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时透无一郎

22.4万浏览    1746参与
王十九

*剧透慎!!!

看到有人说时透太没人情味了,八成没好好看漫画,就看到开始时透欺负小铁没看后面时透怎么护着小铁的…
还有说通知炼狱大哥牺牲时就无一郎无动于衷什么的,看看p5孩子哭啥样了😭
因为失忆了老是记不住东西,前阵子才见过的祢豆子到刀匠村又忘了之类的,看漫画时心情如图一的铁井户先生一样样的(抹泪)
幸好刀匠村战后恢复记忆了,不然我要死不瞑目,没了一户口本,也不是愿意跟人分享心事的时透(可能人都没记住),懂他的可能就铁井户先生和主公了(两人还都没了)😭有记忆的时透多可爱啊,小时候像p3这些的笑容那还不是随随便便就有嘛,恢复记忆后还会双标!
决战打上一时被腰斩,上半身下半身分的可以放个人,眼周发黑...

*剧透慎!!!

看到有人说时透太没人情味了,八成没好好看漫画,就看到开始时透欺负小铁没看后面时透怎么护着小铁的…
还有说通知炼狱大哥牺牲时就无一郎无动于衷什么的,看看p5孩子哭啥样了😭
因为失忆了老是记不住东西,前阵子才见过的祢豆子到刀匠村又忘了之类的,看漫画时心情如图一的铁井户先生一样样的(抹泪)
幸好刀匠村战后恢复记忆了,不然我要死不瞑目,没了一户口本,也不是愿意跟人分享心事的时透(可能人都没记住),懂他的可能就铁井户先生和主公了(两人还都没了)😭有记忆的时透多可爱啊,小时候像p3这些的笑容那还不是随随便便就有嘛,恢复记忆后还会双标!
决战打上一时被腰斩,上半身下半身分的可以放个人,眼周发黑,但那眼神,那臂力,不见半点松懈,妈的这什么神仙意志力!一心只想在死前为队友做点什么,完全没顾自己😭

时透宝贝妈妈爱你❤

药物制剂

【鬼灭乙女】他们爱的抱抱和举高高

内含 >猗窝座 / 义勇 / 宇髓 / 时透

——ooc归我,男人归你们——

我要对三哥下手了,义勇妹妹永远在我的迫害名单里——

还有我真的不想分段,太累了T ^ T




猗窝座🎆

    你像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妻子一样,为出远门的先生整理着衣领和发梢,但是你心里又很清楚,自己的先生是鬼,并非普通人类,他不是出远门,而是去执行那位大人交给他的任务。

    当初猗窝座抱着浑身是血的你跪着求了那位大人好久,你才能被默许留在他身边。

    先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

内含 >猗窝座 / 义勇 / 宇髓 / 时透

——ooc归我,男人归你们——

我要对三哥下手了,义勇妹妹永远在我的迫害名单里——

还有我真的不想分段,太累了T ^ T




猗窝座🎆

    你像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妻子一样,为出远门的先生整理着衣领和发梢,但是你心里又很清楚,自己的先生是鬼,并非普通人类,他不是出远门,而是去执行那位大人交给他的任务。

    当初猗窝座抱着浑身是血的你跪着求了那位大人好久,你才能被默许留在他身边。

    先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小姐是在走神吗?”

    “我都要出门了,○○小姐都不好好看看我嘛。”猗窝座看着自己面前娇小的女人呆愣愣的低着头,不由有些好笑。

    “非常抱歉,猗窝座先生!我去给你拿外套。”

    你被他的话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过身就要去内室拿他的外套。

    却不想突然被身后的男人紧紧抱住,他的发梢因为低头而散落一些在你的耳边,脖颈边是猗窝座轻轻的呼吸,带起一股酥麻感。

    “○○小姐是想逃吗,可是躲不掉的阿。”

    “还有我更喜欢你叫我狛治。”

    ———

    看着已经没有人的房间,你脸色爆红。

    背后炽热的身体紧紧抱住你,耳边也是心爱之人的轻浅呼吸,还一脸正经的说着让人脸红的话。

    狛治先生真是太狡猾了!

    不过温柔又狡猾的先生也好喜欢……




富冈义勇🌊

    看着面无表情的义勇突然站到你面前,你心里不由的一颤。

    “有什么事吗?义勇……”

    “啊!”

    你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高你一大截的义勇给大力举了起来,他两只有力的大手支撑在你的腋下,然后高高的举起,这样你比他还要高一些。

    “宇髓和他的老婆也这样玩了,我觉得你会喜欢。”义勇见你有些惊魂未定便开口解释道。

    听到他的话,你微微一哽,然后怒气战胜了理智,你伸手将义勇脸颊两边的发揪住,然后扯了扯大声吼道:

    “放我下来阿,混蛋义勇!”

    义勇听到你的话,垂了垂他深蓝的眸子,好想不太理解你为什么生气,轻声喃喃道:

    “难道是想转圈圈吗……”

    说完,他便行动起来,改为抱着你上半身大力的旋转起来。

    不远处路过的炼狱看见后有些不解的询问身旁的蝴蝶忍。

    “那里什么时候放了个陀螺阿。”

    “欸,不知道呢,可能是宇髓先生的吧。”

    “哦哦,那我们走吧。”

    ————

    你好不容易从义勇的身上下来后,一脸菜色的扶着树干呕,而义勇仍是有些发懵的看着你。

    “○○你是鼻涕被甩进喉管了吗?抱歉。”

    “给我滚阿,混蛋!”

    你感觉自己脑子里全是在燃烧的火焰。




宇髓天元💎

    你做了个梦,梦里富冈先生像个陀螺一样把你一直抱着转,那个梦太过恐怖,所以你直接被惊醒了。

    “○○?做噩梦了嘛。”

    宇髓天元看见原本睡午觉的你突然从软垫上坐起来,询问道。

    你将自己凌乱的发理了理然后看向宇髓说道:

    “是做了个噩梦,不好意思惊扰到你了。”

    “嘛,被噩梦吓到,真是太不华丽了。”

    “不过我可以安慰被吓到不华丽的○○哦。”宇髓笑眯眯的看着你说道。

    然后便将你大力的拉到他的怀里,他本就是坐着的,现在他将你拉到他的腿上坐着,真是糟糕的姿势阿。

    而他的手紧紧的搂着你的细腰,让你无法逃脱开,还将下巴搁在你的脑袋上,看起来就像一只撒娇的大狗狗一样。

    感受到身后男人滚烫的胸膛紧紧贴在你的后背上,你有些紧张,这种背后男人占有欲太过强烈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宇髓先生,你……先放开我。”

    你忍不住挣扎起来,想要逃离他的怀抱,但是他的手臂太有力了,你完全没招。

    “欸,○○不要乱动啊,不然我等下走火了怎么办。”

    “毕竟我只是想安慰一下不太华丽的小姑娘。”

    哈?对一个孩子说出这种话也算是安慰吗?

    最后你生无可恋的乖乖呆在了宇髓的怀抱里,远处看起来就像一只大狼紧紧的禁锢着小兔子一样。




时透无一郎☁️

    你找遍了庭院都没看见乖孩子时透,不由有些纳闷,他平时可是最听话的,难不成忘记来自己这里换药了吗?

    “○○姐姐,你是在找我吗?”

    身后传来时透少年微微嘶哑的声音,还带点小鼻音,听起来好像很可爱阿。

    你走到时透身旁,拉起他的小手,然后蹲在他面前,保持和他平视的状态。

    “呐,时透君刚刚去哪里了?以前都不会跑到别的地方去呢,今天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嘛。”

    时透听到你的话,眨了眨像被雾缭绕的眼睛,然后认真的看着你小声说道:

    “是很重要的事情。”

    “欸,可以说说吗?”

    你也没想到时透竟然真的想起了他以前重要的事,不由有些好奇。

    “我记得以前你在这里抱过我。”时透指了指他身后的位置严肃的说道。

    你愣了下,那个拥抱你也记得,但是没放在心上,那个时候的时透很让人心疼,所以你以一个大姐姐的姿态安慰拥抱了他。

    现在这个孩子说记起了重要的事,竟然是那个拥抱,你心里有些发涩,轻轻的说道:

    “阿,时透君,现在也可以哦。”

    “现在也可以拥抱。”

    见时透有些没反应过来,你又重复了一遍,但是刚准备起身去抱住他小小的身体,却被时透给搂着脖子紧紧抱住了。

    他柔软的发蹭着你的脸,不大的手却很有力的抱住了你。

    “谢谢你,○○。”

(时透真是小天使,我要把他当压轴!)
























parond

【授权搬运】

作者推特:Miro (@miro0418): https://twitter.com/miro0418?s=09

⚠❗禁止二次上传和商用❗⚠

【授权搬运】

作者推特:Miro (@miro0418): https://twitter.com/miro0418?s=09

⚠❗禁止二次上传和商用❗⚠

parond
【授权搬运】 作者p站:✖IC...

【授权搬运】

作者p站:✖ICHINOSE✖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7034756

作者推特:✖️ICHINOSE✖️ (@_xRxOxAxOx_): https://twitter.com/_xRxOxAxOx_?s=09

⚠❗禁止二次上传和商用❗⚠

【授权搬运】

作者p站:✖ICHINOSE✖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7034756

作者推特:✖️ICHINOSE✖️ (@_xRxOxAxOx_): https://twitter.com/_xRxOxAxOx_?s=09

⚠❗禁止二次上传和商用❗⚠

废物点心
无一郎的无是无限的无

无一郎的无
是无限的无

无一郎的无
是无限的无

Midnight in Paris
为了让自己打起精神,放了一张意...

为了让自己打起精神,放了一张意外看到的时透。

(图源:Pinterest)

为了让自己打起精神,放了一张意外看到的时透。

(图源:Pinterest)

白云-鹤荆粮仓

[时炭]放生行为艺术者要几天

瞎搞的pa,随便看看。

我就是喜欢人外嘛!

写着挺开心的,有一点点搞笑。
(如果有兴趣我可以重新写个中篇)
食用愉快。

去不知名海边小镇体验生活的灶门炭治郎,在出海潜水的返航路上看到了一位行为艺术者。

“那个,您需要帮助吗!是涨潮了被困在上面了吗!”青年扯着嗓子在愈加狂暴的风浪里传递自己的善意,他特地找出国留学回来的真菰师姐学了很久的口语。

对方没有回答,在溅起的浪花中只能窥见一个坐在礁石上的背影。

“ti kanis?”他换了一种问法,这是希腊语。

那个人影似乎是动了,转头露出半张脸来,奇异的是在这种环境下炭治郎能够看到一双发亮的湖蓝色眼睛,就像本身能发光一样。

这下炭治郎确...

瞎搞的pa,随便看看。

我就是喜欢人外嘛!

写着挺开心的,有一点点搞笑。
(如果有兴趣我可以重新写个中篇)
食用愉快。

去不知名海边小镇体验生活的灶门炭治郎,在出海潜水的返航路上看到了一位行为艺术者。

“那个,您需要帮助吗!是涨潮了被困在上面了吗!”青年扯着嗓子在愈加狂暴的风浪里传递自己的善意,他特地找出国留学回来的真菰师姐学了很久的口语。

对方没有回答,在溅起的浪花中只能窥见一个坐在礁石上的背影。

“ti kanis?”他换了一种问法,这是希腊语。

那个人影似乎是动了,转头露出半张脸来,奇异的是在这种环境下炭治郎能够看到一双发亮的湖蓝色眼睛,就像本身能发光一样。

这下炭治郎确定那是个人了,把人留在这种风浪里视而不见是不可能的!他马上开船靠近,小船艰难的挤入礁石之间,就几米的距离,碰擦了好多次,更可怕的是他好像还触礁了。不过救人不能等,到时候再和船主人商量赔钱吧。

停了船三两下爬到礁石上,他对那个人伸手,但是对方没有回应,这时他注意到那个湖蓝色眼睛的人,有一条鱼尾。

长发,赤裸上身,鱼尾,不惧风浪,说到这些,想到的一定是......

行为艺术者吧!

“你的同伴呢!太不负责了怎么把你放在这里!”炭治郎愤愤道,想着对方行动不便就直接打横抱起对方,换来了一个短促的音节。

“ti?”

他没听见,责任心爆棚的青年忽略对方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想过万一人家有人来接怎么办。

总之是带回租的小屋了。

炭治郎在希腊的一个海边渔村租了房子,上下二层,两个卫生间。他把捡回来的行为艺术者安置在一楼的浴缸里,放上热水,开了暖气。

这一切都是为了艺术家脆弱的心灵,而且外面确实很冷。

“请洗个热水澡,衣服我放在这里了,是我的衣服,尺寸上会有一点大。”他哆嗦着嘴唇说了一通,开着的水龙头正在往浴缸里放热水,白色的雾气涌上来,在他的脸上挂了一层湿气。

浴缸里的人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半躺在浴缸里。他的长发沾了水,黏在手臂上,水漫上来,那头发就和花一样打开,顺着水流摆动,黑中泛青,像海里巨大的藻类,鱼尾的做工也非常出众,简直像活物,摸上去很滑,从质感上来说,可能是玻璃?指甲盖大小的半透明鱼鳞紧贴着青色的皮,光用眼睛看可能觉得是漆皮,具有一定伸缩性,说起来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腿的轮廓,一定是在里面加了填充物吧!

“那我先出去了,水满了能自己关吗?”他用上问句,上挑的尾音终于让对方有了反应,那漂亮的鱼尾小小拍打了一下,就像甩尾巴的猫咪。

“可以吗?”炭治郎又问了一次,对方也只是看着他,在正常灯光下,他的眼睛好像不发光了,但还是好看得令人心碎。

为什么不回答呢,是听不懂吗?但是他也不会说其他希腊语啊......哦哦哦可以用手机上的翻译软件!

他眼睛一亮掏出手机,打开软件却发现没有希腊语,只能一字一句翻译。

炭治郎捧着手机鼓捣,突然在视线边缘看到一根做了美甲的手指,指甲留得很长,戳出来大约一公分,前面磨尖了,做成渐变的青色,和鱼尾和头发一样。他顺着手指往上看,少年身形的艺术家翻了身,挂在浴缸边缘,头枕在手臂上,懒洋洋的,张开嘴,吐出一个词。

“饿了。”

“饿了?”炭治郎复读,被海风吹僵的脑子艰难运转,“要吃饭吗?”

那人拿眼睛盯了他好一会儿,弹动一下手指,似乎是想做点什么,最后又把手指微微收拢,重新躺回浴缸。

“要吃鱼。”

行为艺术家在吃鱼的时候告诉他,可以称呼他为霞。

霞一手拿盘子一手捞鱼吃,尖利的长指甲像叉子,戳起一块鱼排,不过煮熟的鱼肉显然不适合这样处理,一戳就散,他只能用手指抓起来,凑到面前闻闻,然后抬头张嘴,露出秀气的牙,仰着头吃完了手上的鱼肉。

野生动物就是这样进食的,捡起来,嗅探,进嘴,还会一点点把爪子舔干净。他仰脖的样子让炭治郎想起家乡的鹤,细长的脖颈形成漂亮的弧度,随着喉结移动结束了这次进食。

“那,霞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家庭住址吗?等雨停了我就把你送回去。”炭治郎本来想邀请对方上桌吃饭,但是打开浴室门,他还是躺在浴缸里不动弹,只好端了鱼给人送去。

他还在慢条斯理舔手指,肉红的舌尖卷着青白的皮肤,挨个舔完才开口,“海里。”

是在维持自己的人设吗?好像艺术家在这些方面都会很执着。

“是住在海里的人鱼吗?”他就顺着说下去。

“不是人鱼,”霞的脸上没有表情,冷冷说道:“你看不出吗?”

天知道炭治郎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多开心,这就说明在下雨的这段时间,他是和精神状态正常的艺术家共同生活!

就在他想开口再次邀请对方从浴缸里出来的时候,一句话把他打蒙了。

“我是海妖。”

炭治郎花了一小段时间,去接受自己捡回来的行为艺术者在某些方面非常执着。

比如他染发做美甲穿着鱼尾就一定是海妖,人设做全了,故事也没有矛盾点,表演非常自然,而且他真的很适合那种存在于神话之中,用歌声魅惑船员的海妖。

就假装自己捡的是海妖吧。

他开始担心对方泡在水里会不会皮肤发皱,就明确告诉对方自己会在吃饭的时候进来,平时只用二楼的卫生间。午餐的时候他会留久一点,泡一杯茶拿一些甜点,和海妖先生聊天。

“人鱼很烦。”

“为什么呢,故事书里人鱼都是善良的歌者 。”

霞提到人鱼就不开心,就像猫不喜欢狗。他拍打半透明的青色尾鳍,在浴缸里有点舒展不开,到了大一些的地方,比如海里,那定会像花一样绽放。

“很多,很吵,很弱。”他溅起了一点水花,“我讨厌有人把我当成人鱼。”

是小孩那种,不喜欢被认错的那种心态吗?原来这个人设是这样的,感觉好真实,不愧是艺术家。

他们还聊到饮食,霞说一开始是吃人的,后来时代变了,吃鱼比较多。

“我本来是想把你吃掉的,你是外地人,不会希腊语,英语有日语那边的口音。”

“好厉害!这也听得出来吗!”

“有一点。”

“那你会说日语吗?”

“会一点。”

一点是谦虚,炭治郎发现这位异国艺术家对日本的文学也有了解,这让他对霞的好感直线增高。

长得非常好看,又博学,还有自己的坚持——这里说的是坚持海妖人设,真的是非常厉害的人。

炭治郎想去多了解一点,但是霞是海妖,他不能去了解海妖背后的那位艺术家,除非对方把鱼尾脱了,拿回人类的身份。

大概这样相处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雨停了,阳光穿过卫生间的小窗,落到那只好看的手上。

炭治郎觉得可能有看不见的,金色的蝴蝶落在上面,这时他忽然意识到一些事情。

他第一次见到霞是在风雨中,手伸向天空,有些像求救,但更像是用咖啡勺搅动咖啡,咖啡勺是手,咖啡是天。而之后,他先入为主否认了幻想生物的存在,把对方当做是行为艺术者,把一切和人类不符的行为解释为演技和设定,这本来就是不对的,任何可能性都不应该被抹杀。

落在霞手指间的阳光,像琴弦一样被拨动,而原理就是那缕光源上有一朵小小的云,随着手指的动作产生变化。

不是什么行为艺术者。

“霞,是海妖?”

对方撤走了云,转过头来,“不然呢?”

对啊,不然呢?

“其实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行为艺术者。”炭治郎小声说。

霞看着炭治郎沉默了几秒钟,“你们人类会干这种事情?”

“可能会。”还是很小声。

炭治郎简直没脸见人了,霞一开始就明明白白告诉他了,他是海妖,他叫霞,自己怎么就不相信呢!

如果以知道对方是海妖为基础,度过这三天......

他幻想了一番,觉得一天也留不下来。

因为是人类所以会留在家里,这是责任感和温柔,但是海妖不一样,海妖在风雨中也能很好地生活。

“对不起,我太傻了,剥夺了你的人身自由权,还把你软禁在这里。”炭治郎低头看脚,他的头垂很低,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谴责的味道。

“你说的没错。”海妖赞同地点头,“不过人类的食物很好吃,泡在热水里也很舒服,原谅你了。”

“所以你一开始真的想吃我?”

“嗯,应该很好吃,你是个不错的人。”

“谢谢?”

“不客气。”

“那我送你回原来的地方,就是那块石头上可以吗?”

“可以哦。”

    

离开的时候,海妖说自己以后路过日本会去看他,炭治郎想问是什么时候,怎么见面,但话语僵在口中,说不出来。

可能是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一直面无表情的霞突然笑了,脸上的五官都活起来,平铺直叙的美突然有了层次,组合到一起,成了炭治郎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

“不要心急,炭治郎,以后还能见面的。走吧。”

他脚下的船自己发动了引擎,快速驶离礁石,炭治郎分了神,扭头去看表盘,再回头的时候礁石上已经没了人影。

在水声里,慢慢浮出另一种东西,像是鲸歌,里面夹着听不懂的词。

灶门炭治郎用三天放生了行为艺术者。

是你的阿ki鸭
整理相册突然看到这张图😭真的...

整理相册突然看到这张图😭真的难过😭😭😭

整理相册突然看到这张图😭真的难过😭😭😭

风栖
11p里比较喜欢的一页

11p里比较喜欢的一页

11p里比较喜欢的一页

立志消灭社会渣滓
给佳文兄画的o(`ω&acut...

给佳文兄画的o(`ω´ )o

给佳文兄画的o(`ω´ )o

寒武纪化石
纵使我身俱灭,定将恶鬼斩杀

纵使我身俱灭,定将恶鬼斩杀

纵使我身俱灭,定将恶鬼斩杀

扶不上墙的格瓦斯

⚠️弱智歌手pa⚠️

歌手九柱

没啥变化

附赠膨胀宇髓

⚠️弱智歌手pa⚠️

歌手九柱

没啥变化

附赠膨胀宇髓

诸夏怀霜

“叫霞柱其实就暗示无一郎是活不长命的,别人穷尽一生也不一定能达到的呼吸法,九柱之一,通彻世界,红色刀刃,都在他以极小的年龄内领悟到了。真正的天才,仿佛如朝霞般升起,但是其命运却像晚霞般绚丽而短暂。”

“叫霞柱其实就暗示无一郎是活不长命的,别人穷尽一生也不一定能达到的呼吸法,九柱之一,通彻世界,红色刀刃,都在他以极小的年龄内领悟到了。真正的天才,仿佛如朝霞般升起,但是其命运却像晚霞般绚丽而短暂。”

浣花鲤w
【授权转载】【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授权转载】【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kosodoro_0728
id:kosodoro𓅪
地址:https://mobile.twitter.com/kosodoro_0728/media

【授权转载】【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kosodoro_0728
id:kosodoro𓅪
地址:https://mobile.twitter.com/kosodoro_0728/medi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