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晓星尘

20.5万浏览    16914参与
红豆粥啊

【晓薛】象牙游戏


“过几天,薛公子有空么?”
“有空没空不都得干?”

晚上十点,兰陵机场。一身黑衣的少年悄然出现。
乘夜班的旅客并不多,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厅也就只有零零散散几拨人枯坐着。大厅里冷气开得很足,把夏夜的暑热隔得一点儿也不剩,有人已经等得昏昏欲睡,支着头开始打盹儿,少部分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刷起微博和新闻。除了登机广播,偶尔才会听见一两句交谈顺着空气传来。确实是,比白天安静多了。
有一两个女孩子被空调的冷风吹醒,迷迷瞪瞪睁眼,就看见一个黑衣少年背着包,晃晃悠悠走过去,脚步轻盈若无声,即使是脑子昏沉的情况下,依然能判断出这是个十分好看的人,于是不由自主地让目光跟上他。少年似有所感,回头朝女孩一笑,一颗小虎...


“过几天,薛公子有空么?”
“有空没空不都得干?”

晚上十点,兰陵机场。一身黑衣的少年悄然出现。
乘夜班的旅客并不多,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厅也就只有零零散散几拨人枯坐着。大厅里冷气开得很足,把夏夜的暑热隔得一点儿也不剩,有人已经等得昏昏欲睡,支着头开始打盹儿,少部分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刷起微博和新闻。除了登机广播,偶尔才会听见一两句交谈顺着空气传来。确实是,比白天安静多了。
有一两个女孩子被空调的冷风吹醒,迷迷瞪瞪睁眼,就看见一个黑衣少年背着包,晃晃悠悠走过去,脚步轻盈若无声,即使是脑子昏沉的情况下,依然能判断出这是个十分好看的人,于是不由自主地让目光跟上他。少年似有所感,回头朝女孩一笑,一颗小虎牙露出来,更显得人稚气了。
女孩连忙慌慌张张躲开视线,停了停,又忍不住红着脸扭头,想用眼角余光再瞟一瞟少年,然而下一刻,她的害羞便凝在脸上。女孩迷茫地抬头四顾,等候室里空空荡荡,刚才的一切似乎只是场梦。
而在飞往坦桑尼亚的航班的候机区,黑衣少年随意落座,又翻出个十分不显眼、与他这个人十分不搭的平板,漫不经心地划拉了一小会儿,不出意料地听见衣服口袋里手机振动发出的嗡嗡声。少年干脆长腿一伸,就着斜靠椅背的歪歪扭扭的姿势接起电话,听对方说了几句就笑起来,懒洋洋回道:“常言道,薛洋出手,鸡犬不留,你对我下手干不干净还有什么误解?”

与此同时,某家酒店的一处房间内,同样冷得瘆人。投影到电视屏幕上的视频已经播放结束正准备自动跳向下一个,而视频里的语音却像被低温冻住了一样还残留在空气里,不依不饶地提醒人:“象王被杀。”
房间里的人看起来就是好脾气,一双黑眸熠熠生辉,面相也柔和,只是这个时候,眉目间却像结了层霜。
他深吸两口气稳了稳情绪,这才拿起手机回电话:“子琛,可有眉目了?”
对面回道:“尚未。发送者完全匿名,视频来源暂时查不到。”
晓星尘想了想,说:“是不是盟友都要走一遭的,地方清楚了吗?”
宋子琛回他:“也不清楚。我已经把视频上传到内部网,稍等……‘泽芜’留言,那里是肯尼亚。但字母和数字还在解读。”
晓星尘提着的心终于稍微放下半颗,于是回复好友:“知道了。子琛,你也早些休息,明早我去找你。”
这时,第二段视频也即将放完,晓星尘盯着视频里清晰的炎阳烈焰纹再次皱起眉,眼中不易察觉地闪过一丝寒气。
肯尼亚,象王被杀地。
炎阳烈焰纹,“赫赫有名”的野生动物猎杀组织标志。

“哪来的什么破邪教,净做伤天害理的事还这么不要脸!顶个太阳纹就以为自己是神仙了?明明就犯罪团伙偏要装成宗教组织,还‘与日争辉,与日同寿’呢,日落西山的‘日’吧!”阿箐一溜说下来都不带顿的,她骂得痛快,宋岚却在旁边听得眼角一抽,脸迅速黑下来,晓星尘哭笑不得,赶紧喊她:“阿箐,越来越厉害了,成语都会说了啊?”
阿箐怒道:“星尘哥哥!”宋岚脸色接着一黑。晓星尘忙安抚她:“好了,也过了嘴瘾了,咱们还是再谈谈这次行动吧。可以吗?”
阿箐哼了一声,本来也就不再说了,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又小声问了一句:“星尘哥哥,你真的要去啊?”晓星尘揉了揉她的头,眼睛弯起来:“是啊,必须去,不能不去。”。
宋岚接到:“已经联系了当地警方,下飞机后有人接应你,可以先和他们了解情况,一天后EAGLE成员抵达肯尼亚,他会尽全力帮助你完成调查。”说到这,宋岚顿了顿,难得地,脸上露出了些担忧来:“你……自己小心,注意安全。”
晓星尘朝着好友笑了笑:“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这一架载了许多人梦想和热情飞机轰然起飞,只在天上留下细细一线。晓星尘在万米高空上出神发呆。刚刚阿箐的问题,其实并没有提出的必要,子琛也懂,所以即使担心他也不问。为什么非要去呢?因为这是他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啊。
在中国有着合法象牙市场的诱惑下,成千上万的大象被猎杀、被曝尸荒野,而仅剩的,也活在那些嗜钱狠毒的亡命之徒虎视眈眈的注视里。那些视线如疽附骨,如影随形,体型再怎么庞大,在一杆猎枪下,生命比东非平原上的细草还要廉价和脆弱无依。
可是错误的代价太低,正确就难从沼泽脱身。任何的生命行走人间,都该有公平的对待,那些暴行应该从此被彻彻底底埋到历史里,为了无辜动物,为了自然,更为了……我们自己。这一场变革,是必行的。
晓星尘叹了口气,终于闭上了眼。睡过这一觉,迎接朝不虑夕的后来。
睡梦中的晓星尘并不知道,在他下飞机后就将亲身经历一场对偷猎者的追捕,他也不知道,与肯尼亚相邻的坦桑尼亚,一个黑衣少年狠狠抹去脸上的水渍,露出一个沾满血气的笑,他轻轻抬手,稳稳地托起一把枪。


-EAGLE,协助政府管理与执法的环保人士
-就是个资料和百科堆出来的故事,大半篇靠瞎扯,别信,一个字儿都别信=_=
-是he,必然是he,肯定是he
-日常考后产粮练习,希望能趁成绩出来前给自己攒一攒人品,啾

瘾撸烧身

【晓薛】爱是一道光,绿的你发慌

目录1 2 3 4

PS.是送 @躺尸一段时间@独倚残烛 两位大宝贝er的小甜饼哦。

别被标题骗啦,晓薛only哦

目录1 2 3 4

PS.是送 @躺尸一段时间@独倚残烛 两位大宝贝er的小甜饼哦。

别被标题骗啦,晓薛only哦

瘾撸烧身

最后几张图啦,最后那张是我的群哦。

还有就是这个系列完结啦,没有后续的所以不要催了哦,么么啾。
我待会儿做个汇总方便你我他2333

还有就是,我才发现文中有个bug。小星星最后秒回的bug...米娜桑当小星星着急回复自家的薛洋洋好惹QAQ

最后几张图啦,最后那张是我的群哦。

还有就是这个系列完结啦,没有后续的所以不要催了哦,么么啾。
我待会儿做个汇总方便你我他2333

还有就是,我才发现文中有个bug。小星星最后秒回的bug...米娜桑当小星星着急回复自家的薛洋洋好惹QAQ

瘾撸烧身

其实都是很多天以前的梗...原创哒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过我看也没雷同2333

其实都是很多天以前的梗...原创哒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过我看也没雷同2333

瘾撸烧身

呐,张嘴,吃糖。

我没关水印哦,但似乎没卵用xxx

呐,张嘴,吃糖。

我没关水印哦,但似乎没卵用xxx

瘾撸烧身

回来更文。图1防和谐。

实则并没有车xxx

回来更文。图1防和谐。

实则并没有车xxx

顾久白

*天黑没人来发手写歌词(#狗头)
*❤p1《忘川-镇命歌》
  ❤ p2~3《草木》

*天黑没人来发手写歌词(#狗头)
*❤p1《忘川-镇命歌》
  ❤ p2~3《草木》

小小小小小时柒吖
哈哈哈哈哈哈,我考完试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考完试了!!!可以愉快的更文了!!!下一章洋洋就该屠白雪观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考完试了!!!可以愉快的更文了!!!下一章洋洋就该屠白雪观了

辭花

【双道长】呦呦鹿鸣(三)

  晓星尘和阿箐二鹿面面相觑,又互相躲闪着对方看过来的眼神,仿佛有万语千言堵在了喉头,谁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终于,还是晓星尘轻声开口问道:“阿箐……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哥!”阿箐已经尽量控制住音量,“你也有份的好吗……”

  就在三个时辰前……
  阿箐迈着欢快的步子跳到晓星尘身旁,拿身子轻轻碰了碰晓星尘,看着依旧站在岸上不愿淌水的宋子琛,道:“哥,宋哥哥他真的不下水来玩吗?只是站在岸上看着我们玩,真的好无趣啊。”

  晓星尘停下了在踢着溪水的...

  晓星尘和阿箐二鹿面面相觑,又互相躲闪着对方看过来的眼神,仿佛有万语千言堵在了喉头,谁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终于,还是晓星尘轻声开口问道:“阿箐……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哥!”阿箐已经尽量控制住音量,“你也有份的好吗……”

  就在三个时辰前……
  阿箐迈着欢快的步子跳到晓星尘身旁,拿身子轻轻碰了碰晓星尘,看着依旧站在岸上不愿淌水的宋子琛,道:“哥,宋哥哥他真的不下水来玩吗?只是站在岸上看着我们玩,真的好无趣啊。”

  晓星尘停下了在踢着溪水的脚,看向岸上的宋子琛,他也确实觉得子琛一个在岸上会不会太无聊了些,便微微低头向阿箐偏去,问道:“那阿箐你有什么好法子吗?”

  阿箐狡黠一笑,趁宋子琛此刻的注意力不在他们这边,悄声对晓星尘道:“我们往宋哥哥身上泼点水,他身上沾了凉快之意,自然便也想下水来乐一乐啦!”

  晓星尘恍然大悟,笑道:“阿箐说得有理。”

  阿箐笑道:“那当然啦!那我们就……”阿箐和晓星尘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便一同向岸边喊了宋子琛一声,宋子琛丝毫不曾料想过那兄妹二鹿会有这种心思,自然是毫无防备的被泼了一身水。

  可就在水泼到了宋子琛身上的一刹,宋子琛就这么的,直直的在他们眼前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晓星尘和阿箐的双目睁得浑大,久久未回过神来,要知道这只是几滴水,不是什么利箭啊!

  阿箐起初还以为宋子琛是识破了他们,假装晕倒不愿下水的,所以上岸走到宋子琛身边时,阿箐还用脚去轻轻动了动宋子琛的身子。

  阿箐十分内疚,“我当时还用脚踢了宋哥哥两下……”

  晓星尘:“……”

  这时,晓星尘脑海中忽然闪过‘利箭’二字,莫非……

  晓星尘忙让阿箐帮着自己,将宋子琛翻转了个身,果然在宋子琛身上发现了一条细长的伤口。血已经干了,伤口隐藏在深色的皮毛之下。

  阿箐小声的惊呼出来,晓星尘眉间却已布满了担忧。是了,先前在那藤洞中奔逃时,他鼻尖那时便隐隐嗅到有血腥味,与洞中上方不时滴落下来的水滴一同落在地上响起的,还有另一个声音。

  那是从宋子琛身上滴落的血!

  他怎么可以这般大意。

  晓星尘与阿箐在发现宋子琛身上的伤口时,便立刻明白过来,便一同扶起一点意识都已不存的宋子琛,将他扶到了溪水另一边的草地上,那处有一颗高大的藤须树,晓星尘与阿箐便将宋子琛放在了树下。

  可是直至如今,宋子琛都尚未有要醒来的迹象。

  这样下去不行,不能干等下去了。晓星尘道:“阿箐,你去寻些食物回来,我去弄些水回来,喂给子琛。子琛救了你我一命,现在就由我们来照顾他。”

  阿箐点头道“好”,便转身去采草了。

  晓星尘则走到旁的另一棵树下,抬头咬下一片叶,衔在唇间,向溪水边走去。

  晓星尘走下溪水,双脚淌在冰凉的水中,俯下身子,矮矮低下头去,取上了水,便转身走回藤须树下,看着躺在地上的宋子琛,不知该怎样将这水喂进宋子琛嘴里。

  也罢,救命要紧。

  晓星尘反将水喝入嘴里,将唇齿间衔着的那片叶丢开,伏下身子,趴在宋子琛身边。晓星尘丈量了一下近度,发现似乎有些不够,便又往宋子琛处挪了些。

  晓星尘闭了闭眼,在心中默念了一声“得罪”,而后便吻上了宋子琛的唇。

  他是第一次这样做,丝毫不知如何将自己口中的水渡给宋子琛。晓星尘尝试着用自己的舌去勾宋子琛的。

这样果然有效,他口中的水便顺着宋子琛的舌尖处滑入了口中。

  见宋子琛将水都喝下去了后,晓星尘总算放心了些,只是喂完这些水后,他的心早已跳得“砰砰”直响。人类总说“小鹿乱撞”,他现在是身为一只鹿,却反被另一只鹿撞入了心间。

  晓星尘觉得自己双颊烫得不行,此时一定是红透了。

  明明这只是一件救命的事,可是为何在面对宋子琛时,他却变成了这个模样呢?

  晓星尘被自己脑海中冒出的问题扰得心神混乱,宋子琛却在这时醒转了过来。

  晓星尘惊喜道:“子琛!你醒了!”

  宋子琛有些虚弱的点了点头,微微动了动身子,想要起身,可是却被身上那道伤口疼得微微一颤,晓星尘忙道:“子琛,你好好躺着,别再动了。我给你看过了,应该是先前的剧烈奔跑将伤口拉得更开了,我这就去给你寻些草药回来。”

  晓星尘说完便跑向了远处,宋子琛看着那只梅花鹿的背影,眼皮又渐渐沉了下去。

  宋子琛再次醒来时,晓星尘和阿箐都不在身旁。晓星尘去给他寻草药时,他记得那时夕阳才有微落的迹象,可如今连星子明月都升起来了,晓星尘怎么还未回来?

  莫非……莫非是那群猎户已经追上来了吗……星尘与阿箐为了他,引开了那群猎户……?

  不好……

  宋子琛撑着身子便要起身,眼前却一黑,身子重重倒了下去,却在即将倒在地上前,被接住了。

  宋子琛睁开眼,见晓星尘嘴里咬着几根草药担忧的看着他。

  “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乱动吗?你看,伤口又严重了。”

  宋子琛问道:“阿箐呢?你为什么去了这么久?我以为那群猎户找到了这里,我以为你们……”

  走了……

  晓星尘却似懂得他心念般,道:“子琛,阿箐不是说了,我们是一家了吗?我们不会丢下你的。”他补充道:“我不会让你独自在这的。”

  晓星尘将嘴里的草药嚼碎,苦涩的味道一下充满了口中,那苦的气味宋子琛都闻得到,十分浓重。可是晓星尘却笑看着他,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告诉他:无妨。

  晓星尘伏下身子,借着月色看清了宋子琛身上的伤口,先是用舌尖去濡湿了一下伤口,宋子琛的身子轻轻一颤,晓星尘立马抬起头问道:“很疼吗?”

  宋子琛看着他,却摇了摇头,晓星尘点点头,便低下头去继续动作了。

  也不知为何,之前他给宋子琛喂水时,明明还觉得不妥,此刻却不在乎那些了。

  反倒是宋子琛,先前晓星尘给他喂水时,他还未醒,这时晓星尘的舌尖触上他身子,他却怔了好久。

  宋子琛想,只是救命罢。

  晓星尘将嘴里嚼碎了的草药敷在了宋子琛身上,走到溪水边去漱了漱口,又回到宋子琛身边坐下,守着他。

  晓星尘抬起头,见今夜星辉璀璨,月色清明,颇有几分他当年涉水过森林时的夜晚。

  那时的他,生着有不输于宋子琛这般好看的角,身披月光,眸落星子,在森林中欢快地奔跑,在这偌大的天地间自由自在的,独自在每寸土地上留下属于他的足迹。

  “星尘。”

晓星尘转过头来看着宋子琛,听他道:“我们今夜或许能够好好谈谈了。”

  晓星尘怔了片刻,反应过来宋子琛要同他谈些什么,便微微笑道:“好啊,子琛想要谈些什么,便谈些什么。”

  可是宋子琛问出口后,却一直低着头,似乎不知该如何问出口。晓星尘见他为难,便自己开口了。反正那件事于他来说,早已是过去了。

  “当年,我也有过一双不输于子琛这般漂亮的角呢,可是后来,我遇见了两个人类,便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当年的晓星尘,初从一片山林里走入这烟火人世间,想世间生灵皆是平等的,他对待所有的同伴都十分友好,当然,在他认为的同伴里,除了梅花鹿与各种不同的动物之外,也包括了人类。

  他第一个遇见的人类,是一个富家子弟。那时晓星尘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过的人类的狠心手段了,他在林间觅食时,踩中了人类在林间设下的陷阱,头顶上方落下一张大网,任晓星尘如何挣扎,也脱不了身。在最后打算鱼死网破时,却幸运的被他拾回了半条命。

  可是他的脚差点废了,不能奔跑,脚上流出的血迹会被那些人类继续追来。

当他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时,那个富家子弟出现了。

他救了他。

富家子弟将他带回了家去,说要好好照顾他,等他的伤好了后,再将他重新放归山林间。

可是那时的晓星尘哪里会知道,那一进去,又岂是那般容易出来的?即便出来了,也断了一支完整的角。

晓星尘无比信任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年,想方设法的要报恩,可是他最后等来的,却是在夜深人静时狠心的一刀,干脆利落。

那一刀斩下来,直接断了他一支角。

晓星尘看着满地的血迹,痛苦的呻吟。

第二日,他便趁看守他的人不注意,逃离了。

可即便遇上这样一遭事,晓星尘还是相信,在人类之中,仍有好的人存在。

而他另一边断了一半的角,却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

那时常在他生活的山林间,有一位砍柴的老人家,老人家待他十分友善,常常带来食物给他吃,还会给他一只鹿讲故事。

后来,那老人家的身子再也执不动斧子了,晓星尘便偷偷去到他家门口,听见老人家的老伴在屋内小声的哽咽。晓星尘站在窗户前,落了泪。因为晓星尘见到那老人家躺在床榻上,面色灰白。

“都说需鹿茸入药,才能救老头子你一命,可我们哪里来这么多银钱啊……”

晓星尘听后,默默走回了山林间,他来到一座山崖石壁前,想起当初那富家子弟那般对待自己,却仍只是笑着摇摇头。

晓星尘狠下心,闭上双眼向石壁上撞去,捏好力度,正好撞断了半只角。晓星尘忍住疼痛,叼起自己落在地上的角,默默走到老人家屋门前,用剩下的半角撞响了门后,便迅速跑走了。

所以,因了这二人,这两件事,他便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星尘……”

“子琛,我说完我的了。你呢?你的右耳是如何断掉的?”

宋子琛仍沉浸在晓星尘的故事里,语气里满是对晓星尘的心疼,“我同你一样。后来,我再也没有相信过人类。”

晓星尘扶着宋子琛起了身,一同走出了藤须树下,瞧见月色落在彼此身上,晓星尘问道:“子琛,是不是很疼?”

宋子琛本以为他问的是身上的伤口,可晓星尘却在下一刻凑近了他的左耳,往那里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独耳的梅花鹿剩下的那只耳朵总是特别敏感的。宋子琛几乎是在那一瞬间,整个身子都抖了抖,他僵硬着身子,满脸讶异地看向晓星尘,晓星尘却身披月色看着他,浅浅笑着。

这样的信号,在梅花鹿这种种群中,晓星尘不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晓星尘贴着宋子琛的身子,蹭了蹭,给他带去温暖,宋子琛感受着依偎在自己身畔的那份温度,片刻后,轻轻叹了口气,转头慢慢在晓星尘脸颊处微微动了动嘴唇。

阿箐带着发现了秘密的兴奋跑回来时,便瞧见了不远处依偎在一处抬头看月亮看星星的两只,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过去了。

她不过是离开了那么一会,怎么这进展就这么快了?!

“咳咳。”

阿箐还是决定故意大声清清嗓音,对那两只道:“哥!宋哥哥,你们快跟我来,我发现只要穿过前面那片林子,就是一片大森林!”

晓星尘闻言看向宋子琛,笑道:“没想到我们竟然这么幸运。”

阿箐道:“是啊,好像遇上宋哥哥后,什么好运都来了呢。哥,宋哥哥,我们快走啊。”

晓星尘对阿箐道了声“好”,阿箐得到回应后,便迫不及待地动身了。晓星尘却在与宋子琛跑前,喊住了宋子琛。

“子琛。”

“嗯?”

晓星尘脸上笑意盈盈的,他说:“阿箐说得对。”

宋子琛却还未明白,疑惑道:“什么?”

晓星尘道:“我从前独自涉水过森林,披星戴月,在水的倒影中欣赏自己的角。可是如今我们三人在一起,我与你,我忽然觉得人类那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有道理。我何其有幸,得遇上子琛。”

琛谓之珍宝,遇上你之后 ,我便有了独属于我的珍宝。

此世间,独一无二。

再不会有第二个宋子琛了。

——————————————————————————————

  END

  不知道会不会有番外,看缘~

故离轻辞

【薛晓短打(真的很短!)】长河渐落晓星沉

深夜。
月光如水,透过树梢,洒下斑驳陆离的轻纱。
偶尔吹来一阵清风,树叶便会簌簌作响。
这样的夜晚,很适合独自怀念一个人,一个深深的刻在脑子里,铭记于心的人。
心里千头万绪的情愫都不用说出来,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知晓和理解。
少年坐在树梢上,呆呆地望着天空中那轮明月,吹着微风,听着树叶轻声歌唱,想着一个人。
那人名叫晓星尘。
一袭白衣如雪,笑容却让人如沐春风,也曾让少年深深沉溺于其中,无法自拔。
和他一起度过的时光,美好得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可是梦终究是要醒的。
一点点,一片片的凋落,变得支离破碎,然后灰飞烟灭。
如同长河渐落晓星沉。

深夜。
月光如水,透过树梢,洒下斑驳陆离的轻纱。
偶尔吹来一阵清风,树叶便会簌簌作响。
这样的夜晚,很适合独自怀念一个人,一个深深的刻在脑子里,铭记于心的人。
心里千头万绪的情愫都不用说出来,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知晓和理解。
少年坐在树梢上,呆呆地望着天空中那轮明月,吹着微风,听着树叶轻声歌唱,想着一个人。
那人名叫晓星尘。
一袭白衣如雪,笑容却让人如沐春风,也曾让少年深深沉溺于其中,无法自拔。
和他一起度过的时光,美好得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可是梦终究是要醒的。
一点点,一片片的凋落,变得支离破碎,然后灰飞烟灭。
如同长河渐落晓星沉。

喻文州的黄少天

试着用暖暖搭配了一下,收集度太低了只能搭配成这样了☺

试着用暖暖搭配了一下,收集度太低了只能搭配成这样了☺

琅青电解液

一个花里胡俏的私设
名为 神武噬月晓星尘 战无落日宋子琛
p3是原型,来自奥拉星_(:3] ∠)_
并不会上色阿鲁

一个花里胡俏的私设
名为 神武噬月晓星尘 战无落日宋子琛
p3是原型,来自奥拉星_(:3] ∠)_
并不会上色阿鲁

君临已弃疗

【薛晓】(十三)相遇

       那童子的背部浮起一层密密匝匝的冷汗,细嫩的臂腕上暴起青筋。在他略作迟疑时,薛洋眼角一挑,将剑尖向前轻轻一推,素白色的道袍便溅上点点血色,疼得那童儿打了个哆嗦,低着声应了一句:“哦……好。”正当童子迈开步子之时,薛洋附身在他耳侧,眯起眼笑着说:“仙童请听好了,可别迷了路哟。”

       “这白雪观还真称得上是钟灵毓秀嘛。”薛洋两指抵唇,像游山玩水一般懒懒地夸奖。那童儿虽是害怕,听了薛洋之话后也不免骄傲:“那是,白雪观内可是晓道长亲自打理的...

       那童子的背部浮起一层密密匝匝的冷汗,细嫩的臂腕上暴起青筋。在他略作迟疑时,薛洋眼角一挑,将剑尖向前轻轻一推,素白色的道袍便溅上点点血色,疼得那童儿打了个哆嗦,低着声应了一句:“哦……好。”正当童子迈开步子之时,薛洋附身在他耳侧,眯起眼笑着说:“仙童请听好了,可别迷了路哟。”

       “这白雪观还真称得上是钟灵毓秀嘛。”薛洋两指抵唇,像游山玩水一般懒懒地夸奖。那童儿虽是害怕,听了薛洋之话后也不免骄傲:“那是,白雪观内可是晓道长亲自打理的呢。”薛洋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更加彬彬有礼、如沐春风:“哦,是吗?那这打理得还真不错呢。”

       不知不觉间,两人便到了一座颇为精巧古朴的小屋前,童子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这,这位公子。这就是晓道长住的地方了,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薛洋听了这话,眼角一弯:“想走?”那童儿自然拼命点头。“呵。”薛洋眯起眼睛打量着他,“小孩儿,难道大人们没告诉你,陌生人的话儿,是不能信的吗?”那童子微睁双目,张嘴欲呼,但顿时感到唇齿间充斥着铁锈的腥味,再定睛望去,降灾上赫然挑着什么东西,疼痛感便后知后觉地涌上,登时张嘴呕出一腔殷红。薛洋凑近:“那么,小哥,别喽。”

       寒光闪过,薛洋的双手溅上鲜艳的红。。

       他正欲踏入屋子,垂眸看向自己染血的双手,撇了撇嘴,叹道:“哎呀,道长肯定不喜欢血的味道,罢了罢了,还是去洗把手吧。”

       薛洋撩起一泓清水,看着它被洇成鲜红,再被一池水稀释到淡不可见。他轻嗅指尖,在确认其上已经没有半分血腥气之后,推开了那扇雕花的木门。

       晓星尘闻声抬头,白绸覆盖下的眉眼间含着薛洋最为熟悉也最难割舍的笑:“文,何事?你怎么来了?”

       薛洋耸肩轻笑:“那位文小哥可是来不了了,不过道长,我们可是好久不见呐。”问候家常一般的口吻。

       晓星尘一听这话,面色顿变,古井无波的声音也染上半分切齿的恨意:“薛,薛洋!”薛洋一脸乖顺,一颗虎牙露得恰到好处:“怎么了道长,这几年来,我于你可是想念得紧呢。”

——阖双眸微微垂首
       覆白绸笑如旧
       片碎漏微光幽幽
       门前柳又一秋

       忘川舟载魂消瘦
       人不走为谁留
       前世仇业报止休
       摘红豆情难究

盐焗栗子

一些沙雕小鸡仔
p1忘羡
p2三尊(别问我为什么瑶妹那么娇小还在中间)
p3舅舅(其实就是聂大拿上了紫电)
p4小星星
p5原模板

一些沙雕小鸡仔
p1忘羡
p2三尊(别问我为什么瑶妹那么娇小还在中间)
p3舅舅(其实就是聂大拿上了紫电)
p4小星星
p5原模板

拂晓而知

【薛晓】离魂

【薛晓】离魂
【短篇使我快乐系列x私设如山,有恶友友情向。最后,爱生活爱薛洋(。◝ᴗ◜。)】
  薛洋这辈子,有三次魂魄离体之象。
  他在金光瑶手下做客卿时,也曾躲在垂着的帘子里,一边咔嚓咔嚓啃苹果一边听金光瑶跟其他的人讲话,或是暗卫,或是其他的,金光瑶影子里见不得人的腌臜。
  薛洋也是其中的一个泥点子,但他这泥点子却及其狂妄,也敢从影子里挪开,落到金光瑶的身上。
  那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嘶哑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住的鸡脖子一样,尖叫发狠,又极为狼狈可悲。
  老头絮絮叨叨地跟金光瑶报告着手里掌握的情况,忽然停了下来。一时间会客的正厅里只剩下咔嚓咔嚓咬苹果...

【薛晓】离魂
【短篇使我快乐系列x私设如山,有恶友友情向。最后,爱生活爱薛洋(。◝ᴗ◜。)】
  薛洋这辈子,有三次魂魄离体之象。
  他在金光瑶手下做客卿时,也曾躲在垂着的帘子里,一边咔嚓咔嚓啃苹果一边听金光瑶跟其他的人讲话,或是暗卫,或是其他的,金光瑶影子里见不得人的腌臜。
  薛洋也是其中的一个泥点子,但他这泥点子却及其狂妄,也敢从影子里挪开,落到金光瑶的身上。
  那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嘶哑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住的鸡脖子一样,尖叫发狠,又极为狼狈可悲。
  老头絮絮叨叨地跟金光瑶报告着手里掌握的情况,忽然停了下来。一时间会客的正厅里只剩下咔嚓咔嚓咬苹果的声音。
  老头裂开嘴笑了笑,露出里面参次不齐的牙:“敢问帘子后面那位可是薛洋薛公子?”
  金光瑶坐在上头,斜斜地往里头一瞥,眼里无波无澜地笑着嗯了一声。
  “这位薛公子,功德积的不太圆满,魂魄生来又是个少聚多离的怪相,以后还得多加小心些。”老头摇头晃脑,说出了没头没尾的一段话。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还大声了些。
  金光瑶脸上仍带着那副和煦的笑,挥了挥手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第二天,老头伛偻的身体打横从金家后门出了去。
  薛洋看到了,啧了一声:“怎么把他杀了?”
  “哦?”金光瑶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那成美是作何打算?”
  薛洋一听到那个名字就觉得牙酸,看到面前装模作样的金光瑶更觉得牙疼:“我还打算用他来试药。”
  金光瑶笑意不减:“你的药给他吃了,你不嫌恶心?”
  薛洋想了想,深情并茂地说:“嫌。”
  讲完,薛洋剥了糖块,咔嚓咔嚓嚼着,嘴里带着笑,眼里却是冰冷的。
  他同金光瑶,其实说来实在是没有资格嫌弃那个老头。
  两人都是从地里最深处的阴霾爬出来的人,看破天光刺伤了自己的眼,也明晃晃地照亮了身上的一身污泥。只是金光瑶要的那一份面子上的尊严,捞着地上的泥水也要它淀着洗脸。薛洋实在是懒得那样折腾,金光瑶那样啰啰嗦嗦的没用阵仗,能累死他十个薛洋。
  薛洋也曾不解过,两人说来其实都差不多。但金光瑶是那样苦心经营,带着一身的泥爬上金家最高的位子,还要撑着脸上的笑容跟眉间的那点朱砂。匍匐在那繁文缛节下装模作样,然后这才抽出他的剑刺穿敌人的心口。他问过很多次:“金光瑶,你不嫌累?”
  每次金光瑶都只是摇摇头说,你不懂。
  是啊我不懂,薛洋说,我只管杀人睡觉吃糖果。做个无忧无虑的小朋友,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饶是无忧无虑的薛小朋友,胸口里也常备着一包尸毒粉。
  刺颅钉倒是要现做,原因是金光瑶嫌那东西太麻烦了,要薛洋改进改进。
  “你怎么不把你整个人塞回娘胎里改进改进呢?”薛洋微笑着说。
  “我倒是也想。”金光瑶摆了摆手。
  薛洋倒是有心想用那老头试试新制的刺颅钉,可惜被金光瑶先下手了。他知道金光瑶是在拉拢他,你看,你不喜欢的我帮你杀掉。但他还是想从老头的嘴里翘点别的关于离魂症的东西来。老头虽然神神叨叨地像个恶心的虫子,有些话却也没讲错。
  薛洋第一次离魂,是在他七岁那年。车轮硬生生轧过指骨,十指连心,痛的他张了张嘴,似是痛的连魂魄都尖叫着从嘴里跑了出来。
  他的魂魄与身体像是分成了两半,一个躺在泥地里痛得失声,只能嘴里嘶嘶的吸气,而另一个却是手足无措地俯视着这一景象,看着马车滚着他的血轧出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天上的那个看着地上哽咽的自己,又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空了一指。
  连魂魄都不屑于给他幻假。
  那是很疼吧?薛洋看着地上那个沾着泥水,蜷缩成很小一团的自己,把血肉模糊的左手捂在怀里,豆大的泪从眼里滚了出来,他期盼着这一切只是个梦,用这样的姿势入睡,醒来会发现这只不过是个逼真的噩梦。但他又像是被疼痛逼的走投无路,清晰地知道这就是真实,只能把最深的伤口埋在了自己心里的最深处。
  小孩颤抖地合上眼睛,薛洋忽然觉得一股怪力扣着自己的颈子,硬生生把自己拉回了地面。
  重新有了实感的那一瞬间,他也被攻心的剧痛逼的惨叫出声。
  真的好疼。
 
  薛洋一直把这个秘密留在心里,一是怕他人知道,让想自己死的人有可乘之机。二是,他真的很怕。
  他怕疼,也怕那个秘密给他带来的疼。他总觉得那像跟刺,埋在自己心里,时间长了不管也就好了。他拔不出来,便容忍它结痂。但他实在是怕有人碰,怕的要命。
  要人命的往往不是新添病痛,而是旧疾复发。
  他连金光瑶都没告诉,他以为他这么小心,也就没事了。
  第二次离魂,是在义城门口。
  他被人重伤,扔在了一处杂草里。仍是那叫人锥心刺骨的疼痛,连地上杂草叶都划了他几下,沾着细小的血痕嘲笑着他。笑他的那点不自量力。
  他站在空中,俯视着那个嘴里只有进的气的人,不自知地咧开了嘴,露出一点虎牙和内心的喜悦。痛过之后也就不痛了,魂魄早已离体,更何况他现在指不定什么时候回去。这一身污泥,终究是要被涤荡干净了吧。
  又或是薛洋这个人,实在是坏的连魂魄都是黑的,对着自己的尸体也能怀揣着阴森的念想笑出声来。
  薛洋怀着要把苍生都翻云覆雨与他一样扑进黑暗的理想,这个念想膨胀地占据了他整颗心房,却在那拥挤的小角落,存着一丝他自己都厌恶却又扔不出去的妄想:怎么可能呢,不如早些让他与那些人同化吧。
  尽管手上的断指明晃晃地戳在他心里,像一根锥子一样,每每犹豫时,这根插在心里的断指就被他自虐般的推拉旋转。如此这般后,薛洋就能坚定自己提剑的心。
  薛洋脑海里走马灯似的放着记忆里的片段,却并不连贯,翻来覆去地就是那几个片段。薛洋刚想戏谑一下戏本子里的回光返照就是这种鬼东西,却看到了路的尽头走来两个人。
  哒哒的竹竿敲地声逐渐清晰,白衣道人跟小女孩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薛洋瞥了他一眼,心里竟生出一点稀缺的悲悯来,他看着晓星尘无知无觉地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心里冷笑一声。看啊,这就是道长你的救世。
  但晓星尘却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一瞬间薛洋以为那素白无尘的三指宽布里已经洞穿了自己,那人却径自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身体。
  “这里有人。”
  薛洋眯了眯眼,只觉得心里那点好不容易从泥里淀下来的那点悲悯,又狠狠被人摔了下去。他有点像是被人洞穿了的恼羞成怒,嘴里含着同那小瞎子一样的话,几乎想冲着晓星尘怒吼。
  为什么要救我?
  可是晓星尘终究是听不到,他背起薛洋的身体,也不管血泥弄脏道袍,就这样背着他一步一步走进了义城。
  熟悉的怪力再次袭来,抓着薛洋的脖子,像一根吊死人的绳子,不管不顾地把他拉了回去。薛洋想着,妈/的,这次估计也是疼的要死。
  却在入体地那一刹那陷入昏沉。原来这具身体早已疼到至极,昏了过去。
 
  薛洋早就知道晓星尘。比米酒汤圆的摊子时要更早。
  那时他还是个半大的要想方设法地生存的孩子,遮掩着手指去给人做事,偶尔还会被人掰开手嘲笑一番,不然就是毒打跟少一天的工钱。
  他还是不能反抗身居高位的人,但他学会了微笑着在心里刻下一个个血淋淋的名字。
  后来,嘲笑过他的人终究也是变得血淋淋的了。
  就在那时,蹲在街角的薛洋看到了晓星尘。仙风道骨,宛若出尘之姿,与身边的黑衣道人交谈甚欢。
  那一身不染尘泥的白实在是太显眼,叫薛洋不自觉地多看了他两眼。同时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将左手缩了缩。
  晓星尘若有所感地朝这里看了一眼,薛洋飞快地移开了目光。
  薛洋一直都记得这个片段,是因为他从晓星尘身上感受到了某种莫名的悸动,陌生的情绪叫他厌弃恶心,连带着也算进了晓星尘的账上。
  那种可恶的自卑跟自惭形秽叫薛洋抓狂,恨不得把心里有这些情绪的地方一块块挖掉。他薛洋本就是从黄泉地底里爬出来的恶鬼,他生来就该是把一颗心都扔在了地上,任由着它沾尽灰尘也不会匀出一点点给别人,更毋论自卑跟艳羡。
  他们两人从薛洋将那三个字刻在了骨头里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只剩下支离破碎,不求花好月圆,最后竟是连个黑甜梦乡都难以企及。
  薛洋以为他将心挖出来,就不会有人进到他的心里,阻拦他拔剑的手。但在他的心早已被蛀蚀腐烂后,他才发现,原来晓星尘已经进到了他的骨子里,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是扔不掉晓星尘的了。
  所有的他以为他是在愚弄晓星尘,折磨跟赏玩,都是他的自欺欺人。在这场自我毁灭般的游戏里,一开始匍匐低头将身子低入尘埃的,是薛洋自己。
  霜华没入体内时,薛洋并不觉得有多痛,但他觉得发冷,霜华在夜间,总会盛着一点盈盈月光,现在那点寒冷却越来越大,直叫他浑身发冷。
  他的魂魄似又有了离体的兆头,但最后薛洋却不想离开,最后他是被硬生生地撕出去的。
  他看着自己咔嚓咔嚓地咬着苹果,笑着说:好玩,怎么不好玩?像游戏里的自己一样想方设法地用言语羞辱晓星尘。最后眼睁睁地看着晓星尘拔剑自刎。
  银光并着血花飞过,清冷洁白如月光的晓星尘,最终是倒在了满天飞扬的尘埃里。
  薛洋一瞬间,看到了晓星尘身上各处飘出的破碎光斑,那些光斑散发着温润的光芒,一点一点地从晓星尘体内飘散。
  薛洋隐隐地察觉到了那是什么,他窜了过去,伸手想去捞,但那些光斑像是躲着他一样,不一会就散了个干净。
  薛洋的眼神发狠,不管不顾地大吼:“还给我!!”
  可他心知,没什么好还的。他薛洋,最终是跪着赢了这场游戏,输掉了那颗破破烂烂的心里装着的那个人,也抹不去骨子里一笔一划发了狠刻下的晓星尘三个字。
-----END

书凪

薛晓

事先声明:魔道cp我都吃x.[不论薛晓,薛瑶,曦澄……都吃√x]
本篇是薛晓x
不喜勿喷x
还有,注意避雷x
明天或者后天应该会发一篇薛瑶x
也请注意避雷x
自己的文章x[除了一些原版有的x]
希望喜欢,转载署名x
————————以下正文
“我拿你糖葫芦怎么了?”薛洋一脸甜腻腻地笑着一边拿起街边小贩手中的糖葫芦。
“你,你……!”小贩气的说不出话。
“切,就这样几串还不够老子吃的,你叫个屁。”淡定地走过骂骂咧咧的小贩,薛洋来到卖小吃的铺子。
“掌柜的,给我来碗……”
“薛洋……?”
薛洋转过头,才看清来者。
晓星尘。
于是又用那甜腻腻的语气:“哟~这不是晓星尘道~长~吗。居然在这里碰到。”
“不过~既然我们的清风明月来了……...

事先声明:魔道cp我都吃x.[不论薛晓,薛瑶,曦澄……都吃√x]
本篇是薛晓x
不喜勿喷x
还有,注意避雷x
明天或者后天应该会发一篇薛瑶x
也请注意避雷x
自己的文章x[除了一些原版有的x]
希望喜欢,转载署名x
————————以下正文
“我拿你糖葫芦怎么了?”薛洋一脸甜腻腻地笑着一边拿起街边小贩手中的糖葫芦。
“你,你……!”小贩气的说不出话。
“切,就这样几串还不够老子吃的,你叫个屁。”淡定地走过骂骂咧咧的小贩,薛洋来到卖小吃的铺子。
“掌柜的,给我来碗……”
“薛洋……?”
薛洋转过头,才看清来者。
晓星尘。
于是又用那甜腻腻的语气:“哟~这不是晓星尘道~长~吗。居然在这里碰到。”
“不过~既然我们的清风明月来了……”薛洋凑到晓星尘耳边道,“那么那个管老子闲事的傲雪凌霜也应该来了吧~”
“你……”晓星尘一惊。
“老子不陪你们玩了,真他妈晦气。”薛洋直起身子,走出铺子。
晓星尘目送着那少年离开,没有说话。
方才看见街边小贩骂骂咧咧,心里就觉得肯定又是这少年惹事了。
“怎么了?”宋岚走进铺子问道,“从刚才起你急匆匆的。”
“无碍,子琛我们走罢。”
————————
也曾是少年,
也曾是懵懂,
也曾经欢笑,
也曾经喜爱。
………
————————
“晓星尘……你他妈的别给老子装死!!!”
……
“晓星尘,你再不给老子起来,老子可就让你的好友宋岚去杀人了!”
……
“道长……你看,你给我的糖,小爷我一直都留着,没敢吃……”
“我怕……再也吃不到了……”
……
“锁灵囊……锁灵囊……小爷我需要一个锁灵囊……”
……
“晓星尘,你他妈回答我!!!!”
……
“晓星尘……”
……
“晓星尘……”
……
“道长……”
……
————————————————
“夷陵老祖……他们来了……”
“道长……等我……”
————————————————
“我真的没有办法帮你……薛洋……。”
“老子我……我他妈生平第一次这么求人……”
“求求你……”
“求求你……”
“求……你……”
————————
一生极苦,
却嗜甜如命。
也许,
多吃糖,
就不会觉得苦涩了罢……
可惜……
最后一颗糖,
也充满了苦涩罢。
……
[终.]

电阻先生
是恶魔薛x天使晓(。・ω・。)...

是恶魔薛x天使晓(。・ω・。)

试着画了画脑洞中的画面✅

画花画到哭【bushi

是恶魔薛x天使晓(。・ω・。)

试着画了画脑洞中的画面✅

画花画到哭【bushi

电阻先生
是上周末玩耍时产生的脑洞【bu...

是上周末玩耍时产生的脑洞【bushi


每周条漫练习【1/1】

是上周末玩耍时产生的脑洞【bushi


每周条漫练习【1/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