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晏无师

13721浏览    180参与
小火柴
阿晏~(广播剧追平啦~搓搓手等...

阿晏~
(广播剧追平啦~搓搓手等老晏精分哈哈哈)

阿晏~
(广播剧追平啦~搓搓手等老晏精分哈哈哈)

浊醪
摸一把非常我流的晏沈T Tdb...

摸一把非常我流的晏沈T T
dbq我画到最后思绪混乱,我也不晓得自己在画啥(
害,反正爽就行了!!(什

摸一把非常我流的晏沈T T
dbq我画到最后思绪混乱,我也不晓得自己在画啥(
害,反正爽就行了!!(什

九幽

【晏沈】晏宗主的发簪

晏无师百无聊赖的坐在玄都观内沈峤的院子里的石桌旁,翘着二郎腿,用手支着头,含情脉脉的看着门口。

沈峤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情景。

他暗道不好,却又不能转身走掉,只要硬着头皮合上门,慢慢的向石桌走去。

“阿峤”

一道欠扁的声音响起,沈峤果然脚下一顿,不过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泰然自若的表情。

 

“晏宗主要是没有什么事就不要来贫道这里闲逛,这玄都观也不是晏宗主您家的后花园。”

沈峤一座定便下了逐客令,而对方却装作不明所以,还歪着头眨了眨眼睛:“阿峤,咱俩都什么关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真的有正事要说的。”

沈峤以为晏无师要说什么大事,毕竟这玄都观和浣月宗是皇帝背后的两大...

晏无师百无聊赖的坐在玄都观内沈峤的院子里的石桌旁,翘着二郎腿,用手支着头,含情脉脉的看着门口。

沈峤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情景。

他暗道不好,却又不能转身走掉,只要硬着头皮合上门,慢慢的向石桌走去。

“阿峤”

一道欠扁的声音响起,沈峤果然脚下一顿,不过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泰然自若的表情。

 

“晏宗主要是没有什么事就不要来贫道这里闲逛,这玄都观也不是晏宗主您家的后花园。”

沈峤一座定便下了逐客令,而对方却装作不明所以,还歪着头眨了眨眼睛:“阿峤,咱俩都什么关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真的有正事要说的。”

沈峤以为晏无师要说什么大事,毕竟这玄都观和浣月宗是皇帝背后的两大势力,只要吃了皇粮就要为他分忧,于是点了点头:“晏宗主请讲。”

晏无师见他应允,笑着将怀中的物什拿出,展示给沈峤看。

那是支雪松木发簪,朴素又不失华美,细细的花纹布满了发簪尾部,而发簪前端镂空刻了一朵娇小妖娆的梅花。

沈峤顿时生出一种不详的感觉,还未开口,晏无师就问道:“如何?”

沈峤实话实说:“很好看,不知是晏宗主赠与哪家姑娘的?”

晏无师乐了:“阿峤这是吃醋了?听好了,本座要送给玄都观内还未出阁的沈姑娘,单名一个峤字,道长可记好了?”

说便说了,还用了内力,整个玄都观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而此刻正耗着十五和宇文诵的玉生烟:“……师父啊,您老可别作妖了……”

好在十五很是单纯,戳了戳旁边的宇文诵:“咱们门派里还有个和师父同名的姑娘?”

宇文诵:“……也许吧,毕竟世上同名的人那么多。”

这边边沿梅正好走过来:“这会儿外边有集会,你们去吗?”

玉生烟如释重负:“去!必须去!”说完拽着十五和宇文诵就往外走。临到了门口,宇文诵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师父,您自求多福吧……”

沈峤这会儿因为晏无师的话又羞又恼,再加上晏无师用了内力,就是刻意在众人面前折辱他,况且那还不是别人,那是自己门下的玄都观弟子啊!纵使脾气好如沈峤也忍不住暴起了,抓起身边的山河同悲就向晏无师招呼过去。晏无师到也不怕,一个翻身就与沈峤对起招来。

与其说是过招,到不如说是逗猫。

等晏无师逗得差不多了,便凝起一道真气向沈峤的脚踝打去。沈峤一个重心不稳,向晏无师倒去。后者稳稳的把他给抱起来。沈峤的脸不知是因为方才的恼怒还是以为打斗而面颊酡红,沁出薄汗,他只觉得下身一热,低声道:“阿峤……生的可真真是好看。”说罢抱着沈峤走向床榻。

轻罗香帐,红浪翻滚。

少顷,从帐内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死死的抓着翻出来的被角。很显然手的主人正在忍受套甜的快感,实际上也是这样。沈峤鬓间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濡湿,目光涣散,饱满的唇水光潋滟,正微微长着,发出暧昧的呜咽声。

“晏无师……”

听到身下的人儿这么唤自己,晏无师顿时觉得十分不公。别人家的媳妇在这个时候不是叫相公就是叫夫君的,怎么到自己这就连名带姓的呢?他当即一个挺身全部没入,低头道:“叫晏郎。”

沈峤气的发抖,半天才吐出两个字:“混账……”

第二天,浣月宗的人发现宗主头上的簪子有点怪异,边沿梅长叹一声:“自作孽不可活。”

墨宁远

千秋之后,谁能不朽,

闭目宛若神佛,睁眼则有三千红尘温柔,

阿峤是我看过的,最温柔的一个角色,人间宝藏。 



千秋之后,谁能不朽,

闭目宛若神佛,睁眼则有三千红尘温柔,

阿峤是我看过的,最温柔的一个角色,人间宝藏。 



_MINNNK
【梦溪石寒露24h/掉落】千秋...

【梦溪石寒露24h/掉落】千秋

长不息

梦来游

极万世

度千秋


有幸参加了这个活动,给晏沈套个情侣装,诗不重要

【梦溪石寒露24h/掉落】千秋

长不息

梦来游

极万世

度千秋


有幸参加了这个活动,给晏沈套个情侣装,诗不重要

玄沧真君

千秋小小小番外(二)

这一等便是等到了午夜十二点。


望着桌上尽管拿玻璃罩罩住却还已凉透的饭菜,沈峤心中的欣喜一点点落空,心想是等不到这人了,才缓缓起身,准备遮掉那一口也没动的饭菜。


反正晏无师也不是天天晚上都准时到家。


不来也好,否则自己这幅傻傻的样子叫他瞧见了还不知道要笑多久。


不过……这人究竟去哪了?生气之余还有点担心。


就这沈峤刚端着饭碟准备去厨房时,门铃被按响了——晏无师回来了。


沈峤一听见铃声马上放下手中准备倒掉的菜,跑过去开门。


可来的人不是晏无师,而是他座下的一名总监——玉生烟。


虽然有些失望,但来者皆是客,况且他还有可能知道晏无师现在这哪里,所以沈峤也...

这一等便是等到了午夜十二点。


望着桌上尽管拿玻璃罩罩住却还已凉透的饭菜,沈峤心中的欣喜一点点落空,心想是等不到这人了,才缓缓起身,准备遮掉那一口也没动的饭菜。


反正晏无师也不是天天晚上都准时到家。


不来也好,否则自己这幅傻傻的样子叫他瞧见了还不知道要笑多久。


不过……这人究竟去哪了?生气之余还有点担心。


就这沈峤刚端着饭碟准备去厨房时,门铃被按响了——晏无师回来了。


沈峤一听见铃声马上放下手中准备倒掉的菜,跑过去开门。


可来的人不是晏无师,而是他座下的一名总监——玉生烟。


虽然有些失望,但来者皆是客,况且他还有可能知道晏无师现在这哪里,所以沈峤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在外边冻着,连忙招呼了进来。


玉生烟黑色的西装外套上有一股晏无师常喝的酒的气味,沈峤更加断定了他今天应当见过了晏无师,而且二人很有可能还喝了一局……


真的是……明明告诉过他要少喝酒。


玉生烟也不好婉拒,但受沈峤之约进去多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以前还有眼不识泰山占过沈峤便宜过,所以两人处在一起当然会有些尴尬。


但沈峤不会在意。他现在只关心晏无师究竟去哪了。


仿佛是看出了沈峤所想,玉生烟先一步破开了安静,慌张又疑惑地说道:“哎?晏老板没在这里吗?”


……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沈峤心想。


见他也不知晏无师行踪,沈峤无意识地捏紧了手下柔软的羊毛沙发,回答道:“无师吗?他今天自从早上去了趟公司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你们没在公司见面吗?”


“……我今天没去公司,哈哈……”玉生烟尴尬地笑了笑,怕消极怠工被沈峤回报给晏无师。但仔细想了想沈峤的为人,立刻打消了这种可能性。“不过今天我倒是开了老板最喜欢的酒,和客户碰了一个。”


意识到自己和沈峤在一块太紧张导致说出完全是废话的后半句话,玉生烟又尴尬地搓了搓手。


沈峤则不明所以地“哦”了一声。


……


“既然晏老板没有在家那我也就不打扰了……哈哈。”玉生烟越坐越尬,提出了离开的请求。


沈峤也不留人,起身送了客。


原来连玉生烟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也懒得在细想,沈峤起身收拾了冷羹,进了卧室,准备一觉解千愁。

玄沧真君

千秋小小小番外(一)

现代(不会写)

晏无师X沈峤

没了……正文⬇️


今天是沈峤和晏无师相识的整第三年。


也就是俗称恋爱三周年纪念日。


本来不喜吵闹的沈峤现在也开始悄悄为晏无师谋备惊喜了。


就是不知道晏无师会不会也准备礼物……


好期待啊。沈峤这样想到。


窗外的雪花随风纷飞,不少像进来暖和一下,却又被无情的玻璃窗挡在了外边,只得慢慢变成水雾,滴下去……


晏无师是A市最大集团里的幕后老板。虽说营销额确实可观,但由于公司里没什么人手,所以本来就多金的晏无师现在“养”起沈峤也是绰绰有余。两人相爱后就在市中心寻了一处小型别墅区,定居于此,日子美满。


沈峤在还没有结识晏无师之...

现代(不会写)

晏无师X沈峤

没了……正文⬇️


今天是沈峤和晏无师相识的整第三年。


也就是俗称恋爱三周年纪念日。


本来不喜吵闹的沈峤现在也开始悄悄为晏无师谋备惊喜了。


就是不知道晏无师会不会也准备礼物……


好期待啊。沈峤这样想到。


窗外的雪花随风纷飞,不少像进来暖和一下,却又被无情的玻璃窗挡在了外边,只得慢慢变成水雾,滴下去……


晏无师是A市最大集团里的幕后老板。虽说营销额确实可观,但由于公司里没什么人手,所以本来就多金的晏无师现在“养”起沈峤也是绰绰有余。两人相爱后就在市中心寻了一处小型别墅区,定居于此,日子美满。


沈峤在还没有结识晏无师之前是有工作的——A市玄都大学的一名教授。


收入也算不少,况且同他一起任教的还有其余四名,从小到大皆为同学。就算有一天沈峤没落了,也还有四人为他撑腰。


后来由于跟晏无师在一起了之后,两人仔细想了想,沈峤现在出去教书好像确实很“多余”,毕竟只要晏无师一人出去工作就足以养起整个家。于是晏无师在沈峤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不做二不休地“帮”他辞了职。


沈峤:……


自己能怎么办?只好乖乖听晏无师的话喽。


就这样两人幸(磕)福(磕)美(绊)满(绊)地携手度过了两年多。


而今天,将会是他们在一起的整三年。


日子确实重大,连沈峤也开始浪漫了起来。更不用提晏无师了。


这人几乎每星期都会往家里带点小礼物,置点东西,有一次差点买回只鹿放家里。


若不是沈峤再三推辞,晏无师可能就真的养起鹿来了。


后来鹿还是买下来了,但是被放到沈峤的“师弟”家里空余的农场寄养了。


……


平时连鹿都能想到买回来,这次的礼物也一定很特别吧,沈峤满怀期待地等那人回来。

银杏

千秋

#私设!真的很想看晏无师因为自己当时把沈峤送给桑景行的行为后悔道歉,作者大大写的老晏不后悔,但是不爱的时候不后悔,爱了还是不后悔,这样欺负阿峤,我太心疼了……只能自食其力了。

有刀扎,但是还是甜的!


        一个美好的夜晚。

        刚刚翻云覆雨完的两个人躺在床上,沈峤躺在晏无师怀里还在发怔。晏无师靠在床头上,搂着沈峤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沈道长的玉臂。

        两人回忆着以前的事情,回忆起两人初见的时候,沈峤满身是血的被玉生...

#私设!真的很想看晏无师因为自己当时把沈峤送给桑景行的行为后悔道歉,作者大大写的老晏不后悔,但是不爱的时候不后悔,爱了还是不后悔,这样欺负阿峤,我太心疼了……只能自食其力了。

有刀扎,但是还是甜的!





        一个美好的夜晚。

        刚刚翻云覆雨完的两个人躺在床上,沈峤躺在晏无师怀里还在发怔。晏无师靠在床头上,搂着沈峤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沈道长的玉臂。

        两人回忆着以前的事情,回忆起两人初见的时候,沈峤满身是血的被玉生烟背回住宅。哦,不,最早的初见应该是沈峤小时候被晏无师恶趣味的掳走,那时的沈峤,很小,却和现在一样,可爱、善良。

       想起沈峤从浣月宗独自一人回玄都山,一路种种,碰到的陈恭、六合帮、合欢宗、雪庭禅师种种人。

       想起晏无师被五人围剿,沈峤不遗余力的去救他,带着他去找玉苁蓉。

       这么想来,这么久了,不论发生了什么,不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沈峤总是用最温柔、最善良的态度去对待身边 的每一个人,就算会被人误解,会被人背叛,他也总能以德报怨。

       晏无师突然想起当时把沈峤送给桑景行的事情,要说心里没想法是假的,当时他是真的、真的把人送了出去,并且真的没有想过把他救出来。晏无师这样的人从来不知道伤心,也从来没有人敢伤他的心,但现在想起来怎么心却一绞一绞的痛。

        他突然出声,声音有点低沉:“阿峤......”

        “嗯?”沈峤还停留在对往事的回忆中,虽然这些回忆大多都是苦的,但是他还是噙着笑意。但是晏无师知道,沈峤不在意的是受过的伤会好,那些伤他的人大多也都不在人世了。但是他,晏无师事实上确实伤他最重的人。

        “阿峤,当时......”

        晏无师就没有这么怂过,这次是真的怂了。

他顿了顿,沈峤听着晏无师明显低沉的声音没吭声,等着他说话。

        “当时我把你送给桑景行,你恨我么?”

        “......”沈峤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空气中一阵沉默气息。

       沈峤以为晏无师问这个问题不过是想知道自己当时是不是伤心难后,以为自己被他抛弃了,从而找找心里满足罢了。他根本没想到晏无师是心里后悔了,难过了才问的。

       而这样的沉默却让晏无师心里更加没谱,甚至有些心慌,他知道他的沈峤很懂事,他就像一潭清泉,可以容纳各种各样的污秽,但是这次,他真的害怕了,他怕沈峤会说他恨他。

       沈峤何等聪明,搂着自己的手突然僵硬了,即使晏无师不明说他也感觉到了,但是他仍然有些不可思议。 他侧过身,抬头看了看了看晏无师,他看到,晏无师的脸上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反而有些凝重,眼睛里凝着深深的情绪,有后悔,有哀伤,还有些,期盼。

       沈峤突然笑了,晏无师这样的人以前怎么会露出这种神情,或许是因为自己他才会露出这样沾有人间烟火的神情吧。

       “晏无师,你觉得我应该恨你么?”

还没等晏无师回答,他笑了笑接着说:“我不恨你的,即使是在当时也没恨过。但是说不难过是假的,我把你当朋友,你却......但是,我却觉得这都是我自己的原因,我相信人心本善,我愿意把任何人都想的很好,但我不觉得这是错的,就像你当时肯定也觉得把我送出去不是错的一样。”

       晏无师怔了一瞬,他觉得当时没错?确实,当时的他一定觉得这是无所谓的。

       “不过,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对吗?”沈峤含着笑意轻轻的问。

       “阿峤......”晏无师紧紧搂住身边的人,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颤抖的吻。“阿峤,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好阿峤,你受委屈了,今后,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受这样的委屈。”说着,吻也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他早就知道了,沈峤就是那白月光,是红尘不能沾染的照亮他心头的白月光。

       晏无师含住沈峤的唇,这次的吻和以往的都不同,这次的吻很温柔,像是在吻最容易破碎却又珍贵甚比生命的宝贝,他舔舐着,轻咬着,近乎虔诚。

       渐渐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晏无师翻身压在沈峤身上,手从肩头沿着曲线一路向下,停留在腰腹流连。沈峤被他的吻弄的已经晕晕的,等发现他刚才因为有点冷披在身上的薄衫又被退下的时候,他恢复了些理智,推了推身上的某人,有些急切的道:“不行!我吃不消了!”

       晏无师从沈峤颈窝抬起头,眨了眨眼睛,想到刚才确实把人折磨的不轻了,现在再来一次,恐怕沈道长明天都下不了床了。但是衣服都给人家又脱了,不占点便宜晏无师就不是晏无师了。他爬在沈峤身上,手不停的在人家身上揉捏,直到沈峤忍无可忍,觉得肉都有些疼了把他推下去才罢休。

        沈峤心里很清楚,这个人,心里难受,要不然肯定不会因为自己说“吃不消了”就停下。

        “就让他难受着吧。”沈峤心里想,自己终于可以可以好好休养休养了,这两天被他弄的真的吃不消啊……

 

 

 

 

 

 

 

是莱茵啊

【千秋/晏沈】山河同游

*最近双磊广播剧上头,又在老福特吃了好多粮,一脸满足

*真清水,真短小,微ooc

------正文分割线-------

  天还未亮,客栈里头已经忙活起来了。

  昨日黄昏来了两位出手阔绰的客人,挑走了最好的上房,用饭时问了些当地景致。随后那位两鬓染白的客人又细细吩咐了第二日的早食,有些食材得细细备着才行。

  厨房内飘起瘦肉粥的香味,小二瞧着时辰差不多了,便上楼敲响了房门。

  “有劳了。饭菜在灶上热着便好,不必送上来了,我们过会儿下楼用餐。”

  是昨日那位道长。

  他换下了昨日那件天青色的道袍,此刻一身洁白,只有袖口处翻出些银纹点缀,简直比仙人还要出尘。轻轻颔首,睫毛似...

*最近双磊广播剧上头,又在老福特吃了好多粮,一脸满足

*真清水,真短小,微ooc

------正文分割线-------

  天还未亮,客栈里头已经忙活起来了。


  昨日黄昏来了两位出手阔绰的客人,挑走了最好的上房,用饭时问了些当地景致。随后那位两鬓染白的客人又细细吩咐了第二日的早食,有些食材得细细备着才行。


  厨房内飘起瘦肉粥的香味,小二瞧着时辰差不多了,便上楼敲响了房门。


  “有劳了。饭菜在灶上热着便好,不必送上来了,我们过会儿下楼用餐。”


  是昨日那位道长。


  他换下了昨日那件天青色的道袍,此刻一身洁白,只有袖口处翻出些银纹点缀,简直比仙人还要出尘。轻轻颔首,睫毛似乎都能一根根清晰数出。五官像是被雕琢过的玉石一般,清亮端正,多一分显得刻意,少一分又略显遗憾,让人挑不出什么不好的毛病来。


  只是一头黑发如瀑散落,几缕贴着颈子探入领子里,小心翼翼贴着羊脂玉般的肌肤,将脖颈的线条勾勒的更加美好,也把整个人衬得带了些诱惑。


  小二直看呆了去,预备着和客人多聊两句,便看到了后头桌子旁把玩簪子的另一位客人。他明明只是坐在那,眼神也只分给那位道长,可小二忽然就觉得后背一凉,急急忙忙说了句好的,便头也不回下楼了。


  唉,真是给蠢忘了,他们俩昨天可就只定了一间房,估计是江湖里的道侣之类吧。


  见小二走了,沈峤关好门,有些不自在地看向晏无师:“算了,还是我自己来束发吧,我不习惯......”


  晏无师:“阿峤未免太狠心了,明明昨夜还拿头发在我胸口像只小猫似的蹭着,抱着不肯撒手,怎么转眼就忘了?亏我今早为了不吵醒你还截断了衣袖。”说着不过瘾,拿出一截断了的小小衣袖。


  堂堂浣月宗宗主晏无师,竟会因为这样一个可笑的缘由断袖,这样传出去,天下有谁会信。况且这衣服昨晚就被你撕扯得不像样,根本不能穿了吧?你怕是一直等着这一天才对!还有,昨日到底是谁拖着谁闹个不停,那个哄着亲着说最后一次的不是你?


  沈峤在心里说了眼前这人上百通道理,却还是背对着心平气和坐下了。没办法,口舌之争上,他向来都不是晏无师的对手,谁让晏无师“总有理”呢。


  晏无师见他无奈妥协,立刻站起身,双手搭上了那头柔软的秀发,从头顶到发梢,指尖没入发中,轻轻摩挲着。


  沈峤从未被人这样抚过发,更何况是会一手春水指法的晏无师,身子当下就绷得僵硬,耳垂也飞上了浅浅的粉红。


  “阿峤的头发好香啊!”晏无师俯下身用鼻尖蹭了蹭沈峤两侧的碎发,又向他耳朵吹着热气,唇瓣有意无意贴上脸颊,挠得沈道长从耳朵痒到了心里。


  沈峤无奈:“晏宗主还是好好束发吧,否则要赶不上日出了。”


  晏无师也知不能玩过头了,轻笑一声,咬了咬沈道长敏感的耳垂,拿起木梳仔仔细细梳起头发。


  沈峤仰头看向晏无师:“为何发笑?”


  晏无师难得温柔,又轻轻将沈峤的头偏向正前方:“别乱动。阿峤不觉得本座像是那服服帖帖的少妇,每日为夫君亲手束发吗?这么细细想来,本座还真是贤惠。”


  沈峤:“是你自己一定要束的,我没有这么说。”


  晏无师:“呀,这样的话,那就更是一对恩爱的夫妇了,让人好生羡慕。”


  沈峤:......


  罢了,对付晏无师最好的办法便是不要同他说话了。


  也不知晏无师从哪学来的束发技巧,头发竟盘得很稳,头顶发髻结紧后穿过素簪,又摸出了新的发带系上,一气呵成。


  “新发带,正好和你肤色相称,前几日那发带着实不好看,老气横秋。”


  沈峤听着这人大言不惭的发言,在心里叹了口气,难道不是你昨晚非要拿来绑我眼睛捆我手腕,最后被你神志不清地扯坏了吗?


  沈峤分给晏无师一个“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总有理,我照顾你智商低”的眼神,提起山河同悲剑,也不管晏无师便下楼了。留下晏无师还在原地细细品味着沈掌教今日的发型,想着回去后得多学几个发型才好。


  大堂内没有其他客人,只有老板一人在看着账本。


  “听客人的口音,是从北方来的吧?”客栈老板一大早便啪嗒啪嗒打起了算盘,见沈峤生得正气神色温和,便也聊了起来。


  沈峤点头:“我二人正是一路北下,游历各地,昨夜跟小二闲谈,听闻此处日出颇为壮观,今日正要前往,一览南国风光。”


  “害,还真别说,咱这里虽比不得别处繁华,景致倒是不错。不过如今这年岁人心惶惶的,难免有些破败了。生意也不大好做啊,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唉,听闻如今北方正是一派新气象啊。”老板放缓了打算盘的手,有些忧虑。


  “隋朝新帝励精图治,这样的日子大概不会太久了,天快亮了。”沈峤扭头望向屋外,借着客栈内橘色的烛火,在他眼下投下一片阴影,火红的色调衬得整个人温暖美好。


  客栈老板听着他的话,也不知从哪来的安抚的力量,整个人都平静了不少。


  “诶,昨日与道长同来的那位客人怎么还未下来?饭菜要凉了。”


  昨日沈峤一身道袍,老板自然知晓其道士身份,一番交谈便也换了尊称。


  “无妨,他马上就下来。”


  老板笑了笑,颇有些打趣的味道:“如今这乱世,能像道长二人这般神仙眷侣,倒也逍遥自在。”


  沈峤扯了扯嘴角轻笑,没有再搭话,喝起了粥。


  如今他们两人关系,在江湖中已是人尽皆知,他自己心中也早已一片澄澈,要去否认是不可能了,可要大方方承认,沈道长又羞于开口。


  晏无师下楼了,还是往常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只是熟悉他的边沿梅之类的人若在场,一定会发现他的眼神今日格外柔和。


  沈峤已有了几次经验,知道这人爱在大庭广众之下开些玩笑,所以等晏无师落座时,沈峤已吃的干干净净做等候模样了。


  晏无师也一时语塞。


  理了理衣袖,歪过头用一只手撑着,耳边几缕不听话的白发晃晃悠悠垂至桌面,打了个好看的旋。


  “阿峤何故吃得如此快也不等等我,前几次喂得阿峤不喜欢吗?可是太烫了?那下次我必先试一口才好。”


  晏无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又做出一副深情的模样,若不是眼里透出的狡黠,连沈峤都要信了。


  一旁的店主听着两人说话,偷偷笑着,被沈峤听去,向来脸皮薄的沈道长欲盖弥彰地咳了一声,艰难开口。


  “晏宗主,这般场合,还...还请庄重一些。”


  晏无师像是没听见他说话:“那沈郎今日喂我吃可好,礼尚往来嘛。”


  “你快些吃吧,我去牵马,在外头等你。”


  沈峤不想理这人的胡闹,只好找借口离开,只是出客栈门时神情恍惚差点被门槛绊倒。饶是以晏无师的定力,也从心里觉得好笑和可爱。


  昨夜已商量好去看日出,晏无师自然不可能拖着时间,简单用过饭菜,出客栈时便看见沈峤乖巧地站在一旁牵着马,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月,从额头到鼻尖,从唇瓣到喉结,在月色星辉中,勾勒出沈道长乖巧安静的模样。


  美人大概就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都赏心悦目,让人忍不住想拥入怀里一亲芳泽。


  晏无师走上前,一只手环过沈峤的脖子,用拇指摩了摩他的下巴,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亲了亲脸颊,又将那只手移到了沈峤的腰际,小心地揉了一把。


  “今日不如还是不要骑马了吧。”


  “为何?”沈峤突然被亲,脸上的惊愕和羞赧还未散去,又不明白晏无师这一通话什么意思,扭头问道。


  晏无师轻轻扒开沈峤的衣领,看着锁骨上早已青紫不堪,亲密的痕迹处处都是,罕见地心虚了一瞬,道:“昨晚似乎玩过头了,我担心骑马颠簸,阿峤身体怕是吃不消。”


  是谁昨晚忽悠着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结果没完没了做些奇奇怪怪的举动,精力充沛得让人害怕。这样的事后关心未免也来得太迟了吧,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每次都这样,简直不知悔改!当然这些话沈峤也只敢腹诽,否则明天大概真要下不了床了。


  沈峤登时就脸红了,甩开晏无师的那只手,理好衣领,狠狠瞪了晏无师一眼,只不过这一眼在某些人眼里看来,更像是软绵绵的一记眼刀,撞进了自己的心里。只可惜正派的沈道长无论如何也学不会骂人,只能任由晏无师浮想联翩。


  利落上马,沈峤看着有些生气,连说话声音都不自觉加大了:“那今日晚上晏宗主便打地铺好了,不让上床。”


  察觉到话里的歧义,沈脸皮比馄饨皮薄峤,丢下了风中凌乱的晏无师,一夹马儿腿肚便走了。


  晏无师的笑声从后方传来,沈峤的脸彻底红成了云霞,便不管不顾加快了速度,任由衣袍飒飒作响。


  晏无师若喜欢一个人,便觉得这样一个人无论做什么都可爱都喜欢。譬如此刻仓皇而逃的沈道长,叫人想将他藏到只有自己看得见的地方,每日欺负个够,最好是能在床上。


  “我的好阿峤,还是等等我罢!”


  两人的马儿渐渐靠近,晏无师偏过头同沈峤说话,拼命逗他开心。


  今晨的第一缕光线终于不远万里抵达,刺破黑暗,用光亮包围了山水。两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一直纠缠到无穷远的地方。

  

  或许那里也有山有水。

熹惑

【千秋】桂

补番外十一(阿峤真的太好了!)


桂香

补番外十一(阿峤真的太好了!)




















桂香

阿夜家的十四苏
摸一张晏宗主的草图

摸一张晏宗主的草图

摸一张晏宗主的草图

LSTomi
画了晏沈的黄车 就喜欢阿峤被五...

画了晏沈的黄车


就喜欢阿峤被五旬老汉调戏


阿峤真好


画了晏沈的黄车


就喜欢阿峤被五旬老汉调戏


阿峤真好


霜儿啵啵啵
老晏春光满面地来啦!

老晏春光满面地来啦!

老晏春光满面地来啦!

我恨设计²
《千秋》广播剧,太优秀咯边听边...

《千秋》广播剧,太优秀咯
边听边画,效率贼高
老晏3D环绕低音炮杀我,双磊太绝了太强了!!!
强烈安利所有人去听!!!

《千秋》广播剧,太优秀咯
边听边画,效率贼高
老晏3D环绕低音炮杀我,双磊太绝了太强了!!!
强烈安利所有人去听!!!

索尼斯

千秋真好看啊(狂吃安利
我一口气看完爽到升天

千秋真好看啊(狂吃安利
我一口气看完爽到升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