,竟然看见了那个从跳高杆上摔下来的笨蛋。
是和女朋友一起来的么?亚修扫了眼挤在少年身边的女孩子们,没有和他看起来特别亲密的。那就是来看自己的了?想到这里,亚修心情忽然好了起来,绽出一个更加灿烂的笑脸,惹得台下又是一阵尖叫。
活动结束的时候,一如既往的,从舞台下向上,竟下起了情书雨。
在一片粉红色的氛围里,亚修走下舞台,而他的助理们,小心的收起散落在各处的情书,也离开舞台。
4
英二从人群里挤出来,呼吸到一口新鲜空气,不禁感慨到:“真受欢迎啊。”
又觉得这种气氛不适合自己,匆匆挤出人群。
回到保姆车里,亚修用脚尖点了点装在外出箱里的猫,惹得猫一阵暴躁。
“肖达,你说猫不吃东西会是什么病啊。”扭过头问经纪人肖达。
“大概是消化不良之类的吧,要不就是出去打野食了。”
“噫。”亚修一脸坏笑。
肖达被他笑的发毛:“你家附近不就是山区么,猫会去捉小鸟之类的吃的。”
家附近么?亚修想,却又想去了那个像鸟一样飞起来的少年。

亚修拎着外出箱从宠物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脸黑的像煤一样,医生竟然说这只猫非常健康,没得病,还问了他是不是虐待它才导致猫不进食。
“绝对是打野食去了。”亚修恨恨地想,不禁有些出神。
“那个?”英二见对面金发少年面色凶狠又盯着他手里的甜筒看,不禁说:“不介意的话这个送给你吧。”
还好今天甜筒特价买一送一。
亚修下意识的在送到面前的甜筒上舔了下。
猫咪忽然在外出箱里蹦蹬了起来,亚修这才回神。
英二拿着被亚修舔过的甜筒,脸有些红。“不介意的话,还请收下吧。”
都舔过了,能不收么,亚修面上有些挂不住,单手摘掉了脸上墨镜:“谢谢,我就收下了。”

雨忽然下了起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x训练场的吧,我正好要去那里,顺路送你吧。”亚修真诚地说。
英二有些无法直面这么热切而美丽的双眼,微微别开脸:“好的,那就麻烦了。

以上,喜欢的话还请留言心心关注一波啊。
被banana虐到心肌梗塞开始自己产糖吃。

陌柒柒蝣

[嘉金]“睡不醒”和“睡不着” 上

*雷德视角

                                       壹

        等我反应过来,老...

*雷德视角

                                       壹

        等我反应过来,老大已经开始经常吃安眠药,整瓶整瓶的吃,我亲眼见到他将整瓶安眠药混着水喝下去,在安眠曲的环绕下仍睁着眼度过整夜。这种情况起于我们来到大赛的一个月后,人造人也会失眠么?起初一晚上还能勉强睡五个小时,到最后吃了药也无法进入睡眠状态。
        像我上次看的小说的男主一样,老大在六月丢失了睡眠。
        不过老大即使无法入睡,也不会感到丝毫疲倦,就仿佛他已经完全不需要睡眠这种东西了一样。
        这是一种不致命却寂寞的病:整个世界都在安然沉睡,只有你,只有你还睁着眼。
        老大曾是个作息规律的人,一天能睡十个小时,然而他彻底失去了睡眠。这十个小时就这样赤裸裸的空了出来,就仿佛创世神每天给你十万积分,你都不知如何使用。
        老大没说什么,只是一天比一天沉默,一天比一天暴虐。在他彻底失去睡眠后的一个星期,老大游荡在边界,遇谁杀谁,那几天,参赛者人心惶惶。后来老大开始闭关,说是闭关,只是垂着头在赤焰山上整日整夜的坐着,盯着流淌的岩浆不发一语。
        我看出祖玛也很担心,可我们无法理解老大的想法。明明没有丝毫困意,身体也不会因为失眠有任何损耗,不是吗?为什么会因这个而困扰呢?

                                         贰

        在老大又一次砸了凹凸大厅后,裁判长终于来了,我看见老大差点将棍子戳在他脸上,然后久违的开了口,语气很冷:“积分你随便扣,告诉我我的睡眠在哪。”
       裁判长依旧是一脸和善的微笑:“尊敬的嘉德罗斯选手,这是您的系统本身出现的问题,与大赛无关,我们无法给您提供帮助。”
       老大冷哼一声,直直盯着裁判长的眼睛:“我知道你可以。”
       “不,我们无法解决您本身所存在的问题,其次,请不要使用破坏大厅等违规行为。”裁判长叹了口气,便想离开,不过,他又被人拦住了。
       那个经常跟在格瑞后面的金发小个子踩在原力武器上,依旧是精神奕奕的,裁判长面对他的时候态度似乎好很多?
       裁判长似乎在向他解释什么,小个子慢慢耷下了脑袋,突然就又抬起头来:“那我的睡眠……”听到这里,裁判长突然打开了防护罩,小个子的话淹没在防护罩里。
       有鬼。我和祖玛对视一眼,下意识转回头,老大锐利的金瞳紧紧盯着防护罩里的两人,露出这些天第一个笑容:“这是个阴谋。”

                                    叁

       这个叫金的小个子是个怪人。
       我在跟了他几天后下了结论。
       根据以往的表现,他身边应该是围绕着很多人的,可这几天他从来都是一个人行动,倒是有两个参赛者来找过他,可他打着哈哈和那两人聊了几句就分开了,好像还和其中一个吵了架,那两人走后,他脸上的表情也很奇怪,好像是难过,又好像是愧疚?
       更奇怪的,他似乎会不定时陷入睡眠,难道,这就是他遇上的问题?
       跟老大汇报了情况后,老大垂着眼看了赤焰山上涌动的岩浆很久。
       那天下午,我和祖玛就将他提上了赤焰山。小个子看起来很健康,挣扎了一路。
       当他看见岩浆旁边的老大后,挣扎得更厉害了,蓝色的眼睛映着暗红的岩浆。
        “渣渣,我要和你谈谈。”
        金停止了挣扎,似乎有些想笑:“我和自大狂没什么好谈的吧?”
        “格瑞呢?还有那个凯丽,紫堂幻?你似乎很在意他们?”
        “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你不许碰他们!”金愤怒的瞪向老大,还回头剜了我一眼,更加猛烈的挣扎起来。
        “我只是和你谈谈。”老大示意我将他放下来。
        “关于睡眠。”
       金愣了一下,平静下来。
      我放下金,和祖玛一起离开,假的!才不呢!我转身隐入一旁的石头后面,转头一看,祖玛在另一块石头后面。才不是偷窥呢!我要保证嘉德罗斯大人的安全!
      老大和金交谈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前面传过来。
       “你这几日都一个人行动。”
       “你跟踪我?!”
       “呵,我可没兴趣管一个渣渣的日常生活。不过,是有些好奇罢了。”
       “这不就是跟踪吗?!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失去了睡眠。”
       “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我程序里的睡眠像被剔除了。你似乎也有类似的'病症'。”
       “不,我们不一样。我……”

       突然寂静下来,没有了下文。我探头看了一眼,金的头靠在老大肩上,两人都一动不动。
       我一惊,转身要跑。老大凉凉的声音蓦地响起:“怎么,现在要走了?过来。”
       我默默瞥了一眼祖玛的方向,祖玛淡然的从石头后面走出来,我只得悲愤的跟在祖玛后面走到老大面前。
       “他怎么了?”
       祖玛看了一眼金紧闭的双眼和平稳起伏的胸口:“好像是睡着了,嘉德罗斯大人。”

包了个包子

【玉成双偶 墨黑】白夜

原著向有私设


四处皆是浓稠的黑,沉重而压抑,仿佛要扼住呼吸,将人困死。他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目不能视,耳不能闻,不知来路,亦不明归途,却难得有些放松。这样深沉的墨色,掩藏所有罪恶,埋葬几许天真,允他得片刻喘息,在黑暗中清醒着痛苦,畅快地挣扎。


忽而有一道光闯入视线,似一柄长刀斩下,划破无边黑暗,在浓稠的墨色中分外亮眼。他微微一惊,停下漫无目的的脚步,静静地,沉默地与那道光对视——那道光,他能感觉到,也在沉默地注视他。他有些惊慌,仿佛被窥探到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道光,慢慢地靠近了,炽热而明亮,吸引着漂泊迷惘的灵魂,他却仿佛被灼伤,一步一步后退,将自己完美地隐藏在黑暗里,光

原著向有私设



四处皆是浓稠的黑,沉重而压抑,仿佛要扼住呼吸,将人困死。他在黑暗中踽踽独行,目不能视,耳不能闻,不知来路,亦不明归途,却难得有些放松。这样深沉的墨色,掩藏所有罪恶,埋葬几许天真,允他得片刻喘息,在黑暗中清醒着痛苦,畅快地挣扎。


忽而有一道光闯入视线,似一柄长刀斩下,划破无边黑暗,在浓稠的墨色中分外亮眼。他微微一惊,停下漫无目的的脚步,静静地,沉默地与那道光对视——那道光,他能感觉到,也在沉默地注视他。他有些惊慌,仿佛被窥探到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道光,慢慢地靠近了,炽热而明亮,吸引着漂泊迷惘的灵魂,他却仿佛被灼伤,一步一步后退,将自己完美地隐藏在黑暗里,光照不到的地方。


不该是这样,他一边沉默后退一边胡思乱想。


黑暗里救赎你的光,你应该抓住它。


可是,真的能抓住吗?


它会将你灼烧殆尽。


他的手有一些微不可查的抖动,后退的步伐大了些,那道光,仍旧在无声无息地缩短他们的距离。混杂的思绪渐渐被莫名的恐惧和惊慌充斥,他终于转身,想要逃开这束光。


那光却突然闪至身前,他毫无防备地直直撞了进去,被紧紧裹住。宛若置身熔炉,连灵魂都被灼痛,他听见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他无比熟悉的声音。


“抓到你了。”





金光瑶猛然惊醒,冷汗已湿了后背浸入被褥,他掀开被子坐起身,难得发了一会儿呆,才慢慢行至桌边,倒了一杯冷茶小口小口地喝。夜尚深,房内并未点灯,他坐了一会儿,汗湿的里衣贴在背上,略有些凉。待初冬的寒意透过门窗凉入肺腑时,他才起身,又恢复了往日仙督的从容模样,随手披一件外衣,往密室行去了。


密室较方才的卧房还要黑些,幽幽暗暗,一瞬间与方才的梦境重叠,他恍惚了一阵,又将假面带好,浑不在意地挥手将烛火点燃,微弱的火光照亮了四面墙壁上形状不一的多宝格。他走向密室一侧,那面墙壁上,有一个被封禁咒帘挡住的格子,帘子被掀起,烛火透了进去,幽幽火光照出一个模糊的轮廓。金光瑶面不改色,将格子里的东西轻轻捧出。


这张脸苍白的皮肤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文,双目和口耳都被牢牢封住。金光瑶双手捧着它,与它被遮住的双目对视,口中轻轻道:“大哥?是你在托梦与我吗?”


自然毫无回应。


金光瑶苦笑道,“这样大的怨气,你必然恨极了我,”他的目光渐渐锐利,“可我还不能跟你走。”他语气中的柔和消失了,口中似嘲似怒,“你想把我拉回正道?可最后被拖下深渊的,是你呀,如今你死了,还不肯放过我么?”他捧着那颗头颅看了一会儿,复又封回多宝格中,匆匆离去。


自那日后,金光瑶似乎不再似往日般对那密室避之不及,稍有闲暇,便要往密室去,捧着那颗头颅与它说话。有时絮絮叨叨地抱怨,白日里不能说的话,全都对着听不见的人倾吐,有时只是沉默着一言不发,一坐就是整夜。


时日久了,金光瑶有些恍神,他似乎活在了两个世界里,白日阳光之下,他是世人眼中风光无限的仙督,八面玲珑,人人敬重,黑夜里却对着自己亲手杀死的结义大哥揭开假面,显露不为人知的怨与怒。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只有在这个人面前,他藏不住,不必藏,不论他活着还是死了。


金光瑶有时会想,他们不该如此,又本该如此。





“宗主。”


孟瑶掀开帐帘时,帐内烛火幽幽,聂明玦正端坐在案前,拧眉看着桌上铺着的行军图,听孟瑶唤他,抬头时神情似有和缓。


聂明玦与孟瑶,较旁人眼中宗主与下属的关系还要亲密些,只是两人藏的极好,不曾被人察觉,只在独处时才会情难自禁流露出些许难言的情愫,故而在旁人看来,孟瑶只是因办事得力颇得聂明玦青睐,才会被聂明玦关照了一些。


战时不比寻常,聂家修士自然与聂宗主一同作风,从不传他人流言蜚语,而河间战场聂氏阵地,除聂家修士,还有自各处招收的散修,人多眼杂,孟瑶身份又格外尴尬,难免被人说三道四,聂明玦初见孟瑶时,撞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孟瑶知晓,聂明玦与谁在一起自然不怕旁人议论,这般掩藏,多半是为他考虑。孟瑶口中不说,却一直记在心里,自小受人欺辱,除母亲外,再没有人能这般替他考虑了。


孟瑶在聂明玦帐下几月有余,对这位宗主十分了解,他与人亲近从不刻意表现,肃着一张脸,任谁见了都会心头一凛,自那日二人互表心意时少见了一回赤锋尊的不自在,即便是两人独处时,孟瑶也未见过他再露出些许生动些的表情。


因而便大着胆子想逗他一回。


哪知这一撩便撩出了火。


点我看聂宗主和孟副使大打♂出手


 往事啊,当真不堪回首。金光瑶惊异,大事临头,自己竟还能想起这些早该被遗忘的旧事,想来是早被压在心口,随时随地便能翻涌而出。金光瑶无奈一笑,想起又如何,怀念又如何,早就回不去了呀。


伤痕累累地被聂明玦掐住脖子时,金光瑶才不得不可悲地承认,对聂明玦,他是怨的,也仍是爱的。昼与夜始终有一道分界,他在昼与夜的混沌间流连许久,再留恋不舍,也终究要认清现实。他们合该至死纠缠,合该彼此牵挂又最终分道扬镳。能落得同葬一棺,也不算太坏。


大哥,你要带我走了吗?这浑浊世间,不留也罢,我跟你走。


肆虐的雷雨终于停歇,天色渐明,阳光破开重重乌云照进被黑暗侵袭的角落。


黑夜过去了。





“……”


“结束了?”意犹未尽且不可置信。


“对呀,结束了。”云淡风轻笑意款款。


“啊!你这个坏人,为什么他们没有在一起!”


“是谁告诉你每个故事都有好结局的?哎呀,小朋友,太天真啦。”


天真的小朋友看上去十分想扑过来掐死这只笑眯眯的狡猾狐狸,咬牙切齿道:“不行!他们一定要在一起!”


天真小朋友自打出生起便住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里,对外界之事一概不知,自打某一天村子里来了兄弟两个住在隔壁,他便找到了新的乐趣。这个好看的小哥哥闲暇之时总爱搬着椅子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据他自己说,是之前见的阳光太少了,现今得了空,要好好晒一晒。天真好奇地凑近他,自此听故事听得一发不可收拾。


“不行,瑶瑶,你怎么这样,他们怎么能是这种结局,你重新想个好一点的!”


“这哪是我能决定的,说不定结局就是如此呢?”


看着小朋友一副难过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恶劣的人终于停了逗弄的心思。


“好啦好啦,故事而已,何必当真?也许他们早已和好,相约投胎去了,又或许是远离俗世在某处隐居呢?”


天真眨了眨眼,还是委屈得不行,嘟嘟囔囔道:“瑶瑶,你要弄哭我了,我要跟聂哥哥告状说你欺负我,看他不打你屁股!”


听到某个词的某人可疑地红了脸,旋即佯怒道:“好哇,你还学会告状了!看看是他先收拾我还是我先收拾你!”


两人闹作一团,丝毫没注意有人在院外站了许久,听着他们玩闹,露出一个微不可查笑来。



FIN.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