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是非

29.8万浏览    1301参与
A烟儿
入魔,还是成佛?下课瞎捣捣产物...

入魔,还是成佛?
下课瞎捣捣产物
迷死神鉴了w

入魔,还是成佛?
下课瞎捣捣产物
迷死神鉴了w

方木

重新复习了一遍《异世神级鉴赏大师》,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

我原本一直觉得唐时对是非的感情是很无情的克制,心里确实喜欢,但是也很厌烦自己这种情绪,觉得于修行无益,及时扼杀在摇篮里的,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四方台会之前,唐时作为南山座首,在街上看到了是非,愣住了。当时身边人问他,他回答说不过是动情了而已。等到下一次他对是非感情的明确表态,就是在破了汤涯的烟锁重楼之后,他说看到了一个我喜欢的和尚,这个时候唐时已经修炼完无情道了,所以在我之前看来,唐时对是非的感情没有那么深,是一个可以根据自己情况随时抛弃的东西。

在唐时的幻象中,是非一直是一个不动如山的打坐样子,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甚至不会...

重新复习了一遍《异世神级鉴赏大师》,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东西。

我原本一直觉得唐时对是非的感情是很无情的克制,心里确实喜欢,但是也很厌烦自己这种情绪,觉得于修行无益,及时扼杀在摇篮里的,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四方台会之前,唐时作为南山座首,在街上看到了是非,愣住了。当时身边人问他,他回答说不过是动情了而已。等到下一次他对是非感情的明确表态,就是在破了汤涯的烟锁重楼之后,他说看到了一个我喜欢的和尚,这个时候唐时已经修炼完无情道了,所以在我之前看来,唐时对是非的感情没有那么深,是一个可以根据自己情况随时抛弃的东西。

在唐时的幻象中,是非一直是一个不动如山的打坐样子,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甚至不会和唐时交流。唐时当时对幻境中的是非说,【为何伤我?】这话之前看起来像是对是非冷淡态度的不满,但其实是因为是非伤了唐时的心。虽然听起来唐时这种牲口不能有人伤他的心,但是这里唐时确实受伤了,为什么?

原因在后来隐晦的提到,在唐时被明轮法师抓走,被一堆是非这样那样的时候,唐时问化身痴,【我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回应我。】我之前始终不明白这里的意思,以为唐时就是没下限的随口胡说,可是这回看的时候突然想明白了。唐时表过白,就在四方台会他失踪的那几天!

所以他才会对小梵宗的和尚下手又黑又留情面,对逼迫自己放弃这段感情的汤涯十分的没有好脸色。

自从唐时学了无情道之后,对比他所学的其他杂学,无情道并没有太刻意的去练,只是在是非从心里冒出来干扰他的时候,他就练一点。换言之,是在一种不影响自己修为的情况下,偷偷暗恋是非,不过他觉得自己无情又牛逼,自己感觉不出来而已。

而是非呢,他的心魔一直没有清干净,只不过有各种各样的大事压的他没办法顾及自己的感情。是非的心理变化也挺有意思的,最初喜欢上唐时,心里就默默地想,这个坏透了,又无情又爱杀人,赶紧忘了他得了。等到后来知道唐时也喜欢他的时候,心里一定在想,唐时也喜欢我,可是我不能和他在一起,那就对他好一点吧。

所以现在看来,这俩人都是在一个平静的表面下,暗戳戳的谈恋爱。

抠糖不易,且吃且珍惜。


依然

🌻
    ♔H-HIStory‎系‎列腐剧集‎
①《‎‎那一‎天‎》          ②《离‎我‎远一‎点》
③《‎‎圈‎套‎》              ④《‎是‎非‎》
⑤《My  hero》       ⑥《‎‎越‎界​》
⑦《‎着‎魔》    来...

🌻
    ♔H-HIStory‎系‎列腐剧集‎
①《‎‎那一‎天‎》          ②《离‎我‎远一‎点》
③《‎‎圈‎套‎》              ④《‎是‎非‎》
⑤《My  hero》       ⑥《‎‎越‎界​》
⑦《‎着‎魔》    来戳ヾ(❀╹◡╹)ノ~

隨意飄飄

是非 - 四季 (冬)

是奕杰剛下捷運不自覺的抬起頭,雖然今天自己比較早下班,但天色早就一片漆黑,連路燈都已經亮起,迎面而來的冷風,讓他不自覺的瞇起了雙眼,還好非盛哲已經先替他把比較厚的外套拿出來,他才可以避免在冬天回家時的寒冷。


就在這時,卻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印入他的眼簾,他看著那人手上拿著環保袋,縮著脖子的樣子,讓他眉頭皺起後朝著那人走過去。


非盛哲拉起外套拉鍊後還是忍不住微微發抖,如果是平常的這時候,他應該在是奕杰家中煮著晚餐,等著他回來,但是剛剛在備料的時候卻發現家裡的高湯包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完了他卻沒發現。


在交代優優要在...

是奕杰剛下捷運不自覺的抬起頭,雖然今天自己比較早下班,但天色早就一片漆黑,連路燈都已經亮起,迎面而來的冷風,讓他不自覺的瞇起了雙眼,還好非盛哲已經先替他把比較厚的外套拿出來,他才可以避免在冬天回家時的寒冷。

 

就在這時,卻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印入他的眼簾,他看著那人手上拿著環保袋,縮著脖子的樣子,讓他眉頭皺起後朝著那人走過去。

 

 

 

非盛哲拉起外套拉鍊後還是忍不住微微發抖,如果是平常的這時候,他應該在是奕杰家中煮著晚餐,等著他回來,但是剛剛在備料的時候卻發現家裡的高湯包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完了他卻沒發現。

 

在交代優優要在家乖乖寫作業後,他自己隨便拿著件外套就出來,想著應該可以很快買完就回去的,卻沒想到超市的大特價讓他多停留了一下,也就這麼一下。走出超市時天色已經全黑,在完全沒有陽光的冬天晚上,要說多冷就有多冷,早知道他剛剛就不要隨便拿一件外套了。

 

 

 

「你在幹嘛。」

 

「啊!是奕杰,你幹嘛嚇人。」

 

非盛哲怎樣都沒想到會路上剛好遇到是奕杰,更沒想到這人會這麼幼稚的不好好打招呼,反而是跑過來嚇他。

 

「我才沒嚇你,我只是遠遠的就看到有隻在哆嗦的狸貓,過來看看而已。」

 

「又是狸貓,你這梗玩不膩阿。」

 

看著非盛哲鼻子被冷風凍得紅通通的模樣,是奕杰主動接過他右手上拎著的東西,牽起他的手放進了自己的外套口袋裡。

 

「不膩阿,跟你就不膩。」

 

沒料到是奕杰會這樣說的非盛哲,頓時連臉頰也紅了起來,兩人的手在是奕杰的外套口袋裡十指交扣著。

 

 

 

 

「小非爸爸、爸比,你們怎麼一起回來?」

 

當他們回到家打開門後,看見的是優優疑惑的眼神,讓是奕杰不經伸手揉著自己女兒的頭髮。

 

「我剛剛在外面遇到小非,就一起回來了。優優一個人在家有乖嗎?」

 

「有,小非爸爸要我乖乖在家,我作業寫完了,剛剛在客廳畫畫。」

 

「你以為優優跟你一樣嗎?我們優優最乖了。優優等我一下,我們很快就可以吃飯了。」

 

說完,非盛哲拿著剛剛買的東西,又重新進到廚房忙碌著。

 

但是是奕杰可不能假裝沒聽到那句話,他讓優優繼續畫畫後,自己跟著也進到了廚房,雙手撐在流理台上,將非盛哲困在其中,將頭靠在了他的耳際旁。

 

「既然你說我不乖,晚上就讓你知道,我到底有多不乖。」

 

「好啊,我等著看。不過,你現在還是去陪優優,不要在這邊搗亂。」

 

非盛哲轉頭輕吻了一下是奕杰的臉頰,他看著是奕杰臉上露出驚喜後又無可奈何的表情,最後只能勾著寵溺笑容走到了客廳。

 

 

 

「優優,你在畫什麼?」

 

是奕杰在優優的對面坐了下來,看著小女孩認真地在白紙上一筆一畫的落下顏色,上面已經有很多不同的火柴人躍然紙上。

 

「我在畫我的家人,你看這個是你、另外一個是小非爸爸,還有我跟娟奶奶,葉子姊姊跟紹安哥哥,還有…」

 

「還有誰?」

 

優優在介紹到其中一個人時卻猶豫了,他抿著唇看著是奕杰後又看著紙上。

 

「這個是媽媽吧。」

 

非盛哲的聲音從他們的頭底上傳出,菱角嘴上有著溫和的笑意,小鹿眼裡有著對優優畫出人物的肯定,然後他們就看著優優開心地點著頭。

 

「嗯,這個是媽媽喔。」

 

「優優畫的好棒,我們可以吃飯囉,今天吃火鍋。」

 

「吃火鍋!」

 

一知道是吃火鍋的小女孩,馬上就放下畫筆,興沖沖的跑去洗手,留下非盛哲跟是奕杰在客廳。

 

「優優她…」

 

是奕杰不知道原來優優會刻意的不在他面前提到媽媽,剛剛要不是非盛哲出聲,他還不知道優優會壓抑多久。

 

「你也知道優優比較成熟,也很會察言觀色,以後就會沒事了。乖喔,是奕杰小朋友。」

 

非盛哲伸手揉著是奕杰的頭髮,眼神裡充滿著寵溺,讓是奕杰忍不住抓著他的手,一手摟住他的腰,整個人往前傾,即將要吻上的時候,從浴室傳來的開門聲,讓他們迅速的分開。

 

「爸比、小非爸爸,你們在幹嘛,也快過來吃火鍋了阿。」

 

優優的催促聲,讓臉上有著紅暈的他們朝著客廳走去,幾步的距離,是奕杰還勾上非盛哲的小指,讓他轉頭看著他。

 

“晚上你就知道。”

 

是奕杰用氣音說著的話,讓非盛哲不自覺的笑了出來。終於端上桌的火鍋正飄著白色的水蒸氣,讓這個看似寒冷的冬季也溫暖上了許多。



-----------------------------------------------

覺得天氣變冷了...


紫藤

【神鉴】虔灯

  • 人物属于时镜

  • ooc属于我

  • 有私设


  小自在天的清晨向来比外界来的略早些,佛修总是这般,修身也修心。

  东海海面上还无一丝朝阳的时候,三重天下禅门寺已然有了烟火气。大殿佛堂前,刚入门的小和尚们忙着点灯擦案,整理晨课要用到的经书。唐时懒懒地坐在当初殷姜寻得的大榕树上看着那个从树影晨雾间慢慢走过来的影子,影子越来越近,显出样子是个早起挑水的小和尚。这小和尚穿着倒与其他大殿上的小和尚无差,只是相貌生得格外好,月白色的僧衣这么一穿,再伴着小自在天的景俨然是一幅禅意画卷。

  唐时舌尖抵住上颚...

  • 人物属于时镜

  • ooc属于我

  • 有私设



  小自在天的清晨向来比外界来的略早些,佛修总是这般,修身也修心。

  东海海面上还无一丝朝阳的时候,三重天下禅门寺已然有了烟火气。大殿佛堂前,刚入门的小和尚们忙着点灯擦案,整理晨课要用到的经书。唐时懒懒地坐在当初殷姜寻得的大榕树上看着那个从树影晨雾间慢慢走过来的影子,影子越来越近,显出样子是个早起挑水的小和尚。这小和尚穿着倒与其他大殿上的小和尚无差,只是相貌生得格外好,月白色的僧衣这么一穿,再伴着小自在天的景俨然是一幅禅意画卷。

  唐时舌尖抵住上颚啧了一声,默默想着,”这和尚真是从小就好看。“

  都说小自在天的是非师兄是从三重天的挑水僧做起,一步步成了小自在天的第一人,唐时也听过。唐时当初想的是,”怪不得小自在天上下都喜欢他。“ 等他坐在榕树上看到认真挑水的小和尚时,一时间却没有什么讨不讨喜的想法,只觉得这人大概是天生该做和尚的。那话怎么说来着,天然慈悲相。

  墨痕缭绕,笔锋流转。

  略微长大了点的小和尚端坐在佛龛前,手执经书,嘴唇翕动,默念经文。唐时躺在殿上横梁思考着这梦到底何时才能结束,转头却和半敛眼眸的金身佛像对上了眼。这时候的是非已经穿上了唐时在客栈见他时的那身衣服,只是眉宇间还有这个年龄独有的青涩,少了些唐时认识的是非的样子。

  ”喂,小和尚!“

  是非并没有被唐时的突然开口吓到,将手中佛经放下,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横梁。

  ”阿弥陀佛。“ 是非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是非小和尚,“ 唐时从横梁上跳下来,站在此刻比自己矮半头的是非面前低头问道,”你读了这么多经书,可曾悟出什么是真佛?“

  似是奇怪这突然出现的青衣道人的身份,又不解这人如何有此一问,是非没有回答。唐时却从那还不懂得如何掩饰情绪的眸子里读出了疑惑,叹了口气说:”也罢,你且先看看佛前的那灯,可识得?“

  是非点头,答道:”我日日点的便是这盏青铜莲台。“

  ”你日日点灯却不知晓,我便是从那灯幻化出的精怪。“ 看眼前的小和尚明显不信,唐时又补充,”不然我怎认识你?我还知道这小自在天的种种。“

  唐时见是非不答,又开口:”小和尚知道为何佛堂白天也要点灯吗?“

  ”非是供奉,这是心灯。和尚点灯是为了展现自身向佛虔诚之心。“

  似乎想到了什么,唐时脸上挂着些嘲讽,语气也不好起来,”和尚都爱点灯。“

  啪嗒,是非拨了下串珠,”阿弥陀佛。是非看来,点灯不止如此。“

  穿着僧衣的小和尚起身走向唐时胡诌出自身幻化源头的那盏青铜莲台灯,手指虚虚地拢了下火苗,”是向佛之心灯,也是自身之心灯。心灯燃的是自身罢了。“

  眼前的烟火佛像忽地模糊起来,唐时揉了下眼,再睁开眼前的便是自己招摇山茅屋的样子。转头,是非从打坐起身,”是你那新卷轴?“

  唐时点头。前两日他心有所感画了幅新卷轴,随手扔在了一边,没想到自己一个精神恍惚中招了,生生睡了半日。

  唐时将卷轴展开,画上是一僧人,画面昏暗不见面目,只是如白玉般的手执着一盏灯,灯光虽暗,但也照亮了一方。

  ”和尚,我见到你小时候的样子了。“

  是非笑了下,”莲台灯?“

  唐时楞了下,起身走向是非,仿佛突然没了力气般赖在是非身上,”和尚你还是长大了最好看。“

  佛前明灯一盏,是虔灯,是心灯。

迟眠眠

神魔鉴道 第一章

忘羡始终不变,不吃邪教,拒绝全民bl


射日之征刚开始时期,羡羡刚出乱葬岗


可能有曦瑶


天上黑洞已存在数月,却毫无异象,鸟兽穿之而过,如遇无物,甚是诡异。只如今正逢伐温之际,无暇分顾,故而假以时日,只剩少数驻守后方的人还留意一二。


往后一日,天上黑洞似乎轻风拂过水中月,泛起层层涟漪。还不待众人察觉,便骤然坠落。一阵心悸时,正午烈日好似遇到天狗食月,日照成环之时,无数人抬头来看,无数的修士为之震骇。


天至永夜。唯独日环还有微弱光芒。


一阵兵荒马乱间,忽有珠子散落在地发出的脆响,天外传来一声暴喝:“你怎不去死?!”


正当众人面面相...

忘羡始终不变,不吃邪教,拒绝全民bl


射日之征刚开始时期,羡羡刚出乱葬岗


可能有曦瑶









天上黑洞已存在数月,却毫无异象,鸟兽穿之而过,如遇无物,甚是诡异。只如今正逢伐温之际,无暇分顾,故而假以时日,只剩少数驻守后方的人还留意一二。


往后一日,天上黑洞似乎轻风拂过水中月,泛起层层涟漪。还不待众人察觉,便骤然坠落。一阵心悸时,正午烈日好似遇到天狗食月,日照成环之时,无数人抬头来看,无数的修士为之震骇。


天至永夜。唯独日环还有微弱光芒。


一阵兵荒马乱间,忽有珠子散落在地发出的脆响,天外传来一声暴喝:“你怎不去死?!”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惶惶不定时,天外又传来一声叹息,那叹息之人应道:“好。”


伴着这声音,有驳杂七彩气流于空中亮起,这气流化作丝线,穿过穹苍,染遍半边天。这七彩气流刚一出现,便让人心有所感,为之侧目。


一男声响起,喊道:“竟然拿我的往事来当敲门砖?九回,你是想再死一次吗?”


有声音回道:“你想多了。”


那声音淡漠:“既已打开通道,按照约定,小世界归你,此间天道归我。”


此话如此狂妄,却碍于这颠倒天幕的滔天本事,让人连话都不敢说,如同家畜一般安静于一隅。


那七彩气流速度极快,几句话间便游遍整个天空,黑幕染上彩色的驳杂光芒,唯独一日环立于天上,光芒依旧。


那男声哈哈大笑,道:“何必如此着急?从现在起,你就是这小世界的天,不留下来陪陪我吗?”


那声音淡淡道了一声“不必”,随着话音落下,那日环竟也一同隐去。


那声音,竟是太阳不成?!


又听那男声自语道:“这就走了?无情天果真无趣。呦,这小世界正在打仗?”


漫天七彩流光四散,落在众人身上,竟无一人避过。一阵戒备时,天地立改,待回过神,竟已处于一座石台上。


这石台四四方方,一眼就能看到边,但神奇的是,明明是有限的空间,却容下了数不清的人。方才还刀剑相向的人现在都站到了一起,却默契地没一个敢先动手的。


站在石台边上的修士往下一看,只看到一片黑暗,顿时惊慌得往后退去,扯着旁边人的衣衫,示意台下诡异。


此时本该在不夜天闭关的温若寒也在这石台上,其余四大家族亦是如此,放眼望去,竟是偌大一个修仙界的人,都在此地!


人一多,心就乱。碍于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人先动手,众人闷不啃声的分开距离,四大家族协同仙门百家,与温氏及其麾下分割两端,中间空出一条线来。


待与同一立场的修士站到一起,便像是让人有了底气,当即有人质问到底发生何事,并用怀疑的眼神看向温氏方向。


温若寒面露不悦,明显对无名小卒也敢冒犯温家感到不快。现在烽火初起,胜负未分,一群在他眼中成不了大气候的家伙,也敢出言不逊,真是被温旭的死蒙了眼。狂妄喊着射日?也不看看他温家可还立于天上呢!


“父亲!救我!!”


有一人凄厉喊道,扑到温若寒身前,顿时吸引了众多眼球。


那人一边鬼哭狼嚎着,一边伸出已经没了十指的双手,死劲的抓着温若寒衣摆,因为他的动作,宽大的斗篷滑落下来,露出他缠满绷带的双腿。由于他剧烈的动作,绷带之间拉出缝隙,露出了里面还挂着鲜红血丝和肉丝的森森白骨。


他腿上的肉,竟然都被生生剐了下来!


温若寒抬起那人脸仔细端详了一番,才发现这满脸血污,连眼泪都不敢留下,以防刺激伤口疼痛的人,竟是温晁!


温晁于绝望中突然见到温若寒,多日惶恐不安终于结束,原本残破的身体突然涌起力气。他爬行上前,抱住温若寒大腿,不顾此身狼狈,喊道:“父亲!帮我报仇,快帮我报仇!温逐流那个废物根本护不住我,父亲,快救救我!”


温逐流安静站到旁边,等待发落,温若寒正要询问,仙门百家这边穿出阵阵笑声,有人抚掌大声赞道:“这是哪位英雄,作出如此贡献,真真我等楷模!”


应和者不知凡几,纷纷奚落温晁的惨状。


“我说你们啊,能不能有点脑子?别只看着眼前三分地。”


石台前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青袍男子,他脚下踏空而立,脸上挂着笑意,正好整以暇的看着众人。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那青袍男子托腮道:“怎么不继续说了?我还想继续听呢,把你们弄到这来,一点戒备心没有,目光短浅就知道眼前纷争,老子今天就靠着你们这群蠢货逗笑了。”


有人听着气红了脸,仗着混在人群中,便大胆骂道:“你是何方邪祟,如此大言不惭,竟将我等掳到此地,还敢拿我等取笑?!”


那男子明显不屑理这种连场合都不会看,只一味出头的蠢货,穿过重重人群,像看智障一样的看了那人一眼,连话都吝于一句,那人便如同孩童手中玩偶,僵住身体被扔下石台,落到黑暗里。


如此神通,如此狠辣,让本想跟着应和几句声讨的人噤若寒蝉,一时间石台上只剩下轻微的吸气声和呼吸声。


青袍男子见众人终于安静下来,衣袖一挥,之前落在众人身上的七彩光芒再次浮现,光芒闪烁间,有东西烙在他们脑中。


随着光芒散去,众人脑海中也多出不少东西,若非虚假,那这青袍男子便是来自于一处大世界,名枢隐星。这枢隐星道法三千,不同他们的世界,只灵修一道,仙佛妖魔,皆可证大道。


枢隐星有一灵枢大陆,东南西北四山落在边角上,中间大荒,最低修为也是出窍期,哪像他们这世界,修到金丹便到了顶,再无可修。


枢隐星还另有三块大陆,分别为妖修所居的天隼浮岛,佛修所在的小自在天,以及到了渡劫期,却渡劫失败的散修们的蓬莱仙山。


寥寥数语,甚至不算详尽,却仿佛有一片天地,正徐徐展开在众人眼前,无人不心神激荡,心生向往。


与那灵枢大陆的壮大相比,他们的世家之争,果真如同青袍男子所说那般的目光短浅!那大世界何等波澜壮阔,能人异士何其多,便是最让人忌惮的温氏家主温若寒到了那,也如同萤火之辉!


有一人壮胆问道:“敢问仙人,是来渡我们去那枢隐星的吗?”


他甚至不敢问这青袍男子是何等修为,只慑于其神威之下。


青袍男子不屑道:“我又不是收垃圾的,一群没脑子的乌合之众,也想直接入我枢隐星?”


扫视石台上众人,青袍男子似乎想起什么有趣的事,勾起嘴角,道:“枢隐星有小荒十八境,我也不为难你们这群废物,在此设下九道关卡,能活着通过的,便可入我枢隐星!”


世上最动人的无非那几样,青袍男子将这登天梯放到众人面前,别说骂他们废物了,便是骂娘,估计也有不少人能舍得下脸应声。


青袍男子伸臂指向前方,指尖有墨色点出,他低声念道:“家居闲暇厌长日,欲看年华上菜茎。”


所指方向瞬间黑暗退去,一片绿地显现。


青袍男子衣袂翩飞:“第一关就是这片土地,我给你们每人一份祝余草和七珠果的种子,收获成果者,进入下一关。”


说完,青袍男子转身正要离去,却好似突然想起什么,补充道:“所谓收获成果,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做数哦”,男子似笑非笑,装模作样地叹气道,“唉,真怕你们死脑筋转不过弯来,让我错过好戏。”


青袍男子转身消失不见,再出现时便是天外天,一朵金色佛莲在他身侧缓缓绽放,熟悉的佛香出现,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嗤笑着玩弄手腕佛珠:“就这种人,看到就辣眼睛,杀他怎了?你信不信,为了通关,他们自相残杀的更厉害?”


他托起金色佛莲,轻点道:“别管他们了,谁该留下我心里有数,不过你们和尚怎么就专出情种呢?你看这小世界,连个和尚后人都这么痴情。”


隐隐有人念他不要胡闹,青袍男子化作七彩气息,绕在金色佛莲上,化作流光划过,“你们出家人慈悲为怀,那就别看那些脏东西了,到时候他们杀来杀去的,你是阻是劝?走,我们回枢隐星去,你不是还要讲佛吗?”


——————————————————


青袍男子走时那不怀好意的话,竟也让众人彼此间生出防备来。


有插科打诨之人义正严辞道:“诸位道友莫要多想,仙人好心为我们指点迷津,我等自不会做出不义之举。依金某看来,不如先下石台,我们均分土地,各凭本事。”


放眼望去,说话之人正是兰陵金氏的宗主金光善。


虽然对他那毫不掩饰的马屁话深感不屑,但他说的也正适合时下安排,于是众人纷纷御剑,向前方绿地飞去。


见前方一二散修已经平安落地,金光善也招呼起金氏子弟。


随着石台上的人逐渐减少,魏无羡抬起手臂,尴尬道:“蓝湛,可以放开我了吗?”


他本想像猫玩弄猎物一般,今夜彻底除去温晁的,却不曾想发生突变。刚一到这石台上,还不待他反应过来,手腕上就多了一只手,这只手用力极大,甚至让他感到疼痛。


他抬头看去,竟然是蓝湛。


魏无羡用另一只还自由的手摸了摸鼻子,小声问道:“蓝湛,你干嘛抓着我?不对,你是怎么这么快找到我的,难不成进来的时候我们被分到一起了?”


蓝忘机只是看着他,问:“这三月你在何处?可还安好?”


听到这关心的问话,魏无羡面含笑意,身上的阴冷气息也因这声关心冲淡了不少。


他笑道:“蓝湛你这是在关心我?”


蓝忘机避之不答。


魏无羡一脸不堪回首道:“你看我现在不好好的站在这吗?自然是安好了。至于去了哪,一言难尽,不提也罢。”


蓝忘机还待追问,这时青袍男子出现,无一人敢发声,等到他离开了,魏无羡已经打哈哈的避开这个话题。


见石台上的人越来越少,魏无羡也不管蓝忘机抓着他的手了,“蓝湛,你也知道的,我现在剑也不知道哪去了,你顺路载我一程呗?”


蓝忘机默默松开一直抓着他的手,看了眼他腰间笛子,避尘出鞘。


待魏无羡站上后,他道:“你的佩剑在江晚吟手中,可向他索要。”


魏无羡敷衍的点点头,“蓝湛,待会你跟我一起如何?那仙人让我们种地,想也知道你没种过,我刚好学了点,正好教你。”


蓝忘机御剑落在魏无羡所指位置,一处偏僻角落,周围连人都没几个,很是安静。他亦步亦趋的跟着魏无羡,仿着魏无羡动作,为种子挪出家来。













。。。。。。


以前超喜欢的一篇小说,最近在重温


那篇小说是偏传统的修真高魔世界,鬼道也一点都不突兀


因为在重温,所以魔道人设还好,另一本的人设还把握不好


那篇文是和尚攻,白月光好多年的那种攻,我太爱了


粮很少,我割肉喂自己,不过初期他们出场可能也不多


。。。。。。












烛栀年Nian

尋求組織TT💦

佔tag致歉!真的很想詢問一下有沒有任何一切tag相關的粉絲群,qq/微信都行,messager也行TT...可以一起追新的劇集可以一起追星嗑cp!我太想擁有組織了TT

佔tag致歉!真的很想詢問一下有沒有任何一切tag相關的粉絲群,qq/微信都行,messager也行TT...可以一起追新的劇集可以一起追星嗑cp!我太想擁有組織了TT

瑜兒會幸福

江清月近人24

「老闆,最近賀航又有小動作了。」

「恩,隨他,要抓就要抓最大尾的。」

「是,老闆。」

「對了,Jack明天幫我去辦一件事,去調查賀承恩的事情。」

「是,老闆。」

Jack雖好奇唐毅要自己去調查的那個人,但聰明的人並不會開口詢問,身為他的得力下屬,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他可是非常的清楚,不像有的人啊!成天都在界線附近徘迴。

賀承恩並不難查,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Jack便收集成一份完整的報告,只是奇怪的是,賀承恩這個人非常的乾淨,即便賀家有許多骯髒事,但沒有一份有賀承恩,雖然說年紀小,也不大可能會碰到這些事,但賀承恩也太乾淨了一點吧!

還在疑惑地當下,便感覺到有人闖進自己房間,這人身...

「老闆,最近賀航又有小動作了。」

「恩,隨他,要抓就要抓最大尾的。」

「是,老闆。」

「對了,Jack明天幫我去辦一件事,去調查賀承恩的事情。」

「是,老闆。」

Jack雖好奇唐毅要自己去調查的那個人,但聰明的人並不會開口詢問,身為他的得力下屬,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他可是非常的清楚,不像有的人啊!成天都在界線附近徘迴。

賀承恩並不難查,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Jack便收集成一份完整的報告,只是奇怪的是,賀承恩這個人非常的乾淨,即便賀家有許多骯髒事,但沒有一份有賀承恩,雖然說年紀小,也不大可能會碰到這些事,但賀承恩也太乾淨了一點吧!

還在疑惑地當下,便感覺到有人闖進自己房間,這人身手倒是不錯,既然能躲過外面的眼線,還能讓自己到現在才發現他的存在。

「我不問你為甚麼調查我,我只有一句話,除了血緣和姓氏,我跟賀家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是生是死都跟我無關,麻煩別把我扯進來。」

「賀承恩你也沒報告上寫得那麼的『白紙』嘛!」

「方亮典你也沒表面上那麼的『效忠』嘛!」

「不簡單,不但能知道我調查你,還能知道我本名和我的真正職業。」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只想請你轉告你目前的老闆,不要把我扯進來。」

「好,我會原封不動的幫你轉達。」

「我只想當個單純的學生,但畢竟他是我爸,即便他做了很多壞事,如果可以,讓他一槍斃命,不要折磨他。」

賀承恩不等Jack的回話,便隱身在黑夜中。

「賀承恩真有趣,比我想像中有趣得多了。」

走在路上的賀承恩不禁嘆氣,只要身體裡流著賀家的血,名字冠上賀家的姓,自己就沒有真正的離開過賀家,再者,無論自己都想忘記童年的記憶,但身體去忘不記,不然自己怎麼會知道有人調查他,還能摸黑去找他「聊聊」呢?

有些人,有些事,不論你怎麼去抹滅,他都還是存在。

「賀承恩現在這個時間在外遊蕩不好吧!想被我抓到訓導處嗎?」

「老師...」

「這裡又沒有別人,幹嘛叫得那麼生疏?」

「中中姊我剛剛去處理事情。」

「你處理甚麼不用跟我報備,我妹很擔心你,別讓他擔心,我希望妳不要讓他那麼擔心。」

「好,我不會再讓小小擔心了。」

「如果有需要幫忙的,一定要來找我。」

「我知道,謝謝中中姊。」

道別中中,回到家發了訊息給小小後,賀承恩便將自己埋入床裡,只可惜,才剛躺平,床都還沒躺熱,便聽到電鈴聲。

「痾?你是?」

「調查你的人。」

「那請問你現在來找我是?」

「沒甚麼,我只是要告訴你,你爸還有你叔叔的恩怨,我不會扯到任何一個無辜的人,包括你,然後麻煩你多多照顧王振武和王振文還有江勁揚。」

「你認識我們球隊的人?」

「前兩個認識,然後江勁揚是我朋友的堂弟。」

「恩,痾...我方便問你的名字嗎?」

「唐毅,行天盟盟主,如果有事,可以直接報我名字。」

「謝謝。」

唐毅這個人本身就冷,說完自己想說的就離去了,賀承恩也沒想太多,只是關上門,繼續投入周公的懷抱。

「小叔公過幾天我就可以放假了,你陪我出去玩好不好?」

「你想去哪裡?」

「小叔公帶我去哪我就去哪。」

「那我把你帶去賣掉?」江兆鵬開玩笑道。

「小叔公才捨不得把我賣掉呢!我這麼可愛對不對?」

「對,我才捨不得把我們家堂堂賣掉,放假帶你去花蓮走走好不好?」

「好啊!那我要去糖廠吃冰淇淋。」

「你喔!小吃貨一個。」

「也是小叔公你養的啊!」

「是是是,都是我養的。」一邊說著還用手指輕刮了一下江勁堂的鼻子。

江勁堂順勢躺入江兆鵬懷裡說:「你有沒有覺得小揚和俊喆怪怪的。」

「恩,但你別想去問小揚,讓小揚自己去處理,他已經長大了,我相信他能處理好的。」

「但萬一小揚....」

「小揚跟你們這些堂哥很好,有心事不也都會告訴你們嗎?不然他和俊喆那些事你們怎麼會知道?對吧!再說,現在這些人都是真心對小揚好的,小揚不會再像國中一樣被欺負了。」

「我知道現在這群朋友對小揚是真心好的,我只是怕小揚會受傷害的。」

「小揚沒那麼容易受傷害的,而且,他還有我們的,還有振文振武。」

「恩,那我知道再請振文幫我多注意一下小揚。」

「好了!很晚了,快睡吧!」

「小叔公你別忘了我放假要帶我出去玩喔!」

「記得,快睡。」

等江勁堂熟睡後,江兆鵬才小心翼翼地起身到書房趕工,既然答應了要陪江勁堂出門玩,那工作和考古能延後就延後,不能延後就只能在這幾天完成它。

在出發前的那幾天,江兆鵬都是將江勁堂哄睡了之後,再獨自一人挑燈夜戰,連帶是奕杰常常要半夜起來陪江兆鵬討論公事,對此,是奕杰相當不滿,也抗議多次,但由於自己之前陪非盛哲和優優出門玩也是這樣折騰江兆鵬,所以再怎麼抗議和不滿,到最後還是會變成,是奕杰開著電腦和江兆鵬視訊辦公事。

「是奕杰你還不睡嗎?」

「小非?你怎麼起來了?...江兆鵬我十分鐘過後回來。」

江兆鵬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聽到一些譬如說:時間還早,你再回去睡....不要,我想陪你,....聽話,我等等就進去了的句子。

「江兆鵬我....」

「我知道,這個案子討論完你就回去陪小非吧!剩下我自己處理。」

「那你忙得過來嗎?」

「那你能不陪小非嗎?....行了!我開玩笑的,別廢話了。」

花了十五分鐘將最後一部份討論完後,江兆鵬就放是奕杰回房陪小非了。

看著滿山的文件,也只能認命處理,誰讓自己的好兄弟好拍擋,有家人要顧呢!抬頭望了下江勁堂的房間,露出了一個連江兆鵬都沒發覺的溫柔微笑,算了!為了他的笑容,現在累點算什麼?等等忙完順便先查查花蓮攻略吧!

--------------------------日常求愛心與評論,喜歡我的請關注我~

聽說今天我放颱風假?那我就更一篇文拉~

p,s順便花癡一句派派真的好帥好可愛~近距離看過派派了,人生很滿足~

棉花坨之介
更一下图,年历进度7/12 越...

更一下图,年历进度7/12

越界还没动笔,十一假期要肝完!

希望大家把喜欢的台词和画面留言给我!

想做让大家每个月翻开都会心动的年历!

更一下图,年历进度7/12

越界还没动笔,十一假期要肝完!

希望大家把喜欢的台词和画面留言给我!

想做让大家每个月翻开都会心动的年历!

隨意飄飄

是非 - 四季 (秋)

當優優剛走出校門就發現來接她的小非爸爸右手上拿著一個漂亮的淺綠色盒子,她主動的牽上小非爸爸的左手,眼睛卻盯著盒子不放,在她終於認清無法從外觀看出盒子裡面裝的是什麼的時候,她才微微地拉著左手。


「嗯?優優怎麼了嗎?」


非盛哲牽著優優往超市的方向走著,腦海中想的全是在這個即將轉涼而到來的秋季,他應該要煮些什麼當晚餐,就在腦中飄過很多菜色時,左手微微被拉扯的動作吸引了他的注意。


「小非爸爸,那個漂亮的盒子裝的是什麼阿?」


聽到優優的問題,非盛哲看著一下自己的右手,轉頭就看見小女孩臉上好奇的表情。他抿著笑,搖晃著他們牽著的手。...


當優優剛走出校門就發現來接她的小非爸爸右手上拿著一個漂亮的淺綠色盒子,她主動的牽上小非爸爸的左手,眼睛卻盯著盒子不放,在她終於認清無法從外觀看出盒子裡面裝的是什麼的時候,她才微微地拉著左手。

 

「嗯?優優怎麼了嗎?」

 

非盛哲牽著優優往超市的方向走著,腦海中想的全是在這個即將轉涼而到來的秋季,他應該要煮些什麼當晚餐,就在腦中飄過很多菜色時,左手微微被拉扯的動作吸引了他的注意。

 

「小非爸爸,那個漂亮的盒子裝的是什麼阿?」

 

聽到優優的問題,非盛哲看著一下自己的右手,轉頭就看見小女孩臉上好奇的表情。他抿著笑,搖晃著他們牽著的手。

 

「晚上你就知道了。」

 

雖然優優沒得到答案,但她現在也無比期待晚上的到來。

 

 

 

 

「爸比!你好慢才回來。」

 

是奕杰才一打開門,迎面而來的是優優的聲音,他看著一下牆上的時鐘,再回頭看著今天特別奇怪的自家女兒。

 

「我哪有好慢,一樣的時間回來啊。」

 

他脫下鞋子放下包包,與其說他一樣時間回來,倒不如說他還比平常早了三十分鐘到家。

 

「你回來啦,先去洗手,可以準備吃飯了。」

 

剛在廚房就聽見優優的聲音,非盛哲噙著笑端出一盤炒高麗菜放到了餐桌上。

 

「爸比,你快去洗手吃飯啦。」

 

優優一邊將碗筷放好,一邊繼續催促著自家爸比,讓是奕杰好奇地看著臉上有著笑意的非盛哲。

 

「她現在可是很期待晚餐後呢,所以你還是快去洗手吧。」

 

在他還沒來的及開口時,就聽見優優的聲音傳了過來。

 

「爸比!還不趕快去洗手來吃飯。」

 

是奕杰看著不停催著他的優優,跟不停竊笑的非盛哲,他只有面帶無奈,但卻寵溺的移動腳步,前往浴室洗手吃飯。

 

 

 

 

等到吃完晚餐,優優一臉興奮的坐在椅子上,眼神緊盯著非盛哲從冰箱裡把那個淺綠色盒子拿出來。

 

「這是什麼?」

 

剛洗好碗的是奕杰也看見他神秘兮兮的模樣,忍不住問了一句。

 

「這個阿,可是半年前葉子找我團購買的,要不是今天她拿給我,我都快忘了我有訂這個東西。」

 

「小非爸爸,你快開,我想看是什麼。」

 

在兩人的好奇目光下,非盛哲才帶著微笑打開了那個讓優優一直都很好奇的盒子。

 

 

 

 

淺綠色的盒子打開後裡面躺著九朵漂亮的鵝黃色玫瑰花,上頭有著細碎的綠色碎末做點綴,每一朵玫瑰花都有著透明的包裝紙包圍,還有著白色的蛋糕紙包覆著,再這樣的視覺下,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濃烈的檸檬味香氣。

 

「檸檬派?」

 

聽到是奕杰說的話,非盛哲點點頭。

 

「這個可以吃嗎?」

 

看見這麼漂亮的東西,還有很香的味道,優優的眼裡彷彿亮著光彩。

 

「當然可以,我就是想買給你們吃的。」

 

非盛哲從盒子裡拿出一朵玫瑰放到了優優的手掌心。她先把透明紙給撕掉後,小心的咬著一口,只是一小口仍是讓小女孩整張臉都揪在了一起。

 

「小非爸爸,好酸。但是好好吃。」

 

嚥下口中的一小口,優優意猶未盡的又咬了一口。看著她吃得很開心的模樣,非盛哲也拿了一個檸檬派給是奕杰。

 

「不吃嗎?」

 

雖然是奕杰從來沒說過,但是他知道其實他很喜歡吃甜食。非盛哲看著是奕杰接過檸檬派後,也咬了一口露出了跟優優相同的表情,讓非盛哲不禁笑了出來,心想著果然是父女,連很酸的表情看起來都一模一樣。

 

「好吃,但是很酸。」

 

是奕杰將咬過一口的檸檬派遞到他的嘴前,非盛哲往前一傾就咬上了剛剛是奕杰咬過的地方。

 

「嗚…真的好酸。」

 

訂購時葉子有跟他強調因為這家店的真材實料,所以就算需要等半年還是造成搶購,但是非盛哲真的沒想到檸檬派也可以這麼檸檬。

 

「人家說食慾之秋麻,這時候吃點跟平常不同的東西也很好,你看優優都吃第二個了。」

 

他們看著優優又從盒子拿出另一朵一樣漂亮的玫瑰花的檸檬派,一樣揪著臉,但是還是開心的吃著。是奕杰也將剛剛非盛哲咬過的那一個檸檬派放入嘴裡,被他吃過的檸檬派,好像也沒這麼酸了。

 

 ----------------------------------------------------

我來了~

結果輝行的聚會是因為翊恩的生日, 

可是能同框還是很開心!

祝小女孩生日快樂啊

林在范圈外女友
媽媽呀我覺得我磕到真的了〣(...

媽媽呀我覺得我磕到真的了〣( ºΔº )〣

媽媽呀我覺得我磕到真的了〣( ºΔº )〣

瑜兒會幸福

江清月近人23

當聯賽結果出來,所有人都紅了眼眶,他們終於做到了。

最後一球扣殺,將他們的青春推向至高點。

「王振武我們做到了。」王振文哭著抱住王振武。

學長,我們幫你拿到第一名了,陳家均在心裡對邱子軒說道,當年對學長的約定,他做到了,現在,終於能完美退場了。

「軒~你看第一名。」夏宇豪拿著從賀承恩手上搶來的獎盃晃啊晃。

「對啊!第一名,宇豪謝謝你。」

夏宇豪泛著淚光搖搖頭說:「不對,是我要謝謝你,謝謝你子軒是你給了我夢想,是你給了我力量,讓我成為更好的人。子軒,你去找短...家鈞吧!我想他應該很想聽到你的一句謝謝。」

「宇豪?」邱子軒有些詫異,夏宇豪說得沒錯,而且自己也覺得應該去說聲道謝,但沒...

當聯賽結果出來,所有人都紅了眼眶,他們終於做到了。

最後一球扣殺,將他們的青春推向至高點。

「王振武我們做到了。」王振文哭著抱住王振武。

學長,我們幫你拿到第一名了,陳家均在心裡對邱子軒說道,當年對學長的約定,他做到了,現在,終於能完美退場了。

「軒~你看第一名。」夏宇豪拿著從賀承恩手上搶來的獎盃晃啊晃。

「對啊!第一名,宇豪謝謝你。」

夏宇豪泛著淚光搖搖頭說:「不對,是我要謝謝你,謝謝你子軒是你給了我夢想,是你給了我力量,讓我成為更好的人。子軒,你去找短...家鈞吧!我想他應該很想聽到你的一句謝謝。」

「宇豪?」邱子軒有些詫異,夏宇豪說得沒錯,而且自己也覺得應該去說聲道謝,但沒想到夏宇豪會開口,他以為他會不希望,他以為...

「子軒,我知道我有時候很任性,但我會改變的,而且家均他也是因為你才會這麼拼命的,他今天的腳有受傷,身為球隊經理的你,應該去看看吧!我在這等你,記得回來呀!」

邱子軒點點頭,拿起藥品準備去找陳家均。

「小小,這個送你。」

「承恩謝謝你,幫我戴上好嗎?」

賀承恩輕輕地將項鍊往小小脖子戴上,而小小低頭看著那條櫻花項鍊,腦中想起秋子軒說得賀承恩想把全世界都給他,這條項鍊,不是一條她喜歡的項鍊,而是,賀承恩對她的愛。

「承恩,我們一定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喔!」小小將頭埋在賀承恩的胸膛說道。

「恩,一直一直。」

誰說年紀小的不懂愛,賀承恩和小小從國三那年就知道,什麼事最純粹的愛。

承恩,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你的愛,我只知道這輩子我不會辜負你的付出,也不會讓你回到那個讓你擁有痛苦童年的家。

「勁揚你爸媽都沒來嗎?」

「他們..他們很忙得,堂哥小叔公還有唐毅哥你們來也一樣拉!我們拿到冠軍喔!」

「恩,那等等堂哥帶你去慶祝。」

「謝謝堂哥。」

「你要不要問問看你隊上的人?堂哥請你們一起吃飯。」

「不用啦!我們約好明天社團課要慶功,今天就各自慶各自的。」

「好,那你東西收一收我們先走。」

「好,等我一下。」江勁揚一走遠,江勁堂便問:「唐毅,你在看什麼?這邊有你認識的?你的表情怪怪的。」

「江勁揚隊上的隊長叫甚麼?」

「賀承恩啊!幹嘛?你認識?」

「江勁堂我沒讓你碰行天盟沒錯,但你有需要那麼遲鈍嗎?」唐毅簡直要無語了。

江勁堂快速的將名字在腦中跑過一輪說:「賀航?」

「還好還有救。」

「可是你不是說你懷疑他和柬埔寨那邊...」

「噓!我想他們應該是親戚關係,畢竟賀航沒有結婚,但是,他有哥哥。」

「賀航他哥是誰?」

「賀海囉!哥哥白道,弟弟黑道,賀家一點都不乾淨。」

「不乾淨的是賀家,和承恩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是?」江勁堂問道。

「我是中中,排球隊教練。」

「你知道賀承恩的事?」

「第一:我們家和賀承恩家是鄰居,第二:我妹和他交往,總和以上兩點,我要是不知道賀承恩的事,那我怎麼可能放心讓妹妹和他在一起。」

「恩,那就請教練好好照顧他了。」

「你可以動賀家,但別動賀承恩。」

「教練你放心,無辜之人我自然不動,再說,我要動的是我們裡頭得事,外頭的人並不會知道,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唐毅說完後,便轉身離去。

「教練,我先和堂哥他們回去了。」

「好,路上小心。」

「唐毅哥呢?怎麼不見了?」

「他有事先去忙了,我們自己去吃吧!」

「那走吧!」江勁揚率先往出口走去。

「哥,不叫李俊喆嗎?」

「先不要吧!他們好像怪怪的。」江勁堂說完後江勁騰只有點點頭,隨著江勁揚的腳步離去。

「振文,我們等等先去公園再回家好不好?」

「好啊!只是,你不累嗎?不想先回去休息嗎?」

「想啊!但我有一件事更想做。」

王振文沒有說什麼,只是右手隨著王振武牽著,往公園走去。

「振文你還記得這裡嗎?小時候我們很常來這玩。」

「恩,後來就很少來這了。」搞不懂王振武究竟想做甚麼,王振文心中浮現的不安又加深一層,這個公園,再他被綁架後,便不再來,如今重回舊地,又是為何?

「振文,我們拿第一名了!」

王振文沒有說話,只是睜著一雙大眼看著王振武。

「振文,我告訴過自己,只要我們拿第一名,我就要告訴你一件事,一件會讓我們改變現狀的事情。」

「是關於我...你...喜歡....」

「振文,我喜歡你,不是哥哥的喜歡,豐河學長說得對,如果我對你只有親情,那麼,聽到你的告白,我的反應應該會有反感,但我沒有,振文,把你救回來的當下,我覺得你比排球還重要,那時候,我的想法是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是我不能失去的,但我從未想過,會有這樣的想法得我,其實對你的感情早就超過兄弟了。」

「王振武你知道你現在再說什麼嗎?你知道你現在再幹什麼嗎?」王振文顫抖的說。

「振文,我愛你,就像宇豪和邱子軒的愛;我愛你,就像豐河學長對程清學長的愛。」

「王振武你不能反悔,你要是反悔,要是把我丟下,我會瘋掉的。」

多年的愛戀,終於的到回報,終於不用在夢中奢望祈求。

「小叔公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啊!」

「現在這樣也只能等他們離開啊!誰叫你沒事硬要我帶你來公園。」

「唉喲!我哪知道來了會碰上王振武的真情大告白。」

「噓!小聲點,他們快走了,等他們走了以後,我們也趕快回去吧!」

「都聽小叔公的,但是我想再繞去唐毅那...」

「那件事你別插手,唐毅不會讓你碰的,你就好好當你的醫生,為了我...也為了唐毅。」

「好。」江勁堂允諾道。

-------------------------------日常求愛心與評論,喜歡我的請關注我~

瑜兒這學期一堆報告要做,好像有點沒辦法維持一個禮拜一更,希望大家能體諒,但是瑜兒不會棄掉這個坑(除非沒有人看啦~哈哈~

有人忘記賀航的嗎?賀航就是那個背叛行天盟跑去跟陳文浩合作的那隻。

然後我做個統計,還有人想看後來的嗎?想看的留個言說想看(後來是我之前寫到一半然後就停更得文,如果想看的人多我再拿回來寫結局。

希望大家多留留言,讓我知道大家還是有在看的。

棉花坨之介

中秋贺图只会迟到,不会咕咕…

想展示一下江氏过节的同时意识到自己画了个冷门中的冷门脑洞…T T

有没有人看已经无所谓了,来唤起你们的回忆!

中秋贺图只会迟到,不会咕咕…

想展示一下江氏过节的同时意识到自己画了个冷门中的冷门脑洞…T T

有没有人看已经无所谓了,来唤起你们的回忆!

隨意飄飄

是非(單篇) - 會的事情

是奕杰在洗完晚餐的碗後,就坐回了書桌前,開始整理著明天上課的內容、看著研究生的報告、確認著國外傳來的挖掘資料,這時候他卻發現有個人,側坐在他前面的沙發上,左手放在沙發的椅背,頭則是疊在手背上,兩眼緊盯著他不放。


本來是奕杰以為他只是好奇,所以才盯著他,可能一下就會結束那樣的視線,但是他卻在看完一份報告後,發現那個眼神依然存在,他終於還是忍不住地放下手裡的報告,抿著笑回看著他。


「非盛哲,你怎麼這樣看著我?」


是奕杰索性也支著頭與他對望,不知對看了多久,就在是奕杰懷疑他是不是張著眼睛睡覺時,非盛哲終於開口了。


「是奕杰,...


是奕杰在洗完晚餐的碗後,就坐回了書桌前,開始整理著明天上課的內容、看著研究生的報告、確認著國外傳來的挖掘資料,這時候他卻發現有個人,側坐在他前面的沙發上,左手放在沙發的椅背,頭則是疊在手背上,兩眼緊盯著他不放。

 

本來是奕杰以為他只是好奇,所以才盯著他,可能一下就會結束那樣的視線,但是他卻在看完一份報告後,發現那個眼神依然存在,他終於還是忍不住地放下手裡的報告,抿著笑回看著他。

 

「非盛哲,你怎麼這樣看著我?」

 

是奕杰索性也支著頭與他對望,不知對看了多久,就在是奕杰懷疑他是不是張著眼睛睡覺時,非盛哲終於開口了。

 

「是奕杰,你有什麼不會的事情嗎?」

 

「蛤?」

 

 

 

 

本來他以為是奕杰就是個只會學術、不會家務的人,但是隨著交往的時間越長,他就發現其實是奕杰會的事情比他想像中的還多,甚至還要全能。

 

「你看、你英文很好。」

 

「這我工作所需。」

 

「你會騎機車。」

 

「全台灣你去路上問十個人有十一個人會騎。」

 

「而且你會煮飯。」

 

「我大學一個人住,不會煮飯我吃什麼。」

 

「還會換燈泡。」

 

「換燈泡也可以讓你刮目相看?非盛哲,你真的以為我什麼都不會嗎?」

 

剛說完,是奕杰就看著非盛哲的小鹿眼轉啊轉的,最後卻點了頭。

 

「你這小鬼。」

 

 

 

 

聽到非盛哲的問題,是奕杰起身換了位置,改坐到了他的身旁,一手搭在他的肩上,讓他靠著在自己。

 

「所以呢?為什麼突然問我這些問題?」

 

「啊、我…我就好奇啊。」

 

是奕杰看著他臉紅的模樣,不禁揚起一邊的眉頭,覺得事情絕對不是好奇這麼簡單。他往前含住了他的耳垂,逼得他不得不轉頭看著他。

 

當非盛哲摸著耳朵看見是奕杰臉上的表情時,他不自覺地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今天看到你上課的樣子,就突然覺得原來你真的是個負責傳道授業的老師,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所以就…」

 

「所以怎樣,又再愛上我了嗎?」

 

聽到是奕杰的話,非盛哲沒好氣地給了他一個白眼。看到他的表情,是奕杰反而寵溺的微笑起來。

 

「你會做的事情也很多啊。」

 

「我?」

 

「嗯、你看現在我除了你煮的飯我幾乎也不吃其他人煮的。」

 

「那是因為你挑食,還是個吃貨。」

 

「而且你還教會我怎麼跟優優相處、陪著她寫作業。」

 

「那是因為你成長的環境,所以才會不懂…」

 

「更重要的是,你讓我知道什麼是愛人的感覺。」

 

是奕杰收緊原本他只是搭在非盛哲肩上的手,將他整個人攬進自己懷裡,在他的額頭上落下一個輕吻。

 

「所以…現在有重新又喜歡上我嗎?」

 

非盛哲抬頭看著是奕杰,雙手捧住他的臉上,往前吻上他的唇,然後揚起菱角嘴,露出一個微笑。

 

「沒有,因為我一直都喜歡你。」

 

-------------------------------------------

我來了!

放風~

瑜兒會幸福

江清月近人22

「說吧!是不是因為小小生日的事?」

「軒你最聰明了,我這次已經選好了,你幫我從這三個選一個。」

「照片。」

「這這這,偉大的軒請看!」

不得不說賀承恩的眼光越來越好了,三張照片分別是櫻花項鍊,幸運草手鍊和楓葉書籤,都是小小喜歡的東西。

「這三個都不錯啊!你想買哪個?」

「那個櫻花項鍊,小小很喜歡,可是我...有點不夠,然後...」

「其實你最想買的是櫻花項鍊對吧!」

「恩,可是我現在也沒辦法臨時去多打一份工。」

「賀承恩你是隊長。」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找你出來商量啊!你也知道我高中就沒再拿家裡的錢了,現在如果開口,那我不就等於...」

「這條項鍊多少?」

「六千七。」...

「說吧!是不是因為小小生日的事?」

「軒你最聰明了,我這次已經選好了,你幫我從這三個選一個。」

「照片。」

「這這這,偉大的軒請看!」

不得不說賀承恩的眼光越來越好了,三張照片分別是櫻花項鍊,幸運草手鍊和楓葉書籤,都是小小喜歡的東西。

「這三個都不錯啊!你想買哪個?」

「那個櫻花項鍊,小小很喜歡,可是我...有點不夠,然後...」

「其實你最想買的是櫻花項鍊對吧!」

「恩,可是我現在也沒辦法臨時去多打一份工。」

「賀承恩你是隊長。」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找你出來商量啊!你也知道我高中就沒再拿家裡的錢了,現在如果開口,那我不就等於...」

「這條項鍊多少?」

「六千七。」

「你差多少?」

「快一千。上個月的薪水還沒下來,我現在錢比較少。」

「這兩千給你,等你薪水下來再還我,一樣,不要讓小小知道。」

「軒謝謝你。」

「賀承恩你聽著沒錢這種事就像現在一樣找我商量,千萬不要再回頭去找你爸媽。」

「我知道,那個家,我不會回去。」

「好啦!那沒事我先去找宇豪了。」

賀承恩直到邱子軒離去之後半小時,腦中都聽留在他那句千萬不要回頭去找你爸媽。

很多事,回頭了就等於放棄未來,譬如他的家人。

賀承恩自嘲的笑了笑,拿起桌上早已冷卻的黑咖啡,冷卻的咖啡更苦澀,苦澀的咖啡停留在口腔中,然後留下一絲芬芳。

忘了在哪看過一句話,會喜歡喝黑咖啡的人是因為自己的生活比黑咖啡還苦,他同意,喜歡上黑咖啡是在離家的那一個月,工作碰壁,找不到房子,和小小吵架冷戰,一切都不順心,就是在那時候,他愛上了苦澀的黑咖啡,忘記了甜蜜的焦糖瑪奇朵。

「軒軒你和承恩聊什麼了?」

出了店門直走五分鐘後便看到等著自己的小小。

「小小我不能說,時間到了你就知道了。」

「承恩他最近很忙很累,而且上個月的薪水沒拿到,軒軒你幫我勸勸承恩好不好?你就說我喜歡兩百塊的那個耳環,就說我好喜歡好喜歡...」

「小小你知道不可能的。」

「軒軒我希望他輕鬆點,別忘了,我們可是一起長大的,他的家庭,他怎麼走過來的,你知道我也知道......」

「小小你也知道,賀承恩他有點傻,他就想對你好,高一的時候,他曾說過他要把全世界所有最好的都給你。」

「承恩他才不傻。」小小泛著淚光說道。

「小小我知道你心疼他,但是讓他做吧!你不讓他這樣做,他只會覺得自己配不上你。」

「...軒軒別說我來過。」

小小轉身離開,邱子軒嘆了一口氣繼續望夏宇豪家走去。

「江醫生?」

「嗨!好久不見我今天是來傳話的。宇豪他被Andy call回去幫忙,可能會晚一點回家,因為他手機沒電,讓我和你講,還有這是他家的鑰匙,他說你要是想上去,就先上去,如果要回家就回家,他回來再把不會的問題整理好一次問你。」

「好。謝謝江醫生。」邱子軒江過鑰匙感謝道。

「好,話傳完了,八卦時間到了。宇豪和你在交往嗎?」

「恩。」邱子軒也沒打算隱瞞,大大方方地承認。

「嗚呼!小叔公三千塊拿來吧!我賭對了。」

邱子軒不禁笑了一下,竟然把自己和宇豪有沒有談戀愛拿來賭?

「不好意思,你不用理堂堂。」對著邱子軒說完還敲了下江勁堂的頭。

「齁!很痛耶!小叔公你很壞耶!每次都欺負我。」

「欺負?你不要在人家面前丟臉好不好?以後邱子軒受傷都不敢找你。」

「哪會,我醫術高明好不好?子軒你說對不對?」

「恩,江醫生醫術很好,然後....」

「哼!你看吧!」江勁堂微微抬起頭驕傲的對江兆鵬說道。

「恩,我們家堂堂最厲害了。」江兆鵬寵你的對江勁堂說,還摸了摸江勁堂的手。

看到這的邱子軒隱隱約約覺得他們的相處模式似乎不單單只是親人的互動,他們的眼神裡就像自己和夏宇豪一樣。

「子軒你...我...」雖說喜歡小叔公的碰觸,但讓邱子軒看到還是有些彆扭,幸好天色昏暗,否則自己臉紅的樣子,一定會被發現。

「江醫生我先上去等宇豪了。」邱子軒也發現江勁堂的尷尬感,好心的將空間留給他們。

「堂堂上車了。」

「要去哪?」

「去Andy店裡坐坐。」

「那我可以喝酒嗎?」

看著江勁堂露出一雙閃亮亮的大眼:「藍色夏威夷兩杯。」

「五杯。」江勁堂立馬討價成五杯,想貪杯的他,還是鬥不過薑是老的辣的江兆鵬。

「我等等叫Andy給你水。」江兆鵬睨了江勁堂一眼。

「好好好,兩杯就兩杯。」

「等等我們去那邊多幫一點Andy,讓下雨豪早點回去。」

「好啊!早點讓他回去約會好了,臨時把宇豪叫回去也對他蠻不好意思的。」

「那走吧!」

「啊!小叔公我們等等先繞去饒河夜市買東山鴨頭,順便讓夏宇豪帶一些回去和邱子軒吃消夜,讀書最耗體力了,恩如果再加上另一個耗體力的話要買更多一點。」

「甚麼耗體力?」

「沒有沒有,小叔公先去買東山鴨頭啦!我好久沒吃了。」

「好好好,現在去買。你傳訊息給Andy說我們一個小時之內會到。」

江勁堂熟練的拿出江兆鵬放在包包的手機然後用自己的臉解鎖傳訊息給Andy,對於這樣的舉動,姜兆鵬和江勁堂並沒有感到任何不妥,應該說對於這樣的行為,在兩人眼中可以說是稀鬆平常,但只要認真去想,能對這樣的行為感到非常的正常除了熱戀中的情侶還有別的嗎?手機上了鎖,還給了另一個人解鎖的方式,若要用親人這層關係卻又令人無法完全理解,有多少人手機上鎖是為了不給親人看,再者,以他們的親戚關係,根本就不應該會出現這種舉動,然後他們卻從來都沒有發覺,其實自己都越了界,只是都沒有察覺,以為還在界線內,江勁堂知道自己喜歡,但他從來都沒有發現他不只喜歡的心情越界,他連舉動都越界;江兆鵬以為自己對江勁堂只是親情,但卻從未發現,自己做的事早就超出親情。

也許,江兆鵬早就愛上江勁堂而不自知,還用親情去包裝。

-------------------------日常求愛心與評論,喜歡我的請關注我~

說說一些事

因為他是宇宙文所以不可能單一cp,當然我越界篇的話會以文武為重,圈套篇也會以鵬堂為重,但不可能通通整篇滿滿的同一cp,也會有所謂的過渡章,希望大家能理解。

時間點的話我基本上會用句子帶過,現在的時間點就是小小要生日,然後準備排球聯賽,集訓也過了。決賽過後,慢慢的時間軸會往圈套走去,會走向四年後的劇情,喜歡圈套的要再等一等。

Gallifret

中秋节怎么能不吃月饼呢?

(前几天突然想到的小剧场,从备忘录里拿出来改了改,写得比较简单。


是非

A:老师,给你三份!

是:嗯……我多拿一份!


B:老师不是三口之家吗?

A:该不会是师母怀孕了吧!


是:给你。学校给家属发的。

非:两个?那优优嘞?

是:她一个就够了,她现在要多吃些蔬菜水果。

非:可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是:不行。不多吃点,晚上怎么送我礼物?


着魔

邵:江劲腾,过来跟我一起做月饼!

江:我在忙这个案子,你等等。

邵:那你晚饭也别吃了。我难道不忙吗?我们老板最近不知道被卷到什么难办的案子里了,整天就知道发火。你还要惹我生气!...


(前几天突然想到的小剧场,从备忘录里拿出来改了改,写得比较简单。


是非

A:老师,给你三份!

是:嗯……我多拿一份!

 

B:老师不是三口之家吗?

A:该不会是师母怀孕了吧!

 

是:给你。学校给家属发的。

非:两个?那优优嘞?

是:她一个就够了,她现在要多吃些蔬菜水果。

非:可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是:不行。不多吃点,晚上怎么送我礼物?



着魔

邵:江劲腾,过来跟我一起做月饼!

江:我在忙这个案子,你等等。

邵:那你晚饭也别吃了。我难道不忙吗?我们老板最近不知道被卷到什么难办的案子里了,整天就知道发火。你还要惹我生气!

 

邵逸辰气冲冲地走过去,想把手上的油渍一股脑全蹭到江劲腾的家居服上。结果手还没伸到江劲腾跟前,就被他笼到腿上坐着了。

 

邵:等下……这什么?

 

江劲腾光顾着想安抚邵逸辰的情绪,一时间忘记把那摞文件挪开了。偏偏邵逸辰不是个听话的主,扭来扭去地还不说,竟然一眼就看到了他想隐瞒的东西。

 

邵:关于XXX的……这不是我们事务所吗?这案子你接的???

江:嗯……

邵:江劲腾,这个中秋你不要过了!



(各位中秋节快乐ヾ(๑╹◡╹)ノ"

(本来有振文振武的,但有点长,改出来再另外发啦!


余疴

终于把history系列全看完了,🈶🈚姐妹想点梗?

圈套/着魔/越界/是非 任意主副cp都可……

【好啦到这儿截掉,等我慢慢写orz
【车的部分估计不用这个号发,写完再说…
【顺便,没有人喜欢着魔吗!评论区为什么没有劲辰555

占tag致歉

终于把history系列全看完了,🈶🈚姐妹想点梗?

圈套/着魔/越界/是非 任意主副cp都可……

【好啦到这儿截掉,等我慢慢写orz
【车的部分估计不用这个号发,写完再说…
【顺便,没有人喜欢着魔吗!评论区为什么没有劲辰555

占tag致歉

糖迟迟

是非(是奕杰X非盛哲)

*教师节

是奕杰喜欢拆礼物,非盛哲在第二年的生日的时候,就已经领教到了。

所以久而久之,他有时候也学会了偷懒,不准备礼物。因为反正不管有没有礼物,他都是要被拆的。

不过好歹是奕杰还算是他的老师,所以教师节的时候,他还是买了礼物。

优优送的是自己折的纸花,虽然形状有些一言难尽,倒也不妨碍一番心意。她前一晚折了一晚上,在非盛哲的帮助下,总算给每一位老师都凑了一朵。考虑到是奕杰的职业,最后在非盛哲的鼓励下,还是勉为其难的给自家老爸折了一朵。

是奕杰倒是很开心,抱着优优又亲又蹭,胡子扎得优优一边笑一边躲:“爸爸,不要弄我啦!小非,快点救我!”

非盛哲一边穿围裙,一边麻利的收拾着买的菜:“今...

*教师节

是奕杰喜欢拆礼物,非盛哲在第二年的生日的时候,就已经领教到了。

所以久而久之,他有时候也学会了偷懒,不准备礼物。因为反正不管有没有礼物,他都是要被拆的。

不过好歹是奕杰还算是他的老师,所以教师节的时候,他还是买了礼物。

优优送的是自己折的纸花,虽然形状有些一言难尽,倒也不妨碍一番心意。她前一晚折了一晚上,在非盛哲的帮助下,总算给每一位老师都凑了一朵。考虑到是奕杰的职业,最后在非盛哲的鼓励下,还是勉为其难的给自家老爸折了一朵。

是奕杰倒是很开心,抱着优优又亲又蹭,胡子扎得优优一边笑一边躲:“爸爸,不要弄我啦!小非,快点救我!”

非盛哲一边穿围裙,一边麻利的收拾着买的菜:“今晚要吃什么?”

“糖醋排骨!”
“你!”

正在玩闹的两个人同时答话,但是奕杰显的回答显然不在正确答案的范畴。优优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一向厚脸皮的人忽然生出一丝尴尬来。

非盛哲虽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比起看是奕杰出糗,这点不好意思也不算什么意思了,“叫你乱说话!”

是奕杰轻咳一声,掩饰着刚才那片刻的尴尬:“优优,我教你做作业。”

“哦。”优优撇了撇嘴,答应得兴致不是很高的样子。

非盛哲一边熬着汤,一边准备着要入菜的配菜。偶尔传来的切菜声应和着父女俩的打闹,香气从厨房弥漫出来,勾引着饥肠辘辘的人。

等优优作业做完,饭菜差不多都已经上桌。是奕杰趁优优回房间收拾的空隙,顺手的抱着在厨房忙了一下午的人的腰,将头搁在他肩上,“非盛哲,多亏有我这么会吃,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是奕杰,你真的很厚脸皮诶。”

非盛哲勾了一勺鲜汤,吹了吹,递给身后的人,“尝一尝味道。”

是奕杰抱着人不松手,头往前凑了凑,享受着喂食服务,“嗯,刚好。”

非盛哲无奈的用手肘推了推他,“快点去洗碗吃饭啦!不是说饿了!”

是奕杰坏心眼的凑近他耳边,吹了口热气:“我饿了,你就给吃吗?”

非盛哲被他弄得一个激灵,差点洒了手里的汤。好在优优很快出来,解救了被是奕杰调戏得脸红的人。

是奕杰心情好,胃口也很好,比平时多吃了一碗。

优优吐槽他吃太多会长胖,是奕杰反而十分不要脸的问非盛哲:“我胖吗?”

非盛哲夹了一筷子菜喂进他嘴里,“吃你的饭啦!”

晚间,自然是是奕杰洗的碗,优优看了会动画片就乖巧的去洗澡休息了。非盛哲一边收拾客厅,一边抱怨是奕杰:“你用了东西倒是好好放回去啦!每次都不改,你这个毛病真的很坏耶!”

虽说是抱怨,到底每次都会给人收拾得好好的,说到底还不是他自己惯出来的。

是奕杰收拾好厨房,摘了眼镜,笑眯眯的抓着人窝在沙发:“你这么能干,我当然不能埋没了人才。”

对于是奕杰的无赖,非盛哲向来是拿他没办法的:“明明自己懒,不要狡辩了。”

“是,老婆。”

“滚啦!”

是奕杰自然是不会这么听话的,“优优都有记得送教师节礼物,作为我的学生,你不表示一下吗?”

非盛哲哭笑不得:“你还知道你是我老师喔。”

是奕杰蹭了蹭他的脸:“我不管,你要是没有准备礼物,我就当死你。”

“是奕杰,你公私不分!”

“怎样?”

到底是不能怎样。

非盛哲从包里摸出礼物的时候,是奕杰的神情微微有些古怪:“你还真准备了啊。”

礼物很小巧,他拆开盒子,里面是一支精制的钢笔,看得出,价格并不便宜。

“我付你的工资你都拿来买这个?”

“不要算了。”

非盛哲作势要抢,是奕杰忙把钢笔收进自己包里:“送都送了,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他把钢笔收好,又将人圈进怀里:“非盛哲,你不觉得这点表示,还不够吗?”

非盛哲的耳尖微微发红,他移开视线装傻:“什么?”

是奕杰亲了亲他的耳垂,声音低沉,又带着几分诱惑:“你不应该送一点,别的学生不能送的礼物吗?”

他的胡子扎得非盛哲又痒又麻,像有奇异的电流窜进心脏,让人心动不已,“你算盘打得可真精!”

“欢迎再来到,大人的世界。”

是奕杰很会亲,他的吻技总能很快带着非盛哲点燃心里的火。唇舌纠缠不清,非盛哲只能仰着头,承接着这个吻带来的欢愉。

在是奕杰的手摸进他衬衣的时候,非盛哲用仅剩的理智,按住了他四处作乱的手:“优优在睡觉。”

是奕杰轻喘着,一把将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非盛哲很轻,是奕杰抱着他不算太费力。

放他到床上的时候,是奕杰用胡子蹭着身下人的脖子:“非盛哲,叫我老师。”

非盛哲的脖子本就十分敏感,被他胡子一蹭,白皙的脖颈立刻变得通红。他努力对抗了一会儿,最后败下阵来,软糯不清的叫了他一声,“好啦,是奕杰……老师。”

是奕杰眼神微沉,卷着他的舌尖,亲吻的力道大了几分。非盛哲攀着他的肩膀,如海上浮木,随他沉浮。

偶有一刻,非盛哲没忍住哼出一声呻吟来,是奕杰用手指轻轻按了按他被亲得泛红的唇:“嘘,小声一点。”

说是这么说,动作倒是一点也不收敛,惹得非盛哲轻轻锤了他一拳。

等一切收拾好,时间也晚了,非盛哲打电话回家说要留宿,娟姐十分严肃的教育了他十来分钟。最后还是是奕杰接了电话,说会好好照顾人,这才挂得了电话。

是奕杰搂着洗过澡,穿着他睡衣的少年,亲了亲他的头发,“你说,我胖了没?”

 “管你啦,我要睡了!”

“睡吧,我明早做早餐。”

然而第二天,是奕杰倒是准时起床做了早餐,不过非盛哲被折腾得有些狠,所以睡得很沉,没能起得来。虽然很大的原因,是他叫的那一声“老师”。

是奕杰也没难为他,定了十点的闹钟,送优优去了学校。

非盛哲醒的时候是奕杰的信息刚好发送到,‘桌上有粥,热了吃一点再来上课。’

接着是叶子的,‘非盛哲!你竟然旷课!你竟然旷了是奕杰的课!’

非盛哲起床吃着粥,慢悠悠的回着信息。既然送了礼,偶尔捞一点特权也不过分吧。

自此,是奕杰家就养成了要过教师节的不成文规定。

只不过,这个规矩在非盛哲毕业工作的第一年,就给忘了。毕竟他已经不是学生,对于这些特定节日真的不太敏感。

晚间,是奕杰已经做好了饭菜,饭桌上插着一支向日葵,是优优送的。

是奕杰戳着向日葵,语气古怪:“唉,有些同学啊,一出校门就忘了师恩。”

非盛哲瞟了一眼日历,终于反应了过来,“今天教师节?”

优优一边吃着饭一边点头:“对啊,我还送了康乃馨给老师。”

非盛哲看了是奕杰一眼,“下次补礼物给你,不要这么小气啦!”优优也帮着他说话:“爸爸,小非不是你的学生了,不用送你礼物了啦!”

是奕杰笑着点了点她鼻尖:“你懂什么!”

吃过饭,什么都不懂的优优难得连动画片也没看,直接就回房间休息了。

非盛哲跟着是奕杰进了屋,“是奕杰,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是奕杰抱臂:“非盛哲同学,你不要忘了,你是从我手里教出来的耶。”

非盛哲乐了:“我早就不是你学生了,是奕杰……老师~”老师的音调被他拖得很长,像极了故意的挑衅。

是奕杰揽着他将人抱个满怀,“我又不止教了你一门学科。”

非盛哲笑笑,主动搂了他的脖子。吻,由浅到深,融进彼此的气息。

是奕杰教的,非盛哲样样都学得很用心。

“教师节快乐。”

我竟然错过了是非的教师节,该打

我流文笔,补上一块甜饼


棉花坨之介

教师节快乐👏

p3是作画过程动图

point是老师脸上的两颗痣💗

教师节快乐👏

p3是作画过程动图

point是老师脸上的两颗痣💗

瑜兒會幸福

江清月近人21

時間很快,聯賽的到來,讓王振文也無心思考王振武對於自己究竟是愛情還是親情,不再是國中的陪伴,身為球隊經理的自己,得為每個人安排菜單,當他們最強的後盾。

「振文,等等你去校門口搬水。」小小吩咐道。

就像現在,他不再是王振武專屬的球隊經理,他現在是志宏排球隊的球隊經理。

「振文我陪你去。」

「不用啦!你還要練習,省點體力。」

「可是...」

「王振武,我沒那麼弱。」

從程清和豐河找過自己和振武過後,我們就說好,只用名字來稱呼對方,雖然我不認為有用,畢竟,在王振武心中,我應該只是弟弟,即便他口中喊振文,我還是弟弟不是嗎?

「振文...」王振武喊著小聲,早已離去的王振文當然沒聽到,只有...

時間很快,聯賽的到來,讓王振文也無心思考王振武對於自己究竟是愛情還是親情,不再是國中的陪伴,身為球隊經理的自己,得為每個人安排菜單,當他們最強的後盾。

「振文,等等你去校門口搬水。」小小吩咐道。

就像現在,他不再是王振武專屬的球隊經理,他現在是志宏排球隊的球隊經理。

「振文我陪你去。」

「不用啦!你還要練習,省點體力。」

「可是...」

「王振武,我沒那麼弱。」

從程清和豐河找過自己和振武過後,我們就說好,只用名字來稱呼對方,雖然我不認為有用,畢竟,在王振武心中,我應該只是弟弟,即便他口中喊振文,我還是弟弟不是嗎?

「振文...」王振武喊著小聲,早已離去的王振文當然沒聽到,只有在身旁練習的夏宇豪注意到,王振武的呼喊。

「如果想去幫振文就去幫啊!我再和子軒講就好!」

「可是振文不讓。」

「王振武你最好有那麼聽王振文的話,他要你讓他去Andy哥那打工你反對得要死,現在就那麼聽話?那你要不要讓他去打工?」

「不准讓他去酒吧打工。」王振武丟下這句話跟上王振文離去的腳步。

「怎麼那麼幫振武?之前不是說要幫振文放棄嗎?」

「王振武不去,王振文等下一定是要我過去幫忙,我才不要。」

「夏宇豪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沒有同學愛啊!」

「哪有!軒你有吩咐,我一定會達成的。」

「你喔!不去幫振文拿嗎?箱子有點多,我等等忙完這也會過去搬。」

「軒你不要去啦!讓他們好好聊聊吧!」

「聊聊? 他們又怎麼了?」

「不知道,但你不覺得自從那個大明星來過之後,他們就怪怪的嗎?」

「恩,對啊!但那是他們要處理的事,你現在快去好好練習,不然我就幫你『加菜』。」

「不要拉~軒~我現在就去練習攔網。」

「夏宇豪...晚上我去你家幫你補習。」夏宇豪一聽立馬露出有點呆呆但又吸引著邱子軒的笑容,讓邱子軒的臉浮現了暗紅色。

「軒~你忘了我們今晚有約嗎?」賀承恩本來還在前方練習,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邱子軒和夏宇豪附近,還故意用著會讓夏宇豪生氣的語調說話。

「賀承恩不要這樣叫子軒拉!」

「夏菜鳥第一我是你隊長,第二軒是我的,我想怎麼叫就怎麼叫。」

「軒是我的。軒~」夏宇豪不甘示弱道。

「賀承恩你道現在都還沒說你要幹嘛?」

「承恩,什麼時候軒軒是你的了?還有,誰說你可以欺負學弟?」三人的談話聲也引起了隊友的注意,小小也走到賀承恩身旁加入話題。

「賀承恩你到底要說什麼?還說一定要今天晚上。」

賀承恩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對邱子軒眨眼,眼神還往小小身邊飄。

夏宇豪不解問:「你眼睛痛喔?」

邱子軒想了一下,大概猜到原因,只好嘆氣說:「宇豪,我今天晚一點過去,賀承恩,晚上我就給你兩個小時,晚餐時間。」

「就知道軒~對我最好了。」

「賀承恩你閉嘴。不然我就不去。」

「好好,我閉嘴。」

看著獨自生悶氣的夏宇豪,邱子軒說:「宇豪你就先回家,我晚點去找你。」

夏宇豪想了想說:「不用啦!這樣你回家會很晚,這樣不好。你回家在用視訊教我功課就好。」

「沒關係,我說會過去就過去,真的很晚就住在你那吧!」

「軒軒竟然會外宿。」小小感覺自己的腦中的幻想正逐漸往不可描述的畫面走去。

「學姊我今天要早退。」王振文搬進最後一箱水說道。

所有人包括王振武都疑惑的看著他。

「我有私人事情要辦。」

小小也沒多為難他,只是點點頭說:「好啊!剩下的交給我就好了,振武,繼續訓練。」

「學姊我...」

「振文說的是他要早退,不是你們要早退,接著訓練。」

小小承認他偏心,他對王振文確實比較好,知道王振文不想讓王振武跟,所以,問都沒問就讓他早退,沒有多為難他。

「振文你來了啊!隨便坐。」

「江醫生,唐毅哥你好。」

「唐毅你讓振文喊我勁堂哥就好,他喊你唐毅哥喊我江醫生,我真不習慣。」

「那勁堂哥你今天叫我過來是?」

「我想問問你勁揚的事。」

「勁揚嗎?你是不是想問他和俊喆的事?」

「振文,你幫我多注意勁揚行嗎?那孩子以前受過太多傷了,我希望你幫我多照顧一點,讓他高中生活快樂些,麻煩了。」

「勁揚是球隊的一份子,球隊就是一個大家庭,大家都會照顧勁揚的。」

「振文我聽說你想去Andy那打工?」

「想去學點經驗,但我哥不准。」

「我也不建議你去那邊,雖然那裏Andy能保護你,但那裏的人確實比較複雜,你要想學習經驗,去一些比較單純的場所。」

「對阿!我可以讓你去小叔公那打工,他很缺人。」

「江教授嗎?」

「對阿!先去那邊混熟一點,以後學分會很好拿喔!」

「勁堂,你這樣說的我好像很不公正一樣。」剛從廚房拿出剛烤好的餅乾,便聽到自家堂堂「詆毀」自己的說話,不禁忍俊一笑。

「哎喲!反正你們那個就是心照不宣的東西啊!」

「你喔!振文你如果需要累積經驗我能幫你找一些適合你的工作。」

「謝謝教授,再看看吧!我哥他不希望我去打工。」

「你和振武最近還好吧!」

「很好啊!他知道我喜歡他了,他要我以後喊他振武,不要喊他哥。」

「那你幹嘛還叫他哥?」

「稱呼有差嗎?他一直以來都叫我振文,但還不是只幫我當弟弟當家人。」

唐毅輕笑,對江勁堂使了眼色,沒讓他說話,唐毅想,有一天王振文會了解王振武現在的做法與想法,也許,他已經摸索好自己的心了,真好,不像某兩位姓江的,行家人之名淨做一些情人之事。

到底要這樣到什麼時候?這時的唐毅還不知道,他們竟會比自己還要慢擁抱愛情。

--------------------------日常求愛心與評論,喜歡我的請關注我拉~

明天就開學了,之後就會比較忙囉!有時間會更文,更文時間不一定,希望大家還是繼續支持我喔~

圈套的感情線會比較後面,因為這是四年中的故事,四年後還要過幾章才會出現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